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鳖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五十四卷目录

 鳖部汇考
  鳖图
  珠鳖图
  诗经〈小雅六月〉
  礼记〈内则〉
  周礼〈天官〉
  尔雅〈释鱼〉
  山海经〈东山经 中山经〉
  淮南毕万术〈聚鱼鳖〉
  博物志〈戏术〉
  古今注〈别名〉
  齐民要术〈羹臛法〉
  白泽图〈一足鳖〉
  酉阳杂俎〈守神〉
  宋史〈天文志〉
  溪蛮丛笑〈鳖似马蹄〉
  埤雅〈鳖〉
  尔雅翼〈鳖 能〉
  本草纲目〈鳖释名 集解 鳖甲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肉气味 主治 脂主治 头主治 头血主治 发明 卵主治 爪主治 附方 纳鳖集解 肉气味 甲气味 主治 三足鳖集解 肉气味 主治 朱鳖集解 主治 珠鳖集解 气味 主治〉
 鳖部艺文
  鳖赋           晋陆机
  鳖赋            潘尼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团鱼说         明张如兰
 鳖部纪事
 鳖部杂录
 鳖部外编

禽虫典第一百五十四卷

鳖部汇考

释名

《尔雅》     珠蟞《山海经》
河伯从事《古今注》 守神《酉阳杂俎》
马蹄鳖《溪蛮丛笑》 纳鳖《本草纲目》
朱鳖《本草纲目》

珠鳖图



《诗经》《小雅·六月》《诗经》《小雅·六月》

炰鳖脍鲤。
〈大全〉濮氏曰:鳖,龟属。俗呼团鱼。炰火熟之名。

《礼记》《内则》

濡鳖,醢酱实蓼。
〈注〉以蓼实其腹而煮之也。用酱,盖以调和其汁耳。

鳖去丑。
〈注〉丑,窍也。或云颈下有骨能毒人。

不食雏鳖。
〈注〉雏鳖伏乳者。

《周礼》《天官》

鳖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二人,徒十有六人。
〈订义〉郑锷曰:鳖,龟蜃之类,莫不有甲名官。特以鳖何也。盖龟主用以卜蜃,主用以饰器,皆不专主于食。有甲之美而食者之众,无如鳖诗曰:炮鳖鲜鱼曰
炮鳖脍鲤。庄子言:擉鳖于江,甘味尤美而食者甚众。献尊者物宜取其美,则其名官宜矣。

掌取互物。
〈订义〉郑司农曰:互物谓有甲䓣胡,龟鳖之属。

以时簎鱼鳖龟蜃凡狸物。
〈订义〉郑司农曰:狸物,龟鳖之属。

春献鳖蜃。
〈订义〉刘中义曰:春献鳖蜃用之。春也,阳在内,其美可献,而非生育之时也。王氏曰:鳖尤美于夏,以避其字乳之时而弗献。

《尔雅》《释鱼》

鳖三足,能。
〈注〉《山海经》曰:从山多三足鳖。吴兴郡阳羡县君山上有池,池中出三足鳖。〈疏〉鳖四足,三足者异。故异其名,鳖之三足者,名能。一按《中山经》云:从山,从水出其上,潜其下,其中多三足鳖,食之无蛊疫。是从山多三足鳖也。

《山海经》《东山经》

葛山之首,澧水出焉,东流注于余泽,其中多珠蟞鱼,其状如肺而四目,六足有珠,其味酸甘,食之无疠。
郭曰:无时气,病也。《吕氏春秋》曰:澧水之鱼,名曰珠蟞,六足,有珠,鱼之美也。任臣按蟞通作鳖。《淮南子》:蛤蟹珠鳖,与月盛衰。传曰:舜摄天子。有钹耳贯胸之民来献珠虾珠鳖。《埤雅》云:鳖珠在足,蚌珠在腹。《元览》亦云:鱼之珠在目,鳖之珠在足。《一统志》:珠蟞生高州海中,状如肺,四目六足,吐珠。《寰宇记》:高州府海中出珠蟞,六眼四脚吐珠。景纯《江赋》赪蟞肺跃而吐玑,谓此也。又阮籍诗朱鳖跃飞泉庾信,集澧水朝浮光,疑朱鳖。然朱鳖,别一种。生南海,大如钱,腹赤如血。《鸿烈解》:朱鳖浮波必有风雨,非珠蟞也。《图赞》曰:澧水之鳞,状如浮肺,体兼三才以货贾害,厥用既多,何以自卫。

《中山经》

游戏之山又东南三十五里,曰从山。从水出于其上,潜于其下,其中多三足鳖,枝尾,食之无蛊疫。

《淮南毕万术》聚鱼鳖

苓皮、螾脂,鱼鳖自聚。注曰:取苓皮、渍水斗半,烧石如炭状以淬。螾脂置苓皮水中,七日已置沼则鱼鳖日聚矣。

《博物志》戏术

取鳖挫令如棋子大,捣赤苋汁和合厚以茅包,五六月中作投地中,经旬脔脔尽成鳖也。

《古今注》别名

鳖名河伯从事。

《齐民要术》《羹臛法》

作鳖臛法:鳖具完全煮,去甲藏。羊肉一斤,葱三升,豉五合,粳米半合,姜五两,木兰一寸,酒二升,煮鳖。口调其味也。

《白泽图》一足鳖

一足鳖,池精,名顼。

《酉阳杂俎》守神

鳖无耳,为守神。

《宋史》《天文志》

鳖十四星,在南斗南,主水族,不居汉中,川有易者。荧惑守之,为旱。辰星守,为火。客星守,为水。流星出,色青黑,为水;黄,为旱。云气占同。一曰有星守之,白衣会,主有水。
天渊十星,一曰天池,一曰天泉,一曰天海,在鳖星东南九坎间,又名太阴,主灌溉沟渠。五星守之,大水,河决。荧惑入,为旱。客星入,海鱼出。彗星守之,川溢伤人。

