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蝶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六十九卷目录

 蝉部纪事
 蝉部杂录
 蝉部外编
 蝶部汇考
  蝶图
  搜神记〈蠹化〉
  古今注〈蛱蝶〉
  北户录〈蛱蝶枝〉
  桂海虫鱼志〈鬼蛱蝶 黑蛱蝶〉
  埤雅〈蝶〉
  尔雅翼〈蝴蝶〉
  琅嬛记〈春驹〉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主治 发明 媚蝶〉
 蝶部艺文一
  庄周梦为蝴蝶赋       唐贾餗
  蝶赋           明钱文荐
 蝶部艺文二〈诗词〉
  咏蛱蝶         梁简文帝
  咏素蝶          刘孝绰
  赋得蝶依草应令       徐防
  蛱蝶行          李镜远
  咏花蝶        北魏温子升
  咏蝶          唐李商隐
  蝶             前人
  蝶             前人
  蝶三首           前人
  青陵台           前人
  晚蝶            王建
  赵璘郎中席上赋蝴蝶     郑谷
  蛱蝶行           卢频
  蝶            李建勋
  蝶           宋黄庭坚
  鬼蝶            苏轼
  窗下戏蝶          陆游
  观物化诗         杨万里
  蝶             林逋
  蝶            张方平
  咏蝶           贾蓬莱
  野蝶           叶绍翁
  新蝶          元贡师泰
  花蝶谣          郑元祐
  蝶             马臻
  美人扑蝶图        明高启
  秋日舟中见蝶        杨基
  秋蝶            刘涣
  蛱蝶篇〈以上诗〉      蔡羽
  传言玉女〈咏蝶 以上词〉 明刘基
 蝶部纪事
 蝶部杂录
 蝶部外编

