总目录 当前: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五十三卷目录

 芋部汇考
  芋图
  孝经纬〈援神契〉
  许慎说文〈芋〉
  张揖博雅〈释草〉
  张华博物志〈物产〉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芋〉
  段成式酉阳杂俎〈天芋 雀芋〉
  郭橐驼种树书〈种芋〉
  罗愿尔雅翼〈芋〉
  林洪山家清供〈土芝丹 酥黄〉
  黄省曾种芋法〈一之名 二之食忌 三之艺〉
  王世懋瓜蔬疏〈芋〉
  王圻三才图会〈芋〉
  徐光启农政全书〈芋 芋苗 香芋 土芋〉
  本草纲目〈芋 野芋 土芋〉
  闽书〈南产〉
  高濂遵生八笺〈山芋头 芋粉〉
  直省志书〈太仓州 石门县 瑞安县 临川县 石城县 琼山县 澄迈县 会同县 南宁府 蒙自县〉
 芋部艺文一
  海芋赞          宋宋祁
  赤鹯芋赞          前人
  煨芋赞          陈达叟
 芋部艺文二〈诗〉
  中书东厅山芋       宋韩琦
  玉糁羹           苏轼
  芋             陆游
  芋魁            朱熹
  谢姜宽送芋子       明费宏
  蹲鸱           屠本畯
 芋部选句
 芋部纪事
 芋部杂录
 芋部外编

草木典第五十三卷

芋部汇考

释名

蹲鸱《史记》    踆鸱《汉书》
《说文》     土芝《别录》
博士芋《风土记》  君子芋
赤鹯芋       百果芋
青边芋       旁巨芋
车毂芋       长味芋
鸡子芋       九面芋
黄芋        象芋
蔓芋〈以上俱《广志》 梠芋〈陶弘景〉
百子芋《齐民要术》 魁芋《齐民要术》
大芋《齐民要术》  连禅芋〈苏恭〉
野芋〈苏恭〉    土芋《拾遗》
黄独《纲目》

芋图


《孝经纬》《援神契》

仲冬日,昴星中,收莒芋。

许慎《说文》

大芋实根骇人,故谓之芋,齐人谓芋为莒。

张揖《博雅》《释草》

渠,芋也,其叶谓之〈音耿〉〈音徂〉

张华《博物志》《物产》

五土所宜,苍赤宜菽芋。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芋

《说文》曰:芋大叶实根骇人者,故谓之芋,齐人呼为莒。《广雅》曰:渠芋其叶谓之藉,姑水芋也,亦曰乌芋。《广志》曰:蜀汉既繁芋,民以为资。凡十四等,有君子芋大如斗魁如杵旅,有草谷芋,有锯子芋,有旁巨芋,有青浥芋,此四芋多子。有淡善芋,魁大如瓶,少子,叶如伞盖,绀色紫茎,长丈馀,易熟。长味,芋之最善者也,茎可作羹臛,肥涩得饮乃下。有蔓芋,缘枝生,大者次二三升。有鸡子芋,色黄。有百果芋,魁大子繁多,亩收百斛,种一百亩以养彘。有旱芋,七月熟。有九面芋,大而不美。有象空芋,大而弱,使人易饥。有青芋,有素芋,子皆不可食,茎可为植。凡此诸芋皆可乾,又可藏至夏食之。又百子芋出叶俞县。有魁芋无旁子,生永昌县。有大芋二升,出范阳新郑。《风土记》曰:博士芋蔓生,根如鹅鸭卵。

《泛胜》之书曰:种芋,区方深皆三尺,取豆萁内区中,足践之,厚尺五寸。取区上湿土与粪和之,内区中萁上,令厚尺二寸。以水浇之,足践令保泽。取五芋子置四角及中央,足践之。旱数浇之,萁烂芋生,子皆长三尺,一区收三石。
又种芋法:宜择肥缓土近水处,和柔粪之。二月注雨,可种芋,率二尺下一本。芋生根欲深,斸其旁以缓其土。旱则浇之,有草锄之,不厌数多。治芋如此,其收常倍。
《列仙传》曰:酒客为梁使,蒸民益种芋。后三年,当大饥,卒如其言,梁民不死。
案芋可以救饥馑,度凶年,今中国多不以此为意。后生中有耳目所不闻见者,及水旱、风露、霜雹之灾,便能饿死。满道白骨交横,知而不种,坐致泯灭。悲夫。人君者安可不督课之也哉。

