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蔬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蔬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四十一卷目录

 蔬部汇考
  尔雅〈释器 释天〉
  汉书〈食货志〉
  贾思协齐民要术〈杂说 芜菁菘葵蜀芥咸菹法〉
  段成式酉阳杂俎〈广知〉
  郭橐驼种树书〈种各种菜〉
  左更五星图
  宋史〈天文志〉
  林洪山家清供〈山家三脱 满山香〉
  云林遗事〈雪盦菜〉
  王世懋瓜蔬疏〈全〉
  本草纲目〈五辛菜〉
  高濂遵生八笺〈三和菜 蒜菜 乾闭瓮菜 撒拌和菜 倒纛菜 蒸乾菜 腌盐菜 造谷菜法 黄芽菜 野蔌类〉
大清会典〈内务府会计司〉

草木典第四十一卷

蔬部汇考

《尔雅》释器

菜谓之蔌
〈注〉蔌者菜茹之,总名见诗。〈疏〉大雅韩奕云:其蔌维何维笋。及蒲毛诗传云:蔌菜殽也是矣。

释天

蔬不熟为馑。
〈注〉凡草菜可食者,通名为蔬。〈疏〉李巡曰:可食之菜,皆不熟为馑。

《汉书》食货志

菜茹有畦,瓜瓠果蓏殖于疆埸。
〈注〉师古曰:茹所食之菜也,畦区也。

《贾思协齐民要术》杂说

古人云:耕锄不以水旱息功,必获丰年之收。如去城郭近务,须多种瓜菜茄子等。且得供家有馀,出卖只如十亩之地灼然。良沃者选得五亩,二亩半种葱,二亩半种诸杂菜。似邵平者,种瓜萝卜。其菜每至春二月内,选良沃地二亩。熟种葵莴苣作畦,栽蔓菁收子。至五月六月,扷诸菜先熟者。并须胜衰亦收子。讫应空閒地种蔓菁莴苣萝卜等。看稀稠锄其科。至七月六日十四日,如有车牛尽割卖之。如自无车牛,输与人。即取地种秋菜葱。四月种萝卜,及葵六月种蔓菁。七月种芥,八月种瓜,二月种如拟种瓜四亩留,四月种并锄十遍。蔓菁芥子并锄两遍,葵萝卜锄三遍,葱但培锄四遍。白豆小豆一时种齐熟,且免摘角但能依此方法,即万不失一。〈扷音奥〉

芜菁菘葵蜀芥咸菹法

收菜时,即择取好者,菅蒲束之。作盐水,令极咸于盐水中。洗菜即内瓮中,若先用淡水洗者。菹烂其洗菜盐水,澄取清者泻著瓮中。令没菜肥即止,不复调和。菹色仍青,以水洗去咸汁。煮为茹,与生菜不殊。其芜菁蜀芥二种,三日抒出之粉。黍米作粥,清捣麦面䴷作末绢,筛布菜一行,以䴷末薄坌之。即下热粥,清重重如此,以满瓮为限。其布菜法每行必茎叶颠倒安之旧盐汁,还泻瓮中。菹色黄而味美。作淡菹,用黍米粥清及麦䴷末,味亦胜。〈䴷音桓〉

《段成式酉阳杂俎》广知

檐下滴菜,有毒菫黄花,及赤芥杀人。
十月食霜菜,令人面无光。
三月不可食陈菹。

《郭橐驼种树书》种各种菜

茄子开花时,取叶布过路,以灰围之,结子加倍。谓之嫁茄。
种香菜,常以洗鱼水浇之。则香而茂。
种茄子时,初见根处,劈开纳硫一星。以泥培之,结子倍多。其大如盏,味甘而益人。
菠薐过月朔,乃生今月初一二间。种与二十七八间,种者皆过来月。初一乃生验之,信然。盖菠薐国菜生菜种之不拘时,才尽即下种,亦便出谚云:生菜不离园,以不时而出也。
香菜与土龙朏不得。用粪浇浇则不香,只以沟泥水、米泔汁,浇之佳。
茭苩根逐年移动,生者不灰。甜瓜生者以鲞鱼骨插顶上,则蒂落而易熟。
冬瓜正月晦日傍墙区种之,围三寸深五寸,著粪种之。
种韭之畦,欲深下水和粪。初岁惟一剪,每剪即加粪。惟深其畦,为容粪也。
茄著五叶,因雨栽之。
种萝卜宜沙壖地。五月犁五六遍,六月六日种锄不厌多。稠即少种。
种芋根欲深斲,其叶以覆其上。旱则浇之,有草锄去之。
种枸杞法,秋冬间收子于水盆中,挼取曝乾。春熟地作畦,畦中去五寸土,勾作垄。垄中缚草,稕如臂长。与垄等即以泥涂草,稕上以枸杞子布于泥上。以细土盖令遍。又以烂牛粪一重,又以土一重令畦平。待苗出水,浇堪吃便剪。
又法枸杞,可以插种。

左更五星图


《宋史》天文志

左更五星,在娄东,亦秦爵名,山虞之官,主山泽林薮竹木蔬菜之属,亦主仁智。占同右更。

《林洪山家清供》山家三脱

笋小蕈枸杞菜油炒作羹,加胡椒尤佳。赵竹溪密,夫酷嗜此。或作汤饼,以奉亲。名三脱面,尝有诗云:笋蕈初萌杞药纤,然松自煮供亲严。闻人食肉何曾鄙,自是山林滋味甜。蕈亦名菰。

满山香

陈习庵埙学圃诗云:只教人种菜,莫误客看花。可谓重本而知山林味矣。薛氏曰:黄山谷赞菜。有云:可使士大夫知此味,不可使一民有此色。诗与文虽不同,而忧时之意则无以异。一日煮油菜羹,自以为佳品。偶郑渭滨师,吕至洪乃曰:予有一方为献,只用茴萝椒炒为末,贮以葫芦煮菜。少沸乃与熟油酱同下,急覆之。而满山已香矣。试之果然,名满山香。比闻汤将军孝信。盦菜不用水,只以油炒。候得汁,和以酱料盦熟。自谓香品过于,禁脔汤武士也。而不嗜杀异哉。

《云林遗事》雪盦菜

雪盦菜用春菜心少留,叶每科作二段,入碗内以乳饼厚切片,盖满菜上。以花椒末于手心,揉碎掺上椒。不须多以纯酒入盐,少许浇满碗中。上笼蒸菜熟烂啖之。
《明王世懋瓜蔬疏》西瓜
西瓜古无称。云:金主征西域得之。洪皓自燕中㩦归,然瓜中第一美味。而种遍天下,不应晚出异。方之物乃尔吾地。以蒋福栅桥二处为绝品。然家园中所种色,青白而作枕样者便佳,不必蒋栅也。
甜瓜

甜瓜以香而小者为第一。作黄绿二色,岂即邵平所种五色子母瓜耶。今凉州塞外,作乾条遗远人。味极甘,当是此种。若南瓜虽有奇状,殊色仅堪煮食。酷无意,味而更与羊食忌,是可废。
王瓜

王瓜出燕京者最佳。其地人种之火室中,逼生花叶。二月初即结小实,中官取以上供。唐人诗云:二月中旬已进瓜,不足为奇矣。又一种秋生者亦佳,吾土俱宜闽中,二三月间食入,夏枯矣。
菜瓜

瓜之不堪生啖,而堪酱食者曰菜瓜。圆者如甜瓜,长者如王瓜,皆一类也。以甜酱渍之,为蔬中佳味。
冬瓜

天下结实大者无若冬瓜,味虽不甚佳。而性温可食。
丝瓜

丝瓜北种为佳。以细长而嫩者为美,性寒无毒。有云:多食之能痿阳。北人时啖之,殊不尔然。用其蒂可治小儿痘汁,滴瓶中能消痰火,其凉可知矣。
锦荔枝

吾地有名锦荔枝者,外作五色蜂窠之状。内子如鳖虫。人甚恶之不知,闽广人以为至宝。去实用其皮肉,煮肉味殊苦。广人亦为凉,多子。京师种摘,而自供食。往在泉州,见城中遍地植之。名曰苦瓜,形稍长于此种耳。
匏子

匏子瓜类也,大而匾者可食。小而长作细腰者可玩。种类颇多,偶得佳者,不啻珍品。瓠子匏类也,形稍长。锐上丰下味似胜之。唐郑珣瑜所谓:亦去毛烂,黄熟拗折项,此物也。


韭最获利,且宜吾地。冬尽春初,韭黄真佳味。但吾奉道不食耳。


芥多种以春不老为第一。北京为上,南京次之,吾地不逮也。芥之有根者,想即蔓菁。京师大而脆为蔬中佳味,㩦子归种之。城北而能生,尚小已。竟如之,然移植他所辄不如初。谓是北种比入闽,则其地遍生。然蔓菁菜云:是诸葛武侯所种是也。
箭杆菜 黄芽菜

古人食菜必曰:葵王右丞清斋,折露葵是也。乃今蔬品竟无称葵,不知何菜当之。又所重曰:秋末晚菘亦竟无定说,即尔雅翼。亦难凭也,大都今之冬菜。如郡城箭杆菜之类,皆可称菘。箭杆虽佳,然终不敌。燕地黄芽菜可名,菜中神品。其种亦可传,但彼中经。冰霜以籧庐覆之。叶脱色改黄而后成。此却不宜耳。
瓮菜