《溪蛮丛笑》鳖似马蹄

九肋鳖,沙鳖似马蹄者,佳九肋,出沅江。

《埤雅》《鳖》

鳖以眼听穹,脊连胁,甲虫也,水居陆生。《养鱼经》曰:鱼满三百六十鳞则龙为之长而引飞出水,内鳖则鱼不复去。故鳖一名神守。天地之性,细腰纯雄,大腰纯雌。大腰,龟鳖之属,以蛇为雄。《荀子》曰:跬步不休,跛鳖千里。言鳖行蹒跚而又跛焉。今其卒致千里则亦不辍焉。尔故学不可以已也。《诗》曰:炮鳖鲜鱼,鲜鱼中鲙者也。又曰:炮鳖脍鲤言,熟则有炮鳖,腥则有脍鲤也。段成式云:甲虫影伏,羽虫体伏。今鳖伏于渊而卵剖于陵,此思化也。《内典》曰:鹤影生鳖,思生。是则思生则与影伏,异矣。今乳卵大如弹丸,亦望卵而荫,一如龟鳖,呼为护卵。世云:鳖伏随日。谓随日光所转,朝首东乡,夕首西乡也。又云:鳖之所在,其上必有浮沫。谓之鳖津捕者以此占之。韦氏《燕山录》曰:煮羊以䶉,煮鳖以蚊,盖物之相感。如此虽有明智,弗能推也。

《尔雅翼》《鳖》

鳖卵生。形圆而脊穹,四周有裙。在《易》离为鳖、为蟹、为龟,以其骨在外,肉在内也。至《考工记》则以外骨为龟之属,内骨为鳖之属,以鳖外有肉缘比龟为内骨尔。一名神守。陶朱公养鱼之法:以六亩地为池,求怀子鲤鱼长三尺者二十头,牡鲤四头。以二月上庚日纳池中,至四月纳一神守,六月纳二神守,八月纳三神守。所以纳鳖者,鱼及三百六十则蛟龙为之长而将鱼飞去,纳鳖则鱼不复去。按此以六神守守鲤,乃不可晓。《淮南子》曰:鳖无耳,而目不可以瞥,精于明也。岂绝其一原视得精专而善司察欤道家,以鳖为厌。岂厌之使不得灵欤。《淮南子》曰:蛟龙伏寝于渊,而卵剖于陵。许氏曰:蛟龙鳖类,岂蛟龙得其类则不去也。古者言龟蛇相为牝牡,今鳖与蛇亦相。须深沙穴中往往多有蛇与鳖同处者。鳖暮出取食,迹在沙上。蛇辄出,为泯灭之人伺知之,往往反以是得之。《周礼·天官》:鳖人以时簎鱼鳖龟蜃凡狸物,春献鳖蜃,秋献龟鱼。庄子亦称:公阅休冬则擉鳖于江,今人乃有以虾钓者。《淮南子》曰:鱼鳖不动,不擐唇喙,是亦钓也。崔豹《古今注》:乌贼一名河伯白事小吏,龟一名黑衣督邮,鳖一名河伯从事,盖皆因其象似者以为名,如古称清江使者东海波臣之属。

能,鳖之三足者。《山海经》曰:从山上多三足鳖。今吴兴郡阳羡县君山上有池,池中出三足鳖,盖自是一种。故魁下六星,两两而比者曰三能,取此象也。昔晋侯寝,疾梦黄能入于寝门以为厉鬼。子产称:尧殛鲧于羽山,其神化为黄能以入于羽渊。说者亦以为三足鳖。若从贤能之能读之,则能乃兽名,熊属鹿足,不当入渊中也。今祭禹庙不以鳖及熊白,盖两避之。王子年《拾遗记》乃称鲧自沈于羽渊,化为元鱼。元鱼与黄能音相乱。传写文字,鲧字或鱼边元也。《说文》又称蜮,似鳖三足,以气射害人,岂亦能之类耶。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鳖行蹩躠,故谓之鳖。《淮南子》曰:鳖无耳而守神,神守之名以此。陆佃云:鱼满三百六十则蛟龙引之而飞,纳鳖守之则免。故鳖名守神。

《集解》

李时珍曰:鳖,甲虫也。水居陆生,穹脊连胁,与龟同类。四缘有肉裙,故曰龟。甲里肉,鳖肉里甲。无耳,以目为听。纯雌无雄,与蛇及鼋为匹,故《毕万术》云烧鼋脂可以致鳖也。夏日孚乳,其抱以影,其在水中上必有浮沫名鳖津,人以此取之。今有呼鳖者,作声抚掌,望津而取百十,不失《管子》云涸水之精,名曰蟡。以名呼之,可取鱼鳖,正此类也。《类从》云:鼍一鸣而鳖伏,性相制也。又畏蚊。生鳖遇蚊叮则死,死鳖得蚊煮则烂。而熏蚊者复用鳖甲,物相报复,如此异哉。《淮南子》曰:膏之杀鳖,类之不可推也。

