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蜘蛛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七十七卷目录

 蜘蛛部汇考
  蜘蛛图
  诗经〈豳风东山〉
  尔雅〈释虫〉
  淮南毕万术〈蜘蛛二则〉
  方言〈蜘蛛杂释〉
  古今注〈鱼虫〉
  广志〈草蜘蛛〉
  酉阳杂俎〈广动植〉
  毛诗陆疏广要〈蟏蛸在户〉
  采兰杂志〈别名〉
  埤雅〈蟏蛸 蜘蛛〉
  尔雅翼〈蜘蛛 蟏蛸〉
  本草纲目〈蜘蛛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蜕壳主治 网主治 发明 附方 草蜘蛛集解 主治 丝主治 附方 螲蟷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广东通志〈海蜘蛛〉
 蜘蛛部艺文一
  蜘蛛赋         晋成公绥
  蜘蛛赋          宋张望
  蜘蛛赋          唐贾餗
  蜘蛛赋           敬括
  蜘蛛赋          宋张耒
  蟢子记          明喻时
 蜘蛛部艺文二〈诗〉
  蜘蛛           唐孟郊
  蜘蛛三首          元稹
  蜘蛛谕           苏拯
  新安官舍          来鹄
  咏蜘蛛         宋梅尧臣
  田园杂兴         范成大
  观雨中蜘蛛        杨万里
  戏题檐间蜘蛛        前人
  宿孔镇观雨中蛛丝二首    前人
  古意           明赵宽
 蜘蛛部纪事
 蜘蛛部杂录
 蜘蛛部外编
 青腰虫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集解 主治〉
 蘹香虫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集解 主治〉
 缢女部汇考
  图缺
  尔雅〈释虫〉
  异苑〈缢女〉
  宛委馀编〈缢女〉
 叩头虫部汇考
  图缺
  异苑〈叩头虫〉
  刘侗促织志〈叩头虫〉
  本草纲目〈叩头虫〉
 叩头虫部艺文
  叩头虫赋         晋傅咸
  叩头虫赋        明张之象
 叩头虫部纪事

禽虫典第一百七十七卷

蜘蛛部汇考

释名

蟏蛸《诗经》    蟗《尔雅》
蛛蝥《尔雅》    土蜘蛛《尔雅》草蜘蛛《尔雅》   蛈蜴《尔雅》长踦《尔雅》    螮蝥《尔雅》注〉
社公《尔雅疏》   网公《尔雅疏》
螲蟷《尔雅》注〉   喜子《尔雅》注〉
蠾蝓《方言》    蝳蜍《方言》
颠当《酉阳杂俎》  长脚《毛诗·陆疏广要》
喜母《毛诗·陆疏广要》螮蟱《本草纲目》蛈母《本草纲目》

蜘蛛图


《诗经》《豳风·东山》

蟏蛸在户。
〈正义〉释虫云蟏蛸,长踦。郭璞曰:长踦,小蜘蛛长脚者。俗呼为喜子。〈朱注〉蟏蛸,小蜘蛛也。户无人出入,则结网当之。〈大全〉陆氏曰:蟏蛸名长踦,小如蜘蛛而足长,喜结网,当户人触之,则伸前后足如草,使人不疑为虫,故名长踦。

《尔雅》《释虫》

次蟗,蜘蛛。蜘蛛,蛛蝥。
〈注〉今江东呼螮蝥。

土蜘蛛。
〈注〉在地中布网者。

草蜘蛛。
〈注〉络幕草上者。〈疏〉此辨蜘蛛方言,及在土草之名也。蟗,即蜘蛛别名也。又一名蛛蝥。今江东呼螮蝥。说文谓之蛛蝥,作网蛛蝥也。郭又云齐人又呼社公,亦言网公。其在地中布网者名土蜘蛛,其作网络幕草上者,名草蜘蛛也。

玉蛈蝪。
〈注〉即螲蟷,似蜘蛛,在穴中有盖。今河北人呼蛈蝪。〈疏〉此蜘蛛之一种也,一名螲蟷,穴居,布网穴口,有盖。河北人呼蛈蝪者是也。

蟏蛸,长踦。
〈注〉小蜘蛛,长脚者,俗呼为喜子。〈疏〉此小蜘蛛长脚者,一名蟏蛸,一名长踦,俗呼为喜子。诗东山云蟏蛸在户。

《淮南毕万术》《蜘蛛二则》

蜘蛛涂布而雨自稀,取蜘蛛置瓮中,食以膏,百日然以涂布不濡也。
取蜘蛛与水狗及猪肪置瓮中,密以新,缣仍悬室,后百日视之,蜘蛛肥,杀之以涂,足涉水不没矣。又一方取蜘蛛二七枚内瓮中,合肪百日,以涂足得行水上,故曰蜘蛛涂足不用桥梁。

《方言》《蜘蛛杂释》

蜘蛛,蛛蝥也,自关而西,秦晋之间谓之蛛蝥。
今江东呼螮蝥,音掇。

自关而东,赵魏之郊谓之蜘蛛,或谓之蠾蝓,蠾蝓者,侏儒语之转也。北燕朝鲜洌水之间谓之蝳蜍。
齐人又呼社公,亦言网公。蝳蜍音毒馀。

《古今注》鱼虫

长蚑,蟏蛸也,身小足长,故谓长蚑。

《广志》草蜘蛛

草蜘蛛在草上,色青。土蜘蛛在地上,春行草间,秋系在草,有在器下者,有系于篱壁间缘壁捕蝇者,长脚在壁屋为络者。

《酉阳杂俎》广动植

颠当,成式书斋前。每雨后多颠当窠,深知蚓穴。网丝其中,土盖与地平,大如榆荚。常仰杆其盖,伺蝇蠖过,辄翻盖捕之,才入复闭,与地一色,并无丝隙可寻也。其形似蜘蛛,《尔雅》谓之王蛈蝪,《鬼谷子》谓之蛈母。秦中儿童戏曰:颠当颠当牢守门,蠮螉寇汝无处奔。