瓮菜空中而味脆,独南京有之。可以种盆中,㩦归取食,入地则不生。


魏文贞公好食芹,世以比曾晰之。羊枣然,今南北两京芹皆长数尺,而味绝佳。何必文贞始嗜,盖芹本水际野植,而独两京种之。老圃故佳,想取植之,亦得尔耳。
莴苣

莴苣绝盛于京,口咸食脆美。即旋摘烹之,亦佳。
菠菜 莙荙菜

菠菜北名赤根菜之凡品,然可与豆腐并烹。故园中不废,若莙荙菜,俗名甜菜者,菜斯为下矣。
萝卜

萝卜须长而白如雪,甜而消如梨者,乃称绝品。南北两京多圆而大赤色,虽佳味殊不敌也。
胡萝卜 胡荽

胡萝卜独常熟为佳,然酷非余所须。若胡荽味苦,无当而在五荤之内,不植吾圃中可也。
葱 蒜 薤

葱蒜薤与韭虽俱五荤,而为人所常用。薤性稍平,江浙多有之。吾地少亦可不种。
薯蓣

薯蓣本山中野植,与黄独同类。故名山药,然独保定怀庆,诸处为佳。闽浙多作红色,而味不甘糯,吾地种美恶在两种间,亦不可废。


芋古名蹲鸱,吾土最佳。有水旱紫白二种,旱者不可食,此地若种之,得法,有十斤者。
香芋 落花生

香芋落花生产嘉定,落花生尤甘。皆易生物可种也。
甘露子

甘露子如耳环,酱食之脆美亦别。方之产吾地可种。


苋有红白二种,素食者便之。肉食者忌与鳖共食。一种野生,及马齿苋俱堪食。
荠菜 枸杞苗 五加皮 菊苗

百草中可食者最多,荠菜枸杞苗,五加芽草中之美味。菊苗亦佳,大抵摘野蔬入馔,尤觉趣耳。
藜蒿

藜蒿多生江岸,九江诸处,采卖至于数百,石船装之。远货吾地,亦自不乏。


芡一名鸡头,果中之美味。而最补益人,然独杭州多而佳,京师产者形如刺猬,而有粳糯糯而大者,味胜。杭产吾地俱不宜,然勤种之,鲜摘亦胜。


菱即芰也而多种,有红、有绿、有深水、有浅水、有角、有腰、而产于郡城者,曰哥窑。荡产于昆山者曰娄县。皆佳,甚须其种种之。
茭苩

茭苩以秋生吴中,一种春生曰吕公。茭以非时为美。初出时,煮食甜软。据尔雅翼曰:菰即菰蒋之类。曰:菰首者,即今之茭苩也。又有黑缕如黑点者,名乌郁。今茭中有之。余所种仅秋生者耳。然菰实有米,而今茭苩未闻有之,或者野茭乃生米也。
茨菰

茨菰古曰:凫茨种浅水中,夏月开白花。秋冬取根食,味亚于香芋。
荸荠

荸荠方言曰:地栗亦种浅水吴中最盛。远货京师为珍品,色红嫩而甘者为上。


莲房之大者名百子,莲藕则白。莲单瓣者,乃生高邮。宝应第一,吴中亦佳。吾土仅供玩耳。


莼以张陆所誇,遂为吴中口实。然实不佳,且非池塘间物也。
蒲笋 芦笋

蒲笋芦笋皆佳味,而蒲笋尤佳。吾地人乃不知取食耳然。种蒲者多间取之,苦不成笋。岂其种别耶。
《本草纲目》五辛菜集解
李时珍曰:五辛菜乃元旦立春,以葱、蒜、韭蓼、蒿芥辛辣之菜,杂和食之。取迎新之义,谓之五辛盘。
气味

辛温无毒
李时珍曰:热病后食,多损目。
主治

陈藏器曰:岁朝食之助发,五脏气常食,温中去恶气。消食下气。

《高濂遵生八笺》三和菜

淡醋一分,酒一分,水一分,盐甘草调和。其味得所煎,滚下菜姜丝橘皮丝各少许,白芷一二小片,糁菜上。重汤顿,勿令开至熟食之。

蒜菜

用嫩白冬菜切寸段,每十斤用炒盐。四两每醋一碗,水二碗,浸菜于瓮内。

乾闭瓮菜

菜十斤,炒盐四十两,用缸腌菜。一皮菜一皮盐,腌三日。取起菜入盆内,揉一次。将另过一缸,盐澛收起。听用又过三日,又将菜取起,又揉一次。将菜另过一缸留,盐汁听用如此。九遍完入瓮内,一层菜上,洒花椒小茴香一层。又装菜如此,紧紧实实装好。将前留起菜澛,每坛洨三碗泥起,过年可吃。

撒拌和菜

将麻油入花椒,先时熬一二滚,收起。临用时,将油倒一碗入酱油、醋、白糖些少,调和得法。安起凡物用油拌的,即倒上些。少拌吃绝妙,如拌白菜豆芽水芹,须将菜入滚水焯熟。入清水漂著,临用时榨乾拌油方吃。菜色青翠不黑,又脆可口。

倒纛菜

每菜一百斤用盐,五十两腌了入坛装。实用盐卤调毛灰,加乾面糊口上。摊过封好,不必草塞。

蒸乾菜

将大窠好,菜择洗净乾入沸汤内。焯五六分熟,晒乾用盐酱莳。萝花椒砂糖橘皮同煮,极熟。又晒乾,并蒸片时以磁器收贮,用时著香油。揉微用醋,饭上蒸食。

腌盐菜

白菜削去根,及黄老叶洗净控乾。每菜十斤,用盐十两甘草,数茎以净瓮盛之。将盐撤入菜丫内,摆于瓮中。入莳萝少许,以手按实至半瓮。再入甘草数茎候满瓮。用砖石压定。腌三日后,将菜倒过,扭去卤水,于乾净器内另放。忌生水,却将卤水浇菜内。候七日依前法,再倒用新汲水。渰浸仍用砖石压之,其菜味美。香脆。若至春间,食不尽者,于沸汤内焯过,晒乾收之。夏间将菜温水浸过,压乾入香油。拌匀以磁碗盛于饭上,蒸过食之。

造谷菜法

用春不老菜薹去叶,洗净切碎如钱眼子。大晒乾水气,勿令太乾以姜丝,炒黄豆瓣,每菜一斤。用盐一两,入食香。相停揉回,卤性装入罐内,候熟随用。

黄芽菜

将白菜割去梗,叶止留菜心。离地二寸许,以粪土壅平。用大缸覆之,缸外以土密壅。勿令透气,半月后取食,其味最佳。黄芽韭姜芽,萝卜芽川芎芽其法。亦同。

野蔌类

余所选者与王西楼远甚。皆人所知可食者,方敢录存。非王所择,有所为而然也。
黄香萱

夏时采花洗净,用汤焯拌。料可食,入熝素品如豆腐。之类极佳。凡欲食此野菜品者,须要采洗洁净。仍看叶背心科,小虫不令误食。先办料头,每醋一大酒,钟入甘草末三分。白糖霜一钱,麻油半盏,和起作拌菜。料头或加捣姜些少,又是一制凡花菜采来,洗净滚汤焯起,速入水漂一时,然后取起榨乾,拌料供食。其色青翠不变,如生且又脆嫩不烂,更多风味。家菜亦如此法,他若炙煿作齑,不在此制。
甘菊苗

