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果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十五卷目录

 果部汇考一
  周〈总一则〉
  汉〈平帝元始一则〉
  后汉〈总一则 和帝永元一则〉
  魏〈明帝太和一则〉
  梁〈武帝天监一则〉
  北魏〈高祖延兴一则 太和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元宗开元一则〉
  辽〈太宗天显二则 兴宗重熙一则〉
  宋〈总一则 仁宗景祐一则 英宗治平一则〉
  金〈熙宗天眷一则 世宗大定一则〉
  元〈世祖至元一则〉
  明〈成祖永乐一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一则 孝宗弘治一则 世宗嘉靖一则〉
皇清〈总一则 顺治三则〉
 果部汇考二
  尔雅〈释天〉
  山海经〈西山经 北山经 海外北经 海外东经〉
  汲冢周书〈时训解〉
  嵇含南方草木状
  贾思协齐民要术〈果蓏 栽树〉
  段成式酉阳杂俎〈广动植〉
  郭橐驼种树书〈果〉
  败瓜五星匏瓜五星图
  宋史〈天文志〉
  范成大桂海果志〈全〉
  王世懋果疏〈全〉
  徐光启农政全书〈种植〉
  本草纲目〈灵床上果子 诸果有毒〉

草木典第十五卷

果部汇考一

周设甸师载师场人以掌果蓏之事。
《周礼·天官》:甸师,共野果蓏之荐。
〈订义〉《易氏》曰:植生,曰果桃李之属蔓生,曰:蓏瓜瓞之属。 王氏曰:为其非场圃所出,故称野焉。荐于王藉共之,则尽志而已。 陈及之曰:甸师之徒三百人,以耕耨王藉而又共萧茅,及果蓏安,所自出哉。盖古者田畴之间,无有废地,方禾黍未登疆场,未当用者,则以树萧茅,及果蓏之属,故诗曰:中田有卢疆场,有瓜虽帝藉,亦不使荒芜也。

《地官》:载师以廛里任国中之地,以场圃任园地。
〈注〉圃树果蓏之属。

场人掌国之场圃,而树之果蓏珍异之物,以时敛而藏之。
〈注〉果枣李之属蓏瓜,瓠之属珍异,蒲萄枇杷之属。〈疏〉张晏云:有核曰果,无核曰蓏,臣瓒以为在地曰蓏,在树曰果,则不辨有核无核。

凡祭祀宾客,共其果蓏,享亦如之。
〈疏〉谓祭祀宗庙二灌,后君迎牲纳之于庭时,后夫人荐朝事之豆,笾豆笾中有果蓏之物,故云享亦如之。

平帝元始元年,置果丞掌果实。
《汉书·平帝本纪》:元始元年,置少府海丞、果丞各一人。
〈注〉师古曰:果丞掌诸果实也。

后汉

后汉设果丞以主果。
《后汉书·百官志》:太官令一人六百石,本注曰掌御饮食果丞一人,本注曰果丞主果。
和帝永元四年,诏以果园假贫民。
《汉书·和帝本纪》:四年二月戊戌,诏自京师离宫,果园上林广成囿,悉以假贫民恣得采捕不收其税。

明帝太和六年夏四月甲子初,进新果于庙。
《魏志·明帝本纪》云云。

武帝天监十六年,宗庙始荐蔬果。
《梁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南史·梁本纪》:天监十六年,祈告天地宗庙,以去杀之理,欲被之含识。郊庙牲牷,皆代以面。冬十月,宗庙荐羞,始用蔬果。

北魏

高祖延兴二年夏四月庚子,诏诸州郡课,民益种菜
果。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太和十五年,诏郡国贡时果。
《魏书·高祖本纪》:太和十五年秋八月壬辰,诏郡国有时物可以荐宗庙者,贡之。 按《礼志》:太和十五年八月壬辰,诏郡国有时,果可荐者,并送京师以供庙享。

太宗贞观 年,设官以掌蔬果。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唐之官制太宗定为七百三十员,司苑、典苑、掌苑各二人,掌园苑莳植蔬果。典苑以下分察之。果熟,进御。掌园三人,掌种植蔬果。上林署,令二人,从七品下;丞四人,从八品下。掌苑囿园池。植蔬果,以供朝会、祭祀及尚食诸司常料。京都诸宫苑总监,监各一人;副监各一人;丞各二人;主簿各二人。掌苑内宫馆、园池、禽鱼、果木。
元宗开元二十八年春正月,两京路及城中苑内种果树。
《唐书·元宗本纪》云云。

太宗天显五年秋七月戊子荐时,果于太祖庙。
《辽史·太宗本纪》云云。
天显七年秋七月丁未,荐时果于太祖庙。
《辽史·太宗本纪》:七年秋七月壬寅,唐卢龙军节度使赵德钧遣人进时,果丁未荐新于太祖庙。
兴宗重熙二十二年五月壬寅,诏内地州县植果。
《辽史·兴宗本纪》云云。

宋设翰林司以掌果实。
《宋史·职官志》:翰林司掌供果实。
仁宗景祐三年,定宗庙荐果礼。
《宋史·仁宗本纪》不载。 按《礼志》:景祐三年,礼官、宗正条定:逐室时荐,以京都新物,略依时训,协用典章。请每岁春季月荐果以含桃,夏仲月荐果,以瓜以来禽,季月荐果,以芡以菱。秋孟月尝果尝穄,配以鸡,果以枣以梨,冬孟月果以栗。
英宗治平四年,神宗即位罢州郡贡果。
《宋史·神宗本纪》:治平四年正月丁巳,帝即皇帝位。夏四月壬申,罢州郡岁贡饮食果药。

熙宗天眷元年,设尚药局以掌茶果。
《金史·熙宗本纪》:天眷元年八月甲寅,朔颁行官制。
《百官志》:金至熙宗颁新官制,尚药局。提点,正五

品。使,从五品。副使,从六品。掌进汤药茶果。直长,正八品。都监,正九品。果子都监、同监各一员,掌给受进御果子。
世宗大定二十七年,罢太府监所进时果。
《金史·世宗本纪》:大定二十七年五月壬子,诏罢曷懒路所进海葱及太府监日进时果。曰:葱、果应用几何。徒劳人耳。惟上林诸果,三日一进。

世祖至元七年,敕以内园果荐庙。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七年冬十月己丑,敕来年太庙时,果勿市取之内园。

成祖永乐元年,免杂果税。
《明会典》:永乐元年,奏准民间家园池塘,采用杂果非兴贩者俱免税。
宣宗宣德十年,定进用果品数及顿放地。
《明会典》:上林苑监宣德十年,止存蕃育嘉蔬良牧。《林衡四署》:林衡署原管栽种户一千九百八十三分,拨栽种果树花木等地一百三十八顷一十五亩七分一釐,迁民住基地一十顷九十五亩,自种地五十一顷四十二亩。 又按《会典》:凡日逐进用果品宣德十年奏准以荆王遗下空房一所,东安门外旧行用库房一所顿放。
英宗正统元年,定远近果木管属官。
《明会典·上林苑》:监凡大兴宛平二县,附近果园正。统元年令听本监管属远者,并外府州县果木俱,令有司自行管属果品听其自进。
孝宗弘治五年,更定进用果品顿放地。
《明会典》:凡日逐进用果品,弘治五年,奏准以东安门外保大坊,官房一所顿放。
世宗嘉靖十年,免瓜果税。
《明会典》:嘉靖十年,令宣课司,今后小民发卖瓜果,毋得抽税。

皇清

国朝置内务府以司果园果房之事。

《大清会典》:内务府会计司果园,顺天保定河间,永平
等府所属地方果园编为三旗,每园各设园头,园内旧丁俱给口粮地,每年徵银各三两。新丁按地每亩徵银三分,草二束,折徵银二分,其各色果品按园内树木计,派择其美者,尽所得全送照定价奏销钱粮,至三年终奏请差官编审,旧丁内有馀丁,应入册者,照旧丁徵取钱粮,新丁内有馀丁应入册者,亦将名数记册,每旗各派旧园头三名,为拨什库督催钱粮,及诸色果品免其本身钱粮。 广宁果园编为三旗园丁,给与口粮地,每年旧丁照在京果园徵取钱粮,其梨榛子尽所得送进,照定价奏销钱粮,至三年终,奏请差官编丁,其馀丁入册者,照旧丁徵取钱粮于园丁,内设拨什库三名,免其本身钱粮,督催钱粮及诸色果品。
盛京果园编为三旗,园丁给与口粮地,每园各设
园头,每年旧丁照在京果园徵取钱粮,其榛子蜜溅山里红杜梨晒乾葡萄枸柰子野鸡等物,派定徵取,其接梨西门城梨乾梨等项,尽所得送进照定价,奏销钱粮,至三年终奏请差官编丁,其馀丁入册者,照旧丁徵取钱粮于。
盛京佐领内选设笔帖式二员,拨什库首领一名,
拨什库九名督催钱粮及诸色果品。
盛京官丁每年派取果品蔬菜等物,其蔬菜交包
衣大果品等物由。
盛京佐领察取进送。 果房设管果首领人役收
贮,各园所送一应乾鲜果品及支放筵宴所用乾鲜果品。
顺治元年置上林苑监,良牧林衡二署办进果品。

