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马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九十二卷目录

 马部汇考四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鬐膏气味 主治 发明 乳 气味 主治 心主治 肺主治 肝气味 肾 白马阴茎修治 气味 主治 驹胞衣主治 眼气味 主治 夜眼主治 牙齿气味 主治 骨气味 主治 头骨气味 主治 胫骨气味 主治 悬蹄气味 主治 皮主治 鬐毛气味 主治 尾主治 发明 脑 气味 主治 血气味 汗气味 白马溺气味 主治 发明 白马通 气味 主治 屎中粟主治 马绊绳主治 东行马蹄下土 附方 野马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阴茎 气味 主治 发明 治马杂病〉
  正字通〈马杂释〉
 马部总论
  唐书〈兵志〉
  周礼订义〈校人注总论马政 圉人注总论马政〉
 马部艺文一
  白马论         周公孙龙
  报孙权书         魏文帝
  献马表           曹植
  慜骥赋           应玚
  马射赋          晋曹毗
  乘舆马赋序         傅元
  乘舆马赋          前人
  水马赞           郭璞
  騊駼赞           前人
  马赞            前人
  乘黄赞           前人
  赭白马赋        宋颜延之
  天马状           前人
  舞马赋           谢庄
  白马赋          刘义恭
  马宝颂         梁简文帝
  谢晋安王赐马启      梁元帝
  答齐国双马书        同前
  又答齐国双马书       同前
  为皇太子谢敕赉功德马启  刘孝威
  谢豫章王赐马启       前人
  舞马赋           张率
  拾遗记录          萧绮
  秦穆王饮盗骏马     北周庾信
  谢赵王赉马并伞启      前人
  谢滕王赉马启        前人
  谢赉马启          王褒

禽虫典第九十二卷

马部汇考四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按许慎云:马,武也。其字象头髦尾足之形。牡马曰骘,音质曰儿,牝马曰騇、曰骒、曰草,去势曰骟,一岁曰,音注。二岁曰驹,三岁曰騑,四岁曰駣,音桃名色甚多。详见《尔雅》《说文》《梵书》谓马为阿湿婆。

《集解》

《别录》曰:马出云中。陶弘景曰:马色类甚多,入药,以纯白者为良。其口眼蹄皆白者,俗中时有两三尔小。小用则不必拘也。李时珍曰:《别录》以云中马为良。云中,今大同府也。大抵马以西北方者为胜,东南者劣弱不及。马应月,故十二月而生,其年以齿别之。在畜属火,在辰属午。或云在卦属乾,属金。马之眼光,照人全身者,其齿最少。光愈近,齿愈大。马食杜蘅,善走;食稻则足重;食鼠屎则腹胀;食鸡粪则生骨眼。以僵蚕乌梅拭牙则不食,得桑叶乃解,挂鼠狼皮于槽,则不食。遇海马骨,则不行。以猪槽饲马,石灰泥马槽,马汗著门,并令马落驹系猕猴于厩,辟马病,皆物理当然耳。

肉气味〈肉以纯白牡马者为良〉

辛苦冷,有毒。
孟诜曰有小毒,陈士良曰有大毒。孙思邈曰无毒。日华曰只堪煮食,馀食难消,渍以清水搦洗,血尽乃煮。不然,则毒不出,患疔肿。或曰:以冷水煮之,不可盖釜。张鼎:凡马生角马无夜眼,白马青蹄,白马黑头者,并不可食,令人癫。马鞍下肉色黑,及马自死者,并不可食,杀人。马黑脊而斑臂者,尤不可食。萧炳曰:患痢生疥,人勿食,必加剧。妊妇食之,令子过月乳母食之,令子疳瘦。孟诜曰:同仓米苍耳食,必得恶病,十有九死。同姜食,生气嗽。同猪肉食,成霍乱。食马肉,毒发心闷者,饮清酒则解,饮浊酒则加。陶私景曰:秦穆公云食骏马肉,不饮酒,必杀人。李时珍曰:食马中毒者,饮芦菔汁,食杏仁可解。

《主治》

《别录》曰:伤中除热,下气长筋,骨强腰脊,壮健强志,轻身不饥。作脯,治寒热痿痹。李时珍曰:煮汁洗头,疮白秃。

鬐膏气味〈鬐项上也白马者良〉

甘平,有小毒。

《主治》

《别录》曰:生发。李时珍曰:治面皯手足皴粗,入脂泽,用疗偏风口喎僻。

《发明》

李时珍曰:按《灵枢经》云:卒口僻急者,颊筋有寒,则急引颊移,颊筋有热。则纵缓不收,以桑钩钩之,以生桑灰置坎中,坐之,以马膏熨其急颊,以白酒和桂末涂其缓颊,且饮美酒,啖炙肉,为之三拊而已。灵枢无注本:世多不知此方之妙,窃谓口颊喎僻,乃风中血脉也。手足阳明之筋络于口,会太阳之筋络于目。寒则筋急而僻;热则筋缓而纵。故左中寒则逼热于右,右中寒则逼热于左。寒者急而热者缓也。急者,皮肤顽痹,荣卫凝滞。治法,急者缓之,缓者急之,故用马膏之甘平柔缓,以摩其急,以润其痹,以通其血脉。用桂酒之辛热急束,以涂某缓,以和其荣卫,以通其经络。桑能治风痹,通节窍也。病在上者,酒以行之,甘以助之,故饮美酒,啖炙肉云。

李时珍曰:汉时,以马乳造为酒,置挏马之官,谓挏撞而成也。

气味

甘冷,无毒。
孙思邈曰:性冷,利同鱼鲙,食作瘕。

《主治》

《别录》曰:止渴治热。苏恭曰:作酪性温,饮之消肉。

心主治

喜忘。
《别录》曰:肘后方治,心昏多忘,牛马猪鸡心,乾之为末,酒服方寸,匕日三,则闻一知十。孟诜曰:患痢人,食马心,则痞闷加甚。

肺主治

寒热小儿,茎萎掌。禹锡曰:小儿无茎萎,疑误。李时珍曰:按《千金方》无小儿二字。

肝气味

有大毒。
陶弘景曰:马肝及鞍下肉,杀人。李时珍曰:按汉武帝云:食肉毋食马肝。又云:文成食马肝而死。韦庄云:食马留肝,则其毒可知矣。方家以豉汁鼠屎解之。

李时珍曰:按熊太古《冀越集》云:马有墨在肾,牛有黄在胆,造物之所钟也。此亦牛黄狗宝之类,当有功用。惜乎前人不知,漫记于此以俟。

白马阴茎修治

陈藏器曰:凡收,当取银色无病白马,春月游牝,时力势正强者,生取阴乾百日用。雷敩曰:用时,以铜刀破作七片,将生羊血拌蒸半日,晒乾,以粗布去皮,及乾血,挫碎用。

气味

甘咸平,无毒。

《主治》

《本经》云:伤中绝脉,阴不起,强志益气长,肌肉肥健,生子。《别录》曰:小儿惊痫。孟诜曰:益丈夫阴气,阴乾同肉苁蓉等,分为末,蜜丸,梧子大,每空心酒下,四十九日,再百日,见效。甄权曰:主男子阴痿,房中术偏用之。

