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萤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七十一卷目录

 萤部汇考
  萤图
  诗经〈豳风东山〉
  礼记〈月令〉
  尔雅〈释虫〉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淮南子〈时则训〉
  淮南毕万术〈却马〉
  古今注〈鱼虫〉
  埤雅〈萤〉
  尔雅翼〈萤〉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直省志书〈山阴县〉
 萤部艺文一
  萤火赋          晋潘岳
  萤火赋〈有序〉       傅咸
  萤火赞           郭璞
  萤火赋          梁萧和
  萤火赋〈有序〉     唐骆宾王
  萤火照字赋        杨弘贞
  萤光照字赋         赵蕃
  萤光照字赋         蒋防
  腐草为萤赋         陈章
  水萤赋          李子卿
  放萤赋          元陈樵
 萤部艺文二〈诗词〉
  咏萤          梁简文帝
  咏萤            元帝
  咏萤火           沈旋
  月中飞萤         纪少瑜
  照帙秋萤         陈阳缙
  咏萤          唐虞世南
  咏萤火示情人       李百药
  秋萤           骆宾王
  萤火            杜甫
  见萤火           前人
  感萤           司马礼
  咏萤           于季子
  玩萤火          韦应物
  夜对流萤作         前人
  咏萤           李嘉祐
  秋萤引          刘禹锡
  咏萤           唐彦谦
  萤             周繇
  咏萤二首          罗邺
  萤             罗隐
  萤            宋张耒
  萤火            陈格
  次韵萤火         陈无已
  萤             谢薖
  萤火            赵蕃
  萤             刘筠
  萤灯          元谢宗可
  萤            明陈津
  萤            叶太叔
  萤             郭登
  流萤篇           王宠
  咏萤〈以上诗〉      僧德祥
  齐天乐〈萤〉      宋王沂孙
  柳梢青〈咏萤〉      顾仲从
  前调〈前题 以上词〉   僧涵初
 萤部纪事
 萤部杂录
 萤部外编

禽虫典第一百七十一卷

萤部汇考

释名


熠耀《诗经》    宵行《诗经》
荧火《尔雅》    即炤《尔雅》
丹鸟《大戴礼记》  耀夜《古今注》
景天《古今注》   丹良《古今注》
《古今注》    夜光《古今注》
宵烛《古今注》   挟火《埤雅》㨿火《埤雅》    蛆萤《尔雅翼》《本草纲目》   水萤《本草纲目》

【萤图】


【参考页面图像】

《诗经》《豳风·东山》

熠耀宵行。
〈传〉熠耀燐也,燐萤火也。〈正义〉熠耀者,萤火之虫,飞而有光之貌。故云:熠耀燐也,又解燐。体云:燐萤火也。释虫云:萤火即炤。舍人云:萤火即炤,夜飞有火虫也。《本草》萤火一名夜光,一名熠耀。按诸文皆不言萤火为燐。《淮南子》云:久血为燐。许慎云:谓兵死之血为鬼火,然则燐者鬼火之名,非萤火也。陈思王《萤火论》曰:诗云熠耀宵行,章句以为鬼火,或谓之燐,未为得也。天阴沉数雨,在于秋日,萤火夜飞之时也。故云:宵行然腐草木,得湿而光,亦有明验。众说:并为萤火近得实矣,然则毛以萤火为燐,非也。〈朱注〉熠耀明不定貌,宵行虫名如蚕夜行,喉下有光如萤。〈大全〉濮氏曰:旧说,以熠耀即萤,以宵行为夜飞与下,章熠耀其羽相戾,当知宵行乃虫名。

《礼记》《月令》

季夏之月,腐草为萤。
〈注〉萤,飞虫,萤火也。〈疏〉腐草此时,得暑湿之气。故为萤,不云化者鸠,化为鹰,鹰仍化为鸠。故称化今腐草为萤,萤不复为腐草,故不称化。〈集注〉朱氏曰:离明之极,故幽类化为明类也。

《尔雅》《释虫》

荧火,即炤。
〈注〉夜飞,腹下有火。〈疏〉荧火,一名即炤,夜飞,腹下有火虫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暑之日,腐草化为萤,腐草不化为萤,谷实鲜落。

《大戴礼记》《夏小正》

八月:丹鸟羞曰鸟。丹鸟者,谓丹良也。

《淮南子》《时则训》

季夏之月,腐草化为蚈。〈按《礼记·月令》是月则腐草化为萤之时也,蚈自疑作萤,然
蚈实马蚿,故《淮南子》云善用人者,若蚈之足众而不相害,蚈之不可为萤,明矣。但前儒有以蚈为水萤者且合之,《月令》气化自不得竟入蚈部,姑并载于此。
《淮南华万术》却马
萤火却马注云:取萤火裹以羊皮置土中,马见之鸣却不敢行。

