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虾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六十卷目录

 牡蛎部汇考
  牡蛎图
  齐民要术〈炙法〉
  岭表录异记〈蚝〉
  临海水土记〈蛎〉
  泉南杂志〈蛎房〉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脩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肉气味 主治 附方〉
  直省志书〈福州府 肇庆府〉
 牡蛎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蛎房赞         明张如兰
 牡蛎部艺文二〈诗〉
  食蚝          宋梅尧臣
  食蛎房          刘子翚
  食蛎房          杨万里
 牡蛎部纪事
 牡蛎部杂录
 石蜐部汇考
  龟脚菜图
  南越志〈石𧉧〉
  临海水土记〈石蜐〉
  海碎录〈龟甲〉
  三才图会〈龟脚菜〉
  本草纲目〈集解 气味 主治〉
 石蜐部艺文
  石蜐赋          梁江淹
  石蜐赋          明杨慎
 虾部汇考
  虾图
  尔雅〈释鱼〉
  酉阳杂俎〈虾姑〉
  北户录〈宁虾 红虾〉
  岭表录异记〈虾生 海虾〉
  邻几杂志〈青虾〉
  蠡海集〈虾离象〉
  桂海虫鱼志〈天虾〉
  侯鲭录〈虾公 虾狗〉
  尔雅翼〈虾〉
  真腊风土记〈查南虾〉
  泉南杂志〈龙虾〉
  遵生八笺〈酒淹虾法 晒虾不变红色〉
  珍珠船〈虾须杖〉
  本草纲目〈虾释名 集解 气味 主治 附方 海虾集解 气味 鲊主治〉
  闽书〈闽产〉
  直省志书〈马邑县 乌程县〉
 虾部艺文一
  谢晋安王赉虾酱启    梁刘孝威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虾部艺文二〈诗〉
  海虾图         明于慎行
 虾部纪事
 虾部杂录
 虾部外编

禽虫典第一百六十卷

牡蛎部汇考

释名


《岭表录异记》  蛎房《泉南杂志》
蚝山《本草纲目》  蛎黄《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  石牡蛎《本草纲目》

牡蛎图


《齐民要术》《炙法》

炙蛎:似炙蚶。汁出,去半壳,共奠。如蚶,别奠酢随之。

《岭表录异记》

即牡蛎也。初生海边如拳石,四面渐长,高一二丈者巉岩如山。一孔内有蚝肉,一块肉之大小,随孔所生。每潮来则诸孔皆开,有小虫入则合之以充腹。

《临海水土记》

蛎长七尺。

《泉南杂志》蛎房

牡蛎丽石而生。肉各为房,剖房取肉,故曰蛎房。泉无石灰,烧蛎房为之坚白细腻,经久不脱。

《本草纲目》《释名》

陶弘景曰:道家方以左顾是雄,故名牡蛎。右顾则牝,蛎也。或以尖头为左,顾未详孰是。
陈藏器曰:天生万物皆有牝牡,惟蛎是咸水结成块。然不动阴阳之道,何从而生。经言牡者应是雄耳。寇宗奭曰:本经不言左顾,止从陶说。而段成式亦云牡蛎言牡,非谓雄也。且如牡丹,岂有牝丹乎。此物无目,更何顾盼。
李时珍曰:蛤蚌之属皆有胎生、卵生,独此化生。纯雄无雌,故得牡名,曰蛎、曰蚝,言其粗大也。

《集解》

《别录》曰:牡蛎生东海池泽,采无时。
陶弘景曰:今出东海永嘉、晋安,云是百岁雕所化。十一月采,以大者为好。其生著石,皆以口在上,举以腹向南。视之口斜向东,则是左顾。出广州南海者亦同,但多右顾,不堪用也。丹方及煮盐者皆以泥釜,云耐水火,不破漏,皆除其甲口,止取朏朏如粉耳。
苏颂曰:今海旁皆有之,而通泰及南海闽中尤多。皆附石而生,磈礧相连如房,呼为蛎房。晋安人呼为蚝莆。初生止如拳石,四面渐长,至一二丈者,崭岩如山,俗呼蚝山。每一房内有肉一块,大房如马蹄,小者如人指面。每潮来,诸房皆开,有小虫入,则合之以充腹。海人取者,皆凿房以烈火逼之,挑取其肉。当食品,其味美好,更有益也。海族为最贵。
李时珍曰:南海人以其蛎房砌墙,烧灰粉壁。食其肉,谓之蛎黄。
韩保升曰:又有蛎形短,不入药用。雷敩曰:有石牡蛎,头边皆大,小夹沙石,真是牡蛎,只是圆如龟壳。海牡蛎可用,只丈夫服之,令人无髭也。其真牡蛎用火锻过以瑿试之,随手走起者是也。瑿,乃千年琥珀。
《修治》
寇宗奭曰:凡用,须泥固烧为粉,亦有生用者。
雷敩曰:凡真牡蛎,先用二十个以东流水入盐一两煮一伏时,再入火中锻赤研粉用。
李时珍曰:案《温隐居》云:牡蛎将童尿浸四十九日,五日一换取。出以硫黄末和米醋涂上,黄泥固济,锻过用。

