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瓠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四十七卷目录

 瓠部汇考
  瓠图
  诗经〈邶风匏有苦叶 卫风硕人 豳风七月 小雅南有嘉鱼 瓠叶〉
  礼记〈月令〉
  周礼〈地官委人 场人〉
  尔雅〈释草〉
  崔豹古今注〈草木〉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瓠 瓠羹 缹瓜瓠法〉
  瓠瓜五星图
  隋书〈天文志〉
  毛诗陆疏广要〈匏有苦叶〉
  段成式酉阳杂俎〈苦瓠 儋崖瓠〉
  千金月令〈金液浆〉
  陆佃埤雅〈壶 瓠 匏 蒲卢〉
  罗愿尔雅翼〈瓠 匏〉
  谢翱楚辞芳草谱〈匏〉
  四时类要〈种葫芦〉
  王氏农书〈匏 瓠〉
  农桑撮要〈葫芦茄乾〉
  王世懋瓜蔬疏〈匏子 瓠子〉
  本草纲目〈壶卢 苦瓠 败瓢〉
 瓠部艺文〈诗〉
  除架           唐杜甫
  酒席赋得匏瓢        郑审
  瓠           宋杨万里
  三弟手植瓢材且有诗予亦戏作
              金麻九畴
  种瓠〈二首〉       元范梈
  家园种壶作       明朱曰藩
  摘瓠            高启
 瓠部选句
 瓠部纪事
 瓠部杂录
 茄部汇考
  茄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茄〉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茄子法 缹茄子法〉
  段成式酉阳杂俎〈茄子〉
  郭橐驼种树书〈菜〉
  王氏农书〈种茄〉
  务本新书〈煮茄〉
  便民图纂〈种茄〉
  滇南杂记〈缅茄〉
  本草纲目〈茄 苦茄〉
  高濂遵生八笺〈糖蒸茄 糟茄子法 淡茄乾方 鹌鹑茄 食香瓜茄 糟瓜茄 糖醋茄〉
  直省志书〈宛平县 固安县 遵化州 历城县 莱芜县 曹州 曹县 济宁州 高唐州 日照县 黄县 莱阳县 昌邑县 保德州 太平县 绛州 洧川县 六合县 宁国县 吴县 石门县〉
 茄部艺文一
  茄子颂         宋张舜民
 茄部艺文二〈诗〉
  谢杨履道送银茄〈四首〉 宋黄庭坚
  茄            郑安晓
  缅茄           刘子翚
  题秋茄图         元钱选
  题画茄          明吴宽
  答送茄瓜〈二首〉     陈宪章
  咏紫茄〈五首〉      董其昌
 茄部选句
 茄部纪事
 茄部杂录

草木典第四十七卷

瓠部汇考

释名

〈诗经〉     瓠〈诗经〉

〈诗经〉     甘瓠〈诗经〉
匏瓜〈论语〉    苦匏〈国语〉
瓠瓜〈说文〉    苦瓠〈本经〉
〈唐韵〉     壶卢〈日华〉
悬瓠〈李时珍〉   蒲卢〈李时珍〉茶酒瓠〈李时珍〉  药壶卢〈李时珍〉
约腹壶〈李时珍〉  长瓠〈李时珍〉
苦壶卢〈李时珍〉

瓠图


《诗经》《邶风匏有苦叶》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
〈传〉匏谓之瓠,瓠叶苦不可食也。由膝以上为涉。〈笺〉瓠叶苦而渡处深,谓八月之时阴阳交会,始可以为昏礼,纳采问名。〈疏〉陆玑云:匏叶少时可为羹,又可淹煮,极美。故《诗》曰幡幡瓠叶,采之烹之。今河南及扬州人恒食之。八月中,坚强不可食,故云苦叶,瓠匏一也。言叶苦不可食,似礼禁不可越也。涉言深不可渡,似叶之苦不可食。〈朱注〉匏之苦者不可食,特可佩以渡水而已。然今尚有叶,则亦未可用之时也匏。未可用而渡处方深,行者当量其浅深而后可渡;以比男女之际,亦当量度礼义而行也。〈大全〉《埤雅》曰长而瘦,上曰瓠,短颈大腹曰匏。华谷严氏曰:匏经霜,其叶枯落,然后乾之,腰以渡水。

《卫风·硕人》

齿如瓠犀。
〈正义〉《释草》云:瓠栖,瓣也。孙炎曰:栖,瓠中瓣也。栖与犀,字异音同。〈朱注〉瓠犀,瓠中之子,方正洁白,而比次整齐也。

《豳风·七月》

七月食瓜,八月断壶。
〈朱注〉壶,瓠也。〈大全〉长乐刘氏曰:枯者可为壶,嫩者可供茹。

《小雅·南有嘉鱼》

南有樛木,甘瓠累之。
〈朱注〉瓠有甘有苦,甘瓠则可食者也。
《小雅·瓠叶》
幡幡瓠叶,采之亨之。
〈朱注〉幡幡,瓠叶貌。〈大全〉李氏曰:瓠叶新生,可以为菹。

《礼记》《月令》

仲冬行秋令,则天时雨汁,瓜瓠不成。
〈注〉子宿值虚危,虚危内有瓜瓠。〈疏〉《天文志》:瓠瓜四星,在危东。
《周礼》《地官》
委人,掌凡畜聚之物。
〈注〉凡畜聚之物,瓜、瓠、葵、芋,禦冬之具也。〈疏〉《七月》诗有八月断壶,壶,瓠也。有甘可食者,故知畜聚物中有瓠也。
《又》
场人掌国之场圃,而树之果蓏珍异之物。
〈注〉蓏瓜,瓠之属。

《尔雅》《释草》

瓠栖,瓣。
〈注〉瓠中瓣也。《诗》云齿如瓠栖。〈疏〉《诗》文作犀。

《崔豹·古今注》《草木》

匏,瓠也。壶卢,瓠之无柄者也。瓠有柄者,悬瓠可以为笙,曲沃者尤善,秋乃可用之,则漆其里。瓢亦瓠也,瓠其总,瓢其别也。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瓠》

《卫诗》曰:匏有苦叶,毛匏谓之瓠。《诗义疏》云:匏叶少时可以为羹,又可淹煮,极美。故云幡幡瓠叶,采之烹之。河东及扬州常食之。八月中,坚强不可食,故云苦叶。《广志》曰:有都瓠子如牛角,长四尺有馀。又有约瓠,其腹甚细,缘蒂为口,出雍县,移种于〈缺〉〈缺〉朱崖有千叶瓠,其大者,受斛馀。郭子曰:东吴有长柄口接,释名曰瓠,蓄皮瓠以为脯,蓄积以待冬月用也。淮南万毕术曰:烧穰杀瓠,物自然也。
《泛胜》之书曰:种瓠法,以三月耕良田十亩,作区方深
一尺,以杵筑之。令可居泽相去一步,区种四实,蚕矢一斗与土粪合,浇之水二升,所乾处复浇之。著三实,以马箠其心,勿令蔓延多实。实细,以槁荐其下,无令亲土多疮瘢。度可作瓢,以手摩其实,从蒂至底去其毛,不复长且厚。八月微霜下,收取。掘地深一丈,荐以槁,四边各厚一尺;以实置孔中,令底下向瓠一行覆上,土厚二尺。二十日出,黄色好。破以为瓢,其中白肤以养猪,致肥;其瓣以作烛,致明。一本三实,一区十二实,一亩得二千八百八十实,十亩凡得五万七千六百瓢。瓢直十钱,并直五十七万六千文。用蚕矢二百石牛耕功力,直二万六千文,馀有五十五万。肥猪明烛,利在其外。
《泛胜》之书曰:区种瓠法:收种子须大者。若先受一斗者,得收一石;受一石者,得收十石。先掘地作坑,方圆深各三尺,用蚕沙与土相和,令中半。
若无蚕沙,生牛粪亦得。

