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乳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七十九卷目录

 蠹部汇考
  蟦蛴图
  诗经〈卫风硕人〉
  尔雅〈释虫〉
  方言〈蛴螬杂释〉
  毛诗陆疏广要〈领如蝤蛴〉
  埤雅〈蟦蛴 蝤蛴〉
  尔雅翼〈蝤蛴〉
  本草纲目〈本蠹虫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桑蠹虫气味 主治 粪 主治 附方 柳蠹虫集解 气味 主治 粪主治 附方 桃蠹虫集解 气味 主治 粪主治 桂蠹虫集解 气味 主治 粪主治 柘蠹虫集解 屎主治 枣蠹虫集解 屎主治 竹蠹虫集解 主治 发明 蛀末主治 附方 芦蠹虫集解 气味 主治 苍耳蠹虫集解 主治 发明 附方 青蒿蠹虫集解 主治 发明 皂荚蠹虫气味 主治 茶蛀虫集解 蛀屑主治 蛴螬释名 集解 正误 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蠹部艺文
  籍田说          魏曹植
  蠹化          唐陆龟蒙
 蠹部纪事
 蠹部杂录
 蠹部外编
 衣鱼部汇考
  蟫图
  周礼〈秋官〉
  尔雅〈释虫〉
  博雅〈释虫〉
  尔雅翼〈蟫〉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衣鱼部艺文〈诗〉
  咏壁鱼          唐李远
  蟫            宋邵雍
 衣鱼部纪事
 衣鱼部杂录
 乳虫部汇考
  蚃图
  尔雅〈释虫〉
  广雅〈释虫〉
  埤雅〈蚃〉
  本草纲目〈乳虫集解 气味 主治〉
 天牛部汇考
  天牛图
  尔雅〈释虫〉
  酉阳杂俎〈天牛虫〉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录飞生虫 附方〉
 蜗牛部汇考
  蜗牛图
  尔雅〈释鱼〉
  山海经〈中山经〉
  古今注〈虫鱼〉
  墨客挥犀〈蜗制蜈蚣〉
  埤雅〈蜗〉
  尔雅翼〈蜗牛〉
  本草纲目〈蜗牛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蜗壳主治 附方 蛞蝓集 解 正误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缘桑螺释名 集解 主治 发明〉
 蜗牛部艺文
  蜗牛赋         唐马吉甫
 蜗牛部纪事
 蜗牛部杂录

禽虫典第一百七十九卷

蠹部汇考

释名


蝤蛴《诗经》    蝎《尔雅》
蛣𧌑《尔雅》    桑蠹《尔雅》蟦蛴《尔雅》    蛴螬《尔雅》
蠀螬《方言》    蝤蠀《方言》
《方言》    蝖𧎅《方言》《方言》     蛭蛒《方言》天蝼《方言》    蛴《毛诗·陆疏广要》
𧎅蛴《毛诗·陆疏广要》木蠹虫《本草纲目》桑蠹虫《本草纲目》 柳蠹虫《本草纲目》
桃蠹虫《本草纲目》 桂蠹虫《本草纲目》
柘蠹虫《本草纲目》 枣蠹虫《本草纲目》
竹蠹虫《本草纲目》 芦蠹虫《本草纲目》
苍耳蠹虫《本草纲目》青蒿蠹虫《本草纲目》
皂荚蠹虫《本草纲目》茶蛀虫《本草纲目》
蟦蜰《本草纲目》  乳齐《本草纲目》

蟦蛴图


《诗经》《卫风·硕人》

领如蝤蛴。
〈传〉蝤蛴,蝎虫也。〈注〉《尔雅》云:蟦蛴,螬。蝤蛴,蝎。郭云:蛴螬在粪土中,蝎在木中,蝎桑蠹是也。〈朱注〉木虫之白而长者。〈大全〉《本草》注曰:郭璞云:腐木根下,有之瘦而白。

《尔雅》《释虫》

蝎,蛣𧌑。
〈注〉木中蠹虫。〈疏〉木中蠹虫,解在下。

蝎,桑蠹。
〈注〉即蛣𧌑。

蟦蛴,螬。
〈注〉在粪土中。

蝤蛴,蝎。
〈注〉在木中,今虽通名为蝎,所在异。〈疏〉此辨蝎在土,在木之异名也。其在粪土中者,名蟦蛴,又名蛴螬。其在木中者,方言云:关东谓之蝤蛴,梁益之间谓之蝎。上文蝎蛣𧌑,郭云木中蠹,下文蝎桑蠹,郭云即蛣𧌑,然则蟦蛴也,蛴螬也,蝤蛴也,蛣𧌑也,桑蠹也,蝎也,一虫而六名也。以在木中者,白而长,故诗人以比妇人之颈。硕人云:领如蝤蛴是也。

《方言》蛴螬杂释

蠀螬谓之蟦,自关而东谓之蝤蠀,或谓之蠾,或谓之蝖𧎅。
亦呼当齐,或呼地蚕,或呼蟦蝖。

梁益之间,谓之蛒,或谓之蝎,或谓之蛭。蛒秦晋之间,谓之蠹,或谓之天蝼,四方异语而通者也。
按尔雅云,𧎅天蝼谓蝼蛄耳,而方言以为蝎,未详其义也。

《毛诗·陆疏广要》领如蝤蛴

蝤蛴生粪中,《尔雅》曰:蟦蛴,螬也。蝤蛴,蝎也。
毛传蝤蛴蝎虫,陶隐居云:一名蟦蛴,杂猪蹄作羹,与乳母不能别陈藏器。云蛴螬居粪土中,身短足长,背有毛筋,但从水入,秋化为蝉蝎。在朽木中食木心,穿如锥刀。一名蠹,身长足短,口黑无毛节,慢至春雨,化为天牛,两角状如水牛,色黑形质又别苏恭,乃混其状总,名蛴螬,乃千虑一失矣,此即木中蠹虫,亦曰桑蠹。故古者谮从中起,谓之蝎谮,名物疏蟦蛴蝤蛴,二物也。蟦蛴一名螬,亦名蛴螬,一名蜰蛴,一名𧎅蛴。庄子云:乌足根所化。淮南云:黍成,王充云化复育转为蝉,博物志云,以背行驶,便于用足者也。蝤蛴一名蝎,一名蠹,一名桑蠹,一名蛣𧌑,生于桑柳柏及构木中,诸腐木根下亦多有之。本是二种,陶隐居及苏恭俱混为一,误也。蝎自蝤蛴之异名,非虿尾之蠍也,天蝼尔雅云:𧎅即蝼蛄也。扬子云言:蛴螬或谓之天蝼,然则亦异物同名,非尔雅之𧎅矣。

《埤雅》蟦蛴

《尔雅》曰:蟦蛴,螬。蝤蛴,蝎。盖蟦蛴,一名螬。蝤蛴,一名蝎。本草亦曰:一名蟦蛴,旧说蝤蛴生于木中,内外洁白。符子所谓石生金木,生蝎是也,蟦蛴在粪草中,外黄内黑,亦或谓之蛴螬。列子所谓乌足之根,为蛴螬是也,蛴螬大者如足大,指以背行,乃驶于脚造化。权舆云:蛇豸腹窜,蛴螬背行,今俗谓之蠀螬。方言曰蠀螬,谓之蟦。自关而东谓之蝤螬。旧云蛴螬化为复,育复育转而为蝉,盖蝉之去,复育龟之,解甲蛇之蜕皮可谓尸解矣。三教珠英曰蒿成蛴螬。

