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砂挼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九十二卷目录

 水蛭部汇考
  水蛭图
  尔雅〈释鱼〉
  续博物志〈水痴〉
  尔雅翼〈蛭〉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水蛭部纪事
 水蛭部杂录
 水蛭部外编
 水黾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集解 气味 主治〉
 沙虱部汇考
  图缺
  淮南毕万术〈蓬活地脾〉
  博雅〈释虫〉
  抱朴子〈登涉篇〉
  太平御览〈别名〉
  本草纲目〈集解 附录沙虫〉
 砂挼子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杂虫部汇考
  图缺
  尔雅〈释虫〉
  淮南子〈说林训〉
  淮南毕万术〈竹虫〉
  博物志〈落头虫〉
  古今注〈结草虫〉
  酉阳杂俎〈水蛆 水虫 负子 食胶虫 碎车虫〉
  续博物志〈窃虫 鼻涕虫〉
  溪蛮丛笑〈鸡末子〉
  癸辛杂志〈砑虫〉
  本草纲目〈腆颗虫 灰药 黄虫 地防 梗鸡 益符 蜚厉〉
  直省志书〈合肥县〉
 杂虫部艺文一
  蝜蝂传         唐柳宗元
 杂虫部艺文二〈诗〉
  麦虫           明高辅
 杂虫部纪事
 杂虫部杂录
 异虫部汇考
  图缺
  酉阳杂俎〈避役 度古 雷蜞 矛 谢豹〉
  墨客挥犀〈夜虎〉
 异虫部纪事
 

禽虫典第一百九十二卷

水蛭部汇考

释名



《尔雅》     马蜞《尔雅翼》
马蟥《尔雅翼》   至掌《本草纲目》
马蛭《本草纲目》  马鳖《本草纲目》
山蚑《本草纲目》

水蛭图


《尔雅》《释鱼》

蛭,虮。
〈注〉今江东呼水中蛭虫,入人肉者为虮。〈疏〉此水中虫,喜入人肉者,江东呼为虮。《本草》谓之水蛭,一名马蜞,一名马耆,即王食寒菹,得而吞之,能去结积者是也。

《续博物志》

水痴

南方水痴,其大如概类鼻涕,闻人气则闪闪而动,堕人体成疮,以麝香,朱砂,涂之愈。

《尔雅翼》

蛭,水中虫,入人肉者为蛭。《尔雅》一名虮,虮,读如祈,今人呼水蛭,大者长尺,呼马蛭,亦呼为马蜞,蜞,即古语虮也。又别其所生,有石蛭,草蛭,泥蛭之异,并能传著人及牛马股间,咂其血,甚者入肉中,产育为害,耘者尤以为苦。楚惠王食寒菹而得蛭,因遂吞之,腹有疾而不能食,惧膳夫得罪,有仁人之言是夕也。惠王之后而蛭出,其久病心腹之疾,皆愈。《论衡》曰:蛭,食血之虫。惠王殆有积血之疾,故食食血之虫而疾愈也。而陶隐居亦以为蛭能去结积,虽曰阴祐,亦物性兼然古法,有以此啖疮者,卒求之不可得,崔知悌令两京预养之,以备缓急,一名马蟥,余尝游野庙,庙中绘后稷母,践巨人迹及生,稷弃之,及岐嶷种树长,乞谷种于神农,神农使马皇载榖种赐之,乃画水蛭无数,为可嗤也。又有一种细而长,亦入人肉,曳之辄断,俗呼烂蜞。

