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十九卷目录

 粱部汇考
  粱图
  礼记〈曲礼〉
  周礼〈天官食医〉
  尔雅〈释草〉
  张揖博雅〈粱〉
  郭义恭广志〈粱〉
  罗愿尔雅翼〈粱〉
  农政全书〈粱〉
  群芳谱〈粱〉
  本草纲目〈粱 黄粱米 白粱米 青粱米〉
  直省志书〈历城县 邹平县 滋阳县 邹县 沂州 昌邑县 祁县 马邑县 临颍县 咸阳县 庆阳府 长泰县〉
 粱部艺文〈诗〉
  佐还山后寄一首      唐杜甫
 粱部选句
 粱部纪事
 粱部杂录
 粱部外编
 稷部汇考
  稷图
  礼记〈曲礼〉
  周礼〈天官食医 夏官职方氏〉
  尔雅〈释草〉
  尚书纬〈帝命期〉
  许慎说文〈糜穄〉
  月令章句〈稷〉
  张揖博雅〈稷〉
  郭义恭广志〈稷〉
  天稷星图
  隋书〈天文志〉
  宋史〈天文志〉
  罗愿尔雅翼〈稷〉
  天中记〈稷〉
  农政全书〈稷〉
  群芳谱〈稷〉
  本草纲目〈稷〉
  闽书〈南产〉
  天工开物〈黍稷粱粟 攻黍稷粱粟〉
  直省志书〈宛平县 平谷县 保定县 历城县 邹平县 新城县 齐东县 长清县 泰安州 莱芜县 沾化县 滋阳县 邹县 钜野县 东平州 汶上县 沂州 清平县 高唐州 观城县 日照县 招远县 阳曲县 祁县 定襄县 临汾县 翼城县 汾西县 马邑县 洧川县 辉县 庆阳府 歙县〉
 稷部纪事
 稷部杂录

草木典第二十九卷

粱部汇考

释名

《礼记》     芗萁《礼记》
解粱《广志》    贝粱《广志》
辽东赤粱《广志》  黄粱〈陶弘景〉
白粱〈陶弘景〉   青粱〈陶弘景〉
枲粱〈陶弘景〉

粱图


《礼记》《曲礼》

祭宗庙之礼,粱曰芗萁。
〈注〉萁辞也。〈疏〉正义曰粱曰芗萁者,粱谓白粱黄粱也,萁语助也。〈陈注〉粱谷之强者,其茎叶亦香。故曰芗萁。
《周礼》《天官》
食医凡会膳食之宜,犬宜粱。
〈正义〉犬味酸而温,粱米味甘而微寒,气味相成。〈订义〉犬金兽也。粱西方之谷,与金畜相宜。

《尔雅》《释草》

虋赤苗。
〈注〉今之赤粱粟。

𦬊白苗。
〈注〉今之白粱粟皆好谷。〈疏〉《案诗大雅生民》云:诞降嘉种维秬、维秠、维穈、维𦬊,故此释之也。虋与穈音义同。虋即嘉谷赤苗者。郭云:今之赤粱粟𦬊,即嘉谷白苗者。郭云:今之白粱粟,皆好谷也。

