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牛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牛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五卷目录

 牛部汇考一
  牛图
  犛图
  旄牛图
  诗经〈小雅无羊〉
  礼记〈曲礼 月令 王制 内则 少仪〉
  周礼〈天官 冬官考工记〉
  尔雅〈释兽 释畜〉
  春秋纬〈潜潭巴〉
  山海经〈西山经 北山经 中山经〉
  相牛经〈相牛法〉
  史记〈天官书〉
  汉甘公石申星经〈牵牛〉
  博物志〈越巂国牛〉
  述异记〈果下牛〉
  金楼子〈日及牛〉
  齐民要术〈养牛 煮胶法 炙法〉
  大业拾遗录〈徐闻县牛〉
  酉阳杂俎〈野牛 潜牛〉
  宋史〈天文志〉
  旸谷谩录〈牛〉
  席上腐谈〈牛顺物〉
  埤雅〈牛 氂牛〉
  尔雅翼〈牛〉
  瀛涯胜览〈古俚国牛〉

禽虫典第一百五卷

牛部汇考一

释名

《诗经》     一元大武《礼记》
太牢《周礼》    犘牛《尔雅》
犦牛《尔雅》    犤牛《尔雅》
犩牛《尔雅》    犣牛《尔雅》
犝牛《尔雅》    《尔雅》《尔雅》     觢《尔雅》
《尔雅》     犚《尔雅》
《尔雅》     犈《尔雅》
《尔雅》     牬《尔雅》
欣犌《尔雅》    《山海经》㸲牛《山海经》   旄牛《山海经》犛牛《山海经》   夔牛《山海经》

果下牛《述异记》  日及牛《金楼子》

野牛《酉阳杂俎》  潜牛《酉阳杂俎》
特牛《尔雅翼》   犅牛《尔雅翼》
《尔雅翼》    《尔雅翼》《尔雅翼》    犙《尔雅翼》《尔雅翼》    犗《尔雅翼》《尔雅翼》    荦《尔雅翼》
《尔雅翼》   犥《尔雅翼》《尔雅翼》    《尔雅翼》《尔雅翼》    《尔雅翼》《尔雅翼》    《尔雅翼》瞿摩帝《梵书》   牯《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   㸺《本草纲目》《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𤚩《本草纲目》   牺《本草纲目》《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本草纲目》   犍《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本草纲目》   州留牛《本草纲目》稷牛《本草纲目》  水牛《本草纲目》
青牛《本草纲目》  黄牛《本草纲目》
封牛《本草纲目》  乌牛《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  犏牛《本草纲目》《本草纲目》  海牛《本草纲目》山牛《本草纲目》

牛图


旄牛图旄牛图

《诗经》《小雅·无羊》旄牛图

《诗经》《小雅·无羊》《诗经》《小雅·无羊》

谁谓尔无牛,九十其犉。 尔牛来思,其耳湿湿。
〈朱注〉黄牛黑唇曰:犉牛之犉者,九十非犉者,尚多也。王氏曰:湿湿,润泽也。牛病则耳燥,安则润泽也。〈大全〉山阴陆氏曰:古之视牛者,以耳祭义,所谓大夫袒,而毛牛尚耳。

《礼记》《曲礼》

凡祭,天子以牺牛,诸侯以肥牛,大夫以索牛。
〈注〉牺纯毛也,肥养于涤也,索求而得之。

凡祭宗庙之礼,牛曰一元大武。
〈注〉元头也,武足迹也,牛肥,则迹大。

《月令》

季春之月,乃合累牛腾马,游牝于牧,牺牲驹犊,举书其数。
〈注〉春阳,既盛物皆产育。故合其累系之牛。使牡就牝,欲孳生之蕃也。其中牺牲之用者,皆书其数,以备稽校多寡也。