大清会典顺治元年,置上林苑监正七品,衙门设监
丞一员,其属有四署曰蕃育曰良牧曰林衡曰嘉蔬,各设署丞一员。 良牧署凡办纳果品每年额徵李一十七驼,半桃四百二十个,梨四百个解交光禄寺。 林衡署凡地赋顺治元年,原额地二百八十六顷一十六亩七分办进。

上供果品。 凡办纳果品,每年额徵核桃三万一十
个,解交光禄寺。
顺治二年停徵果品。

大清会典林衡署二年,停徵果品等物,照民地例徵
粮。
顺治十五年,以林衡署并归良牧署量存办进果品。

大清会典十五年,以林衡署归并良牧署所掌畜牧
等物,俱折银徵解,户部果品量存解光禄寺。

果部汇考二

《尔雅》

《释天》

果不熟为荒。
〈注〉果木子〈疏〉果木子也。不成熟之岁名荒。

《山海经》《西山经》

不周之山,爰有嘉果,其实如桃,其叶如枣,黄华而赤柎,食之不劳。

《北山经》

洹山,其高百仞,百果树生之。

《海外北经》

平丘在三桑东,百果所生。

《海外东经》

䰈丘甘果所生,一曰百果所在,在尧葬东。〈䰈音嗟〉

《汲冢周书》《时训解》

雨水后十日,草木萌动,草木不萌动,果蔬不熟。

嵇含南方草木状

南越交趾,植物有四裔,最为奇,周秦以前无称焉。自汉武帝开拓封疆,搜求珍异,取其尤者,充贡中州之人,或昧其状,乃以所闻诠叙有裨子弟云尔。
槟榔

槟榔树高十馀丈,皮似青铜,节如桂竹,下本不大,上枝不小,条直亭亭,千万若一森秀,无柯端顶有叶,叶似甘蕉,条派开破,仰望渺渺如插丛蕉于竹杪风,至独动如举羽扇之扫天,叶下系数房,房缀数十实,实大如桃李,天生棘重累其下,所以禦卫其实也。味苦涩剖其皮鬻,其肤熟而贯之,坚如乾枣,以扶留藤古贲灰并食,则滑美下气,消谷出林邑,彼人以为贵婚族客,必先进若邂逅不设,用相嫌恨一名宾门药饯。
荔枝

荔枝树高五六丈馀,如桂树,绿叶蓬蓬,冬夏荣茂,青华朱实,实大如鸡子,核黄黑似熟莲,实白如肪,甘而多汁,似安石榴,有甜酢者,至日将中翕,然俱赤则可食也。一树下子百斛三,辅黄图曰:汉武帝元鼎六年,破南越,建扶荔宫,扶荔者,以荔枝得名也。自交趾移植百株于庭,无一生者,连年移植不息,后数岁偶一株,稍茂然,终无华实,帝亦珍惜之。一旦忽萎死,守吏坐诛死者数十,遂不复茂矣。其实则岁贡焉,邮传者疲毙于道极为生民之患。


椰树叶如栟榈,六七丈,无枝条,其实大如寒瓜,外有粗皮,次有壳,圆而且坚,剖之有白肤,厚半寸,味似胡桃,而极肥美,有浆饮之得醉,俗谓之越王头,云昔林邑王与越王有故怨,遣侠客刺,得其首悬之于树,俄化为椰子,林邑王愤之,命剖以为饮器,南人至今效之,当刺时,越王大醉,故其浆犹如酒云。
杨梅

杨梅其子如弹丸,正赤,五月中熟,熟时似梅,其味甜酸,陆贾南越,行记曰:罗浮山顶有胡杨梅、山桃绕其际海人时,登采拾止得于上,饱啖不得持下,东方朔《林邑记》曰:林邑山杨梅,其大如柸碗,青时极酸,既红味如崖蜜,以酝酒号梅香,酎非贵人重客不得饮之。


橘白花赤实,皮馨香有美味,自汉武帝交趾,有橘官长一人,秩二百石,主贡御橘,吴黄武中交趾,太守士燮献橘十七实同一蒂,以为瑞异群臣毕贺。


柑乃橘之属,滋味甘美特异者也。有黄者,有赪者,赪者谓之壶柑,交趾人以席囊,贮蚁鬻于市者,其窠如薄絮囊,皆连枝叶,蚁在其中,并窠而卖,蚁赤黄色,大于常蚁,南方柑树若无此蚁,则其实皆为群蠹所伤,无复一完者矣。今华林园有柑二株,遇结实上,命群臣宴饮于旁摘而分赐焉。
橄榄

橄榄树身耸枝,皆高数丈,其子深秋方熟,味虽苦涩,咀之芬馥,胜含鸡舌香,吴时岁贡以赐近侍,本朝自泰康后亦如之。
龙眼

龙眼树如荔枝,但枝叶稍小,壳青黄色,形圆如弹丸,核如木梡子,而不坚。肉白而带浆,其甘如蜜,一朵五六十颗,作穗如葡萄,然荔枝过即龙眼熟,故谓之荔枝奴。言常随其后也。东观汉记曰:单于来朝赐橙橘、龙眼、荔枝。魏文帝诏群臣曰:南方果之珍异者,有龙眼、荔枝,令岁贡焉。出九真交趾。
海枣

海枣树身无閒枝,直耸三西十丈,树顶四面共生十馀枝,叶如栟榈,五年一实,实甚大如杯碗,核两头不尖,双卷而圆,其味极甘美,安邑御枣无以加也。泰康五年,林邑献百枚,昔李少君谓汉武帝曰: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食巨枣,大如瓜,非诞说也。
千岁子

千岁子有藤蔓出土子,在根下须绿色,交加如织,其子一苞,恒二百馀颗,皮壳青黄色,壳中有肉如栗,味亦如之乾者,壳肉相离,撼之有声,似肉豆蔻出交趾。
五敛子

五敛子大如木瓜,黄色皮肉脆软味极酸,上有五棱如刻者,南人呼棱为敛,故以为名。以蜜渍之甘酸而美出南海。
钩缘子

钩缘子形如瓜,皮似橙而金色,胡人重之极芬香,肉甚厚,白如芦菔,女工竞雕镂花鸟渍以蜂蜜,点燕檀巧丽妙绝无与为比,泰康五年,大秦贡十缶,帝以三缶赐王,恺助其珍味,夸示于石崇。
海梧子

海梧子树与中国松同,但结实绝大,形如小栗,三角肥甘香味,亦樽俎间佳果也。出林邑。
庵摩勒

庵摩勒树,叶细似合昏,花黄实似李,青黄色,核圆作六七棱,食之先苦后甘,术士以变白,须发有验,出九真。
石栗

石栗树与栗同,但生于山石罅间,花开三年,方结实,其壳厚而肉少,其味似胡桃仁,熟时或为群鹦鹉,至啄食略尽故,彼人多珍贵之出日南。
人面子

人面子树,似含桃结子,如桃实无味,其核正如人面,故以为名,以蜜渍之,稍可食,以其核可玩于席间,饤饾禦客出南海。
贾思协《齐民要术》果蓏
《临海异物志》曰:杨桃似橄榄,其味甜,五月十月熟,谚曰:杨桃无蹙,一岁三熟,其色青黄,核如枣核。
梅桃子生,晋安候官县一小树得数十石实,大三寸,可蜜藏之。
杨榣有七脊子生树皮中,其体虽异味,则无奇长四五寸,色青黄,味甘。
冬熟如指大,正赤味甘胜梅猴。
闼子如指头大,其味小苦,可食。
关桃子,其味酸。
士翁子如漆子大,熟时甜酸,其色青黑。
枸槽子如指头大,正赤,其味甘。
鸡橘子大如指,味甘,永宁界中有之。
猴总子如小指头大,与柿相似,其味不减于柿。多南子如指大,其色紫,味甘,与梅子相似,出晋安。王坛子如枣大,其味甘,出候官越王祭太乙坛边有此果,无知其名,因见生处,遂名王坛,其形小于龙眼,有似木瓜。
《博物志》曰:张骞使西域,还得安石榴胡桃蒲桃。《刘欣期交州记》曰:多感子,黄色,围一寸。
蔗子如瓜大,亦似柚。
弥子圆而细,其味初苦,后甘食,皆甘果也。
《杜兰香传》曰:神女降张硕,常食粟饭,并有非时果味,亦不甘,但一食可七八日不饥。

