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禾谷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禾谷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十三卷目录

 禾谷部汇考
  诗经〈豳风七月 小雅大田 大雅生民 鲁颂閟宫〉
  礼记〈曲礼〉
  周礼〈夏官职方氏〉
  春秋纬〈运斗枢 说题辞 感精符 佐助期〉
  礼纬〈斗威仪 稽命徵〉
  孝经纬〈援神契 钩命诀〉
  山海经〈海内经〉
  淮南子〈天文训 地形训〉
  说文〈释禾〉
  广雅〈释草〉
  小尔雅〈广物〉
  古今注〈九谷〉
  广志〈禾别种五〉
  瑞应图〈嘉禾〉
  博物志〈物产〉
  格物总论〈谷总〉
  郭橐驼种树书〈谷麦〉
  直省志书〈长垣县 历城县 邹平县 新城县 齐河县 齐东县 禹城县 临邑县 长清县 乐陵县 滨州 沾化县 钜野县 东平州 汶上县 保德州 平陆县 襄垣县 沁源县 高平县 祥符县 洧川县 遂平县〉
 禾谷部艺文一
  谷讴           魏曹植
  禾讴            前人
  清暑殿甍嘉禾赞     宋孝武帝
  嘉禾表          刘义恭
  嘉禾颂          沈演之
  上谷充军粮启       梁元帝
  嘉禾合穗赋        唐潘炎
  嘉禾合颖赋        张真祥
  甸人献嘉禾赋        赵蕃
  为留守奏嘉禾表       张说
  庐州进嘉禾表        符载
  中书门下贺恒华州嘉禾合穗表〈德宗〉
               权德舆
  贺嘉禾表         柳宗元
  贺嘉禾表         张仲素
  礼部贺嘉禾及芝草表    无名氏
  奏汴州得嘉禾嘉瓜状     韩愈
  揠苗赋           杨涛
  赐答张商英上仰山瑞禾表手诏
               宋哲宗
  进仰山瑞禾图宋大雅表   张商英
  偃师嘉禾颂         李棁
  拟常熟县开国侯谷实进封常熟县开国公加食邑实封制         胡琦
  代谷实谢表         前人
  嘉禾记         金姜国器
  嘉禾赋          明沈鲤
  嘉禾赋           许国
  嘉禾赋          陈经邦
  嘉禾颂          刘储秀
  嘉禾颂          张勉学
  岐阳嘉禾颂         李棨
  潞州嘉禾记         李达
  潞城县嘉禾记        钟铭
  潞城县重生嘉禾记      屈铨
  刘公嘉禾碑记       韩邦靖
  嘉谷亭记          邢嵩
  嘉禾碑记         张佳映
 禾谷部艺文二〈诗词〉
  奉和圣制至长春宫登楼观稼穑之作 唐苏颋
  观稼           白居易
  古风            李绅
  太和戊申岁大有年诏赐百寮出城观秋稼谨书盛事以俟采诗者     刘禹锡
  咏嘉禾合颖         孟简
  嘉禾合颖         无名氏
  朝会乐章          宋史
  宋大雅十三章       张商英
  送吴叔举主簿往清江受纳秋苗
               王庭圭
  插秧歌          杨万里
  秋日           金赵元
  嘉禾瑞麦诗       明吴伯通
  看刈禾           高启
  嘉禾颂           解缙
  瑞麦嘉禾颂        李三友
  瑞麦嘉禾吟        张朱明
  谷靡靡           王道
 禾谷部选句

草木典第二十三卷

禾谷部汇考

《诗经》《豳风七月》

九月筑场圃,十月纳禾稼,黍稷重穋,禾麻菽麦。
〈朱注〉禾者,谷连槁秸之总名。禾之秀实而在野,曰:稼先种后熟,曰重后种先熟,曰穋再言禾者,稻秫菰粱之属,皆禾也。〈大全〉庐陵罗氏曰:稻稌也,秫糯也,菰雕菰也,亦作雕胡,即板桑,所谓雕胡饭,本草注曰:稻米有粳,有糯秫米,是粟秫似黍米,而粒小不堪为饭,最粘宜作酒,菰又谓之茭白,岁久中心生白台,谓之菰米。台中有黑者,谓之茭。郁至后结实,乃雕胡。黑米、粱米、皆是粟类。孔氏曰:麻与菽麦则无禾称,故于麻麦之上,更言禾字以总诸禾耳。

《小雅大田》

既方既皂,既坚既好,不稂不莠,去其螟螣,及其蟊贼,无害我田稚。
〈朱注〉方房也,谓孚甲始生而未合时也。实未坚者,曰皂稚,幼禾也。〈大全〉孔氏曰:穗上已有孚甲。孚者,米外之粟皮。甲者,在孚外,若铠甲之在人表。虫灾禾稚者偏甚。


彼有不穫稚,此有不敛穧,彼有遗秉,此有滞穗,伊寡妇之利。
〈大全〉长乐刘氏曰:稚谓穗之低小,刈穫之所不及者。穧谓刈,而遗忘束缚之所不及者。秉谓束而辇载之所不尽者。滞谓刈,而折乱秉穫之所不逮者。皆缘丰稔故也。

《大雅生民》

诞后稷之穑,有相之道,茀厥丰草,种之黄茂,实方实苞,实种实褒,实发实秀,实坚实好,实颖实栗,即有邰家室。
〈朱注〉相助也,言尽人力之助也。茀治也,种布之也。黄茂嘉谷也。方房也,苞甲而未拆也。此渍其种也,种甲拆而可为种也,褒渐长也,发尽发也,秀始穟也,坚其实坚也,好形味好也,颖实繁硕而垂末也,栗不秕也,既收成见其实皆栗。栗然不秕也。

诞降嘉种,维秬维秠,维糜维𦬊,恒之秬秠,是穫是亩,恒之糜𦬊,是任是负,以归肇祀。
〈朱注〉降,降是种于民也。书曰:稷降播种是也,秬黑黍也,秠黑黍一稃二米者也,糜赤粱粟也,𦬊白粱粟也,恒遍也。谓遍种之也。〈大全〉孔丛子魏王问子顺曰:寡人闻昔者,上天神异后稷,而为之下嘉谷。答曰天虽至神,未闻下谷与人也。诗美后稷能大教民种嘉谷,以利天下。故曰:诞降嘉种,犹书所谓稷降播种,农植嘉谷也。

《鲁颂閟宫》

黍稷重穋,稙稚菽麦,奄有下国,俾民稼穑,有稷有黍,有稻有秬。
〈注〉先种曰稙,后种曰稚。〈大全〉孔氏曰:重穋稙稚生熟早晚之异,称非谷名。

《礼记》《曲礼》

黍曰芗合,粱曰芗萁,稷曰明粢,稻曰嘉蔬。
〈注〉黍熟则黏聚不散其气又香,故曰芗合粱谷之强者。其茎叶亦香,故曰芗萁稷粟也。明足以交神祭祀之饭,谓之粢。盛蔬与疏同立苗疏,则茂盛嘉美也。

《周礼》《夏官职方氏》

东南曰扬州,其谷宜稻。
〈订义〉易氏曰:稻生于水泽之地。经言稼下地是已扬州居东南之极及支川下流之所归厥土为涂泥为沮洳,故其谷宜稻。

正南曰荆州,其谷宜稻。河南曰豫州,其谷宜五种。
郑康成曰:五种黍稷菽麦稻。

正东曰青州,其谷宜稻麦。河东曰兖州,其谷宜四种。
郑康成曰:四种黍稷稻麦。

正西曰雍州,其谷宜黍稷。东北曰幽州,其谷宜三种。
郑康成曰:三种黍稷稻。

河内曰冀州,其谷宜黍稷。
正北曰并州,其谷宜五种。
郑康成曰:五种黍、稷、菽、麦、稻、也。

《春秋纬》《运斗枢》

璇星明则嘉禾液。

《说题辞》

天文以七,列精以五,故嘉禾之滋茎长五尺。五七三十五神盛,故连茎三十五穗,以成盛德禾之极也。

《感精符》

日下沦于地,则嘉禾生。

《佐助期》

咸池主五谷。

《礼纬》《斗威仪》

君乘木而王,则草木丰茂,嘉谷并生也。

《稽命徵》

天子祭天地宗庙,六宗五岳得其宜,则五谷丰。

《孝经纬》《援神契》

德下至地,则嘉禾生。
《钩命决》
五政不失,百谷稚熟。

《山海经》《海内经》

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后稷葬焉。爰有膏菽、膏稻、膏黍、膏稷,百谷自生,冬夏播琴。
其城方三百里,盖天下之中,素女所出也。言米好,皆滑如膏。播琴犹播殖,方俗言耳。

《淮南子》《天文训》

孟夏之月,以熟谷禾,雄鸠长鸣,为帝候岁。
〈注〉雄鸠布谷。

摄提格之岁,稻疾,菽麦昌。
单阏之岁,稻、菽、麦、蚕昌。
执除之岁,麦熟。
大荒落之岁,麦昌,菽疾。
敦牂之岁,稻疾,菽麦昌,禾不为。
协洽之岁,稻昌,菽麦不为。
涒滩之岁,菽麦昌。
作鄂之岁,菽麦不为,禾虫。
掩茂之岁,麦不为,菽昌。
大渊献之岁,菽麦不为,禾虫。
困敦之岁,蚕、稻、麦昌。
赤奋若之岁,稻疾,菽不为,麦昌。

