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马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一百一卷目录

 马部杂录一

禽虫典第一百一卷

马部杂录一

《易经·坤卦》:坤,元亨,利牝马之贞。〈程传〉乾以刚。固为贞坤,则柔顺。而贞牝马柔顺,而健行,故取其象。〈大全〉建安丘氏曰:马象乾,而坤言牝马者,明其为乾之体也。牝马地类,行地无疆,柔顺利贞,君子攸行。〈本义〉马乾之象而以为地类者,牝阴物而马又行地之物也。《屯卦》: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程传〉乘马欲行也,欲从正应而复。班如不能进也,班分布之义,下马为班,与马异处也。〈本义〉班分布不进之貌。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贲卦》:六四,贲如皤如,白马翰如,匪寇婚媾。〈本义〉皤,白也。马人所乘,人白则马亦白矣,四与初相贲者,乃为九三所隔,而不得遂,而其往求之心,如飞翰之疾也。大畜,九三,良马逐,利艰贞,曰:闲舆卫,利有攸往。〈本义〉三以阳居健极上,以阳居畜极,极而通之时也。又皆阳爻,故不相畜,而俱进有良马逐之象焉。然过刚锐进,故戒之。以艰贞闲习乃利于有往也。
《晋卦》:康侯用锡马蕃庶,昼日三接。〈大全〉云峰胡氏曰:坤有土,有民,有安之象。锡马蕃庶坤为牝马,为众之象。昼日三接,离为日,为中虚之象。或曰:马与昼日离之象。蕃庶,三接,坤为众,为文之象。汉上朱氏曰:周官校人天子十有二闲马,六种邦国。六闲马四种。凡朝觐会同毛马而颁之,锡马,蕃庶也。大行人公之礼,三享三问三劳,昼日三接也。
《明夷》:六二,明夷,夷于左股,用拯马壮吉。〈程传〉夷于左股谓伤害其行,而不甚切也。虽然亦必自免。有道,拯用壮健之马,则获免之速,而吉也。
《睽卦》:初九,悔亡,丧马勿逐自复,见恶人,无咎。〈程传〉初与四,虽非应,而同德相与。故相遇马者,所以行也,阳上行者也。睽独无与则不能行,是丧其马也。四既与之合则能行矣。是勿逐而马复得也。
《涣卦》:初六,用拯马壮吉。〈本义〉始涣而拯之为力,既易又有壮马其吉可知。〈大全〉蔡氏曰:马壮则行速,言用救涣之急也。
《中孚》:六四,月几望,马匹亡,无咎。〈程传〉四与初为正应匹也,古者驾车用四马,不能备纯色。则两服两骖各一色。又小大必相称,故两马为匹谓对也。马者行物也,初上应四,而四亦进,从五皆上行。故以马为象孚,道在一四既从五,若复下系于初,则不一而害于孚,为有咎矣。故马匹亡则无咎。〈大全〉方氏曰:晏婴不入,崔陈之党韩退之。不污牛李之朋马匹亡也。
《系下传》: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随。〈本义〉下动上说。〈大全〉汉上朱氏曰:上古牛未穿,马未络,至是始服乘之鄱阳。董氏曰:服牛乘马,穿鼻、络头、虽人为也,亦各因其天,而任之。故取诸随。安定胡氏曰:随者动作必随于人。
《说卦·八》:乾为马。〈正义〉乾象天天行健,故为马也。〈大全〉或问易之象。朱子曰:便是理会不得。如乾为马,而乾之象却专说龙。如此之类,皆不通。吴氏曰:健而行不息者,马也。项氏曰:造化权舆云,马乾象,故蹄圆,牛坤象故蹄析。胡氏曰:周公以乾为龙,而夫子以为马。文王以坤为马,而夫子以为牛,以见象之,不必泥也。如此学易者,触类而长之可也。
