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蟅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九十一卷目录

 蛊部汇考
  图缺
  周礼〈秋官〉
  括异志〈金蚕蛊〉
  漱石閒谈〈时蛊〉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主治 金蚕集解〉
 蛊部纪事
 蛊部杂录
 蛊部外编
 蛔虫部汇考
  图缺
  神异经〈南荒经〉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附方〉
 蛔虫部纪事
 蛔虫部杂录
 蜣螂部汇考
  蜣螂图
  尔雅〈释虫〉
  博雅〈释虫〉
  古今注〈弄丸〉
  埤雅〈蛣蜣〉
  尔雅翼〈蜣螂〉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附录蜉蝣 蜣螂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录天社虫 附方〉
  直省志书〈丹徒县〉
 蜣螂部艺文〈诗〉
  蜣螂           宋苏轼
  安山待闸憩大柳下见蜣螂转丸及窟穴薶藏之状甚悉村童语其故词甚鄙而近于人事戏以韵语记之        明顾清
 蜣螂部纪事
 蜣螂部杂录
 风驴肚内虫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集解 主治〉
 吊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吊脂气味 主治 紫梢花气味 紫梢花主治 附方〉
 九香虫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蛣蟨部汇考
  蛣蟨图
  尔雅〈释鱼〉
  淮南子〈说林训〉
  尔雅翼〈蜎〉
 蛣蟨部杂录
 豉虫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集解 气味 主治〉
 地胆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蟅虫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禽虫典第一百九十一卷

蛊部汇考

图缺


《周礼》

《秋官》

庶氏下士一人,徒四人。
〈订义〉郑锷曰:或谓庶,与蛀同字,乃作庶,何耶。尝闻南方之人养蛊毒之家,合众蛊之有毒者,共为一处。使自相啖食,已尽其一存者,乃为蛊毒,然则蛊者,合众庶之蛊,以为之也。然则毒能杀人,杀人有渐阴食其肉,久然后死,如蛀物之蛊然,能蛀坏物也。故名官。曰:庶氏,岂其然乎。 郑康成曰:庶读如煮药之煮,驱除毒蛊之言。 刘执中曰:毒蛊之病人,非一种而下士一人者,掌其《方书》治禁之法。

掌除毒蛊,以攻说禬之,嘉草攻之。
〈订义〉郑锷曰:左氏曰:于文皿虫为蛊,谷之飞亦为蛊,皆谓其腐坏也。蛊能腐坏人之心腹,其除之之法,谓其有神也。则以攻说禬之,所以责其神,谓其有
毒也。则以嘉草攻之,所以胜其毒。六祈之有攻说,皆以辞责神也。此曰攻,曰说,又曰禬,非六祈之所谓禬,当如注家读如溃痈之溃,谓以辞责之,使其毒溃散也。嘉草药名,可以攻蛊惜,夫后世不知为何物。 刘执中曰:用巫医,以咒禁止也。 郑康成曰:攻之谓熏之。 李嘉会曰:毒蛊,以嘉草药物熏,去之足矣。必曰攻,说攻者。若韩文公之去,鳄鱼则可见矣。 王昭禹曰:用祝则治于未然之前,用药则治于已然之后。

凡驱蛊则令之比之。
〈订义〉王昭禹曰:其徒有四人,则令使为之,校以比之,皆其徒也。 郑锷曰:蛊非人之所能驱也。令者谓使人之能驱者,驱之已,则校比其事,于以知其果去否也。 刘执中曰:凡能驱蛊者,随其方土所宜,各有能者,人有病者,则令呼之。 黄氏曰:令之以国法,令之比之,使其邻伍相觉察。

《括异志》《金蚕蛊》

金蚕蚕,金色,食以蜀锦,取其遗粪置饮食中毒,人必死。喜能致他财,使人暴富遣之极。难虽水火,兵刃不能害,多以金银藏箧置蚕其中,投之路隅,人或收之以去。谓之嫁金蚕。
《漱石闲谈》《时蛊》
十二时蛊出南海,若大蜥蜴一日一夜随,十二时变其色,乍赤乍黄,伤人立死,既潜噬人,急走篱藩上望其死者,家人哭,又名篱头虫。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造蛊者以百虫寘皿中,俾相食啖,取其存者为蛊,故字从虫,从皿,皿器也。

《集解》

陈藏器曰:古人愚质造蛊图富,皆取百虫入瓮中,经年开之,必有一虫尽食诸虫,即此名为蛊。能隐形似鬼神,与人作祸,然终是虫,鬼咬人至死者,或从人诸窍中出,伺候取之曝乾,有患蛊人烧灰服之,亦是其类自相伏耳。又云:凡蛊虫疗蛊,是知蛊名,即可治之。如蛇蛊,用蜈蚣蛊虫。蜈蚣蛊,用虾蟆蛊虫。虾蟆蛊,用蛇蛊。虫之类是相伏者,乃可治之。
李时珍曰:按蛊毒不一,皆是变乱,元气多因饮食,行之与人为患,则蛊主吉利,所以小人因而造之。南方又有蜥蜴蛊,蜣螂蛊,马蝗蛊,金蚕蛊,草蛊,挑生蛊,等毒。诸方大有主治之法,不能悉纪。