禽虫典第一百六十九卷

蝉部纪事

《列子·仲尼篇》:公仪伯以力闻诸侯,堂溪公言之于周宣王,王备礼以聘之。公仪伯至;观形,懦夫也。宣王心惑而疑曰:女之力何如。公仪伯曰:臣之力能折春螽之股,堪秋蝉之翼。
《韩诗外传》:楚庄王将兴师伐晋,孙叔敖进谏曰:臣园中有榆,其上有蝉,蝉方奋翼悲鸣,欲饮清露,不知螳螂之在后,曲其颈,欲攫而食之也;螳螂方欲食蝉,而不知黄雀在后,举其颈,欲啄而食之也。此皆言前之利,而不顾后害者也。
《庄子·达生篇》: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痀偻者承蜩,犹掇之也。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吾处身也,若厥株拘;吾执臂也,若槁木之枝。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吾不反不侧,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孔子顾谓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其痀偻丈人之谓乎。
《礼记·檀弓》:郕人有其兄死而不为衰,闻子皋将为郕宰,遂为衰,郕人曰:蚕则绩而蟹有匡,范则冠而蝉有緌,兄则死而子皋为之衰。〈注〉首之冠者,必资乎緌之,所饰然蝉之,有緌非为范之冠也,为喙而已。
《说苑·正谏篇》:吴王欲伐荆,舍人少孺子者,欲谏不敢,操弹,游于后园,露沾其衣,如是者三旦,吴王曰:子来何苦沾衣如此。对曰:园中有树,其上有蝉,蝉高居悲鸣饮露,不知螳螂在其后也。螳螂委身曲附,欲取蝉而不知黄雀在其傍也。黄雀延颈欲啄螳螂而不知弹丸在其下也。此三者皆务欲得其前利而不顾其后之有患也。王曰:善哉。乃罢其兵。
《庄子·山木篇》:庄周游乎雕陵之樊,睹一异鹊自南方来者。蹇裳躩步,执弹而留之。睹一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螳螂执翼而搏之,见得而忘其形;异鹊从而利之,见利而忘其真。庄周怵然曰:噫。物固相累,二类相召也。
《儿世说》:王充儿时,不掩雀捕蝉。
《后汉书·蔡邕传》:初,邕在陈留也,其邻人有以酒食召邕者,比往而酒已酣焉。客有弹琴于屏,邕至门试潜听之,曰:嘻。以乐召我而有杀心,何也。遂反。将命者告主人。主人遽自追而问其故,邕具以告,莫不怃然。弹琴者曰:我向鼓弦,见螳螂方向鸣蝉,蝉将去而未飞,螳螂为之一前一却。吾心惟恐螳螂之失蝉也,此岂为杀心而形于声者乎。邕笑曰:此足以当之。
《中华古今注》:魏文帝宫人莫琼树,始制为蝉鬓,望之缥缈如蝉翼,故曰蝉鬓。
《抱朴子·论仙篇》:或问曰:神仙不死,信可得乎。抱朴子答曰:世间安得奇方,能使当老者复少,而应死者反生哉。而吾子乃欲延蟪蛄之命,令有历纪之寿,养朝菌之荣,使累晦朔之积,吾子不亦谬乎。
《诚斋杂记》:顾恺之痴信小术桓元尝以柳叶。绐之曰:此蝉翳叶也,以自蔽人不见己,恺之引叶自蔽元就溺焉,恺之信其不见己,益珍重之。
《南史·何戢传》:建元元年,以戢为吏部尚书,出为吴兴太守。上颇好画扇,宋孝武赐戢蝉雀扇,善画者顾景秀所画。时吴郡陆探微、顾宝先皆能画,叹其巧绝。戢因王晏献之,上令晏厚酬其意。
《朱异传》:异为通事舍人。后除中书郎,时秋日,始拜,有飞蝉正集异武冠上,时咸谓珥蝉之兆。
《琅嬛记》:虞伯施少受学于顾野王当,夏日闻蝉声使咏之,伯施操笔便成。《诗》曰: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野。王喜曰:此子沉静寡欲,当享大名于天下。
《隋书·卢思道传》:思道仕齐,历主客郎、给事黄门侍郎,待诏文林馆。周武帝平齐,授仪同三司,追赴长安,与同辈阳休之等数人作《听蝉鸣篇》,思道所为,词意清切,为时人所重。新野庾信遍览诸同作者,而深叹美之。
《周书·宣帝本纪》:帝既自比上,不欲令人同己。尝自带绶及冠通天冠,加金附蝉,顾见侍臣武弁上有金蝉,及王公有绶者,并令去之。
《清异录》:唐世京城游手夏月采蝉货之。唱曰:只卖青林乐妇,妾小儿争买以笼悬窗户,间亦有验其声长短为胜负者,谓之仙虫社。
《酉阳杂俎》:蝉未脱时名复育,相传言蛣蜣所化。秀才韦翾庄在社曲,尝冬中掘树根,见复育附于朽处,怪之。村人言蝉固朽木所化也。翾因剖一视之,腹中犹实烂木。
《全唐诗话》:贾岛久不第,吟病蝉之句以刺公卿,或奏岛与平曾等为十恶,逐之《诗》曰:病蝉飞不得,向我掌中行。折翼犹能薄,酸吟尚极清。露华凝在腹,尘点误侵睛。黄雀并乌鸟,俱怀害尔情。
《可谈》:孟氏皇后衣服画作双蝉,目为孟家蝉识者谓蝉,有禅意久之后竟废。
《避暑录话》:晏元献为参知政事仁,宗亲政与同列皆罢知亳州,先有摘其为章懿太后墓志,不言帝所生。以自结者,然亦不免俱去一日游。涡水见蛙有跃而登木捕蝉者,既得之口不能容,乃相与坠地,遂作《蜩蛙赋略》云:匿蕞质以潜进,跳轻躯而猛噬。虽多口以连获,终扼吭而弗制。
《宋史·宋守约传》:守约历泽州观察使,所居肃然无人声,至蝉噪于庭亦击去,人以为过。
《石林燕语》:宋守约为殿帅,自入夏日轮军校十数辈捕蝉,不使得闻声有鸣于前者,皆重笞之人不可堪。故言守约恶闻蝉声。神宗一日以问守约,曰:然上以为过。守约曰:臣岂不知此非理,但军中以号令为先,臣承平总兵,殿陛无所信其号令,故寓以捕蝉耳。蝉鸣固难禁,而臣能使必去。若陛下误令守一阵庶几或可使人。上以为然。

