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蚰蜒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八十五卷目录

 蚰蜒部汇考
  蚰蜒图
  尔雅〈释虫〉
  方言〈蚰蜒杂释〉
  尔雅翼〈蚰蜒〉
  本草纲目〈蚰蜒拾遗〉
 蚰蜒部纪事
 蚰蜒部杂录
 马陆部汇考
  马陆图
  尔雅〈释虫〉
  淮南子〈时则训〉
  方言〈马蚿杂释〉
  博物志〈物性〉
  本草纲目〈马陆释名 集解 正误 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山蛩虫集解 气味 主治〉
 马陆部纪事
 马陆部杂录
 蛤蚧部汇考
  蛤蚧图
  北户录〈蛤蚧〉
  本草纲目〈蛤蚧释名 集解 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盐龙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集解〉
 盐龙部纪事
 水唐部汇考
  图缺
  水经注〈水唐〉
 短狐部汇考
  蜮图
  诗经〈小雅何人斯〉
  周礼〈秋官〉
  大戴礼记〈夏小正〉
  博物志〈射工〉
  抱朴子〈登涉篇〉
  毛诗陆疏广要〈为鬼为蜮〉
  埤雅〈蜮〉
  尔雅翼〈蜮〉
  本草纲目〈溪鬼虫释名 集解 附录鬼弹 角主治 发明〉
 短狐部纪事
 短狐部外编
 蠼螋部汇考
  图缺
  周礼〈秋官〉
  博物志〈异虫〉
  埤雅〈蛷螋〉
  本草纲目〈蠼螋〉
  直省志书〈丹徒县〉
 蟾蜍部汇考
  蟾图
  尔雅〈释鱼〉
  陆机要览〈肉芝〉
  酉阳杂俎〈土槟榔〉
  埤雅〈蟾蜍〉
  尔雅翼〈蟾蝫〉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修治 气味 主治 头主治 蟾酥采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蟾蜍部艺文一
  蟾蜍赋         唐东方虬
 蟾蜍部艺文二〈诗〉
  海蟾          宋邵桂子
 蟾蜍部纪事
 蟾蜍部杂录
 蟾蜍部外编

禽虫典第一百八十五卷

蚰蜒部汇考

释名


《尔雅》    入耳《尔雅》吐古《尔雅疏》   《方言》《方言》    《方言》蜎蚳《本草纲目》

蚰蜒图


《尔雅》《释虫》

,入耳。
〈注〉蚰蜒。〈疏〉此虫象蜈蚣,黄色而细长,呼为吐古。

《方言》蚰蜒杂释

自关而东,为之螾,或谓之入耳,或谓之,赵魏之间或谓之蚨,北燕谓之蚭。
奴,六反蚭,音尼,江东又呼蛩,音巩。

《尔雅翼》蚰蜒

,入耳。郭氏曰:蚰蜒,自关而东谓之螾,方家说蚰蜒大者如钗股,色正黄,其足无数,如蜈蚣状,此虫好脂油香,入人耳及诸窍中,故因以为名。使人戒焉。古称昌羊去蚤虱,而来蛉穷。蛉穷,蚰蜒入耳之虫。昌羊,今昌蒲是其气芬芳所召,尔梓人谓此为却行之属,今蜗牛之无壳者,俗呼蜒蚰,又呼蜗牛为蜒蚰蠃,蜗牛惊则退缩,似应却行之义,然蜗牛要不能入耳,当以多足者为是,楚辞以此物比谗贼。王逸《九思》云:升车兮,命仆将驰兮,四荒下堂兮,见虿出门兮,触蜂巷有兮,蚰蜒邑多兮,螳螂赌斯兮,嫉贼心为兮,切伤盖虿之螫人也。在下蜂之逐人也,自上蚰蜒,则自侧螳螂,则当前是,则上下左右与夫在前者,皆嫉贼矣,欲驰四荒,其可得耶。夫楚辞之说既不容于内而出,出又不容,故君子怨焉。

《本草纲目》蚰蜒拾遗

陈藏器曰:状如蜈蚣,而甚长,色正黄不斑,大者如钗股,其足无数,好脂油香,故入人耳及诸窍中,以驴乳灌之,即化为水。李时珍曰:处处有之,墙屋烂草中尤多。状如小蜈蚣,而身圆不扁,尾后秃而无岐,多足。大者长寸馀,死亦蜷屈如环,故陶弘景误以为马陆也。其入人耳,用龙脑,地龙,硇砂,单吹之皆效,或以香物引之。《淮南子》云:菖蒲去蚤虱而来蛉穷,即此虫也。扬雄《方言》云:一名入耳,一名蚨,一名蚭,一名蜎蚔。又一种草鞋虫,形亦相似而身扁,亦能入人耳中。

蚰蜒部纪事

《朝野佥载》:唐天后中,尚食奉御张思恭进窟利得蚰蜒,大如著,天后以玉合贮之。召思恭示曰:昨窟利上有此,极是毒物。近有乌食百足虫忽死,开腹,中蚰蜒一抄,诸虫并尽,此物不化。朕昨日以来,意恶不能食。思恭顿首请死,敕免之,与宰夫并流岭南。
《墨客挥犀》:有人为蚰蜒入耳,遇其极,时不觉以头撞柱,至血流不知,云痒甚不可忍,蚰蜒入耳,往往食髓,至冬又能滋生,凡虫入耳者,惟用生油灌之为妙。

蚰蜒部杂录

《淮南子·说林训》:昌羊去蚤虱而来蛉穷,除小害而致大贼。〈注〉昌羊,菖蒲,蛉穷,蚰蜒,入耳之虫也。

马陆部汇考

释名


《尔雅》     马《尔雅》马蠲《尔雅》注〉   马《尔雅》注〉《庄子》     马蚿《方言》
蛆螶《方言》    马蚰《方言》
百足《博物志》   飞蚿虫《本草纲目》
马轴《本草纲目》  刀环虫《本草纲目》
百节《本草纲目》  山蛩虫《本草纲目》

马陆图


《尔雅》《释虫》

蛝,马
〈注〉马蠲虳,俗呼马〈疏〉蛝虫,一名马,一名马蠲虳。

《淮南子》《时则训》

季夏之月,腐草化为蚈。〈按《礼记·月令》是月则腐草为萤之时也。故前儒有以蚈为
萤者,然《淮南子》本注则以蚈为马蚿,自不得专指为萤,今并载。

《方言》马蚿杂释

马蚿,北燕谓之蛆螶,其大者谓之马蚰。

《博物志》物性

百足,一名马蚿,中断成两段,各行而去。

《本草纲目》马陆释名

陶弘景曰:此虫甚多足,寸断之亦便寸行,故鲁连子云: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庄子》:蚿,怜蛇是矣。