栽树

崔寔曰:正月自朔暨晦,可移诸树竹漆桐梓松柏杂木,唯有果实者,及望而止,过十五日则果少实。《食经》曰:种名果法,三月上旬斫好,直枚如大母指,长五寸,内著芋魁种之无芋,大芜菁根,亦可用胜种核,核三四年,乃如此大耳。可得行种。
凡五果花盛时,遭霜则无子,常预于园中,往往贮恶草生粪,天雨新晴,北风寒切是夜必霜,此时放火作煴少得烟气,则免于霜矣。〈煴音氲〉
唐段成式《酉阳杂俎》广动植
有实曰果又在木曰果。

郭橐驼《种树书》

栗采时,要得披残,明年其枝叶益茂。
桃树接李枝,则红而甘。
桃实自乾不落者,名桃枭。
柿树接桃枝,则为金桃。
李树接桃枝,则为桃李。
南方柑橘虽多,然亦畏霜不甚收,惟洞庭霜虽多无所损橘,最佳岁收不耗。正谓此焉。以死鼠浸溺缸内,候鼠浮取埋橘树根下,次年必盛,《涅槃经》云:如橘得鼠,其果子多。
柑树为虫所食,取蚁窠于其上,则虫自去。
桃李银杏栽带子向上者,个个生,向下者少。
葡萄欲其肉实,当栽于枣树之旁,于春钻枣树上作窍子,引葡萄枝入窍中透出,至二三年,其枝既长大塞满树窍,便可斫去葡萄根,托枣根以生便得肉实如枣,北地皆如此法种。
银杏树有雌雄,雄者有三棱,雌者有二棱,合二者种之,或在池边能结子而茂,盖临池照影,亦生也。果树有蠹出者,以芫花纳孔中,即死或纳百部叶。凿果树纳少钟乳粉,则子多,且美,又树老以钟乳末和泥于根上,揭去皮抹之,复茂。
凡接矮果及花,用好黄泥晒乾筛过,以小便浸之,又晒乾筛过,再浸之。凡十馀度,以泥封树皮,用竹筒破两半根裹之,则根立生,次年断其皮,截根栽之。桑上接梅,梅则不酸。
桑上接梨,则脆而甘美。
果实异常者,根下必有毒蛇,切不可食。
果木有虫蠹处,以杉木削小丁塞之,其虫立死。生人发挂树上,鸟不敢食其实。
接树须取向南隔下者,接之则著子多。
凡种树宜在望前,在望后少实。
花果树如曾经孝子及孕妇手折,则数年不著花,或不甚结子。
果子先被人盗吃一枚,飞禽便来吃。
凡果木未全熟时摘,若熟了即抽过筋脉,来岁必不盛。
果实凡经数次接者,核小,但其核不可种耳。
河阴石榴名三十八者,其中只有三十八粒子。橄榄将熟,以竹钉钉之,或纳少盐于皮下,其实尽落。柿子接及三次,则全无核。
桃树过春以刀疏斫之,则穰出而不蛀。桃实大繁,则多坠,以刀横斫其干数下乃止,社日令人桩桃树下,则结实牢。
凡果不牢者,宜社日桩其根。
三月上旬,斫取果木好直枝如大拇指大,长五寸许,纳芋魁中种之,或大蔓菁根,亦可用胜种核者,种核三四年,乃如此大耳。
桃李蛀者,以煮猪头汁冷浇之,即不蛀。
桃者五行之精,制百鬼谓之仙木。
凡果实初熟,用双手摘则年年生果,见麝香熏则花不结子,种甘蔗必用猪毛和土,长梅树接桃则脆桃,树接杏则大。
桃熟时墙面煖处,宽深为坑,收湿牛粪纳坑中,收好桃核十数枚,尖头向上,坑中粪土盖厚一尺,深春芽生和土移种之。
果树生小青虫,虰蜻盼挂树自无。〈虰音丁蜻音精〉凡树木当元日日未出时,以斧斑驳椎接枣李等树,谓之嫁树。
种石榴取直枝如拇指大,斩一尺长,八九条共为一科,烧二头二寸,作坑深一尺,条口径一尺,竖枝坑畔围布,令匀置枯骨姜石于枝间下土,令实一重骨石一重土出枝头,一寸水浇,即生又以骨石置枝间,即茂,杏熟间时,合内纳粪中至春,既生则移栽实地,既移不得便移。
凡移大梅树,去其枝稍大,其根盘沃以沟泥,无不活者。
生龙眼沸汤内淖,过食之不动脾。
柿子尚生煞之即熟。
凡果须候肉烂,和核种之,否则不类其种。
柑橘橙等于根棘上,接者易活。
林檎蛀以铁线寻窍内,钻刺用百部杉木钉塞之,如生毛虫以鱼腥水泼根,活埋蚕蛾于地下。

败瓜五星匏瓜五星图


《宋史》《天文志》

败瓜五星,在匏瓜星南,主修瓜果之职,与匏瓜同占。匏瓜五星,在离珠北,天子果园也,其西觜星主后宫,不明,则后失势;不具或动摇,为盗;光明,则岁丰;暗,则果实不登。彗、孛犯之,近臣僭,有戮死者。客星守之,鱼盐贵,山谷多水;犯之,有游兵不战。苍白云气入之,果不可食;青,为天子攻城邑;黄,则天子赐诸侯果;黑,为天子食果而致疾。

宋范成大《桂海果志》

世传南果以子名者,百二十,半是山野间草木实 猿狙之所,甘人强名以为果,故余不能尽识,录其 识可食者五十五种。荔枝

荔枝自湖南界入桂林,才百馀里,便有之亦,未甚多。昭平出槱核,临贺出绿色者尤胜,自此而南诸郡皆有之,悉不宜乾,肉薄味浅,不及闽中所产。
龙眼

龙眼南州悉有之,极大者,出邕州围如当二钱,但肉薄不能远,过常品为可恨。
馒头柑

馒头柑近蒂起馒,头尖者味香,胜可埒永嘉孔柑。
金橘

金橘出营道者,为天下冠出江浙者,皮甘肉酸,不逮矣。
绵李

绵李味甘美,胜常品擘之两片,开如离核桃。
石栗

石栗圆如弹子,每颗有梗抱附之,类杓柄肉黄白甘韧似巴榄,子仁附肉,有白靥不可食。发病,北人或呼为海胡桃。
龙荔

龙荔壳如小荔枝,肉味如龙眼,木身叶亦似二果,故名可,蒸食不可生啖,令人发痫或见鬼物,三月开小白花,与荔枝同时。
木竹子
木竹子,皮色形状全似大枇杷,肉甘美,秋冬间实。冬桃

冬桃状如枣,深碧而光软,烂甘酸春夏熟。
罗望子

罗望子壳长数寸,如肥皂,又如刀豆,色正丹,内有二三实,煨食甘美。
人面子

人面子如大梅李,核如人面,两目鼻口皆具,肉甘酸宜蜜煎。
乌榄

乌榄如橄榄,青黑色,肉烂而甘。
方榄

方榄亦橄榄类,三角或四角,出两江州洞。
椰子木

椰子木身叶悉类棕榈桄榔之属,子生叶间,一穗数枚,枚大如五升器,果之大者,谓惟此与波罗蜜等耳。皮中子壳可为器子,中瓤白如玉,味美如牛乳,瓤中酒新者极清芳,久则浑浊不堪饮。
蕉子

蕉子芭蕉极大者,凌冬不凋,中抽干长数尺,节节有花,花褪叶根有实,去皮取肉,软烂如绿柿,极甘冷,四季实,土人或以饲小儿,云:性凉去客热,以梅汁渍,暴乾按令扁,味甘酸,有微霜,世所谓芭蕉乾者是也。又名牛子蕉。
鸡蕉子