《地形训》

雒水轻利而宜禾。平土之人,慧而宜五谷。
东方川谷之所注,日月之所出;其地宜麦。
南方,阳气之所积,暑湿居之;其地宜稻。
西方高土,川谷出焉,日月入焉;其地宜黍。
北方幽晦不明,天之所闭也,寒水之所积也;其地宜菽。
中央四达,风气之所通,雨露之所会也;其地宜禾。木胜土,土胜水,水胜火,火胜金,金胜木,故禾春生秋死,豆夏生冬死,麦秋生夏死,荠冬生中夏死。

《说文》《释禾》

谷续也,百谷总名。
禾嘉谷也,以二月而种,八月始熟,得时之中,故谓之禾。

《广雅》《释草》

粢稻其穗谓之禾。

《小尔雅》《广物》

槁谓之秆,秆谓之刍,生曰谷,谓之粒。菜谓之蔬,禾穗谓之颖。截颖谓之铚,拔心曰揠,拔根曰擢,把谓之秉,秉四曰筥,筥十曰

《古今注》《九谷》

九谷,黍、稷、稻、粱、三豆、二麦。

《广志》《禾别种五》

渠禾蔓生,实如葵子,米粉白如面,为饘粥,牛食之肥。六月种,九月熟。
感禾扶疏,生实似大麦。
杨禾实似藋,粒细左折右炊,停即牙生。
巴禾,木稷也。
火禾高丈馀,子如小豆,出粟特国。

《瑞应图》《嘉禾》

嘉禾,五谷之长,盛德之精也。文者,异本而同秀。质者,同本而异秀。此夏殷时嘉禾也。

《博物志》《物产》

五土所宜黄白,宜种禾,黑坟宜麦黍,苍赤宜菽芋,下泉宜稻。

格物总论《谷总》

谷种之美者也,其为种也,不一考之。前载有言三谷者,粱、稻、菽是也。有言五谷者,麻、黍、稷、麦、菽是也。有言六谷者,稻、黍、稷、粱、麦、菰是也。有言九谷者,稷、秫、黍、稻、麻、大小豆、大小麦是也。有言百谷者,又包举三谷各二十种者,为六十蔬果之实助谷各二十是也。盖人食之,则饱不再食,则饥未有不资,以为生也。然不种则不生,不时则不穫。故古者重谷而务农焉,种以时而生,以时耕,以时而穫,以时人事尽焉,地利尽焉,天时应焉。苗而秀,秀而实。昔春而种者,子粒耳。秋而收者,万颗也。昔春而入土者,升斗耳。秋而豋场者,仓箱也。国与民俱足,独不在此乎。故圣王必贵五谷而贱金玉。

《郭橐驼种树书》《谷麦》

凡种五谷,用成收满平定日为佳。小豆忌卯,稻、麻忌辰,禾忌丙,黍忌丑,秫忌寅未,小麦忌戌,大麦忌子,大豆忌申,凡九谷不避忌日种之,多伤败。
种诸豆子、油麻大麻等,若不及时去草,必为草所蠹耗,虽结实亦不多。谚云:麻耘地,豆耘花。麻须初生时耘,豆虽开花亦可耘。
种菉豆地宜瘦。
腊日种麦及豆,来年必熟麦。麦苗盛时,须使人纵牧于其间,令稍实则其收倍多。麦属阳,故宜乾原。稻属阴,故宜水泽。
小麦不过冬,大麦不过年。
麦最宜雪。谚云:冬无雪,麦不结。
种麦之法土欲细,沟欲深,耙欲轻,撒欲匀。晒麦之法宜烈日之中乘热而收,仍用苍耳叶或麻叶碎杂其中,则免化蛾。

《直省志书》《长垣县》

方物谷。有白谷、红谷、稚谷、晚谷、碱谷。

《历城县》

方产谷。谚虽云:一麦胜三秋。然历人以谷成为大,有其名有百馀种。

《邹平县》

物产白谷。粒白圆大,俗谓粱谷米。

《新城县》

物产谷。名甚多,大约黄白二种。

《齐河县》

物产谷。有黄白数种。

《齐东县》

物产白谷、黄谷数十种。

《禹城县》

土产有黍谷。

《临邑县》

物产谷。有齐头白、大白、小白、粱谷、毛谷、龙爪、小猪尾、刀靶齐、蜡睄、独脚黄、红黍谷,母鸡头、铁鞭头、旱不愁、倒寻根漫粱窜、女儿笑、拖泥秀、亲不换、瓦屋里吾土,以榖为命故详。

《长清县》

物产谷。有黄白数种。

《乐陵县》

土产白谷、黄谷、红谷、粱谷。

《滨州》

物产谷。有黍谷、粱谷、粘谷,米各异。

《沾化县》

物产谷之品。齐头白、黄毛尾、大金钱、小金钱、十弟兄、黑秫谷、白秫谷、红秫谷、夺麦场玉谷黄谷金坠。

《钜野县》

物产谷。黄、白、红、黑四种。

《东平州》

物产谷。黄白黍谷。

《汶上县》

物产谷。黄白二种。

《保德州》

土产粱谷。穗有毛,米白。黍谷有红黄二色,大谷有红黄二色。

《平陆县》

土产谷。有青白黄三色,秫谷有红黑黄三色,皆堪酿酒。其先熟者曰疾谷。早谷他如临老,变御丝、雁爪、黄荆子、黄满川黄龙爪秫、黄瓜秫、盖随象而异名耳。

《襄垣县》

物产碱谷黑谷、白谷。谷米皆白红谷,皮红米黄白,不老角长六七尺,斧斩齐穗,齐头米色白。

《沁源县》

物产粱谷、青谷、白谷、黄谷、红谷、黑谷、秫谷、李朝谷、桑根谷、虎尾谷、毛间谷、流沙谷、龙爪谷、赞子谷、刘秀才谷、十捣杵谷、临秋变谷、铁霸齿谷。

《高平县》

物产谷。黄白青红数种,精洁美腴,甲于他郡。

《祥符县》

物产青谷、白谷、黄谷、红谷。

《洧川县》

物产谷,有黄、白、青数种。

《遂平县》

土产谷属。六月先绳儿谷、龙爪谷、红青谷、酒谷、水谷、搭过梁串鱼谷、大青谷、气杀风冻谷、寒粟豆儿谷、山东糙、压塌车、猪咬齐。

禾谷部艺文一

《谷讴》魏·曹植

于穆圣皇,仁畅惠渥。辞献减膳,以服鳏独。和气致祥,时雨洒沃。野草萌芽,变化嘉谷。

《禾讴》前人

猗猗嘉禾,惟谷之精。其洪盈箱,协穗殊茎。昔生周朝,今植魏廷。献之庙堂,以昭祖灵。

《清暑殿甍嘉禾赞》宋·孝武帝

维殷粤周,有穗表祯。祥乎合矣,超瑞高甍。非原非泽,乃瑞乃灵。庶藉天贶,广兹化清。
《嘉禾表有颂》刘义恭臣闻居高听卑上帝之功,天且勿违圣王之德,故能影响二仪,甄陶万有。鉴观今古采验图纬,未有道阙化亏而祯物著明者也。自皇运受终,辰曜交和,是以卉木表灵,山渊效宝。伏惟陛下体乾统极,休符袭逮,若乃凤仪。西郊龙见东邑海酋,献改缁之羽。河祗开俟清之源,三代象德,不能过也。有幽必阐,无远弗届。重译岁至休,瑞月臻前者,躬籍南亩,嘉谷乃植。神明之应,在斯尤盛。四海既穆,五民乐业,思述汾阳经始灵,囿兰林甫树,嘉露频流,板筑初就祥穟,如积太平之符,于是乎在臣以寡立承乏槐铉沐浴芳津,预睹冥庆不胜忭舞之情。谨上《嘉禾甘露颂》,不足称扬。美烈追用悚汗,颂曰:

二象攸分,三灵乐主,齐应合从。在今犹古,天道谁亲。唯仁斯辅,皇功帝绩,理冠区宇。四民均极,我后体兹。惟机惟神,敬昭文思。九族既睦,万邦允釐。德以位叙,道致雍熙,于穆不已。显允东储,生知夙睿。岳茂渊虚,因心则哲。令闻弘敷,继徽下武。俪景辰居,轩制合宫。汉兴未央,矧伊圣朝。九有已康,率由旧典,思烛前王。乃造凌霄,遂作景阳。有蔼景阳,天渊之涘。清暑爽立,云堂特起,植类斯育,动类斯止。极望江波,遍对岳峙。化德惟达,休瑞惟懋。诞降嘉种,呈祥初构。甘露春凝,祯穟秋秀。于今匪烈,嗣岁仍富。昔在放勋,历荚数朝,降及重华。倚扇清庖,铄矣皇庆。比物竞昭,伦彼典策,被此风谣。资臣六蔽,任兼两司。既恧仲衮,又惭郑缁。岂忘衡泌,乐道明时。敢述休祉,愧阙令辞。