驹胞衣主治

《孙氏集效》曰:妇人天癸不通,锻存性为末,每服三钱,入麝香少许,空腹,新汲水下,不过三日,服良。

眼气味

平,无毒。

《主治》

《别录》曰:惊痫,腹满,疟疾。苏恭曰:小儿魃病,与母带之。

夜眼主治

李时珍曰:卒死尸,厥龋齿痛。

牙齿气味

甘平,有小毒。

《主治》

《别录》曰:小儿马痫,水磨服。陈藏器曰:烧灰,唾和,涂痈疽,疔肿出根效。

骨气味

有毒。

《主治》

孟诜曰:烧灰和醋,敷小儿头疮及身上疮。李时珍曰:止邪疟,烧灰和油,敷小儿耳疮、头疮、阴疮、瘭疽有浆,如火灼,敷乳头,饮儿止夜啼,出小品外台诸方。

头骨气味

甘微寒,有小毒。
韩保升曰:大热。陈藏器曰:头骨埋于午地,宜蚕浸于上流,绝水蜞虫。

《主治》

《别录》曰:喜眠,令人不睡。烧灰水服方寸,匕日三夜,一作枕亦良。日华曰:治齿痛,烧灰敷头耳疮。李时珍曰:疗马汗气入疮痛肿,烧灰敷之,白汁出,良。

胫骨气味

甘寒,无毒。

《主治》

朱震亨曰:锻存性降阴火,中气不足者,用之,可代黄芩黄连。

悬蹄气味

甘平,无毒。
甄权曰热。

《主治》

《本经》曰:惊邪瘛疭乳难,辟恶气,鬼毒蛊疰不祥。《别录》曰:止衄内漏,龋齿赤马者,治妇人赤崩白马者,治白崩。《蜀本》曰:主癫痫齿痛。李时珍曰:疗肠痈下瘀血,带下杀虫。又烧灰入盐少许,掺走马疳蚀,甚良,出钩元诸方。孟诜曰:赤马者,辟温疟。

皮主治

孟诜曰:妇人临产,赤马皮催生,良。李时珍曰:治小儿赤秃,以赤马皮、白马蹄,烧灰和腊猪脂敷之,良。〈圣惠方〉

鬐毛气味

有毒。

《主治》

《别录》曰:小儿惊痫,女子崩中赤白。孙思邈曰:赤用赤马,白用白马。日华曰:烧灰服,止血,涂恶疮。

尾主治

李时珍曰:女人崩中,小儿客忤。

《发明》

李时珍曰:马尾济生方,治崩中。下灰散中用之,又延寿。《书》曰:刷牙用马尾,令齿疏损。近人多用烧灰揩拭,最腐齿龈,不可不知。
脑气味
有毒。
孟诜曰:食之令人癫。

《主治》

孙思貌曰:断酒腊月者,温酒服之。

血气味

有大毒。
孟诜曰:凡生马血入人肉中,一二日便肿起,连心即死。有人剥马伤手,血入肉,一夜致死。

汗气味

有大毒。
陶弘景曰:患疮人,触马汗马气马毛马尿马屎者,并令加剧。孟诜曰:马汗入疮,毒攻心欲死者,烧粟干灰淋汁浸洗,出白沫,乃毒气出也。岭南有人用此得效。

白马溺气味

辛微寒,有毒。

《主治》

《别录》曰:消渴破症坚积,聚男子伏梁积疝。妇人瘕积铜器承饮之。孟诜曰:洗头疮白秃渍恶刺疮,日十次愈乃止。李时珍曰:热饮治反胃杀虫。

《发明》

李时珍曰:马屎治症瘕,有验。按《祖台之志怪》云:昔有人与其奴,皆患心腹痛病。奴死,剖之,得一白鳖,赤眼,仍活,以诸药纳口中,终不死。有人乘白马观之,马尿堕鳖,而鳖缩,遂以灌之,即化成水,其人乃服白马尿而疾愈,此其徵效也。反胃亦有虫积者,故亦能治之。

白马通

李时珍曰:马屎曰通,牛屎曰洞,猪屎曰零,皆讳其名也。凡屎必达胴肠乃出,故曰通曰洞,胴即广肠也。

气味

微温,无毒。

《主治》

《别录》曰:止渴、止吐血、下血、鼻衄金疮、出血、妇人崩中。徐之才曰:敷顶止衄。陈藏器曰:绞汁服治,产后诸血气伤寒时,疾当吐下者。孟诜曰:治时行病起,合阴阳,垂死者,绞汁三合,日夜各二服。又治杖疮打损伤。疮中风作痛者,炒热包熨五十遍,极效。李时珍曰:绞汁灌之,治卒中恶死。酒服,治产后寒热闷胀。烧灰水服,治久痢。赤白和猪脂涂马咬人疮,及马汗入疮,剥死马骨刺伤人,毒攻欲死者,出小品诸方。

