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三十二卷目录

 蛟部汇考
  蛟图
  礼记〈月令〉
  山海经〈南山经 中山经〉
  养鱼经〈蛟〉
  述异记〈蛟化〉
  埤雅〈蛟〉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精气味 髓主治〉
 蛟部艺文一
  蛟赞           晋郭璞
  汉武帝射蛟赋      唐独孤授
 蛟部艺文二〈诗〉
  蛟           宋梅尧臣
  题老蛟化江叟吹笛图    明袁凯
 蛟部纪事
 蛟部杂录
 蛟部外编
 鼍部汇考
  鼍图
  诗经〈大雅灵台〉
  礼记〈月令〉
  山海经〈中山经〉
  大戴礼〈夏小正〉
  古今注〈俗呼〉
  毛诗陆疏广要〈鼍鼓逢逢〉
  尔雅翼〈释鼍〉
  埤雅〈释鼍〉
  三才图会〈鼍〉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鼍甲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肉气味 主治 脂 主治 肝主治 附方〉
 鼍部艺文
  鼋鼍为梁赋        唐王起
 鼍部纪事
 鼍部杂录
 鼍部外编

禽虫典第一百三十二卷

蛟部汇考

释名


虎蛟《山海经》   宫毗罗〈梵书名〉

蛟图


《礼记》《月令》

季夏之月,命渔师伐蛟。
〈注〉蛟言伐者,以其有兵卫也。〈陈注〉蛟言伐以其暴恶,不易攻取也。

《山海经》《南山经》

祷过之山,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虎蛟,其状鱼身而蛇尾,其音如鸳鸯,食者不肿,可以已痔。
郭曰:蛟似蛇,四足龙属。 任臣案景纯江赋:水物怪错则有虎蛟钩蛇。谓此也。图赞曰:鱼身蛇尾是谓虎蛟。

《中山经》

翼望之山,贶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汉,其中多蛟。毕山,帝苑之水出焉,东北流注于视,其中多蛟。葴山,视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汝水,其中多蛟。
宣山,沦水出焉,东南流注于视水,其中多蛟。

《养鱼经》

鱼满三百六十则蛟龙为之,长而将鱼飞去。

《述异记》蛟化

水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

《埤雅》

蛟龙属也,其状似蛇而四足细颈,颈有白婴,大者数围卵生,眉交故谓之蛟,亦蛟能。交首尾束物焉,故谓之蛟也,俗呼马绊。以其如此。《述异记》曰:蟒蛇目圆蛟眉连生,连生则交矣。相书所谓交眉则蛟蜃之眉是也。一说蛟尾有肉环,束物则以首贯之。旧云凤骨黑,蛟骨青。记曰伐蛟取鼍,登龟取鼋。郑氏谓蛟言伐者,以其有兵卫也。龟言登尊之,按古有蛟鲊,又有龙醢。夫龙神物也而可豢。是亦豕类尔,非真龙也。犬豕曰豢夫惟可豢,是以可醢而食,字从肉盖以此故。君子不欲豢于人也,俗说虎中有真虎,龙中有真龙。《星禽衍法》曰:角木蛟亢金龙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猪壁,水羭奎木,狼娄金狗胃土雉,昴日鸡毕月乌,觜火猴参水猿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翼火蛇轸,水蚓獬或作蟹犴,或作雁盖非。是按角木曰:蛟亢金为龙。奎木曰:狼娄金为狗,觜火曰猴参水为猿,翼火曰蛇。轸水为蚓之类,是皆以类相从,特其气数有深浅尔。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有鳞曰蛟龙,有翼曰应龙,有角曰虬龙,无角曰螭龙也,梵书名宫毗罗。

《集解》

李时珍曰:按裴渊《广州记》云:蛟长丈馀似蛇,而四足形广如楯,小头细颈,颈有白婴,胸前赭色,背上青斑,胁边若锦,尾有肉环。大者数围,其卵亦大,能率鱼飞得鳖,可免王子。年拾遗记云汉昭帝钓于渭水,得白蛟若蛇,无鳞甲头有软角,牙出唇外,命大官作鲊,食甚美。角青而肉紫,据此则蛟亦可食也。

精气味

有毒。
李时珍曰:按张仲景《金匮要略》云,春夏二时,蛟龙带精入芹菜中,人食之则病。蛟龙症痛不可忍,治以硬糖日服二三升,当吐出如蜥蜴状也。唐医周顾治此,用雄黄朴硝煮服下之。

