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四十三卷目录

 姜部汇考
  生姜图
  山姜图
  礼记〈内则〉
  春秋纬〈运斗枢〉
  嵇含南方草木状〈冬叶 山姜花〉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姜 蜜姜 又蜜姜法〉
  罗愿尔雅翼〈姜〉
  四时类要〈种姜〉
  王祯农桑通诀〈种姜〉
  本草纲目〈生姜 乾姜 山姜〉
  高濂遵生八笺〈糟姜方 五美姜〉
 姜部艺文〈诗〉
  谢刘原父寄糟姜     宋梅尧臣
  咏子姜          刘子翚
  子姜            朱熹
 姜部选句
 姜部纪事
 姜部杂录
 姜部外编

草木典第四十三卷

姜部汇考

《释名》
杨朴姜《吕氏春秋》 生姜《别录》
乾姜《本经》    紫姜〈李时珍〉
子姜〈李时珍〉   母姜〈李时珍〉
白姜〈李时珍〉   均姜〈李时珍〉
山姜〈东人名〉   美草〈南人名〉

山姜图



《礼记》内则《礼记》内则

楂,梨,姜,桂。
〈注〉此皆人君燕食,所加庶羞也。

《春秋纬》运斗枢

璇星散为姜,风土得时则姜。有翼辛而不臭。

《嵇含·南方草木状》冬叶

冬叶姜
叶也。苞苴物交广,皆用之。南方地热物易腐,败惟冬叶藏之,乃可持久。

山姜花

山姜,花茎叶即姜也。根不堪食,于叶间吐花。作穗如麦粒,软红色煎服之。治冷气甚效,出九真交趾。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姜

姜宜白沙地,少与粪和。熟耕如麻地,不厌熟。纵横七遍,尤善三月种之。先种耧耩,寻垄下姜一尺。一科令上土厚三寸,数锄之。六月作苇屋覆之。
不耐寒热故

九月掘出,置屋中。中国土不宜姜,仅可存活。势不滋息种者,聊拟药物小小耳。
崔寔曰:三月清明节后十日,封生姜。至四月立夏后,蚕大食芽生,可种之。九月藏茈姜,蘘荷其岁。若温皆待十月。
生姜谓之茈姜。〈茈音紫〉

《博物志》曰:妊娠不可食姜,令子盈指。

蜜姜

生姜一斤净洗,剖去皮。笇子切,不患长大如细。漆箸以水二升煮,令沸去沫。与蜜二升煮,复令沸。更去沫碗子,盛合汁减半奠用。箸二人共无,生姜用乾姜法如前。唯切欲极细。

又蜜姜法

用生姜净洗削治,十月酒糟中藏之。泥头十日,熟出水洗。内蜜中大者,中解小者,浑用竖奠四又云:卒作削治,蜜中煮之,亦可用。

《罗愿·尔雅翼》

说文曰:姜禦湿之,菜也。春秋运斗枢曰:璇星散为姜,风土得时,则姜有翼。辛而不臭,姜生于阴。故左思蜀都赋曰:甘蔗辛姜,阳蓲阴敷。宋玉曰:姜桂因地而生,不因地而辛。女因媒而嫁,不因媒而亲。古者诸侯燕食,所加三十一物。有牛、鹿、田豕爵鴳蜩范菱椇枣栗之属。而终于姜桂。而孔子亦不彻姜。食言齐虽禁荤物,姜辛而不臭。故不彻去之,非特齐也。丧有疾饮酒食肉必有草木之滋焉。以为姜桂之谓也。南都赋曰:苏榝紫姜拂彻膻腥。盖去膻腥之,最紫姜者紫色之姜。而上林赋又有茈姜,张揖则以紫姜为子姜。云魏志倭国有姜,不知为滋味。而梁代裴子野言:从来不食姜。或讥之云:孔称不彻,裴乃不尝。又何异也。吕氏春秋和之美者,阳朴之姜。招摇之桂,越骆之菌。吴孙权使介象买蜀,姜作齑。

《四时类要》种姜

种姜阔一步作畦,长短任地形。横作垄相去一尺馀,深五六寸垄中,一尺一科带芽,大如三指阔。盖土厚三寸,以蚕沙盖之。用粪亦得芽出,后有草即耘。渐渐加土已后,垄中却高。垄外即深,不得并。上土锄不厌频。

