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羊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羊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十一卷目录

 羊部汇考一
  羊图
  羬羊图
  羚羊图
  诗经〈召南羔羊 王风君子于役 小雅无羊 小雅苕之华〉
  礼记〈曲礼 内则 少仪〉
  周礼〈天官 夏官〉
  尔雅〈释兽 齸属 释畜〉
  山海经〈西山经 北山经 中山经〉
  大戴礼记〈夏小正〉
  淮南子〈天文训〉
  春秋繁露〈执贽〉
  博雅〈羊属〉
  述异记〈蛟羊〉
  古今注〈羊别名 胡髯郎 青鸟〉
  齐民要术〈养羊 羹臛法 蒸缹法 炙法〉
  酉阳杂俎〈濮固羊 康居大尾羊 罽宾野青羊〉
  中华古今注〈羊〉
  益部方物记〈龙羊〉
  物类相感志〈羚羊 羊肉〉
  桂海兽志〈花羊 乳羊 绵羊〉
  谷谩录〈羊〉
  埤雅〈羊 羜 羝 羔 羚羊 羱羊〉
  尔雅翼〈羚 羱〉
  膳夫录〈羊不可食〉
  瀛涯胜览〈阿丹国羊 古俚国羊〉
  兽经〈羊〉

禽虫典第一百十一卷

羊部汇考一

释名

《易经》      羔《诗经》

牂羊《诗经》     柔毛《礼记》
少牢《礼记》     羚《尔雅》《尔雅》      羒《尔雅》
夏羊《尔雅》     羭《尔雅》
《尔雅》      觤《尔雅》
《尔雅》      羳羊《尔雅》
《尔雅》      羬《尔雅》
《尔雅》      吴羊《博雅》牡翔《博雅》     《博雅》《博雅》     《博雅》《博雅》      髯须主簿《古今注》
蛟羊《述异记》    胡髯《述异记》
青鸟《述异记》    濮固羊《酉阳杂俎》
大尾羊《酉阳杂俎》  野青羊《酉阳杂俎》
髯须参军《中华古今注》龙羊《益部方物记》

羚羊《物类相感志》  花羊《桂海兽志》

乳羊《桂海兽志》   绵羊《桂海兽志》
《埤雅》      山羊《尔雅翼》
羖䍽《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本草纲目》    羍《本草纲目》乌羊《本草纲目》   无角羊《本草纲目》
黄羊《本草纲目》   茧耳羊《本草纲目》
洮羊《本草纲目》   胡羊《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封羊《本草纲目》   驼羊《本草纲目》
地生羊《本草纲目》  珑种羊《本草纲目》
羵羊《本草纲目》   九尾羊《本草纲目》

羊图


羬羊图羬羊图

《诗经》《召南·羔羊》羚羬羊图

《诗经》《召南·羔羊》《诗经》《召南·羔羊》

羔羊之皮。
〈朱注〉小曰羔,大曰羊。

《王风·君子于役》

日之夕矣,羊牛下来。
〈朱注〉日夕则羊先归,而牛次之。

《小雅·无羊》

谁谓尔无羊,三百维群。
〈正义〉羊三百头为群,故一群有三百,不知其群之多少也。〈朱注〉羊以三百为群,其群不可数也。〈大全〉董氏曰:三百维群,以群计也。

尔羊来思,其角濈濈。
〈朱注〉聚其角而息濈濈然。王氏曰:濈濈和也羊以善触为患,故言其和谓聚而不相触也。

尔羊来思,矜矜兢兢,不骞不崩,毕来既升。
〈朱注〉矜矜兢兢坚强也,骞亏也,崩群疾也。〈大全〉临川王氏曰:矜矜兢兢牧之者,不失其性,而至坚强也,不骞不崩。言羊得其性而无耗败也,言羊而不言牛者,羊善耗败则牛可知矣。要术曰:羊有疾辄相汗。徐铉曰:羊以瘦为病。故羸从羊诗曰:不骞为,是故也。

