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异兽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异兽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二十三卷目录

 黄腰兽部汇考
  图缺
  风土记〈石豰〉
  蜀地志〈黄腰逐母〉
  酉阳杂俎〈唐已〉
  珍珠船〈豰食猕猴〉
  虎荟〈豰犬属〉
 黄腰兽部纪事
 獍部汇考
  图缺
  述异记〈獍〉
  酉阳杂俎〈破镜〉
 犹部汇考
  图缺
  尔雅〈释兽〉
  海录碎事〈犹豫〉
  兽经〈犹〉
 猾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猾集解〉
  正字通〈猾〉
 异兽部汇考一
  异兽图〈计四十六则 图说六十二则〉

禽虫典第一百二十三卷

黄腰兽部汇考

释名

石豰《风土记》   唐已《酉阳杂俎》青腰《虎荟》

图缺


《风土记》

石豰

石豰似貉而形短,常捕取猴猿。

《蜀地志》黄腰逐母

黄腰兽鼬身狸首,生子长大能自活,则群逐其母令不得归,形虽小能杀牛鹿及虎。

《酉阳杂俎》唐已

黄腰,一名唐已。人见之不祥,俗相传食虎。

《珍珠船》豰食猕猴

郭璞云:豰似鼬而大,腰以后黄,一名黄腰。食猕猴。

《虎荟》豰犬属

豰似鼬而大似豹,而小犬属腰以上黄腰,以后黑小者名曰青腰,亦能食虎。

黄腰兽部纪事

《书蕉》:黄巢乱,有太白山人谒州刺史,崔尧封云:掘破牛山,贼自败。崔遂发卒掘之,得一石桶,中有黄腰兽一剑一,兽见剑自扑而死。巢至秋果败。

獍部汇考

释名

破镜《酉阳杂俎》

图缺


《述异记》

獍之为兽,状如虎豹而小。始生还食其母,故曰枭獍。

《酉阳杂俎》破镜

今言枭镜者,往往谓壁间蛛为镜。见其形规而匾伏,必为子所食也。西汉云:春祠。黄帝用一枭破镜以枭食母,故五月五日作枭羹也。破镜食父如貙虎眼黄。帝欲绝其类,故百物皆用之。傅元赋云:荐祠破镜,膳用一枭。

犹部汇考

释名

犹豫《海录碎事》  犬子《兽经》

图缺


《尔雅》

《释兽》

犹,如麂,善登木。
〈注〉健上树。〈疏〉说文云:犹玃属也,其状如麂,为兽健捷善能上树。

《海录碎事》犹豫

犹闻人声乃豫升木,如此上下故称犹豫。

《兽经》

犹,犬子也,自地而升树。
《尔雅》曰:犹,如麂,善登树。说文云:陇西谓犬子为犹玃属也。

猾部汇考

图缺


《本草纲目》

《猾集解》

雷敩曰:海中有兽名曰:猾。其髓入油中、油即沾水。水中生火,不可救。止以酒喷之即灭。不可于屋下收,故曰:水中生火,非猾髓而莫能。李时珍曰:此兽之髓,水中生火,与樟脑相同。其功亦当与樟脑相似也,第今无识之者。

《正字通》

海兽名猾,无骨入虎口,虎不能噬。处虎腹中、自内齧之。

异兽部汇考一

名目

鹿蜀        类
猾褢        猼詑
狸力        长右
彘         蛊雕        葱聋
         嚣溪边        如朱厌        举父
土蝼        狡
狰         天狗
        欢蛮蛮        穷奇
孰湖        䑏疏孟槐        孟极
幽頞        足訾
诸犍        那父
窫窳        诸怀
         闾𩣡马        狍鸮独        居暨䮝         天马领胡        䍶䍶豲         罴
鹿蜀图鹿蜀图

《山海经》
《南山经》
杻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
郭曰:声如人歌声。 任臣案骈雅曰:鹿蜀虎文马也。又五侯鲭云:鹿蜀祖阳山兽杻字之讹也。崇祯时鹿蜀见于闽南,崇德吴尔埙作诗记之云: 郭曰:佩之谓带其皮尾。 任臣案图赞曰:鹿蜀之兽马。质虎,文骧首吟鸣矫足腾。群佩其皮尾,子孙如
云。
类图类图

《山海经》
《南山经》
亶爰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有髦,其名曰类,自为牝牡,食者不妒。
郭曰:类或作沛,髦或作。 任臣案列子曰:亶爰之兽自孕而生曰类,河泽之鸟相视而生曰鹢。郭曰:庄子曰类。自为雌雄而化,今貆猪亦自为雌雄。 任臣案陈藏器曰:灵猫生南海山谷,状如狸,自为牝牡。《异物志》云:灵狸一体,自为阴阳。刘郁《西域记》云:西域出香狸,文似土豹。段成式言:香狸有四,外肾自能牝牡。详考诸说则类为灵狸无疑也。杨慎补注曰:今云南蒙化有此兽,土人谓之香髦。具两体二十八宿,真形图心房二宿皆具两体,星禽家,演房宿为兔,心宿为狐,今之兔有雌无雄。撑目而孕,狐有两体故能媚惑亶爰之类。自为牝牡,又何疑焉。再考此兽。名类盖种无异同,雄亦类雌雌亦类雄,类字之义愈益可明。《图赞》云:类之为兽,一体兼二近取诸身,用不假物窈窕是佩不知妒忌。程良孺读书考定曰:楚辞乘赤豹兮载文狸王,逸注云神狸,而不言其状。考《南山经》亶爰之山有兽名类,其状如狸,其文如豹,疑即此物也。

《尔雅翼》
《类》
类万物之化,有不可致诘者。庄子曰:鹢之相视,眸子不运而风化,虽雄鸣于上风雌应于下风。而风化类自为雌雄,故风化彼,或以色或以声,独类不待色声,假于风而已。说者以类为万物之类,如草虫异种而同类者,然类万物之类,盖多矣。猿猵狙以为雌麋鹿之交,鳅鱼之游彼非其类,且有之同类,安足言也。类盖鸟兽之名。列子曰:亶爰之兽,自孕而生曰类,河泽之鸟相视而生曰鹢。并鹢而言之则庄子之谓也。然以《山海经》论之类有二种,其一兽之出亶爰山者,如狸而有,其名曰狮类,如列子之说。其一则带山之鸟,如乌而五采文其名曰奇类。此亦四方之异气也。
猾褢图猾褢图

《山海经》
《南山经》
尧光之山,有兽焉,其状如人而彘鬣,穴居而冬蛰,其名曰猾褢,其音如斲木,见则县有大繇。
郭曰:如人斫木声,繇作役也,或曰其县是乱。 任臣按褢古怀字,汉隶苑镇碑畏威怀德是也。《太平御览》襄广,《博物志》作猾,皆误。骈雅曰:猾褢如人,而彘鬣礋。兽身而羊首,汪若海麟。书云:以燕伐燕猾褢是游。按《图赞》曰:猾褢之兽,见则兴役应政,而出匪乱不适天下。有道幽形匿迹,黄省曾读《山海经》曰国邑有大繇,康庄行猾褢。
猼詑图猼詑图

《山海经》
《南山经》
基山,有兽焉,其状如羊,九尾四耳,其目在背,其名曰猼詑,佩之不畏。
郭曰:博施二音,施一作陁。 任臣案元览作字,汇作。读书考定作缚詑。骈雅曰:羊九尾而四耳,曰:猼詑。又《事物绀珠》云:似羊,九尾四目。汇雅曰:似羊,四耳无尾。目附于背,五侯鲭云:猼詑墓山兽,互有异同皆误也。图赞曰:猼詑似羊,眼反在背,视之则奇。推之无怪,若欲不恐,厥皮可佩。《篇海》又云:似羊,四耳九尾,四目附于背,即此兽。
狸力图狸力图

《山海经》
《南山经》
南次二经之首,曰柜山,西临流黄,北望诸毗,东望长右。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名曰狸力,见则其县多土功。
长右图长右图

《山海经》
《南山经》
长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禺而四耳,其名长右,其音如吟,见则其地大水。
郭曰:以山出此兽,因以名之。 任臣案图赞曰:长右四耳,厥状如猴,实为水祥。见则横流,彘虎其身,厥尾如牛,元览云:长右也,猼詑也,四耳之兽也。骈雅云:狌狌长右,举父皆禺属也。
彘图彘图

《山海经》
《南山经》
浮玉之山,北望具区东望诸毗。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
郭曰:具区,今吴县西南太湖也。尚书谓之震泽。任臣案杨慎补注曰:浮玉即金山也,唐明皇改浮玉为金山。前人诗:天将白玉浮诸水,帝以黄金姓此山。又刘会孟曰:浮玉之山有二,在归安者为小浮玉,在孝丰者为大浮玉。苕水出其阴,然经云北
望具区则山在具,区南,非金山明矣。《一统志》浮玉在湖州城南七里玉湖中,巨石如积,波不以水盈,缩故名天目,《山志》曰天目,一名浮玉山,见《山海经》疑非是。按《事物绀珠》曰:长彘出湖州,浮玉山,如猴四耳,虎身牛尾,声如犬吠,即斯兽也。异物类苑引经,亦作长彘。


《山海经》
《南山经》
洵山,有兽焉,其状如羊而无口,不可杀也,其名曰
郭曰:洵,一作旬,无口,禀气自然。 任臣案王氏释义曰:自人至物未有无口,继之曰不可杀,为其不成物也。案兽经曰:蟨则比肩,则无口。《事物绀珠》如羊无口黑色孙愐,唐韵曰:兽名似羊黑色无口,不可杀也。又作图,赞曰:有兽无口,其名曰。害气不入,厥体,无间,至理之尽出乎自然。
蛊雕图蛊雕图

《山海经》
《南山经》
鹿吴之山,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
郭曰:蛊或作纂。 任臣案图赞曰:纂雕有角,声若儿号,骈雅云:蛊雕如雕而戴角。《事物绀珠》云:蛊雕如豹鸟喙一角,音如婴儿。
葱聋图葱聋图

《山海经》
《西山经》
符禺之山,其兽多葱聋,其状如羊而赤鬣。
任臣案《水经注》作观愚之山,纬略引此,作将遇之山。骈雅曰:羊之异者一角,谓之䍶䍶。赤鬣谓之葱聋一角,而神谓之觟𧣾。《事物绀珠》曰葱聋如羊,黑首赤鬣。