蝤蛴

尔雅曰蝎蛣𧌑,又曰蝤蛴蝎盖蝎,一名蝤蛴,一名蛣𧌑。蛣𧌑曲貌以形举也。方言曰关东,谓之蝤蛴,梁益之间谓之蝎。诗曰:领如蝤蛴,盖蝤蛴之体,有丰洁且白者。故诗以况庄姜之领,七辩曰蝤蛴之,领阿那宜顾是也。化书曰燥湿,相育不母,而生蝤蛴,此即木中蠹虫,亦曰桑蠹。故古者谮从中起,谓之蝎。谮曹植籍田论曰:昔三苗共工欢兜,非尧之蝎,欤齐之诸田晋之六,卿鲁之三,桓非诸侯之蝎欤。

《尔雅翼》蝤蛴

《尔雅》:蝤蛴,螬。粪土中虫,又云蝤蛴,蝎。谓在木中者,二物大抵相似,以所处为异,大者如足大,指而蝤蛴在腐柳中者,内外洁白,故诗人以比硕人之领,其所谓蝎,非虿尾之蝎也。至于蛴螬食李之半,于陵子尝匍匐而食之,三咽然后耳有闻,目有见仲子之廉,不忍受人一餐而甘餔,蛴螬之馀腐以此,而发皇视听则其节之苦甚矣。《淮南万毕术》曰:黍成蛴螬,言以秋冬穫黍,置沟中,即生蛴螬也。说者以为齐人曹氏之子所化。《论衡》曰:蛴螬化为复育,复育化为蝉。言万物变化如此,扬雄《方言》乃云,或谓之蝖𧎅,或谓之蝎,或谓之蛭蛒,或谓之天蝼,此其为物多矣,非止一蛴螬也。
《本草纲目》木蠹虫释名
李时珍曰:蠹古文作蠹,食木虫也,会意尔雅云蝤蛴蝎也,蝎蛣𧌑也。郭璞云凡木中蠹,虫通名为蝎,但所居各异耳。

《集解》

陈藏器曰:木蠹一如蛴螬,节长足短,生腐木中,穿木如锥,至春雨化为天牛,苏恭以为蛴螬,深误矣详蛴螬下。
李时珍曰:似蚕而在木中,食木者为蝎,似蚕而在树上,食叶者为蠋,似蠋而小,行则首尾相就,屈而后伸者为尺蠖,似尺蠖而青小者为螟蛉,三虫皆不能穴木。至夏俱羽化为蛾,惟穴木之蠹宜入药用。

《气味》

辛平,有小毒。

《主治》

陈藏器曰:血瘀劳损,月闭不调,腰脊痛有损血及心腹间疾。

《发明》

李时珍曰:各木性味良毒不同,而蠹亦随所居所食而异,未可一概用也。古方用蠹多取桑柳构木者,亦各有义焉。

桑蠹虫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别录》曰:心暴痛金疮肉生不足。
日华曰:胸下坚满障,翳瘀肿治风疹。
《蜀本》曰:治眼得效。
藏器曰:去气补不足,治小儿乳霍。
时珍曰:小儿惊风口疮风疳,妇人崩中漏下赤白,堕胎下血产后下痢。

粪主治

时珍曰:肠风下血,妇人崩中产痢,小儿惊风胎癣,咽喉骨哽。

《附方》

崩中漏下赤白:用桑蝎烧灰,温酒服方寸匕,日二。〈千金〉堕胎下血不止:桑木中蝎虫烧末,酒服方寸匕,日二,虫屎亦可。〈普济方〉
肠风下血:枯桑树下虫屎,烧存性,酒服一钱。〈圣惠方〉产后下痢,日五十行:用桑木里蠹虫粪,炒黄,急以水沃之,稀稠得所,服之,以瘥为度,此独孤讷祭酒方也。〈必效方〉
小儿胎癣,小儿头生疮,手爬处即延生,谓之胎癣。先以葱盐汤洗净,用桑树木蛀屑烧存性,入轻粉等分油和傅之。〈圣惠方〉
咽喉骨哽:桑木上虫粪,米醋煎呷。〈永类钤方〉

柳蠹虫集解

李时珍曰:柳蠹生柳木中甚多,内外洁白,至春夏化为天牛,诸家注蛴螬多取之亦误矣。

《气味》

甘辛平,有小毒。

《主治》

李时珍曰:瘀血腰脊沥血痛,心腹血痛,风疹风毒,目中肤,翳功同桑蠹。

粪主治

李时珍曰:肠风下血产后,下痢,口疮,耳肿齿龈风毒。

《附方》

口疮风疳小儿病,此用柳木蛀虫,矢烧存性为末,入麝香少许,搽之杂木,亦可。〈幼幼新书〉
齿龈风肿:用柳蠹末半合,赤小豆炒,黑豆炒,各一合,柳枝一握,地骨皮一两,每用三钱,煎水热漱。〈御药院方〉耳肿风毒,肿起出血:取柳虫粪化水,取清汁调,白矾末少许,滴之。〈肘后方〉

桃蠹虫集解

《别录》曰:食桃树虫也。
陈藏器曰:桃蠹辟鬼,皆随出而各有功也。

《气味》

辛温无毒。

《主治》

《本经》曰:杀鬼邪恶不祥。
日华曰:食之肥人悦颜色。

粪主治

《子母秘录》曰:辟瘟疫,令不相染,为末,水服方寸匕。

桂蠹虫集解

陈藏器曰:此桂树中,虫辛美可啖。
李时珍曰:按汉书陆贾传,南越尉陀,献桂蠹二器,又《大业拾遗录》云:隋时,始安献桂蠹,四瓶以蜜,渍之紫色,辛香有味啖之,去痰,饮之疾,则此物自汉隋以来,用充珍味矣。

《气味》

辛温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去冷气。
李时珍曰:除寒痰澼饮冷痛。

粪主治

李时珍曰:兽骨哽煎醋漱咽。

柘蠹虫集解

陈藏器曰:陶注詹糖云伪者,以柘虫屎为之,此即柘蠹,在木间食木之屎也,詹糖烧之香,而此屎不香,既不相似亦难伪之。

屎主治

陈藏器曰:破血

枣蠹虫集解

李时珍曰:此即蝤蛴之在枣树中者。

屎主治

李时珍曰:普济聤耳出脓水,研末,同麝香少许,吹之。

竹蠹虫集解

李时珍曰:竹蠹生诸竹中,状如小蚕,老则羽化为硬翅之蛾。

《主治》

李时珍曰:小儿蜡梨头疮,取慈竹内者捣和,牛溺涂之。

《发明》

李时珍曰:竹蠹古方未见用者,惟袖珍方治小儿蜡梨用之。按淮南万毕术云,竹虫饮人,自言其诚,高诱注云,以竹虫三枚,竹黄十枚,和匀,每用一大豆许烧入酒中,令人饮之,勿至大醉,叩问其事,必得其诚也。此法传自古典未试,其果验否姑载之。