《小雅·苕之华》

牂羊羵首。
〈朱注〉牂羊牝羊也,羵大也。羊瘠则首大也。〈大全〉莆田郑氏曰:牝羊本首小今也,羸瘰反首大而身小。

《礼记》《曲礼》

羊曰柔毛。
〈注〉羊肥则毛细,而柔弱。

《内则》

膳臐。
〈疏〉臐羊臛也。〈大全〉方氏曰:羊曰臐熏也,火畜也,以其气臭名之。

羊炙,羊胾。
羊宜黍。
〈注〉言其气味相成。

春宜羔豚,膳膏芗。
〈大全〉羔豚,羊豚之小者,方春品物之小,故以小者为宜。

冬宜鲜羽,膳膏膻。
〈注〉羊膏膻。〈疏〉羔属南方,火冬水王,水克火,水盛则火休废,故用羊膏也。

羊泠毛而毳膻。
〈注〉羊之毛本稀泠,而毛端毳结者,其肉膻。

炮,取豚若将,刲之刳之,实枣于其腹中,编萑以苴之,涂之以谨涂,炮之,涂皆乾,擘之,濯手以摩之,去其皽,为稻粉,糔溲之以为酏,以付豚,煎诸膏,膏必灭之,钜镬汤,以小鼎,芗脯于其中,使其汤毋灭鼎,三日三夜毋绝火,而后调之以醯醢。
〈注〉炮者以涂,烧之为名也。将当为牂,牂牡羊也。刲刳博异语也,谨当为墐墐涂涂有穰草也。皽谓皮肉之上魄莫也,糔溲亦博异语也。糔读滫与瀡之,瀡同芗脯谓煮豚。若羊于小鼎中,使之香美也谓之脯者。既去皽则解析其肉,使薄如为脯,然惟豚全耳,豚羊入鼎三日乃内醯,醢可食也。〈陈注〉此珍主于涂而烧之,故以炮名刲之刳之。杀而去其五藏也,萑芦苇之类苴裹也。墐说文:粘土也擘之者,擘去乾涂也,濯手以摩之,去其皽谓擘泥,手不净又兼肉热,故必濯其手,然后摩去其皽膜也。糔与前章滫瀡之滫,同以稻米为粉滫溲之为粥。若豚则以此粥敷其外,若羊则解析其肉,以此粥和之而俱煎以膏灭没也,谓所用膏没此豚与羊也。钜镬
汤以大镬盛汤也,脯解析之薄如脯也。芗脯香美此脯也,脯在小鼎内,而小鼎则置在镬汤内,汤不可没鼎,没鼎则水入坏脯也,毋绝火。微热而已不炽之也,至食,则又以醯与醢调和之,此八珍之三四也。

捣珍,取牛羊麋鹿麇之肉,必脢,每物与牛若一,捶反侧之,去其饵,孰出之,去其皽,柔其肉。
〈注〉脢脊侧肉也,饵筋健也。柔之为升和也,汁和亦醯醢与。〈陈注〉脢夹脊肉也。反捶之,又侧捶之。然后去其筋饵,既熟乃去其皽膜,而柔之。以醯醢。此八珍之五也。

为熬,捶之,去其皽,编萑,布牛肉焉。屑桂与姜,以洒诸上而盐之,乾而食之,施羊亦如之,施麋,施鹿,施麇,皆如牛羊,欲濡肉,则释而煎之以醢,欲乾肉,则捶而食之。
〈注〉熬于火上为之也,今之火脯似矣。欲濡欲乾人自由也,醢或为醯。〈陈注〉此肉于火上为之,故名曰熬生捣而去其皽膜,然后布于编萑之上,先以桂姜之屑洒之,次用盐释谓以水润释之也,此八珍之七也。