张揖《博雅》

藋粱木稷也。

郭义恭《广志》

有具粱、解粱,有辽东赤粱。
盐钻粱粒如蚁子,魏文帝以为粥。

罗愿《尔雅翼》

粱今之粟类,古不以粟为谷之名。但米之有孚壳者,皆称粟。今人以谷之最细而圆者为粟,则粱是其类。《内则》曰:饭黍稷、稻粱、白黍、黄粱。稰穛说者曰:下言白黍则上是黄黍,下言黄粱则上是白粱。今粱有三种,青粱壳穗有毛,粒青米亦微青,而细于黄白米也。夏月食之极为清凉,但以味短色恶不如黄白粱。故人少种之,亦早熟而收,少作饧。清白胜馀米黄粱,穗大毛长壳米俱粗于白粱。而收子少,不耐水旱,食之香味美于诸粱。人号为竹根黄白粱,穗亦大毛多而长,壳粗扁长不似粟圆。米亦白而大,其香美为黄粱之亚。古天子之饭,所以有白粱、黄粱者,明取黄白二种耳。今人大抵多种粟而少种粱,以其损地力而收穫少耳。然古无粟名,则是以粱统粟。今粟与粱功用亦无别明,非二物也。粱比他谷最益胃,但性微寒,其声为凉,盖是亦借凉音。如许叔重说黍大暑而种,则以黍从暑,粱从凉,其义一也。古食酱会膳食之宜,则犬与粱相副,先儒以为犬,味酸而温。粱甘而微寒,亦气味相成也。粱食之美者,故称膏粱之性难正以其养厚而易骄。若岁凶,则大夫无故不食粱,又丧礼沐尸。君沐粱,大夫沐稷,士沐粱,粱贵故君用之,士亦用者。大夫近君,则嫌于同。士去君远,则不嫌于同也。然《士丧礼》言,士沐稻与丧大记之文颇异,故古者,以沐粱为天子之士,沐稻为诸侯之士,又以为差次而上,则天子当沐黍,至于饭,含之米与饭馀之粥说者,以士丧礼三者,文皆相续。故以为用米同然,则君与士亦皆粱也。又有熬谷与鱼腊,皆错于棺旁,所以惑蚍蜉,使不向棺士。丧礼熬黍稷各二筐,君与大夫按丧大记,虽有四种八筐三种六筐之文,而无其物。故释者云:四种八筐者,黍稷稻粱各二筐三种六筐者,黍稷粱各二筐盖汉承秦灭学所存者士礼,故但推士礼以至于天子,未必皆可据,予因粱而及之。

《农政全书》

王祯曰:赤白粱,其禾茎叶似粟。粒差大,其穗带毛芒,牛马皆不食,与粟同时熟。

《群芳谱》

种谷地欲肥,耕欲细欲深,秋耕更佳。种欲成实不秕,用腊雪水浸过耐旱辟虫。时欲仲春得雨为妙,小雨欲接湿大雨。须俟少乾,先耙后种,种后旋以碌碡碾令土坚,则苗出旺相。如遇天旱,苗出土仍碾,春种欲深,夏种欲浅,早禾晚禾欲兼种防。岁有所宜,一云闰月年,宜晚田。然大率宜早,早田收多于晚早田,净而易治。晚者,芜秽难治,且早谷米实而多,晚谷皮厚米少,而虚行欲稀。谚云:稀谷大穗,来年好麦。
锄谷以三遍四遍为度。第一遍曰撮苗,留苗欲密。第二遍曰留科,留其壮者,去其密者、弱者。第三遍曰拥本,锄欲深,拥其土以护根,则耐旱。第四遍曰复垄,俗名添米,五谷惟小锄为良,苗出垄则深锄,锄不厌,数周而复始,勿以无草而怠功。锄者非止去草,盖地熟而实多,糠薄而米美,锄得十遍可得八米。春锄起地夏锄除草,春锄不用触湿,六月以后虽湿亦无嫌。刈谷《食货志》云:力耕数耘收穫,如盗贼之至。故熟速刈乾,速积刈早则伤镰,刈晚则折穗,遇风则收减,湿积则槁烂,积晚则粒耗,连雨则生耳。所以收穫不可缓也。收穫者,农事之终务本者可怠焉。而自弃其前功乎。
积谷《周礼·地官》曰:舍人掌粟入之藏注曰,九谷俱藏,以粟为主。神农之教曰:有石城十仞,汤池百步,带甲百万,而无粟,弗能守也。北方水土深厚窖地,而藏可数十年不坏。
《本草纲目》《粱释名》
李时珍曰:粱者良也,谷之良者也。或云:种出自梁州,或云粱米性凉,故得粱名。皆各执己见也。粱即粟也,考之《周礼》,九谷六谷之名有粱无粟,可知矣。自汉以后,始以大而毛长者为粱,细而毛短者为粟。今则通呼为粟,而粱之名反隐矣。今世俗称粟中之大穗长芒粗粒,而有红毛白毛黄毛之品者,即粱也。黄白青赤亦随色命名耳。郭义恭《广志》有解粱,贝粱,辽东赤粱之名,乃因地命名也。
集解

陶弘景曰:凡云粱米,皆是粟类,惟其芽头色异为分别耳。泛胜之云:粱是秫粟,则不尔也。黄粱出青冀州东间,不见有白粱处处有之,襄阳竹根者为佳。青粱江东少有,又汉中一种枲粱,粒如粟而皮黑可食酿酒,甚消瘀。
苏恭曰:粱虽粟类,细论则别。黄粱出蜀汉、商淅间,穗大毛长,谷米俱粗于白粱,而收子少,不耐水旱,食之香美胜于诸粱,人号竹根。黄陶以竹根为白粱,非矣。白粱穗大多毛且长,而谷粗扁长不似粟圆也。米亦白而大,食之香美亚于黄粱青粱,壳穗有毛而粒青,米亦微青而细于黄白梁,其粒似青稞而少粗,早熟而牧薄夏月。食之极为清凉,但味短色恶不如黄白粱。故人少种之作饧,清白胜于馀米。
苏颂曰:粱者,粟类也,粟虽粒细而功用则无别也。今汴洛河陕间,多种白粱,而青黄稀有,因其损地力而收穫少也。
寇宗奭曰:黄粱白粱,西洛农家多种为饭尤佳,馀用不甚相宜。
黄粱米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别录》曰:益气、和中、止泄。
日华曰:去客风、顽痹。
李时珍曰:止霍乱、下痢、利小便、除烦热。
发明

