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蚌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五十七卷目录

 蚌部汇考
  蚌图
  马刀图
  尔雅〈释鱼〉
  埤雅〈蚌〉
  本草纲目〈蚌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蚌粉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马刀释名 集解 壳 气味 主治 肉〉
 蚌部艺文一
  蚌赞           晋郭璞
  蚌鹬相持赋        唐郗昂
  螺蚌相语         宋苏轼
 蚌部艺文二〈诗〉
  咏螺蚌         宋谢惠连
  题苏汉臣鹬蚌图      明侯恪
 蚌部纪事
 蚌部杂录
 蚌部外编
 蛤部汇考
  蛤蜊图
  礼记〈月令〉
  易纬〈通卦验〉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说文〈三种蛤〉
  蠡海集〈螺蛤性阳〉
  中馈录〈蛤蜊脱丁〉
  遵生八笺〈燥子蛤蜊〉
  本草纲目〈海蛤释名 集解 正误 修治 气味 主治 附方 文蛤释名 集解 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蛤蜊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蛤蜊粉释名 修治 正误 气味 主治 发明〉
  證治准绳〈文蛤〉
  直省志书〈福州府〉
 蛤部艺文一
  谢赉车螯蛤蜊启      梁元帝
  谢东宫赉蛤蜊启      陈徐陵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颂          明张如兰
  蛤有多种          前人
  黄蛤赞           前人
 蛤部艺文二〈诗〉
  蛤像连句        唐段成式
  又            张希复
  蛤蜊          宋孔武仲
  朱君以建昌霜橘见寄报以蛤蜊
               孔平仲
  梅花荡棹歌       明朱国祚
  辨蛤和泾川公        顾璘
 蛤部纪事
 蛤部杂录
 蛤部外编

禽虫典第一百五十七卷

蚌部汇考

释名

《书经》     含浆《尔雅》
《尔雅》     螷《尔雅》
《埤雅》     马刀《本草纲目》
单姥《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齐蛤《本草纲目》  蝏《本草纲目》

马刀图



《尔雅》《释鱼》《尔雅》《释鱼》

蚌,含浆。
〈注〉蚌,即蜃也。〈疏〉《说文》云蜃属。郭云即蜃也。谓老产珠者也,一名蚌,一名含浆。《周礼》谓之狸物。

蜌,螷。
〈注〉今江东呼蚌长而狭者为螷。〈疏〉蜌,一名螷,蚌属也。《说文》云修为螷,圆为。郭云:今江东呼蚌长而狭者为螷,其肉可为醢。《周礼》醢人职馈食之豆,云:脾析螷醢,是也。

《埤雅》

鳖孚乳以夏,蚌孚乳以秋。蚌闻雷声则,其孕珠若怀妊然。故谓之珠胎,与月盈肭。《淮南子》所谓日至而麋鹿角解,月死而螺蚌膲者也。蚌一名蜃,《墨子》曰:周之灵圭出于土石,楚之明月生于蚌蜃。由是观之,士之贤不肖岂有种哉。盖物有非,其类而化者。若牡蛎蚌蛤无阴阳牝牡,须雀鸽以化,故蚌之久者能生珠,专一于阴也。《海物异名记》曰:蜃布泥,有疆界。其烝气也为楼。《庄子》曰:夫爱马者以筐盛矢,以蜃盛溺,适有蚊虻缘而拊之。不时则缺衔毁首碎胸,言:矢溺至贱而以礼器盛之,爱马之至也。然掩其不意而驾以致败,则失其所以爱矣。故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不可不慎也。《易》曰:离为蚌为螺。盖螺之形锐,蚌之形剡,且皆外刚内柔,而性又善丽,故也。鬯人曰:凡祭祀社壝用大罍,禜门用瓢赍,庙用修。凡山川四方用蜃,凡埋事用概,凡副事用散。赍之为言升也,修爵也,概斗也。盖祭祀罍以盛鬯瓢,以酌之修,以受之社壝,言罍禜门,言瓢赍庙,言修,相备也。蜃以盛鬯,概以酌之散以受之山川四方。言蜃埋事,言概副事,言散,亦相备也。郑氏读修为卣,误矣。修,爵名也。《荀子》曰:修爵无数。裴頠崇有论曰:鸟无胃肺,蛤蜃无脏。蛭以空中而生,蚕以无胃而育。

《本草纲目》蚌释名

李时珍曰:蚌与蛤同类而异形。长者通曰蚌,圆者通曰蛤。故蚌从丰,蛤从合,皆象形也。后世混称蛤蚌者,非也。

《集解》

陶弘景曰:雀入大水为蜃,蜃即蚌也。
陈藏器曰:生江汉渠渎间。老蚌含珠,壳堪为粉。非大蛤也。
李时珍曰:蚌类甚繁。今处处江湖中有之,惟洞庭汉沔独多。大者长七寸,状如牡蛎辈。小者长三四寸,状如石决明辈。其肉可食,其壳可为粉。湖沔人皆印成锭市之,谓之蚌粉。亦曰:蛤粉,古人谓之蜃灰,以饰墙壁闉墓圹,如今用石灰也。

肉气味

甘咸冷无毒。
寇宗奭曰:性微冷,多食发风动冷气。
朱震亨曰:马刀、蚌蛤、蛳蚬大同小异。寇氏止言冷而不言湿,湿生热,热久则气上升而生痰生风,何冷之有。

《主治》

孟诜曰:止渴除热,解酒毒,去眼赤。
陈藏器曰:明目除湿,主妇人劳损下血。
日华曰:除烦,解热毒、血崩、带下、痔瘘压。丹石药毒以黄连末纳入。取汁点赤眼,眼暗。

蚌粉气味

咸寒无毒。
日华曰:能制石亭脂。
镜源曰:能制硫黄。

《主治》

日华曰:诸疳止痢并呕逆,醋调涂痈肿。
陈藏器曰:烂壳粉治反胃、心胸痰,饮用米饮服。李时珍曰:解热、燥湿、化痰、消积、止白浊带下、痢疾、除湿肿。水嗽明目,搽阴疮,湿疮痱痒。