糁取牛羊豕之肉,三如一,小切之,与稻米,稻米二,肉一,合以为饵煎之。
〈陈注〉三如一谓三者之肉,多寡均也。此即周礼糁食。稻米二肉,一谓二分稻米,一分肉也。

《少仪》

牛与羊鱼肉之腥,聂而切之为脍。
〈疏〉聂而切之者,谓先䐑为大脔,而后细切之,为脍也。

《周礼》《天官》

食医。凡会膳食之宜,羊宜黍。
〈正义〉羊味:甘热,黍味苦温,甘苦相成。〈订义〉羊火畜,黍高燥所宜与,火畜相宜。

《夏官》

职方氏,辨九州之国,河内曰冀州,其畜宜半羊。

《尔雅》《释兽》

羚,大羊。
〈疏〉羊之大者名羚。

羱,如羊。
〈注〉羱羊似吴羊而大角,角椭出西方。〈疏〉字林云:野羊大角者也。郭云:角椭椭谓狭而长。

《齸属》

羊曰齛。
〈注〉今江东呼齝为齛。

《释畜》

羊,牡羒。
〈注〉谓吴羊白羒。

牝牂。
〈注〉诗曰:牂羊坟首。

夏羊。
〈注〉黑羖䍽。

牡羭。
〈注〉黑羝也,归藏曰:两壶两羭。

牝羖。
〈注〉今人便以牂羖,为白黑羊名。

角不齐,觤。
〈注〉一短一长。

角三觠,羷。
〈注〉角三匝。

羳羊,黄腹。
〈注〉腹下黄。

未成羊,羜。
〈注〉俗呼五月羔为羜。

绝有力,奋。
〈疏〉此别羊属也。云谓吴羊也,其牡者名羒,即白羝其牝者名牂。云夏羊者,黑羖䍽也;其牡者名羭,即黑羝也其牝者名羖。郭云:今人便以牂羖为白,黑羊名其实。白羊牝者名牂,黑羊牝者名羖。羊角不齐一长一短者名觤,觠捲也。羊角捲三匝者名羷,羊之黄腹者名羳,羊新生未成羊者名羜。郭云:俗呼五月羊为羜。诗小雅伐木云:既有肥羜是也,壮大绝有力者名奋。注诗云:牂羊坟首者小。《雅苕之华篇》文也。云归藏曰:两壶两羭者,归藏者成汤之所作也。言万物归之所藏也,是三易之一也。云:两壶两羭者,齐母经瞿有之文也。按彼云:瞿有,瞿有宵梁为酒尊,于两壶两羭饮之三日,然后鲧士有泽,我取其鱼是也。

羊六尺为羬。
〈注〉尸子曰:大羊为羬六尺。

《山海经》《西山经》

华山之首,曰钱来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羊而马尾,名曰羬羊,其脂可以已腊。
郭曰:今大月氏国有大羊,如驴,而马尾。尔雅云:羊六尺为羬。谓此羊也,任臣按尸子,大羊为羬六尺。李时珍注:本草以羬羊为羚羊误矣。说文:羬山羊也,大而细角羬羬同图。赞云:月氏之羊,其类在野厥,高六尺,尾亦如马,何以审之。事见尔雅。已腊。郭云:治体皴,腊也。

英山,其兽多㸲牛、羬羊。鹿台之山,其兽多羬羊。
翠山,其阴多羚麝。
郭曰:羚似羊而大角,好在山崖间。任臣案王安石字说:鹿则比类而环角外向以自防,羚则独栖悬一角以远害可谓灵也。故字从鹿从灵,后人作羚星槎胜。览云:阿丹国羚羊自胸中至尾,垂九块名九尾羊,又安南高石山出一角羚羊,见寰宇志。唐傅奕以羚羊角碎金刚石,即羚羊也。

大次之山,其兽多㸲牛、羚羊。白于之山,其兽多羬羊。

《北山经》

涿光之山,其兽多羚羊。

《中山经》

柄山,其中多羬羊。
牡山,其兽多㸲牛、羬羊。夸父之山,其兽多㸲牛、羬羊。支离之山,其兽多羬羊。

《大戴礼记》《夏小正》

二月:初俊羔助厥母粥。俊也者,大也。粥也者,养也。言大羔能食草木,而不食其母也。羔羊非其子而后养之,善养而记之也。或曰:忧有煮祭,祭也者用羔。是时也,不足喜乐,喜羔之为生也而记之,与羊牛腹时也。三月:䍷羊。羊有相还之时,其类䍷䍷然,记变尔。或曰:䍷,羝也。