髓主治

李时珍曰:傅面令人好颜色,又主易产。 出东方朔别传。

蛟部艺文一

《蛟赞》晋·郭璞

匪蛇匪龙,鳞彩炳焕。腾跃波涛,蜿蜒江汉。汉武饮羽,佽飞叠断。

《汉武帝射蛟赋》〈以省括能中清除水害为韵〉唐·独孤授

有汉武彻惟时巡省,穷楚之望。极江之永,舳舻塞川旗甲荡景,汹汹旭旭虬盘龙骋驻,清跸则洪波可遏。赫皇灵则潜怪可怛,何彼蛟之夭矫,据积水之空阔,谓佽飞之剑莫前,灭明之璧是夺天。子乃戒无哗于羽卫,思有用于弦括,命舟牧回青翰而止诏,弓人奉乌号以登肃天仪,以山立将亲发,以抗棱阴察,变态雄猜跨腾古冶之伦,眦裂不敢擅其勇。逄蒙之党技痒不敢专其能,我矢则直,我弦斯控,持满而英气顿飞,命处而幽姿必中,欻飙飕其电,霍卒颈亸而胸洞,赞履者鼓殷天之雷,称庆者跃如熊之众,始乎发若神兵。爆其有声洪波雪涌,白羽月倾,突紫肉裂,素缨馀怒,蚴蟉上浮,泓澄踣质,已靡于巨舰流血,方走乎东瀛,介以鳞莫能捍七札之劲,神之化不能保重泉之生。万灵震骇九派徐清,然后海若扈跸阳侯洗兵,山川肃其宴如云雾,廓其四除涉者利乎。涉渔者安乎渔,于是左史趋进执简以书,曰:天子幸寻阳也,亲射蛟而获。诸遂翻龙旆韬象弭,篙工奋棹歌起,威励乎断白蛇,气雄乎縆青兕隘,秦王之观日,追夏后之勤水。且夫君以胜残为大臣,以反德为害。亦将制于彀中,静此宇内俾贯革之艺,息垂衣之道,泰岂徒与射,夫渔父校勇而论最。