《集解》

《别录》曰:马陆生元菟川谷。
陶弘景曰:李当之云此虫,长五六寸,状如大蛩,夏月登树鸣,冬则入蛰,今人呼为飞蚿虫,今有一种细黄虫,状如蜈蚣,而甚长,俗名土虫,鸡食之,醉闷至死,方家既不复用,市人亦无取者,未详何者的是。
苏恭曰:此虫大如细笔管,长三四寸,斑色亦如蚰蜒,襄阳人名为马蚿,亦呼马蚰,又名刀环虫,以其死,侧卧状如刀环也。有人自毒服一枚,便死也。
雷敩曰:千足虫头上有白肉,面并,嘴尖,把著腥臭,气入人顶,能致死也。
寇宗奭曰:百节身如槎,节节有细蹙,文起,紫黑色,光润,百足死则侧卧如环,长二三寸,大者如小指,古墙壁中甚多,入药至鲜。
李时珍曰:马蚿,处处有之,形大如蚯蚓,紫黑色,其足比比至百,而皮极硬,节节有横文,如金线,首尾一般大,触之即侧卧,局缩如环,不必死也。能毒鸡犬。陶氏所谓土虫,乃蚰蜒也。死亦侧蜷如环,鸡喜食之,当以李当之之说为准。

正误

陈藏器曰:按土虫无足,如一条衣带,长四五寸,身扁似韭叶,背上有黄黑,头如铲子,行处有白涎生湿地,鸡吃即死。陶云土虫似蜈蚣者,乃蚰蜒。非土虫,亦非马陆也。苏云马陆如蚰蜒,亦误矣。按蚰蜒色黄不斑,其足无数。
李时珍曰:按段成式《酉阳杂俎》云:度古俗呼土蛊,身形似衣带,色类蚯蚓,长一尺馀,首如铲,背上有黄黑,稍触即断,常趁蚓。掩之则蚓化为水,有毒,鸡食之辄死。据此则陈藏器所谓土虫者,盖土蛊也。陶氏误以蚰蜒为马陆,陈氏亦误以土蛊为土虫矣。

《修治》

雷敩曰:凡收得马陆,以糠头炒,至糠焦黑取出,去糠,竹刀刮去,头足研末用。

《气味》

辛温,有毒。

《主治》

《本经》曰:腹中大坚,症破积聚,息肉恶疮,白秃。
《别录》曰:疗寒热痞,结胁下满。
李时珍曰:辟邪疟。

《发明》

李时珍曰:马陆系神农药,雷氏备载炮炙之法,而古方鲜见用者,惟圣惠逐邪丸用之,其方治久疟,发歇无时,用百节虫四十九枚,湿生虫四十九枚,砒霜三钱,粽子角七枚,五月五日,日未出时,于东南上寻取两般虫,至午时向南研匀,丸小豆大,每发日早,男左,女右手把一丸嗅之七遍,立效。修时忌孝子,妇人,师尼,鸡犬见之亦合。《别录》:疗寒热之说,大扺毒物止,可外用,不敢轻入,丸散中也。

山蛩虫集解

陈藏器曰:生山林间,状如百足,而大乌斑色,长二三寸,更有大如指者,名马陆。能登木群吟。已见《本经》。李时珍曰:按《本经》马陆一名百足,状如大蛩,而此云状如百足,而大更大者为马陆,则似又指百足为一物矣。盖此,即马陆之在山而大者耳。故曰山蛩,鸡犬皆不敢食之。

《气味》

有大毒。

《主治》

陈藏器曰:人嗜酒不已,取一节烧灰,水服便不。喜闻酒气,过一节则毒人至死,又烧黑傅恶疮,亦治蚕病,白僵,烧灰粉之。

马陆部纪事

《南史·王准之传》:准之族子。素少有志行,家贫母老,隐居不仕。宋孝建、大明、泰始中,屡徵不就,声誉甚高。山中有蚿清长,听之使人不厌,而其形甚丑,素乃为《蚿赋》以自况。

马陆部杂录

《家语·六本篇》:马蚿斩足而复行,何也。以其辅之者众也。
《庄子·秋水篇》:夔怜蚿,蚿怜蛇。夔谓蚿曰:吾以一足踔而行,予无如矣。今子之使万足,独奈何。蚿曰:不然。子不见夫唾者乎。唾则大者如珠,小者如雾,杂而下者不可胜数也。今予动吾天机,而不知其所以然。蚿谓蛇曰:吾以众足行,而不及子之无足,何也。蛇曰:夫天机之所动,何可易邪。吾安用足哉。
《易林》:百足俱行,相辅为彊,三圣翼事,王室宠光。《说林训》:善用人者,若蚈之足,众而不相害。

蛤蚧部汇考

释名


蛤蟹《本草纲目》 仙蟾《本草纲目》

蛤蚧图


《北户录》蛤蚧

蛤蚧首如蟾蜍,背绿色,上有黄斑点若古锦文,长尺馀,尾绝短,其族则守宫,蜥蜴,蝘蜓。多居古木窍间,自呼其名声绝大,又有十二时,亦其类也。大者一尺,传云自旦至暮,变十二般色,伤人必死,余尝获一枚,闭于笼中玩之,止见变黄褐赤黑四色。

《本草纲目》《释名》

蛤蚧,一名蛤蟹。
马志曰:一雌一雄,常自呼其名。
李时珍曰:蛤蚧因声而名,仙蟾因形而名。岭南人呼蛙为蛤,又因其首如蛙蟾也。雷敩以雄为蛤,以雌为蚧,亦通。

《集解》

马志曰:蛤蚧生岭南山谷及城墙,或大树间,形如大守宫,身长四五寸,尾与身等,最惜其尾,见人取之,多自齧断其尾而去,药力在尾,尾不全者不效。扬雄《方言》云:桂林之中守宫能鸣者,俗谓之蛤蚧,盖相似也。掌禹锡曰:按《岭表录异》云:蛤蚧首如虾蟆,背有细鳞如蚕子,土黄色,身短尾长,多巢于榕木及城楼间,雌雄相随,旦暮则鸣,或云:鸣一声是一年者,俚人采鬻,云治肺疾。
李珣曰:生广南水中,夜即居于榕树上,雌雄相随,投一获二,近日西路亦有之,其状虽小,滋力一般,俚人采之,剖腹以竹张开,曝乾鬻之。
苏颂曰:人欲得首尾全者,以两股长柄铁叉,如黏黐等状,伺于榕木间,以叉刺之,一股中恼,一股著尾,故不能齧也。入药须雌雄两用,或云:阳人用雄,阴人用雌。
雷敩曰:雄为蛤,皮粗,口大,身小,尾粗。雌为蚧,皮细,口尖,身大,尾小。
李时珍曰:按段公路《北户录》云:其首如蟾蜍,背绿色,上有黄斑点如古锦纹,长尺许,尾短。其声最大,多居木窍间,亦守宫,蜥蜴之类也。又顾《玠海槎录》云:广西横州甚多蛤蚧,牝牡上下相呼,累日情洽,乃交两相抱负,自堕于地,人往捕之,亦不知觉,以手分劈,虽死不开,乃用熟稿草,细缠蒸过,曝乾售之。炼为房中之药,甚效。寻常捕者不论牝牡,但可为杂药,及兽医方,中之用耳。