屎中粟主治

苏恭曰:主治金创、小儿寒热、客忤不能食。李时珍曰:治小儿胁痛,千金有马通屎丸。

马绊绳主治

苏恭曰:煎水洗小儿痫。李时珍曰:烧灰掺鼻中疮。

东行马蹄下土

陶弘景曰:作方术,可知女人外情。李时珍曰:淮南万毕术云:东行白马蹄下土,合三家井中泥,置人脐下,即卧不能起也。

《附方》

豌豆疮毒,马肉煮清汁洗之。〈兵部手集〉
月水不通,心膈滞闷,四肢疼痛,用赤马肝一片,炙研,每食煎热,酒股一钱,通乃止。〈圣惠方〉
卒死尸厥,用白马前脚夜目二枚,白马尾十四茎,合烧以苦酒丸,如小豆大,白汤灌下,二丸,须臾,再服,即苏。〈肘后方〉
虫牙龋痛,用马夜眼。如米大,绵裹纳孔中,有涎吐去,永断根源。或加生附子少许, 玉玑微义,用马夜眼烧存性敷之,立愈。
肠痈未成,马牙烧灰,鸡子白调,敷之。〈千金方〉
疔肿未破,白马齿烧灰,先以针刺破,乃封之,用湿面围肿处,醋洗去之,根出大验。〈肘后方〉
赤根疔疮,马牙齿捣末,腊猪脂和敷,根即出也。烧灰亦可。〈千金方〉
虫牙作痛,马牙一枚,锻热投醋中七次,待冷含之,即止。〈唐瑶经验方〉
辟瘟疫气绛,袋盛马骨佩之,男左女右。〈肘后方〉胆虚不眠,用马头骨灰乳香各一两,酸枣仁炒二两,为末每服二钱,温酒服。〈圣惠方〉
胆热多眠,马头骨灰铁粉各一两,朱砂半两,龙脑半分,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竹叶汤下。〈圣惠方〉臁疮溃烂,三四年马牙匡骨烧研,先以土窖过小便,洗数次,搽之。
损伤瘀血在腹,用白马蹄烧烟尽研末,酒服。方寸匕,日三夜一,血化为水也。〈刘涓子鬼遗方〉
妇人血病方同上。
五色带下,白马左蹄,烧灰酒服,方寸匕,日三。〈外台秘要〉肠痈腹痛,其状两耳轮甲错腹痛,或绕脐有疮如粟,下脓血。用马蹄灰和鸡子白涂,即拔毒气出。〈千金方〉虫食肛烂,见五脏即死。以猪脂和马蹄灰绵裹,导入下部,日数度瘥。〈肘后方〉
龋齿疼痛,削白马蹄塞之,不过三度。〈千金方〉
赤秃头疮出脓,昼开夜合。马蹄烧灰生油调涂。〈圣惠方〉小儿夜啼,马蹄末敷乳上,饮之。〈总录〉
辟禳瘟疫,以绛囊盛马蹄屑佩之,男左女右。〈肘后方〉小儿中马毒,客忤将马尾烧烟于前,每日熏之,瘥乃止。〈圣惠方〉
腹内蛇症,白马尾锻研细,酒服。初服,五分一匕。次服,三分一匕。更服,二分一匕。不可顿服,杀人。〈千金翼〉黥刺雕青,以白马汗搽上,再以汗调水蛭末,涂之。〈子和〉饮酒欲断,刮马汗和酒服之。〈千金方〉
肉症思肉,用白马尿三升饮之,当吐肉出,不出者,死。食发成瘕,咽中如有虫上下,是也。白马尿饮之,佳。〈千金〉伏梁心积,铜器盛白马尿一升,旦旦服之,妙。〈小品〉妇人乳肿,马尿涂之,立愈。〈产宝〉
小儿赤疵生身上者,马尿频洗之。〈千金方〉
虫牙疼痛随左右,含马尿不过三五度,瘥。〈千金方〉刮骨取牙,白马尿浸茄科三日,炒为末,点牙即落。或煎巴豆点牙,亦落。勿近好牙。〈鲍氏〉
狐尿刺疮痛甚者,热白马尿渍之。〈千金方〉
痞块心痛,僵蚕末二钱,白马尿调服,并敷块上。〈摘元方〉吐血不止,烧白马通以水研,绞汁一升,服。〈梅师方〉衄血不止,录验用绵裹白马屎塞之。 千金用赤马屎绞汁饮一二升,并滴鼻中乾者,浸水亦可。
口鼻出血,用赤马粪烧灰,温酒服一钱。〈钤方〉
久痢,赤白马粪一丸,烧灰水服。〈肘后方〉
卒中恶死,吐利不止,不知是何病。不拘大人小儿,马粪一丸绞汁灌之。乾者,水煮绞汁灌之亦可,此扁鹊法也。〈肘后方〉
搅肠沙痛欲死者,用马粪绞汁饮之,立愈。〈经验方〉小儿卒忤,马屎三升,烧末,以酒三斗煮,三沸取汁浴儿,避风。〈千金方〉
小儿躽啼,面青腹强,是忤客气。新马粪一团,绞汁灌之。〈总录〉
伤寒劳复,马屎烧未,冷酒服方寸匕,便验。〈圣惠方〉热毒攻肢手足肿痛、欲脱以水。煮马屎汁渍之。〈外台〉风虫牙痛,白马屎汁随左右含之,不过三口,愈。〈圣惠方〉鼻齆不闻,新马屎汁含满口灌入,即通。〈圣惠方〉筋骨伤破,以热白马屎傅之,无瘢。〈千金方〉
疔肿伤风作肿,以马屎炒熨疮上,五十遍极效。〈圣惠方〉多年恶疮,或痛痒生衅,用马粪并齿同研,烂敷上。不过数次。武丞相在蜀时,胫有疮,痒不可忍,用此而瘥。〈兵部手集〉
诸疮伤水,或伤风寒痛,剧用马屎烧烟熏,令汗出,愈。〈千金方〉
冻指欲堕,马粪煮水渍半日,即愈。〈千金方〉
积聚胀满,白马粪同蒜捣膏敷患处,效。〈活人心镜〉一切漏疾,白马通汁,每服一升,良。〈千金方〉
剥马中毒,被骨刺破欲死,以马肠中粟屎捣敷,以尿洗之,大效。绞汁饮之,亦可。〈外台秘要〉

野马集解

李时珍曰:按郭璞云:野马似马而小,出塞外,今西夏甘肃及辽东山中亦有之。取其皮为裘,食其肉,云如家马肉,但落地不沾沙耳。《尔雅》云:驨如马一角,似鹿茸不角者,骐也。《山海经》云:北海有兽,状如马,色青,名曰騊駼,此皆野马类也。