《气味》

咸平微寒无毒。
徐之才曰:贝母为之,使得甘草、牛膝、远志、蛇床子、良恶、麻黄、辛夷、吴茱萸、伏硇砂。

《主治》

《本经》曰:伤寒、寒热、温疟、洒洒惊恚、怒气。除拘缓、鼠瘘、女子带下赤白,久服强骨节,杀邪鬼,延年。
《别录》曰:除留热在关节、营卫虚热去来不定、烦满心痛、气结、止汗、止渴,除老血疗、泄精涩、大小肠,止大小便,治喉痹、欬嗽、心胁下痞。
陈藏器曰:粉身止大人小儿盗汗,同麻黄根、蛇床子乾姜为粉,去阴汗。
孟诜曰:治女子崩中,止痛除风热、风疟、鬼交精出。李珣曰:男子虚劳、补肾、安神,去烦热,小儿惊痫。王好古曰:去胁下坚满瘰,𤻤一切疮。李时珍曰:化痰耎坚、清热除湿、止心脾气痛、痢下赤白浊、消疝瘕积块、瘿疾结核。

《发明》

甄权曰:病虚而多热者宜同地黄小草用之。
王好古曰:牡蛎入足少阴,为耎坚之剂。以柴胡引之能去胁下硬。以茶引之,能消项上结核。以大黄引之,能消股间肿。以地黄为使,能益精收涩,止小便。肾经血分之药也。
成无己曰:牡蛎之咸,以消胸膈之满以泄水气,使痞者消、硬者耎也。
张元素曰:壮水之主以制阳光,则渴饮不思,故蛤蛎之类能止渴也。

肉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煮食治虚损、调中解丹毒、妇人血气。以姜醋生食,治丹毒、酒后烦热、止渴。
苏颂曰:炙食甚美,令人细肌肤美颜色。

《附方》

心脾气痛、气实有痰者:牡蛎锻粉,酒服二钱。〈丹溪心法〉疟疾寒热:牡蛎粉、杜仲等分为末,蜜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温水下。〈普济方〉
气虚盗汗:上方为末,每酒服方寸匕。〈千金方〉
虚劳盗汗:牡蛎粉、麻黄根、黄芪等分为末,每服二钱,水二盏煎七分温服,日一。〈本事方〉
产后盗汗:牡蛎粉、麦麸炒黄等分,每服一钱,用猪肉汁调下。〈经验方〉
消渴饮水:腊日或端午日用黄泥固济,牡蛎锻赤研末,每服一钱,用活鲫鱼煎汤调下,只二三服愈。〈经验方〉百合变渴,伤寒传成,百合病如寒,无寒如热,无热欲卧,不卧欲行,不行欲食,不食口苦。小便赤色。得药则吐。利变成渴疾久不瘥者,用牡蛎熬二两、栝楼根二两为细末,每服方寸匕,用米饮调下。日三服,取效。〈张仲景金匮玉函方〉
病后常衄、小劳即作:牡蛎十分、石膏五分为末,酒服方寸匕,亦可蜜丸,日三服。〈肘后方〉
小便淋閟、服血药不效者:用牡蛎粉、黄檗炒等分为末,每服一钱。小茴香汤下取效。〈医学集成〉
小便数多:牡蛎五两烧灰,小便三升煎二升,分三服神效。〈乾坤生意〉
梦遗便溏:牡蛎粉醋糊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米饮下,日二服。〈丹溪方〉
水病囊肿:牡蛎煅粉二两,乾姜炮一两研末,冷水调糊扫上。须臾囊热如火,乾则再上,小便利即愈。一方用葱汁、白面同调,小儿不用乾姜。〈初虞世古今录验方〉月水不止:牡蛎锻研,米醋搜成团,再锻研末以米醋调。艾叶末熬膏丸梧子大,每醋汤下四五十丸。〈普济方〉金疮出血:牡蛎粉傅之。〈肘后方〉
破伤湿气、口禁强直:用牡蛎粉酒服二钱,仍外傅之,取效。〈千金方〉
痈肿未成、用此拔毒:水调牡蛎粉末涂之,乾更上。〈姚僧坦集验方论〉
男女瘰𤻤经验:用牡蛎锻研末四两、元参末二两。面糊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酒下。日三服,服尽除根。初虞世云瘰𤻤不拘已破。未破:用牡蛎四两、甘草一两为末,每食后用腊茶汤调服一钱,其效如神。甲疽溃痛、弩肉裹趾甲、脓血不瘥者:用牡蛎头厚处生研为末,每服二钱,红花煎酒调下。日三服,仍用敷之取效。〈胜金方〉
面色黧黑:牡蛎粉研末,蜜丸梧子大,每服二十丸,白汤下。日一服,并炙其肉食之。〈普济方〉