《说卦》:十一,乾为良马,为老马,为瘠马,为驳马。〈正义〉良马取其行健之善也。为老马,取其行健之久也。为瘠马取其行健之甚,瘠马骨多也。为驳马,言此马有牙如锯,能食虎豹。尔雅云锯牙食虎豹,此之谓也。驳马能食虎豹取其至健也。〈大全〉吴氏曰:瘠马多骨少肉,健之最坚强者也。
震,其于马也。为善鸣,为馵足,为作足,为的颡。〈正义〉善鸣,取其象雷声之远闻也。为馵足马,后足白为馵,取其动而见也。为作足,取其动而行健也。为的颡,白额为的颡,亦取动而见也。〈大全〉蔡氏曰:气始亨,故于马为善鸣。阳在下,故又为馵足,为作足。阴在上,故为的颡,的白也。而颡在上也,诗所谓白颠传所谓的颅是也。吴氏曰:善鸣者,阳在内为声,上画偶口开出声也。馵足足骹白阳之色,作足,足超起阳之健。皆言下画之阳也。的颡额有旋毛,中虚如射者之的,言上画之虚也。坎其于马也,为美脊,为亟心,为下首,为薄蹄,为曳。〈正义〉美脊,取其阳在中也。亟心亟急也,取其中坚内动也。下首取其水,流向下也。薄蹄取其水,流迫地,而行也。为曳取其水,磨地而行也。〈大全〉徐氏曰:上画为马颡,下画为马足。坎中画阳。故为美瘠,为亟心。上柔故又为下首。下柔故又为薄蹄,为曳。程氏曰:坎于马为曳者,陷则失健也。
《书经·五子之歌》:予临兆民,凛乎若朽索之驭六马,旅獒犬马,非其土性不畜。〈注〉唐孔氏曰:晋惠乘小驷,旋泞马,非土性故也。林氏曰:汉文却千里马,光武以驾鼓车。三代后能行召公之言者,二君是也。
费誓马牛其风,勿敢越逐。
窃牛马,汝则有常刑。
《诗经·邶风·击鼓章》: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秦风·渭阳章》:我送舅氏,曰至渭阳,何以赠之,路车乘黄。
《小雅·皇华章》:我马维驹,六辔如濡,我马维骐,六辔如丝,我马维骆,六辔沃若。
《采薇章》:戎车既驾,四牡业业。〈注〉业业壮也。
驾彼四牡,四牡骙骙。〈注〉骙骙强也。
四牡翼翼。〈注〉行列整治之状。
《杕杜章》:四牡痯痯。〈注〉罢貌。
《六月章》:比物四骊,闲之维则。〈注〉比物齐其力也。凡大事、祭祀、朝觐、会同、毛马而颁之。凡军事,物马而颁之。毛马齐其色,物马齐其力。吉事尚文,武事尚强也。既比其物,而曰四骊,则其色又齐,可以见马之有馀矣。闲习之,而皆中法,则又可以见教之有素矣。
四牡修广,其大有颙。〈注〉修长,广大也,颙大貌。
四牡既佶,既佶且闲。〈注〉佶壮健貌。
《采𦬊章》:乘其四骐,四骐翼翼。〈注〉翼翼顺序貌。《车攻章》:我车既攻,我马既同,四牡庞恣C〈注〉同齐也,传曰:宗庙齐豪,尚纯也。戎事齐力,尚强也。田猎齐足,尚疾也。庞恭R实也。
田车既好,四牡孔阜。〈注〉阜盛大也。
驾彼四牡,四牡奕奕。〈注〉连络布散之貌。
四黄既驾,两骖不倚。〈大全〉王氏曰:向四牡既言其力之强,又言其色之纯也。不倚御能正其马也。
萧萧马鸣。〈大全〉孔氏曰:军旅齐肃,但闻萧萧然马鸣之声。
《吉日章》:吉日维戊,既伯既祷,田车既好,四牡孔阜,升彼大阜,从其群丑。〈注〉伯马祖也,谓天驷房星之神也。言田猎将用马力,故以吉日祭马祖而祷之,既祭,而车牢马健。于是可以历险而从禽也。〈大全〉晋天文志曰:房四星亦曰天驷,为天马主车驾。孔氏曰:伯者,长也。马之祖始是长也。夏官校人春祭马祖,天驷龙为天马,故房四星谓之天驷。
吉日庚午,既差我马。〈注〉差择齐其足也。
《白驹章》:皎皎白驹,食我场苗,絷之维之,以永今朝。〈注〉为此诗者,以贤者之去,而不可留也。故托以其所乘之驹,食我场苗,而絷维之。
皎皎白驹,食我场藿,絷之维之,以永今夕。
皎皎白驹,贲然来思。〈注〉贲然光采之貌也。