蛀末主治

李时珍曰:聤耳出脓水汤,火伤疮。

《附方》

聤耳出水:苦竹蛀屑、狼牙白敛等分为末,和匀,频掺之。〈圣惠方〉
耳出臭脓:用竹蛀虫末,胭脂坯子等分,麝香少许,为末吹之。〈朱氏集验〉
耳脓作痛,因水入耳内者,如圣散:用箭簳内蛀末一钱,腻粉一钱,麝香五分,为末,以绵杖缴尽送药入耳,以绵塞定,有恶物放令流出,甚者三度必愈。〈普济方〉汤火伤疮:竹蠹蛀末傅之。〈外台秘要〉
湿毒臁疮:枯竹蛀屑、黄檗末等分,先以葱椒茶汤洗净,搽之日一上。
牙齿疼痛:蛀竹屑、陈皮各一两,为末,乌梅肉同研,如泥傅之。〈救急方〉

芦蠹虫集解

陈藏器曰:出芦节中,状如小蚕。

《气味》

甘寒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小儿饮乳后,吐逆不入,腹取虫二枚,煮汁饮之,呕逆与乳不同,乳饱后出者,为乳也。

苍耳蠹虫集解

李时珍曰:苍耳蠹虫生,苍耳梗中状如小蚕,取之,但看梗有大蛀眼者,以刀截去两头,不蛀梗多收线缚挂檐下,其虫在内经,年不死用时取出,细者以三条当一用之。

《主治》

李时珍曰:疔肿恶毒,烧存性研末,油调涂之,即效。或以麻油浸死,收贮每用一二枚,捣傅即时毒散,大有神效。

《发明》

李时珍曰:苍耳治疔肿肿毒,故虫亦与之,同功古方不见用,近时方法每用之。

《附方》

一切疔肿及无名肿,毒恶疮刘,松石经验,方用苍耳草,梗中虫一条,白梅肉三四分,同捣如泥贴之,立愈。
圣济总录,用麻虫即苍耳草,内虫炒黄色,白僵蚕

江茶各等分,为末,蜜调涂之。 又用苍耳节内,虫四十九条,搥碎入,人信少许,搥成块,刺疮令破傅之,少顷,以手撮出根即愈。

青蒿蠹虫集解

李时珍曰:此青蒿节间虫也,状如小蚕,久亦成蛾。

《主治》

李时珍曰:急慢惊风,用虫捣和,朱砂汞粉各五分,丸粟粒大,一岁一丸乳汁服。

《发明》

李时珍曰:古方不见用者,保婴集用治惊风云,十不失一,其诗云,一半朱砂,一半雪,其功只在青蒿,节任教死去也,还魂服时,须用生人血。

皂荚蠹虫气味

辛。

《主治》

危氏曰:蝇入人耳害人,研烂同鳝鱼血点之。

茶蛀虫集解

李时珍曰:此装茶笼内,蛀虫也,取其屎用。

蛀屑主治

李时珍曰:聤耳出汁,研末,日日缴净,掺之。〈出圣惠〉

蛴螬释名

李时珍曰:蛴螬方言作蠀螬,象其蠹物之声,或谓是齐人,曹氏之子所化,盖谬说也。蟦蜰言,其状肥也。乳齐言,其通乳也,别录作㪍齐误矣。

《集解》

《别录》曰:蛴螬生河内,平泽及人家,积粪草中,取无时反行者良。
陶弘景曰:大者如足大指,以背滚行,乃驶于脚杂,猪蹄作羹,与乳母不能别之。
李时珍曰:其状如蚕而大,身短节促足长有毛,生树根及粪土中者,外黄内黑生旧茅屋上者,外白内黯皆湿热之气,熏蒸而化,宋齐丘所谓燥湿相,育不母而生是矣,久则羽化而去。

正误

陶弘景曰:诗云领如蝤蛴,今以蛴字在上恐倒尔。苏恭曰:此虫一名蝤蛴,有在粪土中,或在腐木中。其在腐柳中者,内外洁白。粪土中者,皮黄内黑黯形色。既异土木又殊当以木中者,为胜,宜冬月采之。寇宗奭曰:诸腐木根下,多有之构木津甘,故根下尤多,亦有生于粪土中者,虽肥大而腹中黑,不若木中者,虽瘦而稍白,研汁可用。
雷敩曰:蛴螬须使桑树柏树中者妙。韩保升曰:按尔雅注云,蟦蛴螬在粪土中,蝤蛴蝎蝎蛣𧌑又云蝎,桑蠹并木中,蠹也,正与本经蟦蛴生积粪草中,相合苏恭言,当以木中者为胜,则此外恐非也,切谓不然。今诸朽树中,蠹虫通谓之蝎,莫知其主疗惟桑树中者近方用之而有名未用曾用未识类中有桑蠹,一条即此也。盖生产既殊,主疗亦别,虽有毒无毒,易见而相使相恶,难知且蝎不号,蛴螬蟦不名蛣𧌑,自当审之。陈藏器曰:蛴螬居粪土中,身短足长,背有毛筋,但从夏入秋,蜕而为蝉,飞空饮露,能鸣高洁。蝤蛴一名蝎,一名蠹,在朽木中,食木心,穿木如。锥身长足短,口黑无毛节慢,至春雨后,化为天牛,两角如水牛色,黑背有白点,上下缘木飞,腾不远出处,既殊形质又别。陶苏乃混,注之盖,千虑一失也,惟郭璞注,尔雅谓蛴螬在粪土中,蝤蛴桑蠹在木中,齧桑似蜗牛长角,善齧桑树者,为是也。
苏颂曰:今医家与蓐妇下乳,药用粪土中者,其效殊速,乃知苏恭之说,不可㨿也。

《修治》

雷敩曰:凡收得后,阴乾与糯米同炒,至米焦黑,取出,去米及身上口畔肉,毛井黑尘了作三四截,研粉用之。
李时珍曰:诸方有乾研及生取汁者,又不拘此例也。

《气味》

咸微温,有毒。
《别录》曰:微寒
徐之才曰:蜚蠊为之使恶附子。

《主治》

《本经》曰:恶血血瘀痹,气破折血在胁下,坚满痛月,闭目中,淫肤青翳白膜。
《别录》曰:疗吐血在胸,腹不去及,破骨踒折血,结金疮内塞产后中,寒下乳汁。
《药性》曰:取汁滴目,去翳障,主血止痛。
日华曰傅恶疮。
陈藏器曰:汁主赤白游疹疹擦破涂之。
苏颂曰:取汁,点喉痹得下即开。
李时珍曰:主唇紧口疮丹,疹破伤风疮竹木入肉,芒物眯目。

《发明》

陶弘景曰:同猪蹄作羹,食甚下乳汁。
苏颂曰:张仲景治杂病,大䗪虫丸方中用之,取其去胁下坚满也。
李时珍曰:许学士本事方治筋急,养血地黄丸中用,之,取其治血瘀痹也,按陈氏经验方云晋书吴中,书郎盛,彦母王氏失明婢,取蛴螬蒸熟与食,王以为美彦还知之,抱母恸哭,母目即开与。本草治目中,青翳白膜,药性论汁,滴目中,去翳障之说相合,予尝以此治人,得验,因录以传人。又按鲁伯嗣婴童,百问云张太尹,传治破伤风,神效,方用蛴螬将驼脊背捏住,待口中吐水,就取抹疮上,觉身麻汗出,无有不活者。子弟额上跌破,七日成风,依此治之,时间就愈此,又符疗踒折,传恶疮金疮内,塞主血止痛之说也,盖此药能行,血分散,结滞,故能治以上诸病。

