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三十三卷目录

 鱼部汇考
  礼记〈曲礼 王制 月令 内则 少仪〉
  周礼〈天官 夏官 冬官考工记〉
  尔雅〈释鱼〉
  山海经〈中山经〉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淮南万毕术〈聚鱼鳖〉
  古今注〈鱼子〉
  述异记〈化蝗鼠〉
  齐民要术〈养鱼 作鱼池法 作鱼酱法 又鱼酱法 作鱁鮧法 作裹鲊法 作鱼鲊法 作长沙蒲鲊法 作夏月鱼鲊法 作乾鱼鲊法 作䱒鱼法 蒸缹法〉
  酉阳杂俎〈广动植〉
  续博物志〈鱼劳〉
  北户录〈鱼类〉
  宋史〈天文志〉
  物类相感志〈鱼虱〉
  后山谈丛〈鱁鱼〉
  长安志〈渼陂鱼〉
  中馈录〈鱼酱法 煮鱼法〉
  遁园居士鱼品〈江东鱼品〉
  本草纲目〈鱼释名 主治 鲍鱼释名 集解 正误 肉气味 主治 附方 鱁鮧释名 鳔气味 主治 附方 鳔胶气味 主治 附方 鲙释名 气味 主治 发明 鲊释名 气味 主治 鱼脂释名 气味 主治 鱼鳞释名 主治 鱼子集解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遵生八笺〈鱼鲊 风鱼法 又风鱼法〉

禽虫典第一百三十三卷

鱼部汇考

《礼记》《曲礼》

凡祭宗庙之礼,槁鱼曰商祭,鲜鱼曰脡祭。
〈注〉槁乾也,商度也。商度其燥湿之宜脡直也,鱼之鲜者不馁,败则挺然而直。

《王制》

庶人夏荐麦,麦以鱼。
〈大全〉方氏曰:麦南方之谷阳类也,故配以鱼,鱼阴物也。

《月令》

孟春之月,鱼上冰,獭祭鱼。

《内则》

酱,鱼脍。
〈大全〉陆氏曰:脍星肉也。

濡鱼,卵酱实蓼。
〈注〉濡烹煮之也,以蓼实其腹而煮之卵,酱鱼子为酱也,用酱以调和其汁耳。

麋肤,鱼醢,鱼脍,芥酱。
〈注〉食麋肉者以鱼醢配之。

鱼宜菰。
〈注〉菰雕胡饭也。

夏宜腒鱐,膳膏臊。
〈注〉鱐乾鱼。〈大全〉方夏物有馁败,故以乾者为宜。

冬宜鲜羽,膳膏膻。
〈注〉鲜生鱼。

鱼去乙。
〈注〉鱼体中有骨如篆乙之形,去之为鲠人也。

鱼曰作之。
〈注〉作者摇动之以观其鲜,一说作犹斮也,谓削其鳞。

鱼为菹,切葱若薤,实诸醯以柔之。

《少仪》

羞濡鱼者进尾,冬右腴,夏右鳍,祭膴。
〈注〉擘湿鱼从后起则胁肉易离,故以尾向食者。若乾鱼则进首也。腴腹下肥处,鳍在脊,冬时阳气在下,夏则阳气在上,凡阳气所在之处肥美。右之者便于食也,祭膴者刳鱼腹下大脔以祭也。此言寻常燕食进鱼者,如此祭祀及享,食正礼者不然。

牛与羊鱼之腥,聂而切之为脍。
〈注〉聂而切之者,谓先聂为大脔而后切之为脍也。

《周礼》《天官》

䱷人中士二人,下士四人,府二人,史四人,胥三十人,徒三百人。
〈订义〉贾氏曰:马融云徒三百人者,池塞苑囿取鱼处,多故也。

掌以时䱷为梁。
〈订义〉贾氏曰:取鱼之法,岁有五月。令孟春云獭祭鱼此时得取一也。季春云荐鲔于寝庙者,二也。鳖人云秋献龟鱼三也。王制云:獭祭鱼,然后虞人。入泽梁。与《孝经纬》云阴用事木叶落獭,祭鱼是十月得取鱼四也。獭则春冬二时祭鱼也。潜诗云:季冬荐鱼与月令,季冬渔人始鱼同。五也。惟夏不取。鲁语云:宣公夏滥于泗渊,里革谏之以其非时。