皎皎白驹,在彼空谷,生刍一束,其人如玉。〈注〉贤者必去,而不可留矣。于是叹其乘,白驹人空谷,束生刍,以秣之,而其人之德,美如玉也。
《节南山章》:驾彼四牡,四牡项领,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注〉项大也。四牡项领可以骋矣,而视四方,则皆昏乱无可往之,所将何所骋哉。
《北山章》:四牡彭彭,王事傍傍。
《裳裳者华章》:乘其四骆,六辔沃若。
《鸳鸯章》:乘马在厩,摧之秣之。〈注〉大全释文曰:摧莝刍也,秣谷饲马也。
《车辖章》:四牡騑騑,六辔如琴。〈注〉如琴,谓六辔调和如琴瑟也。
《采菽章》:其旂淠淠,鸾声嘒嘒,载骖载驷,君子所届。《角弓章》:老马反为驹,不顾其后。〈注〉言以谗害人,以取爵位,而不知其不胜任。如老马惫矣。而反自以为驹,不知其后将有不胜任之患也。
《大雅·卷阿章》:君子之马,既闲且驰。
《崧高章》:王锡申伯,四牡蹻蹻,钩膺濯濯。〈注〉蹻蹻壮貌。濯濯光明貌。
《烝民章》:四牡业业。〈注〉业业健貌。
四牡彭彭,八鸾锵锵。
四牡骙骙,八鸾喈喈。
《韩奕章》:四牡奕奕,孔修且张。〈注〉修长张大也。
《周颂·载见章》:和铃央央,鞗革有鸧。〈注〉轼前曰和,旂上曰铃,央央有鸧,皆声和也。
《有客章》:有客有客,亦白其马。〈注〉殷尚白修,其礼物仍殷之旧也。
言授之絷,以絷其马。〈注〉爱之,不欲其去也。
《鲁颂·泮水章》:其马蹻蹻。〈注〉盛貌。
《閟宫章》:六辔耳耳。〈注〉柔从也。《礼记·曲礼》:献车马者执策绥。〈注〉策,马杖绥上车之绳。车马不上于堂,但执策绥呈之,则知有车马。
效马效羊者右牵之。〈注〉效陈献也,以右手牵之为便,犬马不上于堂。〈注〉犬马充庭实,故不上堂以犬马,献人则执绁靮而已。以马合币,则达圭而已。奉马而觐,则授人而已,皆不上堂之谓。
式视马尾。〈注〉马引车其尾,近车阑车上凭式下头时,不得远瞩,但瞻视马尾。
大夫士下公门,式路马。
乘路马,必朝服,载鞭策,不敢授绥,左必式。〈注〉此人臣习仪之节,路马,君驾路车之马也,既衣朝服,又鞭策,则但载之,而不用,皆敬也。君升车,则仆授绥。今臣以习仪,而居左,则自驭以行,不敢使车右,以绥授巳也。左必式者,既在尊位,当式以示敬。
步路马,必中道,以足蹙路马刍,有诛,齿路马,有诛。〈注〉步。谓行步而调习之也,必当路之中者,以边侧卑亵,不敬,或倾跌也,齿评量年数也,诛罚也。
大夫士去国,乘髦马。〈注〉髦马不剪剔,马之髦鬣以为饰也。
岁凶,年谷不登,马不食谷。
朝言不及犬马。〈注〉犬马微贱,不当言之于朝。
《檀弓》:昔者夫子言之曰:吾见封之若斧者矣,从若斧者焉。马鬣封之谓也。
路马死,埋之以帷。
《少仪》:赗马入庙门。
赙马,与其弊,大白兵车,不入庙门。
车马之美,匪匪翼翼。
有贰车者之乘马,服车,不齿,观君子之衣服,服剑,乘马,弗贾。〈注〉此皆贵贵之道,以广敬也。
牛则执纼,马则执靮,皆右之。
国家靡敝,马不常秣。
《学记》:始驾马者反之。〈注〉马子始学驾车之时,大马驾在车前,将马子系随车后而行。故云反之所以然者,此驹未曾驾车,若忽驾之,必惊奔。今以大马牵车于前,而系驹于后,使日日见车之行。惯习而后驾之,不复惊矣。
《杂记》:大夫之丧,既荐马,荐马者哭踊。
凶年则乘驽马。
《坊记》:父母在,馈献不及车马,示民不敢专也。
《周礼·地官》:乡师之职,马牛之物,辨其可任者,与其施舍者。
《夏官》:齐右,王乘则持马,行则陪乘。〈订义〉王昭禹曰:持马所以备骇舆之患。
凡有牲事则前马。〈订义〉郑康成曰:王见牲,则拱而式居。马前却行备驽奔也。郑锷曰:当其式时,前视马尾,端拱而立。惧马或惊,故亦立其前也。
道右,王出入,则持马陪乘,如齐车之仪,三式则下前马。
