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药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药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十七卷目录

 药部汇考一
  上古〈炎帝神农氏一则 黄帝轩辕氏一则〉
  周〈总一则〉
  汉〈平帝元始一则〉
  后汉〈光武建武一则 和帝永元一则 顺帝永建一则 桓帝元嘉一则 灵帝建宁一则 熹平一则 光和一则〉
  宋〈文帝元嘉二则 孝武帝大明二则〉
  梁〈武帝天监一则〉
  陈〈文帝天嘉一则 宣帝太建一则〉
  北魏〈显祖皇兴一则 高祖太和一则 世宗永平一则 延昌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文宗太和一则〉
  宋〈总一则 太祖乾德一则 太宗淳化二则 真宗咸平二则 景德三则 仁宗明道一则 康定一则 庆历二则 皇祐二则 至和一则 嘉祐二则 英宗治平一则 哲宗绍圣一则 元符一则 徽宗政和一则 高祖绍兴一则 宁宗庆元一则 嘉定一则 理宗淳祐一则〉
  金〈熙宗天眷一则 废帝贞元一则 章宗明昌一则 哀宗天兴一则〉
  元〈太宗一则 世祖中统三则 至元八则 成宗大德二则 武宗至大一则 明宗天历一则〉
  明〈太祖洪武一则 宪宗成化一则 世宗嘉靖三则 穆宗隆庆一则 神宗万历一则〉
皇清〈总一则 顺治四则 康熙四则〉
 药部汇考二
  山海经〈大荒南经 大荒西经〉
  汉书〈艺文志〉
  扬雄方言〈杂释〉
  张华博物志〈药论〉
  抱朴子〈论药〉
  侯宁极药谱〈全〉
  段成式酉阳杂俎〈仙药 药草异号〉
  张世南游宦纪闻〈本草异名〉
  容斋随笔〈治药捷法〉
  梦溪笔谈〈药议 补笔谈〉
  高濂遵生八笺〈药室 药枕 药篮 高子论房中药物之害〉

草木典第十七卷

药部汇考一

上古

《炎帝神农氏始尝药立方书》
《史记·补三皇本纪》:神农氏始尝百草,始有医药。按《搜神记》:神农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臭味所主,以播百谷,故号神农皇帝。
《路史》:炎帝神农氏稽太始说,玉册磨蜃鞭茇察色,尝草木而正名之,审其平毒,旌其燥寒,察其畏恶,辨其臣使,釐而三之,以养其性命而治病。一日之间而七十,毒极含气也,病正四百药正,三百六十有五,著其《本草》,过数乃乱,乃立方书,命僦贷季理,色脉对察,和齐摩踵訰告,以利天下,而人得以缮其生。
黄帝轩辕氏,命岐伯尝百药,主典医病。
《史记·五帝本纪》不载。 按《家语》:黄帝尝味草木。按《世纪》:帝使岐伯尝味百药,主典医病。
《路史》:黄帝命俞跗岐伯雷公察明堂,究息脉,命巫彭桐君处方,盄饵湔浣刺治,而人得以尽年。

周制医师统疾医疡医,以孟夏,聚百药以供医事。按《周礼》:天官医师掌医之政令,聚毒药以供医事。
〈注〉毒药,药之辛苦者。药之物,恒多毒。孟子曰:若药不瞑眩,厥疾不瘳。〈疏〉医师众医之长,故掌医之政,令言聚毒药以供医事者,谓所有药物并皆聚之。以供疾医、疡医等,故言,以供医事,注言毒药,药之辛苦者,细辛苦,参虽辛苦而无毒。但有毒者,多辛苦。故云:毒药,药之辛苦者,又云:药之物,恒多毒者。药中有毒者,谓巴豆、狼牙之类是也。药中无毒者,谓人参、芎藭之类是也。药之无毒亦聚之直言聚毒药者,以毒为主。故郑云:药之物,恒多毒。又引孟子者,按《孟子》,药不瞑眩厥疾不瘳,注药使人瞑眩闷乱,乃得瘳愈。犹人敦德惠乃治也,引之者證药中有毒之意。

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以五味,五谷,五药,养其病。
〈注〉五药,草、木、虫、石、谷也。〈疏〉草谓麻黄、芍药之类是也,木谓厚朴、杜仲之类是也,虫谓吴公、蠃鳖之类是也,石谓磁石、白石之类是也,谷谓五谷之中麻豆之等,有入药分者是也。

疡医掌肿疡,溃疡,金疡,折疡,之祝药刮杀之齐。
〈注〉祝当为注,读为注,病之注声之误也。注谓附著。药刮刮去脓血。杀,谓以药,食其恶肉。〈疏〉祝,注也。注药于疮,乃后刮杀。而言齐者,亦有齐量之宜也。

凡疗疡,以五毒攻之。
〈注〉五毒五药之有毒者,今医方有五毒之药作之。合黄堥、置石胆、丹砂、雄黄、礜石、慈石其中,烧之三
日三夜,其烟上著,以鸡羽扫取之,以注疮,恶肉破骨则尽出。〈疏〉注言:合黄堥者,合和丹药皆用黄瓦缶为之。

以五气养之,以五药疗之,以五味节之。
〈注〉节节成其药之力。

凡药,以酸养骨,以辛养筋,以咸养脉,以苦养气,以甘养肉,以滑养窍。
〈注〉以类相养也,酸木味,木根立地中,似骨。辛金味金之缠合异物,似筋,咸水味,水之流行地中,似脉。苦火味,火出入无形,似气。甘土味土含载四者,似肉。滑滑石也。凡诸滑物通利往来,似窍。〈疏〉上云:以五味节之,此即经,酸苦之等是也。今云:凡药,以酸养骨,药味合言者,欲见五味节成,五药故合言之。

凡有疡者,受其药焉。
〈疏〉药即卜五药是也,凡国中有疡不须身来者,并于疡医取药焉。

《礼记》:月令、孟夏之月,聚畜百药。
〈注〉为供医事也。

平帝元始二年,为疾疫者,置医药。
《汉书·平帝本纪》:元始二年,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药。