鸡蕉子小如牛蕉,亦四季实。
芽蕉子

芽蕉子小如鸡蕉,尤香嫩甘美,秋初实。
红盐草果

红盐草果,取生草豆蔻入梅汁,盐渍令色红,暴乾以荐酒。
鹦𪃿舌

鹦𪃿舌即红盐,草果之珍者,实始结即,频取红盐乾之才,如小舌。
八角茴香

八角茴香,北人得之以荐酒少许,咀嚼甚芳香,出左右江州洞中。
馀甘子

馀甘子多贩入北州,人皆识之,其木可以制器。
五梭子

五梭子形甚诡异,瓣五出如田家碌,碡状,味酸,久嚼微甘,闽中谓之羊桃。
黎朦子

黎朦子如大梅,复似小橘,味极酸。
波罗蜜

波罗蜜大如冬瓜,外肤礧砢如佛髻,削其皮食之,味极甘,子练悉如冬瓜,生大木上,秋熟。
柚子

柚子南州名臭柚,大如瓜,人亦食之,皮甚厚,打碑者卷皮蘸墨以代毡,刷宜墨而不损纸,极便于用此法,可传,但北州无许大柚耳。
橹罟子

橹罟子大如半升碗谛,视之数十房,攒聚成毬,每房有缝,冬生青至夏红,破其瓣食之,微甘。


子如锥,栗肉甘而微涩。
地蚕

地蚕生土中,如小蚕,又似甘露子。
赤柚子

赤柚子如橄榄,皮青肉赤,以下并春实。
火炭子

火炭子如乌李。
山韶子

山韶子色红,肉如荔枝,以下八种并夏实。
山龙眼

山龙眼色青肉如龙眼。
部谛子

部谛子色黄如大石榴。
木赖子

木赖子如淡黄大李。
粘子

粘子如指面大褐色。
罗晃子

罗晃子如橄榄其皮七重。
千岁子

千岁子如青黄李味甘。
赤枣子

赤枣子如酸枣味酸。
藤韶子

藤韶子大如凫卵柿,以下十三种并秋实。
古米子
古米子壳黄中有肉,如米粒。壳子

壳子如青梅味甘。
藤核子

藤核子生白藤上,如小蒲桃。
木莲子

木莲子如胡桃紫色。
萝蒙子

萝蒙子黄如大橙柚。
毛栗

毛栗如橡栗。
特乃子

特乃子状如榧而圆长端正。
不纳子

不纳子似黄熟小梅,绝易烂,烂即破肉,附核可为经。珠似菩提子
羊矢子

羊矢子色状全似羊矢,味亦不佳。
日头子

日头子状如樱桃,色如蒲桃穗。
秋风子

秋风子色状俱似楝子。
黄皮子

黄皮子如小枣。
朱圆子

朱圆子正圆深红,状如楝子,以下六种皆冬实。
匾桃

匾桃大如桃而匾色正青。
粉骨子

粉骨子皮黄色如粉。
塔骨子

塔骨子匾如大橘皮里空虚。
布衲子

布衲子似李而黄。
黄肚子

黄肚子如小石榴。
明王世懋果疏。樱桃
百果中樱桃最先熟,即古所谓含桃也。吾地有尖圆大小二种,俗呼小而尖者为樱珠,既吾土所宜,又万颗丹的,掩映绿叶,可玩澹圃中,首当多植。


梅种殊多,既花之,后青而如豆,可食者曰消梅,脆梅,绿萼梅,消梅,最佳,以其入口即消也。熟而可食者曰鹤顶梅,且霜梅梅,酱梅供一岁之咀嚼,园林中不可少。


杏花江南虽多实,味大不如北,其树易成实,易结林中摘,食殊佳。
枇杷

枇杷出东洞庭,大自种者小,然却有风味独核者佳。盖他果须接乃生,独此果直种之亦能生也。
杨梅

杨梅须山土,吾地沙土非宜,种之,亦能生,但小耳。树极婆娑可爱,今当种澹圃高冈上,与山矾相覆荫。


李种亦殊多北土盘山,麝香红妙甚,江南绝无,然亦有一种极大而红者,味可亚之。亦有玉黄青翠嘉庆子俱称佳品,吾圃中仅有粉李一种,馀当致之。


桃有金桃、银桃、水蜜桃、灰桃、匾桃,澹圃中已备金蜜二种,皆佳品也。


梨如哀家梨,金华紫色梨不可见也。今北之秋白梨南之宣州梨,皆吾地所不能及也。闻西洞庭有一种佳者,将熟时以箬就树包之,味不下宣州当觅,此种植之亦一快也。
花红 蘋婆

花红一名林禽,即古来禽也。郡城中多植之,觅利味苦非佳,而特可观北土之蘋婆,即此种之变也。吾地素无近,亦有移植之者,载北土以来亦能花能果,形味俱减,然犹是奇物。王相公及政僮园俱有之,二种虽贵贱难易迥别,吾圃中各植三两株足矣。来禽种虽易,然与桃性俱多虫而易败种者,苦于剔虫若桃则数年一易可耳。
核桃

核桃北果而宜山种,吾地绝少然亦可种。
葡萄

葡萄虽称凉州江南种,亦自佳有紫水晶二种。宜于水边设架,一年可生累垂,可玩不但以供饾饤也。

吾地枣不能佳第择,其红色者,种一株以当摘鲜亦
得。
安石榴

安石榴无如京师致之,南方多死即生,多化为丛状,不若求富阳种,种之须实大子绽,即不甘亦足供玩。


柿种多吾地,特宜若海门,柿罐柿无核,火珠柿皆甘冷可食,宜植墙隙。
柑 橘

柑橘产于洞庭,然终不如浙温之乳柑,闽漳之朱橘。有一种红而大者,云传种自闽而香味径庭矣。余家东海上,又不如洞庭之宜橘,乃土产蜕花甜蜜橘二种,郤不啻胜之金橘牛乳者,易生而品下圆者。甘香然亦家园种者,佳第橘性畏寒,值冬霜雪稍盛辄死。植地须北蕃多,竹霜时以草裹之,又虞春枝不发,记儿时种橘,不然岂地气有变也。
香橼

香橼花香实大,虽酸溅齿以为汤,则大佳置实盘中盈室俱香,实佳品也。闽中乃无之,而以佛手柑名。近闻洞庭人亦有种而生者,吾圃中尤不易植也。


栗山果也,植之平地亦生,悬壳如猬亦堪备一种佳实。
银杏

银杏树有大合抱而不实,人言树有雌雄,闻亦有法治之,则生树长大,秋冬叶纯黄间,枫林中相错如绣,此植圃中冈上即不实可也。
栝子松

栝子松俗名剔牙松,岁久亦生实,虽小亦甘香可食。南京徐氏西园一株,是元时物秀色参天,目中第一。山东有文官,果花亦可观,形味稍似马金囊礼部精。膳司亦有一株不知可移植,吾地否若无花果,不独京师,即吾地种辄生,但恶不足为园林重耳。

徐光启《农政全书》种植

元扈先生曰:凡果木皆须剪去繁枝,使力不分不信。时试看开花结果之际,凡无花无果细枝,后来亦须发叶,岂不减力若预先芟去,则力聚于花果矣。又凡果俱三年老枝上所生,则大而甘。
凡鸟来食果,或张网罩树多损,树枝或持竿鼓柝甚费力,须用弩射取一二置竿首,倚竿于树,其鸟悉不来。
便民图曰正月间根芽未生于根旁,宽深掘开寻钻心钉地根,凿去谓之骟。〈音扇〉树留四边乱根,勿动仍用土覆盖,筑实则结子肥大,胜插接者。
崔氏曰:卫果法,正月尽二月可剥树枝,二月尽三月可掩树枝。
埋树枝土中令生,二岁以上可移种矣。

《本草纲目》灵床上果子

陈藏器曰:人夜语食之即止。

诸果有毒

凡果未成核者,食之令人发痈疖,及寒热。
凡果落地有恶虫缘过者,食之令人患九漏。
凡果双仁者,有毒杀人。
凡瓜双蒂者,有毒杀人,沉水者杀人。
凡果忽有异常者,根下必有毒蛇,食之杀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十六卷目录

 果部艺文一
  十七帖         晋王羲之
  与谢万书          前人
  为宰相谢赐果实等表    唐孙逖
 果部艺文二〈诗〉
  咏安仁得果       梁李孝胜
  咏安仁得果        谈士云
  奉使巡检两京路种果树事毕入秦因咏 唐郑审
  过新丰道中二十八年有诏种果
               储光羲
  诣徐卿觅果子栽       杜甫
  杂感            鲍防
 果部选句
 果部纪事
 果部杂录
 果部外编