《古今注》鱼虫

萤火,一名耀夜,一名景天,一名熠耀,一名丹良,一名燐,一名丹鸟,一名夜光,一名宵烛。腐草为之,食蚊蚋。

《埤雅》

萤夜飞腹下有火,故字从荧省,荧小火也。月令季夏曰:腐草为萤,不言化者,不复为腐草也。后世屠者餍于藜藿而市扇者常苦暍。《传》曰:萤戴火而寒有是哉。秋阴数雨萤火夜飞之时,一名挟火,一名据火,一名熠耀。诗曰:熠耀宵行,今西北多萤大者,如枣行而有光。曰:宵行以此故也。毛诗传曰:熠耀燐也,燐萤火也。先儒以为老槐生火,久血为燐,燐非萤火。误矣盖燐者火之。微名故此两者通,谓之燐。《尔雅》曰:萤火即炤,燐也。古今注亦以为萤食蚊蚋,一名夜光,一名宵烛,一名燐,然则燐亦萤火,明矣。崇有论曰:鸟无胃而生,萤无胃而育,一说萤非熠耀。熠耀行虫尔今卑湿处,有虫如蚕蠋,尾后载火行而有光,俗谓之熠耀。

《尔雅翼》

萤夜飞之,虫腹下有火。腐草及烂竹根,所化月令季。夏之月腐草为萤,又谓之丹鸟夏。小正曰:丹鸟羞白鸟。丹鸟也者,谓丹萤也。白鸟也者,谓蚊也。其谓之鸟者,重其养也。凡有翼者为羞者,进也不尽食也。此言萤食蚊蚋,又今人言赴灯之蛾,以萤为雌。故误赴火死,然萤小物耳,乃以蛾为雄。以蚊为粮,皆未可轻信月令则云:群鸟养羞而已,豳诗称熠耀,宵行。毛氏云:熠耀燐也,又解燐,云燐萤火也。盖燐者兵死之血发为鬼火,故曹植以为燐者,鬼火之名,非萤火说者徒以熠耀有可畏之语。故以鬼火解之,今旷野中。萤乃甚大夏夜乱飞煌煌,乃实有可畏之象故与鬼火同名。后汉张让段圭劫少帝及陈留王走小平津帝与王夜步逐萤火光行数里,隋炀帝幸景华宫求萤火得数斛。夜出游山而放之光遍岩谷,二者均于乱亡。而晋车武子好学,家贫不常得油;夏月则练囊盛数十萤火,以夜继日焉。古今注一名耀,夜景天夜光宵烛。今有一种虫如蛆,尾亦带火但无翼不飞,名为蛆萤。

《本草纲目》《释名》

寇宗奭曰:萤常在大暑,前后飞出是得大火之气,而化故明照如此。
李时珍曰:萤从荧省荧小火也,会意豳风熠耀宵行。宵行乃虫名,熠耀其光也。诗注及《本草》皆误以熠耀为萤名矣。

《集解》

《别录》曰:萤火生隙地池泽,七月七日取阴乾。
陶弘景曰:此是腐草及烂竹根所化,初时如蛹,腹下已有光。数日变而能飞,方术家捕置酒中,令死乃乾之俗用亦稀。
李时珍曰:萤有三种:一种小而宵飞,腹下光明,乃茅根所化也。吕氏《月令》所谓腐草化为萤者是也。一种长如蛆蠋,尾后有光,无翼不飞乃竹根所化也。一名蠲,俗名萤蛆,明堂《月令》所谓腐草化为蠲者是也。其名宵行茅竹之根,夜视有光,复感湿热之气遂变化成形耳,一种水萤居水中。唐李子卿《水萤赋》所谓彼何为而化草,此何为而居泉是也,入药用飞萤。