蝉部杂录

《诗经·小雅·小弁章》:菀彼柳斯,鸣蜩嘒嘒。〈注〉嘒嘒声也。《庄子·逍遥游》: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溟。南溟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溟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蜩与鸴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飧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
《淮南子·精神训》:蝉蜕蛇解,游于太清,轻举独往,忽然入冥。凤凰不能与之俪,而况斥鴳乎。
《说山训》:耀蝉者务在明其火,明其火者,所以耀而致之也。
《说林训》:蝉无口而鸣。有然之者也。
《盐铁论》:大夫曰:诸生独不见季夏之螇乎。音声入耳,秋风至而声无。者生无易由言,不顾其患,患至而后默,晚矣。
以所不睹不信人,若蝉之不知雪坚。
《论衡·论死篇》:蝉之未蜕也,为复育,已蜕也去复育之体,更为蝉之形。
《抱朴子·广譬篇》:元蝉之洁饥,不愿为蜣螂之秽饱。《古今注》:貂蝉,貂取其有文采而不炳焕,外柔易而内刚劲也。蝉取其清虚识变也在位者,有文而不自耀,有武而不示人,清虚自牧,识时而动也。
《新论·专学篇》:蝉,难取而黏之如掇。
《物类相感志》:糟姜瓶内安蝉,壳虽老姜亦无筋。《蠡海集》:蝉近阳依于木以阴而为声,蝉则腹板鸣蛩近阴依于土以阳而为声,蛩则背翅鸣蝉阳性和此息而彼作。蛩阴性妒相遇必争斗。
《老学庵笔记》:白乐天云微月初三夜,新蝉第一声,晏元宪云绿树新蝉第一声,王荆公云:去年今日青松路忆似闻蝉第一声,三用而愈工信诗之无穷也。鸧鹒鸣春蟋蟀唫,夏蜩蟧喝,秋蚁子战阴,非有命之者气自动耳。
《空同子》:大梁无萤无寒蝉,然寒蝉萤北京有之矣,地之异邪冷使之邪。
负劲气者有非威之威,是故松不栖蝉。

蝉部外编

《搜神记》:淮南内史朱诞,给使妻有鬼病,夫疑为奸;密窥,见妇在机中织,望桑上欣笑。见树上,有十四五小儿,衣青布褶,青縿头。乃射之,化为鸣蝉,其大如箕,飞去。
《指月录》:东京慧林宗本圆照禅师住净慈,时民张氏有女子死母梦女,以罪报为蛇觉,得蛇棺下持诣师为说法,令置故处俄有黑蝉。翔棺上而蛇亡母。祝曰:果我女入。我笼更持汝诣净慈,果入师复为说法其夕梦。女曰:二报幸解脱矣。

蝶部汇考

释名


蝴蝶《庄子》    蛱蝶《古今注》
媚蝶《岭表录异记》 草蝶《本草纲目》
水蝶《本草纲目》

蝶图


《搜神记》蠹化

木蠹,生虫,羽化为蝶。

《古今注》蛱蝶

蛱蝶一名野蛾,一名风蝶,江东呼为挞末。色白背青者是也,其有大如蝙蝠者或黑色或青斑,名为凤子。一名凤车,一名鬼车,生江南柑橘园中。

《北户录》蛱蝶枝

公路南行历悬藤峡维舟饮水睹,岩侧有一木五綵初谓丹青之树,因命僮仆采之,顷获一枝尚缀软蝶。凡二十馀个有翠绀缕者,金眼者丁香眼者,紫斑眼黑花者,黄白者,绯脉者,大如蝙蝠者,小如榆荚者,愚因登岸视,乃知木叶化焉。是知蝶生江南柑橘树,蠹变为蛱蝶乌足之叶,为蝴蝶,皆造化使然非虚语也。

《桂海虫鱼志》鬼蛱蝶

鬼蛱蝶大如扇,四翅好飞荔枝上。

黑蛱蝶

黑蛱蝶大如扇,橘蠹所化,北人云:元武蝉。

《埤雅》

蛱蝶粉翅有须,一名蝴蝶。列子曰:乌足之根为蛴螬,其叶为蝴蝶,蝴蝶胥也。尝见园蔬其叶有为蝶者。三分二己蝶矣,其一尚叶也。干宝云:稻成蛬麦成蛱蝶,岂虚语哉。续《古今注》曰:龟鳖之类无雄蜂,蝶之类无雌。一说蜂蝶丑皆以须嗅须,盖其鼻也。杜甫诗曰:花蕊上蜂须以此今络纬蟷蠰之类,亦以其须当鼻尔。

《尔雅翼》蝴蝶

蝴蝶以芳时飞集花间,翩翩相逐,物之适意者。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不知周也。俄而觉则蘧蘧然周也,明人之精神开阖不能自知。故有梦为鸟而丽乎天梦为鱼而丽乎。渊以极其升沉至于此,则又不抑不亢徜徉两间有俯仰自足之意,以极物之化,盖必有所寤矣。蝶物之善化者,今菜中青虫当春时行,缘屋壁或草木上以丝自固一夕。视之,有圭角六七日其背坼裂蜕为蝶出矣,其大蝶散卵于甘橘上为虫,青绿既久,则去为大蝶。崔豹《古今注》曰:蛱蝶一名野蛾,一名风蝶,江东人谓之檀末,色白背青者是也,其有大如蝙蝠者或黑或青斑,名曰:凤子。一曰:凤车,亦曰:鬼车生江南甘橘园中,而唐滕王图画蛱蝶有江夏斑大海眼小海眼。村里来菜花子之目。北齐魏收轻薄时人号云:魏收惊蛱蝶。徐铉曰:俗作非是。

