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草木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草木总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卷目录

 草木总部汇考一
  上古〈太昊伏羲氏一则 炎帝神农氏一则 黄帝轩辕氏一则〉
  有虞氏〈虞一则〉
  夏后氏〈禹一则〉
  周〈总一则〉
  汉〈总一则 文帝一则 景帝一则〉
  后汉〈总一则〉
  魏〈总一则〉
  晋〈元帝建武一则〉
  宋〈总一则〉
  梁〈武帝天监一则〉
  北魏〈高祖太和一则〉
  北齐〈显祖天保一则〉
  隋〈高祖开皇一则〉
  唐〈太宗贞观一则 德宗建中一则〉
  辽〈道宗寿隆一则〉
  宋〈总一则 真宗大中祥符一则〉
  金〈章宗明昌一则〉
  元〈世祖中统二则 至元一则 成宗大德五则 武宗至大一则 仁宗皇庆一则 延祐一则 泰定帝泰定一则 文宗天历一则〉
  明〈太祖洪武二则 成祖永乐三则 宣宗宣德一则 英宗正统一则 宪宗成化二则 孝宗弘治三则 世宗嘉靖四则〉
皇清〈顺治一则〉
 草木总部汇考二
  礼记〈月令〉
  素问〈六节藏象论〉
  山海经〈南山经 西山经 北山经 东山经 中山经〉
  汲冢周书〈时训解〉
  管子〈地员〉
  柳宿图
  史记〈天官书〉
  扬雄方言〈杂释草木〉
  郭橐驼种树书〈木 桑 竹 果 谷麦 菜 花〉
  范成大桂海草木志〈全〉
  蔡元度毛诗名物解〈草木总解〉

草木典第一卷

草木总部汇考一

上古

太昊伏羲氏,命栗陆为水龙氏,繁滋草木。
《史记·补三皇本纪》不载。 按《通鉴前编》云云。
炎帝神农氏,始辨草木之性。
《史记·补三皇本纪》:炎帝神农氏,作蜡祭以赭鞭,鞭草木始尝百草始有医药。
《路史》:炎帝神农氏,磨蜃鞭茇察色,尝草木而正名之审,其平毒旌,其燥寒察,其畏恶辨,其臣使釐而三之以养其性命,而治病一日之间,而七十毒极含气也。病正四百药,正三百六十有五著其本草,过数乃乱,乃立方书。〈按前编一日遇七十毒神而化之乃作方书云云较此极含气也为明顺
姑附之以备参考
〉黄帝轩辕氏时播草木。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顺天地之纪,幽明之占,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谷草木。
《路史》:黄帝有熊氏命柏常,审乎地利以为常,平于是地献草木,乃述耕种之利观,翚翟草木之花,染为文章以明上下之衰。

有虞氏

虞舜命益为虞以若草木。
《书经·舜典》:帝曰:畴若予,上下草木鸟兽。佥曰:益哉。帝曰:俞,咨益,汝作朕虞。
《史记·五帝本纪》:舜曰:谁能驯予上下草木鸟兽。皆曰益可。于是以益为朕虞。
《路史》:益为公虞,若于上下草木鸟兽佑之,朱虎熊罴而物蕃衍。

夏后氏

禹平水土别草木之等。
《书经·禹贡》:禹敷土,随山刊木,奠高山大川。
〈传〉随行山林斩木通道。

兖州厥草惟繇,厥木惟条。
〈传〉繇茂条长也,〈疏〉繇是茂之貌条,是长之体言,草茂而木长也,九州惟此州与徐扬三州,言草木者,三州偏宜之也。宜草木则地美矣,而田非上者,为
土下湿故也。

徐州草木渐包。
〈传〉渐进长包丛生。〈注〉渐草之相包裹也,包丛生也,马云相包裹也。〈疏〉易渐卦彖云渐进也,释言云苞稹也,孙炎曰:物。丛生曰:苞齐人。名曰:稹。郭璞曰:今人呼丛致者为稹渐包,谓长进丛生言其美也。〈蔡传〉渐言其日进于茂,而不已也,包言其丛生而积也。

扬州厥草惟夭,厥木,惟乔。
〈传〉少长曰夭乔高也,〈疏〉夭是少长之貌,诗曰:桃之夭夭是也。乔高释诂文,诗曰:南有乔木是也。〈大全〉王氏炎曰:南方地暖,故草木皆少长,而木多上竦河朔。地寒虽合抱之木不能高也。 林氏曰:兖徐扬三州最居东南,下流其地,卑湿沮洳洪水,为患草木不得其生,至是或繇,或条,或夭,或乔,而或渐包。故于三州特言之,以见水土平草木,亦得遂其性也。

《路史》:帝禹周行天下,主名山川以利于民,山川理脉土地所宜,风气所生毕究其政,草木企走蜚动,虫鱼俾益疏之以为岳,渎山海二经,乃商九州之高下相,其原隰及山川之便利,九州之土有常而物有次,五沃之土五粟为长,五臭所毓,凡彼草木有十二衰。

周大宰九职园圃,主毓草木司徒,以土会辨五地之植物,以土宜辨十有二土之草木,又设载师闾师柞,氏之属以分掌草木之事。
《周礼·天官》:大宰之职。以九职任万民;二曰园圃,毓草木。
〈注〉树果蓏曰:圃园其樊也。〈疏〉此圃即载师所云场圃,任园地谓在田畔树菜蔬果蓏者,故云毓草木也。

《地官》:大司徒之职,以土会之法,辨五地之物生。一曰山林,其植物宜皂物;二曰川泽,其植物宜膏物;三曰丘陵,其植物宜覈物;四曰坟衍,其植物宜荚物;五曰原隰,其植物宜丛物。
〈注〉覈物李梅之属,荚物荠荚王棘之属,丛物萑苇之属,郑司农云植物根生之属,皂物柞栗之属,今世间谓柞实为皂斗膏物,谓杨柳之属理致且白如膏元谓膏当为櫜字之误也。莲芡之实有櫜韬,〈疏〉荠荚即今人谓之皂荚,盖误云皂当言荠也。棘虽无荚,盖树之枝叶与荠荚相类,故并言之也。柞实之皮得染皂栗,虽不得染皂其皮,亦皂斗之类,故与柞同为皂物也。膏当为橐者,经云膏是脂膏之膏,与植物义无所取,直是字误故破从櫜也。莲芡之实有櫜韬者,以其是川泽所生,故知是莲芡之实,皆有外皮櫜韬其实者也。

以土宜之法辨,十有二土之名物以相民宅,而知其利害,以毓草木以任土事。
〈注〉毓生也

辨十有二壤之物而知其种,以教稼穑树蓺。
〈注〉诗云树之榛栗。又曰我蓺黍稷蓺犹莳也。

载师掌任土之法,以场圃任园地。
〈注〉圃树果蓏之属。

闾师凡任民任圃以树事贡草木。
〈注〉贡草木谓葵韭果蓏之属。

秋官柞氏下士八人,徒二十人。
〈订义〉郑康成曰:柞除木之名,除木者必先刊剥之。贾氏曰,诗云载芟载柞芟是,除草柞是除木。 陈及之曰柞氏攻木薙,氏攻草皆主苑囿之官。

掌攻草木及林麓。
郑锷曰:攻如攻城之攻,草木林麓根固蟠,结不可削除,则用力为尤多。故曰攻。 贾氏曰:柞氏攻木兼云草者,以攻木之处有草兼攻之。 易氏曰:木生于山而曰及林麓者,林则积木者,麓则山之足也。 郑锷曰:先王于草木,设虞衡之官以作之,固欲其条,畅硕大以备抡材之用,于此又设柞氏以攻之者,尝考皇矣。之诗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启之辟之,其柽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则虽至美之材,亦刊而除之,以为居民之地,柞氏所攻。殆是类欤。 王昭禹曰:草木所生林麓之地,苟可宅民稼穑者,大司徒固尝辨十有二土以相民宅矣。辨十有二壤以知其种矣,柞氏因司徒之所辨者,以攻治之而已。