《王祯·农桑通诀》种姜

凡种宜用沙地,熟耕或用锹。深掘为善,三月畦种之。畦阔一步长短,任地横作垄。深可五七寸,垄中一尺一科,以土,上覆厚三寸许。仍以粪培之,益以蚕粪尤佳。芽出生草勤锄之,垄中渐渐加土培壅。一法用席草覆之,勿令他草生。使姜芽自迸出,覆其上。六月用枝叶作棚,以防日曝。
姜性不耐寒热,故尔或只用带叶枯枝扦插。

四月竹箄爬开根土,取姜母货之不亏。元本秋社前,新芽顿长。分采之,即紫姜芽。色微紫故名最宜糟食,亦可代蔬。刘屏山诗云:恰似匀妆,指柔尖带浅红似之矣。白露后,则带丝渐老,为老姜味。极辛,可以和烹饪。盖愈老而愈辣者也。曝乾则为乾姜,医师资之,今北方用之颇广。九月中掘出置屋中,宜作窖谷秆合埋之。今南方地暖不用窖,至小雪前,以不经霜为上。拔去日就土晒过,用箬篰盛贮。架起下用火熏三日,夜令湿气出。尽却掩篰口,仍高架起下。用火熏令常暖,勿令冻损。至春,择其芽之深者,如前法种之为效。速而利益倍。谚云:养羊种姜,子利相当。〈箄音悲〉

《本草纲目》生姜

释名
李时珍曰:按许慎说,文姜作云。禦湿之菜也。王安石字说云:姜能彊禦百邪,故谓之姜。初生嫩者,其尖微紫名紫姜。或作子姜,宿根谓之母姜也。
集解

别录曰:姜生犍为山谷。及荆州扬州,九月采之。苏颂曰:处处有之,以汉温池州者为良。苗高二三尺,叶似箭竹。叶而长两,两相对。苗青根黄无花实。秋时采根。
李时珍曰:姜宜原隰沙地,四月取母姜种之。五月生苗如初生嫩芦,而叶稍阔似竹叶。对生叶亦辛香,秋社前后新芽顿长。如列指状,采食无筋,谓之子姜。秋分后者次之,霜后则老矣。性恶湿洳而畏日故,秋热则无姜。吕氏春秋云:和之美者有杨朴之姜,杨朴地名在西蜀。春秋运斗枢,云璇星散而为姜。
气味

辛微温,无毒。
陈藏器曰:生姜温要热,则去皮要冷,则留皮。
张元素曰:辛而甘温,气味俱厚。浮而升阳也。
徐之才曰:秦椒为之使,杀半夏莨菪。毒恶黄芩黄连,天鼠粪。
陶弘景曰:久服少志,少智伤心气。今人啖辛辣,物惟此最。常故论语云:每食不彻姜,言可常食。但不可多尔,有病者是所宜矣。
苏恭曰:本经言姜久服通神明,主痰气。即可常啖。陶氏谬为此说,检无所据。
孙思邈曰:八九月多食姜,至春多患眼损。寿减筋力。孕妇食之,令儿盈指。李杲曰:古人言秋不食姜,令人泻气。盖夏月火旺,宜汗散之。故食姜不禁辛,走气泻肺故。秋月则禁之晦。庵语录亦有秋姜,夭人天年之语。
李时珍曰:食姜久积,热患目珍,屡试有准。凡病痔人多食,兼酒立发甚速。痈疮人多食,则生恶肉。此皆昔人所未言者也。相感志云:糟姜瓶内入蝉蜕,虽老姜无筋。亦物性有所伏耶。
主治

本经曰:久服去臭气,通神明。
别录曰:归五脏,除风邪寒热、伤寒头痛、鼻塞咳逆、上气止呕、吐去痰下气。
甄权曰:去水气,满疗咳嗽,时疾和半。夏主心下急痛,和杏仁作煎。下急痛气,实心胸拥。隔冷热气,神效。捣汁和蜜服治,中热呕逆,不能下食。
孟诜曰:散烦闷,开胃气。汁作煎,服下一切,结实冲胸膈,恶气神验。
陈藏器曰:破血调中,去冷气汁,解药毒。
张鼎曰:除壮热,治痰喘,胀满,冷痢,腹痛,转筋。心满去胸中臭气,狐臭,杀腹内长虫。
张元素曰:益脾胃,散风寒。
吴瑞曰:解菌蕈,诸物毒。
李时珍曰:生用发散,熟用和中解。食野禽中毒,或喉痹浸汁。点赤眼,捣汁和,黄明胶熬,贴风湿,痛甚妙。
乾生姜主治