《修治》

雷敩曰:其毒在眼,须去眼,及甲上,尾上,腹上肉毛,以酒浸透,隔两重纸,缓焙令乾,以磁器盛,悬屋东角上,一夜用之,力可十倍,勿伤尾也。
日华曰:凡用,去头足,洗去鳞鬣内不净,以酥炙用,或用蜜炙。
李珣曰:凡用,须炙令黄色熟,捣口含少许,奔走不喘息者,为真也。宜丸散中用。

《气味》

咸平,有小毒。
日华曰:无毒。

《主治》

开宝曰:久咳嗽,肺劳传尸,杀鬼物邪气,下淋沥,通水道。
日华曰:下石淋,通月经,治肺气,疗欬血。
海药曰:肺痿,咯血,咳嗽,上气,治折伤。
李时珍曰:补肺气,益精血,定喘止嗽,疗肺痈,消渴,助阳道。

《发明》

寇宗奭曰:补肺虚,劳嗽有功。
李时珍曰:昔人言补,可去弱,人参羊肉之属,蛤蚧补肺气,定喘,止渴,功同人参,益阴血,助精扶羸,功同羊肉,近世治劳损痿弱,许叔微治消渴,皆用之。俱取其滋补也。刘纯云:气液衰阴血竭者,宜用之。何大英云:定喘,止嗽,莫佳于此。

《附方》

久嗽肺痈,寇宗奭曰:久嗽不愈,肺积虚热,成痈欬,出脓血,晓夕不止,喉中气塞,胸膈噎痛,用蛤蚧,阿胶,鹿角,胶生,犀角,羚羊角,各二钱半,用河水三升,银石器内文火熬,至半升滤汁,时时仰卧细呷。日一服,张刑部子皋病此,田枢密况授此方,服之遂愈。
喘嗽,面浮并,四肢浮者,蛤蚧一雌一雄,头尾全者,酒和蜜涂之,炙熟。紫团人参似人形者,半两为末,化蜡四两,和作六饼,每煮糯米薄粥一盏,投入一饼,搅化细细,热呷之。〈普济方〉

盐龙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

《集解》

李时珍曰:按何远《春渚纪闻》云:宋徽宗时,将军萧注破南蛮,得其所养盐龙,长尺馀,藉以银盘,中置玉盂,以玉著摭海盐饲之,每鳞中出盐,则收取云能兴阳事,每以温酒服一钱匕,后龙死,以盐封数日,取用亦有力愚,按此物生于殊方,古所不载,而有此功,亦稀物也,因附于此。

盐龙部纪事

《春渚纪闻》:萧注从狄殿前之破蛮洞也。收其宝货珍异,得一龙长尺馀云是盐龙,每鳞甲中出盐如雪,则收取,用酒送一钱匕,专主兴阳,后因蔡元庆就其体砥盐,而龙死。其家以盐封其遗体,数日用,亦大有力,后闻此龙归蔡元长家云。

水唐部汇考

释名


水虎《水经注》

图缺


《水经注》

水唐

沔水中有物如三四岁小儿,鳞甲如鲮鲤,射之不可入,七八月中,好在碛中自曝膝头,似虎掌爪,常没水中,出膝头,小儿不知,欲取弄戏,便杀人,或曰:人有生得者,摘其皋厌,可以小使,名为水唐者也。
后汉《郡国志注》《盛氏荆州记》云:生得者,摘其皋厌可小使,名为水唐。《十道志》《襄沔记》云:或有生得者,摘其鼻可小使,名之曰水虎。孙云:皋厌者,水虎之势也。可为媚药,善使内也。

短狐部汇考

释名


《诗经》     射工《博物志》
射影《抱朴子》   溪毒《埤雅》
水弩《埤雅》    溪鬼虫《本草纲目》
抱枪《本草纲目》  水狐《本草纲目》

蜮图


《诗经》《小雅·何人斯》

为鬼为蜮,则不可得。
〈正义〉蜮短,狐。洪范《五行传》云:如鳖三足,生于南越,南越妇人多淫,故其地多蜮,淫女惑乱之气所生也。〈朱注〉蜮短,狐也。江淮皆有之,能含沙以射水中人影,其人辄病,而不见其形也。

《周礼》《秋官》

壶涿氏下士一人,徒二人。
〈订义〉王昭禹曰:击瓦鼓,以驱水虫,故名。官谓之壶涿氏。

掌除水虫。
〈订义〉郑康成曰:水虫,狐蜮之属。郑锷曰:水虫之能为人害者,如春秋书有蜮之类,谓于水中含沙射人影,为灾故也。

以炮土之鼓驱之,以焚石投之。
〈订义〉郑锷曰:壶涿氏驱之,以炮土之鼓为瓦,鼓以火炮之,其状如壶,可以涿击水虫,以浊其水。旧书以涿为浊,驱之不去。又以焚石,使执投于水中,如以热汤,以火制水也。 郑康成曰:焚石投之,使惊去。
王昭禹曰:攻之以火气,使感阴阳相殄之气而
死。

若欲杀其神,则以牡橭,午贯,象齿,而沈之,则其神死,渊为陵。

《大戴礼记》《夏小正》

四月:鸣蜮。蜮也者,或曰,屈造之属也。

《博物志》射工

江南山溪中,水射工虫甲类也。长一二寸,口中有弩形气射人影,随所著处,发疮不治,则杀人。今蠼螋虫溺人影,亦随所著处生疮。
卢氏曰:以鸡肠草捣涂,经日即愈。万物皆有所相感,愚闻以霹雳木击鸟影,其鸟应时落地。虽未尝试,以是类知必有之。

《抱朴子》《登涉篇》

吴楚之野有短狐,一名蜮,一名射工,一名射影,其实水虫也,状如鸣蜩,状似三合杯,有翼能飞,无目而利耳,口中有横物角弩,如闻人声,缘口中物如角弩,以气为矢,则因水而射人,中人身者即发疮,中影者亦病,而不即发疮,不晓治之者煞人。其病似大伤寒,不十日皆死。人行有此虫之地,若带八物麝香丸、及度世丸、及护命丸、及王壸丸、犀角丸、及七星丸、及荠苨丸,辟沙虱短狐也。若卒不能得此诸药者,但可带好生麝香亦佳。以雄黄大蒜等分合捣,带一丸如鸡子大者亦善。若已为所中者,可以此药涂疮亦愈。㕮咀赤苋汁,饮之涂之亦愈。五茄根及悬钩草葍藤,此三物皆可各单行,可以捣服其汁一二升。射工虫冬天蛰于山谷间,大雪时索之,此虫所在,其雪不积留,气起如灼蒸,当掘之,不过入地一尺则得也,阴乾末带之,夏天自辟射工也。