《直省志书》福州府

草鞋蛎大如杯。
黄蛎大蛎房数倍,五六月有之。

肇庆府

珍珠蚝似蛎房而极小。附石而生,肉味甚清,形如指大。入盐作酱,谓之蚝咸。
牡蛎层叠在海底,无肉。海堧居人用以甃垣,谓之牡蛎墙。
蚝光出阳江海中。另:共蚝一种,无肉片薄而光明。窗槅用之,即谓之明瓦。

牡蛎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牡蛎曰房叔化。

令房叔化粉厕汤丸裹护丹器,可豪山太守乐藏监固济丞。

《蛎房赞》明·张如兰

《海味索隐》曰:一名牡蛎,出海岛,丽石而生。其壳磈礧相粘如房。杨升庵赞云:海曲蛎房或名蚝山,眉渠磊砢,牡牝异斑。肉曰蛎黄,醰味海蛮。同野先生兼写其味,更详之。

蜂房水涡几千万,落附石以生,得潮而活。所茹海藻,所吞月魄,贮白玉瓯,云凝雾结,沁甘露浆,涎流溢咽。是无上味,形容不得。

牡蛎部艺文二〈诗〉

《食蚝》宋·梅尧臣

薄宦游海乡,雅闻静康蚝。宿昔思一饱,钻灼苦未高。传闻巨浪中,碨礧如六鳌。亦复有细民,并海施竹牢。采掇种其间,冲激恣风涛。咸卤与日滋,蕃息依江皋。中厨烈焰炭,燎以菜与蒿。委质已就烹,键闭犹遁逃。稍稍窥其户,青襕流玉膏。人言啖小鱼,所得不偿劳。况此铁石顽,解剥烦锥刀。戮力效一割,功烈才牛毛。若论攻取难,饱食未为饕。

《食蛎房》刘子翚

蛎房生海壖,坚顽宛若石。其中储可欲,虽固必生隙。嵌岩各包藏,碨相附积。中逢霹雳手,妙若启扃鐍。钻灼谅难堪,曷不吐馀沥。南庖富腥盘,岂惟此称特。吞航大绝伦,梯脔万夫食。针鳞九牛毛,小嚼逾千百。光螺晕紫斑,蠞膏湛金色。水母脆鸣牙,章举悬疣密。乌黏力排奡,贴石不可索。妾鱼戏浮波,媚雌雄匹。蟹蹂辄横骛,鳖缩常畏出。车螯不服箱,马鲛非骏迹。江瑶贵一柱,夫岂栋梁质。骨柔竞爱,多鲠䱥乃斥。蚶红鲑赤文,肉黑鱼之贼。鲦鲿鰋鲤鳗,鳣鲔鳅鲂鲫。鳙庸而小,琐冗难尽述。包涵知海量,长养荷天德。贪生族类繁,失地波涛窄。网罼人创祸,甘鲜已为厄。纷然均可口,流品当别白。微物倘见知,捐躯不足惜。