蛟部艺文二〈诗〉《蛟》宋·梅尧臣

桥边三尺剑,江上六钧弧。汉武帝何在,周将军已无。织绡深有室,泣泪自为珠。谁谓九渊害,人犹能尔图。

《题老蛟化江叟吹笛图》明·袁凯

吴头楚尾老髯翁,千里烟波有故宫。日暮江亭不归去,犹将玉笛倚秋风。

蛟部纪事

《竹书纪年》:帝舜有虞氏,蛟鱼踊跃于其渊。
《吕氏春秋·知分篇》:荆有次非者,得宝剑于干遂,还反涉江,至于中流,有两蛟夹绕其船。次非谓舟人曰:子尝见两蛟绕船能两活者乎。船人曰:未之见也。次非攘臂祛衣拔宝剑曰:此江中之腐肉朽骨也。弃剑以全己,余奚爱焉。于是赴江刺蛟,杀之而复上船,舟中之人皆得活。荆王闻之,仕之执圭。孔子闻之曰:夫善哉。不以腐肉朽骨而弃剑者,其次非之谓乎。
《韩诗外传》:东海有勇士甾丘欣,过神泉饮马,其仆曰:饮马此者,马必致死。饮马果沈。欣拔剑而入,三日三夜,杀二蛟而出,雷神随而击之,眇其左目。
《神仙传》:刘凭者,沛人也。尝有居人妻病邪魅,累年不愈。凭乃敕之,其家宅傍有泉水,水自竭,中有一蛟枯死。
《汉书·武帝本纪》:元封五年冬,行南巡狩,自浔阳浮江,亲射蛟江中,获之。
《拾遗记》:宣帝常以季秋之月,泛蘅兰云鹢之舟,穷晷系夜钓于台下,以香金为钩,丝为纶,丹鲤为饵钓,得白蛟长三丈,若大蛇无鳞甲。帝曰:非祥也。命太官为鲊。肉紫骨青,味甚香美。班赐群臣,帝思其美,渔者不能复得,知为神异之物。
《浔阳记》:浔阳城东门通大桥,常有蛟为百姓害。董奉疏符沈水中,少日,见一蛟死浮出。
《晋书·周处传》:处字子隐,义兴阳羡人也。父鲂,吴鄱阳太守。处少孤,未弱冠,膂力绝人,好驰骋田猎,不修细行,纵情肆欲,州曲患之。处自知为人所恶,乃慨然有改励之志,谓父老曰:今时和岁丰,何苦而不乐邪。父老叹曰:三害未除,何乐之有。处曰:何谓也。答曰:南山白额猛兽,长桥下蛟,并子为三矣。处曰:若此为患,吾能除之。父老曰:子若除之,则一郡之大庆,非徒去害而已。处乃入山射杀猛兽,因投水搏蛟,蛟或沉或浮,行数十里,而处与之俱,经三日三夜,人谓死,皆相庆贺。处果杀蛟而反,闻乡里相庆,始知人患己之甚,乃入吴寻二陆。时机不在,见云,具以情告,曰:欲自修而年已蹉跎,恐将无及。云曰:古人贵朝闻夕改,君前涂尚可,且患志之不立,何忧名之不彰。处遂励志好学,有文思,志存义烈,言必忠信克己。期年,州府交辟。《云仙杂记》:孙登琴遇雨必有响如刃物声,竟因阴雨破作数节,有黑蛟踊去。
《异苑》:荆州上明浦沔水隈潭极深,常有蛟杀人,浴汲死者不脱,岁升平中陈郡邓遐字应遥,为襄阳太守,素勇健愤而入水,觅蛟得之便举拳曳著岸欲斫杀,母语云蛟是神物,宁忍杀之。今可咒令,勿复为患。遐咒而放焉,自兹迄今,遂无此患。一云遐拔剑入水蛟绕其足,遐自挥剑截蛟数段,流血水丹勇冠,当时于后遂无蛟患。
《搜神后记》:长沙有人,忘其姓名,家住江边。有女子渚次浣衣,觉身中有异,后不以为患,遂妊身。生三物,皆如鮧鱼。女以己所生,甚怜异之。乃著澡盘水中养之。经三月,此物遂大,乃是蛟子。各有字,大者为当洪,次者为破阻,小者为扑岸。天暴雨水,三蛟一时俱去,遂失所在。后天欲雨,此物辄来。女亦知其当来,便出望之。蛟子亦举头望母,良久方去。经年后,女亡,三蛟子一时俱至墓所哭之,经日乃去。闻其哭声,状如狗嗥。《幽明录》:晋安帝隆安初,曲阿民谢盛,乘船入湖采菱。见一蛟来向船,船回避。蛟又从其后,盛便以叉杀之,惧而还家。经年无患。至元兴中,普天亢旱,盛与同旅数人,步至湖中,见先叉在地,拾取之,云:是我叉。人问其故,具以实对。行数步,乃得心痛,还家,一宿便死。《广州记》:新宁县东溪甚饶蛟,及时害人,曾于鱼梁上得之。其长丈馀,形广如楯,修颈小头,胸前赭,背上青斑胁边若锦。
《龙城录》:赵昱字仲明,与兄冕俱隐青城山,从事道士李珏隋末炀帝知其贤,徵召不起,督让。益州太守臧剩强起,昱至京师。炀帝縻以上爵不就,独乞为蜀太守。帝从之,拜嘉州太守。时犍为潭中有老蛟,为害日久,截没舟船,蜀江人患之。昱涖政五月,有小吏告昱会使人往青城山置药,渡江溺死者没舟航七百艘。昱大怒,率甲士千人及州属男一万人夹江岸鼓噪,声振天地。昱乃持刀没水,顷江水尽,赤石岩半,崩吼声如雷。昱左手执蛟首,右手持刀。奋波而出,州人顶戴事为神明,昱斩蛟,时年二十六。
《明皇杂录》:开元中,有黄门奉使,自交广而至,方拜舞于殿下。时国医纪周顾之谓上曰:此人腹中有蛟龙,明日当产二子,则不可活矣。上惊问黄门曰:有疾否。曰:臣驰马大庾岭,时当大热,既困且渴,于路旁饮野泉,遂腹中坚痞如石。周即以滑石雄黄,煮而服之。立吐一物,不数寸,其大如指。细视之,鳞甲俱备。
《龙城录》:贾宣伯有神药能治三虫,吴江有怪土人谓蛟为害。宣伯以数刀圭投之潭中,明旦老蛟死浮于水。
《五色线》:曹德体行符药,有一女子为蛟所魅,德体与符投之,忽见潭水翻涌,水中霹雳,蛟已死矣。而女子会失其病。
《唐书·地理志》:江南道温州永嘉郡,土贡:蛟革。
台州临海郡,土贡:蛟革。
《北梦琐言》:王蜀先主时,修斜谷阁道,凤州衙将白某。掌其事焉。至武休潭,见一妇人浮水而来,意其溺者,命役夫钩至岸滨。忽为大蛇,没入潭中。白以为不祥,因而致疾。愚为诵岑参赋云:瞿唐之东,下有千岁老蛟。化为妇人,彩服靓妆,于水滨。白公闻之,方悟蛟也,厥疾寻瘳。又内官宋愈昭,自言于柳州江岸,为二三女人所招,里民呼而止之,亦蛟也。
《佛祖历代通载》:南安岩尊者,示寂师讳自严生。郑氏泉州同安人也,年十一弃家依建兴卧像寺僧。契缘为童子,十七为大僧。游方至庐陵谒西峰耆,宿云豁。豁乃清凉智明禅师高弟云门嫡孙也。太宗尝诏至阙馆于北御园舍中,习定久之,恳还山。公依止五年密契心法,辞去渡怀仁,江有蛟每为行人害,公为说偈诫之而蛟辄去。
《闻见近录》:张元许州人也,客于长葛间以侠自任县,河有蛟长数丈,每饮水转桥下则人为之断,行一日蛟方枕大石而饮,元自桥上负石中,蛟宛转而死,血流数里。
《唐子西文录》:惠州有潭,潭有潜蛟,人未之信也,虎饮水其上,蛟尾而食之,俄而浮骨水上,人方知之。东坡以十字道,尽云潜鳞有饥蛟,掉尾取渴虎。
《闻见后录》:政和戊戌夏六月,京师大雨十日,水暴至诸壁门皆塞,以土汴流涨溢,宫庙危甚,宰执庐于天汉桥上,一饼师家早起,见有蛟螭伏于户外,每自蔽其面,若羞怖状。万人聚观之,道士林灵素方以左道用事,曰:妖也,捶杀之。四郊如江河,不知其从出,识者已知为兵象矣。
《括异志》:华亭县北七十里有淀湖,山上有三姑庙,岁湖中群蛟竞斗水为沸腾,独不入庙中。
《江西通志》:蛟湖在南城县东五十里,宋时一日雷电晦暝,湖中有声人,以为蛟蜃相斗。
《丰县志》:嘉靖四十三年吾丰黄河在县南卲家口,有一物逆水而上,昂首数尺,约长六七十丈,面黑须白,额止一角鼻类牛而大,有时吐舌,舌纯红,长尺许,双目炯𤾗射人身,尾或隐或浮,舟皆避匿,两岸观者如堵,自华山至许家楼而没。有西河船云此蛟也,蛟行必变后数月,河果沙为平陆。