辨鱼物为鲜薨,以共王膳羞。凡祭祀宾客丧纪,共其鱼之鲜薨。凡䱷者掌其政令。
〈订义〉郑康成曰:鲜生也,薧乾也。 贾氏曰:共王膳羞者共于膳。夫以共王也,祭祀宾客丧纪所共者共于内外饔以膳夫,不掌祭祀之事也,政令者凡取鱼者,所有政令。渔人掌之,以其知取之时节及处所也。 郑锷曰:鱼之为物,或用其鲜者,或用其薧者,䱷人当辨之以共用事,至尊则先事而预辨,故言辨而后言共祭祀。宾客丧纪则临事而始共,故言共而不言辨,渔者取鱼受政令于渔人,禀命而行则无数,罟竭泽之害,灵沼于牣圉圉洋洋。常有以共礼食而无阙也。

凡䱷征入于玉府。
〈订义〉贾氏曰:谓近川泽之民于十月,獭祭鱼之时,其民亦得取鱼水族之类,其中须骨之事,堪饰器物者,所有征税,渔人主收之。送入于玉府以当邦赋也。

鳖人,以时簎鱼鳖龟蜃凡狸物。
〈订义〉郑锷曰:狸藏泥中者宜以簎取,若鱼则游浮水中,此亦兼言簎鱼者,冬寒则鱼狸于泥,至春乃上水此以簎言之,殆取鱼于冬也。

秋献龟鱼。
〈订义〉刘中义曰:秋献龟鱼用之秋也。 王氏曰:鱼美于秋冬,而冬为尤美。不以冬献则鳖人所献,以簎得之故先为梁之时而献。

笾人掌四笾之实,朝事之笾,其实膴,鲍鱼,鱐。
〈正义〉膴䐑生鱼为大脔鲍者于楅室中糗乾之,鱐者析乾之。

《夏官》

大司马之职,大祭祀飨食,羞牲鱼,授其祭。
〈订义〉易氏曰:大祭祀谓庙享之礼,飨食则礼公侯等于庙。 郑康成曰:牲鱼,鱼牲也。祭谓尸宾所以祭也。 贾氏曰:大祭祀授尸祭飨食授宾祭,祭者,鱼之大脔,即少牢。云:主人主妇尸侑食各一鱼,加膴祭于其上膴,谓鱼之反覆者。公食大夫亦云:授宾祭也,若王祭则膴夫之授王祭是。 郑锷曰:先儒谓司马授之,司马夏官阴气所起,鱼水物亦阴类故也。窃谓鱼者,沉潜深渺之物,夏官之政足。以及深远则虽沉潜隐伏者,可得而制之。 刘迎曰:鱼者易溃之物,而不可扰也。鱼扰之则溃,民扰之则离,大司马之于民作其徒役,而用之于师田,易以扰之,故耳。此祭飨所以命羞鱼牲者,不扰之意默寓于中。

职方氏辨九州之国,正东曰青州,其利蒲鱼。
〈订义〉易氏曰:禹贡于徐州,言淮夷蠙珠暨鱼周并徐,于青其馀皆兼此二州而言。

河东曰兖州,其利蒲鱼。
〈订义〉李嘉会曰:蒲鱼蒲芦苇及鱼也。 易氏曰:利与青州同。

东北曰幽州,其利鱼盐。
〈订义〉易氏曰:幽州跨海有鱼盐之利。

《冬官·考工记》

弓人,鱼胶饵。
〈订义〉郑康成曰:饵色如饥。 王昭禹曰:胶或用皮或用角,或用膘如,鱼胶用其膘。

《尔雅》《释鱼》

鱦,小鱼。
〈注〉《家语》曰:其小者鱦鱼也,今江东亦呼鱼子,未成者为鱦。〈疏〉《家语》宓子贱仕鲁,为单父宰,孔子使巫马期往观政焉。期阴免衣弊裘入界,见䰻得鱼辄舍之,期问焉曰:凡䰻者为得鱼也,何以得鱼,却舍之曰:鱼之大者名为鱄鱄,吾大夫爱之其小者,名鱦。吾大夫欲长之,是以得二者。辄舍之也,引之證鱦是小鱼之名也。