中央土,食稷与牛。
〈注〉牛,土畜也。

《王制》

祭天地之牛角茧栗,宗庙之牛角握,宾客之牛角尺。
〈注〉如茧,如栗,犊也。握,谓长不出肤,侧手为肤四指也,宾客之用,则取其肥大而已。

《内则》

膳,膷 牛炙 生胾 牛脍
〈注〉膷牛𦞦香,美之名也。炙炙牛肉,胾切牛肉也。

牛宜稌。
〈注〉牛肉稌饭,尤相宜也。

春宜羔豚,膳膏芗,秋宜犊麛,膳膏腥。
〈正义〉春为木王膏,芗牛膏也。牛中央,土木剋。土木盛,则土休废。用休废之膏,故用牛膏也。

牛脩,鹿脯。〈又〉牛夜鸣则
〈注〉牛之夜鸣者,其肉臭,不可食。

捣珍,取牛羊麋鹿麇之肉,必脢,每物与牛若一,捶反侧之,去其饵,孰出之,去其皽,柔其肉。
〈注〉脢脊,侧肉也。饵,筋腱也。柔之为升和也。汁和,亦醯醢与。〈陈注〉脢夹脊肉也。与牛若一,谓与牛肉之多寡均也。捶捣也,反捶之,又侧捶之,然后去其筋饵,既熟。乃去其皽膜,而柔之以醯醢。此八珍之五也。

渍取牛肉,必新杀者,薄切之,必绝其理,湛诸美酒,期朝而食之,以醢若醯醷。
〈注〉湛,亦渍也。〈陈注〉绝其理横断其文理也。期朝今旦至明旦也。醷梅浆也。此八珍之六也。

为熬,捶之,去其皽,编萑,布牛肉焉。屑桂与姜,以洒诸上而盐之,乾而食之,施羊亦如之。施麋,施鹿,施麇,皆如牛羊,欲濡肉,则释而煎之以醢,欲乾肉,则捶而食之。
〈注〉熬于火上为之也,今之火脯似矣。欲濡、欲乾,人自由也。醢或为醯。〈陈注〉此肉于火上为之,故名曰熬,生捣而去其皽膜,然后布于编萑之上。先以桂姜之屑洒之。次用盐释,谓以水润泽之也。此八珍之七也。

糁取牛羊豕之肉,三如一,小切之,与稻米。稻米二,肉一,合以为饵煎之。
〈注〉此周礼糁食也。〈陈注〉三如一谓三者之肉多寡均也。稻米二,肉一,谓二分稻米,一分肉也。

《少仪》

牛与羊鱼之腥,聂而切之为脍。
〈注〉聂之言,䐑也。先臛叶切之,复报切之,则成脍。

大牢,则以牛左肩,臂臑,折九个。
〈疏〉九个者,取肩,自上断折之,至蹄为九段也。臂臑,
谓肩脚也。

《周礼》《天官》

内饔,辨腥臊膻香之不可食者。
〈订义〉贾氏曰:按庖人注云:香牛也。

食医,凡会膳食之宜,牛宜稌。
〈正义〉牛味甘平。稻味苦而又温。甘苦相成。〈订义〉郑锷曰:牛土,畜也。稌,稻也。泽中所生,与土畜相宜。

《冬官·考工记》

弓人,凡相角,稚牛之角直而泽,老牛之角紾而昔。
〈订义〉郑司农曰:紾,读为抮,缚之抮昔,读为交错之。错谓牛角,桷理错也。 王昭禹曰:稚牛方少,而气血刚,则角之文正直,而泽润。老牛已疾,而气血衰,则其文粗紾,而交错。

疢疾险中,瘠牛之角无泽。
〈订义〉赵氏曰:险,伤也。中,里也。 郑锷曰:角之中险,阻而突起者。必疢疾之牛也。无光润之气者,必瘦瘠之牛也。知此法,则凡角,皆可以逆而知之。