《本草纲目》《释名》

水蛭,一名至掌,一名马蛭。
李时珍曰:方音讹蛭为痴,故俗有水痴,草痴之称。寇宗奭曰:汴人谓大者为马鳖,腹黄者为马蟥。

《集解》

《别录》曰:水蛭生雷泽,池泽。五月六月采,暴乾。陶弘景曰:处处河池有之。蚑有数种,以水中马蜞,得齧人腹中有血者,乾之为佳。山蚑及诸小者皆不堪用。苏恭曰:有水蛭,草蛭,大者长尺许,并能咂牛马人血,今俗多取水中小者用之,大效不必,食人血满腹者,其草蛭在草,上人行即著胫骨,不觉入于肉中,产育为害。山人自有疗法。韩保升曰:惟采水中小者用之,别有石蛭生石上,泥蛭生泥中,二蛭头尖腰粗,色赤,误食之令人眼中如生烟,渐致枯损。时珍曰:李石《续博物志》云:南方水痴,似鼻涕,闻人气闪闪而动,就人体成疮,惟以麝香,朱砂,涂之即愈。此即草蛭也。

《修治》

保升曰:采得以䈽竹筒盛,待乾,用米泔浸一夜,暴乾,以冬猪脂煎,令焦黄,然后用之。藏器曰:收乾蛭,当展其身,令长腹中有子者去之,性最难死。虽以火炙,亦如鱼子,经年得水,尤活也。大明曰:此物极难修治,须细剉以微火炒,色黄乃熟,不尔入腹生子为害。时珍曰:昔有途行饮水,及食水菜,误吞水蛭,入腹生子为害,啖咂脏血,肠痛,黄瘦者,惟以田泥,或擂黄土水饮数升,则必尽下出也。盖蛭在人腹,忽得土气而下耳,或以牛羊热血一二升,同猪脂饮之,亦可也。

《气味》

咸苦平,有毒。
《别录》曰:微寒,畏石灰,食盐。

《主治》

《本经》曰:逐恶血,瘀血,月闭,破血,症积聚,无子,利水道。《别录》曰:堕胎。
《药性》曰:治女子月闭,欲成血劳。
陈藏器曰:咂赤白游疹及痈肿,毒肿。
寇宗奭曰:治折伤,坠蹼畜血有功。

《发明》

成无己曰:咸走血苦,胜血水蛭之咸苦。以除畜血,乃肝经血分药,故能通肝经聚血。弘景曰:楚王食寒菹,见蛭吞之,果能去结积。虽曰:阴祐亦是物性兼然。藏器曰:此物难死,故为楚王之病也。时珍曰:按贾谊《新书》云:楚惠王食寒菹得蛭,恐监食当死,遂吞之,腹有疾而不能食,令尹曰:天道无亲,惟德是辅,王有仁德,病不为伤,王果病愈,此楚王吞蛭之事也。王充《论衡》亦云:蛭乃食血之虫,楚王殆有积血之病,故食蛭而病愈也。与陶说相符。

《附方》

漏血不止,水蛭炒为末,酒服一钱,日二服,恶血消即愈。〈千金方〉
产后血晕,血结,聚于胸中,或偏于小腹,或连于胁肋,用水蛭炒虻虫,去翅足,炒没药,麝香,各一钱为末,以四物汤调下,血下痛止,仍服四物汤。〈保命集〉
折伤疼痛,水蛭,新瓦焙为细末,酒服二钱,食顷作痛,可更一服,痛止,便将接骨药封以物夹,定调理。〈经验方〉跌扑损伤,瘀血凝滞,心腹胀痛,大小便不通,欲死,用红蛭,石灰,炒黄半两,大黄牵牛,头末,各二两为末,每服二钱,热酒调下,当下恶血以尽为度,名夺命散。〈济生方〉
坠跌打击,内伤神效方,水蛭,麝香,各一两,剉碎烧令烟出,为末,酒服一钱,当下畜血,未止,再服,其效如神。〈古今录验方〉
杖疮肿痛,水蛭炒研,同朴硝等分研末,水调傅之。{{Annotation|周密志雅堂抄}}
赤白丹肿,藏器曰:以水蛭十馀枚,令咂病处,取皮皱肉白为效。冬月无蛭,地中掘取暖水养之,令动先净人皮肤,以竹筒盛蛭合之,须臾,咬咂血满自脱,更用饥者。
痈肿初起,同上方法。
纫染白须,谈野翁方,用水蛭为极细末,以龟尿调撚须稍,自行入根也。 一用白乌骨鸡一只,杀血入瓶中,纳活水蛭数十于内,待化成水,以猪胆皮包指蘸撚须稍,自黑入根也。 《普济》用大水蛭七枚为末,汞一两,以银三两,作小盒盛之,用蚯蚓泥固济半指厚,深埋马粪中四十九日,取出化为黑油,以鱼脬笼指,每蘸少许撚须上,其油自然倒行至根,变为黑色也。
又黑须倒捲帘方,用大马蜞二三十条,竹筒装之,