夏日至令刊阳木而火之,冬日至令剥阴木而水之。
郑锷曰:攻之之法,夏至日则刊阳木而令燔燎以火,冬至日则剥阴木而令浸渍以水,木之生于山南者,为阳木。夏日至则阳气之极,又况火之炎阳乎。于是时则刊阳木而火之,彼将不胜乎。阳而死矣,生于山北者,为阴木。冬日至则阴之极,又况水之凝阴乎。于是时则剥阴木而水之,彼将不胜乎。阴而死矣,盖阴阳相济,则冲气以为和,此物之所以生阴阳,偏胜则乖沴而为疾,此物之所以。死阳
木言刊阴木言,剥先儒以为互言,余以为刊除也。与随山刊木之刊,同阳木坚而难除,故以刊言之剥剥也,与易柔变刚之剥,同阴木柔而易。去故以剥言之刊剥者,除草木而空其地,或居民或作室,未必欲为耕种之地。 刘执中曰:山南之木。曰:阳木者以其禀而生者,阴气之不足也。山北之木曰:阴木者,以其禀而生者阳气之不足也。阳不足者,水之则多沉阴不足者,火之则多浮圣人以火养其沉者,可使之浮焉以水养其浮者,可使之沉焉。天官所谓百工饬化八材者,抑其有馀以补其不足,以辅相天地而成其化者也。故轮人之职曰:凡斩毂之道,必矩其阴阳阳也者。稹理而坚阴也者,疏理而柔是故以火养其阴而齐诸阳则毂,虽弊不其柞氏之所职乎。故攻草木及林麓者选材以资木工也,夏至日阴生也。则刊其阳木之阴以去其气之不足者,既伐然后以火养其所刊,可以齐诸阳也。冬至日阳生也,则剥其阴木之阳以去其气之不足者,既斩然后以水养其所剥,可使齐诸阴也。 陈及之曰:所谓仲冬斩阳木,仲夏斩阴木,颁其格令于民间,使民知禁斧斤以时,入山林则材木不可胜用也。大要如是而已,若曰:设虞衡以养蕃,设柞氏以刊剥之。则其细已甚且不胜其劳矣。

若欲其化也,则春秋变其水火。
郑康成曰:化犹生也。 郑锷曰:若欲用为耕地,而冀其能化生嘉谷,则于春秋之,时变其冬夏所用之,水火夏用火矣。春则水之冬,用水矣秋,则火之前日所用水火,一切反易而变更之,则水火相济而其土和美,自能化生嘉谷也。 王氏曰:其糵薄于阴阳,相沴之气化而为土矣。

凡攻木者,掌其政令。
郑康成曰:除木有时。 郑锷曰:木或当刊或当,剥或宜水或宜火,与夫春秋冬夏之时各有政令也。

汉初弛山泽之禁
《史记·货殖传》:汉兴,海内为一,开关梁,弛山泽之禁。
孝文皇帝后六年,天下旱,蝗,弛山泽。
《史记·文帝本纪》云云。
孝景皇帝中六年,设东园主章专掌材木。
《史记·汉书·景帝本纪》俱不载。 按《汉书》:百官公卿表将作少府秦官,景帝中六年,更名将作大匠属官。有石库东园主章左右前后,中校七令丞。
〈注〉如淳曰:章谓大材也。师古曰:东园主章掌大材,以供东园大匠也。

又主章长丞,
师古曰:掌凡大木也。

后汉

后汉以将作大匠掌木工并树植之事。
《后汉书·百官志》:将作大匠一人,二千石。本注曰:掌修作宗庙、路寝、宫室、陵园木土之功,并树桐梓之类列于道侧。

巍置材官校尉主天下材木事。
《宋书·百官志》云云。

元帝建武元年七月,丁未弛山泽之禁。
《晋书·元帝本纪》云云。

宋设将作大匠材官,将军以掌主土木之役事。按《宋书·百官志》:将作大匠,一人。丞一人。掌土木之役。材官将军,一人。司马一人。主工匠土木之事。

武帝天监七年诏开山林之禁。
《梁书·武帝本纪》:天监七年秋九月丁亥,诏曰:刍牧必往,姬文垂则,雉兔有刑,姜宣致贬。薮泽山林,毓材是出,斧斤之用,比屋所资。而顷世相承,并加封固,岂所谓与民同利,惠玆黔首。凡公家诸屯戌见封熂者,可悉开常禁。〈熂音戏〉

北魏

高祖太和六年八月庚子,罢山泽之禁。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北齐

显祖天保九年诏,禁非时行火。
《北齐书·显祖本纪》:九年春二月己丑,诏限仲冬一月燎野,不得他时行火,损昆虫草木。

高祖开皇元年三月戊子,弛山泽之禁。
《隋书·高祖本纪》云云。

太宗贞观 年,设工部虞部司苑及各监以分掌草木。
《唐书·太宗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唐之官制太宗,定为七百三十员。工部,掌城池土木之工役程式。虞部,掌京都衢巷、苑囿、山泽草木及百官蕃客时蔬薪炭。每岁春,以户小儿、户婢仗内莳种溉灌,冬则谨其蒙覆。凡郊祠神坛、五岳名山,樵采、刍牧皆有禁,春夏不伐木。司苑、典苑、掌苑,掌园苑莳植蔬果。果熟,进御。掌园,掌种植蔬果。上林署。掌苑囿园池。植果蔬,以供朝会、祭祀及尚食诸司常料。京都诸宫苑监。各掌苑内宫馆、园池、禽鱼、果木。将作监。掌土木工匠之政。百工、就谷、库谷、斜谷、大阴、伊阳监。各掌采伐材木。
德宗建中四年诏,罢天下竹木税。
《唐书·德宗本纪》:建中四年十月戊申,如奉天。〈罢税事不载〉 按《食货志》:初,德宗纳户部侍郎赵赞议,税天下茶、漆、竹、木,十取一,以为常平本钱。及出奉天,乃悼悔,下诏亟罢之。

道宗寿隆六年三月甲申,弛朔州山林之禁。
《辽史·道宗本纪》云云。

宋设工部及将作监以掌苑囿材木之事。
《宋史·职官志》:工部虞部郎中员外郎掌山泽、苑囿、场冶之事。 又按志将作监。竹木务,掌修诸路水运材植及抽算诸河商贩竹木,以给内外营造之用。事材场,掌计度材物,前期朴斲,以给内外营造之用。作坊物料库第三界,掌储积材物,以备给用。退材场,掌受京城内外退弃材木,抡其长短有差,其曲直中度者以给营造,馀备薪爨。帘箔场,掌抽算竹木、蒲苇,以供帘箔内外之用。
真宗大中祥符三年十二月辛酉,谒玉清昭应宫。己巳,禁扈从人燔道路草木。
《宋史·真宗本纪》云云。

章宗明昌三年,禁势力家固山泽,利定竹苇岁额。
《金史·章宗本纪》不载。 按《食货志》:明昌三年,谕提刑司,禁势力家不得固山泽之利。又司竹监岁采入破竹五十万竿,春秋两次输都水监,备河防,馀边刀笋皮等卖钱三千贯,苇钱二千贯,为额。

世祖中统二年五月丁亥,弛诸路山泽之禁。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中统三年申,犯桑枣禾稼之禁。
《元史·世祖本纪》:三年春正月辛未,禁诸道戍兵及势家纵畜牧犯桑枣禾稼。夏四月庚子,诏安辑徐、邳民,禁征戍军士及势官,毋纵畜牧伤其禾稼桑枣。
至元十五年冬十月丁卯,弛山场樵采之禁。
《元史·世祖本纪》云云。
成宗大德四年春正月甲戌,湖北饥弛山泽之禁。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大德五年冬十月丙戌,以岁饥弛山泽之禁。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大德七年春正月己酉,弛饥荒所在山泽河泊之禁一年。
《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大德八年春正月己未,以灾异诏弛山场河泊之禁。按《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大德九年八月己卯,以冀宁岁复不登,弛山泽之禁。按《元史·成宗本纪》云云。
武宗至大二年春正月丙申,诏天下弛山泽之禁。
《元史·武宗本纪》云云。
仁宗皇庆元年,诏弛山泽之禁。
《元史·仁宗本纪》:皇庆元年秋七月癸巳,保定、真定、河间民流不止,命诸被灾地并弛山泽之禁。
延祐七年,英宗即位。沈阳水旱害稼,弛其山场河泊之禁。
《元史·英宗本纪》云云。
泰定帝泰定三年十一月辛酉,弛永平路山泽之禁。按《元史·泰定帝本纪》云云。文宗天历元年,弛山场河泺之禁,定竹木岁课。
《元史·文宗本纪》:天历元年十二月戊午,诏被兵郡县弛山场河泺之禁。 按《食货志》:天历元年岁课之数。竹木课:腹里,木六百七十六锭一十五两四钱,额外木七十三锭二十五两三钱;竹二锭四十两,额外竹一千一百三锭二两二钱。江浙省,额外竹木九千三百五十五锭二十四两。江西省,额外竹木五百九十锭二十三两三钱。河南省,竹二十六万九千六百九十五竿,板木五万八千六百条,额外竹木一千七百四十八锭三十两一钱。