甄权曰:治嗽温,中治胀满。霍乱不止腹痛,冷痢,血闭病人。虚而冷宜加之。
孟诜曰:姜屑和酒,服治偏风。
王好古曰:肺经气分之药,能益肺。
发明

成无已曰:姜枣味辛甘,专行脾之津液。而和营卫,药中用之,不独专于发散也。
李杲曰:生姜之用有四制。半夏厚朴之毒,一也。发散风寒二也。与枣同用辛温,益脾胃,元气温中去湿,三也。与芍药同,用温经散寒,四也。孙真人云:姜为呕家圣药,盖辛以散之呕。乃气逆不散,此药行阳而散气也,或问生姜辛温入肺何以云。入胃口曰俗以心下为胃口者。非矣。咽门之下,受有形之物。及胃之系,便是胃口。与肺系同行,故能入肺。而开胃口也。曰:人云夜间勿食生姜,令人闭气,何也。曰:生姜辛温,主开发夜。则气本收敛,反开发之。则违天道矣。若有病人则不然也。生姜屑比之乾姜,则不热。比之生姜,则不湿。以乾生姜代乾姜者,以其不僭故也。俗言:上床萝卜,下床姜。姜能开胃,萝卜能消食也。
李时珍曰:姜辛而不荤,去邪辟恶,生啖熟食,醋酱糟盐蜜煎调和,无不宜之。可蔬,可和,可果,可药,其利博矣。凡早起山行,宜含一块,不犯雾露、清湿之气。及山岚不正之邪,案方广心法。附馀云:凡中风,中暑,中气,中毒,中恶,乾霍乱一切,卒暴之病。用姜汁与童尿服,立可解散。盖姜能开痰下气。童尿降火也。
苏颂曰:崔元亮集验方载,敕赐姜茶治痢。方以生姜切细和好茶一两,碗任意呷之。便瘥若是,热痢留姜皮,冷痢去皮大妙。
杨士嬴曰:姜能助阳,茶能助阴。二物皆消散恶气,调和阴阳,且解湿热,及酒食暑气之毒。不问赤白通宜。用之,苏东坡治文潞公有效。
姜皮气味

