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鲸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三十八卷目录

 鲸鱼部汇考
  鲸鱼图
  尔雅〈释鱼〉
  古今注〈虫鱼〉
  述异记〈鲸目〉
  金楼子〈鲸潮〉
  尔雅翼〈鲸 鲵〉
 鲸鱼部艺文〈诗〉
  咏石鲸应诏       陈周弘正
 鲸鱼部选句
 鲸鱼部纪事
 鲸鱼部杂录
 鲸鱼部外编
 鳄鱼部汇考
  鳄鱼图
  博物志〈鳄鱼〉
  交州记〈鳄卵〉
  广州异物志〈鳄击虎鹿〉
  岭表录异记〈物相摄伏〉
  洽闻记〈鳄鱼别名〉
  太平广记〈熊制鳄鱼〉
  尔雅翼〈鳄〉
  真腊风土记〈鳄肚〉
 鳄鱼部艺文
  戮鳄鱼文        宋陈尧佐
 鳄鱼部纪事
 鳄鱼部杂录
 鲟鳇鱼部汇考
  鳣鱼图
  鲔鱼图
  诗经〈卫风硕人〉
  尔雅〈释鱼〉
  山海经〈东山经〉
  大戴礼记〈夏小正〉
  古今注〈鱼虫〉
  南越志〈含光鱼〉
  岭表录异记〈黄蜡鱼〉
  毛诗陆疏广要〈有鳣有鲔〉
  埤雅〈鳣 鲔〉
  尔雅翼〈鳣 鲔〉
  遁园居士鱼品〈江东鲟〉
  本草纲目〈鳣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肝气味 主治 鲔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鼻肉主治 子主治〉
  直省志书〈丹徒县〉
 鲟鳇鱼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        宋毛胜
 鲟鳇鱼部艺文二〈诗〉
  黄鱼           唐杜甫
 鲟鳇鱼部纪事
 鲟鳇鱼部杂录

禽虫典第一百三十八卷

鲸鱼部汇考

释名

《尔雅》     虾《尔雅》

鲸鱼图


《尔雅》《释鱼》

鲵,大者谓之虾。
〈注〉今鲵鱼似鲇,四脚,前似猕猴,后似狗,声如小儿,啼大者长八九尺,别名虾。〈疏〉鲵,雌鲸也。大者长八九尺,别名虾。〈按鲸之名,鲵与鲵之为鲵名同,而物异者也。今玩尔雅注则鲵之为鲵鱼者,既别名虾而疏又谓鲸之名,鲵者亦别名虾似虾之名,无专属故两载之。〉

《古今注》

虫鱼

鲸鱼者,海鱼也。大者长千里,小者数千丈。一生数万子,常以五月、六月就岸边生子,至七八月导从其子还大海中。鼓浪成雷,喷沫成雨,水族惊畏皆逃匿。莫敢当者。其雌曰鲵大者亦长千里,眼为明月珠。

《述异记》鲸目

南海有明珠即鲸鱼目瞳,鲸死而目可以鉴,谓之夜光。

《金楼子》鲸潮

鲸鲵出穴则水溢为潮,鲸出入有节故潮有期。

《尔雅翼》

鲸,海中大鱼也。其大横海吞舟,穴处海底。出穴则水溢,谓之鲸潮。或曰出则潮下,入则潮上,其出入有节,故鲸潮有时。《江赋》曰:介鲸乘涛以出入。《春秋左氏传》曰:古者明王伐不敬,取其鲸鲵而封之以为大戮。于是乎有京观以惩淫慝。盖鲸鲵有力,能驱食小鱼,故以喻夫强暴而凌弱者。如兽之有猰㺄,如虫之有长蛇,如鸟之有鸱鸮,然京观之喻不取于彼而独言鲸鲵者。盖鲸鲵导从数万,子跋扈大海中,有渠魁之义,且其死也。有彗星应之而出。《吴都赋》所谓鲸辈中于群犗,搀抢暴出而相属是也。王者之行戮亦除旧布新之义,故以鲸鲵言之。鲸从京,京大也,亦京观之义欤。不惟小族畏之而已。海畔之兽有蒲牢者,大声如钟而性畏鲸。食于海畔,鲸鱼或跃蒲牢辄鸣,故铸钟欲声大者,作蒲牢形,其上斲撞为鲸形。天子出则击之,故因谓钟之撞为鲸鱼。《东都赋》曰发鲸鱼铿华钟是也。晋武帝时吴郡临平岸崩,出一石鼓,击之不鸣。张华请以蜀桐作鱼形扣之,声彻十里,岂鼓亦有蒲牢状耶。三辅旧事清渊北有鲸鱼,刻石为之长三丈。