太祖洪武十三年,罢天下抽分竹木坊。
《明会典》云云。
洪武二十六年,定抽分竹木法。按《明会典》:二十六年,定凡龙江大胜港,俱设立抽分竹木局,及令军卫自设场,分收贮柴薪按月给,与禁军孤老等烧,用竹木等物堆垛,在场令各局按旬奏申知,数遇有用度以凭,计料拣定数目,度量关填勘合支拨如营造,数多抽分不敷,奏闻给价收买或差人砍办。
成祖永乐元年,免蔬果竹木蒲草器物税。
《明会典》:永乐元年,奏准各处小民挑担蔬菜,民间家园池塘采用杂果,非兴贩者及民间常用,竹木蒲草器物俱免税。
永乐十三年,设抽分竹木局。
《明会典》:永乐六年,设通州白河芦沟通积广积抽分五局,十三年令照例抽分。
永乐  年,设神木大木二厂。
《明会典》:崇文门外有神木厂,旧额发虎贲等十七京卫,通州等二十五外卫,军馀一千名在厂工,办逃故佥补后,止存八百二十一名,内上工二百名杂差管,事四十一名大木厂,借工一百二十名,其馀皆办椿木。每名月办二根,以备苫盖朝阳门外,有大木厂与神木厂同。 又按《会典》:凡各省采到木植,俱于二厂堆放永乐中,营建北京宫殿,令四川湖广浙江山西采木。
宣宗宣德十年,诏各处山场听民采取,定进用菜蔬果品数及顿放地。
《明会典》:宣德十年,诏各处山场园林湖池坑,冶及花果树木等项原系民业,曾经官府采取见,有人看守及禁约者,悉听民采取。 又按《会典》:上林苑监宣德十年,止存蕃育嘉蔬良牧林衡四署,嘉蔬署原管栽种户九百分,拨栽种蔬菜等地,一百一十八顷,九十九亩八分四釐八毫。后因修筑本署土城鹅房占地二十二顷七十亩,今见存地九十六顷二十九亩八分四釐八毫,每年进宫菜一十三万七千五百八十三斤,个又送光禄寺青菜二十四万七千八百斤芥子七石八斗,林衡署原管栽种户一千九百八十三分,拨栽种果树花木等地一百三十八顷一十五亩七分一釐,迁民住基地一十顷九十五亩,自种地五十一顷四十二亩。 又按《会典》:凡日逐进用菜蔬果品。宣德十年奏准以荆府遗下空房,一所东安门外,旧行用库房一所顿放。
英宗正统元年,定远近果木管属官。
《明会典》:上林苑监,凡大兴宛平二县附近,果园正统元年令听本监管,属远者并外府州县果木,俱令有司自行管属果品听其自进。
宪宗成化六年,通州等处竹木局遣主事,给事中御史按月造册复命。
《明会典》:凡通州等五处,抽分竹木局。成化六年令每处差主事给事中御史各一员。按季更换每月初六日各造册与本局官同复命。
成化七年,竹木局遣御史主事巡视提督,寻止遣御史官。
《明会典》:成化六年,令通州芦沟桥等处,抽分局监察御史一季一换。按月造册具本会同,该局官吏御前复命,七年令在京抽分竹木局,五处仍令原设官攒照例抽,分每季差御史一员与主事,往来巡视提督。凡通州等五处,抽分竹木局,每处止差御史一员。
孝宗弘治四年,拨定抽分局管理官。
《明会典》:弘治四年,奏准庞村北新安磨石,口三厂于芦沟,抽分局官二员内。每季轮差一员管理。弘治五年,更定进用菜蔬果品顿放地。
《明会典》:凡日逐进用菜蔬果品,弘治五年奏准以东安门外,保大坊官房一所顿放。
弘治十四年,踏勘栽种蔬菜果木树花,牧牲草场衙门公廨及住基等地。
《明会典》:凡原拨并续拨栽种蔬菜果木树花牧牲草场衙门公廨及住基等地。弘治十四年踏勘过共四千一百三十四顷八十五亩八分八毫,见在地三千九百七十顷五十八亩八分三釐,会勘出侵占失迷地一百六十四顷二十六亩九分七釐八毫四,至筑立封堆一千六百七个。
世宗嘉靖元年,定二八抽分法。
《明会典》:嘉靖元年,奏准通州抽分竹木局,凡商贩黄松等木曾经真定府九一抽取,有印信执照者止用九一抽分通,前合为二八其未经真定抽分者,仍用二八抽取。
嘉靖六年,裁白河抽分局官吏。
《明会典》:六年裁白河抽分竹木局,官吏军人拨回原卫所差操例,该抽分竹木柴炭砖瓦等项行令广积,抽分竹木局带管仍听直隶巡,按监察御史督察。嘉靖十年,准变卖积木免瓜果蔬菜税。
《明会典》:嘉靖十年,题准芦沟抽分竹木局,堆积木植朽坏,每年终本部委官查盘变卖银两,解部作正支销。 又按《会典》:令宣课司今后小民发卖瓜果蔬菜毋得抽税。
嘉靖三十六年,遣官查采大木。
《明会典》:嘉靖三十六年营建朝门午楼,议准材木先尽神木厂,次差御史郎中各一员挨查先年,沿途遗有大木解用。又令川贵湖广三省采木山西,真定采松木浙江徽州采鹰架木。

皇清

顺治元年,置上林苑办进果蔬。
大清会典顺治元年,置上林苑监正七品衙门,设监
丞一员其属有四署,曰蕃育,曰良牧,曰林衡,曰嘉蔬各设署丞一员。 林衡署凡地赋顺治元年,原额地二百八十六顷一十六亩七分,办进

上供果品。〈十五年归并良牧署〉
嘉蔬署凡地赋顺治元年,原额地九十八顷办进。

上用蔬菜瓜茄等物。〈二年裁〉

草木总部汇考二

《礼记》

《月令》

孟春之月,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萌动。


季春之月,生气方盛,阳气发泄,勾者毕出,萌者尽达,不可以内。
〈注〉勾屈生者,萌直生者,不可以内言,当施散恩惠以顺生气,不宜吝啬闭藏也。


季秋之月,草木黄落,乃伐薪为炭。
〈注〉伐木必因杀气。


仲冬之月,山林薮泽,有能取蔬食田猎禽兽者,野虞教道之。
〈注〉草木之实为蔬食。〈疏〉山林蔬食榛栗之属,薮泽蔬食菱芡之属。

《素问》《六节藏象论》

草生五色,五色之变,不可胜视。草生五味,五味之美,不可胜极。
草者,五谷五菜概及果木而言也。盖天三生木,故先言草木而及于昆虫万物也。草生五色者,其色为苍,其化为荣。其色为赤,其化为茂。其色为黄,其化为盈。其色为白,其化为敛。其色为黑,其化为肃。物极而象变,不可胜视也。草生五味者,其味为酸,其味为苦,其味为甘,其味为辛,其味为咸。以草生之五味,而及于五菜五谷五果五畜之美,不可胜极也。

《山海经》《南山经》

仆勾之山,其下多草木。
灌湘之山,上多木,无草。

《西山经》

诸次之山,多木无草。

《北山经》

管涔之山。其上无木而多草。

《东山经》

踇隅之山,其上多草木。〈踇音敏〉

《中山经》

少室之山,百草木成囷。

《汲冢周书》《时训解》

雨水后十日,草木萌动,草木不萌动,果蔬不熟。


霜降又五日,草木黄落,草木不黄落,是为愆阳。

《管子》《地员》

地员者,土地高下水泉深浅各有其位。

夫管仲之匡天下也,其施七尺。
施者大尺之名也,其长七尺。

渎田悉徙
渎田谓穿沟渎而溉田,悉徙谓其地,每年皆须更易也。
五种无不宜,其立后而手实。谓立君以主之手常握此地之实数也。春通渎田以下属五施,赤垆以下属四施,黄唐以下属三施,斥埴以下属再施,黑埴以下属一施。五土唯五施最为土厚水深吉土之气,王宜立国都建君而手其实,谓土之所入也。

