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犬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犬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十五卷目录

 犬部汇考
  犬图
  诗经〈齐风卢令 秦风驷铁〉
  礼记〈曲礼 内则 少仪 乡饮酒义〉
  仪礼〈大射礼〉
  周礼〈天官 夏官 秋官〉
  尔雅〈释畜〉
  春秋纬〈文曜钩〉
  河图纬〈稽耀钩〉
  山海经〈海内北经〉
  说文〈犬子〉
  博物志〈物名考〉
  风土记〈良犬〉
  古今注〈别名〉
  齐民要术〈炙法〉
  酉阳杂俎〈犬肉〉
  宋史〈天文志〉
  物类相感志〈啖犬法 禁犬不吠〉
  临海水土志〈短尾犬〉
  桂海兽志〈蛮犬 郁林犬〉
  旸谷谩录〈狗指〉
  埤雅〈狗 犬 豻〉
  尔雅翼〈豻〉
  辍耕录〈鹰背狗〉
  兽经〈乌龙〉
  本草纲目〈狗释名 集解 肉 气味 主治 发明 蹄肉 气味 主治 血 气味 主治 发明 心血主治 乳汁 主治 脂并𦚟 主治 脑主治 涎主治 心主治 肾气味 主治 肝 主治 胆 气味 主治 发明 牡狗阴茎释名 气味 主治 阴卵主治 皮主治 发明 毛主治 齿气味 主治 头骨 气味 主治 骨 气味 主治 屎 气味 主治 发明 屎中粟 主治 屎中骨主治 附方 狗宝集解 气味 主治 附方 木狗集解 皮主治〉

禽虫典第一百十五卷

犬部汇考

释名

《诗经》        卢《诗经》
《诗经》        歇骄《诗经》
羹献《礼记》       狗《礼记》
《礼记》        守犬《礼记》
田犬《礼记》       猣《尔雅》
《尔雅》        玂《尔雅》
《尔雅》        獒《尔雅》
蜪犬《山海经》      犹《说文》
《博物志》     黄耳《古今注》蛮犬《桂海兽志》     郁林犬《桂海兽志》鹰背狗《辍耕录》     乌龙《兽经》
地羊《本草纲目》     白龙《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     猘《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黄犬《本草纲目》    黑犬《本草纲目》
白犬《本草纲目》     地厌《本草纲目》
白龙沙〈屎中粟 《本草纲目》狗宝《本草纲目》
木狗《本草纲目》

犬图


《诗经》《齐风·卢令》

卢令令,卢重环,卢重鋂。
〈朱注〉卢,田犬也。令令,犬颔下环,声重环,子母环也。鋂一环,贯二也。〈大全〉孔氏曰:犬有田犬、守犬。《战国策》云:韩国卢,天下之骏犬,是卢为田犬也。

《秦风·驷铁》

輶车鸾镳,载猃歇骄。
〈朱注〉猃歇骄皆田犬,名长喙。曰猃;短喙曰歇;骄以车。
载犬,盖以休其足力也。

《礼记》《曲礼》

凡祭宗庙之礼,犬曰羹献。
〈注〉犬肥,则可为羹,以献。

《内则》

折稌犬羹兔羹, 犬宜粱。
夏宜腒鱐,膳膏臊。
〈注〉犬膏臊。〈疏〉犬属西方,金夏南方。火火剋金,火盛则金休废,故用犬膏也。

狗去肾。
〈注〉不利于人也。

狗赤股而躁,臊。
〈注〉狗股里无毛,而举动急躁者,其肉臊恶。

肝膋,取狗肝一,以其膋,濡炙之,举燋其膋,不蓼。
〈注〉膋肠间脂举,或为巨。〈陈注〉举皆也,谓炙膋。皆熟,而焦食之,不用蓼,此八珍之八也。

《少仪》

守犬,田犬,则授摈者,既受,乃问犬名。
〈注〉守犬,田犬,问名畜养者当呼之名,谓若韩卢,宋鹊之属。〈疏〉犬有三种:一曰守犬,守禦宅舍者也;二曰田犬,田猎所用也;三曰食犬,充庖厨庶羞用也。田犬,守犬有名,食犬无名。献田犬,守犬,则主人摈者,既受之,乃问犬名。

《乡饮酒义》

烹狗于东方,祖阳气之发于东方也。
〈注〉烹狗以养,宾阳气,以养万物。故祖而法之,烹于东方焉。〈大全〉严陵方氏曰:凡植物,皆地产,足以养人之阴;凡动物,皆天产,足以养人之阳。天产不特狗也,而特烹狗以祖阳气者,盖阳之辰,穷于戌,而为阳之至。故辰在戌,而属狗,则狗者,至阳之畜也。东方者,得阳之中,烹至阳之畜,于阳中之方,又得其宜矣。

《仪礼》《大射礼》

大夫与,则公士为宾,使能不宿戒,其牲狗也。烹于堂东北。
〈注〉狗取择人。〈疏〉乡饮酒,乡射义,取择贤士为宾。天子以下,燕亦用狗,亦取择人可与燕者。阳气起于东北,而盛于南方。烹狗于东北,饮酒是阳,故法之。