《嘉禾颂》沈演之

焕炳祯图,昭晰瑞典。运倾方閟,时亨始显。绨状既章,鸟文斯辩。于皇圣辟,承物纪远。明两辰丽,昌辉天衍。〈其一〉理妙位崇,事神业盛。渊渥德泽,虚寂道政。协化安心,调乐移性。玉衡从体,瑶光得正。臣星垂采,景云立庆。〈其二〉极仁所被,罔幽不攘。至和所感,靡况弗彰。鸳出丹穴,鹦起西厢。白鹿踰海,素乌越江。结飨穹阴,仪形钟阳。〈其三〉治人奉天,乃勤乃格。黛耒俶载,高廪已积。嘉禾重穋,甘露流液。擢秀辰畦,扬颖角泽。离穟合豪,荣区荫斥。〈其四〉盈箱徵殷,贯桑表周。今我大宋,灵贶绸缪。帝终撝谦,绎思勿休。躬荐宗庙,温恭率由。降福以诚,孝享虔羞。〈其五〉颁祉推功,登徽睿诏。恩覃隐显,赏延荒徼。河清海夷,山华岳耀。憬琛夐赆,兼泽委效。日表地外,改服请教。〈其六〉茂对盛时,绥万屡丰。厌厌归素,秩秩大同。上藏诸用,下知所从。仰式王度,俯歌南风。鸿名称首,永保无穷。〈其七〉
《上谷充军粮启》元帝
臣闻金城千仞必资守粟,革车千乘其在馈实。愿武车绥旌,列飞鸿之行阵。奉辞受脤,掩鸷兽于貙虎,贾逵渠水,虽曰难踪,梁习劝农,窃知自勉。

《嘉禾合穗赋》唐·潘炎

天祚明德兮降之嘉生,案彼灵篇兮莫之与京。脉震土膏且分苗于南亩,驷临天汉爰合穗以西成。当元后之历试,表休徵于太平,不莠不稂,实坚实皂,引薰风于和气,承湛露于苍昊。生非百里验管仲之虚词,出异昆山自我皇之所宝。在瑞图之右为旷代之祥,唐叔得之而合颖,周成得之以充箱。双米一稃称之表异,孤茎六穗颂以非常。今也尤盛,居然允臧转风而屡腾佳气,就日而交见祥光。独天不生,托厚载于富媪。非圣不感效元符于我皇,我皇得之炽而昌,风之起兮云之扬,嘉禾之瑞未可量。天子亿载临万方。

《嘉禾合颖赋》张真祥

南山之下兮无人之境,力穑此中兮均夫。躁静劳则不惮,既寒耕而热耘。庆有所归,忽异亩而同颖,茎骈惜芃。芃之色,秀合垂䔿䔿之影。此焉观瑞亦秖,以异比于木,乃连理之祥在于人,盖同心之义稃已闻。于二米茎乃殊于九穗,岂菲德之能及。实圣朝之所致。爰考休徵,丰年是凭。麦两岐而能匹,茅三脊而徒称。固神仓之可贮,期郊庙之以升。欲荐尧阶且闻秷,秷之穫将登禹膳,遂入浮浮之烝天,道元默瑞以表德。岂无沃土而光于我家,岂无异方而祚此王国。不有嘉生孰谓宾荣,友朋之心,因取兴于连茹。兄弟之乐,遂作戒于分荆。伫闻唐叔之献颂,我后之升平。

《甸人献嘉禾赋》赵蕃

圣上崇国本致时康。动元象之昭鉴,产嘉禾而应祥。甸人于是具畚,锸修封疆。启芳颖于修畛,荐灵粢于我皇。懿夫挺拔自分,连拳相接始穰。穰而齐实终矫,矫而异叶殊其本,均二气以发生。同乎心表一德之和协,不然者,宁擢秀于坟衍,载具美于图牒。徵其瑞质,稽彼大同。见芬敷而共贯,信荣结以交通,则知符乎帝道发自天功,合穗之珍方,将效祉于今日。异亩之美,岂独标奇于古风。于是野老欢心,田夫尽力,宛移根于沃壤之际,俄发耀于丹墀之侧。祥烟近拂,乍疑连理之形,喜气旁临,更辨合欢之色。弥彰执契之道,载助惟馨之德尔。其天鉴非远,神珍是呈。始苕亭而间出,终夭矫而曲成。岂比躬稼之时,尽化晋君之草。挺生之岁克符,汉帝之名向令。质委离,披孤生苯䔿安得临。玉砌迩龙衮,设穜稑之萌芽,为理化之根。本是知六府,惟序万邦式。孚茅三脊而非偶,兽共抵而自殊。未若耀青芳于近甸,垂嘉贶于灵图。况复圣虑弥深,皇猷思永梯山。航海未足契,其休光菲食卑。宫将欲示其丰省斯,所谓腾茂实于厚地,故荐穗于重颖。

《为留守奏嘉禾表》张说

臣某言,臣闻天听自人神和,在德代非乏瑞罕遇开泰之期福不虚徵。必俟休明之主,伏惟天册金轮。圣神皇帝陛下,仁覆万灵,孝理四海,功莫高于尊祖,道莫大于配天。严备郊禋崇肃宗,祀秩百王之礼,兼六代之乐。恩溢胶庠,训优更老。政每先于帝籍,役不紊于农时。嘉气横游,祥风纷洒。腾文炜色,九光连合于贞明,逸辈殊伦百宝骈滋于动植。臣今月日奉进旨,告望凤台庆山醴泉之瑞,其日于山陵东,柏城内,得嘉禾一本。臣初见众苗亘垄,香颖垂秋。嘉玩繁滋,钦观成粒,左右无识。折以呈臣,异其绿叶绶舒,葱芒璧秀熟。视奇状,乃知嘉祥。下则异亩合,茎上又同连双穗。昔雍熙之代,政理之君,虽道出应时而生不择地。未有托根神域,彰孝德之能。深吐秀寿宫,助粢盛之丰洁,此盖睿诚通感,灵祐降祥。中古以来,未睹斯美臣籍庆宗枝久沐星潢之润,躬持瑞颖,预奉天保之符,忭悦之诚,倍兼恒品。

《庐州进嘉禾表》符载

臣某言,得庐州刺史裴靖状,称巢县百姓唐海母丧,庐墓手自耕植,以备祠祭。无何于粟田之中,辄产嘉禾一本,六穗一本五穗。即时差录事参军朱宁。丁宁考验,事状明白。臣闻感天地者,存乎诚。通神明者,极乎孝。蕴而为精粹,发而为祯祥。上元与之献酬,后土为之泄露,故使腾芳高陇,擢颖清秋。冠九谷之英英,增大田之蔼蔼。此皆陛下圣德茂鸿,化洽名教立风俗厚。生人之内有淳孝,灵瑞之下有嘉禾。迈风烈于前王,焕丹青于唐史。不然何幽赞元,答其若是乎。臣猥以钝劣,祗守风土。宣陛下之恩泽,抚陛下之庶氓。睹兹盛美,光荣耳目,不胜欢忭踊跃之至。
《中书门下贺恒华州嘉禾合穗表》〈德宗〉权德舆

臣等某言,伏见武俊所奏恒州鼓城县生嘉禾一本,合穗。又卢徵奏,华州郑县太平乡三交里,获嘉禾一穗者。谨按孙氏《瑞应图》曰:嘉禾者,五谷之长。王者德茂,则生。伏惟陛下德叶元功仁育生,类同颖擢,秀殊祥并时。昔周道既昌,唐叔以献表天下,和平之兆,为阴阳欣合之符。五谷登成百嘉储,祉发于厚,载集是休徵。况岳镇之方,表章继至。感通昭晰,莫甚于斯。臣等忝列台司,喜倍恒品无任,欣忭踊跃之至,谨奉表陈贺以闻。

《贺嘉禾表》柳宗元

今月某日,宰臣以幽州所进嘉禾图各一轴,示百寮者,伏以嘉谷顺成灵,贶昭格天人,合应遐迩同心。伏惟皇帝陛下睿谋广运,神化旁行植物,知仁祥图应圣灵,岳不愆于赞佑燕谷用,遂于生成丰稔,随均知朔南之被泽,休嘉克叶,见天地之同,和六穗惭称于汉臣异,亩耻书于周典。自中形外,均庆同欢。臣谬职宪司,获睹嘉瑞,无任忭跃之至。

《贺嘉禾表》张仲素

臣某等言,今月某日,伏见平卢淄青等州节度使、郓州大都督、府东平县官、庄地内,有禾异垄,双本合成一穗。画图奏进,传示百僚者,臣等谨按《瑞应图》曰:王者德茂而太平,君臣和,则嘉禾朱草以甲萌。言不得中和之气,即不生也。伏惟陛下鼓和气,茂休德,泰阶平于上下大中,建于人臣。神明是若徵兆必报通。彼殊垄,总其双茎,滋大泽以冥,造成嘉穗。而荐和合为一彰至化之会同坚,而好表资生之丰实推物类以得天意,观绘事而拟灵篇。凡在班行咸同,庆幸不胜云云。

《礼部贺嘉禾及芝草表》无名氏

伏见今月某日,内出剑南所进嘉禾图,及陕州所进紫芝草,示百寮者,珍图焕开,瑞彩交映遐迩,偕至福应攸同。伏惟皇帝陛下,缉熙至道,保合太和。天惟发祥地,不爱宝嘉禾擢质,灵草抽英。献于王庭,唐叔惭同颖之异荐。诸郊庙班史谢连叶之奇,既呈薿薿之祥,更睹煌煌之秀。丰年斯著圣寿用,彰饮和之人,欢忭无极。臣等优游至化。披玩殊姿,庆忭之诚,倍百恒品。

《奏汴州得嘉禾嘉瓜状》韩愈

谨按《符瑞图》,王者,德至于地,则嘉禾生。伏惟皇帝陛下,道合天地,恩沾动植迩。无不协远,无不宾神,人以和风雨咸。若前件嘉禾等,或两根并植一穗连房,或延蔓敷荣异实共蒂。既叶和同之庆,又标丰稔之祥。感自皇恩,微茎何植于造化。亲逢嘉瑞,小臣喜遇于休明。