《发明》

李时珍曰:蚌粉与海蛤粉同功,皆水产也。治病之要只在清热行湿而已。日华言其治疳。近有一儿病疳,专食此粉,不复他食,亦一异也。

《附方》

反胃吐食:用真正蚌粉,每服称过二钱,捣生姜汁一盏,再入米醋同调送下。〈急救良方〉
痰饮咳嗽:用真蚌粉新瓦炒红,入青黛少许,用淡齑水滴麻油数点调服二钱。《类编》云:徽宗时李防禦为大内医官。时有宠妃病痰嗽,终夕不寐,面浮如盘。徽宗呼李治之,诏令供状,三日不效,当诛。李忧惶技穷,与妻泣别。忽闻外叫卖咳嗽药,一文一贴,吃了即得睡。李韨一贴视之,其色浅碧,恐药性犷悍,并二服自试之,无他。乃取三贴为一,入内授妃服之,是夕嗽止,比晓面消。内侍走报,天颜大喜,赐金帛直万缗。李恐索方,乃寻访前卖药人。饮以酒,厚价求之。则此方也云:自少时从军,见主帅有此方,剽得以度馀生耳。痈疽赤肿,用米醋和蚌蛤灰涂之,待其乾即易之。〈千金方〉
雀目夜盲,遇夜不能视物:用建昌军螺儿、蚌粉三钱为末,水飞过雄猪肝一叶、披开纳粉扎定,以第二米泔煮七分熟,仍别以蚌粉蘸食以汁送下。一日一作,与夜明砂同功。〈直指方〉
脚指湿烂:用蚌蛤粉乾搽之。〈寿域方〉
积聚痰涎、结于胸膈之间、心腹疼痛、日夜不止,或乾呕哕食者,炒粉丸,主之用蚌粉一两,以巴豆七粒同炒赤,去豆不用,醋和粉丸梧子大,每服二十丸姜酒下。丈夫脐腹痛:茴香汤下。女人血气痛:童便和酒下。〈孙氏仁存方〉

马刀释名

李时珍曰:俗称大为马,其形象刀,故名曰蜌、曰螷,皆蚌字之音转也,古今方言不同也。《说文》云:圆者曰蛎,长者曰螷。江汉人呼为单姥,汴人呼为岸。吴普《本草》言:马刀即齐蛤。而唐宋《本草》失收。陈藏器重出《齐蛤》,今并为一。

《集解》

《别录》曰:马刀生江湖池泽及东海,取无时。
陶弘景曰:李当之言生江汉,长六七寸,食其肉似蚌。今人多不识,大抵似今蝏而未见方用。韩保升曰:生江湖中,细长小蚌也。长三四寸,阔五六分。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多在沙泥中,头小锐人,亦谓之蚌。
陈藏器曰:齐蛤生海中,状如蛤,两头尖小。海人食之,别无功用。
李时珍曰:马刀似蚌而小,形狭而长。其类甚多,长短、大小、厚薄、斜正虽有不同,而性味功用大抵则一。

炼粉用。

《气味》

辛微寒,有毒。得水烂人肠。又云得水良。
苏恭曰:得火良。
李时珍曰:按吴普云,神农岐伯桐君:咸有毒。扁鹊:小寒大毒。
陈藏器曰:远志蜡皆畏齐蛤。

《主治》

《本经》曰:妇人漏下赤白、寒热、破石淋,杀禽兽贼鼠。《别录》曰:能除五脏间热、肌中鼠鼷,止烦满,补中。去厥痹,利机关。
李时珍曰:消水瘿、气瘿、痰饮。

同蚌。

蚌部艺文一

《蚌赞》晋·郭璞

万物变蜕,其理无方。雀雉之化,含珠怀珰。与月盈亏,协气朔望。

《蚌鹬相持赋》唐·郗昂

水滨父老以渔弋为事。常持钓缗荷矰缴,旦浮瀍涧,晚溯伊洛。乱平溆之磷磷,步清流之凿凿,匪畋鱼以为务,将钓国而为托。异戕忽而害生,特自毙而方搏。亦由守兔者目注于卢犬,放弹者志在于黄雀,斩长鲸而四海晏如,得巨鱼而千里餍若。若夫一举而两擒固,功全而利博,同不狩而获多齐,不耕而自穫呀。彼老蚌含胎孕,明鹬是翔禽,翼迅体轻,或依岸而开合,或遵渚以飞鸣。既相遇于兹地,亦相残于此生。鹬以利嘴为铦锷,蚌以外骨为高城,鹬以蚌为腐肉可取,蚌以鹬为微禽可营。鹬曰:今日不雨,必刳蚌之腹。蚌曰:明日不出,必丧鹬之精。并相持而坎难俱,莫知其困。并彼渔父闻而造曰:危哉二虫。吾想尔命之将绝,吾知尔力之已穷。胡不潜泳于深水,胡不乘高于大风,何故枯骸于波际,何故落翮于沙中。乃举以俱归释。此双疾利其美用,取其形质。鹬有羽兮彩映华冠,蚌有珠兮光照巨室。虽假物类以为用,诚亦辨说之良术。庄生寓言于前古,是用广之于今日。

《螺蚌相语》宋·苏轼

中渚有螺蚌相遇岛间,蚌谓螺曰:子之形,如峦之秀,如云之孤,纵使卑朴,亦足仰德。螺曰:然云何珠玑之宝,天不授我,反授汝耶。蚌曰:天授于内,不授于外,启予口见予心。汝虽外美其如内,何摩顶放踵,委曲而已。螺乃大惭,掩面而入水。