《附方》

小儿脐疮:蛴螬研末傅之,不过数次。〈千金方〉
小儿唇紧:蛴螬研末,猪脂和傅之。〈千金方〉
赤白口疮:蛴螬研汁,频搽,取效。〈大观〉
丹毒浸淫走串皮中,名火丹,以蛴螬捣烂涂之。〈删繁方〉痈疽痔漏:蛴螬研末傅之,日一上。〈子母秘录〉
虎伤人疮:蛴螬捣烂,涂之,日上。〈唐瑶经验方〉
竹木入眼:蛴螬捣涂之,立出。〈肘后〉
麦芒入眼:以新布覆目中,持蛴螬从布上摩之,芒著布上出也〈千金方〉
断酒不饮:蛴螬研末,酒服之,永不饮。〈千金方〉

蠹部艺文

《籍田说》魏·曹植

封人有能以轻凿修钩,去树之蝎者,树得以繁茂,中舍人曰:不识治天下者亦有蝎乎。寡人告之曰:昔三苗共工鲧驩兜,非尧之蝎与。问曰:诸侯之国,亦有蝎乎。寡人告之曰:齐之诸田,晋之六卿,鲁之三桓,非诸侯之蝎与,然三国无轻凿修钩之任,终于齐篡鲁弱,晋国以分,不亦痛乎。曰:不识为君子者亦有蝎乎。寡人告之曰:固有之也,富而慢,贵而骄,残仁贼义,甘财悦色,亦君子之蝎乎。天子勤耘以收一国,大夫勤耘以收世禄,君子勤耘以显令德。夫农者始于种,终于穫,泽既时矣。苗既美矣,弃而不耘,则故为荒畴,盖丰年者期于必收,譬修道亦期于没身也。

《蠹化》唐·陆龟蒙

橘之蠹大如小指,首负特角,身蹙蹙然,类蝤蛴而青翳。叶仰齧如饥蚕之速,不相上下人,或掁触之辄奋角而怒,气色桀骜。一旦视之凝然,弗食弗动明日复往,则蜕为蝴蝶矣。力力拘拘,其翎未舒,襜黑韝苍〈集作苍黄〉,分朱间黄〈集作苍〉,腹填而椭〈音堕〉,緌纤且长,久醉方寤,羸枝不扬,又明日往则,倚薄风露攀缘草树耸空,翅轻瞥然而去,或隐蕙隙,或留篁端翩,旋轩虚飏曳纷拂甚可爱也。须臾,犯蝥网而胶之,引丝环缠牢,若桎〈文粹作拲〉梏人虽甚怜,不可解而纵矣。噫秀其外,类有文也。嘿其中,类有德也。不朋而游,类洁也。无嗜而取,〈集作食〉类廉也。向使前不知为橘之蠹,后不见触蝥之网,人谓之钧天帝,居而来今复还矣。天下大橘也,名位大羽化也,封略大蕙篁也,苟灭德忘公崇浮饰傲荣其外,而枯其内,害其本,而窒其源,得不为大蝥网而胶之乎。观吾之蠹化者,可以惕惕。

蠹部纪事

《晋书·盛彦传》:彦母王氏因疾失明,彦每言及,未尝不流涕。于是不应辟召,躬自侍养,母食必自哺之。母既疾久,至于婢使数见捶挞。婢忿恨,伺彦暂行,取蛴螬炙饴之。母食以为美,然疑是异物,密藏以示彦。彦见之,抱母恸哭,绝而复苏。母目豁然即开,从此遂愈。

蠹部杂录

《庄子·至乐篇》:乌足之根为蛴螬。
《易林》:桑华腐蠹,衣敝如络。女功不成,丝布为玉。《淮南子·人间训》:蠹啄剖梁柱。
《晋书·庾峻传》:峻上疏曰:山林之士,先王嘉之,出处有地。秦塞斯路,利出一官,商君谓之六蝎,韩非谓之五蠹。
《博物志》:蛴螬以背行,快于足。
《抱朴子·对俗篇》:桑树见断而蠹殄。《博喻篇》:禁令不明而严刑,以静乱庙;算不精而穷兵,以侵邻犹。钐禾以讨蝗虫,伐木以杀蠹蝎。
《搜神记》:木蠹生虫,羽化为蝶。
《发蒙记》:蛴螬出朽刍。
《荆楚岁时记》:五月五日取菊为灰,以止小麦蠹。《物类相感志》:木樨蛀者,用芝麻梗带壳,束悬树上。《华川卮辞》:蠹蚁仆柱梁蚊,虻走牛羊,小人虽寡为害盖甚钜也。

蠹部外编

《宣室志》:平阳人张景者,以善射为本郡裨将。景有女,始十六七,甚敏惠。其父母爱之,居以侧室。一夕,女独处其中,寐末熟,忽见轧其户者。俄见一人来,被素衣,貌充而肥,自攲身于女之榻。惧为盗,默不敢顾。白衣人又前迫以笑,女益惧,且虑为怪焉。因叱曰:君岂非盗乎不然,是他类也。白衣者笑曰:东选吾心,谓吾为盗,且亦误矣。谓吾为他类,不其甚乎且吾本齐人曹氏子也,谓我美风仪,子独不知乎子虽拒我,然犹寓子之舍耳。言已,遂偃于榻,且寝焉。女恶之,不敢窃视。迨将晓方去。明夕又来,女惧益甚。又明日,具事白于父。父曰:必是怪也。即命一金锥,贯缕于其末,且利铓,以授女,教曰:魅至以,此表焉。是夕又来,女强以言洽之。魅果善语。夜将半,女密以锥剚其项。其魅跃然大呼,曳缕而去。明日,女告父。父命僮逐其迹,出舍数十步,至古木下,得一穴而绳贯其中。乃穷之,深不数尺,果有一蛴螬,约尺馀,蹲其中焉,锥表其项。盖所谓齐人曹氏子也。景即杀之,自此遂绝。