鲵者,鲸之雌,亦长千里。《吴都赋》曰:长鲸吞航,修鲵吐浪,言其为患同也。说文以为海大鱼,或从京鲵刺鱼也。则似异类,然或各即其异者而言之,未可知尔。魏武四时《食制》曰:东海有鱼如山,长五六里,谓之鲵。时死岸上,膏流九顷。《异物志》曰鲸鲵或死于沙上,得之者皆无目,俗言其目化为明月珠,详此等大鱼似不为物所制,然屡有死者,盖形体既大,易至于砀而失水也。隋书倭国有如意宝珠,其色青大如鸡卵,夜则有光,云鱼眼睛。今海中有鮣鱼长三尺许,无鳞身中,正四方如印扶,南俗云诸大鱼欲死,鱼皆先封之。然则鱼死自有时尔。邓析子曰:钓鲵者不于清池,池之清浅者不应有鲵也。

鲸鱼部艺文〈诗〉《咏石鲸应诏》陈周弘正

石鲸何壮丽,独在天池阴。鶱鳍类横海,半出似浮深。吞航本无日,吐浪亦难寻。圣帝游灵沼,能怀跃藻心。

鲸鱼部选句

贾谊吊《屈原文》:彼寻常之污渎兮,何以容吞舟之鱼;横江湖之鳣鲸兮,固将制夫蝼蚁。
《木华海赋》:鱼则横海之鲸,突兀孤游。噏波则洪涟,踧踖吹涝则百川倒流,巨鳞刺云,洪须插天,头颅成岳,流膏成渊。

鲸鱼部纪事

《拾遗记》:越王勾践使工人以白马,白牛祠昆吾之神,采金铸之以成八剑之精,五名惊鲵以之泛海,惊鲵为之深入。
《春秋后语》:楚王问宋玉曰:先生其有遗行欤,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宋玉对曰:夫鸟有凤而鱼有鲸,凤凰上击九千里,翱翔乎窈冥之上。夫藩篱之鴳岂能与料天地之高哉。鲸鱼朝发于昆皋之墟,暮宿于孟津尺。泽之,鲵岂能与量,江汉之大哉,故非独鸟有凤,而鱼有鲸士亦有之。
《广异记》:开元末,雷州有雷公与鲸斗。身出水上,雷公数十,在空中上下,或纵火,或诟击,七日方罢。海边居人往看,不知二者何胜,但见海水正赤。
《寰宇记》:有人往林邑于海屿上得鲸,头骨如数百,斛囷顶上一孔,大如瓮,俗以为珠穴。
《东轩笔录》:胡旦作长鲸吞舟,赋其状鲸之大,曰:鱼不知舟在腹中,其乐也融融。人不知舟在腹内,其乐也泄泄。又曰双须竿直,两目星溢。杨孜览而笑曰:许大鱼眼何小也。

鲸鱼部杂录

《左传》:宣公十二年,楚子曰:古者明王,伐不敬,取其鲸鲵而封之,以为大戮,于是乎有京观,以惩淫慝。〈注〉鲸鲵大鱼,名以喻不义之人,俗说出入穴即为潮水。《邓析书》:猎猛虎者不与后园,钓鲸鲵者不与清池。何则园非虎处,池非鲸渊。
《文子·上仁篇》:鲸鱼失水则制于蝼蚁。
《淮南子·天文训》:鲸鱼死而彗星出。
《春秋繁露》:恩及鳞虫,鳣鲸不见,咎虫则鲸出见。魏武《四时食制》:东海有大鱼如山,长五六丈,谓之鲸。鲵次,有如屋者,时死岸上,膏流九顷,其须长一丈二三尺厚六寸,瞳子如三升碗,大骨可为方臼。

