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石决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五十九卷目录

 车渠部汇考
  车渠图
  桂海虞衡志〈虫鱼〉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壳气味 主治 发明〉
  闽书〈蚶作车渠〉
 车渠部艺文
 车渠碗赋          魏文帝
  前题            王粲
  前题            应玚
  前题            曹植
 车渠部纪事
 车渠部杂录
 玳瑁部汇考
  玳瑁图
  酉阳杂俎〈 玳瑁不再交〉
  桂海虫鱼志〈玳瑁〉
  埤雅〈玳瑁护卵〉
  海槎馀录〈玳瑁〉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附录撒八儿 甲气味 主治 发明 肉气味 主治 血主治 附方〉
 玳瑁部艺文
  玳瑁碗赋         晋潘尼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玳瑁赋          元陈樵
 玳瑁部纪事
 玳瑁部杂录
 玳瑁部外编
 石决明部汇考
  石决明图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修治 壳气味 主治 附方〉
  闽书〈闽产〉
 石决明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石决明部艺文二〈诗〉
  鳆鱼           金刘迎
 石决明部纪事
 石决明部杂录

禽虫典第一百五十九卷

车渠部汇考

释名


海扇《本草纲目》

车渠图


《桂海虞衡志》虫鱼

车渠似大蚌,海人磨治其壳为诸玩物。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按《韵会》云:车渠,海中大贝也。背上垄文如车轮之渠,故名。车沟曰:渠镏绩《霏雪录》云海扇,海中甲物也。其形如扇,背文如瓦屋。三月三日潮尽乃出。梵书谓之牟婆各揭拉婆。

《集解》

李珣曰:车渠云是玉石之类,生西国,形如蚌蛤,有文理。西域七宝,此其一也。
李时珍曰:车渠,大蛤也。大者长一二尺,阔尺许,厚二三寸。壳外沟垄如蚶壳而深大,皆纵文,如瓦沟无横文也。壳内白晰如玉,亦不甚贵。番人以饰器物,谬言为玉石之类。或云玉中亦有车渠,而此蛤似之故也。沈存中《笔谈》云:车渠大者如箕,背有渠垄如蚶壳,以作器致如白玉。杨慎《丹铅录》云车渠作杯,注酒满过一分不溢,试之果然。

壳气味

甘咸大寒无毒。

《主治》

李珣曰:安神镇宅,解诸毒药及虫螫。同玳瑁等分,磨人乳服之极验。

《发明》

李时珍曰:车渠,盖瓦垄之大者,故其功用亦相彷佛。

《闽书》蚶作车渠

漳中陈翼飞云:蚶少时棱多,渐大渐少。至绝大者止有三棱如车之渠,色明如蚌治之,则车渠也。

车渠部艺文

《车渠碗赋》〈有序〉     魏文帝

车渠,玉属也。多纤理缛文。生于西国,其俗宝之。

惟二仪之普育,何万物之殊形,料珍怪之上美。无兹碗之,独灵苞华文之光丽,发符采而扬荣。理交错以连属,似将离而复并。或若朝云浮高山,忽似飞鸟厉苍天。夫其方者如矩,圆者如规,稠希不谬,洪纤有宜。

《前题》王粲

侍君子之宴坐,览车渠之妙珍。挺英才于山岳,含阴阳之淑贞。飞轻缥与浮白,若惊风之飘云。先清朗以内曜,泽温润而外津。体贞刚而不挠,理条达而有文。杂元黄以为质,似乾坤之未分。兼五德之上美,超众宝而绝伦。

《前题》应玚

惟兹碗之珍玮,诞灵岳而奇生。扇不周之芳烈,浸漫露以润形,荫碧条以纳曜。噏朝霞而发荣,纷元黄以彤裔。晔豹变而龙华象蛇虹之辅。体中含曜乎,云波若其众色。鳞聚卓度诡常,絪缊杂错,乍圆乍方,蔚术繁兴,散列成章。扬丹流缥,碧玉飞黄,华气承朗,内外齐光。