《田仆》:凡田王提马而走,诸侯晋大夫驰。
驭夫,分公马而驾治之。
《秋官》:小行人,合六币,圭以马。〈订义〉郑锷曰:圭者,东方之玉帝。出乎震阳气,用事物于是生,故有君德之用者,宜享以圭,必用马以合之,盖乾为马,而震为善鸣之。马坎为美脊之,马皆阳之象也。马象阳之刚,有行地无疆之材,足以配乎君德之用也。易氏曰:圭用于东方,有始事之义,而马为天驷,为辰次之始,亦东方之象,故合圭以马。
《冬官》:辀人为辀,进则与马谋,退则与人谋。
行数千里,马不契需。
劝登马力,马力既竭,辀犹能一取焉。〈订义〉郑康成曰:登上也,辀和劝马用力。
《左传》:僖公四年,齐侯以诸侯之师伐楚,楚子使与师言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正义〉服虔云风放也,牝牡相诱,谓之风,尚书称马牛其风,牝言风马牛。谓马牛风逸,牝牡相诱,盖是末界之微事。言此事不相及,故以取喻不相干也。
宣公十五年,古人有言曰:虽鞭之长,不及马腹。《礼·斗威仪》:君乘火而王,其政和平,南海输以文马。《山海经·西山经》:石航之山,其阴多铜。灌水出焉,而北流注于禺水。其中有流赭,以涂牛马无病。
天帝之山,有草焉,其状如葵,其臭如蘼芜,名曰杜蘅,可以走马。〈注〉带之令人便马,或曰马得之而健走。《东山经》:东始之山,有木焉,其状如杨而赤理,其汁如血,不实,其名曰𦬊,可以服马。《战国策》:段千越人谓新城君曰:王良之弟子驾,云取千里马,遇造父之弟子。造父之弟子曰:马不千里。王良弟子曰:马千里之马也;服,千里之服也。而不能取千里,何也。曰:子缠牵长。故缠牵于事,万分之一也,而难千里之行。今臣虽不肖,于秦亦万分之一也,而相国见臣,不释塞者,是缠牵长也。
古谚:疲马不渡渑水。〈注〉言渑水之急流也。羸牛劣马寒食下。〈注〉言其乏食瘦瘠,寒食必死也。《道德经·俭欲篇》: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
《管子·霸言篇》:骥之材而百马伐之,骥必罢矣。
《心术篇》:毋代马走,使尽其力。
《形势篇》:不行其野,不违其马。〈注〉马有识道之性,不违马而自得涂。喻未经其事,问其所经。
造父,善驭马者也,善视其马,节其饮食,度量马力,审其足走,故能取远道而马不罢。
马者,所乘以行野也,故虽不行于野,其养食马也,未尝懈惰也。
《家语·子路篇》:孔子曰:里语云:相马以舆,相士以居。《致思篇》:子贡问治民于孔子。子曰:懔懔焉若持腐索之捍马。〈注〉捍马突马。
《执辔篇》:闵子骞为费宰,问政于孔子。子曰:以德以法。夫德法者,衔民之具,犹衔马之有衔勒也。君者,人也,吏者,辔也,刑者,策也,夫人君之政,执其辔策而已。子骞曰:敢问古之为政。孔子曰:古者天子以内史为左右手,以德法为衔勒,以百官为辔,以刑罚为策,以万民为马,故衔天下数百年而不失。善衔马者正衔勒,齐辔策,均马力,和马心,故口无声而马应辔,策不举而极千里;善衔民者,一其法,正其百官,以均齐民力,和安民心,故令不再而民顺从,刑不用而天下治。是以天地德之,而兆民怀之。
《文子·道原篇》:以四时为马,四时为马,则无所不使也。《上德篇》:饥马出厩,漠然无声,投刍其旁,争心乃生。虻与骥致千里,而不飞。无裹粮之资,而不饥。弓先调,而后求劲。马先顺,而后求良。
《微明篇》:言者,祸也。舌者,机也。出言不当,驷马不追。《上仁篇》:与骥逐走,即人不胜骥,托于车人,则骥不胜人。
相马失之瘦相,士失之贫。
与马逐走,筋绝不能及也。上车摄辔马服衡下。伯乐相之,王良御之,明主乘之。无御相之,劳而致千里,善乘人之资也。