其木宜蚖芲与杜松。
蚖芲二木名也。

其草宜楚棘见是土也。命之曰五施五七三十五尺而至于泉。
谓其地深五施,每施七尺,故五七三十五,而至于泉也。

呼音中角。
谓此地号呼之声,其音中角。

其水仓其民彊,赤垆历彊肥。
历疏也,彊坚也。

五种无不宜,其麻白、其布黄、其草宜白,茅与雚其木宜赤,棠见是土也。命之曰四施。四七二十八尺,而至于泉呼音中商。其水白而甘,其民寿黄唐无宜也。
唐虚脆也。

唯宜黍秫也,宜县泽。
常宜县注而泽。

行廧落
土既虚脆不堪,版筑故为行廧,及篱落也。

地润数毁,难以立邑置廧。
其地遇润则数颓毁,故不可立邑置廧也。

其草宜黍秫与茅,其木宜杶扰桑。
杶木名扰桑,又曰柔桑也。

见是土也,命之曰三施。三七二十一尺,而至于泉呼音中宫,其泉黄而糗流徙。
谓水有糗糒之气,其泉居地中而流,故曰流徙也。

斥埴宜大菽与麦,其草宜萯雚其木宜杞。
杞木名也。

见是土也,命之曰再施,二七十四尺,而至于泉呼音中羽,其泉咸水流徙黑埴,宜稻麦其草宜萍蓨。
萍蓨草名

其木宜白棠,见是土也,命之曰一施七尺而至于泉呼音中徵,其水黑而苦。
凡听徵如负猪豕觉而骇,凡听羽如鸣马在野,凡听宫如牛鸣窌中,凡听商如离群羊,凡听角如雉登木以鸣音疾以清。
绩按此言呼以听土地之音,非谓他音皆然。

凡将起五音凡首。
凡首谓音之总先也。

先主一而三之四,开以合九九。
一而三之即四也,以是四开合于五音,九也,又九九之为八十一也。

以是生黄钟小素之首以成宫。
素本宫八十一,数生黄钟之宫而为五音之本。

三分而益之,以一为百有八为徵。
黄钟之数,本八十一,益以三分之一,二十七通前为百,有八是为徵之数。

不无有三分而去,其乘适足以是生商。
不无有即有也,乘亦三分之一也,三分百八而去,一馀七十二是商之数也。

有三分而复于其所以是成羽。
三分七十二而益其一分二十四,合为九十六是羽之数。

有三分去其乘适,足以是成角。
三分九十六去其一分馀六十四,是角之数

坟延者,六施六七四十二尺而至于泉。
坟延地名下皆此类。

陕之芳七施,七七四十九尺,而至于泉祀陕,八施七八五十六尺,而至于泉杜陵。九施七九六十三尺,而至于泉延陵。十施七十尺,而至于泉环陵。十一施七十七尺,而至于泉蔓山。十二施八十四尺,而至于泉付山。十三施九十一尺,而至于泉付山白徒。十四施九十八尺,而至于泉中陵。十五施百五尺,而至于泉青山。十六施百一十二尺,而至于泉青龙之所居庚泥。
春通庚金刚庚泥泥刚也。

不可得泉。
庚续其处既有青龙居,又沙泥相续,故不可得泉也。

赤壤山十七施,百一十九尺而至于泉,其下清商不可得泉。
清商神怪之名。

山白壤十八施,百二十六尺而至于泉其下,骈石不可得泉。
言有石骈密,故不可得泉。

徙山十九施,百三十三尺而至于泉,其下有灰壤,不可得泉,高陵土山。二十施百四十尺,而至于泉山之上,命之曰县泉。
春演自坟自陵至山十四加不得泉已四矣,又一加十四丈而高陵上山,反不言无泉何也。地经曰山之吉者,地泉钟于下,灵光发于顶,故高山之首多生云烟,降雨泽盖地为坤山,为艮一刚一柔,一高一下,其培塿陵丘迤带者,在坤艮之间,非气所钟也。山上出泉地,经曰天池,往往钟灵为吉土,今名山至高多有之,其旁其侧则其脉气所落而结也。故天眼石井珠帘瀑布,玉乳玉潭龙湫虎跑蛟飞杖锡或天生,或人力,或神通,其泉多名饮之,益人冬夏常注大旱不竭,上顶气仰而升,故得泉浅傍气在中,侧气在下。五泉者,山经三穴之法也。凡土与山得水为上相者,视就乾湿视此为进退地之气在焉。气合理曰地理。

其地不乾,其草如茅与走。
如茅走皆草名。

其木乃樠。
樠木名

凿之二尺乃至于泉山之上,命曰复吕。其草鱼肠与莸,其木乃柳凿。之三尺而至于泉山之上,命之曰泉英,其草蕲白昌,其木乃杨凿之五尺而至于泉山之材。
材犹旁也。

其草兢与蔷。
草名

其木乃格凿之二七十四尺,而至于泉山之侧,其草葍与蒌,其木乃品榆凿之三七二十一尺,而至于泉凡草木之道各有谷造。
谓此地生某草,宜某谷造成也。

或高或下,各有草土叶下于
叶亦草名,唯生叶无茎在之下,即郁也,庄周所谓郁西也。

下于苋苋下,于蒲蒲下,于苇苇下,于雚雚下,于蒌蒌下,于荓荓下,于萧萧下,于薜薜下,于萑。
蔚草也,一作蓷。

萑下于茅,凡彼草木有十二衰。
衰谓草上下相重次也。

各有所归。
谓短者,生于高者之下。

九州之土为九十物,每州有常而物有次,群土之长是唯五粟五粟之物,或赤,或青,或白,或黑,或黄。五粟,五章,五粟,之状淖而不韧。
韧坚也。

刚而不觳。
觳薄

不泞车轮
泞泥

不污手足,其种大,重细,重白、茎白秀无不宜也。五粟之土若在陵,在山,在坟,在衍,其阴其阳尽宜桐柞。莫不秀长其榆,其柳,其檿,其桑,其柘,其栎,其槐,其杨,群木蕃滋数大条直以长,其泽则多鱼牧则宜牛羊,其地其樊俱宜竹箭,藻龟楢檀五臭生之薜荔,白芷蘪芜椒连五臭所校。
校谓馨烈之气。

寡疾难老士女皆好其民工,巧其泉黄,白其人夷姤。
夷平也姤好也言均善也

五粟之土乾而不格。
格谓坚禦也。

湛而不泽,无高下葆泽以处。
言常润也。

是谓粟土,粟土之次曰五沃,五沃之物或赤,或青,或黄,或白,或黑,五沃五物各有异,则五沃之状剽怷橐土虫易全处。
剽坚也,怷密也,橐土谓其土多,窍穴若橐多,窍故虫处之易全。

怷剽不白,下乃以泽。
既坚密,故常润湿而不乾白,此乃葆泽之地也。

其种大苗细苗赨茎黑秀箭长。
赨即赤也,箭长谓若竹箭之长。

五沃之土,若在丘,在山,在陵,在冈;若在陬陵之阳,其左其右宜彼群木桐柞枎杶,及彼白梓其梅其杏其桃其李其秀生茎,起其棘其棠其槐其杨其榆其桑其杞其枋群木,数大条直以长其阴则生之楂藜,其阳则安树,之五麻若高若下不,择畴所其麻大者,如箭如苇大长以美其细者,如雚如蒸欲有与各大者,不类。
欲有施与,则以麻之大而类也。