辛凉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消浮肿腹胀痞,满和脾胃去瞖。
叶气味

辛温无毒
主治

张机曰:食脍成症,捣汁饮即消。
附方

痰澼卒风,生姜二两,附子一两水,五升煮取。二升分再服,忌猪肉冷水。〈千金〉
胃虚风热不能食用,姜汁半杯,生地黄汁少许,蜜一匙水,二合和服之。〈食疗本草〉
疟疾寒热,脾胃聚痰,发为寒热。生姜四两,捣自然汁,一酒杯露一夜,于发日五更面。北立饮即止,未止再服。〈易简〉
寒热痰嗽初起者,烧姜一块,含咽之。〈本草衍义〉咳嗽不止,生姜五两,饧半升,火煎熟食,尽愈。段侍御用之有效。〈初虞世必效方〉
久患咳噫,生姜汁半合,蜜一匙,煎温呷三服愈。〈外台秘要方〉
小儿咳嗽,生姜四两,煎汤浴之。〈千金方〉
暴逆气上嚼姜,两三片屡效。〈寇氏衍义〉
乾呕厥逆,频嚼生姜,呕家圣药也。
呕吐不止,生姜一两,醋浆二合,银器煎取四合,连滓呷之,又杀腹内长虫。〈食医心镜〉心痞呕哕心,下痞坚生。姜八两,水三升,煮一升半。夏五合洗水,五升煮一升,取汁同煮。一升半分再服。〈千金〉反胃羸弱,兵部手集。用母姜二斤,捣汁作粥食。传信适用方,用生姜切片,麻油煎过为末。软楝蘸末,嚼咽。
霍乱欲死,生姜五两,牛儿屎一升,水四升,煎二升。分再服即止。〈梅师方〉
霍乱转筋入腹,欲死。生姜三两捣酒一升,煮三两沸服。仍以姜,捣贴痛处。〈外台秘要〉
霍乱腹胀不得吐下,用生姜一斤,水七升,煮二升。分三服。〈肘后方〉
腹中胀满,绵裹煨姜内,下部冷即易之。〈梅师〉
胸胁满痛凡心胸胁下有邪气结实硬痛胀满者生姜一斤捣滓留汁,慢炒待润。以绢包于患处,款款熨之,冷再以汁炒。再熨良久,豁然宽快也。〈陶华伤寒搥法〉大便不通,生姜削长二寸。涂盐内下部立通。〈外台〉冷痢不止生姜煨研为末共乾姜末等分以醋和面作餫饨。先以水煮,又以清饮煮过,停冷吞二七枚,以粥送下,日一度。〈食疗〉
消渴饮水,乾生姜末一两,以鲫鱼胆汁,和丸梧子大。每服七丸,米饮下。〈圣惠〉
湿热发黄,生姜时时,周身擦之,其黄自退也。一方加茵,蔯蒿尤妙。〈伤寒搥法〉
暴赤眼肿,寇宗奭曰:用古铜钱刮姜,取汁于钱唇。点之泪出,今日点,明日愈。勿疑。一治暴风客热,目赤睛痛肿者,腊月取生姜捣绞汁,阴乾取粉入铜青。末等分,每以少许沸汤炮。澄清温洗,泪出妙。
舌上生胎诸病,舌胎以布染。井水抹后,用姜片时时擦之,自去。〈陶华方〉
满口烂疮,生姜自然汁。频频漱吐,亦可为末搽之,甚效。
牙齿疼痛,老生姜瓦焙入枯。矾末同擦之,有人日夜呻吟,用之即愈。〈普济方〉
喉痹毒气生姜二斤,捣汁。蜜五合,煎匀。每服一合,日五服。
食鸠中毒,食竹鸡毒,食鹧鸪毒,方并见禽,部本条。
中莴苣毒,中诸药毒,猘犬伤人,并饮生姜汁,即解。〈小品〉
虎伤人疮,内服生姜汁,外以汁洗之。用白矾末,傅上。〈秘览〉
蝮蛇螫人,姜末傅之,乾即易。〈千金〉
蜘蛛咬人,炮姜切片,贴之良。〈千金〉
刀斧金疮,生姜嚼傅勿动。次日,即生肉甚妙。〈扶寿方〉闪拗手足,生姜葱白捣烂,和面炒热盦之。跌扑伤损,姜汁和酒调,生面贴之。百虫入耳,姜汁少许滴之。
腋下狐臭,姜汁频涂绝根。
赤白癜风,生姜频擦之良。〈并易简〉
两耳冻疮,生姜自然汁,熬膏涂。〈暇日记〉
发背初起,生姜一块,炭火炙一层。刮一层,为末,以猪胆汁调涂。〈海上方〉
疔疮肿毒,方见白芷下。
诸疮痔瘘久不结痂,用生姜连皮切大片,涂白矾末炙焦。研细贴之,勿动良。〈普济方〉
产后血滞,冲心不下。生姜五两,水八升,煮服。
产后肉线,一妇产后用力垂出肉线,长三四尺触之。痛引心腹,欲绝一道。人令买老姜,连皮三斤,捣烂入麻油二斤,拌匀炒乾。先以熟绢五尺,折作方结。令人轻轻盛起,肉线使之屈曲。作三团纳入产户,乃以绢袋盛姜。就近熏之冷,则更换熏。一日夜缩入,大半二日尽入也。云:此乃魏夫人秘传,怪病方也。但不可使线断,断则不可治矣。
脉溢怪,病有人。毛窍节次血出,不止。皮胀如鼓,须臾目鼻口被气胀,合此名脉溢。生姜自然汁,和水各半盏,服即安。〈并夏子益奇疾方〉
拔白换黑,刮老生姜皮一大升,于久用油腻锅内。不须洗刷固济,勿令通气。令精细人守之,文武火煎之。不得火急。自旦至夕即成矣。研为末,拔白后,先以小物点麻子,大入孔中。或先点须,下然后拔之。以指撚入,三日后,当生黑者。神效,季卿用之有验。〈苏颂图经本草〉打伤瘀血,姜叶一升,当归三两为末,温酒服。方寸匕日三。〈范汪东阳方〉
乾姜集解
陶弘景曰:乾姜今惟出临海,章安数村作之。蜀汉姜旧美荆州,有好姜而不能作乾者。凡作乾姜法,水淹三日去皮,置流水中。六日更刮去皮,然后晒乾置瓷缸中。酿三日乃成。
苏颂曰:造法采根于长流水,洗过日晒为乾姜。以汉温池州者,为良。陶说:乃汉州乾姜法也。
李时珍曰:乾姜以母姜造之,今江西襄均皆造。以白净结实者为良。故人呼为白姜。又曰:均姜凡入药,并宜炮用。
气味