《山海经》
《西山经》
阳之山,其兽多犀、兕、虎、
任臣案字海云:皮有虎文,字汇云:豹文又音腰,状如狗而文首。
嚣图嚣图

《山海经》
《西山经》
羭次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禺而长臂,善投,其名曰嚣。
郭曰:亦在畏兽画中,似狝猴投掷也。 任臣按羭次即榆次,图赞曰:嚣兽长臂为物,好掷。
溪边图溪边图

《山海经》
《西山经》
天帝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狗,名曰溪边,席其皮者不蛊。
郭曰:溪或作谷,边或作遗。 任臣按熊氏冀越集木狗形如黑狗,能登木,其皮可为衣褥,能运动血气。李时珍《本草》云:川西有元豹,大如狗,黑色。尾亦如狗,其皮作裘褥甚煖,疑即溪边类也。《事物绀珠》云:溪边如狗,席其皮辟蛊,蛊腹病。或云蛇蛊、金蚕蛊之类。


《山海经》
《西山经》
皋涂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鹿而白尾,马足人手而四角,名曰如。
郭曰:前两脚似人手。 任臣按埤苍云:皋涂之山有兽如鹿,名曰。如骈雅曰:鹿四角为如,或作玃如。《广雅》曰:西方有兽焉,如鹿,白尾,马足人手,四角,其名曰玃。如亦作玃玃。《事物绀珠》曰:玃玃状如白鹿,前两脚似人手,后两脚似马蹄。图赞曰:玃如之兽,鹿状四觡,马足人手,其尾则白貌,兼三形。攀木缘石,又司马贞《引经》云:皋涂山有兽,似鹿,马足人手,四角,名为蠗。是古本异同也。梅氏云:蠗即玃猱。
朱厌图

《山海经》《西山经》
小次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厌,见则大兵。
任臣案骈雅曰:朱厌雍和腾猿獑猢风,母前儿皆猿属也。《事物绀珠》云:朱厌如猿,白身赤足,案图赞曰:凫徯朱厌,见则有兵类异感,同理不虚行推之,自然厥数难明。
举父图举父图

《尔雅》

《释兽》

豦,迅头。
〈注〉今建平山中有豦,大如狗似狝猴,黄黑色多髯鬣,好奋迅。其头能举石,擿人貜类也。

《山海经》
《西山经》
崇吾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禺而文臂,豹虎而善投,名曰举父。
郭曰:豹虎字误,举父或作夸父。 任臣按本草豦音据建平山有之,大如狗状如猴,黄黑色多髯鬣,好奋头举石掷人,即举父也。又有玃父,亦豦类。徐氏謇修赋云:悯举父之不量兮,蹴九鸟使安居。
土蝼图土蝼图

《山海经》
《西山经》
昆崙之丘,有兽焉,其状如羊而四角,名曰土蝼,是食人。
狡图狡图

《山海经》
《西山经》
玉山,西王母所居也。有兽焉,其状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其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见则其国大穰。
郭曰:晋太康七年,邵陵扶沟县槛得一兽,状如豹文有两角,无前两脚。时人谓之狡,疑非此。 任臣案卢楠蠛蠓集云:狡音厖吠豹,文纯扰。
狰图

《山海经》《西山经》
章莪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击石,其名曰狰。
郭曰:音静。 任臣案狰又音争,一曰似狐有翼,见广韵黄氏续《离骚经》枭授翼于狞狰,注云:似豹一角五尾,图赞曰:章莪之山,奇怪所宅,有兽似豹,厥色惟赤五尾一角。鸣如击石,又篇海言,如赤豹,五尾与狰相类,似误也。
天狗图天狗图

《山海经》
《西山经》
阴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可以禦凶。
郭曰:狸或作豹,榴榴或作猫猫。 任臣按大荒有赤犬,曰天犬。又太白化妖星,名天狗。穷奇兽亦名天狗,非此。《事物绀珠》云:天狗如狸白首,音如猫,食蛇。图赞云:乾麻不长,天狗不大,厥质虽小,禳灾除害气之相旺,在乎食带。
《大荒西经》
大荒之中,有赤犬,名曰天犬,其所下者有兵。
《周书》云:天狗所止,地尽倾馀光,烛天为流星,长十数丈,其疾如风,其声如雷,其光如电。


《山海经》
《西山经》
三危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牛,白身四角,其毫如披蓑,其名曰,是食人。
郭曰:蓑辟雨之衣也。 任臣按一作,骈雅曰:牛四角而白曰。字汇引此作獒古音略,又作傲
欢图欢图

《山海经》
《西山经》
翼望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狸,一目而三尾,名曰欢,其音如百声,是可以禦凶,服之已瘅。
郭曰:翼望或作上翠山,欢音欢或作原,百言其能作百种物声也,或曰百物名亦所未详。瘅黄瘅病也。 任臣按《太平御览》引经欢作欢,欢百声作百声,五侯鲭云:原一目二尾,音夺众音,即斯兽也。
蛮蛮图

《山海经》《西山经》
刚山之尾,洛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多蛮蛮,其状鼠身而鳖首,其音如吠犬。
图赞曰:鼠身鳖头,厥号曰蛮。
穷奇图穷奇图

《山海经》
《西山经》
邽山,有兽焉,其状如牛,猬毛,名曰穷奇,音如狗,是食人。
郭曰:或云似虎,猬毛有翼,铭曰穷奇之兽。厥形甚丑,驰逐妖邪。莫不奔走,是以一名号曰神狗。 任臣案高氏纬略,引此作封山云:穷奇闻人斗乃助不直者,文王出猎所获,张揖上林赋注:穷奇其音如狗皞,宛委馀编云:穷奇逐妖一名神狗。骈雅曰:牛猬毛谓之穷奇,黄香九宫赋,骖駽而挟穷奇,即此也。又逐疫神,亦名穷奇。《后汉志》云:穷奇腾根共食蛊,北方天神亦名穷奇。《淮南子》云:穷奇广莫,风之所生也。抱朴子云:前道十二穷奇,后从三十六辟邪,皆非此穷奇或作穷寄误。
《海内北经》
穷奇状如虎,有翼,食人从首始。所食被发。
郭曰:毛如猬。 任臣按《吕氏春秋》雁门北饕餮穷奇之地,《太平御览》北方有兽状如虎,有翼名穷奇,即此。又穷奇、浑敦、梼杌、饕餮是为四凶,取此义也。

《神异经》
穷奇

西北有兽焉,状似虎,有翼能飞,便剿食人,知人言语,闻人斗辄食。直者闻人忠信辄食,其鼻闻人恶逆不善辄杀,兽往馈之名曰穷奇,亦食诸禽兽也。
《尔雅翼》
穷奇

穷奇神异之兽能食人,上林赋云:穷奇象犀盖獬豸触邪挠之人。穷奇食忠信之士,其性相反,故其名曰穷奇。昔尧时四凶族有浑敦穷奇梼杌饕餮之名,而世莫能书其说。说者谓浑敦不开通之貌耳,按海内《东北经》曰:三危山西曰天山,莫水出焉,西流注于阳谷,有神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庄子以无为混沌。驩兜比周顽嚚目无辨别,故以浑敦比之穷奇之名,说者特谓其行好奇耳。按《神异经》曰:穷奇状如牛而色狸,尾长曳地,其声如狗,狗头人形,钩爪锯牙。逢忠信之人齧而食之,逢奸邪者则捕禽兽而饲之。亦食禽兽之肉,海内《西北经》亦曰:穷奇状如虎,有翼食人,从首始,在蜪犬北。又《东北经》曰:邽山上有兽,状如牛,猬毛名曰穷奇。注云:或云似虎,猬毛。有翼。海上所谓穷奇者千岁聃耳。虎一名神狗也,共工专诬害盛德,故以穷奇比之梼杌之名。说者特谓顽凶无俦匹之貌耳,按《物类相感志》曰:梼杌西荒中,兽如虎,毫长三尺,人面虎爪,口牙一丈八尺,人或食之,兽斗终不退却,唯死而已。荒中张捕之复黠逆知一名倒寿伯鲧傲狠亡身,故以梼杌比之饕餮之名。《北山经》曰:钩玉之山有兽,羊身人面,目在腋,虎齿人爪,音如婴儿,名曰狗鸮。食人如物。注云:贪婪食人未尽,遂害其身像,在夏后鼎。《左传》谓:饕餮者也,三苗饮食,贪冒,故以饕餮比之,由此四物言之,则窫窳大风,封豕凿齿长蛇之类,皆以物比人,不能详其说,然皆可以类通之也。
孰湖图

《山海经》《西山经》
崦嵫之山,有兽焉,其状马身而鸟翼,人面蛇尾,是好举人,名曰孰湖。
郭曰:喜抱举人。 任臣按骈雅马而人面鸟翼,曰孰湖,又游氏臆见作孰湘,未知所据。图赞曰:孰湖之兽,见人则抱。
䑏䑏

《山海经》
《北山经》
带山,有兽焉,其状如马,一角有错,其名曰䑏疏,可以辟火。
郭曰:音欢有错,言角有甲错也,或作历。 任臣案骈雅曰:䑏疏一角马也,五侯鲭云:䑏疏出常山如马一角,其性墨即此也。《异物汇苑》疏似误。图赞曰:厌火之兽,厥惟䑏疏。
孟槐图孟槐图

《山海经》
《北山经》
谯明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貆而赤豪,其音如榴榴,名曰孟槐,可以禦凶。
郭曰:貆豪猪也,禦凶辟凶邪气,亦在畏兽画中。任臣案骈雅曰:溪边如狗,孟槐如貆,石豰如貉,活褥如鼠。图赞云:孟槐似貆,其豪则赤,列象畏兽凶邪,是辟气之相胜,莫见其迹。又孟槐代醉,编作孟魂。
孟极图孟极图

《山海经》
《北山经》
石者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豹,而文题白身,名曰孟极,是善伏,其鸣自呼。
郭曰:题额也。 任臣按《兽经》云:在子其鸣也,在子孟极,其鸣曰孟极。骈雅曰:孟极诸犍豹属也。麟书云:孟极是覆指此。
幽頞图幽頞图

《山海经》
《北山经》
边春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禺而文身,善笑,见人则卧,名曰幽頞,其鸣自呼。
郭曰:边春或作春山,幽頞或作。 任臣按《事物绀珠》曰:幽頞如禺,文身善笑。图赞曰:幽頞似猴,俾愚作智,触物则笑。见人佯睡,好用小慧,终是婴累。頞古音馀,作鴳又《太平御览》作幽颇疑误。
足訾图足訾图