《上义篇》:治人之道,其犹造父之御驷马也。齐辑之乎,辔衔正度之乎,胸膺内得于中心,外合乎马志。故能取道致远,气力有馀,进退还曲莫不如意。诚得其术也。今夫权势者,人主之。车舆也,大臣者人主之,驷马也。身不可离车,舆之安手不可失驷马之心。故驷马不调,造父不能以取道。君臣不和,圣人不能以为治。《庄子·齐物论篇》:以指喻指之非指,不若以非指喻指之非指也。以马喻马之非马,不若以非马喻马之非马也。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
《人间世篇》:夫爱马者,以筐盛矢,以蜃盛溺。适有蚊虻仆缘,而拊之不时,则缺衔毁首碎胸。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可不慎邪。
《马蹄篇》:马,蹄可以践霜雪,毛可以禦风寒。龁草饮水,翘足而陆,此马之真性也。虽有义台路寝,无所用之。及至伯乐,曰:我善治马。烧之,剔之,刻之,雒之,连之。以羁絷,编之以皂栈,马之死者十二三矣;饥之,渴之,驰之,骤之,整之,齐之,前有橛饰之患,而后有鞭策之威,而马之死者已过半矣。陶者曰:我善治埴。圆者中规,方者中矩。匠人曰:我善治木。曲者中钩,直者应绳。夫埴木之性,岂欲中规矩钩绳哉。然且世世称之曰:伯乐善治马,而陶匠善治埴木。此亦治天下者之过也。夫马,陆居则食草饮水,喜则交颈相靡,怒则分背相踶。马知已此矣。加之以衡扼,齐之以月题,而马知介倪,闉扼鸷曼,诡衔窃辔。故马之知而能至盗者,伯乐之罪也。
《秋水篇》:骐骥骅骝,一日而驰千里,捕鼠不如狸狌,言殊技也。
牛马四足,是谓天;络马首,穿牛鼻,是谓人。
《则阳篇》:今指马之百体而不得马,而马系于前者,立其百体而谓之马也。
《墨子·亲士篇》:良弓难张,然可以及高入深;良马难乘,然可以任重致远。
《非攻篇》:入人栏厩,取人马牛者,其不仁义又甚攘人犬豕鸡豚。此何故也。以其亏人愈多。苟亏人愈多,其不仁兹甚,罪益厚。
《七患篇》:马不食粟,婢妾不衣帛,此告不足之至也。《经说篇》:牛狂与马惟异,以牛有齿,马有尾,说牛之非马也,不可。是俱有,不偏有偏无有。曰牛之与马不类,用牛角马无角,是类不同也。若举牛有角,马无角,以是为类之不同也,是狂举也。犹牛有齿,马有尾。或不非牛而非牛也,可。则或非牛或牛而牛也,可。故曰牛马非牛也,未可,牛马牛也,未可。则或可或不可,而曰牛马牛也未可亦不可。且牛不二,马不二,而牛马二。则牛不非牛,马不非马,而牛马非牛非马,无难。《小取篇》:马之目盼,则为之马盼;之马之目大,而不谓之马大。一马,马也,二马,马也。马四足者,一马而四足也,非两马而四足也。一马,马也。马或白者,二马而或白也,非一马而或白。此乃一是而一非者也。
乘马,待周乘马,然后为乘马也。有乘于马,因为乘马矣。逮至不乘马,待周不乘马,而后不乘马。此一周而一不周者也。
《耕柱篇》:大国之攻小国,譬犹童子之为马也。童子之为马,足用而劳。今大国之攻小国也,攻者农夫不得耕,妇人不得织,以守为事。攻人者亦农夫不得耕,妇人不得织,以攻为事。故大国之攻小国也,譬犹童子之为马也。
《鲁问篇》:子墨子谓鲁阳文君曰:攻其邻国,杀其民人,取其牛马、粟米、货财,则书之于竹帛,镂之于金石,以为铭于钟鼎,传遗后世子孙曰:莫若多。
公孙龙子通变论羊与牛唯异,羊有齿,牛无齿,而牛之非羊也、羊之非牛也,未可。是不俱有而或类焉。羊有角,牛有角,牛之而羊也、羊之而牛也,未可。是俱有而类之不同也。羊牛有角,马无角,马有尾,羊牛无尾,故曰羊合牛非马也。非马者,无马也。无马者,羊不二,牛不二,而羊牛二,是而羊而牛非马可也。