《主治》

陈藏器曰:蛊毒烧灰,服少许立愈。

金蚕集解

李时珍曰:按陈藏器云:故锦灰疗食锦虫。《蛊毒注》云:虫屈如指环,食故绯帛锦,如蚕之食叶也。今考之此虫,即金蚕也。蔡绦《丛话》云:金蚕始于蜀中,近及湖广闽粤,浸多状如蚕金色,日食蜀锦,四寸。南人畜之,取其粪置饮食中以毒人,人即死也。蚕得所欲,日致他财,使人暴富,然遣之极,难水火兵刃所不能害。必倍其所致金银,锦物。置蚕于中,投之路傍,人偶收之,蚕随以往,谓之嫁金蚕,不然能入,人腹残齧肠胃,完然而出,如尸虫也。有人守福清民讼金蚕毒,治求不得,或令取两刺猬入其家,捕之必获猬,果于榻下墙隙,擒出。夫金蚕甚毒,若有鬼神而猬能制之,何也。又《幕府燕闲录》云:池州进士邹阆,家贫,一日启户,获一小笼,内有银器,持归觉股上有物蠕蠕如蚕,金色烂然,遂拨去之,仍复在旧处,践之斫之,投之水火,皆即如故。阆以问友人,友人曰:此金蚕也。备告其故,阆归告妻云:吾事之,不可送之,家贫,何以生为。遂吞之家人,谓其必死寂,无所苦。竟以寿终,岂至诚之盛妖不胜正耶。时珍窃谓金蚕之蛊,为害甚大,故备书二事,一见此蛊畏猬,一见至诚胜邪也。《夷坚志》言中此蛊者,吮白矾,味甘,嚼黑豆不腥,以石榴根皮煎汁吐之。《医学正传》:用樟木屑煎汁吐之,亦一法也。愚意不若,以猬皮治之为胜。

蛊部纪事

《搜神记》:鄱阳赵寿,有犬,蛊,时陈岑诣寿,忽有大黄犬六七群,出吠岑,后余相伯归与寿妇食,吐血,几死。乃屑桔梗以饮之而愈。蛊有怪物,若鬼,其妖形变化杂类殊种:或为狗豕,或为虫蛇。其人不自知其形状,行之于百姓,所中皆死。
荥阳郡有一家,姓廖,累世为蛊,以此致富。后娶新妇,不以此语之。遇家人咸出,惟此妇守舍,忽见屋中有大缸,妇试发之中,见有大蛇,妇乃作汤灌杀之。及家人归,妇具白其事,举家惊惋。未几,其家疾疫,死亡略尽。
余外妇姊夫蒋士,有佣客,得疾,下血;医以中蛊,乃密以蘘荷根布席下,不使知,乃狂言曰:食我蛊者,乃张小小也。乃呼小小亡云,今世攻蛊,多用蘘荷根,往往验。蘘荷,或谓嘉草。
《述异记》:晋末荆州久雨,粟化为蛊,虫害民。春秋云:谷之飞为蛊,盖是也。中郎王义兴表奏曰:臣闻尧生神木,而晋有蛊粟,陛下以为圣德何如。帝有惭色。《投荒杂录》:新州郡境有药,土人呼为吉财。解诸毒及蛊,神无比。昔有人尝至雷州,途中遇毒,面貌颇异,自谓即毙。得吉财数寸饮之,一吐而愈。俗云,昔人有遇毒,其奴吉财得是药,因以奴名名之。实草根也,类芍药。遇毒者,夜中潜取二三寸,或剉或磨,少加甘草,诘旦煎饮之,得吐即愈。俗传将服是药,不欲显言,故云潜取。而不详其故。或云,昔有里媪病蛊,其子为小胥,邑宰命以吉财饮之,暮乃具药。及旦,其母谓曰:吾梦人告我,若饮是且死,急去之。即仆于地。其子又告县尹,县尹固令饮之,果愈。岂中蛊者亦有神,若二竖哉。《五色线》:丹阳人采碑于积石之下,得自然图石,试加砻琢,乃重叠相互,至尽如拳破之,有一虫出于中,似蛴螬状,蠕蠕能动。人不能熟识,因弃之,后有人语之曰:人欲求富贵,莫若得石中金蚕,畜之则宝货,自至询其状,则石中蛴螬也。〈按金蚕蛊能致财货,而此亦然,故附入。〉《铁围山丛谈》:金蚕毒始蜀中,近及湖广,闽粤,浸多。有人或舍去,则谓之嫁金蚕,率以黄金,钗器,锦段,置道。左俾他人得焉,郁林守为吾言。尝见福清县,有讼遭金蚕毒者,县官治求不得踪,或献谋,取两刺猬入捕,必获矣。盖金蚕畏猬,猬入其家,金蚕则不敢动,虽匿榻下墙罅,果为两猬擒出,之亦可骇也。
《幕府燕閒录》:池州进士邹阆,食贫。有守一日,将之外邑,凌晨启户,见一小箬笼子在门外,无封锁,开视之,乃白金酒器数十,事约重百两。殆晓寂,无追捕者,遂挈归,谓其妻曰:此物无胫而至,岂天赐我乎。语未绝,阆觉左股上有物蠕动,见金色烂然,乃一蚕也。遂拨去之,未回手,复在旧处,以足践之,虽随足而碎,复在阆胸腹上矣。弃之于水,投之于火,刀伤斧斫,皆不能害,衾裀饮食之间,无所不在,阆甚恶之,遂访友人之有识者,曰:吾子为人所卖矣。此谓之金蚕,延至吾乡,虽小而为祸,颇大能入人腹中,残齧肠胃,复完然而出,阆愈惧,乃以笼挈之事告之。其友曰:吾固知之矣。子能事之,即得暴富矣。此虫日食蜀锦四寸,收取粪乾,而屑之,置少许于饮食中,人食之者必死。虫得所欲,日致它财,以报之。阆笑曰:吾岂为此也。友曰:固知子不为也。然则奈何。阆曰:复以此虫,并旧物置笼中弃之,则无患矣。友人曰:凡人畜此虫,久而致富,即以数倍之息,并元物以送之,谓之嫁金蚕,其虫乃去。直以元物送之,必不可遣,今子贫居,岂有数倍之物乎。实为子忧之,阆乃仰天叹息曰:吾平生以清白自处,誓不失节,不幸今有此事,遂归家,谓其妻曰:今固事之不可送之,又不能惟有死耳,若等好为后事,乃取其虫掷于口中,而吞之。举家救之不及,妻子号恸,谓其必死,数日间无所苦,饮啜如故。逾月,亦无恙,竟以寿终。因百金之故,亦致小康。岂以至诚之感,不为害乎。
《续明道杂志》:黄州雨后,泥中有虫如细蚓,长尺馀,土人谓之蛊。言或人践之,至其所践处,皆坼裂。又有一虫,亦谓之蛊,头如划,身长尺许,稍萦之即断,而北方凡屋角阴处,有虫善跃,而长眉目,有斑灶间,亦有南人谓之钱驼儿,疑诗所谓伊威。