崔寔曰:正月可菹芋。
《家政法》曰:二月可种芋也。
段成式《酉阳杂俎》天芋
天芋生终南山中,叶如荷而厚。

雀芋

雀芋状如雀头,置乾地反湿,置湿地反乾。飞鸟触之堕,走兽遇之僵。

郭橐驼《种树书》种芋

种芋根欲深,斲其叶以覆其上。旱则浇之,有草锄去之。

罗愿《尔雅翼》

芋,《说文》曰:大叶实根骇人,故谓之芋。徐锴曰:芋犹吁吁惊辞,故曰骇人。又曰:齐谓芋为莒。按《孝经援神契》:仲冬日,昴星中,收莒芋。陶隐居乃云:种芋三年,不收后旅生莒。然则芋之与莒,本同末异耳。卓王孙有云:吾闻岷山之下沃野,下有蹲鸱,至死不饥。详其始意,本谓壤土肥美,粒米狼戾,鸱鸢下啄,因蹲伏不去耳。而前世相承,谓蹲鸱为芋,言蜀川出者形圆而大,状若蹲鸱云。芋或讹作羊,故南朝有谢人馈羊者,以蹲鸱为言,颜之推记之以训子孙。唐开元中,萧嵩奏请注《文选》。东宫卫佐冯光进解蹲鸱云:今之芋子,即是著毛萝卜。嵩闻大笑。又芋之大者,前汉谓之芋魁,《后汉书》谓之芋渠。渠、魁皆言大也。《广志》又言:有君子芋、车毂芋等,凡四种,大如瓶,叶如伞,绀色紫茎,长丈馀,易熟长味,芋之最善者也。有百果芋,亩收百斛。又有百子芋,凡为十四种。而《本草》《唐本注》有青芋、紫芋、白芋等,凡六种。青芋毒多,须灰汁易水煮熟,乃堪食。紫芋正尔蒸煮食之。白芋等兼肉作羹,大佳。野芋大毒,不堪啖也。翟方进为丞相时,奏坏鸿隙大陂,民追怨之而为歌言:坏陂之后,五谷不登。但为下泽,饭豆羹芋。食之薄者也。而袁平为阴平长时,年饥租入不毕。安听使输芋,曰:百姓饥困,长何得食谷。先自引芋而食。汝南薛包归先人冢侧种稻、芋,稻以祭先,芋以自给。而蜀李雄克成都,众甚饥馁,乃将民就谷于郪,掘野芋而食之。则芋之利厚矣。《蜀都赋》称瓜畴芋区。《泛胜》之书区种芋法,区收三石。《博物志》曰:野芋食之杀人,家芋种之三年不收,后旅生,亦不可食。此即陶隐居所谓梠芋也。《本草》:芋一名土芝。

林洪《山家清供》土芝丹

芋名土芝,大者裹以湿纸,用煮酒和糟涂其外,以糠皮火煨之。候香熟,取出安坳地内,去皮温食。冷则破血,用盐则泄精,取其温补。名土芝丹,昔懒残师正煨此牛粪火中,有召者却之,曰:尚无情绪。收寒涕,那得功夫伴俗人。又居山人诗云:深夜一炉火,浑家团栾坐。芋头时正熟,天子不如我。其嗜可知矣。小者煨乾入瓮,候寒月用稻草盦熟,色香如栗,名土栗。《雅宜山舍拥炉之夜供赵西安》诗云:煮芋云山上。盖得于所见,非苟作也。

酥黄

雪夜芋正熟,有仇从简载酒来叩门。就供之,乃曰:煮芋有数法,独酥黄世罕得之。熟芋截片研,榧子、杏仁和酱拖面煎之。且自侈为甚妙。诗云:雪翻夜钵裁成玉,春化寒酥剪作金。
黄省曾《种芋法》一之名
芋,《说文》曰:大叶实根骇人,故谓之芋。徐锴曰:芋犹吁吁,惊辞也,故曰骇人。齐人谓之莒,《孝经援神契》谓之莒芋,《广雅》谓之渠芋,叶谓之葃。《广志》:凡十四等,有曰君子芋,大如斗,魁如杵旅。有曰车毂芋,有曰锯子芋,有曰旁巨芋,有曰青边芋,此四芋是多子。有曰淡善芋,魁大如瓶,少子,叶如伞,绀色而紫茎,其长丈馀易熟长味,是为芋之最善者。茎可作羹臛,肥涩得饮乃下。有曰蔓芋,缘枝而生。有曰鸡子芋,色黄。有曰百果芋,魁大而子繁多,亩收百斛;种以百亩,叶以养彘。有曰旱芋,七月熟。有曰九面芋,大而不美。有曰象空芋,大而弱,使人易饥。有曰青芋,有素芋,子皆不可食。
〈按:此与《齐民要术》大同小异,今两存之,以备参考。〉

