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鲚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四十二卷目录

 鲇鱼部汇考
  鲇鱼图
  诗经〈小雅鱼丽〉
  尔雅〈释鱼〉
  酉阳杂俎〈𤅢法〉
  埤雅〈鰋〉
  尔雅翼〈鮧〉
  遁园居士鱼品〈江东鲇〉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附方〉
 鲇鱼部纪事
 鲇鱼部杂录
 鲇鱼部外编
 鲫鱼部汇考
  鲫鱼图
  博雅〈释鱼〉
  齐民要术〈腤鱼法 蜜纯煎鱼法〉
  酉阳杂俎〈祖州鲫 浔阳鲫〉
  埤雅〈鲋〉
  尔雅翼〈鲋〉
  遁园居士鱼品〈江东鲫〉
  遵生八笺〈酥骨鱼 酒发鱼法〉
  本草纲目〈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直省志书〈江宁府 钱塘县 山阴县 馀姚县 浮梁县〉
 鲫鱼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书城北放鱼         苏轼
  井鲋赋          明徐阶
 鲫鱼部艺文二〈诗〉
  古乐府罩辞         缺名
 鲫鱼部纪事
 鲫鱼部杂录
 鲫鱼部外编
 鳝鱼部汇考
  鳝鱼图
  山海经〈北山经〉
  尔雅翼〈鳝〉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附方〉
  直省志书〈山阴县 万安县〉
 鳝鱼部艺文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鳝鱼部纪事
 鳝鱼部杂录
 鳝鱼部外编
 鳙鱼部汇考
  鳙鱼图
  山海经〈东山经〉
  埤雅〈鳙〉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闽书〈鱼〉
 鲚鱼部汇考
  鲚鱼图
  尔雅〈释鱼〉
  山海经〈南山经 北山经〉
  魏武四时食制〈望鱼〉
  齐民要术〈乾鲚鱼酱法〉
  尔雅翼〈鲚〉
  遵生八笺〈炙鱼〉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鲊主治 附方〉
  闽书〈鰶鱼〉
  直省志书〈江宁府 招远县〉
  正字通〈释鲚〉
 鲚鱼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鲚鱼部艺文二〈诗〉
  走笔谢王去非遣馈江鲚   宋刘宰
 鲚鱼部杂录

禽虫典第一百四十二卷

鲇鱼部汇考

释名


《诗经》       鳀《诗经》注〉
《尔雅》注〉      汪刺《遁园居士·鱼品》

鲇鱼图


《诗经》《小雅·鱼丽》

鱼丽于罶,鰋鲤。
〈传〉鰋,鲇也。〈正义〉《释鱼》有鰋鲇。郭璞曰:鰋,今鰋。额白鱼也,鲇别名鳀。孙炎以为鰋鲇一鱼,鳢鲩一鱼。郭璞以为鰋、鲇、鳢、鲩四者各为一鱼。传文质略,未知从谁。毛及前儒皆以鲇释鰋。鳢为鲩,鳣为鲤,唯《郭注尔雅》是六鱼之名,今验毛解与世不协,或恐古今名异,逐世移耳。〈朱注〉鰋,鲇也。〈大全〉《本草》注曰:大首方口,背青黑,无鳞多涎,即鳀鱼也。华谷严氏曰:毛以鲇释鰋,郭璞云各自一鱼。鰋即今鰋,额白鱼也。只当言似鲇耳。

《尔雅》《释鱼》

鰋。
〈注〉今鰋,额白鱼。〈疏〉今鰋,额白鱼。郭氏以目验言之也。《诗·周颂》云:鲦鲿鰋鲤是也。

鲇。
〈注〉别名鳀,江东通呼鲇为鮧。〈疏〉郭氏云别名鳀,江东通呼鲇为鮧。按此经鲤鳣鰋鲇,舍人曰:鲤,一名鳣。孙炎曰:鰋一名鲇。则是舍人以鲤鳣为一鱼,孙炎以鰋鲇为一鱼,郭氏以为四鱼者,如陆玑之言。又以时语验之,则鲤鳣鰋鲇皆异鱼也。故郭氏云先儒及《毛诗训传》皆谓此鱼有两名,今此鱼种类形状有殊,无缘强合之为一物。是郭氏所以异也。

《酉阳杂俎》《𤅢法》

治鲇头去月骨,舌本近喉,有骨如月。

《埤雅》《鰋》

鰋,鱼偃。鲤鱼俯,鳢鱼圆,鲂鱼方。《鱼丽之诗》一章曰《鲿鲨》,二章曰《鲂鳢》,三章曰《鰋鲤》,盖鲿鲨长鱼也,而鲂鳢则言其鱼一方一圆,鰋鲤则言其鱼一偃一俯。又以著万物众多也。

《尔雅翼》《鮧》

鮧,鱼偃。额两目上陈,头大尾小,身滑无鳞,谓之鲇鱼,言其黏滑也。一名鳀鱼。此鱼及鳅鳝之类皆谓之无鳞鱼,食之盖不益人。孟子称:缘木求鱼不得鱼。今鮧鱼善登竹,以口衔叶而于竹上,大抵能登高。其有水堰处,辄自下腾上,愈高远而未止。谚曰:鲇鱼上竹,谓是故也。或曰:口腹俱大者名鳠,背青口小者名鲇,口小背黄腹白者名鮠,一名河㹠。今有黄颡鱼与鮧相类,但鮧白而彼黄尔。

《遁园居士·鱼品》《江东鲇》

江东,鱼国也。有鲇头扁而口哆阔,身黄黑白错,尾如鮰。小者曰汪刺。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鱼额平夷低偃,其涎粘滑。鮧,夷也。鰋,偃也。鲇,粘也。古曰鰋,今曰鲇。北人曰鰋,南人曰鲇。

《集解》

陶弘景曰:鳀即鲇也。又有鳠似鳀而大,鮠似鳀而色黄,人鱼似鲇而有四足。韩保升曰:口腹俱大者名鳠,背青口小者名鲇,口小背黄腹白者名鮠。
李时珍曰:二说俱欠详。覈鲇乃无鳞之鱼,大首偃额,大口大腹,鮠身鳢尾,有齿有胃有须。生流水者色青白,生止水者色青黄,大者亦至三四十斤,俱是大口大腹,并无口小者。鳠即今之鮰鱼,似鲇而口在颔下,尾有岐。南人方音转为鮠也。今釐正之。凡食鲇鮠,先割翅下悬之,则涎自流尽,不黏滑也。