著坑中,足蹑令坚。以水沃之,候水尽,即下瓠子十颗,复以前粪覆之。既生,长二尺馀,便总聚十茎一处,以布缠之五寸许,复用泥泥之。不过数日,缠处便合为一茎。留强者,馀悉搯去。引蔓结子,子外之条亦搯去之,勿令蔓延。留子法:初生二三子不佳,去之。取第四、五、六区,留三子即足。旱时须浇之,坑畔周匝小渠。子深四五寸,以水停之,令其遥润,不得坑中下水。崔寔曰:正月可种瓠,六月可蓄瓠,八月可断瓠。作菑瓠,瓠中白肤实以养猪,致肥;其瓣则作烛,致明。《家政法》曰:二月可种瓜瓠。

《瓠羹》

下油水中煮极热,体横切,厚二分。沸而下,与盐、豉、胡芹累奠之。

《缹瓜瓠法》〈缹音缶〉

冬瓜、越瓜,瓠用毛未脱者。
《毛脱即坚》

汉瓜用极大饶肉者,皆削去皮,作方脔广一寸、长三寸,偏宜猪肉,肥羊肉亦佳。
《肉须别煮令熟薄切》

苏油亦好,特宜菘菜。
《芜菁葵韭等皆得苏油宜大用苋菜》

细劈葱白。
《葱白欲得多于菜无葱薤白代之》

浑豉白、盐、椒末,先布菜于铜铛底,次肉。
《无肉以苏油代之》

次瓜,次瓠,次葱白,盐豉椒末如是次第。重布,向满为限,少下水。
《仅令相淹渍》

缹令熟。

瓠瓜五星图


《隋书》《天文志》

瓠瓜五星,在离珠北,主果食。明则岁熟,微则岁恶。旁五星曰败瓜,主种。〈按《星经》作瓜瓠,《史记》作匏瓜。〉
《毛诗陆疏广要》《邶风》
匏有苦叶。
匏叶少时可为羹,又可淹鬻,极美,扬州人恒食之。至八月叶即苦,故曰匏有苦叶。
《郊特牲》曰:器用陶匏,以象天地之性。陶匏盖取其质。《说文》曰:匏,瓠也,从包从夸声。包,取其可包藏物也。《博雅》:匏,瓠也。《埤雅》:长而瘦上曰瓠,短头大腹曰匏。《传》曰:匏谓之瓠,误矣。盖匏苦瓠甘,复有长短之殊,定非一物也。《鹖冠子》曰:中流失船,一壶千金。壶即匏也,其性浮,得之可以免沈溺。故当失船之时,其直千金也。此亦如天竺,涉水带浮囊之类。《尔雅》:翼河汾之宝,有曲沃之悬匏焉。良工取以为笙。崔豹《古今注》曰:匏,瓠也。壶卢,匏之无柄者也。瓠有柄
曰悬瓠,可为笙,曲沃者尤善。秋乃可用,用则漆其里,匏在八音之一。《通典》曰:今之笙竽,以木代匏而漆,殊愈于匏。荆梁之南,尚存古制,南蛮笙则是匏。其声甚劣,则后世笙竽不复用匏矣。匏既为乐器,又以为饮器,《诗》酌之用匏。孔子称:系而不食者,良以待其坚而为用故也。近世洪氏说以为天之匏瓜星。《天官星占》曰:匏瓜一名天鸡,在河鼓东。匏瓜系而不食,犹南箕不可以簸扬,北斗不可以挹酒浆也。按《楚辞》:王褒九怀,称援瓟瓜兮接粮。曹植《洛神赋》曰:叹匏瓜之无正兮,咏牵牛之独处。阮瑀《止欲赋》曰:伤匏瓜之无偶,悲织女之独勤。则古称匏瓜,皆谓星尔。《诗缉》云:匏经霜,其叶枯落,然后乾之,腰以渡水。《名物疏》云:按《广雅》《说文》《古今注》通云匏,瓠也。惟陆农师云:长而瘦上曰瓠,短颈大腹曰匏。其两形之别,出于农师创见。考诸书,惟瓠甘匏苦为可明耳。然《本草》有苦瓠,《唐本》注谓之苦瓠蒌,复非瓠中之苦者。瓠中之苦者,疑是匏矣。陆疏似以甘瓠为匏,非也。盖瓠为总名,甘者可食,嘉鱼称甘瓠累之是也。苦者佩以渡水,此《诗·匏有苦叶》是也。入药者名苦瓠蒌,夏末始实,秋中方熟。取以为器,经霜乃堪。无柄者名壶卢,《七月》称八月断壶是也。有柄者悬瓠,潘岳云河汾之宝是也。小者名瓢,食之胜瓠陶贞白所言是也。细腰者名蒲卢,《淮南子》云百人抗浮是也。

《段成式·酉阳杂俎》《苦瓠》

瓠牛践苗,则子苦。

《儋崖瓠》

儋崖瓠,儋崖种,瓠成实率皆石馀。

《千金月令》《金液浆》

冬至日取葫芦,盛葱根茎汁埋于庭中。夏至发开尽为水,以渍金、玉、银、石青各三分,自消曝乾如饴,可休粮。久服,神仙名曰金液浆。

《陆佃·埤雅》《壶》

似匏而圆曰壶,壶,圜器也。故谓之壶,亦曰壶卢。《古今注》曰:壶卢,瓠之无柄者也。元蜂若壶,盖取诸此壶。性善浮,要之可以涉水,南人谓之要舟。《鹖冠子》曰:贱生于无所用,中流失船,一壶千金,以此故也。《诗》曰:八月断壶。壶性蔓生,披蔓斩之,故曰断也。今其收法,八月冷露降,辄先断其根,令其馀蔓饮之已日乃收,尤为坚成可用。《庄子》曰: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壶之为樽,其来尚矣。《春秋传》曰:樽以鲁壶。司尊彝曰:秋尝冬烝祼,用斝彝、黄彝,其朝献用两著尊,其馈献用两壶尊。壶尊、著尊,皆以质为贵者。《记》曰:器用陶匏,贵其质也。盖壶与用匏同义,而著尊著地无足,反本之象。元冬素秋,质略之时,故其用尊如此。又曰:凡六彝六尊之酌,郁齐献酌,醴齐缩酌,盎齐涚酌,凡酒修酌。盖曰凡酒修酌,言凡以殊之,则非蒙上之文矣。然则六彝,郁尊也。其礿祠朝践,用两献尊,醴齐之尊也。再献用两象尊,盎齐之尊也。烝尝朝献用两著尊,亦醴齐之尊也。馈献用两壶尊,亦盎齐之尊也。凡四时之间,祀醴齐在两大尊,盎齐在两山尊,凡六尊。由是观之,灌用郁齐,朝用醴齐,馈用盎齐,献之正也。《礼运》曰:醴盏以献。盖朝事之时也。故曰:然后退而合亨体其犬豕牛羊。此当馈食之节矣。其馀三齐陈之,以祭而已。《诗》曰清酒以祭是也。郑氏谓惟大事于太庙,备五齐三酒,误矣。盖《酒正》曰:凡祭祀以法,共五齐三酒,以实八尊。谓之凡祭祀,共五齐三酒,则岂特大事于太庙而已。

《瓠》

瓠状要类于首,尾类于要,微锐缘蔓而生。《诗》曰:南有樛木,甘瓠累之。言樛木下逮,故甘瓠得以累之,则贤者以贵下贱之,况也。《序》曰:南有嘉鱼废。则贤者不安下,不得其所矣。以此故也。《传》曰:苦匏不材于人。苦匏不材于人,则明此甘瓠,譬其材也。《记》曰:取贤敛材。则贤进于材矣。故此贤者在上,材者在下。又曰:幡幡瓠叶,采之亨之。瓠叶,庶人之菜也。菜无微于瓠叶,肉无薄于兔首,故《诗》以著古人不以微薄废礼,如此相马。《经》曰:头欲少肉,如剥兔首。《尔雅》曰:瓠栖,瓣。《诗》曰:齿如瓠犀。犀,瓠瓣也。相法齿瓣,白如瓠犀,青如榴子者贵。故《诗》主言之。《风俗通》曰:八月秋穰,可以杀瓠。取其色泽而坚类,从以为瓠死烧穰,瓜亡煮漆,即此是也。今俗畜瓠之家不烧穰,种瓜之家不焚漆。《物类相感志》曰:牛踏蔓上则苦,乘者以瓠盛酒,冬即煖夏即冷。