《食蛎房》杨万里

蓬山侧畔屹蚝山,怀玉深藏万壑间。也被酒徒勾引著,荐他樽俎解他颜。

牡蛎部纪事

《岭表录异记》:卢循背据广州。既败,馀党奔于海岛野居。唯食蚝蛎,叠壳为墙壁。
《永嘉郡记》:乐城县新溪口有蛎屿,方圆数十亩,四面皆蛎,其味偏好。
《南齐书·周颙传》:何引言断食生,尤欲食肉白鱼、䱇脯、糖蟹,以为非见生物。疑食蚶蛎,使学生议之。学生钟岏曰:䱇之就脯,骤于屈伸;蟹之将糖,躁扰弥甚。仁人用意,深怀如怛。至于车螯蚶蛎,眉目内阙,惭浑沌之奇,矿壳外缄,非金人之慎。不悴不荣,曾草木之不若;无馨无臭,与瓦砾其何算。故宜长充庖厨,永为口实。竟陵王子良见岏议,大怒。引兄点,亦遁节清信。颙与书,劝令菜食。
《泊宅编》:泉州东二十里有万安渡水,阔五里,上流接大溪,外即海也。每风潮交作,辄数日不可渡。蔡襄守泉州,创意造石桥。为桥基八十,所阔二丈,其长倍之。每基相去一丈四尺,桥面阔一丈三四尺,为两栏以护之。闽中无石灰,烧蛎壳为灰。十八年桥乃成,即多取蛎房散置石基上,岁久延蔓相粘,基益胶固矣。元丰初王祖道知州,奏立法辄取蛎者徒三年。
《广东通志》:杂蛮曰卢亭者,亦曰卢馀,在广州城东南百里,以采藤蛎为丛。

牡蛎部杂录

《南越志》:南土谓蛎为蚝甲、为牡合。涧洲圆蛎,土人重之,语曰:得合涧一蚝,虽不足豪,亦可以高也。
谢灵运《游名山志》:新溪蛎味偏甘,有过紫溪者。《闽部疏》:蛎房虽介属,附石乃生,得海潮而活。凡海滨无石,山溪无潮处皆不生。余过莆迎仙寨桥,时潮方落,儿童群下,皆就石间剔取肉去壳。连石不可动,或留之仍能生。其生半与石俱,情在有无之间,殆非蛤蚌比也。《后汉书·鳆鱼注》云:鳆无鳞有壳,一面附石,细孔杂杂,或七或九。即以状蛎房,何所不可。南蛎北鳆,故是造化,介生别搆。

石蜐部汇考

释名


紫𧉧《荀子》    紫《江淹赋序》龟脚《临海水土记》

龟脚菜图


《南越志》石𧉧

石𧉧形如龟脚,得春雨则生花,花似草华。

《临海水土记》石𧉧

石𧉧生附石,身如小竹。大有甲,正黑中食。一名龟脚,以其形似也。生海中石上,一名石鲑。

《海碎录》龟甲

龟甲生石上有甲,其子如粟。春夏生苗如海藻,亦有花,所谓石蜐扬葩,其状甚异。

《三才图会》龟脚菜

龟脚一名石蜐,生海中石上,如蛎房之附石也。形似龟脚,故名。如人指甲连支带肉,又名仙人掌,又名佛手。蚶生四明者肥美。郭璞《江赋》所称石蜐应节而扬葩是也。

《本草纲目》《集解》

李时珍曰:石蜐生东南海中石上,蚌蛤之属。形如龟脚,亦有爪状。壳如蟹螯,其色紫,可食。《真腊记》云有长八九寸者。江淹《石蜐赋》云亦有足翼,得春雨则生花。故郭璞赋云石蜐应节而扬葩。荀子云:东海有紫𧉧,鱼盐是矣。或指为紫贝。及石决明者,皆非矣。

《气味》

甘咸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利小便。
石蜐部艺文《石蜐赋》〈有序〉      梁江淹海人有食石蜐,一名紫,蚌蛤类也。春而发华,有足异者。戏书为短赋:

我海若之小臣,具品色于沧溟。既炉天而铜物,不噏化而染灵。比文豹而无恤,方珠蛤而自宁。冀湖涛之蔽迹,愿洲渚以沦形。故其所巡左委羽,右穷发,日照水而东升,山出波而隐没,光避伏而不耀。智埋冥而难发,何弱命之不禁遂,永至于夭阙已矣哉。请去海人之仄陋,充公子之嘉客,傥委身于玉盘,从风雨而可惜。
《石𧉧赋》〈有序〉明·杨慎石𧉧,海错也。《荀子》书名紫𧉧,郭璞赋注曰:石𧉧,今方言为龟脚。《本草》谓之决明,此虫也。而类草,春则生华,一名紫,字亦从草。谢客诗所称紫晔春流也。江淹有赋未尽体物,故为重搆,传诸博物。云:

江之腴,石之华,南溟育,东海家。晔流吐叶,应节扬葩。水妃缨佩,渊客簪查。珠蛤胎月,锦𩷙孕霞。孰与紫名品骈嘉。谁抽鼍仙之藻,以泳龙伯之涯。

虾部汇考

释名


《尔雅》     魵《尔雅》
红虾《北户录》   海虾《岭表录异记》
青虾《邻几杂志》  天虾《桂海虫鱼志》
五色虾《尔雅翼》  梅虾《尔雅翼》
芦虾《尔雅翼》   白虾《尔雅翼》
泥虾《尔雅翼》   米虾《本草纲目》
糠虾《本草纲目》  对虾《本草纲目》