甘菊花春夏旺。苗嫩头采来,汤焯如前法,食之以甘草、水、和山药粉。拖苗油煠,其香美佳甚。
枸杞头

枸杞子嫩叶,及苗头采取如上食法。可用以煮粥,更妙。四时惟冬食子。
菱科

夏秋采之,去叶去根惟留梗上,圆科如上法。熟食亦佳,糟食更美,野菜中第一品也。
莼菜

四月采之,滚水一焯。落水漂用,以姜醋食之。亦可作肉羹亦可。
野苋菜

夏采熟食,拌料炒食俱可。比家苋更美。
野荸荠

四时采嫩者,生熟可食。
野萝卜

叶似萝卜,可采根苗熟食。
蒌蒿

春初采心,苗入茶最香。叶可熟,食夏秋茎可作齑。
黄连头

即药中黄连,采头盐腌晒乾,入茶最佳。或以熟食亦美。
水芹菜

春月采取,滚水焯过。姜醋麻油拌食香甚,或汤内加盐,焯过晒乾,或就入茶供亦妙。
末利叶

末利花嫩,叶采洗净,同豆腐熝食绝品。
鹅脚花

采单瓣者可食,千瓣者伤人。汤焯加盐,拌料亦可。漉食如入瓜,齑炒食俱可,春时食苗。
栀子花〈一名薝卜〉

采花洗净,水漂去腥,用面入糖,盐作糊,花拖油煠食。
金豆儿〈即决明子〉

采豆汤焯可供茶料,香美甘口。
金雀花

春初采花盐,汤焯可充茶料,拌料亦可供馔。
紫花儿

花叶皆可食。
香椿芽

采头芽汤焯,少加盐晒乾。可留年馀,以芝麻拌。供新者可入茶,最宜炒面,筋食佳熝,豆腐素菜无一不可。
蓬蒿

采嫩头二三月中,方盛取来,洗净加盐。少腌和粉作饼,油煠香美可食。
灰苋菜

采成科熟食,煎炒俱可。比家苋更美。
桑菌 柳菌

俱可食,采以同素品熝食。
鹅肠草〈粗者是〉

采可焯,熟拌料食之。
鸡肠草

同上食
绵絮头

色白,生田埂上。采洗净,捣如绵,同粉面作饼食。
荞麦叶

八九月采,初出嫩叶熟食。
西洋太紫

七八月采叶,熝豆腐妙品。
藦菇

采取晒乾生食,作羹美不可言。素食中之佳品也。
竹菇

此更鲜美,熟食无不可者。
金莲花

夏采叶梗浮水面,汤焯姜醋油拌食之。
天茄儿

盐焯供茶,姜醋拌供馔。
看麦娘

随麦生陇上,春采熟食。
狗脚迹

生霜降时,叶如狗脚采以熟食。
斜蒿

三四月生小者,全科可用大者,摘嫩头汤中焯过,晒乾食时,再用汤泡料拌食之。
眼子菜

六七月采生水泽中,青叶紫,背茎柔滑,细长数尺,采以汤焯熟食。
地踏菜

一名地耳。春夏中生雨中。雨后采用,姜醋熟食,日出即没而乾枯。
窝螺荠

正二月采之熟食。
马齿苋

初夏采沸汤焯过,晒乾冬用旋食。
马兰头

二三月丛生,熟食又可作齑。
茵陈蒿〈即青蒿儿〉

春时采之,和面作饼炊食。
雁儿肠

二月生如豆芽菜,熟食生亦可食。
野茭苩菜

初夏生水泽傍,即茭芽儿也熟食。
倒灌荠

采之熟食,亦可作齑。
苦麻薹

三月采用叶,捣和面作饼食之。
黄花儿

正二月,采熟食。
野荸荠

四时采,生熟可食。
野绿豆

叶茎似绿豆,而小生野田,多藤蔓,生熟皆可食。
油灼灼

生水边,叶光泽,生熟皆可食。又可腌作乾菜蒸食。
板荞荞

正二月采之,炊食三四月,不可食矣。
碎米荠

三月采止,可作齑。
天藕儿

根如藕,而小炊熟作藕菜,拌料食之。叶不可食。
蚕豆苗

二月采为茹,麻油炒下盐,酱煮之,少加姜葱。
苍耳菜

采嫩叶洗焯,以姜盐苦酒拌食,去风湿,子可杂米粉为糗。
芙蓉花

采花去心蒂,滚汤泡一二次。同豆腐,少加胡椒,红白可爱。
葵菜〈此蜀葵丛短而叶大性温〉

采叶与作菜羹,同法食。
丹桂花

采花晒以甘草、水和米舂粉作糕,清香满颊。
莴苣菜

采梗去叶,去皮寸切,以滚汤泡之。加姜油糖醋拌之。
牛蒡子

十月采根洗净,煮毋太甚,取起搥碎,匾压乾。以盐酱萝姜椒熟油诸料,拌浸一二日。收起焙乾,如肉脯味。
槐角叶

采嫩叶细净者捣为汁,和面作淘。以醯酱为熟齑食。
椿树根

秋前采根捣筛,和面作小面块,清水煮服。
百合根

采根瓣晒乾,和面作汤,饼蒸食甚,益气血。
括蒌根

深掘大根,削皮至白寸。切水浸一日,一换至五七日。后收起捣为浆末,以绢滤其细浆。粉候乾,为粉和粳米为粥,加以乳酪食之,甚补。
雕菰米

雕菰即今胡穄也。曝乾砻洗造饭,香不可言。
锦带花

采花作羹,柔脆可食。
菖蒲

石菖蒲白朮煮为末,每一斤用山药三斤,炼蜜水和入面内,作饼蒸食。
李子

取大李子剜去核,用白梅甘草泡滚汤焯之,以白糖和松子榄仁研末,填入甑上,蒸熟食之。
山芋头

采芋为片,用榧子煮过去苦。杏仁为末,少加酱水,或盐和面将芋片,拖煎食之。
东风荠〈即荠菜也〉

采荠一二升,洗净入淘米三合水、三升生姜、一芽头搥碎,同入釜中。和匀上浇麻油一蚬壳,再不可动以火煮之,动则生油气。也不著一些盐醋,若知此味,海陆八珍皆可厌也。
玉簪花

采半开蕊,分作二片或四片。拖面煎食,若少加盐,白糖入面,调匀拖之味甚香美。
栀子花〈又一法再录〉

采半开花矾,水焯过。入细葱丝大小,茴香花椒红曲黄米饭研烂,同盐拌匀,腌压。半日食之,用矾焯过,用蜜煎之,其味亦美。
木菌

用朽桑木樟木楠木截成一尺长段,腊月扫烂叶。择肥阴地和木埋于深畦,如种菜法。春月用米泔水浇灌,不时菌出,逐日灌以三次,即大如拳。采同素菜炒食,作脯俱美。木上生者且不伤人。
藤花

采花洗净,盐汤洒拌匀入甑,蒸熟晒乾。可作食,馅子美甚。荤用亦佳。
江荠

生腊月生熟皆可食。花时勿食,但可作齑。


采苗茎洗净,熟蒸食加盐料。紫色者味佳。
牛膝

采苗如剪韭法,可食。
湖藕

采生者截作寸块,汤焯盐腌。去水葱油少许,姜橘丝大小,茴香黄米饭研烂,细拌荷叶包,压隔宿食之。
防风

采苗可作菜食,汤焯料拌极去疯。
芭蕉

蕉有二种,根粘者为糯。蕉可食取根。切作手大片子,灰汁煮令熟去。灰汁又以清水煮,易以二次,令灰味尽取压乾。以盐酱大小茴香花胡椒乾,姜熟油研拌。蕉根入缸钵中,腌一二日,取出少焙略,敲令软食之。全似肥肉。
水菜

状似白菜。七八月间生田头,水岸丛聚色,青汤焯酱煮可食。
莲房

取嫩者,去皮子并蒂入灰,煮又以清水煮,去灰味。同蕉脯法,焙乾石压,令匾作片食之。
苦益菜〈即胡麻〉

取嫩叶,作羹大甘脆清。
松花蕊

采去赤皮,取嫩白者蜜渍之。略烧,令蜜熟,勿太熟极香脆美。
白芷

采嫩根蜜渍糟,藏皆可食。
防风芽

采芽如胭脂色者,如尝菜料拌食之。
天门冬芽 川芎芽 水藻芽 牛膝芽菊花芽 荇菜芽

同上拌料熟食
水苔

春初采嫩者,淘择令极净。更要去沙石虫子,以石压乾。入盐油花椒切韭芽,同拌入瓶,再加醋姜食之,甚美。又可油炒,加盐酱亦善。
蒲芦芽

采嫩芽切断,以汤焯布裹压乾,加料如前,作鲊妙甚。
凤仙花梗

采梗肥大者,去皮削令乾净,早入糟午间食之。
红花子

采子淘去浮者,碓内捣碎入汤。泡汁更捣,更煎汁锅内沸,入醋点住绢挹之,似肥肉入素供极精。
金雀花

春初开形状,金雀朵朵可摘。用汤焯,作茶供。或以糖霜油醋拌之,可作菜甚清。
寒豆芽

用寒豆淘净,将蒲包趁湿包裹。春冬置炕傍,近火处,夏秋不必日以水喷之,芽出。去壳洗净,汤焯入茶。供芽长,作菜食。
黄豆芽

大黄豆如上法,待其出芽些少许,取起淘去壳。洗净煮熟,加以香蕈橙、丝木耳、佛手柑丝拌匀。多著麻油糖霜,入醋拌供美甚。

大清会典内务府会计司

凡设立菜园于额丁。内选堪用者为园头,并园头,本身共丁五名。给种菜田十九晌口粮田,各五晌牛,二头蒲帘,一百二十五件夹篱帐,菽秸三千五百束,所纳菜蔬免徵一季。
凡菜园均分于各浑,托和照浑。托和进米次序。备菜以供
内用每包衣,大各值二日供应。
康熙二十年题准各处园地,每年委包衣大。二员专管亲验取给会计司,按月查核。若于定额外,浮取。及将所送之物,不即收领。与收取不堪用等弊发觉者,将专委管理之包衣大治罪。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四十二卷目录

 蔬部艺文一
  谢敕赉河南菜启     梁简文帝
  菜羹赋          宋苏轼
  菜薖六器言说      元陈祖仁
  爱菜说          明杨澄
  茹菜轩记          洪初
  宝菜轩记         陈继儒
  菜根堂记          吴颖
 蔬部艺文二〈诗〉
  园官送菜         唐杜甫
  咏废畦           前人
  题张处士菜园        高适
  偶圃小园因题      宋王禹偁
  课畦丁灌园         范浚
  和孙奉议送菜诗      黄庭坚
  秋蔬            张耒
  种菜           刘子翚
  蔬圃            朱熹
  菜圃           杨万里
  理蔬            前人
  菜〈二首〉        范成大
  野菜〈五首〉        陆游
  咏赵尉送菜         方岳
  课园夫          葛长庚
  蔬食谱〈二十首〉     陈达叟
  野菜笺〈二十二首〉   明屠本畯
  咏画菜           任道
  菜薖为永嘉余唐卿右司赋   徐贲
  新治圃成          袁凯
  命僮            胡翰
  菜薖为余唐卿赋      释道衍
 蔬部选句
 蔬部纪事
 蔬部杂录
 蔬部外编

草木典第四十二卷

蔬部艺文一

《谢敕赉河南菜启》梁·简文帝

海水无波来,因九译周原。泽洽味备百羞尧,韭未俦姬歜非喻。

《菜羹赋》宋·苏轼

东坡先生卜居南山之下,服食器用。称家之有无,水陆之味。贫不能致煮蔓菁,芦菔苦荠而食之。其法不用醯酱,而有自然之味。盖易而可常,享乃为之赋。其辞曰

嗟余生之褊迫,如脱兔。其何因。殷诗肠之转,雷聊禦饿而食陈,无刍豢以适口。荷邻蔬之见分,汲幽泉以揉。濯抟露叶与琼,根爨铏锜以膏油泫。融液而流津适,汤濛如松风。投糁豆而谐,匀覆陶甄之穹,崇罢揽触之,烦勤屏醯酱之厚味。却椒桂之芳辛。水耗初而釜治火。增壮而力均,滃嘈杂而廉清。信净美而甘,分登盘盂而荐之具。匕箸而晨飧,助生肥于玉池。与五鼎其齐珍,鄙易牙之效。技超傅说而策勋,沮彭尸之爽惑。调灶鬼之嫌,嗔嗟丘嫂其自隘陋,乐羊而匪人先生。心平而气和,故虽老而体胖。忘口腹之为累,似不杀而成仁。窃比子,于谁欤葛天氏之遗民。