角长二尺有五寸,三色不失理,谓之牛戴牛。
〈订义〉郑锷曰:角长二尺有五寸,长之极矣。既极其长,又且本白,而中青,其末又丰。三色俱不失其文理,如此之角是谓牛戴牛。盖一角,直一牛之价。如牛之上又戴一牛也,兹其至贵者欤。

凡相胶,牛胶火赤。
〈订义〉王昭禹曰:胶,或用角,或用皮,牛用其皮。

《尔雅》《释兽》

牛曰齝。
〈注〉食之已久,复出嚼之。

《释畜》

犘牛。
〈注〉出巴中,重千斤。

犦牛。
〈注〉即犎牛也,领上肉犦胅起,高二尺许。状如橐驼。肉鞍一边健行者,日三百馀里。今交州合浦,徐闻,县出此牛。

犤牛。
〈注〉犤牛,庳小今之牛也。又呼果下牛,出广州高凉郡。

犩牛。
〈注〉即犪牛也,如牛,而大肉数千斤,出蜀中。《山海经》曰:岷山多犪牛。

犣牛。
〈注〉旄牛也,髀、膝、尾,皆有长毛。

犝牛。
〈注〉无角牛。

牛。
〈注〉未详。

角一俯一仰,觭。
〈注〉牛角低仰。

皆踊,觢。
〈注〉今竖角牛。

黑唇,犉。
〈注〉毛诗传曰:黄牛黑唇,此宜通谓黑唇牛。

黑眦,牰。
〈注〉眼眦黑。

黑耳,犚。黑腹,牧。黑脚,犈。
〈注〉皆别牛,黑所在之名。

其子犊。
〈注〉今青州呼犊为呴。

体长,牬。
〈注〉长身者。

绝有力,欣犌。
〈疏〉此别牛属也。云:犘,牛名也。郭云:出巴中,重千斤。犦牛领上肉犦胅起之,牛也。郭云:即犎牛也者。即上注云:汉顺帝时,疏勒王来献,犎牛是也。云:领上肉犦胅起高二尺许者,谓领上肉肿坟起也。云:状如橐驼,肉鞍一边者。《山海经》云:山兽多橐驼,彼注云:有肉鞍,善行流沙中。日行三百里,负千斤,知水泉所在,是也。橐驼肉鞍胅起有二,此牛领肉胅起惟一。故云:一边云健行者,日三百馀里。今交州合浦徐闻,县出此牛。犤,牛名也。郭云:犤牛庳小,今之牛也。又呼,果下。牛出广州高凉郡。以其庳小可行果树下。故又呼果下牛,犩,亦牛名也。郭云:即犪牛也。如牛,而大肉数千斤,出蜀中。《山海经》曰:岷山多犪牛。按《中山经》云:岷山其兽多犀象、犪牛。彼注云:今蜀中有大牛,重数千斤,名为犪牛。晋大兴元年,此牛出上庸,郡人弩射杀之,得三十担肉。即尔雅犩牛是也。犣,亦牛名也。郭云:旄牛也。髀、膝、尾皆有长毛。按《山海经》:潘侯山有兽,状如牛,而四节生毛,名曰旄牛。彼注云:今旄牛,背膝及胡尾,皆有
长毛,是也。犝牛,无角牛名也。易云:犝牛之牿,是也。俯低也。牛角一低一仰者,名觭。言倾攲也,踊竖也。牛两角竖者,名觢牛。黑唇者,名犉,眦目匡也。牛之目匡黑者,名牰。黑耳者,名犚。黑腹者,名牧。黑脚者,名犈。郭云:皆别牛,黑所在之名。其牛所生之子,名犊。郭云:今青州呼犊,为呴体身也。凡牛之身长者,名牬绝,有力壮大者,名欣犌。诗,小雅无羊篇云:谁谓尔,无牛九十其犉。毛传云:黄牛,黑唇曰犉,毛意以此言。黑唇,明不与身同色,而牛之黄者众。故云:黄牛也,其实不主为黄牛。故郭氏云:此宜通谓黑唇牛。