后汉

光武建武 年设太医官,以掌医药。
《后汉书·光武帝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太医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诸医。药丞、方丞各一人。本注曰:药丞主药。方丞主药方。
和帝永元十五年,诏给流民医药。
《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十五年春闰月乙未,诏流民欲还归本而无粮食者,过所实禀之,疾病加致医药。
顺帝永建二年,诏给流冗贫人医药。
《后汉书·顺帝本纪》:永建二年二月甲辰,诏禀贷荆、豫、兖、冀四州流冗贫人,所在安业之;疾病致医药。
桓帝元嘉元年春正月,京师疾疫使光禄大夫将医药案行。
《后汉书·桓帝本纪》云云。
灵帝建宁四年三月,大疫使中谒者巡行,致医药。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熹平二年春正月,大疫使使者巡行,致医药。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光和二年春,大疫使常侍中谒者巡行,致医药。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文帝元嘉四年五月,京师疾疫。甲午,遣使存问,给医药。
《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元嘉二十四年六月,京邑疫疠。丙戌,使郡县及营署部司普加履行,给以医药。
《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孝武帝大明元年夏四月,京邑疾疫。丙申遣使按行,赐给医药。
《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大明四年夏四月,都邑疫疠,遣使存问,给医药。按《宋书·孝武帝本纪》:四年夏四月辛酉,诏曰:都邑节气未调,疫疠犹众,言念民瘼,情有矜伤。可遣使存问,并给医药。

武帝天监十六年三月丙子,敕太医不得以生类为药。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南史·梁本纪》云云。

文帝天嘉五年,给将士医药。
《陈书·文帝本纪》:天嘉五年十二月甲子,讨陈宝将士。疮痍未瘳者,给其医药。
宣帝太建二年,给被兵者医药。
《陈书·宣帝本纪》:太建二年三月丁未,诏自讨周迪、华皎已来,兵交之所,疮痍未瘳者,给其医药。

北魏

显祖皇兴四年,诏给病者医药。
《魏书·显祖本纪》:皇兴四年三月丙戌,诏曰:朕思百姓病苦,民多非命,明发不寐,疚心疾首。是以广集良医,远采名药,欲以救护兆民。可宣告天下,民有病者,所在官司遣医就家诊视,所须药物,任医量给之。
高祖太和二十一年,诏给病者医药。
《魏书·高祖本纪》:太和二十有一年九月丙申,诏曰:哀贫恤老,王者所先,鳏寡六疾,尤宜矜悯。可敕司州洛阳之民,年七十以上无子孙,六十以上无期亲,贫不自存者,给以衣食;及不满六十而有废痼之疾,无大功之亲,穷困无以自疗者,皆于别坊遣医救护,给医师四人,豫请药物以疗之。
世宗永平三年,诏立馆疗病,兼颁经方于九服。
《魏书·世宗本纪》:永平三年冬十月丙申,诏曰:朕乘乾御历,年周一纪,而道谢击壤,教惭刑厝。至于下民之茕鳏疾苦,心常悯之。此而不恤,岂为民父母之意也。可敕太常于闲敞之处,别立一馆,使京畿内外疾病之徒,咸令居处。严敕医署,分师疗治,考其能否,而行赏罚。虽龄数有期,修短分定,然三疾不同,或赖针石,庶秦扁之言,理验今日。又经方浩博,流传处广,应病投药,卒难穷究。更令有司,集诸医工,寻篇推简,务存精要,取三十馀卷,以班九服。郡县备写,布下乡邑,使知救患之术耳。 按《王显传》:世宗诏显撰药方三十五卷,班布天下,以疗诸疾。
延昌元年,诏给肆州病者医药。
《魏书·世宗本纪》:延昌元年夏四月癸未,诏曰:肆州地震陷裂,死伤甚多。言念毁没,有酸怀抱。亡者不可复追,生病之徒宜加疗救。可遣太医、折伤医,并给所须之药,就治之。

太宗贞观 年设尚药局,奉御以掌医药,皇太子及宫人以下,则太医署令药藏局典之。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唐之官制,太宗定为七百三十员尚药局。奉御二人,直长二人。掌和御药、诊视。凡药供御,中书、门下长官及诸卫上将军各一人,与监、奉御涖之。药成,医佐以上先尝,疏本方,具岁月日,涖者署奏;饵日,奉御先尝,殿中监次之,皇太子又次之,然后进御。太常每季阅送上药,而还其朽腐者。左右羽林军,给药;飞骑、万骑病者,颁焉。 司药、典药、掌药各二人,掌医方。凡药外进者,簿案种别。
掌医三人,掌方药、优乐。 太医署令二人,从七品

下;丞二人,医监四人,并从八品下;医正八人,从九品下。令掌医疗之法,其属有四:一曰医师,二曰针师,三曰按摩师,四曰咒禁师。皆教以博士,考试登用如国子监。医师、医正、医工疗病,书其全之多少为考课。岁给药以防民疾。凡陵寝庙皆储以药,尚药、太常医各一人受之。宫人患坊有药库,监门莅出给;医师、医监、医正番别一人莅坊。凡课药之州,置采药师一人。京师以良田为园,庶人十六以上为药园生,业成者为师。凡药,辨其所出,择其良者进焉。 药藏局药藏郎二人,从六品下;丞二人,正八品上。掌和医药,丞为之贰。皇太子有疾,侍医诊候议方。药将进,宫人涖尝,如尚药局之职。 凡四夷蕃客献药者,鸿胪寺验覆,少府监定价之高下。
文宗太和六年五月庚申,诏诸道疫疾未定处,官给医药。
《唐书·文宗本纪》不载。 按《旧唐书·文宗本纪》云云。