寇宗奭曰:青粱白粱性皆微凉,独黄粱性味甘平,岂非得土之中和气多邪。
苏颂曰:诸粱比之他谷最益脾胃。
附方

霍乱烦躁,黄粱米粉半升水升半,和绞如白饧,顿服。〈外台〉
霍乱大渴不止,多饮则杀人。黄粱米五升,水一斗煮清三升,稍稍饮之。〈肘后〉
小儿鼻乾无涕脑热也,用黄米粉、生矾末各一两,每以一钱水调贴囟上,日二次。〈普济〉
小儿赤丹,用土番黄米粉,和鸡子白涂之。〈兵部手集〉小儿生疮满,身面如火烧,以黄粱米研粉,和蜜水调之,以瘥为度。〈外台〉
白粱米气味
甘微寒无毒。
主治

《别录》曰:除热益气。
孟诜曰:除胸膈中客热,移五脏气,缓筋骨。凡患胃虚并呕吐食及水者,以米汁二合姜汁一合,和服之佳。李时珍曰:炊饭食之,和中止烦渴。
附方

霍乱不止,自粱米五合水一升,和煮粥食。〈千金方〉手足生疣,取白粱米粉铁铫,炒赤研末,以众人唾和涂之,厚一寸即消。〈肘后〉
青粱米气味
甘,微寒无毒。
主治

《别录》曰:胃痹热中消渴,止泄痢,利小便,益气,补中轻身长年,煮粥食之。
大明曰:健脾治泄精。
发明

李时珍曰:今栗中有大而青黑色者,是也。其谷芒多米少,禀受金水之气,其性最凉,而宜病人。
孟诜曰:青粱米可辟谷,以纯苦酒浸三日,百蒸百晒藏之,远行日一飧之,可度十日。若重飧之,虽八九十日不饥也。又方以米一斗,赤石脂三斤水渍,置暖处一二日,上青白衣捣为丸,如李大,日服三丸,亦不饥也。按《灵宝五符经》中白鲜米九蒸九暴作辟谷粮,而此用青粱米,未见出处。
附方

补脾益胃,羊肉汤入青粱米,葱盐煮粥,食即愈。〈正要〉脾虚泄痢,青粱米半升,神曲一合,日日煮粥,食即愈。〈养老书〉
冷气心痛,桃仁二两去皮,水研绞汁入青粱米四合,煮粥常食。〈养老书〉五淋涩痛,青粱米四合入酱水煮粥,下土苏末三两,每日空心食之。〈同上〉
老人血淋,车前五合,绵裹煮汁入青粱米四合,煮粥饮汁,亦能明目、引热下行。
乳石发渴,青粱米煮汁饮之。〈外台〉
一切毒药及鸩毒,烦懑不止,用甘草三两,水五升煮,取二升去滓,入黍米粉一两,白蜜三两,煎如薄粥食之。〈外台〉