《琅嬛记》春驹

蛱蝶,一名春驹。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蛱蝶轻薄夹翅而飞,栩栩然也。蝶美于须蛾美于眉。故又名蝴蝶,俗谓须为胡也。

《集解》

李时珍曰:蝶蛾类也,大曰蝶,小曰蛾。其种甚系,皆四翅有粉,好嗅花香,以须代鼻,其交以鼻交,则粉退。《古今注》谓橘蠹化蝶,《尔雅》翼谓菜虫化蝶,《列子》谓乌足之叶化蝶,《埤雅》谓蔬菜化蝶,《酉阳杂俎》谓百合花化蝶,《北户录》谓树叶化蝶,如丹青《野史》谓綵裙化蝶,皆各据其所见者而言尔,盖不知蠹蠋诸虫至老,俱各蜕而为蝶为蛾。如蚕之必羽化也朽,衣物亦必生虫而化草木花叶之化者,乃气化风化也。其色亦各随其虫所食花叶,及所化之物色而然。杨慎《丹铅录》云,有草蝶水蝶在水中。

《主治》

李时珍曰:小儿脱肛阴乾,为末唾调半钱涂手心以瘥为度。

《发明》

李时珍曰:蝴蝶古方无用者,惟普济方载,此方治脱肛,亦不知用何等蝶也。

《媚蝶》

李时珍曰:北户录云岭表有鹤子,草蔓花也,当夏开形如飞鹤,翅羽觜距皆全云是媚草采曝以代面靥,蔓上春生双虫食叶收入,粉奁以叶饲之。老则蜕而为蝶,赤黄色女子收而佩之如细鸟皮,令人媚悦号为媚蝶。《洞冥记》云:汉武时毕勒国献细鸟,大如蝇,状如鹦鹉,可候日晷后,皆自死,宫人佩其皮者,辄蒙爱幸也。

蝶部艺文一

《庄周梦为蝴蝶赋》唐·贾餗

穷万化之指归得七篇于往昔何真人之形,气以异类而迁,易将以明道之枢喻心之适,徐徐在寐忽羽化于他方。栩栩既游忘魂交于此夕,是知溥天之下万物一焉。虽飞走之或殊何生成之为假形,随梦改,岂必大人占之心与物迁。孰云夫子圣者澹然休息恍,尔飞扬闇出蟏蛸之户,潜辞蟋蟀之堂风景,熙熙但娱情于蝴蝶是非草草已。委蜕于蒙庄既而忽忽悠悠东西泛浮动皆造适止。必忘忧草上翩翻与百花而共媚林间摇曳似一叶之先秋,彼贤愚波注祸福环。周信乃人间之累非同域外之游,且夫浩浩阴阳茫茫群众纷胸襟之忧,患劳日夜而迎送,是以至人因兹托讽为鱼而江湖可入为鸟,而风雨可控飘然而往安知弃我。如遗倏尔复来,又疑与尔俱梦。故得吊诡之理。明悬解之规方形神之寂寞有变化之云,为梦也者。不期而会飞也者,以息相吹岂衔发之能诊。盖忘蹄之可知至乎,往复须臾以化为徒寤与觉而未辨蝶将周而已。殊是以大同而言万物为肝为胆小异而说一身为越,为胡苟愚智而自得实圣灵之轨,模容有志业,未如居多不惬。六梦纷其夜动七情忘于昼,接乃陈古以况,今赋庄周之梦蝶。