蛊部杂录

《易林》:三虫作蛊,削迹无与。
《闻见后录》:鱼枕骨作器皿,人知爱其色莹彻耳,不知遇蛊毒,必爆裂,尤可贵也。
《三柳轩杂识》:闽广多蛊,或谓凡至旅寓,当扣主人云:你家有无蛊毒耶。问之即不行。《夷坚辛部载》:解毒,咒云姑苏啄摩耶。啄蛊吾毒,生四角,父是穹窑,母穷是舍耶。女眷属百千万,吾今悉知,汝摩诃。《郑景盟集》:闽广蛊毒,名曰超生,有林宰家显得其二,咒曰:本师末来,祖师来末,三百六十祖,莫能吾前要反生,急急如律令,又曰:本师来一祖师来末咒作牛咒吃泄草入人肠,急急如律令。又有手诀称不能记药,则升麻一味,水调服。

蛊部外编

《搜神记》:昙游道人,清苦沙门也。剡县有一家事蛊。人啖其食饮,无不吐血死。游尝诣之主人,下食游依,常咒愿一双蜈蚣,长尺馀,便于盘中跳走,游便饱食而归,安然无他。

蛔虫部汇考

释名


《本草纲目》    人龙《本草纲目》

图缺


《神异经》

《南荒经》

人腹中蛔虫,其状如蚓,此消谷虫也。多则伤人,少则榖不消。

《本草纲目》《释名》

疣虫,一名蛔,一名人龙。

《集解》

李时珍曰:蛔,人腹中长虫也。按巢元《方病源》云:人腹有九虫,伏虫长四分,群虫之主也。蛔虫长五六寸,至一尺发,则心腹作痛,上下口喜吐涎,及清水贯伤心则死。白虫长一寸,色白,头小,生育转多,令人精气损弱,腰脚疼。长一尺,亦能杀人,肉虫状如烂杏,令人烦闷。肺虫状如蚕,令人咳嗽成劳。杀人胃虫状如虾蟆,令人呕逆喜哕。弱虫又名鬲虫,状如瓜瓣,令人多唾。赤虫状如生肉,动作腹鸣。蛲虫至微,形如菜虫,居胴肠中,令人生痈疽,疥癣,瘑疠,痔瘘,疳𧏾,龋齿诸病。诸虫皆依肠胃之间,若人脏腑气实,则不为害。虚则侵蚀,变生诸疾也。又有尸虫,与人俱生,为人大害。其状如犬马尾,或如薄筋,依脾而居,三寸许,有头尾,凡服补药,必须先去此虫,否则不得药力,凡一切症瘕,久皆成虫,紫庭真人云:九虫之中,六虫传变为劳瘵,而胃蛔寸白,三虫不传其虫,传变或如婴儿,如鬼形,如虾蟆,如守宫,如蜈蚣,如蝼蚁,如蛇如鳖,如猬如鼠,如蝠如虾,如猪肝,如血汁,如乱发,乱丝等状。凡虫在腹,上旬头向上,中旬向中,下旬向下,服药须于月初四五,日五更时,则易效也。张子和云:巢氏之衍,九虫详矣。然虫之变不可胜穷,要之皆以湿热为主,虫得木气乃生,得雨气乃化,岂非风木主热雨,泽主湿耶。故五行之中,皆有虫。诸木有蠹,诸果有螬,诸菽有蚄,五谷有螟,螣,蝥贼,麦朽,蛾飞,栗破,虫出草腐,萤化皆木之虫也。烈火有鼠烂灰生蝇,皆火之虫也。穴蚁墙蝎,田蝼石蝪,皆土之虫也。蝌蚪,马蛭,鱼鳖,蛟龙,皆水之虫也。昔有冶工破一釜,见其断处臼中,有一虫如米,虫色正赤,此则金中亦有虫也。

《气味》

大寒。

《主治》

陈藏器曰:目中肤赤热痛,取大者洗净,断之令汁滴目中,三十年肤赤亦瘥。
李时珍曰:治一切眼疾,及生肤翳,赤白膜,小儿胎赤,风赤眼,烧末傅之,或以小儿吐出者,阴乾为末,入汞粉少许,唾津调涂之,又治一切冷瘘。