《毛诗·陆疏广要》蟏蛸在户

蟏蛸,长踦,亦名长脚,荆州河内人谓之喜母,此虫来著人衣,当有亲客至,有喜也。幽州人谓之亲客,亦如蜘蛛为网罗居之。

《采兰杂志》别名

长蚑,一名青鸟,一名解忧。

《埤雅》蟏蛸

《释虫》云蟏蛸,长踦,蟏蛸,长踦之貌,因以名云。郭璞曰:今小蜘蛛长股者,俗呼喜子,亦如蜘蛛布网,垂丝,著人衣,当有亲客至。荆州河内之人谓之喜母,陆子曰:乾鹊噪而行人至,蜘蛛集而百事喜。盖谓是也。

蜘蛛

《论衡》曰:蜘蛛结丝以网飞虫,人之用计,安能过之。亦扫其网置衣领中,令人知巧辟忘。世云蜘蛛布网如罾,其丝右绕,今磨旋蔓生皆循右而转,亦自然之理也。易曰: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说者又谓:仿蜘蛛而结网,法螺蚌而闭户,则古之知者创物其兼取博矣。盖昔者圣人之作易也。既曰:仰观于天,俯察于地,而又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则所谓取材于物,虽非所以先者,然亦岂可少哉。字说曰:设一面之网,物触而后诛之。知诛,义者也。

《尔雅翼》蜘蛛

蜘蛛,布网于檐四隅,状如罾,自处其中,飞虫有触网者,辄以足顿网,使不得解,其力大有甲翅者,缠缚甚急,已乃食之。春秋二时得煖风而生,吐游丝飞飏其身,故春月游丝有长数丈许者,皆蜘蛛所为也。古人称太昊师蜘蛛而结网,故张望赋云:吐自然之纤绪。先皇羲以结网新序曰:汤见祝网者置四面而祝汤,乃解其三面,置其一面更教之。祝曰:昔蜘蛛作网,今之人循序,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高者高,欲下者下,吾取其犯命者,然则网罟之设,虽取诸离亦有象于此也。焦赣易林曰:蜘蛛作网以伺行旅。又曰:蜘蛛南北巡行网罟。字说曰:设一面之网,虫至而获焉,知诛义者也。陶弘景云:蜘蛛类数十种,尔雅载七八种,今草蜘蛛有五色长脚者,作网毕,以大丝向四隅,各络数十折,或云以厌胜诸虫,又云有土蜘蛛,太元曰:蜘蛛之务不如蚕之緰。

蟏蛸

蟏蛸,小蜘蛛,长脚者。俗呼为蟢子,亦如蜘蛛为罗网居之。诗曰:蟏蛸在户,言为网于户也。陆贾曰:目得酒,食灯花得钱财,乾鹊噪行人至,蜘蛛集百事喜。刘子曰:今野人昼见蟢子者,以为有喜乐之端,夜梦见雀者爵位之象。然见蟢子者未必有喜,梦雀者未必弹冠,而人悦之者,以其利人也。今人以早见为喜,晚见为常,又云:在头则有喜事,蟏蛸既主有喜。而豳诗以在户言忧思感伤者盖:蜾裸、伊威、蟏蛸、鹿场、熠耀此五物者,家无人则集,所以令人感思此。自以著衣为有喜,各以为义尔荆楚之俗,七月七日设瓜果于庭中,以乞巧,有蟢子网于瓜上则以为得巧。

《本草纲目》蜘蛛释名

李时珍曰:按王安石字说云:设一面之网,物触而后诛之知乎诛义者,故曰蜘蛛。尔雅作蜘蛛,从黾黾者,大腹也。

《集解》

陶弘景曰:蜘蛛数十种,今入药唯用悬网如鱼罾者,亦名螮蟱,赤斑者名络新妇,亦入方术家用。其馀并不入药。苏颂曰:蜘蛛处处有之,其类极多。尔雅云:次蟗,蜘蛛,蝥也。土蜘蛛、草蜘蛛、蟏蛸长踦。郭璞注云:今江东呼蜘蛛为蝥,长脚者为蟢子。则陶云:螮蟱者,即蝥也。陈藏器曰:螮蟱在孔穴中及草木上,陶言即蜘蛛,非矣。雷敩曰:凡五色者,及大身有刺毛生者,并薄小者,并不入药。惟身小尻大腹内有苍黄脓者为真。取屋西结网者,去头足,研膏用。寇宗奭曰:蜘蛛品多,皆有毒。今人多用人家,檐角篱头,陋巷之间,空中作圆网,大腹深灰色者,耳遗尿著人令人生疮。苏恭曰:剑南山东为此虫所齧,疮中出丝,屡有犯者。李时珍曰:蜘蛛布网,其丝右绕,其类甚多,大小颜色不一。尔雅但分蜘蛛草土及蟏蛸四种而已,蜘蛛齧人甚毒,往往见于典籍,按刘禹锡传信方云判官张延赏为斑蜘蛛咬颈上,一宿有二赤脉绕项下至心前,头面肿如斗,几至不救。一人以大蓝汁入麝香雄黄,取一蛛投入,随化为水,遂以点咬处,两日悉愈。又云贞元十年崔从质员外言有人被蜘蛛咬,腹大如孕妇,有僧教饮羊乳数日而平,又李绛兵部手集云蜘蛛咬人,遍身成疮者,饮好酒至醉则虫于肉中似小米自出也。刘郁西域记云赤木儿城有虫如蛛,毒中,人则烦渴,饮水立死,惟饮葡萄酒至醉,吐则解,此与李绛所言蜘蛛毒人,饮酒至醉则愈之意同,盖亦蜘蛛也。郑晓吾学编云西域赛蓝地方夏秋间草生小黑蜘蛛,甚毒齧,为痛声彻地,土人诵咒,以薄荷枝拂之或以羊肝遍擦其体,经一日夜,痛方止愈,后皮脱如蜕,牛马被伤辄死也。元稹长庆集云巴中蜘蛛大而毒甚者,身运数寸,踦长数倍,竹木被网皆死,中人,疮痏,痛痒倍常,惟以苦酒调雄黄涂之,仍用鼠负虫食其丝则愈,不急救之,毒及心,能死人也。段成式酉阳杂俎云深山蜘蛛有大如车轮者,能食人物。若此数说皆不可不知,淮南万毕术言赤斑蜘蛛食猪肪,百日杀以涂布,雨不能濡,杀以涂足,可履水上。抱朴子言蜘蛛水马合冯,夷水仙丸,服可居水中,皆方士幻诞之谈,不足信也。