蚌部艺文二〈诗〉《咏螺蚌》宋·谢惠连

轻羽不高翔,自用絓网罗。纤鳞惑芳饵,故为钓所加。螺蚌非有心,沉迹在泥沙。文无雕饰用,味非鼎俎和。

《题苏汉臣鹬蚌图》明·侯恪

秋风瑟瑟芦花白,秋山如洗涧泉碧。夕阳远挂枫树林,鹬蚌无心相逼迫。蓑衣渔子下垂纶,却看手取如有神。人生万事皆如此,谁为此图苏汉臣。

蚌部纪事

《书经·禹贡》:淮夷蠙珠暨鱼。〈正义〉蠙是蚌之别名。《战国策》:赵且伐燕,苏代为燕谓惠王曰:今者臣来,过易水,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钳其喙。鹬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鹬。两者不肯相舍,渔者得而并擒之。今赵且伐燕,燕、赵久相攻,以敝大众,臣恐强秦之为渔父也。愿王熟计之也。惠王曰:善。乃止。
《拾遗记》:昭王坐握日之台,参云上可扪日,时有黑乌白头,集王之所。衔洞光之珠,圆径一尺。此珠色黑如漆,悬照于室内,百神不能隐其精灵。此珠出阴泉之底。阴泉在寒山之北,圆水之中。言水波常圆转而流也。有黑蚌,飞翔来去于五岳之上。昔黄帝时,务成子游寒山之岭,得黑蚌在高崖之上,故知黑蚌能飞矣。至燕昭王时,有国献于昭王。王取瑶漳之水,洗其沙泥乃嗟叹曰:自悬日月以来。见黑蚌生珠,已八九十。遇此蚌千岁一生珠也,珠渐轻细。昭王常怀此珠,当隆暑之月,体自轻凉。号曰销暑招凉之珠也。
南方林邑有大蚌盈车,明珠至寸不以为贵。国人不采。
《汝南先贤传》:周燮好潜养靖志,唯典籍是乐。有先人草庐于东坑,其下有陂,鱼蚌生焉。非身所耕渔则不食也。
《晋书·夏统传》:统幼孤贫,养亲以孝闻,每采梠求食,星行夜归,或至海边,拘𧑅以资养。音㘅蚌属〉《荆州记》:马牧城东三里有蚌城。相传云饥民结侣采蚌,止憩其中。故因为名。又云城随洲势上大尖,其形似蚌,故有蚌号。
《在穷记》:袁彖赠庾翼蚌砚。《陈书·武帝本纪》:帝雅尚恭俭,膳不过数品,私享曲宴,皆用瓦器蚌盘。
《三国典略》:周天和元年夏,齐冀州人于蚌蛤中得瑶环一只。
《大唐新语》:麟德中,封禅用取明水。李敬真于八九月取蛤蚌一尺二寸者,依法试之,至半夜,得水四五斗。《江西通志》:蠙洲在饶州府城西北。唐时有大蚌产珠,因名。
《广州书跋》:李后主下属州责蚌酱供宗庙。恐滋味〈作冉切〉〈而琰切〉味薄也,其下惶惧不敢宁。《岳阳风土记》:洞庭湖中旧有蚌,其大如半席。夜深侧立,一壳乘风,往来烟波间。中吐巨珠,与月相射。渔者百端取之,终莫可得。近久不见。
《文昌杂录》:礼部侍郎李常曰:少监孙莘老庄居在高邮河边。尝一夕阴晦,庄客报河中珠现。同数人至水际,见微有光彩,俄而光明如月阴,雾中人面相睹。忽见蚌蛤如芦席大,一壳浮水上,一壳如张帆状,其疾如风。舟子航小艇逐之,终不可及,既远乃没。
《艺苑雌黄》:大观中吴郡邵宗益剖蚌将食,中有珠现罗汉像,偏袒右肩,矫首左顾,衣纹毕具。僧俗创见,遂奉以归慈感寺。寺临溪流。建炎中宪使杨应诚与客传玩之次,不觉越槛跃入水中,亟祷佛求之于烟波渺茫之中,一索而获。叶少蕴曾公衮皆有诗赞之。《老学庵笔记》:处士李璞居寿。春一日登楼,见淮滩雷雨中一龙腾起。雨霁行滩上,得一蚌颇大,偶拾视之,其中有龙蟠之迹宛然,鳞鬣爪角悉具。
《癸辛杂识》:寿春县滩上有一蚌,其中有龙蟠之迹,以为绝异。余尝于杨氏勤,有堂见其,亦类此,疑即寿春之物。既而邻邸有客人持一蚌壳求售,其中俨然一蛇身累累若贯珠,乃知天壤间每有奇事。
《桂海虫鱼志》:珠出合浦海中。有珠池,蜑户投水采蚌取之,岁有丰耗多得,谓之珠熟。相传海底有处所如城郭,大蚌居其中,有怪物守之不可近。蚌之细碎蔓延于外者始得而采。《暌车志》:无为军城内有秀溪者,初名锦绣溪。初未有城,溪水与外通。中有珠蚌入水者,足或履之,其大如席,旋即失之。盖亦灵异。或夜傍水际启壳,吐光明皎如月,照池数丈。秀之名盖取诸川媚之义也。其后筑城绝不通外,遂不知所在。
《蓼花洲閒录》:倭人拾方诸蚌,中有馀泪数点。得之和色著物,则昼阴而夜显。
《书蕉》:熊太古在广时立珠,子提举司专掌蜑人入海,取珠得珠。子树数担置宪司公厅。众人聚观,如柳枝,珠生于蚌,蚌生于树,不可上下。树生于石,蜑人凿石得树,树上求蚌采珠甚多。蜑人不惧,可为异也。《珍珠船》:广东老妪江边得巨蚌,剖之得大珠,归而藏之絮中。夜辄飞去,及晓复还。妪惧失去,煮之。明日纳于官府。今在饶州军资库,大如弹,光如水晶,其中有北斗七星隐然而见,煮之半枯矣。
《瀛涯胜览》:海洲日映光浮,乃蚌珠气也。为池间二三年,寘蚌于池,有司守之,珠可淘取。
《归安县志》:相传月河有大蚌,形如覆舟,腹怀宝珠,常月夜浮水面。人欲取之,即喷冷水相激射,可望不可即。其气能辟蚊。