虾图


《尔雅》《释鱼》

鰝,大虾。
〈注〉虾大者出海中,长二三丈,须长数尺。今青州呼虾鱼为鰝。〈疏〉虾之大者长二三丈,须长数尺,若此之类者名鰝。

魵,虾。
〈注〉出秽邪头国,见《吕氏字林》〈疏〉魵鱼,一名虾。郭云:出秽邪头国,见《吕氏字林》。案《说文》亦云。

《酉阳杂俎》虾姑

虾姑状若蜈蚣、管虾。

《北户录》宁虾

宁虾大者亦首尾尺馀。闽越牵取其肉脔而为炙,又浑以盐藏。自然红色,谓之红虾。贡送白虾,肉薄而白莹如水精。广人遍食之,盖美而毒。询于闽川吴中,悉无此类。

红虾

红虾出潮州、潘州南邑县。大者长二尺,土人多理为杯。王子年《拾遗》云大虾长一尺,须可为簪。《洞冥记》载:虾须杖兼。《名苑》云广州献虾头杯简文。将盛酒,无故自跃,乃不复用愚。又按毛诗,义其大者有一尺六七寸,今九真交趾以为杯盘实奇物也。

《岭表录异记》虾生

南人多买虾之细者,切香蓼等用浓酱醋。先泼活虾,以生菜覆其上。就食之,亦有跳出醋楪者,谓之虾生。鄙俚重之,以为异馔也。

海虾

海虾皮壳嫩红色,就中脑壳与前双脚。有钳者其色如朱。余尝登海,忽见窗版悬二巨虾,头尾钳足俱,全各七八尺。首刺尖如锋刃,刺上有须如红著,各长二三尺。前双脚有钳,钳粗如人大指,长三尺馀。上有芒刺如蔷薇枝,赤而铦硬,手不可触。脑壳烘透弯环尺馀,何止于杯盂也。

《邻几杂志》青虾

《四明海物》:青虾次于江瑶柱,无海腥气。

《蠡海集》虾离象

虾与蟹坚在外,离象也。熟之而色归赤,离中。含阴,阴中虚不生,故虾蟹之子皆在腹外。

《桂海虫鱼志》天虾

天虾状如大飞蚁,秋社后有风雨则群堕水中。有小翅,人候其堕,掠取之为鲊。

《侯鲭录》虾公 虾狗

虾状如蜈蚣,而拥楯者名虾公,小而紧身无肉者名虾狗。

《尔雅翼》

虾多须善游而好跃。其字从假,物假之而远者。今水母不能动,虾或附之,则所往如意。荀卿曰: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利水也,而绝江河。水母之假于虾,亦其类。《释鱼》以鰝为大虾。郭氏云:出海中,长二三丈,须长数尺。今青州呼虾为鰝,音丰镐之镐。按:广中有红虾杯,出潮州、潘州南邑县。大者长二尺,土人多理为杯。或钿以白金,转相饷遗,亦谓之虾头杯。又:古人有以其须为簪杖者。晋时南阳滕脩为广州刺史,人有言虾须长丈者,不之信。其一人后至东海取须长四丈四尺,封以寄之。今闽中五色虾长尺馀,具五色。梅虾梅雨时有之。芦虾青色,相传芦苇所变。白虾、青虾各以其色。泥虾相传稻花变成,多在田泥中,一名苗虾。虾性好游,今诊脉者有雀啄虾游之属,以为异候。

《真腊风土记》查南虾

查南之虾,重一觔已上。

《泉南杂志》

龙虾

虾有长一二尺者,名龙虾。肉实有味,人家掏空其壳,如船灯挂佛前。
《遵生八笺》酒腌虾法
用大虾不见水洗,剪去须尾,每觔用盐五钱,淹半日沥乾入瓶中。虾一层椒三十粒,以椒多为妙。或用椒拌虾装入瓶中,亦妙。装完,每觔用盐三两,好酒化开浇入瓶内,封好泥。头春秋五七日即好吃,冬月十日方好。

晒虾不变红色

虾用盐炒熟,盛箩内,用井水淋洗。去盐晒乾,色红不变。

《珍珠船》虾须杖

海虾须有一丈,可作拄杖者。

《本草纲目》虾释名

李时珍曰:虾音霞,俗作虾。入汤则红色如霞也。

《集解》

李时珍曰:江湖出者大而色白,溪池出者小而色青。皆磔。须钺鼻背,有断节,尾有硬鳞,多足而好跃。其肠属脑,其子在腹。外凡有数种米虾、糠虾,以精粗名也。青虾、白虾,以色名也。梅虾以梅雨时有也。泥虾、海虾以出产名也。岭南有天虾,其虫大如蚁,秋社后群堕水中化为虾,人以作鲊食。凡虾之大者,蒸曝去壳谓之虾米,食以姜醋,馔品所珍。