《淮南子》《天文训》

日冬至,羊脱毛。

《春秋繁露》《执贽》

羔有角而不任,设备而不用,类好仁者;执之不鸣,杀之不谛,类死义者;羔食于其母,必跪而受之,类知礼者;故羊之为言犹祥与,故卿以为贽。

《博雅》《羊属》

吴羊牡一岁,曰牡翔三岁,曰其牝一岁,曰牸三岁,曰牂吴羊,曰羖羊,曰羯羍美也,美皮泠角。

《述异记》蛟羊

蛟羊似羊,而无角啖之毒。

《古今注》羊别名

羊一名髯须主溥。

胡髯郎 青鸟

古人说:羊一名胡髯郎,又名青鸟。
《齐民要术》《养羊第五十七》
常留腊月、正月生羔为种者上,十一月、二月生者次之。
非此月数生者,毛必焦卷,骨髓细小。所以然者,是逢寒遇热故也。其八、九、十月生者,虽值秋月,比至冬暮,母乳已竭,春草未吐,是故不佳。其三、四月生者,虽茂美,而羔小未食,常饮热乳,所以亦恶。六、七月生者,两热相仍,中之甚其。十一月及二月生者,母既合重,肤躯充储,草虽枯,亦不羸瘦;母乳适尽,即得春草,是以亦佳也。

大率十口一羝。
羝少则不孕,羝多则乱群。不孕者必瘦,瘦则匪唯不蕃息,经冬或死。

羝无角者更佳。
有角者,喜相抵触,肠胎所由也。

供厨者,宜刺之。
刺法:十馀十日,用布裹齿碎也。

羊必须老人及心性宛顺者,起居以时,调其宜适。卜式云:牧民何异于是者。
若使急性人及小儿者,栏约不得,必有打伤之灾;或劳戏不看,则有狼犬之害;懒不驱行,无肥充之理;将息失所,有羔死之患也。

惟远水为良,二日一饮。
频饮则伤水而鼻腹。
缓驱行,勿停息。息则不食而羊瘦,急行则坌尘而入颡也。

春夏早放,秋冬晚出。
春夏气暖,所以宜早;秋冬霜露,所以宜晚。《养生经》云:春夏早起,与鸡俱兴;秋冬晏起,必待日光。此其义也。夏月盛暑,须得阴凉;若日中不避热,则尘汗相渐,秋冬之间,必致癣疥。七月以后,霜气降后,必须日出霜露晞解,然后放之;不尔则逢毒气,令羊口疮、腹胀也。

圈不厌近,必须与人居相连,开窗向圈。
所以然者,羊性弱怯,不能禦物,狼一入圈,或能绝群。

架北墙为厂。
为屋即复热,热则疥癣。且屋处惯煖,冬月入田,尤不耐寒。

圈中作台,开窦,无令停水。二日一除,勿使粪秽。
秽则污毛,停水则挟蹄眠湿则腹胀也。

圈内须并墙竖柴栅,令周匝。
羊不揩土,毛常自净;不竖柴者,羊揩墙壁上,土相得,毛皆成毡。又竖栅头出墙者,虎狼不敢踰也。

羊一千口者,三四月中,种大豆一顷杂谷,并草留之,不须锄治,八九月终,刈作青茭。若不种豆、谷者,初草实成时,收刈杂草,薄铺使乾,勿令郁浥。
䝁豆、胡或蓬、藜、荆、棘为上;大小豆萁次之;高丽豆萁,尤有所便;芦、乱二种则不种。凡秋刈草,非直为羊,然大凡悉皆倍胜。崔实曰:十月七日刈刍茭。

既至冬寒,多饶风霜,或春初雨落,青草未生时,则须饲,不宜出放。积茭之法:
于高燥之处,竖桑、棘木作两圆栅,各五六步许。积茭著栅中,高一丈亦无嫌。任羊绕栅指食,竟日通夜,口常不住。终冬过春,无不肥充。若不作栅,假有千车茭,掷与十口羊,亦不得饱:群羊践蹑而已,不得一茎入口。