《周礼》《天官》

食医,凡食膳食之宜,犬宜粱。
〈正义〉犬,味酸而温,粱米味甘而微寒,亦气味相成。〈订义〉犬,金兽也。粱,西方之谷,与金畜相宜。

《夏官》

职方氏,辨九州之国,正东曰青州,其畜宜鸡狗。

《秋官》

犬人下士二人,府一人,史二人,贾四人,徒十有六人。
〈订义〉郑锷曰:犬,金畜也。其性皆守属乎义也,故犬人属于秋官。 黄氏曰:犬,逐盗。故以犬人次司厉六牲之官,皆以义类相从。如春官鸡人掌鸡牲而以呼旦,序于郁鬯之后。

掌犬牲。凡祭祀共犬牲,用牷物,伏瘗亦如之。
〈订义〉郑锷曰:司寇祭祀,奉犬、牲犬。人则掌共其可以为牲者。牲必用纯牷之色,贵纯一也。王行乘车,则有祀軷之礼,用犬伏于车下,以车轹之而去,谓之伏祭。地必瘗祀軷祭,地皆礼之盛者,亦贵纯全。故亦如之。 郑司农曰:牷,纯也。物,色也。 贾氏曰:伏谓王将祭,而出国軷道之祭,即大驭所云者,但軷祭时,犬、羊俱得,故生民诗云:取羝以軷。

凡几珥沈辜,用駹可也。
〈订义〉易氏曰:几祈也,珥珥也,沈以祭川,辜以磔门,四者用牷正也,无则以駹代之,亦可也。 王昭禹曰:几珥士师,所谓珥,则奉犬牲是也。 郑司农曰:大宗伯职,曰以狸沉祭山林、川泽;以副辜祭四方百物。 郑司农曰:駹谓不纯色也。 王昭禹曰:用駹不若用牷之为善,故曰可也。

凡相犬牵犬者属焉,掌其政治。
〈订义〉贾氏曰:犬有三种:一田犬,二吠犬,三食犬。若田犬、吠犬,观其善恶;若食犬,观其肥瘠,故皆相之。牵犬谓呈见之。少仪云:犬则执绁是也。 郑锷曰:牵则不失其左右之防,皆不以无故治也。 王昭禹曰:相犬者,属焉,以其属有贾四人,牵谓用则系而导之,以其属,有徒十有六人也。 王氏曰:掌其政治,则并掌田犬。

《尔雅》《释畜》

犬生三猣,二师,一玂。
〈注〉此与猪生子义同名,亦相出入。

未成毫,狗。
〈注〉狗子未生,毛者。

长喙,猃。短喙,猲獢。
〈注〉《诗》曰:载猃猲獢。

绝有力,狣。尨,狗也。
〈注〉《诗》曰:无使尨也吠。〈疏〉此别狗属也,云犬者,《说文》云:狗之有县蹄者也,象形。孔子曰:视犬之字,如画狗也。犬生三子,则曰猣,二曰师,一曰玂。毫是毛子。犬子未生,毛者。名狗喙口也。犬长口者,名猃。短口者名猲。獢壮大绝有力者,名狣尨,即狗也。《说文》孔子曰:狗,叩也叩乞,吠以守也。郭云:此与猪生子义同者,案《释兽注》云:猪生子,常多,故别其少者之名。犬生子,亦常多,而此亦别其少者之名。故云义同。云义亦相出入者,谓此猣师玂,与彼二师特,字虽小异,大意则同。故云亦相出入。〈注〉《诗》曰:载猃猲獢者,秦风驷铁篇文也。《毛传》云:田犬也,长喙曰猃;短喙曰猲獢。郑笺云:载始也,始田犬者,谓达其搏噬。始成之也。云《诗》无使尨也,吠者召南野,有死麇篇文也。《毛传》云:尨,狗也,非理相陵,则狗吠是也。

狗四尺为獒。
〈注〉《公羊传》曰:灵公有善狗,谓之獒也。《尚书·孔氏传》曰:犬高四尺,曰獒。即此义。

《春秋纬》《文曜钩》

七九六十三阳气通,故斗运狗,三月而生也。

《河图纬》《稽耀钩》

狗三月而生,阳主于三,故狗各高三尺。

《山海经》《海内北经》

蜪犬如犬,青,食人从首始。

《说文》《犬子》

陇西谓犬子为犹。

《博物志》《物名考》

韩国有黑犬,名卢。
宋有骏犬,曰鹊。

《风土记》《良犬》

犬,则青鹯白雀,飞龙虎子,驯良,捷警难狎,易使也。

《古今注》别名

狗,一名黄耳。

《齐民要术》《炙法》

作犬䐑法:犬肉三十斤,小麦六升,白酒六升,煮之令三沸。易汤,更以小麦、白酒各三升,煮令肉离骨,乃擘。鸡子三十枚著肉中。便裹肉,甑中蒸,令鸡子得乾。以石迮之。一宿出,可食。名曰犬䐑。

