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蟹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蟹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六十一卷目录

 蟹部汇考
  蟹图
  尔雅〈释鱼〉
  释名〈释饮食〉
  博雅〈释鱼〉
  古今注〈鱼虫〉
  广志〈拥剑〉
  齐民要术〈作酱法〉
  酉阳杂俎〈蟹输稻 蝤蛑 拥剑 数丸 千人捏〉
  北户录〈红蟹壳〉
  岭表录异记〈彭螖 招潮 蝤蝥 虎蟹〉
  辽志〈渤海蟹〉
  临海水土记〈倚望 石 蚌江 芦虎〉
  临海异物志〈沙狗〉
  蟹谱〈序论 总论 离象 有匡 仄行 走迟 性躁 不啖 郭索 𧑀蛣 介虫之孽 天文 食證 诫嗜 兵异 集鼠 浦名 输芒 蛉腹 玉篇 月令 图经 唐韵 说文 长生 食莨 药證 采捕 泉比 兵證 贡评 风虫 郁洲 食品 断弊 蟹杯 螺化 食珍 酒蟹 白蟹 荡浦摇江〉
  通志〈蟹〉
  蠡海集〈庶物类〉
  中馈录〈蟹生 醉蟹〉
  埤雅〈蟹〉
  尔雅翼〈蟹 蛣〉
  云林逸事〈蜜酿蝤蛑 煮蟹〉
  遵生八笺〈醉蟹法 煮蟹青色〉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修治 气味 主治 蝤蛑气味 主治 蟛蜞气味 主治 石蟹主治 发明 蟹爪主治 壳主治 盐蟹汁主治 附方〉
  直省志书〈招远县 钱塘县 馀姚县〉
 蟹部艺文一
  蟹志          唐陆龟蒙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后蟹赋          杨万里
  蟹赋          明郑明远
  江蟹说           姚镕
  子蟹解          张如兰
  醉蟹赞           前人
 蟹部艺文二〈诗词〉
  病中有人惠海蟹转寄鲁望 唐皮日休
  咏蟹            前人
  酬袭美见寄海蟹      陆龟蒙
  画蟹           宋文同
  呈吴正仲遗活蟹      梅尧臣
  丁公默送蝤蛑        苏轼
  谢何十三送蟹二首     黄庭坚
  蟹             前人
  子集弟寄江蟹       张九成
  江南忆          金吴激
  中秋碧云师送蟹      元张宪
  盐蟹数枚寄段摄中谊斋   明宋讷
  画蟹            钱宰
  蟹            程嘉燧
  上巳日吴野人烹蟹及吴化父兄弟宴集 王叔承
  赋得蟹送人之官       高启
  钱王孙饷蟹〈以上诗〉    徐渭
  桂枝香〈蟹〉      宋李彭老
  前调〈前题〉       唐艺孙
  前调〈前题〉       练恕可
  前调〈前题 以上词〉    唐珏
 蟹部选句

禽虫典第一百六十一卷

蟹部汇考

释名


《尔雅》       蠌《尔雅》
《尔雅》       郭索《太元经》《博雅》       《博雅》博带《博雅》      蟛蜞《古今注》长卿《古今注》     拥剑《古今注》
执火《古今注》     无肠公子《抱朴子》
蝤蛑《酉阳杂俎》    数丸《酉阳杂俎》
千人捏《酉阳杂俎》   红蟹《北户录》
虎蟹《北户录》     石蟹《北户录》

彭螖《岭表录异记》   招潮《岭表录异记》

倚望《临海水土志》   石《临海水土志》蚌江《临海水土志》   芦虎《临海水土志》
沙狗《临海水土志》   横行介士《蟹谱》
蟛蚏《蟹谱》      蠞《蟹谱》《蟹谱》       蜅《蟹谱》𧐕《蟹谱》       蟙《本草纲目》《本草纲目》

蟹图


《尔雅》《释鱼》

螖,蠌,小者蟧。
〈注〉螺属见埤苍,或曰:即蟛螖也。似蟹而小。〈疏〉螖即蟛螖也,似蟹而小。一名蠌,其小者别名蟧,案埤苍云即蟛螖,郭氏两从之。

《释名》释饮食

蟹胥取蟹藏之使,骨肉解之胥,胥然也。
蟹齑去其匡,齑熟,捣之,令如齑也。

《博雅》释鱼

蟹,蛫也。其雄曰,其雌曰博带。

《古今注》鱼虫

蟛蜞小蟹生海边泥中,食土。一名长卿,其一有螯,偏大者名拥剑。一名执火,其螯赤,故谓之执火云。

《广志》拥剑

拥剑似蟹,色黄,方二寸,其一螯偏长如足大,指长三寸馀,有光,其短细者如簪。

《齐民要术》《作酱法》

藏蟹法:九月内,取母蟹。
母蟹脐大圆,竟腹下;公蟹狭而长。

得则水中,勿令伤损及死者。一宿腹中净。
久则吐黄,吐黄则不好。

先煮薄糖,
糖,薄饧。

著活蟹于冷糖瓮中一宿。著蓼汤,和白盐,特须极咸。待令,瓮盛半汁,取糖中蟹内著盐蓼汁中,便死,
蓼宜少著,多则烂。

泥封。二十日。出之,举蟹脐,著姜末,还复脐如初。内著坩瓮中,百个各一器,以前盐蓼汁浇之,令没。密封,勿令漏气,便成矣。特忌风里,则坏而不美也。
又法:直著盐蓼汤,瓮盛,诣河所,得蟹则内盐汁里,满便泥封。虽不及前味,亦好。值风如前法。食时下姜末调黄,盏盛姜酢。

《酉阳杂俎》蟹输稻

蟹,八月腹中有芒,芒真稻芒也,长寸许,向东输与海神,未输,不可食。

蝤蛑

蝤蛑,大者长尺馀,两螯至强。八月能与虎斗,虎不如。随大潮退壳,一退一长。

拥剑

拥剑,一螯,极小。以大者斗,小者食。

数丸

数丸形似蟛蜞,竟取土各作丸,丸数满三百而潮至。一曰沙丸。

千人捏

千人捏形似蟹,大如钱壳,甚固。壮夫极力捏之,不死。俗言千人捏不死,因名焉。

《北户录》红蟹壳

儋州出红蟹,大小壳上多十二点,深胭脂色,其壳与虎蟹堪作叠子,按蟹一名蛫。《广志》云:铺小蟹大如货钱,又蟹奴如榆荚,在其腹中。生死不相离。《山海经》载千里蟹,《洞冥记》有贡百足蟹,长九尺四螯者,今恩州又出石蟹。
《岭表录异记》蟛螖
蟛螖,吴人呼为蟛蜞。盖语讹也,足上无毛,堪食。

招潮

招潮,亦彭蜞之属,壳带白色,海畔多潮,潮欲来皆出坎,举螯如望。故俗呼招潮也。

蝤蝥

蝤蝥,乃蟹之巨者。异者,蟹两螯上有细毛,八足。蝤蝥则足无毛,后两小足薄而阔,与蟹有殊,其大如升,南人皆呼为蟹。

虎蟹

虎蟹,壳上有虎斑,可装为酒器,与红蟹皆产琼崖海边。

《辽志》渤海蟹

渤海螃蟹红色,大如碗,螯巨而厚,其蛫如中国蟹螯。
《临海水土志》倚望
倚望,常起顾睨西东,其形如蟛螖大,进辄举两螯,八足起望,行常如此。唯入穴中乃止。

,大于蟹,八足,壳通赤,状如鸭卵。

蚌江

蚌江,如小蟹大,有足,两螯,壳牢如石,同不中食也。

芦虎

芦虎似蟛蜞,两螯正赤,不中食。

《临海异物志》沙狗

沙狗似蟛螖,壤沙为穴,见人则走,曲折易道,不可得也。

《蟹谱》《序论》

蟹之为物,虽非登俎豆之贵,然见于经,引于传,著于子史,志于隐逸,歌咏于诗人,杂出于小说,皆有意谓焉。故因益以今之所见闻,次而谱之,自总论而列为上下二篇,以叙其。后聊亦以补观览者,所阙也。神宋嘉祐四年冬序。

《总论》

蟹,水虫也。其字从虫〈旴鬼反〉,亦曰鱼属。故古文从鱼作蟹,以其外骨,则曰介虫。取其横行目为螃蟹焉。蜩腹鲎足,其爪类拳丁,其𩪋类执钺。匡蛫又皆外刺,性复多躁,或编诸绳缕,或投诸笭箵,则引声噀沫必死,方已类皆育。生于济郓者,其色绀紫。出于江浙者,其色青白〈此举其所育多者尔,凡有水之地不无此味〉。小者谓之蟛蚏,中者谓之蟹匡,长而锐者谓之蠞〈音截〉。甚大者谓之蝤蛑,虽皆有佳味,独蟹参于药论耳。明越溪涧石穴中亦出小蟹,其色赤而坚,俗呼为石蟹,与生伊洛者无异。厣圆多腴而夺之𩪋,脐长多瘠而与之虾。其生于盛夏者,无遗穗以自充,俗呼为芦根蟹〈谓其食茭芦根〉。瘠小而味腥,至八月则蜕形,已蜕而形浸大。秋冬之交,稻梁已足,各腹芒走江,俗呼为乐蟹。最号肥美,由江而纳其芒。于海中之魁,遇冰雪则自伏淤淀,不可得矣。今人设啖具以案酒者,此特为之先置焉。江淮间尚推重如此,况非所育之地乎〈何曾食疏,弘君食檄,虞悰饮食,亦未必不珍此味也〉。曰蟛蚏者,二月三月之盛出于海涂。吴俗尤所嗜尚,岁或不至则指目禁烟,谓非佳节也。今之通泰其类实繁,然有同蟛蚏差大而毛好,耕穴田亩中谓之蟛蜞。毒不可食。晋蔡道明误食之,几死,尤宜慎辨也。又多生于陂塘沟港秽杂之地,往往因雨则濒海之家,列阵而上填砌缘屋,虽驱之,不去也。噫蟹虽微类,至于腹芒以朝其魁。其得自然之礼欤。嗜欲以足舍陂港而之江海。其得自然之智欤。虽外刚躁而内无他肠。其得自然之正欤。岂独以其滋味餍世人之口腹哉。故论其略而冠诸二篇之首。