不收茭者:初冬乘秋,似如有肤,羊羔乳食其母,比至正月,母皆瘦死;羔小未能独食水草,寻亦俱死。非直不滋息,或灭群断种矣。
余昔有羊二百口,茭豆既少,无以饲,一岁之中,饿死过半。假有在者,疥瘦羸毙,与死不殊,毛复浅短,全无润泽。余初谓家自不宜,又疑岁道疫病,乃饥饿所致,无他故也。人家八月收穫之始,多无庸假,且买羊雇人,所费既少,所存者大。传曰:三折肱,始为良医。又曰:亡羊治牢,未为晚也。世事略皆如此,安可不存意哉。

寒月生者,须然火于其边。
夜不然火,必冻死也。

凡初产者,宜煮谷豆饲之。白羊留母二三日,即母子俱放。
白羊性狠,不得独留;并母久住,则令乳之。

羖羊但留母一日,寒月者,内羔子坑中,日父母还,乃出之;
坑中煖,不苦风寒,地热使眠,如常饱者也。

十五日后,方吃草,乃放之。
白羊,三月得草力,毛床动,则铰之。
铰讫于河水之中净洗羊,则生白净毛也。

五月,毛床将落,铰取之。
铰讫,更洗如前。

八月初,胡枲子未成时,又铰之。
铰了亦洗如初。其八月半后铰者,勿洗:白露已降,寒气侵人,洗即不益。胡枲子成,然后铰者,匪直著毛难治,又岁稍晚,比至寒时,毛长不足,令羊瘦损。漠北塞之羊,则八月不铰,铰则不耐寒。中国必须铰,不铰则毛长相著,作毡难成也。

作毡法:
春毛秋毛,中半和用。秋毛紧强,春毛软弱,独用太偏,是以须杂。三月桃花水,毡第一。凡作毡,不须厚大,惟紧薄均调乃佳耳。二年敷卧,小觉垢,以九月、十月,卖作毡,明年四五月出毡时,更买新者;此为长存,不穿败。若不数换者,非直垢污,穿冘之后,便无所直,虚成糜费。此不朽之功,岂可同年而语也。

令毡不生虫法:
夏月敷席人卧上,则不生虫。若毡多无人卧上者,预收榷柴燥新灰,入五月中,罗灰遍著毡上,厚五寸许,卷束,于风凉之处阁置,虫亦不生。如其不尔,无不生虫。

羝羊,四月末,五月初铰之。
性不耐寒,早铰寒则冻死。双生者多,易为紧息;性既丰乳,有酥酪之饶;毛堪酒袋,兼绳索之利:其润益又过白羊。

羊有疥者,间别之;不别,相染污,或能合群致死。羊疥先著口者,难治多死。
治羊疥方:
取黎芦根,㕮咀令破,以泔浸之,以瓶盛,塞口,于灶边常令煖,数日醋香,便中用。以砖瓦刮疥令赤,若强硬痂厚者,亦可以汤洗之,去痂,拭燥,以药汁涂之。再上,愈。若多者,日别渐渐涂之,勿顿涂令遍,羊皮,不堪药势,便死矣。

又方:
去痂如前洗。烧葵根为灰。煮醋淀,热涂之,以灰厚傅。再上,愈。寒时勿剪毛,去即冻死矣。

又方:
腊月猪脂,加熏黄涂之,即愈。

羊脓鼻眼不净者,皆以中水治方:
以汤和盐,用杓研之极咸,涂之为佳。更待冷,接取清,以小角受一鸡子者,沟两鼻各一角,非直水瘥,永息天虫。五日后,必饮。以眼鼻净为候,不瘥,更沟,一如前法。