草木典第十六卷

果部艺文一

《十七帖》晋·王羲之

青李来禽樱桃日,给藤子皆囊盛为佳,函封。多不生,足下所疏云,此果佳,可为致子。当种之此种,彼胡桃皆生也,吾笃喜,种果今在田里,惟以此为事故,远及足下致此子者,大惠也。

《与谢万书》前人

顷东游还修,植桑果今盛,敷荣牵诸子,抱弱孙,游观其间。有一味之甘,剖而分之,以娱目。前虽植德无殊邈,犹欲教养子孙以敦厚退让,戒以轻薄。庶令举策数马,彷佛万石家风。

《为宰相谢赐果实等表》唐·孙逖

臣等今日频承赐赉,累降珍鲜,饱德空深荷恩,无力伏以甘果之实。今则非时,宁唯自远而来,固亦以少为贵,当供御膳,以备天厨。何幸小人之腹。忽辱非常之赐未施,尘露空忝,稻粱悚戴,惭惶罔知。攸措谨奉表陈谢以闻。

果部艺文二〈诗〉

《咏安仁得果》梁·李孝胜

潘岳河边返,情知掷果多。闭甍听不见,无奈识车何。

《咏安仁得果》谈士云

月上河阳县,来看洛阳花。掷果人相阂,非是故停车。

《奉使巡检两京路种果树事毕入秦因咏》唐郑审


圣德周天壤,韶华满帝畿。九重承涣汗,千里树芳菲。陕塞馀阴薄,关河旧色微。发生和气动,封植众心归。春露条应弱,秋霜实定肥。影移行子盖,香扑使臣衣。入径迷驰道,分行接禁闱。何当扈仙跸,攀折奉恩辉。

《过新丰道中二十八年有诏种果》储光羲


西下长乐坂,东入新丰道。雨多车马稀,道上生秋草。太阴閟皋陆,不知晚与早。雷雨杳冥冥,川谷漫浩浩。诏书植嘉木,众言桃李好。自愧无此容,归从汉阴老。

《诣徐卿觅果子栽》杜甫

草堂少花今欲栽,不问绿李与黄梅。石笋街中却归去,果园坊里为求来。

《杂感》鲍防

汉家海内承平久,万国戎王皆稽首。天马尝衔苜蓿花,胡人岁献葡萄酒。五月荔枝初破颜,朝辞象郡夕函关。雁飞不度桂阳岭,马走先过林邑山。甘泉御果垂仙阁,日暮无风香自落。远物皆重近皆轻,鸡虽有德不如鹤。

果部选句

汉李尤德阳殿赋,橘柚含桃甘果成丛。
张衡东京赋,奇树珍果钩盾所职。
魏刘桢鲁都赋,芳果万名攒罗广庭,霜滋露润时至则零。
晋傅咸黏蝉赋,有佳果之珍树,蔚弘覆于我庭。潘岳閒居赋,竹木蓊霭,灵果参差。
左思魏都赋,硕果灌丛围木疏寻。
蜀都赋,百果甲拆异色同荣。梁刘孝威谢赐圣僧,馀馔启石崇芳果金谷,仅于万株,陈汤水滋杜陵,几于千树。
谢东宫赐净馔启百花珍药之果。
周庾信枯树赋,开花建始之殿,落实睢阳之园。唐李庾西都赋,挺硕果于华林,育丰蔬于中园。李白寻桃花源序,良田名池竹果森列。
宋谢灵运诗,果木有旧行。
梁简文帝诗,潘果溢高箱。
沈约诗,甲拆开众果,万物俱敷荣。〈又〉繁蔬既绮布,密果亦星悬。
周庾信诗,春杯犹杂泛,细果尚连枝。
唐王绩诗,院果谁先熟,林花那后开。
杨炯诗,百果珠为实,群峰锦作苔。
杜审言诗,仲冬山果熟,正月野花开。
沈佺期诗,苑吏收寒果,饔人膳野禽。〈又〉亭插宜春果,山冲太液泉。
李峤诗,树红山果熟,崖绿水苔浓。
王维诗,雨中山果落。
张说诗,池果接园畦。
孙逖诗,霜果林中变,秋花水上残。
高适诗,野人种秋果。
李白诗,山童荐珍果,野老开芳樽。〈又〉于焉摘朱果,兼得养元牝。
杜甫诗,朱果烂枝繁。〈又〉挂壁移筐果。〈又〉野果充糇粮。萧颖士诗,庭果落初繁。
韦应物诗,高林霜果稀。
常衮诗,野果垂桥上,高泉落水中。
钱起诗,回风邻果香。
卢纶诗,一枝繁果忆山中。
司空曙诗,林交御果红。
权德舆诗,新果真琼液,来应宴紫兰。
柳宗元诗,蔬果自远至,杯酒应肆陈。
白居易诗,邻女偷新果,家僮漉小鱼。〈又〉百果参杂种,千枝次第开,〈又〉甘鲜新饼果。〈又〉风庭落秋果。〈又〉秋雨檐果落。
刘禹锡诗,海中仙果子生迟。
张祐诗,鸟啼新果熟。
李商隐诗,花果香千户,笙竽滥四邻。
温庭筠诗,林果雨中拾。
贾岛诗,竹笼拾山果,瓦瓶担石泉。
许浑诗,对岸水花霜后浅,傍檐山果雨来低。〈又〉巨实珍吴果。
方千诗,禽来山果香。〈又〉偶尝嘉果求枝去,因问名花寄种来。〈又〉垂檐野果隔窗攀。
项斯诗,山果经霜多自落。
皮日休诗,山果红靺鞨,水苔青髵。〈又〉山风熟异果。李频诗,异果因僧摘,幽窗为燕开。〈又〉架书抽乱读,庭果摘尝稀。
杜荀鹤诗,沿溪摘果霜晴后,出竹吟诗月上初。郑谷诗,高枝霜果在。
李咸用诗,秋果楂梨涩。韦庄诗,雨多庭果烂,稻熟渚禽肥。
耿湋诗,晚果红低树,秋苔绿遍墙。
许棠诗,沿溪收堕果。
曹松诗,护果憎禽啄。
韩偓诗,绿香熨齿冰盘果。
李建勋诗,晚果经秋赤,寒蔬近社青。
张乔诗,深林收晚果。
宋徐铉诗,台畔西风御果新。
赵抃诗,坠果春三径。
欧阳修诗,虚堂来清风,佳果荐浊酒。
王禹偁诗,官酝绿开瓶,时果青出笼。
韩维诗,朱果繁霜后,甘甜半自零。
苏轼诗,蔬果照巾羃。〈又〉蛮果粲蕉荔。
张耒诗,山树叶稀晴摘果。〈又〉竹笼晨收果,茅庵夜守瓜。
孔平仲诗,林中有丹果,压枝一何稠。
陆游诗,邮亭草草置盘盂,买果煎蔬便有馀。〈又〉尖团擘霜蟹,丹漆饤山果。〈又〉舍西种小果。〈又〉野果荐甘冷。〈又〉丹果垂中庭。〈又〉熟摘岩边果。
范成大诗,种园得果仅偿劳,不奈儿童鸟雀搔。〈又〉红皱分霜果,黄蔫撚夕英。
金李孝光诗,冰盘甘脆传秋果,芳饤新柔荐晚菘。元王逢诗,径合交枝果,帘当独树花。
张昱诗,西番僧果依时供,小笼黄旗带露装。
僧清珙诗,野果棘难采,药苗香易寻。
明金幼孜诗,赐果来东阁。