肉气味

甘平,有小毒。

《主治》

孙思邈曰:人病,马痫筋脉不能自收,周痹肌肉不仁心镜。治上證,用肉一斤豉汁,煮熟入五味葱白,作腌腊及羹粥频食之,白煮亦可。
阴茎气味
酸咸温,无毒。

《主治》

孙思邈曰:男子阴痿缩少精。

《发明》

李时珍曰:野马,孙思邈千金载有功用,而本草不收,今采补之。

治马杂病

陈藏器曰:马出黑汗,水化乾酪灌之。
马患诸病,白凤仙花连根叶熬膏。遇马有病,抹其眼四角上,即汗出而愈。〈卫生易简方〉

《正字通》马杂释

讹字旧注音尤汎云:马,名又马,行并非。駃音,厥駃騠,骏马也。匈奴奇畜有駃騠。师古曰:生七日而超其母,广志作决蹄,《说文》駃騠马父骡子非是《旧注》苦怪切音快,元好问《诗》:駃雨东南来,自注駃与快同。赵松雪有駃雪帖。《酉阳杂俎》:河水色浑駃流。《尸子》:黄河龙门駃,流如竹箭。按此说泥,或曰:《说文》疾也。后人说为迅疾义,凡駃雨駃流,皆作,其省作駃者,因集问,或作驶,驶讹为駃,非駃。与快同《说文》徐铉曰:今俗駃与快同用,盖明谓快之用駃,为俗书駃快分可也,本作駃五画篆作音雌《说文》汎训马名。駏渠上声马名。唐李贺传从小奚孥骑駏,驉注似骡。而小又兽名,一作距。虚别见《虫部蛩注》
音休《说文》汎训马名,按为赘,文不必从。,旧注音乞马名,一说与诗《小雅》既佶,且闲之佶同。,音吾騉,马名。,音兔良马。本作飞兔,《篇海》别作非。騄,音六騄,駬骏马。《列子》作绿耳。
騆,音周神马。
,音倪小马。《旧注》音,恼袅,马名,按马有騕,袅无袅。騕,音杳騕。袅神马,日行千里,俗省作,讹作,旧注音思,马行又马名。,音梯,骏马名。,音闾,传马名,驿传有马,步急递三,等使即急递。也或作《读书》亦作。骅,音华,骏马名,周穆王八骏之一。师古曰:骅骝言色,如花之赤也。本作骅,别作,见《草部》韵会引《列子》骝,讹作,并非,无义。今不必从通,作华汉地理志造,父得华骝之乘,与骅同。
《旧注》音童,马名。一说小马,与音别义同。,音凡,马行貌。又《博雅》:马,走疾也。又勘韵音,梵义同。亦作帆,《篇海类编》:别作误。驯,音旬《说文》马,顺也。《淮南子》:马先驯而后求良。馼,音文,马赤鬣缟身,目若黄金,吉皇之乘。周文王时,犬戎献之,《篇海类编》。絷,音执,绊马足也。韩愈祭柳宗元文,天脱絷羁。《说文》作篆,从马口其足,引《春秋传》韩厥执,马前读若。辄重文从,系执声作絷,今《经传》皆从絷,《旧注》引正讹。以俗作絷,为非迂泥,《说文》改读辄,亦泥宜从执音。䭹,音卬,《说文》䭹。䭹马,怒貌。一曰:马白腹,又养韵昂,上声,义同《篇海》非。駊,音叵,《说文》马摇头广韵,駊泋马,恶行。杜甫观成都尹严,公扬旗诗:庭空四马入,駊泋扬旆旌。本作从段,皮本作段。
,音荒,《说文》:马奔也。駤,音至,駤马,踌躇不前也。駪,音莘。马群行欲先也。借人疾行貌。《诗·小雅》駪駪征夫,毛氏曰:众多貌楚辞催,来侁侁侁与駪通。
,音聂。《说文》:马,步疾也。駶,音局。马立不定。
,音虏,马毛斑白,又屑韵。音劣义同。駹,音厖,《尔雅》:马面颡皆白,惟駹。《说文》《尔雅》同广韵。黑马白面,《史记·西南夷传》丹駹最大,应劭駹读庞。《汉书·匈奴传》围高帝干白登汉兵,不得相救,匈奴骑其西方尽白,东方尽駹,北方尽骊,南方尽骍。师古曰:駹,青马也。
駾,音兑,《说文》:马行疾貌,又突也。
骓,音追,《尔雅》:马苍白,杂毛徐。本《说文》:马苍黑,杂毛。按苍黑之说,近是。
:音卓,马行不前貌。:音辍,白頞马。:音岸,马行貌。又马頞白至唇,一曰:马流星贯唇,谓之《说文》马头有发,赤色者,徐曰:所谓马发言色有浅处,若将起然。
騑:音非,《说文》:骖旁,马曲。《礼》注:车有一辕,四马中,两马来辕,名服。马两边名騑,马亦名骖马。又马行不止貌。《诗·小雅》:四牡騑騑,《篇海》作𩦎匪。《本草》谓:马三岁曰騑,并非。
:音颙,马走貌。:音蠢,《篇海》马杂文,又钝马也。騚:《旧注》音前。马四蹄,皆白。按《尔雅》:四蹢皆白,曰首郭。注令呼为,踏雪马。
騟:音余,紫色马,《博物志》载:八骏有騧騟,即《穆天子传》。踰轮又《酉阳杂俎》:骨利,干国马名,决波騟旧,注马杂,色非。
騢:音遐,《尔雅》:彤白杂毛騢,注即今赭白马彤赤也。《清波杂志》曰:碧云騢厩,马旋毛也。碧如霞如云,然贵而不掩旋毛之丑,又模韵音胡,《诗·鲁颂》:有骃有騢,叶下鱼。《说文》:騢色似虾鱼泥。
骙:音逵,《说文》:马行威仪也。又强不息也。《诗·小雅》四牡骙骙。
:音插,马骤貌。騩:音贵,《说文》:马浅黑色,汉仪丞相见免,乘騩马,自府归。
:音滔,马行貌。𩥇:音战,马卧土中广韵,马土浴也。又铣韵音展,义同。本作:音彭,马盛也。:音独,马走按书,故两马并驰,声也,本音逐。:音恰,马驳色。:音翰,《说文》:马毛长也。又寒韵音寒蕃大马。:音塔,,马行不进貌。:音鳌,马骄不驯也。骢:音聪,《说文》:马青白,杂毛也。《六书》故马葱青色,一名荏铁马,《经》曰:骢之别名。
:音逐,群马相追逐也。《旧注》:误训为马,兽名。:音拨,马走也。又马怒貌。又辖韵音发义同。驎:音邻,马斑文言,毛色深浅斑驳,隐邻也。又震韵音蔺,义同。
䮷:音独,马行貌。又騼䮷野马也。驙:音旃白马黑脊,又马载重行难。《说文》《易》乘马驙如与邅通,又寒韵音滩义同。
:音辑,马行和适貌。:音光,伯乐相马经,马回毛在脊,曰阕《尔雅》:在背曰阕广。
:音训,马怒或曰夐,营求也。从夐言马求,刍不得而怒也。
鸗:臧上声,鸗良马也。晋《周纪传》:斩赵鸗于芜湖,集韵駃鸗马容。韵会音龙野马。
骧:音湘,《尔雅》:马后右足白骧。《说文》:马之低昂也。《六书》故马行迅疾,首腾骧也。又举也,远也。潘岳籍田赋龙骥骧,腾古作襄。
驧:音局,《说文》:马曲脊也。
《旧注》同鸁。一说马瘦,疾风俗。通曰疲马,不能渡渑。齐有渑水,裁广三四步,言马之疲,不能渡此水也。