鲲,鱼子。
〈疏〉凡鱼之子,总名鲲。诗云:其鱼鲂鳏。郑云鳏鱼子鲲鳏字异。盖古字通用也。鲁语云:宣公夏滥于泗渊,里革断其罟而弃之。曰:鱼禁鲲鲕,鸟翼𪃟卵,蕃庶物也,是亦以鲲为鱼子也。
鱼有力者,〈注〉强大多力。〈疏〉凡鱼之强大多力,异于群辈者名

鱼枕谓之丁。
〈注〉枕在鱼头骨中,形似篆书丁字,可作印。

鱼肠谓之乙,鱼尾谓之丙。
〈注〉此皆似篆书字,因以名焉。《礼记》曰:鱼去乙,然则鱼之骨体。尽似丙丁之属,因形名之。〈疏〉此释鱼之骨体肠尾之名也,其鱼头中骨为枕,其骨形似篆书丁字,故因谓之丁。其肠似篆书乙字,尾似篆书丙字,亦因名之也。注:《礼记》曰:鱼去乙,此《礼记·内则》文也。郑元注云:乙鱼体中害人者名也,今东海鰫鱼有骨名乙,在目旁状如篆乙,食之鲠人不可出者,与此经违非郭义也。

《山海经》《中山经》

雅山,澧水出焉,东流注于视水,其中多大鱼。

《汲冢周书》《时训解》

立春后十日,鱼上冰鱼不上,冰甲冑私藏。
雨水之日獭祭鱼獭,不祭鱼国多盗贼。

《大戴礼记》《夏小正》

正月:鱼陟负冰。陟,升也。负冰云者,言解蛰也。

《淮南万毕术》聚鱼鳖

苓皮螾脂鱼鳖自聚注曰:取苓皮渍水斗半,烧石如炭状,以碎螾脂置苓皮水中,七日已置沼则鱼鳖日聚矣。

《古今注》鱼子

鱼子亦曰:言如散稻米也。

《述异记》化蝗鼠

江中小鱼化为蝗而食五谷者,百岁为鼠。

《齐民要术》《养鱼》

《陶朱公养鱼经》云:威王聘朱公,问之曰:闻公在湖为渔父,在齐为鸱夷子皮,在西戎为赤精子,在越为范蠡,有之乎。曰:有之。曰:公居足千万,家累亿金,何术乎。朱公曰:夫治生之法有五,水畜第一。水畜,所谓鱼池也。以六亩地为池,池中有九洲。求怀子鲤鱼长三尺者二十头,牡鲤鱼长三尺者四头,以二月上庚日内池中,令水无声,鱼必生。至四月,内一神守;六月,丙二神守;八月,内三神守。神守者,鳖也。所以内鳖者,鱼满三百六十,则蛟龙为之长,而将鱼飞去;内鳖,则鱼不复去,在池中,周绕九洲无穷,自谓江湖也。至来年二月,得鲤鱼长一尺者一万五千枚,三尺者四万五千枚,二尺者万枚。枚直五十,得钱一百二十五万。至明年,得长一尺者十万枚,长二尺者五万枚,长三尺者五万枚,长四尺者四万枚。留长二尺者二千枚作。所馀皆取钱五百一十五万。候至明年,不可胜计也。王乃于后苑沼池。一年,得钱三十馀万。池中九洲、八谷,谷上立水二尺,又谷中立水六尺。所以养鲤者,鲤不相食,又易长也。
如朱公收利,未可顿求。然依法为池,养鱼必大丰足,终年靡穷,斯以无赀之利也。

《作鱼池法》

三尺大鲤,非近江湖,仓卒难求;若养小鱼,积年不大。欲令生大鱼法:要须截取薮泽陂湖饶大鱼之处、近水际土十数车载,以布池底,二年之内,即生大鱼。盖由土中先有大鱼子,得水即生也。