蚌部杂录

《易经·说卦》:离为蚌。〈正义〉取刚在外也。〈大全〉杨氏曰:蚌取中虚之象。
《周礼·天官》:鳖人祭祀共螷蠃蚳,以授醢人。〈订义〉郑司农曰:螷,蛤也。杜氏曰:蚌也。贾氏曰:蛤蚌亦一物也。醢人掌四豆之实,馈食之豆,其实葵菹,蠃醢,脾析,螷醢,蜃,蚳醢,豚拍,鱼醢。〈订义〉史氏曰:蠃螷皆蛤属。《吕氏春秋·精通篇》:月也者,群阴之本也。月望则蚌蛤实,群阴盈;月晦则蚌蛤虚,群阴亏。
《盐铁论》:越人美蠃蚌而简太牢,鄙夫乐咋唶而怪韶濩。
《说文》,蚌也。鲒,也。孔融与韦康书:不意双珠,近出老蚌。
《博物志》:东南之人食水产,西北之人食陆畜。食水产者龟蛤螺蚌以为珍,味不觉其腥臊也。食陆畜产者狸兔鼠雀以为珍,味不觉其膻燋也。
《抱朴子·博喻篇》:贵珠出乎贱蚌,美玉出乎丑璞。是以不可以父母限重华,不可以祖祢量卫霍也。
《岭表录异记》:孟尝还珠之池皆生老蚌,剖而取珠。池在海上,其底与海通,池水至深,无可测也。取小蚌肉,贯之篾,曝乾,谓之珠母。容桂人率如脯烧之,以荐酒。内有细珠,如粱粟,乃知珠池之蚌,随其大小,悉胎中有珠矣。
《后山谈丛》:中秋阴暗,天下如一。中秋无月,则蚌不胎。蚌望月而胎。
《洞天清录》:蚌徽,古人所以不用金玉而贵蚌徽者,盖蚌有光彩,得月光相射,则愈焕发了然分明,此正谓对月及膝上横琴,设若金玉。则否今人少知此理,然当用海产珠蚌更多光彩。
《文昌杂录》:礼部侍郎谢公言有一养珠法:以今所作假珠择光莹圆润者,取蚌蛤以清水浸之,伺其口开急以珠投之。频换清水,夜置月中,蚌蛤采玩月华,比经两秋即成真珠矣。

蚌部外编

《述异记》:汉武宴于未央宫,忽见梁上一老翁,叩头不言,忽不见。帝骇惧,问东方朔,曰:其名为藻,兼水木之精也,陛下频兴宫室,斩伐其居,故来诉耳。帝乃息役。后帝幸瓠子河,前梁上翁献帝洞穴珠一枚,遂隐不见。帝问方朔:何谓洞穴珠。朔曰:河底有一穴,深数百丈,中有赤蚌,蚌生此珠,径寸,明耀绝世矣。帝遂宝爱此珠,置于库内。

蛤部汇考

释名

海蛤《说文》    蛤蜊《蠡海集》

文蛤《本草纲目》

蛤蜊图


《礼记》《月令》

季秋之月,爵入大水为蛤。

《易纬》《通卦验》

立冬,燕雀入水为蛤。

《汲冢周书》《时训解》

寒露又五日,爵入大水化为蛤。爵不入大水,失时之极。

《大戴礼记》《夏小正》

九月:雀入于海为蛤。盖有矣,非常入也。

《说文》三种蛤

蛤有三,皆生于海。蛤蛎千岁,鸟所化也。海蛤百岁,燕所化也。魁蛤一名复累,老服翼所化。

《蠡海集》螺蛤性阳

螺蛤尤坚,虽熟而色不变。然生育,则但涎液随气而化,螺蛤性静得阳多,故也。

《中馈录》蛤蜊脱丁

用枇杷核内仁同蛤蜊煮脱丁。

《遵生八笺》燥子蛤蜊

用猪肉肥精相半切作小骰子块,和酒煮半熟入酱,次下花椒、砂仁、葱白、盐醋和匀,再下菉豆粉或面,水调下锅,内作腻一滚盛起,以蛤蜊先用水煮去壳排在汤鼓子内。以燥子肉,洗供新韭、胡葱、菜心、猪腰子笋茭白同法。

《本草纲目》海蛤释名

李时珍曰:海蛤者,海中诸蛤烂壳之总称,不专指一蛤也。旧本云:一名魁蛤,则又指是一物矣。系是误书,今削之。

《集解》

《别录》曰:海蛤生东海。
韩保升曰:今登莱沧州海,沙湍处皆有。四五月淘沙取之,南海亦有之。
苏恭曰:海蛤细如巨胜子,光净莹滑者好其粗,如半杏仁者为㹠耳蛤,不堪入药。李时珍曰:按沈存中《笔谈》云,海蛤即海边沙泥中得之,大者如棋子,小者如油麻,粒黄白色或黄赤相杂,盖非一类,乃诸蛤之壳为海水砻砺日久,光莹都无旧质。蛤类至多,不能分别其为何蛤,故通谓之海蛤也。馀见下条。