《气味》

微寒有小毒。
大明曰:无毒,畏蔓青,雄黄。李时珍曰:蛛入饮食,不可食。

《主治》

《别录》曰:大人小儿㿉,及小儿大腹、丁奚三年不能行者。
陶弘景曰:蜈蚣蜂虿螫人,取置咬处,吸其毒。
苏恭曰:主蛇毒,温疟,止呕,逆乱。苏颂曰:取汁涂蛇伤,烧啖治小儿腹疳。
李时珍曰:主口喎、脱肛、疮肿、胡臭、齿𧏾。日华曰:斑者,治疟疾、疔肿。

《发明》

苏颂曰:《别录》言蜘蛛治㿉,张仲景治阴狐,疝气偏有大小,时时上下者蜘蛛散主之。蜘蛛十四枚,炒焦,桂半两,为散。每服八分,日再或以蜜丸亦通。
苏恭曰:蜘蛛能制蛇,故治蛇毒,而本条无此。李时珍曰:鹤林玉露载蜘蛛能制蜈蚣以溺射之,节节断烂,则陶氏言蜘蛛治蜈蚣,伤亦相伏耳。沈括笔谈载蛛为蜂螫,能齧芋梗磨创而愈,今蛛又能治蜂蝎螫,何哉。又刘义庆《幽明录》云张甲与司徒蔡谟有亲,谟昼寝,梦甲曰:忽暴病,心腹痛,胀满不得吐下,名乾霍乱,惟用蜘蛛生断脚吞之则愈,但人不知甲某,时死矣。谟觉,使人验之,甲果死矣。后用此治乾霍乱辄验也。按此说虽怪,正合唐注治呕、逆霍乱之文,当亦不谬。盖蜘蛛服之能令人利也。

蜕壳主治

李时珍曰:虫牙牙疳。

网主治

《别录》曰:喜忘,七月七日取置衣领中,无令人知。苏恭曰:以缠疣赘七日,消落,有验。
李时珍曰:疗疮毒,止金疮血出。炒黄,研末,酒服,治吐血。〈出圣惠方〉

《发明》

李时珍曰:按侯延赏《退斋闲录》云:凡人卒暴吐血者,用大蜘蛛网搓成小团米,饮吞之,一服立止,此乃孙绍先所传方也。又《酉阳杂俎》云:裴旻出行见蜘蛛结网如疋布,引弓射杀,断其丝数尺收之,部下有金疮者,剪方寸贴之,血立止也。观此则蛛网盖止血之物也。

《附方》

中风,口喎向火,取蜘蛛摩,偏急颊上,候正即止。〈千金方〉小儿口噤直指立圣散,用乾蜘蛛一枚,去足,竹沥浸一宿,炙焦蠍稍七个,腻粉少许,为末,每用一字乳汁调,时时灌入口中。 圣惠治小儿,十日内口噤不能吮乳。蜘蛛一枚,去足,炙焦,研入猪乳一合,和匀,分作三服,徐徐灌之,神效无比。
止截疟疾,葛洪方:用蜘蛛一枚,同饭捣丸吞之。 杨氏家藏:用蜘蛛一枚,著芦管中,密塞,绾项上,勿令患人知之。 海上用蜘蛛三五枚绵包,系寸口上。 宣明方用大蜘蛛三枚,信砒一钱,雄黑豆四十九粒,为末,滴水为丸豌豆大,先夜以一丸献于北斗下,次早纸裹插耳内,立见神圣,一丸可医二人。
泄痢、脱肛已久者,黑圣散主之大蜘蛛一个,匏叶两重,包扎定烧,存性,入黄丹少许,为末,先以白矾葱椒煎汤洗拭乾,以前药末置软帛上,托入,收之,甚是有效也。〈乘闭方〉
走马、牙疳、出血、作臭,用蜘蛛一枚,铜绿半钱,麝香少许,杵匀,擦之,无蛛用壳。〈直指方〉
齿𧏾断烂:用大蜘蛛一个,以湿纸重裹,荷叶包之,灰火煨之,为末,入麝香少许,研傅。〈永类钤方〉
聤耳出脓:蜘蛛一个,胭脂坯子半钱,麝香一字,为末,用鹅翎吹之。
吹奶疼痛:蜘蛛一枚,面裹烧,存性,为末,酒服,即止,神效。《医林集要》
颏下结核:大蜘蛛不计多少,好酒浸过,同研烂,澄去滓,临卧时服之最效。《医林集要》
瘰𤻤结核:无问有头无头,大蜘蛛五枚,日乾去足,细研,酥调涂之,日再上。《圣惠方》
鼠瘘肿核已破出脓水者:蜘蛛二七枚,烧研,傅之。《千金》便毒初起大黑:蜘蛛一枚,研烂,热酒一碗,搅服,随左右侧卧取利,不退再服必效。〈寿域〉
疔肿拔根:取户边蜘蛛,杵烂,醋和,先挑四畔血出,根稍露,傅之乾,一日夜,根拔出,大有神效。《千金》
腋下胡臭:大蜘蛛一枚,以黄泥入,炒赤石脂末,及盐少许,和匀,裹蛛蜘之为末,入轻粉一字,醋调成膏,临卧,傅腋下,明早登厕,必泄下黑汁也。〈三因方〉
蜂蠍螫伤:蜘蛛研汁,涂之并以生者,安咬处,吸其毒。《广利方》
蜈蚣咬伤,同上。蛇虺咬伤:蜘蛛捣烂,傅之,甚效。一切恶疮:蜘蛛晒研末,入轻粉,麻油,涂之。〈直指方〉虫牙有孔:蜘蛛壳一枚,绵裹塞之。〈备急〉牙疳出血:蜘蛛壳为末,入胭脂,麝香少许,傅之。《直指方》积年诸疮:蜘蛛膜,贴之,数易。《千金方》反花疮疾,同上。
肛门鼠痔:蜘蛛丝缠之,即落。《简便方》疣瘤,初起柳树上花:蜘蛛缠之,久则自消。〈简便方〉