鳖甲修治

《别录》曰:鳖甲生丹阳池泽,采无时。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以岳州、沅江所出甲有九肋者为胜。入药以醋炙黄用。
陶弘景曰:采得生取甲剔去肉者为好。凡有连厌及乾岩者,便真若肋骨出者,是煮熟不可用。
雷敩曰:凡使要绿色九肋多裙重七两者为上。用六一泥固瓶子底,待乾,安甲于中,以物支起。若治块定心药,用头醋入瓶内,大火煎尽三升,乃去裙肋骨炙乾入用。若治劳去热药,不用醋,用童子小便煎尽一斗二升,乃去裙留骨石臼捣粉,以鸡䏶皮裹之。取东流水三斗,盆盛。阁于盆上,一宿取,用力有万倍也。李时珍曰:按《卫生宝鉴》云:凡鳖甲以煆灶灰一斗酒五升浸一夜,煮令烂。如胶漆用更佳,桑柴灰尤妙。

《气味》

咸平无毒。
徐之才曰:恶矾石理石。

《主治》

《本经》曰:心腹症瘕、坚积寒热、去痞疾息肉、阴蚀、痔核、恶肉。
《别录》曰:疗温疟、血瘕、腰痛、小儿胁下坚。
甄权曰:宿食,症块痃,癖冷瘕劳瘦,除骨热、骨节间劳热、结实壅塞,下气,妇人漏下五色、下瘀血。
《日华》曰:去血气,破症结恶血,堕胎,消疮肿肠痈,并扑损淤血。
朱震亨曰:补阴补气。
李时珍曰:除老疟疟、母阴毒、腹痛劳、复食复斑痘、烦喘、小儿惊痫、妇人经脉不通、难产、产后阴脱、丈夫阴疮、石淋敛溃痈。

《发明》

寇宗奭曰:经中不言治劳,惟《药性论》言治劳瘦骨热,故虚劳多用之。然甚有据,但不可过剂耳。
李时珍曰:鳖甲乃厥阴肝经血分之药,肝主血也。试尝思之,龟鳖之属功各有所主。鳖色青入肝,故所主者,疟劳、寒热、痃瘕、惊痫、经水、痈肿、阴疮,皆厥阴血分之病也。玳瑁色赤入心,故所主者,心风、惊热、伤寒、狂乱、痘毒、肿毒,皆少阴血分之病也。秦龟色黄入脾,故所主者,顽风、湿痹、身重、蛊毒,皆太阴血分之病也。水龟色黑入肾,故所主者,阴虚、精弱、腰脚、酸痿、阴疟、泄痢,皆少阴血分之病也。介虫阴类,故并主阴经血分之病,从其类也。

肉气味

甘平无毒。
苏颂曰:久食性冷损人。
陈藏器曰:《礼记》食鳖去丑,谓颈下有软骨,如龟形者也。食之令人患水病。凡鳖之三足者,赤足者,独目者,头足不缩者,其目四陷者,腹下有王字卜字文者,腹有蛇文者,是蛇化也。在山上者名旱鳖,并有毒杀人,不可食。
陶弘景曰:不可合鸡子食、苋菜食。昔有人剉鳖以赤苋同包置湿地,经旬皆成生鳖。又有裹鳖甲屑,经五月皆成鳖者。
孙思邈曰:不可合猪兔鸭肉食,损人。不可合芥子食,生恶疮。妊妇食之令子短项。
李时珍曰:按《三元参赞书》言:鳖性冷发水病,有冷劳气。症瘕人不宜食之。《生生编》言:鳖性热。戴原礼言:鳖之阳聚于上甲,久食令人生发背,似与性冷之说相反。盖鳖性本不热,食之者和以椒姜热物,太多失其本性耳。鳖性畏葱及桑灰,凡食鳖者,宜取沙河小鳖斩头去血,以桑灰汤煮熟,去骨甲,换水再煮,入葱酱作羹,臛食乃良。其胆味辣,破入汤中,可代椒而辟腥气。李九华云:鳖肉主聚,鳖甲主散,食鳖剉甲少许入之,庶几稍平。又言:薄荷煮鳖,能害人。此皆人之所不知者也。

《主治》

《别录》曰:伤中益气,补不足。
陈藏器曰:热气湿痹、腹中激热、五味煮食当微泄。孟诜曰:妇人漏下五色羸瘦,宜常食之。
日华曰:妇人带下血瘕、腰痛。
苏颂曰:去血热、补虚,久食性冷。
朱震亨曰:补阴。
李时珍曰:作臛食,治久痢。长髭须作丸服,治虚劳痃,癖脚气。