蛟部杂录

古谚:一渊不两蛟。
《管子·形势篇》:蛟龙,水虫之神者也,乘于水,则神立,失于水,则神废。故曰:蛟龙得水,而神可立也。
《家语·困誓篇》:竭泽而渔,则蛟龙不处其渊。
《荀子·劝学篇》:积水成渊,蛟龙兴焉。
《易林》:蛟虬当道,民困愁苦。
《淮南子·说林训》:君子之居民上,若蹍薄冰,蛟在其下。《泰族训》:蛟龙伏寝于渊,而卵割于陵。〈注〉蛟龙乳于陵,而伏于渊,其卵自孕。
《述异记》:虎鱼老者为蛟。
《酉阳杂俎》:鱼二千觔为蛟。
《墨客挥犀》:蛟之状如蛇,其首如虎,长者至数丈,多居溪潭石穴下。声如牛鸣,岸行或溪谷者,时遭其患。见人先以腥涎绕之,既坠水即于腋下吮其血,血尽乃止。昔有舟人为蛟所毒,但见于水上嘻笑而入,明日尸出两腋,下有穴如杯焉,小说言汉武帝曾得蛟作鲊,甚美。又周处亦曾斩蛟然此物,似神通人或见其首尾,能杀者亦少。
《玉壶清话》:唐陆禋续水经常言蛇雉遗卵于地,千年而为蛟焉。按汉武帝元封中浔阳浮江亲射蛟,于江中获之。乃是其蛟出壳之日,害于一方,洪水飘荡,吴人谓之发洪。
广庄蛟地行水溢山行石破而入海,则为大鸟所啖。