牛七尺为犉。
〈注〉诗曰:九十其犉,亦见尸子。

《春秋纬》《潜潭巴》

宫中有牛鸣,政教衰,诸侯相并牛,兵之符也。

《山海经》《西山经》

黄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苍黑大目,其名曰
郭云:今始平,槐里县有黄山,上故有宫。汉惠帝所起,疑非此。 任臣案,即牰犚牧犈之属,《事物绀珠》云:苍黑色,大目。

小华之山,其兽多㸲牛。英山,其兽多㸲牛、羬羊。翠山,其阴多旄牛、羚麝。鹿台之山,其兽多㸲牛。大次之山,其兽多㸲牛、羚羊。阳之山,其兽多犀、兕、虎、豹、㸲牛。西皇之山,其兽多麋、鹿、㸲牛。白于之山,其兽多㸲牛、羬羊。

《北山经》

潘侯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牛,而四节生毛,名曰旄牛。
郭云:今旄牛背膝,及胡尾,皆有长毛。 任臣按《文献通考》云:冉駹有旄牛,无角,一名犝牛,肉重千斤,毛可为眊,罗氏尔雅翼曰犛,西南国旄牛也。似牛,四节,腹下及肘有赤毛,长尺馀。而尾尤佳,大如斗。天子之车,左纛以此为之,是旄犛一物也。又按上林赋:庸旄貘犛颜监注云:庸今犎牛,旄今犏牛,犛今猫牛。李东璧亦云:旄牛,亦名犏牛。即尔雅之犣牛,若犛牛,则尔雅之犘牛,明为二种矣。图赞曰:牛充兵机兼之者,旄冠于旌鼓,为军之标。匪肉致灾,亦毛之招。

敦薨之山,其兽多旄牛。

《中山经》

牡山,其兽多㸲牛。夸父之山,其兽多㸲牛。荆山,其中多犛牛。
岷山,其兽多夔牛。
今蜀山中有大牛,重数千斤,名为夔牛。

崌山,其兽多夔牛。
支离之山,多㸲牛、羬羊。

《相牛经》《相牛法》

牛,岐胡寿。
岐牵两服,下分为三。

去角近行驶,眼欲得大,眼中有白脉贯瞳子最快。颈骨长且大。驶壁堂欲得阔。
郑段间也。

倚欲得如绊马,
聚而正也。

膺庭欲得广。
胃前

天关欲得成,
背接骨

隽骨欲得垂。
脊中央欲得下。

兰株欲得大。
尾株

丰岳欲得大。
膝骨

种头欲得高,百体欲得紧,垂星欲得有努肉。
蹄上巴肉覆蹄间,名努肉。

力柱欲得大而成,
当车骨也。

悬蹄欲得如八字阴虹属头。
阴虹者,有双筋自尾骨属头。

阳盐欲得广,
阳盐者,夹尾,体前两肷上。

常有声似鸣者,有黄也。洞湖无寿,珠渊无寿。
旋毛当目下也。

上池有乱毛,妨主凶。
上池角中央也。

身欲得促,形欲得如卷。大肷疏肋难饴龙。头突目好跳豪,筋欲得成就。
脚后横筋也。

毛欲得短密,若长疏,不耐寒气。尾不用至地。尾毛少骨多者,有力膝上。肉欲得坚,角欲得细,鼻如镜,则难牵。口方,易饴漦。府方易饴水。牛肚大,尾青,最有力。

《史记》《天官书》

牵牛为牺牲。
正义曰:牵牛为牺牲,亦为关梁。其北二星,一曰即路,一曰聚火。又上一星,主道路;改二星,主关梁。占:明大,关梁通;不明,不通,天下牛疫死;移入汉中,天下乃乱也。