辛温无毒
褚曰:苦辛。
王好古曰:大热。
韩保升曰:久服令人目暗,馀同生姜。
李时珍曰:大清外术言,孕妇不可食乾姜,令胎内消。盖其性热,而辛散故也。
主治

本经曰:胸满咳逆上,气温中止血。出汗逐风湿,痹肠澼下痢,生者尤良。
别录曰:寒冷腹痛中恶,霍乱胀满风邪。诸毒皮肤间,结气止吐血。
甄权曰:治腰肾间疼冷,冷气破血去风。通四肢,关节开五脏六腑。宣诸络脉,去风毒,冷痹夜多小便。大明曰:消痰下气,治转筋。吐泻腹脏,反胃乾呕瘀血。扑损止鼻红,解冷热毒。开胃消宿食。
王好古曰:主心下寒痞,目睛久赤。
发明

张元素曰:乾姜气薄味厚,半沉半浮可升可降。阳中之阴也。又曰:大辛大热,阳中之阳。其用有四,通心助阳一也;去脏腑沈寒痼冷二也;发诸经之寒气三也;治感寒腹痛四也;肾中无阳脉,气欲绝,黑附子为引。水煎服之名姜,附汤亦治中焦寒邪。寒淫所胜,以辛散之。此又能补下焦,故四逆汤用之乾姜。本辛炮之,稍苦故止。而不移,所以能治里寒。非若附子行,而不止也。理中汤用之者,以其回阳也。
李杲曰:乾姜生辛,炮苦阳也。生则逐寒邪。而发表炮则除胃冷。而守中多用则耗散。元气辛以散之,是壮火食气故也。须以生甘草缓之,辛热以散里。寒同五味子,用以温肺。同人参用以温胃也。
王好古曰:乾姜心脾二经气分药也故补心气不足或言乾姜辛热而言,补脾。今理中汤用之,言泄不言补何也。盖辛热燥湿,泄脾中寒湿邪。气非泄正气也。又云:服乾姜以治中者,必僭上,不可不知。
朱震亨曰:乾姜入肺中,利肺气。入肾中,燥下湿。入肝经,引血药生血。同补阴药,亦能引血。药入气,分生血故。血虚发热,产后大热者,用之止唾,血痢,血须炒黑,用之有血脱色。白而夭不泽脉,懦者此大寒也。宜乾姜之,辛温以益血,大热以温经。
李时珍曰:乾姜能引血,药入血分气。药入气,分又能去恶。养新有阳生,阴长之。意故血虚者,用之,凡人吐血。衄血下血有阴,无阳者亦宜用之。乃热因热用,从治之法也。
附录天竺乾姜