《作鱼酱法》

鲐鱼、鲚鱼第一好;鲤鱼亦中。鲚鱼、鲐鱼即全作,不用切。去鳞,净洗,拭令乾,如脍法披破缕切之,去骨。大率成鱼一斗,用黄衣三升,一升全用,二升作末。白盐二斤,黄盐则苦。乾姜一升,末之。橘皮一合,缕切之。和令调匀,内瓮子中,泥密封,日曝。勿令漏气。熟以好酒解之。作鱼酱、肉酱,皆以十二月作之,则经夏无虫。馀月亦得作,但喜生虫,不得度夏耳。

《鱼酱法》

成脍鱼一斗,以曲五升,酒二升,盐三升,橘皮二叶,合和,于瓶内封。一日可食。甚美。

《作鱁鮧法》

昔汉武帝逐夷至于海滨,闻有香气而不见物。令人推求,乃是渔父造鱼肠于坑中,以至土覆之法,香气上达。取而食之,以为滋味。逐夷得此物,因名之,置鱼肠酱也。

取石首鱼、鲨鱼、鰡鱼三种肠、肚、胞,齐净洗,著白盐,令咸,内器中,密封,置日中。夏二十日,春秋五十日,冬百日,乃好熟。时下姜、酢等。

《作裹鲊法》

脔鱼,洗讫,则盐和糁。十脔为壤,以荷叶裹之,唯厚为佳,穿破则虫入。不复须水浸、镇迮之毕。三日便熟,名曰曝鲊。荷叶别有一种香,奇发起香气,又胜凡鲊。有茱萸、橘皮则用,无亦无嫌也。

《作鱼鲊法》

削去毕,便盐腌。一食顷,漉汁令尽,更洗净鱼,与饭裹,不用盐也。

《作长沙蒲鲊法》

治大鱼,洗令净,厚盐,令鱼不。四五宿,洗去盐,炊白饭,渍令见水中。盐饭穰清。多饭无若。

《作夏月鱼鲊法》

脔一斗,盐一升八合,精米三升,炊作饭,酒二合,橘皮、姜半合,茱萸二十颗,仰著器中。多少以此为率。

《作乾鱼鲊法》

尤宜春夏。取好乾鱼,若烂者不中,截却头尾,煖汤净疏洗,去鳞,讫,复以冷水浸。一宿一易水。数日肉起,漉出,方四寸切。炊粳米饭为糁,尝咸淡得所;取生茱萸叶布瓮子底;少取生茱萸子和饭,取香而已,不必多,多则苦。一重鱼,一重饭,饭倍多且熟。手按令坚实。荷叶闭口,无荷叶,取芦叶;无芦叶,箬叶亦得。泥封,勿令漏气,置日中。春秋一月,夏二十日便熟,久而弥好。酒、食俱入。酥涂火炙特精,𦙫之尤美也。

《作䱒鱼法》

四时皆得作之。凡生鱼悉中用,唯除鲇、鳠耳。去直腮,破腹作䱒,净疏洗,不须鳞。夏月时须多著盐;春秋及冬,调适而已,亦须倚咸;两两相合。冬直积置,以席覆之;夏须瓮盛泥封,勿令蝇蛆。瓮须钻底数孔,引去腥汁,汁净还塞。肉红赤色便熟。食时洗却盐,煮、蒸、炮,美于常鱼。作鲊、酱、、煎悉得。

《蒸缹法》

裹蒸生鱼:方七寸准。又云:五寸准。豉汁煮秫米如蒸熊。生姜、橘皮、胡芹、小蒜、盐,细切,熬糁。膏油涂箬,十字裹之,糁在上,复以糁屈牖篹之。又云:盐和糁,上下与。细切生姜、橘皮、葱白、胡芹、小蒜置生。篸箬蒸之。既奠,开箬。蒸鱼菜:白鱼、鱼最上。净治,不去鳞。一尺已还,浑。盐、豉、胡芹、小蒜,细切,著鱼中,与菜,并蒸。又:鱼方寸准。亦云五六寸,下盐、豉汁中。即出,菜上蒸之。奠,亦菜上蒸。又云:竹篮盛鱼,菜上。又云:竹蒸并奠。