离象

易之离象曰:为鳖,为蟹,为蠃,为蚌,为龟。孔颖达云:取其刚在外也。

有匡

《檀弓》曰:成人有其兄死而不为衰者,闻子皋将为成宰,遂为衰,成人曰:蚕则绩而蟹有匡,范则冠而蝉有緌,兄则死而子皋为之衰。孔颖达云:蟹背壳似匡。

仄行

《周礼》:梓人为簨簴别叙,小虫蟹属,以为雕琢。郑康成注云:刻画祭器,博庶物也。虫自外骨至胸鸣,内有仄行者。《释》云:蟹属。贾公彦疏曰:今人谓之螃蟹,以其侧行者也。内却行者,螾之属,即由延也。脰鸣者即虾蜞也。纡行者即蛇也。按属礼祭器,未有以由延螃蟹虾蜞蛇为饰者,不知起何法制,且经文但云:以雕琢耳,康成专取为祭器之饰义,诚未安。

走迟

《大司乐·乐六变》注:蛤蟹,走则迟。

性躁

《荀子·劝学篇》云:蟹六跪而二螯,非蛇蟺之穴,无所寄托者,用心躁也。
〈注〉跪,足也。螯蟹首上如钺者,蟹皆八足。此云六者,谬文。今观蟹行,后两小足不著地,以其无所用,略而不言。

不啖

虞预《会稽典录》云:吞舟之鱼,不啖虾蟹。

郭索

太元锐初,一蟹之郭索后蚓黄泉。
范明叔云:一,水也,故称泉,亦为介,故称蟹。五为裸,故称蚓。言蟹之与蚓者用心之不一,虽有郭索多足之蟹,不如无足之蚓者,以其用心之一也。

𧑀蛣

郭景《纯江赋》云:𧑀蛣腹蟹,水母目虾。又《松陵集注》云:𧑀蛣似蚌,常有一小蟹在腹中为蛣,出求食,蟹或不至,蛣馁死,所以淮海人呼为蟹奴。

介虫之孽

《月令·章句》曰介者,甲也,谓龟蟹之属。〈后汉五行志〉

天文

《释典》云:十二星宫有巨蟹焉。

食證

孟诜《食疗本草》云:蟹虽消食解胃气,理经络,然腹中有毒,中之或致死,急取大黄紫苏冬瓜汁解之,即差。又云:蟹目相向者,不可食。又云:以盐渍之,甚有隹味。沃以苦酒。通判支节,去五脏烦闷。〈予谓亦不可与柿子同食发霍泻〉

诫嗜

《混俗颐生论》曰:凡人常膳之间,猪无筋,鱼无气,鸡无髓,蟹无腹,皆物之禀气不足者,不可多食。

兵异

《军略灾篇》云:地忽生蟹,当急迁岩栅,不迁,将士亡。

集鼠

陶隐居云:仙方以黑犬血灌蟹三日,烧之,诸鼠毕集。

浦名

南齐建武四年,崔慧景作乱到都下〈今之金陵〉,不克,单马至蟹浦,投渔人太叔荣之,荣之故为慧景门人,时为蟹浦戍,因斩慧景头,纳鳅篮中送都下焉。

输芒

孟诜《食疗本草》云:蟹至八月即啖芒,两茎长寸许,东向至海输送蟹王之所。陶隐居亦云:今开蟹腹中,犹有海水,乃是其證。予谓即陆鲁望云:执穗以朝其魁者也,与夫羔羊跪乳蜂房,会衙俱得自然之礼。

蛉腹

唐顾况,字逋翁,混胎丈人,摄魔还精符,曰:螟蛉之子,虾目蟹腹,即即周周,两不相掩,此之谓体异而气同。

《玉篇》

八足〈蟹二螯八足〉,蠉〈普流反似蟹二足,亦见郭璞《江赋》,蜅𧐕〈上方武下布,莫反皆蟹也〉

《月令》

季冬行秋令,介虫为妖。〈丑为鳖蟹〉

《图经》

罗处约新修《苏州图鸟兽虫鱼篇》蟹居其末。

《唐韵》

蟛螖。
户八反似蟹而小。予谓即兀五忽反,今之蟛蚏也。一名蟛螖耳,虫属似蟹。

蠞。
似蟹生海中。予谓于食品中,与苣胜胡麻相宜。

𩪋。
蟹,大时也。予谓古今用𩪋跪字,通作螯。

螃。
螃蟹。《释》云:本蟹。云俗加螃字。予按《周礼》疏推作旁,取其横行,今字益虫,乃是俗加。陆德明所谓虫属要作虫旁草类,皆从两屮是也。然则旁蟹之呼,名古矣。但不当加虫字耳,予谓今秀州华亭县济村所出甚多,小者谓之黄甲。越人云:和盐泥养之,可踰月。

魟。
下音工,江虫也,形似蟹,可食。

虷。
胡安反虷蟹,一名虷虫。


蟹子也。

厣。
蟹腹下厣。

蝑。
盐藏蟹。

江蜥。
寺绝反,似蝤蛑,出海中。


虫似蟹,四足音北。

《说文》

六足。
许慎《说文》云:蟹,六足,二螯者也。

〈按《正字通》即跪〉
九毁切。《唐韵》曰:兽似龟,白身赤首〈按引《唐韵》与蟹无涉特别其义耳〉

胥。
相居切。蟹,醢也。《唐韵》从虫,盐藏之。

长生

陶隐居云:仙方投蟹于漆中,化为水,饮之长生。

食莨

陶隐居云:蟹未被霜者,甚有毒,以其食水莨〈音建〉也。人或中之,不即疗则多死。至八月腹内有稻芒,食之无毒。

药證

《本草》云蟹蝑,味咸性寒,有毒,主胸。中邪气,热结痛喎,僻面肿,解结散,血愈漆疮,养筋益气,取黄以涂久,疽疮无不差者。又杀莨菪毒,其爪大主破胞堕胎。陈藏器《本草》云:人或断绝筋骨者,取胫中髓及脑,与黄微熬,纳疮中即自然连续。《海药本草》云:石蟹,按《广州记》云:出南海,祇是寻常蟹。年深岁久,日被水沭,相把因兹化成石蟹。每遇海潮即飘出,又有一般者入洞穴,年深亦成石蟹,味咸寒,有毒,主消青盲眼浮翳,又主眼涩,皆细研,水飞入药,相佐用以点耳。

采捕

今之采捕者,于大江浦间承峻流环纬帘而障之,其名曰:断〈音锻〉于陂塘小沟港处,则皆穴沮洳而居。居人盘黑金作钩,置之竿首自探之,夜则燃火以照,咸附明而至焉。

泉比

煎茶之法,视其泉若蟹目,然鱼鳞然第一法。

兵證

吴俗有虾荒蟹乱之语,盖取其被坚执锐,岁或暴至,则乡人用以为兵證也。

贡评

国家贡口实于远方者,蛤蜊亦贡焉。独蟹不贡,议者以为贡,不贡固有差品。予谓非也,蛤蜊止生于海涂,迩京州郡无有也,故须上供。螃蟹盛育于济郓商人,辇负轨迹相继,所聚之多不减于江淮,奚烦远贡哉。予尝见监御厨王染院云:《御食经》中亦有煮蟹法,俱不常。御锡命则进耳,非谓无录而不在贡品。

风虫

蟹之腹有风虫,状如木鳖子而小,色白,大发风毒〈食者宜去之〉

郁洲

江浙诸郡皆出蟹,而苏尤多。苏之五邑娄县为美〈即昆山也〉,娄县之中生郁洲吴塘者,又特肥大。

食品

北人以蟹生析之,醢以盐梅,芼以椒橙,盥手毕,即可食目,为洗手蟹。

断弊

蟹至秋冬之交,即自江顺流而归诸海。苏之人择其江浦峻流处,编帘以障之,若犬牙焉。致水不疾归,而岁常苦其患者,有由然也。虽州符遣卒俾令毁弃,而吏民万端终不可禁。罗江东云:蛟蜃之为害也,则绝流。不顾渔人之钩网,噫水之病吴久矣。又非蛟蜃之比绝流,顾网其才识,固自有大小者,长民者,能推而不疑,亦丰岁一助也。

蟹杯

其斗之大者〈匡一名斗〉,渔人或用以酌酒,谓之蟹杯,亦诃陵云螺之流也。
诃陵酒樽,用鲎鱼壳为之。涩锋齾角,内元外黄。《松林集》:海南人,目螺之有文者曰云螺,亦用以酌酒。

螺化

海中有小螺,以其味辛,谓之辣螺,可食。至二三月间,多化为蟛螖。今人有得螯跪半成而尚留壳中者,此其證也。
近青龙镇居民,于江涂中得蟹,螯跪俱脱,其目自若,初以为怪,及熟烹去壳,则将化为蝉矣。噫物之变化为状,固不可究诘,今观蝉之首腹,颇与蟹相类。诚亦有是,故虑惊俗又非予之所亲见,故附录之。

