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蚯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九十卷目录

 蚯蚓部汇考
  蚯蚓图
  礼记〈月令〉
  尔雅〈释虫〉
  汲冢周书〈时训解〉
  古今注〈蚯蚓〉
  吴氏本草经〈蚯蚓别名〉
  蠡海集〈蚯蚓二窍〉
  埤雅〈蚯蚓〉
  尔雅翼〈蚓〉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修治 白颈蚯蚓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正字通〈释
 蚯蚓部艺文
  蚯蚓赋         唐东方虬
  杂说          宋欧阳修
  蚯蚓赋         元任士林
 蚯蚓部纪事
 蚯蚓部杂录
 蚯蚓部外编
 蚇蠖部汇考
  蚇蠖图
  尔雅〈释虫〉
  方言〈杂释〉
  埤雅〈蚇蠖〉
  尔雅翼〈尺蠖〉
 蚇蠖部艺文
  尺蠖赞          晋郭璞
  尺蠖赋          宋鲍照
  尺蠖赋         唐东方虬
  尺蠖赋         宋王禹偁

禽虫典第一百九十卷

蚯蚓部汇考

释名


螼蚓《尔雅》    蜸蚕《尔雅》
《尔雅》注〉   寒蚓《尔雅》注〉曲蟺《古今注》   歌女《古今注》
鸣砌《古今注》   附引《吴氏·本草经》
《埤雅》     土龙《埤雅》
胊䏰〈《本草纲目》〉  〈《正字通》〉

蚯蚓图


《礼记》《月令》

孟夏之月,蚯蚓出。
〈大全〉马氏曰:阴而屈者,乘阳而伸也。

仲冬之月,蚯蚓结。
〈疏〉结犹屈也。蚯蚓出穴,屈首下向,阳气动则宛而上首,故其结而屈也。〈大全〉方氏曰:蚯蚓感正阳之气,而后出。故微阳虽生而犹结焉。结,言形之未解也。

《尔雅》《释虫》

螼蚓,蜸蚕。
〈注〉即蜿蟺也,江东呼寒蚓。〈疏〉螼蚓,一名蜸蚕,即蜿蟺也。《广雅》云:蜿蟺,蚯蚓也。《月令》:四月蚯蚓出,十一月,蚯蚓结是也。江东呼寒蚓。郭云蚯蚓,土精无心之虫,与螽交者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立夏又五日,蚯蚓出。蚯蚓不出,嬖夺后。
冬至之日,蚯蚓结。蚯蚓不结,君政不行。

《古今注》蚯蚓

蚯蚓,一名蜿蟺,一名曲蟺,善长吟于地中。江东谓之歌女,或谓之鸣砌。

《吴氏·本草经》蚯蚓别名

蚯蚓,一名附引。

《蠡海集》《蚯蚓二窍》

蚯蚓二窍,一前一后,前窍虽一,而备五用焉。视,听,嗅,食,歌,盖全,受土气以生也。

《埤雅》《蚯蚓》

《考工记》注云:却行螾,属蚓土精也。其为物不息引,而后伸蝝。善缘蚓,善引蛤,介合蟹,分解蚓,或从《寅志》曰:引达于寅,一名土龙,善长吟于地中。孟子曰:若仲子者,蚓而后充其操者也。言若仲子之操,则蚓而后可,不可以入仁义之域。《月令》云:蚯蚓结,言蚯蚓穴居,首下向,阳动则穴而上首,故其身结而屈也。传曰:鱼无耳,蝉无口,蛇无足,蚓无筋。旧说,蚯蚓土精,无心之虫。与螽交,有一种白项,是其老者也。