夜置露处,受气饿过七日,以鸡冠血磨京墨,与食过四五次,复阴乾,将猪胫骨打断,放蜞入内,仍合定,铁线𦆑住盐泥涂之,乾时放地上火煆,五寸香二次,退开三寸火,又五寸香三次,再退远火,又五寸香取出为末,将猪胆皮包指蘸末,搽须稍,即倒上也。

水蛭部纪事

贾谊《新书》:楚惠王食寒菹而得蛭,因遂吞之,腹有疾而不能食。令尹入问曰:王安得此疾。王曰:我食寒菹而得蛭,念谴之而不行其罪乎,是法废而威不立也,非所闻也;谴而行诛,则庖宰监食者法皆当死,心又弗忍也。故吾恐蛭之见也,遂吞之。令尹避席再拜而贺曰:臣闻皇天无亲,唯德是辅。王有仁德,天之所奉也,病不为伤。是夕也,惠王之后而蛭出,故其久病心腹之积皆愈。故天之视听,不可谓不察。
《华阳国志》:南广郡土地,无稻田,蚕桑多蛇蛭,虎狼。《录异记》:庐山西南七十里,有涌泉观。昔太极仙公葛元炼丹于此,感致泉水自石窦中涌出,流百馀里,入浔阳湖,溉田极广,其地旧多水蛭,农人患之,仙公刻符于洞门之下,水沃其上,自此水所及处,皆无水蛭之患。远近赖之,后人凿此符,移于涌泉观中,但旧迹在耳,而灵验不改。
《南史·齐衡阳公谌传》:萧季敞为广州刺史,为都护,周世雄所袭,军败奔山中,为蛭所啮,肉都尽而死,惨楚备至。
《墨客挥犀》:水蛭性难死,予同官林承奉,常言少时曾取大小蛭,曝为乾,数月后投水碗中,复生。又以为末散水中,悉化为小水蛭,有人夜临溪而溷,蛭入其尻中数年,瘦病而死,其家将殓,蛭自亡者,口中拥出,至数升而止。

水蛭部杂录

《博物志》:水蛭三断,而成三物。

水蛭部外编

《遂昌杂录》:今嘉议大夫,吏部尚书,致仕许昌冯公,名梦弼,字士启,其始仕由八蕃云南,宣慰司吏,继解掾湖广省,士启尝言其在八蕃时,乘驿出向某所,最后至一驿,驿吏语以今夕晚矣。且马绊出在江上,不若毋行,士启漫不省,即选马亟行,行未三四十里,忽乌刺赤者,急下拜跪伏,其言侏离,莫能晓而其意则甚哀窘,士启问之,摇手意谓且死矣。于是士启亦下马祷之曰:某万里远客,从吏遐方,使有禄命,固不死,无之敢逃,死时月微明,睹一物如小屋大,竟入江水腥风臭浪袭人,行数里许,乃问乌刺赤曰:是之谓马绊,问马绊何物,摇手不敢对,三更后至前驿,驿吏出迎,错愕曰:是何大胆,敢越马绊来乎。士启问马绊,驿吏乃言:此马蟥精也。遇之者辄为所啖,《齐谐志》怪而略。此于是乎书。