《毛诗·陆疏广要》为鬼为蜮

蜮短,狐也。一名射影,如龟〈一作鳖〉,三足。江淮水滨皆有之,人在岸上,影见水中,投人影则杀之。故曰射影也。南方人将入水,先以瓦石投水中,令水浊然后,入或曰:含细沙射人,入人肌其疮。〈一作创〉如疥。
《广雅》射工,短狐,蜮也。《毛传》蜮,短狐也。陆氏云:状如鳖,三足。一名射工,俗呼为水弩,在水中含沙射人。一云射人影。《埤雅》蜮畏鹅鹅,能食之。《禽经》:所谓鹅飞则蜮沉,鵙鸣则蛇结。《韩诗外传》云:短狐,水神也。《抱朴子》云:蜮,水虫也。状似鸣蜩,有羽能飞。《元中记》云:水狐者,视其形,虫也。其气乃鬼也。长三四寸,色黑,广寸许,背上有甲厚三分许,其头有角,去三二步,则气射人中十人,六七人死。鸳鸯,鸑鹫,蟾蛛,悉食之。《东方朔传》人主之大蜮。师古云:魅也。按诸家之说不一,惟《元中记》云:其形虫也,其气乃鬼也,二语尽之矣。较之蜣螂,鸣蜩,恐太不伦彼,有翼能飞者,或又一种,非师旷所云:鹅飞则沉者也。

《埤雅》

蜮,短狐也。似鳖,三足。含水射人,一曰含沙射人之影,其疮如疥。《稽圣赋》所谓蛷旋于影,蜮射于光是也。一名射工,一名溪毒,有长角横在口前,如弩檐。临其角端,曲如上弩,以气为矢。因水势以射人,故俗呼水弩。《春秋》曰:秋有蜮,即此是也。然畏鹅,鹅能食之。《禽经》所谓鹅飞则蜮沉,鵙鸣则蛇结。《诗》曰:为鬼为蜮,则不可得。言鬼无形,而蜮性阴害,射人之影,则皆莫可究矣。《五行传》曰:南越淫惑之气生蜮,蜮之犹言惑也。《字说》曰:蜮不可得也,故或之。今蛷螋溺人之影,亦是类尔造化。权舆曰:短狐射气,蛷螋遗溺,中影则疾,人气类感之故也。《周官》曰:凡隙屋除其狸虫。狸虫,蟅蛷螋之属。蛷螋言搜而去之也,亦言求而去之也。

《尔雅翼》

蜮,一名短狐,一名射工,一名溪毒,生江南山溪水中,甲虫之类也。长一二寸,有翼能飞,口中有横物如角弩,如闻人声,以气为矢,激水以射人,随所著处发疮,中影者亦病,而疮不即发,病如大,伤寒不治,杀人。或曰见人则以气射人,去二三步即射,所中什,六七死。冬月蛰涧谷间,大雪时索之,此虫所在,其雪不积。气起如蒸,掘之,不过入地一尺,则得也。《诗》曰:为鬼为蜮,则不可得,以况阴中人者。《春秋》:鲁庄公十八年秋,有蜮。《谷梁传》曰:一有一亡曰有。蜮,射人者也。刘向以为蜮生南越,越地多妇人,男女同川浴,女为主,乱气所生,故圣人名之曰蜮,蜮犹惑也。在水傍能射人,近射妖也。天戒严公勿取齐女,将生淫惑,篡弑之祸。刘歆则以为蜮,盛暑所生,非自越来说者,又言水弩,状如蜣螂,尾长四寸,即弩也。见人影则射。《南越志》云:水弩,四月一日上弩射人影。至八月卸弩,此云弩在口,彼云弩在尾,差不同。颜师古以为短狐即射工。亦呼水弩,当是一物。而《说文》称蜮似鳖三足,以气射害人。孙愐亦称蜮,短狐。状似鳖,含沙射人。陆玑《毛诗疏》亦云:蜮,短狐,一名射影,如龟三足。江淮水皆有之,人在岸上,影见水中,投人影则杀人,故曰射影。南方人欲入水,先以瓦石投水中,令浊乃入,或含细沙射人,入人肌,其疮如疥,则蜮乃是三足鳖鲧所化。为能者,与甲虫有异,姑两存之。

《本草纲目》溪鬼虫释名

李时珍曰:此虫,足角如弩,以气为矢,因水势含沙,以射人影,成病。故有射弩诸名,《酉阳杂俎》谓之。抱枪云:大如蛣蜣,腹下足刺似枪,螫人有毒也。《元中记》云:视其形,虫也。见其气,鬼也。其头喙如狐也。

《集解》

陈藏器曰:射工出南方,有溪毒处,山林间。大如鸡子,形似蛣蜣,头有一角,长寸馀,角上有四岐,黑甲下有翅能飞,六七月取之,沙气多,短狐则生鸀鳿,鸂𪆟之属治之。
唐慎微曰:《元中记》云:水狐虫,长三四寸,其色黑,广寸许,背上有甲厚三分,其口有角向前如弩,以气射人,去二三步,即中人十,死六七也。
李时珍曰:射工,长二三寸,广寸许,形扁前阔,后狭颇似蝉状。故《抱朴子》言其状如鸣蜩也。腹软背硬如鳖,负甲黑色,故陆玑言其形如鳖也。六七月,甲下有翅能飞,作铋铋声,阔头尖喙,有二骨眼,其头目丑黑,如狐如鬼,喙头有尖角如爪,长一二分,有六足,如蟹足,二足在喙下,大而一爪,四足在腹下,小而岐爪,或时双屈前足,抱拱其喙,正如横弩上矢之状,冬则蛰于谷间,所居之处,大雪不积,气起如蒸,掘下一尺可得。阴乾留用。蟾蜍,鸳鸯,能食之,鹅鸭能辟之。故《禽经》云鹅飞则蜮沉。又有水虎,亦水狐之类,有鬼弹,乃溪毒之类。葛洪所谓溪毒,似射工而无物者,皆此属也。

附录鬼弹

又按《南中志》云:永昌郡有禁水,惟十一二月可渡,馀月则杀人,其气有恶物作声,不见其形,中人则青烂,名曰鬼弹。

角主治

陈藏器曰:带之辟溪毒。
李时珍曰:阴乾为末,佩之亦辟射工毒。 出《抱朴子》

《发明》

李时珍曰:按葛洪《肘后方》云:溪毒中人,一名中水,一名中溪,一名水病,似射工而无物。春月多病之头痛,恶寒。状如伤寒,二三日则腹中生虫,食人下部,渐蚀五脏,注下不禁,虽良医不能疗也。初得,即下部若有疮正赤。如截肉为阳毒最急,若疮,如虫齧。为阴毒,小缓皆杀人,不过二十日,方家用药,与伤寒温病相似。或以小蒜煮汤浴之,及诸药方又云:江南射工,毒虫,在山间水中人行,或浴则此虫含沙射人形影则病。有四种,初得皆如伤寒,或似中恶一种,遍身有黑黡子,四边悉赤,犯之如刺一种,作疮久,即穿陷一种,突起如石一种,如火灼熛疮也。疗之并有方法,王充《论衡》云:短狐含太阳,毒气而生。故有弓矢射人,中人如火灼也。