《尔雅翼》《蚓》

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槁壤,下饮黄泉,劝学者取之,以为其用心之一。孟子又以比陈仲子,以为徒有饮水,食土之操而已。是虽微物,其启闭有时。故《月令》:孟夏蝼蝈鸣,后五日而蚯蚓出。冬至之日,蚯蚓结,皆以纪候结,犹屈也。其始穴则首下,向至是阳动,则穴而上首。故其身结屈也。《周书》曰:蚯蚓不出嬖夺,后蚯蚓不结,君政不行。一名土蟺,又名曲蟺。夏夜好鸣于草底,故江东谓为歌女,或曰鸣砌。《周南·诗》曰:喓喓草虫,趯趯阜螽,说草虫固多,端按张衡云:土蟺鸣则阜螽跳,是以蚓为草虫也。赞宁《物类相感志》亦云:阜螽如蝗,江东人呼为蚱蜢,与蚯蚓异类,而为雌雄。盖合诗人之说。故郭璞赞曰:蚯蚓,土精无心之虫。交不以分淫于阜螽,触而感物,乃无常。雄蚓亦龙属。故星禽龙四物,而此居其一焉。《汉书》:黄帝得土德,黄龙,地螾,见《帝王世纪》曰:黄帝时,螾大如虹,或曰地螾,大五六围,长十馀丈也。《抱朴子·军术》曰:蚯蚓见军中尤多者,军罢又宜备反叛。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蚓之行也,引而后申。其塿如丘,故名蚯蚓。《尔雅》谓之螼螾,巴人谓之朐䏰,皆方音之转。蜿蟺,曲蟺,象其状也。《东方虬赋》云:乍逶迤而鳝曲,或宛转而蛇行,任性行止,击物便曲是也。术家言蚓可兴云,又知阴晴,故有土龙,龙子之名。其鸣长吟,故曰歌女。《大明》曰:路上踏杀者,名千人踏,入药更良。

《集解》

《别录》曰:白颈蚯蚓生平土,三月取暴乾。
陶弘景曰:入药用白颈,是其老者,取得去土,盐之日暴,须臾成水,道术多用其屎,呼为蚓塿,亦曰六一泥。以其食细泥,无沙石,入合丹泥釜用。
李时珍曰:今处处平泽,膏壤地中有之。孟夏始出,仲冬蛰结。雨则先出,晴则夜鸣,或云:结时能化为百合也。与阜螽同穴为雌雄,今小儿阴肿,多以为此物所吹。《经验方》云:蚯蚓咬人,形如大风,眉须皆落,惟以石灰水浸之良。昔浙江将军张韶病此,每夕,蚯蚓鸣于体中。有僧教以盐汤浸之数遍,遂瘥。
寇宗奭曰:此物有毒,崇宁末年,陇州兵士,暑月洗足,为蚯蚓所中,遂不救。后数日又有人被其毒,或教以盐汤浸之,并饮一杯,乃愈也。

《修治》

陶弘景曰:若服乾蚓,须末作屑。
雷敩曰:凡收,得用糯米泔浸一夜,漉出以无灰酒浸一日,焙乾,切每一两,以蜀椒糯米各二钱半,同熬至米熟,拣出用。
李时珍曰:入药有为末,或化水,或烧灰者,各随方法。

《白颈蚯蚓气味》

咸寒,无毒。
甄权曰:有小毒之才,曰畏葱盐。

《主治》

《本经》曰:蛇瘕去三虫,伏尸,鬼疰,蛊毒,杀长虫。
《别录》曰:化为水,疗伤寒,伏热,狂谬,大腹,黄疸。
陈藏器曰:温病,大热,狂言,饮汁,皆瘥。炒作屑,去蛔虫,去泥盐,化为水。主天行诸热,小儿热病,癫痫,涂丹毒,傅漆疮。
苏恭曰:葱化为汁,疗耳聋。
日华曰:治中风,痫疾,喉痹。
《蜀本》曰:解射菵毒。
《药性》曰:炒为末,主蛇伤毒。
苏颂曰:治脚风。
李时珍曰:主伤寒,疟疾,大热,狂烦,及大人小儿小便不通,急慢惊风,历节风痛,肾脏风注,头风齿痛,风热赤眼,木舌喉痹,鼻瘜聤耳,秃疮瘰𤻤,卵肿脱肛,解蜘蛛毒,疗蚰蜒入耳。

《发明》

陶弘景曰:乾蚓熬作屑,去蛔虫甚有效。
寇宗奭曰:肾脏风下注病,不可阙也。苏颂曰:脚风药,必须此物为使然,亦有毒。有人因脚病,药中用此,果得奇效,病愈服之不辍,至二十馀日,觉躁愦,但欲饮水不已,遂致委顿,大扺攻病,用毒药中病,即当止也。
朱震亨曰:蚯蚓属土,有水与木性寒,大解热毒,行湿病。
李时珍曰:蚓在物应土,德在星禽为轸水,上食稿壤,下饮黄泉,故其性寒而下行,性寒故能解诸热疾,下行故能利小便,治足疾而通经络也。术家云:蚓血能柔弓弩,恐亦诳言,尔诸家言,服之多毒。而郭义恭《广志》云:闽越山蛮,啖蚯蚓为羞,岂地与人有不同与。