《附方》

玉著煎治小儿胎赤眼,风赤眼,用小儿吐出蛔虫二条,磁盒盛之,纸封埋湿地五日,取出化为水,磁瓶收,每日以铜著点之。〈普济方〉
远年风眼,赤暗,用蛔虫五条,日乾为末,腻粉一钱,石胆半钱为末,点之。日二三度。〈普济方〉
一切冷瘘,人吐蛔虫,烧灰,先以甘草汤洗净涂之,无不瘥者,慎口味。〈千金方〉

蛔虫部纪事

《南史·张邵传》:徐叔向能疗疾,无不绝验生。嗣伯亦精其业。秣陵人张景,年十五,腹胀面黄,众医不能疗,以问嗣伯。嗣伯曰:此石蛔耳,极难疗。当死人枕煮之。依语煮枕,以汤投之,得大利并蛔虫,头坚如石,五升,病即差。王晏问之曰:病用死人枕而差,何也。答曰:石蛔者,久蛔也,医疗既僻,蛔中转坚,世间药不能遣,所以须鬼物驱之然后可散。
《齐东野语》:余世祀祠山张王,动止必祷,应如蓍龟,戊辰年,铸子甫五岁,病骨蒸势殆甚,凡药皆弗效。祷签得《蛊之上九》云:蛊有三头,纷纷扰扰,如虫在皿,执一则了退,谋之医试投逐虫之剂,凡去蛔蛔二,其色如丹,即日良愈。

蛔虫部杂录

《韩子·说林篇》:虫有蛔者,一身两口,争食相龁也。遂相杀,因自杀。人臣之争事而亡其国者,皆蛔类也。《神异经·南荒经》:南方有之林,其高百丈,围三尺八寸,促节多汁,甜如蜜,咋啮其汁,令人润泽,可以节蛔虫。

蜣螂部汇考

释名


蛣蜣《尔雅》    转丸《古今注》
弄丸《古今注》   推丸《尔雅翼》
黑牛儿《本草纲目》 铁甲将军《本草纲目》
夜游将军《本草纲目》推车客《本草纲目》

蜣螂图


《尔雅》《释虫》

蛣蜣,蜣螂。
〈注〉黑甲虫啖粪土。〈疏〉蛣蜣,一名蜣螂。黑甲翅,在甲下啖粪土,喜取粪作丸而转之,《庄子》:蛣蜣之智,在于转丸是也。

《博雅》《释虫》

天社,蜣螂也。

《古今注》弄丸

蜣螂,能以土包粪推转成丸,圆正无斜角。庄周曰:蛣蜣之智在于转丸。一曰蛣蜣,一曰转丸,一曰弄丸。

《埤雅》蛣蜣

蛣蜣,一名蜣螂。《尔雅》所谓蛣蜣,蜣螂是也。《冲波传》曰:蛣蜣无鼻,而闻香。黑甲趐在甲下,五六月之间,经营秽场之下。车走粪丸,一前挽之,一后推之,若仆人转车。久之,辄羽化如尸解仙去也。《庄子》曰:蛣蜣之知在于转丸,夫以蜘蛛蛣蜣之知,而犹能布网转丸,则万物付之自然,各有能矣。此列庄之徒所以欲攦工倕之指也。《淮南子》曰:周鼎著倕使衔其指,以明大巧之不可为正,为是尔。《抱朴子》曰:元蝉洁饥不羡,蛣蜣秽饱,故回之箪瓢,有以轻猗顿之富也。

《尔雅翼》蜣螂

蜣螂,黑甲虫,能以土包粪转而成丸。圆正无斜角。《庄子》曰:蛣蜣之智,在于转丸。陶弘景云:取粪丸而却推之。今按其类似有雌雄。以足拨取粪,顷之成丸。相与迁之,其一前行,以后两足曳之,其一自后而推致焉。乃掘地为坎,纳丸其中,覆之而去,不数日而丸中若有动者,又一二日,则有蜣螂。自其中出而飞去,盖是乳气,其中以此覆裹之,藉之以生。然世或言蜣螂能化为蝉,所为转丸者,藉以变化也。未知孰是。崔豹《古今注》曰:一名弄丸,一名转丸,俗名推丸,其鼻高目深者,名胡蜣螂。

《本草纲目》《释名》

蜣螂,一名黑牛儿,一名铁甲将军,一名夜游将军。陶弘景曰:《庄子》云:蛣蜣之智,在于转丸。喜入粪土中取屎丸而推却之,故俗名推丸。
李时珍曰:崔豹《古今注》谓之转丸,弄丸,俗呼推车客。皆取此义也。其虫深目高鼻,背负黑甲,状如武士,故有蜣螂将军之称。

《集解》

《别录》曰:蜣螂,生长沙池泽。
陶弘景曰:其类有三四种,以大而鼻头扁者为真。韩保升曰:此类多种,所在有之,以鼻高目深者入药,名胡蜣螂。
寇宗奭曰:蜣螂,有大小二种。大者名胡蜣螂,身黑而光腹,翼下有小黄子,附母而飞,昼伏夜出,见灯光则来,宜入药,用小者身黑而暗,昼飞夜伏,狐并喜食之,小者不堪用,惟牛马胀,结以三十枚,研水灌之绝佳。李时珍曰:蜣螂以土包粪转而成丸,雄曳雌推,置于坎中,覆之而去,数日有小蜣螂出,盖孚乳于中也。