《揠苗赋》〈以无助苗长时至斯茂为韵〉杨涛

苗生有渐兮,时不可踰。揠而求长兮,是谓甚愚。谓:坐致其滋茂,翻立见其萎枯。欲速之成,虽切受益之理,则无计牵挽之功。虽则劳止在播植之道,不亦疏乎。原夫势惟探掇心,则陵遽曾本固之靡思,徒末大以生虑。附丽无所同,伐木而蹶根援引靡辞似拔茅之连,茹苟离根而去本,必有损而无助。然则抽轧奚补枯槁是招,虽尽区区之意,弥损芃芃之苗。助长且乖于载绩速成,空望于一朝。殊不知润以膏泽,托兹沃壤,待天时以煦,资地力以养。谅物生之有恒,何力拔而能长。岂不以立心有惑,措手无疑。俄见宛其死矣。犹云:有以助之,不发悟于尽瘁,空深迷于务滋。谓短长皆由于己,谓迟速不系于时。劳而无功,殄乃自致。方握兰而势并,比捽草而功异。增高之望,莫从尽揠之助。爰至徇躁求之性,始望如云,乖驯致之。方终贻委地,逆其理而如是,伤其物而由斯。欲益为谋,冀有秋之弥疾,过求生害,嗟不日而已萎。是以君子明于休咎,每因缘于根本,不苟且于华茂,推于命俟。于时无若,宋人之大谬。

《赐答张商英上仰山瑞禾表手诏》宋哲宗


御笔张商英省所上表,袁州仰山太平兴国禅院园中,产谷一本,两茎七穗。事具悉,博原效祥。嘉禾毓秀,和气所感,元贶昭彰,匪耘匪耔,以挺生如坻。如京之将见卿,为时柱石,秉国钧衡。召此至和,实惟燮理。忽披竿牍曲尽形容,实野充箱行,庆丰年之兆,归美报上,不忘忠荩之诚,省览已还,益深嘉叹。

《进仰山瑞禾图宋大雅表》张商英

臣近上表,袁州仰山瑞禾,盖《春秋》书:大有年乃鲁侯一国之事。今天下稔而珍,祥发于嘉谷,则春秋所书,何足道哉。伏蒙圣恩,赐以诏答,宸翰天文,辉照蔀屋。温词德意,沦浃肌髓。臣窃惟天保之诗,君能下,下以成其政。故臣能归美以报其上,垂之六经,诏之万世。臣敢不拜首稽首,对扬睿圣之丕显休命。谨绘瑞禾图,作宋大雅十有三章,缮写图如右,上进以闻。

《偃师嘉禾颂》李棁

皇帝即位之三年,洛之偃师县,得禾异亩同颖。县令臣李棁再拜受禾,献状于府,府以图上。推古按牒以迹厥理,惟食在民功。〈缺〉配天而民,惟国本,本固则宁。故王者,贵农重谷以宥天下。然则瑞之在禾,明务本也。异本同归,示无外也。神爵赤雁芝房奇禾之祥,比兹褊矣。臣职司是邑,谨拜手稽首而作颂,曰:

于皇化淳,开乾格坤。丕赫厥耀,祯祥阐珍。畇畇我田,维亿维衍。滋秀浥灵,协瑞殊畎。农曰:噫嘻献于县师,令受伛偻以椟于府,府不敢有,归于元后。皇帝曰:嘉天锡茂祉,予宝非祥,笔在太史。
拟常熟县开国侯谷实,进封常熟县开国公加食邑,实封制。         胡锜

庆有年而介福久疏,分井之封,播考绩以陟明爰。进植圭之秩,乃眷奏艰之惠,载推报本之恩。允穆师言诞扬涣,号常熟县。开国侯谷实学深,种植仁熟滋培。一日无食则饥,司民之命三代处农,而教为道之原。其和足召阴阳之和,其贵能贱金玉之贵。豳歌始播妇馌亩,以勤劳鲁颂于胥。牧在坰而蕃硕,行师则藉之挽粟,彻疆则资之峙粮。持常平使者之权,视时登损,佐地官司徒之职,待国赒颁畴庸。既咏于屡书,班禄宜先于增赋。乃刻名于锁壁,乃彰用于斝彝。爰即侯疆就升公爵,于以重宅生之寄,于以显育教之庸于戏。岁月日时无易,而用明朕,已建九畴之范。水火木金惟修而永赖尔。其叙万世之功,益厉后图嗣,有华宠可进封常熟县开国公,加食邑实封。

《代谷实谢表》前人

八政之畴曰:食粗喜屡,丰九井之田。为公误叨,进秩增畬,锡宠击壤知恩。伏念臣函,直无奇簸扬。有腼勿正勿忘勿助,幸免揠苗,实裒实发实坚,仅能维秬。顾何修而何饰,蒙载柞以载芟。天子元日而祈于郊,至勤圣驾冢宰杪,岁而制其用。亦费庙谟,偶六穗之告丰,而三农之胥庆遽。超荣于品禄,仍加衍于户租。不稼而囷祗,负素餐之愧。奏艰而粒实归,教艺之仁兹。盖恭遇皇帝陛下,心应形声,化调风雨,正德惟和,惟叙舜厚。其生休徵,用乂用成。禹敷其福异亩,遂生于同颖,靡田不挺于稠华。虽已誇狼戾之秋,或虑有鹄形之岁。奖职方而任贡升,廪氏以司储猥,令燕黍之微,亦被周禾之命。臣敢不茂,加播殖益务滋,生八月穫十月,场力课服田之事,九年耕三年,食誓殚忧国之忠。

《嘉禾记》金·姜国器

天地之间赋象成形者,有万不同。而以罕见者,为祥。如麒麟之于走兽,凤凰之于飞鸟。上则庆云甘露,下则醴泉芝草,类皆不常出,则所以为瑞也。尝考诸图牒,即其实而较之,独嘉禾最为上瑞。何则嘉禾者,谷之精也。谷者,生民之命,有国之宝,政之急务也。夫谷之精英者,出则百物阜成。其可知已借,使年谷不登。民有饥色,虽麟凤在郊薮,庆云甘露出于天,芝草醴泉出于地,则将何益。是知嘉谷之为瑞,大矣哉。然则彼物果何为出也。是岂人力所能致耶。是岂造物之偶然耶。盖尝闻之和气致祥,又曰:声和则天地之和应,今夫一郡一邑间丰凶之不同,灾祥之各异,无不系百姓之休戚,无不系吏政之贤否。吏政失则邪气奸,不能无妖孽之作也。吏政善则叶气通,不能无祥物之应也。昔鲁恭为中牟令政,有异迹,是岁嘉禾生,河南尹袁安上书言状,帝为之异。是以自古言贤令者,莫不以鲁恭为首。定湖小邑,僻在一隅。河滨山峤间风薄俗鄙者,久矣。加之素乏贤令尹,恩泽不流,教化不宣,挟奸肆巧习以成风。相仍数政以至乖争凌犯之变递起于闺门,愁恨叹息之声稔闻于田里。故向者,旱乾水溢之患无,岁无之大定。甲午,文林郭君,河间人。讳震,字伯起者,奉命来宰是邑,痛矫前弊。其用心也,公其从政也,果其忧民也。切弱者扶之强者。抑之奸民,无所容其迹巧,吏不得措其手,未几三载,政平讼理。向之乖争凌犯者,化而为礼义。昔之愁恨叹息者,易而为讴歌。是以和气薰蒸,阴阳调风雨。时一方之民,荐获丰稔。丁酉石州六县被灾者,大半。独此一邦,岁则大熟。俄而有邑人白广王诏同日,诣庭而告曰:有异谷,二本相隔数陇,合为一穗。令矍然而语曰:信如是说,岂非嘉禾耶。乃率僚属趋而往视之,果祥物也。迎之以归,于是阖境喧传,观者如堵。白叟黄童无不举手加额,皆曰:昔之水旱相仍,室家不保,今则乐岁终身饱,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而又祥物显应者,如此非吾县大夫德政所感,其谁之力与。翼日士民相率,趋庭奉酒而贺,不知手舞足蹈而歌咏满前已而令。乃顾谓士民曰:此一境间两获上瑞,所谓美之又美者,非吾敢擅其美。今圣天子在上,众贤和于朝,万物和于野。日月之在临,舟车之所至,无不被润洽而大丰美。故天不爱道,地不爱宝,所以嘉祥,为时而出。当与斯民同鼓舞,太平歌咏圣德。而已岂敢贪天之功,以为己力。吾闻善则称君,人臣之义也。昔唐叔得禾异亩同颖,献诸天子。周公旅天子之命作嘉禾名之书篇,炳如日星,辉映千载。今归美报上,适其时矣。乃缄禾于匮,仍图其像,具表以献。先闻于部刺史部,刺史达于州,自州而达于京师。上自王侯贵戚缙绅士流,下逮民庶,争先睹之为快。咸谓此瑞天下和同之象。今荐获二本,乃太和之象也。自春官用事,从而太常礼官采摭。故实闻诸朝堂,乃于正月上日称觞之次宝,而进之。使惊动万国耳目,为一代美事。先以照符用下本所献者,回具闻前议。邑人相告曰:兹者上瑞,并产吾土,旷百年未易逢此。以见圣朝格天之德高越于西周,下以见吾县大夫政迹之异,不减鲁恭之治。中牟使千世后知吾县有是美瑞,吾县长扬休天子表献之,力可不备记,以示诸后。