《匏》

长而瘦上曰瓠,短颈大腹曰匏。《传》曰匏谓之瓠,误矣。盖匏苦瓠甘,复有长短之殊,定非一物也。子曰: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系而不食,以苦故也。《诗》曰:匏有苦叶,济有深涉。匏,记时也,言匏有苦叶,则济有深涉矣。庄子以谓秋水时至,百川灌河。秋水涨之时也,冬水缩之时也。匏亦用以济水,故《诗》以记济有深涉之时。《国语》曰:穆子曰豹之业,及匏有苦叶矣。叔向曰苦匏不材,于人共济而已。鲁叔孙赋匏有苦叶,必将涉矣是也。《诗》曰:酌之用匏。酌之用匏,言其质也,言其质如此,则亦厚于民故也。《郊特牲》曰:器用陶匏,以象天地之性。陶匏盖取其质。《古今注》曰:匏之有柄者曰悬瓠,可用为笙,用则漆其里。

《蒲卢》

细要曰蒲,一名蒲卢。细要土蜂,谓之蒲卢,义取诸此。《中庸》曰:夫政也者,蒲卢也。亦或谓之果裸。今蒲,其根著在土,而浮蔓常缘于木,故亦或谓之果裸也。《传》曰:在地为蓏,在木为果。《诗》曰:不流束蒲。蒲性轻扬善浮,故此。亦或谓之蒲,蒲亦善浮故也。《淮南子》曰百人抗浮。说者曰蒲一名浮,盖是矣。《本草》云:瓠类小者名瓢,瓢取诸薸,蒲取诸蒲,其义一也。

《罗愿·尔雅翼》《瓠》

瓠瓠之甘者,《诗》甘瓠累之。古者王政,瓜瓠果蓏植于疆埸,正月可种瓠,六月可畜瓠,八月可断瓠作菑。《诗》云断壶,瓠中白肤,所谓张苍肥白如瓠者也。可以饲豕致肥,其瓣可以作烛致明,其叶又可为菜,《诗》所谓幡幡瓠叶,采之烹之是也。然与匏不异,但当以大小、长短、甘苦为间尔。然古今亦通言。惠子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世有种大瓠法:凿坎方广四五尺,先粪其地。及生,择取四本;每两本相近处,各以竹刮去半皮,并而封之。俟其活,除去一穗。又复取此两大本相并,复去一穗如前法。盖四本同发一穗,自然易大。及著子,独留两枚,如此则一斗之种,变为一石。此魏惠王大瓠法也。
《周礼》:鬯人禜门,用瓢赍。注谓取甘瓠,割去,以齐为尊。

《匏》

河汾之宝,有曲沃之悬匏焉。邹鲁之珍,有汶阳之孤筱焉。良工取以为笙。崔豹《古今注》曰:匏,瓠也。壶卢,匏之无柄者也。瓠有柄曰悬瓠,可为笙,曲沃者尤善。秋乃可用,用则漆其里。匏在八音之一,古者笙十三簧,竽三十六簧,皆列管匏内,施簧管端。《通典》曰:今之笙竽,以木代匏而漆,殊愈于匏。荆梁之南,尚存古制,南蛮笙则是匏。其声甚劣,则后世笙竽不复用匏矣。匏既为乐器,又以为饮器,《诗》酌之用匏,孔子称系而不食者,良以待其坚而为用故也。《诗》匏有苦叶,济有深涉。说者徒以为苦叶之生,乃济深之候。按叔向称苦匏不材,于人共济而已。注:佩匏可以度水,鲁叔孙赋匏有苦叶,必将涉矣。是苦匏可刳以涉水。《鹖冠》子曰:贱生于无所用,中流失船,一壶千金。壶即匏也,其性浮,得之可以免沉溺,故当失船之时,其直千金也。此亦如天竺,涉水带浮囊之类。又孔子称匏瓜系而不食,者近世洪氏说以为天之匏瓜星。《天官星占》曰:匏瓜一名天鸡,在河鼓东。匏瓜系而不食,犹言南箕不可簸扬,北斗不可以挹酒浆也。按《楚辞》王褒九怀,称援匏瓜兮接粮,曹植《洛神赋》曰: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阮瑀《止欲赋》曰:伤匏瓜之无偶,悲织女之独勤。则古称匏瓜,皆谓星尔。

《谢翱·楚辞芳草谱》《匏》

匏,瓠也,可刳以涉水。按《楚辞》王褒九怀,称援匏瓜兮接粮。

《四时类要》《种葫芦》

种大葫芦,二月初掘地作坑,方四五尺,深亦如之。实填油麻、菉、豆䕸〈音皆〉及烂草等,一重粪土,一重草,如此四五重。向上尺馀,著粪土,种十来颗子。待生后,拣取四茎肥好者;每两茎肥好者相贴著,相贴处以竹刀子刮去半皮;以刮处相贴,用麻皮缠缚定,黄泥封裹,一如接树之法。待相著活后,各除一头。又取所活两茎,准前刮去皮相著,一如前法。待活后,惟留一茎,四茎合为一本。待著子,拣取两个周正好大者,馀者旋旋除去食之。如此一斗种,可变为盛一石。
凡收种,于九月黄熟时摘取劈开,水淘洗去浮者,曝乾。至春二月,种如葵法,常浇润之,旱即乾死。俟著四五叶,高可五寸许,带土移栽之。