《附录蜉蝣》

李时珍曰:蜉蝣,一名渠略,似蛣蜣而小大如指头,身狭而长,有角,黄黑色,甲下有翅能飞,夏月雨后,丛生粪土中,朝生暮死,猪好啖之,人取炙食云:美于蝉也。盖蜣螂蜉蝣,复育天牛,皆蛴螬蠹蝎所化。此亦蜣螂之一种,不可不知也。或曰:蜉蝣,水虫也。状似蚕蛾,朝生暮死。〈按蜉蝣实水虫也。已另立部。此云蜣螂一种,姑附载以备参考。〉

蜣螂修治

《别录》曰:五月五日采,取蒸藏之临用,去足,火炙,勿置水中,令人吐。

《气味》

咸寒,有毒。
王好古曰:酸。
徐之才曰:畏羊角,羊肉,石膏。

《主治》

《本经》曰:小儿惊痫,瘈疭,腹胀,寒热,大人癫疾,狂阳。《别录》曰:手足端寒,肢满贲豚,捣丸塞下部,引痔虫出,尽永瘥。
《药性》曰:治小儿疳蚀。
日华曰:能堕胎,治疰忤,和乾姜,傅恶疮,出箭头。藏器曰:烧末和醋傅蜂漏。
权度曰:去大肠风热。
时珍曰:治大小便不通,下痢赤白。脱肛,一切痔瘘,丁肿附骨疽,疮𤻤,疡风,灸疮,出血不止,鼻中息肉,小儿重舌。

《发明》

时珍曰:蜣螂,乃手足阳明,足厥阴之药,故所主皆三经之病。《总微论》言:古方治小儿惊痫,蜣螂为第一,而后医未见用之,盖不知此义耳。
苏颂曰:箭镞入骨,不可移者,杨氏家藏方,用巴豆微炒,同蜣螂捣涂,斯须痛定,必微痒,忍之待,极痒不可,忍乃撼动拔之,立出。此方传于夏侯郓,郓初为阆州,有人额有箭痕,问之云:从马侍中征田悦中箭,侍中与此药立出,后以生肌膏傅之,乃愈。因以方付郓云:凡诸疮,皆可疗也。郓至洪州,逆旅主人妻患疮,呻吟,用此立愈。 《翰院丛记》云:李定言石藏用,近世良医也。有人承檐溜浣,手觉物入瓜甲内,初若丝发,数日如线,伸缩不能,始悟其为龙伏藏也。乃叩藏用求治,藏用曰:《方书》无此以意治之耳。末蜣螂涂指,庶免震厄,其人如其言,后因雷火绕身,急针挑之,果见一物跃出,亦不为灾。《医说》亦载此事。

附录天社虫

《别录》有名未用曰:味甘无毒,主绝孕益气,虫状如犬,大腰食草木叶,三月采。
李时珍曰:按张揖《广雅》云:天社,蜣螂也。与此不知是一类否。

《附方》

小儿惊风,不拘急慢,用蜣螂一枚,杵烂以水一小盏,于百沸汤中荡热,去滓饮之。
小儿疳疾,土裹蜣螂煨熟与食之。〈韩氏医通〉
小儿重舌,蜣螂烧末唾和傅舌上。〈子母秘录〉
膈气吐食,用地牛儿二个,推屎虫一公一母,同入罐内,待虫食尽,牛儿以泥裹煨,存性。用去白陈皮二钱,以巴豆同炒,过去豆将陈皮及虫为末,每用一二分,吹入咽中,吐痰三四次,即愈。〈孙氏集效方〉
赤白下痢,黑牛散治赤白痢,噤口痢,及泄泻,用黑牛儿,即蜣螂,一名铁甲将军,烧研,每服五分或一钱,烧酒调服,小儿以黄酒服,立效。〈李延寿方〉
大肠脱肛,蜣螂烧存性为末,入冰片研匀,掺肛上,托之即入。〈医学集成〉
大小便闭,经月欲死者,本事推车散,用推车客七个,男用头,女用身,土狗七个,男用身,女用头,新尾焙研未,用虎目树,南向皮,煎汁调服,只一服即通。
杨氏《经验方》:治大小便不通,六七月寻牛粪中大蜣螂十馀枚,线穿阴乾,收之。临时取一个全者,放净砖上,四面以灰火烘乾,当腰切断,如大便不通,用上截。小便不通,用下截。各为细末,井华水服之,二便不通,全用即解。
大肠闭塞,蜣螂炒去趐足为末,热酒服,一钱。〈圣惠方〉小便转胞,不通,用死蜣螂三枚,烧末,井华水一盏调服。〈千金方〉小便血淋,蜣螂研水服。〈鲍氏〉
痔漏出水,《唐氏方》用蜣螂一枚,阴乾入冰片少许,为细末,纸撚蘸末入孔内,渐渐生肉,药自退出,即愈。《袖珍方》:用蜣螂焙乾研末,先以矾汤洗过,贴之。一切漏疮,不拘蜂瘘,鼠瘘,蜣螂烧末,醋和傅之。〈千金方〉附骨疽漏,蜣螂七枚,同大麦捣傅,《刘涓子方》
一切恶疮,及沙虱水弩,恶疽,五月五日取蜣螂烝过阴乾,为末,油和傅之。〈圣惠方〉
丁肿恶疮,杨柳上大乌壳硬虫,或地上新粪内及泥堆中者,生取以蜜汤浸死,新瓦焙焦为末,先以烧过针拨开,好醋调傅之。〈普济方〉
无名恶疮,忽得不识者,用死蜣螂杵汁涂之。〈广利方〉炙疮血出不止,用死蜣螂烧研,猪脂和涂。〈千金方〉大赫疮疾,急防毒气,入心先炙,后用乾蜣螂为末,和盐水傅四围,如韭叶阔日一上之。〈肘后方〉
𤻤疡风病,取涂中死蜣螂,杵烂揩疮,令热封之一宿瘥。〈外台秘要〉
鼻中息肉,蜣螂十枚,纳青竹筒中,油纸密封,置厕坑内四十九日,取出晒乾,入麝香少许,为末,涂之当化为水也。〈圣惠方〉
下部𧏾虫,痛痒脓血,旁生孔窍,蜣螂七枚,五月五日收者,新牛粪半两,肥羊肉一两,炒黄同捣成膏丸,莲子大,炙热绵裹纳肛中,半日即大便中虫出,三四度永瘥。〈董炳集验方〉