《附方》

伤寒热结,六七日狂乱,见鬼欲走,以大蚓半斤,去泥,用人溺煮汁饮,或生绞汁亦可。〈肘后方〉
阳毒结胸,按之极痛,或通而复结,喘促,大躁,狂乱,取生地龙四条洗净,研如泥,入生姜汁少许,蜜一匙,薄荷汁少许,新汲水调服,若热炽者,加片脑少许,即与揉心下,片时自然汗出而解,不应再服一次,神效。〈伤寒蕴要〉
诸疟烦热,大燥,用上方服之甚效,亦治瘴疟。〈直指方〉小便不通,蚯蚓捣烂,浸水,滤取浓汁半碗,服立通。〈斗门〉老人尿闭,白颈蚯蚓,茴香等分,杵汁饮之,即愈。〈朱氏集验方〉
小儿尿闭,乃热结也。用大地龙数条,去泥,入蜜少许,研傅茎卵,仍烧蚕蜕纸,朱砂、龙脑、麝香、同研少许,以麦门,冬灯心,煎汤调服。〈全幼〉
小儿急惊,五福丸,用生蚯蚓一条,研烂,入五福化毒丹一丸,同研。以薄荷汤少许化下。 《普济方》云:《梁国材》言洋州进士李彦直家专货此药,一服千金,以糊十口。梁传其方亲试,屡验。不可不笔于册以救。婴儿惊风,闷乱,乳香丸治小儿慢惊风,心神闷乱,烦懊,筋脉拘急,胃虚,虫动反折,啼叫。用乳香半钱,胡粉一钱,研匀,以白颈蚯蚓生捏去土,捣烂和丸麻子大,每服七丸至十五丸,葱白煎汤下。〈普济方〉
慢惊虚风,用平正附子去皮脐,生研为末,以白颈蚯蚓于末,内滚之候定。刮蚓上附末,丸黄米大,每服十丸,米饮下。〈百方〉
急慢惊风,五月五日取蚯蚓,竹刀截作两段,急跳者作一处,慢跳者作一处,各研烂入朱砂末,和作丸记明。急惊,用急跳者;慢惊,用慢跳者。每服五七丸,薄荷汤下。〈应验方〉
小儿卵肿,用地龙连土为末,津调傅之。〈钱氏方〉劳复卵肿,或缩入腹中绞痛,身体重,头不能举,小腹急热,拘急欲死。用蚯蚓二十四枚,水一斗,煮取三升,顿服取汗,或以蚯蚓数升,绞汁服之,并良。〈肘后方〉手足肿痛,欲断取蚓三升,以水五升,绞汁二升半服之。〈肘后方〉
代指疼痛,蚯蚓杵傅之。〈圣惠方〉
风热头痛,地龙炒研姜汁,半夏,饼赤,茯苓,等分为末,一字至半钱生姜,荆芥汤下。〈普济方〉
头风疼痛,龙珠丸。用五月五日取蚯蚓,和脑麝杵,丸梧子大,每以一丸纳鼻中随左右,先涂姜汁在鼻,立愈。〈总录〉
偏正头痛,不可忍者,圣惠龙香散,用地龙去土焙,乳香等分为末,作纸撚灯上,烧烟熏之。 《澹寮方》:加人指甲等分,云徐介翁方也。每服一捻,香炉上慢火烧之,以纸筒引烟入鼻熏之,口噙冷水有涎,吐去,仍以好茶一盏,点呷即愈。
风赤眼痛,地龙十条,炙为末,茶服三钱。〈圣惠方〉风虫牙痛,盐化地龙水,和面纳齿上,又以皂荚去皮,研末涂上,虫即出,又同元胡索,荜茇末,塞耳。〈普济方〉牙齿裂痛,死曲蟺为末,傅之即止。〈千金翼〉
齿缝出血,用地龙末,枯矾各一钱,麝香少许,研擦。〈圣惠〉牙齿动摇,及外物伤动欲落,诸药不效者,乾地龙炒五倍子等分为末,先以生姜揩牙,后傅擦之。〈御药院方〉木舌肿满不治。杀人蚯蚓一条,以盐化水涂之,良久渐消。〈圣惠方〉
咽喉卒肿,不下食。地龙十四条,捣涂喉外,又以一条著盐水化,入蜜少许,服之。〈圣惠方〉
喉痹塞口,普济用韭地红,小蚯蚓数条,醋擂取食之,即吐出痰血二三碗,神效。 圣惠用地龙一条,研烂以鸡子白搅和,灌入即通。
鼻中瘜肉,地龙炒一分,牙皂一挺为末,蜜调涂之,清水滴尽即除。〈圣惠方〉
耳卒聋闭,蚯蚓入盐安,葱内化水,点之立效。〈胜金〉聤耳出脓,生地龙,釜上,墨生,猪脂,等分研匀,葱汁和,捻作挺子绵裹塞之。〈圣惠方用地龙为末吹之〉耳中耵聍,乾结不出,用白蚯蚓入葱叶中化为水,滴耳令满,不过数度,即易挑出。
蚰蜒入耳,地龙为末,入葱内化水,点入则蚰蜒亦化为水。〈圣惠方〉白秃头疮,乾地龙为末,入轻粉,麻油调搽。〈普济方〉瘰𤻤溃烂,流串者,用荆芥根下叚煎汤,温洗良久,著疮破紫黑处,以针刺去血,再洗三四次,用韭菜,地上蚯蚓一把,五更时收取,炭火上烧红为末,每一匙入乳香,没药,轻粉,各半钱,穿山甲九片,炙为末,油调傅之,如神。此武进朱守仁所传有验方。〈保命集〉
龙缠疮毒,水缸底蚯蚓一条,连泥捣傅即愈。
蜘蛛咬疮,遍身皆有,以葱一枚去尖头,将蚯蚓入葱中,紧捏两头,勿令泄气,频摇动即化为水,以点咬处,甚效。〈谭氏小儿方〉
阳證脱肛,以荆芥,生姜,煎汤洗之,用地龙蟠如钱样者,去土一两,朴硝二钱为末,油调傅之。〈全幼心鉴〉中蛊下血,如烂肝者,以蚯蚓十四枚,苦酒三升,渍至蚓死,服水。已死者皆可治。〈肘后方〉
疠风痛痒,白颈蚯蚓去土,以枣肉同捣,丸梧子大,每美酒下六十丸,忌姜蒜。〈活人心统〉
对口毒疮,已溃出脓,取韭地蚯蚓,捣细凉水调傅,日换三四次。〈扶寿精〉
耳聋气闭,蚯蚓,川芎藭,各两半为末,每服二钱,麦门冬汤下,服后低头伏睡,一夜一服,三夜立效。〈圣济总录〉口舌糜疮,地龙,吴茱萸研末,醋调,生面和涂足心,立效。〈摘元方〉