《商子·画策篇》:骐驎騄駬,每一日走千里,有必走之势也。
《禁使篇》:若使马焉能言,则驺虞无所逃其恶矣。《荀子·劝学篇》: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
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跬步不休,跛鳖千里;累土不辍,丘山崇成。厌其源,开其渎,江河可竭。一进一退,一左一右,六骥不致。彼人之才性之相悬也,岂若跛鳖之与六骥足哉。然而跛鳖致之,六骥不致,是无他故焉,或为之,或不为之耳。《不苟篇》:马鸣而马应之,非知也,其势然也。
《儒效篇》:造父者,天下之善御者也,无舆马则无所见其能。
《王制篇》:北海则有走马吠犬焉,然而中国得而畜使之。
力不若牛,走不若马,而牛马为用,何也。曰:人能群,彼不能群也。
《礼论篇》:大路之马必倍至,教顺,然后乘之,所以养安也。
《解蔽篇》:奚仲作车,乘杠作乘马,而造父精于御。《性恶篇》:骅骝、骐骥、纤离、绿耳,此皆古之良马也;然而前必有衔辔之制,后有鞭策之威,加之以造父之驭,然后一日而致千里也。
《哀公篇》:弓调而后求劲焉,马服而后求良焉。
《韩子·难势篇》:夫良马固车,使臧获御之则为人笑,王良御之而日取千里。车马非异也,或至乎千里,或为人笑,则巧拙相去远矣。
《外储说》:宋人,善辩者,持白马非马也服齐稷下之辩者。乘白马而过关,则顾白马之赋。故籍之虚辞,则能胜一国;考实按形,不能谩于一人。
今有马于此,如骥之状者天下之至良也。然而驱之不前,却之不正,左之不左,右之不右,则臧获虽贱,不托其足。臧获之所愿托其足于骥者,以骥之可以追利避害也。今不为人用,臧获虽贱,不托其足焉。《吕氏春秋·精通篇》:伯乐学相马,所见无非马者,诚乎马也。
《别类篇》:骥骜绿耳背日而西走,至乎夕则日在其前矣。
《君守篇》:王良之所以使马者,约审之以控其辔,而四马莫敢不尽力。有道之主,其所以使群臣者亦有辔。其辔何如。正名审分,是治之辔已。
凡为善难,任善易。奚以知之。人与骥俱走,则人不胜骥矣;居于车上而任骥,则骥不胜人矣。人主好治人官之事,则是与骥俱走也,必多所不及矣。
《执一篇》:一则治,两则乱。今御骊马者,使四人,人操一策,则不可以出于门闾者,不一也。
《明理篇》:至乱之化马牛,乃言马有生角。
《观表篇》:古之善相马者:寒风是相口齿,麻朝相颊,子女厉相目,卫忌相髭,许鄙相尻,投伐褐相胸胁,管青相膹,陈悲相股脚,秦牙相前,赞君相后。凡此十人者,皆天下之良工也,其所以相者不同,见马之一徵也,而知节之高卑,足之滑易,材之坚脆,能之长短。《史记·张仪传》:张仪说韩王曰:秦马之良,戎兵之众,探前趹后蹄间三寻腾者,不可胜数。〈注〉索隐曰谓马前足探向前,后足趹于后。趹音乌穴反。趹谓后足扶地,言马之走势疾也。七尺曰寻。言马走之疾,前后蹄间一掷而过三寻也。
《平准书》:汉兴,接秦之弊,丈夫从军旅,老弱转粮饟,作业剧而财匮,自天子不能具钧驷。〈注〉索隐曰天子驾驷马,其色宜齐同。今言国家贫,天子不能具钧色之驷马。汉书作醇驷,醇与纯一色也。或作骍,非也。《汉书·赵广汉传》:钩距者,设欲知马贾,则先问狗,已问羊,又问牛,然后及马,参伍其贾,以类相准,则知马之贵贱不失实矣。