水黾部汇考

释名


水马《本草纲目》

图缺


《本草纲目》

《集解》

陈藏器曰:水黾群游水上,水涸即飞,长寸许,四脚非海马之水马也。
李时珍曰:水虫甚多,此类亦有数种,今有一种,水爬虫,大腹而背硬者,即此也。水爬,水马之讹耳。一种水虿,长身如蝎,能变蜻蜓。

《气味》

有毒。

《主治》

陈藏器曰:令人不渴,杀鸡犬。

沙虱部汇考

释名


蓬活《淮南毕万术》 地脾《淮南毕万术》

《博雅》

图缺


《淮南毕万术》

蓬活地脾

沙虱,一名蓬活,一名地脾。

《博雅》《释虫》

沙虱,也。

《抱朴子》《登涉篇》

沙虱,水陆皆有,其新雨后及晨暮,跋涉必著人,唯烈日草燥时,差稀耳。其大如毛发之端,初著人,便入其皮里,其所在如芒刺之状,小犯大痛,可以针挑取之,正赤如丹,著爪上行动也。若不挑之,虫钻至骨,便周行走入身,与射工相似,皆煞人。人行有此虫之地,每遇所住,辄当以火炙燎令遍身,则此虫堕地。若带八物麝香丸、及度世丸、及护命丸、及玉壶丸、犀角丸、及七星丸、及荠苨丸,辟沙虱,短狐也。若卒不能得此诸药者,但可带好生麝香亦佳。以雄黄大蒜等分合捣,带一丸如鸡子大者亦善。若已为所中者,可以此药涂疮亦愈。㕮咀赤苋汁,饮之涂之亦愈。五茄根及悬钩草葍藤,此三物皆可各单行,可以捣服其汁一二升。

《太平御览》别名

沙虱,一名土蚕。

《本草纲目》《集解》

李时珍曰:按郭义恭《广志》云:沙虱在水中,色赤,大不过虮,入人皮中杀人。《肘后方》云:山水间多沙虱,甚细,略不可见,人入水中及阴行草中,此虫多著人钻,入皮里,令人皮上如芒针刺,赤如黍豆刺,三日之后,寒热,发疮虫渐入骨,则杀人。岭南人初有此,以茅叶,或竹叶挑刮去之,仍涂苦苣汁,已深者针挑取虫子,正如疥虫也。愚按溪毒,射工毒,沙虱毒,三者相近,俱似伤寒,故有挑沙,刮沙之法。今俗病风寒者,皆以麻及桃柳枝,刮其遍身。赤曰:刮沙,盖始于刮沙病也。沙病亦曰:水沙,水伤寒初起,如伤寒头痛,壮热呕恶,手足指末微厥,或腹痛闷乱,须臾杀人者,谓之搅肠沙也。