《正字通》《释

〈音寒〉,即蚯蚓。按本作寒,并俗字。

蚯蚓部艺文

《蚯蚓赋》唐·东方虬

惟阴阳之播气实,万类以呈形。有微虫之禀质,应甲子而湿生,雨欲垂而乃见暑,既至而先鸣,乍逶迤而鳝屈,或宛转而蛇行。内乏筋骨,外无手足,任性行止,物击便曲,徒进退而皓首,竟不知其所欲,东西诘屈南北,夤缘上食尘块,下饮渊泉,应轩辕土德之王,入《蔡邕·劝学之篇》:其体甚微,其用至专,墐泥涂以自保,触盐滋而罔全,岂造化之赋,命信归之于自然。

《杂说》〈并序〉宋·欧阳修

夏六月,暑雨既止,欧阳子坐于树间,夜既久露下,闻草间蚯蚓之声,益急其感于耳目者,有动乎。其中作《杂说》

蚓食土而饮泉,其为生也。简而易足,然仰其穴,而鸣若号,若呼,若啸,若歌,其亦有所求耶。抑其求,易足而自鸣其乐耶,苦其生之陋,而自悲其不幸耶,将自喜其声而鸣其类耶,岂其时至气作,不自知其所以然,而不能自止者耶,何其聒然而不止也。吾于是乎有感。

《蚯蚓赋》元·任士林

大块噫气人籁,比竹而善鸣者,则有群物。以旁,以注,以胸,以臆,以脰,以翼,类不足而足也。彼却行之微息,示土德于帝。初进不吸风露之枝,退不登鼓吹之车,误中断于斤斸,而蠕动之自如,何壮。声之激发而止作之,谁欤时,则绿雨围阴,碧云漏晴,江月流清,得意自鸣,人闯之而复寂,夜中分而既停,何其异也。予不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也。嗟夫。夫人之声生于所感,感生所遇,耳目心志,其具也。喜怒哀乐,其枢也。故发若机括,振若金石,感之者形开,入之者心趯。是以饭牛,扊扅,九歌,五噫,安知非溺丧而不知归者邪。彼且委形于天,委和于壤,聊以呻吟,其天倪不足系人间之俯仰,童子曰:吁,含化以濡,不如抱枯。含声以吷,不如冬结,彼固妄鸣之子,亦妄听之矣。