短狐部纪事

《左传》:庄公十八年秋,有蜮为灾也。
《搜神记》:汉光武中平中,有物处于江水,其名曰蜮,一曰短狐。能含沙射人。所中者,则身体筋急,头痛,发热。剧者至死。人以术方抑之,则得沙石于肉中。诗所谓为鬼,为蜮,则不可测也。
《南史·孝义传》:屠氏女,昼采樵,夜纺绩,以供养父母。父母俱卒,亲迎殡葬,负土成坟。忽空中有声云:汝至性可重,山神欲相驱使,汝可为人疗病,必得大富。女谓是妖魅,弗敢从。遂得病积时。邻舍人有溪蜮毒者,女试疗之,自觉病便差,遂以巫道为人疗疾,无不愈。家产日益。

短狐部外编

《山海经》:大荒之中,有蜮山者,有蜮民之国,桑姓,食黍,射蜮是食。有人方捍弓射黄蛇,名曰蜮人。〈注〉蜮,短狐也。此山出之,亦以名云。
《搜神记》:晋献公二年,周惠王居于郑,郑人入王府,多脱化为蜮,射人。

蠼螋部汇考

释名


蛷螋《周礼》

图缺


《周礼》

《秋官》

赤叐氏下士一人,徒二人。
〈订义〉郑锷曰:虫豸藏埋于墙屋之隈,除去为难,当用物以捇拔而去之,故名曰赤叐。

掌除墙屋。
〈订义〉刘执中曰:墙屋隙罅之间,有虫,有豸,皆螫人,而毒入四肢,至于迷闷,痛绝不可救者,蠖螋,蝎虿,蜘蛛,蜈蚣,之类皆是也。 郑锷曰:文王仁及昆虫,伏藏埋蛰于墙屋之下,乃设官搜求以除之,何耶。此殆为王居也,至尊所处,固当致严墙屋之下,人迹罕至,苟有能致害之物藏焉。不可不去也。

以蜃炭攻之,以灰洒毒之。
〈订义〉郑康成曰:蜃,大蛤也。捣其炭以坋之则走,洒洒也。淳之以洒之则死。 王昭禹曰:以蜃炭攻之,则以火之毒气暴之便出也。 刘执中曰:古者以蜃炭攻之,又以灰汁沃之,今之为方,非独此也。而用蜃炭涂塈墙壁,亦赤叐氏之遗法欤。

凡隙屋,除其狸虫。
〈订义〉郑锷曰:隙屋则离宫,别馆,希御,幸之地,无所不除之矣。 贾氏曰:埋藏之虫,在屋孔穴之中,故以隙屋言之。 郑康成曰:狸虫䗪,蛷螋之属。 王氏曰:狸虫亦有害人者,故除之。

《博物志》异虫

蠼螋虫溺人影,随所著处生疮。
卢氏曰:以鸡肠草捣涂,经日即愈。
《埤雅》螋蛷
造化权舆曰:短狐,射气,蛷螋,遗溺,中影则疾,人气数感之故也。《周官》曰:凡隙屋,除其狸虫。狸虫,䗪蛷螋之属,蛷螋言搜而去之也,亦言求而去之也。

《本草纲目》蠼螋

陈藏器曰:状如小蜈蚣,色青黑,长足,能溺人影,令人发疮,如热痱,而大若绕腰匝,不可疗。山中者溺毒更猛,惟扁豆叶傅之即瘥,诸方大有治法。
李时珍曰:蠼螋喜伏氍𣰰之下,故得此名,或作蛷螋。按《周礼》:赤叐氏,凡隙屋,除其狸虫,蛷螋之属,乃求而搜之也。其虫隐居墙壁,及器物下,长不及寸,状如小蜈蚣,青黑色,二须六足,足在腹前,尾有叉岐,能夹人物,俗名搜夹子。其溺射人影,令人生疮,身作寒热,古方用犀角汁,鸡肠草汁,马鞭草汁,梨叶汁,茶叶末,紫草末,羊髭灰,鹿角末,燕窠土,但得一品涂之,皆效。孙真人《千金方》云:予曾六月中得此疮,经五六日,治不愈。有人教画地作蠼螋,形以刀细,取腹中土,以唾和涂之,再涂即愈。方知万物相感,莫晓其由。

《直省志书》丹徒县

蠼螋,俗呼为蓑衣虫。

蟾蜍部汇考

释名


鼁𪓰《尔雅》    蟾诸《尔雅》𪓰𪓿《尔雅翼》   蚵蚾《尔雅翼》苦蠪《本草纲目》

蟾图


《尔雅》《释鱼》

鼁𪓰,蟾诸。
〈注〉似虾蟆,居陆地,淮南谓之去文。〈疏〉此有多种,鼁𪓰,一名蟾诸,郭云似虾蟆,居陆地,淮南谓之去文。然蟾诸非虾蟆,但相似耳。按《本草》虾蟆,陶注云此是,腹大,皮上多痱磊者也。蟾诸亦类此。《抱朴子》曰:蟾诸,寿三千岁者,头上有角,颔下有丹书八字。《元中记》云:蟾诸生角者,食之寿千岁是也。

《陆机·要览》肉芝

万岁蟾蜍,头上有角,颔下有丹书八字,名曰肉芝,以五月五日取,阴乾,以其足画地即流水,带之于身能辟兵。

《酉阳杂俎》土槟榔

土槟榔,状如槟榔,在孔穴间,得之新者犹软,相传蟾蜍,矢也。不常有之,主治恶疮。

《埤雅》蟾蜍

蟾蜍吐生,腹大背黑,皮上多痱磊,跳行舒迟,其肪涂王则软,刻削如蜡。《本草》所谓能合玉石者也。又曰:虾蟆,一名蟾蜍,盖虾蟆背有黑点,身小能跳接,百虫善鸣,与蟾蜍不类,故《淮南子》以为释大道,而任小数,无以异,于使蟹捕鼠,蟾蜍捕蚤,不足以禁奸塞邪也。《自然论》曰:蟾蜍,掷粪自其口出。