《直省志书》历城县

方产粱。俗云粱谷米,可入祀品。

邹平县

物产白谷,粒白圆大,俗谓粱谷米。

滋阳县

物产粱,有黄白红黑四种。

邹县

物产粱,有黄白红黑四种。

沂州

物产粱,有黄白红黑四种。

昌邑县

物产粱,黄白二种。

祁县

物产粱,细粒而色白。

马邑县

土产粱,有早晚大小及紫白之异种。

临颍县

物产青粱、白粱、黄粱。

咸阳县

物产粱,其米青者为青粱,夏日食之清凉。其米白者形如芝麻,为芝麻粱。黄粱穗大毛长味美,谓之竹根黄。然赤黄二种甲稃,虽有二色,而其米皆白。

庆阳府

物产粱,黄、白、青、红、龙爪、羊角、蜡烛、芝麻、长角凡九种。

长泰县

土产粱,俗呼好壳即香稻、青粱。穗有毛,米微青颇长,黄梁穗大毛长,米略粗白。粱穗大米偏长,又有八畬者,米赤大于诸粱。更香北方无此谷,以糯稷白者,为粱非是。

粱部艺文〈诗〉《佐还山后寄一首》唐·杜甫

白露黄粱熟,分张素有期。已应舂得细,颇觉寄来迟。味岂同金菊,香宜配绿葵。老人他日爱,正想滑流匙。

粱部选句

楚辞招魂:稻粢穱麦,挐黄粱些。
汉张衡七辨:会稽之菰,冀野之粱。
桓驎七说:新城之粳,雍丘之粱。崔骃七依:元山之粱,不周之稻。
魏王粲七释:乃有西旅游,粱御宿青穄。
晋杜预七规:农夫进菰粱之精粺,虞官贡飞禽之群鲜。
傅休《奕雉赋》:饮以华泉之水,食以元山之粱。
左思《魏都赋》:雍丘之粱,清流之稻。
宋鲍照《园葵赋》:拂此苇席,炊彼穄粱。
唐杜甫诗:新炊间黄粱。〈又〉家才足稻粱。
宋欧阳修诗:主人犹可具黄粱。
元何中诗:雁过江南有稻粱。
明高启诗:炊分雨碓粱。

粱部纪事

《左传》:哀公十三年,吴申叔仪,乞粮于公孙有山氏。曰:佩玉繠兮,余无所系之。旨酒一盛兮,余与褐之父睨之。对曰:粱则无矣,粗则有之。若登首山以呼曰,庚癸乎,则诺。
《广志》:辽东赤粱,魏武帝以为御粥。
《梁书·沈约传》:约子旋为太子仆,以母忧去官,蔬食辟谷。服除,犹绝粳粱。

粱部杂录

《诗经·唐风鸨羽》:王事靡盬,不能蓺稻粱。
《小雅·黄鸟》:黄鸟黄鸟,无集于桑,无啄我粱。
大田黍稷稻粱,农夫之庆。
《礼记·曲礼》:岁凶,大夫不食粱。〈疏〉大夫食黍,稷以粱为加,故凶年去之也。
《仪礼·公食大夫礼》:宰夫膳稻于粱西。〈注〉膳进也,进稻粱者以簠。
宾北面自间坐,右拥簋粱。
《列子》:进其茙菽,有稻粱之味。
《史记·礼书》:稻粱五味,所以养口也。
《淮南子》:不能耕而欲黍粱,无事而求其功,难矣。《续汉志》:桓帝之初,京都童谣曰:城上乌尾毕逋。公为吏,子为徒。一徒死,百乘车,车班班入河间,河间奼女工数钱,以钱为室,金为堂石。上慊慊舂黄粱,下有悬鼓,我欲击之,丞相怒。
《盐铁论》:白匏甘瓠,热粱和炙。
《论衡》:粢粱之粟,茎穗怪奇。
饭黍粱者餍,餐糟糠者饱,虽俱曰食为腴不同。

粱部外编

《神仙传》:吴孙权时,有一人种粱在山中,患猿猴食之,闻介象有道聊,从乞辟猿猴法。象告之:无他法也。汝明日往粱,所望见群猴方往时,便大呼语之曰以白介君,使猿猴莫复来食粱。此人仓卒直谓象欺弄之。明日视粱遇群猴,适欲下树,试承象语,语猴即各还,山遂便绝迹。
《吕纯阳集》:洞宾随云房同憩一肆中。云房自起执炊,洞宾忽昏睡,梦以举子赴京,状元及第,历官清要,前后两娶贵家女,婚嫁早毕簪笏满门。如此几四十年,最后独相十年,权势薰炙。忽被重罪,籍没家赀分散,妻孥流岭,表路值风雪仆马俱瘁,一身无聊,方兴浩叹,恍然梦觉。云房在旁炊尚未熟,笑曰:黄粱犹未熟,一梦到华胥。洞宾惊曰:君知我梦邪。云房曰:子适来之梦,升沈万态荣悴多端。五十年间一顷耳。得不足喜,丧不足忧,且有大觉而后知,此人间世,其大梦也。洞宾感悟,遂拜云房,求度世术。

稷部汇考

释名

《礼记》     明粢《礼记》
〈罗愿〉     粢〈罗愿〉
𪋩〈关西名〉    〈冀州名〉黍子{{Annotation|今俗通呼)