羊脓鼻,口颊生疮如乾癣者,名曰可妒运,迭相染易,著者多死,或能绝群,治之方:
竖长竿于圈中,竿头施横板,令猕猴上居数日,自然瘥。此兽辟恶,常安于圈中亦好。

治羊挟蹄方:
取羝脂,和盐煎使熟,烧热令微赤,著脂烙之。著乾,勿令水汎入。七日自然瘥耳。

凡羊经疥得差者,至夏后初肥时,宜卖易之。不尔,后年春,疥发必死矣。
凡驴马牛羊收犊子、驹、羔法:
常于市上伺候,见含重垂欲生者,辄买取。驹、犊一百五十日,羔羊六十日,皆能自活,不复藉乳。乳母好,堪为种产者,因留之以为种,恶者还卖:不失本价,坐羸驹犊。还更买怀子孕者。一岁之中,牛马驴得两番,羊得四倍。羊羔腊月、正月生者,留以作种;馀月生者,剩而卖之。用二万钱为羊本,必岁收千口。所留之种,率皆精好,与世间绝殊,不可同日而语之。何必羔犊之饶,又羸酪之利也。羔有死者,皮好作裘褥,肉好作乾腊,及作肉酱,味又甚美。

《家政法》云:养羊法,当以瓦器盛一升盐,悬羊栏中,羊喜盐,自数还啖之,不劳人收。
羊有病,辄相污,欲令别病法:当栏前作渎,深二尺,广四尺,往还皆跳过者无病;不能过者,入渎中行过,便别之。
《术》曰:悬羊蹄著户上,辟盗贼。泽中放六畜,不用令他人无事横截群中过。道上行,即不讳。
《龙鱼河图》曰:羊有一角,食之杀人。

《羹臛法》

肺𦠆法:羊肺一具,煮令熟,细切。别作羊肉臛,以粳米二合,生煮之。
作羊盘肠雌斛法:取羊血五升,去中脉麻迹,裂之。细切羊胳肪二升,细切姜一斤,橘皮三叶,椒末一合,豆酱一升,豉汁五合,面一升五合和米一升作糁,都和合,更以水三升浇之。解大肠,淘汰,复以白酒一过洗肠中,屈申以和灌肠。屈长五寸,煮之,视血不出,便熟。寸切,以苦酒、酱食之也。
作羊蹄臛法:羊蹄七具,羊肉十五斤。葱三升,豉汁五升,米一升,口调其味,生姜十两,橘皮三叶。
羊节解法:羊肶一枚,以水杂生米三升,葱一虎口,煮之,令羊熟。取肥鸭肉一斤,羊肉一斤,猪肉半斤,合剉,作臛,下蜜令甜。以同熟羊肶投臛里,便煮,得两沸便熟。治羊,合皮如猪㹠法善矣。

《蒸缹法》

蒸羊法:缕切羊肉一斤,豉汁和之,葱白一升著上,合蒸。熟,出,可食之。

《炙法》

灌肠法:取羊盘肠,净洗治。细剉羊肉,细切葱白,盐、豉汁、姜、椒末调和,令咸淡适口,以灌肠。两条夹而炙之。割食甚香美。

《酉阳杂俎》濮固羊

向北有濮固羊,大而美。

康居大尾羊

康居出大尾羊,尾上旁广重十斤。

罽宾野青羊

罽宾国出野青羊,尾如翠色,土人食之。

《中华古今注》

一名髯须参军礼云:羊曰柔毛,易曰羝羊,触藩羸其角,不能进不能退,盖羊好能触墙垣。

《益部方物记》龙羊

出吐蕃及威茂州,形似畜羊,而大其角,缭首重八九两,黑质而白,文可以为带,胯其用乱犀。
羊质而大角,缭于首以角之,珍躯残猎手。

《物类相感志》羚羊

羚羊角能碎佛牙。

羊肉

凡杂色羊肉,入松子则无毒。

《桂海兽志》

花羊 乳羊 绵羊

花羊南中无白羊,多黄褐白斑,如黄牛;又有一种深褐黑脊白斑,全似鹿。
乳羊本出英州,其地出仙茅,羊食茅举体悉化为肪,不复有血,肉食之宜人。
绵羊出邕州、溪洞及诸蛮国与,朔方胡羊不异。
《旸谷谩录》
羊四爪。