《菜薖六器言说》元·陈祖仁

余子治圃,城南屋其中曰:菜薖蕖轩先生,既铭之祖。仁复铭其器六,以余子之治圃也。其蓺菜也必以锄铭,其锄曰:垦而植本,斯立培。而垕糵斯茂,衡深浅毋尔。苟既蓺矣。其灌之也。必以瓮铭其瓮曰:泉之容伊德之,充泉之吐。伊泽之溥,其繘勿羸。其洁勿隳,勿事乎桔槔之机。既灌矣。而草害焉芟之,必以刃铭。其刃曰:恶草之滋,资女以剪夷。弗剪而夷,则茅塞其蹊。草去矣,菜丰矣。采之必以筐,铭其筐曰:掇其美毋以下体,敛其实。勿满而溢,虚而受之。乃其德左之,右之慎尔。执采而得之,芼之必以釜荐之。必以盘铭,其釜曰:溉于斯烹于斯,我有旨。蓄甘如饴。彼鼎食者殆。而铭其盘曰:脂弗我污兮,膻弗我慕兮,惟味道之助兮。铭已余子曰:噫子善铭吾器切于物,奥于理。其足为吾重乎,请书之菜。薖以继蕖轩之,作于是乎书。

《爱菜说》明·杨澄

盈天壤间皆物也。物各有所取,人各有所爱。古有爱莲者,有爱菊者,又有爱牡丹者,是皆因物性相类。玩之以适情焉。至于予独无所爱乎。所爱者,何亦惟菜而已。彼菜之为物,不择地而产,不因粪而滋,不枝以蔓丛生,密比如鳞,不妖以艳。孤立雅素似朴,其色青白,白而不污。非姚黄魏紫之可以动人,其味苦,淡淡而不厌。非牛羊犬豕之可以适口,当彼王公大人,列九鼎,罗八珍。此物可有而不可无,贫儒俗士一箪食一豆羹,此物可多而不可少。是贵者爱之,贱者亦爱。之贫者爱之富者亦爱之回视莲之爱周菊之爱,陶世人之爱牡丹,不亦拘乎。且菊隐逸之,陶爱之莲,君子之周爱之继此,爱菊爱莲者谁欤牡丹花之富贵者也。爱之者众无怪其然,予非恶。彼古人之爱,而反爱此菜。诚以菜之产,也不择地。有似予之,苟安不粪滋,有似予之寡合不枝蔓,有若予之愚直不妖艳,有若予之朴素色青白而不污。可以励予之廉,隅味苦淡而不厌。可以助予之清苦,是故无贵、无贱、无贫、无富菜之所存食之。所存也随取,而有随用。而足非若倾国之色,刍豢之味。可贵而不可贱,可富而不可贫,倚于一偏不常有。而且多也,予故爱之深。而嗜之不已,朝斯夕斯接之于目。警之于心,资之以养,生延龄,清神寡欲,节镇大夏刘公知予酷好此菜,也命工图之以示予,予亦爱此图。不忍卷而怀之侈,其说乐与士大夫同事者,共噫吁嚱。同予爱者何人,倘肯同予爱不可不知。此味不可使黎民有此色,汪信民曰:人常咬得菜根,断则百事。可做旨哉斯言。

《茹菜轩记》洪初

维秋九月,乐平邑学以例当试。诸生业予以衰眊。邑大夫张侯俾司,其事粤。明日延予至茹菜轩,视其阑槛。四周畦蔬繁殖,晚菘早韭菁菁焉。蘼蘼焉,沾润灌溉聚诸生列于轩外,日用饮食之,需靡不于是,取给而非他有所求也。盖其所奉者,薄而所养者,厚矣。予闻黄太史之言,曰:菜也者,士大夫不可不知此味。而民不可有此色者,旨哉言乎。今士大夫惓惓以菜名,其退食之。所其知此味也,欤其欲民之无,此色欤何其好之。至说之深嗜之,而不厌且弃。也谓非节用,而能知爱者能如是乎。是故俭者,君子所以养德者也。养其德,则清心寡欲。以为立事之本,盖俭与奢对俭,则有节制。奢则必至于肆,故曰:与其奢也。宁俭圣人,所以矫其弊也。惟饮食之节,取其适口充腹。膏粱膳羞之味,不必动其念。则君子之所养,未有不由于俭,而致也巳。大夫之尹是邑,经事综物得撙,节爱养之。宜澹泊,自甘简直有礼。其守己也洁,其待宾也真蔬。盘粥盂晨夕,取适未尝有待于外,以心相感,而同列效慕以身。率先而下民,丕变官给食费。犹不为己。私佣工以成舆梁,以惠行者较之,郑大夫以乘舆济人曷足多哉。由是而观,大夫之平居,守俭约而不侈口。体之奉既达矣。尤能节浮,靡以爱利为心,则其蕴蓄之久,一旦发于事。为足以验其实矣。吁君子哉,若人其能咬菜根者也,故建立事功表暴若此。邦人唶唶所称也,为宜予乃始终举先民之说,以告之则知菜之为说。虽微而有资于人道,也亦大矣。请书以为记。

《宝菜轩记》陈继儒

吴长卿官滦州刺史,仅六月当辽左军兴。悉索敝赋,莫能支以彊。直节省得罪,去移倅德安郡,郡圃萧然构新。斋三五楹读书其中。馀地种菜,鲜鱼甘膴壹似野叟,田庚之挈,罂灌畦者,陈子闻而高之曰:吴子贫矣,惫矣。长卿曰:人生衣食裁足已。厚幸又薄,有官俸以供俯仰不谓贫。新斋适成客,赠花、赠鹤、赠数种书。门生问:字剪霜茎烟甲,共享之不谓惫。昔韩晋公一吏冥司敕,主人间食料三品以上。日支五品以上,而有权位。旬支六品至九品季支料几何。此鬼神所不甚,吝飞而食肉者,所不暇争也。舜糗草孔饭蔬,闵含簌范断齑周颙之早。韭晚菘蔡撙之紫茄,白苋即圣贤豪杰皆然。况吾侪何人。而敢望五侯鲭郎官鲙乎。吾尝笑,何曾不食。大官所设滋味过于王者,李赞皇丹砂宝玉杂投胾羹,此复何乐。亦复何味。遂至罨入,五欲瓮中,几老死不得出。二公有知悔,不作宝菜轩主人耳。长卿才甚奇书,甚博胸中。甲兵甚富,而能性安。藿食若将终身颇得迁吏,吏隐之乐。昭烈谓,张桓侯云:吾岂种菜者耶。长卿笑而不答。

《菜根堂记》吴颖

戊戌夏六月,予抵潮时。海舰初解,援兵四集。未散居民之居,而尽有其地。盖潮自郝帅之,变焚略无算迨兵至。而加甚焉。势则然也。邑井萧然,细民欲乞一种菜之区,而不可得。予性素俭,索蔬菜猝无以应,久之有持数茎进者,询所从来。云购自乡民,去郭可二十里问。其值云斤约三缗,吁嘻潮之,穷困至此乎。即一菜可知巳郡署有隙地,为前守牧圉之所。马去地荒不治。予稍暇,则呼童子乞一长镵芟,去瓦砾,疏理土膏,布菜种。其上又近井汲水,灌良。易不数日而蓊然,青葱在望。煮而食味甚甘美,心颇安之。童子亦荷锄无倦色。予家在四千里外,甲己以后,尝有志于耕凿。自老而今,司牧海东乃恋恋,此菜根不置。予其无愧于老圃也,夫因取菜根而名署之西堂,榜诸楣间若夫古之人咬断菜根之,云何可及哉。何可及哉。

蔬部艺文二〈诗〉

《园官送菜》〈并序〉     唐杜甫

园官送菜,把本数日阙矧。苦苣马齿掩乎,嘉蔬伤小人,妒害君子。菜不足道也。比而作诗。

清晨蒙菜把,常荷地主恩。守者愆实数,略有其名存。苦苣刺如针,马齿叶亦繁。青青嘉蔬色,埋没在中园。园吏未足怪,世事固堪论。呜呼战伐久,荆棘暗长原。乃知苦苣辈,倾夺蕙草根。小人塞道路,为态何喧喧。又如马齿盛,气拥葵荏昏。点染不易虞,丝麻杂罗纨。一经器物内,永挂粗刺痕。志士采紫芝,放歌避戎轩。畦丁负笼至,感动百虑端。

《咏废畦》前人

秋蔬拥霜露,岂敢惜凋残。暮景数枝叶,天风吹汝寒。绿沾泥滓尽,香与岁时阑。生意春如昨,悲君白玉盘。

《题张处士菜园》高适

耕地桑柘间,地肥菜常熟。为问葵藿姿,何如庙堂肉。

《偶圃小园因题》宋·王禹偁

偶营菜圃为盘飧,淮渎祠前水北村。响静连衙鼓响,柴门深近子城门。濛濛细雨春蔬甲,亹亹寒流老树根。从此商于地图上,画工添个舍人园。

《课畦丁灌园》范浚

连筒隔竹度流泉,约束畦丁灌小园。拔薤自须还种白,刈葵辄莫苦伤根。瓜生准拟狸头大,草径堤防马齿繁。努力荷锄当给酒,无令菜把乏朝昏。

《和孙奉议送菜诗》黄庭坚

春蔬照映庾郎贫,遣骑持笼佐茹荤。却得斋厨厌流味,白鹅存掌鳖留裙。

《秋蔬》张耒

荒园秋露瘦韭叶,色茂春菘甘胜蕨。人言佛见为下箸,〈俗言八月韭佛开口〉芼炙烹羹更滋滑。其馀琐屑皆可口,芜菁脆肥姜俎辣。藏鞭雏笋纤玉露,映叶乳茄浓黛抹。己残枸杞只留蘖,晚种莴苣初生甲。南来食鱼忘肉味,久思吾土牛羊茁。软炊一饱老有味,痛饮百壶今不说。蒲团斋罢欠伸时,自觉少年心解脱。