蚯蚓部纪事

《竹书纪年》:黄帝时,有大螾如虹。帝以土气胜,遂以土德王。
《异苑》:文帝元嘉初,益州王双,忽不欲见明。常取水沃地,以菰蒋覆上,眠息饮食,悉入其中。云,恒有一女子,著青裙白𢄼,来就其寝。每听闻荐下,有声历历。发之,见一青色白缨蚯蚓,长二尺许。云,此女常以一奁香见遗,气甚清芬。奁乃螺壳,香则菖蒲根。于时咸谓双暂同阜螽矣。
《太平广记》:刘德愿兄子,太宰从事中郎道存,景和元年,忽有白蚓数十登其斋前砌上,通身白色,人所未尝见也。蚓并张口吐,大赤气。其年八月,与德愿并诛。《酉阳杂俎》:上都浑瑊宅,戟门内一小槐树,树有穴大如钱。每夜月霁后,有蚓如巨臂,长二尺馀,白头红斑。领数百条,如索,缘树枝条。及晓,悉入穴。或时众鸣,往往成曲。学士张乘言,浑令公时,堂前忽有一树,从地踊出,蚯蚓遍挂其上。已有出处,忘其书名目。
《唐书·五行志》:贞元十年四月,江西溪涧鱼头皆戴蚯蚓。
《酉阳杂俎》:长庆初,荆州公安僧会宗常中,蛊得病,骨立乃发,愿念《金刚经》以待尽至五十遍。昼梦,吐大螾,长一肘馀,因此遂愈。
成式三从房伯父,太和三年,任庐州某官。庭前忽有蚓出,大如食指,长三尺,白项,下有两足,足正如雀脚,步于垣下,经数日方死。
成式侄女乳母阿史,本荆州人。尝言,小儿时见邻居百姓孔谦,篱下有蚓,口露双齿,肚下足如蚿,长尺五,行疾于常蚓,谦恶,遽杀之。其年,谦丧母及兄谦,亦不得活。
予同院宇《文献》云:吉州有异虫,长三尺馀,六足,见蚓必齧为两叚,才断,各化为异虫,相似无别。《灵应录》:有沈徵者,性恶。见蚯蚓,前后杀之甚多。一旦腿间生痈,内有一肉迭起,有似蚯蚓之头,触之痛楚入髓,欲往僧元灏处,求膏傅之,其夜梦一条,极伟作人言曰:我业为此虫类,以时出于泥中,无患君事,何意杀我眷属。今来要君命,闻往灏公处,取膏且去也。速与作善,因拔我即不再来,徵惊觉,说似妻子许写佛经。看其疮,果有一条从中而出,徵以指引之,长数寸,其疮即日而合。
《嘉话录》:琼州地名朐䏰。朐䏰,即蚯蚓也。故土多此虫,盖其状物也。常至夜江畔出,其身半跳于空中,而鸣其形朐䏰。〈上音屈下音忍〉《番禺杂记》:闽越江北山间,蛮啖蚯蚓,脯为羞。容州人好食齑,土人以为讳,或云以蚯蚓为之。
《稽神录》:天祐中,浙西重建慈和寺,画地既毕,每为蚯蚓穿穴,执事者患之。有一僧数以石灰覆之,由是得定,而杀蚯蚓无数。顷之,其僧病,举身皆痒,曰须得长指爪者搔之,以至成疮。疮中辄得死蚯蚓一条,殆数百千条。肉尽至骨而死。
《拊掌录》:哲宗,朝宗子,有好为诗,而鄙俚可笑者,尝作即事诗云:蚓死紫之长,或问诗意答曰:见有死蚓如之字。
《指月录》:洪州云居道,膺禅师在洞,山作务误,划杀蚯蚓。山曰:这个聻师曰他不死山,曰二祖往邺都,又作么生师不对,后有僧问和尚,在洞山划杀蚯蚓,因缘和尚。岂不是无语。师曰:当时有语秖,是无人證明。《金台纪闻》:蚯蚓粪能治蜂螫,余少时摘黄柑,为游蜂所毒,急以井泉调蚓蚯粪涂之,其痛立止,闻之昔人纳凉檐际,见石蜂为蜘蛛所𦊰,蛛出取蜂,受螫而堕。少苏爬沙墙角,以后足抵蚯蚓粪,掩其伤。须臾健行,卒啖其蜂于网,信乎。物亦有知也。
《见闻纪训》:朱笔峰名观昆山,人与余同官闽臬,尝言其家塾师之父,杨姓者,一日坐于门,见一妇人过坠一银簪于街石上,铿然一声,伺其去远,就其所视之,不见,止见一蚯蚓在石罅间,踟蹰良久,俄一男子过其所径,俯拾之。杨老乃高声曰:此吾所坠簪也。其人知其伪径去,杨老随而牵其衣,不释其人,乃取银二分,以一买鱼一尾,以一付之曰:老者休缠,将此银沽酒煮鱼,作一夜消可也。杨老乃归,置鱼釜上,买酒一壶,令其媳煮鱼煖酒,间忽邻猫突跳釜上,媳以杖扑猫,猫竟衔鱼去。因覆其酒,而并盛鱼器碎焉。人皆怜而笑之,夫杨老簪化为蚓,似可怪矣。而犹强索之,其能食乎。
《宁波府志》:黄蟺冈,九都八面山,峰峦层复,云霞鲜丽。望之知为神区,明成化间山顶石,裂出一巨蟺,金光四射,半天风雨化龙而去,因名为黄蟺冈。夜见其山头闪电,则次日必雨。