果部纪事

路史朱襄氏立于是,多风群阴閟曷,诸阳不成,百物散解,而果蓏草木不遂。迟春而黄落,盛夏而痁痎。《吕氏春秋》:常山之北,投渊之上,有百果焉,群帝所食。《汉书·叔孙通传》:惠帝尝出游离宫,通曰:古者有春尝果,方今樱桃熟,可献,愿陛下出,因取樱桃献宗庙。上许之。诸果献由此兴。
《西京杂记》:初,修上林苑群臣远方,各献名果异树,亦有制为美名,以标奇丽。
《后汉书·冯异传》:延岑既破赤眉,自称武安王,拜置牧守,欲据关中。异击破之。时百姓饥饿,人相食。道路断隔,委输不至,军士悉以果实为粮。
《淳于恭传》:恭家有山田果树,人或侵盗,辄助为收采。《桓荣传》:荣为博士入会庭中,诏赐奇果,受者皆怀之,荣独举手捧之以拜。帝笑指之曰:此真儒生也。以是愈见敬厚。
《拾遗记》:后汉明帝霜林园皆植寒果。积冰之节,百果方盛。俗谓之相陵与霜林之声讹也。
《后汉书·东平宪王苍传》:建初六年冬,苍上疏求朝。明年正月,帝许之。特赐装钱千五百万,其馀诸王各千万。帝以苍冒涉寒露,遣谒者赐貂裘,及大官食物珍果,使大鸿胪窦固持节郊迎。
《谢承后汉书》:刘祐仕郡为主簿,郡将少子尝出钱付之,令市买果。实祐悉买笔墨书具与之,因白郡将言:郎君年可入小学。请出授书,郡将使子就祐受经,遂成学业。
《三国志·郑浑传》:浑为山阳魏郡太守。以郡下百姓,苦乏材木,乃课榆树为篱,并益树五果;榆皆成藩,五果丰实。入魏郡界,村落齐整如一,民得财足用饶。明帝闻之,下诏称述,布告天下。
《扶馀国传》:扶馀国宜五谷,不生五果。
《广州先贤传》:丁密苍梧人,非家织布不衣,非己耕种菜果不食。
《晋书·潘岳传》:岳美姿仪,辞藻绝丽,尤善为哀诔之文。少时常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之者,皆连手萦绕,投之以果,遂满车而归。
《桑虞传》:虞有园在宅北数里,瓜果初熟,有人踰垣盗之。虞以园楥多棘刺,恐偷见人惊走而致伤损,乃使奴为之开道。
《皇甫谧传》:谧出后叔父,年二十,不好学,游荡无度,或以为痴。尝得瓜果,辄进所后叔母任氏。任氏曰:孝经云:三牲之养,犹为不孝。汝今年馀二十,目不存教,心不入道,无以慰我。因对之流涕。谧乃感激,就乡人席坦受书,勤力不怠。
《董景道传》:景道隐于商洛山,衣木叶,食树果,弹琴歌笑以自娱。
《邺中记》:石虎有华林,园种众果。民间有名果,虎作虾蟆车四搏,掘根面去一丈,深一丈合土载之,植之无不生。
《世说新语》:王丞相俭节,帐下甘果盈溢不散。涉春烂败都督白之,公令舍去曰:慎不可令大郎知。〈按大郎王导子
悦也