食珍

凡潜蟹用茱萸一粒置厣中,经岁不沙。

酒蟹

酒蟹,须十二月间作于酒瓮间,撇清酒,不得近糟和盐,浸蟹一宿,却取出于厣中,去其粪秽,重实椒盐,讫叠净器中取前所浸,盐酒更入少。新撇者,同煎一沸以别器盛之。隔宿候冷,倾蟹,中须令满。蟛蚏亦可依此法。二三月间,止用生乾煮酒。

白蟹

秀州华亭县出于三泖者最佳,生于通陂塘者特大,故乡人呼为泖蟹,又亭林湖〈近顾野王宅乡,人亦号为顾亭林〉。于天圣末,呼生白蟹〈即海中所生蠞是也,但蠞不生于淡水,今忽有因号白蟹〉。濒江之人以价倍常,靡有孑遗,止一年而种绝。

荡浦摇江

吴人于港浦间用篙引小舟,沉铁脚网以取之,谓之荡浦。于江侧相对引两舟,中间施网,摇小舟徐行,谓之摇江〈上接断,下接于陂塘〉

《通志》

蟹之类多,而螃蟹为胜。又有蟛螖蠘。蟛螖,吴人语讹为蟛𧑅。南人谓之林禽,可食,作尤佳。小者名拥剑,一名桀步,一名执火,此三种皆如小蟹。而蝤蛑一名蟳,大者径尺,小者如螃蟹大,两螯至强,故云:能与虎斗,蠘如升大,颇似蝤蛑,而壳锐。

《蠡海集》庶物类

虾与蟹坚在外,离象也。熟之而色归赤,离中含阴,阴中虚不生,故虾蟹之子皆在腹外。

《中馈录》蟹生

蟹生,用生蟹剁碎,以麻油先熬熟,冷,并草果茴香砂仁花椒末水姜胡椒俱为末再加葱盐醋共十味,入蟹内拌匀,即时可食。

醉蟹

醉蟹,用香油入酱油内,亦可久留,不沙。糟醋酒酱各一碗,蟹多加盐一碟,又法用酒七碗,醋三碗,盐二碗,醉蟹亦妙。

《埤雅》

蟹,水虫,壳坚而脆团脐者。牝尖者,牡也。八月腹内有芒,真稻芒也。未被霜,食之有毒。外骨,内肉,旁行,故今里语谓之螃蟹。梓人注云:却行螟属,仄行蟹属,是也。《易》曰:离为蟹言卦,体外刚内柔而性又大躁,故为蟹也。螯盖蟹首二钳如钺者,今蟹皆八跪二螯。螯盖其兵也,所以自卫。《神农本草》以为蟹性败,漆烧之致。鼠蟹,性走明,漆见之。而辄解名之曰:蟹一似出于此。《淮南子》曰:漆见蟹而不乾,此类之不可推者也。一曰蟹解壳。故曰蟹。《礼》曰:蚕则绩,而蟹有匡范则冠,而蝉有緌兄则死。而子皋为之衰言,蟹甲象匡,其衰之不为兄死,犹蟹之有匡,岂为蚕之绩也哉。《造化权舆》曰:龙易骨,蛇易皮,麋鹿易角,蟹易螯,折其螯,足随后更生。蟹类甚多,若蝤蛑拥剑蟛螖蟛蜞之类,凡十数种。蝤蛑大者,长尺馀,两螯至强。拥剑一名桀步,岂非以其横行,故谓之桀步欤。一螯极小,以大者斗小者,食蟛蜞有毛,海人亦食之。

《尔雅翼》

蟹八跪而二螯,八足折而容俯,故谓之跪。两螯踞而容仰,故谓之敖。字从解者,以随潮解甲也。壳上多作十二点,深胭脂色,如鲤之三十六鳞,其腹中虚实亦应月。《淮南子》曰:蛤蟹珠龟,与月盛衰。以脐大小为雄雌,雄曰螂蚁,雌曰博带。其种类甚多,拥剑一螯大,一螯小。以大者斗小者,食其大而有虎斑。文随波湮沦者名虎蟳。小如蟛蜞,壳白,见潮欲来,出穴举螯迎之者,名招潮。随潮退,壳潮退,徐行泥中者,名摊涂。在蛎壳中为蛎取食者,名蛎奴。又有蟛蜞倚望,竭朴沙狗,芦虎之属,大抵皆蟹之族,蟹始穴于沮洳。秋冬之交稻熟时,必大出各执一穗,以朝其魁,然后从其所之。昼夜觱沸,望江而奔,既入于江则形质大于旧,自江复趋海,如赴江之状,入海益大。海人亦异其称谓矣。《春秋外传》曰:吴稻蟹不遗种。《月令》亦曰:介虫败谷,然则持稻穗是其常。惟至于败谷,与不遗种,然后为异。渔人取者,即江与海之道纬萧承流而障之,竭朴大于蟛螖,黑斑。有文章以大螯障目,屈小螯食沙狗,芦虎似蟛螖,数丸似蟛蜞,皆南海之物也。今岳阳蟹大而壳少软,渔者得之,以为厌故。谚曰:网中得蟹,无鱼可卖。近岁如珍。食之周书,王会海阳。大蟹礼庖人,共祭祀之。《好羞注》谓:若荆州之䱹鱼,青州之蟹胥。《考工记》仄行蟹属。

〈按蛣实海镜别名,此条自宜入海镜部中,然恃蟹为命,则蟹部亦不容略此条,故两载之。〉

蛣,蚌也。长一寸,广二分。大者长二三寸,腹中有蟹子。如榆荚合体共,生时出取食,复入壳中,一名𧑀蛣。《江赋》曰:𧑀蛣腹蟹,水母目虾。微物之相为用。有如此者,何必齧甘之兽,迭望之民乎。《抱朴子》曰:伐木而寄生枯,芟草而兔丝萎,川蟹不归而蛣败,桑木见断而蠹殄。然则蛣盖恃蟹以为命,不可一日无也。汉会稽鄞县有蛣埼亭埼曲岸也,中多此物,故以为名,然《南越志》称蟹子合体共,生俱为蛣。取食似是二蟹,而颜师古以为有一小蟹在腹中,则为不同。《海物异名记》谓:此为蛎奴。又《北户录》称:海上有小蟹,大如钱。腹下又有小蟹附之,如榆荚,名曰蟹奴。然则附蛣者,名蛎奴。附蟹者,名蟹奴。皆附物而为之役,故以奴名之。段成式又言:寄居虫壳似蜗,一头小蟹,一头螺蛤也。寄在壳间,常候螺开出食螺,欲合遽入壳中,则小蟹又有附螺者,至陈藏器解。寄居虫附螺与虾同,但不言是蟹。又云:南海有一种似蜘蛛,入螺壳中,负壳而走,亦呼寄居。以此知物产之不可穷尽也。汉律会稽郡献蛣酱。

《云林逸事》蜜酿蝤蛑

蜜酿蝤蛑,蝤蛑盐水,略煮,才色变,便涝起,劈开留全壳螯脚,出肉股剁作小块,先将上件,排在壳内,以蜜少许入鸡弹,内搅匀,浇遍,次以膏腴铺鸡弹上,蒸之。鸡弹才乾凝,便啖。不可蒸过,橙齑醋供。

煮蟹

煮蟹法,用生姜紫苏橘皮盐同煮,才大沸透,便翻,再一大沸透,便啖。凡煮蟹,旋煮旋啖则佳。以一人为率秖可煮二只,啖已再煮,捣橙齑醋供。

《遵生八笺》《醉蟹法》

一法,用酒七碗、醋三碗、盐二碗,醉蟹亦妙。炭一块则膏不沙,白芷一钱,入醉蟹则膏结,实恐有药气,不佳。

煮蟹青色

用柿蒂三五个,同蟹煮,色青。

《本草纲目》《释名》

寇宗奭曰:此物之来,秋初如蝉蜕壳,名蟹之意,必取此义。
李时珍曰:以其横行则曰螃蟹,以其行声则曰郭索。以其外骨则曰介士,以其内空则曰无肠。

《集解》

《别录》曰:蟹生伊洛池泽诸水中,取无时。
陶弘景曰:蟹类甚多,蝤蛑拥剑蟛螖皆是,并不入药。海边又有蟛蜞,似蟛螖而大,似蟹而小,不可食。苏颂曰:今淮海汴京河北陂泽中多有之,伊洛乃反难得也。今人以为食品佳味,俗传八月一日取稻芒两枝,长一二寸许,东行输送其长,故今南方捕蟹差。早则有衔芒,须霜后输芒,方可食之,否则毒犹猛也。其类甚多。六足者名蛫,音跪。四足者名,皆有大毒,不可食,其壳阔而多黄者名蟙,生南海中。其螯最锐,断物如芟刈也。食之行风气,其扁而最大后足阔者,名蝤蛑。南人谓之拨棹子,以其后脚如棹也,一名蟳,其大者如升,小者如盏楪,两螯如手,所以异于众蟹也。
李时珍曰:蟹,横行甲虫也。外刚内柔于卦象,离骨眼蜩,腹脑鲎。足二螯八跪,利钳尖爪,壳脆而坚,有十二星点。雄者脐长,雌者脐团。腹中之黄,应月盈亏。其性多躁,引声噀沫,至死乃已。生于流水者色黄而腥,生于止水者色绀而馨。佛书言其散子后,即自枯死。霜前食,物故有毒。霜后将蛰,故味美。所谓入海输芒者,亦谬谈也。蟛蜞大于蟛螖,生于陂池田港中,故有毒。令人吐下,似蟛蜞而生于沙穴中。见人便走者,沙狗也,不可食。似蟛蜞而生海中潮至出穴而望者,望潮也。可食,两螯极小。如石者,蚌江也,不可食,生溪间石穴中。小而壳坚赤者,石蟹也,野人食之,又海中有红蟹,大而色红,飞蟹能飞。善苑国有百足之蟹,海中蟹大如钱,而腹下又有小蟹如榆荚者,蟹奴也。居蚌腹者,蛎奴也。又名寄居蟹,并不可食,蟹腹中有虫,如小木鳖子而白者,不可食,大能发风也。
寇宗奭曰:取蟹以八九月蟹浪之时,伺其出水而拾之,夜则以火照捕之,时黄与白满壳也。