《酉阳杂俎》《犬肉》

犬悬蹄,肉有毒。

《宋史》《天文志》

狗二星,在南斗魁前,主吠守,以不居常处为灾。荧惑犯之为旱,客星入,多土功,北边饥,守之。守禦之臣作乱。
天狗七星,在狼星北,主守财。动移为兵、为饥,多寇盗。有乱兵填星守之,人相食,客彗守之,则群盗起。

《物类相感志》《啖犬法》

胡麻面啖犬,则黑光而骏。

《禁犬不吠》

小犬吠不绝声者,用香油一蚬,壳灌入鼻中,经宿则不吠。

《临海水土志》短尾犬

夷洲在临海东南,有犬,尾短如麇尾状。

《桂海兽志》蛮犬

蛮犬,如猎狗,警而猘。

郁林犬

郁林犬,出郁林州,极高大,垂耳、拳尾、与常犬异。

《旸谷谩录》狗指

狗五指。

《埤雅》《狗》

《尔雅》曰:未成毫狗,家兽也。孔子曰:狗,叩也,叩气吠以守也,许慎以为,从犬句声,盖狗从苟。韩子曰:蝇营狗、苟狗苟。故从苟也。《尔雅》曰:犬未成毫狗,又曰:尨狗也。然则狗非田犬,亦犬子也,非田犬者,不自搏食。苟食而已。若犬子,则虽田犬亦然。故皆曰狗。熊虎丑其子,谓之狗。亦以待餔如狗也。《易》曰:艮为狗,狗善警吠止,禦又其性前趋。故艮为狗。艮阳在上故也。《释畜》曰:长喙猃,短喙猲獢,长喙善猎,短喙善吠,以守。《庄子》曰:狗不善吠,为艮。凡吠,长喙上,短喙次之。《传》曰:狡兔死,良犬烹。良犬即今细狗。长喙曰猃,者是所谓不以善吠为良也。《诗》曰: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盖猎以逐之,狩以守之,而长喙善逐、短喙善吠以守。《诗》曰:载猃猲獢,猃以田猎,猲獢以狩。故也。故《序》曰:始命有田狩之事,园囿之乐焉。《传》曰:狗性险而出猃,从险省其以此乎。《诗》又曰: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尔雅》曰:尨,狗也,狗善猜警,非礼相陵,则警吠。故《诗》以恶、无礼屈子曰邑犬,群吠吠所怪也。《诗》一章曰:卢令令,二章曰:卢重环,三章曰:卢重鋂者,言田事弥饰,而弥以有制,所以刺荒也。令令,铃声也。铃以令之,环以制之。重鋂又言贯制之众,《说文》曰:旂有众铃,以令众也。《传》曰:赐之环,则反赐之玦,则绝且卢犬也。《正言》:犬者,又以刺好毕戈〈二字疑有错〉《义训》曰:良犬,韩有卢,宋有鹊卢,黑色,鹊黑白色。《淮南子》曰:若鹊之驳言,黑白杂也,《荆楚记》曰:鸡寒狗热。

凡肉豚宜炮,犬宜羹。故犬曰羹献,而礼有犬羹。又楚人烹猴,召其邻,以为狗羹,而甘之是也。《礼疏》以为:犬以馀羹饲之,令犬善肥。故曰羹献,何其谬也。《传》曰:犬有三种:一者田犬;二者吠犬;三者食犬。食犬若今菜牛也。《五行传》曰:鸡畜之有冠翼者,属貌犬。畜之以口吠者,属言羊;畜之远视者,属视豕;畜之居闲卫而听者,属听牛;畜之任重者,属思杂。《令》曰:蹄人者,绊其足;齧人者,截其耳,此谓犬。马之弗驯者,宜示幖帜晓人也。《说文》曰:牛触、人角著横木,所以告人,其来尚矣。《尔雅》曰:犬生三猣、二师、一玂师,众也。猣言丛聚。