《汉·甘公·石申星经》《牵牛》

牵牛六星主关梁,工异主大路,中主牛木星。春夏木,秋冬火,中央火星为政。始日月,五星行,起于此。呰携星远汉,天下牛贵,明亦贵。暗小贼,入汉中,井役死。直米谷价平,曲米贵,失常色。牛多死,谷不成。木星守,天下和平。久守水灾,人冻死,米贵。卖子虎害人,臣谋主。木逆久守,有水道不通。火星守,老臣逆,牛贵十倍。人相食。兵起,将军死。大水灾津梁不通。土星守,臣谋主,君有失位臣。金星守,地气泄,兵起至城,天下人多死。水守,辰星常以冬朝。牵牛若不朝,来年五谷不熟。大水损害,客守二十日。兵起彗,孛行牛中,吴越有自王者,彗出牛中七十日。有政更像虹蜺出牛,必有坏城。临淮、月晕围、牛损小儿,灾变也。八度八月昏中氐,中去北辰一百十度。
《博物志》越隽国牛
越隽国有牛,稍割取肉,牛不死。经日,肉生如故。

《述异记》果下牛

日南郡出果下牛,高三尺。

《金楼子》日及牛

大月氏有牛,名日及牛,割其肉,明日疮愈。

《齐民要术》《养牛》

牛,岐胡有寿。〈按《齐民要术》前数行与《相牛经》虽多重出,但微有异同处,故并录以备参考。〉
岐胡:牵两腋;亦分为三也。

眼去角近,行駃。眼欲得大。眼中有白脉贯瞳子,最快。二轨齐者快。
二轨,从鼻至髀为前轨,甲至髂为后轨。

颈骨长且大,快。壁堂欲得阔。
壁堂,脚、肢间也。

倚欲得如绊马聚而正也。茎欲得小。膺庭欲得广。
膺庭,胸也。

天关欲得成。
天关,脊接骨也。

俊骨欲得垂。
俊骨,脊骨中夹,欲得下也。

洞胡无寿。
洞胡:从头至臆也。

旋毛在珠渊,无寿。
珠渊,当眼下也。

上池有乱毛起,妨主。
上池,两角中,一曰戴麻也。

倚脚不正,有劳病。角冷,有病。毛拳,有病。毛欲得短密,若长、疏,不耐寒气。耳多长毛,不耐寒热。单膂,无力。有生疖即决者,有大劳病。尿射前脚者快,直下者不快。乱睫者抵人。后脚曲及直,并是好相,直尤胜。进不甚直,退不甚曲,为下。行欲得似羊行。头不用多肉。臀欲方。尾不用至地;至地,少力。尾上毛少骨多者,有力。膝上缚肉欲得硬。角欲得细,横、竖无在大。身欲得促,形欲得如卷。
卷者,其形侧也。