正误

吴普曰:海蛤头有文,文如锯齿。
李时珍曰:此乃魁蛤,非海蛤也。盖误矣,今正之。陶弘景曰:海蛤至滑泽。云从雁粪中得之,二三十过方为良。今人多取相类者磨荡之。
日华曰:此是雁食鲜蛤粪出者。有文彩为文蛤,无文彩为海蛤。乡人又以海边烂蛤壳风涛打磨莹净者伪作之。
陈藏器曰:二说皆非也。海蛤是海中烂壳久在沙泥风波淘洗,自然圆净无文。有大有小,以小者为佳,非一一从雁腹中出也。文蛤是未烂时壳,犹有文者。二物本同一类,正如烂蚬蚌壳所主,亦与生者不同也。假如雁食蛤壳,岂择文与不文耶。
寇宗奭曰:海蛤文蛤,陈说极是。今海中无雁,岂有粪耶。蛤有肉时犹可食也,肉既无矣,安得更粪过二三十次耶。陶说谬矣。
李时珍曰:海蛤是诸蛤烂壳,文蛤自是一种。陈氏言文蛤是未烂时壳,则亦泛指诸蛤未烂者矣,其说未稳。但海中蛤蚌名色虽殊,性味相类,功用亦同,无甚分别也。

《修治》

雷敩曰:凡使海蛤,勿用游波虫骨,真相似,只是面上无光。误饵之,令人狂走欲投水如鬼祟,惟醋解之立愈。其海蛤用浆水煮一伏时,每一两入地骨皮、柏叶各二两,同煮一伏时。东流水淘三次,捣粉用。韩保升曰:取得以半天河煮五十刻,以枸杞汁拌匀入䈽竹筒内,蒸一伏时捣用。

《气味》

苦咸平无毒。
吴普曰:神农苦岐伯甘。扁鹊咸。
甄权曰:有小毒。
徐之才曰:蜀桼为之,使畏狗。胆甘遂芫花。

《主治》

《本经》曰:欬逆上气、喘息、烦满胸、痛寒热。
《别录》曰:疗阴痿。
《唐注》曰:主十二水满急痛、利膀胱、大小肠。
甄权曰:治水气浮肿,下小便,治嗽逆上气、项下瘤瘿。日华曰:疗呕逆、胸胁胀急、腰痛、五痔、妇人崩中带下。萧炳曰:止消渴、润五脏,治服丹石,人有疮。
李时珍曰:清热利湿,化痰饮,消积聚,除血痢、妇人血结、胸伤寒、反汗、搐搦、中风、瘫痪。

《附方》

水癊肿满:藏器曰用海蛤、杏仁、汉防己、枣肉各二两,葶苈六两为末研丸梧子大,一服十丸。服至利下水为妙。
水肿发热、小便不通者:海蛤汤主之,海蛤木通猪苓泽、泻滑石、黄葵子、桑白皮各一钱,灯心三分,水煎服,日二。〈圣惠方〉
石水肢瘦、其腹独大者:海蛤丸主之,海蛤、煆粉、防己各七钱,半葶、苈赤、茯苓、桑白皮各一两,陈橘皮、郁李仁各半两为末,蜜丸如梧子大。每米饮下五十丸,日二次。〈圣济总录〉
气肿湿肿:用海蛤、海带、海藻、海螵蛸、海昆布、凫茨荔枝壳等分流水煎服,日二次。〈何氏〉
血痢内热:海蛤末蜜水调服二钱,日二。〈传信〉
伤寒血结、胸胀痛不可近:仲景:无方宜,海蛤散主之,并刺期门穴,用海蛤、滑石、甘草各一两,芒硝半两为末,每服二钱,鸡子清调服。更服桂枝、红花汤,发其汗,则愈盖膻中血聚,则小肠壅,小肠壅则血不行,服此则小肠通,则血流行而胸膈利矣。〈朱眈活人书〉伤寒搐搦:寇宗奭曰:伤寒出汗不彻、手脚搐者用海蛤、川乌头各一两,穿山甲二两为末,酒丸如弹子大,捏扁置所患足心下。别擘葱白,盖药以帛缠定,于暖室中热水浸脚至膝上,水冷又添,候遍身汗出为度。凡三日一作,以知为度。
中疯瘫痪:方同上。又具鲮鲤甲下。
衄血不止:蛤粉一两,罗七遍槐花半两炒焦研匀,每服一钱,新汲水调下。〈杨氏家藏方〉

文蛤释名

李时珍曰:文蛤、花蛤皆以形名也。

《集解》

《别录》曰:文蛤生东海,表有文,取无时。
陶弘景曰:小大皆有紫斑。
韩保升曰:今出莱州海中,三月中旬采。背上有斑文。苏恭曰:大者圆三寸,小者圆五六分。
李时珍曰:按沈存中《笔谈》云:文蛤即今吴人所食花蛤也。其形一头小一头大,壳有花斑的便是。

《修治》

同海蛤。

《气味》

咸平无毒。

《主治》

《本经》曰:恶疮蚀五痔。
《别录》曰:欬逆胸痹、腰痛、胁急、鼠瘘、大孔出血、女人崩中漏下。
李时珍曰:能止烦渴、利小便、化痰、软坚、治口鼻中蚀疳。

《发明》

李时珍曰:按成无己云,文蛤之咸走肾以胜水气。

《附方》

伤寒文蛤散:张仲景云:病在阳,当以汗解,反以冷水噀之或灌之,更益烦热。欲水不渴者,此散主之。文蛤五两为末,每服方寸匕,沸汤下甚效。
疳蚀口鼻数日欲尽:文蛤烧灰,以腊猪脂和涂之。〈千金翼〉