《唐本注》云:芋有六种。青芋细长毒多,初煮要须灰汁易水熟,乃堪食尔。白芋、圆芋、连禅芋、紫芋毒少,并正尔蒸煮啖之。圆、白、连禅又可兼肉作羹。野芋大毒,不可啖也。陶隐居谓之老芋形叶相似如一,根并杀人。垂死者,饮以土浆粪汁可活。《本草》谓之土芝,蜀谓之蹲鸱,前汉谓之芋魁,后汉谓之芋渠。叶俞县有百子芋,新郑有博士芋,蔓生而根如鹅鸭卵。今有南京芋,煮之可拈皮而食,甘滑异于他品。茅山有紫芋,吴郡所产大者谓之芋头,旁生小者谓之芋妳,种之水田者为水芋。《广雅》曰:藉姑,水芋也,亦曰乌芋。《本草》:乌芋一名水萍,一名槎牙,一名茨菰,一名凫茨。《毗陵录》谓之燕尾草,以其叶如桠也。又名田酥,状如泽泻。不正似芋根黄而小,恐自为一种,非土芝之水芋也。《吉安录》有乾湿二种,湿名水芋,乾名黄芋,味差劣。《松志》:苏之西境多水芋,以芋魁为旱芋,嘉定名之博罗。又有皮黄肉白,甘美可食,茎叶如扁豆而细,谓之香芋。又有引蔓开花,花落即生,名之曰落花生。皆嘉定有之。

二之食忌

《本草》云:有毒。陶隐居曰:生则有毒,性滑,尤为服饵家之所忌。《博物志》云:野芋状小于家芋,食之杀人,盖蔹也。家芋种之三年不收,旅生,亦不可食。刘禹锡云:十月后晒乾收之,冬月食不发病。它时月不可食,久食则虚劳无力。《图经》曰:食之过多,则有损伤。《唐本》云多食动宿冷。

三之艺

种芋之古法,《泛胜》之书曰:区方深皆三尺,取豆萁纳区中,足践之厚尺五寸。取区上湿土和粪,纳区中萁上,厚尺二寸。以水浇之,足践令保泽。取五芋子置四角及中央,足践之。旱则数浇,萁烂芋生,子皆长三尺,一区收三石。
《齐民要术》云:宜择肥缓土近水处,和柔粪之。二月注雨可种,率二尺下一本。芋生根欲深,斸其旁以缓其土。旱则注之,有草锄之,不厌数多。治芋如此,其收常倍。
崔寔曰:正月可菹芋。
《家政法》曰:二月可种芋。
《务本新书》曰:芋宜沙白地,地宜深耕,二月种为上时,相去六七寸下一芋。芋羞三目,众人来往眼目多见,并闻刷锅声处,多不滋子。比及炎热苗高则旺,频锄其旁。秋生子叶,以土壅其根,霜后收之。又云:区长丈馀,深阔各一尺。区行相间一步,宽则透风滋子。《物类相感志》:江湖所生土芋,磊块自实。若天雷频,则多生。若耕种欲取不得,名之若呼芋字,则逡巡不见矣。
种芋之法:十月收芋子,不必芋魁,恐妨鬻食。但择旁生圆全者,每亩约留三千子。掘地尺五寸窖藏之,上覆以土。若不藏,经冻则疏坏无力矣。至开春地气通,可耕先锄地。摩块晒得白背,又倒土以晒二三次,去其草。每亩用圊粪二十担匀浇,候粪入土,即再锄转,否则粪见日而力薄。临种下水之后,再下豆饼五斗。清明后,下秧,秧田、种田皆宜加以新土和柔之。否则,莳插硬砾损子。秧田锄过,晒得白背,车水作平。出所窖芋子有芽者,以芽在上;无芽者,以根在下;密布田中,以稻草盖之日曝,其芽萎瘁。日浇水一次,或隔日亦可。待芽间吐发三四,叶长二三寸,即可种矣。叶多而太长,则种之必尽落。故叶而重吐发,是为失时。种时相去一尺八寸下一芋子,或一尺六寸。种必在小满前。种后肥土必深沸,宜去其草。乾一二日,其根乃行。不乾,则根腐黄而不生。乾至小小土坼即上水,若大坼则乾坏矣。常常使润泽,种时以阴天乃为佳,至七月乃塘。塘法:在芋子四角之中掘其土,遍亩皆然。壅在根上,则土缓而结子圆大。霜后起之,芋魁每千可,鬻白金一两。芋奶千觔,可鬻白金一两五钱。田之有瓦砾者,不可种。凡种二岁,必再易田。不然,则不长旺。所易之田,种禾仍佳。
凡种旱芋,于二三月间往杭州买白者。方是须求松土,浅耕下秧。俟秧出,复耕地悬开三四寸。种后以土厚壅其根,日溉之以水粪。苗长不必,粪则旁生小者尤多于水芋。
其种既留于地,冬间覆以稻草。至明年二三月间,起晒乾,再下秧,复如前种。