插颈欲得高。一曰,体欲得紧。大肷疏肋,难饲。龙突目,好跳。
又云:不能行也。

鼻如镜鼻,难牵。口方易饲。兰株欲得大。
兰株,尾株。

豪筋欲得成就。
豪筋,脚后横筋。

丰岳欲得大。
丰岳,膝株骨也。

蹄欲得竖。
竖如羊角。

垂星欲得有努肉。
垂星,蹄上;有肉覆蹄,谓之努肉。
力柱欲得大而成。力柱,当车。

肋欲得密,肋骨欲得大而张。
张而广也。

髀骨欲得出俊骨上。
出背脊骨上也。

易牵则易使,难牵则难使。泉根不用多肉及多毛。
泉根,茎所出也。

悬蹄欲得横。
如八字也。

阴虹属颈,行千里。
阴虹者,有双筋白毛骨属颈。

阳盐欲得广。
阳盐者,夹尾株前两肷也。

当阳盐中间脊骨欲得
则双膂,不则为单膂。

常有似鸣者有黄。
治牛疫气方:
取人参一两,细切,水煮,取汁五六升,灌口中。

又方:
腊月兔头烧作灰,和水五六升灌之,亦良。

又方:
朱砂三指撮,油脂二合,清酒六合,煖,灌,即瘥。

治牛腹胀欲死方:
取妇人阴毛,草裹与食之,即愈。误治气胀也。

又方:
研麻子取汁,温冷微热,擘口灌之五六升许,愈。此治生豆腹胀垂死者,大良。

治牛疥方:
煮乌头汁,热洗五度,即瘥耳。

治牛肚反及嗽方:
取榆白皮,水煮极热,令甚滑,以五升灌之,即瘥也。

治牛中热方:
取兔肠肚,勿去屎,以裹草,吞之,不过再三,即愈。

治牛虱方:
以胡麻油涂之,即愈。猪脂亦得。凡六畜虱,脂涂悉愈。

治牛病:
用牛胆一个,灌牛口中,瘥。

《家政法》云:四月伐牛骨茭。
四月毒草,与茭豆不殊,齐俗不收,所失大也。

《术》曰:埋牛蹄著宅四角,令大富。

《煮胶法》

煮胶要用二月、三月、十月,馀月则不成。
热则不凝,无饼。寒则冻瘃,白胶不粘。

沙牛皮、水牛皮、猪皮为上,驴、马、驼、骡皮为次。
其胶势力,虽复相似,但驴、马皮薄毛多,胶少,倍费樵薪。

破皮履、鞋底、格椎皮、靴底、破鞲、靫,但是生皮,无问年岁久远,不腐烂者,悉皆中用。
然新皮胶色明净而胜,其陈久者固宜,不如新者。

其脂韧、盐熟之皮,则不中用。
譬如生铁,一经柔熟,永无镕铸之理,无烂汁砌巴。

唯欲旧釜大而不渝者。
釜新则烧令皮著底,釜小费薪大,釜渝令胶色黑。

法:于井边坑中,浸皮四五日,令极液。以水净洗濯,无令有泥。片割,釜中,不须削毛。
削毛费功,于胶无益。

凡水皆得煮;然咸苦之水,胶乃更胜。长作木匕,头施铁刃,时时彻搅之,勿令著底。
匕头不施铁刃,头搅不彻底,则焦,焦则胶恶,是以尤须屡数之。

水少更添,常使滂沛。经宿晬时,勿令绝火。根皮烂熟,以匕沥汁,看后一珠,微有黏势,熟矣。
为过伤火,令胶焦。

取净乾盆,置灶埵上,以米床加盆,布蓬草于床上,以大杓挹取胶,为著蓬草上,滤去滓秽。挹时勿停火。淳熟汁尽,更添水煮之;搅如初法。熟挹取。看熟皮垂尽,著釜焦黑,无复黏势,乃弃去之。胶盆向满,舁著空静处屋中,仰头令凝。凌旦,合盆于席上,脱取凝胶。口湿细紧绁以割之。其近盆底土恶之处,不中用者,割却少许。然后十字坼破之,又中断为段,较薄割为饼。
唯极薄为佳,乾,又色似琥珀好。坚厚者既难燥,又见滞黑,皆为胶恶也。

近盆末下,名为笨胶,可以建车。近盆末上,即是胶清,可以杂用。最是胶皮如粥膜者,胶中之上,第一粘好。先于庭中竖槌,施三重箔摘,令免狗鼠,于最下箔上,布置胶饼,其上两重,为作阴凉,并捍霜露。
胶饼虽凝,水汁尽,见日即消;霜露沾濡,复难燥乾。

旦起至食时,卷去上箔,令胶见日;
凌旦寒气,不畏消释;霜露之润,见日即乾。
食后还复舒箔为荫。雨则内厂屋之下,则不须重箔。
四五日浥浥时,绳穿胶饼,悬而日曝。极乾,乃内屋内,悬纸笼之。
以防青蝇壁土之污。