脂主治

陈藏器曰:除日拔白发取脂涂孔中,即不生。欲再生者,白犬乳汁涂之。

头主治

苏恭曰:烧灰疗小儿诸疾、妇人产后阴脱下坠、尸疰、心腹痛。
日华曰:傅历年脱肛不愈。

头血主治

甄权曰:涂脱肛。
李时珍曰:风中血脉、口眼喎僻、小儿疳劳潮热。

《发明》

李时珍曰:按《千金方》云:目瞤唇动,口喎皆风入血脉,急以小续命汤服之,外用鳖血或鸡冠血调伏龙肝散涂之,乾则再上,甚妙。盖鳖血之性急缩走血,故治口喎脱肛之病。

卵主治

李时珍曰:盐藏煨食,止小儿下痢。

爪主治

五月五日收藏衣领中,令人不忘。〈肘后方〉

《附方》

老疟劳疟,用鳖甲醋炙,研末酒服方寸匕,隔夜一服,清早一服,临时一服,无不断者。入雄黄少许更佳。〈肘后〉奔豚气痛上冲心腹,鳖甲醋炙三两,京三棱煨二两,桃仁去皮尖四两,汤浸研汁三升,煎二升,入末煎良久,下醋一升,煎如饧,以瓶收之,每空心酒服半匙。〈圣济录〉
血瘕症癖。甄权曰:用鳖甲、琥珀、大黄等分作散酒服二钱,少时恶血即下,若妇人小肠中血。下尽即休服也。
痃癖症积。甄权曰:用鳖甲醋炙黄研末,牛乳一合,每调一匙,朝朝服之。
妇人漏下。甄权曰:鳖甲醋炙研末,清酒服方寸匕。日二。又用乾姜、鳖甲、诃𥟖、勒皮等分为末,糊丸,空心下三十丸,日再。
妇人难产:鳖甲烧存性研末,酒服方寸匕,立出。〈梅师方〉劳复食复,笃病初起,受劳伤食致复,欲死者鳖甲烧研水服方寸匕。〈肘后方〉
小儿痫疾,用鳖甲炙研,乳服一钱,日二。亦可蜜丸服。〈子母录〉
卒得腰痛不可俯仰,用鳖甲炙研末酒服方寸匕,日二。〈肘后方〉
沙石淋痛,用九肋鳖甲醋炙研末,酒服方寸匕。日三服,石出瘥。〈肘后方〉
阴虚梦泄,九肋鳖甲烧研,每用一匙以酒半盏、童便半盏、葱白七寸同煎。去葱,日晡时服之,出臭汗为度。〈医垒元戎〉
吐血不止,鳖甲蛤粉各一两同炒色黄。熟地黄一两半晒乾为末,每服二钱,食后茶下。〈圣济录〉
痘烦喘、小便不利者:用鳖甲二两、灯心一把、水一升半煎六合,分二服。凡患此小便有血者,中坏也。黑厌无脓者,十死不治。〈庞安时伤寒论〉
痈疽不敛、不拘发背、一切疮用鳖甲烧存性研,掺甚效。〈李楼怪證奇方〉
肠痈内痛,鳖甲烧存性研,水服二钱,日三。〈传信方〉阴头生疮,人不能治者,鳖甲一枚烧研,鸡子白和傅。〈千金翼〉
沈唇紧裂,用鳖甲及头烧研傅之。〈类要〉
人咬指烂、久欲脱者,鳖甲烧灰傅之。〈摘元方〉
痃癖气块,用大鳖一枚,以蚕沙一斗、桑柴灰一斗、淋汁五度同煮如泥,去骨再煮成膏,捣丸梧子大,每服十丸,日三。〈圣惠方〉
寒湿脚气、痛不可忍,用团鱼二个、水二斗煮一斗,去鱼取汁,加苍耳、苍朮、寻风藤各半觔,煎至七升去渣,以盆盛薰蒸,待温浸洗,神效。〈乾坤生意〉
骨蒸咳嗽潮热,团鱼丸,用团鱼一个、柴胡、前胡、贝母、知母、杏仁各五钱同煮。待熟,去骨甲裙再煮。食肉饮汁,将药焙研为末,仍以骨甲裙煮汁,和丸梧子大,每空心黄芪汤下三十丸,日二服。服尽仍治参芪药调之。〈奇效方〉
小儿尸疰劳瘦或时寒热,用鳖头一枚烧灰,新汲水服半钱,日一服。〈圣惠方〉
产后阴脱千金,用鳖头五枚烧研,井花水服方寸匕,日三。《录验》加葛根二两,酒服。
大肠脱肛久积虚冷,以鳖头炙研,米饮服方寸匕,日二服。仍以末涂肠头上。〈千金方〉
中风口喎,鳖血调乌头末涂之。待正,则即揭去。〈肘后方〉小儿疳劳、治潮热往来、五心烦燥、盗汗、咳嗽,用鳖血丸主之。以黄连、胡黄连各称二两,以鳖血一盏、吴茱萸一两同入内浸,过一夜炒乾,去茱萸,研末入柴胡、川芎、芜荑各一两,人参半两,使君子仁二十个为末,煮粟米,粉糊和丸如黎米大,每用熟水量大小,日服三。〈全幼心鉴〉

《纳鳖集解》

苏颂曰:鳖之无裙而头足不缩者,名曰纳,亦作魶。

肉气味

有毒。
苏颂曰:食之令人昏塞。以黄芪、吴蓝煎汤服之,立解。

甲气味

有小毒。

《主治》

苏颂曰:传尸劳及女子经闭。

《三足鳖集解》

李时珍曰:《尔雅》云鳖三足为能。郭璞云今吴兴阳羡县君山池中出之,或以鲧化黄能即此者,非也。

肉气味

大寒有毒。
苏颂曰:食之杀人。
李时珍曰:按姚福《庚己编》云,太仓民家得三足鳖,命妇烹。食毕入卧,少顷形化为血水,止存发耳。邻人疑其妇谋害,讼之官。时知县黄廷宣鞫问不决,乃别取三足鳖,令妇如前烹治。取死囚食之,入狱亦化如前,人遂辨其狱窃。谓能之有毒,不应如此。然理外之事,亦未可以臆断也。而《山海经》云从水多三足鳖,食之无蛊。近亦有人误食而无恙者,何哉。盖有毒害人,亦未必至于骨肉顿化也。

《主治》

苏颂曰:折伤止痛、化血生捣,涂之道家辟诸厌、秽死气或画像止之。

朱鳖集解

陈藏器曰:生南海。大如钱,腹赤如血。云在水中,著水马脚,皆令仆倒也。
李时珍曰:按《淮南子》云,朱鳖浮波,必有大雨。

《主治》

陈藏器曰:丈夫佩之,刀剑不能伤。妇女佩之,有媚色。珠鳖集解
李时珍曰:珠鳖,《一统志》云:生高州海中,状如肺,四目六足而吐珠。《吕氏春秋》云:澧水鱼之美者名曰珠鳖,六足有珠。《淮南子》云:蛤蟹珠鳖,与月盛衰。《埤雅》云:鳖珠在足,蚌珠在腹。皆指此也。