《种菜》刘子翚

傍舍植柔蔬,携锄理芜秽。桔槔勤俛仰,一雨功百倍。朝来绿映土,新叶摇肺肺。牛羊勿践畦,肉食屠尔辈。

《蔬圃》朱熹

花柳绕宅茂,先生在郊居。下帷良已苦,时作带经锄。

《菜圃》杨万里

此圃何其窄,于侬已自华。看人浇白菜,分水及黄花。霜熟天殊暖,风微旆亦斜。笑摩桃竹杖,何日拄还家。

《理蔬》前人

小摘吾犹惜,频来径自成。青虫捕仍有,绿叶蠹还生。贫里犹存灶,霜馀正可羹。窥园未妨学,抱瓮更须营。

《菜》范成大

桑下春蔬绿满畦,菘心青嫩芥薹肥。畦头洗泽店头卖,日暮裹盐酤酒归。


拨雪挑来蹋地菘,味如蜜藕更肥浓。朱门肉食无风味,只作寻常菜把供。

《野菜》陆游

菜把青青间叶苗,豉香盐白自烹调。须臾彻案呼茶碗,盘箸何曾觉寂寥。


老农饭粟出躬耕,扪腹何殊享大烹。吴地四时常足菜,一番过后一番生。


引水何妨蓺芥菘,圃功自古补三农。恨君不见岷山芋,藏蓄犹堪过岁凶。


万里萧条酒一杯,梦魂犹自度邛隈。可怜龙鹤山中菜,不伴峨眉栮脯来。〈栮音耳〉


野蔌山蔬次第尝,超然气压大官羊。放翁此意君知否,要配吴粳晚甑香。

《咏赵尉送菜》方岳

虚老空山学圃翁,荷锄头白雪髼松。芥薹如臂何曾梦,菜脑生筋漫自供。不料官盐苍玉束,绝胜禁脔紫驼峰。更须诗手剪春雨,胜与一番风露胸。

《课园夫》葛长庚

已属畦丁了,都将菜甲耘。数时稽食籍,醢芥又羹芹。

《蔬食谱》陈达叟

本心翁斋居,燕坐玩先天。易对博山炉,纸帐梅花石。鼎茶叶自奉,泊如也客从。方外来竟日,清言各有饥。色呼山童供,蔬馔客尝之。谓无人间烟火气,问食谱。予口授二十品,每品赞十六字,与味道腴者共之。
啜菽
菽豆也,今豆腐条切淡,煮蘸以五味。

礼不云乎,啜菽饮水素,以绚兮,浏其清兮。
羹菜
凡畦蔬根叶,花实皆可羹也。

先圣齐如菜羹,瓜祭移以奉。宾乃敬之至。
粉餈〈餈音慈〉
粉米蒸成加糖曰饴

天官笾人糗,饵粉餈未见君,子惄如调饥。
荐韭
春荐韭,一名钟乳草。

四之日蚤豳,风祭韭。我思古人如兰,其臭。
贻来
来小麦也,今水引蝴蝶面。

贻我来思,玉屑尘细六出,飞花天一生水。
玉延
山药也,炊熟片切渍,以生蜜。

山有灵药,录于仙方。削数片玉渍,百花香。
琼珠
圆眼乾荔也。劈开取实,煮以清泉。

汲金井水,煮琼珠羹蚌胎的皪,龙目精荧。
玉砖
炊饼,方切椒盐糁之。

截彼圆璧,琢成方砖。有馨斯椒,薄洒以盐。
银齑
黄齑白水,姜椒和之。

泠泠水,白剪剪银黄,齑盐风味,牙齿宫商。
水团
秫粉包糖,香汤浴之。

团团秫粉,点点蔗霜。浴以沈水,清甘且香。
玉版
笋也可羹,可菹。

春风抽箨,冬雪挑鞭,淇澳公族,孤竹君孙。
雪藕
莲根也,生熟皆可。荐笾

中虚,七窍不染,一尘岂但爽口。自可观心。
土酥
芦菔也,作玉糁羹。

雪浮玉糁,月浸瑶池。咬得菜根,百事可为。
炊栗
蒸开蜜渍

周人以栗,亦可以贽紫壳。炊开,黄中通理。
煨芋
煨香片切。

朝三暮四,狙公何为。却彼羊羔,啖吾蹲鸱。
采杞
枸杞也可饵,可羹。

丹石累累,绿苗菁菁,饵之羹之。心开目明。
甘荠
荠菜也,东坡有食荠法,且曰:天生此物,为幽人山居之福。

谁谓茶苦,其甘如荠。天生此物,为山居赐。
菉粉
菉豆粉也,铺姜为羹。

碾砐绿珠撒成银,缕热蠲金,石清彻肺腑。
紫芝
荨也,木荨为良。

漆园之菌,商山之芝,湿生者腴,卉生者奇。
白粲
炊玉粒,沃以香汤。

释之叟叟,烝之浮浮。有一箪食,吾复何求。
已上二十品,不必求备。得四之一斯足矣。前五品出经典,列之前筵,尊经也。后十五品,有则具。无则止,或樽酒酬酢畅叙。幽情但勿醺酣,恐俗此会诗咏。采蘋礼,严祭菜涧,溪沼沚之。毛可羞王公,可荐鬼神,以之待宾。谁曰:不宜第,未免贻笑。干公膳侯鲭之家,然不笑不足为道。彼笑吾,吾笑彼,客辞出门,大笑吾归。隐几亦一笑,手录毕又自笑。目阅过辄一笑,万一此谱。散在人间,世其传笑,将无穷也。
《野菜笺》明·屠本畯按周逸之云:草生大块中,不烦灌溉,而滋蔓长活。萋萋芊芊于淡泊之乡,栖迟而不能为。辱把玩而不能为荣,吾甚赏其言也。夫菜之为物也,名理谈元非此。无以澄其清,素畸人旅寓非此,无以慰其饔。飧病骨癯骸非此,无以养其冲。和击鲜啮肥,非
此,无以解其腥。膻由是清虚,藉以日来滓。秽因之日去,信乎。纨绔膏粱遇而不顾,钟鸣鼎食摈而不录也。予四明人也。四明野菜,同于王周,两君者不收。收其异者二十二品,咏之非四明所产者。曰:蘘荷种莳不烦灌溉者。曰:甘菊日露芫荽,灌溉种莳而成。者曰:雪里荭香芋,落花生芋禾蹲鸱。


物生无种,惟菌与芝采之掇之,可以疗饥。南山有蕨,西山有薇与尔,栖迟饱餐是宜。


凿沼如带开畦,若篑种鲋荐。先蓺蔬谋,醉凡今之时,一切征税忧来无方。谁为生计。焉得萱草言,树之背。


有芳者芹,香滑拟莼。薄言采之,于河之漘。甘而美之,相彼野人。相彼野人,欲献至尊。
草决明

惟兹决明有石有草石也。体刚草也,色好葱茜。秋妍幽人所怜,雨中百草烂。死阶下决,明色鲜。
椿芽

香椿,香椿生无花。叶娇枝嫩成杈枒,不比海上大椿。八千岁岁岁人不采,其芽香椿。香椿慎勿哗,儿童扳摘来,点茶嚼之。竟日香齿牙。


可茹,可茹彼美,有薇何以至此。在水之湄,伊谁采之。古也伯夷。


采掇,采掇彼美有蕨。既茹其萁不畏,其蹶勿谓其贱。歉岁可活。
百合

有蘤似莲,有根如蒜,净友不御。酒人所餍,予昔闽中曾燕喜,误向肴烝。一染指,十载不敢亲。皓齿恐荤,胭脂颜色死。
金雀芽

汉武车中黄金雀,飞去多时觅不著。岁久幻出仙草精来,向波臣国里。生波臣国,名金雀树。以此供茶有清趣,尝见吾家老家。督一勺,三日轻勃窣。
甘菊芽

惟南有谷,金水甘惟土有菊。其草仙,惟君子兮,不素餐。老人前日苦头痛,为枕为茶亦不定,夜诵陈琳檄一篇,朝起魏武霍然病。
玉环菜

甘露草生何栏珊,堪缀步摇照玉环。所以因名玉环菜。一嚼萧爽,齿牙间有菜。勿蓺,宋宇圃有果,勿蒸。哀仲梨,宋宇鼎俎。亦多品,借问备员玉环,宜不宜。
薯蓣

谁将薯蓣沙畦植,煮得清泉映白石。但可吟边细细尝,岂应醉后频频食。如姬极知薯蓣清,洗手排当薯蓣羹。总非七子同群饮,堪伴三闾共独醒。
落花生

落花一落蓓蔂成,落花不落蔂不生。人世尽惜花欲落,我愿落花长落蔂。长馨朝来点茶花,片轻香迸磁瓯清。更清卢仝七碗吃不得,无端笑杀落花生。
香芋

东田芋子白如石,西田芋子黄如栗。石白滑流匙栗黄,甜似蜜。我今采石兼采栗,渴可生津饥得力,豪华公子不解餐,翻嫌此芋点茶多气息。
蘘荷

尼父处乡食不彻,姜楚骚有荷著名曰蘘。白者白里,赤者赤穰,通尔神明,啖尔辛芳。
雪里荭

四明有菜名雪里,瓮头旨蓄珍,莫比雪深。诸菜冻欲死,此菜青青荭尤美。吾欲肉食兮,无卿相之腹,血食兮。无圣贤之德,不如且啖。雪里荭还共酒,民对案时求益。
芋禾

山芋青青田,芋软田家藉作。凶年饭芋禾采,采翩其翻。饱食山中,行得远。昨者山人遗一盂,平平之腹,安居诸食之甘。欲献天子共笑,老夫憨且愚。
蹲鸱

歉岁粒米无一收,下有蹲鸱,馁不忧。大者如盎,小如毬。地炉文火煨,悠悠须臾,清香户外,幽剖之。忽然眉破,愁玉脂如肪粉,且柔芋魁芋。魁满载,瓯朝啖一颗。鼓腹游饱餐,远胜烂羊头。何不封汝关内侯。
香楝脑