《豻》

豻胡犬也,似狐而小。黑喙善守,其字从干。《释言》曰:干,捍也。《记》曰:君子狐青裘,豹褒麛裘、青豻褒豹,取制服豻取捍守也。周官七射豻,侯豻胡犬也。其守在夷士,以能胜四夷之守,为善。亦其伏节死制,而听命于主士之事也,故射豻侯。《传》曰:桀犬吠尧,非尧之罪,犬各护其主耳。巾车曰:漆车藩蔽,豻𧜀雀饰,盖祥事禅而就吉,则其守将在四夷,故豻𧜀也。《仪礼》曰:大侯九十,参七十,干五十。即所谓虎九十弓,熊七十弓,豹麋皆五十弓者也。郑云:参读为糁,糁侯者,豹鹄而麋饰。干读为豻,豻侯者,豻鹄豻饰皆非,是王射虎,侯则于熊侯,豹侯为大。故虎侯一名大侯。《诗传》:所谓大侯,君侯也。参即熊侯。言其参,于虎侯豹侯之中也。干即豹侯言其以下干上,又继熊虎之后也。梓人曰:张皮侯而栖鹄,则春以功。张五采之侯,则远国属。张兽侯,则王以息。燕郑云:皮侯,以皮所饰之侯也。五采之侯,谓以五采;画正之侯也。兽侯,画兽之侯也。《诗》曰:终日射侯,不出正兮,正所射也。《诗传》:以为二尺,曰正盖,王射采侯,九节五正,则居侯中,地方丈矣。梓人为侯,广与崇方,参分其广,而鹄居一焉。郑氏以为鹄方六尺,则大射之鹄,小而中难,宾射之正大而中,易理或然也。吕子曰:射帖者欲中小,射兽者欲中大,然则大射射鹄,宾射射正,乡射射质,燕射则因乡射之侯。郑氏注:仪礼以为燕射,乃张兽侯而乡射,当张采侯二正,又误矣。诸侯之射也,必先行燕礼;大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故其射侯,皆相因而记乡射者。《正言》:兽侯如梓人燕礼,又以谓若射则大射,正为司射,如乡射之礼也。司裘职曰:王大射,则共虎、侯,熊侯、豹侯、设其鹄。则大射射鹄之證也。射人职曰:王以六耦,射三侯三获、三容、乐以驺虞,九节五正,则宾射射正之證也。三侯,即熊侯,虎侯、豹侯其侯中,皆以五采画正,所谓五采之侯。郑云:三侯、五正、三正、二之侯,又误矣。射人曰王射,三侯九节五正,则明此三侯,皆九节五正。下云:士射豻侯,五节二正,则,又明豻侯内以二采画正;士射豻侯,内以二采画正,则王射五采画正之;侯亦以虎侯,熊侯、豹侯明矣。下云:若王大射,则以狸步。张三侯,则又明此五采画正之侯,既不栖鹄,又不以狸步。张之所以异于大射者如此。且王大射,则张皮侯而栖鹄,又独张以狸步者,盖于此以择士,则宜拟度而取焉。又欲其中微,故于狸步而栖鹄也。鸿鹄一举千里,射者难中。故于大射射之,以择其巧者。乡射礼曰:凡侯天子,熊侯白质,诸侯麋侯赤质,大夫布侯画以虎豹;士布画以鹿豕,凡画者丹质,则乡射射质之證也。质亦所射也。《诗》曰:发彼有的。《传》云:的,质也。后郑以为白质、赤质皆谓采其地,亦误矣。盖礼曰:大夫、布侯画以虎豹,士布侯画以鹿豕。凡画者,丹质则明。凡此布侯,画兽乃射丹质,而熊侯白质,麋侯赤质,非画者矣。郑氏云:丹质谓以丹采其地,亦误也。然则皮侯无正有鹄,采侯无鹄有正,兽侯有质无鹄无正,司弓矢曰:泽共射椹质之,弓矢、王弓、弧弓,以授射甲,革椹质则泽射椹质。所以选试其力。孟子曰:其至尔力也,其中非尔力,夹弓、庾弓以授射豻侯鸟兽者,盖豻侯五十步,而士以弱弓射之,则其力之强弱,莫知焉。故使于泽宫,先射椹质,已射于泽而后射于射宫,则于是焉。张皮侯而栖鹄,又以择其巧,巧力不具,非所以为善射。

《尔雅翼》《豻》

豻胡,地之野犬也。似狐而小,或云狐犬。谓狐与犬合所生也,字通于犴古者,狱从两犬。谓争讼之,所以犬守之,而其犴又狱名狴兽也。犴即胡犬,盖其防闲过礼,如犬之义,故扬雄法言曰:狴犴使人多礼乎。言不能使人多礼,但使不犯足矣。犴古以为裘。《玉藻》所谓麛裘青,犴褒绞衣以裼之者,盖狐青、裘豹、褒麛青犴褒羔、裘豹、饰狐裘皆裼犬。羊之裘不裼不尽饰也。然则犴虽犬,而与犬异矣。又以为射侯而丧车,漆车以为𧜀,盖王之裘车五乘,木车、青素车、白藻车、黄胧车、赤漆车,黑犬鹿浅,然犴之类,大率象其色星。禽家言犴是猛兽,能食狮子虎豹。今狱中所画兽首,是其象,故曰犴狱云。

《辍耕录》《鹰背狗》

北方,凡皂雕作巢,所在官司,必令人穷巢探卵,较其多寡。如一巢而三卵者,置卒守护,日觇视之。及其成𪃟一乃狗耳。取以饲养,进之于朝。其状与狗无异,但耳尾上多毛羽数根而已。田猎之际,雕则戾天,狗则走陆,所逐同至,名曰鹰背狗。