《嘉禾赋》明·沈鲤

惟帝籍之千亩,接宸极之宫墙,翕垓埏之瑞炜。穆元辰于孟阳,萃坤灵而厚载,孕扶舆以发祥。错龙鳞于原隰,布镂刻于塍疆。沁玉河之沃润,浥金露之膏瀼,拓周台之灵囿,陋汉苑之朱堂。感华胥于禁宇,辟融泽于扶桑。祷农祥于地后,震瘅愤于天房。盖圣朝之所以先稼穑,备蒸尝展一人之孝思,而关社稷之灵,长者也。粤惟我皇践祚,阐坤握乾仁亶义濊圣恩广。渊契七月之精,蕴领无逸之真。诠振天明而育德躬,丰服于明禋履桑林,而简器望三,素以祈年,当东作之平秩举大典于籍田,亲秉耒以三。推御葱辖于青毡命。后稷以播谷简,伯禹以疏泉。班保介而终,亩劳百辟于肆,筵布阳和于九。有畅圣泽于八,埏尔乃精忱上达,协气旁通,瑞祉骈臻。灵贶云从,沴氛神禦,宝露时融,宜暑宜寒,十雨五风,将及我私,先急我公。我黍翼翼,我稷芃芃。既庭且硕实大以丰,乃有嘉禾秀擢蒙茸,或一本而多岐,或数穟而同茎。引瑶风以幻质,濯玉瀣而凝精。陆离离以缀蕾,煜采采以含英。溶丹椹之芳洁,灿琼蕊之晶荧,秉五七之恒德,挺九穗之奇祯。累连珠而合颖壹,金玉而本生。霈休符于甘雨,衔滋液于璇星。毓祥柯以五变,耀泰运于九茎。天施雨而匪瑞,日沦地而有徵。譬礼义之多富,猎龙凤之异名,轶幽谷之兰茝,掩元圃之松苓。彼紫麻、绿苣,岂嘉禾之与埒,而碧麦灵苗讵,并蔚而争荣。若夫粟雨炎帝瑞发轩辕陶虞异,穱《鲁史》书年成周合。穟唐叔命篇字成雨于苍颉,颖颂著于郑元卷。野产之而名邑,赤乌因之以改元。外此而朱蓂历于尧阶,紫蕙茁于太原。秀腾济阴之境,旅生建武之年。稻孙扬蕤于金斗,祥麟集食于武川。敬仲乃启封禅之所,致汾阳极称天瑞之可。传此皆帝不贵乎。金玉而宝,夫衣食之源。故其政必调于函夏,而时省敛于秋田之所致也。乃有连丛合陇,七穗五岐三苗四熟,珍绮纷披,或北里之称盛,或元山之让奇不周。或呈其异种帝庭,或献自外夷,或光照九阿之谣,或香闻五里之滋,是以繁瑰侈称于前代,而昌符踵应于来兹。孰若圣世之休祯,炳灵淑于神祇,实皇衷之渊塞,特示象于畴菑。既登八极于安和,仍济万国于咸熙。允阜泽之潜通,羌弘化之宠绥。于是田畯至喜,穑夫载忻,佥曰:异哉。世所希闻薄言,采之以献吾君,于惟皇上勋华淑轨,方且秉冲,自下逊美弗居。谓嘉谷之呈象,岂凉德之克符。实先圣之显烈,膺上帝之瑶图也。于是降明诏,涓吉辰徵太师之九奏,举宗伯之十伦。饬豆豋而并荐毖樽俎以俱陈。信曾孙之有道,企皇祖之居歆。于是大礼告成,亿兆欢忻。东渐海隅,西暨沙壖,具瞻上瑞。雷动风传,凡在廷之臣工,咸稽首以飏。言谓:圣王治天下以孝,而五谷为王政之先兹者,圣德广运格于重元。一人有庆兆,民赖焉。将使至治刑于万国,嘉祥戴于普天。皇风皞,王道平平,端冕垂旒,四海晏然,明明天子,寿考万年。

《嘉禾赋》许国

勾吴文学,蹑屩之燕。会天子藻润,太平四方,瑞应日奏阙下。既闻有献嘉禾者,群公毕贺乃盱衡濯,虑而往观之,遘徇华子与好古先生,辨论金门之左,揖而听其语。徇华子曰:吾闻太和之气,酝酿堪舆,蓄极而发奇珍,乃摅祥风之所披拂,膏露之所沾濡。神不能阐其粹,天不能表其符。沕潏逢涌溢为嘉禾,盖冥搜于玉筴,兹快觌于皇都。夫其陆海广轮,神膏沃衍,龙首通渠,鱼鳞叠畹,蔚封畛兮纵横,倬阡陌兮宛转,三推既倡兮九扈作劳。黄茂聿滋兮元功斯显。则有玉山异种,北里仙英,济阳九穗,昆崙五寻,挹光华于日月,凝沆瀣于太清。卿云照烂以垂覆景星,炜煜而流晶毓,非常之元,化挺秀质于金茎尔。乃颖擢丹霞颗,抱明月丰。枝苯䔿玮干芳洁,或珠联于异亩,或琪映于同畷,或两仪分于混沌,或五气散于轇轕,或参乎乾画之精,或象乎洛畴之列,其生也。后稷降灵厉山,遗烈种美璧于蓝田,萃商金于清樾,其用也。含哺万国,芬芳九闼。颐天颜于五位,肇王基于七月。猗寰中之上瑞羌,阅世而昭揭。昔苍姬之受命兮,爰抽秘于唐叔。逮白水之真人兮,值洪流而载育,曰:悠悠其历劫兮,嗟未间乎芳躅匪。至宝之不可恒兮,何寂寥于图箓。圣皇建极兮,超赫胥而轶大庭。黄舆献琛兮,嘉禾乃登迩。葳蕤兮千亩,远璀璨兮八纮。由顾命越于今兹兮,果何方兮弗获。亦何岁兮弗生,保介纷纶而奏御,奇祥杂遝于汗青,盖千万年之希睹,而鸿濛剖判所未有之庥祯也。谓宜陟岱岳告成功,勒苍崖树穹窿。跨蓂荚于尧除,掩蟠桃于汉宫。何为乎仅。升太庙之几聊,陈尚膳之饔蔑。洪朗而弗耀,抑崇峻以谦冲意者。圣人之盛德兮虑,非所以章明赐而承昊穹。于是好古先生拂然色厉,正襟谔谔而复之,曰:异乎。子言,所谓见一斑之文豹,蔽丰蔀而测星躔者也。吾闻之柔桑,暮拱殷道以兴芝房。协律汉业,几倾苍麟,驷于羯乘,黄龙炫于吴京。谓变者,未必为咎。疑祥者,未必为祯。其休其否,此焉足凭。嗟大钧之寥阔兮,二五交蒸。神奇臭腐兮,靡诡弗呈鲜。一抹一挤之荣,亦造化之偶然兮,夫何与于朝廷。是故明王驭世不贵异物,有兢兢而思慎,曷颛颛于黼黻,稽六府之重轻。察三才之秒忽,故以丰年为宝,民食为天。游神稼穑雅意,甫田躬黛耜御。绀辕廑穆清之宵旰,祇求裕乎。元元如其耕耘,不扰疆理尽力,多黍多稌,时万时亿。百室开兮妇子宁,百礼洽兮神人怿。即大化之神明,知协气之融液,虽无嘉禾奚损至德,如其疆理芜沟,遂废鸣条不时,濯枝愆序田畯,失其咨茹亚旅,阙其树艺黔黎,艰食风教刓敝。虽有嘉禾奚益世,故今天子远览陶钧之上,庶几归禾之旨,视厥方贡,让而弗处有事,寝园荐馨而已,盖俯徇乎。百辟非则效乎,夸诩子大夫不究本原。矜奇说异殊谬乎,春秋之义语未卒,勾吴文学摄齐,而进曰:长卿有言,楚既失矣。齐亦未为得也。且皇天树后,以长世,岂漠然。其无情有锡,羡以纯佑。或降威以宣惩,伊灾祥之大致固在昔。其明徵然,而天道远人道迩。验善恶之几,先视后德,何如耳。有禾芊芊明盛之年,飞紫芒于尧陌,垂金粟于舜田。气缘感而后应,治有开而必先以此为瑞。瑞何疑焉。若夫帝泽未流,嘉禾聿穟,摇盲飙以扶疏,润怪雨而薆薱。虽并穗之可观,实阴阳之多戾。出非其时是奚,足贵名之曰妖又岂非类,故夫麟一也。游郊者,轩以之光西。狩者,周以之亡凤一也。岐山鸣而德茂,颍川集而道荒,彼四灵其毕尔,岂兹禾之比方。盖以瑞称之兮,瑞未可必。以妖视之兮,妖亦非常。亮神霄之有,意非臧否。其茫茫维观物而考德兮,乃天人之并彰,噫嘻为妖为瑞,以昏以圣。则大圣之握符,必降康之綦盛。方今巢燧当阳,夔龙布令步玉,斗悬金镜。匹夫轸于宸衷三农,重于八政。春台若登寒暑,皆应是以震声,日景霅煜,九元贡华,乔岳输英大川极,薰蒸而旁魄,乃茁畅于天田。所谓以和召和兮,洵神理之自然,岂比夫赤乌,与泰始空诧,说于民间。昔我高皇帝之绍,天也。虎旅戢而化成龙,门献其嘉穗,肆贲天章,用歌敬畏不侈大,以自矜爰贻谋,而锡类诚。天宠其德,而灵承其瑞,于今观之,维上克配,而先生不考于此,一以为希睹,一以为偶然。弗原天而尽人得,毋立言之少偏,伊欲照金简重瑶编,表熙朝之鸿铄迈。周烈于千年务昭,明乎圣德,乃论治之真诠文学。语既从容,而却先生敛容,唯唯诺诺顾谓,徇华子曰:此嘉禾之谠议也。足劝贤而警虐,庶几风人用备著作。