宋设御药院以供奉,禁中设和剂局、惠民局,以济民疾。
《宋史·职官志》:御药院勾当官无常员,以入内内侍充。掌按验秘方、以时剂和药品,以进御及供奉禁中之用。典八人,药童十一人,匠七人。 殿中省尚药,掌和剂诊候之事。 翰林司掌供茶茗汤药。 和剂局、惠民局,掌修合良药,出卖以济民疾。 香药库,掌出纳外国贡献及市舶香药、宝石之事。
太祖乾德元年,赐湖南将校药。
《宋史·太祖本纪》:乾德元年秋七月癸亥,湖南疫,赐行营将校药。
太宗淳化三年,诏赐京城病者药。
《宋史·太宗本纪》:淳化三年五月戊申,诏太医署良医视京城病者,赐钱五十万具药,中黄门一人按视之。
淳化五年六月,都城大疫。分遣医官煮药给病者。按《宋史·太宗本纪》云云。
真宗咸平五年冬十月己巳,遣使赍药赐镇戎军将士。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咸平六年五月,京城疫,分遣内臣赐药。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景德元年六月壬午,暑甚。罢京城工役,遣使赐暍者药。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景德三年,赐西凉府及广南方药。
《宋史·真宗本纪》:三年五月,西凉府厮铎督部落多疾,赐以药物。秋七月壬子,赐广南《圣惠方》,岁给钱五万,市药疗病者。
景德四年九月壬申,赐畿县圣惠方。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仁宗明道三年,给广南医药。
《宋史·仁宗本纪》:明道三年二月甲子,以广南兵民若瘴毒,为置医药。
康定元年,诏给戍军家医药。
《宋史·仁宗本纪》:康定元年夏四月癸巳,诏诸戍边军月遣内侍存问其家,病致医药。
庆历六年,诏赐戍兵方药。
《宋史·仁宗本纪》:庆历六年夏四月甲寅,遣使赐湖南戍兵方药。
庆历年,颁方和药以救疾。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仁宗在位,哀病者乏良药,为颁《庆历善救方》。知云安军王端请官为给钱和药予民,遂行于天下。〈按志无年月可考因有庆历字故附于此〉
皇祐元年,诏颁赐疾疫者药。
《宋史·仁宗本纪》:皇祐元年二月戊辰,以河北疫,遣使颁药。秋七月己未,诏诸州岁市药以疗民疾。皇祐三年,颁方以救民疾。
《宋史·仁宗本纪》:三年五月乙亥,颁《简要济众方》,命州县长吏按方剂以救民疾。
至和元年春正月壬申,碎通天犀和药,以疗民疫。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按《食货志》:仁宗在位,尝因京师大疫,命太医和药,内出犀角二本,析而视之。其一通天犀,内侍李舜举请留供帝服御。帝曰:吾岂贵异物而贱百姓。竟碎之。又蠲公私僦舍钱十日。令太医择善察脉者,即县官授药,审处其疾状予之,无使贫民为庸医所误,夭阏其生。
嘉祐二年八月己酉,命长吏选官和药以救民疾。
《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嘉祐五年五月戊子,朔京师民疫,选医给药以疗之。按《宋史·仁宗本纪》云云。
英宗治平四年,神宗即位,罢州郡贡药。
《宋史·神宗本纪》:治平四年正月丁巳,帝即皇帝位。夏四月壬申,罢州郡岁贡饮食果药。
哲宗绍圣元年夏四月庚戌,诏有司具医药治京师民疾。
《宋史·哲宗本纪》云云。
元符三年徽宗即位,诏诸路给有疾者药。
《宋史·徽宗本纪》:元符三年正月,即皇帝位。八月戊戌,诏诸路遇民有疾,委官监医往视疾给药。
徽宗政和四年秋七月戊寅,焚苑东门所储毒药可以杀人者,仍禁勿得复贡。
《宋史·徽宗本纪》云云。
《避暑漫抄》:政和初,上始躬搅权纲,不欲付诸大臣。因述艺祖故事,御马亲巡大内诸司,至内后拱宸门之左,对后苑东门有一库,无名号,但谓之苑东门库。乃储毒药之所也。外官一员共监之,皆二广川蜀,每三岁一贡,药有七等。野葛、胡蔓皆预,鸩犹在第三其上者。鼻嗅之立死。于是亲笔为诏,谓取会到本库,称自建隆以来,不曾有文遣此。前代用以杀不廷之臣,藉使臣下果有不赦之罪,当明正典刑,岂宜用此。可罢其贡,废其库,将见在毒药焚弃瘗于远郊,仍表识之,毋令牛畜犯焉呜呼。上圣至仁大哉,尧舜之用心也。
高宗绍兴二十一年,诏置惠民局,又命给病囚药。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二十一年二月乙卯,诏诸州置惠民局,官给医书。六月辛巳,命岁给大理寺、三衙及州县钱,和药剂疗病囚。
宁宗庆元元年,给临安贫民医药费。
《宋史·宁宗本纪》:庆元元年夏四月戊辰,临安大疫,出内帑钱为贫民医药、棺敛费。
嘉定二年三月庚申,命浙西及沿江诸州给流民病者药。
《宋史·宁宗本纪》云云。
理宗淳祐九年春正月癸亥,命临安府置药局,疗贫民疾苦。
《宋史·理宗本纪》云云。

熙宗天眷元年,设尚药局及太医院官,以掌医药。
《金史·熙宗本纪》:天眷元年八月甲寅朔,颁行官制。
《百官志》:金至熙宗颁新官制,尚药局。提点,正五

品。使,从五品。副使,从六品。掌进汤药茶果。太医院。提点,正五品。使,从五品。副使,从六品。判官,从八品,掌诸医药,总判院事。
废帝贞元二年十一月初,置惠民局。
《金史·废帝本纪》云云。
章宗明昌五年,设御药院。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御药院。提点,从五品。直长,正八品。掌进御汤药。明昌五年设,以亲信内侍人充。
哀宗天兴二年,设惠民司。
《金史·哀宗本纪》:二年八月辛丑,设惠民司,以太医数人更直,病人官给以药,仍择年老进士二人为医药官。