缘溪楝树翠且环,遥望深深如远。山花如木樨,亦琐碎。香若末利非等閒,溪边岁久树不少。嫩叶丛丛青未了,小君摘此来点茶。浮动清泉香楝脑。
栀子花

给孤园中祗树罗,金粟薝卜兼娑萝。是时金仙开讲席,目观还同鼻观多。一从阿难提奖后,摩登不复兴妖魔。饥餐渴饮不可那,手持应器诸门过。绝似薝卜面与拖,三咽馨香五脏和。
赪桐芽

小雨霏霏红药翻,阶光无地而不艳。颜无日而不开击。如意七尺高之珊瑚,尽碎藏金谷四十里之锦帐。空围佼童方度曲,明月又衔杯劳目。成传手中芍药步,丁东返上宫娥眉。挹清光兮,荏苒味馀韵兮,徘徊。
芫荽

相彼芫荽,化胡㩦来。臭如荤草,脆比菘薹,肉食者喜。藿食者谐,惟吾佛子致谨于斋,或言西域,兴渠别有种。使我罢食而疑猜。

《咏画菜》任道

露芽烟甲曙光寒,紫翠抟香湿未乾。记得花开曾病酒,玉人纤手荐春盘。

《菜薖为永嘉余唐卿右司赋》徐贲

远辞华盖居,来卜山阴宅。乍到俗未谙,久住地旋辟。屋庐尚朴纯,楹桷谢雕饰。高营踞山跗,深甃逗泉脉。檐将狼尾苫,门用鼠筦织。缺垣唯补萝,圯砌总蒙虉。编篱限迩邻,树蘖表殊埸。本来是野性,岂是耽地僻。学圃欲拟樊,为功敢侔稷。宁惜劳外形,自甘食馀力。耕锄限儿课,灌溉当仆役。破块何畇畇,陈器亦畟畟。驾许俗士回,屐向邻翁惜。筐筥织湘材,锹锸铸棠液。卓钁鹰觜利,负蓑猬毛磔。俯仰疲桔槔,沾酒渍袯襫。循畦行策镵,偃林卧攲石。镰披欲芟丘,刈削竟驱砾。值阜即为坡,遇门就成洫。堤崩防密葭,窦隙拒乱棘。地同农亩计,区学井田画。长畛纵复横,曲渠广还窄。接流引馀清,疏沼汇深碧。架桁秋实垂,篱落夏蔓幂。雨露加膏腴,粪土发硗瘠。识种题裹藏,辨类分行植。莳法常按谱,候时即看历。蕨芽拳握紫,姜糵拇骈赤。两合怜蒘,丛生爱铫芅。初迸蛰雷,新薹长春蔌。雀弁茺叶峨,马帚荓茎直。蔩繁微瓞绵,瓠老枯瓣拆。芍苗卷龙须,药干拥牛膝。黄独雪晴收,紫藄露晞摘。阴阶茂菧苨,下田丰菲蒠。捲轮木耳垂,攒刺菱角射。秋茄采更稀,夜韭剪仍殖。芝芳凝海琼,茭郁点池墨。枸杞香可醪,竹菇熟堪腊。石皮被柔藫,土酥脍肥菂。细莼入馔鲈,鲜蒌杂羹鲫。荼苦檗与俦,菘脆冰为敌。菌栌西蜀致,苜蓿大宛得。长萦荇带流,乱簇蔯丝绎。芹效野人献,瓜为天子副。决明才一方,莴苣连数席。璚縻慰渴心,玉延起羸疾。蕈毒笑非喜,芥辛泣讵戚。盘根芋埋壤,脱颖笋穿壁。撷香怜鸡苏,折甘嗜燕麦。粟腐切方圭,乳饼斲圆璧。孕子棕受刳,赘聃石被馘。兔目淘夏槐,鹿角芼腊炙。菁托诸葛呼,巢以元修斥。苋褒蔡守清,薇怨周节逆。邪蒿义所攘,秽荽理堪哑。薄利嘉拔葵,省谤恶遗薏。穷餐齑酸黄,俭啖薤留白。閒情付田园,生意仰膏泽。荚齐翠疑剪,甲拆绿讶擘。掩冉烟际姿,葱茜雨馀色。始掇惜滓染,载涤畏虫螫。新荐或在笾,薄湘亦须鬲。求久渐投醝,致爽遽沃醷。不烦僚友送,敬向先圣释。对屠誇大嚼,燕客忻小摘。柈羞不过三,瓮菹当饫百。未能著蔬经,安敢踰食籍。旨蓄足山厨,素供过香积。用兹卒岁年,庶得勤朝夕。宾魏徐见厌,厄陈颜自怿。洁畚士耻污,造桥盗怀恤。抱瓮忿设机,授书诮求益。纵马因致忧,吞蛭遂亡谪。万钱柳复乞,片金华还掷。仕知吕侄妄,居味郑人识。枕肱仲尼乐,伤指范宣阨。鼎臑固云嘉,食箪亦足适。敷淡分所安,堪味欲易极。毋因口体累,遂使愆民德。

《新治圃成》袁凯

隙壤所自治,剪刜去茏茸。幸无棼秽杂,况此清泉涌。灌滋竟朝夕,勾萌各森耸。青蒲已弥泽,黄瓜方卧垄。春菁向堪把,秋梨日应重。自余通宦籍,职事劳纷冗。禄食虽云美,私心恒自恐。归来得萧茆,采撷聊自奉。且遂丘园乐,永谢承明宠。

《命僮》胡翰

今晨雨新歇,日出东南隅。草树有佳色,当轩散纷敷。欢言命僮仆,治我园中蔬。幸此琴册暇,且复一荷锄。虽有黾勉劳,良足具中厨。但恐恶草长,不治成荒芜。世事每如此,岂敢忘勤劬。

《菜薖为余唐卿赋》释道衍

余君抱奇言,不誇种菜拟学。元修家临溪筑,庐竞诛草傍。路樊圃,多编葭长镵短。钁自成,列不与文笔相交。加畦界,条条任衡缩沟浍。一一随纡,斜种多不减三十品。分苗撒子时,无差灌溉,未能亲抱瓮。设计巧欲为翻车一畦,既传渤海薤五色。更接东陵瓜,新菘脆美。初斫脍嫩,瓠肥白才燖豝马。齿忽惊齐,发苋牛乳。始识骈垂茄芳,心缠丝恶网蛛老。弃画籀忻涎蜗,自能垦土不芜秽,便可应候登柔嘉。长奴芟夷脚自赤,老婢采撷头还髽。不令筐筥混葵藿,反任鼎俎兼鱼虾。莼羹自适颇豪迈,萍齑可办何咄嗟。谁云小摘畏伤指,我欲大嚼尝摇牙。何时㩦杖叩君室,且需木耳并槐芽。苟能真率见情亲,奚鄙酒薄兼尊污。一餐自足饱空腹,岂特姜桂烹鸡驾。丈夫不能知此味,五鼎日食成淫奢。君今措事慕诸葛,蔓菁随处为生涯。

蔬部选句

《晋·左思蜀都赋》:五肉七菜胜掩腥臊。
《唐·刘禹锡赋》:柔蔬傲霜而秀折。
杜甫诗:畦蔬绕茅屋,自足媚盘餐。
韩愈诗:野蔬拾新柔。
宋黄庭坚诗:三径就荒生,计拙,混烦僚友送园蔬。