《嘉禾赋》陈经邦

猗帝苑之天,田纷布绮而错,绣德馨郁而升。闻发嘉祥乎黄茂原,夫禾之始艺兮,爰开藉于中春。皇既祈于天宗兮,厥又雩乎灵。辰沃壤坟腴而砥平兮,清流映带而还,汜服葱犗而秉。黛耜兮勤,万乘而躬履于是。油云渰布,膏雨沛施,后稷播种,勾龙敷菑醴泉沃。其灵根融皋鬯,其神机饴露滋,其菁华和风披,其缛枝有相之道,日至而齐。朱火既盈,穰金斯届。茜茜擢擢,与与旆媙。阿那兮垂芒,颖栗兮观穗坌千亩。其鳞集兮九扈,扬眉而告祥何。茎连而颖合兮,昭盛德如吾皇,拂云䍐而晻蔼兮,映琼钑而入蕊棼。总总其盈畴兮班陆,离而充籞两岐,挺而交秀兮三穗。跂而呈珍厥本盈。百而馀三兮,奇偶错以相成。夫景星丽天,未若兹禾之繁硕,而被阡庆云弥宇。未若兹禾之蓊翳,而垂庾神芝朱草。未若琼脂玉粒可餐,而饱宝鼎器车。未若青芊赤穬可载,而输龙枝之委蛇可以轶黄晖。凤冠之旖旎可以谢文羽。离离兮双丽何用,嘉瓜之并蒂,油油兮参起何须奇木之连理。使竟亩皆然兮,岂啻千仓与万箱,将普天同兮。又何羡乎员峤之粟,雍丘之粱,信两仪之欣合兮,万灵叶而助顺氓。忻忻其相告兮,皇禔福而永命,念稼穑惟宝兮,民食。惟天后知天而得宝兮,周以长年。越我皇之临御兮,兹祥。屡觌矧蕊甲之初旋兮,重迎轩历。惟兹御廪之钟藏兮,盖簠簋普淖之自实。穆清庙而奠明粢兮,又缩鬯萧茅之所出,庶徵以叙而来备兮,肇我公田。翠华翼其至止兮,省农以为天下先。乃受命之溥将兮,迄又降康普。厥明以率育兮,诞告万方。皇谦让而不有兮,孰发其祥。爰诹日而祝册兮,享于明堂。光九庙之元灵兮,择我蒸尝。古矜盛于北里兮,以登介丘。周归禾而作书兮,对扬王休。臣稽首兮,而献颂,皇万年兮,以豫以游。

《嘉禾颂》刘储秀

夏禹登极,教先稼穑。雨旸时若,蒸民乃粒。迨及成王,化行越裳,异亩同颖,来献于唐。我祖开国,混一南北。民奠攸居,品物咸植。匪惟遐邑,生兹瑞麦。彼苍何私,用彰有德。圣主中兴,岁靡不登。重恤民瘼,益切渊冰。感召天地,载锡庶徵。福既绥之,寿亦同增。用作粢盛,荐于郊庙。启佑子孙,敦乎仁孝。亿万斯年,历祚绵绵。太史且述,有光于前。

《嘉禾颂》张勉学

臣闻舜文治世,而凤凰出圣人,御极而嘉禾生。诚旷古之所未有,而世之所罕闻者也。钦惟皇帝陛下,德同天地,道合四时。山川莫不效灵,人民咸归至治。所以嘉禾迭生,同颖异岐。稽之庆星、景云、醴泉、甘露未必有盛于此。是天所以昭皇上之德而爱养于斯民也。皇上之德,有格于天心。下民粒食遍受于君赐。是皆君臣和于朝,万民和于市,万物和于野,祯祥之徵,实所兆也。宜乎康衢之谣,击壤之歌,不特见于尧舜之世而复见于今日。臣叨蒙旨意,历事户曹式览祯祥,莫名忻忭,于是再拜。俯伏而献颂曰:大哉。皇王统于四方,和气致祥,嘉禾聿芳。同颖异岐,秀实且张。下民是仰,圣德孔扬。永祚皇图,万寿无疆。

《岐阳嘉禾颂》李棨

万历龙飞岁在壬子,凤产嘉禾,一茎四穗。观者如市,实为祥瑞。上陈直指庆,其大有命载邑乘,永垂不朽。凤翔李令拜手作诵其词,曰:

粤稽成周,农事开国。后稷肇封,播时百谷。公刘建邦,廪仓是积。古公迁居,非择而处。文王治岐,耕者九一。武受天命,悉付疆宇。成后践阼,旦辅孺子。无逸豳风,告戒勤苦。农殖嘉谷,田畯至喜。导迎太和,享国长久。自兹以还,降年不永。根本虑轻,稼穑罔知。五谷弗贵,瑞应亦希。皇明启运,诞生圣祖。发祥淮甸,奋迹陇亩。柄持太阿,祚延三纪。籍田躬耕,赈饥恤苦。和风感召,瑞麦两岐。青田作颂,宝乘识之。今皇嗣历,加惠黎元。分陕以西,叠罹凶荒。羸转沟壑,壮散四方。恭逢督抚,提兵捍圉,蛮貊率服。幸遘惠文,捐赎煮粥。颠连乳哺,方岳同心。常平置仓,道府承休。节俭是倡,岐阳袁氏,庆积德门,力抗权珰,直声振宇。灌溉民田,泽流中土。维兹嘉禾,实产彼亩。一茎四穗,观者如堵。询兹黄发,前此罕睹。嗟彼珠玉,衣食弗能。悼彼珍奇,玩好是供。维兹嘉禾,利赖无穷。实坚实好,粒我蒸民。如京如坻,长我王国。际此丰亨,式昭大有。洗腆致酒,孝养父母。赋税早贡,酬答圣主。黄童拍手,白叟杖筇。社饮扶归,共享太平。余尹兹土,深愧不斐。作赋扬休,以俟君子。

《潞州嘉禾记》李达

成化四年秋八月,潞郡太守计侯为政之年,品汇咸殖,百谷用登。禾生于郊一本,二三穗四五穗者,不可胜纪。一本六七穗者,得若干茎。父老见而骇,持以献太守。曰:此嘉禾也。唐中书上表称颂一本合穗,汉张堪化行渔阳麦秀两岐。今七穗共茎而隐于丛生者,尚难悉数,可谓尤盛于古,岂偶然哉。良由吾侯,仁浃义畅,而强弱老幼各得其所,礼达志定而茕独高明,各循其分囹圄,虚颂声作,和气感通之所致,盍闻之天子,而万一恩宠有加焉。庶慰吾民阳春寸草之私乎。太守曰:吁叟其过哉。洪范不曰:王省惟岁,卿士惟月,师尹惟日,今天子仁育宇内,天心昭贶,灵应迭臻。嘉禾一穗之徵,有年之兆,吾岂可当哉。天子却祥瑞止贡献谦冲,自居不自满。假吾得一瑞而献之,虽不能开荡侈心,而实足以彰吾之矜。吾矜之而人以潞为有年吾民其殆乎。惟惕励自持以迓天休以保其美而勿替,乃吾与叟之事,毋吾再父老闻其语郁然不自惬以告之余,余曰:计侯不以嘉禾为功,而归之天子,且晦焉。固理之所宜,分之所安,然其光明正大,不自矜持,益有以昭其贤者,且天下若是,其大郡邑若是,其夥嘉禾不别生,而独生于潞,计侯果得辞其美哉。叟不必郁,然吾为记之贞珉,以永彰尔太守之贤。太守名昌,字汝贤,别号介庵,天顺丁丑进士,世家饶之浮梁云。

《潞城县嘉禾记》钟铭

一日,潞城庠生马玑,偕耆士申复振谒余告曰:潞州所属六邑,潞城其一也。成化戊子秋,潞州及潞城郊关之外东阡西陌而禾之生,或一茎六七穗者,或一茎八九穗者,芃芃穰穰异亩同颖。时老而耄耋,幼而髫龀,举欣欣然有喜色而相告曰:是嘉禾也。乃上天和气所结,世不常有。何独于潞州,及潞城哉。想必吾邦守令之贤,仁政感召耳。于是各争相集,趋日以千数,拜于庭下曰:民被侯之深,仁厚泽咸得以乐,生业于畎亩。今上天致此祯祥之应,又何幸躬逢其盛焉。侯遂喜而慰安之曰:予宰是邦德,未能修诸己才,未能达诸用。夙夜惶惧职弗克称,有何善足以动天而畀此嘉禾耶。是盖上有尧舜之君,下有尧舜之民,上天福吾民享太平之乐,跻仁寿之域。岂偶然哉。民有复之者曰:潞州属六邑,不过三四百里。而嘉禾不产于他,实由贤侯仁政感召,何疑之。有吾民敢不谋立贞珉,以纪其盛于永久,且潞州尝记之矣。今吾民丐先生一言以纪潞城之盛,以彰杜侯之美,幸毋靳焉。夫嘉禾谷得时之中,木旺而生,故始生于春;金旺而死,故熟于秋。必得上天雨露以滋培之,雷霆以鼓之,然后能实颖、实栗。今其生也,连茎合颖,视他处之获十倍八九,讵非邑令之贤臻此乎。杜公讳彪为大名魏县人,由乡贡入太学擢令是邑,秉心以公,持身以正。凡民利所当兴者,兴之民。弊所当革者,革之仁。洽而义畅礼,达而分定,颂声载道誉绩增崇宜。天以嘉禾惠其民,昔魏许谦守雁门而三生嘉禾,汉张堪守渔阳而麦秀两岐,以至产于鲁恭之庭,得于唐叔之亩,皆由数君子修德行政以感召之耳。今杜公之在潞城,德政日闻于朝,惠泽日施于民,可谓当时贤令矣。岂不足以召嘉禾之祥,而与古之守令齐驱并驾哉。余特述《潞民颂》祷愿望之辞,以为之记。俾归而刻诸石,以为来者劝云。