草蜘蛛集解

陈藏器曰:螮蟱在孔穴中及草木稠密处作网,如蚕丝为蒂,就中开一门出入,形段微似蜘蛛,而斑小。陶言螮蟱即蜘蛛,误矣。李时珍曰:尔雅蜘蛛,蝥也。草蜘蛛在草上,络幕者据,此则陶氏所谓螮蟱,正与尔雅相合。而陈氏所谓螮蟱即尔雅之草蜘蛛也,今改正之,然草上亦有数种,入药亦取其大者,尔有甚毒者不可不知。李氏《三元书》云草上花蜘蛛丝最毒,能缠断牛尾。有人遗尿丝缠其阴至断烂也,又沈存中笔谈言草上花蜘蛛咬人为天蛇毒,则误矣。详见鳞部天蛇下。

《主治》

陈藏器曰:出疔肿,捣膏涂之。

丝主治

李时珍曰:去瘤,赘疣子,禳疟疾。

《附方》

瘤疣:用稻上花蜘蛛十馀,安桃枝上,待丝垂下,取东边者撚为线,系之,七日一换,自消落也。《总微论》截疟:五月五日取花蜘蛛晒乾,绛囊盛之,临期,男左女右系臂上,勿令知之。〈普济方〉

螲蟷释名

陈藏器曰:螲蟷音窒当,尔雅作蛈蜴,音迭汤,今转为颠当虫,河北人呼为蛈蟷,音侄唐,鬼谷子谓之蛈母。

《集解》

陈藏器曰:螲蟷是处有,之形似蜘蛛,穴土为巢,穴上有盖,覆穴口。
李时珍曰:即尔雅土蜘蛛也,土中布网。

《气味》

有毒。

《主治》

陈藏器曰:一切疔肿附骨疽蚀等疮。宿肉赘瘤,烧为末,和腊月猪脂傅之,亦可同诸药傅,疔肿出根为上。

《广东通志》海蜘蛛

海蜘蛛,巨若丈二车轮,文具五色,非大山深谷不伏也。游丝隘中,牢若縆缆,晨辉照耀,光焰炳炳,虎豹麋麂间触其网,蜘蛛益吐丝如缟霞,缠紏,卒不可脱俟。其毙腐乃就食之,舶人欲樵苏者,群百十,束炬而往,遇丝辄燃,红遍山谷,如设庭燎,蜘蛛始潜,或云取其皮为履,可不航而涉云。

蜘蛛部艺文一《蜘蛛赋》晋·成公绥

独星悬于浮处,遂设网于四隅,南连大庑,北接华堂,左凭广厦,右依高廊,吐丝属络布网,引纲纤罗络幕,绮错交张,于是苍蚊夕起,青蝇昏归,营营群众薨,薨乱飞挂翼绕足,𦊰丝置围冲突必获犯者无遗。

《蜘蛛赋》〈有序〉宋·张望

啸咏蓬庐,敖步丘园,览蜘蛛之为虫焉,乘虚运巧,构不假物,欲足,性命萧然靖逸,良可玩也。

伊蜘蛛之为虫纵微性乎,天壤禀妙造化如灵。忽有拟而无相吐自然之纤绪,先皇羲而结网凭轻罗以隐显应大明之幽朗。

《蜘蛛赋》唐·贾餗

凉风起兮,秋初步檐宇兮,踌躇有微虫之窈窕。挂轻影于空虚,绩不待筐固无求于蟹结而成网,若有羡于鱼观其周旋。细密往复轻疾缕积于纤纶成,若屈其身也或垂之如坠其丝也。亦动而愈出成章无札札之声不漏得恢恢之质,夜居于外同熠耀之宵。行日就其功异蚁子之时,术于是规模既辨诡丽无俦纤罗碍。日薄雾含秋圜影初成有似毁方而合轻丝,乍吐还同不茹其柔尘飞。空而𦊰结叶下树而萦留可以待游虫于死地为终日之养。羞嗟,夫积少者多因微者,大始一丝而轻络成。众目之交会言其巧,乃织妇不如语其功孰雕虫可配,岂徒玩回文之缥缈阅浮景之明。昧风乍触而将纷露微沾而成类实亦爱其组织怜于琢磨,将悬心而有待信役力而无他。客有志业未骋勤劳,则多文章徒缉职竞不罗睹在户之呈妍尔,功既就惭闭门而守拙吾道如何。

《蜘蛛赋》敬括

蠢尔蟏蛸乐居闲邃不资毛,羽以为力不假晖光以为媚挺。自然之巧蓄多端之思,托玉堂以谋生。当金窗而得地,得地于中因而致功委。曲面实回环接空踠长丝于柔指,拖纤网于轻躬。妙技将临爱南轩之上,月清心欲就愁北户之生风始裔。裔而将尽几绵绵而不穷是经是构,既勤既勖或连延于壁隅时蒙羃于楹,曲杂花幌而左右交引缘锦屏而远近相属,尔其乾坤务生运动,多情窈窕前移有作调梭之势。逶迤下退无闻震蹑之声,远而瞻笼络纷披如罾罟罘罳之结出。迫而察婵娟斐亹似绫纨绮縠之缀成,至如河汉隹人。濮阳美妇蜀江新制,秦楼妙手将积功之多途固仁智之。同寿且验以张弛效其萦纡,疏而不漏细而勿逾贴飞。花则乱锦沾皓露则垂珠,彼苍蝇兮,则营营而见絷。此粉蝶兮,亦栩栩而就拘则知系缧绁者,信非其罪囚羑里者又匪。其辜韩非所以饮恨,伍子所以捐躯痛凝脂兮,若尔祝一面而得乎虽复龙之神兮,深其穴而自全隼之捷兮,高其巢而取乐龙竟入于炮醢,隼终婴于弋缴彼守道者,当然况履危而可作既而倚伏。无次职此之由应塞而止从波而流四皓可以投契,五湖可以泛舟即松石之堪保奚名利之足求子徒羁,牵于弋网期远害而能无少忧。