《蝶赋》明·钱文荐

梁𥳑文与刘孝绰庾肩,吾同游后园见。从风蛱蝶双飞花上徘徊忘忧逍遥寄,况聊辍芳醑愿闻高唱谁为宋玉作赋,无让孝绰乃避席而起。受简而对曰:何朽腐之变化乃体质之轻扬,既倚风以含媚仍映日其流光每依草而依叶时寻艳而寻香始乍游夫,乐境终渐入,于醉乡察乌足之,共类审凤子之同翔车飘飘其讶。鬼梦栩栩以疑庄乘微烟乎,远出遇细雨兮,深藏虽无补于天地,亦自适夫莽苍亮野蛾之堪。赏惟闺秀之可方衣蹁跹而舞,雪粉遗落而成霜。蹑游群其扑袂窥歌队以采妆已,谐合于素侣况遭际乎。青阳念嘉辰之骀荡识暄晷之,舒长对流莺而口讷逐,乳燕其翅忙指柳色以导,径认花心以为房。羌双飞乎淑景胜独处于空床感荡子之易。忽知思妇之难忘,则有北里朱颜东邻皓齿芳圃独立雕阑斜倚。莫解情性难窥嗔,喜发为歌,声意有所指。歌曰:蛱蝶兮,春园依砌兮,绕垣盼佳期兮,掩长门心惆怅兮,无言歌罢。日薄崦嵫月升,井干物色渐敛花阴将散捲帘影寂挑灯光粲爰命肩,吾起而为乱。《乱》曰:南园春暖盛芳菲兮,戏舞从风暮忘归兮,常与花气无暌违兮,幸得美人绣罗衣兮。

蝶部艺文二〈诗词〉《咏蛱蝶》梁·简文帝

空园暮烟起,逍遥独未归。翠鬣藏高柳,红莲拂水衣。复此从风蝶,双双花上飞。寄语相知者,同心终莫违。

《咏素蝶》刘孝绰

随蜂绕绿蕙,避雀隐青薇。映日忽争起,因风乍共归。出没花中见,参差叶际飞。芳华幸勿谢,嘉树欲相依。

《赋得蝶依草应令》徐防

秋园花落尽,芳菊数来归。那知不梦作,眠觉也恒飞。
《蝶蝶行》李镜远
青年已布泽,微虫应节欢。朝出南园里,暮依华叶端。菱舟追或易,风池度更难。群飞终不远,还向玉阶兰。

《咏花蝶》北魏·温子升

素蝶向林飞,红花逐风散。花蝶俱不息,红素还相乱。芬芬共袭予,葳蕤徒可玩。不慰行客心,遽动离居叹。

《咏蝶》唐·李商隐

飞来绣户阴,穿过画楼深。重傅秦台粉,轻涂汉殿金。相兼唯柳絮,所得是花心。可要凌孤客,邀为子夜吟。

《蝶》前人

孤蝶小徘徊,翩翾粉翅开。并应伤皎洁,频近雪中来。

《蝶》前人

叶叶复翻翻,斜桥对侧门。芦花惟有白,柳絮可能温。西子寻遗殿,昭君觅故村。年年芳物尽,来别败兰荪。

《蝶三首》前人

初来小院中,稍与琐闱通。远恐芳尘断,轻忧艳雪融。只知防皓露,不觉逆尖风。回首双飞燕,乘时入绮栊。


长眉画了绣帘开,碧玉行收白玉台。为问翠钗钗上凤,不知香颈为谁回。


寿阳公主嫁时妆,八字宫眉捧额黄。见我佯羞频照影,不知身属冶游郎。

《青陵台》前人

青陵台畔日光斜,万古贞魂倚暮霞。莫许韩凭为蛱蝶,等闲飞上别枝花。

《晚蝶》王建

粉翅嫩如水,绕砌乍依风。日高山露解,飞入菊花中。《赵璘郎中席上赋蝴蝶》郑谷
寻艳复寻香,似闲还似忙。暖烟深蕙径,微雨宿花房。书幌轻随梦,歌楼误采妆。王孙深属意,绣入舞衣裳。