衣鱼部汇考

释名


《尔雅》     白鱼《尔雅》
蛃鱼《博雅》    壁鱼《尔雅翼》
《本草纲目》

蟫图


《周礼》《秋官》

剪氏下士一人,徒二人。
〈订义〉郑康成曰:剪断灭之言,主除虫蠹者。 郑锷曰:除蠹之法,与庶氏除蛊事同,而义异蠹比蛊为害甚轻。官曰:剪教人以剪而去之,之法也。

掌除蠹物。
〈订义〉郑康成曰:蠹物穿食人器物者,蠹鱼亦是也。郑锷曰:书内有白鱼及白蠹食书之,类然考之。传有曰:木将病,蠹生之,则蠹亦为木之害也。

以攻禜攻之,以莽草熏之。
〈订义〉郑康成曰:攻禜祈名莽草,药物杀虫者,以熏之则死。 郑锷曰:莽草药名也,谓其有神,则以攻禜而攻之,谓其有毒,则以莽草而熏之。

剪氏掌除蠹物。凡庶蛊之事。
〈订义〉郑锷曰:又言凡庶蛊之事者,庶氏自掌除蛊然。蛊为难除除之不得,或亦用剪氏之法。

《尔雅》《释虫》

蟫,白鱼。
〈注〉衣书中虫,一名蛃鱼。〈疏〉此衣书中虫也,一名蟫,一名白鱼,本草谓之衣鱼是也。

《博雅》《释虫》

白鱼,蛃鱼也。

《尔雅翼》

蟫白鱼衣书中,虫也。始则黄色,既老,则身有粉,视之如银,故名白鱼。荆楚之俗七月曝,经书及衣裳以为卷轴,久则有白鱼。穆天子传蠹书于羽,陵周官剪氏掌除蠹物,郑氏谓器物生虫。鱼韩文公诗曰:岂殊蠹书虫生死,文字间谓是也。毛诗草木疏曰:天子赐诸侯茝兰,可著藏衣书中,古者秘书之藏,置芸以辟之,芸亦香草也,后世书敕用黄纸,味既苦而虫不生。王充《论衡》曰:变复之家谓虫食谷者,吏贪狼所致也,书卷不舒衣,襞不悬皆生虫也,此复关何吏耶。一名蛃鱼,又名壁鱼,又名衣鱼,齐明帝疾敕台,省府署求白鱼,为药外,始知之蟫,有谈寻淫三音淫,或讹为经籍之经,故又有经音。

《本草纲目》《释名》

寇宗奭曰:衣鱼生久藏衣帛中及书纸中,其形稍似鱼,其尾又分二岐,故得鱼名。
李时珍曰:白其色也,壁其居也,蟫其状态也,丙其尾形也。

《集解》

《别录》曰:衣鱼生咸阳平泽。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衣中乃少,而书卷中甚多,身白有厚粉,以手触之,则落段,成式云补,阙张周封见壁上,瓜子化为壁鱼,因知列子朽瓜化鱼之,言不虚也。俗传壁鱼入,道经中食神仙字,则身有五色人,得吞之,可致神仙。唐张裼之子乃多书,神仙字碎剪,置瓶中,取鱼投之,冀其蠹,食而不能得,遂致心疾书,此以解俗说之惑。
李时珍曰:衣鱼甚蠹衣帛书,画始则黄色,老则有白粉碎之,如银可扑纸笺,按段成式,言何讽于书中,得一发长四寸,捲之无端,用力绝之,两端滴水一方士,云此名脉望,乃衣鱼。三食神仙字则化,为此夜持向天,可以坠星求丹,又异于吞鱼,致仙之说大抵谬妄宜辨正之。

《气味》

咸温无毒。
甄权曰有毒。
《大明》曰:畏芸草、莽草、莴苣。

《主治》

《本经》曰:妇人疝瘕,小便不利,小儿中风,项彊背起摩之。
《别录》曰:疗淋涂疮灭瘢堕胎。
陶弘景曰:小儿淋闭,以摩脐及小腹即通。
苏颂曰:合鹰屎僵蚕,同傅疮瘢即灭。
李时珍曰:主小儿脐风,撮口客忤,天吊风痫口喎重。舌目翳目眯尿,血转胞小便不通。

《发明》

李时珍曰:衣鱼乃太阳经药,故所主中风,项彊惊痫,天吊目翳,口喎淋,闭皆手足太阳经病也,范汪方治小便不利,取二十七枚捣,分作数丸,顿服,即通。《齐书》云:明帝病笃,敕台省求白鱼为药,此乃神农药,古方盛用而今人罕知矣。

《附方》

小儿胎寒腹痛汗出,用衣中白鱼,二七枚,绢包于儿腹上,回转摩之,以愈为度〈圣惠方〉
小儿撮口壁,鱼儿研末,每以少许涂乳,令儿吮之。〈圣惠方〉
小儿客忤项彊欲死,衣鱼十枚,研傅乳上吮之,入咽,立愈,或以二枚涂母手中,掩儿脐得吐下,愈外仍以摩项彊处。
小儿天吊目睛上视,用壁鱼儿乾者十个,湿者五个,用乳汁和研灌之〈圣惠方〉
小儿痫疾,白鱼酒用衣中,白鱼七枚,竹茹一握,酒一升,煎二合,温服之〈外台秘要〉
偏风口喎,取白鱼摩耳左喎摩右,右喎摩左正乃已。〈外台秘要〉
小儿重舌,衣鱼烧灰,傅舌上〈千金翼〉
目中浮,翳书中白鱼末注少许,于翳上,日二。〈外台秘要〉沙尘入目不出者,杵白鱼以乳汁和滴目中,即出,或为末点之〈千金方〉
小便不通,白鱼散用白鱼滑石乱发等,分为散饮,服五分,匕日三〈金匮要略〉
小便转胞不出,纳衣鱼一枚于茎中。〈千金方〉
妇人尿血,衣中白鱼二十枚,纳入阴中。〈子母秘录〉

衣鱼部艺文〈诗〉

《咏壁鱼》唐·李远

鳞细粉光鲜,开书乱眼前。透窗疑漏网,落砚似流泉。潜穴河图内,吞钩乙字边。莫言鬐鬣小,食尽白蘋篇。

《蟫》宋·邵雍

形状类于鱼,其心好蠹书。居常游箧笥,未始在江湖。为害千般有,言烹一物无。年年当盛夏,晒了又如初。

衣鱼部纪事

《穆天子传》:天子东游,次于雀,梁囗蠹书于羽林。《南史·齐明帝本纪》:帝性猜忌,亟行诛戮。信道术,用计数。初有疾,无辍听览,群臣莫知。及疾笃,敕台省府署文簿求白鱼以为药,外始知之。
《酉阳杂俎》:建中末,书生何讽,常买得黄纸古书一卷,读之。卷中得发卷,规四寸,如环无端。何因绝之,断处两头滴水升馀,烧之作发气。讽尝言于道者,吁曰:君固俗骨,遇此不能羽化,命也。据仙经曰:蠹鱼三食神仙字,则化为此物,名曰脉望;夜以规映当天中星,星使立降。可求还丹,取此水和而服之,即时换骨上宾。因取古书阅之,数处蠹漏,寻义读之,皆神仙字。讽方哭伏。
《北梦琐言》:唐张裼尚书有五子,文蔚、彝宪、济美、仁龟,皆有名第,至宰辅丞郎。内一子忘其名,少年闻说,壁鱼入道经函中,因蠹食神仙字,身有五色,人能取壁鱼吞之,以致神仙而上升。张子惑之,乃书神仙字,碎剪实于瓶中,捉壁鱼以投之,冀其蠹蚀,亦欲吞之,遂成心疾。每一发作,竟月不食,言语粗秽,无所回避。其家扃闭而守之,俟其愈,一切如常。餐啜一月食料,须品味而饫之。多年方谢世,是知心灵物也,一伤神气,善犹不可,况为恶乎。即刘辟吞人,张子吞神仙,善恶不同,其伤一也。
《玉壶清话》:宋太宗不识蟫字,见杨蟫名曰:以微类名其子,何也。御笔抹去虫字,名覃。

衣鱼部杂录

《酉阳杂俎》:补阙张周封言,尝见壁上白瓜子化为白鱼。因知列子言朽瓜为鱼之义。
《秘阁闲话》:司书鬼曰:长恩除夕,呼其名而祭之,蠹鱼不生。
《澄怀录》:古人藏书辟蠹,用芸芸香草也。今人谓之七里香叶,类豌豆,作小丛生。
居家宜忌:七日曝皮裘,可以辟蛀。
七日取角蒿,置毡褥书籍中,可以辟蠹。
《珍珠船》:陇州有鱼石子,置书籍中,能辟蠹。