小者则治揣而藏之,若众练丝。
言细麻既治揣而藏,故若练丝。

五臭畴生。
畴陇也,谓为陇而种也。

莲与蘪芜槁本白芷,其泽则多鱼,牧则宜牛羊,其泉白青,其人坚劲,寡有疥骚终无痟酲。
痟首疾也,酲酒病也。

五沃之土乾而不斥。
斥泻卤

湛而不泽,无高下葆泽以处,是谓沃土,沃土之次曰五位,五位之物五色,杂英各有异章,五位之状不塥不灰。
塥谓坚不相著。

青怷以菭及。
谓色青而细密,和菭以相及也。

其种大苇无细苇无赨,茎白秀五位之土,若在冈在陵在坟在衍在丘在山,皆宜竹箭求黾。
求黾亦竹类也。

楢檀其山之浅有笼与斥
笼斥并古草名。

群木安遂条长数大。
安和易遂竞长数谓速长。

其桑其松其杞其茸。
茸木名

种木胥容榆桃柳楝群药,安生姜与桔梗小辛大蒙。
大蒙,药名。

其山之枭。
枭犹颠也。

多桔符榆其山之末有箭与苑,其山之旁有彼黄虻,及彼白昌山藜苇芒群药,安聚以圉民殃,其林其漉,其槐其楝其柞其榖,群木安遂鸟兽安施。
施谓有以为生。

既有麋麃,又且多鹿,其泉青黑,其人轻直省事少食。
言其性廉省事少食。

无高下葆泽以处,是谓位土位土之。次曰五蘟,五蘟之状黑土黑菭。
菭地衣也。

青怵以肥,芬然若灰。
芬然壤起貌。

其种櫑葛赨茎黄秀恚目。
恚目谓谷实怒开也。

其叶若苑。
苑谓蕴结。

以蓄殖果木,不若三土。
三土谓五粟,五沃,五位。

以十分之二。
言于三土十分,已不如其二分馀仿此。

是谓蘟土,蘟土之次曰五壤,五壤之状芬然若泽,若屯土。
言其土得泽,则坟起为堆,故曰屯土也。

其种大水肠细,水肠赨茎黄秀以慈,忍水旱无不宜也。
忍耐

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二是谓壤土,壤土之次曰五浮,五浮之状捍然如米。
捍坚貌其土屑碎如米。

以葆泽不离,不坼其种忍蘟。
忍蘟草名

忍叶如雚,叶以长狐茸。
草之状若狐也。

黄茎黑茎黑秀,其粟大无不宜也,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二,凡上土三十物种十二,物中土曰五怷,五怷之状廪焉如壏。
壏犹彊也,春通下有糠以肥此壏与滥同。

润湿以处,其种大稷细稷赨茎黄秀慈,忍水旱细粟如麻。
其繁美若麻也。

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三,怷土之次曰五纑,五纑之状彊力刚坚,其种大邯郸细邯郸。
草名

茎叶如枎杶。
枎杶亦草名。

其粟大。
言其粒大。

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三,纑土之次曰五壏,五壏之状芬焉,若糠以肥。
谓其地色黄而虚。

其种大荔细荔青茎,黄秀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三,壏土之次曰五剽,五剽之状华然如芬,以脤
谓其地色青紫若脤然也。

其种大秬细秬。
秬黑黍。

黑茎青秀蓄殖果木,不若三土以十分之四,剽土之次曰五沙,五沙之状粟焉,如屑尘厉。
言其地粟碎,故若屑尘之厉,厉踊起也。

其种大萯细萯。
萯草名

白茎青秀以蔓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四,沙土之次曰五塥,五塥之状累然如仆累。
仆附也,言其地附著而重累也。

不忍水旱,其种大樛杞细樛杞。
木名

黑茎黑秀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四,凡中土三十物,种二十物下土曰五犹,五犹之状如粪,其种大华细华。
草名

白茎黑秀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五,犹土之次曰五,五之状如鼠肝,其种青梁。黑茎黑秀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五,土之次曰五殖,五殖之状甚泽,以疏离坼以臞塉,其种雁膳黑实朱跗黄实。
雁膳,草名,跗花足也。

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六,五殖之次曰五觳,五觳之状娄娄然。
娄娄,疏也。

不忍水旱,其种大菽细,菽多白,实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六,觳土之次曰五凫,五凫之状坚而不骼。
虽坚不同骨之骼也。

其种陵稻。
陵稻谓陆生稻。

黑鹅马夫,
皆草名也。

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七,凫土之次曰五桀,五桀之状甚咸,以苦其物为下,其种白稻长狭。
谓稻之形,长而狭也。

蓄殖果木不如三土,以十分之七凡下土三十物,其种十二物凡土物九十,其种三十六。
朱长春评不揽天官,不知天之变也。不读地员山经,不知地之变也。不知其变,不知其大山经简而穆志怪于夷,上古之文也。地员博而奇衍夷为怪中古之文也,虽然其非管氏书耶,管子东表之人也。仕不历数国位不遍九服车,不通于五方四渎译,不至于九重八荒以手实,七尺而二十施五山十一草九州,三土九十物胪列而标,命之晰如也。得毋通天地人曰儒,三代之上春秋之间必有广舆辨土定方之家,自有一种物宜地利,之书以教民树艺而安居,其馀耶秦不火者,树种之书后世最浅近有田家,五行与小正并行而图,经本草谷木花果谱,各亦有别传则古之地,职由来久矣。神禹圣童八年,四载以奠九州其志于贡者,经于山海者,外传于其经传,所不尽或又从而收,志之则地员又山经之支疏也乎哉。非此一神一圣,随刊浚封涉历胼胝,从其施尺以载所见,分所员后世更谁有足迹,遍天下者又安条其土泉草物,缕缕而眉列之则,梦与其传说窕言与先,王之制司空执度度地,居民山川沮泽时四时,其大略尔未有如此详者,周礼冬官缺,此地员诸篇凡言水土可为外补。
朱长春又评自六施至二十,而首自五施反至一施土之善,维五得气不及已浅,过已深然五土合五音民之常居也,故同命土无别名,坟延以下则有名,以土合音,以音候土,以人音合乐音,故五施之后先叙叶,五听归本,五音然后顺次十五变,则略矣揽者,以陆离错杂曰文奇不奇,故无奇理合尔尔。

柳宿图


《史记》《天官书》

柳为鸟注主水草。
索隐曰:按汉书天文志注,作喙尔雅云鸟喙谓之柳,孙炎云喙朱鸟之口,柳其星聚也,以注为柳星故主草木也。 正义曰喙丁救反一作,注柳八星星七星张,六星为鹑火于辰,在午皆周之分野柳为朱鸟咮,天之厨宰主尚食和滋,味占以顺明为吉金火守,之国兵大起。

《扬雄方言》《杂释草木》

凡草生而初达,谓之稚年小也。木细枝谓之杪江,淮陈楚之间,谓之𥰓青齐兖冀之间,谓之葼燕之北鄙,朝鲜洌水之间,谓之策故传曰慈母之怒子也,虽折葼笞,之其惠存焉。苏芥草也,江淮南楚之间,曰苏自关而西,或曰草,或曰芥,南楚江湘之间谓之芥。
《汉书》曰樵苏而爨苏犹芦语转也,或言菜也。

凡草木刺人,北燕朝鲜之间谓之策,或谓之壮自关而东,或谓之梗,或谓之刿,自关而西谓之刺,江湘之间谓之棘。
《尔雅》曰策刺也,今淮南人,亦呼壮壮伤也。《山海经》谓刺为伤也,梗今云梗榆刿者,伤割人,名音鱼也,棘楚词曰曾枝剡棘,亦通语耳。