《山海经》
《北山经》
蔓联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禺而有鬣,牛尾、文臂、马蹄,见人则呼,名曰足訾,其鸣自呼。
任臣案《兽经》云:足訾,文臂,风狸,长眉。五侯鲭云:足訾如禺有鬣。骈雅云:、足訾皆禺属也。图赞曰:鼠而傅翼厥,声如羊孟,极似豹。或倚无良,见人则呼,号曰足訾。
诸犍图诸犍图

《山海经》
《北山经》
单张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豹而长尾,人首而牛耳,一目,名曰诸犍,善吒,行则㘅其尾,居则蟠其尾。
任臣按顾野王玉篇云:犍兽似豹,人首一目,即此也。
那父图那父图

《山海经》
《北山经》
灌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尾,其音如,名曰那父。
郭曰:如人呼唤。 任臣案骈雅曰:兽似牛,而白尾曰那父,赤尾曰领月,马尾曰精精。
窫窳图窫窳图

《尔雅》

《释兽》

䝟貐,类貙,虎爪,食人,迅走。
〈注〉迅疾。〈疏〉迅疾也,䝟貐之兽,其状类貙而虎爪,食人疾走。《山海经》云:少咸山有兽,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窫窳。其音如婴儿,食人其名与此同,其状与此异。

《山海经》
《北山经》
少咸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窫窳,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郭曰:《尔雅》云:窫窳似虎爪,与此错轧愈二音。任臣案尔雅䝟貐类貙,食人迅走。《淮南子》尧时窫窳为民害,乃使羿杀之。《海内南经》窫窳龙首,是食人。《海内西经》窫窳蛇身人面,骈雅牛身人面而马足,曰窫窳,或为猰㺄,或为窫窳。形状不同,所传亦异,实未详也。
《海内南经》
窫窳龙首,居弱水中,在狌狌知人名之西,其状如龙
首,食人。
郭曰:窫窳本蛇身人面,为贰负臣所杀,复化而成此物也。
《海内西经》
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窫窳者,蛇身人面,贰负臣所杀也。

《述异记》

䝟貐

䝟貐兽中最大者,龙头马尾,虎爪长四百尺,善走。以人为食,遇有道君则隐藏,无道君则出食人。
诸怀图诸怀图

《山海经》
《北山经》
北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四角、人、目、彘耳,其名曰诸怀,其音如鸣雁,是食人。
任臣按刘会孟曰:恒山浑源即北岳,相传飞至曲阳县,历代怯升者,就祠于曲阳。骈雅曰:牛四角人目,曰诸怀。又篇海字汇作通,作事物。绀珠曰:似牛三足,似牛四角。《元览》云:诸怀也,也,四角之兽也。


《山海经》
《北山经》
堤山,有兽焉,其状如豹而文首,名曰
郭曰:或作古字耳,音幺。 任臣按《事物绀珠》云:如豹文首。
闾图闾图

《仪礼》
《乡射礼》
于郊,则闾中,以旌获。
〈注〉闾兽名如驴一角,或曰如驴岐蹄。《周书》北唐以闾,析羽为旌。

《山海经》
《北山经》
县雍之山,其兽多闾麋。
郭曰:今在晋阳县西,名汲瓮。雍音瓮闾即羭也,似驴而跂蹄,角如羚羊,一名山驴。《周书》曰:北唐以闾,亦见乡射礼。 任臣案礼曰:君国中射则皮树中,于郊则闾中。陈祥道《礼书》云:闾如驴一角。《广志》曰:驴羊似驴。《南史》云:滑国出野,驴有角,皆闾也。或曰归藏,齐母经两壶两羭即此。

《汲冢周书》
《王会解》
北唐戎以闾闾似隃冠。
北唐戎在西北者也,射礼以闾象为射器。
《尔雅翼》

闾如驴一角,或曰如驴。而跂蹄古者,大射于大学,以为受算之器。名之为中乡。射礼君国中射则皮树中,于郊则闾中,于境则虎。大夫兕中士鹿。中𩭄〈一作中前跪凿,背容入,算释获者,奉之先首。盖皆刻木为之,状如此等兽,而伏其背以盛算。前足跪者,象兽教扰受负也,周官有服不氏,掌教扰猛兽顾。兽有堪受负者,有不合受负者,若今驼受负则四足俱屈,然则取皮树闾虎兕者,当亦与驼同意也。闾之为物罕见。《周书·王会篇》北唐戎贡以闾闾似隃冠,不知隃冠之为何物。而北山海经县瓮之山,其兽多闾。郭氏曰:闾则羭也,似驴岐,蹄角如羚羊,一名山驴。说者,言山驴以为山羊之类,大如鹿皮,堪靴用两角,大小如山羊。一边有蹙文,又疏慢者为山驴,则虽岐蹄而不一角,而皮树者,人面兽形。又兽之异者,今仪礼皮树一作繁竖。
𩣡𩣡

《尔雅》

《释兽》

驨,如马,一角,不角者骐。
〈注〉元康八年,九真郡猎得一兽,大如马,一角角如鹿茸,此即驨也。今深山中人,时或见之,亦有无角者。〈疏〉驨兽名也,状如马,一角不角者,名骐。

《山海经》
《北山经》
敦头之山,旄水出焉,而东流注于印泽。其中多𩣡马,牛尾而白身,一角,其音如呼。
任臣案马一角者,名驨。元康八年九真郡曾猎得之,王会解云:俞人虽马,虽马亦一角皆斯类也。郭璞江赋𩣡马腾坡以嘘蹀。骈雅曰:白而一角,谓之𩣡马。明睿宗江汉赋:水狗𩣡马,厥类,孔多。图赞曰:有兽如豹,厥文惟缛闾善跃崄。𩣡马一角。又吴从仙别记,作施水出,𩣡马旄字之误也。
狍狍

《山海经》
《北山经》
钩吾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是食人。
郭曰:为物贪婪,食人未尽,还害其身。象在夏鼎。《左传》所谓饕餮是也,狍音咆。 任臣按骈雅云:羊身人面腋目,曰:狍鸮。《谈荟》云:猼訑目在背上,狍鸮目在腋下。按宣和博古图:古器多篆云雷、饕餮之形。《吕氏春秋》曰: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黄伯思东观馀论曰:饕餮之为物,食人未尽,还齧其躯,又其目在腋下。山经所谓狍鸮者,故多以饰器之。腋腹象其本形,示为食戒,彭俨五侯鲭云:钩吾山兽名饕餮,能食人。图赞曰:狍鸮贪惏,其目在腋,食人未尽,还自龈割,图形妙鼎,是谓不若。

《尔雅翼》
饕餮〈音叨贴〉

饕餮羊身而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音如婴儿,食人如物。钩吾之山,有之。《山海经》谓之狍鸮。郭氏以为贪婪,食人未尽,遂害其身,像在夏后鼎,以夏鼎言。昔夏之方有德也,远方图物贡金九牧,铸鼎像物百物,而为之备使民知神奸,是则夏鼎上无所不像,今独称饕餮者,饕餮食而不戒,以自残其身。鼎食器也。欲使食者知以为鉴,故尤别而异之,其图在足。《吕氏春秋》曰:周鼎者,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报速也。今鼎鬲之类,凡三足者,每足皆作兽状。瞋目屯牙,自衔其足,此则饕餮象也。其事自夏鼎来矣。饕餮之名,说者谓贪财为饕,贪食为餮耳,三苗饮食贪冒,故以饕餮比之。


《山海经》
《北山经》
北嚣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白身犬首,马尾彘鬣,名曰独
任臣按图赞云虎状马尾,号曰独《说文》云:北嚣山有独,兽如虎,白身豕鬣尾如马,余蜀切。骈雅曰:独如虎而马尾,猾褢如人而彘鬣,《事物绀珠》云:独如虎,白身犬首,马足豕鬣。
居暨图居暨图

《山海经》
《北山经》
梁渠之山,其兽多居暨,其状如汇而赤毛,其音如豚。
郭曰:汇似鼠,赤毛如刺猬。 任臣按汇古猬字即猬鼠。《广韵》云:似猬而赤尾者,名居暨,或作居。集韵曰:居兽似猬,毛赤。
䮝䮝

《山海经》
《北山经》
太行之山,其首曰归山。有兽焉,其状如羚羊而四角,马尾而有距,其名曰䮝,善还,其鸣自叫。
郭曰:还旋旋舞也,䮝音晖。 任臣按李氏本草䮝山驴之类。《图赞》曰:䮝兽四角马尾有距,涉历归山,腾险跃阻,厥貌惟奇,如是旋舞。
天马图天马图

《山海经》
《北山经》
马成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白犬而黑头,见人则飞,其名曰天马,其鸣自
郭曰:言肉翅。飞行自在。 任臣按韵宝云飞天上神兽,鹿头龙身。在天为勾陈,在地为天马,即其兽也。文人用天马行空之语,亦指此尔。图赞曰:龙凭云游腾蛇假雾,未若天马自然凌翥。有理悬运天机潜御,吴淑锦赋辟邪。天马之奇,名山藏载。永
乐十八年忽鲁谟斯进天马,即此兽也。又徐陵云:天马龙媒。梁简文云天马半汉,指汉之天马,非此。
领胡图领胡图

《山海经》
《北山经》
阳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赤尾,其颈,其状如勾瞿,其名曰领胡,其鸣自詨,食之巳狂。
郭曰:言颈上有肉,勾瞿斗也。 任臣按骈雅曰:兽似牛而赤尾,曰领胡。 按鸟兽自为雌雄者,亶爰之类,之禽,带山鵸,鵌竹山豪彘,阳山象蛇,以至火眼狻猊,一首两身相为牝牡。而人类傀异,亦有婆罗门半释迦之属,两体毕具,内典列于五种黄门,是皆天地不正之气,阴阳变异之事也。
䍶䍶

《山海经》
《北山经》
泰戏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羊,一角一目,目在耳后,其名曰䍶䍶,其鸣自
郭曰:音栋, 任臣按兽经曰:䍶䍶一目从,从六足。《元览》曰:解廌駮,䑏疏䍶䍶,一角之兽也。骈雅曰:羊一角,谓之䍶䍶。杨慎奇字韵云:䍶䍶,今产于代州雁门谷口,俗呼为耩子。见则岁丰,音东。见《晋志》曹学佺《名胜志》曰代州谷中常产兽,其名曰䍶。状如羊,一目一角,目生耳后,鸣则自呼。《河源志》云:昆崙以西,兽有毫牛,野马狼狍,䍶羊之类,又字汇引此作,又集韵音,陈别有兽,名似豕,目出于耳,亦与此类,见《事物绀珠》
豲图豲图