《蛱蝶行》卢频

东园官草绿,上下飞相逐。君恩不禁春,昨夜花中宿。

《蝶》李建勋

粉蝶翩翩若有期,南园长是到春归。闲依柳带参差起,因傍桃花独自飞。潜被燕惊还散乱,偶因人逐入帘帏。晚来欲雨东风急,回看池塘影渐稀。

《蝶》宋·黄庭坚

蝴蝶双飞,得意偶然。毕命网罗,群蚁争收。坠翼策勋,归去南柯。

《鬼蝶》苏轼

双眉卷铁丝,两翅晕金碧。初来花争妍,忽去鬼无迹。
《窗下戏咏》陆游
何处轻黄双小蝶,翩翩与我共徘徊。绿阴芳草佳风月,不是花时也解来。

《观物化诗》杨万里

蝴蝶新生未解飞,须拳粉湿睡花枝。后来借得风光力,不记如痴似醉时。

《蝶》林逋

细眉双耸敌秋毫,冉冉芳园日几遭。清宿露花应自得,暖争风絮欲相高。情人没后魂犹在,傲吏齐来梦亦劳。閒掩遗编如有恨,不并香草入离骚。

《蝶》张方平

迟景融融煖气浮,中园曲密小庭幽。春风故引颠狂甚,芳树相容烂熳游。不惯风流输楚女,懒将身世问庄周。有时潜见多情处,每遇王孙尽日留。

《咏蝶》贾蓬莱

薄翅凝香粉,新衣染媚黄。风流谁得似,两两宿花房。

《野蝶》叶绍翁

银为须翅粉为肌,驱役东风不解肥。桃李上林无分到,可怜却傍菜花飞。

《新蝶》元·贡师泰

杏树生香蠹化成,向人飞下不胜情。寒辞薄翅犹黏粉,暖益柔须始弄晴。燕舞盘中嫌露重,莺歌扇底避风轻。春闺未解南华梦,乞与滕王为写生。

《花蝶谣》郑元祐

花魂迷春招不归,梦随蝴蝶江南飞。碧蕤粉香酣不起,卧帖芳茵唾铅水。痴娥眼娇错惊顾,解裙戏扑沾零露。折钗搔首笑相语,阿谁芳心同栩栩。颓云流光空影寒,冰波缄恨啼阑干。

《蝶》马臻

曾随秦女踏青阳,几被莺捎出建章。芳草梦寒迷碧色,杏花雨细宿红香。粉凝薄翅春无力,恨入修眉晚断肠。寄语莫寻歌舞处,五侯门第有高墙。

《美人扑蝶图》明·高启

花枝扬扬蝶宛宛,风多力薄飞难远。美人一见空伤情,舞衣春来绣不成。乍过帘前寻不见,却入深丛避莺燕。一双扑得和落花,金粉香痕满罗扇。笑看独向园中归,东家西家休乱飞。

《秋日舟中见蝶》杨基

趁暖戏晴川,依人上画船。粉销烟翅薄,香冷露须拳。野菜疏篱外,山花小径边。夜深桃李梦,犹在绮罗筵。

《秋蝶》刘涣

欲歇还休却又飞,芙蓉叶底恋秋晖。自知翅粉浑销尽,羞近尊前舞女衣。

《蛱蝶篇》蔡羽

西园蝶丛丛,映花叶十五,佳人二八妾,鸳鸯带长芳草。贴妾面如花,步轻捷粉蝶,纷纷上眉颊长安。踏青天气和千丛,万丛情绪多蹴得游。丝落钗翠牵来草,露湿衣罗游丝乱草,露长美人欲行。空断肠绿潭紫涧回,花房银钱琐碎杂,柘黄飞入桃李。花落地亦成香花,落留胭脂蝶香。无断时相邀入罗,扇起舞嚬蛾眉蛾眉转低草。转碧日暮江天,欲何适梁园应。有未归人章台,岂少思家客思家。未归春已残,悠悠蛱蝶空。合欢芳草年年成永叹。
《传言玉女》〈咏蝶〉明·刘基
为问韩凭何事化为蝴蝶,妒风羞雨一身轻。似叶园苑昼永丽,日晴烟相接舞回,柳眼拍翻花颊。殢粉迷香困酣犹,自未惬锦云深处,更愁浓露浥,何况素秋枝上晓,霜披鬣祗应无奈翠销红压。