鲸鱼部外编

《十洲记》:有九源丈人,宫主领天下水神及龙蛇巨鲸,阴精水兽之辈。

鳄鱼部汇考

释名

忽雷《洽闻记》

鳄鱼图


《博物志》鳄鱼

南海有鳄鱼,状似鼍,斩其头而乾之,去齿而更生,如此者三,乃止。

《交州记》鳄卵

鳄鱼好出沙上,卵大如鹅卵,可食。

《广州异物志》鳄击虎鹿

鳄鱼长者一丈馀,有四足,喙长七尺齿甚利虎及鹿,渡水鳄击之,皆断喙去齿,旬日更生。
《岭表录异》物相摄伏
鳄鱼其身土黄色,有四足修尾,形状如鼍,而举止趫疾,口森锯齿,往往害人,南中鹿多,最惧此物。鹿走崖岸之上,群鳄嗥叫,其下鹿必怖惧,落崖多为鳄鱼所得,亦物之相摄伏也。
《洽闻记》别名
鳄鱼,一名忽雷。

《太平广记》熊制鳄鱼

鳄鱼熊能制之。握其觜至岸,裂擘食之。一名骨雷,秋化为虎,三爪,出南海思雷二州,临海英潘村多有之。

《尔雅翼》

鳄鱼南海有之四足似鼍,长二丈馀,喙三尺。长尾而利齿,虎及鹿渡水,鳄击之皆中。断以尾,取物如象之用鼻往往卷取人家所畜,羊豕食之,其多处大为民害,亦能食人。既饱浮出水上,若昏醉之状,今虎食人后亦复肉醉,盖其类也。土人伺其醉杀之,其生子则出沙上,乳之卵如鹜卵,亦有黄白,可食人,有得鳄者,斩其首而乾之,琢去其齿,旬日间更生,如此者三,乃止。《吴都赋》曰:乌贼拥剑鼊,鲭鳄涵泳乎其中,潮州旧多,韩愈移文祭之,一夕雷雨皆远徙,是亦灵矣。鳄又作,咸平中陈尧佐捕得戮之,图其形为赞,鳄大者数丈,或元黄或苍,白似龙而无角,类蛇而有足,睅目利齿,见之骇人,卵化山谷间。大率为鳄者,十二三馀。或为鼋或为龟。说文似蜥蝪,长一丈,吞人即浮出日南。

《真腊风土记》鳄肚

鳄鱼大者如船,有四脚绝类龙,特无角耳肚甚脆,美正字通。
释鳄

鳄一名鱼虎,一名怪鱼。李淳风《感应经》云河有怪鱼,乃名为鳄。

鳄鱼部艺文

《戮鳄鱼文》宋·陈尧佐

乙亥岁予于潮州。建昌黎先生祠堂,作招韩辞载鳄鱼事,以旌。之后又图其鱼为之赞,凡好事者即以授之,俾天下之人知韩之道不为妄也。明年夏郡之境上地曰:万江村,曰硫黄张氏子年始十六,与其母濯于江涘,倏忽鳄鱼尾去其母,号之弗能救,洎中流则食之无馀。予闻而伤之,且谓天子圣武,王泽昭洽,刑不僭赏不滥,海内海外罔不率。俾昆虫草木裕如也,鳄鱼何悖焉。而肆毒任虐之如是,不可不为之思也。命县邑李公诏郡吏杨勋拿小舟操巨网,驰往捕之。咸谓予曰:彼不可捕也,穴深渊游骇浪,非人力之所能加。予则不然,复之曰:方今普天率土,靡不臣妾,山川阴阳之神,奉天子威命晦明,风雨弗敢逾也。鳄鱼恃远与险毒兹物律杀人者,死。今鱼食人又何如焉。昔昌黎文公投之以文,则引而避之,是鳄鱼之有知也。若之何而逐之,姑行焉。必有主之者矣,苟不能及予当请于帝。躬与鳄鱼决。二吏既往,即以余言告之,是日乃投网辄止,伏不能举繇是左右前后力者。凡百夫,曳之以出,缄其吻,械其足槛,以巨舟顺流而至阖。郡闻之悉曰:是必妄也,安有食人之鱼形。越数丈而能获之者焉,既见之则骇而喜,且曰生于世有百岁者矣,凡上下水中或见其隆伏,髣髴之状,虽相远百步,尚不敢抗。今二吏捕之,犹拾芥焉。实今古之所未闻也,向非公之义,洽于民公之令,严于吏自诚而不欺也。又安能歼巨害平大怨。宣王者之威刑焉。予始慎之终得之,又意韩愈逐之于前,小子戮之于后,不为过也。既而鸣鼓召吏,告之以罪,诛其首而烹之辞曰:

水之怪则曰恶兮,鱼之悍则曰鳄兮。二者之异不可度兮。张氏之子年方弱兮,尾而食之胡为虐兮。茕茕母氏俾何说兮。予实命吏颜斯怍兮,害而弗去道将索兮。夙夜思之哀民瘼兮,赳赳二吏行斯恪兮。矫矫巨尾迎而抟兮,获而献之俾人乐兮。鸣鼓召众舂而斮兮,而今而后津其廓兮。

鳄鱼部纪事

《南史·扶南国传》:国法无牢狱。城沟养鳄鱼,有罪者辄以喂鳄鱼,鱼不食为无罪,三日乃放之。鳄大者长三丈馀,状似鼍,有四足,喙长六七尺,两边有齿利如刀剑,常食鱼,遇得獐鹿及人亦啖之,苍梧以南及外国皆有之。
《虞喜志林》:南方有鳄鱼,喙长八尺,秋时最甚作患舟边,或出头食人,故人持戈于船侧而禦之。
《唐书·韩愈传》:愈贬潮州刺史,至潮州,问民疾苦,皆曰:恶溪有鳄鱼,食民畜产且尽,民以是穷。数日,愈自往视之,令其属秦济以一羊一豚投溪水而祝之曰:昔先王既有天下,烈山泽,罔绳擉刃以除虫蛇恶物为民物害者,驱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后王德薄,不能远有,则江、汉之间尚皆弃之以与蛮夷楚越,况潮、岭海之间去京师万里哉。鳄鱼之涵淹卵育于此,亦固其所。今天子嗣唐位,神圣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内,皆抚而有之,况禹迹所掩,扬州之近地,刺史县令之所治,出贡赋以供天地、宗庙、百神之祀之壤者哉。鳄鱼其不可与刺史杂处此土也。刺史受天子命,守此土,治此民,而鳄鱼睅然不安溪潭据处,食民畜熊豕鹿獐以肥其身,以种其子孙,与刺史抗争为长雄。刺史虽驽弱,亦安肯为鳄鱼低首下心,伈伈睍睍,为吏民羞,以偷活于此也。且承天子命以来为吏,固其势不得不与鳄鱼辩。鳄鱼有知,其听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鲸鹏之大,虾蟹之细,无不容归,以生以食,鳄鱼朝发而夕至也。今与鳄鱼约: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终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听从其言也。不然,则是鳄鱼冥顽不灵,刺史虽有言,不闻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祝之夕,暴风震电起溪中,数日水尽涸,西徙六十里。自是潮无鳄鱼患。
《岭表录异》:故李太尉贬官潮州,经鳄鱼濑,沉椟,平生宝玩,古书图画,一时沉失。遂召舶上昆崙取之,恒见鳄鱼极多,不敢辄近,乃是鳄鱼窟宅也。
《宋史·陈尧佐传》:尧佐通判潮州。修孔子庙,作韩吏部祠,以风示潮人。民张氏子与其母濯于江,鳄鱼尾而食之,母弗能救。尧佐闻而伤之,命二吏拿小舟操网往捕。鳄至暴,非可网得,至是,鳄弭受网,作文示诸市而烹之,人皆惊异。
《渑水燕谈录》:咸平中陈文惠谪官潮州,时州人张氏子濯于江边为鳄鱼食之。公曰:昔韩吏部以文投恶溪,鳄鱼为吏部远徙。今鳄鱼既食人,则不可赦矣。乃命吏督渔者网而得之,鸣鼓告其罪,戮之于市,图其形为之赞,至今多传之。

鳄鱼部杂录

《感应经》:河有怪鱼,乃名为鳄。其身若豹,其齿三作。《博物志》云:南海有鱼如鼍,斩其首乾之,椓去齿而更复生。南州亦云。然淳风又闻广州鳄鱼能陆追牛马杀之,水中覆舟杀人,值网则不敢触,如此畏惧。其一孕生卵,类百于陆地。及其成形则有蛇有龟有鳖有鱼有鼍有蛟者,凡数十类。及其被人捕取宰杀之,其灵能为雷电风雨,殆神物龙类也。
《梦溪笔谈》《岭表异物志》记鳄鱼甚详。予少时到闽中,时王举直知潮州,钓得一鳄,其大如船,画以为图,而自序其下。大抵其形如鼍,但喙长等其身,牙如锯齿。有黄、苍二色,或时有白者。尾有三钩,极铦利,遇鹿豕即以尾戟之以食。生卵甚多,或为鱼,或为鼍、鼋其为鳄者不过一二。土人设钩于大豕之身,筏而流之水中,鳄尾而食之,则为所毙。