肉气味

甘温无毒。
孟诜曰:无鳞有毒,勿多食。苏颂曰:寒而有毒,非佳品也。赤目赤须无鳃者并杀人,不可合牛肝食,令人患风噎涎。不可合野猪肉食,令人吐泻。陶弘景曰:不可合鹿肉食,令人筋甲缩。李时珍曰:反荆芥。

《主治》

《别录》曰:百病。
陶弘景曰:作臛补人。
苏恭曰:疗水肿,利小便。李时珍曰:治口眼喎斜,活鲇切尾尖,朝吻贴之即正。又:五痔、下血、肛痛,同葱煮食之。

《附方》

身面白駮,鲇鱼半斤一头,去肠以粳饭盐椒如常作鲊,以荷叶作三包系之,更以荷叶重包,令臭烂。先以布拭,赤乃炙鲊包,乘热熨,令汗出。以绵衣包之,勿令见风,以瘥为度。〈总录〉
骨鲠在喉,栗子肉上皮半两研末,乳香鲇鱼肝各一分同捣丸梧子大,以绵裹一丸,吞下钓出。〈总录〉

鲇鱼部纪事

《录异记》:昔伍子胥累谏吴王,忤旨,赐属镂剑而死。临终,戒其子曰:悬吾首于南门,以观越兵来伐吴。以鮧鱼皮裹吾尸,投于江中,吾当朝暮乘潮,以观吴之败。《永嘉郡记》:乐城县三原亭,去郡百二十里。溪水清如镜曩。昔有得一死鲇,鬐大五六围,一鬐辄得数十斛鲊。此湾无所不容,有人能食者,常自譬腹如三原湾。无所不容。
《唐书·五行志》:如意中,济源路敬淳家水碾柱将坏,易之为薪,中有点鱼长尺馀,犹生。
《间燕常谈》:梅圣俞受敕修《唐书》,语其妻曰:吾之修书,可谓猢狲入布袋矣。妻应声对曰:君于仕宦,可谓鲇鱼上竹竿耶。闻者以为善对。
《一统志》:龙母葬在丰县。《南宋吕国公记》:崇宁间,农夫游贱妻刘浴于溪,遇黄犬迫而有娠,产两鲇鱼,以大缸贮之。须臾雷霆晦暝,鱼失所在。后三日刘亦死,葬溪东矶阜之上。数日雨溪大涨,众见两鱼循绕墓所,疑以为龙也。
《宋史·五行志》:乾道六年,行都北阙有鲇鱼,色黑,腹下出人手于两傍,各具五指。

鲇鱼部杂录

《田家杂占》:车沟,内鱼来攻水逆上得鲇主,晴得鲤主。水谚云:鲇乾鲤湿。

鲇鱼部外编

《搜神记》:孔子厄于陈,弦歌于馆,中夜,有一人长九尺馀,著皂衣,高冠,大吒,声动左右。子贡进问何人耶。便提子贡而挟之。子路引出与战于庭,有顷,未胜,孔子察之,见其甲车间时时开如掌,孔子曰:何不探其甲车,引而奋登。子路引之,没手仆于地。乃是大鳀鱼也。长九尺馀。孔子曰:此物也,何为来哉。吾闻物老。则群精依之。因衰而至此。其来也,岂以吾遇厄,绝粮,从者病乎。夫六畜之物,及龟蛇鱼鳖草木之属,久者神皆凭依,能为妖怪,故谓之五酉。五酉者,五行之方,皆有其物,酉者,老也,物老则为怪,杀之则已,夫何患焉。或者天之未丧斯文,以是系予之命乎。不然,何为至于斯也。弦歌不辍。子路烹之,其味滋。病者兴,明日,遂行。

鲫鱼部汇考

释名


鰿《博雅》       鲋《博雅》
《尔雅翼》      鲫核《山阴县志》
佛鲫〈浮梁县〉

鲫鱼图


《博雅》《释鱼》

鰿,鲋也。

《齐民要术》《腤鱼法》

用鲫鱼,浑用。软体鱼不用。鳞治。刀细切葱,与豉俱下,葱长四寸。将熟,细切姜、胡芹、小蒜与之。汁色欲黑。无醋者,不用椒。若大鱼,方寸准得用。软体之鱼,大鱼不好也。

《蜜纯煎鱼法》

用鲫鱼,治腹中,去鳞。苦酒、蜜中半,和盐渍鱼,一炊久,漉出。膏油熬之,令赤。浑奠焉。

《酉阳杂俎》祖州鲫 浔阳鲫

鲫鱼,东南海中有祖州,鲫鱼出焉。长八尺,食之宜暑而辟风,此鱼状,即与江河小鲫鱼相类耳。浔阳有青林湖,鲫鱼大者二尺馀,小者满尺,食之肥美,亦可止寒热也。

《埤雅》《鲋》

吕子曰:鱼之美者,洞庭之鲋。鲋,小鱼也。即今之鲫鱼。其鱼肉厚而美,性不食钓。《本草》:所谓鲫鱼一名鲋鱼,形亦似鲤,色黑而体促,腹大而脊隆,所在池泽皆有之是也。孟诜云:鲫是稷米化之,其鱼腹上犹有米色。易之井曰:井谷射鲋,瓮敝漏,盖九二以阳居阴,不正者也。不正则旁出,而下流以与初矣。故曰井谷射鲋,以此上行,则亦趋乎下而已,故曰瓮敝漏。初六,阴也。而又居下流且其赖井之功微矣,故称鲋焉。庄子曰:周顾视车辙中有鲋鱼,曰:吾得斗升之水而活尔。少牢馈食曰:鱼用鲋,十有五而俎。盖鱼,水物也。故取数于月十有五日而盈。《淮南子》曰:月虚而鱼脑减。今此鱼旅行吹沫如星,然则以相即也谓之鲫,以相附也谓之鲋。