《酉阳杂俎》广动植

鱼满三百六十年则为蛟龙,引飞去水。
鱼二千斤为蛟。
武阳小鱼一斤千头。
东海大鱼瞳子大如三斗盎。

《续博物志》鱼劳

鱼劳则尾赤。

《北户录》鱼类

鱼之异者则澧水之鱼名朱鳖。六足有珠,又历涧潭有五色鱼。又丹水出丹鱼,割肉以涂,足下则可步履水上。又朔法师云:鲚鱼一首十身。《博物志》云:金鱼脑中有麸金,出功婆塞江。又吴王食鲙有馀,弃江中为鱼。今名吴王鲙鱼者,长数寸。又魏武四时食制曰:望鱼侧如刀,可以割草。出豫章白发鱼戴发,形如妇人,白肥无鳞,出滇池。又郭延生述征记曰:城阳县南尧母庆都墓庙前一池,鱼头间有印文,谓之印颊鱼。非告祠者捕不得。又临海《异物志》鱼如指,长七八寸。但有脊骨曝作烛,极有光明。又比目鱼一名鲽,一名鳒。沈怀远《南越志》谓之板鱼。亦曰:左介,介亦作《吴都赋》云:双则比目片。则王《馀异物志》南方镜鱼圆如镜也。又《异苑》云䱤鱼凡诸鱼欲产䱤鱼辄,以头冲其腹世谓众鱼之生母。又临海水土《异物志》鹿鱼头上有两角如鹿。又云鲮鱼腹背有刺如三角菱。又《神异经》黄公鱼长七八尺,状如鳢鱼,以乌梅二七煮之即熟食之无鲠。

《宋史》《天文志》

鱼一星,在尾后河中,主阴事,知云雨之期。明大,则河海水出;不明,则阴阳和,多鱼;亡,则鱼少;动摇,则大水暴出;出,则河大鱼多死。月晕或犯之,则旱,鱼死。荧惑犯其阳,为旱;阴,为水。填星守之,为旱。赤云气犯出,兵起,将忧;入,兵罢;黄白气出,兵起。

《物类相感志》鱼虱

鱼瘦而生白点者,名虱。用枫树皮投水中则愈。

《后山谈丛》鱁鱼

鱁鱼大鱼白也,今谓之魶子。

《长安志》渼陂鱼

五渼陂陂鱼甚美。

《中馈录》《鱼酱法》

用鱼一斤切碎洗净,后炒盐三两,花椒一钱,茴香一钱,乾姜一钱,神曲二钱,红曲五钱,加酒和匀,拌鱼肉入磁瓶封好。十日可用,吃时加葱花少许。

《煮鱼法》

凡煮河鱼先下水烧则骨酥。江海鱼先调滚汁下锅则骨坚也。

《遁园居士·鱼品》《江东鱼品》

江东鱼国也,为人所珍。自鲥鱼刀鰶河㹠外有鲤,青黑色有金光,隐闪大者贵。有鲩似鲤,而身狭长鳞小而稍黑。有青鱼类鲩而鳞微细,有巨口细鳞。苏子所谓状似松江之鲈者也,鬣利如锥肉紧而无刺,类蟹螯。有白鱼身窄而长鳞细白,肉甚美。而不韧有鳊小头身横,视之圆如盘而侧甚薄。大者曰腹,脊多腴有,身圆如竹,头尖而喙长。俗所名火筒觜也。善啖诸鱼而品,下有鲟鼻长与身等口隐其下身,骨脆美可啖为鲊良。其鳃曰玉梭衣。有鳢身似鲩而色纯,黑头有七星,俗曰乌鱼。道家忌食之,其性耐久,埋土中数月不死。得水复活,有鮰头微扁而身青白色。无鳞尾无岐肉最肥。张志和诗:桃花流水鳜鱼肥。即此第。此鱼惟秋为美,俗曰菊花鮰。有鲇头扁而口哆阔,身黄黑白,错尾如鮰小者,曰汪刺有鲫水。中自产为野鱼,以后湖者良性独属,土有鲢头巨而身微,类鳞细肉颇腻。江南人家塘池中多种之,岁可长尺许,俗曰此家鱼也。有青白二种,大者头多腴为上味,有面条鱼身狭而长,不踰数寸,银鱼之大者也,裹以面糊油煠而荐之。又有黄鳝鳗鲡,皆以鱼名其形,质实一也,别为一族与虾鳖同。