《气味》

辛微温无毒。

《主治》

《本经》曰:明目。
甄权曰:疗青盲。
《别录》曰:小儿火疮伤热气蛊毒鬼疰通神精。

《发明》

李时珍曰:萤火能辟邪明目,盖取其照幽夜明之义耳。神仙感应篇载务成萤火,丸事迹甚详而庞安常总病,论亦极言其效验。云:曾试用之一家五十馀口俱染疫病惟四人带。此者不病也,许叔微伤寒歌亦称之。予亦恒欲试之,因循未暇耳,庞翁为苏黄器重友,想不虚言。
《神仙感应篇》云:务成子萤火丸,主辟疾病恶气、百鬼虎狼、蛇虺蜂虿诸毒,五兵白刃、盗贼凶害。昔汉冠军,将军武威太守刘子南从道士尹公受得此方。永平十二年,于北界与虏战,败绩,士卒略尽,子南被围。矢下如雨,未至子南马数尺,矢辄堕地。虏以为神,乃解去。子南以方教子弟为将,皆未尝被伤也。汉末,青牛道士得之,以传安定皇甫隆,隆以传魏武帝,乃稍有人得之。故一名冠将丸,又名武威丸,用萤火鬼、箭羽蒺藜各一两;雄黄、雌黄各二两;羚羊角煅存性一两,半矾石烧二两,铁锤柄入铁处烧焦一两五钱,俱为末,以鸡子黄、丹雄鸡冠一具和捣千下丸,如杏仁,作三角绛囊,盛五丸带于左臂上,从军系腰中,居家挂户上,可辟盗贼也。

《附方》

黑发:七月七日,夜取萤火虫二七枚,撚发自黑也。〈便民图纂方〉
明目劳伤肝气目暗方:用萤火二七枚,纳大鲤鱼胆中,阴乾百日,为末,每点少许,极妙。一方用白犬胆。〈圣惠方〉

《直省志书》山阴县

萤,一名挟火,越人谓入室则有客。

萤部艺文一

《萤火赋》晋·潘岳

喜熠耀之精,将与众类乎超殊东山,感而增叹行士慨而怀。忧翔太阴之元昧抱夜光以清游,颎若飞电之宵逝嘒,似移星之云流动集阳晖灼如隋珠。熠熠荧荧若丹英之照葩,飘飘颎颎若流金之在沙。载飞载止光色,孔嘉无声无臭,明影畅遐啖朝露于旷野庇。一叶之垂柯无干欲于万物。岂顾恤于网罗至夫。重阴之夕风雨晦暝万物眩惑。翩翩独征奇姿燎朗在阴益荣犹贤哲之处世,时昏昧而道明若兰香之,在幽越群臭而弥馨随阴阳以飘飖,非饮食之是,营问螽斯之,无忌希夷惠之清贞,羡微虫之琦玮,援彩笔以为铭。
《萤火赋》〈有序〉傅咸
余曾独处夜不能寐,顾见萤火遂有感于是执以自照而为之赋其辞曰:

潜空馆之寂寂兮,意摇摇而靡宁。夜耿耿而不寐兮,忧悄悄而伤情哀斯火之,湮灭兮近腐草而化生感诗人之悠怀兮,览熠耀于前庭。不以姿质之鄙薄兮,欲增辉乎太清虽。无补于日月兮,期自照于陋形。当朝阳而戢景兮,必宵昧而是征。进不竞于天光兮,退在晦而能明。谅有似于贤臣兮,于疏外而尽诚。盖物小而喻大兮,固作者之所旌。假乃光而喻尔炽兮,庶有表乎洁贞。

《萤火赞》郭璞

熠熠宵行,虫之微幺。出自腐草,烟若散漂。物之相煦,孰知其陶。

《萤火赋》梁·萧和

聊披书以娱,性悦草萤之,夜翔乍依栏而回。亮或傍牖而舒光,忽翔飞而暂隐时,凌空而更飏竹依窗而度。影兰因风而送香,此时逸趣方遒良夜。淹留眺姮娥之澄,景观熠耀之群。游类乾沙之火飞若清汉之星,流入元夜而光净出,明灯而色幽时临池而汎影,与列宿而俱浮觉更筹之,稍竭见微光之渐收,尔其斜月西倾独照,蓬楹曙河之低。汉闻夜湖之远声,望落星之掩色,见晨禽之。晓征悲扶桑之吐曜翳微躯而不明,写余襟其未,尽聊染翰以书情。
《萤火赋》〈并序〉唐·骆宾王
余猥以明时久遭幽絷,见一叶之已落知四运之。将终悽然客之为心乎,悲哉。秋之为气也,光阴无几时事,如何大块是劳生之机小。智非周身之务嗟乎,绨袍匪旧白首如新,谁明公冶之,非孰辨臧仓之,愬是用中宵而作。达旦不瞑,睹流萤之自明哀,覆盆之难,照夫类同而心异者。龙蹲归而宋,树伐质殊而声合者。鱼形出而吴,石鸣苟有会于精灵夫。何患于异类。况乘时而变含气而生,虽造化之万殊。亦昆虫之一物应节不愆信也。与物不竞仁也,逢昏不昧智也,避日不明义也,临危不惧勇也。事沿情而动兴理,因物而多怀感而赋之,聊以自广云尔。