蚯蚓部杂录

《周礼·地官》:大司徒之职,以土会之法辨五地之物。生五曰原,隰其动物,宜裸物。〈订义〉王氏曰:裸物宜谓蛙螾之属。
《文子·上德篇》:蚯蚓无筋骨之强,爪牙之利,上食晞堁,下饮黄泉,用心一也。
《韩子·难势篇》:夫有云雾之势而能乘游之者,龙蛇之材美之也;今云盛而螾弗能乘也,雾醲而蚁不能游也,夫有盛云醲雾之势而不能乘游者,螾蚁之材薄也。
扬子《法言·问道篇》:若牛羊用人,则狐狸、蝼螾不膢腊也欤。
《抱朴子·博喻篇》:蚯无口而扬声。
《新论·均任篇》:云雾虽密,蚁蚓不能升者,无其质也。《慎隙篇》:尺蚓穿堤,能漂一邑。
《类感篇》:旦且雨也,寸云未布而蚁蚓移矣。
《酉阳杂俎》:夔州刺史李贻孙云:尝见木枝化为蚓。《闻见后录》:夔州,古名朐䏰,朐音蠢,又音劬,䏰如尹反。又音忍,蚯蚓也。至今其地多此物,春秋时,人苦寒热疾,谓之蚯蚓瘴云。
《续明道杂志》:黄州有小蛇,首尾相类,因谓两头蛇。余视之其尾端,盖类首而非也。土人云此蛇,乃老蚯蚓所化。无甚大者,其大不过如大蚓,行不类蛇,宛转甚钝,又谓之山蚓。
《蒙斋笔记》:余居山间,默观物变固多矣。取其灼然者,如蚯蚓,为百合麦之坏。为蛾,则每见之,物理固不可尽解,业识流转,要须有知,然后有所向,若蚯蚓为百合,乃自有知,为无知麦之。为蛾,乃自无知,为有知。蚯蚓在土中,方其欲化时,蟠结如毬,已有百合之状,麦蛾一夕而变,纷然如飞尘,以佛氏论之,当须自其一意念,真精之极,因缘而有,即其近者,鸡之伏卵,固自出此,今鸡伏鸭,乃如庄周所谓越鸡伏鹄者,此何道哉。麦之为蛾,盖自蛾种,而起因以化麦,非麦之能为蛾也。由是而言之一念,所生无论善恶,要自有必至者。
《未斋杂言》:炙蛭螾于火,形已焦矣,沃之以水而活。