《尔雅翼》蟾蝫

蟾蝫者,虾蟆之类,释鱼鼁。《𪓰蟾蝫注》云:似虾蟆,居陆地,而《说文》云:其鸣詹诸,其皮鼁鼁,其行𪓿𪓿,又云:𪓰𪓿,詹诸。《诗》曰:得此𪓰𪓿,言其行𪓿𪓿。《韩诗》:薛君亦曰:得此戚施,戚施,蟾蜍,喻丑恶也。则卫宣公之可恶,甚矣。今之蚵蚾,背上礧礧,好伏墙阴壁下者,五月五日得之,谓之辟兵,为物绝寿,乃云:有千岁者,古称月中,有蟾蝫,故春秋运斗,枢曰:政纪乖,则蟾蜍月,精四顾感翔。《河图》曰:蟾蝫去月,天下大乱。《淮南子》曰:月照天下,食于詹诸。许叔重以为詹诸月中,虾蟆食月,夫日月之食,莫有知其审者,故圣人书日有食之,言若有物食之者,而不知其名,云尔阙疑之义,谨重之至也。后世诗人皆祖叔重之说,以为虾蟆所食,然按张衡《灵宪》云:羿得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嫦娥窃之以奔月,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蝫。然则詹诸,盖嫦娥之别名,非蛙黾之类也。顾无得而考之,梓人以脰鸣者蛙,黾属,蝈氏去蛙,黾焚牡菊,以灰洒之则死,以其烟被之则凡,水虫无声。齐鲁之间谓蛙为蝈,黾耿黾也。蝈与耿黾尤怒,鸣为聒人耳。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蟾蜍,《说文》作詹诸,云其声詹诸,其皮鼁鼀,其行𪓿𪓿,《诗》云:得此𪓰𪓿。《韩诗注》云:戚施,蟾蜍也。戚音蹴,后世名苦,蠪其声也。蚵蚾,其皮礧砢也。

《集解》

《别录》曰:蟾蜍生江湖池泽,五月五日取,东行者阴乾用。
陶弘景曰:此是腹大,皮上多痱磊者,其皮汁甚有毒,犬齧之,口皆肿。五月五日取,东行者五枚,反缚著密室中闭之,明旦视自解者,取为术,用能使人缚亦自解。
萧炳曰:腹下有丹书八字,以足画地者,真蟾蜍也。苏颂曰:今处处有之。《别录》谓虾蟆,一名蟾蜍,以为一物,非也。按《尔雅》鼁𪓰,蟾蝫也。郭璞云:似虾蟆,居陆地,则非一物明矣。蟾蜍多在人家下湿处,形大,背上多痱磊,行极迟缓,不能跳跃,亦不解鸣,虾蟆多在陂泽间,形小,皮上多黑斑点,能跳接百虫,举动极急,二物虽一类,而功用小别,亦当分而用之,蟾蜍屎,谓之土槟榔,下湿处往往有之,亦能主疾。
寇宗奭曰:世传三足者为蟾,人遂为三足,枯蟾以罔众,但以水沃,半日其伪自见,盖无三足者也。
李时珍曰:蟾蜍,锐头,皤腹,促眉,浊声,土形,有大如盘者。《自然论》云:蟾蜍吐生,掷粪自其口出也。《抱朴子》云:蟾馀千岁,头上有角,腹下丹书,名曰肉芝,能食山精,人得食之可仙。术家取用,以起雾祈雨,辟兵解缚,今有技者,聚蟾为戏,能听指使,物性有灵,于此可推。许氏《说文》谓三足者为蟾,而寇氏非之固是。但龟鳖皆有三足,则蟾之三足,非怪也。若谓入药,必用三足,则谬矣。《岣嵝神书》载蟾宝之法,用大蟾一枚,以长尺,铁钉四个钉脚,四下以炭火自早,炙至午,去火放水一盏于前,当吐物如皂荚子,大有金光,人吞之可越江湖也。愚谓纵有此术,谁敢吞之。方伎诳说,未足深信,漫记于此,以备祛疑。

《修治》

《蜀图经》曰:五月五日取,得日乾,或烘乾用,一法去皮爪,酒浸一宿,又用黄精自然汁浸一宿涂,酥炙乾用。李时珍曰:今人皆于端午日捕取,风乾黄泥,固济锻性存用之。《永类钤方》云:蟾目赤,腹无八字者,不可用。崔寔《四民月令》云:五月五日取蟾蜍,可治恶疮,即此也。亦有酒浸取肉者,钱仲阳治小儿冷热,疳泻,如圣丸,用乾者酒煮成膏丸药,亦一法也。

《气味》

辛凉,微毒。

《主治》

《别录》曰:阴蚀,疽疠,恶疮,猘犬伤,疮能合玉石。
陶弘景曰:烧灰傅疮,立验。又治温病,发斑,困笃者,去肠,生捣,食一二枚,无不瘥者。
陈藏器曰:捣烂绞汁饮,或烧末服。
《药性》曰:杀疳虫,治鼠漏恶疮,烧灰傅一切有虫恶,痒滋,引疮。
日华曰:治疳气,小儿面黄,癖气破,症结,烧灰油调傅恶疮。
苏颂曰:主小儿劳瘦,疳疾最良。
李时珍曰:治一切五疳,八痢,肿毒,破伤,风病,脱肛。

头主治

功同蟾蜍。

蟾酥采治

寇宗奭曰:眉间白汁,谓之蟾酥,以油单纸裹,眉裂之酥出纸上,阴乾用。
李时珍曰:取蟾酥不一,或以手捏眉棱,取白汁于油纸上,又桑叶上插背阴处一宿,即自乾。白安置竹筒内盛之真者,轻浮,入口味甜也。或以蒜及胡椒等辣物纳口中,则蟾身白汁出,以竹篦刮下面和成块,乾之其汁,不可入人目,令人赤肿盲,或以紫草汁洗点即消。

《气味》

甘辛温,有毒。

《主治》

小儿疳疾,脑疳。
甄权曰:端午日,取眉脂以朱砂,麝香为丸,如麻子大,治小孩子疳瘦,空心服一丸,如脑疳,以妳汁调滴鼻中甚妙。
日华曰:同牛酥,或吴茱萸苗汁,调摩腰眼阴囊,治腰肾冷并,助阳气,又疗虫牙。
寇宗奭曰:治齿缝出血,及牙疼。以纸纴少许,按之立止。李时珍曰:发背疔疮,一切恶肿。

《发明》

李时珍曰:蟾蜍,土之精也。上应月魄,而性灵异。穴土食虫,又伏山精制蜈蚣,故能入阳,明经,退虚热,行湿气,杀虫𧏾,而为疳病,痈疽,诸疮,要药也。《别录》云:治猘犬伤。肘后亦有方法。按沈约《宋书》云:张收为猘犬所伤,人云宜啖虾蟆,脍食之遂愈。此亦治痈疽疔肿之意,大抵是物能攻毒,拔毒耳。古今诸方所用虾蟆,不甚分别,多是蟾蜍读者,当审用之,不可因名迷实也。