蝶部纪事

《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汉实录》:右监门卫大将军许迁言:臣奉命博州至博平县,戴村有蝝弥亘数里,一夕并化蝶飞去。
《南史·沈麟士传》:麟士,年过八十,耳目犹聪明,以及故抄写,火下细书,复成二三千卷,满数十箧。时人以为养身静嘿所致。制《黑蝶赋》以寄意。
《北史·魏收传》:收昔在洛京,轻薄尤甚,人号云魏收惊蛱蝶。文襄曾游东山,令给事黄门侍郎颢等宴。文襄曰:魏收恃才,须出其短。往复数番,收忽大唱曰:杨遵彦理屈,已倒。愔从容曰:我绰有馀暇,山立不动。若遇当涂,恐翩翩遂逝。当涂者魏,翩翩者蝶也。文襄先知之,大笑称善。
《辟寒》:隋末,长安禁苑内一大树,冬月雪中,忽花叶茂盛。及凋谢结实,其子光明灿烂,如火之明。数日,皆化为红蛱蝶飞去。
《诚斋杂记》:滕王湛然善画蝴蝶。
《酉阳杂俎》:一日,紫极宫会。秀才刘鲁封云,尝见滕王《蛱蝶图》。有名江夏斑,大海眼,小海眼,村里来,菜花子。《开元天宝遗事》:都中名姬楚莲香者,国色无双。时贵门子弟争相诣之,莲香每出,则蜂蝶相随,盖慕其香也。
开元末,明皇每至,春时旦暮宴于宫中。使嫔妃辈争插艳花,帝亲捉粉蝶放之,随蝶所止幸之。后因杨贵妃专宠,遂不复此戏也。
《因话录》:李贺作歌诗,多属意于花草蜂蝶间,竟不能远大。
《杜阳杂编》:穆宗皇帝殿前种千叶牡丹,花始开,香气袭人。一朵千叶,大而且红。上每睹芳盛,叹曰人间未有。自是宫中每夜,即有黄白蛱蝶万数。飞集于花间,辉光照耀,达晓方去。宫人竞以罗巾扑之,无有获者。上令张网于空中,遂得数百。于殿内纵嫔御追捉,以为娱乐。迟明视之,则皆金玉也。其状工巧,无以为比。而内人争用绛缕绊其脚,以为首饰,夜则光起妆奁中。其后开宝橱,睹金钱玉屑之内,将有化为蝶者,宫中方觉焉。
《酉阳杂俎》:卫公画得峡中异蝶,翅阔四寸馀,深褐色,每翅上有二金眼。
韩佽在桂州。有妖贼封盈,能为数里雾。先是常行野外,见黄蛱蝶数十,因逐之,至一大树下忽灭。掘之得石函,素书大如臂,遂成左道。
《北户录》:卢肇尝说,捉得一粉蝶如两手大。上有散绿点丁香眼,前翅头两画胭脂色,后翅为燕尾分亦蝶之异也。
《清异录》:温庭筠尝得一句,云:蜜官金翼使遍告知识无人可属久之,自联其下。曰:花贼玉腰奴予以谓道尽蜂蝶。
《岭南异物志》:有人浮南海,见有物如蒲帆,过海,将到舟竞,以物击之,破碎。坠地视之,乃蝴蝶也。海人去其翅,足称肉得八十斤,啖之,极肥美。
《云烟过眼录》:边鸾海棠上有一蝶。
《潜确类书》:宋谢逸有蝶诗三百首,极佳。有云:江南日暖午风细频逐,卖花人过桥时呼谢蛱蝶。
《春渚纪闻》:建安章国老之室,宜兴潘氏女。既归国老,不数岁而卒,其终之日,室中飞蝶散满,不知其数。闻其始生亦复如此,既设灵席每展遗像,则一蝶停立,久之而去。后遇远讳之日,与曝像之次,必有一蝶随至,不论冬夏也,其家疑其为花月之神。
《桐乡县志》:宋淳熙十五年,张氏家麦化为蝶,时用麦作饭。久而怨天人语之曰:麦可疗饥,何怨为明晨取麦炊食悉飞去。
《癸辛杂识》:杨昊字明之,娶江氏少艾连,岁得子明之客死之。明日,有蝴蝶大如掌,徊翔于江氏旁,竟日乃去。及闻,讣聚族而哭,其蝶复来,绕江氏饮食起居不置也,盖明之未能割恋于少,妻稚子故化蝶以归尔。李商尝作诗记之曰:碧梧翠竹名家儿,今作栩栩蝴蝶飞。山川阻深网罗密,君从何处化飞归。李铎谏议知凤翔,既卒,有蝴蝶万数自殡,所以至府宇蔽映无下足处官府吊奠。接武不相辨挥之不开,践踏成泥其大者如扇,踰月方散杨大芳娶谢氏。谢亡未殓有蝶大如扇,其色紫褐翩翩自帐中徘徊飞集窗户,间终日乃去始信明之,之事不诬,余尝作诗悼之云:帐中蝶化真成梦,镜里鸾孤枉断肠。吹彻玉箫人不见,世间难觅返魂香。亦纪实也。
《熙朝乐事》:二月十五日为花朝节,宋时有扑蝶之戏。《辍耕录》:大名王和卿滑稽佻达传播四方。中统初,燕市有一蝴蝶,其大异常,王赋醉中天小令云:挣破庄周梦,两翅驾东风。三百处名园,一采一个空。难道风流种,啼杀寻芳。蜜蜂轻轻的飞动,卖花人扇过桥东。由是其名益著。
《悬笥琐探》:正统三年六月一日,予始入吴县学为增广生。是年,开科取士,而吴学之得举者三人。周郁为春秋魁第四名,张瓛第十一,施槃第十五,既而赴会试槃作诗《咏蝴蝶》云:莫怪风前多落魄,三春应作探花郎。己未,果状元及第。
《太平清话》:雅宜病于壬辰,卒于癸巳。临终,梦蝴蝶入袖,曰:吾其已矣。
《泽州志》:崇祯庚辰秋,析城山树头遍挂虫壳,如人形,长三寸,绿色衣冠,襟袖宛然。两腋下穿黑绒线如傀儡,绳系状山中僧人取悬室内,至春时绿壳开裂,中飞出一蝴蝶,绝可观。
《珍珠船》:梁山有汉武帝庙,至今有祭者,往往有一二百蝴蝶降祠。所享其食近之,不惊彻馔,然后群去,时谓武帝侍从捉之者病。