《气味》

甘酸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食之辟疫疠。
鳖部艺文《鳖赋》〈有序〉       晋陆机
皇太子幸于钓台,渔人献鳖,命侍臣作赋。

其状也穹,脊连胁。元甲四周,遁方圆于规矩;徒广狭以妨舟,循盈尺而脚寸。又取具于指掌,鼻尝气而忌脂。耳无听而受响,是以栖居多逼,出处寡便,尾不副首,足不运身,于是从容泽畔,肆志汪洋,朝戏兰渚,夕息中塘,越高波以燕逸,窜洪流而潜藏,咀蕙兰之芳荄,翳华藕之垂房。

《鳖赋》〈有序〉潘尼

皇太子游于元圃,遂命钓鱼。有得鳖而献之者,令侍臣赋之。

翩衔钓以振掉,吁骇人而可恶。既颠坠于岩岸,方盘跚而雅步。或延首以鹤顾,或顿足而鹰距,或曳尾于涂中,或缩头于壳里。若乃秋水暴骇,百川沸流,有东海之巨鳖,乃负山而吞舟。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鳖名甲拆翁。

令甲拆翁,挟弹于中,巧也。负担于外,礼也。介冑自防,不问寒暑,智也。步武濡缓,不踰规绳,仁也。故前以擐甲。尚书荣其迹,显其能,宜授金丸丞相九肋君。

《团鱼说》明·张如兰

《海味索隐》曰团鱼有雄有雌,雌者腹藏卵,能生产而无肾。雄者腹藏肾而不藏卵。古诗雄兔走,雌兔眼迷离,则兔亦有雌雄矣。

鳖,河伯从事也。状如覆肺,四目六足。专以目听,其禀异也。所伏之处必有浮沫。藏形于渊,伏卵于陵。纯雌无雄,以思想生,其性异也。江南渔人得鳖于渚,系于檐前,明日视之,则一巨蛇也。其化异也,即炰鳖之章。诗人为孝,友之张仲美。而罗衣托梦,古人以为怪也。而今而后,吾且以物为露睹父之不食而愿。为崔弘度之,放舍也。孔子曰:丘未达,不敢尝。