王世懋《瓜蔬疏》

芋古名蹲鸱,吾土最佳。有水旱、紫白二种,旱者不可食。此地若种之得法,有十觔者。

王圻《三才图会》

芋处处有之,蜀川出者形圆而大,状若蹲鸱,谓之芋魁。江西、闽中出者形长而大,叶皆相类。其细者如卵,生于大魁傍。食之尤美,味辛平,主宽肠胃,充肌肤滑中。一名土芝。
徐光启《农政全书》
王祯曰:芋叶如荷,长而不圆,茎微紫,乾之亦中食,根白。亦有紫者,其大如斗,食之味甘。旁生子甚夥,拔之则连茹而起。宜蒸食,亦中为羹臛。东坡所谓玉糁羹者,此也。煮法:宜先用盐微渗之,则不模糊。
《便民图纂》曰:芋之种,须拣圆长尖白者。就屋南檐下掘坑,以砻糠铺底,将种放下,稻草盖之。至三月间取出,埋肥地。待苗发三四叶,于五月间择近水肥地移栽。其科行与种稻同,或用河泥,或用灰粪、烂草壅培。旱则浇之,有草则锄之。若种旱芋,亦宜肥地。
元扈先生曰:芋有三种,一曰鸡窠芋,一曰香沙芋,一曰头芋。香沙芋味美,根株小,子少。头芋根株大,高可四五尺,魁大子少。惟鸡窠芋魁大子多。清明前十日下种,三月中多用浓粪灌之,四月细耘之。种芋宜在稻田近墙、近屋、近树之处,雨露不及。种稻则不秀,惟芋则收。五六月中起之,壅根,每科作小堥敦,更浇浓粪二次。七八月收,每科并魁子可二斤,二尺一本一;亩得二千一百六十本,为芋四千三百二十斤。秋月禾苗未收,斯续乏之大用欤。芋干剥去皮乾之,亦蔬茹中上品。音春,堥音武。〉《备荒论》曰:蝗之所至,凡草木叶无有遗者。独不食芋、桑与水中菱芡,宜广种之。
谱曰:锄芋宜晨露未乾及雨后,令根旁空虚,则芋大子多。若日中耘则太热,热则蔫。

芋苗

《本草》:一名土芝,俗呼芋头,生田野中。今处处有之,人家多栽种。叶似小荷叶,而偏长不圆。近蒂边皆有一劐〈音霍〉儿根,状如鸡弹大,皮色茶褐,其中白色。味辛性平,有小毒。叶冷无毒。
救饥

《本草》:芋有六种。青芋细长毒多,初煮须要灰汁换水煮熟,乃堪食。白芋、真芋、连禅芋、紫芋毒少,蒸煮食之,又宜冷食,疗热止渴。野芋大毒,不堪食也。
附香芋
形如土豆,味甘美。
附土芋
一名土豆,一名黄独。蔓生,叶如豆,根圆如鸡卵,肉白皮黄。可灰汁煮食,亦可蒸食。

《本草纲目》

释名
李时珍曰:按徐铉注《说文》云:芋犹吁也,大叶实根骇吁人也。吁音芋,疑怪貌。又《史记》卓王孙云:岷山之下,野有蹲鸱,至死不饥。注云:芋也,盖芋魁之状,若鸱之蹲坐故也。芋魁,《东汉书》作芋渠,渠魁义同。
集解