《尔雅翼》《鲋》

鲋,今谓之鲫鱼。其味最美,吴人以菰自为羹,以鲤鲫为鲙,谓之金羹玉鲙。古者谓鲋为鰿,其字从责。今之鲫字乃乌鲗之鲗。后世借用为鲋之别名耳。鱼小而耐寒,大者止二三斤,所在有之。易井卦九二曰,井谷射鲋,瓮敝漏井以上出为用者也。九二上无其应,反下比于初。若谷中之水下注,辙鲋又若瓮之漏。而水下流皆反,养下而不与上交,失井之道。故其象曰无与也。然《子夏易传》云:井中虾蟆呼为鲋鱼案。庄子称埳井之蛙,则井者,蛙所宜集。然又言还虷蟹与科斗皆以为井中之物,则亦应有小鱼,故羊舌鲋、乐王鲋皆以鱼为字。今井谷中亦自往往有鱼,不特虾蟆也。说者又云有鱼与鲫状同而味殊。是栉化,鲫是稷米化之,其鱼腹尚有米色。宽大者是鲫,背高腹狭小者是,未知其审。《山海经》鯩鱼黑,文状如鲋。

《遁园居士·鱼品》江东鲫

江东,鱼国也。有鲫水中自产为野鱼。以后湖者良性独属土。

《遵生八笺》酥骨鱼

大鲫鱼治净,用酱、水酒少许,紫苏叶大撮,甘草些少煮半日,候熟供食。

《酒发鱼法》

用大鲫鱼破开去鳞,眼、肠、胃不要,见生水,用布抹乾。每斤用神曲一两,红曲一两,为末拌炒,盐二两胡椒,茴香、川椒、乾姜各一两,拌匀装入鱼空肚内。加料一层共装入坛内,包好泥封。十二月内造了,至正月十五后开,又翻一转,入好酒浸满,泥封至四月方熟,取吃。可留一二年。

《本草纲目》《集解》

李时珍曰:鲫喜偎泥,不食杂物,故能补胃。冬月肉厚子多,其味尤美。郦道元《水经注》云:蕲州广齐青林湖鲫鱼大二尺,食之味美,辟寒暑。东方朔《神异经》云:南方湖中多鲫鱼,长数尺,食之宜暑而辟风寒。《吕氏春秋》云:鱼之美者,有洞庭之鲋。观此,则鲫为佳品,自古尚矣。

肉气味

甘温无毒。
张鼎曰:和蒜食,少热同沙糖食,生疳虫。同芥菜食,成肿疾。同猪肝、鸡肉、雉肉、鹿肉、猴肉食,生痈疽。同麦门冬食,害人。

《主治》

陈藏器曰:合五味煮食,主虚羸。
大明曰:温中下气。
韩保升曰:止下痢、肠痔。又云:夏月热痢有益,冬月不宜。
孟诜曰:合莼作羹,主胃弱不下食,调中益五脏。合茭首作羹,主丹石发热。
苏恭曰:生捣,涂恶核肿毒不散及瘑疮。同小豆捣涂丹毒,烧灰和酱汁涂诸疮。十年不瘥者以猪脂煎灰服治肠驔痈。
李时珍曰:合小豆煮汁服,氤肿。炙油涂妇人阴疳诸疮,杀虫止痛。酿白矾烧研饮服,治肠风血痢。酿硫黄煆研酿五倍子煆研酒服,并治下血。酿茗叶煨服,治消渴。酿胡蒜煨研饮服,治膈气。酿绿矾锻研饮服,治反胃。酿盐花烧研掺,齿疼。酿当归烧研,揩牙乌髭止血。酿砒烧研,治急疳疮。酿白盐煨研,搽骨疽。酿附子炙焦,同油涂头疮、白秃。