《车渠碗赋》曹植

惟斯碗之所,生于凉风之浚湄。采金光之定色,拟朝阳而发辉。丰元素之炜炜,带朱荣之葳蕤。蕴丝纶以肆采,藻繁布以相追。翩飘飖而浮,景若惊鹄之双飞。隐神璞于西野,弥百叶而莫希于时。乃有笃厚神后广被仁声,夷慕义而重使,献兹宝于斯庭,命公输之巧匠,穷妍丽之殊形。华色灿烂,文若点成。郁蓊云蒸,蜿蜒龙征。光如激电,影若浮星。何神怪之,巨伟信一览而九惊,虽离朱之聪目,内炫耀而失精。何明丽之可悦,超群宝而特章。俟君子之閒宴,酌甘醴于斯觥。既娱情而可贵,故永御而不忘。

车渠部纪事

《古今注》:魏武帝以车渠为酒碗。

车渠部杂录

《梦溪笔谈》:海物有车渠,蛤属也,大者如箕,背有渠垄,如蚶壳,故以为器,致如白玉。生南海。《尚书大传》曰:文王囚于羑里,散宜生得大贝,如车渠以献纣。郑康成乃解之曰:渠,车罔也。盖康成不识车渠,谬解之耳。《演繁露》《尚书大传》曰:散宜生辈之江淮之浦,取大贝如车渠。陈于纣庭。然则车渠非大贝也。特贝之大者可比车渠耳,不知车渠又何物也。车者,车也。渠者,辙迹也。孟子谓城门之轨者是也。

玳瑁部汇考

释名


《酉阳杂俎》  撒八儿〈玳瑁精 《本草纲目》


《酉阳杂俎》

南中玳瑁斑点尽模糊,唯振州玳瑁如舶上者。尝见卫公先白书上,作此字。

玳瑁不再交

虫不再交者,虎鸳与玳瑁也。

《桂海虫鱼志》玳瑁

玳瑁形似龟鼋辈。背甲十三片,黑白斑文相错。鳞差以成一背,其边裙阑阙齧如锯齿。无足而有四鬣,前两鬣长,状如楫。后两鬣极短,其上皆有鳞甲。以四鬣棹水而行。海人养以盐水,饲以小鳞,俗传甲子庚申日辄不食,谓之玳瑁斋日,其说甚俚。

《埤雅》玳瑁护卵

玳瑁乳卵,大如弹丸。亦望卵而荫,一如龟鳖。呼为护卵。

《海槎馀录》玳瑁

玳瑁产于海洋深处,其大者不可得,小者时时有之。其地新官到任,渔人必携一二来献,皆小者耳。此物状如龟鳖,背负十二叶,有文藻,即玳瑁也。取用时必倒悬其身,用器盛滚醋泼下,逐片应手而下。但不老大,则其皮薄不堪用耳。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其功解毒。毒物之所媢嫉者,故名。

《集解》

陈藏器曰:玳瑁生岭南海畔山水间。大如扇,似龟甲,中有文。
陈士良曰:其身似龟,首嘴如鹦鹉。
苏颂曰:今广南皆有,龟类也。大者如盘,其腹背甲皆有红点斑文。入药须用生者乃灵。凡遇饮食有毒,则必自摇动。死者则不能,神矣。今人多用杂龟筒作器血,皆杀取之。又经煮拍,故生者殊难得。
李时珍曰:按范成大《虞衡志》云:玳瑁生海洋深处,状如龟鼋而壳稍长,背有甲十二片,黑白斑文相错而成。其裙边缺如锯齿,无足而有四鬣。前长后短,皆有鳞,斑文如甲。海人养以盐水,饲以小鱼。又顾玠《海槎录》云:大者难得,小者时时有之。但老者甲厚而色明,小者甲薄而色暗。世言鞭血成斑,谬矣。取时必倒悬其身,用滚醋泼之,则甲逐片应手落下也。《南方异物志》云:大者如籧篨,背上有鳞大如扇,取下乃见其文。煮柔作器治,以鲛鱼皮莹,以枯木叶即光辉矣。陆佃云:玳瑁不再交。望卵影抱,谓之护卵。

附录撒八儿

李时珍曰:按刘郁《西域记》云:出西海中,乃玳瑁遗精,蛟鱼吞食吐出,年深结成者,其价如金。伪作者乃犀牛粪也。窃谓此物贵重如此,必有功用,亦不知果是玳瑁遗精否,亦无所询證。姑附于此,以俟博识。