太宗九年,始置惠民药局。
《元史·太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元立惠民药局,官给钞本,月营子钱,以备药物,仍择良医主之,以疗贫民,太宗九年,始于燕京等十路置局,以奉御田阔阔、太医王璧、齐楫等为局官,给银五百定为规运之本。
世祖中统元年,置太医院官。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太医院,秩正二品,掌医事,制奉御药物,领各属医职。中统元年,置宣差,提点太医院,给银印。 修合司药正司,秩从五品,掌修合御用药饵。 行箧司药局,秩从五品,掌供奉御用药饵。 广济提举司,秩从五品,掌修合药饵,以济贫民。
中统二年,置惠民药局。
《元史·世祖本纪》:二年五月丁亥,诏成都路置惠民药局。遣王祐于西川等路采访医、儒、僧、道。 按《百官志》:大都惠民局,秩从五品,掌收钱,经营出息,市药修剂,以惠贫民。中统二年始置,受太医院劄。
中统四年,复置惠民药局于上都。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上都惠民司,提点一员,司令一员。中统四年始置。 按《食货志》:四年,复置局于上都,每中统钞一百两,收息钱一两五钱。
至元三年五月庚子,敕太医院领诸路医户惠民药局。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至元六年,置御药院。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御药院,秩从五品,掌受各路乡贡、诸蕃进献珍贵药品,修造汤煎。至元六年始置。
至元七年,置广惠司。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广惠司,秩正三品,掌修制御用回回药物及和剂,以疗诸宿卫士及在京孤寒者。至元七年,始置。
至元九年,置医学提举司。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医学提举司,秩从五品。至元九年始置。掌辨验药材。
至元十年九月丙午,置御药院。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按《百官志》:御药局,秩从五品,掌两都行箧药饵。至元十年始置。
至元十九年,置东宫典医监。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典医监,秩正三品,领东宫太医,修合供进药饵。至元十九年,置其属司一、局二。广济提举司,掌修合药饵,以施贫民。行典药局,掌供奉东宫药饵。典药局,掌修置东宫药饵。俱系詹事院司属。
至元二十五年,罢惠民药局。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惠民药局至元二十五年,以陷失官本,悉罢革之。
至元二十九年,置回回药物院。
《元史·世祖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大都、上都回回药物院二,秩从五品,掌回回药事。至元二十九年始置。
成宗大德三年,诏置惠民药局。
《元史·成宗本纪》:三年春正月庚寅,诏置各路惠民局,择良医主之。 按《食货志》:大德三年,准旧例,于各路置。局皆以各路正官提调,所设良医,上路二名,下路府州各一名,其所给钞本,亦验民户多寡以为等差。 腹里,三千七百八十定。 河南行省,二百七十定。 湖广行省,一千一百五十定。 辽阳行省,二百四十定。 四川行省,二百四十定。 陕西行省,二百四十定。 江西行省,三百定。 江浙行省,二千六百一十五定。 云南行省,真𧴩一万一千五百索。 甘肃行省,一百定。
大德九年,置行御药局。
《元史·成宗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御药局,掌两都行箧药饵。大德九年,分立行御药局,掌行箧药物。本局但掌上都药仓之事。 行御药局,秩从五品。掌行箧药饵。大德九年始置。
武宗至大二年,禁取药材。
《元史·武宗本纪》:二年六月庚午,中书省臣言:太医院遣使取药材于陕西、四川、云南,费公帑,劳驿传。臣等议,事于钱粮,隔越中书省径行,乞禁止。从之。
明宗天历元年,定白药课岁入额。
《元史·明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元有额外课。曰白药。岁入之数,唯天历元年可考。白药课:彰德路,一十四锭二十五两。

太祖洪武 年设太医院官职,专修治药饵之事。
《会典》:太医院衙门设院使、院判、御医、吏目等,官职专诊视疾病,修合药饵之事,惠民局生药库亦各设大使、副使为其属。
凡收受四方进贡及储蓄上用药品,俱于内府收掌。凡供用药饵,国初令医官就内局修制。本院官诊视御脉,御医参看校同,内臣就内局合药,将药帖连名封记。具本开写本方药性、治證之法,于日用之。下医官内臣书名,以进置簿历。用中书省印,合缝进药,奏本既具。随即附簿年月,下书名。内臣收掌以凭稽考。凡烹调御药,本院官与内臣监视,每二服合为一服。候熟分为二器,其一器御医先尝,次院判次内臣,其一器进御。
南京太医院药饵,俱南京礼部收到各处解来生药制造。计湖广等布政司,南直隶、府州岁解本院药材七千二百四十四斤六两。
宪宗成化二十三年,诏禁进贡药材。
《会典》:凡药材,如丹砂、鹿茸等项,先因在外镇守等,官额外进贡,沿途害人。成化二十三年诏,禁止勿进。
世宗嘉靖十年,准南京诸营各置药局考选医士提调。
《会典》:南京太医院凡南京各营,该用药饵,俱拨医士随病供应,嘉靖十年,议准每营各置药局,从南京礼部督同本院考选精通艺业医士一人,在局提调。待三年无过,给与冠带。九年无过,送吏部铨授署吏目。仍前提调其各局药材,俱从南京礼部劄行本院解发。
嘉靖十三年,定岁办药材本色折价额。
《会典》:凡天下岁办药材,俱于出产地方,泒纳永乐。以后额定五万五千四百七十四斤,成化以来其数渐增。至嘉靖初,通计二十六万四千二百二十七斤有零。十三年议准岁办药材,以十分为率,九分采办本色,虽遇灾伤不许折价。其一分折银解送,以备收买应用。
嘉靖十七年,定岁办各省药材额。
《会典》:凡天下岁办药材,嘉靖十七年,令俱徵解本色不许折价,后题减一万五千五百四十一斤零易金箔、朱砂、麝香等药,今见办共计二十四万九千五百八十一斤零。
浙江布政司所属府、州、县,原额、紫菀等药,共三万一千九百九十斤五两,金箔一百八贴,银箔七十二贴。后题减三百八十斤易金箔八百贴,实该三万一千六百一十斤五两。金箔九百八贴,银箔如旧。
江西布政司所属府、州、县,原额、香薷等药,六千一百四十二斤二两六钱。
湖广布政司所属府、州、县,原额、贝母等药,五千八百九十四斤二钱。白花蛇九条,乌蛇十条。后题减二千二百五十九斤十二两四钱易朱砂、麝香一百四斤。实该三千七百三十八斤三两八钱。
福建布政司所属府、州、县,原额、青黛等药,二千七百五十九斤七两七钱一分,后题减十四两四钱易天竺黄五斤。实该二千七百六十三斤九两三钱一分。四川布政司所属府、州、县,原额、附子等药,一万七千三百二十一斤八两,天雄四对。后题减二千八百三十斤易麝香、犀角九斤,琥珀二十两。实该一万四千五百一斤一十二两。
广东布政司所属府、州、县,原额、藿香等药,九千二百三十四斤三两四钱。蛤蚧一十七对,后题减三千七百斤易沈香等药,二百三十五斤,片脑三十两。实该五千七百七十一斤一两四钱。
广西布政司所属府、州、县,原额、零陵等药,五千八百八十斤,后题减二十斤易山豆根等药二百四十斤。片脑三十两,实该三千八百二十一斤十四两。山西布政司所属府、州、县,原额、苍朮等药,八千八百七十斤十两七钱。后题减五十斤易麝香十两,实该八千八百三十斤十两七钱。
山东布政司所属府、州、县,原额、天麻子等药八千四百四斤一两九钱,苍朮二万二千四百八十斤。河南布政司所属府、州、县,原额、葳灵仙等药八千四百九十一斤十二两。
陕西布政司所属府、州、县,原额、升麻等药,原额一万二千九十九斤七两。后题减二千二百二十一斤易雄黄等药五百三斤,实该一万三百八十一斤七两。辽东都司原额、人参等药八百斤。
应天府原额、生元胡等药五千八百五十九斤。苍朮三万九千六百九十斤。
镇江府原额、半夏等药三千七百二十六斤,蜈蚣四十五条。
苏州府原额、海金沙等药一万一千八百四十四斤,后题减二千一百斤易金箔一千贴。实该九千七百四十四斤。
松江府原额、紫苏一千一百七十斤。
徽州府原额、茯苓等药九百四十九斤八两。
宁国府原额、半夏等药九千九百八十六斤十一两二钱五分,乌烂虫蛀下木瓜二十个。
太平府原额、榆皮等药二百八十一斤十四两七钱五分。
池州府原额、独活等药五百八十五斤。
凤阳府原额、柴胡等药一千七百七十斤七两三钱。扬州府原额、半夏等药六百五十九斤九两四钱。淮安府原额、柴胡等药三千一百二十七斤八两,苍朮二万四千三百三十一斤。
庐州府原额、糖毬等药八十五斤十五两五钱九分。安庆府原额、白矾等药四百五十八斤七两。
广德州原额、茯苓六百三十斤。
滁州原额、桔梗等药一千五百九十八斤七两一钱六分。
徐州原额、鹿茸等药八十二斤十四两六钱七分。和州原额、柴胡等药二百二十二斤十四两。
顺天府原额、乾菊花等药一千九百四十六斤一两。苍朮八千五百九十四斤。
大名府原额、大皂角等药一千五百斤。
河閒府原额、大麻子等药二千一百七十九斤八两。保定府原额、大皂角五百斤。
真定府原额、大皂角等药七百六十五斤。
延庆州原额、黄芩等药七百斤。
保安州原额、黄芩等药七百斤。
穆宗隆庆四年,准生药库管库官每年更替。
《会典》:太医院凡天下解纳药材,俱贮本院生药库。以御医二员与大使一员辨验收放,礼部仍委官一员监收,至年终照例造册二本,一留本院备照,一送本部查考。隆庆四年,题准管库官每年一更替。
神宗万历三年,定各监局取讨药料例。
《会典》:凡各监局取讨药料。万历三年,题准俱用印信手本凭照,方行给发,仍造圣济殿御药关防一颗。给提督太监收管,以凭传取,年终仍将传取过药材等项及馀剩数目造册,送部查考。