蛟部外编

《拾遗记》:虞舜在位十年,万国重译而至,有大频之国,其民来朝乃问其灾祥之数。对曰:昔北极之外有潼海之水,渤潏高隐于日中,有巨鱼大蛟,莫测其形也,吐气则八极皆闇,振鬐则五岳波荡。当唐尧时怀山为害,大蛟萦天,萦天则山河俱溢。海渎同流,三河者天河地河中河是也。此三水有时通壅,至圣之治水,色俱溢无有流沫,及帝之商均,暴乱天下。则巨鱼吸日,蛟绕于天,故诬妄也。此言吸日而星雨皆坠,抑亦似是而非也,故使后来为之。回惑托以无稽之言,特取其爱博多奇之间,录其广异宏丽之靡矣。
冀州之西二万里,有孝养之国。舜受尧禅,其国执玉帛来朝特加宾礼,爰及鸟兽昆虫以应,阴阳至亿万之年。山一轮海一竭,鱼蛟陆居,有赤乌如鹏,以翼覆蛟鱼之背蛟以尾叩天求雨,鱼吸日之光,冥然则暗如薄蚀矣。
《述异记》:夏桀宫中有女子化为龙,不可近。俄而复为妇人,甚丽而食人。桀命为蛟,妾告桀吉凶。
《博物志》:澹台子羽赍千金之璧,渡河河伯欲之至阳侯,波起,两蛟挟船。子羽左操璧,右操剑,击蛟皆死。既渡三投璧于河伯,河伯跃而归之,子羽毁而去。《洞冥记》:武帝末年弥好仙术,与东方朔狎昵。帝曰:朕所好者不老,服何药。朔曰:东北有地日之草,臣泛红泉得至此草之处,其国人邀臣入云煓之幕,荐蛟毫之白褥以蛟,毫织为褥也。此毫柔而冷,常以夏日舒之,因名柔毫褥。
《集异志》:汉武帝与群臣宴未央,梁上有一公,长九寸,拄杖偻步。帝问之。公下稽首,忽然不见。问东方朔,朔对曰:其名为藻,兼水木之精也。陛下兴造宫室,斩伐其居,故来诉耳。帝为暂止,后幸河渚。前梁上公淩波而出曰:老臣前昧死归诉,幸蒙陛下即息斧斤,全其居宅,不胜欣跃。乃献帝一紫螺壳,中有物,状如牛脂。东方朔曰:螺壳中是蛟髓,以傅面,令人好颜色。又女子坐草中,用之产易。
《列仙传》:马明生捕蛟,为蛟所伤,道间见一神女,以肘后管中一丸药,与服即愈。随女入岱宗,山石室金床玉几安期生从六七仙人,见神女称下官请阳九百六之数,神女曰:自顷四海水减溟湖成山连城之鲸万丈之蛟不达于海,惟叩天索水词讼纷纭,有干上府三官烦于省察司,阴亦疲于谨案矣。
《吴记》:吴大帝赤乌三年七月,有王述者采药于天台山。时热,息桥下。忽见溪中有一小青童长尺馀,执一青蒲而乘赤鲤鱼,径入云中,渐渐不见。述良久登峻岩四望,见海上风云起,顷刻雷电交鸣,俄然将至。述惧,伏于虚树中。天霁,又见所乘之赤鲤小童,还入溪中,乃黑蛟耳。
《江西通志》:晋许真君逊字敬之汝南人,父肃避地南昌,因家焉少好道,从大洞君。吴猛传《三清法要》太康初为旌阳令,寻弃官谒女,贞谌母于丹阳黄堂。授以仙诀,遂历庐山扺豫章,炼丹于艾之黄龙山。丹成得宝剑梅山之下,后于豫章遇一美少年,与语遽告去。真君谓弟子曰:此江湖老蛟精,故来见试迹其所之,化黄牛卧沙碛。命弟子施岑往,岑挥剑中其左股,奔入城西井中,从长沙井中寻迹戮之,并其馀丑念豫章为蛟螭所穴,因于牙城南井铸为铁柱,下施八索钩锁地脉,自是水妖屏迹,城邑无虞。
南昌府蛟穴有二,一在丰城县东二里,一在丰城县治西。其中积水四时不竭。旧传蛟精常蛰于此,许旌阳以符咒逐之,蛟遂遁去。
惜母岭在南安府治东二里。旧志云:许旌阳斩蛟追至岭下,小蛟回顾其母,故名。
《搜神后记》:安城平都县尹氏,居在郡东十里日黄村,尹佃舍在焉。元嘉二十三年六月中,尹儿年十三,守舍,见一人年可二十许,骑白马,张伞,及从者四人,衣并黄色,从东方而来。至门,呼尹儿:来暂寄息。因入舍中庭下,坐床,一人捉伞覆之。尹儿看其衣,悉无缝,马五色斑,似鳞甲而无毛。有顷,雨气至。此人上马去,回顾尹儿曰:明日当更来。尹儿观其去,西行,蹑虚而渐升,须臾,云气四合。白昼为之晦暝。明日,大水暴出,山谷沸涌,丘壑淼漫。将淹尹儿舍,忽见大蛟长三丈馀,盘屈庇其舍焉。
《异苑》:永阳人李增行经大溪,见二蛟浮于水上,发矢射之,一蛟中焉〈一作死〉。增归,因复出市,有女子,素服衔泪,持所射箭。增怪而问焉,女答曰:何用问焉。为暴若是。便以相还,授矢而灭,增恶而骤走,未达家,暴死于路。
《珍珠船》:伶人刁俊朝妻项瘿如鸡卵,渐如数斛之囊,瘿裂一猱跳出曰:吾老猴精,与汉江鬼愁潭老蛟往还,天诛蛟搜索党与,故亡匿,夫人蛴螬之领。