马部总论

《唐书》

《兵志》

马者,兵之用也;监牧,所以蕃马也。其制起于近世。唐之初起,得突厥马二千匹,又得隋马三千于赤岸泽,徙之陇右,监牧之制始于此。其官领以太仆,其属有牧监、副监。监有丞,有主簿、直司、团官、牧尉、排马、牧长、群头,有正,有副。凡群置长一人,十五长置尉一人,岁课功,进排马。又有掌闲,调马习上。又以尚乘掌天子之御。左右六闲:一曰飞黄,二曰吉良,三曰龙媒,四曰騊駼,五曰駃騠,六曰天苑。总十有二,闲为二厩,一曰祥驎,二曰凤苑,以系饲之。其后禁中,又增置飞龙厩。初,用太仆少卿张万岁领群牧。自贞观至麟德四十年间,马七十万六千,置八坊岐、豳、泾、宁间,地广千里:一曰保乐,二曰甘灵,三曰南普闰,四曰北普闰,五曰岐阳,六曰太平,七曰宜禄,八曰安定。八坊之田,千二百三十顷,募民耕之,以给刍秣。八坊之马为四十八监,而马多地狭,不能容,又析八监列布河西丰旷之野。凡马五千为上监,三千为中监,馀为下监。监皆有左、右,因地为之名。方其时,天下以一缣易一马。万岁掌马久,恩信行于陇右。后以太仆少卿鲜于匡俗,检校陇右牧监。仪凤中,以太仆少卿李思文,检校陇右诸牧监使,监牧有使自是始。后又有群牧都使,有闲厩使,使皆置副,有判官。又立四使:南使十五,西使十六,北使七,东使九。诸坊若泾川、亭川、阙水、洛、赤城,南使统之;清泉、温泉,西使统之;乌氏,北使统之;木硖、万福,东使统之。它皆失传。其后益置八监于盐州、三监于岚州。盐州使八,统白马等坊;岚州使三,统楼烦、元池、天池之监。凡征伐而发牧马,先尽彊壮,不足则取其次。录色、岁、肤第印记、主名送军,以帐驮之,数上于省。自万岁失职,马政颇废,永隆中,夏州牧马之死失者,十八万四千九百九十。景云二年,诏群牧,岁出高品御史按察之。开元初,国马益秏,太常少卿姜晦乃请以空名告身市马于六胡州,率三十匹雠一游击将军。命王毛仲领内外闲厩。九年又诏:天下之有马者,州县皆先以邮递军旅之役,定户复缘以升之。百姓畏苦,亦多不畜马,故骑射之士减。曩时自今,诸州民勿限有无荫,能家畜十马以下,免帖驿邮递征行,定户无以马为赀。毛仲既领闲厩,马稍稍复,始二十四万,至十三年乃四十三万。后突厥款塞,元宗厚抚之,岁许朔方军西受降城为互市,以金帛市马,于河东、朔方、陇右牧之,马乃益壮。天宝后,诸军战马动以万计。王侯、将相、外戚牛驼羊马之牧布诸道,百倍于县官,皆以封邑号名为印自别;将校亦备私马。议谓秦、汉以来,唐马最盛。天子又锐志武事,遂弱西北蕃。十一载,诏二京旁五百里勿置私牧。十三载,陇右群牧都使奏:马牛驼羊总六十万五千六百,而马三十二万五千七百。安禄山以内外闲厩都使兼知楼烦监,阴选胜甲马归范阳,故兵力倾天下而卒反。肃宗收兵至彭原,率官吏马抵平凉,蒐监牧及私群,得马数万,军遂振。至凤翔,又诏公卿百寮以后乘助军。其后边无重兵,吐蕃乘隙陷陇右,苑牧畜马皆没矣。乾元后,回纥恃功,岁入马取缯,马皆病弱不可用。永泰元年,代宗欲亲击虏,鱼朝恩乃请大搜城中百官、士庶马输官,曰团练马。下制禁马出城者,已而复罢。德宗建中元年,市关辅马三万实内厩。贞元三年,吐蕃、羌、浑犯塞,诏禁大马出潼、蒲、武关者。元和十年伐蔡,命中使以绢二万市马河曲。其始置四十八监也,据陇西、金城、平凉、天水,员广千里,繇京度陇,置八坊为会计都领,其间善水草、腴田皆隶之。后监牧使与坊皆废,故地存者一归闲厩,旋以给贫民及军吏,间及赐佛寺、道馆几千顷。十二年,闲厩使张茂宗举故事,尽收岐阳地,民失业者甚众。十三年,以蔡州牧地为龙陂监。十四年,置临溪监于襄州,牧马三千二百,费田四百顷。穆宗即位,岐人叩阙讼茂宗所夺田,事下御史按治,悉予民。太和七年,度支盐铁使言:银州水甘草丰,请诏刺史刘源市马三千,河西置银川监,以源为使。襄阳节度使裴度奏停临汉监。开成二年,刘源奏:银川马已七千,若木草乏,则徙牧绥州境。今绥南二百里,四隅险绝,寇路不能通,以数十人守要,畜牧无它患。乃以隶银川监。其后阙,不复可纪。