《山海经》
《北山经》
乾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三足,其名曰豲,其鸣自詨。
任臣按元览曰:从从六足,豲三足。
罴图罴图

《山海经》
《北山经》
伦山,有兽焉,其状如麋,其川在尾上,其名曰罴。
郭曰:川窍也。 任臣按杨慎补注曰:伯乐相马经,有马白州,当是川字,以此可證。姚旅露书云:伦山兽川在尾上,则川可为穿也。谈荟云罴有二种,如麋与,如熊者,别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二十四卷目录

 异兽部汇考二
  异兽图〈计四十四则 图说计四十六则〉

禽虫典第一百二十四卷

异兽部汇考二

名目

从从        狪狪
軨軨        犰狳
朱獳        獙獙
蠪侄        峳峳胡        精精猲狙        当康
合窳        蜚
         朏朏蠪蚳        马腹
夫诸        犀渠        山膏        文文
神𧕦围       狼雍和        獜         狙如𤝻即        梁渠闻        蛫并封        罗罗
开明兽       夔
踢        双双蛊         戎宣王尸
猎猎        
从从图

《山海经》《东山经》
栒状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犬,六足,其名曰从从,其鸣自詨。
任臣按《兽经》云:从从六足。骈雅曰:从从六足犬也。一作又作《事物绀珠》云:如犬,六足尾长丈馀。《宋书》六足兽王者,谋及众庶则至。
狪狪图

《山海经》《东山经》
泰山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珠,名曰狪狪,其鸣自䚯。
郭曰:音如吟,恫之恫。 任臣按骈雅曰:狪狪珠豚也。亶爰子云:召䗤狪,使先驱。谓此。又彭氏五侯,豚作狪狪,亦作孙愐。唐韵曰:兽似豕,出泰山。图赞曰:蚌则含珠,兽何不可,狪狪如豚,被褐怀祸患,难无由招之自我。盖物有珠者,瀛州之绀,翼滥水之鱼,与夫珠母、文魮龙蛇、珠蟞之属,为种不一。最异者,狪狪以兽而孕珠。殆犹之羊,哀马墨鹿璚狐媚珠也,又顾氏《说略》载:易定之水,马吐珠,刘鋹之苑羊吐珠。更为物类之变矣,䚯释义本作
軨軨图

《山海经》《东山经》
空桑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虎文,其音如钦。其名曰軨軨,其鸣自叫,见则天下大水。
郭曰:钦或作吟。 任臣按骈雅曰:牛而虎文,曰軨軨。亶爰集云:命軨軨使奔骤,王世贞诗:軨軨娱空桑,鹿台啸凫徯。即此也。图赞曰:堪軨軨殊气同占,见则洪水,天下昏垫。岂伊妄降亦应。《图谶谈荟》云:水兽兆水,軨軨之兽,见则天下大水也。
犰狳图

《山海经》《东山经》
馀峨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菟而鸟喙,鸱目蛇尾,见人则眠,名曰犰狳,其鸣自䚯,见则螽蝗为败。
郭曰:仇馀二音,眠言佯死也。 任臣按篇海曰:狳兽见似兔鸟,喙鸱目兽。经云:山都见人则走,犰狳见人则眠。骈雅曰:𤝻即如貘,犰狳鸟喙。《图赞》曰:犰狳之兽,见人佯眠,与灾协气出,则无年,此岂能为归之于天。《事物绀珠》作犰㺄。
朱獳图

《山海经》《东山经》
耿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鱼翼,其名曰朱獳,其鸣自叫见则其国有恐。
任臣按骈雅曰:朱獳乘黄狐属也。《事物绀珠》曰:朱獳似狐,鱼翼亶爰。集云率獳,𤟤而来御,即此。《图赞》曰:朱獳无奇,见则邑骇通,感靡诚惟数所在,因事而作,未始无待。
獙獙图

《山海经》《东山经》
姑逢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有翼,其音如鸿雁,其名曰獙獙,见则天下大旱。
任臣按骈雅曰:獙獙鸟翼狐属也,卢楠蠛蠓。集云:穷怪异兽,猎猎獙獙。
蠪侄图

《山海经》《东山经》
凫丽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九首、虎爪,名曰蠪侄,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任臣按骈雅云:灌灌九尾狐也,蠪侄九首狐也,皆食人。然灌灌青丘,鸟名朱氏以为狐误矣。亶爰集云:蠪峳翼其修轭兮,率獳𤟤而来御。《元览》云:蠪侄九首,蔡茂两头,皆指此,或作蠪蛭。唐韵云:蠪蛭如狐,九尾虎爪,呼如小儿,食人。一名蛭。《广博物志》又作龚蛭兽九首者,别有开明九首。又阿羊九头,而更食,国乱乃出,见淮南毕万术。


《山海经》《东山经》
䃌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羊目、四角、牛尾,其音如狗,其名曰峳峳。见则其国多狡客。
郭曰:音攸狡,狡猾也。 任臣案骈雅:马四角牛尾,曰峳峳。《元览》云:土也,嗛羊也,诸怀也,也,夫也,四角之兽也。狡客奸人也。麟书云:狡客用乃有峳峳,五侯鲭云峳峳。见其国多狡猾。《图赞》曰:治则得贤,亡由失人。峳峳之来,乃致狡宾归之,冥应谁见其津。
妴胡图

《山海经》《东山经》
尸胡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麋而鱼目,名曰妴胡,其鸣自䚯。
精精图

《山海经》《东山经》
踇隅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马尾,名曰精精,其鸣自叫。
任臣按骈雅曰:兽似牛而马尾,曰精精。万历二十五年,括苍得异兽,其角双身作鹿文,马尾牛蹄。董斯张吹景录引此为證,或又云乃辟邪也。
猲狙图

《山海经》《东山经》
北号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狼,赤首鼠目,其音如豚,名曰猲狙,是食人。
任臣按杨慎古音略。引经云:有兽赤眉鼠目,名曰猲狙,与此文异。
当康图

《山海经》《东山经》
钦山有兽焉,其状如豚而有牙,其名曰当康,其鸣自叫,见则天下大穰。
任臣按骈雅云:当康牙豚也,《事物绀珠》作当庚误。
合窳图

《山海经》《东山经》
剡山有兽焉,其状如彘人面。黄身而赤尾,其名曰合窳,其音如婴儿,是兽也,食人,亦食虫蛇,见则天下大水。
任臣按《事物绀珠》曰:合窳如猪,人面血食。骈雅曰:皮树在子合窳,皆人面兽也。图赞曰:猪身人面,号曰合窳厥。性贪残物无不咀,至阴之精,见则水雨。
蜚图

《山海经》《东山经》
太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
郭曰:言其体含灾气也,其铭曰:蜚之为名,体似无害,所经枯竭甚于鸩,厉万物斯惧思尔遐逝。 任臣按春秋庄二十五年秋有蜚,刘侍读春秋解,引此谓蜚状若牛,一目蛇尾,江休复杂志亦云。唐彦猷有旧本,《山海经》说蜚处渊则涸,行木则枯,春秋所书似即此物。若是负蠜不当,云有谓之多可也。未审是非,又字汇似牛,白首一目,疑为此兽。篇海引经又作。五侯鲭云:蜚生太山,行水水竭,行草草枯。图赞云:蜚则灾兽跂踵,厉深会所经,涉竭水槁林禀气,自然体此殃淫。


《山海经》《中山经》
甘枣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鼠而文题,其名曰,食之已瘿。
郭曰:鼠所未详,音虺字亦或作虺,音那,或作熊也。 任臣按鼠集韵注云:兽名群书。钩元云:古之熊字作,与字相近,古音略曰:又音熊,又按集韵云:兽似鼠斑头,食之明目,与此略异。草木子云:阻气多瘿。
朏朏图

《山海经》《中山经》
霍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尾有鬣,名曰朏朏,养之可以已忧。
郭曰:谓畜养之也,普昧反。 任臣按骈雅曰:朏朏蒙颂皆狸属也。《麟书》云:安得朏朏与之游,而释我之忧。
蠪蚳图

《山海经》《中山经》
昆吾之山有兽焉,其状如彘而有角,其音如号,名曰蠪蚳,食之不眯。
郭曰上已有此兽,疑同名,号如人号哭也。 任臣按五侯鲭云:蠪蚳似九尾狐,见而年丰。《事物绀珠》云:蠪蚳兽似狐,九首九尾,见则丰稔。十年是合蠪侄为一物也,误矣。骈雅曰:蠪蚳角彘也。
马腹图

《山海经》《中山经》
蔓渠之山伊水出焉,而东流注于洛。有兽焉,其名曰马腹,其状如人面虎身,其音如婴儿,是食人。
任臣按骈雅虎而人面,曰马腹。陶弘景《刀剑录》汉章帝建初八年,铸一金剑投伊水中,厌人膝之怪。《水经注》中庐县涑水中有物如三四岁小儿,鳞甲如鲮鲤,膝头似虎掌爪,常没水中,出膝头小儿不知,欲取戏弄,便杀。人名为水唐。形状与马腹颇类,又襄沔记中庐有沔水注于沔。此水有物杀人,名水虎。盛氏《荆州记》云:生得者,摘其鼻厌可小,小便名曰水卢。合诸书观之水唐、水卢、水虎。其为马腹异名审矣。又暌车志,言峡江水中有物,头似狻猊而无足,自颈以下如疋练,喜食马土人,谓之马皮婆。名与此小类附记之。
夫诸图

《山海经》《中山经》
敖岸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白鹿而四角,名曰夫诸,见则其邑大水。
任臣按骈雅曰:鹿四角而白为夫诸麟,书云夫诸横流天戒罔忧,元览作夫


《山海经》《中山经》
扶猪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貉而人目,其名曰
郭曰:貉或作古字音银或作麋。 任臣按尔雅貈子貆注云:雌者名,今江东呼貉为也。貈即貉,《黄氏绀珠》云:如貉人目。
犀渠图

《山海经》《中山经》
釐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苍身,其音如婴儿,是食人,其名曰犀渠。
任臣按骈雅,牛音如婴儿,曰犀渠。


《山海经》《中山经》
釐山滽滽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伊水。有兽焉,名曰,其状如獳犬有有鳞,其毛如彘鬣。
郭曰:音颉毛生鳞间。 任臣按水乌龙骨豽之类,獳犬怒犬也,范槲《蜀都赋》云:叫窱之獳。
山膏图

《山海经》《中山经》
苦山有兽焉,名曰山膏,其状如逐,赤若丹火善詈。
郭曰:逐即豚字詈,好骂人。 任臣按骈雅曰:山膏善詈,赣巨善笑,蒲牢善鸣,山缫善语。五侯鲭曰:山膏生苦山善骂《事物绀珠》曰:山膏若豚,赤若火。
文文图