鼍部汇考

释名


河伯使者《古今注》 土龙《本草纲目》

鼍图


《诗经》《大雅·灵台》

鼍鼓逢逢。
〈传〉鼍鱼属逢,逢和也。〈正义〉书传注云:鼍如蜥蜴,长六七尺。

《礼记》《月令》

季夏之月,命渔师取鼍。
〈注〉鼍言取羞物贱也,鼍皮又可以冒鼓。〈陈注〉鼍言取易而贱之也。

《山海经》《中山经》

岷山,江水出焉,东北流注于海,其中多鼍。
《大戴礼记》《夏小正》
二月:剥鳝。以为鼓也。

《古今注》俗呼

江东人呼鼍为河伯使者。

《毛诗·陆疏广要》鼍鼓逢逢

鼍形似蜥蜴四足长丈馀,生卵大如鹅卵,坚如铠。今合药鼍鱼是也,其皮坚厚可以冒鼓。
马融《广成颂》左挈夔龙,右提蛟鼍。本草作鮀生南海池泽取无,时陶隐居云。鮀即今鼍也。甲可疗疾,皮可以冒鼓,肉至补益。于物难死,沸汤沃以入腹,良久乃剥尔。此等老者多能变化为邪魅,自非急勿食之蜀本。《图经》云:生湖畔土窟中,形似守宫而大长丈馀,背尾俱有鳞甲。今江东诸州皆有之,陈藏器云:俗音鳝鱼音善,字或作鳝。诸书皆以鳣为鳝,本经以鳣为鼍,仍作鱼字殊为误也。按鳝字本音鮀与鼍同,故埤雅云:一名鳝,吴越人谓之鳝。更与吕氏春秋所用,皆以鳝为鼍。又音上演切者,乃《图经》所载,似鳗鲡鱼而细长。又罗氏所云:似蛇无鳞,体有涎沫之鱼,即俗所书鳝字。

《尔雅翼》

鼍状如守宫,而大长一二丈,灰五色,背尾皆有鳞甲如铠。能吐雾致雨,力犹酋健,善攻埼岸,夜则出边岸。人甚畏之,声亦可畏,性嗜睡。目常闭,大者自啮其尾,极难死人,于穴中掘之,百人掘即须百人牵,一人掘亦须一人牵,不然终不可出。其老者多能为魅,梁周兴嗣常食其肉,后为鼍所喷,便为恶疮。其肉白如鸡,其皮坚厚,宜以冒鼓。诗云:鼍鼓逢逢。李斯亦云:树灵鼍之鼓,是周秦皆以冒鼓也。又鼍枕可为用,胜于鱼枕鼍水族,本草谓之鮀鱼是也。

《埤雅》

鼍具十二肖肉,蛇肉最后,在尾其枕莹净,鱼枕弗如皮中冒鼓夏小正曰:剥鼍以为鼓也。今㹠将风则踊,鼍,欲雨则鸣。故里俗以㹠谶风,以鼍谶雨。诗曰:鼍鼓逢逢先。儒以为鼍皮坚厚,取以冒鼓,故曰鼍鼓。盖鼍鼓非特有,取于皮亦其鼓声,逢逢然象鼍之鸣,故谓之鼍鼓也。晋安海物记曰:鼍宵鸣如桴鼓,今江淮之间,谓鼍鸣为鼍鼓,亦或谓鼍更。更则以其声逢逢然如鼓。而又善夜鸣,其数应更故也。今鼍象龙形,一名鳝。夜鸣应更,吴越谓之鳝更,盖如初。更辄一鸣而止,二即再鸣也。一曰独鸣早鼍鸣夜赵,《辟公杂说》曰鼍闻鼓声则鸣。《博物志》曰鼍长一丈,一名土龙,鳞甲黑色能横飞,不能上腾,其声如鼓。
《三才图会》鼍属阳
鼍小于鼋,向日吐水,日沉则没,此属阳也。

《本草纲目》《释名》

陈藏器曰:《本经》鮀鱼合改作鼍鼍,形如龙,声甚可畏。长一丈者。能吐气成云致雨,既是龙类,宜去其鱼。李时珍曰:鼍字象其头腹足尾之形,故名。《博物志》谓之土龙,鮀乃鱼名,非此物也,今依陈氏改正之。

《集解》

苏颂曰:今江湖极多,形似守宫,鲮鲤辈而长一二丈,背尾俱有鳞甲,夜则鸣吼,舟人畏之。李时珍曰:鼍穴极深,渔人以篾缆,系饵探之,候其吞钩,徐徐引出。性能横飞,不能上腾,其声如鼓,里人听之,以占雨。生卵甚多,至百亦自食之。南人珍其肉以为嫁娶之敬,陆佃云:鼍身具十二生肖,肉惟蛇肉在尾,最毒也。

鼍甲修治

酥炙或酒炙用。

《气味》

酸微温有毒。
甄权曰:甘平有小毒。
日华曰:无毒蜀漆为之,使畏芫花甘遂狗胆。

《主治》

《本经》曰:心腹症瘕伏坚积聚寒热,女子小腹阴中相引,痛崩中下血五色,及疮疥死肌。
《别录》曰:五邪涕泣时惊腰中重痛,小儿气癃眦溃。孟诜曰:小腹气痛及惊恐。
甄权曰:除血积妇人带下百邪魍魉。
日华曰:疗牙齿疳𧏾宣露。陈藏器曰:杀虫治瘰𤻤瘘疮,风顽瘙疥恶疮,炙烧酒浸服之,功同鳖甲。
李时珍曰:治阴疟。