《周礼订义》《校人注总论马政》

吕氏曰:自黄帝尧舜观象,立制服牛乘马。自此马始为用。考三代之制,天子万乘,诸侯千乘,大夫百乘。立国制赋之法,莫不以马为本。所以乘马之法,在古今最为精密。然大而天子,次而诸侯,下而大夫,乘马之数多寡不同。细考当时之数,所谓牧养之马,有养之于官,有藏之于民。如丘甸岁取马,一匹之类,皆是藏之于民,不仰国家刍秣。如有事,田猎征伐,临时徵召。在天子之都,诸侯之国,大夫之家,未尝不自畜马。此是养之于官者。举此一件论之,便可见天子十有二闲。先儒论数,谓不过三千馀匹。卫文公承夷狄所灭之后,新造之国,末年亦至騋牝三千。若以制度论之,卫以诸侯之国,又当残乱之馀,其他国未及论,如何便及成周全盛乘马之数。所谓天子十有二闲,是养之于官者。卫文公所谓騋牝三千,举通数言之,又以当时春秋战国论之。如郑西宫之乱,子国为盗所杀,子产以车十七乘出,讨贼。子产当时谓之百乘之家。若是徵求马于郊野之间,盗贼卒至,如何。便得集所谓十七乘之马,乃是育之于家者。以此数事论之,三代马政,固有在官者,必有在民者。数之多者在民,平时无刍秣之费。数之少者在官,征伐无不至之虞。当时法度最为详备。到汉家,所谓三十苑之马,亦是官司所养之马。若是其他郡国民间养马,虽多亦是养之于民。如卫青、霍去病之徒伐匈奴,有所谓官马,有所谓私马,则其制尚存。到后周、隋唐之间,治兵之制,天子闲厩监牧,马非不盛。然府兵未尝给马,初不过给之以钱,使府兵自买马。若是不过众人共出钱买马,以此知尚有古人遗法。后来府兵之法渐坏,府兵贫,不足以买马,然后方以监牧之马给之,乃是制度之坏如此。

《圉人注总论马政》

郑锷曰:周之马政,掌之有官,牧之有地,出入有时,祷祈有祭,教之有法,养之有人。其详若此。不闻蕃息之数,如卫文公之騋牝三千,何耶。盖经之所载,皆成王持盈守成之际,用以驾车。路锡诸侯,华国以为文,饰币以为礼而已。至宣王中兴,南征北伐,吉日庚午之诗,国马之盛,莫不有自来。其后马政随废,秦并海内,六万骑之国,尽得而有之。汉兴,天子不能具醇驷,而将相或乘牛车厥,后发《易》占之,谓神马当从西北来。及得乌孙马,名曰天马。而奉使者,争言大宛有善马在贰师城,遂拜李广利为贰师将军,期至贰师取善马。至发卒十八万,与天下七科,适以征之,仅得善马数十匹,中马以下牝牡三千馀匹,更名乌孙马,曰西极马,以宛马为天马。以马之故,天下萧然耗矣。唐兴,得突厥马二千匹,又得隋马三千于赤岸,从之陇右,遂立监牧之制,领以大仆,其属有牧监副监,监有丞、有主簿。凡辟置长,一人十五长,置尉一人,又以尚乘掌天子之御,左右六闲,总十二闲,为二厩。曰祥麟,曰凤苑。大仆张万岁领群牧,自贞观至麟德四十年,马七十万六千,置八坊岐豳泾宁间,地广千里,四千三百三十顷。募民耕之,以给刍秣,八坊之马,为四十八监。马多地狭,又析八监,列布河西丰旷之处。凡马五千为上监,三千为中监,馀为下监,皆有左右。当时天下以一缣易一马。自秦汉以来,唐马最盛,其后卒能弱西北蕃。其所立之制,髣髴周家遗法,较于西汉,过之远矣。

马部艺文一

《白马论》周公孙龙

白马非马,可乎。曰可。曰:何哉。曰: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白马非马。曰:有白马,不可谓无马也。不可谓无马者,非马也。有白马为有马。白之非马,何也。曰:求马,黄黑马,皆可致,求白马,黄黑马,不可致,使白马乃马也,是所求一也。所求一者,白者不异马也。所求不异,如黄黑马,有可有不可,何也。可与不可,其相非明,故黄黑马一也。而可以应有马,而不可以应有白马,是白马之非马,审矣。曰:以马之有色为非马,天下非有无色之马也。天下无马,可乎。曰:马固有色,故有白马,使马无色,有马而已耳,安取白马。故白者非马也。白马者,马与白也。马与白马也。故曰:白马非马也。曰:马未与白为马,白未与马为白,合马与白,复名白马,是相与以不相与,为名,未可,故曰:白马非马,未可。曰:以有白马为有马。谓有白马为有黄马,可乎。曰:未可,曰:以有马为异,有黄马是异黄马于马也,异黄马于马,是以黄马为非马。以黄马为非马,而以白马为有马,此飞者入池而棺椁异处,此天下之悖言乱辞也。曰:有白马,不可谓无马者,离白之谓也。不离者,有白马,不可谓有马也。故所以为有马者,独以马为有马耳。非有白马为有马,故其为有马也,不可以谓马马也。曰白者,不定所白,忘之而可也。白马者,言白定所白也。定所白者,非白也。马者无去,取于色。故黄黑皆所以应白马者,有去取于色,黄黑马皆所以色去,故唯白马独可以应耳。无去者,非有去也。故曰白马非马。

《报孙权书》魏文帝

前使于禁郭及夫所道吾纤骊马。本欲使禁自致之,念将军傥欲速得,今故以付徐奉往此二马。朕之常所自乘,甚调良善走。数万匹之极,选者乘之,真可乐也。中国虽饶马,其知名绝足,亦时有之耳。

《献马表》曹植

臣于先武皇帝世,得大宛紫骍一匹,形法应图,善持头尾,教令习拜。今辄已能,又能行,与鼓节相应。谨以表奉献。

《慜骥赋》应玚

慜良骥之不遇兮,何屯否之弘多。抱天飞之神号兮,悲当世之莫知。赴元谷之渐涂兮,陟高冈之峻崖。惧仆夫之严策兮,载悚慄而奔驰。怀殊姿而因遇兮,愿远迹而自舒。思奋行而骧首兮,叩缰綵之纷拿。牵繁辔而增制兮,心慉结而盘纡。陟通逵而方举兮,迫舆仆之我拘。抱精诚而不畅兮,郁神足而不摅思。蒒翁于西土兮,望伯氏于东隅。愿浮轩于千里兮,曜华轭乎。天衢瞻前轨而促节兮,顾后乘而踟蹰。展心力于知己兮,甘迈远而亡劬。哀二哲之殊世兮,时不遘乎。良造制衔辔于常御兮,安获骋于遐道。

《马射赋》晋·曹毗

奔电无以追其踪,逸羽不能企其足。状若腾虬,而登紫霄。目似晨景之骇扶木,体与机会动蹑惊风。于是抗孙阳之辔,弯繁弱之弓,轻足郁其云合,妙手于焉争雄。

《乘舆马赋序》傅元

往日刘备之初降也,太祖赐之骏马,使自至厩选之,历名马以百数,莫可意者。次之下厩,有的颅马委弃,莫视疲瘁骨立。刘备抚而取之,众莫不笑之。马超破苏氏。坞坞中有骏马百馀匹,自超以下俱争取肥好者,而将军庞恩独取一騧马,形观既丑,众亦笑之。其后刘备奔于荆州,马超战于渭南,逸足电发,追不可逮,众乃服焉。