稷图


《礼记》《曲礼》

祭宗庙之礼,稷曰明粢。
〈疏〉正义曰:稷曰明粢者,稷粟也。明白也,言此祭祀明白粢也。《郑注》甸师云:粢稷也。《尔雅》云:粢稷也。注今江东人,呼粟为粢。隋秘书监王劭勘,晋宋古本皆无稷。曰明粢一句,立八疑十二證,以为无此一句。为是今尚书云,黍稷非馨。诗云我黍与与,我稷翼翼,为酒为食,以享以祀。然则黍稷为五谷之主,是粢盛之贵。黍既别有异号,稷何因独无美名尔。雅又以粢为稷,此又云稷曰明粢,正与《尔雅》相合。又士虞礼云:明齐溲酒。《郑注》云:或曰明齐当为明视,谓兔腊也。今文曰:明粢粢稷也,皆非其次也。如郑言云皆非其次由曲礼有明粢之文,故注《仪礼》云非其次王劭,既背《尔雅》之说,又不见郑元之言。苟信错书,妄生同异改乱经籍,深可哀哉。〈陈注〉稷粟也,明足以交神祭祀之饭,谓之粢盛。
《周礼》《天官》
食医凡会膳食之宜,豕宜稷。
〈正义〉豭猪味酸,牝猪味苦,稷米味甘,甘苦相成。〈订义〉豕水畜也,稷北方之谷,与水畜相宜。
《夏官》
职方氏正西曰雍州,其谷宜黍稷。


河内曰冀州,其谷宜黍稷。

《尔雅》《释草》

粢稷。
〈注〉今江东人呼粟为粢。〈疏〉《左传》云:粢食不凿粢者,稷也。《曲礼》云:稷曰明粢,是也。郭云:今江东人呼粟为粢,然则粢也。稷也,粟也。正是一物而本草稷米在下品,别有粟米在中品,又似二物,故先儒甚疑焉。

《尚书纬》帝命期

春鸟星昏中以种稷。

许慎《说文》糜穄

稷,五谷之长也,糜穄也。

《月令章句》

稷秋种夏熟,历四时备阴阳,谷之贵者。

张揖《博雅》

稷穰谓之

郭义恭《广志》

破藏稷逼黍稷也。此二者,以四月熟。
稷五星图

《隋书》《天文志》

稷五星稷,农正也。取乎百谷之长,以为号也。

《宋史》《天文志》

天稷五星,在七星南,农正也,取百谷之长以为号。明,则岁丰;暗,或不具为饥;移徙,天下荒歉。客星入之,有祠事于内;出,有祠事于国外。

罗愿《尔雅翼》

稷者,五谷之长。故陶唐之世名农官为后稷,其祀五谷之神与社相配。亦以稷为名,以为五谷不可遍祭。祭其长以该之稷,所以为五谷长者,以其中央之谷。月令中央,土食稷与牛,五行土为尊,故五谷稷为长。又古者号稷为首种。孟春行冬令,则雪霜大摰,首种不入蔡邕。以首种为麦,以麦常隔岁而种,故以为首。而郑康成以为稷者,盖以考灵耀云:日中星鸟,可以种稷。是一岁之初所先种者唯稷。况又孟春正种稷之时,而云首种不入,即是极寒种不入土,不待岁收,然后为入也。稷又名齐,或为粢。故祭祀之号稷曰明粢,而言粢盛者本之。故诸谷因皆有粢名,小宗伯所谓辨六齍之名物与其用是也。杜子春又欲读酒,正五齐皆为粢。以礼运有粢,醍在堂意,以粢谷为醍则馀四齐。亦皆以粢谷为之,然破五齐从一粢于义不可,故后郑但以为齐者,以度量节作之。更读礼运粢,醍为齐,此说之不同者也。稷又名为穄。《吕氏春秋》曰:饭之美者,有阳山之穄。高诱曰:关西谓之𪋩,冀州谓之《说文》:𪋩,穄也。《广雅》曰:,穄也。《穆天子传》曰:赤乌之人献穄百载,见今人皆谓之穄,然则稷也,粢也,穄也。特语音有轻重耳。大抵塞北最多如黍。黑色稗有二种,一黄白一紫黑。紫黑者,𦬊有毛,北人呼为乌禾。今人不甚珍,此惟祠事用之,农家种之以备他谷不熟为粮。
〈音释〉六齍音粢,谓之六谷,黍稷稻粱麦菰。五齐音剂,谓泛,醴醍音醴糟,床下酒赤色。