蛤蜊释名

李时珍曰:蛤类之利于人者,故名。

《集解》

汪机曰:蛤蜊生东南海中,白壳紫唇。大二三寸者,闽浙人以其肉充海错,亦作为酱醢。其壳火锻作粉,名曰蛤蜊粉也。

肉气味

咸冷无毒。
陈藏器曰:此物性虽冷,乃与丹石人相反。食之令腹结痛。

《主治》

掌禹锡曰:润五脏,止消渴,开胃,治老癖。为寒热、妇人
血块,宜煮食之。
陶弘景曰:煮食醒酒。

《发明》

李时珍曰:按高武痘疹正宗云:俗云蛤蜊海错能发疹,多致伤损。脾胃生痰、作呕作泻,此皆嘻笑作罪也。又言痘毒入目者,以蛤蜊汁点之可代空青。夫空青得铜之精气而生性寒,可治赤目。若痘毒是脏腑毒气上冲,非空青可治。蛤蜊虽寒而湿中,有火亦不可不知矣。

《附方》

气虚水肿:昔滁州酒库攒司陈通患水肿垂死,诸医不治。一妪令以大蒜十个捣如泥,入蛤粉,丸梧子大,每食前白汤下二十丸。服尽,小便下数桶而愈。〈普济方〉心气疼痛:真蛤粉炒过白佐,以香附末等分,白汤淬服。〈圣惠方〉
白浊遗精:洁古云:虚,故精泄也,真珠粉丸主之用。蛤粉锻一斤,黄柏新瓦炒过一斤为细末,白水丸如梧子大。每服一百丸,空心用温酒下,日二次。蛤粉味咸而且能补肾阴,黄柏苦而降心火也。
雀目夜盲:真蛤粉炒黄为末,以油蜡化,和丸皂子大,内于猪腰子中,麻扎定蒸食之,一日一服。〈儒门事亲〉

蛤蜊粉释名

李时珍曰:海蛤粉者,海中诸蛤之粉,以别江湖之蛤粉蚌粉也。今人指称,但曰:海粉、蛤粉。寇氏所谓众蛤之灰是矣。近世独取蛤蜊粉入药,然货者亦多众蛤也。大抵海中蚌蛤蚶蛎性味咸寒,不甚相远,功能软散,小异大同。非若江湖蚌蛤,无咸水浸渍,但能清热利湿而已。今药肆有一种状如线粉者,谓之海粉。得水则易烂,盖后人因名售物也。然出海中沙石间,故功亦能化痰耎坚。

《修治》

朱震亨曰:蛤粉用蛤蜊烧煆成粉,不入煎剂。
李时珍曰:按吴球云:凡用蛤粉,取紫口蛤蜊壳炭火锻成,以熟栝楼,连子同捣和成团,风乾用最妙。

正误

汪机曰:丹溪有言:蛤粉即是海石。寇氏以海石注蛤粉,则二物可通用矣。海石即海蛤,蛤粉即蛤蜊壳烧成也。
李时珍曰:海石乃海中浮石也。详见《石部》汪氏诬引朱寇之说为證。陈嘉谟《本草》又引为据,今考二公本书,并无前说。今正其误。

《气味》

咸寒无毒。

《主治》

朱震亨曰:热痰、湿痰、老痰、顽痰、疝气、白浊带下,同香附末姜汁调服,主心痛。
李时珍曰:清热利湿,化痰饮定,喘嗽止呕,逆消浮肿,利小便,止遗精白浊、心脾疼痛,化积块,解结气,消瘿核,散肿毒,治妇人血病,油调涂汤火伤。

《发明》

朱震亨曰:蛤粉能降能消,能耎能燥。
李时珍曰:寒制火而咸润下,故能降焉。寒散热而咸走血,故能消焉。坚者耎之,以咸取其属水而性润也。湿者燥之,以渗取其经火化而利小便也。王好古曰:蛤粉乃肾经血分之药。故主湿嗽、肾滑之疾。

《證治准绳》文蛤

伤寒病:在阳当以汗解,反以冷水噀之或灌之,其热郁遏不得出,而反增者。以文蛤散主之。蛤,水族也,其性寒,故用以利水而胜热。以为草木之液,莫之能尚云尔。

《直省志书》福州府

赤蛤,壳有花文,赤色。
白蛤,《海错疏》云一名空豸。
蛤青似蚌而壳薄青色。

蛤部艺文一

《谢赉车螯蛤蜊启》元帝
车螯味高。《食部名陈物志》蛤蜊声重前论见珍若士并东海波臣。西王母药雀文始化羽,燕犹在体润珠,胎形随月减。

《谢东宫赉蛤蜊启》陈徐陵

船俗严戈渔人资设于彼海童冒兹水豹。望楼阙之气,得波潮之下。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仲扃,蛤也。

令合州刺史仲扃重负双,宅闭藏不发。既命之为含津令,升之为悫诚君矣。粉身功大偿之,实难宜授紫将军、甘松左右丞监,试甘圆内史。

颂》明·张如兰

《海味索隐》曰:身柔如膏,无骨鳞细,口阔齿多。一作。谚曰:人孱弱者曰,水族风味真上品也。颂若华衮,妙极形容。

丰若无肌,柔若无骨。截之肪耶,尽之脂耶。乳沉雪山,钵底酥凝。玉门关外,露滴仙盘掌中,其即若个之化身也耶。

《蛤有多种》前人

蛤与蚌同类而异形也。长者为蚌,圆者为蛤。海蛤百岁,燕所化也。蛤蛎千岁,鸟所化也。蛤蜊壳薄而小,候风雨以壳为翅而飞也。齐蛤两头皆尖也。文蛤小而色紫也。车螯大而壳厚也。姑劳似车螯而薄也。蜺亦蛤也。石𧉧,蛤也,待春而丛生也。石华,蛤也,附石而零生也。诸蛤皆产于海中,而此间又有呼为黄蛤者甚佳。