《发明》

朱震亨曰:诸鱼属火,独鲫属土。有调胃实肠之功,若多食亦能动火。

《附方》

鹘突羹治脾胃虚冷、不下食,以鲫鱼半斤切碎,用沸豉汁投之,入胡椒、莳萝、姜、橘末,空心食之。〈心镜〉卒病水肿,用鲫鱼三尾,去肠留鳞,以商陆赤小豆等分填满扎定,水三升煮糜,去鱼,食豆饮汁,二日一作。不过三次,小便利愈。〈肘后方〉
消渴饮水,用鲫鱼一枚,去肠留鳞,以茶叶填满,纸包煨熟食之,不过数枚即愈。〈吴氏心统〉
肠风下血,百一方用活鲫一尾去肠留鳞,入五倍子末填满,泥固锻,存性为末,酒服一钱或饭丸,日二服。又用硫黄一两,如上法锻服,亦效。酒积下血,酒煮鲫鱼,常食最效。〈便民食疗方〉
肠痔滴血,常以鲫鱼作羹食。〈外台〉
肠风血痔,用活鲫鱼,翅侧穿孔,去肠留鳞,入白矾末二钱,以棕包纸裹煨,存性研末,每服二钱米饮下,每日二服。〈直指方〉
血痢禁口,方同上。
反胃吐食,用大鲫鱼一尾,去肠留鳞,入绿矾末,令满泥固锻,存性研末,每米饮服一钱,日二。〈本事〉
膈气吐食,用大鲫鱼,去肠留鳞,切大蒜片填满,纸包十重泥封,晒半乾,炭火煨熟,取肉和平胃散末一两杵丸,梧子大,蜜收每服三十丸米饮下。〈经验〉
小肠疝气,每顿用鲫鱼十个同茴香煮食,久食自愈。〈生生编〉
妊娠感寒,时行者用大鲫鱼一头烧灰酒服,方寸七无汗、腹中缓痛者以醋服取汗。〈产乳〉
热病目暗,因差后食五辛而致,用鲫鱼作臛食之。〈集验方〉
目生弩肉,鲜鲫鱼取一片,中央开,窍贴于眶上,日三五度。〈圣济总录〉
妇人血崩,鲫鱼一个长五寸者,去肠入血,结乳香在内,绵包烧,存性研末,每服三钱,热酒调下。〈叶氏摘元方〉小儿齁喘,活鲫鱼七个,以器盛。令儿自便尿养之,待红煨熟食,甚效。一女年十岁,用此永不发也。〈集简方〉小儿舌肿,鲜鲫鱼切片贴之,频换。〈总微论〉
小儿丹毒从髀起流下,阴头赤肿出血,用鲫鱼肉切五合,赤小豆末二合捣匀,入水和,傅之。〈千金方〉小儿秃疮,《千金方》用鲫鱼烧灰,酱汁和涂。一用鲫鱼去肠,入皂矾烧研,搽。危氏用大鲫去肠入乱发填满,烧研,入雄黄末二钱,先以齑水洗拭,生油调搽,小儿头疮昼开,出脓夜,即复合。用鲫鱼长四寸一枚,去肠,大附子一枚,去皮,研末填入炙焦,研傅捣蒜封之,效。〈圣惠方〉
走马牙疳,用鲫鱼一个去肠,入砒一分、生地黄一两,纸包烧,存性入枯白矾麝香少许,为末掺之。
牙疳出血,大鲫鱼一尾去肠留鳞,入当归末,泥固烧,存性入锻过,盐和匀,日搽。〈圣惠方〉
揩牙乌须。〈方同上 〉
刮骨取牙,用鲫鱼一个去肠,入砒在内,露于阴地。待有霜,刮下瓶收,以针搜开牙根,点少许,欬嗽自落。又方,用硇砂入鲫鱼内,煨过瓶收,待有霜刮取,如上法用。
诸疮肿毒,鲫鱼一斤去肠,柏叶填满,纸裹泥包锻,存性入轻粉二钱为末,麻油调搽。〈普济方〉
浸淫毒疮,凡卒得毒气攻身或肿痛或赤痒,上下周匝烦毒欲死,此浸淫毒疮也。生鲫鱼切片,和盐捣贴,频易之。〈圣惠方〉
胯上便毒,鲫鱼一枚,山药五钱,同捣敷之即消。〈医林集要〉骨疽脓出,黑色鲫鱼一个,去肠入白盐,令满扎定以水一盏石器内,煮至乾焦,为末猪油调搽,少痛勿怪。〈危氏方〉
手足瘭疽累累如赤豆,剥之汁出。大鲫鱼长三四寸者,乱发一鸡子、大猪脂一升同煎膏涂之。〈千金方〉臁胫生疮,用中鲫鱼三尾洗净,穿山甲二钱,以长皂荚一挺劈开,两片夹住扎之煨,存性研末,先以井水洗净脓水,用白竹叶刺孔贴之。候水出尽,以麻油轻粉调药傅之,日一次。〈直指方〉
小儿撮口出白沫,以艾灸口之上下,四壮鲫鱼烧研酒,调少许灌之,仍掐手足。儿一岁半则以鱼网洗水灌之。〈小儿方〉
妇人阴疮。〈方见主治〉
赤痢不止,鲫鱼鲊二脔切、秫米一把、薤白一虎口切,合煮粥食之。〈圣惠方〉
小儿脑疳、鼻痒、毛发作穗黄瘦,用鲫鱼胆滴鼻中,三五日甚效。〈圣惠方〉
消渴饮水,用浮石、蛤蚧、蝉蜕等分为末,以鲫鱼胆七枚调服,三钱神效。〈本事〉
滴耳治聋,鲫鱼胆一枚、乌驴脂少许、生麻油半两和匀,纳入葱管中,七日取滴耳中,日二次。〈圣惠方〉

《直省志书》江宁府

鱼之美者,其次则元武湖之鲫鱼。其脊黑而厚,鳞之在腹下者,尤坚大者可二三斤,顾以禁地人閒不恒有也。

钱塘县

湖鱼有鲫,近生西湖中,有乌背紫鳞,最美。

山阴县

郡志云:越人谓鲫之小者为鲫核。

馀姚县

鲫鱼,烛溪、上林二湖产者佳。

浮梁县

鲫出北湖中者,名佛鲫。

鲫鱼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鲜于羹,鲫也。

令以尔鲜于羹,斫、鲙精妙见称杜陵,宜授轻薄,使银丝省餍德郎。

《书城北放鱼》苏轼

儋耳渔者渔于城南之陂,得鲫二十一尾,求售于东坡居士。坐客皆欣然,欲买放之。乃以木盎养鱼,舁至城北沦江之阴,吴氏之居,浣沙石之下放之。时吴氏馆客陈宗道,为举《金光明经》流水长者因缘说法念佛,以度是鱼。曰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老死忧悲苦恼,南无宝胜如来。尔时宗道说法念佛已,其鱼皆随波赴谷,众会欢喜,作礼而退。会者六人,吴氏之老刘某,南海符某,儋耳何旻,潮阳王介石,温陵王懿、许琦;舁者二人,吉童、奴九。元符二年三月丙寅书。

《井鲋赋》〈有序〉明·徐阶

余避喧息机武水,惟时岁在巨蟹,月在夷,则有旧井在西庑之庭,弃而勿收,适掩扉读《易井之九二》曰井谷射鲋,因念困蹇未升,重坎日习,余春秋迟暮,同学少年翩翩,待诏金马而余浪游如故。唾壶欲碎,坐井之观,所自惧也,遂感而作赋云。

伊人事之尚通兮,尔独临深而及泉。清渫为我心恻兮,宁不材以得全开。井养之不穷兮,睹泓流之涓涓。挹注兹而利用兮,曾不施夫繘缏曰王明可用汲兮,怵他人之我先。哀飞禽之莫顾兮,历道傍之厌。怜尺鲤不集于污泥兮,神龟左足之难前。蛙鸣鼓腹自适兮,惟涸鲋激射而扶颠。惧羸瓶以中止兮,似彭祖跰而指天。雨露初滴疑泪咽兮,日月忽忽如急辔。孰云甘者易竭兮,耿恭当出而相詈。彼望林犹润吻兮,畴鼎食其终。委果奥援之无阶兮,抑九仞尚亏一篑。苟置通衢而遇高士兮,齐得丧于一器。岂知神龙之失水兮,蝼蚁荡而得意纵。扶摇可上下兮,等蝘蜓而未试。谷与泽其通气兮,鱼泃沬兮自媚。观至人之变化兮,兴尺波而未坠烂泥沙之欲离兮,岂朕时之难。待舟野渡兮叩舷空歌,车攻坚兮坎坎临河,弃捐非前辙止,水无风波思洞庭兮一方。吞云梦兮潇湘。辘轳兮饮皇后之冽。贪泉兮回狂药之觞乐濠上兮跳东海,止鲵桓兮梦蒙庄。过临邛而涤罍兮,非酒泉而荐香。虷蟹不跨兮科斗成。章痔漏过河兮,鱼鸟两忘。何异鹏翼三千兮,奋起俄惊。击波万顷兮汪汪。愧此枯鱼之肆兮,几同珠露之长。揖帝子于北渚兮,防漏卮若琼浆。观劳民而劝相兮,渺夔蚭与蛣蜣。