《山海经》《中山经》
放皋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蜂,枝尾而反舌,善呼,其名曰文文。
郭曰:好呼唤也。 任臣按王氏释义曰:今岭海有异蛇,亦善呼人之名。骈雅曰:蛊雕如雕而戴角,文文如蜂而反舌。《兽经》云:文文善呼,古音复字。云:文文兽名音问。
𧕦

《山海经》《中山经》
骄山神𧕦围处之,其状如人面。羊角虎爪,恒游于睢漳之渊,出入有光。
郭曰:音鼍渊水之府奥也。 任臣按卢楠蠛蠓,集云:槛环狗而践𧕦围,即此也。


《山海经》《中山经》
蛇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白尾长耳,名狼,见则国内有兵。
郭曰:一作国有乱。 任臣按骈雅曰:狼獙獙狐属也。《图赞》云:狼之出兵,不外击,雍和作恐,乃流疫同恶,殊灾气各有适。
雍和图

《山海经》《中山经》
丰山有兽焉,其状如猿,赤目,赤喙,黄身,名曰雍和,见则国有大恐。
任臣按猿即猿,尔雅猱猿善援扬雄赋,猿貁拟而不敢下《麟书》云:天狗电落,不恐雍和即此。


《山海经》《中山经》
依轱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犬,虎爪有甲,其名曰獜,善,食者不风。
郭曰:体有鳞甲,跳跃自扑也,鞅奋二音不风,不畏天风也。 任臣按《图赞》曰:有兽虎爪厥,号曰獜好。自跳扑鼓甲振奋,若食其肉不觉风迅。


《山海经》《中山经》
乐马之山有兽焉,其状如汇,赤如丹火,其名曰,见则其国大疫。
郭曰音戾, 任臣按汇猬鼠也,十六国春秋南燕太上四年,燕主超祀南郊。有兽类鼠而色赤。集于圜丘之侧,疑即此兽,但其大如马,未审是非。
狙如图

《山海经》《中山经》
倚帝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鼣鼠,白耳白喙,名曰狙如,见则其国大兵。
郭曰:鼣音吠。尔雅说:鼠有十三种,中有此鼠,形所未详。 任臣按《本草纲目》作鼣。《广博物志》《事物绀珠》云:狙如鼠耳,白喙。《图赞》曰:狙如微虫,厥体无害,见则师兴两阵,交会物之所感焉,有小大。
𤝻

《山海经》《中山经》
鲜山有兽焉,其状如膜犬,赤喙、赤目、白尾,见则其邑有火,名曰𤝻即。
郭曰:音移。 任臣按膜即貘。《南中志》云:貘大如驴,状似熊,苍白色多力舐铁消千斤,其皮温暖,五侯鲭云:貘粪可以切玉,貘溺可以消铁成水。骈雅曰:𤝻即如膜。《事物绀珠》云:𤝻即如犬目,喙赤尾白,见则大火。《谈荟》曰:火兽兆火𤝻即火兽,见则邑有火灾也。
梁渠图

《山海经》《中山经》
历石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虎爪,名曰梁渠,见则其国有大兵。
任臣按骈雅曰:梁渠朏朏,蒙颂皆狸属也。《图赞》曰:梁渠致兵𤝻即起灾,鵌辟火,物各有能,闻之,见大风乃来。


《山海经》《中山经》
几山有兽焉,其状如彘,黄身、白头、白尾,名曰闻,见则天下大风。
郭曰:一作音瓴。 任臣按骈雅曰:闻黄彘也。《事物绀珠》云:闻如猪,黄身头尾白,又云:如彘黄,身首尾白亦斯兽也。《谈荟》云:风兽兆风,闻之兽,见则天下大风也。集韵作,又作音吝。
蛫图

《山海经》《中山经》
即公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龟,而白身赤首,名曰蛫,是可以禦火。
任臣按《事物绀珠》云:蛫状如龟,白身赤首,又相如《上林赋》獑胡豰蛫栖,息乎其间,意即此兽。
并封图

《山海经》《海外西经》
并封在巫咸东,其状如彘,前后皆有首,黑。
郭曰:今弩弦蛇,亦此类也。 任氏案游氏臆见云:西区阳有鳖封,谓之两头鹿。朱氏骈雅曰:鳖封两首彘也,鳖封并封屏。蓬似是一物。胡应麟三坟补逸曰:王会称区阳以鳖封。鳖封者,若彘,前后有首。王伯厚补注云:《盛弘之记》武陵郡西有兽如鹿,前后有头,常以一头食一头行,然不言名鳖封,考以《山海经》所载。并封,状如彘,前后有首,盖斯物也。又《后汉书》云阳有神鹿两头,能食毒草。《华阳国志》曰:此鹿出云阳南郡熊,舍山即余义也。《酉阳杂俎》云:双头鹿矢名耶希,耶鹿名。《博物志》云:荼苜机出,永昌郡音蔡茂机,是两头鹿,名弘之所记。即此耳。《图赞》曰:龙过无头,并封连载,物状相乖,如骥分背,数得自通寻之,愈阂又史訇云:神功元年安国献两首犬,亦并封类附记之。
《大荒西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鏖鏊钜,日月所入者。有兽,左右
有首,名曰屏蓬。
郭曰:即并封也,语有轻重耳。 任臣按稽瑞录云:鹿鏊山有兽,左右有首,名并蓬。
罗罗图

《山海经》《海外北经》
北海内有青兽焉,状如虎,名曰罗罗。
开明兽图

《山海经》《海内西经》
海内昆崙之墟,在西北,帝之下都。昆崙之墟,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面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
昆崙南渊深三百仞。开明兽身大类虎而九首,皆人面,东向立昆崙上。
郭曰:天兽也,铭曰:开明为兽,禀资乾精,瞪目昆崙,威振八灵。 任臣案骈雅云:虎大而长尾曰酋耳,长尾而五采曰驺吾,九首而人面曰开明。图赞云:开明天兽禀,兹乾精虎身人面,表此杰形,瞪视昆山,威慑百灵。刘基乐府曰:指挥开明辟帝关。又抱朴子称昆崙有神,兽狮子辟邪。天鹿焦羊之属,五城十二楼下,有黄龙、白虎、蜲蛇。开明不独开明也。
夔图

《山海经》《大荒东经》
东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里。其上有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出入水则必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皇帝得之,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郭曰:雷兽即雷神,人面龙身,鼓其腹者。橛犹击也。
任臣按薛综东京赋注:夔如龙,有角,鳞甲光如
日月。《博物志》云:夔形如鼓,而知礼元览云山之精名曰夔,状如鼓,一足而行,以名呼之,可使取虎豹。《说文·先训》曰:夔如龙一足,象有角,手人面之形诸所,称说名同实异非此也。六帖曰:夔一足,踔而行。孟康曰:夔似牛,一足无角,其音如雷。《事物绀珠》曰:灵夔生东海似牛,苍身一足无角,出入必有风雨,即斯兽耳。又案陈晹乐书有夔鼓,唐扛鼓有灵,夔吼之曲,皆本此而作。黄帝祠额解云:雷兽之骨,以橛夔鼓。麟书云徒橛雷骨,夔鼓张势,谓此也。千宝《搜神记》云:杨道和田中值霹雳,下击道和,以锄
格其肱,坠地不得去,色如丹,目如镜。毛角长三尺馀,状如六畜,头如狝猴。李肇国《史补》曰:雷州春夏多雷,秋日则伏地中,其状如彘,人多取食之,此为雷兽也。
《尔雅翼》

夔一足之兽,舜之诸臣。龙虎熊罴皆取于猛兽。其乐正名夔。鲁哀公与孔子论乐后,夔一足有异于人。孔子以舞语告之,以为唯圣人能知。和六律均五声,知乐之本以通八风。夔能若此一而足矣,曰:一足非一足也,至子贡论夔不达于礼。疑其穷经。孔子以为古人之达于礼而不达于乐谓之素。达于乐而不达于礼谓之遍。夫夔达于乐而不达于礼。是以传于此名也。盖礼乐皆得,然后以为成人而不学礼者,则无以立。夔自以达乐而不达于礼,若夔兽一足,然盖有所不备,是故以为名。谦之至此兽一足,故立则嶷然书,所谓祗载见瞽叟夔夔齐慄者,盖其庄立不倚如此。亦不减乎兽,故庄子称夔踸踔而行,则怜蚿蚿多足。则怜蛇,蛇动脊胁而行,则怜风,风蓬蓬而起。则怜目,目则怜心者,以明万物各适其适而不能相为,用夔不常见故,以为木石之怪,薛综解《东京赋》称夔如龙,有角鳞甲,光如日月。见则其邑大旱。《博物志》则言形如鼓而知礼,岂亦以其立斋慄,故谓之知礼耶。此与礼记后夔所取,达乐而不达礼者,义又异矣。《山海经》云:岷山多犀象夔。郭璞曰:今蜀山中有大牛,重数千斤,名曰夔。


《山海经》《大荒南经》
南海之外,赤水之西,流沙之东,有兽,左右有首,名曰踢。
郭曰:出名国,黜惕两音。 任臣案骈雅曰:踢屏蓬两首兽也。《事物绀珠》云:踢左右有首,又佩觿作迹踢,续骚经作踢皆此。
双双图

《山海经》《大荒南经》
南海之外,赤水之西,流沙之东,有三青兽相并,名曰双双。
郭曰:言体合为一也,《公羊传》所云:双双而俱至者,盖谓此也。 任臣按兽经曰:文文善呼,双双善行,《骈志》云:双双合体,蛩蛩假足,麟书曰:双双俱来孟极是覆。五侯鲭云:双双在南海外,三青兽合为一体。骈雅曰:流沙之东,三兽相并,曰双双。徐氏宾远赋兽则摩伽招贤,独步双双,又双双亦鸟名,见读书考定。
蛊图

《山海经》《大荒西经》
榣山有蛊状如菟,胸以后裸不见,青如猿状。
言皮色青,不见其裸露处。
戎宣王尸图

《山海经》《大荒北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有赤兽,马状无首,名曰戎宣王尸。
郭曰:犬戎之神,名也。 任臣按此神兽状,非真兽也。
猎猎图

《山海经》《大荒北经》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衡天。有先民之山。有黑虫如熊状,名曰猎猎。
郭曰:或作,音夕同。 任臣按篇海引经云:牛氏山有黑兽,状如熊,名曰猎猎。与本文少异。《事物绀珠》云:猎猎如熊,黑色卢楠。赋云:穷怪异兽,猎猎獙獙,狪狪。又汇雅又良犬,一名猎猎。然宋猪之猪音,鹊与此同字,异音也,非此兽。