《修治》

李时珍曰:凡蟹生烹,盐藏糟收。酒浸,酱汁浸,皆为佳品,但久留易沙,见灯亦沙,得椒易䐈,得皂荚或蒜及韶粉可免沙,䐈得白芷则黄,不散得葱及五味子,同煮则色不变,藏蟹名曰蝑蟹,音泻。

《气味》

咸寒有小毒。
陶弘景曰:独螯独目,两目相向,六足四足,腹下有毛,腹中有骨头,背有星点,足斑目赤者,并不可食,有毒害人,冬瓜汁、紫苏汁、蒜汁、豉汁、芦根汁,皆可解之。张鼎曰:娠妇食之,令子横生。
寇宗奭曰:此物极动风,风疾人不可食,屡见其事。李时珍曰:不可同柿及荆芥食,发霍乱,动风木,香汁可解,详柿下。

《主治》

苏颂曰:其黄能化漆为水,故涂漆疮用之,其螯烧烟,可集鼠于庭也。
孟诜曰:散诸热,治胃气,理经脉,消食。以醋食之,利肢节,去五脏中烦闷气,益人。
日华曰:产后肚痛血不下者,以酒食之。筋骨折伤者,生捣炒罯之。陈藏器曰:能续断绝筋骨,去壳,同黄捣烂,微炒,纳入疮中,筋即连也。
寇宗奭曰:小儿解颅不合,以螯同白及末,捣涂以合。为度。
李时珍曰:杀莨菪毒,解鳝鱼毒,漆毒治疟,及黄疸捣膏,涂疥疮癣疮,捣汁滴耳聋。

蝤蛑气味

咸寒无毒。

《主治》

日华曰:解热气,治小儿痞气,煮食。

蟛蜞气味

咸冷有毒。

《主治》

陈藏器曰:取膏涂湿癣疽疮。

石蟹主治

陈藏器曰:石蟹捣傅久,疽疮无不瘥者。

《发明》

慎微曰:蟹非蛇鳝之穴无所寄,故食鳝中毒者,食蟹即解,性相畏也。
李时珍曰:诸蟹性皆冷,亦无甚毒。为蝑最良鲜,蟹和以姜醋,侑以醇酒,咀黄持螯,略赏风味,何毒之有。饕嗜者,乃顿食十许枚,兼以荤膻,杂进饮食,自倍肠胃。乃伤腹痛吐利,亦所必致,而归咎于蟹蟹,亦何咎哉。洪迈《夷坚志》云:襄阳一盗被生漆涂,两目发配,不能睹物,有村叟令寻石蟹,捣碎滤汁,点之则漆随汁出,而疮愈也。用之果明如初,漆之畏蟹,莫究其义。

蟹爪主治

《别录》曰:破胞堕胎。
日华曰:破宿血,止产后血,闭酒及醋汤煎服良。张鼎曰:能安胎。
苏颂曰:胡洽方治,孕妇僵仆胎上,抢心有蟹爪汤。李时珍曰:堕生胎下,死胎辟邪魅。

壳主治

李时珍曰:烧存性蜜,调涂冻疮,及蜂虿伤酒,服治妇人儿枕痛及血崩腹痛消积。

盐蟹汁主治

季时珍曰:喉风肿痛,满含细咽即消。

《附方》

湿热黄疸蟹,烧存性研末,酒糊,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白汤下,日服二次。〈集简方〉
骨节离脱,生蟹捣烂以热酒倾入,连饮数碗,其渣涂之,半日内骨内谷谷有声即好。乾蟹烧灰,酒服亦好。〈唐瑶经验方〉
中鳝鱼毒,食蟹即解。〈董炳验方〉千金神造汤,治子死腹中并双胎,一死一生。服之令死者出,生者安,神验方也,用蟹爪一,升甘草二尺,东流水一斗,以苇薪煮至二升,滤去滓,入真阿胶三两,令烊顿服,或分二服,若人困不能服者,灌入即活下胎,蟹爪散治妊妇,有病欲去胎,用蟹爪二,合桂心瞿麦各一两,牛膝二两,为末空心温酒服一钱。〈千金方〉崩中腹痛,毛蟹壳烧,存性米饮服一钱。〈證治要诀〉蜂虿螯伤,蟹壳烧,存性研末,蜜调涂之。〈同上〉
熏辟壁虱,蟹壳烧,烟熏之。〈摘元方〉

《直省志书》招远县

蟹所在水中有之,然肌瘦黄亦不满,壳不及姑河者佳。

钱塘县

蟹生湖中者,色青。

馀姚县

紫蟹紫色,苦栋花时,挟子而至语曰:苦栋开紫蟹来,白蟹稻蟹,九月团脐十月雄。

蟹部艺文一

《蟹志》唐·陆龟蒙

蟹,水族之微者,其为虫也。有籍见于礼经,载于国语扬雄《太元辞》《晋春秋》《劝学》等篇,考于易,象为介,类为龟鳖〈集作用与字非〉。刚其外者,皆乾之属也。周公所谓旁行者,与参于药录食疏,蔓延乎小说,其智则未闻也。惟左氏纪其为灾,子云讥其躁,以为郭索,后蚓而已。蟹始窟穴于沮洳,中秋冬交必大出。江东人云:稻之登也,率执一穗以朝其魁,然后从其所之,蚤夜觱沸,指江而奔。渔者纬萧承其流而障之,曰蟹断〈音锻〉。断〈音短〉其之江之故〈文粹无故字〉道焉尔,然复扳援〈文粹作奔粉〉越轶遁,而去者十六七。〈文粹作八九〉既入于江,则形质寖大于旧,自江复趋于海,如江之状。渔者又断而求之,其轶遁去者又加多焉,既入于海,形质益大,海人亦异其称谓矣。呜呼,穗而朝其魁,不近于义耶。舍沮洳而之江海,自微而务著不近于智耶。今之学者,始得百家小说而不知孟轲荀杨氏之道,或知之又不汲。汲于圣人之言,求大中之要,何也。百家小说,沮洳也。孟轲荀杨氏圣人之渎也,六籍者,圣人之海也。苟不舍沮洳以〈集作而〉求渎,由渎而〈文粹作以〉至于海,是人之智,反出水虫下,能不悲。夫吾是以志其蟹。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一南宠,乃蠘。二甲藏用,乃蝤蛑。三解蕴中,乃蟹。四解微子,乃蟛𧑅。

令多黄尉权行尺一,令南宠截然居海天,付巨材,宜授黄城监,远珍侯尔,专盘处士。甲藏用素称蠘副。众许蟹师。宜授爽国公,圆珍巨美,功臣尔甘。黄州甲杖大使,咸宜作。解蕴中足材腴妙,螯德充盈。宜授糟丘常侍尔。解微子形质肖祖,风味专门,咀嚼谩陈,当寘下列,宜授尔郎黄少相。