皇清

国朝设太医院官,以掌修合药饵之事。

《大清会典》:太医院,正五品衙门设院使一员,左右院
判各一员,御医十员,吏目二十员,俱属礼部职。专诊视疾病修合药饵之事。 凡烹调
御药,本院官请脉后开方,具本奏明,同内臣监视,
每二服合为一服,候熟分贮二器。本院官先尝之,次内臣尝之,其一器进。
御亦有将方奏明,交与内药房按方烹调者, 凡
随侍。

圣驾,行幸有奉
旨点用者,有按班轮泒者,俱给夫马车辆装载药材。
仍给帐房需用等物,俱申礼部,转咨各该部给发。 凡诸王府、公主、额驸、及文武内大臣,请医视疾本院,奉

旨差官前往其治疗可否,皆具本覆奏。外藩公主额
驸及台吉大臣有疾请医,亦奉

旨差官前往申部,给驿马、皮箱、绳、毡油、单等项其药
材于内药房支领,或于药库给发,回日销算。凡文武会试,例取医士一名入场,供事至期,本院遴选通晓医理,熟谙方脉者,申送礼部委用。如有用过药材,开单量给药价,事毕与各执事官一同赴宴。
顺治八年设医士一员,专给狱囚药价。
《大清会典》:太医院,凡诊视狱囚,顺治八年设刑部应
差冠带医士一名,每月给发药价、银米效劳。满六年劄回到院升预授吏目。
顺洽十一年,令医官施药。

《大清会典》:太医院,凡奉
旨施药惠济满汉军民人等,于本院官员内选择差
遣。顺治十一年,于景山东门外盖造药房三间,令医官施药。
顺治十六年,以生药库归太医院职掌。

《大清会典》:太医院,凡药材,本折钱粮旧例,各直省出
产药材地方,每年解纳本院生药库收贮。委官验辨优劣,其出入皆由礼部,顺治十六年分归本院职掌。
顺治十八年,仍以生药库归礼部。

《大清会典》:太医院,十八年以生药库复归礼部职掌。
康熙三年,定采办药材制。
《大清会典》:太医院,康熙三年钱粮总归户部,本院以
库印缴还礼部,其直省岁解药材,本色并折色钱粮俱由户部收贮附库。 凡遇内药房取用药材,行本院申,呈礼部转咨户部于库内查取。如有缺少,给价采买,俱以生药材交进,由内药
房医生切造、炮制。 凡库,委官二员,于医士内选,委专管办买药材,二年一换,任满二年升预授吏目。
康熙二十年,发内帑施药。

《大清会典》:太医院,凡奉
旨施药。康熙二十年,设厂十五处于五城,地方差佥。
都御史、督同五城御史、发内帑差、医官施药。康熙二十一年,发内帑施药,岁以为例。

《大清会典》:太医院,凡奉
旨施药。康熙二十一年,设东西南北四厂发内帑差。
医官施药。嗣后,每年照例遵行。
康熙二十三年,添取医士医治狱囚,照例给药。

《大清会典》:太医院,凡诊视狱囚。康熙二十三年,刑部
添取医士一名,医治病犯,照例给与药价银米、六年差满,咨授吏目。

药部汇考二

《山海经》

《大荒南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朽涂之山。有黄木,赤枝,青叶,群帝焉取药。〈朽音朽〉
〈注〉言树花实,皆为神药。

《大荒西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丰沮玉门,日月所入。有灵山,巫咸、巫即、巫朌、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
〈注〉群巫上下,此山采之也。