《山海经》《海内经》
有青兽如菟,名曰狗。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二十五卷目录

 异兽部汇考三
  三才图会图〈计六则 图说九则〉
  坤舆图说图〈计十一则 图说十一则〉

禽虫典第一百二十五卷

异兽部汇考三

名目

梼杌        旱兽
屏翳        厌火兽
三角兽       獌
独角兽       鼻角兽
加默良兽      山羊
般第狗       获落
撒辣漫大辣     狸猴兽
意夜纳兽      恶那西约兽
苏兽
梼杌图

《神异经》梼杌

西方荒中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犬,毛长二尺,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一丈八尺,搅乱荒中,名梼杌。一名傲狠,一名难训,春秋颛顼氏有不才子,名梼杌是也。
倒寿

西荒中有兽如虎,毫长三尺,人面虎足,口牙一丈八尺。〈以上文疑有错〉人或食之,兽斗终不退却,唯死而已。荒中人张捕之复黠逆知,一名倒寿。
《尔雅翼》《释梼杌》
梼杌好斗荒中,张捕之复黠逆知,一名倒寿,商之兴也。当次于丕山,故内史过答虢公神降于莘之间,以为或有神以兴,亦有以亡也,或曰梼杌即鲧。据《左传》颛顼氏有不才子,谓之梼杌。盖指伯鲧。又鲧为夏郊,三代祀之,夏之祀。鲧乃其先祖,商不应祀,或以次于丕山,因祭之尔。周则封鄫以祀之,又诸国之史晋谓之乘,鲁谓之春秋,楚谓之梼杌,乘以载兵,乘之数春秋,以略四时之事,又史者示往知来者也,梼杌之为物,能逆知来事,故以此目之。
《三才图会》梼杌一名倒寿

梼杌兽之至恶者,获人食之兽,一名倒寿。〈按《神异经》:梼杌倒寿
分为二物,此则与《尔雅翼》俱以倒寿为梼杌之别名。
〉旱兽图

《三才图会》旱兽

如逢山有兽,状如狐,虎身有两翼,音如婴儿,见主大旱。
屏翳图

《三才图会》屏翳

屏翳在海东之北,其兽两手各拿一蛇,左耳贯青蛇,右耳贯赤蛇。黑面黑身,时人谓之雨师。
厌火兽图

《三才图会》厌火兽

厌火国有兽,身黑色,火出口中,状似猕猴,如人行坐。
三角兽图

《三才图会》三角兽

西凸山有三角兽,乃瑞兽也。先王法度修明则至。
蟃图

《尔雅翼》〈音万〉

獌兽之长者,一名蟃蜒。以其长故从曼从延。云梦有之《子虚赋》所谓其下则有白虎、黑豹、蟃蜒。貙豻是也。郭璞曰:蟃蜒大兽似狸,长百寻。按说文獌狼属也,引《尔雅》貙豻似狸,蟃蜒既是狼属。又复似狸,文与貙同称则其形质,当不甚相悬。正使身长不应八百尺,孙愐说獌须同郭氏之语,至说狿则云獌狿。大兽名长八尺夫以狼狸犴之属,而其长八尺则已奇,而可骇矣。八尺正当一寻,郭氏称百寻者,盖见《西京赋》云:巨兽百寻是为曼延,故云尔汉武帝作蛇龙曼延之戏,多作水陆虫兽、熊虎、猿狖、怪兽、大雀、白虎、行孕海鳞变龙罔不毕。有此兽尤奇,故特取之。又倍其长为百寻,以为戏玩,故薛综云:作大兽长八十丈也。郭氏秖据此为说不原物之本状耳,然此戏也包〈一本作色〉。物甚多,独名曼延者,以其形模自然奇怪,今又增之极长,最为可玩,故主。名之又谓曼衍之戏。
独角兽图

《坤舆图说》独角兽

亚细亚州印度国产。独角兽,形大如马,极轻快,毛色黄头有角,长四五尺。其色明,作饮器能解毒,角锐能触大狮,狮与之斗避身树后,若误触树木,狮反啮之。
鼻角兽图

《坤舆图说》鼻角兽

亚细亚州印度国刚霸亚地产,兽名鼻角。身长如象足稍短,遍体皆红黄斑点,有鳞介矢。不能透,鼻上一角坚如钢铁,将与象斗时,则于山石磨其角,触象腹而毙之。
加默良兽图

《坤舆图说》加默良兽

亚细亚州如德亚国产兽,名加默良。皮如水气明亮,随物变色,性行最漫,藏于草木土石间,令人难以别识。
山羊图

《坤舆图说》山羊

亚细亚州南印度国产山羊,项生两乳,下垂,乳极肥壮眼甚灵明。
般第狗图

《坤舆图说》般第狗

欧逻巴州意大理亚国有河,名巴铎。入海河口产般第狗,昼潜身于水,夜卧旱地,毛色不一,以黑为贵,能啮树木,其利如刀。
获落图

《坤舆图说》获落

欧逻巴东北里都瓦你亚国产兽,名获落。身大如狼,毛黑光润,皮甚贵。性嗜死尸,贪食无厌,饱则走入稠密树林,夹其腹令空,仍觅他食。
撒辣漫大辣图

《坤舆图说》撒辣漫大辣

欧逻巴州热尔玛尼亚国兽,名撒辣漫大辣。产于冷湿之地,性甚寒,皮厚力能灭火,毛色黑黄间杂,背脊黑长至尾有斑点。
狸猴兽图

《坤舆图说》狸猴兽

利未亚州额第约必牙国有狸猴兽身,上截如狸,下截如猴,色如瓦灰,重腹如皮囊,遇猎人逐之,则藏其子于皮囊内,窟于树木中,其树径约三丈馀。
意夜纳兽图

《坤舆图说》意夜纳兽

利未亚州有兽,名意夜纳。形色皆如大狼,目睛能变各色,夜间学人声,音唤诱人而啖之。
恶那西约兽图

《坤舆图说》恶那西约兽

利未亚州西亚毗心域国产兽,名恶那西约。首如马形,前足长如大马,后足短长,颈自前蹄至首高二丈五尺馀,皮毛五彩,刍畜囿中,人视之则从容,转身若示人以华彩之状。
苏兽图

《坤舆图说》苏兽图说

南亚墨利加州智勒国产异兽,名苏。其尾长大,与身相等,凡猎人逐之,则负其子于背,以尾蔽之,急则吼声洪大,令人震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二十六卷目录

 异兽部汇考四
  图缺
  尔雅〈释兽〉
  吕氏春秋〈本味〉
  韩诗外传〈娄〉
  十洲记〈火光兽〉
  神异经〈无损之兽 讹兽 浑沌兽 齧铁 㺊 绸顺〉
  博物志〈异兽〉
  拾遗记〈嗅石 嗽月〉
  南越志〈懒妇〉
  宋书〈符瑞志〉
  述异记〈格 怒毛兽〉
  新论〈贪爱〉
  酉阳杂俎〈在子 木仆 
  续博物志〈驼牛〉
  太平御览〈竹㹠 瑕蛤 猛氏 飞遽 腾远 射干 蒲劳〉
  尔雅翼〈妇终〉
  琅嬛记〈马见愁〉
  兽经〈含利〉
  本草纲目〈豻 封集解〉
  珍珠船〈虎仆毛〉
 异兽部艺文〈诗〉
  题异兽图        明归有光
 异兽部纪事
 异兽部杂录
 异兽部外编

禽虫典第一百二十六卷

异兽部汇考四

名目

貀         貄
威夷        贙
时         阙泄
述荡        娄
火光兽       无损兽

讹兽        浑沌兽

齧铁        㺊绸顺        嗅石

嗽月        懒妇

一角兽       格
怒毛兽       在子        木仆
         驼牛竹㹠        瑖蛤猛氏        飞遽

腾远        射干

蒲劳        妇终

马见愁       含利

豻         封

虎仆毛

图缺


《尔雅》

《释兽》

貀,无前足。
〈注〉晋太康七年,召陵扶夷县槛得一兽,似狗豹文,有角两足即此种类也。或说貀似虎而黑,前无两足。〈疏〉字林云兽无前足,似虎而黑者,名貀。

貄,修毫。
〈注〉毫毛长。〈疏〉修长也,广雅云:毛谓之毫。言貄兽,体多长毛。

威夷,长脊而泥。
〈注〉泥少才力。〈疏〉泥弱也,威夷之兽,长脊而劣弱,少才力也。

贙,有力。
〈注〉出西海大秦国有养者似狗,多力犷恶。〈疏〉贙似犬之兽名也。

时,善乘领。
〈注〉好登山峰。〈疏〉好登山峰之一兽也。

阙泄,多狃。
〈注〉说者云脚,饶指未详。〈疏〉旧说以为阙泄兽名。其脚多狃狃指也,然其形所未详闻。

《吕氏春秋》《本味》

肉之美者,述荡之掔。
兽名掔读,如棬碗之碗掔者,踏也,形则未闻。

《韩诗外传》

北方有兽,名曰娄,更食而更视,不相得,不能饱。

《十洲记》火光兽

炎洲在南海,中有火林山,山中有火光,兽大如鼠,毛长三四寸,或赤或白。山可三百里许,晦夜即见此山林,乃是此兽光照,状如火光相似,取其兽毛以缉为布,时人号为火浣布,此是也。

《神异经》无损之兽

南方有兽似鹿,而豕首有牙,善依人求五谷,名无损之兽。人割取其肉,不病肉复,自复其肉惟可作鲊使肥美而咋肉不坏,吞之不入尽,更添肉复作鲊如初愈美名曰不尽鲊是也。

讹兽

西南荒中出讹兽,其状若菟,人面能言,常欺人。言东而西,言恶而善,其肉美,食之言不真矣,一名诞。

浑沌兽

昆崙西有兽焉,其状如犬,长毛,四足,似罴而无爪,有目而不见,行不开,有两耳而不闻有人知往,有腹无五脏,有肠直而不旋,食物径过。人有德行而往抵触之,有凶德则往依凭之。天使其然名为浑沌,春秋云:浑沌帝鸿氏不才子也。空居无为,常咋其尾,回转,仰天而笑。