伊元功之播气有丹鸟之赋象。顺阴阳以亭毒资变化而涵养,每寒潜而暑出,若知来而藏往,既发晖而外融,亦含光而内朗,若夫小暑南收大火西流林塘改夏云物。迎秋或凌虚而赴远,乍排丛而出,幽均火齐之。宵映如夜光之暗投,逝将归而未返。忽欲去而中留入槐榆而燄发,若改燧而环周绕堂皇而影,遍疑秉烛以嬉游点缀,悬珠之网隐映落星之楼乍灭乍兴或聚或散居,无定所习无常,玩曳景周流飘光凌乱泛。滟乎池沼徘徊乎,林岸状火井之沉,荧似明珠之出汉值冲,飙而不烈逢霪雨而逾焕炤灼兮,若湛卢之夜飞的皪兮,象招摇之夕烂照重阴于已昏。与夜燎而相炫共爝火而齐息,避太阳于始旦尔其光,不周物明以自资,偶仙鼠而伺夜谢飞蛾而赴熹类。君子之有道入暗室而不欺,同至人之无迹怀明义以应时,处幽不昧居照斯。晦随隐显而动息,候昏明以进退委性命兮。幽元任物理兮,推迁化腐木而含彩集枯草而藏,烟不贪热而苟进,每和光而曲全。岂知镕金而自铄,宁学膏火而相煎。陋蝉蜩之习蜕怵,蝼蚁之慕膻匪伤蜉蝣之。夕不羡龟鹤之年枪榆飞而控地。抟扶起而垂天,虽小大之殊品。岂逍遥之异筌夫,何化之斯化无使。然而自然若乃有来斯,通无往不至排。朱门而独远升。青云而自致匪偷光于邻壁。宁假晖于阳燧,终徇己以效能靡因人以成事。物有感而情动迹或均而行,异响必应之于同声道固求之于同类,始未明其趣舍终讵。识其指意子尚不知鱼水之为乐,吾又安知萤火之所利明兮,能迁变兮,无穷牛哀倏而化贙羽泉忽兮,生态血千年兮,藏碧气一变兮,成虹知战场之化燐,悟冤狱之为虫。彼翩翻之弱,质尚矫翼而凌空。何微生之多,踬独宛颈以触笼异璧,光之照庑同剑影之埋,丰觊道迷而可。复庶鉴幽而或通览,年华以自照顾形影,而相吊感秋夕之殷。忧惭宵行之熠耀,熠耀飞兮绝复连殷忧积兮,明自煎见流光之不息怆惊魂之屡。迁如过隙兮已矣,同奔电兮,忽焉傥馀辉之可照庶寒灰之重然。
《萤光照字赋》〈以能励躬必大成为韵〉杨弘贞
儒有贫居在阴志,学无必思照字之,物类得聚萤于心,术散点熠熠文彩之旁流开卷荧。荧古今之洞出曈昽隐映积小而成临竹,简而增美历银钩而转明。读周室之书,每见日中之字览庞涓之传犹疑火照其营既有求于时,习奚勿用而宵行想夫交错积中。英华发外鱼鸟飞动,铅黄晻霭无心于处暗弥。见精专取足于临文,岂劳光大炫晃。无穷心勤饬躬泛凝晖于垂露,翻碎影于雕虫。笔精之体无隐藻思之,文有融既的皪于六身之,上复浸淫于三豕之中则知雅善从宜功能。自励时当炎燠嗟,映雪而未期义涉。穿窬忌偷光之失计,是用聿求昭质承乏华灯,每扬之自此知照况烛之,因以辉弘斯,作者所以警清士,而体物俾无忘其所能。

《萤光照字赋》〈以能励躬必大成为韵〉赵蕃

丹鸟火荧临书,育明假蠢尔之微照俟。终焉而有成由是引素囊开缥帙文的皪而可。见影循环而无必孤悬虚牖依依而鸟,迹初分回隐薄帷幕幕而龟,文乍出嘉其炯若流耀焕乎发蒙,莹分寸而靡隔助舒卷而不穷,所以藉微索积轻躬隐映有馀宁亏。武子之志荧煌如贯爰明苍颉之功,临墨池而珠还合浦映草翰而燎,点寒丛至若暗室。方扃清宵未艾炫微质于幽,邃阅群言于宵霭馀光不灭,能温故而知新疏彩乍临为积小,而成大尔其杳杳皆徵历历,可凭分白黑而为度随编简而不恒。初讶无烟潜凝化草之状才瞻吐耀暗分垂露之能及夫皓若云,舒明如珠缀互离,离而发色纷漠漠而流,睇是以象钩深类冥契傥观光之,不昧庶微躬之足励。