《贤奕谢太傅》:尝造陆祖言,祖言都无供办,兄子俶密为具餐,太傅既至,祖言所设茶果而已。俄而俶遂陈盛馔珍羞,毕具客去。祖言大怒,责数俶曰:汝不能光益父叔,乃复秽我素业耶。杖之四十。
《王隐晋书》:桓温性俭,每宴惟下匕奠,柈菜果而已。〈柈同盘〉
《十三洲记》:舍卫国在月氏南万里,果大如三斗盆。《荆楚岁时记》:七夕妇人以綵丝穿七孔针,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有蟢子网于瓜上,则以为得巧。
《风土记》:蜀之风俗,七月七日其夜,洒扫于庭露施几筵。设酒脯时,果散香粉于河鼓。织女言:此二星神当会守夜者,咸怀私愿或云见天汉中,有奕奕正白气,有耀五色,以此为徵应。见者便拜,而愿乞富、乞寿、无子乞子、惟得乞一,不得兼求,三年乃得。言之颇有受其祚者。
符子赵相者林氏,有九子皆贤国人。美之曰:九德之父,十德之门。赵王嫉之,乃使择其果之繁者,伐之。其父曰:果之茂者,犹伐之,况于人乎。吾将以尔为累矣。去之则免,乃持老携子逃于白云之岩,终身不返。《宋书·江夏王义恭传》:高祖为性俭约,诸子食不过五盏盘,而义恭爱宠异常,求须果食,日中无笇,得未尝啖,悉以乞与傍人。
《南史·齐竟陵文宣王子良传》:子良少有清向,礼才好士,居不疑之地,倾意宾客,天下才学皆游集焉。善立胜事,夏月客至,为设瓜饮及甘果。
《徐勉传》:勉尝为书,戒其子,崧曰:中年聊于东田,开营小园,聚石移果,杂以花卉,以娱休沐,用托性灵。《刘善明传》:善明除海陵太守。郡境边海,无树木,善明课人种榆槚杂果,遂获其利。《陈书·徐孝克传》:孝克性至孝,事所生母陈氏,尽就养之道。太建六年,除国子祭酒。每侍宴,无所食啖,至席散,当其前膳羞损减,高宗密记以问中书舍人管斌,斌不能对。自是斌以意伺之,见孝克取珍果内绅带中,斌当时莫识其意,后更寻访,方知还以遗母。斌以实对,高宗嗟叹良久,乃敕所司,自今宴享,孝克前馔,并遣将还,以饷其母。
《张讥传》:讥性恬静,不求荣利,常慕閒逸,所居宅营山池,植花果,讲《周易》《老》《庄》而教授焉。
《魏书·释老志》:太宗幸广宗,有沙门昙證,年且百岁。邀见于路,奉致果物。帝敬其年老志力不衰,加以老寿将军号。
《灵徵志》:世祖真君五年八月,华林园诸果尽花。《奚康生传》:萧衍直阁将军徐元明戍于郁州,杀其刺史张稷,以城内附。诏遣康生迎接,赐细御银缠槊一张并枣柰果。面敕曰:果者,果如朕心;枣者,早遂朕意。《甄琛传》:琛母曹氏,有孝性,夫氏去家,路踰百里,每得鱼肉菜果珍美口实者,必令僮仆走奉其母,乃后食焉。
《外裔传》:高昌者,车师前王之故地,汉之前部地也。厥土良沃,多五果。
色知显国,去代一万二千九百四十里,土平,多五果。伽色尼国,去代一万二千九百里。多五果。
薄知国,在伽色尼南,去代一万三千三百二十里。多五果。
阿弗太汗国,去代二万三千七百二十里。土平,多五果。
呼似密国,去代二万四千七百里土平,多五果。诺色波罗国,去代二万三千四百二十八里。土平,多五果。
早伽至国,去代二万三千七百二十八里。土平,少田植,有五果。
伽不单国,去代一万二千七百八十里。土平,有五果。阿钩羌国,去代一万三千里。土有诸果。
拔豆国,去代五万一千里。国中出蒲萄、五果。
朱居国,其人山居。多林果。
乌苌国,土多林果。
《北史·魏宗室传》:淮阳王欣好营产业,多所树艺,京师名果皆出其园。
《庾业延传》:业延,代人也,后赐名岳。以功赐爵西昌公,迁邺行台。及罢邺行台,以所统六郡置相州,即拜岳为刺史。邺旧有园池,时果初熟,丞吏送之,岳不受,曰:果未进御,吾何得先食。其谨如此。
《洛阳伽蓝记》:法云寺花果蔚茂。
景林寺西有园,多饶奇果。春鸟、秋蝉、鸣声相续。《北齐书·苏琼传》:琼为南清河太守,郡民赵颍曾为乐陵太守,八十致事归。五月初,得新瓜一双自来送。颍恃年老,苦请,遂便为留,仍致于厅事梁上,竟不剖。人遂竞贡新果,至门闻知颍瓜犹在,相顾而去。
《北史·齐宗室传》:兰陵武王长恭为将,躬勤细事。每得甘美,虽一瓜数果必与将士共之。
《房彦谦传》:彦谦事伯父豹,竭尽心力,每四时珍果,弗敢先尝。
《夏侯道迁传》:道迁于京城西水次市地,大起园池,植列蔬果,延致秀彦,时往游适。
《周书·王思政传》:思政常以勤王为务,不营资产。尝被赐园池,思政出征,家人种桑果。及还,见而怒曰:匈奴未灭,去病辞家,况大贼未平,何事产业。命左右拔而弃之。故身陷之后,家无蓄积。
《陈书·姚察传》:察陈灭,入隋,开皇九年,诏授秘书丞,别敕成梁、陈二代史。又敕于朱华阁长参。文帝知察蔬菲,别日乃独召入内殿,赐果菜,指察谓朝臣曰:闻姚察学行当今无比,我平陈惟得此一人。察大业二年,终于东都,遗命,务从率俭。其略曰:吾习蔬菲五十馀年,既历岁时,循而不失。瞑目之后,不须立灵,置一小床,每日设清水,六斋日设斋食果菜,任家有无,不须别经营也。
《北史·隋蔡景王整传》:整子智积在同州,未尝嬉戏游猎,听政之暇,端坐读书。门无私谒。有侍读公孙尚义,山东儒士,府佐杨君英、萧德言,并有文学,时延于座。所设惟饼果,酒才三酌。
《唐书·苏世长传》:世长子良嗣,留守西京,赏遇尤渥。尚方监裴匪躬案诸苑,建言鬻果蔬,储利佐公上。良嗣曰:公仪休一诸侯相,拔葵去织,未闻天子卖果蔬与人争利。遂止。
《开元天宝遗事》:宫中以锦结成楼殿,高百尺。上可以胜数十人,陈以瓜果酒炙,设坐具以祀牛女二星。嫔妃各以九孔针,五色线向月穿之,过者为得巧之候。动清商之曲,宴乐达旦,士民之家皆效之。
《遵生八笺》:唐天宝中,綵结百丈高楼上,陈花果酒炙祀牛女,穿针乞巧。《梅妃传》:妃迁上阳东宫,会岭表使归。妃问左右何处驿使来,非梅使耶。对曰:庶邦贡杨妃果实使来。妃悲咽泣下。
《唐书·陆贽传》:德宗幸梁。道有献瓜果者,帝嘉其意,欲授以试官。贽曰:爵位,天下公器,不可轻也。帝曰:试官虚名,且已与宰相议矣,卿其无嫌。贽奏:信赏必罚,霸王之资也;轻爵亵刑,衰乱之渐也。非功而获爵则轻,非罪而肆刑则亵。天宝之季,嬖幸倾国,爵以情授,赏以宠加,纲纪始坏矣。安史乘之,遂乱中夏。财赋不足以供赐,而职官之赏兴焉;职员不足以容功,而散、试之号行焉。今所病者爵轻也,设法贵之,犹恐不重,若又自弃,将何劝焉。陛下谓试官为虚名,岂思之未熟耶。大立国唯义与权,诱人唯名与利。名近虚,于教为重;利近实,于德为轻。凡所以裁是非,立法制,则存乎其义;参虚实,揣轻重,则存乎其权。专实利而不济之以虚,则物有匮耗而不给矣;专虚名而不副之以实,则情有诞慢而不趋矣。故锡货财,列禀秩,以彰实也;差品列,异服章,以饰虚也。居上者达其变,相须以为表里,则为国之权得矣。按甲令,有职事官、有散官、有勋官、有爵号。其赋事受奉者,唯职事一官,以叙才能,以位勋德,所谓施实利而寓虚名也;勋、散、爵号,止于服色、资荫,以驭崇贵,以甄功劳,所谓假虚名佐实利者也。今员外、试官与勋、散、爵号同,然而突铦锋、排祸难者以是酬之可谓重矣。今献瓜一器、果一盛则受之,彼忘躯命者有以相谓矣,曰:吾之躯命乃同瓜果。瓜果,草木也。若草木然,人何劝哉。夫田父野人必欲得其欢心,厚赐之可也。
《裴度传》:度五子识谂知名。谂有文,藉荫累官考功员外郎。宣宗访元和宰相子,思度勋望,故待谂有加。为翰林学士,累迁工部侍郎,诏加承旨。会帝幸其院,谂即称谢。帝曰:可归与妻子相庆。取御奁果以赐,谂举衣跽受。帝顾宫人取巾裹赐之。
《柳宗元郭橐驼传》:驼业种树,凡长安豪家富人为游观及卖果者,皆争迎取养。
《云仙杂记》:黎举常云:欲令梅聘海棠,枨子臣樱桃,及以芥嫁笋,但恨时不同耳。然牡丹、酴醾、杨梅、枇杷幸为执友。
《叙闻录》:稽昌蓄采星盆,夏月渍果,则倍冷。
《记纂渊海》:李泳为河阳令,所至以贪残,为务犒宴,所陈果实以木刻綵绘之。
《御史台记》:唐裴明礼河东人,善于理生收人间所弃物,积而鬻之。以此家产巨万,又于金光门外市不毛地,多瓦砾非善价者。乃于地际竖标悬以筐中者,辄酬以钱十百,仅一二中未浃旬,地中瓦砾尽矣。乃舍诸牧羊者,粪既积预聚,杂果核具,犁牛以耕之,岁馀滋茂,连车而鬻,所取复致巨万。
《唐国史》:补李直方尝第果,实名如贡士之目者以绿。李为首楞,梨为副,樱桃为三,甘子为四,蒲桃为五。或荐荔枝曰:寄举之首。又问栗如之何,曰:取其实,事不出八九。始范晔以诸香品时辈后侯朱,虚撰百官本草皆此类也。其升降义趣,直方多则而效之。
《辽史·圣宗本纪》:统和四年春正月壬午,枢密使斜轸、林牙勤德、谋鲁姑、节度使闼览、统军使室罗、侍中抹只、奚王府监军迪烈与安吉等克女直还军,遣内侍泥里吉诏旌其功,仍执手抚谕,赐酒果劳之。
《宋史·崔颂传》:颂判国子监。会重修国学,命颂总领其事。建隆三年夏,始会生徒讲说,太祖遣中使以酒果赐之。
《胡仲尧传》:仲尧,洪州奉新人。淳化中,州境旱歉,仲尧发廪减市直以赈饥民,又以私财造南津桥。太宗嘉之,除本州助教,许每岁以香稻时果贡于内东门。《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四年二月庚午,上召见隐士郑隐、李宁,赐茶果、束帛。
《食货志》:帝言:市易鬻果太烦碎,罢之如何。安石谓:立法当论有害于人与否,不当以烦碎废也。
《杨畋传》:畋自奉甚约,为郡待客,虽监司,菜果数器而已。
《马仁瑀传》:仁瑀十馀岁。常集里中群儿数十人,与之戏,为行阵之状,自称将军,日与之约,鞭其后期者,群儿皆畏服。又市果均给之,益相亲附。
《占城传》:占城国在中国之西南。土地所出:果实有莲、甘蔗、蕉子、椰子。
《阇婆传》:阇婆国在南海中。其地平坦,果实有木瓜、椰子、蕉子、蔗、芋。
《注辇传》:注辇国,自古不通中国。其国有城七重。每城相去百步,凡四城用砖,二城用土,最中城以木为之,皆植花果杂木。
《图绘宝鉴》:丁谦义宜人工画竹,师萧悦兼善写蔬果。《图画见闻志》:赵昌工画花果,时称绝伦。
《茅亭客话》:滕处士昌祐栽果。法以冬至后,立春前,斫美果直枝,须有鹤膝,大如母指者,长可二尺。以来劄于芋魁中,掘土令宽。调泥浆,细切生葱一升许,搅于泥中,将芋魁致泥中,以细土覆之。勿令竖,实即当年。有花来年,始实。绝胜种核接果树法,凡欲接果先得。野树子酸涩不美者,如臂已上,皆堪接也。然后寻美果枝,选隔年有鹤膝向阳者,枝长不过二尺,过则难治。至时剪下,便劄于萝卜中,欲不泄其气也。冬至后十日,立春前七日,其野树皮润,萌芽未发,是其时也。将野树以锯截之,去地五七寸,中心劈破深二寸许。取美枝或一枝或两枝,斜勿伤其皮,插于野树罅。中外与野树皮相齐等,紧密用牛粪泥封之,与笋箨包裹其接处,以麻纫缠定,上更以黄土泥塔头裹之。勿使雨水透入。或有野树旁生芽叶,即取去之。若依此法,则当年有花,必矣。休复尝依其教,而树皆成,则不喻。其野树子实酸涩,鹤膝枝甜果接酸涩树上,为酸涩之气所推,又焉得。遂于甜美耶,树之元气反不能推小枝而与之俱酸涩,何也。所谓本不胜末,而物性难解。欤今之人但荫其枝叶,食其美实,而不求其酸涩所推耳。
《元史·泰定帝本纪》:泰定四年三月,遣使往江南求奇花异果。
《何从义传》:从义,延安洛川人。祖良、祖母李氏偕亡,从义庐于墓侧,旦夕哀慕,不脱绖带,不食菜果,唯啖蔬食而已。
《诚斋杂记》:蔡州丁氏女,精于女工,每七夕祷以酒果。忽见流星坠筵中。明日,瓜上有金梭,自是巧思益进。《儿世说》:詹金龙,五岁同弟召见。帝以果分赐,金龙曰:一盂果子,赐五岁之神童。对曰:三尺草莽,对万年之天子。
程敏政举神童李贤,许字以女,指席间果,试曰:因荷而得藕。曰:有杏不须梅。
遵生八笺七夕,妇女陈瓜果祀牛女。次早以瓜上得蛛网为得巧。
七月十五日,目连以百味五果盛盘中,作咒愿以度母。
七月望日,作元都大献花果、幡幢、清膳饮食供诸圣众,欲求饿鬼满足得还人中。
腊月八日,东京作浴佛会。以诸果品煮粥谓之腊八粥吃以增福。
《太原府志》:花果山在静乐县南一百二十里,春之后花果满山。
《怀仁县志》:梨园岭在县西南二十里,乃元薛御史果园。有树百馀株,其果甚佳,今树虽没根,址尚存。