甲气味

甘寒无毒。
寇宗奭曰:入药用生者,性味全也。既经汤火,即不堪用。与生熟犀义同。

《主治》

陈藏器曰:解岭南百药毒。
日华曰:破症结、消痈毒、止惊痫。
陈士良曰:疗心风、解烦热、行气血、利大小肠功,与肉同。
苏颂曰:磨汁服,解蛊毒,生佩之辟蛊。
李时珍曰:解痘毒,镇心神,急惊客忤、伤寒、热结、狂言。

《发明》

李时珍曰:玳瑁解毒清热之功同于犀角。古方不用,至宋时至宝丹始用之也。又见鳖甲。

肉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陈士良曰:治诸风毒,逐邪热,去胸膈风热,行气血,镇心神,利大小肠,通妇人经脉。

血主治

开宝曰:解诸药毒,刺血饮之。

《附方》

解虫毒:生玳瑁磨浓汁,水服一盏即消。〈杨氏产乳〉
预解痘毒:遇行时服此未发,内消已发稀少。用生玳瑁、生犀角各磨汁一合和匀,温服半合,日三服最良。〈灵苑方〉
痘疮黑陷:乃心热血凝也。用生玳瑁、生犀角同磨汁,一合入猪心血少许,紫草汤五匙和匀,温服。〈闻人规痘疹论〉迎风目泪:乃心肾虚热也。用生玳瑁、羚羊角各一两,石燕子一双为末,每服一钱,薄荷汤下。日一服。〈鸿飞集〉

玳瑁部艺文《玳瑁碗赋》晋·潘尼

有玳瑁之奇宝,亦同旅于介虫。下法川以矩夷,上拟乾而规隆。或步趾于清源,或掉尾于泥中。随阴阳以潜跃,与龟龙乎齐风。包神藏智,备体兼才,高下斯处,水陆皆能文。若绮波背负蓬莱,尔乃遐夷效珍,越裳贡职,横海万里,踰岭千亿,挺璞荒峦,摛藻辰极,光耀炫晃,昭烂熻赩。嘉斯宝之兼美,料众珍而靡对。文不烦于错镂,采不假乎。藻缋。岂翡翠之足俪,胡犀象之能逮。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斑希,玳瑁也。