凡饮药傅药而毒南楚之外,谓之瘌北燕朝,鲜之间谓之痨,东齐海岱之间谓之眠,或谓之眩,自关而西谓之毒瘌痛也。
痨瘌皆辛螫也,眠眩亦今通语耳。

荄杜根也,东齐曰杜,或曰茇。
今俗名韭根为荄,诗曰彻彼桑杜是也。

《郭橐驼种树书》

凡木皆有雌雄雄者,多不实可凿作,方寸穴取雌木填之,乃实凡木捣麻饼杂粪灰壅之,则枝叶茂。冬青树凋瘁以猪,粪壅之则茂一说猪溺灌之。凡木早晚以水沃,其上以唧筒唧水其上。
移树木用谷,调泥浆水于根下,日沃之再无有不活者。
插杉枝用惊蛰,前后五日,斩新枝锄开,根入枝下泥,杵紧视天阴,则插,插了遇雨十分,无雨即有分数。草木羊食者不长。
栽松时去松中大根,唯留四旁须,根则无不偃,盖一年之计种之,以竹十年之计,种之以木。
凡移树不要伤根须,须阔垛不可去土,恐伤根。谚云:移树无时莫教树知。
松必用春后社前,带土栽培,百株百活,舍此时决无生理也。
春分后勿种松,秋分后方宜种,不独松为然。
种松法大概与竹同,只要根实不令动摇,自然活。今移树者,以小牌记。取南枝不若先凿窟,沃水浇泥,方栽筑。令实不可踏,仍多以木扶之,恐风摇动其颠则根摇,虽尺许之木,亦不活。根不摇虽大可活,更茎上无使枝叶繁,则不招风。
种一切树大枝向南,栽亦向南。
凡树要移,当三年,一树得拙而枯,然未可一概论,若以桂为丁,在下钉则枯在上,硙则茂。〈此条内恐有讹字〉顺插为柳,倒插为杨。
木自南而北多枯,寒而不枯只于腊月,去根旁土麦穰厚覆之,燃火深培如故,则不过一二年皆结实,若岁用此法则南北不殊,犹人炷艾耳。
种木无时戴毛虫于根下,皮以甘草末擦之,亦佳。种水杨须先用木桩钉穴方入,杨庶不损,皮易长,腊月二十四日种杨树不生虫。
斫松树五更初,斫倒便削去皮,则无白蚁,犹须择血忌日,以斧敲之,云今日血忌,则白蚁自出。
黄栀子候其大时,摘青者晒收至黄熟,则能消化水矣。
元日天未明,将火把于园中,百树上从头用火燎过,可免百虫食叶之患。
贫婆树冬花夏子。
种柳取青嫩枝条,如臂大,长六七尺,烧下二三寸,埋二尺以上。
种青桐九月收子,二三月作畦,种之治畦下水。

种桑取葚子,水淘净暴乾,熟耕地畦种。
谷树上接桑,其叶肥大,桑上接梨,脆美而甘,撒子种桑,不若压条而分根茎。
鸡脚桑叶,花而薄得茧,薄而丝少。
白桑叶大如掌而厚,得茧厚而坚丝,每倍常桑叶生黄衣,而皱者号曰金桑。非特蚕不食而木亦将槁腐矣。
先葚而后叶者,叶必少。
浙间植桑斩其叶而植之,谓之嫁桑。却以螺壳覆其顶,恐梅雨侵损其皮,故也。二年即盛。
常以三月三日雨,卜桑叶之贵贱,谚云:雨打石头,遍桑叶三钱片,或曰四日尤甚,杭州人云:三日尚可四日杀我,言四日雨尤贵。
午日不得锄桑园。
有柘蚕食柘而早茧。
叶湿不可饲蚕,雨中采至必拭,令乾,恐有伤也。

冬至前后各半月不可种植,盖天地闭塞而成冬,种之必死。
种时斩去梢,仍为架扶之,使根不摇,易活,又法三两竿作一本移,盖其根自相持,则尤易活也。或云不须斩梢,只作两重架尤妙。
种竹处当积土,令稍高于傍地二三尺,则雨潦不侵,损钱唐人谓之竹脚。
竹有花辄槁死,结实如稗,谓之竹米,一竿如此,则久之满林皆然,其治法于初米时,择一竿稍大者,截去近根三尺许,通其节以粪之则止。
竹林中有树切勿去之,盖竹为树枝所碍,虽风雪不复欹斜,筀竹根多穿害阶砌,惟聚皂荚刺埋土中,障之根则不过,栽油麻萁尤妙。
凡种竹正二月,斸取西南根于东北角种其鞭,自然行西南,盖竹性向西南行也。谚云东家种竹,西家种地,若得死猫埋其下,其竹尤盛,种竹有醉日,即五月十三日也。
种竹若用锄头打实土,则笋生迟。
种竹不去条,则林外向阳者三二年间便有大竹,谚云栽竹无时,雨过便移,多留宿土,切记南枝如要,不间年不出笋,用本命日于正月一日二月二日也。又云种竹须阔掘沟,用砻糠和泥抱根,然后用净土傅其上,或铺少大麦于其中,令竹根著麦上,以土盖之其根易行。
志林云:竹有雌雄,雌者多笋,故种竹半择雌者,物不逃于阴阳,可不信欤。凡欲识雌雄,当自根上第一枝观之,双枝是雌即出笋,若独枝者是雄。
种竹法择大竹就根上去三四寸许,截断之,去其上,不用只以竹根截处打通,节实以硫黄末颠倒种之,第一年生一竹,随即去之,次年亦去之,至第三年生竹,其大如所种者。
种竹用旧茅茨夹土,则竹根寻地脉而生,竹有六十年数便生花。
竹以三伏内及腊月砍者不蛀。
竹留三去四,盖三年留,四年者伐去。
月庵种竹法,先锄其地,深三尺,阔一尺五寸,将马粪乾者和细泥并土填一尺高,令人于其上踏熟,或无马粪以砻糠代之,夏月令稀,冬月令稠,然后种竹,须三四茎作一丛者,浅栽为佳,上多用河泥盖之,斫去竹梢,装架地广,宜种筀竹亭槛间,宜种著竹,至次年八月方可去筱竹。
竹与菊根皆长向上,添泥覆之为佳。
又七月间移竹,无不活者。

栗采时,要得披残,明年其枝叶益茂。
桃树接李枝,则红而甘。
桃实自乾不落者,名桃枭。
柿树接桃枝,则为金桃。
南方柑橘虽多,然亦畏霜,不甚收,惟洞庭霜,虽多无所损,橘最佳,岁收不耗,正谓此焉。以死鼠浸溺缸内候鼠,浮取埋橘树根下,次年必盛,《涅槃经》云:如橘得鼠其果子多。
柑树为虫所食,取蚁窠于其上,则虫自去。
桃李银杏栽,带子向上者。个个,生向下者少。
葡萄欲其肉实,当栽于枣树之旁,于春钻枣树上作窍子,引葡萄枝入窍中,透出至二三年,其枝既长大,塞满树窍,便可斩去,葡萄根托枣根,以生便得肉实,如枣。北地皆如此法种。
银杏树有雌雄,雄者有三棱,雌者有二棱,合二者种之,或在池边能结子而茂,盖临池照影亦生也。果树有蠹出者,以莞花纳孔中即死,或纳百部叶凿,果树纳少钟,乳粉则子多。且美,又树老以钟乳末和泥于根上,揭去皮抹之,复茂。
凡接矮果及花,用好黄泥晒乾筛过,以小便浸之,又晒乾筛过再浸之,凡十馀度以泥封树皮,用竹筒破两半,根裹之则根立生,次年断其皮,截根栽之。桑上接梅,梅则不酸。
桑上接梨,则脆而甘美。
果实异常者,根下必有毒蛇,切不可食。
果木有虫蠹处,以杉木削小,丁塞之其虫立死。生人发挂树上,鸟不敢食其实。
接树须取向南隔下者接之,则著子多。
凡种树宜在望前,在望后少实。
花果树如曾经孝子及孕妇手折,则数年不著花或不甚结子。
果子先被人盗。吃一枚,飞禽便来吃。
凡果木未全熟时。摘,若熟了即抽过筋脉,来岁必不盛。
果实凡经数次接者核小,但其核不可种耳。
河阴石榴,名三十八者,其中只有三十八粒子。橄榄将熟,以竹钉钉之,或纳少许盐于皮下,其实尽落。
柿子接及三次,则全无核。
桃树过春,以刀疏斫之,则穰出而不蛀。
桃实太繁则多坠,以刀横斫其干数下乃止,社日令人桩桃树下,则结实牢。
凡果不牢者,宜社日桩其根。
三月上旬斫取果木,好直枝如大指大,长五寸许,纳芋魁中种之,或大蔓菁根亦可用胜,种核者种核三四年,乃如此大耳。
桃李蛀者,以煮猪头汁冷浇之,即不蛀。
桃者五行之精制,百鬼谓之仙木。
凡果实初熟,用双手摘则年年生果,见麝香熏则花不结子,种甘蔗必用猪毛和土,长梅树接桃则脆桃,树接杏则大。
桃熟时墙面暖处,宽深为坑收湿牛粪,纳坑中收好桃核十数枚,尖头向上坑中粪土,盖厚一尺深春芽生和土移种之。
果树生小青虫虰蜻,盻挂树自无。〈虰音丁蜻音精〉凡树木当元日,日未出时以斧斑驳,椎接枣李等树谓之嫁树。
种石榴取直枝如指,大斩一尺长八九条,共为一科烧二头二寸,作坑深一尺条口径一尺竖,枝坑畔围布令匀置枯骨,姜石于枝间下土,令实一重骨石一重土,出枝头一寸水浇,即生又以骨石置,枝间即茂杏熟间,时合内纳粪中至,春既生则移栽实,地既移不得便移。
凡移大梅树去,其枝梢大,其根盘沃,以沟泥无不活者。
生龙眼沸汤,内淖过食之不动脾。
柿子尚生,煞之即熟。
凡果须候肉烂,和核种之,否则不类其种。
柑橘橙等于根,棘上接者易活。
林檎蛀以铁线寻,窍内钻刺用百部杉木,钉塞之如生毛虫以鱼腥,水泼根活埋蚕蛾于地下。