陶弘景曰:芋钱塘最多,生则有毒,味莶不可食。种芋三年不采则成梠芋。又别有野芋,名老芋,形叶相似如一,根并杀人。
苏恭曰:芋有六种。青芋、紫芋、真芋、白芋、连禅芋、野芋也。其类虽多,苗并相似,茎高尺馀,叶大如扇,似荷叶而长,根类薯蓣而圆。其青芋多子细长,而毒多。初煮头灰汁更易水煮熟,乃堪食尔。白芋、真芋、连禅、紫芋并毒少,正可煮啖之,兼肉作羹甚佳。蹲鸱之饶,盖谓此也。野芋大毒,不可啖之。关陕诸芋遍有,山南、江左惟有青、白、紫、三芋而已。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闽蜀淮楚尤多植之。种类虽多,大抵性效相近。蜀川出者,形圆而大状若蹲鸱,谓之芋魁。彼人种以当粮食而度饥年。江西、闽中出者,形长而大,其细者如卵生于魁傍,食之尤美。凡食芋,并须栽莳者。其野芋有大毒,不可食。
寇宗奭曰:江浙二川者最大而长,京洛者差圆小,然味佳,他处不及也。当心出苗者为芋头,四边附之而生者为芋子,八九月已后掘食之。
李时珍曰:芋属虽有水旱二种,旱芋山地可种,水芋水田莳之,叶皆相似。但水芋味胜,茎亦可食。芋不开花时,或七八月间。有开者,抽茎生花黄色,旁有一长萼护之,如半边莲花之状也。按郭义恭《广志》云:芋凡十四种。君子芋魁大如斗。赤鹯芋即连禅芋,魁大子少。百果芋魁大子繁,亩收百斛。青边芋、旁巨芋、车毂芋三种,并魁大子少,叶长丈馀。长味芋味美,茎亦可食。鸡子芋色黄,九面芋大而不美,青芋、黄芋、象芋皆不可食,惟茎可作菹。旱芋九月熟。蔓芋缘枝生,大者如二三升也。
芋子气味

辛,平滑,有小毒。
大明曰冷。
陶弘景曰:生则有毒,味莶,不可食。性滑,下石服饵家所忌。
苏恭曰:多食动宿冷。
寇宗奭曰:食多难剋化,滞气困脾。
主治

《别录》曰:宽肠胃,充肌肤滑口。
苏恭曰:冷啖疗烦热,止渴。
陈藏器曰:令人肥白,开胃通肠闭,产妇食之破血,饮汁止血渴。
大明曰:破宿血,去死肌,和鱼煮食甚下气,调中补虚。
发明

孟诜曰:芋白色者无味,紫色者破气,煮汁啖之止渴。十月后晒乾收之,冬月食不发病,他时月不可食。又和鲫鱼、鳢鱼作臛良,久食治人虚劳无力。又煮汁洗腻,衣白如玉也。
大明曰:芋以姜同煮过,换水再煮,方可食之。
叶茎气味

辛,冷,滑,无毒。
主治

大明曰:除烦止泻,疗妊妇心烦迷闷、胎动不安。又盐研傅蛇虫咬,并痈肿毒痛,及罯毒箭。寇宗奭曰:梗擦蜂螫尤良。
李时珍曰:汁涂蜘蛛伤。
发明

唐慎微曰:沈括《笔谈》云:处士刘阳隐居王屋山,见一蜘蛛为蜂所螫坠地,腹鼓欲裂。徐行入草,齧破芋梗,以疮就齧处磨之。良久,腹消如故。自后用治蜂螫有验。
附方

腹中癖气:生芋子一斤,压破酒五斤,渍二七日,空腹每饮一升,神良。〈韦宙《独行方》
身上浮风:芋煮汁浴之,慎风半日。〈孟诜《食疗本草》疮冒风邪肿痛:用白芋烧灰傅之,乾即易。《千金方》头上软疖:用大芋捣傅之,即乾。《简便方》黄水疮:芋苗晒乾,烧存性研搽。〈邵真人《经验方》
附录野芋
陶弘景曰:野芋形叶与芋相似,芋种三年不采成梠芋,并能杀人。误食之,烦闷垂死者,惟以土浆及粪汁、大豆汁饮之,则活矣。
陈藏器曰:野芋生溪涧侧,非人所种者,根叶相似。又有天荷,亦相似而大。
李时珍曰:小者为野芋,大者为天荷,俗名海芋。详见《草部毒草类》。野芋根辛冷,有大毒,醋磨傅虫疮恶癣。其叶捣涂毒肿,初起无名者即消。亦治蜂虿螫,涂之良。
土芋集解
陈藏器曰:土芋蔓生,叶如豆,其根圆如卵。鶗鴂食后弥吐,人不可食。又云土卵蔓生如芋,人以灰汁煮食之。
苏恭曰:土卵似小芋,肉白皮黄,梁汉人名为黄独,可蒸食之。
根气味