蚯蚓部外编

《酉阳杂俎》:梁有榼头师,高行神异。武帝敬之,常令中使召至陛奏,榼头师至帝,方棋欲杀子一段,应声曰:杀中使人,遽出斩之,帝棋罢。命师入,中使曰:向者陛下,令杀已法之矣。师临死曰:我无罪,前生为沙弥误锄,杀一蚓,帝时为蚓,今此报也。
《元怪录》:隋炀帝征辽,十二军尽没,总管来护儿坐法受戮,炀帝尽欲诛其家子。君绰忧惧连,日与秀才罗巡、罗逖、李万进结为奔友,共亡命至海州。夜黑,路傍有灯火,因与共顿之。扣门数下,有一苍头迎拜君绰,因问:此是谁家。答曰:科斗郎君,姓威,即当府秀才也。遂启门,门又自开,敲中门,曰:蜗儿也,有四五个客。蜗儿又一苍头也。遂开门,秉烛引客就馆客位,床榻茵褥甚备。俄有一小童持烛自中门出,曰:六郎子出来。君绰等降阶见主人。主人辞彩朗然,文辩纷错,自通姓名曰威污蠖。叙寒温讫,揖客由阼阶,坐曰:污蠖忝以本州乡赋,得与足下同声,青霄良会,殊是忻愿。即命酒洽坐。渐至酣畅,谈谑交至,众所不能对。君绰颇不能平,欲以理挫之,无计,因举觞曰:君绰请起一令,以坐中姓名双声者,犯罚如律。君绰曰:威污蠖。实讥其姓。众皆抚手大笑,以为得言。及至污蠖,改令曰:以坐中人姓为歌声,自二字至三字。令曰:罗李,罗来李。众皆惭其辨捷。罗巡又问:君声推之士,足得自比云龙,何玉名之自贬耶。污蠖曰:仆久从宾兴,多为主司见屈。以仆后于群士,何异尺蠖于污池乎。巡又问:公华宗,氏族何为不载。污蠖曰:我本田氏,出于齐威王,亦犹桓丁之类,何足下之不学耶。既而蜗儿举方丈盘至,珍羞水陆,充溢其间。君绰及仆无不饱饫。夜閤撤烛,连榻而寝。迟明叙别,恨怅俱不自胜。君绰等行数里,犹念污蠖,复来,见昨所会之处,了无人居,唯污池,边有大螾,长数尺。又有螺蛳丁子,皆较常有数倍,方知污蠖及二竖皆此物也。遂共恶昨宵所食,各吐青泥及污水数升。

蚇蠖部汇考

释名


《尔雅》注〉   蠀《方言》步屈《方言注》

蚇蠖图


《尔雅》《释虫》

蠖,蚇蠖。
〈注〉今蝍〈疏〉蠖,一名蚇蠖,郭云今蝍,又呼步屈。《说文》云:蠖,屈伸虫也。

《方言》《杂释》

,谓之蚇蠖。
即踧二音,蠖乌郎反,又呼步屈。

《埤雅》《蚇蠖》

蚇蠖,屈伸虫也。一名蝍,又呼步屈。《方言》曰:蝍,谓之《蚇蠖赋》曰:龙伸蠖屈。蠖屈,盖将以求伸也。易曰:尺蠖之屈,以求信也。言以屈道致伸。《汉志》曰:尺者蒦也。蠖之义,盖取诸尺。蚓之义,盖取诸引,引者伸也。蒦于尺,伸于引。今人布指求尺一缩一伸,如蠖之步。谓之尺蠖,岂放是乎。亢桑子曰:夫俗随国政之方圆,犹蚇蠖之于叶也。食黄则身黄,食苍则身苍,蚇蠖似蚕,食叶老,亦吐丝作室。旧说,蚇蠖之茧化而为蝶,此犹蛹之变蛾。《尔赋》曰:蟭螟飞而生风,蚇蠖动而成响,言屋之空,旷深静,易以生风,答响如此。诗曰:哙哙其正,哕哕其冥是也。