《萤光照字赋》〈以能励躬必大成为韵〉蒋防

士有阅简策尚专精恒俾夜而作,昼每聚萤以袭明期照烛于无隐俟。沉研而有成缥帙时开,玉篆共丹辉并耀银钩下映繁星与片月俱生帷幌之际,微明舒蔽或熠熠以光。吐复离离而珠缀俯而察焕乎,呈科斗之文静而观炯尔。见雕虫之艺谅依人以明道匪韬光以自卫居暗室者,怀我而载寝载兴遇明时者。假我而自强自励用或因物勤斯,饬躬不晦乎风雨不翳乎昏蒙临墨池,则珠还合浦映草圣则燎点寒丛。谁谓向乎晦照篇籍兮,无小无大,谁谓藏乎密随昼夜兮,无固无必金辉始彻疑清露之腾文鸟。迹旋分谓灵乌之。就日可以穷永夕可以佐残灯舍之,则其功不足用之,则其道弥弘顾萤光之在照,盖欲罢而不能。

《腐草为萤赋》〈以积腐有光可名为萤为韵〉陈章

厌浥败草霏微夜萤,若受天之明命能在地以成形。始烂然于朽壤,俄蠢尔于荒庭形质甚微异囊中之点,点本根既朽想河畔之青,青彼若昧而未彰此如茨而久积始,前衰而委化终后显而可觌寂然不动,应大暑,于兹时默尔而成飏温风于永夕。徒观夫从微至著出死入生几变,青袍之色渐加丹鸟之名。匪我愆期故分形于夜朗自他有耀,因易貌而宵行。故得脱陈根腾宿莽质化幽,蔼气非腥腐无声无臭同朽,苇之成蛩有显有微殊积谷之为蛊。小明必俟,其时变待闇,稍观其类聚,并桃虫而映彼中林,齐藿蠋而光于旧圃,始则退藏终,则发扬讵蒙茏于阶砌初。炳耀于池塘,岂比膏腴之地多。依粪土之墙,每迟留于三时不愆于候。既生成于六月,必见其光徒有异于升沉信莫分于彼,我得赋象而自出故非时而不可晶。荧乍起讶林际之无烟的皪,渐生疑池中之有火陨霜杀兮,自晦零雨被兮,增萎考书文之,小大咸若载月令而远近相随始。经黄落之馀三年不化既及朱明之节,一日可为农夫之务,既停薙氏之芟已久飞光兮,倏尔而至向晦兮,于何不有斯,所以成武子之能,勤冀聚之于书牖。

《水萤赋》李子卿

水萤惟虫惟虫能天彼,何为而化草,此何事而居泉腹可自持。故无取于蟹足能自运亦曷怜于蚿其形也。蠢尔其光也,炯然色动波间状珠还于合浦影。悬潭下若星聚于颍川,明不可以并时,故当昼而潜曜暗不可以同德故。候夜而开照近而察之若海底之阴火远而望也,辟山边之寒燎潜伏类于全真无欲均于观妙质未为用自脱豫且之网饵,且不贪高视任公之钓徒观夫。因坎而止随萍则流任晦明而隐,见与风水而沉浮自得井蛙之乐,何虞辙鲋之忧傥。欲观书固不惜于馀照,如将案剑非有意于暗投火为象兮,取于时而去其热水为宅兮,质其润而得其洁且混迹于泥。沙讵等夷于鱼鳖同至人之乐道类君子之甘节,览于心乃止水之常净烛于物。靡传薪之无绝由此,而言觉吾道之灭裂。