《王氏·农书》《匏》

匏之为用甚广,大者可煮作素羹,可和肉煮作荤羹,可蜜煎作果,可削条作乾;小者可作盒盏;长柄者可作喷壶;亚腰者可盛药饵;苦者可治病。

《瓠》

瓠之为物也,累然而生食之无穷。烹饪咸宜,最为佳蔬。种得其法,则其实硕大,小之为瓠,杓大之为盆。盎、肤、瓤可以喂猪,犀瓣可以灌烛,举无弃材,济世之功大矣。

《农桑撮要》《葫芦茄乾》

做葫芦茄乾:茄切片,葫芦匏子、削条,晒乾收,依做乾菜法。

《王世懋瓜蔬疏》《匏子》 《瓠子》

匏子,瓜类也。大而扁者可食,小而长作细腰者可玩,种类颇多。瓠子,匏类也。形稍长,锐上丰下,味似胜之。
《本草纲目》《壶卢释名》
李时珍曰:壶,酒器也。卢,饭器也。此物各象其形,又可为酒饭之器,因以名之。俗作葫芦者,非矣。葫乃蒜名,芦乃苇属也。其圆者曰匏,亦曰瓢,因其可以浮水,如泡如漂也。凡蓏属,皆得称瓜,故曰瓠瓜。匏瓜,古人壶、瓠、匏三名皆可通称,初无分别,故孙愐《唐韵》云:瓠音壶,又音护;瓠,瓢也。陶隐居《本草》作瓠蒌,云是瓠类也。许慎《说文》云:瓠,匏也。又云:瓢,瓠也,匏大腹瓠也。陆玑《诗疏》云:壶,瓠也。又云:匏,瓠也。《庄子》云:有五石之瓠。诸书所言,其字皆当与壶同音。而后世以长如越瓜首尾如一者为瓠音护,瓠之一头有腹长柄者为悬瓠,无柄而圆大形扁者为匏,匏之有短柄大腹者为壶,壶之细腰者为蒲卢,各分名色,迥异于古。以今参详,其形状虽各不同,而苗、叶、皮、子、性、味则一,故兹不复分条焉。悬瓠,今人所谓茶酒瓢者是也。蒲卢,今之药壶卢是也;郭义恭《广志》谓之约腹壶,以其腹有约束也,亦有大小二种。
《集解》
陶弘景曰:瓠与冬瓜气类同辈,又有瓠蒌,亦是瓠类。小者名瓢,食之乃胜瓠,此等皆利水道,所以在夏月食之,大约不及冬瓜也。
苏恭曰:瓠与瓠蒌、冬瓜全非类例,三物苗叶相似,而实形则异。瓠形似越瓜,长尺馀,头尾相似;夏中便熟,秋末便枯。瓠蒌形状、大小非一;夏末始实,秋中方熟;取以为器,经霜乃堪。瓠与甜瓠蒌体性相类,啖之俱胜冬瓜,陶言不及,是未悉此等原种各别也。
李时珍曰:长瓠、悬瓠、壶卢、匏瓜、蒲卢名状不一,其实一类各色也。处处有之,但有迟早之殊。陶氏言瓠与冬瓜气类同辈,苏氏言瓠与瓠蒌全非类例,皆未可凭数种。并以正二月下种,生苗引蔓延缘。其叶似冬瓜叶,而稍团有柔毛,嫩时可食,故《诗》云幡幡瓠叶,采之烹之。五六月开白花,结实白色,大小长短各有种色。瓤中之子,齿列而长谓之瓠犀。窃谓壶匏之属,既可烹晒,又可为器;大者可为瓮盎,小者可为瓢樽;为腰舟可以浮水,为笙可以奏乐。肤瓤可以养豕,犀瓣可以浇烛,其利博矣。
《壶瓠气味》
甘平滑无毒。
苏恭曰:甘冷多食,令人吐利。
扁鹊曰:患脚气虚胀冷气者,食之永不除也。
《主治》
孙思邈曰:消渴、恶疮、鼻口中肉烂痛。
陶弘景曰:利水道。
孟诜曰:消热,服丹石人宜之。
大明曰:除烦治心热,利小肠,润心肺,治石淋。
《发明》
李时珍曰:按《名医录》云:浙人食匏瓜,多吐泻,谓之发暴。盖此物以暑月壅成故也。惟与香葇同食,则可免。
《叶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孙思邈曰:为茹耐饥。
《蔓须花主治》
李时珍曰:解毒。
《子主治》
《御药院方》曰:齿龂或肿或露,齿摇疼痛;用八两同牛膝四两,每服五钱,煎水含漱,日三四次。
《附方》
腹胀黄肿:用亚腰壶卢连子烧存性,每服一个,食前温酒下;不饮酒者,白汤下。十馀日见效。〈简便方〉预解胎毒,七八月或三伏日,或中秋日,剪壶卢须如𡑡子脚者阴乾,于除夜煎汤浴小儿,则可免出痘。〈唐宝经验方〉
《苦瓠集解》
《别录》曰:苦瓠生晋地。
陶弘景曰:今瓠忽有苦者如胆,不可食,非别生一种也。又有瓠蒌,亦是瓠类。苏恭曰:《本经》所论都是苦瓠蒌尔。陶谓瓠中苦者,大误矣。瓠中时有苦者,不入药用无所主疗,亦不堪啖。瓠与瓠蒌原种各别,非甘者变为苦也。韩保升曰:瓠即匏也,有甘苦二种,甘者大,苦者小。汪机曰:瓠壶有原种是甘,忽变为苦者。俗谓以鸡粪壅之,或牛马踏践,则变为苦。陶说亦有所见,未可尽非也。
李时珍曰:《诗》云匏有苦叶,《国语》云苦匏不材,于人共济而已,皆指苦壶而言,即苦瓠也。瓠壶同音,陶氏以瓠作护音释之,所以不稳也。应劭《风俗通》云烧穰可以杀瓠,或云畜瓠之家不烧穰,种瓜之家不焚漆,物性相畏也。苏恭言服苦瓠过分,吐利不止者,以黍穰灰汁解之。盖取乎此。凡有苦瓠,须细理莹净无黡,翳者乃佳,不尔有毒。
《瓤及子气味》
苦寒有毒。
《主治》
《本经》曰:大水,面目四肢浮肿,下水令人吐。
苏恭曰:利石淋、吐呀、嗽囊结疰、虫痰,饮又煮汁渍,阴疗小便不通。
陈藏器曰:煎汁滴鼻中,出黄水去伤冷,鼻塞、黄疸。大明曰:吐蛔虫。
李时珍曰:治痈疽、恶疮、疥癣、龋齿、有虫𧏾者又可制汞。
《花主治》
李时珍曰:一切瘘疮,霜后收曝,研末傅之。
《蔓主治》
李时珍曰:痳疮,煎汤浴之即愈。
《附方》
急黄病:苦瓠一枚开孔,以水煮之,搅取汁滴入鼻中,去黄水。〈陈藏器〉
黄疸肿,满苦壶卢瓤,如大枣许,以童子小便二合浸之一时。取两酸枣大纳两鼻中,深吸气,待黄水出良。
又方:用瓠瓤熬黄为末,每服五分,日一服,十日愈。

然有吐者,当详之。〈伤寒类方〉
大水胀满,头面洪大:用莹净好苦瓠白瓤,捻如豆粒,以面裹煮一夜。空心服七枚,至午当出水一斗。二日水自出不止,大瘦乃瘥。二年内忌咸物。 圣惠用苦壶卢瓤一两,微炒为末,每日粥饮服一钱。
通身水肿:苦瓠膜炒二两,苦葶苈五分,捣合丸小豆大,每服五丸,日三,水下止。 又用苦瓠膜五分,大枣七枚,捣丸。一服三丸,如人行十里许,又服三丸,水出更服一丸,即止。〈并千金方〉
石水腹肿,四肢皆瘦削:用苦瓠膜炒一两,杏仁半两炒去皮尖为末,糊丸小豆大,每饮下十丸,日三,水下止。〈圣济总录〉
水蛊洪肿:苦瓠瓤一枚,水二升,煮至一升,煎至可丸如小豆大,每米饮下十丸。待小便利,作小豆羹食,勿饮水。〈圣济总录〉
小便不通胀急者:用苦瓠子三十枚,炒蝼蛄三个,焙为末,每冷水服一钱。〈圣济总录〉
小儿闪癖:取若瓠未破者,煮令热,解开熨之。〈陈藏器本草〉风痰头痛:苦瓠膜取汁,以苇管灌入鼻中,其气上冲脑门,须臾恶涎流下,其病立愈除根。勿以昏运为疑。乾者浸汁亦效。其子为末,吹入亦效。年久头风皆愈。〈普济方〉
鼻窒气塞:苦壶卢子为末,醇酒浸之,夏一日冬七日,日日少少点之。〈圣惠方〉
眼目昏暗:七月七日取苦瓠白瓤绞汁,一合以酢二升,古钱七文,同以微火煎减半,每日取沫纳眦中,神效。〈千金〉
弩肉血瞖:秋间取小柄壶卢或小药壶卢阴乾,于紧小处锯断,内挖一小孔如眼孔大。遇有此病,将眼皮上下用手挣开,将壶卢孔合定。初虽甚痛苦,然瘀肉血瞖皆渐下,不伤睛也。〈刘松石经验方〉齿𧏾口臭:苦瓠子为末,蜜丸半枣大,每旦漱口了,含一丸仍涂齿龂上。涎出,吐去妙。〈圣惠方〉
风虫牙痛:壶卢子半升,水五升,煎三升,含漱之。茎叶亦可,不过三度。〈圣惠方〉
恶疮癣癞,十年不瘥者:苦瓠一枚,煮汁搽之,日三度。〈肘后方〉
九瘘有孔:苦瓠四枚大如盏者,各穿一孔如指大,汤煮十数沸。取一竹筒长一尺,一头插瓠孔中,一头注疮孔上。冷则易之,用遍乃止。〈千金方〉
痔疮肿痛:苦壶卢、苦荬菜煎汤,先熏后洗,乃贴熊胆、蜜陀、僧胆矾片、脑末良。〈摘元方〉
下部悬痈:择人神不在日,空心,用井华水调百药煎末,一碗服之。微利后,却用秋壶卢,一名苦不老生,在架上而苦者,切片置疮上灸。二七壮萧端式病此,连年一灸遂愈。〈永类钤方〉
卒中蛊毒或吐血,或下血,皆如烂肝者:苦瓠一枚、水二升,煮一升服,立吐即愈。又方:用苦酒一升,煮令烂服之,取吐神验。〈肘后方〉
死胎不下:苦壶卢烧存性研末,每服一钱,空心热酒下。〈海上名方〉聤耳出脓:乾瓠子一分,黄连五分,为末以绵花缴净,吹入半字,日二次。〈圣惠方〉
鼻中瘜肉:苦壶卢子、苦丁香等,分入麝香少许为末,纸撚点之。〈圣惠方〉
小儿白秃:瓠藤同裹,盐荷叶煎浓汁洗,三五次愈。〈总录〉
《败瓢集解》
李时珍曰:瓢乃匏壶破开为之者,近世方药亦时用之,当以苦瓠者为佳,年久者尤妙。
《气味》
苦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消胀、杀虫,治痔漏下血、崩中、带下赤白。
《附方》
中满鼓胀:用三五年陈壶卢瓢一个,以糯米一斗作酒,待熟,以瓢于炭火上炙热,入酒浸之,如此三五次。将瓢烧存性研末,每服三钱,酒下,神效。〈余居士选奇方〉大便下血:败瓢烧存性,黄连等分研末,每空心温酒服二钱。〈简便方〉
赤白崩中:旧壶卢瓢烧存性,莲房煅存性,等分研末。每服二钱,热水调服。二服有汗为度,即止。甚者五服止最妙。忌房事发物生冷。〈海上方〉
脑漏流脓:破瓢、白鸡冠花、白螺蛳壳各烧存性等分,血竭、麝香各五分为末,以好酒洒湿,熟艾连药揉成饼,贴在顶门上,以熨斗熨之,以愈为度。〈孙氏集效方〉腋下瘤瘿:用长柄苦壶卢烧存性研末,搽之以消为度。一府校老妪右腋生一瘤,渐长至尺许,其状如长瓠子,久而溃烂。一方士教以此法用之,遂出水消尽而愈。〈濒湖集简方〉
汤火伤灼:旧壶卢瓢烧灰傅之。〈同上〉
瓠部艺文〈诗〉《除架》〈瓜架也〉      唐杜甫
束薪已零落,瓠叶转萧疏。幸结白花了,宁辞青蔓除。秋虫声不去,暮雀意何如。寒事今牢落,人生亦有初。