《尔雅翼》《尺蠖》

尺蠖,屈伸虫也。状如蚕而绝小,行则促其腰,使首尾相就,乃能进步,屈中有伸。故曰屈伸。郑康成谓之屈虫。郭景纯谓之步屈,皆此义。又如人,以手度物,移后指就前指之状,古所谓布指知尺者,故谓之尺蠖。《汉书·律历志》曰:寸者忖也,尺者蒦也。则蒦亦自有尺之义矣。易曰: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圣人于物,称名小而取义大,不以龙蠖巨细,而有所遗。晏子《春秋》曰:尺蠖食黄则身黄,食苍则身苍,然郭璞注《方言》以为尺蠖步屈,色青而细小为蜾蠃,所负为子者。按蜾蠃所负,乃螟蛉。《毛诗义疏》云:螟蛉似步屈,此说是矣。正以为步屈,则非也。蠖亦作茧而小。《甘泉赋》曰:天子穆然珍台閒馆,璇题玉英,蜎蜎蠖濩之中解者,以蜎蜎蠖濩为刻镂之形。予按《释鱼》,有蜎蠉水中小赤虫。《庄子》所谓还虷者,藏沙中,穴如针孔,而蠖亦吐丝作茧,有所布濩以此,况帝居者,盖退藏于密精义入神之至也。张协《七命》曰:焦螟飞而生风,尺蠖动而成响,此以微虫,表帝居之渊默,亦此义耳。尺又作斥,《考工记》弓人之职合灂。若手背文角环,灂牛筋,蕡灂麋筋,斥蠖灂,此说弓表里,灂漆相合之处。若人手背文理相应,隈裹灂文如环弓,背用牛筋者,文如麻子用麋筋者,文如斥蠖云:段成式称尺蠖之茧为蝶,今蝶盖青虫所化,非行步屈伸者。蠖或为蛾,未可知也。

蚇蠖部艺文

《尺蠖赞》晋·郭璞

贵有可贱,贱有可珍。嗟兹尺蠖,体此屈伸。论配龙蛇,见叹圣人。

《尺蠖赋》宋·鲍照

智哉。尺蠖观机而作,伸非向厚,屈非向薄。当静泉渟遇,躁风惊起,轩躯以旷跨,伏累气而并形,冰炭弗触,锋刃靡迕,逢险蹙脊,值夷舒步,忌好退之,见猜哀必进而为蠹。每骧首以瞰涂,常伫景而翻露。故身不豫托,地无前期,动静必观于物,消息各随乎。时从方而应,何虑。何思。是以军算,慕其权国,容拟其变,高贤图之以隐沦智士,以之而藏见笑。灵蛇之久蛰,羞龙德之方战,理害道而为尤事伤,生而感贱,苟见义而守勇,岂专取于弦箭。

《尺蠖赋》唐·东方虬

六气氤氲,四时平分天道,恍惚是生,万物化而为鸟兮。有鸣凤之来,仪化而为虫兮。有尺蠖之能屈,原夫蠖之为生也。不饮不食,非荣非利,无欲近道,处身似智,幸禀天地之生,亦承云雨之施哂,搏击而争疾轻,爪牙而自致其勇也。不怯雷霆之声,其慎也。宁劳鹰隼之鸷浩,然无闷之境,独处不争之地,多其顺。时而出,就暖而长,吟微丝以逍遥蹙,缓步而来往,当静泉澄遇,躁风兴屈伸进退,翼翼绳绳,同吹万而生养体,抱一以含弘,圣人书之,以作诫君子,行之而足徵,况不才之下士,敢求伸以自矜。

《尺蠖赋》宋·王禹偁

蠢尔,微虫。有兹尺蠖,每循涂而不殆。靡由径以,或跃惧速登之,易颠固将前而复却,所以仲尼赞易取譬乎。屈伸老氏,立言用嘉乎。柔弱吾尝考画卦之深旨,见观象之有,以盖美。其时行则行,时止则止,宁凫趋以鸿渐不麇,惊而鹊起,知进知退,造几微于圣人,一往一来,达消长于君子,物有以小而喻大,事可去彼而取此,至若春日,迟迟品汇,熙熙知时,应候附叶寻枝,每委顺而守道,不躁进于多岐,自中规而中矩。非载驱而载驰,其行也健而不息,其气也作而不衰,曲乎。形类彤弓之弯矣。隆乎。脊状柷敔以陈之,岂比乎虫。张网而役,役蚁循磨而孜孜者,哉懿。夫微物尚有伸兮,有屈。胡彼常流,但好刚而恶柔。苟克己,以为用奚。反身而自求得不观,所以察所由,验人事之倚伏,考星躔之退留,自然寒暑,相推而岁功及物。日月相推,而大明烛幽者也。其或昧其机,循其迹。不知我者,谓我进寸而退尺。探诸妙赜,诸神知我者,谓我在屈而求伸,异蜂虿之毒,唯思螫人等,龙蛇之蛰,实可存身,夫如是则蛙黾怒而受式,非度德者,螳螂奋而拒辙,岂量力也。未若尺蠖兮,慎行止明用舍,予将师之庶悔,吝而盖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