《蜘蛛赋》宋·张耒

鱼栖假渊鸟栖求,木而我所宅独取。诸腹巢于墙屋人,不予取朝蝇暮蚊。食人所恶彼残物,所养而无益于世,虽名人兮斯虫是愧。

《蟢子记》明·喻时

蟢子者,小蜘蛛也。何纪乎,余于上之丙申岁。就城东二里许高桥庄为草堂而业焉,明年春将杪偶于侍母间顾,见堂檐左柱上。蟢子将数百千五采腾,腾延于门上。忽复数百亿万五采腾,腾延于栋梁上。盖如翔如翥如拥如趋不知其所来也。余骇而告母曰:异此何徵哉祥乎,怪乎。莫可以测焉母遂竭,虔焚香率予祝之祖考妣云蟢也,祥徵愿附祖考妣。龛上少焉忽复数百亿万五采腾,腾径延于龛上盖如云如烟如蜂如蚁不知其所计也,迨夜分各就寝迫晓视之,略无形影,盖又如幻如梦,如露如泡,不知其所往也。余曰:异此何徵哉。明年戊戌,余乃滥春荐焉,尝得李德裕喜徵论而读之见。其推广夫陆贾蟢子垂而百事喜之说谓喜兆。必垂于冠冕,必垂于屏帏,必垂于檐楹要之,感于气焉耳。遂叹以为穹向者,机露微而弘宣者,端萌早余也。眇孤一春荐。何敢望古人而乃遘夫。此者竟未易,以自卜云缘物思感,缘感思立,或者神启余之来事乎故为记。

蜘蛛部艺文二〈诗〉《蜘蛛》唐·孟郊

万类皆有性,各各禀天和。蚕身与尔身,尔身何太讹。蚕身不为已,尔心不为他。蚕丝为衣裳,尔丝为网罗。济物既无功,害物日已多。百虫虽有恨,其将奈尔何。

《蜘蛛三首》元·稹

蜘蛛天下足,巴蜀就中多。缝隙容长踦,虚空织横罗。萦缠伤竹柏,吞噬及虫蛾。为送佳人喜,珠栊无奈何。
其二

网密将求食,丝斜误著人。因依方托绪,挂𦊰遂容身。截道弹冠碍,漫天湛露频。儿童怜小巧,渐欲及车轮。
其三

稚子怜圆网,佳人祝喜丝。那知缘暗隙,忽复啮柔肌。毒腠攻犹易,焚心疗恐迟。看看长妖绪,和扁欲涟洏。

《蜘蛛谕》苏拯

春蚕吐出丝,济世功不绝。蜘蛛吐出丝,飞虫成聚血。蚕丝何专利,尔丝何专孽。映日张网罗,遮天亦何别。傥居要地门,害物可堪说。网成难福己,网败还祸尔。小人与君子,利害一如此。