《本草纲目》鱼释名

李时珍曰:诸鱼脑骨,曰魫,曰丁。鱼尾曰音抹曰丙鱼肠,曰鲴曰乙。鱼骨曰鲠曰刺。鱼脬曰鳔曰白。角翅曰曰鬣。鱼子曰

《主治》

陈藏器曰:能消毒。
李时珍曰:解蛊毒作器盛饮食,遇蛊辄裂破也。〈延寿书〉

鲍鱼释名

李时珍曰:鲍即今之乾鱼也,鱼之可包者,故字从包。《礼记》谓之薧。魏武食制谓之萧折,皆以萧蒿承曝而成,故也。其淡压为腊者,曰淡鱼曰鱐鱼。音搜以物穿风乾者,曰法鱼曰。鱼音怯其以盐渍成者,曰腌鱼曰咸鱼,曰䱒鱼音叶曰鰎鱼音蹇。今俗通呼为乾鱼,旧注混淆不明,今并削正于下。

《集解》

《别录》曰:鲍鱼辛臭勿令中咸。陶弘景曰:俗人以盐䱒成名䱒。鱼䱒字似鲍也,今鲍乃鳙鱼淡乾者,都无臭气。不知入药者正何种鱼也。方家亦少用之。苏恭曰:李当之言以绳穿贯,而胸中湿者良,盖以鱼去肠,绳穿淡暴使乾,则味辛不咸。鱼肥则中湿而弥臭,似尸气无盐,故也。若鰎鱼则沔州,复州作之。以盐䱒成味咸不辛臭,亦与鲍不同。湿亦非独胸中以有盐,故也。二者杂鱼皆可为之。苏颂曰:今汉沔所作淡乾鱼,味辛而臭者,是也。或言海中自有一种鲍鱼,形似小鳙,气最臭。秦始皇车中乱臭者,是此,然无的据,李时珍曰:别录既云勿令中咸即是淡鱼无疑矣。诸注反自多事,按《周礼》注云:鲍鱼以鱼置室中,用糗乾之而成室土室也。张耒《明道志》云:汉阳武昌多鱼,土人剖之不用盐曝乾作淡鱼,载至江西卖之。饶信人饮食祭享无此则非盛礼。虽臭腐可恶,而更以为奇。据此则鲍鱼,即淡鱼益可證矣。但古今治法不同耳。又苏氏所谓海中一种鲍鱼,岂顾野王所载海中鮇鱼似鲍者耶。不然即今之白鲞也,鲞亦乾鱼之总称也。又今淮人以鲫作淡鱼法颇佳,入药亦当以石首鲫鱼者为胜。若汉沔所造者鱼性不一,恐非所宜,其咸鱼近时亦有用者,因附之。

正误

韩保升曰:鮧鱼口小背黄者,名鲍鱼。李时珍曰:按鮧鱼注所引是鮠鱼非鲍鱼也,盖鮠鲍字误耳。

肉气味

辛臭温无毒。
李时珍曰:李九华云妊妇食之,令子多疾。

《主治》

坠堕〈与腿同〉〈厥〉《别录》曰:踠折瘀血,血痹在四肢,不散者,女子崩中血不止。
李时珍曰:煮汁治女子血枯病,伤肝利肠,同麻仁葱豉煮羹通乳汁。

《附方》

妊娠感寒腹痛,乾鱼一枚烧灰酒服,方寸匕取汗瘥。〈子母秘录〉
杂物眯目鲍鱼头二枚地,肤子半合,水煮烂取汁。注目中即出。〈圣惠方〉
鱼脐疔疮似新火针疮,四边赤中央黑,可刺之若不大痛即杀人也。用腊月鱼头灰发灰等分,以鸡溏屎和涂之。〈千金方〉
预辟瘟疫鲍鱼头烧灰,方寸匕合小豆末,七枚米,饮服之。令瘟疫气不相染也。〈肘后方〉