《兽经》《乌龙》

乌龙、喜雪。
干宝《搜神记》曰:张然犬,名乌龙。《埤雅》曰:犬喜雪。谚云:雪落狗喜。

《本草纲目》《狗释名》

李时珍曰:狗,叩也。吠声有节,如叩物也。或云为物苟且,故谓之狗。韩非云:蝇营狗苟是矣。卷尾有悬蹄者为犬,犬字象形。故孔子曰:视犬字如画狗。齐人名地羊。俗又讳之以龙称狗,有乌龙、白龙之号。许氏《说文》云:多毛曰庬;长喙曰猃,音敛;短喙曰猲,音歇;去势曰猗;高四尺曰獒;狂犬曰猘,音折;生一子曰,曰玂,音其;二子曰狮;三子曰

《集解》

李时珍曰:狗类甚多,其用有三:田犬长喙善猎,吠犬短喙善守,食犬体肥供馔。凡《本草》所用,皆食犬也。犬以三月而生,在畜属木,在卦属艮,在禽应娄星。豺见之跪,虎食之醉,犬食番木鳖则死。物性制伏如此。又辽东有鹰背犬,乃鹰产三卵,一鹰一雕一犬也。以禽乳兽,古所未闻。又有老木之精,状如黑狗而无尾,名曰彭侯,可以烹食。无情化有情,精灵之变也。

黄犬为上,黑犬、白犬次之。

《气味》

咸、酸,温,无毒。反商陆,畏杏仁。同蒜食,损人。同菱食,生癫。 孙思邈曰:白犬合海鲉食,必得恶病。李时珍曰:鲉,小鱼也。道家以犬为地厌,不食之。凡犬不可炙食,令人消渴。娠妇食之,令子无声。热病后食之,杀人。服食人忌食。九月勿食犬,伤神。瘦犬有病,猘犬发狂,自死犬有毒,悬蹄犬伤人,赤股而躁者气臊,犬目赤者,并不可食。

《主治》

《别录》曰:安五脏,补绝阳,轻身益气。孙思邈曰:宜肾。日华曰:补胃气,壮阳道,暖腰膝,益气力。孟诜曰:补五劳七伤,益阳事,补血脉,厚肠胃,实下焦,填精髓,和五味煮,空心食之。凡食犬不可去血,去则力少不益人。

《发明》

陶弘景曰:白狗、黑狗入药用。黄狗肉大补虚劳,牡者尤胜。宋人大明曰:黄犬大补益人,馀色微补。古言薯蓣凉而能补,犬肉暖而不补。虽有此言,服终有益。但因食秽,不食者众。朱震亨曰:世言犬能治劳损阳虚之疾,然人病多是阴虚。若阳果虚,其死甚易,亦安能措手哉。李时珍曰:脾胃属土,喜暖恶寒。犬性温暖,能治脾胃虚寒之疾。脾胃温和,而腰肾受癊矣。若素常气壮多火之人,则宜忌之。《丹溪独指》阴虚立说,矫枉过偏矣。《齐生治真》阳虚惫诸虚證,有黄犬,肉丸药多不载。
蹄肉气味
酸,平。

《主治》

《别录》曰:煮汁能下乳汁。

白狗者良。

《气味》

咸,温,无毒。陶弘景曰:白狗血和白鸡肉、乌鸡肉、白鸡肝、白羊肉、蒲子羹等食,皆病人。李时珍曰:黑犬血灌蟹烧之,集鼠。

《主治》

《别录》曰:白狗血,治癫疾发作。乌狗血:治产难横生,血上抢心,和酒服之。日华曰:补安五脏。李时珍曰:热饮,治虚劳吐血,又解射罔毒。点眼,治痘疮入目。又治伤寒热病,发狂见鬼及鬼击病,辟诸邪魅。

《发明》

李时珍曰:术家以犬为地厌,能禳辟一切邪魅妖术。按《史记》云:秦时杀狗磔四门,以禦灾;杀白犬血题门,以辟不祥,则自古已然矣。又《华佗别传》云:琅琊有女子,右股病疮,痒而不痛,愈而复作。佗取稻糠色犬一只系马,马走五十里,乃断头向痒处合之。须臾一蛇在皮中动,以钩引出,长三尺许,七日而愈。此亦怪證,取狗之血腥,以引其虫耳。