果部杂录

《易经》:剥上九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程传〉诸阳消剥已尽,独上九一爻尚存。如硕大之果不见食,将见复生之理。〈大全〉云峰胡氏曰:艮为果蓏艮,上阳下阴。果阳而蓏阴乾为木果。众阳皆变而上独存有硕果不食象。果中有仁天地,生生之心存焉此。一阳也在坤之月,则剥之尽而复生。在此则剥未尽而能复生。指阳之性言也,故有取于硕果不食之象。
《解彖传》: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拆。〈大全〉冯氏曰:雷雨二卦象,百果草木四阴象或甲,或拆,得二阳而发育也。王氏曰:雷雨作则阴厄者亨,否结者散。故百果草木皆甲拆。张氏曰:剥之硕果不食,藏天地生物之仁也。解之百果草木皆甲拆,发天地生物之仁也。说卦乾为木果。〈疏〉取其果实著,木有似星之著,天也。〈大全〉程氏曰:以实承实也,若艮为果蓏,则下有柔者存焉。杨氏曰:果实而不剥,于阴为木果,如剥之硕果不食是也。
艮为果蓏,〈疏〉木实为果,草实为蓏。取其出于山谷之中也。〈大全〉吴氏曰:乾纯刚故为木果艮。一刚在上者, 木之果,二柔在下者,草之蓏。
《礼记》:曲礼赐果于君前,其有核者怀其核。
《王制》:五谷不时,果实未熟,不粥于市。《玉藻》:凡食果实者,后君子。
《春秋》:元命苞织女星主果。
《管子》:六畜育于家,瓜瓠、荤菜、百果,备具国之富也。《汉书·食货志》:瓜、匏果、蓏、殖于疆场。
《淮南子主术训》:夏取果蓏,以为民资。
《说文在木》曰:果在草,曰蓏。
《魏文帝与吴质书》:方今蕤宾纪时景风扇物,天意和暖众果俱繁。
《陈思王集籍田说》:年丰岁登,果茂菜滋,则臣仆小人,咸取验焉。
《石崇金谷诗序》:杂果几乎万株。
《颜氏家训》:夫修善立名者,亦犹筑室树果,生则获其利,死则遗其泽。
《北史·陆法和传》:凡人取果,宜待熟时。《清异录》:果中子繁者,惟夏瓜、冬瓜、石榴。故嗜果者目瓜为百子瓮。
一时之果,品类几何。惟假蜂、蔗、川、糖、白盐、药物、煎酿曝粉,各随所宜。郭崇韬家最善乎此,知味者称为九天材料。
《游宦纪闻》:三山果中又有黄澹子、金斗子、菩提果、芋、桃、皆他处所无。黄澹大如小橘,色褐味微酸而甜。《本草》载于橘柚条岂,橘中别有。名黄澹者,《长乐志》曰:王。《坛子旧记》又云:相传生于王霸坛,侧
遁斋閒览,凡果实久不熟者,以祭社,馀酒洒之。则繁茂倍。常用生人发挂枝上,则飞鸟不敢近,方结实。时最忌白衣人过,则其实尽落。
《蜀都杂抄》:梵文甚细,如叙果有五枣、杏等,谓之核果。梨、柰等,谓之肤果。椰子、胡桃等,谓之壳果。松子、柏仁等,谓之桧果。大小豆等,谓之角果。核壳易解肤皮,肤可啖也。角华言亦称豆角,惟桧颇奥。按《字书》空外反粗糠皮,谓之桧。岂取义华梵不能无相通云。
《戊辰杂抄》:撒帐始于汉武帝,非始于翼奉也。李夫人初至,坐七宝流苏辇障,凤羽,长生扇,帝迎入帐中,共坐卺饮之后,预戒宫人遥撒五色同心花果,帝与夫人以衣裾盛之,云:得多得子多也。

果部外编

《拾遗记》:周穆王三十六年,王东巡大骑之谷,诣春宵宫集诸方士。西王母乘翠凤之辇而来,前导以文虎、文豹,后列雕麟,紫麇曳,丹玉之履,敷碧蒲之席,黄莞之荐,共玉帐,高会荐清澄琬琰之膏,以为酒。又进洞渊红蘤,嵰州甜雪,昆流素莲,阴岐黑枣,万岁冰桃,千常碧藕,青花白橘,素莲者,一房百子,凌冬而茂,黑枣者,其树百寻,实长二尺,核细而柔,百年一熟。〈麇音均蘤音委嵰音遣〉《洞冥记》:元封中,起神明,台上有九天道,金床、象席、琥珀、镇杂、玉为簟。帝坐良久,设甜水之冰,以备沐濯,酌瑶琨碧酒,炮青豹之。脯果则有涂阴紫梨,琳国碧李,仙众与食之。
《神仙传》:刘政能变化隐形,又能种五果,立使花实可食。
《晋葛洪麻姑传》:汉孝桓帝时,神仙王方平降于蔡经家麻姑,至坐定召进。行厨皆金盘、玉杯,肴膳多是诸花果,而香气达于内外。
《神仙传》:介象,字元则,会稽人。尝为吴主种瓜菜,百果皆立生可食。
《酉阳杂俎》:赡披国有人牧羊千百馀头,有一羊离群,忽失所在,至暮方归,形色、鸣吼异常,群羊异之,明日遂独行,主因随之入一穴,行五六里,豁然明朗,花木皆非人间所有。羊于一处食草,草不可识。有果作黄金色,牧羊人窃一将还,为鬼所夺。又一日复往取此果,至穴,鬼复欲夺。其人急吞之,身遂暴长。头才出身塞于穴,数日化为石也。
《释经》:目莲比丘见其亡母生饿鬼,中不得食。佛言:汝母罪重,须十方众僧威神之力,七月七日具百味五果以著盆中,供养十方大德佛敕,众僧皆为施主祝愿,七代父母行禅定意,然后受食。目连母得脱一切饿鬼之苦。目连白佛求来世,佛弟子行孝顺者,皆应奉盂兰盆供养。佛言:大善。故后代人因此广为华饰,乃至刻木、剖竹、饴蜡、剪綵、摸花果之形,极工巧之妙。《五灯会元》:饶州荐福道英禅师僧问佛:未出世时如何。师曰:琉璃瓶贮花,出世后如何。师曰:玛瑙钵盛果。《平阳府志》:宋无名老人,襄陵人。姓陶,农家子。其母贾氏,梦青衣童捧金盘献一果,如瓜。半红半黄,言上仙赐汝无名果也。因孕,十三月而生,性沉静寡欲,举动与群儿异常,随丹阳、马祖师。过关服勤三年,马曰:此非干汝事,汝目修行去。于是浩然长往,随方乞化凡。七年忽觉体轻步健,一日读《太上西升经》豁然有省,谓同行曰:我今还乡去也。年前有韶州王氏,请住庵。我已许往已,而王氏果至,即索汤沐毕振衣留辞,奄然而逝年八十有六。
《独异志》:司马郊隐居华山向五十年。禽兽日游目前,有如家驯。每灌园,不食菜心,以其伤生意。及四时山果熟,果大大鸟衔,果小小鸟衔,俱送郊斋中。不知纪极,叹曰:禽鸟送我果甚多,但可日料。三十颗异日如戒比三十年。及郊卒,百禽聚于庭,悲鸣累日而去。《怀集县志》:万历十二年重九日,邑人梁允玳招友李文焕登会仙台,对酌。一丐至台前,将出袋中蛇弄。佥曰:素厌观此丐,乃献一果,黄如霜橘。时嫌不洁,置之。筵隙,仆持馂馀一器,咄而与之丐。曰:所赏不称所献。何乃呼不食,而去。有顷,仆叫蛇下,蛇下。仰见石罅出一青蛇,其大如指,两足渐垂,长七八尺,头抵筵中,二人避蛇。蛇旋视良久,他馔皆不啖,以两足独抱前果。缩卷罅内,梯探石罅,仅通一指,果径二寸能入,大为诧异,旋追此丐,不知所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