《气味》

甘温有小毒。
孟诜曰:生水田及沟渠者有毒。鲊内者尤有毒。陈藏器曰:以热饭盛密器中作鲊,食毒人至死。陶弘景曰:无须及腹下通黑并煮之色白者并不可食。小儿及鸡狗食之,脚屈弱。张鼎曰:动风、发疮疥冷积。宁源曰:动风热,有病人勿食。

《主治》

孟诜曰:五野鸡病、小儿赤白、游肿:捣碎傅之。
李时珍曰:作羹治鳖瘕、托痘疮。下乳汁法制壮阳道。煮汁吐风痰,捣膏傅虫疽。

《附方》

鳖瘕疼痛:《类编》云:陈拱病,鳖瘕隐隐见皮内,痛不可忍。外医洪氏曰:可以鲜虾作羹,食之久,久痛止。明年又作再如前,治而愈,遂绝根本。
补肾兴阳:用虾米一觔、蛤蚧一枚、茴香蜀椒各四两,并以青盐化酒炙炒,以木香粗末一两和匀,乘热收新瓶中密封。每服一匙,空心盐酒嚼下,甚妙。
宣吐风痰:用连壳虾半觔入葱姜酱煮汁。先吃虾,后吃汁。紧束肚腹,以翎探引取吐。
臁疮生虫:用小虾三十尾去头足壳,同糯米饭研烂,隔纱贴疮上,别以纱。罩之一夜解下,挂看皆是小赤虫。即以葱椒汤洗净,用旧茶笼内白竹叶随大小剪贴,一日二换。待汗出尽,逐日煎苦楝根汤洗之,以好膏贴之。将生肉,勿换膏药,忌发物。〈直指方〉
血气臁疮:生虾黄丹捣和贴之,日一换。〈集简方〉

海虾集解

陈藏器曰:海中红虾长一尺,须可为簪。崔豹《古今注》云:辽海间有飞虫如蜻蜓,名翻绀。七月群飞闇天,夷人食之,云虾所化也。
李时珍曰:按段公路《北户录》云,海中大红虾长二尺馀,头可作杯,须可作簪杖,其肉可为鲙,甚美。又刘恂《岭表录》云:海虾皮壳嫩红色,前足有钳者色如朱,最大者长七八尺至一丈也。闽中有五色虾,亦长尺馀。彼人两两乾之,谓之对虾,以充上馔。

《气味》

甘平有小毒。
李时珍曰:同猪肉食,令人多唾。

鲊主治

陈藏器曰:飞尸、蛔虫、口中疳𧏾、龋齿、头疮,去疥癣、风瘙、身痒,治山蚊子入人肉,初食疮,发则愈。

《闽书》闽产

虾有赤虾、黄虾、沙虾、水港虾、斑节虾、白虾、狗虾、芦虾芦花所变、梅虾梅雨时出、泥虾稻花所发,暴而槁之。小者揉之曰虾米,巨者对插之曰对虾。其大者名虾魁。《岭表录异》曰:前两脚大如人指,长尺馀,上有芒刺铦硬,手不可触。脑壳微有错,身弯环亦长尺馀。熟之红色,一名虾杯,一名龙虾。《宋志》:大者有五色。《闽部疏》曰:龙虾置盘中犹蠕动,长可一尺。其须四缭长半,其身目精凸出。上隐起二角,负介昂藏体似小龙。尾后吐红子,色夺榴花,真奇种也。次者名虾姑。《开元遗事》载其名状如蜈蚣,尾如僧帽,泉人谓之青龙,其绝小者名苗虾。《海物异名记》谓之酱虾,细如针芒,聚若淖泥,可盐而酱之。又有寄生虾寄生空螺中,能负之而行。

《直省志书》马邑县

虾,金龙池、黄道泉、细芦湾、小泊水草茂密处皆有之。然细纤瘦皮,不堪食用。

乌程县

虾,长须虫也。其细者曰糖虾。蚕时曰蚕虾。太湖中有一种白虾,软而更鲜。

虾部艺文一

《谢晋安王赉虾酱启》梁·刘孝威

龙酱传甘退,诚可陋蚳醢。称贵追觉失言上。圣闻雷未之能覆嘉宾,流歠羞无辞窭。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季遐,虾也。