《新安官舍》来鹄

寂寞空阶草乱生,簟凉风动若为情。不知独坐閒多少,看得蜘蛛结网成。

《咏蜘蛛》宋·梅尧臣

日结一尺网,知吐几尺丝。百虫为尔食,凡腹尚苦饥。

《田园杂兴》范成大

静看蜘蛛结网低,无端妨碍小虫飞。蜻蜓倒挂蜂儿窘,催唤山童为解围。

《观雨中蜘蛛》杨万里

蜘蛛作网袛愁疏,密了还遭小雨馀。漏却飞虫浑细事,无妨网得万真珠。

《戏题檐间蜘蛛》前人

屋角篱尖竹树阴,可怜用尽许多心。凝身不动如无物,顿网轻摇试有禽。丝贯日华明五色,戏随风舞忽千寻。看渠经纬来还去,忘却摧颓心不禁。

《宿孔镇观雨中蛛丝》前人

雨罢蜘蛛却出檐,网丝少减再新添。莫言辛苦无功业,便有飞虫密处黏。
其二

网罗最巧是蛛丝,却被秋蚊圣得知。黏著便飞来不再,蛛丝也解有疏时。

《古意》明·赵宽

蜘蛛结网疏,春蚕成密织。密织不上身,网疏常得食。

蜘蛛部纪事

《抱朴子·对俗篇》:太昊师蜘蛛而结网。
《符子》:晋公子重耳,奔齐与五臣游乎大泽之中。见蜘蛛布网曳蝇执豸而食之,公子重耳乃执仆之手驻驷而观之,顾其臣舅犯曰:此虫也,智之德薄矣。而犹役其智布其网曳,其蝇执豸以食之况乎。人之有智而不能廓,垂天之网布络地之绳。以供方丈之御是曾不如蜘蛛之智,可谓之人乎。舅犯曰:公子慎勿言也,君终行之则有邦有嗣也。
《荥阳县志》:厄井在县东北,二十五里汉高与楚战败遁。匿此井鸠鸣其上蜘蛛网其口,追者至以为无人遂去。汉高因得脱今井,傍有高帝庙井在神座下俗呼蜘蛛井。
《西京杂记》:樊将军哙问陆贾曰:自古人君皆云受命于天云有瑞应,岂有是乎。贾应之曰:有之夫,目得酒食灯火。华得钱财乾鹊噪而行人至蜘蛛集而百事喜小,既有徵大亦宜然故目则咒之,火华则拜之乾鹊噪则喂之蜘蛛集,则放之况天下大宝人君重位,非天命何以得之哉。
《金楼子》:龚舍初仕,楚王非其欲见。飞虫触蜘蛛网而死,叹曰:仕宦亦人之网罗也,遂挂冠而退时人谓蜘蛛隐。
《外史·论易篇》:周岑左权孔绍祖,问曰:子之论易予小子不识所谓也,敢问今何时哉。曰:蛊曰今汉室虽乱其子孙犹蕃于有商皆据必争之,国守膏腴之壤相与而辅佐之犹,可济也。何谓蛊哉。曰:是则然矣,汝独不见蛛之结网于屋梁之隅中。坐而待食自以为安及栋梁朽而榱题,倾蛛乎虽欲寄一丝以聊,适不可获矣,当今之世何异斯夫。
《魏志·管辂传》:馆陶令诸葛原迁新兴太守,辂往祖饯之,宾客并会。原自起取燕卵、蜂窠、蜘蛛著器中,使射覆。卦成,辂曰:第一物,含气须变,依乎宇堂,雄雌以形,翅翼舒张,此燕卵也。第二物,家室倒悬,门户众多,藏精育毒,得秋乃化,此蜂窠也。第三物,觳觫长足,吐丝成罗,寻网求食,利在昏夜,此蜘蛛也。举坐惊喜。《冥祥记》:唐殿中侍医孙回璞,济阴人也。贞观十三年,从车驾幸九成宫,夜二更,闻外有人,呼孙侍医者。璞既出,见两人谓曰:官唤。随二人行,至苜蓿谷。遥见两人,语所引璞二人曰:汝等错追。即放璞。璞随路而还,既至家,入户,见其身与妇并眠,大声唤妇,终不应。屋内极光明,壁角有蜘蛛网,中二蝇,一大一小。无不分明,唯不得就床。自知是死,甚忧闷,久之微睡,忽惊觉,身已卧床上,而屋中闇黑,无所见。唤妇,令起然火,而璞方大汗流。起视蜘蛛网,历然不殊。
《朝野佥载》:张文成景云二年,为鸿胪寺丞。有蜘蛛大如栗,当寝门缘丝上。经数日,大赦,加阶,授五品。《开元天宝遗事》:帝与贵妃每至七月七日夜,在华清宫游宴,时宫女辈陈瓜花酒馔列于庭中。求恩于牵牛、织女星也,又各捉蜘蛛于小合中,至晓开,视蛛网稀密以为得巧之候密者,言巧多稀者,言巧少民间亦效之。
《酉阳杂俎》:元和中,苏湛游蓬鹊山,裹粮钻火,境无遗跬。忽谓妻曰:我行山中,睹倒崖有光镜,必灵境也,明日将投之,今与卿诀。妻子号泣,止之不得,及明遂行。妻子领奴婢潜随之,入山数十里,遥望岩有白光,圆明径丈,苏遂逼之。才及其光,长叫一声,妻儿遽前救之,身如茧矣。有蜘蛛黑色,大如钴䥈,走集岩下,奴以利刀决其网,方断,苏已踏陷而死。妻乃积柴烧其崖,臭满一山中。相传裴旻山行,有山蜘蛛,垂丝如疋布,将及旻。旻引弓射杀之,大如车轮,因断其丝数尺,收之。部下有金创者,剪方寸贴之,血立止也。
郑絪相公宅,在招国坊南门,忽有物投瓦砾,五六夜不绝。乃移于安仁西门宅避之,瓦砾又随而至。经久,复归招国。郑公归心释门,禅室,方丈及归,将入丈室,蟢子满室悬丝,去地一二尺,不知其数。其夕瓦砾亦绝,翌日拜相。
《洛阳旧闻记》:洛阳有歌姬杨苧萝,聪慧有才思,解嘲辨杨凝式甚怜之。时有僧云辨者,善讲经有口才。杨尤重之忽有蜘蛛于檐,前垂丝而下,正对杨与云辨前,杨笑谓歌者曰:试嘲得著奉绢二疋。歌者应声嘲之曰:吃得肚婴撑,寻思绕寺行,空中设罗网,只待杀虫生。盖嘲云辨体充肚大也,杨见诗绝倒,大叫和尚将绢来,云辨惭且笑与绢五尺。
《宣室志》:有御史韦君,尝从事江夏。后以奉使至京,既还,道次商于馆亭中。忽见亭柱有白蜘蛛曳而下,状甚微。韦君曰:是人之患也。吾闻虽小,螫人,良药无及。因以指杀焉。俄又有一白者下,如前又杀之。且观其上,有网为窟,韦乃命左右挈帚尽扫去,且曰:为人患者,吾已除矣。明日将去,因以手抚其柱,忽觉指痛不可忍,乃是一白蜘蛛螫其上。韦君惊,即拂去。俄遂肿延,不数日而尽一臂。由是肩舁至江夏。医药无及,竟以左臂溃为血,血尽而终。先是,韦君先夫人在江夏,梦一白衣人谓曰:我弟兄三人,其二人为汝子所杀。吾告上帝,帝用悯其冤,且遂吾请。言毕,夫人惊寤。甚异之,恶不能言。后旬馀而韦君至,具得其状,方寤所梦,觉为梦日,果其馆亭时也。夫人泣曰:其能久乎。数日而韦君终。
《原化记》:顷有寺僧所住房前,有蜘蛛为网,其形绝大。此僧见蜘蛛,即以物戏打之,蜘蛛见僧来,即避隐。如此数年。一日,忽盛热,僧独于房,因昼寝。蜘蛛乃下在床,齧断僧喉成疮,少顷而卒。蜂虿有毒,非虚言哉。《玉堂閒话》:太岳之麓有岱岳观,楼殿咸古制,年代寖远。一夕大风,有声轰然,响震山谷。及旦视,即经楼之陊也。楼屋徘徊之中,杂骨盈车。有老蛛在焉,形如矮腹五升之茶鼎,展足则周数尺之地矣。先是侧近寺观,或民家,亡失幼儿,不计其数,盖悉罹其啖食也。多有网于其上,或遭其沾黏縻绊,而不能自解而脱走,则必遭其害矣。于是观主命薪以焚之,臭闻十馀里。《行营杂录》:太祖初,受周幼主命北讨至陈桥为三军,推戴时太后以下眷属。悉在定力院设斋有司来搜捕,主僧令登閤而固其扃钥,俄大搜索僧绐云:皆散走。不知所之矣。甲士入寺升梯,且发钥见蛛网布满其上,而尘埃凝积。若累年不曾开者,乃相告曰:是安得有人。遂皆去,有顷太祖已践祚矣。
《拊掌录》:哲宗朝宗子,有好为诗,而鄙俚可笑者,尝作即事诗云:日暖看三织。或问诗意,答曰:始见三蜘蛛织网于檐间。
《闻见后录》:有隐者刘易在王屋,山见一蜘蛛为大蜂。所螫腹胀欲裂,亟就草间啮芋梗磨之胀。即平因以治人之,被蜂螫者痛立止。
《胜非录》:王守一,自称钟南山人,布衣,卖药于洛阳市。常携一拄杖,每见蜘蛛网,必以杖毁裂尽净。而后已或问之,曰:天地之间飞走之属。捕逐搏拿固非一物均为口腹,以养性命独蜘蛛结网。张罗设机巧以害,物吾是以恶之。
《癸辛杂识》:蒙古反之在福建省,时有村落小民家一妇人。以织麻为业,每夜沤麻于大水盎中,忽一日视之盎中。水涸矣视之初,无罅漏凡数夕。皆然怪其异至夜俟之夜,过半果有一物来径入盎中。饮水其身通明如月光照,满室妇细视之,乃一白蜘蛛耳。其大如五斗,栲栳其妇遂急以大鸡笼罩之,割其腹内得一珠如弹丸大照明。一室是夕地分军士皆见其家有火光烛天疑为有火。翌日,遂往扣其妇人以为无有军人之黠者。以言诱之终不能隐,遂出示之其卒。胁以威以十五千得之,既而千户知其事,复杀卒以取之。如此转数手亦杀数人,最后归之蒙古遂以所得福,王玉枕并进之,遂得江浙省平章闻内府一珠向以数千锭,得之于海贾方之。此珠不及其半盖绝代之宝也。
《庚己编》:相传,高皇帝时初起太学上,临视之顾学制。宏丽圣情甚悦诸堂中,无蜘蛛云上来时见蛛布网屋隅。曰:我才建屋,尔辄据之耶。顾呵之出语讫,而蛛遁从兹遂绝。
《金台纪闻》:昔人纳凉檐,际见石蜂为蜘蛛。所𦊰蛛出取蜂受螫而堕少,苏爬沙墙角以后。足抵蚯蚓粪掩其伤。须臾,健行卒啖其蜂于网信乎,物亦有知也。《畿辅通志》:宪宗成化七年龙与蜘蛛。斗于盘山毙之,野人献其皮如车轮然。