《附方》

腹中冷癖,水谷,癊结心下,停痰两胁痞满。按之鸣转逆害饮食,大蟾蜍一枚,去皮肠,支解之,芒硝,强人一升,中人七合,弱人五合,水七升,煮四升,顿服得下为度。〈肘后方〉
小儿疳积,治小儿疳积,腹大,黄瘦骨立,头生疮结如麦穗。用立秋后大虾蟆,去首足肠,以清油涂之,阴阳瓦炙熟,食之积秽,自下连服五六枚,一月之后,形容改变,妙不可言。
五疳,八痢,面黄肌瘦,好食泥土,不思乳食,用大乾蟾蜍一枚,烧存性,皂角去皮,弦一钱,烧存性,蛤粉水飞三钱,麝香一钱为末,糊丸粟米大,每空心米饮下三四十丸,日二服,名五疳保童丸。〈全婴方〉
小儿疳泄,下痢,用虾蟆烧存性研,饮方寸匕。〈子母秘录〉走马,牙疳,侵蚀口鼻。乾蚵蚾,黄泥,裹固,锻过,黄连,各二钱半,青黛一钱为末,入麝香少许,和研傅之。〈郑氏小儿方〉
疳蚀,腮穿,金鞭散治,疳疮,腮穿,牙落,以抱退,鸡子软白皮包活土狗一个,放入大虾蟆口内,草缚泥固,煅过取出,研末贴之,以愈为度。〈普济方〉
小儿口疮,五月五日,虾蟆炙研末,傅之即瘥。〈秘录〉一切疳𧏾,无问去处,皆能治之,虾蟆烧灰,醋和傅,一日三五度。〈梅师方〉
阴蚀欲尽,虾蟆灰兔屎等分为末,傅之。〈肘后方〉月蚀耳疮,五月五日,虾蟆烧末猪膏和傅。〈外台方〉小儿蓐疮,五月五日取蟾蜍,炙研末,傅之即瘥。〈秘录〉小儿脐疮出汁,久不瘥。虾蟆烧末傅之,日三甚验,一加牡砺等分。〈外台〉
一切湿疮,蟾蜍烧灰猪脂和傅。〈千金方〉
小儿癣疮,蟾蜍烧灰猪脂和傅。〈外台〉
癞风,虫疮,乾虾蟆一两炙,长肥皂一条炙,去皮子,蘸酒再炙为末,以竹管引入羊肠内系定,以麸铺甑内置药,麸上蒸熟,入麝香半钱,去麸同捣为丸,如梧子大,每温酒服二十一丸。〈直指方〉
附骨,坏疮,久不瘥,脓汁不已,或骨从疮孔中出,用大虾蟆一个,乱头发一鸡子大,猪油四两。煎枯去滓,待凝如膏,先以桑根皮乌头煎汤洗拭,乾煅龙骨末掺四边,以前膏贴之。〈锦囊秘览〉
发背肿毒未成者,用活蟾一个,系放疮上半日,蟾必昏愦,置水中救其命,再易一个如前法,其蟾必踉跄,再易一个,其蟾如旧,则毒散矣。累验极效也。若势重者,以活蟾一个,或二三个,破开,连肚乘热合疮上。不久必臭,不可闻。再易二三次即愈。慎勿以物微见轻也。〈医林集要〉
肿毒初起,大虾蟆一个剁碎,同炒石灰研如泥傅之。频易。〈余居士方〉
破伤风病,用蟾二两半,切剁如泥,入花椒一两,同酒炒熟,再入酒二盏半,温热服之,少顷,通身汗出,神效。猘犬咬伤,肘后治猘犬伤,每七日一发,生食虾蟆,脍绝良,亦可烧炙食之,勿令本人知之,自后再不发也。
袖珍治风犬伤,即用虾蟆后足捣烂,水调服之。先

于顶心拔去血发三两根,则小便内见沫也。
肠头挺出,蟾蜍皮一片,瓶内烧烟熏之并傅之。〈孙真人〉佩禳疟疾,五月五日,收大虾蟆晒乾,纸封绛囊,贮之男左女右,系臂上,勿令知之。〈杨氏家藏方〉
折伤接骨,大虾蟆生研,如泥劈竹裹缚,其骨自痊。〈奚囊备急方〉
大肠痔疾,蟾蜍一个,以砖砌四方,安于内泥住,火锻存性为末,以猪广肠一截,扎定两头,煮熟切碎。蘸蟾末食之,如此三四次,其痔自落。
拔取疔黄,蟾酥,以面丸梧子大,每用一丸,安舌下,即黄出也。〈青囊杂纂〉
拔取疔毒,蟾酥以白面黄丹,溲作剂。每丸麦粒大,以指爬动疮上插入,重者挑破纳之,仍以水澄膏贴之。〈危氏方〉
疔疮恶肿,蟾酥一钱,巴豆四个,捣烂。饭丸锭子如菉豆大,每服一丸,姜汤下,良久以萹蓄根,黄荆子,研酒半碗,服取行四五次,以粥补之。〈乾坤秘韫〉
诸疮肿硬,针头散用,蟾酥,麝香,各一钱,研匀。乳汁调和入罐内,待乾,每用少许,津调傅之。外以膏护住,毒气自出,不能为害也。〈保命集〉
一切疮毒,蟾酥一钱,白面二钱,朱砂少许,井华水调成小锭子,如麦大,每用一锭,并华水服,如疮势紧急,五七锭,葱汤亦可,汗出即愈。
喉痹,乳蛾等證,用癞虾蟆眉,酥和草,乌尖末,猪牙,皂角末,等分丸小豆大,每研一丸,点患处,神效。〈活人心统〉一切齿痛,疳蚀,龋齿,瘀肿,用蚵蚾一枚,鞭其头,背以竹篦刮眉间,即有汁出,取少许点之,即止也。〈类编〉风虫,牙痛不可忍,圣惠。用蟾酥一片,水浸软,入麝香少许,研匀以粟米大,绵裹咬定吐涎愈,一方用胡椒代麝香,一方用蟾酥染丝绵上,剪一分纴入齿,缝根里,忌热物,半日效,乾者以热汤化开。
破伤,风病,蟾酥二钱,汤化为糊,乾蠍,酒炒,天麻,各半两为末,合捣丸菉豆大,每服一丸,至二丸,豆淋酒下。〈圣惠方〉

蟾蜍部艺文一

《蟾蜍赋》唐·东方虬

观夫天地之道,转万物以自然。鳞虫之众,有蟾蜍而可称焉,鸟吾知其择木,鱼吾知其在泉,此皆婴刀俎以生患。而我独沉冥,而得全尔,其文章睆目锐头皤腹,本无牙齿之用,宁惧鹰鹯之逐,或处于泉,或渐于陆,常不离于跬步,亦何择于栖宿,当夫流潦,初溢阴霖未晴,乘清秋之凉,夜散响耳之繁,声澒洞雷,殷混万籁而为一喧,鼓怒,怛异类以那惊,既莫知其所止,故乃时逢则鸣,观其忘机似智,称善不伐,进而无悔,耻鱼之曝鳃,退亦能谋笑,龟之灼骨,方将乐。彼泥中与井底,安能出。夫河长与海阔,称其异,则画地成川,谓其神,则登天入月,岂直洼坳之内,而见其浮没,意兹蟾蜍,匪陋攸居,沼沚之毛,恣涵泳之无斁,蘋藻之菜廉,糗粮而有馀,方其鸣。孔公若闻于鼓吹,当其怒越子反驻乎。乘舆彼龙蛇之蛰也,吾不知其所如。