《黄蛤赞》前人

类若焦冥,出于沙汀。聚如繁星,轻如蜂翕。味如宁馨,其于大者,何不视之如丁丁。而其于小者,何不任之为形形。

蛤部艺文二〈诗〉

《蛤像联句》唐·段成式
相好全如梵,端倪祗为隋。宁同蚌顽恶,但与鹬相持。
《前题》张希复
虽因雀变化,不逐月亏盈。纵有天中匠,神工讵可成。

《蛤蜊》宋·孔武仲

去年曾赋蛤蜊篇,旅馆霜高月正圆。旧舍朋从今好在,新时节物故依然。栖身未厌泥沙稳,爽口还充鼎俎鲜。适意四方无不可,若思鲈鲙未应贤。

《朱君以建昌霜橘见寄报以蛤蜊》孔平仲


赠我以海昏清霜之橘,报君以淮南紫唇之蛤。橘肤软美中更甜,蛤体坚顽口长合。开花结子幸采摘,没水藏泥岂蕲得。二物同时有不同,赋形与性由天公。请君下著聊一饱,莫索珠玑向此中。

《梅花荡棹歌》明·朱国祚

梅家荡口蚬子黄,瓜皮罾船七尺长。剪取东园白头韭,蛤蜊风味胜横塘。

《辨蛤和泾川公》顾璘

渔海穷潏泬,猎山历㟏岈。生人胡多劳,养此六六牙。圣哲著礼经,细不遗蚁蛙。食鼋一染指,因以倾厥家。末俗贵珍异,载籍纷諠哗。美哉尔石蛤,奚免网与叉。修胫雪长荇,腴中剖团瓜。烹以实下豆,亦慰宾筵嘉。南荒盛虫族,大者蛇与蟆。琐细及百种,射影兼含沙。食者苦呕泄,伤者困疮瘕。例举混美恶,颇笑昌黎差。幸蒙匕箸赏,重以褒辞加。河豚自此贱,况复论鱼虾。

蛤部纪事

《韩子·五蠹篇》:上古之世,民食果蓏蚌蛤,腥臊恶臭而伤害腹胃,民多疾病。有圣人作,钻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悦之,使王天下,号之曰:燧人氏。
《汲冢周书·王会解》:东越,海蛤。〈注〉东越,则海际蛤,文蛤。《赵飞燕外传》:真腊国献万年蛤不夜珠,光彩皆如月,照人亡妍,丑皆美艳。帝以蛤赐后,以珠赐婕妤。后以蛤装玉贮金霞帐,帐中常若满月。
《永嘉郡记》:乐成县木履山东带采海门。凡采海者皆由其门故以为名,多香螺文蛤之属。
《南史·王融传》:融初为司徒法曹,诣王僧祐,因遇沈昭略,未相识。昭略屡顾盼,谓主人曰:是何年少。融殊不平,谓曰:仆出于扶桑,入于旸谷,昭耀天下,谁云不知,而卿此问。昭略云:不知许事,且食蛤蜊。融曰:物以群分,方以类聚,君长东隅,居然应嗜此族。
《北史·齐文宣帝本纪》:天保八年春三月,大热,人或暍死。夏四月庚午,诏禁取虾蟹蚬蛤之类,唯许私家捕鱼。
《北齐书·徐之才传》:有人患脚跟肿痛,诸医莫能识。之才曰:蛤精疾也,由乘船入海,垂脚水中。疾者曰:实曾如此。之才为剖得蛤子二,大如榆荚。
《三国典略》:周天和元年夏,齐冀州人于蚌蛤中得瑶环一只。
《酉阳杂俎》:隋帝嗜蛤,所食必兼蛤味,数逾数千万矣。忽有一蛤,椎击如旧,帝异之,寘诸几上。一夜有光,及明,肉自脱,中有一佛二菩萨像。帝悲悔,誓不食蛤。《旧唐书·礼仪志》:李敬贞论封禅须明水实樽:《淮南子》云:方诸见月,则津而为水。高诱注云:方诸,阴燧,大蛤也。熟摩拭令热,以向月,则水生。以铜盘受之,下数石。王充《论衡》云:阳燧取火于日,方诸取水于月,相去甚远,而火至水来者,气感之验也。《汉书仪》云:八月饮酎,车驾夕牲,以鉴诸取水于月,以阳燧取火于日。《周礼·考工记》云:金有六齐。金锡半,谓之鉴燧之齐。郑元注云:鉴燧,取水火于日月之器也。准郑此注,则水火之器,皆以金锡为之。今司宰有阳燧,形如圆镜,以取明火;阴鉴形如方镜,以取明水。但比年祠祭,皆用阳燧取火,应时得;以阴鉴取水,未有得者,尝用井水替明水之处。奉敕令礼司研究。敬贞因说先儒是非,言及明水,乃云:周礼金锡相半,自是造之法,郑元错解以为阴鉴之制。依古取明水法,合用方诸,引《淮南子》等书,用大蛤也。又称:敬贞曾八九月中,取蛤一尺二寸者依法试之。自人定至夜半,得水四五斗者。敬贞所陈,检有故实。又称:先经试验确执,望请差敬贞自取蚌蛤,便赴太山与所司对试。
《云仙杂记》:吐突承璀嗜蛤蜊,炙以铁丝,床数浇鹿角浆然后食。
《杜阳杂编》:文宗好食蛤蜊。一日,左右方盈盘而进,中有擘之不裂者。上疑其异,乃焚香祝之。俄顷自开,中有二人,形眉目端秀,体质悉备,螺髻璎珞,足履菡萏,谓之菩萨。上遂置之于金粟檀香盒,以玉屑覆之,赐兴善寺,令致敬礼。至会昌中,毁佛舍,遂不知所在。《唐书·地理志》:河南道登州东牟郡,土贡:文蛤。
莱州东莱郡,土贡:文蛤。
密州高密郡,土贡:海蛤。
江南道福州长乐郡,土贡:海蛤。
《汉阳府志》:开宝六年,汉阳军献蛤。有文隐起成龙,长五寸许,金色,鳞甲皎然。
《续闻见近录》:京师旧未尝食蚬蛤,自钱司空始。访诸蔡河,不过升勺,以为珍馔。自后士人稍稍食之,蚬蛤亦随而增盛。其诸海物,国初以来亦未尝多,有钱司空以蛤蜊为酱,于是海错悉盐以走四方。
《乐善录》:曾公亮以贝蛤之类人,所不放而实活物命之多,故常放之。一日忽梦被甲者数百哀告,翌日则有以两篹蛤蜊为献者,公立放之。
《后山谈丛》:仁宗每私宴,十閤分献熟食。是岁秋初,蛤蜊初至都,或以为献仁宗。问曰:安得已有此耶。其价几何。曰每枚千钱一献,凡二十八枚。上不乐,曰:我常戒尔辈勿为侈靡,今一下箸费二十八千,吾不堪也。遂不食。
《梦溪笔谈》:今之北方人,喜用麻油煎物,不问何物,皆用油煎。庆历中,群学士会于玉堂,使人置得生蛤蜊一篑,令饔人烹之。久且不至,客讶之,使人检视,则曰:煎之已焦黑,而尚未烂。坐客莫不大笑。
《闻见后录》:刘贡父呼蔡确为倒悬蛤蜊,盖蛤蜊一名壳菜也,确深衔之。
《善诱文》:杨杰提刑游明州育王山,因昼卧。梦有妇女十数人执纸若有所诉。密遣人往视行,厨果得蛤蜊十数枚,诉者乃蛤蜊求生也。有生爱恋其情如此。《梦溪笔谈》:郢州渔人掷网于汉水,至一潭底,举之觉重。得一石,长尺馀,圆直如断椽,细视之,乃群小蛤,鳞次相比,绸缪巩固。以物试抉其一端,得一书卷,乃唐天宝年所造《金刚经》,题志甚详,字法奇古,其末云:医博士摄比阳县令朱均施。比阳乃唐州属邑。不知何年坠水中,首尾无沾渍。为土豪李孝源所得,孝源素奉佛,宝藏其书,蛤筒复养之水中。客至欲见,则出以视之。孝源因感经像之胜异,施家财万馀缗,写佛经一藏于郢州兴阳寺,特为严丽。
《江西通志》:蛤湖在南城县西三十里,有石砌。百丈飞瀑淙下入湖,多产蟹蛤。治平寺碑记云:蛤湖,石鉴是也。
《浙江通志》:象山县珠岩山绝顶有金蛤潭,岁旱祷之,水从石窍中出,有蛤金色出游水中,雨随至。