《直省志书》丹徒县

蜣螂,俗呼滚矢虫。

蜣螂部艺文〈诗〉《蜣螂》宋·苏轼

洪钟起暗室,飘瓦落中庭。谁言转丸手,能作殷床声。
《安山待闸憩大柳下见螂蜣转丸及窟穴薶藏之状甚悉村童语其故词甚鄙而近于人事戏以韵语记之》        明顾清

蜣螂搏土丸,其智竟莫测。中包寔粪秽,外裹疑橡栗。后推前复挽,圜转何捷疾。端如趁严程,又似衒巧术。趋洼真一泻,过隘亦屡兀。中途遇强暴,奋斗几撑突。归来不少暇,坎土启藏室。既以首为畚,复以股为橛。爬沙兼负戴,下上几颠越。室成拥丸下,秘隘四无隙。周旋巧斡运,每动辄有入。须臾丸尽隐,谓尔功已毕。潜身复旁搜,坯壤时卼臲。村童恶剧戏,寸梃时一搰。室开丸反流,惊救走连蹶。双趋共抚抱,有类拱珠砾。前功已尽弃,馀念犹未歇。想其推挽去,行复事钻穴。物生均有智,小大理难一。蚕丝利万世,蝥网为口实。蜂房及蚁冢,致用等轩闼。尔丸独何为,久念理未彻。村童前致词,此寔神所訹。转丸输鬼藏,功满蜕凡骨。飞腾作风蝉,清响哕云月。营营苟为此,蜣计诚已劣。丸也神所须,得无秽明烈。物性尔岂知,神奸我能别。纷纷讵为信,琐琐焉足说。聊戏答村童,鼓响官舟发。

蜣螂部纪事

《摭言》:高涣,久举不第。或谑之曰:一百二十个蜣螂,推一个屎块不上。
《指月录》:秘书吴恂居士,字德夫,参晦堂。堂谓曰:平生学解记忆,多闻即不问,你父母未生已前。道将一句来,公拟议,堂以拂子击之,即领深旨,连呈三偈,其后曰:咄,这多知俗汉,咬尽古今公案,忽于狼籍堆头拾得蜣螂粪,弹明明不直分文,万两黄金不换,等闲拈出示人,秖为走盘难看。

蜣螂部杂录

《广志》:交州无蜣螂。
《梦书》:蜣螂为忧财,辅以行者,梦见蜣螂,忧财粮也。《墨客挥犀》:蜣螂夜飞,宜避之。撞入胸腹,或臂股间,辄遗子而去,人或不悟,子渐隐入肉中为患,生股臂间者,犹可傅疗,若入心腹,则不可治也。

风驴肚内虫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

《集解》

李时珍曰:凡人畜有风病,疮病,肠肚内必有虫,圣惠方治目瞖,用此物云:以乌驴者为良也。

《主治》

圣惠曰:目中肤瞖,取三七枚曝乾,入石胆半钱,同研磁,盒收,勿令见风,每日点三五次,其瞖自消。

吊部汇考

释名


吉吊《本草纲目》  紫稍花《本草纲目》

图缺


《本草纲目》

《释名》

李时珍曰:吊旧无正条,惟苏颂《图经》载吉吊脂云:龙所生也。陈藏器《拾遗》,有予脂一条,引《广州记》云:吊蛇头鳖身,膏主蛭刺。云:云今考《广州记》《太平御览》止。云:吊蛇头龟身,膏至轻利等语,并无所谓蛇头鳖身。予膏主蛭刺之说,盖吊字,似予。龟字,似鳖。至轻利三字,似主蛭刺传写讹误。陈氏遂承其误耳。吊既龙种,岂有鳖身,病中亦无蛭刺之證,其误可知,今改正之精,名紫稍花。

《集解》

陈藏器曰:裴渊《广州记》云:吊生岭南,蛇头龟身,水宿,亦木栖。其膏至轻利,以铜及瓦器盛之,浸出。惟鸡卵壳盛之不漏。其透物甚于醍醐,摩理,毒肿,大验。苏颂曰:姚和众延龄至宝方云:吉吊脂出福建,州甚难得,须以琉璃瓶盛之,更以樟木盒重贮之,不尔则透气失去也。孙光宪《北梦琐言》云:海上人言龙每生二卵,一为吉吊,多与鹿游,或于水边遗沥,值流槎则枯著木枝,如蒲槌状,其色微青黄,复似灰色,号紫稍花,坐汤多用之。
李时珍曰:按裴姚二说相同,则吊脂即吉吊脂无疑矣。又陈自明《妇人良方》云:紫稍花生湖泽中,乃鱼虾生卵于竹木之上,状如糖潵,去木用之,此说与孙说不同。近时房中诸术,多用紫稍花,皆得于湖泽,其色灰白,而轻松,恐非真者,当以孙说为正。或云紫稍花与龙涎相类,未知是否。