附录沙虫

李时珍曰:按《录异记》云:潭袁,虔吉等州有沙虫,即毒蛇鳞甲中虫,蛇被苦,每入急水中,碾出人中其毒,三日即死,此亦沙虱之类也。

砂挼子部汇考

释名


倒行狗子《本草纲目》  睡虫《本草纲目》

图缺


《本草纲目》

《释名》

砂挼子,一名倒行狗子。

《集解》

陈藏器曰:是处有之生砂石中,作旋孔大,如大豆,背有刺,能倒行,性好睡,亦呼为睡虫。

《气味》

有毒。

《主治》

陈藏器曰:生取置枕中,令夫妇相好,合射网用,能杀飞禽走兽。

杂虫部汇考

名目

不蜩王蚥     蛄傅负版      强蚚
蛶螪蚵      蛭蝚至掌
密肌继英     兔齧

竹虫       落头虫

结草虫      水蛆

水虫       负子

食胶虫      碎车虫

窃虫       鼻涕虫

鸡末子      砑虫

腆颗虫      灰药

黄虫       地防

梗鸡       益符

蜚厉

图缺


《尔雅》

《释虫》

不蜩,王蚥。
〈注〉未详。

,强
〈注〉今米谷中蠹小黑虫是也,建平人呼为子。〈疏〉《方言》云:蛄谓之强,今米谷中小黑蠹虫也。江东谓之,音加,建平人呼子,音𦬒,楚姓𦬒。

傅,负版。
〈注〉未详。

强,蚚。
〈注〉即强丑捋。〈疏〉强虫名也。一名蚚,好自摩捋者,盖蝇类。

蛶,螪蚵。
〈注〉未详。

蛭蝚,至掌。
〈注〉未详。

密肌,继英。
〈注〉未详。

《淮南子》《说林训》

水虿为䗓,孑孑为蚊,兔齧为螚。
〈注〉兔齧,虫名。

《淮南毕万术》竹虫

竹虫,饮人自言其诚。

《博物志》落头虫

南方有落头虫,其头能飞,其种人常有所祭祀,号曰虫落,故因取之焉。其飞因晚便去,以耳为翼,将晓,还复著体。吴时往往得此人也。
《古今注》结草
结草虫,一名结苇,好于草末折屈草叶,以为巢窟,处处有之。〈按《琅嬛记》:结草虫,一名木螺,一名蓑衣丈人。〉

《酉阳杂俎》水蛆

水蛆,南中水溪涧中多有蛆,长寸馀,色黑。夏深,变为虻,螫人甚毒。

水虫

象浦,川渚有水虫,食船,数十日船坏。虫甚微细。抱枪,水虫也,形如蛣蜣,稍大,腹下有刺,似枪,螫人有毒。

负子

负子,水虫也,有子多负之。

食胶虫

食胶虫,夏月食松胶,前脚傅之,后脚摄之,内之尻中。

碎车虫

碎车虫状如唧聊,苍色,好栖高树上,其声如人吟啸。终南有之。一本云:沧州俗呼为搔前,太原有大而黑者,声唧聊碎车别,俗呼为没盐虫也。

《续博物志》窃虫

人家有小虫,至微而响甚,寻之卒不可见,号窃虫,大如半胡麻,形似鼠妇,有两角,白色,振其头,则有声。孟康朝作赋比之鬼魅。

鼻涕虫

泥壁未乾,挥涕其上,阴雨中化为虫,状如蚓。

《溪蛮丛笑》《鸡末子》

古有细虫,曰焦螟,集于蚊睫,蛮地有虫极细,拭目难睹,黑点著身,抓搔不可耐,名鸡末子。
《癸辛杂识》《砑虫》
桃树生小虫,满枝黑如蚁,俗名砑虫,虽用桐油洒之,亦不尽去,其法乃用多年竹灯,檠挂壁间者,挂之树间则纷纷然坠下,此物理有不可晓者,戴祖禹得之老圃云。

《本草纲目》腆颗虫

陈藏器曰:出岭南,状似气盘,褐色,身扁,带之令人相爱也。彼人重之。

灰药

陈藏器曰:出岭南,陶家,状如青灰,以竹筒盛之,云:是蛔所作,凡以拭物,令人喜好相爱,置家中损小儿,鸡犬也。

黄虫

《别录》:有名未用,曰味苦,主寒热,生地上,赤头,长足,有角,群居,七月七日采之。

地防

又曰:令人不饥,不渴,生黄陵,状如蠕,居土中。

梗鸡

又曰:味甘,无毒,主治痹。

益符

又曰主闭,一名无舌。

蜚厉

又曰:主妇人寒热。

《直省志书》合肥县

蟂似蛇,四足,能害人,贾生所谓偭蟂獭,以隐处者也。今蟂矶有老蟂,寺僧能得其嗜欲,客宿者辄为蟂所啖。

杂虫部艺文一

《蝜蝂传》唐·柳宗元

蝜蝂者,善负小虫也。行遇物辄持取,昂其首,负之背逾〈集作愈〉,重虽困剧不止也。其背甚湿,物积因不散,卒踬仆不能起,人或怜之,为去其负,苟能行,又持取如故,又好上高,极其力不已,至坠地死。今世之嗜取者,遇货不避以厚,其室不知为己累也。唯恐其不积,及其怠而踬也。黜弃之,迁徙之亦已病矣。苟能起,又不艾日思高,其位大其禄,而贪取滋甚,以近于危,坠观前之死亡,曾不知戒,虽其形魁然大者也,其名人也。而智则小虫也,亦足哀〈集作悲〉夫。