鳖部纪事

《竹书纪年》:帝舜有虞氏,龟鳖咸出其穴。
《云仙杂记》:大禹治水,功成,令江淮河海神曰:鱼鳖衰盛,随世安危。自此之后,年必小减使其价递增,以食晚末之民,应天意也。
《汲冢周书·王会解》:长沙鳖。〈注〉特大而美,故贡也。《晏子春秋》:齐大旱。景公召群臣问,曰:寡人欲祠河伯,可乎。晏子曰:不可。河伯以水为国,以鱼鳖为民,彼独不欲雨乎,祠之何益。
《国语》:公父文伯饮南宫敬叔酒,以露睹父为客。羞鳖焉,小,睹父怒。相延食鳖,辞曰:将使鳖长而后食之。遂出。文伯之母闻之,怒曰:吾闻之先子曰:祭养尸,飨养上宾。鳖于何有。而使夫人怒也。遂逐之。五日,鲁大夫辞而复之。
《庄子·秋水篇》:公孙龙问于魏牟曰:龙少学先王之道,长而明仁义之行;合同异,离坚白;然不然,可不可;困百家之知,穷众口之辩:吾自以为至达已。今吾闻庄子之言,茫焉异之。不知论之不及与。知之弗若与。今吾无所开吾喙,敢问其方。公子牟隐几太息,仰天而笑曰:子独不闻夫埳井之蛙乎。谓东海之鳖曰:吾乐与。吾跳梁乎井干之上,入休乎缺甃之崖。赴水则接腋持颐,蹶泥则没足灭跗。还虷蟹与科斗,莫吾能若也。且夫擅一壑之水,而跨跱埳井之乐,此亦至矣。夫子奚不时来入观乎。东海之鳖左足未入,而右膝已絷矣。于是逡巡而却,告之海曰:夫千里之远,不足以举其大;千仞之高,不足以极其深。禹之时,十年九潦,而水弗为加益;汤之时,八年七旱,而崖不为加损。夫不为顷久推移,不以多少进退者,此亦东海之大乐也。于是埳井之蛙闻之,适适然惊,规规然自失也。《韩子·外储说》:郑县人乙子妻之市,买鳖以归。过颍水,以为渴也,因纵而饮之,遂亡其鳖。
《魏书·高句丽传》:高句丽者,出于夫馀,自言先祖朱蒙。朱蒙母河伯女,为夫馀王闭于室中,为日所照。引身避之,日影又逐。既而有孕,生一卵,大如五升。其母以物裹之,置于暖处,有一男破壳而出。及其长也,字之曰朱蒙,其俗言朱蒙者,善射也。夫馀人以朱蒙非人所生,将有异志,谋杀之。朱蒙母阴知,告朱蒙。朱蒙乃与乌引、乌违等二人,弃夫馀,东南走。中道遇一大水,欲济无梁,夫馀人追之甚急。朱蒙告水曰:我是日子,河伯外孙,今日逃走,追兵垂及,如何得济。于是鱼鳖并浮,为之成桥,朱蒙得渡,鱼鳖乃解,追骑不得渡。《西京杂记》:太液池,其间多紫龟绿鳖。
《酉阳杂俎》:武溪夷田强,遣长子鲁,居上城;次子玉,居中城,小子仓,居下城。三垒相次,以拒王莽。光武二十四年,遣武威将军刘尚征之,尚未至。仓获白鳖为臛,举烽请两兄,兄至无事。及尚军来,仓举火,鲁等以为不实,仓遂战而死。
《神仙传》:葛元字孝仙,元手拍床,燕雀、鱼鳖之属使之舞,皆应弦节如人。
《搜神后记》:昔有一人,与奴同时得腹瘕病,治不能愈。奴既死,乃剖腹视之,得一白鳖,赤眼,甚鲜明。乃试以诸毒药浇灌之,并纳药于鳖口,悉无损动,乃系鳖于床脚。忽有一客来看之,乘一白马。既而马溺溅鳖,鳖乃惶骇,欲疾走避溺,因系之不得去,乃缩藏头颈足焉。病者察之,谓其子曰:吾病或可以救矣。乃试取白马溺以灌鳖上,须臾便成数升水。病者乃顿服升馀白马溺,病豁然愈。
《神境记》:武陵一孤山,岭有池,鱼鳖无不备有。其七月七日乃出游,族类各别。
《隋书·崔弘度传》:弘度为太府卿,每诫其寮吏曰:人当诚恕,无得欺诳。皆曰:诺。后尝食鳖,侍者八九人,弘度一一问之曰:鳖美乎。人惧之,皆云:鳖美。弘度大骂曰:佣奴何敢诳我。汝初未食鳖,安知其美。俱杖八十。官属百工见之者,莫不流汗。
《朝野佥载》:岭南罗州辩州界内,水中多赤鳖,其大如匙,而赫赤色。无问禽兽水牛,入水即被曳深潭,吸血死。或云,蛟龙使曳之,不知所以然也。
《唐书·五行志》:贞元三年,润州鱼鳖蔽江而下,皆无首。《戎幕閒谈》:赞皇公曰韩相自金陵入朝。岁馀后,于扬子江中,见有鳖满江浮下,而悉无头。此时,韩相在城中薨。人莫知其故。
《灵应录》:黄德瑰家人烹鳖,将箬笠覆其釜。揭见一鳖仰把其笠,背皆蒸烂,然头足犹能伸缩。家人悯之,潜放河泾间。后因患热将殆,德瑰徙于河边屋中将养。夜有一物徐徐上身,觉甚冷。及曙能视,胸臆悉涂淤泥。其鳖在上间三曳三顾而去。即日病差。
《云仙杂记》:高郢夜课于丰亭。忽有一鳖在案上,视之,乃石也。郢异其事,取十题散置箱中,祝石鳖衔之以卜来事。既而石鳖举头,乃是《沙洲独鸟赋》。其年果以是题获首选。
《玉泉子》:唐进士李詹,每食鳖,辄系其足,曝于烈日。鳖既渴,即饮以酒而烹之,鳖方醉,已熟矣。
《摭言》:卢肇,袁州人。初赴举,先达问:袁州出举人耶。答曰:正如沅江鳖甲,九肋者稀。
《唐书·地理志》:江南道岳州巴陵郡,土贡:鳖甲。
岭南道广州南海郡,土贡:鳖甲。
《太平广记》:广陵有染人居九曲池南,梦一白衣少年求寄居焉,答曰:吾家隘陋,不足以容君也。乃入厨中。尔夕,举家梦之。既而厨中得一白鳖,广尺馀,两目如金,其人送诣紫极宫道士李栖一所,置之水中,则色如金而目如丹,出水则白如故,栖一不能测,复送池中,遂不复见。
《玉堂閒话》:五代晋太常卿崔棁游学时,往至姑家,夜与诸表昆季宿于学院。来晨,姑家方会客。夜梦十九人皆衣青绿,罗拜,具告求生,词旨哀切。崔曰:某方闲居,非有公府之事也,何以相告。咸曰:公但许诺,某辈获全矣。崔曰:苟有阶缘,固不惜奉救也。咸喜跃再拜而退。既,盥栉束带,至堂省姑。见缸中有水而泛鳖焉,数之,大小凡十九,计其衣色,亦略同也。遂告于姑,具述所梦,再拜请之,姑亦不阻,即命仆夫寘于器中,躬诣水次放之。
《五代史补》:张泽为房知温从事。性素嗜鳖,忽暴卒,经宿而活。云为太山府君所追责其食鳖过差,为群鬼投于沸鼎中,支解烹饪亦如治鳖之状。既熟,为诸鬼分啖,其惨毒痛苦,名状所不及。如此近数十度,府君始恕之。且问曰:汝受诸苦,敢再犯乎。答曰:不敢。始令遣归。
南唐僧谦光有才辩而无拘检,性尤嗜鳖。国主常以从容语及释氏果报。对曰:老僧无他愿,但得鹅生四只腿,鳖著两重裙足矣。国主大笑。
《录异记》:民有于蜀江之上获巨鳖者,大于常,长尺馀。其裙朱色,锅中煮之,经宿游戏自若。又加火一日,水涸而鳖不死。举家惊惧,以为龙类也。乃投于江中,浮泛而去,不复见矣。
《儆戒录》:伪蜀丰资院使李延福昼公厅,梦乌帽三十人跪于阶下,但云乞命。惊觉,仆使报,门外有村人献鳖三十头,因悟所梦,遂放之。
《清异录》:晋祠小池蓄老鳖,大如食盘。不知何人题阑柱曰:裙襕大夫,乌衣开国。何元美后失鳖所在。《调谑编》:东坡与温公论事。公之论坡偶不合,坡曰:相公此论,故为鳖厮踢。温公不解其意,曰:鳖安能厮踢。坡曰:是谓鳖厮踢。
《括异志》:宋傅庆家中得一大鳖,其婢放之沟中。年馀,婢病将卒。夜鳖被泥登婢胸冰之,遂愈。
《桯史》:虞雍公允文以西掖赞督议,既却。逆亮于采石还至金陵,谒叶枢密义,问于玉帐。因留卯饮酒。方行,警报沓至。盖亮将改图瓜洲,坐上皆恐叶。酌卮醪以前曰:舍人威名方新,士卒想望,勉为国家卒此勋业。雍公受卮起立曰:某去则不妨。然记得一小话敢为都督诵之。昔有人得一鳖,欲烹而食之。不忍当杀生之名,乃炽火使釜水百沸,横筱为桥。与鳖约曰:能渡此,则活汝。鳖知主人以计取之,勉力爬沙,仅能一渡。主人曰:汝能渡桥,甚善。更为我渡一遭,我欲观之。仆之此行无乃类是乎。
《括异志》:卢十五,嘉兴华亭人,所居修竹乡。卢十五以擉鳖为业。每擉鳖归,舍与妻共活煮其鳖,然后出卖,每日如是。嘉泰二年壬戌四月十七申时,忽大风骤雨,雷电闪光,霹雳大震,卢十五并妻女三人皆死雷斧之下。嗟乎。夫龟鳖,介族中之灵物也,人岂可杀乎。卢十五之报,亦可畏也。今时食鳖之人,心既好食又召宾客聚会而食,号团鱼会,彼此以所食多寡为胜负,杀生之念滋甚,罪报何逃。闻此可不戒哉。
《宁波府志》:万历四十四年二月,某侍御以病乞归所亲。饷之以鳖。庖人将烹之,鳖作人语,曰:毋伤我。汤既沸,犹云尚可活,否则为祸,不祥。庖人不告,有密语于侍御者,趋往观之,鳖已死矣。因剖鳖腹视之,腹中函一人,长寸有半,具体无缺。某君大骇,不旬日溘焉。《先进遗风》:魏文靖公骥读书山寺中,见一毒蛇方化鳖,恶而避之。俄有渔者捕之以去,公惧伤人,追买弃之,贷僧钱以偿。
《仁和县志》:明金中丞学曾设席宴四方名士。饮未数巡,中厨惊喧不已。诘之,司厨曰:方割一鳖,中有观音大士像,头髻趺坐,俨然佛身也。遍示诸客举坐叹息,共约戒杀。