鲫鱼部艺文二〈诗〉

《古乐府罩辞》缺名

罩初何得,端来得鲋。小者如手,大者如履。孝子持归,遗我公姥。安得此鱼,适与罩迕。从今以后,但当求鲋。

鲫鱼部纪事

《庄子·外物篇》:庄周家贫,往贷粟于监河侯。监河侯曰:我将得邑金,将贷子三百金,可乎。庄周忿然作色曰:周昨来,有中道而呼者。周顾视车辙中,有鲋鱼焉。周问之曰:鲋鱼来。子何为者邪。对曰:我,东海之波臣也。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周曰:诺,我且南游吴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鲋鱼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与,我无所处。吾得斗升之水可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
《说苑·复恩篇》:楚魏会于晋阳,将以伐齐,齐王患之,使人召淳于髡曰:楚魏欲伐齐。愿先生与寡人共忧之。髡大笑曰:臣笑臣邻之祠田也,以奁饭与一鲋鱼。其祝曰:下田洿邪,得榖百车。臣笑其所祠者少所求者多。王曰善,立为上卿。
《伽蓝记》:王肃,字恭懿。忆父非理受祸,常有子胥报楚之意,毕身素服,不听音乐,时人以此称之。肃初入国,不食羊肉及酪浆等,常饭鲫鱼羹,渴饮茗汁。京师士子见肃一饮一斗,号为漏卮。经数年已后,肃与高祖殿会,食羊肉酪粥甚多。高祖怪之,谓肃曰:即中国之味也。羊肉何如鱼羹何如。茗饮酪浆何如。肃对曰:羊者,是陆产之最。鱼者,是水族之长。所好不同,并各称珍。以味言之,是有优劣。羊比齐鲁大邦,鱼比邾莒小国,唯茗不中,与酪作奴。高祖大笑。
《汉中志》:沔阳县州治有度水,水有二源,一曰清检,二曰浊检。有鱼穴,清水出鱮,浊水出鲋,常以二月、八月取。
《太康地记》:武昌南湖通江,夏有水,冬则涸。于时靡所产植。陶太尉立塘以遏水于此,常自不竭。因取琅琊郡隔湖鱼菱以著湖内菱,甚甘美,异于他。故所产鲋鱼乃长三尺。
《陕西通志》:景龙池在长安城东。明皇尝取洞庭鲫鱼养池中以为鲙,日以游宴。
《五行记》:唐封令真任常州刺史,于江南溯流将木,至洛造庙。匠人截木,于中得一鲫鱼长数寸,如刻安之。《梦溪笔谈》:西湖南屏山兴教寺池有鲫十馀尾,金色。道人斋馀争倚槛投饼饵为戏,故东坡诗:我识南屏金鲫鱼。
《避暑录话》:往时南馔未通京师,无有能斫鲙者,以为珍味。梅圣俞家有老婢,独能为之。欧阳文忠公、刘原父诸人每思食鲙,必提鱼往过圣俞。圣俞得鲙材,必储以速诸人。故集中有买鲫鱼八九尾,尚鲜活,永叔许相过,留以给膳。又蔡仲谋遗鲫鱼十六尾,余忆在襄城时获此鱼,留以迟永叔等数篇。一日,蔡州会客食鸡头,因论古今嗜好不同。及屈到嗜芰,曾晰嗜羊枣等事,忽有言欧阳文忠嗜鲫鱼者。问其故,举前数题曰:见《梅圣俞集》。坐客皆绝倒。
《春渚纪闻》:赵子立以百钱于相国寺市,得一异石,将为纸镇。遇一玉工求以钱二万易之,赵不与。玉工叹息数四,曰:此石非余不能精辨,馀人一钱不直也。持归,几年了无他异。其季子康不直工言,以斧破视之,中有泓水,一鲫跃出,拨刺于地。急取之,亡矣。
《续文献通考》:宋彬州支邑村民圃地,昔之达官故宅基。其畔有池水。泓澄,常见双鲫比翼而嬉。经数岁无他鳞。民投网取之,不可得。后泽竭,于泥内获一铜盆,中铸两鱼,形与向见者不异。注水,鱼拨剌如前。《霏雪录》:越州冯裱褙家竭池取鱼,一巨鲫前有二足如鼠,即鼠变也。
《陕西通志》:鱼龙泉在凤翔府郿县东北汤谷。每岁谷雨,日先有金鲫数对出游,后有大鱼涌出,三日乃止。《吉安府志》:蜜湖有丝莼鲫鱼,其鱼味甘如蜜,故名。

鲫鱼部杂录

《易经·井卦》:井谷射鲋。
《仪礼·士昏礼》:鱼用鲋。
《庄子·外物篇》:夫揭竿累,趣灌渎,守鲵鲋,其于得大鱼难矣。
《抱朴子·刺骄篇》:寸鲋游牛迹之水,不贵横海之巨鳞。《守塉篇》:蜉蝣匆匆于寸阴,野马六月而后息鯈鲋,汎滥以暴鳞灵虬勿用乎。不测行业乖舛,意何可得。《东坡志林》:旧读子美六和寺诗,云:松桥待金鲫,竟日独迟留。初不喻此语,及游此寺,乃知寺后池中有此鱼如金色。昨日复游池上投饼饵。久之乃略出,不食复入,不可复见。自子美作诗至今四百馀年,已有迟留之语,则此鱼自珍贵盖久矣。苟非难进易退而不妄食,安得如此寿也。
《山家清供》:鄱江士友命饭供。以酒煮药,非药也,乃纯以酒煮菜,鲫鱼也。且云:鲫,稷所化,以酒煮之,甚有益。第以鱼名药,私窃疑之。及观赵好古《宾退录》所载:靖州风俗鲜食肉,惟以鱼作蔬。俗谓之鱼菜。杜陵小白诗亦云细微沾水族,风俗当园蔬,始信鱼即菜也。赵好古,《博雅》君子也。宜乎先得其详矣。
《田家杂占》:夏初食鲫鱼,脊骨有曲,主水。
《珍珠船》:江陵号衣冠,薮人言措大多于鲫鱼。