《酒席赋得匏瓢》郑审

华阁与贤开,仙瓢自远来。幽林常伴许,陋巷亦随回。挂影怜红壁,倾心向绿杯。何曾斟酌处,不使玉山颓。

《瓠》宋·杨万里

笑杀桑根甘瓠苗,乱他桑叶上他条。向人便逞廋藏巧,却到桑梢挂一瓢。

《三弟手植瓢材且有诗予亦戏作》金麻九畴


为爱壶卢手自栽,弱条柔蔓渐萦回。素花飘后初成实,碧荫浓时可数枚。试问老禅藤缴去,何如游子杖挑来。早知瓠落终无用,只合江湖养不才。
《种瓠二首》元·范梈〈音烹〉
或言种瓠,蔓长必剪,其标乃实。余斋所种,因树为架,蔓缘不已。果多虚花,欲去之。虑伤其凌霄之意,《因赋五言为之解嘲云》

岂是阶庭物,支离亦自奇。已殊凡草蔓,缀得好花枝。带雨宁无实,凌霄必有为。啾啾群鸟雀,从汝踏多时。
《秋后瓠果成一实轮囷可爱余嘉其晚成而不群答赋云》

嘉瓠吾所爱,孤高更可人。不虚种植意,终系发生神。有叶诚藏用,无容岂识真。明年应见汝,众子亦轮囷。

《家园种壶作》明·朱曰藩

春柳半含荑,春鸠屋上啼。弱苗何日引,长柄得谁携。瓠落非无用,鸱夷爱滑稽。挥锄不觉倦,新月在楼西。

《摘瓠》高启

轮囷卧霜露,秋晓摘初归。自笑诗人骨,何由似尔肥。

瓠部选句

宋孝武帝诗:匏浆调秋叶。
唐李白诗:鲁叟悲匏瓜。
朱庆馀诗:荒蔓露青匏。
宋陆游诗:家园瓜瓠渐轮囷。
王逢诗 篱落缘云瓠子肥。
明僧道衍诗:嫩瓠肥白才燖豝。

瓠部纪事

《庄子·逍遥游》: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聚族而谋曰:我世世为洴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客得之,以说吴王越有难。吴王使之将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洴澼絖,则所用之异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韩子》:齐有居士田仲者,宋人屈谷见之,曰:谷闻先生之义,不恃仰人而食。今谷有树瓠之道,坚如石厚而无窍,愿献之。仲曰:夫瓠所贵者,谓其可以盛也。今厚而无窍,则不可剖以盛物。而任重如坚石,则不可以剖而以斟,吾无以瓠为也。曰:然谷将以欲弃之,今田仲不恃仰人而食,亦无益人之国,亦坚瓠之类也。《国语》:诸侯伐秦,及泾莫济。晋叔向见叔孙穆子,曰:诸侯谓秦不恭而讨之,及泾而止,于秦何益。穆子曰:豹之业及匏有苦叶矣,不知其它。叔向退,召舟虞与司马曰:夫苦匏不材,于人共济而已。鲁叔孙赋匏有苦叶,必将涉矣。具舟除隧,不共有法,是行也鲁人。以莒人先济,诸侯从之。
《新序》:魏文侯见箕季墙坏不治,问其故。曰:不时又进瓠羹。文侯曰:墙坏不筑,教我无夺民功。贻我瓠羹,教我无多敛百姓。
《后汉书·刘昆传》:昆少习容礼。王莽世,教授弟子。每春秋飨射,常备列典仪,㠯素木瓠叶为俎豆,桑弧蒿矢,㠯射菟首。《蜀志·张裔传》:裔为益州太守,雍闿曰:张府君如瓠壶,外虽泽而内实粗。
《晋书·杜预传》:预初,攻江陵,吴人知预病瘿,惮其智计,以瓠系狗颈示之。
《博物志》:庭州灞水,以金、银、铁器盛之皆漏,唯瓠叶不漏。
《太康地记》:朱崖儋耳无水,唯种大瓠,藤断其汁用之亦足。
《世说》:陆士衡初入洛,咨张公所宜诣,曰:刘道真是其一。既往,刘尚在哀制中。性嗜酒,礼毕,初无他言,唯问:东吴有长柄壶卢,卿得种来否。陆兄弟殊失望,乃悔往。
《宋书·符瑞志》:晋武帝太康元年十二月戊子,嘉瓠生宁州,宁州刺史费统以闻。
宋文帝元嘉二十五年四月戊辰,嘉瓠生京邑新园,园丞徐道兴以献。
《南史·张卲传》:徐文伯字德秀,濮阳太守熙曾孙也。熙好黄、老,隐于秦望山,有道士过,求饮,留一瓠与之,曰:君子孙宜以道术救世,当得二千石。熙开之,乃《扁鹊镜经》一卷,因精心学之,遂名震海内。
《南齐书·卞彬传》:彬性饮酒,以瓠壶瓢勺杬皮为肴,著帛冠十二年不改易,以大瓠为火笼,什物多诸诡异,自称卞田居,妇为傅蚕室。
《梁书·萧琛传》:始琛在宣城,有北僧南度,惟赍一葫芦,中有《汉书序传》。僧曰:三辅旧老相传,以为班固真本。琛固求得之。
《记事珠》:王筠好弄葫芦,每吟咏,则注水于葫芦,倾已复注。若掷之于地,则诗成矣。
《魏书·灵徵志》:高祖太和三年十月,徐州献嘉瓠,一蒂两实。
《北齐书·武成胡后传》:后母范阳卢道约女,初怀孕,有胡僧诣门曰:此宅瓠芦中有月,既而生后。
《北史·强练传》:强练,不知何许人也,亦不知其名字。先是李顺兴语默不恒,好言未然之事,当时号为李练,世人以强类之,故亦呼为练焉。容貌长壮,有异于人,神情敞恍,莫之能测。意有所欲说,逢人辄言;若值其不欲言,纵苦加祈请,不相酬答。初闻其言,略不可解,事过后,往往有验。恒寄住诸佛寺,好行人家,兼历造王公邸第。所至,人皆敬信之。晋公护未诛前,练曾手持一瓠,到护第门外抵破曰:瓠破子苦。未几而护诛,诸子并死。
《唐书·柳玭传》:玭尝述家训以戒子孙曰:余旧府高公先君兄弟三人,俱居清列,非速客不二羹胾,夕食,龁卜瓠而已,皆保重名于世。
《礼乐志》:有葫芦笙。
《卢氏杂说》:郑馀庆清俭有重德。一日,忽召亲朋官数人会食,众皆惊。朝僚以故相望重,皆凌晨诣之。至日高,馀庆方出,閒话移时,诸人皆枵然。馀庆呼左右,曰:处分厨家烂蒸去毛,莫拗折项。诸人相顾,以为必蒸鹅鸭之类。逡巡舁台盘出,酱醋亦极香新。良久就餐,每人前下粟米饭一碗,蒸葫芦一枚。相国餐美,诸人强进而罢。
《宋史·徐承圭传》:承圭,莱州掖人。幼失父母,与兄弟三人及其族三十口同甘藜藿,衣服相让,历四十年不改其操。所居崇善乡缉俗里,木连理,瓜瓠异蔓同实,州以闻。诏改乡名义感,里名和顺。
《陈抟传》:抟能逆知人意,斋中有大瓢挂壁上,道士贾休复心欲之抟已知其意,谓休复曰:子来非有他,盖欲吾瓢尔。呼侍者取以与之,休复大惊,以为神。《嘉兴府志》:王应芳字蟾采,隐居种梅,善治蒲器。每语人,曰:破匏为爵,太古之制也。自号太朴山人。其后有周姓者,治蒲器亦工,每岁种匏,霜落后摘置几案。樽炉瓶觚,相其质而施工焉。色莹香清,天然可爱。《济南府志》:明都御史杨北山,武岐山人。为淄川令时,善用奇。邑人有盗瓜瓠者,根蔓俱尽。武疑其雠家也,乃令印取盗者足迹,布灰于庭,摄村中之人,令履其上,而曰:合其迹者,即盗也。最后一人,辗转有难色,执而讯之,果然。
《蓝田县志》:咽瓠泉在县北十五里,旧传唐李筌遇骊山老母,讲《阴符经》。日晡,母出一瓠,令筌取水,瓠忽沈。及还,失母所在。今有里名咽瓠街。