蔬部纪事

《礼记·月令》:仲秋之月,乃命有司,趋民收敛,务畜菜,多积聚。〈注〉菜所以助谷之不足故畜之
庄子士成绮见老子,而问曰:吾闻夫子圣人也。吾固不辞,远道而来。愿见百舍重趼,而不敢息。今吾观子非圣人也。鼠壤有馀,蔬而弃。妹不仁也,生熟不尽于前。而积敛无崖。老子漠然,不应士成绮。明日复见曰:昔者吾有刺于子,今吾心正却矣。
宣尼穷于陈蔡之间,颜回择菜。
颜回不茹,荤三月。
说苑楚文王伐邓,使王子革、王子灵共捃菜。二子出采,见老丈人载畚乞焉。不与搏而夺之。王闻之,令皆拘二子,将杀之。大夫辞曰:取畚信有罪然杀之,非其罪也。君若何杀之言,卒丈人造军。而言曰:邓为无道,故伐之。今君公之子之搏,而夺吾畚无道,甚于邓呼。天而号,君闻之,群臣恐君见之曰:讨有罪而横夺非。所以禁暴也。恃力虐老,非所以教幼也。爱子弃法非所以保国也。私二子灭三行,非所以从政也。丈人舍之矣,谢之军门之外耳。
楚庄王赐虞丘子菜田三百,号曰:园老。
金楼子始皇闻鬼谷先生,言因遣徐福入海求金菜。玉蔬并一寸椹。
《汉书·召信臣传》:信臣徵为少府,太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茹,覆以屋庑,昼夜㸐蕴火,待温气乃生,信臣以为此皆不时之物,有伤于人,不宜以奉供养,及他非法食物,悉奏罢,省费岁数千万。〈㸐古然字〉《西域传》:罽宾地,温和,冬食生菜。
王充论衡董仲舒,读春秋,三年不窥园菜。
《孝子传》:洛阳公辇水作浆,兼以给过者。公补屩不取其直,天神化为书生,问公何不种菜。曰:无种即遗数升。公种之,化为白璧,馀皆为钱,公得以娶妇。
《广州先贤传》:丁密苍梧人,非家织布,不衣非己。耕种菜果不食。
《杜兰香别传》:香降张硕,赍瓦榼酒七子。樏樏多菜而无他味。亦有世间常菜,辄有三种色。或丹或紫一物与海蛤相象,并有非时菜。硕云食之,亦不甘。然一食七八日不饥。
《后汉书》:和帝纪永元五年秋九月壬午,令郡县劝民畜蔬食以助五谷。
《刘平传》:平本名旷,更始时,天下乱,平与母匿野泽中。平朝出求食,逢饿贼,将烹,平叩头曰:今旦为老母求菜,老母待旷为命,愿得先归,食母毕,还就死。因涕泣。贼见其至诚,哀而遣之。
《崔瑗传》:瑗爱士,好宾客,盛修殽膳,殚极滋味,不问馀产。居常蔬食菜羹而已。
《郭林宗传》:茅容与等辈避雨树下,众皆夷踞相对,容独危坐愈恭。林宗行见之而奇其异,遂与共言,因请寓宿。旦日,容杀鸡为馔,林宗谓为己设,既而以供其母,自以草蔬与客同饭。林宗起拜之曰:卿贤乎哉。因劝令学,卒以成德。
《谢承·后汉书》:汝南严海君,少时乡居。有入其园窃菜者,明日拔菜悉遗乡里。乡里相约无复取菜者。彭城朱曜字子卿,为渔阳相前。相所种菜悉付还,外世说管宁华歆,共园中锄菜。见地有片金,管挥锄与瓦石,不异,华捉而掷去之。
《山东六贤传》:袁卞字叔隰陬虑人。种菜一园左右,窃取度沟渎卞,乃为之桥。其敦义如此。
《魏志》:倭国地温和,冬夏食生菜。
《王隐·晋书》:皇甫谧姑子,梁柳为城阳太守或劝谧饯之。谧曰:柳为布衣时过我,我食之不过盐菜,贫不以酒肉为礼也。今饯之,是贵城阳太守而贱梁柳也,岂中古人之道哉。
邵续为石勒,所执灌园鬻菜,以供衣食。勒屡遣察之,叹曰:此真高人也。嘉其清苦,赐谷帛以励群臣。吴隐之母丧哀,毁尝有咸。菹以其味,旨辄弃之。及为广州清操,愈励常食不过菜,及乾鱼而已。
桓温性俭,每宴唯下匕,奠柈菜果而已。
《荆楚岁时记》:正月七日为人日,以七种菜为羹。仲冬之月采撷霜,燕菁葵等。杂菜乾之,并为咸菹。《拾遗记》:咸宁四年,立芳蔬园于金墉。城东多种异菜。《齐书》:晋永嘉五年,曲阳县民黄庆宅左右。有园东南广数丈,每种菜辄鲜异常。拔更生,夜有白光似悬绢。道士傅德,占使人掘之三尺,获玉印文曰:长承万福。世说范宣年八岁,后园挑菜,误伤指。大啼人问:痛耶。答曰:非为痛身体,发肤不敢毁伤,是以啼耳。
《宋书·朱修之传》:修之性俭刻少恩情,姊在乡里,饥寒不立,修之未尝供赡。尝往视姊,姊欲激之,为设菜羹粗饭,修之曰:此乃贫家好食。致饱而去。
《宗悫传》:悫孝建中,累迁豫州刺史,监五州诸军事。先是,乡人庾业,家甚富豪,方丈之膳,以待宾客;而悫至,设以菜菹粟饭,谓客曰:宗军人,惯啖粗食。悫致饱而去。至是业为悫长史,带梁郡,悫待之甚厚,不以前事为嫌。
《王元谟传》:孝武狎侮群臣,随其状貌,各有比类。柳元景、垣护之并北人,而元谟独受老伧之目。凡所称谓,四方书疏亦如之。尝为元谟作四时诗曰:堇荼供春膳,粟浆充夏餐。酱调秋菜,白醝解冬寒。《柳元景传》:元景起自将帅,及当朝理务,虽非所长,而有弘雅之美。时在朝勋要,多事产业,唯元景独无所营。南岸有数十亩菜园,守园人卖得钱二万送还宅,元景曰:我立此园种菜,以供家中啖尔。乃复卖菜以取钱,夺百姓之利耶。以钱乞守园人。
《沈道虔传》:道虔,吴兴武康人也。少仁爱,好《老》《易》,居县北石山下。孙恩乱后饥荒,县令庾肃之迎出县南废头里,为立小宅,临溪,有山水之玩。时复还石山精庐,与诸孤兄子共釜庾之资,困不改节。受琴于戴逵,王敬弘深敬之。郡州府凡十二命,皆不就。有人窃其园菜者,还见之,乃自逃隐,待窃者取足去后乃出。《张敷传》:敷父亡,十馀日,始进水浆,葬毕,不进盐菜,遂毁瘠成疾。
《南齐书·华宝传》:宝同郡薛天生,母遭艰菜食,天生亦菜食,母未免丧而死,天生终身不食鱼肉。与弟有恩义。又同郡刘怀引与弟怀则,年十岁,遭父丧,不絮帛,不食盐菜。建元三年,并表门闾。
《乐颐传》:颐,字文德,南阳涅阳人,仕为京府参军。父在郢州病亡,颐忽思父涕泣,因请假还,中路果得父凶问。颐便徒跣号咷,水浆不入口数日。尝遇病,与母隔壁,忍痛不言,齧被至碎,恐母之哀己也。吏部郎庾杲之尝往候,颐为设食,枯鱼菜菹而已。杲之曰:我不能食此。母闻之,自出常膳鱼羹数种。杲之曰:卿过于茅季伟,我非郭林宗。
《江泌传》:泌字士清,济阳考城人也。母亡后,以生阙供养。遇鲑不忍食,食菜不食。心以其有生意也。
《南史·齐高帝诸子传》:宜都王铿,生三岁丧母。及有识,问母所在,左右告以早亡,便思慕蔬食自悲。不识母。《齐春秋》:周颙隐居钟山,卫将军王俭谓颙曰:卿山中何所食。颙曰:赤米白盐,绿葵紫蓼。文惠太子问颙菜食何味最胜,颙曰:春初早韭,秋末晚菘。
《南史·梁武帝本纪》:天监十六年,祈告天地宗庙,以去杀之理,欲被之含识。郊庙牲牷,皆代以面,其山川诸祀则否。时以宗庙去牲,则为不复血食,虽公卿异议,朝野喧嚣,竟不从。冬十月,宗庙荐羞,始用蔬果。《循吏传序》:梁武大官常膳,唯以菜蔬,圆案所陈,不过三盏,盖以俭先海内也。
《刘瑜传》:瑜,七岁丧父,事母至孝。年五十二,又丧母,三年不进盐酪,二十馀年,布衣蔬食。
《潘综传》:河南孝廉秦绵,遭母丧,送葬不忍复还,乡人为作茅庵,仍止其中。若遇有米则食粥,无米食菜而已。
《丘杰传》:杰,十四遭丧,以熟菜有味,不尝于口。岁馀,忽梦见母曰:死止是分别尔,何事乃尔荼苦。汝啖生菜,遇虾蟆毒,灵床前有三丸药可取服之。杰惊起,果得瓯,瓯中有药,服之下科斗子数升。
《何子平传》:子平,母丧去官,哀毁踰礼,每至哭踊,顿绝方苏。大明末东土饥荒,继以师旅,八年不得营葬,昼夜号哭,常如袒括之日。冬不衣絮,暑不避清凉,一日以数合米为粥,不进盐菜。
《阮孝绪传》:孝绪,年十六,父丧,不服绵纩,虽蔬菜有味亦吐之。
《庾诜传》:诜性托夷简,特爱林泉,十亩之宅,山池居半。蔬食敝衣,不修产业。
《阮长之传》:长之年十五丧父,有孝性,哀感傍人。除服,蔬食者犹积载。
《严植之传》:植之,少遭父忧,因菜食二十三载。
《梁书·范元琰传》:元琰,字伯圭,吴郡钱塘人也。祖悦之,太学博士徵,不至。父灵瑜,居父忧,以毁卒。元琰时童孺,哀慕尽礼,亲党异之。及长好学,博通经史,兼精佛义。然性谦敬,不以所长骄人。家贫,惟以园蔬为业。常出行,见人盗其菜,元琰遽退走,母问其故,具以实答。母问盗者为谁,答曰:向所以退,畏其愧耻。今启其名,愿不泄也。于是母子秘之。
《陈书·姚察传》:察值梁室丧乱,于金陵随二亲还乡里。时东土兵荒,人饥相食,告籴无处,察家口既多,并采野蔬自给。察每崎岖艰阻,求请供养之资,粮粒恒得相继。又常以己分减推诸弟妹,乃至故旧乏绝者皆相分恤,自甘唯藜藿而已。梁季沦没,父僧坦入于长安,察蔬食布衣,不听音乐。陈灭,入隋,开皇九年,诏授秘书丞,别敕成梁、陈二代史。又敕于朱华阁长参。文帝知察蔬菲,别日乃独召入内殿,赐果菜,乃指察谓朝臣曰:闻姚察当今无比,我平陈唯得此一人。大业二年,终于东都,遗命薄葬,务从率俭。其略曰:吾习蔬菲五十馀年,既历岁时,循而不失。瞑目之后,不须立灵,置一小床,每日设清水,六斋日设斋食果菜,任家有无,不须别经营也。
《魏书·甄琛传》:琛母曹氏,有孝性,夫氏去家,路踰百里,每得鱼肉菜果珍美口实者,必令僮仆走奉其母,乃后食焉。
《卢义僖传》:义僖性清俭,不营财利,虽居显位,每至困乏,麦饭蔬食,忻然甘之。
《胡叟传》:叟不治产业,常苦饥贫,然不以为耻。高闾曾造其家,值叟短褐曳柴,从田归舍,为闾设浊酒蔬食,皆手自办集。其馆宇卑陋,园畴褊局,而饭菜精洁,醯酱调美。见其二妾,并年衰跛眇,衣布穿敝。闾见其贫约,以物直十馀匹赠之,亦无辞愧。
《三国典略》:北齐主以邺清风,园赐穆提婆于是。官无蔬菜赊买于人,负钱三百万。其人诉焉斛律,光曰:此园赐提婆一家,足不赐。提婆百家足。
《北齐书·库狄干传》:干子士文,拜贝州刺史。性清苦,不受公料,家无馀财。所买盐菜,必于外境。凡有出入,皆封署其门,亲故绝迹,庆吊不通。
《大业拾遗录》:徐孝颖性仁孝,尝在园中。昼卧见人盗菜,徐转身向里恐偷者见之。敦行退让,皆此类也。《两京记》:隋大业六年,诸夷来朝。请入市交易,炀帝许之。于是修饬邸店,皆使甍宇齐。整卑高如一环,货充积人物华盛,竞崇侈丽。至卖菜者,亦以龙须席藉之。《册府元龟》:太宗回次,易州界。司马陈元畴令百姓种蔬坑上,微火煦之。欲其速生以拟供进,太宗闻之责其谄媚,诏免官。
王升为刑部尚书,性贪吝乃鬻。公廨菜园收其价,以自润甚为时,论所丑。
《中书》:园蔬日给众官者,主事白常衮减其数。崔祐甫怒诃主事,主事曰:此相公之命。祐甫大诟曰:门下侍郎安得理中书之蔬。叱左右掊主事,而拽之。自是与常衮不平。
《唐书·卢怀慎传》:怀慎清俭,宋璟卢从愿候之。日晏设食蒸豆两器,菜数柸而已。
《奚陟传》:陟拜中书舍人,躬亲庶务下。至园蔬皆悉,自点阅人以为难,陟处之无倦。
《元让传》:让擢明经以母病,不肯调。侍膳不出闾,数十年母终。庐墓次废,栉沐饭菜饮水。
《大唐新语》:高宗朝司农寺,欲以冬藏馀菜。出卖与百姓。以墨敕示仆,射苏良嗣良。嗣判之曰:昔公仪相鲁,犹拔去园葵。况临御万乘而卖,鬻蔬菜事。遂不行。《云仙杂记》:宋宇种蔬三十品,时雨之后。按行园圃曰,天出此徒,助予鼎俎家复何患。
郭元申家贫,无食。春日㩦儿挑野蔬,一日有馀,三日不出。
《清异录》:居士李巍求道雪窦山中,畦蔬自供。有问巍曰:日进何味。曰:以鍊鹤一羹,醉猫三饼。问者语,所亲者以清饥道者旦暮必以菜解。
袁居道不求闻达。马希范间延入府,希范病酒厌膏腻居。道曰:大王今日使得贫家,缠齿羊询其故。则蔬茹。
《宋史·五行志》:熙宁八年,盐官县自三月水产菜如菌,可为菹,饥民赖之。
《祁炜传》:炜字坦之,莱州胶水人。天禧中,出知潍州,母卒。葬于州城之南。炜既解官,就坟侧构小室,号泣守护,蔬食,经六冬。
《代渊传》:渊性简洁,晚年日菜食,巾褐山水间,自号虚一子。长吏岁时致问,澹然与对,略不及私。
《苏云卿传》:云卿,广汉人。绍兴间,来豫章东湖,结庐独居。待邻曲有恩礼,无良贱老稚皆爱敬之,称曰苏翁。身长七尺,美须髯,寡言笑,布褐草履,终岁不易,未尝疾病。披荆畚砾为圃,艺植耘芟,灌溉培壅,皆有法度。虽隆暑极寒,土焦草冻,圃不绝蔬,滋郁畅茂,四时之品无阙者。味视他圃尤胜。
遁斋閒,览罗可沙阳之硕儒也。性度宽弘,词学赡丽尝预乡。荐见黜于礼部,遂慨然不复有进取。意以疏放自适乡人,共以师礼事焉。人有窃刈,其园中蔬者可适见因蹑足伏草间,避之以俟其去。
《后山谈丛》:乖崖为令尝,坐城门下见里人。有负菜而归者,问:何从得之。曰:买之。市公怒曰:汝居田里不自种而食。何惰耶。笞而遣之。
《见闻录》:汪信民常言:人常咬得菜根,断则百事可做。胡康侯闻之,击节叹赏。
宋神宗熙宁中,李宾客及之知润州。园中菜花悉成,荷花仍各有一佛坐于花中,形如雕刻。莫知其数,或云李氏奉佛甚,谨故有此异。
《老学庵笔记》:韩魏公家不食蔬,以脯醢当蔬盘。度亦始于近时耳。
《卢氏杂记》:番禺有菜四叶,相对昼开。夜合名合欢菜。道山清话,予一日,道过毗陵。舍于张郎中,巷见张之第宅。雄伟园亭,台榭之胜。古木参天因爱而访之,问:其世家则知国初时。有张佖者,随李煜入朝。太宗时,佖在史馆。家常多食客,一日上问:卿何宾客之多。每日聚说何事。佖曰:臣之亲旧多客都下贫乏。绝粮臣累轻而俸有馀。故常过臣饭止菜羹而已。臣愧菲薄而彼更以为美故,其来也。不得而拒之。一日上遣快行家一人,伺其食时。直入其家,佖方对客饭。于是即其座上取一客之食,以进。果止粝饭菜羹仍皆粗壆,陶器上喜其不隐时。号菜羹,张家佖三子益之,温之查之皆尝为郎官。至今,彼人呼其所居。曰:张郎中巷。〈壆音学〉
《元史·张恭传》:恭侍母冯氏谨。岁凶,恭夫妇采野菜为食,而营奉甘旨无乏。
《姜兼传》:兼七岁而孤,养母至孝。母死,兼哀慕几绝。既葬,独居墓下,朝夕哭奠,寂焉荒山中,躬自樵爨,蔬食饮水,一衰麻寒暑不易。
《何从义传》:从义,祖良、祖母李氏偕亡,从义庐于墓侧,旦夕哀慕,不脱绖带,不食菜果。
《尹莘传》:莘游学于京师,忽梦母疾,心怪之。驰归,母已亡。居庐蔬食,哀毁骨立。
山家清供曩客,骊塘书院。每食后必出菜汤,青白极可爱。饭后得之醍醐,甘露未易。及此询庖者,正用菜与莱菔细切以井水煮之烂。为度初无他法,后读坡诗,亦只用蔓菁莱菔而已。诗云:谁知南岳老,解作东坡羹。中有芦菔根,尚含晓露清。勿语贵公子从渠厌膻腥,以此可想二公之好,尚矣。今江西多用此法。《杂志》:江浙间以大缸贮米泔,投生菜其中,藜作羹。