令斑希裁簪制器,不在金银珠玉之下,宜授点化使者。

《玳瑁赋》元·陈樵

繄鸿濛之散英兮,滋百昌于南纪。邈灵海之于廓兮,涵众珍之靡靡。其广无垠,其遐无涘,日月之所亘,四极之所被。裸壤藉其涯,冰天薄其澨。若夫蛮畿羌笮乌荒象卉,莫不遐举而兼揽也。于是沸唇椎髻之徒,狼戾戎蜑之裔,挟浮环以乱流,掺霜纶与桂饵结精,铤以为网控三翼之云。驶楫为马兮舟为车,陋元洲与渠子,披渊剔薮,穷珍尽奇,回轮顿缴,倾于南垂。磔明月于珠蠙,撷贞球于文魮。刊珠树之灵柯,搴火齐之夕晖。剸冰纨于潜鱼,脱奇觡于明犀。乃有鸿商富贾钜千之赀,载糇舁糗据险乘危,徵榜。人命水师披瘴云、栉炎飔、涉琼林、走麻离、厌西栩、瞰吉慈、陵厉三韩出没流眉。绝诃陵与林邑,历麻兰与勿斯。投鬼关而径度,迫海童而遵蹊,则有罟师奏美芦人效奇囊琛航贝转于京畿。不踵而蹻,不翮而飞,纷纶夺视,翠粲填眵。天琛水异雾委星,离虽仲宣之博雅,张华之析微,知崇文鼠辩洽碧鸡,固莫能悉察而周知也。客有遘归艎于番禺,得文龟以遗余。验神物于幽径,实瑶光之所摅。上规圆覆,下准方舆。龙脰宛宛,山覆丘纡。中跗绝甲,或阖或舒。郁承弇兮蚢綷,矫反倪兮金铺。缘纯被藻,绕胁垂缃,冒彤纹而缀黝,披皓璞以含黄,故其赩翼凌乱,隆丽清靓,则异文豹饰侍殿防也。繁综纷纭,彤融文璘,则湘灵凝涕被丛篁也。远而视之,若赤瑕杂,袭照壁珰。迫而察之,若紫贝駮荦被龙堂。俪𪓟鼊而方华,混馀视而比瑜。琼蚌鹦螺碧鲋丹鱼方斯蔑如也。或遗𪃟于珊瑚之丛,或命群于云精之潴。若夫鲨鲕鮥鰝、鳟魾鱊、𩷒𩼕鳏鳛、鮡鱦鲲鱬,莫不投吻委骨,接景流腴。至若赤水安流,丹涯罢潮,沈骇焱于穷发,晞扶光于沃焦,敛璇台于蜃气,结戎盐于翠条。接耀含荣,虞蓼垂苕,彫蓬郁遏,游龙森箾。石蕴玉而吐华,鲑隐甲而生苗。魁陆含浆委其潏,蠃蜬填其坳。尔乃登珠泽,薄无皋躏山英猎神。嚣喋海藻之雕,葩荫灵茆之绿。苞出碧津之方。羊溯琼田而逍遥。唼血飞涎,卷壳含膏,于是豫且搆网卢亭施罻,獠市抡材。海人荐骨解甲,刳肠剖筒,酾血哲夫准量良工辨质,或拟通犀,而镂梳希粤象以为栉。缀簪珥之燐乱,糅灵钗之艳色。压唐妃之义结,鉴夏姬之光发。虎髀敛姿,宛珠罢洁。精逾玉燕,价倾宝叶,顾三珠而未奇,岂九雏之能夺委质。而嫫母含荣潜辉则阳文艳灭。耻借映于金苔,谢浮光于海蛤。或青殿授妃桂宫御服縆华擿之陆,离搆宝台之采缛,尊别鱼须饰隆荆玉,制备翚褕,礼均展鞠,乍金炯之。辞奁方紫,珍之在御,翠气菱荂,素华月骛,影丽云承,葩垂萼附,被玉水之馀滋,藉金膏之微污。或摛华神屋,效质望仙。绾宝帐于灵台,杂明玑以押帘。错以金机,照以玉函。芳苡内朗丹髓,外烻火齐,床明郁相荡珊瑚窗近青连钱。彼偻句与大蔡虽殊用,而同体为王国之大宝兮,顾何辞于三衅。羌杀身而无补兮合藻贝以为靡,翳巾笥于庙庭兮,岂神龟之可比。幸寄身于齐房兮脱微生于泥滓,徵朱鳞以疗饥,委丹粟以为饵。或潜迹于金沙,或扬波于翠水。渺瀛海之东被兮,吞百川之输委。旦吾投于清流兮,夕振荡于海尾。苟未忘于反身兮,岂沈光于沼沚。