夏中虽软相著,至八月秋凉时,日中曝之,还复坚好。

《炙法》

捧炙:大牛用膂,小犊用脚肉亦得。逼火遍炙一面,色白便割;割又炙一面。含浆滑美。若四面俱熟然后割,则涩恶不中食也。
牛胘炙:老牛胘,厚而肥。划穿,痛蹙令聚,逼火急炙,令上劈裂,然后割之,则脆而甚美。若挽令舒申,微火遥炙,则薄而且明。

《大业拾遗录》徐闻县牛

合浦徐闻县多牛,其项上有特骨,大如覆斗,日行三百里。

《酉阳杂俎》野牛

野牛高丈馀,其头似鹿,其角丫戾,长一丈,白毛。尾似鹿。出西域。

潜牛

勾漏县大江中有潜牛。形似水牛,每上岸,斗角软,还入江水。角坚,复出。

《宋史》《天文志》

牛宿六星,天之关梁,主牺牲事。其北二星,一曰即路,一曰聚火。又曰:上一星主道路,次二星主关梁,次三星主南越。明大,则王道昌,关梁通,牛贵;怒,则马贵;动,则牛灾,多死;始出而色黄,大豆贱;赤,则豆有虫;青,则大豆贵;星直,籴贱;曲,则贵。日食,其分兵起;晕,为阴国忧,兵起。月食,有兵;晕,为水灾,女子贵,五谷不成,牛多暴死,小儿多疾。月晕在冬三月,百四十日外有赦;晕中央大星,大将被戮。月犯之,有水,牛多死,其国有忧。岁星入犯,则诸侯失期;留守,则牛多疫,五谷伤;在牛东,不利小儿;西,主风雪;北,为民流;逆行,宫中有火;居三十日至九十日,天下和平,道德明。荧惑犯之,诸侯多疾,臣谋主;守,则谷不成,兵起;入或出守斗南,赦。填星犯之,有土功;守之,雨雪,民人、牛马病。太白犯之,诸侯不通;守,则国有兵起;入,则为兵谋,人多死。辰星犯,败军移将,臣谋主。客星犯守之,牛马贵,越地起兵;出,牛多死,地动,马贵。彗星犯之,吴分兵起;出,为籴贵,牛死。孛犯,改元易号,籴贵,牛多死,吴、越兵起,下当有自立者。流星犯之,王欲改事;春夏,谷熟;秋冬,谷贵;色黑,牛马昌,关梁入贡。云气苍白横贯,有兵、丧;赤,亦为兵;黄白气入,牛蕃息;黑,则牛死。

《旸谷谩录》

牛,四爪。

《席上腐谈》牛顺物

牛顺物,乘顺风而行,则顺。

《埤雅》

孔子曰:牛羊之字,以形举也。牛象角头三封尾之形。牛,土畜也。马,火畜也。土缓而和火,健决躁速。故易坤为牛,乾为马。诗曰:尔牛来斯,其耳湿湿。湿湿言润泽也。盖牛之为物。病,则耳燥,安,则温润而泽。故古之视牛者,以耳祭义。所谓大夫袒而毛牛,尚耳是也。抱朴子曰:雁衔芦而捍网,牛结阵以却虎。牛善角,虎环其首外触,则虎虽猛巧,不能制也。传曰:禘郊之牛,角茧。栗宗庙之牛,角握。社稷之牛,角尺。诗曰:杀时,犉牡有救其角。救长,貌社稷之牛角尺。故曰:有救其角也。礼云:牛曰一元大武,六牲之号。牛曰一元大武,号最为美者,牛大牲故也。管子曰:凡听宫如牛鸣,窌中牛含宫声,故柳子以为黄钟在脰也。周官曰:牛夜鸣,则庮。许叔重曰:庮,久屋朽木,牛夜鸣,则庮臭如朽木也。牛膏曰香,故其臭朽,则不可食矣。列子曰:飨香以为朽,尝甘以为苦。戎右曰:赞牛耳、桃茢牛耳无窍以鼻听也。盟者,听于人神,故执牛耳而正,以不听为戎。易林曰:牛龙且聩,盖龙亦聋者也。先儒以为面牛,鼓簧为聋。故也造化权舆云。夫乾为马,坤为牛。乾,阳物也。马故蹄圆。坤,阴物也,牛故蹄坼。阳病则阴胜,故马疾则卧;阴病则阳胜,故牛疾则立。马阳物也,故起先前足,卧先后足;牛,阴物也,故起先后足,卧先前足。世之学者以为,坤牛取顺,乾马取健,盖知其一而已。封人曰:凡祭祀,饰其牛牲,即庄子所谓衣之以文绣者也。郑氏以为,饰,谓刷治洁清之,误矣。楚子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按牛走顺风,马走逆风。牛马风逸,往往相及,楚是以云尔。旧说正月一日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猪,四日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占其日,以知其登耗。