《汉书》《艺文志》

医经者,原人血脉、经络、骨髓、阴阳、表里,以起百病之本,死生之分,而用度箴石,汤火所施调百药,齐和之。所宜至齐之得,犹慈石取铁以物相。〈缺〉拙者。失理以瘉为剧,以生为死。
经方者,本草石之寒温,量疾病之浅深,假药味之滋,因气感之宜,辨五苦六辛,致水火之齐,以通闭解结。反之,于平及失其宜者,以热益热,以寒增寒,精气内伤不见于外,是所独失也。故谚曰:有病不治,常得中医。
《汉扬雄方言》《杂释》
凡饮药傅药而毒南楚之外,谓之


北燕朝鲜之间,谓之痨。
皆辛螫也。

东齐海岱之间,谓之眠或谓之眩。
眠眩亦今通语耳。

自关而西,谓之毒痛也。
《晋张华博物志》《药论》
《神农经》曰:上药养命,谓五石之鍊形,六芝之延年也。中药养性,合欢蠲忿,萱草忘忧,下药治病。谓大黄除实,当归止痛。夫命之所以延,性之所以利,痛之所以止,当其药应以痛也。违其药失其应,即怨天尤人,设鬼神矣。
《神农经》曰:药物有大毒,不可入口、鼻、耳、目者,即杀人。一曰钩吻,卢氏曰,阴也。黄精不相连,根苗独生者是也。二曰䲭状,如雌鸡生中山,三曰阴命,赤色著木悬。其子山海中,四曰内童,状如鹅,亦生海中。五曰鸩羽如雀,黑头赤喙,亦曰,生海中。雄曰,雌曰也。
《神农经》曰:药种有五物。一曰狼毒,占斯解之。二曰巴豆,藿汁解之。三曰黎卢,汤解之。四曰天雄,乌头大豆解之。五曰班猫,戎盐解之。毒菜害,小儿乳汁解。先食饮二升。

《抱朴子》《论药》

《神农经》曰:上药令人身安、命延、升天,神仙遨游上下,役使万灵体生毛羽,行厨立至。
饵五芝及丹砂、玉札、曾青、雄黄、云母、大乙、禹馀粮,各可单服之。皆令人飞行长生。
中药养性,下药除病,能令毒虫不加,猛兽不死,恶气不行,众妖群屏。
《唐侯宁极药谱》
 天成中进士侯宁,极戏造药谱一卷,尽出新意,改 立别名,因时多艰,不传于世。
假君子 牵牛        昌明童子 川乌头淡伯 厚朴         木叔 胡椒雪眉同气 白扁豆      金丸使者 椒馘毒仙 预知子       贵老 陈皮远秀卿 沈香        化米先生 神曲九日三官 吴茱萸      燄叟 硫黄三闾小玉 白芷       中黄节士 麻黄时美中 莳芦        导河掾 木猪苓嗽神 五味子        曲方氏 防风削坚中尉〈中一作都〉 三棱 白天寿 吴朮洞庭奴隶 枳壳       黄英石 檀香绿剑真人 菖蒲       魏去疾 阿魏禹孙 泽潟         橐籥尊师 仙灵脾风棱御史 史君子      雪如来 白蔗风味团头 缩砂       郝肺侯 款冬花骨鲠元君 蓖薢       苦督邮 黄芩调睡参军 酸枣仁      黑司命 从容知微老 白薇        太清尊者 朴硝既济公 升麻        冷翠金刚 石南叶脱桃婴儿 桃仁       涩翁 诃梨勒抱灵居士 香附子      随阳给事中 甘遂斜枝大夫 草龙胆      野文 白头翁建阳八座 蛇床子      元房仲长统 皂荚丛生药王 覆盆子      仁枣 川练子石仲宁 滑石        命门录事 安息香隐上座 郁李仁       水状元 紫苏飞风道者 牙硝       帝膏 苏合香毕和尚 毕澄茄       金山力士 自然铜麝男 甘松         冰喉尉 薄荷草东床 大腹皮       肾曹都尉 葫芦巴寿祖 威灵仙        玲珑霍去病 藿香千眼油 蕤仁        延年卷雪 桑白皮水银腊 轻粉        黄香影子 栀子六亭剂 五味子       显明犯 阿胶出样珊瑚 木通       中央粉 蒲黄疮帚 何首乌        支解香 丁香洗瘴丹 槟榔        海腊 麒麟竭水磨橄榄 金铃子      无名印 地榆无忧扇 枇杷叶       鬼木串 槐角黑煞星 夜明砂       续命筒 乾漆蛮龙舌血 没药       羽化魁 五加皮清凉种 香薷        度厄钱 连翘汤主 山茱萸        圣茏松 瞿麦翻胃木 常山        醒心杖 远志玉皇爪 马兜铃       偷蜜珊瑚 甘草德儿 杏仁         混沌螟蛉 寄生永嘉圣脯 乾姜       红心石 赤石脂药本 五灵脂        静风尾 荆芥正坐丹砂 附子       迎阳子 兔丝子山屠 黄檗         脾家瑞气 肉豆蔻甜面淳于 蜜陀僧      剔骨香 青皮痰宫劈历 半夏       玉虚饭 龙脑锁眉根 苦参        黑龙衣 鳖甲小帝青 青盐        百辣云 生姜缕带米 麦糵        半夏精 天南星夜金 雄黄         沙田髓 黄精无声虎 大黄        小昌明 草乌头草兵 巴豆         巢烟九助 乌梅百子堂 草果子       皱面还丹 人参琥珀孙 松脂        贼参 荠苨不死面 茯苓        火泉 竹汁比目陈香 乌药       陆续丸 蔓荆子地白 瓜蒌根        天豆 破故纸滴胆芝 黄连        新罗白肉 白附子瘦香娇 丁黄〈一作丁香〉  破关符 蓬莪朮王丝皮〈一作王孙友〉 杜仲 血匮 牡丹皮川元蠢〈一作几元〉 川芎  九女春 鹿茸百药绵 黄耆        英华库 益智通天拄杖 牛膝       赤天佩 姜黄丹田霖雨 巴戟       百丈须 石斛飞天蕊 旋复花       安神队杖 麦门冬郓芝 天麻         锦绣根 芍药草鱼目 薏苡仁       茅君宝箧 苍朮尉陀生 桂         鍊形松子 柏子仁芦头豹子 柴胡       丑宝 牛黄肚里屏风 艾        九畹菜 泽兰女二天 当归        天通绿 木香旱水晶 鹏归〈一作硼砂〉  还元大品 地黄两平章 羌活        死冰 白僵蚕一寸楼台 蜂巢       三尺箓 枸杞无情手 硇砂        拔萃团 麝香绿须姜 细辛        笑靥金 菊花走根梅 乾葛        八月珠 茴香银条德星 山药       埋光乌药 良姜椹圣 毕拨         破军杀 大戟吉祥杵 桔梗        金母蜕 郁金线子檀 芽香        良医匕首 葶苈产家大器 秦艽       滴金卯 延胡索鬼丹 芦苓〈一作芦会〉   宜州样子 白豆蔻瓦垄班 贝母        孝梗 知母万金茸 紫苑        秦尖 蒺莉西天蔓 前胡        蕨臣 卷柏五福脔 白敛        保生丛 槁本狨奴 眷         蒜脑藷 百合备身弩 芫花        玉灵片 石膏