鲫鱼部外编

《太平广记》:谢康乐守永嘉,游石门洞。入沐鹤溪旁,见二女浣纱,颜貌娟秀,以诗嘲之曰:我是谢康乐,一箭射双鹤。试问浣纱娘,箭从何处落。二女邈然不顾,又嘲之曰:浣纱谁氏女,香汗湿新雨。对人默无言,何自甘良苦。二女微吟曰:我是潭中鲫,暂出溪头食。食罢自还潭,云踪何处觅。吟罢不见。

鳝鱼部汇考

释名


《山海经》      微鳞公子《万安县志》


《山海经》《北山经》

姑灌之山,湖灌之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海,其中多䱇。

《尔雅翼》

鳝似蛇而无鳞。黄质黑文,体有涎沫,生水岸泥窟中,所在有之。或云:荇芩根及人发所化。然其腹中自有子,不必皆物化也。状既似蛇,又夏月于浅水中作窟如蛇,冬蛰而夏出,亦名蛇鳝。荀卿子曰:蟹非蛇鳝之穴,无所寄托。《淮南子》曰:赤螭青虬之游冀州也,天青地定噆味含甘,步不出顷亩之区。而蛇鳝轻之以为不能,与之争于江湖之中。后汉杨震有冠雀,御三鳣鱼飞集讲堂前。都讲亦云:蛇鳝者,卿大夫之服象,皆谓此鳝耳。然古者鳝字多假借用鳣字,故《后汉注》直以鳣鲔之鳣解之。后之说者,据郭氏注《尔雅》则鳣长二丈。又魏武四时食制鳣鱼,大如五斗奁,长一丈馀。冠雀即鹳,尚不能胜其,一况三头乎。且又纯灰色无文章,此鳣鱼长不过三尺,大不过三指。又黄地黑文,故云卿大夫之服象尔。然近代诗人犹有作鳣鲔字用之者,要非其义也。鳝性好睡,今鬻者必寘鳅其中,使之动挠,不然往往睡死。一作鳣,又作䱇。

《本草纲目》《释名》

寇宗奭曰:鳝腹黄,故世称黄鳝。李时珍曰:《异苑》作黄䱇,云黄疸之名,取乎此也。陈藏器言当作鳣鱼,误矣。鳣字,平声,黄鱼也。

《集解》

韩保升曰:鳝鱼生水岸泥窟中,似鳗鲡而细长,亦似蛇而无鳞。有青黄二色。李时珍曰:黄质黑章,体多涎沫。大者长二三尺,夏出冬蛰。一种蛇变者名蛇鳝,有毒害人。南人鬻鳝肆中,以缸贮水畜数百头。夜以灯照之,其蛇化者必项下有白点,通身浮水上,即弃之。或以蒜瓣投于缸中,则群鳝跳掷不已,亦物性相制也。陈藏器曰:作臛当重煮之,不可用桑柴,亦蛇类也。

肉气味

甘大温无毒。
孙思邈曰:黑者有毒。陶弘景曰:性热能补。时行病后食之,多复。寇宗奭曰:动风气,多食令人霍乱。曾见一郎官食此吐利,几死也。李时珍曰:按《延寿书》云:多食发诸疮,亦损人寿。大者有毒杀人。不可合犬肉、犬血食之。

《主治》

《别录》曰:补中益血,疗沈唇。
陈藏器曰:补虚损。妇人产后,恶露淋沥,血气不调。羸瘦止血,除腹中冷气,肠鸣及湿痹气。朱震亨曰:善补气,妇人产后宜食。
孟诜曰:补五脏,逐十二风邪。患湿风恶气,人作臛空腹饱食,暖卧取汗出,如胶从腰脚中出。候汗乾,暖五枝,汤浴之,避风。三五日一作,甚妙。
李时珍曰:专贴一切冷、漏、痔、瘘、臁、疮,引虫。

《附方》

臁疮蛀烂:用黄鳝鱼数条。打死,香油抹腹。蟠疮上系定,顷则痛不可忍。然后取下,看腹有针眼,皆虫也。未尽,更作。后以人胫骨灰油调搽之。〈奇效方〉
内痔出血:鳝鱼煮食,其性凉也。〈便民食疗〉