鱁鮧释名

陈藏器曰:鱁鮧音逐题,乃鱼白也。李时珍曰:鱁鮧音逐夷,其音题者鲇鱼也。按贾思协《齐民要术》云:汉武逐夷至海上见渔人造鱼肠于坑中,取而食之。遂命此名。言因逐夷而得,是矣。沈括《笔谈》云:鱁鮧乌贼鱼肠也。孙愐《唐韵》云:盐藏鱼肠也。《南史》云:齐明帝嗜鱁鮧以蜜渍之,一食数升。观此则鳔与肠皆得称鱁鮧矣。今人以鳔煮冻作膏,切片以姜醋食之呼为鱼膏者是也。故宋齐丘化书云:鱁鮧与足垢无殊,鳔即诸鱼之白脬。其中空如泡,故曰鳔可治为胶,亦名縼胶。诸鳔皆可为胶,而海鱼多以石首鳔作之,名江鳔。谓江鱼之鳔也,粘物甚固。此乃工匠日用之物,而记籍多略之。

鳔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竹木入肉经久不出者,取白傅疮上四边肉烂即出。
李时珍曰:止折伤血出不止。
李珣曰:烧灰傅阴疮瘘,疮月蚀疮。

《附方》

折伤出血但不透膜者,以海味中咸白鳔大片。色白有红丝者,成片铺在伤处,以帛缚之即止。〈普济方〉

鳔胶气味

甘咸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烧存性治妇人产,难产后风搐,破伤风,痉止,呕血散瘀,血消肿毒,伏硇砂。

《附方》

产难鱼胶五寸,烧存性为末,温酒服。〈皆效方〉
产后搐搦强直者,不可便作风中,乃风入子脏与破伤风同用鳔胶一两,以螺粉炒焦,去粉为末,分三服。煎蝉蜕汤下。〈产宝〉
产后血晕,鳔胶烧存性酒和,童子小便调服三五钱良。〈事林广记〉
经血逆行鱼胶切炒新绵烧灰,每服二钱,米饮调下即愈。〈多能鄙事〉
破伤风,搐口噤强直者,危氏香胶散用鱼胶烧存性一两,麝香少许为末,每服二钱,苏木煎酒调下,仍煮一钱封疮口。 保命集治破伤风有表證未解者,用江鳔半两炒焦,蜈蚣一对炙研为末,以防风羌活,独活川芎等分煎汤调服一钱。
呕血不止,鳔胶长八寸广二寸,炙黄刮二钱,以甘蔗节三十五个,取汁调下。〈经验方〉
便毒肿痛已大而软者,直指方用鱼鳔胶热汤,或醋煮软,乘热研烂贴之。 戴氏治露,即羊核用石首胶一两,烧存性研末酒服外,以石菖蒲生研盒之效,八般头风鱼鳔烧存性为末,临卧以葱酒服三钱。赤白崩中鱼縼胶三尺,焙黄研末同鸡子煎饼,好酒食之。

鲙释名

李时珍曰:刽切而成,故谓之鲙。凡诸鱼之鲜活者,薄切洗净。血腥沃,以蒜齑姜醋五味食之。

《气味》

甘温无毒。
陈藏器曰:近夜勿食不消,成积勿饮冷水。生虫时行病后,食之胃弱,勿同乳酪食,令人霍乱不可同瓜食。李时珍曰:按食治云凡杀物命既亏仁爱且肉未停,冷动性犹存,旋烹不熟食犹害人,况鱼鲙肉生损人尤甚。为症瘕,为痼疾,为奇病,不可不知,昔有食鱼生而生病者,用药下出已变虫形。鲙缕尚存,有食鳖肉而成积者,用药下出已,成动物而能行皆可验也。

《主治》

陈藏器曰:温补去冷气,湿痹除膀胱,水腹内伏梁气,块冷痃结癖疝气,喉中气结心下酸水开,胃口利大,小肠补腰,脚起阳道。
孙思邈曰:宜脚气风气人,治上气喘咳。
孟诜曰:鲫鲙主久痢,肠癖痔疾,大人小儿丹毒风眩。

《发明》

汪颖曰:鱼鲙辛辣有劫病之功,予在苍梧见一妇人病吞酸,诸药不效,偶食鱼鲙,其疾遂愈,盖此意也。

鲊释名

李时珍曰:按刘熙释名云鲊酝也,以盐糁酝酿而成也。诸鱼皆可为之,大者曰鲊,小者曰𩷒,一云南人曰𩷒,北人曰鲊。

《气味》

甘咸平无毒。
陈藏器曰:凡鲊皆发,疮疥。鲊内有发害人。吴瑞曰鲊不熟者损人脾胃,反致疾也。李时珍曰:诸鲊皆不可合生胡荽、葵菜、豆、藿、麦酱、蜂蜜食。令人消渴及霍乱,凡诸无鳞鱼鲊食之尤不益人。