鲟鳇鱼部汇考

释名

《诗经》      鲔《诗经》
王鲔《周礼》     鮥《尔雅》
鮛鲔《尔雅》     含光鱼《南越志》
蜡鱼《南越志》    尉鱼《毛诗·陆疏广要》
仲明鱼《毛诗·陆疏广要》玉版《埤雅》
黄鱼《埤雅》     阿八儿忽鱼《本草纲目》乞里麻鱼《本草纲目》

鳣鱼图


鲔鱼图鲔鱼图

《诗经》《卫风·硕人》《诗经》《卫风·硕人》

施罛濊濊,鳣鲔发发。
〈传〉鳣鲤也,鲔鮥也。〈正义〉释鱼有鲤鳣,舍人曰:鲤一名鳣。郭璞曰:鲤,今赤鲤鱼也,鳣大鱼。陆玑云:鳣身形似龙,鲔鱼形似鳣。益州人谓之鳣,鲔大者谓之王鲔,小者为鮛鲔。一名鮥肉。色白味不如鳣也。今东莱辽,东人谓之尉鱼,如陆之言又以今语验之,则鲤鲔鳣鮥皆异鱼也。故郭璞曰:先儒及毛诗训传皆谓此鱼,有两名今此鱼种类。形状有殊,无缘强合之为一物,是郭谓毛传为误也。〈朱注〉鳣鱼似龙,黄色锐头,口在颔下,背上腹下皆有甲,大者千馀斤,鲔似鳣而小;色青黑发,发盛貌。

《尔雅》《释鱼》

鳣。
〈注〉鳣大鱼似鲟而短,鼻口在颔下,体有邪行甲无鳞肉,黄大者长二三丈,今江东呼为黄鱼。

鮥,鮛鲔。
〈注〉鲔鳣属也,大者名王鲔,小者名鮛鲔。今宜都郡自京门以上江中通出鳝鳣之鱼,有一鱼状似鳣,而小建平人呼鮥子,即此鱼也。

《山海经》《东山经》

孟子之山,有水出焉,名曰碧阳,其中多鳣鲔。

《大戴礼记》《夏小正》

二月:祭鲔。祭不必记,记鲔何也。鲔之至有时,美物也。鲔者,鱼之先至者也,而其至有时,谨记其时。

《古今注》鱼虫

鲤之大者曰鳣,鳣之大者曰鲔。

《南越志》含光鱼

含光谓蜡鱼黄而美,故谓为蜡鱼,夜则有光。

《岭表录异记》黄蜡鱼

黄蜡鱼即江湖之横鱼,头嘴长而鳞皆金色,南人脔为炙,虽美而毒,或煎煿乾。夜即有光如烛。

《毛诗·陆疏广要》有鳣有鲔

鳣出江海三月中从河下头来,上鳣身形似龙,锐头口在颔下背上腹下皆有甲,从广四五尺,今于盟津东石碛上钓取之。大者千馀,觔可蒸为臛。又可为鲊,子可为酱。鲔鱼形似鳣而色青。黑头小而尖,似铁兜。鍪口亦在颔下,其甲可以磨姜。大者不过七八尺。益州人谓之鳣鲔大者为王鲔,小者为鮛鲔,一名鮥肉,色白味不如鳣也。今东莱辽东人谓之尉鱼,或谓之仲明鱼。仲明者,乐浪尉也。溺死海中化为此鱼。又河南巩县东北崖上山腹有穴,旧说此穴与江湖通,鲔从此穴而来,北入河西上龙门,入漆沮故张衡赋云:王鲔岫居山穴为岫,谓此穴也。
鳣,《尔雅》云鳣。郭注云:鳣大鱼似鲟而短,今江东呼为黄鱼。郑注云:黄鲟鱼也,大者重千馀。觔亦能化为龙。毛传曰:鳣鲤也。陆德明曰鳣陟连反,大鱼江东呼黄鱼,与鲤全异。诗缉云:鳣鳇也,大鱼似鲟。颜氏家训云:鳣鱼纯灰色无文。
按鳣之非鲤犹鰋之非鲇也,舍人孙炎误人深矣。郭孔陆罗诸家驳之甚当何。毛公亦云:鳣鲤也,但郭郑二氏俱云:短鼻。陆罗二氏俱云:长鼻。未知孰是。
鲔,《尔雅》云鮛鲔。郭注云:鲔鳣属也,大者名王鲔,小者名鮛鲔。郑注云鲔似鳣而小,亦似鲇。毛传云鲔鮥也。
按陆氏音义云:大者王鲔,小者菽鲔,一作鮛鲔。沈云江淮间曰叔,伊洛曰鲔,海滨曰鮥。若崔豹云:鲤之大者为鲔,益谬矣。