《后蟹赋》〈有序〉杨万里

昔赵子直漕江西饷,予糟蟹因为赋之,江西蔡师定夫复饷,生蟹风味十倍,再为赋之。

司徒道明来自洛师,至止江湄,逢一湖海之仙,貌似乎晋之解扬,而其怒有赫迹像乎汉之彭越,而其圜中规,独爱其二执戈者前矣,视其趾二四而有踦,意以为吴中介士郭先生也。不知其姓则彭,其字则蜞也。亟㩦其手而上。曰:吾自渡江以来,取友不少矣。如孔之金,如王之琼,吾皆得而友,朋如魏之玉,如庾之谷,吾皆得而款曲,夫子安在何。相见之暮而不夙也。于是齿牙嗜焉,胸怀寄焉,与之一饮一食而同醉焉。夜半客起,若有所刺者。司徒腹心岑,若有所祟者。诘朝下逐客之令,屏之阳侯之遐裔焉。他日以天子之命作牧于豫章,幕府初开,遥见俊良,望见一客,又似乎彭越与解扬,命典谒曰:是尝祟我,而几我伤者矣。予不汝杀,世无黄祖。其生致之,于是愬江而上之杨子。杨子方晚饮,闻其至,揖而进之,曰:吾有二友,惟彼曲生与尔,郭索老夫与之同死,生不减。颜氏子之乐彼也。日从予游尔也,久于云邈何,相忘江湖,莫我肯顾也。何使我清风明月,必思元度也。尔之德吾能,言之洗手,奉职德之上也。就汤割烹德之次也。餔灵均之糟卧,吏部之瓮德,斯为下矣。客于是涕,唾流沫圜,视而颦谢,曰:士固有以赝乱真,以远间亲。圣而受围肖乎形也。孝而投杼同乎名也。仆之主公昔以彭为郭,今以郭为彭,不遇蔡司徒幸遇扬子云,愿借先生苍颉之篇,与太元后引之文详注《尔雅》,彭郭之异族庶,解嘲于司徒之门。
《蟹赋》明·郑明选
粤惟螃蟹厥形瑰诡,二螯如傲,八足如跪。牡曰螂蚁,牝曰博带,孰辨其形,缘脐员锐。体外刚而内柔兮禀离德于南方,心躁急而含毒兮足郭索而仄行,负元甲以自卫兮持双钺以为兵,流沫喷而涛沸兮明眸矗而星光。既随潮而壳解兮亦应月而腹实。其气足以致鼠兮其性足以已漆。若乃沮洳之场,蛇鳝之窟,或石窦谽谺,或水穴汨滵。乃就寂而冯閒,托兹地以为宅,虽空洞之微细,旷优游如广室,或寄蛣𧑀之腹,纷相代以求食。或游螔蝓之壳,伺开阖以出入。惟秋冬之始交兮稻粱菀以油油,循修阡与广陌兮未敢遽为身谋,各执穗以朝其魁兮然后奔走于江流,遂输芒于海神兮,若诸侯之宗周于时也。厥躯充盈,厥味旨嘉。乃有王孙公子豪侠之家,置酒华屋,水陆交加,薄脍鲤于炰鳖羞。炙鸮与胎虾,众四顾而踌躇,怅不饮而咨嗟。有䱷者纬萧承流捕而献之,宾客大笑乐不可支,乃命和以紫苏,糁以山姜,捣以金齑,沃以璚浆。于是奉玉盘而出中厨,发皓手而剖圜筐。银丝缕解,紫液中藏。膏含丹以若火,肌散素以如霜。味穷鲜美,臭极芬芳。宜乎。君谟误而致疾毕,卓持以忘生者也尔。乃种族不一,则有拥剑、拨棹、蝤蛑、𪓟、招潮、望潮、蟛蜞、蟛螖、沙狗、芦虎、江、摊涂、石蜠、竭朴、黄甲蛎奴、数丸、蟳蠘、倚望、蟛蝑,班形稍异,命名乃殊。或乃长亘数丈,𩪋如巨斧,冯陵扬波,力能拒虎,类赳赳之壮夫,擐介冑而奋武。谅兹味之洵美,非人力之可取。若夫览山海于图经,阅王会于周书,或身广千里,或壳大专车,仰夏后之遐踪,企成周之无虞,哲王邈以幽远,情感慨而愁予,独侘傺而太息,忘好羞之足愉。

《江蟹说》姚镕

江南蟹雄螯,堪敌虎,然取蟹处蒲苇间,一灯水浒,莫不郭索而来,悉可俯拾,惟知趋炎而不安其所,其陨也,固宜。

《子蟹解》张如兰

《海味索隐》曰:凡蟹之行,人皆称为郭索,而非别有一种。及观《怪山傅》《子翼蟹谱》仄行为螃蟹,横行多足为郭索。

蟹何多名也。为蟛蜞,为蟛螖,为蟛𧑅,为招潮,为郭索,为博带,为杰步,为螂蚁。蟹何多名也。鲈鱼紫蟹,予江南为胜,谓壳上斑点者,是苏长公。最嗜蟹。有诗曰:半壳含黄须点酒,两螯斫雪劝加飧。但汝为无肠公子,今何又为多子夫人。夫仁人之于汝子也,何不视之为鸤鸠,又何忍视之为螟蛉也。言下有一转语,曰应作不吃法。

《醉蟹赞》前人

《海味索隐》曰:自非备尝拂郁焉,能托物陈情,宛转若此。读《醉蟹赞》,吾欲击唾壶矣。

世人皆醉而吾独醒者,灵均也。世人皆醒而我独醉者,伯伦也。不肯以我之察察而受物之汶汶,弃世者也。甘我之沉沉而任物之皎皎,溷世者也。以汝之醉,苏我之醒。以其昏使人昭昭,再饮再醉,举杯持螯,是谓醉蟹解我宿醪。

蟹部艺文二〈诗词〉《病中有人惠海蟹转寄鲁望》唐·皮日休

绀甲青筐染菭衣,岛夷初寄北人时。离居定有石帆觉,失伴唯应海月知。族类分明连蛣,形容好个似蟛蜞。病中无用双螯处,寄与夫君左手持。

《咏蟹》前人

未游沧海早知名,有骨还从肉上生。莫道无心畏雷电,海龙王处也横行。

《酬袭美见寄海蟹》陆龟蒙

药杯应阻蟹螯香,却乞江边采捕郎。自是扬雄知郭索,且非何引敢餦餭。骨清犹似含春霭,沬白还疑带海霜。强作南朝风雅客,夜来偷醉早梅傍。

《画蟹》宋·文同

蟹性最难图,生意在螯跪。伊人得其妙,郭索不能已。

《呈吴正仲遗活蟹》梅尧臣

年年收稻买江蟹,二月得从何处来。满腹红膏疑似髓,贮盘青壳大于杯。定知有口能嘘沫,休信无肠便畏雷。幸与陆机还往熟,每分吴味不嫌猜。

《丁公默送蝤蛑》苏轼

溪边石蟹小于钱,喜见轮囷赤玉盘。半壳含黄宜点酒,两螫斫雪劝加餐。蛮珍海错闻名久,怪雨腥风入座寒。堪笑吴兴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

《谢何十三送蟹》黄庭坚

形模虽入妇人笑,风味可解壮士颜。寒蒲束缚十六辈,已觉酒兴生江山。


蟹缚华堂一座倾,忍堪支解见姜橙。东归却为鲈鱼美,未敢知言许季鹰。

《蟹》前人

勃窣媻跚仕涉波,黄泥出没尚横戈。也知觳觫元无罪,奈此尊前风味何。

《子集弟寄江蟹》张九成

吾乡十月间,海错贱如土。尤思盐白蟹,满壳红初吐。荐酒欻空尊,侑饭馋如虎。别来九年矣,食物那可睹。蛮烟瘴雨中,滋味更荼苦。池鱼腥彻骨,江鱼骨无数。每食辄呕哕,无辞知罪罟。新年庚运通,此物登盘俎。先以供祖先,次以宴宾侣。其馀及妻子,咀嚼话江浦。骨滓不敢掷,念带烟江雨。手足义可量,封寄无辞屡。

《江南忆》金·吴激

平生把螯手,遮日负垂竿。浩渺渚田熟,青荧渔火寒。曾看霜菊艳,不放酒杯乾。比老垂涎处,糟脐个个团。

《中秋碧云师送蟹》元·张宪

天风吹绽黄金粟,檐前老兔飞寒玉。客窗不记是中秋,但觉邻家酒浆熟。泖田秋霁稻未镰,苇箔竹断收团尖。红膏溢齿嫩乳滑,脆美簇簇橙丝甜。无肠公子誇矍铄,两戟前驱终受缚。靥心昼煖白玉脐,夔牟夜泣红铜壳。曲生风度亦可怜,且对霜娥供大嚼。酒后高歌绕碧云,九峰一夜霜华落。
《盐蟹数枚寄段摄中谊斋》宋·讷
无肠公子旧知名,风味非糟亦自清。祗信海霜肥郭索,须劳野火照横行。两螯白雪堆盘重,一壳黄金上箸轻。公退避寒应买酒,献芹毋笑野人诚。

《画蟹》钱宰

江上莼鲈不用思,秋风吹破绿荷衣。何妨夜压黄花酒,笑擘霜螯紫蟹肥。

《蟹》程嘉燧

断苇寒潮里,菰蒋作稻梁。吴江枫落夜,公子已无肠。

《上巳日吴野人烹蟹及吴化父兄弟宴集》王叔承


前溪雨足溪水新,夜涨桃花三尺春。三月三日日初丽,浮玉流觞骄醉人。偶过杨柳桥西宅,鱼罾蟹簖当门立。船头活蟹紫堪击,重欲满斤阔逾尺。主人藏蟹真得宜,急流之下青笼垂。日饲稻子数百穗,枫落直过桃花时。蜀椒吴盐落砧细,宝刀香腻春葱丝。雄者白肪白于玉,圆脐剖出黄金脂。主人有蟹不卖钱,但逢嘉客留斟酌。持螯岂慕尚方珍,长对杜康呼郭索。

《赋得蟹送人之官》高启

吐沫似珠流,无肠岂识愁。香宜橙实晚,肥过稻花秋。出簖来深浦,随灯聚远洲。郡斋初退食,可怕有监州。

《钱王孙饷蟹》徐渭

鲰生用字换霜螯,待诏将书易雪糕。并是老饕营口腹,省教半李夺蛴螬。百年生死鸬鹚杓,一壳黝黄玳瑁膏。不有相知能饷此,止持齑脯下村醪。

《桂枝香》〈蟹〉宋·李彭老

松江岸侧,正乱叶坠红,残浪收碧。犹记灯寒暗聚,簖疏轻入。休嫌郭索尊前笑,且开颜,共倾芳液。翠橙丝雾,玉葱涴雪,嫩黄初擘。与那日,新诗换得。又几度相逢,落潮秋色。常是篱边。早菊慰渠岑寂。如今漫有江山兴,更谁怜,草泥踪迹。但将身世,浮沉醉乡,旧游休忆。

前调〈前题〉       唐艺孙

收帆渡口,认远岸夜篝,松炬如昼。还见沙痕雪外,水纹霜后。秦宫梦到无肠断,望明河,月残疏柳。琐窗相对,茶边犹记,眼波频溜。渐嫩菊,初篘绿酒。叹风味尊前,潇洒如旧。几度金橙,香雾玉盘纤手。清愁小醉凄凉里,𢬵今生,容易消瘦。草心春浅,年年相忆,看灯时后。

前调〈前题〉       练恕可

西风故国,记乍免内黄,归梦溪曲。还是秦星夜映,楚霜秋足。无肠枉抱东流恨,任年年,褪筐微绿。草汀篝火,芦州纬箔,早寒渔屋。叙旧别,芳篘荐玉。正香擘新橙,清泛佳菊。依约行沙,乱雪误惊窗竹。江湖岁晚相思远,对孤灯,谩怀幽独。嫩汤浮眼,枯形蜕壳,断魂重续。