吊脂气味〈一名吊膏〉

有毒。

《主治》

陈藏器曰:风肿,痈毒,瘾疹,赤瘙,瘑疥,痔瘘,皮肤,顽痹,踠跌折伤,内损瘀血,以脂涂上,炙手热,摩之即透。苏颂曰:治聋耳,不问年月,每日点入半杏仁许,便瘥出延龄方。
紫稍花气味
甘温,无毒。
紫稍花主治
李时珍曰:益阳,秘精,疗真元虚,惫阴,痿遗精,馀沥,白浊如脂,小便不禁,囊下湿痒,女人阴寒,冷带,入丸散及坐汤用。
又和剂玉《霜丸注》云:如无紫稍花,以木贼代之。

《附方》

阳事痿弱,紫稍花,生龙骨各二钱,麝香少许为末。蜜丸梧子大,每服二十丸,烧酒下,欲解饮生姜,甘草汤。〈集简方〉
阴痒生疮,紫稍花一两,胡椒半两,煎汤温洗数次,即愈。〈总微论〉

九香虫部汇考

释名


黑兜虫《本草纲目》

图缺


《本草纲目》

《集解》

李时珍曰:九香虫产于贵州永宁卫赤水河中。大如小指头,状如水黾身,青黑色,至冬伏于石下,土人多取之,以充人事至惊蛰,后即飞出,不可用矣。

《气味》

咸温,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膈脘,滞气,脾肾亏,损,壮元阳。

《发明》

李时珍曰:摄生方乌龙丸治上證,久服益人。四川何卿总兵常服有效。其方用九香虫一两半,生焙车前子,微炒陈橘皮各四钱,白朮焙五钱杜仲,酥炙八钱,右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一钱五分,以盐白汤或盐酒服,早晚各一服,此方妙在此虫。

蛣蟨部汇考

释名


《尔雅》      蠉《尔雅》
孑孑《广雅》     钉倒虫《尔雅翼》
蛣蟨

《尔雅》《释鱼》

蜎,蠉。
〈注〉井中小蛣蟨赤虫,一名孑孑。〈疏〉井中小赤虫也。一名蜎,一名蠉,一名蛣蟨,又一名孑孑。《广雅》云:孑孑,蜎是也。

《淮南子》《说林训》

水虿为蟌,孑孑为蚊,兔齧为螚。

《尔雅翼》《蜎》

蜎蠉,井中小蛣蟨赤虫。一名孑孑,此郭氏说也。今水中小赤虫,无足,其细如缕,长二三分,细沙中有穴如针孔,俗呼沙虫。庄子井蛙之喻,以还虷蟹与科斗,莫吾能,若虷谓此物,后《郑注考工记》剌兵欲无蜎。云:蜎亦掉也。谓若井中虫蜎之蜎,言若此虫之蜎,蜎扰扰然,则此虫亦好动矣。若孑孑则化蚊者,其大小长短略与此相类,而色物不同。《淮南子》曰:孑孑为蚊。许叔重曰:孑孑,结虿水上,到跂虫读廉〈二字疑〉。予按《说文》:孑,无右臂也。一曰单也,健也,孑无左臂也。一曰孑孑短也。今孑孑,夏秋间积水恶浊则生之,其身既短,好耸腰,而上群浮水,际遇人暂下,其行一曲一直,独以腰为力,若人无臂,然又终朝不已,若甚健者,故有孑孑之名。孑又音吉,音厥,又九勿切,或为蛣蟨,字异而音义同。俗又名钉倒虫,即许氏到跂之义也。经日稍久,则蜕而为蚊,足有文彩,白黑相间,惨于常蚊。葛稚川之书曰:蠛蠓之育于醯,芝檽之产于木,蛣蟨之滋于污淤,翠萝之秀于松枝,非彼四时所创匠也。言皆因物成形,自无而有耳。段成式曰:水蛆,南方溪涧中多此虫。长寸馀,黑色,夏深变为虻,螫人甚毒,此类长寸馀,而为虻则又大,予别而论之。

蛣蟨部杂录

《文子·下德篇》:蜎飞蠕动,莫不依德而生。
《易林》:蜎飞蠕动,各有配偶,小大相保,咸得其所。

豉虫部汇考

释名


豉母虫《本草纲目》

图缺


《本草纲目》

《集解》

李时珍曰:陈藏器《拾遗》,有豉虫而不言出处,形状按葛洪《肘后方》云:江南有射工虫,在溪涧中射人影成病,或如伤寒,或似中恶,或口不能语,或恶寒热,四肢拘急,身体有疮,取水上浮走,豉母虫一枚,口中含之便瘥。已死亦活,此虫正黑,如大豆浮游水上也。今有水虫大如豆,而光黑,即此矣名豉母者,亦象豆形也。

《气味》

有毒。

《主治》

陈藏器曰:杀禽兽,蚀息肉,傅恶疮。
李时珍曰:白梅裹,含之除射工毒。

地胆部汇考

释名


蚖青《本草纲目》  青蠵《本草纲目》
青虹《本草纲目》  杜龙《本草纲目》

图缺


《本草纲目》

《释名》

陶弘景曰:地胆,是芫青所化,故亦名蚖青。用蚖字者,亦承误耳。李时珍曰:地胆者,居地中,其色如胆也。按《太平御览》,引《尔雅》云:地胆,地要青蠵也。又引吴普《本草》云:地胆,一名杜龙,一名青虹。陶弘景以蠵字为蛙字,音鸟娲切者误矣。宋本因之,今俱釐政也。