《埤雅》

鲔肉白,鳣肉黄鳣。大鱼似鲟,口在颔下,无鳞长鼻软骨,俗谓之玉板。大者长二三丈,江东呼为黄鱼。古今注曰:鲤之大者为鲔,鳢之大者为鳣,非是也。按诗曰有鳣有鲔,鲦鲿鰋鲤言鲔矣。而又言鰋鲤,则鲔与鲤异明矣。诗曰:施罛濊濊,鳣鲔发发。鳣鲔健鱼,故其跳跃发发,然不丽于罛,而硕人以刺。庄公诗于鳣鲔言发发,于鲂鱮言唯唯,则鱼之健弱可知也。义训曰:鱍掉尾口,上下噞喁。

鲔鱼似鳣而青黑,长鼻体无鳞甲,肉色白,味不如鳣。大者长七八尺,岫居至春始出,而浮阳北入河,西上龙门,入漆沮见日而目眩。故诗言漆沮及河通道。此鱼夏小正曰:祭鲔。祭不必记,而记鲔何也,鲔者,鱼之先至者也。而其至有时礼曰:龙以为畜,故鱼鲔不淰而序。诗者亦曰:季冬荐鱼春献鲔,则鲔别于鱼,其来尚矣。故鲔仲春从河而上,得过龙门,便化为龙。否则点额而还。尸子曰:龙门鱼之难也,盖河津一名龙门,两傍有山,鱼莫能上。大鱼薄集龙门上,则为龙。不得上辄暴鳃。水次故曰:暴鳃龙门垂耳辕下,善为鱼者,不求为龙。望禹门辄逝,是以无暴鳃点额之患。《水经》曰:鲔出巩穴直穴,有渚谓之鲔渚。《周礼》春献王鲔然非时及佗处则无故,河自鲔穴已上又兼鲔称。

《尔雅翼》

鳣大如五斗奁长丈,口在颔下,长鼻软骨,常三月中从河上集龙门,人常于孟津捕之。淮水亦有之,肉黄惟以作鲊而骨可啖。盖属也。鳣盖鲔之类,但鳣肉,黄鲔肉,白以此为别,今江东呼鳣为黄鱼。大者曰:王鳣。孔子曰食水者。善游,而耐寒谓鱼类也。鳣鲔之类,虽食于水而不正食水。《淮南子》曰:鹈鹕饮水数斗而不足,鳣鲔入口若露而死。故鳣鲔不善游,冬乃岫居人河而眩浮,亦其验也。许慎云:鲔鱼三月愬河而上,能度龙门之浪,则得为龙。盖鳣亦其类。郦元注《水经》曰:汉水东经西城县胡城为鳣湍,洪波漭荡漰浪云颓耆,旧言有鳣鱼奋鬣,望涛直上至此暴鳃因以名湍焉。