前调〈前题〉        唐珏

松江舍北,正水落晚汀,霜老枯荻。还见青筐似绣,绀螯如戟。西风有恨无肠断,怅东流,几番潮汐。夜灯争聚微,光挂影,误投帘隙。更喜荐,新篘玉液。正半壳含黄,一醉秋色。纤手香橙,风味有人相忆。江湖岁晚听飞雪,但沙痕,空记行迹。至今茶鼎,时时犹记,眼波愁碧。

蟹部选句

唐杜甫诗:二蟹或把持。
白居易诗:亥日饶虾蟹。
皮日休诗:蟹奴晴上临湘槛,燕婢秋随过海船。〈又〉蟹因霜重金膏溢,橘为风多玉脑圆。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六十二卷目录

 蟹部纪事
 蟹部杂录
 蟹部外编

禽虫典第一百六十二卷

蟹部纪事

《路史》:黄帝时,日蟹虹螾,禺蛄牛蚁,黄神黄爵,白泽解廌之瑞,府无虚日。
《汲冢周书·王会解》:海阳大蟹。〈注〉海水之阳,一蟹盈车。《国语》:越王召范蠡而问焉,曰:吾与子谋吴,子曰未可也,今其稻蟹不遗种,其可乎。范蠡对曰:天应至矣,人事未尽也,王姑待之。
《神异经·西荒经》:西方深山中有人焉,身长尺馀,袒身捕虾蟹,性不畏人,见人止,宿暮依其火以炙虾蟹,伺人不在,而盗人盐,以食虾蟹。
《洞冥记》:善苑国尝贡一蟹,长九尺,有百足四螯,因名百足蟹。煮其壳,胜于黄胶,亦谓之螯胶,胜于凤喙之胶也。
《琅嬛记》:王吉夜梦一蟛蜞,在都亭。作人语曰:我翌日当舍此。吉觉异之,使人于都亭候之。司马长卿至,吉曰:此人文章当横行一世,天下因呼蟛蜞为长卿。卓文君一生不食蟛蜞。《张敞集》:朱登为东海相,遗敞蟹酱。敞答曰:蘧伯玉受孔子之赐,必以及其乡人。敞谨分斯贶于三老。尊行者曷敢独享之。
《蟹谱》:晋解系,字少连。与赵王伦同讨叛羌,时伦信用佞人,孙秀与系争军事,更相表奏朝廷,知系守正不挠,而召伦还,系表杀秀以谢氐,羌不从,后伦秀以宿憾收系兄弟,梁王彤救系等,伦曰:我于水中见蟹且恶之。况此人兄弟轻我邪。遂害之。
刘聪,字元明,即伪位左都水使者,襄陵王摅坐,鱼蟹不供,斩于东市。
《晋书·五行志》:太康四年,会稽蟛蜞及蟹皆化为鼠,甚众,复大食稻为灾。
《毕卓传》:卓尝谓人曰:得酒满数百斛船,四时甘味置两头,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
《蔡谟传》:谟初渡江,见蟛蜞,大喜曰:蟹有八足,加以二螯。令烹之。既食,吐下委顿,方知非蟹。后诣谢尚而说之。尚曰:卿读尔雅不熟,几为劝学死。
《夏统传》:统字仲御,会稽永兴人也。幼孤贫,养亲以孝闻,睦于兄弟,每采梠求食,星行夜归,或至海边,拘𧑅以资养。《永嘉郡记》:安国县有山鬼,形体如人而一脚裁长一尺许,喜于山涧中取石蟹,伺伐木人眠息,便十、十五五出,就火边跂石炙啖之。
《搜神后记》:宋元嘉初,富阳人姓王,于穷渎中作蟹断。旦往观之,见一材长二尺许,在断中。而断裂开,蟹出都尽。乃修治断,出材岸上。明往视之,材复在断中,断败如前。王又冶断出材。明晨视,所见如初。王疑此材妖异,乃取内蟹笼中,挛头担归,云:至家,当斧斫燃之。未至家二三里,闻笼中倅倅动。转头顾视,见向材头变成一物,人面猴身,一身一足。语王曰:我性嗜蟹,比日实入水破君蟹断,入断食蟹。相负已尔,望君见恕,开笼出我。我是山神,当相佑助,并令断得大蟹。王曰:汝此暴人,前后非一,罪自应死。此物种类,专请包放。王回顾不应。物曰:君何姓名,我欲知之。频问不已,王遂不答。去家转近,物曰:既不放我,又不告我姓名,当复何计,但应就死耳。王至家,炽火焚之。后寂然无复声。上俗谓之山𤢖,云知人姓名,则能中伤人。所以勤勤问王,欲害人自免。
《述异记》:出海口,北行六十里,有淡水,清澈照底。有蟹焉,筐大如笠,脚长三尺。宋元嘉中,章安县民屠虎取此蟹,食之,肥美过常。其夜,虎梦一少妪语之曰:汝啖我,知汝寻被啖不。屠氏明日出行,为虎所食。馀家人殡瘗之,虎又发棺啖之,肌体无遗。此水至今犹有大蟹,莫敢复犯。
《志怪录》:会稽山阴东郭氏女,先与县人私通,此人估还于县东灵慈桥,女往入船就之,因共寝接,为设食蝤蝥。食毕,女将两蝤蝥上岸,去船还来,至郭,逢人语:此女已死,乃往省之,尚未殡也。发衾视之,两手各把一蝤蝥。
《南史·何引传》:初,引侈于味,食必方丈,后稍欲去其甚者,犹食白鱼、䱇脯,糖蟹,以为非见生物。疑食蚶蛎,使门人议之。学生钟岏曰:䱇之就脯,骤于屈伸,蟹之将糖,躁扰弥甚。仁人用意,深怀如怛。至于车螯蚶蛎,眉目内阙,惭浑沌之奇,矿壳外缄,非金人之慎。宜长充庖厨,永为口实。
《水经注》:扶柳县东北有武阳城,故县也。又北为博广池,池多名蟹佳虾,岁贡王朝以充膳府。
《北史·齐文宣帝本纪》:天保八年春三月,大热,人或暍死。夏四月庚午,诏禁取虾蟹蚬蛤之类,唯许私家捕鱼。
《大业拾遗录》:隋炀帝诸郡进食,用九饤牙盘,又有镂金凤,蟹为食品第一。
《清异录》:炀帝幸江都,吴中贡糟蟹糖蟹,每进御则上旋洁拭壳面,以金缕龙凤花云贴其上。
《销夏》:鱼朝恩有洞,房四壁夹安琉璃板,中贮江水及萍藻诸色鱼蟹,号鱼藻洞。
《蟹谱》:唐韩晋公滉善画,以张僧繇为之师,善状人物异兽水牛等,外复妙于螃蟹。
《酉阳杂俎》:平原郡贡糖蟹,采于河间界,每年生贡。斲冰火照,悬老犬肉,蟹觉老犬肉即浮,因取之。一枚直百金,以毡密束于驿马,驰至于京。
《云仙杂记》:鹿宜孙食蝤蛑,炙于寿阳碗中,顿进数器。《清异录》:卢绛从弟纯以蟹肉为一品膏。尝曰四方之味,当许含黄伯为第一,后因食二螯筴伤其舌,血流盈襟,绛自是戏纯蟹为筴舌虫。
《蟹谱》:初杭俗嗜蟼蟆而鄙食蟹,时有农夫田彦升者。家于半道幼性至孝,其母嗜蟹,彦升虑。其邻比窥笑,常远市于苏湖间,熟之以布囊负归,俄而杨行密将田頵〈于伦反〉,兵暴至,乡人皆窜,避于山谷,粮道不接,或多馁死,独彦升挈囊负母,竟以解免,时人以为纯孝之报焉。
《异物志》:昔有人行海,得洲木甚茂,乃维舟登岸,爨于水傍,半炊而林没于水,遽断其缆,乃得去详视之,大蟹也。
《唐书·地理志》:河北道沧州景城郡,土贡:蟹。
山南道江陵府江陵郡,土贡:糖蟹。
淮南道扬州广陵郡,土贡:糖蟹。
《徂异记》:有海贾每见两山相对于波间,各高数丈,已忽不见。舟人云:此是巨蟹螯也。
《清异录》:伪德昌宫使刘承勋嗜蟹,但取圆壳而已。亲友中常言:古重二螯。承勋曰:十万白八敌一个黄。大不得谓蟹有八足故云。
《国老谈苑》:陶谷以翰林学士奉使吴越,忠懿王宴之,因食蝤蛑,询其名类,忠懿命自蝤蛑至蟛蚏,凡罗列十馀种以进。谷视之,笑谓忠懿曰:此谓一代不如一代也。
《宋史·曹翰传》:翰从征幽州,率所部攻城东南隅,卒掘土得蟹以献。翰谓诸将曰:蟹水物而陆居,失所也。且多足,彼援将至,不可进拔之象,况蟹者解也,其班师乎。已而果验。
《蟹谱》:艺祖时,尝遣使至江表,宋齐丘送于郊次,酒行语熟,使者启令曰:须啖二物,各取南北所向,复以二物,仍互用南北俚语。使者曰:先吃鳣鱼,又吃螃蟹。一似拈蛇弄蝎。齐丘继声曰:先吃乳酪,后吃乔团,一似噇脓灌血。时朝廷方草创,用度不给,倚江表为外府。故齐丘及之左右以令逼使之太甚,相顾失色,使者雅叹焉,故归朝而间行。
钱氏间,置鱼户蟹户专掌捕鱼蟹,若今台之药户,睦之漆户比也。