甘,辛寒,有小毒。
主治

陈藏器曰:解诸药毒,生研水服,当吐出恶物便止。煮熟食之,甘美不饥。厚人肠胃,去热嗽。

《闽书》南产

芋,蹲鸱也,一名土芝。陶隐居曰钱塘最多,闽蜀淮甸尤植此种。《本草》《图经》云蜀川生形团而大,状如蹲鸱,谓之芋魁。闽中出者,形长而大。小者如卵,生于芋魁之傍,食之尤美。有大种,有青芋,有紫芋,有真芋,有白芋,有连禅芋。
高濂《遵生八笺》山芋头
采芋为片,用榧子煮过去,苦杏仁为末,少加酱水,或盐和面,将芋片拖煎食之。
相粉
取白芋乾者作粉,紫者不用。

《直省志书》太仓州

物产旱芋,俗呼芋头。有一枚重至五觔者,名波罗芋,出茜泾。

石门县

物产芋有紫梗、白梗、黄沙、鸡窠。

瑞安县

物产水芋、旱芋、儿芋、山芋、曲芋。

临川县

土产芋,黎墟最大,今入东乡。

石城县

物产芋之种曰黄芋、曰红口、曰青竹、曰鸡母、曰漳州、曰面芋、曰姜芋、曰旱芋、曰番芋、曰土芋。

琼山县

土产芋有坡水二种,坡曰面芋、曰鸡母芋、曰东芋,水曰水黎芋。

澄迈县

土产芋有数种,曰面宇、鸡母芋、姜芋、蒌芋、东芋、弹子芋。

会同县

土产面芋、冬芋、水黎、红口、弹子、姜芋、大头风芋。

南宁府

物产芋有数种,宜燥地者曰大芋,宜湿地者曰面芋,有旱芋、狗爪芋、水芋、墣芋、韶芋。

蒙自县

物产大芋、棕芋、水芋、野芋、小芋、白芋、麻芋。

芋部艺文一《海芋赞》           宋宋祁

生不高四五尺,叶似芋而有干,根皮不可食。方家号隔河仙,云可用变金,或云能止疟。

木干芋叶,拥踵盘戾。农经弗载,不用治厉。

《赤鹯芋赞》前人

蜀芋多种,鹯芋为最美,俗号赤鹯。头芋形长而圆,但子不繁衍。又有蛮芋亦美,其形则圆,子繁衍,人多莳之。最下为榑果芋。榑,接也,言可接果,山中人多食之。惟野芋,人不食。《本草》有六种,曰青芋、紫芋、白芋、真芋、连禅芋、野芋。

芋种不一,鹯芋则贵,民储于田,可用终岁。

《煨芋赞》陈达叟

朝三暮四,狙公何为。却彼羊羔,啖吾蹲鸱。

芋部艺文二〈诗〉《中书东厅山芋》宋·韩琦

随竹萦回翠蔓延,土藷名异出前编。会须霜晚餐珠实,可挹浮丘作地仙。

《玉糁羹》苏轼

香似龙涎仍酽白,味如牛乳更全清。莫将南海金齑脍,轻比东坡玉糁羹。

《芋》陆游

陆生昼卧腹便便,叹息何时食万钱。莫诮蹲鸱少风味,赖渠撑拄过凶年。

《芋魁》朱熹

沃野无凶年,正得蹲鸱力。区种万叶青,深煨奉朝食。

《谢姜宽送芋子》明·费宏

芋魁相送满筠笼,应念冰盘苜蓿空。此日蹲鸱真损惠,当年黄独漫哀穷。蒸时不厌葫芦烂,煨处还思榾柮红。自是菜根滋味好,万钱谁复羡王公。

《蹲鸱》屠本畯

歉岁粒米无一收,下有蹲鸱馁不忧。大者如盎小如毬,地炉文火煨悠悠。须臾清香户外幽,剖之忽然眉破愁。玉脂如肪粉且柔,芋魁芋魁满载瓯。朝啖一颗鼓腹游,饱餐远胜烂羊头,何不封汝关内侯。