鲔以季春来,形似鳣而青黑,头小而尖似铁兜。鍪其口亦在颔下,其甲可以摩姜。大者不过七八尺,肉色白,味不如鳣。然《周礼》䱷人春献王鲔,周颂季冬荐鱼,春献鲔,《月令》季春荐鲔于寝庙,皆特献之者,以其及时可贵也。《东京赋》称王鲔岫居山有穴,曰:岫其穴在河南小平山。长老言王鲔之鱼,由南方来出此穴中。入河水见日目眩浮,水上流行七八十里,钓人见之,取以献天子,用祭或曰鲔鱼,出海三月,从河上来今巩县东洛度北崖上山腹穴,旧说此穴与江湖通,鳣鲔从此穴而来,入河或曰鲔鱼,三月愬河而上,能度龙门之浪则得为龙东,莱辽东人谓之尉鱼,或谓之仲明。仲明者,乐浪尉溺死海中,化为此鱼。尉盖鲔声之讹,仲明之说,又相沿而生万物,变化亦不可知也。周洛曰鲔蜀,曰鲿。唐韵崶山一名龙门山,在封州大鱼上化为龙,上不得点,额流血水为丹色也。《淮南子》曰:河鱼不得明目,稚稼不得育时,其所生者然也。《说文》鲔鮥也,一曰水名巩县西北临河,周武王伐纣使胶鬲禦鲔水上,盖其处也。相传山下有穴,通江穴有黄鱼春则赴龙门,故曰鲔岫。今为河所侵,不知穴之所在,集韵云:交趾记,交趾封溪县有堤防,龙门水深百寻,大鱼登此门化成龙,不得过暴鳃点额流血,此水常如丹池。

《遁园居士·鱼品》江东鲟

江东鱼国也,有鲟鼻长与身等口隐其下身,骨脆美可啖为䱹良,其鳃曰:玉梭衣。

《本草纲目》鳣释名

李时珍曰:鳣肥而不善游,有邅如之象。曰:黄白蜡言其脂色也。玉版言其肉色也。《异物志》名含光,言其脂肉夜有光也。《饮膳正要》云:辽人名阿八儿忽鱼。

《集解》

李时珍曰:鳣出江淮,黄河辽海深水处。无鳞大鱼也,其状似鲟,其色灰白,其背有骨甲三行,其鼻长有须,其口近颔,下其尾岐其出也。以三月逆水而上,其居也。在矶石湍流之间,其食也。张口接物,听其自入。食而不饮,蟹鱼多误入之。昔人所谓鳣鲔岫居,世俗所谓鲟鳇鱼,吃自来食是矣。其行也,在水底,去地数寸。渔人以小钩近千,沉而取之。一钩著身,动而护痛。诸钩皆著船游数日,待其困惫,方敢掣取其。小者近百斤其,大者长二三丈至一二千斤,其气甚鯹,其脂与肉层层相间,肉色白脂,色黄如蜡,其脊骨及鼻并鬐与鳃皆脆软可食,其肚及子盐藏亦佳,其鳔亦可作胶,其肉骨煮炙,及作鲊皆美。翰墨大全云:江淮人以鲟鳇鱼作鲊,名片酱,亦名玉版鲊也。

肉气味

甘平有小毒。孟诜曰:发气动风发疮疥和荞麦食令人失音。宁源曰:味极肥美楚人尤重之多食生热痰作鲊奇。绝亦不益人李时珍曰:服荆芥药不可食。

《主治》

李时珍曰:利五脏肥,美人多食,难剋化。

肝气味

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恶血疥癣,勿以盐炙食。

鲔释名

李时珍曰:此鱼延长,故从寻从覃皆延长之义。月令云:季春天子荐鲔于寝庙,故有王鲔之称。《饮膳正要》云:今辽人名乞里麻鱼。

《集解》

陈藏器曰:鲟生江中背如龙,长一二丈。李时珍曰:出江淮黄河辽海深水处,亦鳣属也。岫居长者丈馀,至春始出而浮阳。见日则目眩,其状如鳣,而背上无甲,其色青碧,腹下色白,其鼻长与。身等口在颔下,食而不饮,颊下有青斑,纹如梅花状,尾岐如丙,肉色纯白,味亚于鳣鬐。骨不脆。罗愿云:鲟状如鬵,鼎上大下,小大头哆口似铁兜,鍪其鳔亦可作胶,如鱁鮧也,亦能化龙。