齧铁

南方有兽焉,角足大小形状如水牛,皮毛黑如漆,食铁饮水,其粪可为兵器,其利如钢,名曰齧铁。

北方有兽焉,其状如狮子,食人吹人则病,名曰㺊恒。近人村里入人居室,百姓患,苦天帝徙之,北方荒中。

绸顺

西方深山有兽焉,面目手足,毛色如猴,体大如驴,善缘高木皆雌无雄,名绸顺。人三合而有子,要路强牵男人,将上绝冢之上,取果并窃五谷食之,更合三毕而定,十月乃生。

《博物志》异兽

小山有兽,其形如鼓,一足,如蠡。

《拾遗记》嗅石

瀛洲有兽,名嗅石。其状如麒麟,不食生卉,不饮浊水,嗅石则知有金玉,吹石则开金沙,宝璞粲然而可用。

嗽月

岱舆山有兽名嗽月,形似豹,饮金泉之液,食银石之髓,此兽夜喷白气,其光如月,可照数十亩,轩辕之世获焉。

《南越志》懒妇

昔有懒妇睡机上,姑怒之,遂走投水,化为奇兽。一枚可得脂三四斛,燃之照纺绩则暗,照歌舞则明,习懒之性不革也,今安平七源等州峒俱有,状如山猪而小,喜食苗田,夫以杼轴之类,挂于田头则不敢复近矣。

《宋书》《符瑞志》

一角兽,天下平一则至。

《述异记》

南康郡有君山,高秀重叠有类台榭,名曰女娲宫。有兽名格,似猩猩之形,自知吉凶,人无机爱之则可驯狎,欲执害之则去不来。

怒毛兽

封徼山中有怒毛兽,若不嗔毛短三寸,若嗔毛长三尺。

《新论》贪爱

寒山有兽,其名曰。其角当心,俯而磨之,愦心而死。

《酉阳杂俎》在子

在子者,鳖身人首,炙之以藿,则鸣曰在子。

木仆

木仆尾若龟,长数寸,居木上食人。

似黄狗,圊有常处。若行远不及其家,则以草塞其尻。

《续博物志》

驼牛

拨拔力国有异兽,名驼牛。皮似豹,蹄类牛,无峰,项长九尺,身高一丈馀。

《太平御览》竹㹠

竹㹠野生长一尺三寸,在土穴中,常食竹根,味如鸭肉。

瑕蛤

孟康注《上林赋》曰:瑕蛤,猛氏皆兽名。

猛氏

蜀中有兽,状如熊而小,毛浅有光泽,名猛氏。

飞遽

张揖注《上林赋》曰:飞遽天上神兽,鹿头而龙身。

腾远 射干

《子虚赋》曰:腾远射干。张揖注曰:腾远兽也,射干似狐,能缘木。

蒲劳

李善注《东都赋》曰:海畔兽蒲劳,性勇。鲸每食于海畔辄跃,蒲劳则鸣,声如钟,今人多铸蒲劳之形,于钟上斲木作鲸形,以击钟天子,出则击之。

《尔雅翼》妇终

万毕术曰:妇终知来,猩猩知往,妇终神兽。

《琅嬛记》马见愁

西域有兽如犬,含水噀马目,则马瞑眩欲死,故凡马皆畏之,名曰马见愁。宣宗时国人献其皮,帝赐群臣编为马鞭,一扬即走,谓之不须鞭。

《兽经》含利

含利吐金。
文选《东京赋》注云:含利兽,名性吐金,故名含利。

《本草纲目》

豻禽书云:豻应井星胡狗也,状似狐而黑,身长七尺,头牛一角,老则有鳞,能食、虎、豹、蛟、龙、铜、铁、猎,人亦畏之。〈按豻诸书俱云胡犬故附犬部此云能食虎豹蛟龙铜铁则近异兽故并附异兽部〉

《封集解》

李时珍曰:按江邻几杂志云:徐稹于庐州河,次得一小儿手,无指无血,惧而埋之,此白泽图所得,封食之多力者也,田九成。《西湖志》云:董表仪撤屋,掘土得一肉块,术士云:太岁也,弃之亦无害。又《山海经》敦隅之山,及开明南北,东南海外,并有视肉。郭璞注云:聚肉形如牛肝,有两目。食之无尽,寻复生如旧也。此皆封类,可食者,但人不知耳。又海中一种土肉,正黑长五寸,大如小儿臂,有腹无口,目有三十,足可炙食。此又虫鱼之属,类乎封者也。

《珍珠船》虎仆毛

羽民国人有翼,飞不远。有兽绿毛似豹毛,可作笔,名虎仆毛。

异兽部艺文〈诗〉《题异兽图》明·归有光

昔年曾读《山海经》,所称怪兽多异名。仲尼删书述禹贡,九州无过万里程。搏木青羌何以至,伯益所疏疑非真。西旅底贡召公惧,作书训戒尤谆谆。周史独著王会篇,睢盱百怪来殊庭。载笔或是誇卓荦,传久孰辨伪与诚。虽然宇宙亦何尽,环海之外皆生人。阴阳变幻靡不有,异物非异亦非神。曾闻汉朝进扶拔,唐时方贡来东旌。一角马尾出绝壁,绿毛忽向人间行。近代所闻非孟浪,往往史牒皆有徵。今之画者何所似,毋乃诞漫不足凭。考古图记岂必合,任情意造皆成形。画狐似可作九尾,赤首圜题随丹青。呜呼孰谓。解衣盘礡称良史,不识驺牙与麟趾。

异兽部纪事

《芸窗私志》:神农时白民进药,兽人有疾病则拊,其兽授之语,语如白民。所传不知何语。语已,兽辄如野外衔一草归,捣汁服之即愈。后黄帝命风后纪其何草,起何疾,久之如方,悉验。古传黄帝尝百草,非也。故虞卿曰:黄帝师药,兽而知医。
《云笈七签》:黄帝有茂德,有兽名㺊,如狮子,食虎,而腯常近人,或来入室,人畏而患之。帝乃上奏于天,徙之北荒。黄帝时有腾黄神兽,其色黄,状如狐,背上有两角,龙翼,出日本国,寿二千岁。〈注〉一本云龙翼而马身,一名乘黄,一名飞黄,或曰古黄,又曰翠黄,出日本国,寿三千岁,日行万里,乘此令人寿二千岁。黄帝得而乘之,遂周旋六合,所谓乘八翼之龙游天下也。故迁徙往来无常。
《元池说林》:少昊出野遇一兽,牛首而人身,惊归告皇娥。娥曰:昔余闻之帝子,牛首人身,其名师。亲见之者百福。胥臻天将福汝,汝何妄惊乎,帝乃释然。
《淮南子·本经训》:尧之时,猰貐、凿齿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而杀猰貐,万民皆喜。〈注〉猰貐兽名状若龙首,或曰似狸,善走而食人。凿齿兽名齿,长三尺,状如凿下,彻颔下而持戈盾。
《论衡·是应篇》:师尚父为周司马,将师伐纣,到孟津之上,杖钺把旄,号其众曰:仓光。仓光者,水中之兽也,善覆人舟,因神以化,欲令急渡,不急渡,仓光害汝。河中有此异物,时出浮扬,一身九头,人畏恶之,未必覆人之舟也,尚父缘河有此异物,因以威众。
《穆天子传》:舂山爰有囗,兽食虎豹如麋,而载骨盘,囗始如麇,小头大鼻。
《国语》:惠王十五年,有神降于莘,王问于内史过,对曰:商之兴也,梼杌次于丕山,其亡也,夷羊在牧。
《汉书·宣帝本纪》:神爵元年春三月,诏曰:元康四年,九真献奇兽。〈注〉苏林曰:白象也。晋灼曰:驹形,鳞色,牛角,仁而爱人。
《续博物志》:汉明帝永平五年,长安迎取飞廉并铜马,置上西门外。晋灼曰:飞廉,鹿身头如雀,有角而蛇尾,豹文应劭曰:飞廉神禽能致风气。
《珍珠船》:建州浦城县山有兽,名县神。豕身人首,状貌丑恶,好出水边石上。张平子往写之,兽入潭中不出,或云此兽畏画,故不出。可去纸笔兽果出。
《博物志》:后魏武帝伐冒顿,经白狼山,逢狮子,使人格之,杀伤甚众。王乃自率常从军数百击之,狮子哮吼奋起,左右咸惊。王忽见一物从林中出,如狸起。上帝车轭,狮子将至,此兽便跳起,上狮子头上,狮子即伏不敢起。于是遂杀之,得狮子一还来至洛阳,三千里鸡犬皆无鸣吠。
《晋书·五行志》:晋武帝太康六年,南阳献两足猛兽,此毛虫之孽也。识者为其文曰:武形有亏,金兽失仪,圣主应天,斯异何为。言兆乱也。京房易传曰:足少者,下不胜任也。干宝以为:兽者阴精,居于阳,金兽也。南阳,火名也。金精入火而失其形,王室乱之妖也。六,水数,言水数既极,火慝得作,而金受其败也。
太康七年丙辰,四角兽见于河间,河间王颙获之以献。天戒若曰,角,兵象也,四者,四方之象,当有兵乱起于四方。后河间王遂连四方之兵,作为乱阶,殆其应也。
《南齐书·祥瑞志》:宋泰始末,武进旧茔有兽见,一角,羊头,龙翼,马足,父老咸见,莫之识也。
永明十年,鄱阳郡献一角兽,麟首,鹿形,龙鸾共色。《瑞应图》云:天子万福允集,则一角兽至。
《魏书·灵徵志》:魏氏世居幽朔,至献帝世,有神人言应南迁,于是传位于子圣武帝,命令南徙,山谷阻绝,仍欲止焉。复有神兽,其形似马,其声类牛,先行导引,积年乃出。始居匈奴之故地。
世宗正始二年九月,后军将军尔朱新兴献一角兽。天下平一则至。
肃宗熙平元年十一月,肆州献一角兽。
神龟二年九月,徐州献一角兽。
《旧唐书·波斯国传》:波斯隋大业二十一年,遣使献一兽,名活褥蛇,形类鼠而色青,身长八九寸,能入穴取鼠。
《唐书·高祖本纪》:武德元年冬十一月,禁献异兽。《册府元龟》:武德三年二月,鄯州言一角兽,见鹿身五色,牛尾马蹄。
贞观二十年三月,郓州言一角兽见。
《偃曝谈馀》:永徽四年来州有异兽,高丈馀,一角鹿形马蹄,牛尾五色有翅。
《册府元龟》:显庆元年二月,岐州献一角兽。
开元七年闰七月,扬州奏扬子县一角兽见。
《杜阳杂编》:元载宠姬薛瑶英,处金丝之帐,却尘之褥,其褥出自勾骊国,一云是却尘之兽毛所为也,其色殷鲜,光软无比。
《唐国史补》:楚州有渔人,忽于淮中钓得古铁锁,挽之不绝,以告官。刺史李阳大集人力引之。锁穷,有青猕猴跃出水,复没而逝。后有验《山海经》云:水兽好为害,禹锁于军山之下,其名曰无支祁。
《凤阳府志》:龟山在县东北三十里,上有绝壁,下有重渊。禹治水三至桐柏山,相传获淮涡水神无支。祁锁于山,足淮水乃安。唐永泰初楚州有渔人夜钓龟山之下,其钓为物所掣,因沉水视之,见大铁锁绕山,足一兽,形如青狼,兀若昏醉,涎泳腥秽不可近。一云永泰中李阳以牛五十引锁出之,锁末有一青猿高丈许,复曳牛没水。
《集异志》:长庆二年五月,有自吐蕃至者称陇上。自去岁以来出异兽,如猴而腰尾皆长,色青迅猛,见蕃人即捕而食之,遇汉人则否。
《宋史·五行志》:仁宗嘉祐三年六月丁卯,交阯贡异兽。初,本国称贡麒麟,状如牛身,被肉甲,鼻端有角,食生刍果,必先以杖击其角,然后食。既至,而枢密使田况辨其非麟,诏止称异兽。
《司马光传》:光为开封府推官。交阯贡异兽,谓之麟,光言:真伪不可知,使其真,非自至不足为瑞,愿还其献。又奏赋以风。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二十四年三月丙辰,马八儿国遣使进奇兽一,类骡而巨,毛黑白间错,名阿塔必即。《太平清话》:西川有一孽龙似马,日行千里。南海有一虬龙与驽骀交之,遂生一兽,前二足如龙,后二足如虎,有肉翅,飞而食。