蟾蜍部艺文二〈诗〉《海蟾》宋·邵桂子

三足老蟆太阴精,夜载阿姮朝帝庭。澡形不假桂花露,背负金轮浴沧溟。腾腾跃起几万尺,痴腹一团露圆白。睨目光射鲛宫寒,海若天吴难遁迹。腹中万斛蝌笔藏,吐作列纬森光芒。晓骖六龙驾羲驭,腾踏未必输飞黄。

蟾蜍部纪事

《西京杂记》:广川王发晋虞公冢,得玉蟾蜍一枚,腹空容五,合如新玉,取以盛水滴砚。
《香案牍》:武阳北平山有白虾蟆,谓之肉芝,王乔食以仙去。
《广古今五行记》:晋孝武太元八年,义兴人周客有一女年十八九,端丽洁白,尤辩惠,性嗜脍,啖之恒苦不足。有许纂者,少好学,聘之为妻。到婿家,食脍如故,家由之贫。于是门内博议,恐此妇非人,命归家。乘车至桥南,见罟家取鱼作鲊著案上,可有十许斛。便于车中下一千钱,以与鱼主,令捣齑。乃下车,熟食五斗,生食五斗。当啖五斛许,便极闷卧。须臾,据地大吐水,忽有一蟾蜍,从吐而出。遂绝不复啖,病亦愈。时天下大兵。
《续博物志》:宋刘亮合仙丹,须白蟾蜍得而服之,立死。《陕西通志》:蟾井在西安府临潼县,骊山,白鹿观中。有金色三足虾蟆,贺兰先生见之,曰此肉芝也。烹而食之,白日升天。
《云仙杂记》:孙愿夜行横塘,见池中大鱼,映月吸水,移时不去,池外数步有一小坎,正涵北斗。有虾蟆数十共来饮啜,愿异之。明日汰池中,惟有一大鲤,身已五色,复来坎所访求虾蟆,得三足者数十。
《茅亭客话》:伪蜀将季延秋门内,严真观前,蚕市有村夫鬻一白虾蟆,其质甚大,两目如丹。聚视者皆云:肉芝也。有医工王姓,失其名,以一缗市之归,所止,虑其走匿,因以一大臼合于地,至暝石臼透明如烛,笼王骇愕,遂斋沐选日,负铛挈蟾,辞家往青城,山杳绝音耗洎。明年圣朝伐蜀,竟不知王之存亡也。
《东坡志林》:富彦国在青社河北,大饥,民争归之,有夫妇襁负一子。未几,迫于饥困,不能皆全,弃之道左空冢中而去,岁定还乡,经此冢,欲收其骨,则儿活肥健愈,于未弃时见父母,匍匐来就,视冢中空无有,惟有一窍滑易,如蛇鼠出入。有大蟾蜍如车轮,气咻咻然,出穴中,意儿在冢中,常呼吸此气,故能不食而健,自尔遂不食,年六七岁,肌理如玉,其父抱儿来京师,以示小儿医张荆筐。张曰:物之有气者能蛰,燕蛇虾之类是也。能蛰则能不食,不食则寿,此千载虾蟆也。法不当与药,若听其不食,不娶,长必得道,父喜携去,今不知所在,张与余言,盖嘉祐六年也。
《太平清话》:政和二年,夏四月,新安蟾蜍背生芝草,时农夫汲水于龙渊之津睹此。一蟾望日而拱,已而视之,则其背生芝,凡十五叶,叶间有异草,蒙茸苍翠,岁寒不彫。
《河南府志》:宋徽宗政和二年,龙涧有蟾蜍,背生芝草,长三寸许。
《清波杂志》:政和二年,待制李譓进蟾芝,上曰:蟾,动物也。安得生芝。闻大相国寺市中多有鬻此者,为玩物耳。譓从臣何敢附会如此。命以盆水渍之一夕,而解竹钉,故楮皆见于是责譓,以罔上安置焉。

蟾蜍部杂录

《文子·上德篇》:蟾蜍辟兵,寿在五月之望。
《淮南子·原道训释》:大道而任小数,无以异于使蟹捕鼠,蟾蝫捕蚤,不足以禁奸塞邪,乱乃逾滋。
月照天下,而蚀于蟾蜍。腾蛇游雾,而殆于蝍蛆。《参同契》:蟾蜍与兔魄,日月气双明,蟾蜍视卦节兔者,吐生光。
《抱朴子·仙药篇》:肉芝者,万岁蟾蜍,带其左手于身,辟五兵,若敌人射己者,弓弩矢皆反还自向也。此物得而阴乾末服之,令人寿四万岁。
《杂应篇》:或以月蚀时刻,三千岁蟾蜍喉下有八字者血,以书所持之刃剑。或带武威符荧火丸。或交锋刃之际,乘魁履刚,呼四方之长,亦有明效。
《搜神记》:蟾蜍得菰,卒时为鹑。
《五经通义》:月中有兔与蟾蜍,兔月阴也,蟾蜍阳也。而与兔并明阴,系于阳也。

蟾蜍部外编

《搜神记》:羿请无死之药于西王母,嫦娥窃之以奔月,将往,枚筮之于有黄。有黄占之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恐毋惊。后且大昌。嫦娥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蝫。
《拾遗记》:越王勾践使工人,祠昆吾之神,采金铸之以成八剑之精,三名转魄,以之指月,蟾兔为之倒转。《志怪录》:沈庆校书说境中有一吏,人家女病,邪饮食无恒,或歌或哭,裸形奔驰,抓毁面目,遂召巫者治之,结坛场,鸣鼓吹,禁咒之次,有一乘航船者,偶驻泊门首河内,枕舷卧,忽见阴沟中一蟾蜍,大如碗朱,眼毛脚随鼓声作舞,乃将篙拨得缚于篣,板下闻其女叫云:何故缚我。婿船者乃扣门。语其主曰:某善除此疾,主深喜,问其所欲,云:祗希数千文,别无所求,主曰:某惟此女偏爱之前后,医疗已数百缗,如得愈,何惜数千邪。愿倍酬之。船者乃将其蟾,以油熬之,女翌日差。《太平清话》:大定六年,熙州野外流水,见一人乘白马红衫,玉带,如少年中官状,马前有六蟾蜍,凡三时,方没郡人,竞往观之,相去甚近,而无风涛之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