《主治》

陈藏器曰:癣疮和柳叶捣碎炙热,傅之取酸臭者,连糁和屋上尘傅虫疮及马瘑疮。
李时珍曰:治聤耳痔瘘诸疮有虫,疗白駮代指病主下痢脓血。

鱼脂释名

李时珍曰:脂旨也,其味甘旨也。

《气味》

甘温有小毒。
李时珍曰:鱼脂点灯盲人目。

《主治》

陈藏器曰:症疾用和石灰,泥船鱼脂鯹臭者二斤,安铜器内燃,火炷令煖隔纸熨症上,昼夜勿息火,又涂牛狗疥立愈。
李时珍曰:南番用鱼油和石灰,艌船亦用江豚油。

鱼鳞释名

李时珍曰:鳞者粼也。鱼产于水,故鳞似粼。鸟产于林故羽似叶。兽产于山,故毛似草。鱼行上水,鸟飞上风。恐乱鳞羽也。

《主治》

李时珍曰:食鱼中毒烦乱,或成症积烧灰水服二钱。《别录》曰:诸鱼鳞烧灰主鱼骨鲠。

鱼子集解

孟诜曰:凡鱼生子皆粘在草上,及土中冬月寒冰过后,亦不腐坏。到五月三伏日雨中便化为鱼。李时珍曰:凡鱼皆冬月孕子,至春末夏初则于湍水草际生子。有牡鱼随之洒白,盖其子数日即化出,谓之鱼苗最易长大。孟氏之说盖出谬传也。

《气味》

缺。

《主治》

李时珍曰:目中障翳。

《发明》

李时珍曰:鱼子古方未见用,惟圣济总录治目。决明散中用之,亦不言是何鱼之子,大抵当取青鱼鲤鲫之属耳。

《附方》

决明散治一切远年障翳弩肉赤肿疼痛,用鱼子活水中生下者。半两,以硫黄水温温洗净,石决明草决明青葙子谷精草枸杞子黄连炙甘草枳实麸炒牡蛎粉蛇蜕烧灰,白芷龙骨,黄檗各一两,白附子炮白蒺藜炒黄芩,炒羌活各半两。虎睛一只,切作七片文武火炙乾。每一料用一片石通为末,每服三钱。五更时茶服,午夜再服,赤白翳膜。七日减去弩肉赤肿痛不可忍者,三五日见效,忌猪鱼酒面辛辣色欲。凡遇恼怒酒色风热即疼者,是活眼尚可医治,如不疼是死眼不必医也。〈总录〉

《遵生八笺》《鱼鲊》

鲤鱼青鱼,鲈鱼鲟鱼皆可造治去鳞肠。旧筅帚缓刷去脂腻腥血,十分令净挂当风一二日。切作小方块每十斤用生盐一斤,夏月一斤四两拌匀。腌器内冬二十日,春秋减之,布裹石压,令水十分乾,不滑不韧。用川椒皮二两,莳萝茴香,砂仁,红豆,各半两。甘草少许。皆为粗末淘净。白粳米七八,合炊饭,生麻油一斤半,纯白葱丝一斤,红面一合半,搥碎已上俱拌匀,磁器或水桶按十分实荷叶,盖竹片扦定更以小石压在上,候其自熟春秋最宜,造冬天预腌下作坯。可留临用时旋将物料拌之,此都中造法也,鲚鱼同法但要乾方好。

《风鱼法》

用青鱼鲤鱼破去肠胃,每觔用盐四五钱,腌七日取起洗净,拭乾,鳃下切一刀,将川椒茴香加炒盐擦入鳃内,并腹里外以纸包裹,外用麻皮扎成一个挂于当风之处,腹内入料多些方妙。

《风鱼法》

每鱼一斤盐四钱,加以花椒,砂仁,葱花,香油,姜丝,橘细丝,腌压十日,挂烟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