《发明》

李时珍曰:鼍甲所主诸證多属厥阴,其功只在平肝,木治血杀虫也。千金方治疯癫,有鼍甲汤,今药肆多悬之,云能辟蠹亦杀虫之意。

肉气味

甘有小毒。
苏颂曰:肉色似鸡,而发冷气痼疾。
陈藏器曰:梁周兴嗣嗜此肉,后为鼍所喷,便生恶疮此物有灵,不食更佳,其涎最毒。
陶弘景曰:肉至补益,亦不必食。

《主治》

《别录》曰:少气吸吸足不立地。
陈藏器曰:湿气邪气,诸虫腹内症瘕恶疮。
脂主治
张鼎曰:摩风及恶疮。

肝主治

肘后曰:五尸病用一具,炙热同蒜齑食。

《附方》

肠风痔疾苏颂曰:用皮及骨烧灰,米饮空心服二钱,甚者入红鸡冠,花白矾为末和之。

鼍部艺文《鼋鼍为梁赋》唐·王起

周穆穷辙迹之所经,驾鼋鼍而感灵,所以济浩汗,所以通杳冥。蜲蜲蜿蜿以代造舟之利,匪彫匪刻皆连外国之形,谅人力之不剿,信神功而永宁。当其师旅阗阗,旌旗肃肃,临九江而澶汗,驻八骏而蜷局望。既济于未济,终叹无梁,思载沉而载浮,孰能刳木得不乞灵于水府,假道于介族则鼋也。不得而深藏鼍也。不得而潜伏,既而擘波有声,异状可惊出,层潭而栉比,驾飞浪而砥平,连足俄维比浮柱之初,立镂甲迭映同版筑之相。成齐首而绳墨,勿用曳尾而规模,自呈其利,惟溥其安,无倾殊沧海之龟,构异银河而鹊。征彼诡类之可览,实至诚之所感。假赑屃以临深,托盘跚而习坎。其势逦迤,其状参差无远不届,惟危具持照赫燮之,五刃度张皇之。六师乘以周旋,且异琴高之鲤载。于沉溺还符毛宝之龟,渔者徒惊工人有耻,同罛共罗而罔。及画鹢雄虹而莫拟,题之不可殊。长卿之见书,抱之则难谢尾生之沉,水是知伐鼍以冒鼓,其用匪良解鼋,而染指其谋匪臧。孰若奋功于舟楫,感圣于君王,昔在深泉惧屑没于其穴。今符至德忽结构而成梁,固蹂躏而无害,将腾跃而有光。我皇化洽道丰,文修武偃要荒毕服,淳离斯返,何必驱鼍而驾鼋,劳师以袭远。

鼍部纪事

《汲冢周书·王会解》:会稽以鼍皆西向。〈注〉其皮可以为鼓,首似麈。
《竹书纪年》:穆王三十七年,大起九师,东至于九江,架鼋鼍以为梁。遂伐越至于旴。
《晋书·五行志》:孙亮初,公安有白鼍鸣。童谣曰:白鼍鸣,龟背平,南郡城中可长生,守死不去义无成。南郡城中可长生者,有急易以逃也。明年,诸葛恪败,弟融镇公安,亦见袭,融剖金印龟服之而死。鼍有鳞介,甲兵之象。又曰,白祥也。
《唐书·邓景山传》:景山,曹州人。至德初,擢拜青齐节度使,徙淮南。有鼍集城门,邓班语景山曰:鼍介物也。失所次,金不从革之象。其有兵乎。未几,宋州刺史刘展反。
《太平广记》:道州营陵中鼍,甲长八尺,下自然有文字,前后四足,各踏一龟。踏龟有时行,或踰山越水,俗莫敢犯。
《猗觉寮杂记》:宣和己亥都城北小民家晨起,见一物如龙伏床下,大惊。都人竞往观之,禁中取验之,乃鼍也。杖杀之,已而大水数年,有金人之祸。
国献家猷南都上河地,明初江岸常崩,盖猪婆龙于此,搜抉故也。以与国姓同音,嫁祸于鼋,及下令捕鼋尽,而崩岸如故。有老渔曰:当炙犬为饵,以瓮通其底,贯钓缗而下之;所获皆鼍。老渔曰鼍之大者食犬,即世之所谓猪婆龙也。

鼍部杂录

《荀子·王制篇》:圣王之制也:鼋鼍鱼鳖孕别之时,罔罟毒药不入其泽,不夭其生,不绝其长也。
《淮南子·主术训》:埳井无鼋鼍,隘也。
《新序》:鼋鼍保深渊,厌而出之浅渚,则必有网罗钓射之忧。
《春秋繁露》:恩及介虫,则鼋鼍大;咎及介虫,则鼋鼍呁。华州卮辞川深矣,鼍鳖犹以为浅,而穿穴其下,然而卒不免罹,于毕弋者何也,有身则有害也。