《集解》

《经》曰:生汶山山谷,八月取之。陶弘景曰:真地胆出梁州,状如大马蚁,有翼伪者,是斑蝥所化,状如大豆,大扺疗体略同,亦难得真耳。苏恭曰:形如大马蚁者,今出邠州,三月至十月,草莱上采之,非地中也。状如大豆者,未见之。陶亦浪證耳。韩保升曰:二月,三月,八月,九月,草莱上取之,形倍黑色,芫青所化也。李时珍曰:今处处有之,在地中或墙石内,盖芫青亭长之类。冬月入蛰者,状如斑蝥。苏恭未见,反非陶说,非也。《本经》别名芫青,尤为可證。既曰:地胆不应复在草莱上矣。盖芫青青绿色,斑蝥黄斑色,亭长黑身赤头,地胆黑头赤尾,色虽不同,功亦相近。

《修治》

同斑蝥。

《气味》

辛寒有毒。

《主治》

《本经》曰:鬼疰,寒热,鼠瘘,恶疮,死肌,破症瘕,堕胎。《别录》曰:蚀疮中恶肉,鼻中瘜肉,散结气,石淋,去子,服一刀圭即下。
《药性》曰:宣拔瘰𤻤,从小便中出,上亦吐出,又治鼻齆。李时珍曰:治疝积,疼痛,馀功同斑蝥。

《发明》

苏颂曰:今医家多用斑蝥,芫青,而稀用亭长,地胆,盖功亦相类耳。李时珍曰:按杨氏《直指方》云:有疮颗颗累垂,裂如瞽眼,其中带青,由是簇头各类一,舌毒深穿孔,男则多发于腹,女则多发于乳,或项或肩,令人昏迷,急宜用地胆为君,佐以白牵牛,滑石木,通利小便,以宣其毒,更服童尿,灌涤馀邪,乃可得安也。

《附方》

小儿气痛,地胆去翅,足头微炒,朱砂各半两,滑石一两为末,每苦杖酒食前调服二钱,即愈。〈宣明〉
鼻中瘜肉,地胆生研汁灌之,乾者酒煮取汁。 又方细,辛白芷,等分为末,以生地胆汁和成膏,每用少许点之,取消为度。〈并圣惠〉

蟅虫部汇考

释名


土鳖《本草纲目》  簸箕虫《本草纲目》
过街《本草纲目》  蚵蚾虫《本草纲目》
地蜱虫《本草纲目》

图缺


《本草纲目》

《释名》

陶弘景曰:形扁,扁如鳖,故名土鳖。
寇宗奭曰:今人呼为簸箕虫,亦象形也。
李时珍曰:按陆农师云:䗪逢申日则过街,故名过街。《袖珍方》名蚵蚾虫,《鲍氏方》名地蜱虫。

《集解》

《别录》曰:生河东川泽及沙中,人家墙壁下,土中湿处,十月采暴乾。
陶弘景曰:形扁如鳖,有甲不能飞,小有臭气。
苏恭曰:此物好生鼠壤土中及屋壁下,状似鼠妇,而大者寸馀,形小似鳖,无甲而有鳞,小儿多捕,以负物为戏。
李时珍曰:处处有之,与灯蛾相牝牡。

《气味》

咸寒,有毒。
甄权曰咸苦。
徐之才曰:畏皂荚,菖蒲,屋游。

《主治》

《本经》曰:心腹寒热,洗洗血积,症瘕,破坚下血,闭生子大良。《药性》曰:月水不通,破留血积聚。
寇宗奭曰:通乳脉,用一枚擂水半合滤服,勿令知之。李时珍曰:行产后血积,折伤,瘀血,治重舌,木舌,口疮,小儿腹痛,夜啼。

《发明》

苏颂曰:张仲景《治杂病方》及久病积结,有大黄䗪虫丸,又有大鳖甲丸,及妇人药并用之,以其有破坚下血之功也。

《附方》

大黄䗪虫丸,治产妇腹痛,有乾血,用䗪虫二十枚去足,桃仁二十枚,大黄二两为末,炼蜜杵和分为四丸,每以一丸,酒一升煮,取二合温服,当下血也。〈张仲景方〉木舌肿强,塞口不治,杀人䗪虫,炙五枚食盐,半两为末,水二盏煎,十沸时,时热含吐涎,瘥乃止。〈圣惠方〉重舌塞痛,地鳖虫和生薄荷研汁,帛包捻,舌下肿处,一名地蜱虫也。〈鲍氏方〉
腹痛,夜啼,䗪虫炙芍药,芎藭,各二钱为末,每用一字,乳汁调下。〈圣惠方〉
折伤接骨,杨拱《摘要方》,用土鳖焙存性为末,每服二三钱,接骨神效。一方生者,擂汁酒服。 《袖珍方》用蚵蚾,即土鳖六钱,隔纸砂锅内焙乾,自然铜二两,用火锻,醋淬七次为末,每服二钱,温酒调下,病在上食后,病在下食前,神效。 董炳《集验方》用土鳖阴乾一个,临时旋研入药,乳香,没药,龙骨,自然铜,火锻,醋淬各等分,麝香少许为末,每服二分,入土鳖末,以酒调下。须先整定骨,乃服药。否则接挫也。此乃家传秘方,慎之又可代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