蝶部杂录

《庄子·至乐篇》:乌足之根为蛴,螬其叶为蝴蝶。
《天瑞篇》:蝴蝶胥也化而为虫,生灶下,其状若蜕,其名曰鸲掇。
《抱朴子·官理篇》:髫孺背千金而逐蛱蝶,越人弃八珍而甘蛙黾。
《搜神记》:麦之为蝴蝶也;羽翼生焉,眼目成焉,心智在焉:此自无知化为有知,而气易也。
《异苑》:蝴蝶变作鲚。
《酉阳杂俎》:白蛱蝶,尺蠖茧所化也。秀才顾非熊少时,尝见郁栖中坏绿裙幅,旋化为蝶。工部员外郎张周封言,百合花合之,泥其隙,经宿,化为大蝴蝶。
《物类相感志》:唾津抹蝴蝶,翅则当空高飞。
《文昌杂录》:礼部王员外言崔豹《古今注》:蛱蝶大者名凤子,然词人罕用。余读韩偓诗有鹅儿唼啑雌黄嘴,凤子轻盈腻粉腰,正为蝶也。
《山堂肆考》:俗传大蝶必成双,乃梁山伯、祝英台之魂,又韩凭夫妇之魂,皆不可晓。
《太平清话》《道经》:蝶交则粉退,蜂交则黄退。

蝶部外编

《搜神记》:宋大夫韩凭娶妻,美,宋康王夺之。凭自杀。妻阴腐其衣,与王登台,自投台下,左右揽之,著手化为蝴蝶。
《罗浮旧志》:罗浮山有蝴蝶洞,在云峰岩下。古木丛生,四时出綵蝶。世传葛仙遗衣所化。
《搜神后记》:晋义熙中,乌阳葛辉夫,在妇家宿。三更后,有两人把火至阶前。疑是凶人,往打之。欲下杖。悉变成蝴蝶,缤纷飞散。有冲辉夫腋下,便倒地,少时死。《六朝录》:刘子卿居庐山,有五綵双蝶来游花上。其大如燕,夜间,有二女子曰:感君爱花间之物,故来相谐,君子岂有意乎。子卿曰:愿伸缱绻。自是每日一至者,数年。
《酉阳杂俎》:进士段硕常识,南孝廉者,善斫鲙,縠薄丝缕,轻可吹起。操刀响捷,若合节奏。因会客衒技,先起鱼架之,忽暴风雨。雷震一声,鲙悉化为蝴蝶飞去。南惊惧,遂折刀,誓不复作。
《桂苑丛谈》:咸通初,有进士张绰者,下第后多游江淮间,有道术。或人召饮,若遂合意,则索纸剪蛱蝶二三十枚,以气嘘之,成列而飞。累刻,以指收之,俄皆在手,见者求之,以他事为阻。
《辟寒》:张九歌,庆历中,居汴京,虽盛冬单衣,流汗浃面。燕王奇之,尝召见,与之酒。岁馀,见王曰:将远游,故来别。有小技欲以悦王。乃索黄罗,叠剪为蜂蝶状,随剪飞去,莫知其数。少顷,呼之,蜂蝶皆来,复为罗。王曰:吾寿几何。曰:与开宝寺浮图齐。后浮图灾,王亦薨。《旌异记》:童贯将败之。一年,庖人方治膳,忽鼎釜磔磔有声,顷之,所烹肉悉化为蝴蝶,殆且万数,飞舞自如,直至堂中。贯心怪之,命僮仆执扑,皆莫能得。俄两犬著妇人衣,持梃人立而语曰:此易扑耳。各挥梃纵击,蝶纷纷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