《直省志书》山阴县

鳝,土人夏至以后始食,入秋则不食。

万安县

鳝,其味宜面。淮北呼为微鳞公子。

鳝鱼部艺文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单福长,鳝也。

令以尔单福长,曲直靡常,鲜载具美,宜授泥蟠掾。

鳝鱼部纪事

《后汉书·杨震传》:震客居于湖,不答州郡礼命数十年,众人谓之晚暮,而震志愈笃。后有冠雀㘅三鳣鱼,飞集讲堂前,都讲取鱼进曰:蛇鳣者,卿大夫服之象也。数三者,法三台也。先生自此升矣。年五十,乃始仕州郡。
《异苑》:晋义熙五年,卢循自广州下,泊船江西,众多疫死。事平之后,人往蔡州见死人发变而为鳣。今上镇西参军与司马张逝瞻河际有一棺,棺头有鳣众。试令拨看,都是发,亦有未即化者。一说:云生以秫,沈沐死则发变为鳣。又昔有人食不能无鳣,死后改棺,䱇满棺中,䱇即鳣也。会稽石亭埭,有大枫树,其中空朽。每雨,水辄满溢。有估客载生鳣至此,聊放一头于朽树中。以为狡狯。村民见之,以鱼鳣非树中之物,咸谓是神。乃依树起屋,宰牲祭祀,未尝虚日,因遂名鳣父庙。人有祈请及秽慢,则祸福立至。后估客返,见其如此,即取作臛,于是遂绝。
《风土记》:阳羡俗,五月以薤蒸䱉为食,凡䱉鱼夏出冬蛰,亦以将气阳和时节也。
《南史·梁邵陵王纶传》:纶摄南徐州事。在州轻险躁虐,喜怒不恒。遨游市里,杂于厮隶。尝问卖䱉者曰:刺史何如。对者言其躁虐,纶怒,令吞䱉以死。自是百姓惶骇,道路以目。
《何引传》:初,引侈于味,食必方丈,后稍欲去其甚者,犹食白鱼、䱇脯,糖蟹,以为非见生物。疑食蚶蛎,使门人议之。学生钟岏曰:䱇之就脯,骤于屈伸,蟹之将糖,躁扰弥甚。仁人用意,深怀如怛。至于车螯蚶蛎,眉目内阙,惭浑沌之奇,矿壳外缄,非金人之慎。宜长充庖厨,永为口实。
《酉阳杂俎》:后梁韦琳,京兆人。南迁于襄阳,天保中为舍人。涉猎有才藻,善剧谈。常为䱉表以讥刺时人。其词曰:臣䱉言:伏见除书,以臣为粽熬将军,油蒸校尉,臛州刺史。脯腊如故。肃承将命,含灰屏息,凭笼临鼎,载兢载惕。臣美愧夏鳣,味惭冬鲤。常怀鲐服之诮,每惧鳖岩之讥。是以漱流湖底,枕石泥中。不意高赏殊私。曲蒙钓拔,遂得超升绮席,忝预玉盘,远厕玳筵。猥颁象箸,泽覃紫,恩加黄腹。方当鸣姜动椒,纡苏佩欓。轻飘才动,则枢盘如烟。浓汁暂停,则兰肴成列。宛转绿齑之中,逍遥朱唇之内。衔恩噬泽,九殒弗辞。不任屏营之诚,谨列铜鎗门,奉表以闻。诏答曰:省表具知。卿池沼缙绅,陂渠俊乂。穿蒲入荇,肥滑有闻。允堪兹选,无劳谢也。
《颜氏家训》:江陵刘氏,以卖鳝羹为业。后生一儿头是鳝,自颈以下,方为人耳。《酉阳杂俎》:郸县侯生者于沤麻池侧得鳝鱼,大可尺围。烹而食之,发白复黑,齿落更生,自此轻健。
《灵应录》:有人常煠鳝货,岁月既深而有恶报。一旦归,怒其妻,掫发而曳之,其髻子脱在手,脑中尽是鳝头。戢戢焉而卒。
《清异录》:京洛白鳝极佳烹治,四方罕有得法者。周朝寺人杨承禄造脱骨独为魁,冠禁中。时亦宣索承禄进之,文其名曰软钉雪笼。
《善诱文》:周豫学士尝煮鳝,见有鞠身向上,而以首尾就汤者,剖之,见腹中有子。乃知鞠身避汤者,以爱子之故。
《云烟过眼录》:余家有玛瑙盏二只,其一纯白,中有金鳝鱼一条。《天台县志》:鲍湖在天台县东二十里。六都旧传有鲍铁脚居其地。年少时于湖侧养鸭,往往为物所掣。后旱湖涸,获一巨鳝,其大如杵。因煮食之,身觉有力,后没于四明,数显神异,土人祀之号鲍大王。

鳝鱼部杂录

《韩子·说林篇》:鳣似蛇蚕似蠋。人见蛇则惊骇,见蠋则毛起。渔者持鳣,妇人拾蚕,利之所在,皆为贲、育。《淮南子·说林训》:今鳝之与蛇,蚕之与蠋,状相类而爱憎异。
《抱朴子·释滞篇》:搜井底而捕鳝鱼,虽加至勤,非其所有也。
《群居解颐》:岭南无问贫富之家,教女不以针缕纺绩为功,但穷庖厨,勤刀机而已。善醯醢菹鲜者,得为大好女矣。俚民争婚娉者,相与语曰:我女裁袍补袄,即的然不会;若修治水蛇黄鳝,即一条必胜一条矣。《缃素杂记》《汉书·杨震传》云:有冠雀衔三鳣鱼飞集讲堂前。注云:冠音鹳,鳣音善,其字借为鳣鲔之鳣。俗因谓之鳣。及按郭璞注《尔雅》:鳣长二三丈。又魏武《四时食制》云鳣鱼大如五斗奁,长一丈馀,安有鹳雀能致一者。况三头乎。鳣又纯灰色,无文章。鳝鱼长不过三尺,大不过三指,黄地黑文,故都讲云:蛇鳣者,卿大夫服之象也。数三者,法三台也。孙卿云:鱼鳖鳅鳣。《说苑》曰:鳣似蛇。并作鳣字,盖假鳣为鳝,其来久矣。又杜少陵云:敕厨唯一味求饱。或:三鳣又以平声押之,恐误也。

鳝鱼部外编

《山海经·海外西经》:女祭、女戚在其北,居两水间,戚操鱼䱇。《太仓州志》:穿山农家儿保保肢体无骨,数岁柔不能行立。谈祸福颇应,家因以饶。一日谓母曰:道士来,儿死矣。请厚赂祈免。俄道士来,焚符柳下,保保即呕血。再焚,一鳣死水面,大倍常,首如拳。保保死。

鳙鱼部汇考

释名


《山海经》      溶鱼《本草纲目》


《山海经》《东山经》

旄山,苍体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展水,其中多鱼,其状如鲤而大首,食者不疣。
钦山,师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皋泽,其中多鱼。太山,钩水出焉,而北流注于劳水,其中多鱼。

《埤雅》《鳙》

鱮鱼,今吴越呼鳙鲢。其头尤大而肥者,徐州人谓之鲢。或谓之鳙。六韬曰:缗隆饵重则嘉鱼食之,缗调饵芳则庸鱼食之。鳙,庸鱼也。故其字从庸,盖鱼之不美者。而鳙读曰慵者,则又以其性慵弱而不健故也。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此鱼中之下品,盖鱼之庸,常以供馐食者。故曰鳙、曰。郑元作鰫鱼。

《集解》

陈藏器曰:陶注《鲍鱼》云:今以鳙鱼长尺许者,完作淡乾鱼都无臭气。其鱼目旁有骨名乙。《礼记》云食鱼去乙是矣。然刘元绍言海上鳙鱼,其臭如尸。海人食之,当别一种也。李时珍曰:处处江湖有之,状似鲢而色黑。其头最大,有至四五十斤者。味亚于鲢。鲢之美在腹,鳙之美在头。或以鱮鲢为一物,误矣。首之大小、色之黑白大不相侔。《山海经》鱼似鲤,大首,食之已疣,是矣。