《段成式酉阳杂俎》《仙药》

钟山白胶 阆风石脑     黑河蔡瑚 太微紫麻太极井泉 夜津日草     青津碧荻 圆丘紫奈白水灵蛤 八天赤薤     高丘馀粮 沧浪青钱三十六芝 龙胎醴      九鼎鱼  火枣交梨凤林鸣醅 中央紫蜜     崩岳电柳 元郭绮葱夜牛伏骨 神吾黄藻     炎山夜日 元霜绛雪环刚树子 赤树白子     佪水玉精 白琅霜紫酱〈一曰浆〉 月醴   虹丹   鸿丹

《药草异号》

丹山魂 雄黄        青要女 空青灵华汎腴 薰陆香      北帝元珠 消石东华童子 青木香      五精金 阳起石流丹白膏 胡粉       亭炅独生 鸡舌香倒行神骨 戎盐       白虎脱齿 金牙石灵黄 石硫黄        陆虎遗生 龙骨章阳羽元 白附子      绿伏石 母慈石绛晨伏胎 茯苓       伏龙李 苏牙树蔬薤白华 一名守宅一名家芝凡二十四名

《张世南游宦纪闻》《本草异名》

图经本草,人家最不可缺医者,处方则便可知药性,饮食果菜则便可知避忌,然其间有常用之药,而载以异名。卒难寻究鄱郡官书,有本草异名一篇,尽取诸药。他名登载似觉繁冗,今摘常用者书于此,以备博知。

荆芥曰假苏         香附子曰莎草根金铃子曰练实
诃子曰诃黎勒花,谢欲结子,为风吹堕者,曰随风子。嘉禾散所用者是也,今医家只以紧实小诃子代之。山药曰薯蓣,一名玉延简斋,常作玉延赋。
苍耳曰枲耳实        马蔺花曰蠡实仙灵脾曰淫羊藿       牛蒡子曰恶实茴香曰蘹香子        破故纸曰补骨脂乳香曰薰陆香        柏子仁曰柏实凌霄花曰紫葳        馀甘子曰庵摩勒菱角曰芰          萝卜曰莱菔

《容斋随笔》《治药捷法》

药有至贱易得人所常用而难于修制者,如香附、兔丝、艾叶昧其节度或终日疲劳而不能成,本草云:凡兔丝子,煖汤淘汰去沙土,漉乾煖酒渍经一宿,漉出暴微白捣之,不尽者更以酒渍。经三五日乃出更,晒微乾捣之须臾,悉尽其说亦殊劳费然,自有捷法。但撚纸条数枚,寘其间则驯帖成粉,香附子洗去皮毛炒之焦熟,然后举投水钵内,候浸渍透彻,漉出暴日,中微燥乃入捣臼,悉应手糜碎,艾叶柔软不可著力,若入白茯苓三五片同碾,则即时可作细末。

《梦溪笔谈》《药议》

旧说有药,用一君二臣三佐五使之说,其意以谓,药虽众主病者,专在一物。其他则节级相为用,大略相统制,如此为宜,不必尽然也。所谓君者主,此一方者,固无定物也。药性论乃以众药之和,厚者定以为君,其次为臣为佐有毒者,多为使此谬说也。设若欲攻坚积,如巴豆辈,岂得不为君哉。
汤散丸各有所宜,古方用汤最多,用丸散者殊少,煮散古方无用者,唯近世人为之本体。欲达五藏四肢者,莫如汤。欲留膈胃中者,莫如散。久而后散者,莫如丸。又无毒者,宜汤。小毒者,宜散。大毒者,须用丸。又欲速者,用汤。稍缓者,用散。甚缓者,用丸。此其大概也,近世用汤者。全少应汤,皆用煮散。大率汤剂气势,完壮力与丸散倍蓰煮散者,一啜不过三五钱。极矣。比功较力,岂敌汤势然,汤既力大,则不宜有失消息,用之全在良工,难可以定论,拘也。
古法采草药多用二月、八月,此殊未当。但二月草已芽,八月苗未枯。采掇者易辨识耳,在药则未为良时。大率用根者,若有宿根,须取无茎叶时采,则津泽皆归其根,欲验之,但取芦菔、地黄辈观,无苗时采,则实而沈,有苗时采,则虚而浮。其无宿根者,即候苗成而未有花时采,则根生已足而又未衰。如今之紫草,未花时采则根色鲜泽,过而采则根色黯恶,此其效也。用叶者,取叶初长足时。用芽者,取芽初萌茁时。用花者,取花初敷时。用实者,成实时采。皆不可限以时月,缘土气有早晚,天时有愆伏,如平地三月花者,深山则四月花,白乐天游大林寺诗云: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盖常理也。此地势高下之不同也。如筀竹笋有二月生者,有四月生者,有五月方生者,谓之晚筀。稻有七月熟者,有八九月熟者,有十月熟者,谓之晚稻。一物同一畦之间自有早晚,此性之不同也,岭峤微草,凌冬不凋。并汾乔木,望秋先陨。诸越则桃李冬实,朔漠则桃李夏荣,此地气之不同也。一亩之稼则粪溉者先芽,一丘之禾则后种者晚实。此人力之不同也,岂可一切拘以定月哉。