乳虫部汇考

释名


国貉《尔雅》    虫蚃《尔雅》
知声虫《说文》   土蛹《博雅》

蚃图


《尔雅》《释虫》

国貉,虫蚃。
〈注〉今呼蛹虫为蚃。〈疏〉此蛹虫也,今俗呼为蚃,一名国貉,一名虫蚃,说文云知声虫也。

《广雅》《释虫》

土蛹,蚃虫也。

《埤雅》《蚃》

蚃盖虫之知声者也,字从响省,或曰蚃,善令人不迷,故从向也,类从云带蚃醒,迷绕祠解惑是也。说文亦云司马说蚃,从向旧说蝇,于蚕身乳子既茧,化而成蛆,俗呼蚃子入土为蝇。韩诗外传曰:齿如编蚃,非此所谓蚃虫也。

《本草纲目》乳虫集解

李时珍曰:按白獭髓云广中,韶阳属邑乡中,有乳田其法,掘地成窖,以粳米粉铺入窖中,盖之以草壅之,以粪候雨过,气蒸则发开,而米粉皆化成蛹,如蛴螬状,取蛹作汁,和粳粉蒸成乳食,味甚甘美也。此亦蛴螬之类出自人为者,《淮南毕万术》所谓置黍沟中即生蛴螬。广雅所谓土蛹蚃虫者,皆此物也,服食用此,代蛴螬更觉有功无毒。

《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补虚羸益胃气,温中明目。

天牛部汇考

释名


《尔雅》     齧桑《尔雅》
天水牛《本草纲目》 八角儿《本草纲目》
独角仙《本草纲目》 飞生虫《本草纲目》

天牛图


《尔雅》《释虫》

蠰,齧桑。
〈注〉似天牛长角,体有白点,喜齧桑树作孔,入其中,江东呼为齧发。〈疏〉蠰一名齧桑,喜齧桑树作孔入其中因名云。

《酉阳杂俎》天牛虫

天牛虫,黑甲虫也。长安夏中,此虫或出于篱壁间,必雨。成式七度验之,皆应。

《本草纲目》《释名》

天牛一名,天水牛一名,八角儿一角者,名独角仙。李时珍曰:此虫有黑角如八字,似水牛角,故名亦有一角者。

《集解》

陈藏器曰:蛴螬云蝎蠹,在朽木中,食木心,穿如锥刀,口黑身长,足短节慢,无毛,至春雨后,化为天牛,两角状如水牛,亦有一角者,色黑背有白点,上下缘木飞腾不远。
李时珍曰:天牛处处有之,大如蝉,黑甲光如漆,甲上有黄白点,甲下有翅能飞,目前有二黑角甚长,前向如水牛角,能动其喙,黑而扁,如钳甚利,亦似蜈蚣喙,六足在腹,乃诸树蠹虫所化也。夏月有之,出则主雨。按《尔雅》:蠰,齧桑也。郭璞注云:状似天牛,长角体有白点,善齧桑树作孔藏之,江东呼为齧发,此以天牛齧桑,为二物也。而苏东坡天水牛诗云:两角徒自长空飞,不服箱为牛,竟何益利吻穴枯桑,此则谓天牛即齧桑也。大抵在桑树者,即为齧桑耳一角者,名独角,仙入药并去甲翅角足用。

《气味》

有毒。

《主治》

李时珍曰:疟疾寒热,小儿急惊风及疔肿,箭镞入肉去痣靥。

《发明》

李时珍曰:天牛独角仙,本草不载,宋金以来方,家时用之,圣惠治小儿急惊风,吹鼻定命丹,宣明方点身面痣,靥芙蓉膏中,俱用独角仙,盖亦毒物也。药多不录,蝎化天牛,有毒,蛴螬化蝉,无毒,又可见蛴螬与蝎之性,味良恶也。

附录飞生虫

陈藏器曰:状如齧发,头上有角,其角无毒,主难产烧末,水服少许,亦可执之。
李时珍曰:此亦天牛别类也,与鼺鼠同功,故亦名飞生。

《附方》

疔肿恶毒透骨膏,用八角儿杨柳上者,阴乾去壳,四个,如冬月,无此用,其窠代之,蟾酥五分,巴豆仁一个,粉霜雄黄麝香少许,先以八角儿研如泥,入镕,化黄蜡少许,同众药末和作膏子,蜜收每以针刺,疮头破出血,用榆条送膏子,麦粒大,入疮中,以雀粪二个,放疮口,疮回即止,不必再用也。忌冷水如针破无血系,是著骨疔,即男左女右,中指甲末刺出血,糊药又无血,即刺足大拇,血糊药如都,无血必难医也。
箭镞入肉,用天水牛取一角者,小瓶盛之,入硇砂一钱,同水数滴在内,待自然化水,取滴伤处,即出也。寒热疟疾猪膏丸,治疟疾发渴,往来不定,腊猪膏二两,独角仙一枚,独头蒜一个,楼葱一握,五月五日三家粽尖,于五月五日五更时净处,露头赤脚舌拄上腭,回面向北捣一千丸,皂子大,每以新绵裹一丸,系臂上,男左女右〈圣惠方〉

蜗牛部汇考

释名


蚹蠃《尔雅》    螔蝓《尔雅》
仆累《山海经》   陵螺《古今注》
陵蠡《尔雅翼》   土蜗《尔雅翼》
蚹蜗《尔雅翼》   蠡牛《本草纲目》
山蜗《本草纲目》  蜗蠃《本草纲目》
蜒蚰螺《本草纲目》 土牛儿《本草纲目》
缘桑螺《本草纲目》 桑牛《本草纲目》
天螺《本草纲目》

蜗牛图


《尔雅》《释鱼》

蚹蠃,螔蝓。
〈注〉即蜗牛也。〈疏〉蚹蠃一名螔蝓,郭云即蜗牛也,按本草蜗牛。陶注云:生山中及人家屋头,形似蛣蝓,但背负壳,尔海边又一种,正相似以火,炙壳便走出食之,益颜色名,寄居亦可作醢,周礼馈食之,豆羹菹蠃醢是也。

《山海经》《中山经》

青要之山,北望河曲,是多鴐鸟。南望墠渚,是多仆累。
〈注〉仆累,蜗牛也。

《古今注》虫鱼

蜗牛陵螺也,形如螔蝓,壳如小螺,热则自悬于叶下,野人结圆舍,如蜗牛之壳,故曰蜗。舍亦曰:蜗牛之舍也,蜗壳宛转,有文章绞转为结,似螺壳。文名曰:螺缚童子结发,亦为螺髻,亦谓其形似螺壳。