令玉德公季遐纯洁,内含爽妙,外济可清,绡内相颉羹郡王。

虾部艺文二〈诗〉《海虾图》明·于慎行

茫茫大海浮穹壤,日月升沉鳌背上。其间物怪何所无,海马天吴大如象。有鱼如屋鲎如帆,虾最细微犹十丈。鬇怒气须如戟,力战洪涛欲飞出。江湖鱼蟹总蜉蝣,畜眼平生未曾识。画工何处写汝真,梦中曾到长须国。黑风吹海浪如山,鱼龙变化须臾间。从龙愿作先驱去,去上青天生羽翰。

虾部纪事

《金楼子》:舜摄天子有耳,贯胸之民来献珠虾。《吴越春秋》:越王入吴,别于浙江之上。群臣垂泣,莫不咸哀。越王仰天叹曰:死者,人之所畏。若孤之闻死,其于心胸中曾无怵惕。遂登船径去,终不返顾。越王夫人乃据船哭,顾乌鹊啄江渚之虾,飞去复来,因哭而歌之,曰:仰飞鸟兮乌鸢,凌元虚号翩翩。集洲渚兮优恣,啄虾矫翮兮云间,任厥兮往还。妾无罪兮负地,有何辜兮谴天。帆帆独兮西往,孰知返兮何年。心惙惙兮若割,泪泫泫兮双悬。又哀吟曰:彼飞鸟兮鸢乌,已回翔兮翕苏。心在专兮素虾,何居食兮江湖。徊复翔兮游飏,去复返兮于乎。始事君兮去家,终我命兮君都。终来遇兮何幸,离我国兮去吴。妻衣褐兮为婢,夫去冕兮为奴。岁遥遥兮难极,冤悲痛兮心恻。肠千结兮服膺,于乎哀兮忘食。愿我身兮如乌,身翱翔兮矫翼。去我国兮心遥,情愤惋兮谁识。越王闻夫人怨歌,心中内恸,乃曰:孤何忧。吾之六翮备矣。
《神异经·西荒经》:西方深山中有人焉,身长尺馀,袒身捕虾蟹,性不畏人。见人止宿暮,依其火以炙虾蟹,伺人不在而盗人盐以食虾蟹。
《东观汉记》:马棱字伯威,为广陵太守。奏罢盐官,赈贫裸,薄赋税,蝗虫飞入海,化为鱼虾。
王隐《晋书》:吴后置广州,以南阳滕脩为刺史。或语脩虾长一丈,脩不信。其人后故至东海,取虾须长四五丈封以示脩,脩乃服。
《水经注》:晋卢循为刺史。循乡人语循虾须长一丈,循以为虚,责。其人乃至东海,取虾须长四丈速送示循,循始服,谢厚为遣。
《南越志》:南海以虾头为杯,须长数尺,金银镂之。晋康州刺史常以杯献简文以盛酒,未及饮酒,跃于外。时庐江太守曲安远颇解术数,即令筮之,曰:既三旬,当后庭有告变者。果有生子,人面犬身。
《晋书·虞潭传》:潭孙啸父少历显位,后至侍中,为孝武帝所亲爱。尝侍饮宴,帝从容问曰:卿在门下,初不闻有所献替邪。啸父家近海,谓帝有所求,对曰:天时尚温,䱥鱼虾鲊未可致,寻当有所上献。帝大笑。《北史·齐文宣帝本纪》:天保八年春三月,大热,人或暍死。夏四月庚午,诏禁取虾蟹蚬蛤之类,唯许私家捕鱼。
《水经注》:扶柳县东北有武阳城,故县也。又北为博广池,池多名蟹佳虾。岁贡王朝以充膳府。
《云仙杂记》:鱼朝恩有洞,四壁夹安琉璃板中,贮江水及萍藻诸色虾,号鱼藻洞。
《食珍录》:韦巨源有单笼金乳酥、光明虾炙。
《清异录》:二三友来访,买得虾蟹具馔。语及唐士人逆风至长须国。娶虾女事,坐客谢秉冲曰:虾女岂不好白角衫,裹个水晶人。满筵无不大笑。
吴越功德判官毛胜多雅戏,以地产鱼虾海物四方所无,因造《水族加恩簿》
《奉化县志》:牙狮岩虾鱼潭去县南四十里,在蓬岛后莱山谷间。深广二丈馀,其流溉松林、金溪二乡田。宋祥符间有渔者掷钓于潭,有鱼随钓而上,五色斑烂。渔者骇之,弃于潭。归语乡人,未之信。翌日红光烛天,会岁大旱,乡人祷之,有小虾如线跃出岩壁间,取而归。未出山,大雨随至,岁大熟。
《临海县志》:宋天圣元年,台之渔人得异虾于海中。长三尺馀,前二钳长二寸许,末有红须尺馀,首如数升器,若绘画然。双目十二足,大率五彩皆具。中使吴仲华绘其像,以闻诏改名神虾。
《浙江通志》:开化县白虾池,宋赵抃镇蜀以白虾遗余仁合,仁合放之池中,其后生息不绝,有求而他畜者,虾色辄变。遇旱水涸,绝而复有。
《墨客挥犀》:蝗为人掩捕,飞起蔽天,或坠陂湖间多化为鱼虾。有渔人于湖侧置网,蝗坠压网至没,渔辄有喜色。明日举网,得虾数斗。
《宋史·五行志》:绍兴二十四年四月,海盐县海洋有巨鳅,群虾从之,声若讴歌。《浮梁县志》:嘉靖二十七年三月八日,西山观前圳沟中涌出巨虾无数,背光照夜如昼。人取至家,光亦不灭。明日遂没,是年大疫。
《贤奕》:董损斋公成进士后以差过岳州。时刘忠宣公宅忧在里,造谒焉。忠宣留之饭,饭麦糈馔,惟糟虾无他。具公因感省,终生持雅操云。
《西吴枝乘》:吴兴以四月为蚕月,有小虾亦以蚕时出。市民谓之蚕花。蚕熟则绝无矣。
《海南杂志》:商舶见波中双樯遥漾,高可十馀丈,意其为舟。长年曰:非舟,此海虾乘霁曝双须也。
《眉公笔记》:上海靖安智俨师尝食活虾斗许,名虾子禅。