《心血主治》

李时珍曰:心痹心痛。取和蜀椒末,丸梧子大。每服五丸,日五服。 出肘后。

乳汁

白犬者良。

《主治》

陈藏器曰:十年青盲。取白犬生子目未开时乳,频点之。狗子目开即瘥。李时珍曰:赤秃发落,频涂甚妙。

脂并𦚟

白犬者良。

《主治》

李时珍曰:手足皴皱,入面脂,去皯勠,柔五金。

《脑主治》

《别录》曰:头风痹,鼻中瘜肉,下部慝疮。李时珍曰:猘犬咬伤,取本犬脑敷之,后不复发。 出肘后。

《涎主治》

李时珍曰:诸骨哽脱肛,及误吞水蛭。

《心主治》

《别录》曰:忧恚,除邪气。日华曰:治风痹鼻衄,及下部疮,狂犬咬。

《肾气味》

平,微毒。
李时珍曰:内则食犬去肾,为不利人也。

《主治》

陈藏器曰:妇人产后肾劳如疟者。妇人体热用猪肾,体冷用犬肾。

《肝》

李时珍曰:按沈周《杂记》云:狗肝色如泥土,臭味亦然。故人夜行土上,则肝气动,盖相感也。又张华《物类志》云:以狗肝和土泥灶,令妇妾孝顺。则狗肝应土之说相符矣。

《主治》

陈藏器曰:肝同心肾捣,涂狂犬咬。又治脚气攻心,切生姜,以醋进之,取泄。先泄者勿用。

青犬、白犬者良。

《气味》

苦,平,有小毒。
雷敩曰:鲑鱼插树,立便乾枯;狗胆涂之,却还荣胜。

《主治》

《本经》曰:明目。张鼎曰:上伏日采胆,酒服之。《别录》曰:敷痂疡恶疮。甄权曰:疗鼻齆,鼻中瘜肉。李时珍曰:主鼻衄聤耳,止消渴,杀虫除积,能破血。凡血气痛及伤损者,热酒服半个,瘀血尽下。日华曰:治刀箭疮。孟诜曰:去肠中脓水。又和通草、桂为丸服,令人隐形。

《发明》

唐慎微曰:按《魏志》云:河内太守刘勋女病左膝疮痒。华佗视之,用绳系犬后足,不得行,断犬腹取胆,向疮口,须臾有虫若蛇,著疮上出,长三尺,病愈也。

《牡狗阴茎释名》

《别录》曰:狗精。六月上伏日取,阴乾百日。

《气味》

咸,平,无毒。孙思邈曰:酸。

《主治》

《本经》曰:伤中,阴痿不起,令强热大,生子,除女子带下十二疾。日华曰:治绝阳及妇人阴痿。孟诜曰:补精髓。

《阴卵主治》

苏恭曰:妇人十二疾,烧灰服。

《皮主治》

李时珍曰:腰痛,炙热黄狗皮裹之,频用取瘥。烧灰,治诸风。

《发明》

李时珍曰:《淮南毕万术》云:黑犬皮毛烧灰扬之,止天风。则治风之义,有取乎此也。

《毛主治》

苏恭曰:产难。陈藏器曰:颈下毛,主小儿夜啼,绛囊盛,系儿背上。李时珍曰:烧灰,汤服一钱,治疟。尾烧灰,敷犬伤。

《齿气味》

平,微毒。

《主治》

《别录》曰:癫痫寒热,卒风痱,伏日取之。李时珍曰:磨汁,治犬痫。烧研醋和,敷发背及马鞍疮。同人齿烧灰汤服,治痘疮倒陷,有效。

头骨

黄狗者良。

《气味》

甘、酸,无毒。

《主治》

《别录》曰:金疮止血。甄权曰:烧灰,治久痢、劳痢。和乾姜、莨菪炒见烟,为丸,空心白饮服十丸,极效。日华曰:烧灰,壮阳止疟。李时珍曰:治痈疽恶疮,解颅,女人崩中带下。苏恭曰:颔骨,主小儿诸痫、诸瘘,烧灰酒服。

白狗者良。

《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别录》曰:烧灰,生肌,敷马疮。陶弘景曰:烧灰,疗诸疮瘘,及妒乳痈肿。《蜀本》曰:烧灰,补虚,理小儿惊痫客忤。陈藏器曰:煎汁,同米煮粥,补妇人,令有子。李时珍曰:烧灰,米饮日服,治休息久痢。猪脂调,敷鼻中疮。

白犬者良。

《气味》

热,有小毒。《丹房鉴源》云:白狗粪煮铜。

《主治》

苏恭曰:疔疮。水绞汁服,治诸毒不可入口者。陈藏器曰:瘭疽彻骨痒者,烧灰涂疮,勿令病者知。又和腊猪脂,敷瘘疮肿毒,疔肿出根。李时珍曰:烧灰,服发痘疮倒黡,治霍乱症积,止心腹痛,解一切毒。