《埤雅》

羊性善群,故于文羊为群犬为独也。羊每成群则要以一雄为主,举群听之。今俗所谓压群者是也。北人谓之羊头。郑氏仪礼注云:羊取其后帅,盖言此矣。诗曰:尔羊来斯其角濈濈,羊前其刚以触者也,故以其角齐聚为善。又曰:尔羊来斯,矜矜兢兢不骞不崩,麾之以肱毕来既升,矜矜言羊之爱牧人也,兢兢言羊之畏牧人也,牧之为道,扰之以顺其性。故能使物爱支之以制。其放故能使物畏,或降于阿,或饮于池,或寝或吪,所谓扰之,以顺其性,麾之以肱毕来,既升所谓支之以制其放也。传曰:骞亏也,崩群疾也。羊之为物,以瘦为病,又易死善耗败。故于不骞不崩,本羊言之也。礼云:羽鸟曰降四足曰渍,曰渍者谓死相瀸,渍而善耗败也。六畜之死,皆善耗败,而羊为甚。故是诗如此。要术曰:羊有疾辄相污。徐铉曰:羊主给膳以瘦为病,故羸从羊亦豕善肥,羊善瘦故羸从羊也。诗曰:不骞为是,故也易兑为羊,羊性前止,故兑为羊兑,阴在上故也,羊性前逆,牛性前顺。故传以为使尧牵一羊,舜荷箠而随之,不能前矣。又曰:今使乌获从后曳牛之尾,尾绝而不从者逆也,若指之桑条以贯其鼻,则五尺童子牵而周四海矣。礼曰:羊曰柔毛,谓其不疾瘯蠡也。诗曰:羊牛下来,先羊后牛者,羊性畏露晚出,而早归当先于牛故也。管子曰:凡听商如离群羊,凡听角如鸡登,木以鸣音疾以清。易曰:兑为羊抑,又以其声欤内。饔曰:羊泠毛而毳膻,犬赤股而躁,臊盖言羊泠毛而毳,则膻犬赤股而躁,则臊矣皆物之不可食者,故于文臊,从躁省膻从毡省也。郑氏以为泠毛而毳,毳谓毛聚毡不解者是也。营子曰:山高而不陁则祈羊至矣,渊深而不涸则沈玉极矣,或言羊或言玉相备也。山海经曰:县以吉玉县山祭也,肆师立大祀用玉帛牲牷,而今此山川更言玉者,则以祈祭故也。易林曰:羊肠九萦,旧说羊春夏早放,秋冬晚出。字说曰:羊大则充实而美,美成矣,则羊有死之道焉。老子曰: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

释畜曰:未成羊羜,羜未成羊也,故从宁宁伫也,宁其美成而后足用。诗曰:既有肥羜,而后言既有肥牡,明其礼有加而无已。

羝性好抵突,故从氐省字,从抵省音。从低者以低其角,然后能抵突故也。易曰:羝羊触藩羸其角,九三重刚而不中,又动以进也,故有羝羊之象,然则上六。亦曰:羝羊何也。盖大壮之,极疑于羝羊犹坤之,上六疑于龙尔。博雅曰:吴羊牡一岁曰牡,三岁曰羝牝,一岁曰牸,三岁曰牂。谚曰:智如禹汤不如更尝,是以樊迟请学稼。孔子曰:吾不如老农,然则圣贤之,智犹有所未,达而况于凡庸者乎。故曰:三折肱知为良医,又曰亡羊治牢未为晚也。

大曰羊,小曰羔。羔性群而不党,又皆跪乳象礼其德宜施于朝,故古者以为朝服。诗曰:羔裘如膏,日出有曜言,日出有曜。然后见其如膏,且亦听朝之时也。而反以游燕又与,狐裘以朝狐裘在堂异矣,故是诗后之也。玉藻曰:朝辨色始入君,日出而视之,退适路寝听政。诗曰:羔羊之皮,素丝五紽。素丝五紽,所以英裘。其制然也,此言其节羔羊之革,素丝五緎革者言敝。而因故以改造也,此言其俭羔羊之缝,素丝五总革而又敝,则补缉以缝之。此言其俭之至西京。杂记曰:五丝为䌰,倍䌰为升,倍升为緎,倍緎为纪,倍纪为緵,倍緵为襚,此乃自少之多自微至著也,紽今无所考据以类,及之緎寡于总紽,盖宜寡于緎也。周官曰:卿执羔说者,以为羔,取群而不党卿执羔非,特为其群而不党系。露曰:凡贽卿用羔,羔有角而不用类,仁者执之不鸣,杀之不嗥,类死义者,羔饮其母必跪类知礼者。礼曰:饰羔雁者以缋以言其德,足以衣被而又有文章也。字说曰:羔从羊从火羊,火畜也。羔火在下,若火始然可进而大也。又曰:羹从美从,羔羊大而美成羔未成也,美成为下和羹是也,未成为上大羹是也,礼豆先大羹。