《天中记》

稷又名为穄。

《农政全书》

贾思协曰:谷者,总名非止为粟也。然今人专以稷为谷,望俗名之耳。
朱谷、高居黄、刘猪,猪道悯黄、聒谷黄、雀懊黄、续命黄、百日粮、有起妇黄、辱稻粮、奴子场音加支谷焦金黄,䳺鸣、合履。今一名麦争场,此十四种,早熟耐旱免虫。聒谷黄,辱稻粮二种,味美。今堕车下马看、白群羊、悬蛇、赤尾龙、虎黄雀、民溱、马泄、缰刘猪、赤李谷、黄河、摩粮、东海、黄石、岁青茎青黑好黄、陌南木隈堤黄、宋黄、痴指张黄、兔胠青、惠日黄、写风赤、一睍黄、山鹾顿党黄,此二十四种,穗皆有毛耐风。免雀暴、一睍黄、一种易舂、宝珠黄、俗得白张邻黄、白鹾谷钓千黄、张蚁白、耿虎黄、都奴、赤茄、芦黄、熏猪、赤魏、爽黄、白茎、青竹、根青、调母、粱磊、碨黄、刘沙白、憎延黄、赤粱谷、灵忽黄、獭尾青、续得黄、得客青、孙延黄、猪矢青、烟熏黄、乐婢青、平寿黄、鹿橛白、鹾折作黄、覃糁、阿居黄、赤巴、粱鹿蹄黄、钺狗仓、可怜黄、米谷、鹿橛青、阿返此三十八种,中粗大谷、白鹾谷、调母粱二种,味美。择谷青、阿居黄、猪矢青有二种,味恶。黄覃、糁乐婢青二种,易舂、竹叶青、石柳、阅竹根、青一名,胡谷、水黑谷、忽泥青,冲天棒、雉子青、䲭脚谷、雁颈青、揽堆黄、青子规此十种晚熟耐虫灾,则尽矣。元扈先生曰,古所谓黍,今亦称黍,或称黄米穄,则黍之别种也。今人以音近误称为稷,古所谓稷,通称谓谷,或称粟粱与秫,则稷之别种也。今人亦概称为谷。物之广生而利用者,皆以其公名。名之如古今,皆称稷为谷也。晋人称蔓菁为菜,吴人称枣为果,称陵苕为草。洛阳称牡丹为花,又曰穄之苗叶茎穗与黍不异。经典初不及穄,后世农书辄以黍穄并称。故穄者,黍之别种也。郭璞注《尔雅》:虋赤粱粟、𦬊白粱粟皆好谷也。言粱又言粟言谷,故粱者,稷之别种也。《广志》曰:秫黏粟。《说文》曰秫稷之黏者,故秫亦稷之别种也。凡黏谷,皆可为酒秬。黍黏故古人以为酒秫者,黏稷亦可为酒。故陶潜种五十亩秫,非今之薥秫也。《杂阴阳书》曰:稷生于枣或杨,九十日秀,秀后六十日成。

《群芳谱》

稷粒如粟,而光滑色红。黄米似粟,米而稍大色黄鲜。三月种,耘四遍,七月熟。四五月亦可种,但收少迟耳。刈稷欲早,八九月熟。便刈,遇风即落。
忌与瓠子、附子同食。
《本草纲目》稷释名
李时珍曰:稷从禾从畟。畟音即谐声也,又进力治稼也。诗云:畟,畟良耜是矣。种稷者,必畟畟进力也。南人承北音呼稷为穄,谓其米可供祭也。《礼记》:祭宗庙稷曰明粢。《尔雅》云:粢稷也。罗愿云:稷穄粢皆一物,语音之轻重耳。赤者名𪋩,白者名𦬊,黑者名秬。注见黍下。
集解