鼍部外编

《吕氏春秋·古乐篇》:帝颛顼令飞龙作八风之音,以祭上帝。乃令鳝先为乐倡,鳝乃偃浸,以其尾鼓其腹,其音英。
《神仙传》:董奉,候官人也。解县令有女,为精邪所魅,医疗不效,乃投奉治之,若得女愈,当以侍巾栉。奉然之,即召得一白鼍,长数丈,陆行诣病者门,奉使侍者斩之,女病即愈。奉遂纳女为妻。
《搜神记》:荣阳人张福船行,还野水边,夜有一女子,容色甚美,自乘小船来投福,云:日暮,畏虎,不敢夜行。福曰:汝何往。作此轻行。无笠,雨驶,可入船就避雨。因共相调,遂入就福船寝。以所乘小舟,系福船边,三更许,雨晴,月照,福视妇人,乃是一大鼍枕臂而卧福惊起,欲执之,遽走入水。向小舟是一枯槎段,长丈馀。丹阳道士谢非往石城买冶釜,还,日暮,不及至家;山中庙舍于溪水上,入中,宿,大声语曰吾是天帝使者,停此宿,犹畏人劫夺其釜,意苦搔搔不安。二更中,有来至庙门者,呼曰:何铜。铜应诺。曰:庙中有人气,是谁。铜云有人。言是天帝使者。少顷便还。须臾又有来者,呼铜问之,如前。铜答如故。复叹息而去。非惊扰不得眠。遂起,呼铜问之:先来者谁。答言:是水边穴中白鼍。汝是何等物。答言:是庙北岩嵌中龟也。非皆阴识之。天明,便告居人言:此庙中无神,但是龟鼍之辈,徒费酒食祀之。急具锸来,共往伐之。诸人亦颇疑之,于是并会伐掘,皆杀之。遂坏庙,绝祀。自后安静。
《闻喜县志》:郭璞人有见其睡形,变鼍云是鼍精也。《异苑》:高祖永初中,张春为武昌太守,时有人嫁女,未及升车,寺女忽然失性,出外欧击人,乃自云:己不乐嫁俗人。巫云:是邪魅。将女至江际,遂击鼓,以术咒疗。春以为欺惑百姓,刻期须得妖魅。翌日,有一青蛇来到坐所,即以大钉钉其头。至日中,时复见大龟从江来,伏于巫前,巫以朱书龟背作符,更遣入江。至暮,有大白鼍从江中出,乍沉乍浮,龟随后催逼。鼍自分死,冒来,先入漫与女辞诀,女遂恸哭云:失其姻好。于是渐差。或问巫曰:魅者归于一物,今安得有三。巫云:蛇是传通,龟是媒人,鼍是其对。所获三物,悉以示春。春始知灵验,皆杀之。
元嘉初,建康大夏营寡妇严,有人称华督与严结好。街卒夜见一丈夫行造护军府,府在建阳门内。街卒呵问,答曰:我华督造府。径沿西墙而入,街卒以其犯夜,邀击之,乃变为鼍,察其所出入处,甚莹滑,通府中池。池先有鼍窟,岁久因能为魅,杀之乃绝。
《志怪》:沙门僧竺瑶得神咒,尤能治邪。广陵王家女病邪,瑶治之。入门,瞑目骂云:老魅不念守道而干犯人。女乃大哭云:人杀我夫。魅在其侧曰:吾命尽于今。因歔欷,又曰:此神不可与争。乃成老鼍,走出庭中,瑶令扑杀之。
《酉阳杂俎》:毗诃罗国金辽山寺中,有石鼍,众僧饮食将尽,向石鼍作礼,于是饮食悉具。
《独异志》:唐开元中,燉煌李鹬,为邵州刺史,挈家之任,泛洞庭,时晴,登岸,因鼻血衄沙上,为江鼍所舐。俄与鹬一,其形体言语,衣服不异。鹬本形,为鼍所制,系于水中。其妻子家人随鼍就任。州人亦不能觉。为郡数年。因天下大旱,道士叶静能自罗浮山赴元宗急召,过洞庭,忽沙中见一人面缚,问曰:君何为者。鹬以状对。静能书一符贴巨石上,石即飞起空中。鼍妖方拥案晨衙,为巨石所击,遂复本形。时张说为岳州刺史,具奏,以舟楫送鹬赴郡,家人妻子乃信。今舟行,相戒不沥鼻血于沙中,以此故也。
《传奇》:贞元中,有湘媪,常以丹篆救人。病一日告乡人曰:往洞庭救数百人性命。至洞庭前一日,有大风涛,蹙一巨舟,泊一岛上而碎。所载近百人,各星居于岛上。忽有一白鼍,长丈馀,游于河上。数十人挝杀之,分食其肉。明日,有雪城,围岛,渐窄如束。其广不三数丈,岳阳人亦遥望雪城,莫能晓也。媪登岛飞剑刺之,白城如一声霹雳,遂崩。乃一大白鼍,长十馀丈,蜿蜒而毙,媪乃刘纲妻樊夫人也。
《艾子杂说》:艾子浮于海夜泊,岛峙中夜闻水下有人哭声,复若人言遂听之。其言曰:昨日龙王有令,一应水族有尾者,斩吾鼍也。故惧诛而哭汝,虾䗫无尾何哭,复闻有言曰:吾今幸无尾,但恐更理会科斗时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