陈藏器曰:味辛温无毒。主冷气,寒中宿食不消,腹胀下痢,腰背痛痃,癖气块,恶血积。聚生婆罗门国,一名胡乾姜,状似姜小,黄色也。
附方

脾胃虚冷不下,食久久羸弱。成瘵者用温州白乾姜,浆水煮透,取出焙乾。捣末,陈廪米煮粥,饮丸梧子大。每服三五十丸,白汤下其效如神。〈苏颂图经〉
脾胃虚弱,饮食减少。易伤难化,无力肌瘦。用乾姜频研四两,以白饧切块,水浴过。入铁铫,溶化和丸梧子大,每空心米饮下三十丸。〈十便方〉
头运吐逆胃,冷生痰也。用川乾姜炮二钱,半甘草炒一钱,二分水,一钟半煎减半,服累用有效。〈传信适用方〉心脾冷痛,暖胃消痰。二姜丸,用乾姜高良姜等,分炮研末。和丸梧子大,每食后青皮汤下三十丸。〈和剂局方〉心气卒痛,乾姜末,米饮服一钱。〈外台秘要〉
阴阳易病,伤寒后。妇人得病,虽瘥未满百日。不可与男合,为病拘急手足拳,腹痛欲死。丈夫名阴,易妇人名阳。易速宜汗之,即愈。满四日不可治也。用乾姜四两为末,每用半两白汤调服。覆衣被出汗后,手足伸即愈。〈伤寒类要方〉
中寒水泻,乾姜炮研末。粥饮服二钱即效。〈千金方〉寒痢青色,乾姜切大豆。大每米饮服六七枚,日三夜二,累用得效。〈肘后方〉
血痢不止,乾姜烧黑,存性放冷为末,每服一钱,米饮下神妙。〈姚氏集验〉
脾寒疟疾,外台用乾姜,高良姜等,分为末。每服一钱,水一盏,煎至七分服。又乾姜,炒黑为末。临发时,以温酒服三钱也。
冷气咳嗽,结胀者,乾姜末,热酒调服半钱,或饧糖丸含之。〈姚僧坦方〉
咳嗽上气,用合州乾姜炮皂荚,炮去皮子。及蛀者桂心紫色者,去皮并捣筛等。分炼白蜜,和捣三千杵丸,梧子大,每饮服三丸。嗽发即服日三五,服禁食葱面。油腻其效如神。禹锡在淮南,与李亚同幕府,李每治人而不出,方或诮其吝。李曰:凡人患嗽,多进冷药。若见此方,用药热燥心,不肯服故。但出药即多效也,试之信然。〈刘禹锡传信方〉
虚劳不眠,乾姜为末,汤服三钱,取微汗出。〈千金方〉吐血不止,乾姜为末,童子小便,调服一钱良。
鼻衄不止,乾姜削尖,煨塞鼻中即止。
齆鼻不通,乾姜末蜜调,塞鼻中。〈广利方〉
冷泪目昏,乾姜粉一字炮汤,点洗之。〈圣济录〉
赤眼涩痛,白姜末水调,贴心甚妙。〈普济方〉
目忽不见,令人嚼母姜。以舌日舐六七次,以明为度。〈圣济录〉
目中卒痛,乾姜削圆滑。内眦中有汗,出拭之未尽,更易。〈千金方〉
牙痛不止,川姜炮川椒等,分为末糁之。〈御药院方〉斑豆厥逆,斑豆服凉。药多手足,厥冷脉。微用乾姜,炮二钱半,粉甘草炙一钱半,水二钟煎一钟服。〈庞安常伤寒论〉痈疽初起,乾姜一两,炒紫研末。醋调傅四围,留头自愈。此乃东昌申一斋,奇方也。〈诸證辨疑〉
瘰𤻤不敛,乾姜为末,姜汁打糊。和作剂,以黄丹为衣。每日随疮大小入药,在内追脓。尽生肉,口合为度,如不合,以葱白汁调大黄末搽之,即愈。〈救急方〉
虎狼伤人,乾姜末傅之。
猘犬伤人,乾姜末水服二匕。生姜汁服亦良,并以姜炙热熨之。
蛇蠍螫人,乾姜雄黄等,分为末袋盛佩之。遇螫即以傅之便定。〈广川方〉
山姜释名
陶弘景曰:东人呼为山姜,南人呼为美草。
李时珍曰:与杜若之山,姜名同物异也。
集解

甄权曰:山姜根及苗,并如姜。而大作樟木,臭南人食之,又有㺐子。姜黄色而紧辛辣,破血气。殊彊于此姜。苏颂曰:山姜出九真交阯,今闽广皆有之。刘恂岭表录异云:茎叶皆姜也。但根不堪食,亦与豆蔻花相似。而微小耳。花生叶间,作穗如麦粒。嫩红色,南人取其未大开者,谓之含胎花。以盐水淹藏入甜糟中,经冬如琥珀色,辛香可爱用为鲙,无以加矣。又以盐杀治,暴乾者煎汤服之。极除冷气甚佳。
李时珍曰:山姜生南方,叶似姜花赤色。甚辛子似草,豆蔻根如杜。若及高,良姜今人以其子,伪充草豆蔻。然其气甚猛烈。
根气味

辛热无毒
根主治

陶弘景曰:腹中冷痛,煮服甚效。作丸散服,辟谷止饥。甄权曰:去恶气温中,中恶霍乱。心腹冷痛,功用如姜。
花及子气味

辛温无毒
花及子主治

大明曰:调中下气,破冷气作痛。止霍乱,消食杀酒毒。

《高濂·遵生八笺》糟姜方

姜一斤,糟一斤,盐五两拣社。日前可糟,不要见水。不可损了姜皮,用乾布擦去泥。晒半乾后糟盐拌之入瓮。
社前取嫩姜,不拘多少。去芦擦净,用酒和糟盐。拌匀入磁坛中,上加沙糖一块。箬叶扎口泥封,七日可食。

五美姜

嫩姜一斤,切片用白梅半斤。打碎去仁,入炒盐。二两拌匀,晒三日。次入甘松一钱,甘草五钱,檀香末二钱,又拌晒三日收用。

姜部艺文〈诗〉《谢刘原父寄糟姜》宋·梅尧臣

名园万家城,千畦等封侯。斸当燕去前,腌芽费糟丘。无筋偃王笑,有味三闾羞。寄入翰林席,圣以不撤优。又寄蓬门下,作赋谁肯休。惟我广文舍,免为齑盐仇。刘公汉家裔,才学歆向俦。胸中饱经史,辨论出九州。曾不奉权贵,但与故人投。赠辛非赠甘,此意当自求。