《闻见后录》:仁皇帝内宴十门,分各进馔,有新蟹一品二十八枚。帝曰:吾尚未尝枚直几钱。左右对:直一千。帝不悦,曰:数戒汝辈无侈靡,一下箸为钱二十八千,吾不忍也,置不食。
《归田录》:国朝始置诸州通判,既非副贰,又非属官,故尝与知州争权。每云我是监郡,朝廷使我监汝举动。为其所制,有钱昆少卿者,家世馀杭人也,杭人嗜蟹,昆尝求补,外郡人问其所欲何州。昆曰:但得有螃蟹。无通判处则可矣,至今士人以为口实。
《蟹谱》:神宗朝有大臣赵氏者,虽于国功高,然其性贪墨,私门子弟苞苴。上特优容之,一日因赐宴,上召伶官使谕己意,伶者乃变易为十五郎姓旁,因命钓者。俄一人持竿而至,遂于盘中引一蟹。十五郎见而惊曰:好手脚长,我欲烹汝,又念汝是同姓,且释汝。翌日,赵果出镇近辅。
震泽渔者,陆氏子,举网得蟹,其大如斗,以𩪋剪其网,皆断。陆氏子怒,欲烹之。其侣老于渔者,遽进曰:不可。吾尝闻龟蟹之殊类甚者,必江湖之使也,烹之不祥。乃从而释之,蟹至水面,横行里许方没。
济运居人,夜则执火于水滨,纷然而集,谓之蟹浪。吴沈氏子食蟹得背壳,若鬼状者,眉目口鼻分布明白,尝宝玩之。
《梦溪笔谈》:关中无螃蟹。元丰中,予在陕西,闻秦州人家收得一乾蟹。土人怖其形状,以为怪物。每人家有病疟者,则借去挂门户上,往往遂差。不但人不识,鬼亦不识也。
《艾子杂说》:艾子行于海上,见一物圆而褊且多足,问居人曰:此何物也。曰:蝤蛑也。既又见一物,圆褊多足。问居人曰:此何物也。曰螃蟹也。又于后得一物,状貌皆若前所见而极小。问居人曰:此何物也。曰蟛𧑅也。艾子喟然叹曰:何一蟹不如一蟹也。
《东坡志林》:予不喜杀生,有见饷蟹蛤者,皆放之江中。不复以口腹之,故使有生之类受无量怖苦尔。《道乡集》:邹浩为蔡京所忌,谪居昭州。使役者浚感应泉一二尺许,于乱石之下得蟹一枚,自放于江。曰:予至五岭,不睹此物数年矣。乱石之下又非所宜穴处也,何从而出耶。易不云乎。物不可以终难,故受之以解。蟹者,解也。天实告之矣,蒙恩归侍,立可待也。《墨庄漫录》:毗陵一士人姓常,为蟹诗云:水清讵免双螯黑,秋老难逃一背红。盖讥朱勔父子。《鹤林玉露》:杨诚斋呼尤延之为蝤蛑,尝寄诗曰:文戈却日玉无价,宝气蟠胸金欲流。亦戏之也。
《陈随隐漫录》:姑苏守臣进蟹,待制程奎草批答云:新酒菊天,惟其时矣。上曰:茅店酒旗语,岂王言耶。令陈藏一拟。闻先臣援笔立成略。曰:内则黄中通理,外则戈甲森然。此卿出将入相,文在中而横行之象也。《宋史·张根传》:根,字知常,历朝散大夫,性至孝,母嗜河豚及蟹,母终,根不复食。
《沈遘传》:遘知杭州,闾巷长短,纤悉必知,事来立断。禁捕西湖鱼鳖,故人居湖上,蟹夜入其篱间,适有客会宿,相与食之,旦诣府,遘迎语曰:昨夜食蟹美乎。客笑而谢之。
《春渚纪闻》:馀杭尉范达,夜梦介冑而拜于庭者七人。云某等皆钱氏时归顺人,今海行失道,死在君手,幸见贷也。既觉有人以蝤蛑七枚为献,因遣人纵之于江。
河朔雄霸与沧棣皆边溏泺霜蟹,当时不论钱也。每岁诸郡公厨糟淹,分给郡僚与转饷中邻贵人,无虑杀数十万命。余寮婿李公慎供奉侍,其季父守雄州,会客具饭,始启一藏瓮,大蟹满中皆已通熟,可啖。而上有一巨蟹肌体,为糟浆浸渍,亦已透黄,而郭索瓮面,往来不可执,众客惊异,徐出而纵之,泺中用以戒杀者甚众。
《墨客挥犀》:蒲阳壶公山有蟹泉,在嵌岩之侧,其源常竭,求涓滴不可得,州县遇旱暵即遣吏斋沐置净器于前,以茅接之泉,乃徐徐引出,满器而止,有一蟹大如钱,色红可爱,缘茅入器中,戏泳。俄顷乃去,若遇蟹,出雨必沾足。
《贵耳集》:竹隐徐渊子,似道天台人,韵度清雅,游庐山,得蟹诗曰:不到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亦知二者古难并,到得九江吾事足。庐山偃骞坐吾前,螃蟹郭索来酒边。持螯把酒与山对,世无此乐三百年。诗人爱画陶靖节,菊绕东篱手亲折。何如更画我持螯,共对庐山作三绝。
《齐东野语》:吴兴东林沈偕君,与即东老之子也。家饶于财,少游京师,入上庠,好狎游,时蔡奴声价甲于都下,沈欲访之,乃呼一卖珠人于其门首,茶肆中议价再三,不售,撒其珠于屋上。卖珠者窘甚,君与笑曰:第随我来,依汝所索。还钱,蔡于帘中窥见,令取视之,珠也。大惊惟恐其不来,后数日乃诣之其家,喜相报曰:前日撒珠郎至矣,接之甚,至自是常往来。一日携上樊楼,楼乃京师酒肆之甲,饮徒常千馀人,沈遍语在坐,皆令极量尽欢,至夜尽为还所直而去,于是豪侈之声满三辅,既而擢第尽买国子监书以归,时贾收耘老隐居苕城南横塘上,沈尝以诗遗之蟹,曰:黄粳稻熟坠西风,肥入江南十月雄。横跪蹒跚钳齿白,圆脐吸胁斗膏红。齑须园老香研柚,羹藉庖丁细擘葱。分寄横塘溪上客,持螯莫放酒杯空。耘老得之,不乐,曰:吾未之识,后进轻我,且闻其不羁,因和韵诋之。云:彭越孙多伏下风,蝤蛑奴视敢称雄。江湖纵养膏腴紫,鼎镬终烹爪眼红。嗍称吴儿牙似镀,劈惭湖女手如葱。独怜盘内秋脐实,不比溪边夏壳空。君与怒曰:吾闻贾多与郡将往,还预政言人短长,曾为人所讼。吾以长上推之,乃鄙我若此,复用韵报之,云:虫腹无端苦动风,团雌还却胜尖雄。水寒且弄双钳利,汤老难逃一背红。液入几家烦海卤,醢成何处污园葱。好收心躁潜蛇穴,毋使雷惊族类空。贾晚娶真氏,人谓贾秀才娶真县君以为笑。沈所指团雌为此。贾寻悔之,而戏语已传播矣。
《食珍录》:贺季白有青州蟹黄。
《癸辛杂识》《轩渠录》载:有人以糟蟹馓子。同荐酒者。或笑曰:则是家中没物事,然此二味作一处,怎生吃。众以为笑。近传溆浦富家杨氏尝宴客,作蟛𧑅馄饨,真可作对也。
余尝侍先子观潮,有道人负一簏,自随启而视之,皆枯蟹也。多至百馀种,如惠文。冠如皮,弁如箕,如瓢,如虎,如龟,如蚁,如猬,或赤,或黑,或绀,或斑,如玳瑁,或粲如茜锦。其一上有金银丝,皆平日目所未睹,信海涵万类无所不有。昔闻有好事者,居海濒为蟹图,未知视此为何如也。
《辍耕录》:任子昭云:向寓都下时,邻家儿患头疼,不可忍,有回回医官用刀割开额上,取一小蟹坚硬如石,尚能活动,顷焉,方死,疼亦遄止。当求得蟹,至今藏之。《平江记事》:大德丁未,吴中蟹厄如蝗,平田皆满,稻谷荡尽。吴谚:虾荒蟹乱,正谓此也。考之《吴越春秋》越王勾践召范蠡曰:吾与子谋吴子。曰:未可也,今其稻蟹不遗种,其可乎。盖言蟹食稻也,蟹之害稻自古为然,以五行占之,乃为兵象,是亦披坚执锐介甲之属。明年,海贼肖九六大肆剽掠,杀人流血。
《蓉塘诗话》:沈明德先生,宣号两山仁和人。天资颖敏,文辞赡富,早游庠序,与张海观天,锡齐名张乡举,终教谕。沈卒不偶尝有诗咏蟹云:郭索横行逸气豪,秋来兴味满江皋。玉缸十斛酴醾酒,不待先生赋老饕。豪俊可爱。
《历城县志》:李沧溟同殷许诸名士食蟹螯,一士在傍朵颐,溟沧曰:君亦复能食此不。
《松江府志》:簳山人沈宗正,每深秋设断于水取蟹。一日,见二三蟹相附而起,近视之,乃一蟹八足皆脱不能行。二蟹舁以过断,因叹水族之微,乃有义如此。遂命折断,终身不复食。
《玉山县志》:华山在信丰乡,山顶有禅僧结石龛坐化其中,山半有古井。岁旱乡人祷之,得蟹而雨随之。《建宁县志》:故老相传建阳县南兴上里山谷中,水极清冽,尝产白蟹,有直行之异,遇水旱。乡人入谷以盆贮之,迎而归,即雨。