芋部选句

汉东方朔《七谏》:拔搴元芝兮,列树芋荷。
晋左思《吴都赋》:徇蹲鸱之沃,则以为世济阳九。《蜀都赋》:瓜畴芋区。
《魏都赋》:姜芋充茂。
梁沈约诗:绿芋郁参差。
周庾信诗:白石香新芋。
唐王维诗:新秋绿芋肥。
岑参诗:芋叶藏山径。
杜甫诗:紫收岷岭芋。
轩辕弥明诗:冻芋强抽萌。
张籍诗:沙田紫芋肥。〈又〉水店晴看芋叶黄。
韦庄诗:木甑朝蒸紫芋香。
薛能诗:野色生肥芋。
宋苏轼诗:士人顿顿食藷芋。〈又〉芋魁径尺谁能尽。孙觌诗:蹲鸱劝加餐,风味亦可人。
刘子翚诗:晓须黏玉糁,深碗啖模糊。
陆游诗:美啜芋魁羹。〈又〉芋肥一本可专车。〈又〉地炉枯叶夜煨芋。〈又〉风炉歙钵生涯在,且试新寒芋糁羹。〈又〉葑火正红煨芋美,不妨乘炬雪中归。
元李孝光诗:芋熟骑童分。
王逢诗:新霜芋长孙。
戴初诗:山毛人摘芋红多。
马臻诗:饱霜紫芋细凝酥。

芋部纪事

《汉书·货殖传》:蜀卓氏之先,赵人也,用铁冶富。秦破赵,迁卓氏之蜀,夫妻推辇行。诸迁卤少有馀财,争与吏,求近处,处葭萌。唯卓氏曰:此地陕薄。吾闻岷山之下沃壄,下有踆鸱,至死不饥。民工作布,易贾。乃求远迁。致之临邛,大憙,即铁山鼓铸,运筹算,贾滇、蜀民,富至童八百人,田池射猎之乐拟于人君。〈注〉师古曰:步车曰辇。葭萌县名,属广汉。踆鸱谓芋也,其根可食,以充粮,故无饥年。华阳国志曰汶山郡都安县有大芋如蹲鸱也。
《翟方进传》:初,汝南旧有鸿隙大陂,郡以为饶,成帝时,关东数水,陂溢为害。方进为相,与御史大夫孔光共遣掾行视,以为决去陂水,其地肥美,省堤防费而无水忧,遂奏罢之。及翟氏灭,乡里归恶,言方进请陂下良田不得而奏罢陂云。王莽时常枯旱,郡中追怨方进,童谣曰:坏陂谁。翟子威。饭我豆食羹芋魁。反乎覆,陂当复。谁云者。两黄鹄。〈注〉师古曰:言田无溉灌,不生粳稻,又无黍稷,但有豆及芋也。豆食者,豆为饭也。羹芋魁者,以芋根为羹也。
《列仙传》:酒客为梁丞使,民益种芋,三年当大饥。众如其言,后果大饥,梁民得不死。
《汝南先贤传》:袁安除阴平长时年饥,民皆菜食,租入不毕。安听使输芋,曰:百姓饥困,长何得食谷。先自引芋。吏皆从之。
薛直归先人冢侧种稻芋,稻以祭祀,芋以充饥。耽道说礼,元虚无为。
《晋书·李雄载记》:雄剋成都,军饥甚,乃率众就谷于郪,掘野芋而食之。
《华阳国志》:何随字季业,蜀郡郫人也。汉司空武后,世有名德,徵聘入官。随治韩《诗》、欧阳《尚书》,研精文纬,通星历。郡命功曹,州辟从事,光禄郎中、主事,除安汉令。蜀亡去官。时巴土饥荒所在,无谷。送吏行乏,辄取道侧民芋。随以绵系其处,使足所取直。民视芋见绵,相语曰:闻何安汉清廉行过,从者无粮,必能尔耳。持绵追还之,终不受,因为语曰:安汉吏取粮,令为之偿。《南史·鲜于文宗传》:文宗,渔阳人,年七岁丧父。父以种芋时亡,至明年芋时,对芋呜咽,如此终身。
《颜氏家训》:江南有一权贵,读误本《蜀都赋》,注解:蹲鸱,芋也,乃为羊字。人馈羊肉,答书云损惠蹲鸱,举朝惊骇,不解事义。久后寻迹,方知如此。
《尔雅翼》:唐开元中,萧嵩奏请注《文选》。东宫卫佐冯光进解蹲鸱云:今之芋子即是,著毛萝卜。嵩闻大笑。《青棠集》:张九龄知萧炅〈音憬〉不学,故相调谑。一日送芋,书称蹲鸱。萧答曰:损芋拜嘉,惟蹲鸱未至。然仆家多怪,亦不愿见此恶鸟焉。九龄以书示客,满座大笑。《云仙杂记》:李华烧三城绝品炭,以龙脑裹芋魁煨之,击炉曰:芋魁遭遇矣。
《李邺侯外传》:泌尝于衡岳寺读书,有懒残诵经,其音先悽怆而后喜悦,意必谪堕之人。中夜潜往谒焉,懒残命坐发火,出芋以啖之。谓泌曰:慎勿多言,领取十年宰相。
《梦溪笔谈》:处士刘易隐居王屋山,尝于斋中见一大蜂𦊰于蛛网。蛛搏之,为蜂所螫坠地。俄顷,蛛鼓腹欲裂。徐徐行入草,蛛啮芋梗微破,以疮就啮处磨之。良久,腹渐消,轻躁如故。自后人有为蜂螫者,挼芋梗傅之则愈。
《辟寒东坡》云:过子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糁羹,色香味皆奇绝。天上酥酡则不可知,人间决无此味也。《玉堂閒话》:阁皂山一寺僧,甚专力种芋。岁收极多,杵之如泥,造堑为墙。后遇大饥,独此寺四十馀僧食芋堑,以度凶岁。《影灯记》:洛阳人家上元各造芋郎君,食之宜男女。《澄怀录》:有人收得虞永兴《与圆机书》,一纸剪开,字字卖之。房村二字,得芋千头。
《文昌县志》:万历二十一年,北门郑氏芋根未入土,开花似莲,结实色赤。
《大田县志》:雪山产草芋,可以和药,人多采之。