《补笔谈》

药有用根或用茎叶,虽是一物性或不同,苟未深达其理,未可妄用。如仙灵脾本草用叶南人却用根,赤箭本草用根今人反用苗。如此未知性果同否,如古人远志用根,则其苗,谓之小草泽漆之根,乃是大戟。马兜铃之根,乃是独行。其主疗各别不同而言,其根苗盖有不可通者。如巴豆能利人,唯其壳能止之,甜瓜蒂能吐人,唯其肉能解之。坐挐能懵人,食其心则醒。楝根皮泻人,枝皮则吐人。邕州所贡蓝药即蓝蛇之首能杀人,蓝蛇之尾能解药。鸟兽之肉皆补血,其毛角鳞鬣皆破血。鹰鹯食鸟兽之肉,虽筋骨皆化而独不能化毛。如此之类甚多,悉是一物而性理相反,如此,山茱萸能补骨髓者,取其核,温涩能秘,精气不泄,乃所以补骨髓,今人或削取肉用而弃其核,大非古人之意如此,皆近穿凿,若用本草中主疗,只当依本说,或别有王疗改用根茎者,自从别方。

《高濂遵生八笺》《药室》

用静屋一间,不闻鸡犬之处,中设供案,一以供先圣药王,分置大板卓一,光面坚厚,可以和药大铁碾、一石磨、一小碾、一乳钵、大小二筒、一用以捣,珠末不飞舂臼一大小中,稀筛各一大小,密绢筛各一,棕扫帚一,净布一,铜镬一,火扇一,火钤一,大小盘秤各一,药匮一,药厢一,葫芦瓶罐此药家取用无算,当多蓄,以备用,凡在药物所需,俱当置之,药室平时密锁以杜不虞,此又君子所先。音纛〉

《药枕》

用五月五日,七月七日,取山林柏木锯板作枕,长一尺三寸,高四寸,以柏心赤者为之盖。厚四五分,工制精密,勿令走气,又可启闭,盖上钻如粟米大孔三行,行四十孔,凡一百二十孔,内实药物二十四品。以按二十四气计,用飞廉、薏苡、仁款、冬花、肉苁蓉、川芎、当归、白芷、辛夷、白朮、槁本、木兰、蜀椒、官桂、杜蘅、柏实、秦椒、乾姜、防风、人参、桔梗、白薇、荆实、𧃲芜、白蘅、各五钱,外加毒者八味以应八风,乌头、附子、藜芦、皂角、菵草、矾石、半夏、细辛、右总三十二,物各五钱。㕮咀为末和入枕匣装实,外用布囊缝好,枕过百日面有光泽,一年体中风疾一切皆愈,而且身香四年,发白变黑,齿落更生耳,目聪明神,方秘验此方。乃女廉以传玉青,玉青传于广成子,圣圣相传,不可轻忽,常以密袱包盖,勿令出气。

《药篮》

即水火篮也,制有佳者惟远红漆为佳,内实应验方药膏药,以随处济人。山童携之亦多物外风,致近有藤丝编者,不佳,以大毛竹车旋者,太重。

《高子论房中药物之害》

高子曰:自比觉泥水之说行,而房中之术。横矣因之,药石毒人,其害可胜说哉。夫人之禀受父母精血厚者,其生壮即多欲尚可支薄者,其生弱,虽寡欲犹不足,故壮者恣欲而毙者,有之。未有弱者恣欲而寿者,矣饮食男女,人之大欲,也不可已。亦不可纵,纵而无厌疲困不胜,乃寻药石以强之,务快斯欲,因而方人。术士得以投其好,而逞其技矣,搆热毒之药称海上奇方,入于耳者,有耳珠丹,入于鼻者,有助情香,入于口者,有沈香,合握于手者,有紫金锭。封于脐者,有保真膏一丸、金蒸脐饼火龙符,固于腰者,有蜘蛛膏,摩腰膏含于龟者,有先天一粒丹,抹其龟者,有三釐散,七日一新方。缚其龟根者,有吕公绦,硫黄箍、蜈蚣带,宝带,良宵短香罗帕,兜其小腹者,有顺风旂玉蟾禈。龙虎衣,搓其龟者,有长茎方,掌中金,纳其阴户者,有揭被香。煖炉散,窄阴膏,夜夜春。塞其肛门者,有金刚楔,此皆用于皮肤。以气感肾,家相火一时,坚举为助情逸乐,用之不已,其毒或流为腰疽,聚为便痈或腐其龟首,烂其肛门,害虽横焰,尚可解。内有一二得理,未必尽虎狼也,若服食之药,其名种种如桃源秘宝。丹雄狗丸,闭精符之类,颇多药毒误,人十服九毙,不可救解。往往奇祸惨疾,溃肠裂肤,前车可鉴,此岂人不知也,欲胜于知,甘心蹈刃。观彼肥甘醇,厚三餐调护,尚不能以日月。起人癯瘠,使神充满,矧以些少丸未之药,顷刻间致痿阳。可兴疲力,可敌其功,何神不过仗彼热毒,如蛤蚧、海马、狗肾、地龙、麝脐、石燕、倭硫阳起、蜂房、蚁子之类,譬之以烈火灼水燔焰煎煿,故肾藏一时感热而发,岂果仙丹神药乃尔灵验效速也。耶保生者,可不惕惧,以痛绝助长之念,客曰某某者,每用其药,今以寿考何子之泥也,余曰是。诚有之也,但外用者,十全二三,内服者,无一全于十百,若内若外岂真无异术者哉,何能得其真。传况比觉为大,道傍门得阴阳之妙用,率归正派,其说匪徒、淫姤快欲之谓。人之一身,运用在于任、督二脉,督为阳父。任为阴母,尾闾夹脊为督脉之关,中脘、膻中为任脉之窍,任气聚于气海,督气聚于泥丸。故阴阳升降吸即升也,起于脐,呼即降也。转于脑,其行气交会行之,至肛门紧提。则气会行之,至地户紧闭,则气交真气。一降则天气入交于地根,得土则正真气,一升则谷气出接于天根,达土则息。此为阴阳大窍,其理最显、最密所谓性与命相守,神与气相依者此耳。故经曰神驭气,气留形不须别药,可长生如此朝朝并暮暮。自然丹满谷神,存死生要关,须知穷此妙境为吾生保命大药,乃于金石虎狼求全,造化神灵,其谬失不既多乎。吾重为死不知害者,感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