瓠部杂录

《诗经·大雅》:笃公刘,酌之用匏。
《礼记·郊特牲》:器用陶匏,以象天地之性也。
《管子》:六畜育于家,瓜瓠、荤菜、百果备具,国之富也。《鹖冠子》:贱生于无所用,中河失船,一壶千金。
《淮南子》:百人抗浮,不若一人挈而趋。〈注〉浮瓠也。《王充·论衡》:干将之刃,未磨,瓜匏不能伤。
妇人疏孕者子活,乳数者子死,譬苦瓠华多实少也。《晋书·祖逖传》:耆老歌曰:幸哉遗黎免俘掳,三辰既朗遇慈父。元酒忘劳甘瓠脯,何以咏恩歌且舞。
《清异录》:瓠少味无韵,荤素俱不相宜,俗呼净街槌。《物类相感志》:葫芦照水,种自正。
《岭表录》:异胡卢笙,交趾人多取无柄之瓠,割而为笙,上安十三簧。吹之,音韵清响,雅合律吕。
《记事珠》:唐世风俗,贵重葫芦、酱桃花醋。
《逢原记》:李适之酒器有瓠子卮。
《瀛厓胜览》:古俚国,以葫芦为乐器。山家清供《汉地理志》:蓝田出美玉,魏李预每羡古人餐玉之法,乃往蓝田,果得美玉。预卒,采治为屑服饵,而不绝酒色。偶疾笃,谓妻子曰:服玉必屏居山林。摈弃嗜欲,当大有神效。而酒色不绝,自致于死,非玉过也。要之长生之法,能清心戒欲,虽不服玉亦可矣。今法用瓠子二枚,去皮毛截作二寸方片,烂蒸以餐之。不可烦烧鍊之功,但除一切烦恼思想,久而自然神清气爽。较之前法差胜矣。故名法制蓝田玉。
郑馀庆召亲朋食,敕家人曰:烂蒸去毛,弗拗折项。客意鹅鸭也。良久,各蒸壶卢一枚耳。今岳倦翁柯书《食品付庖者》诗云:动指不须占染鼎,去毛切莫拗蒸壶。岳勋阀也,而知此味异哉。
瓠子、麸薄批各和以料,煎麸以油,煎瓠以脂,乃熬葱油入酒共炒熟。不惟肉,其味亦无辨者。吴阿铸客或云:吴贵为后家,而善与山林友朋嗜此清味,贤矣。《元亭涉笔》:腰舟埤雅壶也,腰之可以涉水。
《群芳谱》:妇人归外家,外舅姨皆以新葫芦儿赠之,俗云宜长外甥。

茄部汇考

释名

〈南方草木状〉  昆崙紫瓜〈拾遗录〉
落苏〈本草拾遗〉  酪酥〈五代贻子录〉
昆崙瓜〈太平御览〉 草鳖甲〈养生主论〉
紫茄〈图经〉    黄茄〈图经〉
白茄〈图经〉    青水茄〈图经〉
藤茄〈图经〉    番茄〈农书〉
渤海茄〈农书〉   银茄〈李时珍〉

茄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茄》

茄树,交广草木,经冬不衰。故蔬圃之中种茄,宿根有三五年者,渐长枝干,乃成大树。每夏秋盛,熟则梯树采之。五年后树老子稀,即伐去之。别栽嫩者。〈按:茄乃草本,不
能成树。此或其别种也。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茄子法》

种茄子法:茄子
九月熟时,摘取劈破,水淘子取沈者,速曝乾裹置,二月畦种。
治畦下水,一如葵法。性宜水,常取润泽。

著四五叶,雨时合泥移栽之。
若旱无雨,浇水令澈,泽夜栽之。白日以席盖,勿令见日。

十月种者,如区种瓜法。推雪著区中,则不须栽。其春种,不作畦,直如种凡瓜法者,亦得唯须晓夜数浇耳。大小如弹圆中,生食味似小豆角。

《缹茄子法》

用子未成者。
《子成则不好也》

以竹刀、骨刀四破之。
《用铁则渝黑也》

汤煠去腥气,细切葱白,熬油香。
《苏弥好》

香酱清劈,葱白与茄子供下缹,令熟,下椒姜末。

《段成式·酉阳杂俎》《茄子》

茄子,茄字本莲茎,名革遐反。今呼伽,未知所自。成式因就节下食,有伽子数蒂,偶问工部员外郎张周封伽子故事,张云:一名落苏,事具食疗。《本草》此误作食疗,《本草》元出《拾遗本草》。成式记得隐侯《行园》诗云:寒瓜方卧垄,秋菰正满陂。紫茄纷烂漫,绿芋郁参差。又一名昆崙瓜,岭南茄子宿根,成树高五六尺,姚向曾为南选使,亲见之。
茄子熟者,食之厚肠胃,动气发疾根,能治灶瘃。欲其子繁,待其花时取叶布于过路,以灰规之,人践之,子必繁也,俗谓之嫁茄子。僧人多炙之,甚美。有新罗种者,色稍白,形如鸡卵。西明寺僧造元〈一曰元造〉院中有其种。《水经》云:石头西对蔡浦,浦长百里,上有大荻,浦下有茄子浦。