《墨客挥犀》蜗制蜈蚣

蜗牛不特能伏,蝎亦能制蜈蚣,蜈蚣见蜗牛,则不复能去,蜗徐登其背以涎绕之,其足尽落。

《埤雅》《蜗》

《释鱼》曰:蚹蠃,螔蝓。璞云即蜗牛也,孙炎正义以为负螺而行,因以名之盖蜗,背负壳,状如小螺,惊则缩人壳中,如螺闭户,其肉中醢,则曰蜗醢是也。头有小角,故又一名蜗牛。庄子所谓战于蜗角,旧说蜗涎规蝎每为蜗牛所食,先以涎画,地规之蝎,不复去。崔豹《古今注》曰:蜗牛形如螔蝓,壳如小螺,热则自悬于叶下。野人为圆舍曰蜗牛之舍,然则螔蝓与蜗牛异矣,先儒以为螔蝓无壳蜗似螔蝓而有壳今亦有一种生于卑湿大于蜗牛,无壳而有角,盖螔蝓之类也。南方积雨蜗涎,书画屋壁悉成银迹,其卑湿如此。

《尔雅翼》

蜗牛

蜗牛似小蠃,白色生池泽草木间,头有两角,行则触惊,则缩首尾,俱能藏入壳中。盛夏日中则自悬,树叶下,往往升高涎沫,既尽随即枯死一名蜗虫,以其有两角,故以牛名三苍云。蜗小牛螺也,俗谓之蜗牛,又蜗,字有瓜戈二音,故魏隐者,焦先自作一瓜牛,庐瓜即蜗也。为庐舍圆而小如蜗牛之壳,云蜗牛之壳乃是区,画中之最小者,故戴晋人说梁王以国于蜗之左右角者,曰:蛮氏触氏怒而相攻,伏尸百万,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以梁王无以异,于蛮氏蛮伤也。为触所伤,此所以极区内大小之见也。一名螔蝓,一名陵蠡,一名土蜗,一名蚹蜗,螔蝓入三十六禽,又是四种角之例,营室之精云,《尚书大传》曰:钜定螺郑元曰钜定泽也,螺蜗牛也。今按内则蜗醢而菰食岂,谓是耶。《中山经》曰:青要之山,实惟帝之密都。北望河曲,禹父所化也,是多仆累、蒲卢。仆累者,蜗牛也,又有一种无壳者,其形稍大,人家湿处多有之,云是蜗牛之老者。

《本草纲目》蜗牛释名

蜗牛一名蠡牛,一名蚹蠃,一名螔蝓,一名山蜗,一名蜗蠃,一名蜒蚰蠃,一名土牛儿。
陶弘景曰:蜗牛山蜗也,形似瓜字,有角如牛,故名。庄子所谓战于蜗角是矣。
李时珍曰:其头偏戾如喎,其形盘旋如涡,故有喎涡二者不独如瓜字而已。其行延引,故曰蜒蚰。《尔雅》谓之蚹蠃,孙炎注云:以其负蠃壳而行,故名蚹蠃。

《集解》

陶弘景曰:蜗牛生山中及人家,头形如蛞蝓,但背负壳耳。
《大明》曰:此即负壳蜒蚰也。
韩保升曰:蜗牛生池泽草树间,形似小螺,白色头有四黑角。
苏颂曰:凡用蜗牛以形圆而大者为胜,久雨乍晴竹林池沼间多有之,其城墙阴处一种扁而小者,无力不堪用。
李时珍曰:蜗身有涎,往往升高涎,枯则自死也。

《气味》

咸寒,有小毒。

《主治》

《别录》曰:贼风喎僻踠跌,大肠脱肛筋,急及惊痫。甄权曰:生研汁饮,止消渴。
李时珍曰:治小儿脐风撮口,利小便,消喉痹止鼻,衄通耳聋治诸肿毒,痔漏制蜈蚣蝎虿毒,研烂涂之。

《发明》

苏颂曰:入婴孩药最胜。
李时珍曰:蜗牛所主诸病,大抵取其解热消毒之功耳。

蜗壳主治

苏颂曰:一切疳疾
李时珍曰:牙𧏾面上赤,疮鼻上酒,㾴久利下,脱肛。

《附方》

小便不通:蜗牛捣贴脐下,以手摩之,加麝香少许,更妙〈简易〉
大肠脱肛,圣惠治大肠,久积虚冷,每因大便脱肛,用蜗牛一两,烧灰,猪脂和,傅立缩。 又治上證及痢后。脱肛用乾蜗牛一百枚,炒研每用一钱,以飞过赤汁,磁石末五钱,水一盏,煎半盏,调服日三。
痔疮肿痛,丹溪:用蜗牛浸油涂之,或烧研傅之。 济生:用蜗牛一枚,入麝香少许,在内碗盛,次日取水涂之。
发背初起:活蜗牛二百个,以新汲水一盏,汤瓶中,封一夜取涎水入真,蛤粉旋调,扫傅疮上日十,馀度热痛止则疮便愈。〈集验方〉
瘰𤻤未溃:连壳蜗牛七个,丁香七粒,同烧研纸花贴之〈危氏方〉
瘰𤻤已溃:蜗牛烧研,轻粉少许,用猪脊髓调傅之〈危氏方〉
喉痹肿塞:用蜗牛绵裹水浸含咽,须臾立通。 又用蜗牛七枚,白梅肉三枚,研烂绵裹含咽,立效。
喉风肿痛:端午日午时,取蜒蚰十馀条,同盐三四个,小瓶内封固俟化成水,收水点之〈唐氏〉
喉塞口噤:蜒蚰炙二七枚,白梅肉炒二七枚,白矾半生半烧二钱,研为末,每水调五分,服得吐立通〈圣惠方〉。耳腮痄肿及喉下诸肿:用蜗牛同面研傅之。
面上毒疮初起者:急寻水蜒蚰一二条,用酱少许,共捣涂纸上贴之,即退,纸上留一小孔出气,此乃凌汉章秘传,极效方也。〈谈野翁试验方〉
赤白瞖膜:生蜗牛一枚,捣丹砂末于内火上炙,沸以绵染汁,傅眦中日二〈圣惠方〉
鼻血不止:蜗牛煿乾一枚,乌贼骨五分,研末吹之〈圣济总录〉
撮口脐风乃胎热也:用蜗牛五枚,去壳研汁,涂口取效乃止。 又方:用蜗牛十枚,去壳研烂入莳,萝末半分研,匀涂之,取效甚良。
滴耳聋闭:蜗牛膏用蜗牛一两,石胆钟乳粉各二钱,半为末瓷盒盛之,火锻赤研末入片,脑一字每以油调一字,滴入耳中,无不愈者〈并圣惠方〉
蚰蜒入耳:蜗牛椎烂置于耳边,即出也。〈瑞竹堂方〉染须方:用蜒蚰四十条,以京墨水养之,三日埋马屎中,一月取出,以白丝头试之,如即黑到尾,再入马屎中,埋七日再取试之,性缓,乃以染须,庶不致黑皮肤也〈普济方〉
消渴引饮不止,崔元亮海上方:用蜗牛十四枚,形圆而大者,以水三合密器浸一宿,取水饮之,不过一剂愈。 圣惠:用蜗牛焙半两蛤粉,龙胆草桑根,白皮炒各二钱半,研末,每服一钱楮叶汤下。
一切疳疾:用自死蜗壳七枚,皮薄色黄白者,洗净,不得少有尘滓,日乾内酥蜜于壳中,以磁盏盛之,纸糊盏面置炊,饭上,蒸之下饙时,即坐甑中,仍装饭,又蒸饭熟,取出研如水淀,渐渐与吃,一日令尽取效止。〈韦丹方〉
牙𧏾作痛:蜗牛壳三十枚,烧研,日日揩之良。〈圣惠方〉大肠脱肛:蜗牛壳去土研末,羊脂镕化调涂,送入即愈。〈李延寿方〉