《乘舆马赋》前人

目若曜星,符采横发。高颠悬日,双璧象月。头似削成,鬣如鬓发。延首高骧,擢足轩跱。气盖青云,势凌万里。九方不能测其天机,秦公不能究其妙理。
《水马赞》晋·郭璞
马实龙精,爰出水类。渥洼之骏,是灵是瑞。昔在夏后,亦有何驷。

《騊駼赞》前人

騊駼野骏,产自北域。交颈相摩,分背翘陆。虽有孙阳,终不能服。

《马赞》前人

马出明精,祖自天驷。十闲六种,各有名类。三才五御,驽骏异辔。

《乘黄赞》前人

飞黄奇骏,乘之难老。揣角轻腾,忽若龙矫。实鉴有德,乃集厥皂。

《赭白马赋》〈并序〉宋·颜延之

骥不称力,马以龙名。岂不以国,尚威容军。驮趫迅而已,实有腾光。吐图畴德,瑞圣之符,焉是以语。崇其灵世,荣其至我,高祖之造宋也。五方率职,四隩入贡。秘宝盈于玉府,文驷列乎华厩。乃有乘舆赭白特禀逸异之姿,妙简帝心用锡圣,皂服御顺志驰骤合度,齿历虽衰,而艺美不忒,袭养兼年恩隐周渥岁老气殚毙于内,栈少盎其力,有恻上仁,乃诏陪侍奉,述中旨末臣庸蔽敢同,献赋其辞曰:

维宋二十有二,载盛烈光乎。重叶武义粤其肃,陈文教迄已优洽。泰阶之平可升,兴王之轨可接。访国美于旧史,考方载于往牒。昔帝轩陟位,飞黄服皂。后唐膺箓,赤文候日。汉道亨,而天骥呈才。魏德懋,而泽马效质。伊逸伦之妙足,自前代而间出。并荣光于瑞典,登郊歌乎司律。所以崇卫威神,扶护警跸。是用精曜叶从,灵物咸秩。暨明命之初基,罄九区而率顺。有肆险以禀朔,或踰远而纳赆。闻王会之阜昌,知函夏之充牣。总六服以收贤,掩七戎而得骏。盖乘风之淑类,实先景之洪引。故能代骖象舆,历配勾陈。齿算延长,声价隆振。信圣祖之蕃锡,留皇情而骤进。徒观其附筋树骨,垂梢植发。双瞳夹镜,两权协月。异体峰生,殊相逸发。超摅绝夫尘辙,驱骛迅于灭没。简伟塞门,献状绛阙。旦刷幽燕,昼秣荆越。教敬不易之典,训人必书之举。惟帝惟祖,爰游爰豫。飞輶轩以戒道,环彀骑而清路。勒五营使按部,声八銮以节步。具服金组,兼饰丹雘。宝铰星缠,缕章霞布。进迫遮列,却属辇辂。欻耸擢以鸿惊,时濩略而龙翥。弭雄姿以奉引,婉柔心而待御。至于露滋月肃,霜戾秋登。王于兴言,阐肄威棱。临广望,坐百层,料武艺,品骁腾。流藻周施,和铃重设。睨影高鸣,将超中折。分驰迥场,角壮永埒。别辈越群,绚练夐绝。捷趫夫之敏手,促华鼓之繁节。经元蹄而雹散,历素支而冰裂。膺门沬赭,汗沟走血。踠迹回唐,畜怒未泄。乾心降而微怡,都人仰而朋悦。妍变之态既毕,凌遽之气方属。局镳辔之牵制,隘通都之圈束。眷西极而骧首,望朔云而蹀足。将使紫燕骈衡,绿蛇卫毂。纤骊接趾,秀骐齐亍。觐王母于昆墟,要帝台于宣岳。跨中州之辙迹,穷神行之轨躅。然而盘于游畋,作镜前王。肆于人上,取悔义方。天子乃辍驾回虑,息徒解装。鉴武穆,宪文光,振民隐,修国章。戒出豕之败御,惕飞鸟之跱衡。故祇慎乎所常忽,敬备乎所未防。舆有重轮之安,马无泛驾之佚。处以濯龙之奥,委以红粟之秩。服养知仁,从老得卒。加弊帷收,仆质天情周皇。恩毕,《乱》曰:惟德动天,神物仪兮。于时驵骏,充阶街兮。禀灵月驷,祖云螭兮。雄志倜傥,精权奇兮。既刚且淑,服鞿羁兮。效足中黄,徇驱驰兮。愿终惠养,荫本枝兮。竟先朝露,长委离兮。

《天马状》前人

降灵骥子,九方是选。白朱文,绿蛇紫燕。水轶惊凫,陆越飞箭。遇山为风,值云成电。

《舞马赋》谢庄

天子驭三,光总万宇。挹云经之留宪,裁河书之遗矩。
是以德泽上昭,天下漏泉。符瑞之庆咸属,荣怀之应必躔。月晷呈祥,乾维效气,赋景河房,承灵天驷。陵原郊而渐影,跃采渊而泳质。辞水穴而南傃,去轮台而东暨。乘玉塞而归宝,奄芝庭而献秘。及其养安骐校,进驾龙涓。辉大驭于国皂,贲上襄于帝闲。超益野而踰绿地,轶兰池而轹紫燕。五王晦其术,十氏懵其元。东门岂或状,西河不能传。既秣苞以均性,又佩蘅以崇躅。卷雄神于绮文,蓄奔容于帷烛。蕴籋云之锐景,戢追电之逸足。方叠镕于丹镐,亦联规于朱駮。观其双璧应范,三封中图。元骨满燕,室虚阳理。竟潜策纡,汗飞赭沫。流朱至于肆夏,已升采齐既荐。始徘徊而龙俛,终沃若而鸾盼。迎调露于飞钟,赴承云于惊箭。写秦坰之弥尘,状吴门之曳练。穷虞庭之蹈蹀,究遗野之环袨。若夫蹠实之态未卷,凌远之气方摅。历岱野而过碣石,跨沧流而轶姑馀。朝送日于西坂,夕归风于北都。寻琼宫于倏瞬,望银台于须臾。若乃日宣重光,德星昭衍,国称梁岱,伫跸《史》言:坛场望践,鄗上之瑞彰,江间之祯阐。荣镜之运既臻,会昌之历已辨。感五繇之程符,鉴群后之荐典。圣主将有事于东岳,礼也。于是顺斗极,乘次躔。戒悬日于昭旦,命月题于上年。騑騑翼翼,泛修风而浮庆烟;肃肃雍雍,引八神而诏九仙。下齐郊而掩配林,集嬴里而降祊田。蒲轩次巘,瑄璧承峦。金检兹发,玉牒斯刊。盛节之义洽,升中之礼殚。亿兆悦,精祇欢。聆万岁于曾岫,烛神光于紫坛。是以击辕之蹈,抚埃之舞。相与而歌曰:耸朝盖兮,泛晨霞。灵之来兮,云汉华。山有寿兮,松有茂。祚神极兮,贶皇家。然后悟圣朝之绩,号庆荣之烈。比盛乎天地,争明乎日月。茂实冠于胥庭,鸿名迈于勋发。业底于告,成道臻乎报谒。巍巍乎,荡荡乎。民无得而称焉。