《郭橐驼·种树书》《菜》

茄子开花时,取叶布过路,以灰围之,结子加倍,谓之嫁茄。
种茄子时,初见根处劈开,纳硫一星,以泥培之。结子倍多,其大如盏,味甘而益人。
茄著五叶,因雨栽之。

《王氏·农书》《种茄》

茄视他菜最耐久,供膳之馀,糟盐豉醋无所不宜。须广种之。

《务本新书》《煮茄》

茄初开花,斟酌窠数,削去枝叶,再长晚茄。秋深老茄,煮软水浸,去皮,盐拌匀。冬月食用,旋添麻合为上。

《便民图纂》《种茄》

茄二月治畦,与冬瓜同种,则漫撒长寸许。三月移栽,栽宜稀浇以粪水。宜频,每科于根上加少硫黄,其实大且甘。

《滇南杂记》《缅茄》

缅茄出缅甸,大而色紫,蒂圆整,蜡色者佳。今会城绝不可得,多以小者于蒂上,刻人物鸟兽之,形殊杀风景。过滇中者,多市之。而滇中人,亦以此赠远。
《本草纲目》《茄释名》
苏颂曰:按段成式云:茄音加,乃莲茎之名,今呼茄菜,其音若伽,未知所自也。
李时珍曰:陈藏器《本草》云茄一名落苏,名义未详。按《五代贻子录》作酪酥,盖以其味如酪酥也。于义似通。《杜宝拾遗录》云隋炀帝改茄曰昆崙紫瓜。又王隐君《养生主论》治疟方用乾茄,讳名草鳖甲。盖以鳖甲能治寒热,茄亦能治寒热故尔。
《集解》
苏颂曰:茄子处处有之,其类有数种。紫茄、黄茄,南北通有。白茄、青水茄,惟北方有之。入药多用黄茄,其馀惟可作菜茹尔。江南一种藤茄,作蔓生,皮薄似壶卢,亦不闻中药。
寇宗奭曰:新罗国出一种茄,形如鸡子,淡光微紫色,蒂长味甘,今中国已遍有之。李时珍曰:茄种宜于九月黄熟时收取,洗净曝乾。至二月下种移栽。株高二三尺,叶大如掌。自夏至秋,开紫花,五瓣相连,五棱如缕,黄蕊绿蒂。蒂包其茄,茄中有瓤,瓤中有子,子如脂麻。其茄有团如栝楼者,长四五寸者,有青茄、紫茄、白茄。白茄亦名银茄,更胜青者。诸茄至老皆黄。苏颂以黄茄为一种,似未深究也。王祯《农书》云:一种渤海茄,白色而坚实;一种番茄,白而扁,甘脆不涩,生熟可食;一种紫茄,形紫,蒂长味甘;一种水茄,形长味甘,可以止渴。洪容斋《随笔》云:浙西常茄皆皮紫,其白者为水茄。江西常茄皆皮白,其紫者为水茄。亦一异也。刘珣《岭表录》云:交岭茄树经冬不凋,有二三年渐成大树者,其实如瓜也。茄叶摘布路上,以灰围之,则子必繁,谓之嫁茄。
《茄子气味》
甘寒无毒。
马志曰:凡久冷人,不可多食。损人动气,发疮及痼疾。李廷飞曰:秋后食,多损目。
李时珍曰:按《生生编》云茄性寒利,多食必腹痛下利,女人能伤子宫也。
《主治》
孟诜曰:寒热、五脏劳。
大明曰:治温疾、传尸、劳气、醋摩、傅肿毒。
朱震亨曰:老裂者,烧灰治乳裂。
李时珍曰:散血止痛,消肿宽肠。
《发明》
寇宗奭曰:蔬圃中惟此无益。开宝《本草》并无主治,止说损人。后人虽有处治之法,终与正文相失。圃人又下,于暖处厚加粪壤,遂于小满前后求贵,价以售。既不以时,损人益多。不时不食,乌可忽也。
朱震亨曰:茄属土,故甘而喜降。大肠易动者,忌之。老实治乳头裂。茄根煮汤,渍冻疮。折蒂烧灰,治口疮。俱获奇效,皆甘以缓火之意也。
李时珍曰:段成式《酉阳杂俎》言茄厚肠胃,动气发疾,盖不知茄之性滑,不厚肠胃也。
《蒂主治》
吴瑞曰:烧灰米饮服二钱,治肠风、下血不止及血痔。李时珍曰:烧灰治口齿疮𧏾、生切擦癜风。
《发明》
李时珍曰:治癜风,用茄蒂蘸硫附末掺之,取其散血也。白癜,用白茄蒂。紫癜,用紫茄蒂。亦各从其类耳。
《花主治》
李时珍曰:金疮、牙痛。
《根及枯茎叶主治》
开宝曰:冻疮皴裂,煮汤渍之良。
李时珍曰:散血消肿,治血淋下血、血痢阴挺、齿𧏾口蕈。
《附方》
妇人血黄:黄茄子,竹刀切,阴乾为末。每服二钱,温酒调下。〈摘元方〉
肠风下血:经霜茄连蒂,烧存性为末,每日空心温酒服二钱匕。〈灵苑方〉
久患下血:大茄种三枚,每用一枚,湿纸包煨熟,安瓶内以无灰。酒一升半沃之,蜡纸封闭。三日,去茄暖饮。〈普济方〉
腹内鳖症:陈酱茄儿烧存性,入麝香、轻粉少许,脂调贴之。〈寿域方〉
卵㿉偏坠:用双蒂茄子悬于房门上,出入用眼视之。茄蔫,所患亦蔫;茄乾亦乾矣。又法:用双茄悬门上,每日抱儿视之二三次;钉针于上,十馀日消矣。〈刘松石保寿堂方〉
大风热痰:用黄老茄子大者,不计多少,以新瓶盛埋土中。经一年,尽化为水。取出,入苦参末同丸梧子大。食已及卧时,酒下三十丸。甚效。此方出江南人传。〈苏颂图经本草〉
腰脚拘挛、腰脚风血、积冷筋急、拘挛疼痛者:取茄子五十斤切洗,以水五斗煮。取浓汁滤去滓,更入小铛中煎至一升以来,即入生粟粉同煎。令稀稠得所,取出搜和。更入麛香、朱砂末,同丸如梧子大。每旦用糯米酒送下三十丸,近暮再服,一月乃瘥。男子女人通用皆验。〈图经本草〉
磕扑青肿:老黄茄极犬者,切片如一指厚,新瓦焙研为末。欲卧时,温酒调服二钱匕,一辰消尽,无痕迹也。〈胜金〉
坠损跌扑,散血止痛:重阳日收老茄子百枚,去蒂四破切之;消石十二两捣碎;以不津器先铺茄子一重,乃下消石一重;如此间铺,令尽。以纸数层密封安置净处,上下以新砖承覆,勿犯地气。至正月后取出,去纸两重,日中曝之,逐日如此。至二三月,度茄已烂,开瓶倾出,滤去滓;别入新器中,以薄绵盖头,又曝至成膏乃可用。每以酒调半匙,空腹饮之日再。恶血散则痛止而愈矣。若膏久乾硬,即以饭饮化动用之。《图经本草》发背恶疮:用上方,以酒服半匙,更以膏涂疮口四围。觉冷如水,疮乾便瘥。其有根本在肤腠者,亦可内消。〈同上〉
热毒疮肿:生茄子一枚,割去二分,去瓤二分,似罐子形,合于疮上即消也。如已出脓,再用取瘥。〈圣济总录〉牙齿肿痛:隔年糟茄烧灰,频频乾擦立效。〈海上名方〉虫牙疼痛:黄茄种烧灰擦之效。〈摘元方〉
喉痹肿痛:糟茄或酱茄细嚼咽汁。〈德生堂方〉
妇人乳裂:秋月冷茄子裂开者,阴乾烧存性研末,水调涂。〈补遗方〉
风蛀牙痛:茄蒂烧灰掺之,或加细辛末等分,日用之。〈仁存方〉
牙痛:秋茄花乾之,旋烧研,涂痛处立止。〈海上名方〉血淋疼痛:茄叶熏乾为末,每服二钱,温酒或盐汤下。隔年者尤佳。〈经验良方〉
肠风下血:方同上,米饮下。
久痢不止:茄根烧灰,石榴皮等分为末,以沙糖水服之。〈简便单方〉
女阴挺出:茄根烧存性为末,油调,在纸上捲筒,安入内,一日一上。〈乾坤生意〉
口中生蕈:用醋漱口,以茄母烧灰,飞盐等分、米醋调稀,时时擦之。〈摘元方〉
牙齿𧏾痛:茄根捣汁,频涂之。 陈茄树烧灰傅之,先以露蜂房煎汤,漱过。〈海上名方〉
牙痛取牙:茄科以马尿浸三日,晒炒为末,每用点牙,即落真妙。〈鲍氏方〉
夏月趾肿不能行走者:九月收茄根悬檐下,逐日煎汤洗之。〈简便方〉
汗瘢:白茄蒂,频擦愈。〈食物本草〉
《苦茄集解》
陈藏器曰:苦茄野生,岭南树小有刺。
《子主治》
陈藏器曰:醋摩涂痈肿,根亦可作汤浴,又主瘴气。