《韩诗外传》:传曰:孔子云:美哉。颜无父之御也。马知后有舆而轻之,知上有人而爱之,马亲其正,而爱其事,如使马能言,彼将必曰:乐哉。今日之驺也。至于颜沦少衰矣,马知后有舆而轻之,知上有人而敬之,马亲其正,而敬其事,如使马能言,彼将必曰:驺来。其人之使我也。至于颜夷而衰矣,马知后有舆而重之,知上有人而畏之,马亲其正,而畏其事,如马能言,彼将必曰:驺来。驺来。女不驺,彼将杀汝。故御马有法矣,御民有道矣,法得则马和而欢,道得则民安而集。诗曰:执辔如组,两骖如舞。此之谓也。
蕤宾有声,鹄震马鸣。
古者有命:民之有能敬长怜孤、取舍好让、居事力者、告于其君,然后君命得乘饰车骈马,未得命者、不得乘饰车骈马,皆有罚。
昔者、先王使民以礼,譬之如御也,刑者,鞭策也,今犹无辔衔而鞭策以御也,欲马之进,则策其后,欲马之退,则策其前,御者以劳,而马亦多伤矣。
《易林》:马惊车破,玉坠深津。
龙马上山,绝无水泉。喉焦唇乾,舌不能言。
公孙驾骊,载聘东齐。
城上有马,自名破家,招呼酖毒,为国灾患。
白驹生刍,猗猗盛姝,赫諠君子,乐以忘忧。
太乙驾骝,从天上来,徵我叔季,封为鲁侯。
望鸡得雏,求马获驹。
春鸿飞东,以马货金,利得十倍,重载归乡。
騋牝龙身,日越三千,南上苍梧,与福为婚。
牛骥同堂,郭氏以亡。
蹇驴不材,骏骥失时,筋劳力尽,疲于沙丘。
羊惊马走,上下挥扰。
马惊伤车,步为我忧。
白马骝駮,更生不休,富有商人,利得如丘。
骐驎騄駬,游食萍草,逍遥石门,循山上下,不失其子。踬马破车,恶神降家,青蝇污白,暴子离居。
顺风吹火,牵骑骥尾,易为功力,因惧受福。
四马共辕,东上泰山,骍骊同力,无有重难,与君笑言。白马骍骝,生乳不休,富我商人,得利饶优。
菀马疾步,盲师坐御,目不见路,中止不到。
牛马聋聩,不知声味。
东资东鲁,得骍大马,便辟能言,市人善贾。
老马垂耳,不见百里。
败牛羸马,与利为市,不我嘉喜。
良马疾走,千里一宿,难逃它乡,谁能追复。
马眠长股,宜行善市,皆蒙福祐,获金三倍。
《淮南子·俶真训》:罢马之死也,剥之若槁;狡兔之死也,割之犹濡。
《齐俗训》:夫待騕袅、飞兔而驾之,则世莫乘车。骐骥千里,一日而通;驽马十舍,旬亦至之。故六骐骥、驷駃騠,以济江河,不若窾木便者,处世然也。
伯乐、韩风、秦牙、管青,所相各异,其知马一也。
《修务训》:夫马之为草驹之时,跳跃扬蹄,翘尾而走,人不能制,龁咋足以噆碎肌骨,蹶蹄足以破卢陷匈;及至圉人扰之,良御教之,掩以衡扼,连以辔衔,则虽历险超堑弗敢辞。故其形之为马,马不可化;其可驾御,教之所为也。马,聋虫也,而可以通气志,犹待教而成,又况人乎。
今有良马,不待策錣而行,驽马虽策錣之不能进,为此不用策錣而御,则愚矣。
《天文训》:日夏至,蚊虻不食驹犊。《汜论训》:以朴重之法,治既弊之民,是犹无镝衔橛策錣而御馯马也。〈注〉馯马,𥥛马也。《主术训》:伊尹,贤相也,而不能与胡人骑騵马而服騊駼。〈注〉黄马白腹曰騵。騊駼,野马也,胡人所习。
骐骥騄駬,天下之疾马也,驱之不前,引之不止,虽愚者不加体焉。
《说山训》:遗人马而解其羁,所爱者少,而所亡者多。小马大目,不可谓大马;大马之目眇,可谓之眇马。物固有似然而似不然者。
将军不敢骑白马。〈注〉为见者所识。一说,白,凶服,故不敢骑也。
马氂截玉。〈注〉氂,马尾也。
《说林训》:见骥一毛,不知善走。
虽欲谨亡马,不发户辚。〈注〉言马亡不可发,户限而求辚,户限也。
马不食脂。
东方朔从公孙弘借车马,书朔当从甘泉,愿借外厩之,后乘木槿,夕死而朝荣者,士亦不必长贫也。枚乘《七发》:钟岱之牡,齿至之驹,前似飞鸟,后类駏驴,此天下之至骏也。
《京房易传》:方伯分威厥,妖牡马生子。
诸侯相伐厥,妖马生人。《新序》:骅骝騄骥,天下之俊马也,使之与狸鼬试于釜灶之间,其疾未必能过狸鼬也。《说苑·杂言篇》:骥厄罢盐车,非无骥状也,夫世莫能知也;使骥得王良、造父,骥无千里之足乎。