芋部杂录

《缃素杂记》《货殖传》云:吾闻岷山之下沃野,下有踆鸱,至死不饥云。踆音蹲,踆鸱谓芋也。根可食以充粮,故无饥年。《华阳国志》曰:都安县有大芋,如踆鸱也。东坡云:岷山之下凶年,以蹲鸱为粮,不复疫疠。知此物之宜人也。《本草》谓芋土芝,益气充肌。余按《大唐新语》载东宫卫佐冯光进入院校《文选》,解蹲鸱云:今之芋子,即是著毛萝卜也。萧嵩闻之,抚掌大笑。又按《颜氏家训》云:江南有一权贵,误读误本《蜀都赋》注解:蹲鸱,芋也,乃为羊字。人馈羊肉,答云损惠蹲鸱。举朝惊骇,尤可嗤笑。
《山家清供》:向杭雪分兖,夏日命饮,作大耐糕,意必粉面为之。及出,乃用大芋生者去皮剜心,以白梅、甘草汤焯,用蜜和松子、榄仁填之,入小甑蒸熟,为孛宗也。非熟则损脾。且取先公大耐官职之意,以此见向公有意于文简之衣钵也。夫天下之事,苟知耐之一字,以节义自守,何患事业之不远。且洪因赋之曰:既久传家学,清名自此高。《雪谷类编》乃谓大耐本李沆事,或恐未然。
《物类相感志》:煮芋以灰煮之则苏。
未霜时不可收芋,为其多也。
《东坡杂记》:岷山之下,凶年以蹲鸱为粮,不复疫疠。知此物之宜人也。《本草》谓芋土芝,云益气充饥。惠州富此物,然人食之者不免瘴。吴远游曰:此非芋之罪也。芋当去皮,湿纸包煨之,火过熟乃热,啖之则松而腻。乃能益气充饥。今惠州人皆和皮水煮,冷淡坚顽少味,其发瘴固宜。丙子除夜前两日夜,饥甚,远游煨芋两枚,见啖美甚,乃为书此帖。
蜀中人接花果,皆用芋胶合其罅。予少时颇能之,尝与子由戏用苦楝木接李。既实,不可向口,无复李味。传云一薰一莸,十年尚犹有臭,非虚语也。芋自是一种,不甚堪食,名接果。
书蕉洪迈《老圃赋》云:织女耀而瓜荐大,昴中而芋食。《春秋》元命苞云:织女星主瓜果。《孝经援神契》云:仲冬日,昴星中,收莒芋。正用此二事。
《农政全书》:煮芋汁洗腻,衣洁白如玉。

芋部外编

《神仙传》:焦先常食白石,以分与人,熟煮如芋。
《澄怀录》:闽清上有岩曰盘谷,下有桥曰渡仙,产奇花异果。尝有二人入山,适一叟后至,袖中出芋数枚相啖。忽不见,但见木叶盈尺。题诗其上曰:偶与云水会,不与云水通。云散水流后,杳然天地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