《咏子姜》刘子翚

新芽肌理细,映日莹如空。恰似匀妆指,柔尖带浅红。

《子姜》朱熹

姜云能损心,此谤谁与雪。请论去秽功,神明看朝彻。

姜部选句

汉司马相如《上林赋》:茈姜蘘荷。
张衡《南都赋》:苏榝紫姜,拂彻膻腥。
晋潘岳《閒居赋》:青笋紫姜。
左思《蜀都赋》:甘蔗辛姜,阳蓲阴敷。
《魏都赋》:姜芋充茂。
唐李商隐诗:蜀姜供煮,陆机莼。
宋苏轼诗:先社姜芽肥胜肉。〈又〉故人兼致,白芽姜。

姜部纪事

《南齐书·孔琇之传》:琇之出为临海太守,在任清约,罢郡还,献乾姜二十斤,世祖嫌少,及知琇之清,乃叹息。《南史·周舍传》:舍占对辨捷,常居直庐,语及嗜好,裴子野言,从来不尝食姜。舍应声曰:孔称不撤,裴乃不尝。一坐皆悦。
《颜氏家训》:吴郡陆襄父,閒被刑襄。终身布衣,蔬饭虽姜。菜有切割皆不忍,食居家唯以搯摘供厨。
《宋史·王克明传》:克明绍兴、乾道间名医也。胡秉妻病气秘腹胀,号呼踰旬,克明视之。时秉家方会食,克明谓秉曰:吾愈恭人病,使预会可乎。以半硫圆碾生姜调乳香下之,俄起对食如平常。
《东坡杂记》:予昔监郡,钱塘游。净慈寺众中有僧,号聪药王。年八十馀,颜如渥丹,目光炯然。问其所能。盖诊脉知吉凶,如智缘者。自言服生姜四十年,故不老。云:姜能健脾,温肾活血,益气。其法取生姜之无筋滓者,然不用子姜错之,并皮裂,取汁贮器中。久之澄去其上黄而清者。取其下白而浓者,阴乾刮取如面。谓之姜乳。以蒸饼,或饭搜和丸,如桐子。以酒或盐米汤吞数十粒,或取末置酒食。茶饮中食之皆可。聪曰:山僧孤贫无力治此。正尔和皮嚼烂,以温水咽之耳。初固辣,稍久则否。今但觉甘美而已。
《东坡志》:林王介甫多思而善凿。时出一新说,已而悟其非。也则又出一说,以解之是。以其学多,说常与刘原父食辍著。而问曰:孔子不撤姜,食何也。原父曰:本草生姜多食,损智道,非明民。将以愚之。孔子以道教人者也。故不撤姜食,所以愚之也。介甫欣然而笑,久之乃悟其戏己。也原父虽戏言,然王氏之学,实大类。此庚辰三月十一日,食姜粥甚美。叹曰:无怪我愚,吾食姜多矣。因并原父言记之,以为后世君子一笑。长编秦桧,欲晏敦复附己。使人谕之,晏答曰:为我谢秦公,姜桂之性,到老愈辣。

姜部杂录

《管子·地员篇》:五位之土。群药安生姜,与桔梗小,辛大蒙。
《吕氏春秋》:和之美者,蜀郡杨朴之姜,按杨朴地名。《韩诗外传》:夫姜桂因地而产,不因地而辛。女因媒而嫁不因媒而亲。
许氏说:文姜御湿之菜也。
《史记·货殖传》:江南出姜桂,〈又〉蜀亦沃野,地饶姜。〈又〉千畦姜韭其人,与千户侯等。
《南齐书·孝义传》:姜桂辛酸,容迁本质。
《续博物志》:作乾姜法,水淹三日,毕置流水中。六日更去皮,然后曝乾入瓮,瓶谓之酿也。
《酉阳杂俎》:妇人有娠,食乾姜,令胎内消。
山上有姜,下有铜锡。
山家清事,山深岚重仙道。未能生姜,岂容不种。每旦带皮生姜,细嚼热酒下之,或姜汤亦可矣。
《物类相感志》:糟姜瓶内安蝉壳,虽老姜亦无筋。生姜社前,收无筋。
《吴下田家志》:种姜宜甲子乙丑辛未壬申壬午。