蜘蛛部杂录

《易林》:蜘蛛作网,以伺行旅。青蝇嚵聚,触我罗域。为网所得,死于网罗。
《论衡·别通篇》:观夫蜘蛛之经丝以网飞虫也,人之用作,安能过之。任胸中之智,舞权利之诈,以取富寿之乐,无古今之学,蜘蛛之类也。
《幸偶篇》:蜘蛛结网,蜚虫过之,或脱或获。不幸遭触而死,幸者免脱而生。
《酉阳杂俎》:道士许相之,言以盆覆寒食饭,于暗室地上,入夏悉化为蜘蛛。
《续博物志》:蜘蛛网缠赘疣疣日,消烂屡有验。
《物类相感志》:蜘蛛申日能越。
《琅嬛记》:昔有母子离别,母每见蟏蛸垂丝,著衣则曰:子必至也。果然故名喜子,子思其母亦然,故号曰:喜母均之一物也。
《豢龙子》:蜘蛛结网,此杀心所形也。与始作网,罟者同一机事理无大小。
《蜩笑偶言》:网蛛出也,而蛛非网则不能凭虚而觅食。居家宜忌:七夕,乞巧使蜘蛛结万字,造明星酒同心脍。
《槎庵燕语》:蛛为网,而身居其外,故可进而亦可退。

蜘蛛部外编

《异苑》:陈郡殷家养子名琅,与一婢结好经年。婢死后,犹来往不绝,心绪昏错。其母深察焉。后夕见大蜘蛛,形如斗样,缘床就琅,便宴尔怡悦。母取而杀之,琅性理遂复。
《江夏志》:江夏城南铁佛寺内有蜘蛛井,世传,唐时有红白二蜘蛛,化为妖妇以媚人,故铸铁佛镇之。《泰宁县志》:萧行容之父为郡,掾邸邻学宫行。容读书其中每夜半,有美姝叩户而入,曰:余某学师女也,闻君书声特来相伴情。最洽至鸡鸣而去久之,遗以素珠曰:此吾家藏物也,幸珍重并附。一诗曰:此珠遗来数十秋,妾今持赠与君收叮咛。别后休轻弃莫使红颜。叹白头适同邑萧振元来学主于其邸值行,容外出即宿其榻焉夜阑,姝至讶非行容也。拂衣而去振元于寐中闻户有开閤声,疑以为贼。披衣启户但见一蜘蛛大如盘,盂仓卒以砚掷之中。其足而逸去,过数夜行容。归仍宿于榻姝仍至行容,谢以相违之故姝。愀然曰:吾与君缘绝矣,再授以诗。曰:莫道无缘却有缘此缘曾结,百年前九,九临期春色醉嫦娥又到主人边呜咽者。久之,曰:子薄情吾亦从此逝矣,有术士告其父。曰:此少年似染妖氛须,远避之后。徙于江右之。新建免焉行容亦补弟子员,寿八十有一易箦之际,犹见一大蜘蛛在床。前云九九临期之句未爽也。

青腰虫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

《集解》

陈藏器曰:虫大如中蚁,赤色腰中青黑似狗猲,一尾而尖有短翅,能飞春夏有之也。

《主治》

陈藏器曰:有大毒著人皮肉肿起,剥人面皮除印字至骨者,亦尽食恶疮瘜肉杀癣虫。

蘹香虫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

《集解》

李时珍曰:生蘹香枝叶中,状如尺蠖青色。

《主治》

李时珍曰:小肠疝气。

缢女部汇考

释名

《尔雅》

图缺


《尔雅》

《释虫》

蚬,缢女。
〈注〉小黑虫赤头喜,自经死,故曰缢女。〈疏〉蚬小黑虫也,赤头喜缢,故又名缢女,说文云蜕为蝶是也。经
即缢也,晋语申生使猛足辞于狐突,乃雉经于新城庙。僖四年,《左氏传》云十二月戊申,缢于新城,是谓缢为经也。