《放萤赋》元·陈樵

蕙草暮阑暑,除皇欢洽清夜徂命合宫侍燕胥出,紫房背椒除金吾辍警凤烛成行,渴兔洒尘飞。盖飘扬萍驾神移椒兰夕,香千卫百骑乘坚驱良左骏右,步光幸帐殿临鞠场离宫,荣观息宴无方易牙割烹,仪狄挹浆兰殽,如陵桂酒如江鹄漏向丙宸赏。未央皇帝恶丹烛之,昜销惜照车之未,远顾碧圭之鲜曜恨金苔之燄,短明月罢悬夜光不展怨白凤之不来慕烛龙之远揽,乃有黄门持橐园吏荷囊挟。丹鸟驰乘黄于是绿水罢歌、艳舞、离床循、桂道出,兰堂步神皋历重冈比竹无声蓄。轸山阳门燎转遥围烛收光裂囊解橐从风直上,亘地弥天光燄百丈,联辉接艳互灭齐明魏璞分华,汉井疏荧玫瑰夺焰火玉辞荣白虹贯月,列火为城齐连枝之,镫树配照夜之,金精韡韡酣酣。前后千乘熏夕幽元万象具彰所觌维,何人间天仗华旗孔。盖金璪琳琅犀羁龙勒绣鞅,玉镶璚鸾摇裔飞舄焜煌文。茵毳幕风动帷裳立马如龙,执戟如霜女骑联,镳金碧相望巾褠轻明,微见花房鬟。列四枝钗分三子华褂荂A带光连鞶帨绀袖分明碧唾花裙衩犹残紫海水,于是乍离乍合将留。复去绕雉扇而如萦缀流苏而欲舞,映横带之万钉耀盈腰之三组,拂琼弁而悬缨投羽衣而及,屦思拔貂而遽脱已。入怀而径度,桃骖振迅皇。駮惊疑金盘陁兮,照夜青騕袅兮,频嘶鸹鹖忘明鸡人辍晷顾鳷鹊之。失枝误宫鸦之乱起,于是离宫传烛乘舆言旋鹄钥夜开,入宫下辇馀欢未毕影蛾。零乱户绡囊人操纨扇金屋迟明银床拾焰,帝乃乘宫车临昵殿工登歌。御三饭传杯授简以命绛仙,吴姬再拜而言曰丘园弱息草莱馀烬周流兰掖出入。椒阃待诏后车策名清禁沐浴春阳天,慈光被荣添楚艳恭逢汉侈近君王之密坐思捐褶兮,燔翳同明珰之在掌方契刃之处,囊非孤远之有曜被天子之清光恐烟霄之失路,委蔓草之荒凉顾回霜而收露幸,长近于太阳乃作歌曰:赫赫皇谟赤精子沩汭化成光,万世银釭未冷戒鸣鸡几度,金苔委丹地绮钱青琐进疏囊。尧禹世人同寸晷长秋宫中,涎涎尾汉以火炎乌用水于是皇帝作歌绸缪宛。转谓侯夫人起而为乱。《乱》曰:天威燀耀景化行英姿四照宣皇明,紫脱华秀泰阶平百王仰镜万世荣,萤鉴增辉若木英光启玉度垂休声。帝乃歌曰:舞玉梢兮,歌发梁歌倚瑟兮,行羽觞龙脑烟寒五成,帐玉华零落珊瑚床爱丹鸟兮,往来照褕组兮,繁缛光华夜绕琼树枝。莫向璿宫妒银烛长门悬月照。阿娇共听天子,无愁曲六宫闻之,皆称万岁。