姜部外编

《后汉书·左慈传》:慈字元放庐江人也。少有神道,尝在司空曹操座。操从容顾众宾曰:今日高会珍羞,略备所少吴松江鲈鱼耳。元放于下座应曰:此可得也。因求铜盘贮水以竹竿饵,钓于盘中。须臾,引一鲈鱼出操,拊掌大笑,会者皆惊。操曰:一鱼不周,座席可更得乎。放乃更饵,钓沉之。须臾复引出,皆长三尺。馀生鲜可爱。操使目前鲙之周,浃会者。操又谓曰:既已得鱼,恨无蜀中生姜耳。放曰:亦可得也。操恐其近,即所取因曰:吾前遣人到蜀买锦,可过敕使者,增市二端。语顷即得姜。还并获操,使报命后。操使蜀,反验问增锦之状。及时日,早晚若符契焉。
《神仙传》:介象吴王徵至武昌。甚尊敬之,称为介君。诏令立宅供帐,皆是绮绣。遗黄金千镒,从象学隐形之术。试还后宫,出入闺闼。莫有见者,如此不一。尝为吴主种瓜菜,百果皆立生,可食。吴主共论脍鱼,何者最美。象曰:鲻鱼脍为上。吴主曰:论近道鱼耳。此出海中,安可得邪。象曰:可得。乃令人于殿庭中,作方埳汲水。满之并求钩,象起饵之,垂纶于埳中。须臾,果得鲻鱼。吴主惊喜,问象可食不。象曰:故为陛下取,作生脍,安敢取不可食之物。乃使厨下切之,吴主曰:闻蜀使来得蜀姜,作齑甚好,恨尔时无此。象曰:蜀姜岂不易得。愿差所使者,可付直。吴主指左右一人,以钱五十付之。象书一符,以著青竹杖中,使行人闭目。骑杖杖止,便买姜。讫复闭目,此人承言,骑杖。须臾,止已。至成都,不知是何处。问人知是蜀市,乃买姜于时。吴使张温先在蜀,既于市中。相识甚惊,便作书寄其家。此人买姜毕,捉书负姜。骑杖闭目,须臾已还吴。厨下。切脍适了。〈按此二事同时两人如出一辙好事者之传讹无疑两存之以见记载之难尽信也〉《李先生传》:郎中乔翻于洋渚,遇神人。意欲啖姜,而市无之。神人以绢数疋,并书一牒付信。入市门南下任意所之,须臾得姜数斗。还以问神人,神人曰:问李先生,当知我。
《太平广记》:宋王胡者,长安人也。叔死数载,元嘉二十三年,忽形见还家。责胡以修,谨有缺家事,不理罚。胡五杖傍人,及邻里。并闻其语,及杖声,又见杖瘢。而不见其形,唯胡独得。亲接叔谓,胡曰:吾不应死,神道须吾。算诸鬼录,今大从吏兵。恐惊损邻里。故不将进耳。胡亦大见,众鬼纷闹于村外。俄而辞去,曰:吾来年七月七日,当复暂还。欲将汝行游历,幽途使知罪。福之报也,不须费设,若意不已止。可茶食耳。至期果还。语胡家人云:吾今将胡游,观观毕当。还不足忧也。胡即顿卧床上,泯然如尽。叔于是将胡遍观群山,备观鬼怪末至嵩。高山诸鬼,道胡。并有馔设,其品味不异世。中唯姜甚脆美,胡怀之将还左右。人笑云:止可此食。不得将还也,胡又见一处屋宇,华旷帐筵精美。有二少僧,居焉。胡造之二僧为设杂果,槟榔等。胡游历久之备见,罪福苦乐之。报及辞归叔谓曰:汝既已知善之当修。返家寻白足,阿练此人,戒行精高。可师事也。长安道人足白,故时人谓为白足。阿练也,甚为魏人。所敬魏王事,为师胡既奉此训。遂与嵩山上,年少僧者游学,众中忽见二僧。胡大惊与叙乖,阔问何时来。此二僧云:贫道本住此寺,往日不意与君相识。胡复说:嵩高之遇。众僧云:君谬耳。岂有此耶。至明日二侩不辞而去,胡乃具告诸沙门。叙说往日嵩山所见,咸惊怪,即追求二僧,不知所在。
《蠡县志》:李良熟善方术,见一卖姜者市之。语言不投合而去。后复有人买姜,其担尽空。或诘之曰:汝见何人,遽以实告。或令其长跽,谢过因谓之曰:汝姜在某庙,隅可自取之。比至其所,则一片不少也。盖得左慈搬运之,术者后以尸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