异兽部杂录

《庄子·秋水篇》:夔怜蚿,蚿怜蛇,蛇怜风,风怜目,目怜心。夔谓蚿曰:吾以一足踔而行,予无如矣。今子之使万足,独奈何。蚿曰:不然。子不见夫唾者乎。喷则大者如珠,小者如雾,杂而下者不可胜数也。今予动吾天机,而不知其所以然。
《淮南子·俶真训》:真人,溶于至虚,而游于灭亡之野。骑蜚廉而从敦圄。驰于方外,休乎宇内。〈注〉蜚廉,兽名长毛,有翼敦圄,似虎而小。
《缃素杂记》:苏鹗演义云𧈪者,海兽也。汉武帝作柏梁殿有上疏者。云:𧈪尾水之精,能辟火灾。可置之堂殿,今人多作鸱字,颜之推亦作此鸱。刘孝孙事始作此𧈪尾,既是水兽则𧈪尤字是也。𧈪尤铜头铁额,牛角牛耳,兽之形也。作鸱鸢字,恐无意义,古老传云:𧈪耸尾,出于头上,遂谓之鸱尾。
《鼠璞》《战国策》赵威后问齐使:岁无恙耶。王亦无恙耶。晋顾恺之与殷仲堪笺行人安稳布帆无恙。隋日本遣使称: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无恙。《风俗通》云:恙毒虫也,喜伤人。古人草居,露宿相劳。问曰:无恙。《神异经》云:北大荒中,有兽咋人则病,名曰㺊㺊,恙也。常入人室屋,黄帝杀之,北人无忧病,谓无恙。《苏氏演义》亦以无忧病为恙恙之字同,或以为虫,或以为兽,或谓无忧病,广干禄书兼取忧及虫。《事物纪原》兼取忧及兽。予看广韵其义极明,于恙字下云忧也,病也。又噬虫善食人心也,于㺊字下云㺊。兽如狮子,食虎豹及人,是㺊与恙为二字。合而一之。神异经诞矣。《芸窗私志》:客问瑶卿曰:溺器。而曰:虎子何也。答曰:神鸟之山,去中国二十五万里。有兽焉名曰麟。主服众兽而却百邪,此兽欲溺则虎伏地仰首麟主。于是垂其背而溺其口,故中国制溺器,名虎子也。
《金台纪闻》:闸口上以石凿兽置两傍,状似蜥蜴,首下尾上,其名。昔鸱鸮氏生三子,长曰:蒲牢,好声以饰钟,今之钟钮是也。次曰鸱吻,好望以饰屋,今之吻头是也。次曰:,好饮,即今闸口所置是也。《太平清话》:憎王孙文王孙者,湘山间兽,名与猿。异扰人又有兽名福禄者,似驴而花纹可爱,出忽鲁谟斯等国。
《偃曝谈馀》:梼杌状如虎,长三尺,人面虎爪,口牙一丈八尺人。或食之与兽斗终不退却,惟死而已。甚哉,史官之宜死于其职也,又史者示往知来者也,梼杌之为物,能逆知来事,故以此目之。朱紫阳训为纪恶者,又一义也。
《贤奕》:古诸器物异名屃赑,其形似龟,性好负重,故用载石碑,螭吻,其形似兽。性好望,故立屋角上。蒲牢,其形似龙而小,性好吼叫有神力,故悬于钟之上,宪章其形似兽,有威性,好囚。故立于狱门上。饕餮性好水,故立桥所。蟋蜴形似兽鬼头,性好腥,故用于刀柄上。蛮其形似龙,性好风雨,故用于殿脊上。螭虎其形似龙,性好文彩,故立于碑文上。金猊其形似狮,性好火烟,故立于香炉盖上。椒图其形似螺蛳,性好闭口,故立于门上。今呼鼓了非也。虭蛥其形似龙而小,性好立险,故立于护朽上。鳌鱼其形似龙,好吞火,故立于屋脊上。兽其形似狮子,性好食阴邪,故立于门镮上。金吾其形似美人,人首鱼尾,有两翼,其性通灵不睡,故用巡警出。山海经博物志。

异兽部外编

《十洲记》:征和三年,武帝幸安定。西胡月支国王,遣使献香四两,大如雀卵,黑如桑椹。帝以香非中国所有,以付外库。又献猛兽一头,形如五六十日犬子,大如狸,而色黄。命国使将入呈,帝见之使者抱之,似犬,羸细秃悴,尤怪其言之非也。问使者:此小物可弄,何谓猛兽。使者对曰:夫威加百禽者,不必系之以大小。是以神麟故为巨象之王,鸾凤必为大鵩之宗,百足之虫制于螣蛇,亦不在于巨细也。臣国去此三十万里,国有常占东风入律,百旬不休;青云干吕,连月不散者。当知中国时有好道之君。我王固将贱百家而贵道儒,薄金玉而厚灵物也。故搜奇蕴而贡神香,步天林而请猛兽,乘毳车而济弱渊,策骥足以度飞沙。契阔途遥,辛苦蹊路,于今已十三年矣。神香起夭残之死疾,猛兽却百邪之魅鬼。夫此二物,实济众生之至要,助政化之升平。岂图陛下,反不知真乎。是臣国占风之缪矣。今日仰鉴天姿,亦乃非有道之君也。眼多视则贪色,口多言则犯难,身多动则淫贼,心多饰则奢侈,未有用此四者,而成天下之治也。武帝恧然不平。又问使者猛兽何方而伏百禽,啖何物,膂力何比其所生何乡耶。使者曰:猛兽所出,或生昆崙,或生元圃,或生聚窟,或生天路,其寿不穷,食气饮露,解人言语,仁慧忠恕,当其仁也。爱护蠢动,不犯虎豹,当其威也。一声叫发,千人伏息,牛马百物,惊断縆系。武士奄忽失其势力,当其神也。立兴风云,吐嗽雨露,百邪迸走,蛟龙腾骛。处于太上之厩,役御狮子名曰猛兽。盖神光无常,能为大禽之宗,主乃玃天之元,王辟邪之长帅者也,灵香虽少,斯更生之神丸也,疫病灾死者将能起之,及闻气者即活也。芳又特甚,故难歇也。于是帝使使者令猛兽发声,试听之。使者乃指兽,命唤一声。兽唇,良久忽叫,如天大雷,霹雳又两,目如磹之交光,光朗冲天,良久乃止。帝登时颠蹶掩耳,震动不能自止,侍者及武士虎贲皆失仗伏地,诸内外牛马犬豕之属皆绝,绊离系放荡久许咸定,帝忌之因以此兽付上林苑,令虎食之,于是虎闻兽来乃相聚,屈积如死,虎伏兽入苑径,上虎头溺虎口,去十步已来顾视虎,虎辄闭目。帝恨使者言不逊,欲收之明日,失使者及猛兽所在,遣四出寻讨不知所止。《洞冥记》:翕韩国献飞骸兽,状如鹿青色,以寒青之丝为绳系之,及死帝惜之而不瘗,挂于苑门,皮毛皆烂朽,惟骨色犹青。时人咸知其神异,更以绳系其足,往视之,唯见所系处存,而头尾及骨皆飞去。
《拾遗记》:因墀国献五足兽,状如狮子,玉钱千缗,其形如环,环重十两,上有天寿,永吉之字。问其使者,五足兽是何变化。对曰:东方有解形之民,使头飞于南海,左手飞于东山,右手飞于西泽,自脐已下,两足孤立。至暮头还,肩上两手遇疾风飘于海外,落元洲之上,化为五足兽。则一指为一足也,其人既失两手,使傍人割裹肉以为两臂,宛然如旧也。因墀国在西域之北,送使者以铁为车轮,十年方至,及还轮皆绝,锐莫知其远近也。
《异苑》:永康舒寿夫与同里猎,于远山群犬吠深茂处,异而看之,见树下有一老公,长可三尺,头须蒙然,面绉齿落,通身黄服,裁能动摇,因问为是何人,而来在此。直云:我有三女,姿容兼多,伎艺弹琴,歌诗閒究,五典寿夫,等共缚束,令出女。公曰:我女居深房洞庭之中,非自往唤不可得来,请解我绳当呼女也,猎人犹不置,俄而变成一兽黄色四足,其形似皋,又复似狐,头长三尺,额生一角耳。高于顶面如故,寿夫等大惧,狼狈放解倏忽失处。
《原化记》:义兴吴堪为县吏,家临荆溪忽得大螺,已而化女子,号螺妇。县令闻而求之,堪不从,乃以事虐。堪曰:今要虾䗫,毛鬼臂二物,不获致罪。堪语螺妇即致之。令乃谬语曰:更要祸斗。堪又语螺妇。妇曰:此兽也,须臾牵至,如犬而食火,粪以为火。令与火试之,忽遗粪烧县宇,令及一家皆焚死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