羚羊

释兽云:羚大羊,大麃,羚羊似羊,而大角有圆绕蹙文,夜则悬角木上以防患。语曰:羚羊挂角此之谓也,今以其角为马,排沫特善。字说云:鹿比其类,环其角外向以自防,羚独栖其角木上是,所谓霝夫其如此,亦以远害其霝也,亦所以为灵也。

羱羊

羱羊似吴羊而大角,角椭善斗至死释兽,所谓驨如马,羱如羊者,即此是也。羱羊之在原,不可牢,畜者也。一云:状若驴而群行暑,天尘露在其角上,生草戴行爱之独寝代都贼,所谓羱羊养草以盘旋是也。广志曰:羊角重于肉。旧云:羱羠并以时堕角,羱角尤大

《尔雅翼》

羚大羊似羊,而大角圆锐。〈说文大羊而细角〉好住山崖间,夜宿以角挂木,不著地。其角多节,蹙蹙圆绕弯弓,深锐紧小犹,有挂痕耳。边听之集集鸣者良,慢无痕者非也,其角号为有神,故能辟去不祥。今之金刚石者,出西域,状若紫石英,百炼不销,切玉如泥,置之山顶,亦陷而入。及金处同类而止,可谓坚矣。惟此角能坏之,羚虽大羊而微与羊异,故字从鹿而释兽叙在獐𪊨之前,今人只作羚。北人多食,南人食之能免为蛇虫所侵。说文云:羬山羊大而细角。

羱者,西方野羊,似吴羊而大角。故曰羱。如羊也,其角甚大,受斗馀夏天尘露在其角上,生草戴行爱玩之独寝馀者,不敢近也。切详万物之生,皆依于物。故依草木、依土鹳巢。有水则能蓄鱼。羱角有土则能养草,皆生非其类,此羱乃与羚羊不同,故释兽。羱如羊羚大羊,陶隐居称羚羊多两角,一角者为胜,其多节蹙蹙圆绕,别山羊角极长,惟一边有节,节亦疏大。尔雅名羱羊,而吴夷云只此名羚羊。唐本乃云羚羊,如牛大其角堪为鞍,一名羱羊,俗名山羊,或名野羊。善斗至死,而陈藏器称山羊。山驴羚羊三种:自相似,则唐本之说似非矣,颜监上林贼云:野羊今所谓山羊也。

《膳夫录》羊不可食

羊有二种不可食,毛长而黑壮者曰羖䍽,白而有角者曰羒羊,皆膻臭发病,羊之大者不过五十斤,奚中所产者百馀斤。

《瀛涯胜览》阿丹国羊

阿丹国羊,则无角颔垂短毛。

古俚国羊

古俚国羊,高如骡灰色。

《兽经》

羔羊跪乳。
说文曰:羔,羊子也。春秋繁露曰:羔饮其母,必跪类。知礼者公羊传,何休注云:乳,必跪而受之。

羱羊,善斗。
广志曰:羱羊角,重于肉。

羚羊,防患。
唐陈藏器本草拾遗曰:羚羊角有神,夜宿以角挂树不著地,盖防患也。

夷羊,不祥。
《急就篇》:颜氏注曰:羊未卒岁也,一曰夷羊,重百斤者为王。应麟补注曰:夷羊怪兽殷之,衰夷羊在牧。

羊,羒牂也,亦曰羭羖,亦曰髯须。主簿其声𦬒𦬒,非佳草不悦。
崔豹《古今注》曰:羊一名髯须。主簿说文解字曰:𦬒𦬒鸣也,从羊象声气上出,其性嗜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