陶弘景曰:稷米,人亦不识。书记多云,黍与稷相似。又注黍米云:穄米与黍米相似而粒殊大,食之不宜人。言发宿病,诗曰:黍、稷、稻、粱、禾、麻、菽、麦,此八谷也,俗犹莫能辨,證况芝英乎。
苏恭曰:《吕氏春秋》云饭之美者,有阳山之穄。高诱注云:关西谓之𪋩音糜。冀州谓之,音牵去声。《广雅》云:穄也。《礼记》云:稷曰明粢。《尔雅》云:粢,稷也。《说文》云:稷乃五谷长,田正也。此乃官名,非谷号也。先儒以稷为粟类,或言粟之上者,皆说其义而不知其实也。按泛胜之种植书,有黍不言稷,本草有稷不载穄。穄即稷也,楚人谓之稷,关中谓之糜,呼其米为黄米,其苗与黍同类,故呼黍为籼秫。陶言与黍相似者,得之矣。陈藏器曰:稷穄,一物也。塞北最多,如黍黑色。
孟诜曰:稷在八谷之中最为下,苗黍乃作酒,此乃作饭用之殊途。
苏颂曰:稷米,出粟处皆能种之。今人不甚珍,此惟祠祀用之,农家惟以备他谷之不熟则为粮耳。
寇宗奭曰:稷米,今谓之穄米。先诸米熟,其香可爱,故取以供祭祀。然发故疾只堪作饭,不黏其味淡。李时珍曰:稷与黍,一类二种也。黏者为黍,不黏者为稷,稷可作饭,黍可酿酒,犹稻之有粳与糯也。陈藏器独指黑黍为稷,亦偏矣。稷黍之苗似粟而低小,有毛,结子成枝而殊散,其粒如粟而光滑。三月下种,五六月可收,亦有七八月收者,其色有赤白黄黑数种。黑者,禾稍高,今俗通呼为黍子,不复呼稷矣。北边地寒,种之有补。河西出者,颗粒尤硬。稷熟最早,作饭疏爽。香美,为五谷之长而属土,故祠谷神者以稷配社,五谷不可遍祭,祭其长以该之也。上古以厉山氏之子为稷主,至成汤始易。以后稷皆有功于农事者云。
正误

吴瑞曰:稷苗似芦,粒亦大,南人呼为芦穄。孙炎正义云:稷即粟也。
李时珍曰:稷黍之苗虽颇似粟,而结子不同。粟穗丛聚攒簇稷,黍之粒疏散成枝。孙氏谓稷为粟,误矣。芦穄即蜀黍也,其茎苗高大如芦。而今之祭祀者,不知稷即黍之不黏者,往往以芦穄为稷,故吴氏亦袭其误也,今并正之。
稷米气味

甘寒无毒。
孟诜曰:多食发二十六种冷病气。不与瓠子同食,发冷病但饮黍穰汁即瘥,又不可与附子同服。
主冶

《别录》曰:益气补不足。
日华曰:治热压丹石毒,发热解苦瓠毒。
心镜曰:作饭食,安中利胃,宜脾。
李时珍曰:凉血解暑。
发明

李时珍曰:按孙真人云,稷脾之谷也,脾病宜食之。泛胜之云,烧黍稷则瓠死,此物性相制也。稷米黍穰能解苦瓠之毒,淮南万毕术云,祠冢之黍啖儿,令不思母,此亦有所厌耶。
附方

补中益气,羊肉一脚熬汤入河西稷米,葱盐煮粥食之。〈饮膳正要〉
卒啘不止粢米粉,井华水服之良。〈肘后〉痈疽发背,粢米粉熬黑,以鸡子白和涂练上,剪孔贴之乾,则易神效。〈葛氏方〉
辟除瘟疫,令不相染,以穄米为末,顿服之。〈肘后方〉中苦瓠毒,稷米黍穰解之。

《闽书》南产

《说文》曰:五谷之长也。月令曰:中央土食稷与牛,五行土为尊,故五谷稷为长。闽中种稷殊少,唯明祀用之礼稷为明粢。《左传》:粢食不凿粢者,稷也。凿精细米也。《尔雅》亦谓粢稷。《本草》曰:穄穆天子传,赤乌之人献穄,百载瓯冶遗事,穄米与黍相似,而粒大。按此说,是薥黍也。北人曰高粱泉,曰番黍。浙人曰芦穄,闽中山畬硗地尚有一种,穗如鸭脚,粒与黍相类,磨之可以面,其稃可以酒。
《天工开物》黍稷 粱粟
凡粮食米而不粉者,种类甚多,相去数百里则色味形质随方而变,大同小异,千百其名。北人唯以大米呼粳稻,而其馀概以小米名之。凡黍与稷同类,粱与粟同类,黍有黏有不黏。〈黏者为酒〉稷有粳无黏。凡黏黍、黏粟统名曰秫,非二种外更有秫也。黍色赤白黄黑皆有,而或专以黑色为稷,未是至以稷米为先,他谷熟堪供祭祀,则当以早熟者为稷,则近之矣。凡黍在诗书,有虋𦬊秬秠等名,在今方语有牛毛、燕颔、马革、驴皮、稻尾等名,种以三月为上时,五月熟。四月为中时,七月熟。五月为下时,八月熟。扬花结穗总与来牟不相见也。凡黍,粒大小总是土地肥硗,时令害育。宋儒拘定以某方黍,定律未是也。凡粟与粱,统名黄米黏粟,可为酒。而芦粟一种,名曰高粱者,以其身高七尺如芦荻也。粱粟种类名号之多,视黍稷尤甚。其命名或因姓氏山水,或以形似时令,总之不可枚举。山东人唯以谷子呼之并,不知粱,粟之名也。已上四米皆春种秋穫,耕耨之法与来牟同,而种收之候则相悬。《绝云》
攻黍稷粱粟 小碾
凡攻治,小米飏得其实,舂得其精,磨得其碎。风飏车扇而外簸法生焉,其法篾织为圆盘,铺米其中,挤匀扬播轻者,居前簸弃地下重者,在后嘉实存焉。凡小米,舂磨扬播制器已详。稻麦之中,唯小碾一制在稻麦之外,北方攻小米者,家置石墩,中高边下边沿不开槽。铺米墩上,妇子两人相向接手而碾之,其碾石圆长。如牛赶石而两头插木柄,米堕边时随手以小彗扫上,家有此具,杵臼竟悬也。