《潞城县重生嘉禾记》屈铨

考昔成化四年戊子秋,潞州所辖潞城之境内,凡东郊南亩下隰平原,嘉禾之生一茎七颖者有焉,一本九穗者有焉。是时大尹魏邑杜侯,监《春秋》不书之旨,不敢以为嘉瑞而献之,亦弗敢以抑人情而閟之。曲徇耆老之请镌石邑庭,以纪其岁月,云:尔越六年庚寅岁,舆图之广,若郡若邑。亢旸为戾,旁亘千里。而潞城独有时雨之濡。凡藩宪守令,大小群僚,俱以旱灾之由十去二三,而杜侯独蒙褒,奖之异迨。是岁西成,而嘉禾之生复如前岁,耆老会集相与采诸郊亩,拜而献之,杜侯曰:噫是谷也。颖栗蕃硕固云:嘉矣。得非取诸他邑而诳我乎。耆老答曰:厥穗之七而一茎者,则生于某所之田也。厥穗之九而一茎者,则产于某所之陇也。尚多有之,非止此耳。侯拱手而言曰:予乐泮宫之化,登虎榜之列,滥竽斯邑已七年。于兹夙夜兢,惶惧不能胜。是何瑞应,而复生于此耶。兹盖幸遇,圣神功化之极。公卿笃棐之至。经文纬武,而熙洽之治成体信达顺,而中和之气应其祯祥之应久矣。奚翅兹禾哉。言未毕,民有应于下者,曰:昔周公获归禾之命,张堪得麦秀之谣,孟邺有九穗之异。故人君得其人,守令善其政,嘉谷祯祥各随其地而生,和气之应岂有间哉。惟我杜侯律身清介,莅职忠勤,视财如土砾而不求,视民如赤子而不苛。五事交修三异并集剩,不负皇朝,惠牧元元之意。是以嘉谷休祥之应,不在他邑,而独钟于此也。宜刊诸坚珉,以纪盛美。侯曰:予惟薄德,无实惠以及民,苟以为记,又曷克以当其盛乎。耆民复曰:侯之职任,治民事神而已。今侯之营缮城隍之庙,皆捐资以为费,僦力以兴工。而闾阎之民,初无丝毫之扰,至于兴利除弊,以鼓舞斯民,皆可以对越神明,而无纤芥之舛谬也。是以冥冥之中,假诸草木之灵,产于仁风之地,以彰其善耳。杜侯犹以为偶然,而未之许也。愚谓效忠者,不閟于阴阳之委。和尽节者,不匿乎天地之委。顺今嘉禾生于野,人情效于下,苟坐视美瑞而不以为记,将使史无以传信,志无以录实。而后之人终不得见,太平之盛美,其于人臣载笔之义,何如哉。杜侯感余斯言,因纪述其事,以为补,报之万一云。

《刘公嘉禾碑记》韩邦靖

正德乙亥,关中澄城县有禾焉一本二穗,或三四穗至六穗。遍于野,岁乃大穫。澄城者,蒲郡刘子贯道之治邑也,刘子之治澄城也,政甚美禾之生为刘子也,禾之生也。澄城父老赵旺、石秉常等数百人,采之以诣刘子曰:旺等老人,窃伏山林久矣。前后更令长数十人,无如令者。窃闻德盛者,天报之以福。政善者,天报之以祥。今兹异禾意者,其天之所报乎。夫祥之生,国之福也。其以上刘子曰:是乌足异气以生,物气之所聚,浓寡异数,轻重异等,大小异形,长短异方,匪惟禾也。虽草木亦有之故,有并蒂之莲,连理之木。匪惟草木也。虽物亦有之故,有九尾之兽,九首之鸟,匪惟物也。虽人亦有之故,有重瞳之目,并肩之体,皆气之所为也。夫气所为,偶然耳乌足异。父老曰:尝闻之嘉禾之书,垂训万世。有年之纪,载之《春秋》。夫周公之圣,非导主以誇。孔子之书,非示人以不急者。谨灾祥重民事也。古者,郁鬯之尊用以灌神。故曰:一稃二米,和气所生。今日之祥,何以异此。刘子曰:父老爱我矣。然令无德焉,不足以堪此。父老乃历阶而上,再拜进辞曰:旺等山野鄙人,无所知识,然闻之君子矣。物有所感,类固相召。天子修政,则祥在四夷。故海不扬波重译斯。至诸侯修政,则祥在四境。故楚王将霸,厥有萍实。大夫修政,则祥在一家。故三鳣之降杨震。乃升今之郡县,古之侯国境内之祥,非令而谁。夫天之所彰,不可晦也。民之所与,不可夺也。君子不引高以违众,废天以为异,令无辞焉。刘子乃大笑曰:父老劳苦矣。其罢休就舍。古人有言: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令也,敢掠天之美乎。卒弗上于是。父老退而相议曰:吾令长者也,奈何自张其在吾民乎。私相刻石纪其事,俾五泉韩子序之,以诏来世。昭令之休焉,韩子曰:夫循吏之致祥,古有之矣。张堪两岐,鲁恭三异,载之史籍,彬彬然可考矣。夫人民者,天之心也。故曰: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守令之职,亲民为近,其感召易矣。余姻有李生、赵生,皆从刘子游为余道,刘子治邑甚悉。其化俗似文翁,断狱似广汉,催科似阳城。有文武材,善治兵事。澄城旧苦盗畏令屏息不敢发禾之生为不诬矣。

《嘉谷亭记》邢嵩

或有问于予曰:天可必乎。曰:可必于民而已矣。天人虽甚悬绝,而其气常相流通,民心和天心得顺气,应之为祯祥,否则戾气,应之为妖孽耳。天人之际,岂可诬哉。太和,古细阳也。正德丁丑岁,关中许公来莅其政,越明年戊寅,夏麦之双穗者,百馀本。抚按州郡已命镌石,届秋成谷之并颖者,倍前数。耆民王能等亦叩,抚按州郡而颂,再命镌石因徵记于余,余往夏读,是邑《瑞麦记》。始而喜,既而惑,无乃或然之数将民之矫诬耳,且寰宇大矣。天心仁且公矣。瑞何一方有也。及余有事,入其邑适,见政和人浃,民戴公若父母。然余之惑差释,即今民徵《嘉谷记》。余之惑乃大释矣。盖或然之数,有于夏而歉于秋,矫诬之私,未有能继其后者,兹谷也。既如麦之瑞,于夏而民之记之,亦不朁于前,则天心之顺,民心之和,信然矣。余于是亦重夫天之可,必于民也。因为之记。

《嘉禾碑记》张佳映

万历戊寅,朱明改序。繄彼南亩,笃生嘉禾,异穗同颖。凡千本而含滋吐秀,葱茜离披,芃乎匹麦之两岐,耦茅之三脊矣。于是邑之父老子弟欢呼鼓舞,以献之邑侯芝阳张公。张公不居其有,而以归之造物人士相与议之曰:邑之敝也久矣,惟是我侯惠利元元虽甫任半载,而德覆万姓。在宋嘉定时,有向之申者,令兹土亦感嘉禾之应。至今图形学宫六百馀年,犹想见其人,又何幸身亲见哉。考《瑞应图》曰:嘉禾者,五谷之长。长者,德茂则生。由兹言之,张公何以辞也。昔鲁恭任中牟、许谦守雁门,并著良声,咸登嘉谷。吾邑今年大稔,民物恬熙,谓非公之泽也。诸博士弟子窃谓:事有旷世而相代者,公之谓也。乃谋伐石与向碑,并传夫感召之理。难以必至,且令后之君子率由前轨,以尽人事。则诸公今日是举也,有风道矣。三博苏君,蒸民滇南人。张君、俸叶君,汝南俱贵州人。弟子童儒苏万邦,陈仰、李一林等,凡百七十馀人。

禾谷部艺文二〈诗词〉

奉和圣制至长春宫,登楼观稼穑之作。

唐苏颋


帝迹奚其远,皇符之所崇。敬时尧务作,尽力禹称功。赫濯惟元后,经营自左冯。变芜粳稻实,流恶水泉通。国阜犹前豹,人疲讵昔熊。黄图巡沃野,清吹入离宫。是阅京坻富,仍观都邑雄。凭轩一何绮,积溜泻晴空。礼节家安外,和平俗在中。见龙垂渭北,辞雁指河东。睿思方居镐,宸游若饮丰。宁誇子云从,祇为猎扶风。

《观稼》白居易

世役不我牵,身心常自若。晚出看田亩,閒行傍村落。累累绕场稼,啧啧群飞雀。年丰岂独人,禽鸟声亦乐。田翁逢我喜,默起具杯杓。敛手笑相延,社酒有残酌。愧兹勤且敬,杖藜为淹泊。言动任天真,未觉农人恶。停杯问生事,夫种妻儿穫。筋力苦疲劳,衣食常单薄。自惭禄仕者,不曾营农作。饱食无所劳,何殊卫人鹤。

《古风》李绅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太和戊申岁,大有年诏赐百寮出城观秋稼,谨书盛事,以俟采诗者。     刘禹锡