肉气味

甘平无毒。
孟诜曰:有毒味虽美而发诸药毒动风气发一切。疮疥久食,令人心痛,腰痛。服丹石人忌之,勿与乾笋同食,发瘫痪风,小儿食之成咳嗽,及症瘕作鲊。虽珍亦不益人。

《主治》

陈藏器曰:补虚益气令人肥健。
孟诜曰:煮汁饮治血淋。
鼻肉
作脯名鹿头,亦名鹿肉,言美也。

《主治》

陈藏器曰:补虚下气。

状如小豆。

《主治》

陈藏器曰:食之肥美,杀腹内小虫。

《直省志书》丹徒县

鲟出扬子江中大者长丈馀。鼻端有脊,骨两颊有肉名鹿头。土人呼为鲟鳇鱼作鲊,旧以充贡。

鲟鳇鱼部艺文一

《水族加恩簿》宋·毛胜

食宠侯鲟鳇也。

令以尔食宠,侯友节斑驳。标致高爽宜,授添府大监。

鲟鳇鱼部艺文二〈诗〉

《黄鱼》唐·杜甫

日见巴东峡,黄鱼出浪新。脂膏兼饲犬,长大不容身。筒桶相沿久,风雷肯谓神。泥沙卷涎泳,回首怪龙鳞。

鲟鳇鱼部纪事

《礼记·月令》:季春之月,天子始乘舟,荐鲔于寝庙。〈大全〉方氏曰:乘舟示亲渔也,鱼品多矣。荐必以鲔为其特大,谓之王鲔者以此。
《周礼·天官》:䱷人,春献王鲔。〈订义〉郑康成曰:王鲔鲔之大者。王氏曰:王言大也,物之大者,多谓之王。郑锷曰:王鲔则鲔之尤大者,非常时所有,唯春乃献。周颂之潜曰:季冬荐鱼,春献鲔,《月令》于季春言荐鲔于寝庙,此䱷人亦言春献王。鲔王者,皆周人之事。宗周在西,鲔鱼非西周之水所有。前辈谓鲔鱼岫居出河南巩县,至春浮阳乃入西河,至漆沮上龙门以俟变化。故周人取以献,新献所无也,观其字从,有谓不常有。贾氏《说林》:梁鳣母秦氏,大雨中,见火光,自天降,中跃一物,赤色形若鳣,飞入室中。即不见,是夜生鳣,故名鳣及长从孔子游。
《云仙杂记》:皇甫汇谒韩愈,愈赠以诗。汇退有言,怒愈不为置酒。愈曰:岂不胜以烂黄鱼待汝耶。
《唐书·地理志》:河北道孟州,土贡:黄鱼䱹。江南道润州丹阳郡,土贡:鲟,鲊。
《太平广记》:黄蜡鱼,鳞皆金色。或煎煿乾,夜即有光如笼烛。北人有寓南海者,市此鱼食之,弃其头于粪筐。中夜后,忽有光明,近视之,益恐惧,以烛照之,但鱼头耳,去烛复明。以为不祥,各启食奁,窥其馀脔,亦如萤光。达明,遍询土人,乃此鱼之常也,忧疑顿释。

鲟鳇鱼部杂录

《诗经·小雅·四月章》:匪鳣匪鲔,潜逃于渊。
《礼记·礼运》:龙以为畜,故鱼鲔不淰。〈注〉鲔鱼之大者,故特言之,淰群队惊散之貌。
《吕氏春秋·本味篇》:和之美者,鳣鲔之醢。〈注〉鳣鲔大鱼也,以为醢酱。
《易林》:水流趋下,逮至东来,求我所有,买鳣与鲤。《淮南子·齐俗训》:鹈鹕饮水数斗而不足,鳣鲔入口若露而死。
《抱朴子·释滞篇》:探燕巢而求凤卵,投井底而捕鲔鱼,虽加至勤,非其所有也。
《逸民篇》:斥鴳不以蓬榛易云霄之表,王鲔不以幽岫𧵍沧海之旷。《酉阳杂俎》:蜀中每杀黄鱼,天必阴雨。
《括异志》:人有以黄鱼与彘肉同食,立遭雷震。
《笔记》:莒公言河阳出王鲔,即今黄鱼也。形如豕,口与目俱在腹下,每春二月出于石穴,逆河而上。人乃取之,其腥不可近,官以为鲊献,御其味甚美,然有毒,所谓王鲔岫居者。
《岳阳风土记》:岳州人极重鳇鱼子,每得之瀹以皂角水少许盐渍之,即食味甚甘美。
《懒真子》:老杜遣闷诗云: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所说不同。《笔谈》以为鸬鹚能捕黄鱼,非也。黄鱼极大,至数百斤,小者亦数十斤。故诗云:日见巴东峡,黄鱼出浪新。脂膏兼饲犬,长大不容身。又有小白诗云:小白群分命,天然二寸鱼。细微沾水族,风俗当园蔬。盖言鱼大小之不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