《直省志书》宛平县

物产稷,有白黑二种。

平谷县

土产稷,有黑白黄三种。

保定县

土产稷,有红,有白,有黑。

历城县

方产稷,祀神多需此。

邹平县

物产稷,红白数种。

新城县

物产穄,红穄、黑穄二种。

齐东县

物产稷,红白数种。

长清县

物产稷,有红黄黑白四种。

泰安州

物产稷,黄黑二种。

莱芜县

物产稷,有黄红二种。

沾化县

物产稷之品,红稷黑稷柳稷六十日。

滋阳县

物产稷,有黑白二种。

邹县

物产稷,有红白二种。

钜野县

物产稷,有红白二种。

东平州

物产穄,红黑二种。

汶上县

物产稷,有黑白二种。

沂州

物产稷,有黑白二种。

清平县

物产稷,有黑白红三种。

高唐州

物产稷,其品二黑红。

观城县

物产稷,红黑二种。

日照县

物产稷,有黑白二种。

招远县

物产稷,其色有赤白黄黑数种。

阳曲县

物产稷,粟有软硬二种。

祁县

物产稷,有大小二种,视他方味美。

定襄县

物产稷,青黄黧黑。

临汾县

物产稷,有大小二种,视他方味美。

翼城县

物产稷,有赤黑二种。

汾西县

土产稷,黄白黑三种。

马邑县

土产稷,有青红白黑四种。与早晚大小之分。

洧川县

物产稷,有黄白二种。

辉县

物产稷,色有青白红黄,名有六月籼、溜沙白等,皆嘉。他如龙爪、兔蹄、鸡肠、鼠尾、随象、立名动以百计。

庆阳府

物产稷,黄白红青黎软凡六种。

歙县

物产穄,有黑穄者,籼穄也。赤穄者,糯穄也。长如芦苇号芦穄、黄穄,皆古之稷也。

稷部纪事

孙氏《瑞应图》:舜时后稷播种,天降秬秠。故诗曰:天降嘉种,维秬维秠。
《穆天子传》:𠮀奴觞天子于焚留之山,乃献马三百,牛羊五千,秋麦千车,膜稷三十车,天子使柏夭受之。《汉书·宣帝纪》:神爵元年三月,诏曰:元康四年嘉谷元稷降于郡国。

稷部杂录

《诗经·王风》:彼稷之苗。〈又〉彼稷之穗。〈又〉彼稷之实。《小雅》:我稷翼翼。
《礼记·月令》:中央土天子,食稷与牛。
孟秋之月,农乃登谷。〈注〉谷谓稷也。
《孝经》:说稷者,五谷之长。五谷众多不可遍祭,故立稷而祭之。
《吕氏春秋》:饭之美者,有阳山之穄。
《风俗通》:米之神为稷,故以癸未日祠稷于西南,水胜火为金相也。
《白虎通》:稷者,得阴阳中和之气而用尤多,故为长也。卢毓《冀州论》:真定好稷,地产不为无珍也。
演繁露《职方氏》:并州宜五稷,郑元曰:黍、稷、麦、稻、菽、后稷、社稷皆取此,以其该五种名之也。
《梦溪笔谈》:稷乃今之穄也。齐晋之人谓,即积皆曰祭,乃其土音,无他异也。《本草》云:又名穈子,穈子乃黍属。《大雅》:维秬维秠,维穈维𦬊,秬秠穈𦬊,皆黍属,以色别。丹黍谓之穈,今河西人用糜字,而音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