萤部艺文二〈诗词〉《咏萤》梁·简文帝

本将秋草并,今与夕风轻。腾空类星霣,拂树若花生。屏疑神火照,帘似夜珠明。逢君拾光彩,不吝此身倾。

《前题》元帝

著人疑不热,集草讶无烟。到来灯下暗,翻往雨中然。

《咏萤火》沈旋

火中变腐草,明灭靡恒调。雨坠弗亏光,阳升反夺照。洎树类奔星,集草疑馀燎。望之如可灼,揽之徒有耀。

《月中飞萤》纪少瑜

远度时依幕,斜来如畏窗。向月光还尽,临池影更双。

《照帙秋萤》陈阳缙

秋窗馀照尽,人暗早萤来。忽聚还同色,恒然讵落灰。飞影黄金散,依帷缥帙开。含明终不息,夜月空徘徊。

《咏萤》唐·虞世南

的历流光小,飘飖弱翅轻。恐畏无人识,独自暗中明。

《咏萤火示情人》李百药

窗里怜灯暗,阶前畏月明。不辞逢露湿,袛为重宵行。

《秋萤》骆宾王

玉虬分静夜,金萤照晚凉。含辉疑泛月,带火怯凌霜。散彩萦虚牖,飘花绕洞房。下帷如不倦,当解惜馀光。

《萤火》杜甫

幸因腐草出,敢近太阳飞。未足临书卷,时能点客衣。随风隔幔小,带雨傍林微。十月清霜重,飘零何处归。

《见萤火》前人

巫山秋夜萤火飞,帘疏巧入坐人衣。忽惊屋里琴书冷,复乱檐前星宿稀。却绕井栏添个个,偶经花蕊弄辉辉。沧江白发愁看汝,来岁如今归未归。

《感萤》司马礼

爱尔持照书,临书叹吾道。青荧一点光,曾误几人老。夜久独此心,环垣闭秋草。

《咏萤》于季子

卉草诚幽贱,枯朽绝因依。忽逢借羽翼,不觉生光辉。直念恩华重,长嗟报效微。方思助日月,为许愿曾飞。

《玩萤火》韦应物

时节变衰草,物色近新秋。度月影才敛,绕竹光复流。

《夜对流萤作》前人

月暗竹亭幽,萤光拂席流。还思故园夜,更度一年秋。自惬观书兴,何惭秉烛游。府中徒冉冉,明发好归休。

《咏萤》李嘉祐

映水光难定,凌虚体自轻。夜风吹不灭,秋露洗还明。向烛仍藏焰,投书更有情。犹将流乱影,来此傍檐楹。

《秋萤引》刘禹锡

汉陵秦苑遥苍苍,陈根腐叶秋萤光。夜空寥寂金气净,千门九陌飞悠扬。纷纶晖映互明灭,金炉星喷镫花发。露华洗濯清风吹,低昂不定招摇垂。高丽罘罳照珠网,斜历璇题舞罗幌。曝衣楼上拂香裙,承露台前转仙掌。槐市诸生夜读书,北窗分明辨鲁鱼。行人东山起征思,中郎骑省悲秋气。铜雀人归自入帘,长门帐开来照泪。谁言向晦常自明,儿童走步娇女争。天生有光非自衒,远近低昂暗中见。撮蚊妖鸟亦夜起,翅如车轮而已矣。

《咏萤》唐彦谦

日下芜城苍莽中,湿萤撩乱起花丛。寒烟陈后长门闭,夜雨隋家旧苑空。星散欲陵前槛月,影低如试北窗风。羁人此夕方愁绪,心似寒灰首似蓬。

《萤》周繇

熠熠与娟娟,池塘竹树边。乱飞同曳火,成聚却无烟。微雨洒不灭,轻风吹欲燃。旧曾书案上,频把作囊悬。

《咏萤二首》罗邺

水殿清风玉户开,飞光千点去还来。无风无月长门夜,偏到阶前照绿苔。
其二

徘徊无烛冷无烟,秋径莎庭入夜天。休向书窗来照字,近来红蜡满歌筵。

《萤》罗隐

空庭夜未央,点的度危墙。抱影何微细,乘时忽发扬。不思因腐草,便拟倚孤光。若道通文翰,车公业岂长。

《萤》宋·张耒

碧梧含风夏夜清,林塘五月初飞萤。翠屏玉簟起凉思,一点秋心从此生。方池水深溪雨积,上下煇煇乱凝碧。幸因帘捲到华堂,不畏人惊照瑶席。汉宫千门连万户,夜夜荧煌暗中度。光流太液池上波,影落金盘月中露。银阙苍苍玉漏迟,年年为尔足愁思。长门怨妾不成寐,团扇美人还赋诗。避暑风廊人语笑,栏下扑来罗扇小。已投幽室百分明,更伴残星天未晚。君不见建章宫殿,洛阳西破瓦颓垣。今古悲荒榛腐,草无人迹,只有秋来熠耀飞。

《萤火》陈格

翩翩飞蛾扑明烛,见烹膏油罪莫赎。嘉尔萤火不自欺,草间光照相煜煜。却马已录仙人方,映书曾登君子堂。不畏月明见陋质,但畏风雨难为光。

《次韵萤火》陈无已

侵晨观物化,共被岁时催。熠熠孤光动,翩翩度水来。虽能穿幔入,已复受风回。投卷吾衰矣,微吟子壮哉。
《萤》谢迈
日出知何许,宵行有底忙。自疑缘寸草,不敢近扶桑。琐碎岂堪数,神奇安得长。微风迹未扫,更待九秋霜。

《萤火》赵蕃

浑忘生朽质,直拟慕光辉。解烛书帏静,能添列宿稀。当风方自表,带雨忽成微。变灭多无理,荣枯会一归。

《萤》刘筠

荒郊多腐草,故苑近清秋。棘密何胜数,囊轻莫尽收。月高疑爝息,天远认星流。紫桂风微急,红兰露遍浮。已能穿永巷,更欲拂高楼。灭烛方无寐,鸣蛩相荐愁。

《萤灯》元·谢宗可

微荧闪闪拂晴波,几度黄昏误舞蛾。银粟无烟栖碧藓,玉虫留影缀青莎。秋空雨歇寒光度,晚径风閒冷烬多。欲唤纱囊车武子,为渠还赋短檠歌。

《萤》明·陈津

分将光自照,肯拟暗中投。寂历依书幌,分明点客舟。露凉深映竹,风定直冲楼。不恨飘零晚,终随大火流。

《萤》叶太叔

忽向篱边绕,还从井畔飞。雨昏光不灭,露重影犹微。伴读来书舍,窥眠入翠帏。黄花秋老后,未识汝何归。

《萤》郭登

腐朽何如不自量,化形飞起便悠扬,脐间只有些儿火,月下星前少放光。

《流萤篇》王宠

熠熠流萤度草堂,耿耿银河秋夜长。萦回拂栋光难定,窈窕穿花燄更藏。山人书剑黯生尘,憔悴年来白发新。枉将艳采投虚寂,却似馀辉借比邻。流萤流萤殊可怜,琉璃甲帐水晶帘。映看宝靥千金笑,照著蛾眉百倍妍。合德宫,昭阳殿,天人亲扑桃花扇。几回邀得九重欢,凤辇淹留传夕箭。今日胡为溪水头,风篁烟柳共新秋。不归天上琼楼队,却伴山中病客愁。