玳瑁部纪事

《汲冢周书·王会解》:汤问伊尹,曰:诸侯来献,或无马牛之所生而献远方之物,事实相反不利。今吾欲因其地势所有,献之必易得而不贵。其为四方献,令伊尹受命于是为四方。令正南瓯邓桂国损子产里百濮九园请,令以珠玑、玳瑁、象齿、文犀、翠羽、菌鹤、短狗为献。
《史记·春申君传》:赵平原君使人于春申君,春申君舍之于上舍。赵使欲夸楚,为玳瑁簪,刀剑室以珠玉饰之,请命春申君客。春申君客三千馀人,其上客皆蹑珠履以见赵使,赵使大惭。
《西京杂记》:韩嫣以玳瑁为床。
《后汉书·和熹邓皇后纪》:和帝崩,殇帝立后为皇太后临朝。御府、尚方、织室锦绣、冰纨、绮縠、金银、珠玉、犀象、玳瑁、彫镂玩弄之物,皆绝不作。《桓帝本纪》:延熹九年九月,大秦国王遣使奉献。〈注〉时国王安敦献象牙、犀角、玳瑁。
《贾琮传》:交阯土多珍产,明玑、翠羽、犀、象、玳瑁、异香、美木之属,莫不自出。前后刺史率多无清行,帝敕三府精选能吏,有司举琮为交阯刺史。
《江表传》:黄初元年,魏文帝遣使求雀头香、大贝、明珠、犀角、玳瑁。群臣奏曰:荆、扬二州,贡有常典,魏所求珍玩之物非礼也,宜勿与。权曰:昔惠施尊齐为王,客难之曰:公之学去尊,今王齐,何其倒也。惠子曰:有人于此,欲击其爱子之头,而石可以代之,子头所重而石所轻也,以轻代重,何为不可乎。方有事于西北,江表元元,恃主为命,非我爱子邪。彼所求者,于我瓦石耳,孤何惜焉。彼在谅闇之中,而所求若此,宁可与言礼哉。皆具以与之。
《吴志·孙权传》:嘉禾四年,魏使以马求易珠玑、翡翠、玳瑁,权曰:此皆孤所不用,而可得马,何苦不听其交易。《南齐书·庐陵王子卿传》:子卿,世祖第三子也。永明元年,都督荆湘益宁梁南北秦七州、安西将军、荆州刺史。子卿在镇,营造服饰,多违制度。上敕之曰:忽作玳瑁乘具,何意。已成不须坏,可速送下。
《隋书·南蛮传》:大业三年,屯田主事常骏等使赤土。其王请骏等入宴,设草叶盘,方一丈五尺,上有牛、羊、鱼、鳖、猪、玳瑁之肉百馀品。《唐书·南蛮传》:婆利国产玳瑁、文螺、石坩。《杜阳杂编》:敬宗皇帝宝历元年,南昌国献玳瑁盆,可容十斛,外以多玉饰之。及盛夏,上置于殿内,贮水令满,遣嫔御持金银杓,酌水相沃,以为嬉戏,终不竭焉。《唐书·地理志》:岭南道崖州珠崖郡。土贡:玳瑁。
陆州玉山郡。土贡:玳瑁。
《宋史·仁宗本纪》:景祐元年六月壬午,罢造玳瑁、龟筒器。

玳瑁部杂录

《孝经·援神契》:神明滋液,则玳瑁背文坼。班固《与窦宪书》:今将军怜,固赐以玉躬所喜,骇犀玳瑁簪。
《广志》:玳瑁形似龟,出南海巨延州。
高文惠《与妇书》:今致玳瑁梳一枚。

玳瑁部外编

《琅嬛记》:河伯宴伯禹于河上。献亥既之珠,透山光玳瑁,人间所无。奇宝不可胜数。禹悉不受,惟受河图及大龟、珊瑚树两株而行。

石决明部汇考

释名


鳆鱼《汉书》    千里光《本草纲目》
九孔螺《本草纲目》

石决明图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决明千里光,以功名也。九孔螺,以形名也。

《集解》

陶弘景曰:俗云是紫贝。人皆水渍熨眼,颇明。又云是鳆鱼甲,附石生,大者如手,明耀五色,内亦含珠。苏恭曰:此是鳆鱼甲也。附石生,状如蛤,惟一片无对。七孔者良。今俗用紫贝,全非。
苏颂曰:今岭南州郡及莱州海边皆有之,采无时。旧注或以为紫贝,或以为鳆鱼甲。按:紫贝即今砑螺,殊非此类。鳆鱼乃王莽所嗜者,一边著石,光明可爱,自是一种,与决明相近也。决明,壳大如手,小者如三两指大,可以浸水洗眼。七孔九孔者良,十孔者不佳。海人亦啖其肉。
寇宗奭曰:登莱海边,甚多人采肉供馔。及乾充苞苴,肉与壳两可用。
李时珍曰:石决明形长如小蚌而扁,外皮甚粗,细孔杂杂,内则光耀,背侧一行有孔,如穿成者。生于石崖之上。海人泅水,乘其不意即易得之。否则紧粘难脱也。陶氏以为紫贝,雷氏以为真珠牡,杨倞注《荀子》,以为龟脚。皆非矣。惟鳆鱼是一种二类,故功用相同。吴越人以糟决明,酒蛤蜊为美品者,即此。

《修治》

李珣曰:凡用以面裹,煨熟磨去粗皮捣烂,再乳如面。雷敩曰:每五两用盐半两,同东流水入瓷器内煮一伏时。捣末研粉,再用五花皮、地榆、阿胶各十两,以东流水淘三度,日乾再研三万下入药。服至十两,永不得食山龟,令人丧目。
李时珍曰:今方,家只以盐同东流水煮一伏时,研末水飞用。