肉气味

甘温无毒。
陈藏器曰:祇可供食,别无功用。
肉主治
李时珍曰:食之已疣。多食动风热、发疮疥。
汪颖曰:暖胃益人。

《闽书》

馐鱼,青色无鳞,首有石如枕,去之乃不腥。俗呼松鱼。泉州名成鱼。其名鱼,或谓鱼之庸,常以供食者。雌生卵,雄吞之成鱼。其卵如鳖卵大。

鲚鱼部汇考

释名


《尔雅》       鱴刀《尔雅》
《山海经》      望鱼《魏武四时食制》刀鱼《尔雅翼》     鰽鱼《本草纲目》

鲚鱼图


《尔雅》《释鱼》

鮤,鱴刀。
〈注〉今之鲚鱼也,亦呼为鲂鱼。〈疏〉鮤,名鱴刀。郭氏云:今之鲚鱼也。《说文》云:鲚饮而不食,刀鱼也。九江有之。亦呼为鲂鱼。是则此鱼一名鮤鱼,一名鱴刀,一名鲂鱼,一名鲚鱼也。

《山海经》《南山经》

浮玉之山,苕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具区,其中多鲚鱼。
〈注〉鲚鱼狭薄而长。

《北山经》

县雍之山,晋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汾水。其中多鲚鱼,其状如鲦而赤鳞,其音如叱,食之不骄。
〈注〉骄,或作骚,骚臭也。

《魏武四时食制》望鱼

望鱼侧如刀,可以刈草。出豫章明都泽。
《齐民要术》《乾鲚鱼医法》
一名刀鱼。六月、七月,取乾鲚鱼,盆中水浸,置屋里,一日三度易水。三日好净,漉,洗去鳞,全作勿切。率鱼一斗,曲末四升,黄蒸末一升,无蒸,用麦糵末亦得,白盐二升半,于槃中和令调均,布置瓮子,泥封,勿令漏气。二七日便熟。味香美,与生者无殊异。

《尔雅翼》

鲚,刀鱼也。长头而狭薄,其腹背如刀刃,故以为名。大者长尺馀,可以为脍。与石首鱼皆以三月八月出,故江赋云:𩼕鲚顺时而往还也。《周礼》:鳖人掌取互物,以时簎鱼鳖龟蜃凡狸物。郑司农以为互物有甲䓣胡者狸物。自狸藏于泥中者,皆曰龟鳖之属。故后郑云狸物亦谓鱴刀,含浆之属也。《释鱼》称鮤鱴刀,蚌含浆。盖郑以鮤为鱴刀,蚌为含浆,与郭氏注意同。孙氏则以为刀鱼与鱴别也。凡物之情,乃有不可晓者。《说文》曰:鲚饮而不食。《淮南子》曰:鳣鲔水入口若露而死。鲚,小鱼也,饮而不食,固以为异。鳣鲔之大生,与水俱乃食而不饮,尤可怪也。《史记》鲐鲚千斤,鲰千石,鲍千钧,亦比千乘之家。三十斤为钧,百二十斤为石。鲰三十斤、鲍百二十斤,乃比鲐鲚一斤物价之相什伯。如此鲰膊鱼鲍䱒鱼也。

《遵生八笺》炙鱼

鲚鱼新出水者,治净炭上,十分炙乾收藏。一法以鲚鱼去头尾切作段,用油炙熟,每段用箬间盛瓦罐内,泥封。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鱼形如剂物裂篾之刀,故有诸名。魏武《食制》谓之望鱼。

《集解》

李时珍曰:鲚生江湖中,常以三月始出,状狭而长,薄如削木片,亦如长薄尖刀形。细鳞白色,吻上有二硬须,腮下有长鬣如麦芒。腹下有硬角刺,快利若刀。腹后近尾有短鬣肉中,多细刺。煎炙或作鲊鱐食,皆美,烹煮不如。《淮南子》云:鲚鱼饮而不食,鳣鲔食而不饮。又《异物志》云:鰽鱼初夏从海中,溯流而上。长尺馀,腹下如刀,肉中细骨如毛。云是鰽鸟所化,故腹内尚有鸟肾二枚,其鸟色白如鹥,群飞至夏,鸟藏鱼出,变化无疑。然今鲚鱼亦自生子,未必尽鸟化也。

肉气味

甘温无毒。
孟诜曰:发疥不可多食。宁源曰:助火,动痰,发疾。

鲊主治

李时珍曰:贴痔瘘。

《附方》

瘘有数孔:用耕土烧赤,以苦酒浸之,合壁土令热,以大鲚鲊展转染土贴之,每日一次。〈千金方〉

《闽书》鰶鱼

鰶鱼如鲥而小鳞,名青鲫。又名青鳞,以其鳞脊俱青也。冬月味腴。
江鰶鱼三四月有之。味美,但小而多刺。淡咸之间江溪之汇,泉人谓之刺芒。

《直省志书》江宁府

刀鰶鱼出水而死,类鲥鱼。头有长鬣。二渔者言鰶鱼最爱鬣,捕用丝网最柔,稍𦊰其鬣,鱼辄伏不动,随网举矣。

招远县

鰶鱼麦黄时始肥,八月尤美。

《正字通》《释鲚》

鲚,此礼切齐,上声。《尔雅》:鮤鱴刀。魏武《食制》谓之望鱼。一名鰽鱼,又名鲚鱼。春到,上侧薄类刀大者曰母鲚,宜脍。《说文》鲚饮而不食,刀鱼也。九江有之长笺曰:今江南在在有之。海出者佳而孕子,江出者大而不孕,湖出者分大小二种,味薄。

鲚鱼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鲚名白圭夫子。

令尔白圭夫子,貌则清臞,材极美俊,宜授骨鲠卿。

鲚鱼部艺文二〈诗〉

《走笔谢王去非遗馈江鲚》宋·刘宰
环坐正无悰,骈头得嘉馈。鲜明讶银尺,廉纤非虿尾。肩耸乍惊雷,腮红新出水。芼以姜桂椒,未熟香浮鼻。河豚愧有毒,江鲈惭寡味。更咨座上客,送归烦玉指。饤饾杂青红,百巧出刀匕。翩翩鹤来翔,粲粲花呈媚。颇疑壶中景,髣髴具盘底。又疑三神山,幻化出人世。更于属餍馀,想像无穷意。知君束装冗,不敢折简致。厚赐何可忘,因笔聊举似。

鲚鱼部杂录

《异苑》:蝴蝶变作鲚。
《辍耕录》:鲚鱼子名螳螂子,松江之上海、杭州之海宁人皆喜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