虾部杂录

《说文》:虾从虫,假声。其虫与水母游。
《论衡·别通篇》:涉浅水者见虾。
《后山谈丛》:虾蛤无血。
《老学庵笔记》:吴人谓杜宇为谢豹。杜宇啼时,渔人得虾,曰谢豹虾。
《雅俗稽言》:虾须相交。

虾部外编

《洞冥记》:有丹虾长十丈,须长八尺,有两翅。其鼻如锯,载紫桂之林。以须缠身,急流以为栖息之处。马丹尝拆虾须为杖,后弃杖而飞,须化为丹,亦在海旁。《酉阳杂俎》:大足初,有士人随新罗使,风吹至一处,人皆长须,语与唐言通,号长须国。人物茂盛,栋宇衣冠,稍异中国,地曰扶桑洲。其署官品,有王、长、戢、波、目、役、岛、逻等号。士人历谒数处,其国皆敬之。忽一日,有车马数十,言大王召客。行两日,方至一大城,甲士守门焉。使者导士人入,伏谒。殿宇高敞,仪卫如王者。见士人拜伏,小起,乃拜士人为司风长,兼驸马。其主甚美,有须数十根。士人威势烜赫,富有珠玉,然每归,见其妻则不悦。其王多月满夜则大会,后遇会,士人见姬嫔悉有须,因赋诗曰:花无蕊不妍,女无须亦丑。丈人试遣㹅无,未必不如㹅有。王大笑曰:驸马竟未能忘情于小女颐颔间乎。经十馀年,士人有一儿二女。忽一日,其君臣忧戚,士人怪问之,王泣曰:吾国有难,祸在旦夕,非驸马不能救。士人惊曰:苟难可弭,性命不敢辞也。王乃令具舟,命两使随士人,谓曰:烦驸马一谒海龙王,但言东海第三汊第七岛长须国,有难求救。我国绝微,须再三言之。因涕泣执手而别。士人登舟,瞬息至岸。岸沙悉七宝,人皆衣冠长大,士人乃前,求谒龙王。龙宫状如佛寺所图天宫,光明透彻,目不能视。龙王降阶迎,士人齐级升殿。访其来意,士人具说:龙王即令速勘。良久,一人自外白曰:境内并无此国。其人复哀祈,言长须国在东海第三汊第七岛,龙王复叱使者细寻勘,速报。经食顷,使者返曰:此岛虾合供大王此月食料,前日已追到。龙王笑曰:客固为虾所魅耳。吾虽为王,所食皆禀天符,不得妄食。今为客减食。乃令引客视之,见铁镬数十如屋,满中是虾,有五六头,色赤,大如臂,见客跳跃,似求救状。引者曰:此虾王也。士人不觉悲泣,龙王命放虾王一镬,令二使送客归中国,一夕至登舟,回顾二使,乃巨龙也。《艾子杂说》:东海龙王有女性戾,欲求耐事易制者为婿。艾子举虾以对,龙王曰:毋太卑乎。艾子曰:虾有三德,一无肚肠,一割之无血,一头上带得不洁物。是可以为婿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