氂牛

氂牛出西域,尾长而劲。中国以为缨。人或射之,自断其尾。左氏所谓雄鸡自断其尾,而庄周以为牛之白颡,豚之亢鼻者,巫祝不以适河,乃无用之。为大祥也。古者于旌旗干首注氂尾之毛焉,而谓之旄,凡建旄,皆首物者也。示使爱尾焉。

《尔雅翼》

牛,大牲也。牛,件也。件事,理也。象用头,三封尾之形也。又牛为大物,天地之数起于牵牛,故物从牛为物大可以分故半从人从牛牛之名色特牛谓之犅牛。父谓之特,子谓之犊。吴人谓犊曰:〈于杏切〉牛羊无子谓之,二岁谓之,三岁谓之犙,四岁谓之,騥牛谓之犗,纯色谓之牷,駮谓之荦,白黑杂毛谓之犤,黄白色谓之犥,驳如星谓之,黄牛虎文谓之,黄牛黑唇谓之犉,白脊谓之,又谓之,长脊谓之,白牛谓之。世本骸作服牛黄帝臣也。景文公云:古者,牛惟服车,书曰肇牵车,牛易曰服牛乘马。汉,赵过,始教人用牛代耕。而王弼注易云:牛,稼穑之资,是不原。汉始牛耕之意,余按古称,牛耕非特王弼之说也,其来旧矣。《太史公律书》:东至牵牛,牵牛者,言阳气。牵同万物出之也。牛者,胃也。言地虽冻,能胃而生也。牛者,耕植种物也。《淮南子》曰:杀罢牛可以赎良马之死,莫之为也。杀牛,必亡之数。许叔重以为牛者,所植谷,谷者,民之命。是以王法禁杀牛。民犯禁杀之者,诛。故曰必亡之,数《太史公》《淮南子》《博通古义》,其书皆不在赵。过后又古人制,名冉耕,字伯牛。其造书也,曰犁耕也。两壁耕也。一曰覆耕种也。字皆从牛,则耕之以牛尚矣。《山海经》曰稷,后曰叔,均是始耕。郭氏曰:汉武帝用赵过代田之说,用耦犁二牛。三人代田,古法也。后稷始圳田,则过之,法有由来矣。景文之说,未之尽也。牛畜之有力,而顺者,但有竖瞳而无横瞳,见物辄长造天。故童子得而制之。《论衡》曰:马称骅、骝、骥、騄、牛誉郭、椒、丁、栎。古者,牺尊以牛为名,然亦不画画〈疑衍〉牛。故《淮南子》曰:百围之木,斩而为牺尊。镂之以剞,杂以青黄,华藻镈鲜,龙蛇虎豹,曲成文章。《新序》邹穆公曰:百姓饱牛而耕。

《瀛涯胜览》古俚国牛

古俚国水牛不大,黄牛则大,有至三四百斤者。不食其肉,取其乳酥,啖饮不绝口。牛死,则埋之。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牛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