鳖部杂录

《易经·说卦》:离为鳖。〈正义〉取刚在外也。〈大全〉蔡氏曰:外刚内柔,故为鳖。
《诗经·大雅·韩奕章》:炰鳖鲜鱼。〈正义〉《字书》:炮毛,烧肉也,缹蒸也。《服虔通俗》文曰,煮曰缹。然则炮与缹别。而此及六月云炰、鳖者,音皆作缹。然则炮与缹皆以火熟之,谓蒸煮之也。
《礼记·曲礼》:水潦降,不献鱼鳖。
《礼器》:居山以鱼鳖为礼,君子谓之不知礼。
《乐记》:土敝则草木不长,水烦则鱼鳖不大。
《文子·上德篇》:因下为渊,即深而鱼鳖归焉。
《列子·天瑞篇》:陆盗禽兽,水盗鱼鳖,亡非盗也。禽兽、鱼鳖,皆天之所生,岂吾之所有。然吾盗天而亡殃。《荀子·修身篇》:跬步不休,跛鳖千里;累土不辍,丘山崇成。厌其源,开其渎,江河可竭。一进一退,一左一右,六骥不致。彼人之才性之相悬也,岂若跛鳖之与六骥足哉。然而跛鳖致之,六骥不致,是无他故焉,或为之,或不为之耳。
《王制篇》:圣王之制也:鼋鼍鱼鳖鳅鳣孕别之时,罔罟毒药不入泽,不夭其生,不绝其长也。
《墨子·公输篇》:子墨子曰:江汉之鱼鳖鼋鼍为天下富,宋所为无雉兔狐狸者也,此犹粱肉之与糠糟也。《吕氏春秋·察今篇》:鱼鳖之藏,尝一脟肉,而知一镬之味、一鼎之调。
《易林》:龟鳖列市,河海饶有。长财善贾,商季悦喜。《淮南毕万术》:青泥杀鳖,得苋复生。
《淮南子·缪称训》:忠信形于内,感动应于外,故禹执干戚,舞于两阶之间,而三苗服〈三苗畔禹,禹修以礼乐而服也〉。鹰翔川,鱼鳖沉〈禹以德服三苗,犹鹰翔川上,鱼鳖恐皆沉〉,飞鸟扬〈鸟见鹰而飞去〉,必远害也〈鹰怀欲害之心,鸟鱼知其情,实故远之〉
《说山训》:援两鳖而失灵龟,用智如此,岂足高乎。《说林训》:王子庆忌足蹑麋鹿,手缚兕虎,置之冥室之中,不能搏龟鳖,势不便也〈庆忌,吴王僚之子也〉。鳖无耳,而目不可以瞥,精于明也。
《泰族训》:大生小,多生少,天之道也。故丘阜不能生云雨,涔水不能生鱼鳖者,小也。
《新序》:鱼鳖之居也,厌深而之浅,故得。
《说苑·说丛篇》:鱼鳖以渊为浅,而穿穴其中;卒其所以得者饵也。
《盐铁论》:今民间酒食,殽旅重叠,燔炙满案,臑鳖脍腥。《博物志》:九窍者胎化,八窍者卵生。龟鳖皆此类,咸卵生影伏。
大腰无雄,龟鳖类也。无雄,与蛇通气则孕。
《抱朴子·安贫篇》:交结狭者,侣跛鳖以沉泳。
《博喻篇》:鳖无耳而善闻。
《续博物志》:鳖为臛,数食可长须。
《物类相感志》:烂橄榄研细爊团鱼,甚香。
鳖与蝤蛑被蚊子叮了即死。
《缃素杂记》:唐李济翁尝论《文选曹植乐府》云寒鳖炙熊蹯。李氏云:今之湆肉谓之寒,盖韩国事馔尚此法。复引《盐铁论》羊淹鸡,寒。刘熙《释名》:韩羊,韩鸡为。證寒与韩同。又李以上句云脍鲤胎虾,因注诗曰炰鳖脍鲤。五臣兼见上句云脍,遂改寒鳖为炮鳖以就毛诗之句。又子建七启云寒芳莲之巢龟,脍西海之飞鳞,五臣亦改寒为搴,搴取也,何以对下句之脍耶。