谷麦

凡种五谷用成收满,平定日为佳小豆,忌卯稻麻忌辰禾忌丙,黍忌丑秫忌寅,未小麦忌戌大麦,忌子大豆忌申凡九谷,不避忌日种之多伤败。
种诸豆子油,麻大麻等,若不及时去草,必为草所蠹耗。虽结实亦不多。谚云麻耘地豆耘花麻,须初生时耘豆,虽开花亦可耘。
种菉豆地宜瘦。
腊月种麦及豆,来年必熟麦苗盛,时须使人纵牧于其间令稍实,则其收倍多麦属阳,故宜乾原稻属阴,故宜水泽。
小麦不过冬,大麦不过年。
麦最宜雪,谚云冬无雪,麦不结。
种麦之法,土欲细,沟欲深,耙欲轻,撒欲匀,晒麦之法宜烈日之中,乘热而收,仍用苍耳叶,或麻叶碎杂,其中则免化蛾。

茄子开花时,取叶布过路以灰围之结,子加倍谓之嫁茄。
种香菜常以洗,鱼水浇之则香而茂。
种茄子时初见根处,擘开纳硫一星以泥培,之结子倍多,其大如盏味甘而益人。
菠薐过月朔乃生,今月初一二间种,与二十七八间种者,皆过来月初一乃生,验之信然,盖菠薐国菜。生菜种之不拘,时才尽即下种,亦便出。谚云生菜不离园,以不时而出也。
香菜与土龙朏不得用粪浇,浇则不香,只以沟泥水米泔汁浇之佳。
茭白根逐年移动生者不灰。
甜瓜生者,以鲞鱼骨插顶上,则蒂落而易熟。
冬瓜正月晦日傍墙区,种之圆三寸深五寸著粪种之。
种韭之畦欲深下水,和粪初岁惟一剪,每剪即加粪,惟深其畦为容粪也。
茄著五叶因雨栽之。
种萝卜宜沙壖地,五月犁五六遍,六月六日种锄不厌多,椆即少种。
种芋根欲深斲,其叶以覆,其上旱则浇之,有草锄去之。
种枸杞法秋冬閒收子于水盆中,挼取曝乾春熟地作畦,畦中去五寸土勾作垄,垄中缚草稕如臂,长与垄等即以泥涂草稕上,以枸杞子布于泥上,以细土盖令遍,又以烂牛粪一重,又以土一重令畦平,待苗出水浇,堪吃便剪。
又法枸杞可以插种。

凡接牡丹须令人看视之,如一接活者,逐岁有花如初接不活,削去再接,只当年有花,牡丹花上穴如针孔,乃虫所藏处。花工谓之气仓,以大针点硫黄末针之虫,乃死或以百部草塞之牡丹,千叶者蜀人号为京花,谓洛阳种也。单叶者,只号为川花,又曰山丹,又曰山花。
菜园中间种牡丹芍药最茂。
牡丹芍药不可置木檞中,不耐久须要避风处。海棠花欲其鲜而盛,于冬至日早以糖水浇根下。立春若是子日于茄,根上接牡丹花,不出一月即烂熳。
初春掘藕节,藕头著泥中,种之当年开花。
以莲菂投靛瓮中,经年移种发碧花。
种莲须先以羊粪,壤地于立夏前,两三日种,当年便著花,又法用五月二十日移深种莲,柄长者以竹杖挟之,无不活者。
种藕以酒糟涂之,则盛。
月桂花叶常若虫食者,以鱼腥水浇之乃止。
李赞皇花木记云,凡草木以海为名者,悉从海外来如海棠之类是也。
瑞香花恶湿日,不得频沃以水,宜用小便可杀蚯蚓,或从花脚浇之,则叶绿。又用梳头垢腻根上,有日色即覆之。
鸡粪壅茉莉则盛,壅百合则甚滋生。
用燖猪汤浇,茉莉素馨花则肥。
催花法用马粪,浸水前一日浇之,三四日方开者,次日尽开。
木犀接石榴开花必红。
花木接者,移种须令接头在土外。
灌溉花木各自不同,木犀当用猪粪,瑞香当用燖猪汤,葡萄当用米泔,水肉汁尤妙。花木有不宜用粪秽者甚多,尤宜审问用之非其宜立槁。
园圃中四旁,宜种决明草则蛇不敢入。
凡接花木虽已接活,内有脂力未全包,生接头处切要爱护如梅,雨浸其皮必不活。
濯洗布衣灰汁浇,瑞香必能去蚯蚓,且肥花以瑞香根甜灰汁,则蚯蚓不食,而衣垢又自肥也。
芙蓉未开,隔夜以靛水调纸蘸花蕊上,以纸裹蕊口花开成碧色,花五色皆可染。
黄白二菊各披去一边,皮用麻皮扎合其花,半黄白色。
棘能辟霜花果,以棘园中即茂。
莺粟九月九日及中秋夜,种之花必大子必满。凡种花木须冬至后,立春前斫直接有鹤膝,如大指者长二尺许,扎于芋魁中掘令宽调,泥浆细切生葱一束搅于泥中,以细土覆之勿令实当,有花次年结实。
牡丹著蕊如弹子大时,试捻十朵中必有,三两朵不实者去,之庶不夺他花力。
凡种好花木其旁,须种葱薤之类庶免,麝香触也种花药处栽,数株蒜遇麝香则不损。
种兰蕙忌洒水。
凡种花欲得花多,须用肥土秋冬间,壅根春来著花自然盛以猪,粪和土令发热为肥。土木犀叶,有齿如锯其纹,亦粗涩者,乃香有一等叶,光泽者殊无香也,又有一等花极白者,亦无香兰亦如之。
冬间花瓶多冻破以炉灰,置瓶中则不冻,或用硫黄置瓶内亦得。
芍药牡丹摘下烧其柄,插瓶中。后用其柄以蜡封之尤妙。
苦楝树上接梅花,则成墨梅。
海棠候花谢结子,剪去,来年花盛无叶。
凡花木有直根一条,谓之命根。趁小栽时,便盘了。或以砖石承之,勿令生下,则他日易移。
凡花皆宜春种,惟牡丹宜秋。社前后种接。
种水仙诗诀云六月不在土,七月不在房。栽向东篱下,花开朵朵香。
范成大《桂海草木志》。 异草瑰木多生穷山荒野其不中,医和匠石者,人 亦不采,故余所识者,少惟竹品乃多桀,异并附于 录。
桂南方奇木上药也,桂林以桂名地实不产,而出于宾宜州凡木叶心,皆一纵理独桂有两纹,形如圭制字者,意或出此叶,味辛甘与皮无别,而加芳美人喜咀嚼之。
榕易生之木又易高大可覆数亩者,甚多根出半身附干而下,以入土故有榕木,倒生根之语禽鸟衔其子,寄生他木上,便蔚茂根下,至地得土气久则过其所寄。
沙木与杉同类尤高,大叶尖成丛穗,少与杉异。桄榔木身直如杉,又如棕榈,有节似大竹,一干挺上,高数丈,开花数十穗绿色。
思儡木生两江州洞,坚实渍盐水中,百年不腐。胭脂木坚致,色如胭脂,可旋作器,出融州及州洞桂林属县亦有之。
鸡桐叶如楝,其叶煮汤疗足膝疾。
龙骨木色翠青,状如枯骨。
风膏药叶如冬青,治太阳疼头目昏眩。
南漆如稀饴气,如松脂沾沾无力。
簜竹叶大,且密略如芦苇。
涩竹肤粗涩如木工所用砂纸,可以错磨爪甲。人面竹节密而凸,宛如人面,人采为拄杖。
钓丝竹类簜,竹枝极柔弱。
斑竹中有叠晕江浙间斑,竹直一泪痕无晕也。猫头竹质,性类著竹。
桃枝竹多生石,上叶如小棕榈,人以大者为杖。竻竹刺竹也,芒棘森然。
箭竹山中悉有。
宿根茄,茄本不凋,明年结实。
铜鼓草其实,如爪疗疮疡毒。
大蒿容梧道中久无霜雪处,年深滋长大者,可作屋柱小,亦中肩舆之扛。
石发出海上,纤长如丝缕。
匾菜细如荇,蒂匾如薤菜,长一二尺。都管草一茎六叶,辟蜈蚣蛇。
花藤旋以为器用,中有花纹。
胡蔓藤毒草也,揉其草渍之水入口即死。