壳气味

咸平无毒。
韩保升曰寒。
寇宗奭曰:肉与壳功同。

《主治》

《别录》曰:治目障瞖痛、青盲,久服益精轻身。日华曰:明目磨障。
李珣曰:肝肺风热,青盲内障,骨蒸劳极。
寇宗奭曰:水飞点外障瞖。李时珍曰:通五淋。

《附方》

羞明怕日:用千里光、黄菊花、甘草各一钱水煎冷服。〈明目集验方〉
痘后目瞖:用石决明火煅研,谷精草各等分,共为细末以猪肝蘸食。〈鸿飞集〉
小便五淋:用石决明去粗皮研为末,飞过熟水服二钱,每日二服。如淋中有软硬物,即加朽木末五分。〈胜金方〉
肝虚目瞖:凡气虚、血虚、肝虚、眼白俱赤、夜如鸡啄、生浮瞖者,用海蚌壳烧过成灰,木贼焙各等分为末,每服三钱,用姜枣同水煎和渣通口服,每日二次。〈经验方〉青盲雀目:用石决明一两烧过存性,外用苍朮三两去皮为末,每服三钱,以猪肝批开入药末,在内扎定,砂罐皋熟,以气薰目。待冷,食肝饮汁。〈龙目论〉解白酒酸:用石决明,不拘多少,数个以火煅过研为细末,将酒烫热以决明搅入酒内,盖住一时取饮之,其味即不酸。

《闽书》闽产

鳆鱼似登莱而小,有味苦者谓之苦鳆。

石决明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石决明朱子房。

令和羹长朱子房,酒方沉酣,臭薰一座,挑著少进,神明顿还。至于七孔赋形,治目为最。宜授怀奇令史。
鳆名新餐氏。

令新餐氏尔疗饥无术,清醉有材,莽新妖乱,临盘肆餐物,以人污百代。宁洗尔之得氏累有由矣。宜特补辅庖生。

石决明部艺文二〈诗〉

《鳆鱼》金·刘迎

君不见二牢山下狮子峰,海波万里家鱼龙。金鸡一唱火轮出,晓色下瞰搏桑宫。槲林叶老霜风急,雪浪如山半空立。贝阙轩腾水伯居,琼瑰喷萍蛟人泣。长镵白柄光芒寒,一苇去横烟雾间。峰峦百叠破螺甲,宫室四面开蚝山。镂身钵骨成何事,口腹之珍讵为祟。郡曹受赏虽一言,国史收痂得非累。筠篮一一千里来,百金一笑收羹材。色新欲透玛瑙碗,味胜可浥葡萄醅。饮客醉颊浮春红,金盘旋觉放著空。齿牙寒光漱明月,胸臆秀气喷长虹。平生浪说江瑶柱,大嚼从今不论数。我懒安能汗漫游,买船欲访渔郎去。

石决明部纪事

《汉书·王莽传》:莽军师外破,大臣内畔,左右亡所信。莽忧懑不能食,亶饮酒,啖鳆鱼。读军书倦,因凭几寐,不复就枕矣。
《后汉书·伏隆传》:建武二年,张步兄弟各拥强兵,据有齐地,隆为太中大夫,持节使青徐二州,招降郡国。青、徐群盗皆降。张步遣使随隆,诣阙上书,献鳆鱼。〈注〉郭璞注五苍云:鳆似蛤,偏著石。广志曰:鳆无鳞有壳,一面附石,细孔杂杂,或七或九。
《南史·褚彦回传》:彦回元徽三年,进爵为侯。时淮北属,江南无复鳆鱼,或有间关得至者,一枚直数千钱。人有饷彦回鳆鱼三十枚。彦回时虽贵,而贫薄过甚,门生有献计卖之,云可得十万钱。彦回变色曰:我谓此是食物,非曰财货,且不知堪卖钱,聊尔受之。虽复俭乏,宁可卖饷取钱也。悉与亲游啖之,少日便尽。《癸辛杂识》:余尝于张称深。座间有以活鳆鱼为献,其美盖百倍于槁乾者。盖口腹之嗜,无不极其至。

石决明部杂录

《草木子》:决明,海中大螺也。生南海崖石上,海人泅水取之,乘其不知,用力一捞则得。苟知觉,虽斧凿亦不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