杂虫部艺文二〈诗〉

《麦虫》明·高辅

研麦为虫当午炊,瓦盆堆捧出山厨。两眠蚕细初离壳,半寸虾长始脱须。梁燕欲衔空著眼,庭鸡赚啄误呼儿。山家赖此聊充腹,不愿羊羔分外图。

杂虫部纪事

《梦溪笔谈》:元丰中,庆州界生子方虫,方为秋田之害。忽有一虫生,如土中狗蠍,其喙有钳,千万蔽地。遇子方虫,则以钳搏之,悉为两段。旬日,子方皆尽。岁以大穰。其虫旧曾有之,土人谓之傍不肯。
《清波杂志》:元丰六年冬,祀中书舍人朱服导驾既进辇,忘设扆褥,遽取未至,上觉之,乃指顾问他事,少选得至,乃登辇以故官吏无被罪者,又一日群臣方奏事,垂拱殿,见御衣有虫,自襟沿至御巾上,既拂之,至地视之,乃行虫,其虫善入人耳,上亟曰:此飞虫也。盖虑沿及执侍者,圣德宽大如此。
《墨客挥犀》:凡夜食,必以烛。余一夕大醉,渴甚取水,将饮,闻水中有声,急呼烛,观之得一虫,状如蚯蚓,细而长,问左右曰:水蛊虫也。入腹中食人肠胃。
《癸辛杂识》:江浙之地旧无白蜡,十馀年间,有道人自淮间带白蜡虫子来求售。状如小芡实,价以升计,其法以盆桎树,树叶类,茱萸叶,生水傍,可扦而活三年,成大树,每以芒种前,黄草布作小囊,贮虫子十馀枚,遍挂之树间,至五月,则每一子中出虫数百,细若蠛蠓,遗白粪于枝梗间,此即白蜡。则不复见矣。至八月中,始剥而取之,用沸汤煎之,即成蜡矣。又遗子于树枝间,初甚细,至来春,则渐大,二三月仍收其子,如前法散育之,或闻细叶,冬青树,亦可用,其利甚博。与育蚕之利相上下。

杂虫部杂录

《列子·天瑞篇》:九猷生乎瞀芮,瞀芮生乎腐蠸。
《墨庄漫录》:应劭《汉官仪》曰:周泽为太常斋,有疾,其妻怜其年老,窥内问之,泽大怒,以为干斋,遂收送诏狱,自劾论者,讥其诡激,时谚云:生世不谐为太常妻,一岁三百六十日,三百五十九日,斋一日不斋,醉如泥,余观稗官小说,乃得其说云:南海有虫,无骨名曰:泥。在水则活,失水则醉如一堆泥,然后又读五国故事,云:伪闽王,王延庆为长夜之饮,因醉,屡杀大臣,以银叶作杯,柔弱为冬瓜片,名曰:醉如泥,酒既盈,不可寘杯,唯尽乃已,盖取此义也。
《辍耕录》《战国策》:赵威后问齐使,岁无恙耶,王亦无恙耶。《楚辞·九辨》曰:还及君之无恙。《神异经》曰:北方大荒中有兽,咋人则疾,名曰㺊,㺊也。尝入人室屋,黄帝杀之,人无忧疾,谓之无恙。《尔雅》曰:恙,忧也。应劭《风俗通》曰:上古之时,草居露宿,恙噬人虫也。善食人心,人患苦之,凡相问曰:无恙,恙或以为兽,或以为虫,或谓无忧,《广干禄书》兼取忧,及《虫事物纪》原兼取忧,及《兽广韵》,㺊字,下云㺊,兽如狮子,食虎豹,及人恙字,下云忧也。病也。噬虫,善食人心,是㺊恙二义,《神异经》合而一之,则误矣。