蟹部杂录

《易经·说卦》:离为蟹。〈正义〉取其刚在外也。〈大全〉杨氏曰:蟹性躁,取其上下二画之刚。
《庄子·秋水篇》:公孙龙问于魏牟曰:吾闻庄子之言,令吾无所开吾喙。公子牟仰天而笑曰:子独不闻夫埳井之蛙乎。谓东海之鳖曰:吾乐与。吾跳梁乎井干之上,入休乎阙甃之崖。赴水则接掖持颐,蹶泥则没足灭跗。还虷蟹与科斗,莫吾能若也。
《易林》:捕鱼遇蟹,利得无几。
《淮南子·原道训》:释大道而任小数,无以异于使蟹捕鼠,蟾蝫捕蚤,不足以禁奸塞邪,乱乃逾滋。
《览冥训》:蟹之败漆,葵之向日,虽有明智,弗能然也。《说山训》:漆见蟹而不乾。
《大戴礼记·劝学篇》:夫蟥无爪牙之利,筋脉之彊,上食晞土,下饮黄泉者,用心一也。蟹二螯八足,非蛇䱇之穴,而无所寄托者,用心躁也。
《博物志》:秋蟹毒者,无药可疗,目相向者尤甚。《抱朴子·登涉篇》:山中寅日,有自称虞吏者,虎也。辰日称无肠公子者,蟹也。但知其物名,则不能为害。《对俗篇》:川蟹不归而蛣败。
《搜神记》:蟛𧑅,蟹也。尝通梦于人,自称长卿。今临海人多以长卿呼之。
《岭表录异记》:红蟹壳殷红色。巨者,可装为酒杯,产琼崖海边。水蟹螯壳内皆咸水,自有味,广人取之淡煮,吸其咸汁,下酒。黄膏蟹壳内有膏,如黄酥,加以五味和壳煿之,食亦有味。赤蟹壳内黄赤,膏如鸡鸭。子黄肉白和膏实壳中,淋以五味,蒙以细面为蟹,珍美可尚。
《续博物志》:蝤蛑大者力能与虎斗,取之不戒,螯能剪杀人。
蟹斗精上有孔,其中有子有泥,食之杀人。
陈藏器云:蟹脚中髓及脑壳中黄,并能续断绝筋骨。碎之微熬,内创中筋即连。
《云溪友议》:咏螃蟹呈浙西从事,皮日休曰:未游沧海,早知名有骨,还从肉上生,莫道无心畏雷雨海龙王处也横行。
《海槎馀录》:石蟹生于崖之榆林港,港内半里许,土极细腻,最寒但蟹入则不能运动,片时成石矣,人获之则曰石蟹,相传置之几案,能明目。
《元中记》:天下之大,物有北海之蟹焉,举一螯能加于山上,身故在水中。
《物类相感志》:柿煮蟹不红。
煮蟹用蜜涂之,候乾,煮之则青。
吃蟹了,以蟹须,洗手则不腥。
《墨客挥犀》:欧阳文忠常爱林逋诗:草泥行郭索,郭索蟹行貌也。扬雄《太元经》曰:蟹之郭索,用心躁也。《梦溪笔谈》:大业中,吴郡贡蜜蟹二千头、蜜拥剑四瓮。又何嗣嗜糖蟹。大抵南人嗜咸,北人嗜甘。蟹加糖蜜,盖便于北俗也。
《西溪丛语》:蔡谟初渡江见蟛蜞,大喜曰:蟹有八足加以二螯,令烹之,既食吐下,委顿方知非蟹。诣谢尚而说之,尚曰:卿读《尔雅》不熟,几为《劝学》死。据《荀子·劝学篇》云:蟹六跪而二螯。注云:跪,足也。引《说文》云:蟹六足二螯,首也。今考《神农本草》蟹八足二螯,其类甚多。六足者名跪,四足者名,皆有大毒不可食。《尔雅》云:螖蠌曰螖,即彭螖也。似蟹而小,螖王穴切。谢尚云:读《尔雅》不熟,必《尔雅》说蟹,今本止有蟛螖一事,而他更无恐《尔雅》脱文也。勤学当作劝学,恐《晋书》本误以劝为勤也。《建康实录》所引不误,今许叔重《说文》云:蟹有二螯八足旁行。杨倞引云:六足亦误,又衍一首字亦误。《韩非子》云:蟹螯首如钺,即当有首字,文字脱落,疑误学者可为叹息。
《山家清供》:蟹生于江者,黄而腥。生于湖者,绀而馨。生于汉者,苍而清。越淮多越掠,故或枵而不盈。有钱君谦斋震祖,惟砚存复归于吴门秋偶过之。把酒论文。犹不减乎昨之勤也。留旬馀,每旦视蟹,必取其圆,烹以酒醋,杂以葱芹,仰之以脐,少俟其凝。人各举一痛饮大嚼,何异乎拍浮于湖之滨,庸庖俗饤,非口不知味,恐失此物风韵,但以橙醋自足,以发挥其所蕴也。且曰:圆脐膏尖,脐螯秋风。高圆者,豪请与手不必刀。羹以蒿尤可饕,因举山谷诗云:一腹金相,玉质两螯,明月秋江。真所谓诗中之骚,举以手,不以刀,尤见钱之豪也。
橙大者截顶去穰,留少液以蟹膏纳其内,仍以带枝顶覆之,入甑用酒醋水蒸熟,加苦酒入盐供,既香而鲜,使人有新酒菊花香橙螃蟹之兴,因记。《危巽斋积》赞蟹云:黄中通理,美在其中,畅于四肢,美之至也。此本诸《易》而于蟹得之矣,今于橙蟹又得之矣。
《游宦纪闻》:淮南人藏盐酒蟹,凡一器十只,以皂荚半挺置其中,则经岁不坏。世南向侍亲,至四明盐白,而廉仆辈贪,利以篹盛贮。邸翁曰:涂中走卤,将若之何。授汝一法:可煨皂荚一挺置其中,则无虑矣,试之果然。
《蟹谱》《大戴礼》云:甲虫三百六十,神龟为之长,蟹亦虫之一也。
唐陆龟蒙,字鲁望。作《稻鼠记》。引《国语》曰:今吾稻蟹不遗种,岂吴人之土鼠。与蟹更俟其便而效其力,歼其民欤。
《琴谱》:履霜,操有蟹行声。
出军下砦之际,忽见蟹,则当呼为横行介士,权以安众。
《周礼》:䱷人职掌渔,征入于玉府者,贵其须骨之用以饰器物也。今鱼虽鲲以至虾蟹,悉立征税之目,非若古人取须骨之意也。二浙运司沈公立以岁征,权奏罢之议者,谓其识体。
《中吴纪闻》:吴之出蟹也,旧矣。《吴越春秋》云:蟹稻无遗种。《陆鲁望集》有䉢忘云:渔者纬箫,承其流而障之,曰蟹断。又曰稻之登也。率执一穗以给其魁,然后维其所之,今吴人谓之输芒。
《娱书堂诗话》:孟郊诗最古淡,坡谓有如食蟛𧑅,竟日嚼空螯,亦实录。
《闽部疏》:陶方伯尝言:闽中海错,定虚得名耳。余怪问:何以。曰:蚶不四明,蛤不扬州,蟹不三吴。余大以为然,蚶大而不种,故不佳。蛤,乃车螯,非蛤蜊也。蟹之别种曰蝤蛑,吾地名黄甲,此名海蟳。特多此种,而蟹乃为异状,不中食。此又一种,非真蟹也。独兴化数里河中有蟹形,味俱似吴中,而土人不之重,岂日厌海错不能别味耶。
海中蟳有冬春间生者,蝤蛑类也。而色玛瑙,斗壳作狰狞,斑斓尽似虎头。土人名之曰虎蟳,余以配龙虾为的对也。

蟹部外编

《山海经·大荒东经》:海内有两人,名曰女丑,女丑有大蟹。〈注〉广,千里也。
《元池说林》:金陵极多蟹,古传有巨蟹,背圆五尺,足长倍之,深夜每出齧人。其地有贞女,三十不嫁,夜遇盗,逃出,遇巨蟹,横道忽化作美男子,诱之。贞女怒曰:汝何等精怪,乃敢辱我,我死当化毒雾以杀汝。遂自触石而死。明日,大雾中人见巨蟹死于道。于是行人无复虑矣,至今大雾中蟹多僵者。《广异记》:近世有波斯,乘船泛海。漂入一大岛中,得诸宝甚多。随风挂帆而行,遥见峰上有赤物如蛇形,久之渐大。胡曰:此山神惜宝,来逐也。舟人莫不战惧。俄见两山从海中出,高数百丈。胡喜曰:此两山者,大蟹螯也。其蟹尝好与山神斗,神多不胜,甚惧之。今其螯出,无忧矣。大蛇寻出蟹,盘斗良久,夹其头。死于水上,如连山。船人因是得济。
《青州府志》:青州益都人王德柔营新第于北郭,既成,百怪交兴,白昼出没,烟氛蓊蔚之中,神形乌面,见人纷纭往来偃肆,自若邀道术者,施法摄治,不效,有屠狗范五,素以凶悍著,从德柔索酒馔,独往宿夜半西庑下,一人从地涌出,短身缩项,著朱衣,形体充腯,两手相击,歌舞庭下,范握刀逐之,至东南隅,失所在。因记其处,明旦发土壤,获一枯蟹,投诸水,其后帖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