蔬部杂录

《诗经·谷风》:我有旨蓄,亦以禦冬。
韩奕其蔌维何,维笋及蒲。
《周礼·春官》:春,入学,舍菜合舞。
《仪礼·婚礼》:舅姑既没,则妇入三月。乃奠菜,称妇之姓曰:某氏来归,敢奠嘉菜。
《左传》:苟有明信,涧,溪,沼,沚,之毛,蘋,蘩,蕴,藻,之菜,可荐于鬼神,可羞于王公。
《尚书大传》:大夫有污潴之宫,虽生美菜。有义之士不食。
《吕氏春秋》:菜之美者,昆崙之蘋。寿木之华,赤木元木之叶馀瞀之。南有菜名嘉树,其色若碧。
《史记·货殖传》:果菜千钟。
《汉书》:张竦曰:古叛逆之国,潴其宫室以为污池,名曰凶墟,虽生菜蔬,而民不食。
孔丛子,菜谓之蔬。
《文选》:野有菜蔬之色。
《续博物志》:杞菊山芋牛蒡,道家以为嘉。蔬江淮百合根大而味甘,南地微苦其次。决明合欢槐芽,亦可食。孙思邈以合欢为萱草,嵇叔夜合欢蠲忿。萱草忘忧两物也。
《种树书》:菜园中间种牡丹、芍药最茂。
《暇日记》:北人树上晒乾菜,冬春食之。诗所谓:栖菹言如鸟栖焉。
《岩栖幽事》:东坡云:吾借王参军地种菜,不及半亩。而吾与子过终年饱菜,夜半饮醉。无以解酒,辄撷菜煮之,味含土膏气饱。霜露虽粱肉不能及也。人生须底物,而更乃贪耶。乃作四句秋来霜露满东园,芦菔生儿芥有孙。我与何曾同一饱,不知何若食鸡豚。故题其庐曰安蔬。
吾山无薇蕨,然梅花可以点汤;薝卜玉兰可以蘸面;牡丹可以煎酥;玫瑰蔷薇茱萸可以酿酱;枸杞鹿葱紫荆藤花可以佐馔;其馀豆荚瓜菹菜苗松粉又可以补笋脯之;阙此山癯食谱也。见闻搜玉真西山,论菜曰:百姓不可一日有此色,士大夫不可一日不知此味。余谓百姓之有此色,正缘。士大夫不知此味,若士大夫知咬菜根,则必尽职分之所当为。而周恤民隐矣,百姓何愁无饭吃。

蔬部外编

异苑古语有之,曰:古者有夫妻,荒年菜食而死。俱化成青绛,故俗呼美人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