《发明》

李时珍曰:狗屎所治诸病,皆取其解毒之功耳。

屎中粟

白狗者良。一名白龙沙。

《主治》

李时珍曰:噎膈风病,痘疮倒陷,能解毒也。

屎中骨主治

李时珍曰:寒热,小儿惊痫。

《附方》

戊戌酒,大补元气。用黄犬肉一只,煮一伏时,捣如泥,和汁拌炊糯米三斗,入曲如常酿酒。候熟,每旦空心饮之。〈养老方〉
戊戌丸,治男子、妇人一应诸虚不足,骨蒸潮热等證。用黄童子狗一只,去皮毛、肠肚同外肾,于砂锅内用酒醋八分,水二升,入地骨皮一片,前胡、黄芪、肉苁蓉各四两,同煮一日。去药,再煎一夜。去骨,再煮肉如泥,擂滤。入当归末四两,莲肉、苍朮末各一斤,厚朴、橘皮末十两,甘草末八两,和杵千下,丸梧子大。每空心,盐酒下五七十丸。〈乾坤秘韫〉
脾胃虚冷,腹满刺痛。肥狗肉半斤。以水同盐、豉煮粥,频食一两顿。〈心镜〉
虚寒疟疾,黄狗肉煮臛,入五味,食之。
气水鼓胀,狗肉一斤切,和米煮粥,空腹食之。〈心镜〉浮肿尿涩,肥狗肉五斤热蒸,空腹食之。〈心镜〉
卒中恶死,破白狗肉拓心上,即活。〈肘后方〉
痔漏有虫,钤方用狗肉煮汁,空腹服,能引虫也。 危氏:用熟犬肉蘸盐汁,空心食,七日效。
热病发狂,伤寒、时气、瘟病六七日,热气发狂,见鬼欲走。取白狗从背破取血,乘热摊胸上,冷乃去之。此治垂死者亦活。无白犬,但纯色者亦可。〈肘后方〉
鬼击之病,胁腹绞痛,或即吐血、衄血、下血,一名鬼排。白犬头取热血一升,饮之。〈百一方〉
小儿卒痫,刺白犬血一升,饮之。并涂身上。〈葛氏方〉卒得瘑疮,尝时生两腿间。用白犬血涂之,立愈。〈肘后方〉两脚癣疮,白犬血涂之,立瘥。〈奇效〉
疔疮恶肿,取白犬血频涂之,有效。〈肘后方〉
拔白,白犬乳涂之。〈千金方〉
断酒,白犬乳,酒服。〈千金方〉
眉发火瘢,不生者。蒲灰,以正月狗脑和敷,日三,则生。〈圣惠方〉
诸骨哽咽,狗涎频滴骨上,自下。〈仇远稗史〉
大肠脱肛,狗涎抹之,自上也。〈扶寿精方〉
误吞水蛭,以蒸饼半个,绞出狗涎,吃之。连食二三,其物自散。〈德生堂方〉
下痢腹痛,狗肝一具切,入米一升煮粥,合五味食。〈心镜〉心风发狂,黄石散;用狗肝一具批开,以黄丹、硝石各二钱半,研匀擦在肝内,用麻缚定,水一升煮熟。细嚼,以本汁送下。〈杨氏家藏〉
眼赤涩痒,犬胆汁注目中效。〈圣惠方〉
肝虚目暗,白犬胆一枚,萤火虫二七枚,阴乾为末,点之。〈圣惠方〉
目中脓水,上伏日采犬胆,酒服之。〈圣济录〉
聤耳出脓,用狗胆一枚,枯矾一钱,调匀。绵裹塞耳内,三四次即瘥。〈奇效良方〉
拔白换黑,狗胆汁涂之。〈千金方〉
血气撮痛,不可忍者。用黑狗胆一个半乾半湿剜开,以篦子排丸菉豆大,蛤粉滚过。每服四十丸,以铁淬酒送下,痛立止。〈经验方〉
反胃吐食,不拘丈夫妇人老少,远年近日。用五灵脂末,黄狗胆汁和,丸龙眼大,每服一丸,好酒半盏磨化服。不过三服,即效。〈本事〉
痞块疳积,五灵脂炒烟尽、真阿魏去砂研等分,用黄雄狗胆汁和,丸黍米大。空心津咽三十丸。忌羊、肉、醋面。〈简便方〉赤白下痢,腊月狗胆一百枚,每枚入黑豆充满,麝香少许。每服一枚,赤以甘、草白以乾姜汤送下。〈奇效良方〉汤火伤疮,狗毛细剪,以烊胶和毛敷之,痂落即瘥。〈梅师〉小儿久痢,狗头烧灰,白汤服。〈千金方〉
小儿解颅,黄狗头骨炙为末,鸡子白和,涂之。〈直指〉赤白久痢,腊月狗头骨一两半烧灰,紫笋茶末一两,为末。每服二钱,米饮下。〈圣惠方〉
赤白带下,不止者。狗头烧灰,为末。每酒服一钱,日三服。〈圣惠方〉
产后血乱,奔入四肢,并违堕。以狗头骨灰,酒服二钱,甚效。〈经验方〉
打损接骨,狗头一个,烧存性为末,热醋调涂,暖卧。〈卫生易简方〉
附骨疽疮,狗头骨烧烟,日熏之。〈圣惠方〉
痈疽节毒,狗头骨灰、芸薹子等分为末,水和敷之。〈千金方〉
恶疮不愈,狗头骨灰同黄丹末等分,敷之。〈寿域方〉长肉生肌,老狗头脑骨瓦炒二两,桑白皮一两,当归二钱半,为末。麻油调敷。〈直指〉
鼻中瘜肉,狗头骨灰方寸匕,苦丁香半钱,研末吹之,即化为水。或同硇砂少许,尤妙。〈朱氏集验〉梦中泄精,狗头鼻梁骨烧研,卧时酒服一钱。
头风白屑,作痒。狗头骨烧灰,淋汁沐之。〈圣惠方〉产后烦闷,不食者。白犬骨烧研,水服方寸匕。〈千金翼〉桃李哽咽,狗骨煮汤,磨头上。〈子母秘录〉
小儿乱,卒起者。用白狗屎一丸,绞汁服之。心痛欲死,狗屎炒研,酒服二钱,神效。
劳疟瘴疟,久不愈。用白狗屎烧灰,发前冷水服二钱。〈圣惠方〉
月水不调,妇人产后,月水往来,乍多乍少。白狗粪烧灰研末,酒服方寸匕,日三服。〈千金方〉
鱼肉成症,并治诸毒。用狗粪五升烧末,绵裹,于五升酒中浸二宿,取清,日三服,症即便出也。〈外台秘要〉漏脯中毒,犬屎烧末,酒服方寸匕。〈肘后方〉
发背痈疽,用白犬屎半升,水绞取汁服,以渣敷之,日再。〈外台秘要〉
疔疮恶肿,牡狗屎五月五日烧灰涂敷,数易。之又治马鞍疮,神验。〈圣惠方〉
噎膈不食,黄犬乾饿数日,用生粟或米乾饲之。俟其下粪,淘洗米粟令净,煮粥,入薤白一握,泡熟去薤,入沉香末二钱食之。〈永类钤方〉
痘疮倒黡,用白狗或黑狗一只,喂以生粟米。候下屎,取未化米为末,入麝香少许,新汲水服二钱。〈保幼大全〉