异虫部汇考

名目

避役        度古

雷蜞        矛

谢豹        夜虎

图缺


《酉阳杂俎》

避役

避役,南中名避役,一曰十二辰。虫状似蛇医,脚长,色青赤,肉鬣。暑月时见于篱壁间,俗云见者多称意事。其首倏忽更变,为十二辰状。成式再从兄鄩尝观之。

度古

度古,似书带,色类蚓,长二尺馀,首如铲,背上有黑黄襕,稍触。则断,尝趁蚓,蚓不复动,乃上蚓掩之,良久蚓化,惟腹泥如涎。有毒,鸡吃辄死。俗呼土虫。

雷蜞

雷蜞大如蚓,以物触之,乃蹙缩,圆转若鞠。良久引首,鞠形渐小,后如蚓焉。或云,齧人毒甚。

矛,蛇头鳖身,入水缘树木,生岭南,南人谓之矛。膏至利铜瓦器贮浸出,惟鸡卵壳盛之不漏,主肿毒。

谢豹

虢州有虫名谢豹,常在深土中,司马裴沈子常作坑获之。小类虾蟆,而圆如毬。见人,以前两脚交覆首,如羞状。能穴地如鼢鼠,顷刻深数尺。或出地,听谢豹鸟声,则脑裂而死,俗因名之。

《墨客挥犀》夜虎

岭南有异虫如蚯蚓,长尺馀,觜利如锥,多夜出,半身著地,半指空而行,或有误触之者,直入人心腹至死。乃出,土人目之为夜虎,甚畏避之。

异虫部纪事

《琅嬛记》:孙凤有一琴,名吐绶,弹之不甚佳,独有人唱曲,则琴弦自相属和,因改名曰自鸣,但琴背有一孔若蛀者。一日,有一道人乞食,因见曰:此中有蛀,不除之则将速朽,袖中出一小竹筒,倒黑药少许,孔侧即有一绿色虫走出,背上隐隐有金线文。道人纳虫竹筒中,竟去。自后唱曲,琴弦不复鸣矣。凤怪之有博物君子,说及此事,叹曰:此异宝也。谓之鞠通,有耳,聋人置耳边,少时即愈,喜食梧桐,尤爱古墨,凤始悟道人竹筒中药,盖古墨屑也。
《酉阳杂俎》:予幼时尝见说郎巾谓狼之筋也。武宗四年,官市郎巾,予夜会客,悉不知郎巾何物,亦有疑是狼筋者,坐老僧泰贤云:泾帅段祐宅在招国坊,尝失银器十馀事,贫道时为沙弥,每随师出,入段公宅,段因令贫道以钱一千,诣西市贾,胡求郎巾出,至修竹南街金吾铺,偶问官健朱秀,秀曰:甚易得,但人不识耳。遂于古培摘出三枚,如巨虫,两头光带,黄色,祐得即令,集奴婢环庭炙之,虫慄慄蠕动,有一女奴脸唇瞤动诘之,果窃器而欲逃者。《墨客挥犀》:有虫状如蝉,形小而匾,好隐于屋壁及书策中。前有两长足如蟹螯,触后则旁行,触前则却行,有郑房秀才因揭策,见之不知其有毒也。戏以手指,再三拨之,欲观其行,忽为所螫,痛卧数日,遇良医,治之得愈。医云:此名恶飒不治杀人。
《三柳轩杂识》:余友刘伯,时尝见淮西士人杨勔,自言中年得异疾,每发声言应答,腹中辄有小声效之,数年间,其声浸大,有道士见而惊曰:此应声虫也。久不治,延及妻子,宜读《本草》,遇虫所不应者,当取服之,勔如言,读至雷丸虫,乃无声,乃顿饵数粒,遂愈。余始未以为信偶,至长河,遇一丐者,亦有是疾,环而观者甚众,因教之使服雷丸,丐者谢曰:某贫无他伎,所以求衣食于人者,唯藉此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