《蔡元度毛诗名物解》草木总解

匏可食,叶苦不可食。葑也,菲也,不能常美人之所不能常善者也。荼苦也,有曰如荠,有曰如荼,皆甚美而为之辞也。菽微而采之有以员之筐方之筥者,会诸侯以礼数者也。匏叶以为菹微者也,兔首以为羞薄甚也。而礼不以微薄废者也,甘瓠累樛而上行成美之实也。瓞瓜之小者也。而绵绵能大者,文王绍太王而兴者也。瓜在疆场无旷土者也,苹也蒿也芩也。鹿之食也。而芩不若蒿之大,而蒿不若芩之美,礼有加也。莪蒿之细则难辨者也,莪蔚之大则易辨者也。蓼莪之思弥深而易辨者,犹难辨也,采𦬊之菜也。方其始则采于新田,以新田为不足,而及于菑亩也,世未尝无士也,亦新美其材而拔取之,若菑亩之𦬊可也。有𦬊之草也。物之微也,丰水东注言其顺物之理,乃能立法也。故曰:皇王维辟也。丰水有𦬊言其顺物之理,乃能贻谋也。故曰:以燕翼子也。草木有待于霜,而成者蒹葭苍苍渐至于采,采尤待霜而成者也,国待礼而后固也,葭菼揭揭薍也。葭也蓬也始而生,则蒐田时也。葛也藟也漘浒润之而后蕃也。漘也浒也葛藟缠而后固者也。王室艰难不可以相无者也,始河之浒中河之涘卒,河之漘地之愈危弥不可无,葛藟之缠固也。葛藟萦于樛木,则众妾附后妃之仁而进此逮下者也,葛藟施于条枚而子孙,缘先祖之功而起此受祖者也,茑寄松柏而生者也。萝萦松柏而生者也,茑萝同姓也,松柏王室也,同其存亡者也。卒曰:松上则引之,弥高者也。苌楚材之柔不能自立,而可扶掖以成其枝华也。人有不能以欲故也,子之无家无知无室,岂有乐之者,疾其人之欲故也。芄兰柔而蔓依以自立者也,人不能者以骄故也。佩觿虽文而不我知无知人之道也。佩韘虽武而不我甲无长人之德者也,知人君德也。山有扶苏也,乔松也,隰有荷华也游龙也,上下各得其宜而忽之所美。乃非美者,也子都容之美也。子充德之美也,茹藘色之可染者也,以礼则平。易故曰:东门之墠墠者,男子之所以行礼也。下言东门之栗栗者,女子之所以行礼也。棠棣之华桃之华蕣之华,凡以喻色也。棠棣之华华如桃李华而实者也,桃华而实有蕡家室之所以成德也。实而蓁蓁家人之所以庇陂之失道也,蕣朝华而暮陨非可恃者也,此喻物之无助者也,凡木曰华草,曰荣荣而无实为英,蕣先曰华,而后曰英喻无实也木生仁者也,林为君者也。积仁以能蔽者也,樛木屈而下垂而葛藟得以累,甘瓠得以累者,仁之下屈者也。棠棣华所覆者,鄂鄂所承者,华而韡韡然天性也。兄弟相友亦天性也。杕杜木大而特生尚有叶以蔽者,也而杕杜有以刺独居而无兄弟者也。有以刺不求贤以自辅者,有以叙征夫之情而自伤者。甘棠勿剪至于勿伐爱之至也,然甘棠者教也。惟其教之明是以爱之至。若夫化则化有所至,而爱有所忘者也,梅先众木而花实者也。梅先时则男女不可以不及时者也,蒌于楚则微而犹可刈者,微者亦成材也。朴樕于林犹免陵贱者,礼所以自防而不可以微贱薄废者也。棘坚而木之难长养者,棘心至于棘薪则长养劬劳而后成者也。榛所以养也,苓所以治也,养譬则德也。治譬则能也。德在乎上,故曰:山有榛也。职在乎下,故曰:隰有苓也。此卫之贤者,又多能而苓之不若者也。南山有台北山有莱则前后皆得贤,而其基大者也。台莱遍于山之上下以为蔽者也,此言邦家之基也。其叶有傩而幽且沃者桑也,其枝下垂而宛以华者杨也,以其为山蔽饰故以此言邦家之光也。杞之实可以疗,李之实可以食,故以此言民之父母也。栲之干高大而车以为辐杻之名,檍而古以为弓其坚以大也,故于此言遐不黄耇也。枸则生而茂以坚,则久而益不朽,为其可传于后世,故于此言保艾,尔后此其得贤之效也。凡山之高隰之下莫不有材以为贲也。山之枢隰之榆不皆美材,亦足以庇覆而子之裳衣,弗曳弗娄车马弗驰弗驱何也。山之栲即樗而其叶茂隰之杻,即檍而其材坚犹以为荣,观而子之庭内弗洒弗埽钟鼓弗鼓弗考何也。山之漆可以为器隰之栗,可以为礼而子之酒食,不鼓瑟而喜乐以永日何也。车邻则美有车马礼乐侍御,之好故曰阪有漆隰,有栗漆可以用栗,可以食而阪隰之,赖以为饰者,不若桑杨之美也。故卒曰:阪有桑隰有杨条所谓槄梅,所谓楠也。条梅尤终南之文饰者也,若夫锦衣狐裘颜,如渥丹则虽文以服饰,以容而宜实。以君之德也,故曰:其君也哉。戒之也,卒使之寿考不忘劝之也。杞棘木之坚刚者也,桐椅木之柔令者也。君子德欲刚仪欲柔故于杞棘言令德桐椅言令仪令仪嫌于无实离也,桐椅以譬仪之柔令者也。生于朝阳则以见君之下,贤不以令之柔而必,以德之温厚也。松柏叶美材茂本坚而久者也,自天保福禄而下之至于竹之苞松之茂。又本久而固者也,自福德泽而下之至于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德蔽广而久也。竹虚而节直而和者也,淇澳德也,绿竹棫朴附而生者也。棫朴之为薪材微而用大此官人者也,榛楛者茎如荆叶如箸木之微者也,而在旱麓济济能盛者以见流泽之远。此受祖者也,柞棫木之坚也,文王之德至于柞棫矣,则柔者可知故昆夷駾矣。大邦畏其力虞芮质,厥成小邦怀其德也,柞棫之枝犹坚以固者矣王公于诸侯,待信义而后固者也。故采菽信以结之使如柞柔之附于枝,义以制之使如绋纚,之维其舟也。檀木之坚而美者也,榖木之散而恶者也。杞不如桑之本固者也,桑不如檀之坚强者也。将仲子里也,墙也园也而戒之以无踰,以言无侵我之家事也。杞也桑也檀也而戒之以无伐以言无,害我之兄弟也始于里,卒于檀以见养人愈强,而愈不可制也柳之条,柔而不可折以樊圃也。椒之实蕃而远条盛则本衰者也,王之扬之水而不能流束薪,至于束楚束蒲之弥轻,以见王愈弱不能有为也。郑之扬之水不能流束蒲,至于束楚束薪以见臣。愈强而不可令者也,不能有为罪在上故刺其上也,不可令罪在下故闵其上也。圣人言诗而终于鸟兽草木之名盖学诗者始乎。此而由于此以深求之,莫非性命之理道德之意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草木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