《咏萤》僧德祥

念尔一身微,秋来处处飞。放光唯独照,引类欲相辉。白发嫌催节,青灯妒入帏。老僧无世相,容得绕襌衣。
《齐天乐》〈萤〉宋·王沂孙
碧痕初化池塘草,荧荧野光相趁扇。薄星流盘明露滴零落秋。原飞燐练裳,暗近记穿柳生凉度荷。分暝误我残编翠,囊空叹梦无准。楼阴时过数点,倚栏人未睡。曾赋幽恨汉,苑飘苔秦陵堕叶,千古凄凉不尽。何人为省,但隔水馀辉,傍林残影已觉,萧疏更堪秋夜永。
《柳梢青》〈咏萤〉顾仲从
明月窗纱夜,凉如许偷度。西家帘外星,移屋梁月堕逗得些些。玉阶悄忆年华曾照个襟,横鬓斜长信宫閒摩诃,池冷光黯秋花。
前调〈前题〉       释涵初
碧燄疏篁,斜飞秋水,轻点莲香。忽影风檐,半明苔壁,又入绳床。夜深露冷清光,度残月、乱点苍茫。罗幌眠云,松窗幽磬,心地空凉。

萤部纪事

《后汉书·灵帝本纪》:中平六年,张让、段圭等劫少帝、陈留王走小平津。尚书卢植追让、圭等,斩数人,其馀投河而死。帝与陈留王协夜走逐萤光行数里,得民家露车,共乘之。
《晋书·车引传》:引恭勤不倦,博学多通。家贫不常得油,夏月则练囊盛数十萤火以照书,以夜继日焉。《独异志》:成应元事统云:车引好学,常聚萤光读书。时值风雨,引叹曰:天不遣我成其志业耶。言讫,有大萤傍书窗,比常萤数倍,读书讫即去。如风雨,即至。《隋书·炀帝本纪》:大业十二年,上于景华宫徵求萤火,得数斛,夜出游山,放之,光遍岩谷。
《演繁露》:沈存中《清夜录》:丁朱崖败有司籍,其家有绛纱笼数十大率。如烛笼而无跋,无灺不知何用。其家曰:聚萤囊也,详其此制有火之用。无火之热,亦已巧矣。然隋炀帝已尝,为之曰:大为之囊,照耀山谷也。丁氏之囊,盖其具体而微者耳。

萤部杂录

《论衡·变动篇》:萤火不爨鼎者,何也。鼎大而萤小也。《抱朴子·博喻篇》:冲飙焚轮,原火所以增炽也。萤烛值之而反灭。
《搜神记》:腐草之为萤也,羽翼生焉,眼目成焉,心智在焉:此自无知化为有知,而气易也。
谭子《化书》:海鱼有以虾为目者,人皆笑之。殊不知古人以囊萤为灯者,又不知昼非日之光则不能驰,夜非烛之明则有所欺。
《青箱杂记》:夜游女子,萤火也。此伏尸之精,烧香辟之,若入人家,其色青者吉,红者有祸殃。
《珍珠船》:照夜,清萤也。

萤部外编

《拾遗记》:岱舆山萤火大如蜂,声如雀,八翅六足。《志怪录》:晋怀帝永嘉中,谯国丁杜渡江至阴陵界时,天昏雾在道北见一物如人倒立,两眼垂血从头下,聚地两处各有升馀杜,与从弟齐声喝之,灭而不见立处聚血,皆化为萤火,数千枚纵横飞去。
《酉阳杂俎》:登封尝有士人客游十馀年,归庄,庄在登封县。夜久,士人睡未著。忽有星火发于墙堵下,初为萤,稍稍芒起,大如弹丸,飞烛四隅,渐低,轮转来往。去士人面才尺馀。细视光中,有一女子,贯钗,红衫碧裙,摇首摆尾,具体可爱。士人因张手掩获,烛之,乃鼠粪也,大如鸡栖子。破视,有虫首赤身青,杀之。
《寿光县志》:西冯社人,冯治运性至孝,葬母后,夜住省墓行至城西南隅,见道侧萤火熠熠竞飞,治运兄弟各以手掇之而治运,所得者入手即化为紫金粒,其大如菽治运甚宝惜焉,以雕盒盛之置曲室自此家道。丰殖遂至钜万治运殁后,忽闻金粒唧唧有声,家人启视之,仍化为萤,飞去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