蛤部杂录

《淮南子·天文训》:方诸见月,则津而为水。〈注〉方诸,阴燧大蛤也。熟磨令热,月盛时以向月下,则水生。
《说林训》:蠬象之病,人之宝也。〈注〉蠬,大蛤,中有珠,故人以为宝。
《博物志》:东海有蛤,鸟常啖之。其肉消尽,壳起浮出,更薄在沙中。岸边潮水往来碏,薄白如雪。入药最胜,采取自死者。
食水产者,龟蛤螺蚌以为珍味,不觉其腥臊也。《抱朴子·论仙篇》:若谓受气皆有一定,则水蛎为蛤,荇菜为蛆,皆不然乎。
《古今注》:凫雁皆在河边沙上,食沙石悉皆消烂,唯食蛤不消,随其粪出,用以为药,倍胜常者。
《南越志》:凡蛤之属,开口闻雷鸣不复闭。
《酉阳杂俎》:蛤蜊,候风雨能以壳为翅飞。
谭子《化书》:蛇化为龟,雀化为蛤。彼忽然忘曲屈之状,而得蹒跚之质;此倏然失飞鸣之态,而得介甲之体。斲削不能加其功,绳尺不能规其象,何化之速也。《物类相感志》:腌蛤蜊,以炉灰入盐,腌之味好。且不开口要即熟,则在日中晒。
《东坡志林》:予不喜杀生,有见饷蟹蛤者,皆放之江中。虽知蛤在江中无活理,然犹庶几万一,便使不活,亦愈于煎烹也。非有所求觊,但以亲经患难,不异鸡鸭之在庖厨,不复以口腹之故。使有生之类受无量怖苦尔。
《后山谈丛》:蛤蜊无血。
《西溪丛语》:海上人云蛤蜊、文蛤,皆一潮生一晕。《闽部疏》:陶方伯尝言:闽中海错定,虚得名耳。余怪问:何以曰蚶不四明,蛤不扬州。余大以为然。蛤乃车螯,非蛤蜊也。

蛤部外编

《善见律论》:昔佛在世时到瞻婆罗国迦罗池边为众说法。时彼池中有一蛤,闻佛池边说法之声,即从池出入草根下听佛说法。时有一人持杖放牛,见佛在坐为众说法,即往佛所,欲闻法。故以杖刺地,误著蛤头,即便命终,生忉利天。
《淮南子·道应训》:卢敖游乎北海,经乎大阴,入乎元阙,至于蒙谷之上。见一士焉,深目而元须,泪注而鸢肩,丰上而杀下。轩轩然方迎风而舞。顾见卢敖,慢然下其背,遁逃乎碑。卢敖就而视之,方倚龟壳而食蛤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