《异苑》缢女

缢女虫也,一名蚬。长寸许头,赤身黑恒,吐丝自悬昔齐东,郭姜既乱崔杼之室,庆封杀其二子。姜亦自经俗传,此妇骸化为虫,故以缢女名虫。

《宛委馀编》缢女

有虫名好于丝发上,自经而死。故缢傍犹一名缢女,物性固有如此者。

叩头虫部汇考

释名

捣碓虫《促织志》

图缺


《异苑》

叩头虫

有小虫形色如大豆,咒令叩头又咒令。吐血皆如所教如似,请放稽颡辄七十而有声。故俗呼为叩头虫也。

《刘侗·促织志》叩头虫

有元身而两截形,刚而性媚搯。其后首则前顿声嚗嚗然仰置之,弹而上还。复其故处不能遂覆而走也,曰:叩头虫,一曰捣碓虫焉。

《本草纲目》叩头虫

李时珍曰:虫大如斑蝥而黑色,按其后则叩。头有声能入,人耳灌以生油则出刘敬叔。异苑云叩头虫形色,如大豆咒令叩头又令吐血。皆从所教杀之不祥佩之,令人媚爱晋傅咸有赋。
叩头虫部艺文《叩头虫赋》〈有序〉     晋傅咸
叩头虫虫之微细者然教之,辄叩头人以其叩头,伤不祥故莫之害也。

盖齿以刚克而尽,舌存以其能柔强。梁者不得其死,执雌者物莫之雠无咎生于惕。厉悔吝来亦自由仲尼,唯诺于阳虎所以解纷而免。尤韩信非为懦儿,出胯下而不羞。何兹虫之多畏人,才触而叩头犯而不校。谁与为雠人不我,害我亦无忧彼螳螂之举。斧岂患祸之能禦,此谦卑以自牧乃无害之,可贾将斯文之焉,贵贵不远而取譬。虽不能触类是长且书绅以自示旨一日而三省。恒局蹐以祇畏然,后可以蒙自天祐之吉无不利。
《叩头虫赋》〈有序〉明·张之象叩头虫赋
者,晋傅咸之所作也。以其谦卑自牧无往不利余乃谓士之进退,必由礼义而得之不得。固有命也彼之抑,首胁息情态可嗤殆。类夫奔谄燄热者,枉己辱身颇伤志操。虽时或有遇非君子砥节之训矣,故反其意述此赋以讽。当今之士并以自鉴焉赋曰。

伊介性之不回本生理之至直曾子,励士以执毅孔公亟美于刚德。高则抗首卑乃席膝体貌多端,从义所即或送使于。他邦或承主之赐食或感恩而必拜或引咎而自责,或升堂以觐母或见画以兴恻或修敬于德公之门。或陈经于诞圣之日,仲尼却之而克当祖征受之而两得,说大人勿视。其巍巍为弟子不懈于翼,翼近礼之恭。免辱远耻无礼之慎,其敝也。葸彼奋身而绝脰信忠臣之不二,虽丧元而甘心又何恧于勇士。惟在邦而如矢则史鳅之可,希若枉尺而直寻亦轲氏之。所非以此齐饿者,扬目而不食钟离意得珠。而固辞周侯持法于细柳。苏武建节于外夷若乃王丹之饯,陈司马特不拜以为赠汲黯之遇卫。将军但长揖以致敬见甄后,而不伏固刘桢之守,正向小儿而折腰斯。陶令之解印马援藐帝婿而不答颜含谒丞相。而无佞庾衮重施礼于人亲卢鸿以罄,折为忠信王祥欲。以德而爱人何,点虽箕踞而奚病至于孟嘉之不知落帽,卞彬之不吝投帻孙楚。参军而称命郑众奉使而威敌,井丹被褐以凌坐严遵矫手而应辟上交。不谄威仪是力总诸贤而共然,盖有作而在昔。何兹虫之细琐乃逢人而委靡鲜英豪之骨鲠多妇寺之。诡随将无位而致感或望尘而下之,讵睹抗司徒之赵壹焉闻动。高祖之郦其擎跪曲拳槃辟佁儗,阿逡巡伛偻骪骳每低眉,以趋承时稽首而袛畏似此物之佞,媚抑维何而比类。仰惭蝒马之高洁俯谢螳螂之勇,锐足不能前目不敢视。委蛇蒲伏覆面掩地,莫谓周襄之胙谬同鲁缪之馈乖妫皓之哀,诚甚邓通之恐悸。何关高凤之解,争乃欲谢鲲之拜势。岂夏禹之乐其昌言实,苏嫂之慑于高位等摇尾而不殊与崩角兮,何异匪饮酒而多仪犹乞墦之可愧吁嗟,而头辛苦无益千丑万辱同彼。施戚羡舐痔之得车忘吮痈之遇厄徒,自病于颔颐又谁悯其烂额如涴。苏则之膝必忿恨而弗怿,借有朱云之剑虽斩斫以。何惜况穷通之有定信运命之难,更千人者未必果获,屈膝者安可复伸是以非义之钱而赵勤,弗屑阉人之势则高。允所轻不有简介之熙载将无严整之曜,卿仲孙敢言而甚切子高抗手而遂行。王无功久厌于繁礼向元季自处以素,情田子方骄人以贫贱。宋使者正对于会盟韦仁约独立,以司宪江休映无屈于延明。愿与壁而俱碎慕蔺如之,敢于抗秦触屏风而就睡。感陈咸之笃于讽亲,若夫兽取獬廌咋邪。是任草称屈轶指佞于庭睹,正气之犹在徵直道之。可循懦夫闻风而立志壮士,怒发而挺身与其曲钩之取贵。孰若如弦之守贞宁同此彊项之贤,令毋似彼黄头之小。人厥咎颇深于子羽,是宜反责以斯文。知微言之广喻请三复而书绅。

叩头虫部纪事

《霍小玉传》:李生名益,少有才思,小玉与生婉娈相得,及生负约。遂成沈疾,后与生相见,含怒曰:我死,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长恸号绝,葬于长安御宿原,生至墓所,尽哀而返。后月馀,就礼于卢氏。伤情感物,郁郁不乐。夏五月,生自外归,卢氏方鼓琴于床,忽见自门抛一斑犀钿花合子,方圆一寸馀,裹有轻绡,作同心结,坠于卢氏怀中。生开而视之,见相思子二,叩头虫一,发杀觜一,驴驹媚少许。生当时愤怒叫吼,声如豺虎,引琴撞击其妻,诘令实告。卢氏亦终不自明。尔后往往暴加捶楚,备诸毒虐,竟讼于公庭而遣之。
《墨客挥犀》:余有外亲曾为虫入耳,自谓必死乃极其家所有恣情。耗荡凡数年家业遂破虫出,疾愈验之乃叩头虫也。凡虫入耳者,惟用生油灌之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