鳖部外编

《六度集经》:昔者菩萨为大理家,积财巨亿。常奉三宝慈向众生。观市睹鳖,心悼之,问价贵贱。鳖主答曰:百万。菩萨曰:大善。将鳖归家,临水放之,睹其游去。鳖于后夜来齧其门。怪门有声,便出见鳖,语菩萨曰:吾受重润,身得获全,无以答恩。水居之物知水盈虚,洪水将至,必为巨害矣。愿速严舟,临时相迎。答曰:大善。明晨诣门如事启王,王以菩萨宿有善名,信用其言。迁下处高时至鳖来,洪水至矣,可速下载,寻吾所之,可获无患。船寻其后,有蛇趣船。菩萨曰取鳖云,大善。又睹漂狐,曰取鳖云,亦善。又睹漂人搏颊呼天,哀济吾命,曰取鳖,曰:慎无取也。凡人心伪,鲜有忠信。背恩追势,好为凶逆。菩萨曰:虫类尔济人类,吾贼岂是仁哉。吾不忍为也。于是取之,鳖王悔焉。遂之丰土,鳖辞曰:恩毕,请退。答曰:吾获如来无所著至真等正觉者,必当相度。鳖曰:大善。鳖退,蛇狐各去。狐以穴为居,获古人伏藏紫磨黄金百斤,喜曰:当以报彼恩矣。驰还白曰:小虫受润,获济微命。虫居之物,求穴以自安,获金百斤,斯穴非家非冢,非劫非盗,吾精诚之致,愿以贡贤。菩萨深惟不取徒损,无益于贫民,可以布施,众生获济,不亦善乎。寻而取之。漂人睹焉,曰:分吾半矣。菩萨即以十斤惠之。漂人曰:尔掘冢劫金,罪应奈何。不半分之,吾必告有司。答曰:贫民用者,吾欲等施。尔欲专之,不亦偏乎。漂人遂告有司。菩萨见拘,无所告诉,唯归命三尊,悔过自责:慈愿众生早离八难,莫有怨结如今吾也。蛇狐会,曰:奈何斯事。蛇曰:吾将济之。遂衔良药开关入狱见菩萨。状颜色有损,怆而心悲,谓菩萨曰:以药自随。吾将齰太子,其毒尤甚,莫能济者。贤者以药自闻,傅即瘳矣。菩萨默然。蛇有所为,太子命欲将殒。王令曰:有能济,兹封之相国,吾与参治。菩萨上闻,傅之即瘳。王喜,问其所由。本末自陈,王怅然自咎,曰:吾闇甚哉。即诛漂人,大赦其国。封为相国,执手入宫,并坐谈论佛法,遂致太平。佛告诸沙门:理家者是;吾身国王者,弥勒是;鳖者,阿难是;狐者,鹙鹭子是;蛇者,目连是;漂子者,调达是。
《后汉书·费长房传》:汝南岁岁常有鬼伪作太守章服诣府门椎鼓者,郡中患之。时魅适来,而逢长房谒府,君惶惧不得退,便前解衣冠叩头乞活。长房呵之,云:便于中庭正汝。故形即成老鳖,大如车轮,颈长一丈。长房复令就太守服罪付其一札以敕葛陂。君魅叩头流涕持札植于陂边以颈绕之而死。
《搜神记》:魏黄初中,清河宋士宗母,夏天于浴室里浴,遣家中大小悉出,独在室中。良久,家人不解其意,于壁穿中窥之。不见人体,见盆水中有一大鳖。遂开户,大小悉入,了不与人相承。尝先著银钗,犹在头上。相与守之。啼泣无可奈何。意欲求去,永不可留。视之积日,转懈。自投出户外。其去甚驶,逐之不及,遂便入水。后数日,忽还,巡行宅舍如生平,了无所言而去。时人谓士宗应行丧治服;士宗以母形虽变,而生理尚存,竟不治丧。
《西湖志》:宋咸淳壬申七月有梢人泊舟西湖断桥下。时暑热,卧于舟尾中。夜不寐,见三人长不盈尺,集于沙际。一曰:张公至奈何。一曰:贾平章非仁者,决不相恕。一曰:我则已矣,公等及见其败也。相与哭入水中。次日渔者张公于桥下获一鳖,径二尺馀,纳之贾府。不三四年,贾败,盖数定莫逃。物能前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