蛞蝓集解

《别录》曰:蛞蝓生太山池泽及阴地沙石垣下,八月取之。
陶弘景曰:蛞蝓无壳,不应有蜗名蚹蜗,即蜗牛也,岂以其头形似蜗牛,故亦名蜗与。
韩保升曰:蛞蝓即蜗牛也,而《别录》复有蜗牛一条,虽数字不同,而主疗无别,是后人误出正,如草部有鸡肠,而复出蘩缕也。按《尔雅》云:蚹蠃,螔蝓。郭注云蜗牛也,《玉篇》亦云螔蝓,蜗牛也,此则一物明矣。形似小螺,白色,生池泽草树间,头有四角,行则角出,惊之则缩首尾,俱能藏入壳中。苏恭以蛞蝓为无壳,蜗牛非矣。今《本经》一名陵蠡,《别录》又有土蜗焉,名蜗蠡,皆蠃壳之属,不应无壳也,今下湿处有一种虫,大若蜗牛无壳,而有角者,云是蜗牛之老者也。
寇宗奭曰:蛞蝓蜗牛二物也,蛞蝓二角,身肉止一段蜗牛四角背上别有肉,以负壳行,若为一物,经中焉,得分为二条,蜀本又谓蛞蝓为蜗牛之老者,甚无谓也。
李时珍曰:按《尔雅》:无蛞蝓止云蚹蠃,螔蝓。郭注云蜗牛也。《别录》无螔蝓止云蛞蝓,一名蚹蜗。据此则螔蝓是蚹蠃蛞蝓,是蚹蜗,盖一类二种。如虾蟆与蛙,故其主治功用相似,而皆制蜈蠍,名谓称,呼相通。而俱曰:蜗与蜒蚰螺也,或以为一物,或以为二物者,皆失深考惟。许慎说文云:蚹蠃背负壳者,曰蜗牛,无壳者,曰蛞蝓,一言决矣。

正误

陶弘景曰:蛞蝓入三十六禽限,又是四种角虫之类,营室星之精,方家无复用者。
苏恭曰:陶说误矣,三十六禽亥上有壁,水貐乃豪猪,毛如猬簪。《山海经》云:貐彘身人面,音如婴儿。《尔雅》云:䝟貐,类貙,迅走,食人,三者并非蛞蝓,蛞蝓乃无壳蜗蠡也。

《气味》

咸寒无毒。

《主治》

《本经》曰:贼风喎僻轶筋及脱肛,惊痫挛缩喎苦乖切口戾也,轶音跌车转也。
《衍义》曰:蜈蚣蠍毒
李时珍曰:肿毒焮热热疮肿痛。

《发明》

寇宗奭曰:蜈蚣畏蛞蝓,不过所行之路,触其身即死,故人取以治蜈蚣毒。
李时珍曰:按蔡绦《铁围丛话》云峤南地多蜈蚣,大者二三尺,螫人觅死,惟见托胎虫,则局促不行,虫乃登其首陷,其脑而死。故人以此虫生捣涂,蜈蚣伤立时疼痛止也。又大全良方云:痔热肿痛者,用大蛞蝓一个,研泥入龙脑,一字胭脂,坯子半钱,同傅之,先以石薜煮水熏,洗尤妙五羊,大帅赵尚书,夫人病此止以蛞蝓,京墨研涂亦妙,大抵与蜗牛同功。

《附方》

脚胫烂疮臭,秽不可近,用蜒蚰十条,瓦焙研末,油调傅之,立效。〈急救方〉

缘桑螺释名

缘桑螺,一名桑牛,一名天螺。

《集解》

唐慎微曰:此蠃全似蜗牛,黄色而小雨后,好缘桑叶。李时珍曰:此蠃诸木上,皆有独取桑上者,正如桑螵蛸之意。

《主治》

唐慎微曰:大肠脱肛,烧研和猪脂涂之,立缩。 出范
汪方
李时珍曰:治小儿惊风,用七枚焙研,米饮服。 出宫气方

《发明》

朱震亨曰:小儿惊风,以蜜丸通圣散服之,间以桑树上,牛儿阴乾焙研为末,服之,以平其风。
李时珍曰:桑牛、蜗牛、蛞蝓三物皆一类,而形略殊,故其性味功用皆相彷,佛而桑牛治惊,又与僵蚕螵蛸同功,皆食桑者,其气能入肝平气也。
蜗牛部艺文《蜗牛赋》〈并序〉     唐马吉甫
甲辰岁夏五月,余寓居官舍时,雨初止,有蜗牛蠢蠢缘堂砌而上,恐致践履之祸,因命稚子移于墙阴,乃潜角缩,壳而有自卫之意,退为赋云。

蕤宾仲月逆旅,孤亭薄宦,春罢闲门昼扃,云漫漫兮,雨冥冥,荷蕖红兮苔藓青。卷阴风于北幌,闲皓月于南棂。观蜗牛之蕃育,何诡错之。殊形若乃顺,阴而起背阳而化,夤缘于草木萦,委于台榭傍庭,庑以徐回循墙隅而乱下。纤角内,奋宁交触氏之兵,坚壳外围,终结野人之舍,阙爪牙兮自达,无羽翼兮相借本。忘情于蚌守,亦何惮于䲭嚇,故其投迹多闲,冥心寡欲进不奔竞退,非饮啄吸大道之淳,精体中庸之止,足匪徇物而无悔恒,居冲而守,朴升清流兮不为宠,顿黄污兮不为辱。岂蜾识之可量,何蜺智之能较借,如海蛤无胫江龟,有灵怀珠胎以,自伐韬玉,兆以先形螂之,捕也。后黄雀而宁,惧鱼之贪也,前翠竿而不惊,观万夫而恕己,会千载而作程,乃知无用之为,用求生而丧生。

蜗牛部纪事

《庄子·则阳篇》:魏莹与田侯牟约,田侯牟背之。魏莹怒,将得人刺之。犀首请攻之。季子曰:衍乱人,不可听也。华子曰:君求其道而已矣。惠子闻之,而见戴晋人。戴晋人曰:有所谓蜗者,君知之乎。曰:然。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时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君曰:噫。其虚言与。曰:臣请为君实之。君以意在四方上下,有穷乎。君曰:无穷。曰:知游心于无穷,而反在通达之国,若存若亡乎。君曰:然。曰:通达之中有魏,于魏中有梁,于梁中有王,王与蛮氏,有辩乎。君曰:无辩。客出而君惝然若有亡也。
《酉阳杂俎》:睿宗为冀王时,寝斋,壁上蜗迹成天字。上惧,遽扫之,经数日如初。及即位,雕玉铸黄金为蜗形,分置于释道像前。
《清异录》:临川李善宁之子,十岁能即席赋诗,亲友尝以贫家壁试之,略不搆思吟,曰:椒气从何得,灯光凿处分。拖涎来藻饰,惟有篆愁君。拖涎,指蜗牛也。

蜗牛部杂录

《笔畴》:蜗涎不满壳,聊足以自濡升高。不知疲竟作粘壁,枯东坡此言深,可为知进不知退者之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