《狗宝集解》

李时珍曰:狗宝生癞狗腹中,状如白石,带青色,其理层叠,亦难得之物也。按贾似道《悦生随抄》云:任丘县民家一犬甚恶,后病衰,为众犬所噬而死。剖之,其心已化,似石非石,其重如石,而包膜络之如寒灰,观其脉理,犹是心,不知何缘致此。尝闻人患石淋,有石块刀斧不能破。又尝见龙胫骨中髓,皆是白石,虎目光落地亦成白石,星之光气落地则成石,松亦化石,蛇、蟹、蚕皆能成石。万物变化如此,不可一概断也。李时珍曰尝静思之,牛之黄,狗之宝,马之墨,鹿之玉,犀之通天,兽之鲊荅,皆物之病,而人以为宝也。人灵于物,而犹不免此病,况物乎。人之病淋有沙石者,非兽之鲊荅乎。人之病癖,有心似金石者,非狗之宝乎。此皆囿于物而不能化者,故禽鸟有生卵如石者焉。按《程氏遗书》载:有波斯人发闽中古冢,棺内俱尽,惟心坚如石。锯开观之,有山水青碧如画,傍有一女,靓妆凭栏。盖此女有爱山癖,朝夕注意,故融结如此。又宋《潜溪文集》载:临川浮屠怯循行舟三昧法,示寂后火焚,惟心不化,出五色光,有佛像高三寸,非骨非石,百体具足。又徽水有优婆塞,行禅观之法,及死火葬,心内包观音像如刻成。此皆志局于物,用志不分,精灵气液,因感而凝形。正如孕女感异像而成鬼胎之类,非祥也,病也,有情之无情也。

《气味》

甘,咸,平,有小毒。

《主治》

李时珍曰:噎食及痈疽疮疡。

《附方》

噎食病,数月不愈者。用狗宝为末。每服一分,以威灵仙二两,盐二钱,捣如泥,将水一钟搅匀,去渣调服,日二。不过三日愈,后服补剂。〈杏林摘要〉
狗宝丸,治痈疽发背诸毒,初觉壮热烦渴者。用癞狗宝一两,腊月黑狗胆、腊月鲤鱼胆各一枚,蟾酥二钱,蜈蚣炙七条,硇砂、乳香、没药、轻粉、雄黄、乌金石各一钱,粉霜三钱,麝香一分,同为末。用首生男儿乳一合,黄蜡三钱,熬膏和,丸菉豆大。每一服一丸或三丸,以白丁香七枚,研调新汲井花水服。以汗出为度。不过三服立效,后食白粥补之。〈济生方〉
赤疔疮,狗宝丸:用狗宝八分,蟾酥二钱,龙脑二钱,麝香一钱,为末,好酒和,丸麻子大。每服三丸,以生葱三寸同嚼细,用热葱酒送下,暖卧,汗出为度。后服流气追毒药,贴拔毒膏,取愈。〈通元论〉
反胃膈气,丁丹崖祖传狗宝丸:用硫黄、水银各一钱,同炒成金色,入狗宝三钱,为末。以鸡子一枚,去白留黄,和药搅匀,纸封泥固,煻火煨半日,取出研细。每服五分,烧酒调服,不过三服见效。〈杨氏颐真堂方〉

《木狗集解》

李时珍曰:按熊太古《冀越集》云:木狗生广东,左右江山中,形如黑狗,能登木,其皮为衣褥。能运动血气,元世祖有足疾,取以为裤,人遂贵重之,此前所未闻也。珍尝闻蜀人言,川西有元豹,大如狗,黑色,尾亦如狗,其皮作裘褥甚暖。冬月远行,用其皮包肉食,数日犹温,彼处亦珍贵之,此亦木狗之属也。故附见于此云。

《皮主治》

李时珍曰:除脚痹、风湿气,活血脉,暖腰膝。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犬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