长安铜雀鸣,秋稼与云平。玉烛调寒暑,金风振顺成。川原呈上瑞,恩泽赐閒行。欲返重城掩,犹闻歌舞声。

《咏嘉禾合颖》孟简

玉烛将成岁,封人亦自歌。八方沾圣泽,异亩发嘉禾。共秀芳何远,连茎瑞且多。颖低甘露滴,影乱惠风过。表稔由神化,为祥识气和。因知兴嗣岁,王道旧无颇。

《嘉禾合颖》无名氏

天祚皇王德,神呈瑞谷嘉。感时苗自秀,證道叶方华。气转腾佳色,云披映早霞。薰风浮合颖,湛露净祥花。六穗垂兼倒,孤茎袅复斜。应同唐叔献,称庆比周家。

《朝会乐章》宋史

彼美嘉禾,一茎九穗。农畴告祥,史牒书瑞。击壤欢歌,如京委积。留献春种,昭锡善类。
嘉彼合颖,致贡升平。异标南亩,瑞应西成。德至于地,皇祗效灵。和同之象,焕发祥经。

《宋大雅十三章》张商英

彼修者,禾相臣报上也。相臣得异禾于集云峰下,高踰九尺,分布七穗,是岁天下大丰,粒米狼戾,扬厉功迹而作是诗也。

彼修者,禾其穗七兮。夐古所无,今感格兮。
岁在庚辰,利见大人十有二祀,而纪庚寅,乾坤六甲。遇庚则新,大人法天有革有因。
皇帝孝仁羹墙神考,遹追先猷三代之道,炳然规摹百世之宝,孰敢弗祗率意改造。
蔽自渊衷,恪遵熙丰。法非补完,熙丰是同。
乃戢干戈不勤远略,烦敛是蠲冗官是削,屏斥浮虚尊敦俭朴,舳舻尾衔溯流通洛。
泉币既平,商旅云行。四民乐化,迭为重轻。
乃疏禁网涤眚昭枉,流离赐还鹿解禽放。戴恩和顺涵泳旷荡,父子怡怡朋友交饷。
百度孔修德泽旁流,官知奉法吏畏纳赇。农夫熙熙服我先畴,桴鼓不鸣奠枕靡忧。
职是善化有赫临下,阴阳泰通薰蒸陶冶。惠雨柔风太和塞野,渗漉百嘉芃芃禾稼。
帝宅中天曷知其然,四方郡国咸奏丰年。丰年之象何以昭宣,爰有异粟八节如鞭。
一本之上,双茎相向。穗叶敷荣,挺拔寻丈。
高而不危,神力扶持。同而能异,济物是宜。
彼修者禾,其实骈罗。天子万年,本支蕃多。

《送吴叔举主簿往清江受纳秋苗》王庭圭


田头作谷催入场,一半白著输官仓。庐江主簿喜怀檄,放船椎鼓开帆樯。萧滩老农公事毕,夹道欢呼罗酒浆。笑言归去唤妻子,今年租米两平量。

《插秧歌》杨万里

田夫抛秧田妇接,小儿拔秧大儿插。笠是兜鍪蓑是甲,雨从头上湿到胛。唤渠朝餐歇半霎,低头折腰只不答。秧根未牢莳未匝,照管鹅儿与雏鸭。

《秋日》金·赵元

禾穗累累豆角稠,崧前村落太平秋。熙熙多少丰年意,都在农家社案头。

《嘉禾瑞麦诗》明·吴伯通

萋萋禾苗,在彼东阡。有黍有粟,灵雨膏焉。益之霢霂,稼滋蕃鲜。一茎三穗,兹岂偶然。父老佥曰,我尹仁贤。尹不自居,功归于天。和德于上,吾皇惟乾。臣则坤道,代终无愆。卓哉令尹,君子谦谦。我昔持节,宛洛十年。作人无效,永负鱼鸢。披图感愧,旱麓之篇。安得嘉谷,于牣三川。

《看刈禾》高启

农工亦云劳,此日始告成。往穫安可后,相催及秋晴。父子俱在田,札札镰有声。黄云渐收尽,旷望空郊平。日入负担归,讴歌道中行。鸟雀亦群喜,下啄飞且鸣。今年幸稍丰,私廪各已盈。如何有贫妇,拾穗犹茕茕。

《嘉禾颂》解缙

圣治成,和气盈岁丰禾生,同颖同荣夹两塍。十穗九穗常合迸,乃有百穗车箱盈。实孚实好浮光晶,金坚玉藻粲列星。连茎叠叶瑞气蒸,五色粲粲甘露凝。连畴竞茁耆艾惊,诗书所载信有徵。献于朝廷天子明,圣情谦抑稽之经。史册垂光万岁承,万岁万岁歌太平。
又             前人
洪武二十有八年秋九月壬辰,北平永清卫之龙门,禾有异茎同穗之祥。其三干合为一,仍三穗者二,其二干合为一。仍二穗者六,是岁大熟。今上皇帝遣使来进,群臣表贺,太祖高皇帝亲御墨为诗一章,以赐今上皇帝。其诗首言创业之艰,天命之不易,除暴禁乱之师,抚民致治之略。中言天赐丰登之屡,史书垂示之严,明堂禋荐之重,末示谦冲戒谨之意,为善不足之诫,大矜下民之惠,与民同乐之盛心。溢于言表,盖不以嘉禾为可,矜而以为可惧,而思以自勉,圣不自圣,兢兢业业足以垂训于千万年。今上皇帝服膺圣训,念手泽之存,讽诵追惟,不能自已。乃永乐。三年九月朔日,摹勒于石,石拓本装治成轴,分赐诸王及近臣。于是臣缙亦得与赐焉。又适有嘉禾之瑞,臣缙仰,惟日月之光华,昭著于天地。其溢而上者,为庆云,为景星,为霞。五色其下者,为璿珠,为美玉,为丹砂。使人欣慕而宝爱者,皆日月之馀光也。古先圣帝明王,有日月光华之德,其礼乐文章、流风遗韵之传若诗书,所纪百世之下,光景常新。犹足以使人忻,慕于景星庆云诸福之物。同一快睹而况身被其泽,目睹其盛,鼓舞涵濡。其有不发而为华封之,祝康衢之谣以自鸣,其庆幸之万一乎。实人情之所,不能自已也。拜手稽首而献颂,曰:

洪武乙亥秋谷登,朔方龙门嘉禾生。三穗二穗交两塍,异本同颖同敷荣。蕊珠金粟隔露凝,亲藩锡贡来神京。玉匣上有黄云蒸,衮衣当日御彤庭。百辟忭嘉陈休徵,四野欢呼传颂声。帝曰俞哉稽之经,旅命归禾凛不矜。作诗致戒大丁宁,昌言受命畏天明。降福穰穰恐勿胜,庸锡亲藩钟圣情。亦知元德由兹弘,十年事验天威灵。圣孝通天推至诚,永乐重华信有祯。赐诗日阅心屏营,手泽犹存训服膺。每御翰墨怀墙羹,想当睿思玉几凭。知周八极通杳冥,重念稼穑忧农耕。暑寒怨咨怜独茕,祇愿年登百谷成。群臣环列忙且惊,百神降鉴来轩盈。云霞灼烁飞陶泓,鸿章圣藻驱风霆。造化万汇皆流形,工巧人为何足称。奎章烂烂不可名,但见东壁馀光精。刻以端溪紫玉英,摹本装以龙鸾绫。颁赐群臣荷宠荣,天球大训河图并。人文至宝奠八纮,夜夜虹光烛太清。圣子圣孙万亿龄,万世黎民歌太平。

《瑞麦嘉禾颂》李三友

野有麟兮,麟有角麟。角虽可珍,何如一茎。双穗麦与谷,穫之穫,之万民无枵腹,矫首顿足,何以为祝。岂弟君子,万年遐福。


野有凤兮,凤有翮凤。翮虽可珍,何如一茎。双穗谷与麦穫之,穫之万民,无菜色,举手加额,何以报泽。岂弟君子,斯男斯百。

《瑞麦嘉禾吟》张朱明

君不见渔阳太守张堪麦,双秀分芒相络绎。又不见中牟仙吏鲁恭禾,联跗共蒂两婆娑。奇迹当年各一尔,千载犹能馨青史。何况如今一岁中,潴濆次第见芳丛。翠浪重重翻夏日,金茎落落躲秋风。猗与嘉瑞岂徒然,为有神君是吕虔。当衙宓韵流焦尾,行部潘花照锦鞯。瑞凤祥麟公可伍,休徵所以致阿堵。愿得令公常似公,宁愁谷贱不如土。

《谷靡靡》王道

谷靡靡,青割将来强半秕。急忙舂米送官仓,只恐秋风马尘起。官仓远在荞麦山,南梯直上青云间。梯危一上八九里,之字百折萦回环。凭谁说向监仓使,斛面莫教高一指。请君沿路看担夫,汗颗多于所担米。

禾谷部选句

汉张衡东京赋:所贵惟贤,所宝维谷。
郑氏婚礼谒文赞:嘉禾为谷,班禄是宜。吐秀五七,乃名为嘉。
魏曹植社颂:灵稼阿那,一禾千茎。
唐李翰屯田颂:嘉禾一穰,江淮为之康。嘉禾一歉,江淮为之俭。嘉禾在畬吴之壤最腴。
古诗中庭生旅谷。
晋阮籍诗:岂若西山草,琅玕与丹禾。
周庾信诗:嘉禾双合颖,稻熟再含胎。
唐杜甫诗:纵有健妇把锄犁,禾生陇亩无东西。韩愈诗:饥食玉山禾。
张籍诗:田有嘉谷陇,数亩穗亦同。
宋夏竦诗:眉山远地蜀山西,九穗嘉禾忽效奇。黄庭坚诗:禾舂玉粒送官仓。
金完颜璹诗:禾短新村墅。元王恽诗:嘉禾岁芊芊。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禾谷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