《法言·学行篇》:晞骥之马,亦骥之乘也。
《后汉书·舆服志》:大行载车,太仆御,驾六布施马。布施马者,淳白骆马也,以黑药灼其身为虎文。既下,马斥卖。
《马援传》:援谓官属曰:吾从弟少游常哀吾慷慨多大志,曰:士生一世,但取衣食裁足,乘下泽车,御款段马〈款犹缓也言形段迟缓也〉,为郡掾吏,守坟墓,乡里称善人,斯可矣。致求盈馀,但自苦耳。
《论衡·状留篇》:骥一日行千里者,无所服也,使服任车舆,驽马同音。骥曾以引盐车矣,垂头落汗,行不能进。伯乐顾之,王良御之,空身轻驰,故有千里之名。《案书篇》:骥与众马绝迹,或蹈骥哉。有马于此,足行千里,终不名骥者,与骥毛色异也。
《物势篇》:五行之气相贼害,含血之虫相胜服,其验何在。曰:子水也,其禽鼠也;午火也,其禽马也。火为水所害,故马食鼠屎而腹胀。曰:审如论者之言,含血之虫,亦有不相胜之效。午,马也,子,鼠也。水胜火,鼠何不逐马。
《无形篇》:牛寿半马,马寿半人。
《潜夫论·考绩篇》:马不试,则良驽疑。
《盐铁论》:骐骥之挽盐车垂头于太行,屠者持刀而睨之。太公之穷困,负贩于朝歌也,蓬头相聚而笑之。当此之时,非无远筋骏才也,非文王、伯乐莫知之贾也。古者,诸侯不秣马,天子有命,以车就牧。庶人之乘者马,足以代其劳而已。故行则服扼,止则就犁。今富者连车列骑,骖贰辎軿。中者微舆短毂,烦尾掌蹄。夫一马伏枥,当中家六口之食,亡丁男一人之事。
《独断》:法驾,有五色安车,五色立车,各一皆驾四马,是谓五时副车。
法驾上所乘曰:金根车驾六马。
《月令·问答》:问者曰:令曰七驺咸驾,今曰六驺何也。曰本官职者,莫正于周官。周官天子马六种,种别有驺,故知六驺。左氏传晋程郑为乘马,御六驺属焉。无言七者,知当为六也。
诸葛亮与姚胄教昔孙叔敖乘马,三年不知牝牡,称其贤也。
陈琳檄譬如飞兔流星,超山越海,龙骥所不敢追,况乎驽马可以齐足。
《晋书·舆服志》:赐藩国。玉路驾六黑马,馀四路皆驾四马。
《博物志》:烧马蹄,羊角成灰,春夏散著湿地,生罗勒。和气相感,则泽出神马。
大宛国有汗血马、天马种,汉魏西域时,有献者。《荆楚岁时记》:董勋问礼俗曰:正月六日为马,今六日不杀马,亦此义也。
《抱朴子·登涉篇》:山中寅日,有自称虞吏者,虎也。午日称三公者,马也。但知其物名,则不能为害。
《勖学篇》:低仰之,驷教之,功也。鸷击之,禽习之,训也。与役凡马,野鹰,本实一类。
抱翼之凤,奋翮于清虚。顶领之骏,骋迹于千里。《博喻篇》:栖鸾戢鸑,虽饥渴,而不愿笼委于庖人之室。乘黄天鹿,虽幽饥,而不乐刍秣于濯龙之厩。駮危苦于险峻之端,不乐咈守之役,吉光饥渴于冰霜之野,不愿牺牲之饱。
《广譬篇》:逸才沈抑,则与凡庸为伍。故鳝鳅亵绛虬于渊洿,驽蹇黩骏騄于坰野者,不识彼物,静与之同,动与之异。
《喻蔽篇》:骐騄追风,不能近其迹。
《诘鲍篇》:促促衔镳,非马之性。
《古今注》:孙权时,名舸为赤马。言如马之走陆也,又以舟名驰马。
《述异记》:东海岛龙川,穆天子养八骏处也。岛中有草名龙刍。马食之,一日千里。古语云:一秣龙刍,化为龙驹。
《新论·知人篇》:骥之伏也,孙阳未赏,必与驽骀同枥。《命相篇》:王莽之重,瞳譬驽马,有骥之一毛,而不可谓之骥也。
《均任篇》:騕袅一鹜,腾光万里,绝尘掣微,有迅足之势也。
《贵速篇》:骥所以见珍者,以其日行千里也。满旬而取至,则与驽马均矣。
《南史·曹景宗传》:五景宗尝谓所亲曰:昔在乡里,骑快马如龙,与少年辈数十骑,拓弓弦作霹雳声,箭如饿鸱叫,平泽中逐獐,数肋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