《高濂·遵生八笺》《糖蒸茄》

牛妳茄嫩而大者,不去蒂,直切成六棱。每五十斤用盐一两拌匀,下汤焯令变色,沥乾。用薄荷、茴香末夹在内,砂糖二斤、醋半钟,浸三宿。晒乾还卤,直至卤尽。茄乾压扁收藏之。

《糟茄子法》

五茄六糟盐十七,更加河水甜如蜜。茄子五斤、糟六斤、盐十七两,河水两小碗,拌糟,其茄味自甜。此藏茄法也,非暴用者。又方:中样晚茄水浸一宿,每斤用盐四两、糟一斤,亦妙。

《淡茄乾方》

用大茄洗净,锅内煮过不要。见水劈开,用石压乾。趁日色晴,先把瓦晒热,摊茄子于瓦土,以乾为度。藏至正二月内,和物匀食,其味如新茄之味。

《鹌鹑茄》

拣嫩茄切作细缕,沸汤焯过,控乾。用盐、酱、花椒、莳萝、茴香、甘草、陈皮、杏仁、红豆研细末拌匀晒乾,蒸过收之。用时以滚汤泡软,蘸香油煠之。

《食香瓜茄》

不拘多少,切作棋子,每斤用盐八钱。食同香瓜拌匀,于缸内腌一二日。取出控乾日晒,晚复入卤水内。次日又取出晒,凡经三次,勿令太乾。装入坛内用。

《糟瓜茄》

瓜茄等物,每五斤盐十两,和糟拌匀。用铜钱五十文,逐层铺上。经十日,取钱不用,别换糟入瓶收。久翠色如新。

《糖醋茄》

取新嫩茄,切三角块,沸汤漉过,布包榨乾。盐淹一宿,晒乾。用姜丝、紫苏拌匀煎滚,糖醋泼浸,收入磁器内。瓜同此法。

《直省志书》《宛平县》

物产茄,有乌、白二色,水、旱二种。

《固安县》

土产茄,有紫、白、水三种。

《遵化州》

物产茄,凡数种,有紫、有青、有海,皆长蒂圆实为旱茄。又有青水、有紫水、有白水,水者可生食。

《历城县》

方产茄,水茄色白津多,但宜生食。

《莱芜县》

物产茄,有数种,皆不脆。

《曹州》

物产茄,白、紫数种。

《曹县》

物产茄,有白、紫二色,又有一种水茄,而水茄中又有一种缠丝茄,尤为胜品。

《济宁州》

物产茄,紫、白大小数种。

《高唐州》

物产茄,其品二:紫、白。

《日照县》

物产茄,有紫、黄、青、白、水五种。

《黄县》

物产茄,有团紫、鸡腿、水白。

《莱阳县》

物产茄,有团紫、鸡腿、水白。

《昌邑县》

物产茄,有紫、白二种。

《保德州》

土产茄,圆者种出太原,颇佳。

《太平县》

物产茄,紫、白二种,叶根各从其色。

《绛州》

物产茄,圆大如盂,大者可重二斤十两,肤理肥洁,三林出者佳。

《洧川县》

物产茄,有紫、白、黑,圆、长,数种不同。

《六合县》

物产茄,有青茄、紫茄、白茄亦名银茄。

《宁国县》

土产茄,有紫、白二种。京师及南方皆圆大,数颗即成一羹。宁国产者,极小而长。

《吴县》

物产茄,有紫、白,尖、圆,早、晚各种。

《石门县》

物产茄,有白茄、紫茄、满沟擂。

茄部艺文一

《茄子颂》宋·张舜民

身累百赘,颈附千疣。采之不勤,茹之颇柔。

茄部艺文二〈诗〉《谢杨履道送银茄四首》宋·黄庭坚

藜藿盘中生精神,珍蔬长蒂色胜银。朝来盐醯饱滋味,已觉瓜瓠漫轮囷。
君家水茄白银色,殊胜埧里紫彭亨。蜀人生疏不下箸,君与北人俱眼明。
白金作颗非椎成,中有万粟嚼轻冰。戎州夏畦少蔬供,感君来饭在家僧。
畦丁收尽垂露实,叶底犹藏十二三。待得银包已成谷,更当乞种过江南。

《茄》郑安晓

青紫皮肤类宰官,光圆头脑作僧看。如何缁俗偏同嗜,入口原来总一般。

《缅茄》刘子翚

缅甸实如瓜,垂金粲秋色。谁刻紫琼瑶,玲珑投远客。

《题秋茄图》元·钱选

忆昔毗山爱写生,瓜茄任我笔纵横。自怜老去翻成拙,学圃今犹学不成。

《题画茄》明·吴宽

种茄粉壤中,地力亦易竭。厥状虽不同,难将味分别。

《答送茄瓜二首》陈宪章

两头肥绿压肩斜,五月江园始送瓜。童子近前与翁语,小篮瓜底是新茄。
同将形色委人间,窃比高松一鹤閒。口腹累人多未免,茄瓜篮里又诗还。

《咏紫茄五首》董其昌

何物昆崙种,曾经御苑题。似葵能卫足,非李亦成蹊。落实寻常味,攀条径寸低。玉盘如可荐,宁复怅云泥。欲辨嘉蔬种,应同藿食人。累垂贪结子,低矮巧藏身。被垄千苞赤,连畦万颗匀。清斋频撷取,老圃未生嗔。纂纂称天茁,芊芊见土毛。知非丰岁宝,聊佐腐儒饕。落处宁为瓠,投来颇似桃。米家图矮树,怪尔矗云高。卑栖性所便,尺五即为天。每带胭脂色,来登玳瑁筵。江莼下豉美,蒟酱点庖鲜。能误青鞋客,忙趋过邵田。不敢怨无诗,秋当咏菊时。封关丸可弄,覆餗印何累。槐国分阴近,僬侥假盖迟。谁知谦吉意,更好助观颐。

茄部选句

梁沈约诗:紫茄纷烂漫。
唐柳宗元诗:珍蔬折五茄。
宋张耒诗:映叶乳茄浓黛抹。
元方回诗:茄藤宜硬地。

茄部纪事

《南史·蔡撙传》:撙为吴兴太守,不饮郡井,斋前自种白苋紫茄,以为常饵,诏褒其清。
《大业拾遗录》:四年,改胡床为交床,改胡瓜为白露黄瓜,改茄子为昆崙紫瓜。
《岭南异物志》:南土无霜雪,生物不复凋枯。种茄子十年不死,攀缘摘之,树高至二丈。
《岭表录》:异南中草菜,经冬不衰。故蔬园之中栽种茄子,宿根有二三年。渐长枝𠏉,乃为大树。每夏秋熟,则梯树摘之。三年后,树渐老子稀,即伐去。别栽嫩者。《真腊风土记》:蔬菜有葱、芥、韭、茄,瓜:西瓜、王瓜。瓜茄正月间即有之,茄树有经数年不除者。
《白獭髓》:赵希仓倅绍兴,日令庖人造燥子茄。子欲书判食单,问厅吏茄子。吏曰:草头下著加。即援笔书草,下用家字,乃蒙字。郡人目曰:燥子蒙。
《河南府志》:天顺三年,儒学生落酥有一蒂三实,以至六实色紫,食之如饴。

茄部杂录

《拾遗记》:淇漳之鳢,脯以青茄。
《清异录》:落苏本名茄子,隋炀帝缘饰为昆崙紫瓜,人间但名昆味而已。
《物类相感志》:糟茄入石绿,切开不黑。
酒中置茄子、柴灰,则酒到夜成水。
茄柴灰可淹海蛰。
茄子以炉灰藏之,可至四五月。
《老学庵笔记》《酉阳杂俎》云茄子一名落苏,今吴人正谓之落苏。或云钱王有子跛足,以声相近,故恶人言茄子,亦未必然。
《山家清供》:梁蔡撙为吴兴守,郡斋前自种白苋、紫茄以为常饵。世之醉醲饱鲜而急于事者,视此得无愧。然茄苋性俱微冷,必加姜为佳耳。
《搜采异闻录》:浙西常茄皆皮紫,其皮白者为水茄;吾乡常茄皮白,而水茄则紫,其异如是。
《老圃常谈》:种茄二十科,粪壅得所,可供一人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