《白马赋》刘义恭

惟皇有造,惟灵有秘。丽气摛精,底爱覃粹。八埏稽首以宾庭,九荒敛衽而纳贽。象车垂德以服箱,龙马宅仁而受辔。是以周称踰轮,汉则天驷。体自乾维,衍生坎位。伊赭白之为骏,超绝世而称骥。尔其为状也,竦身轻足,高颡露睛,气猛声烈,步远视明。著献西宛,表德东京。价倾幽夏,观竭都城。饰金鍐之倏铄,扬玉銮之珑玲。发鸣镝于悬月,驱永埒于脩坰。旋四介以作好,耀二矛之重英。举旧闲而未俦,考前迅而较名。

《马宝颂》梁简文帝

皇帝应百姓之心,副四海之愿。复履玉衡,还临亿兆。天地交泰,日月贞明。至理惟新,隆平方始。遐迩一体,中外禔福。含生欣欣,若耘耰之逢夏雨;怀情坎坎,譬草木之值春风。帝王之道,超迈开辟。睿圣之功,殚历邃古。轩羲不足凿枘,尧舜不足宪章。至哉。大哉。无得而称也。五月丁酉,朔,丝竹会于德阳之堂,于时日,进内宫,星次鹑首,仲夏之晷,稍极阳城之圭,蕤宾乙钟。初应颍川之律,缙云旦卷,南风晚扇,惠气入帷,清阴周宇。玉舆云罕,照日充庭,羽林中权。分阶列校,簪笏成行。貂缨在席,昭天之乐。金石铿锵,报地之礼。威仪肃省,诏以马宝。示群臣大仆,效官趣马掌赞。三令五申,丞联事举,八丽四围,给役相趋。晖煜金镳,陆离宝勒。天地无疆之德,永星致远之功。鸾眄善鸣,龙仪美称。沸毅权奇之威,趋摅抑扬之态。足转惊电,眼流含烛,雾喷纷霏,流沫飘洒。数千为寿,岂待原蚕之禁。万里一息,不藉杜衡之草。王良不能控其衡策,伯乐不能辨其文机。方知总辔昆岑,周非吾驭,张乐大野,夏有惭德。岂止沉河用璧,独有绿文之称。盛德在木,偏受苍龙之名。至于干将宝剑,遥服晋郑之军。莲花乌玉,腾威大海之际。况乎马宝义实,踰之方当,夙沙自归,滑桥屈膝,款关入塞,偃武修文。去病无出师之劳,充国罢议边之略。五律成珍,九河如镜。臣谨按瑞应经,弥勒成佛经中阿含经,览愚经并称。第三之马者,三千岁。华子云:尧汉皆得马者,尧汉皆火德。正斗南方,乘德而至也。岂非圣德汪濊,皇风洋溢。研机洞元,备礼达义。是以天不爱道,白马嘶风,王泽效祥,朱鬣降祉。比夫圆蹄方足,踯躅在郊,风啸电奔,声遨处囿。五彩依树,三雀登巢。安髣髴于当今,弗拟议于休应。百辟卿士,咸称万岁。伊臣不佞,结庆云霄。亲承诏旨,预观宝瑞。手舞足蹈,赞扬不足。宴礼斯毕,退而作颂。其辞曰:

帝广运德,钦明仪郊,升道形声,德为轨仁。作经璇玑,正泰阶平。割五礼,和六英。开四摄,行八政。转轮皇,飞行圣。悯含识,资惠命。引苍生,归法性。菩提真,般若净。七宝均,万邦宁。逖惇史,观陈诗。域中大,惟圣期。闻元妙,复孝慈,解流泽。随因时,刑已措。绩咸熙,三农盛,九谷滋,万祇悦,八神怡。律有节,历得天。景星曜,庆云连。珠为月,醴为泉。民何幸,值皇年。乾道应,坤马来。度玉关,升玉台。镂锡焕,鸾镳回。槃云转,堞尘开。千天驷,百龙媒。永伏皂,扫騊駼。秣瑶粟,委芳刍。九夷款,四表清。氓胥乐,舆颂兴。
《谢晋安王赐马启》元帝
绎武愧仲都,遂蒙大骊之锡。儒谢春卿,空颁名马之赉。故以取方驎,友自匹龙媒。不待景公,婉如齐画无劳。马援翻等,汉铜岂有灭没。黑龙连翩,白马钱文,见重津名,取贵相彼。骐骥犹深恋主,矧伊伏枥,弥结怀恩。

《答齐国双马书》同前

名重桂条,形图柳谷。襄阳地穴,近求未易。滇池水里,远访犹难。价匹龙媒,声齐骥子。河精曜采,似伏波之铸铜。震象飞文,笑东瀛之刻玉。加以控斯,银勒利此金衔鞍,揭镂衢光含两月。缠萦紫缕,色丽双丝。方嗤晋后,恒乘郑国之驷;更鄙曹君,经饷蜀王之马。

《又答齐国双马书》同前

于戏马之为用,远矣,大矣。斯所以乾,为脊,马震为馵足,有是哉,有是哉。何则泮涣而驰,可以及日。踌蹰而蹀,可以追风。赤兔之腾声,的卢之济主。陈王有炤羁之说,班生有缰绊之谈。抑闻斯美,远劳此费。怀哉。怀哉。老生不云乎。虽有拱璧,以先驷马良。用此道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为皇太子谢敕赉功德马启》刘孝威

伏惟忘我徇物,屈己济民。该天地而大舍,总日月而为施。既脱轭于金轮,又解骖于绀马。出余吾之水,服騊駼之厩。名高夏后之龙,价倍田方之赎。谨当秣以柏叶,饴以丹枣,加之玉鞍,饰之金络。
《谢豫章王赐马启》
出自北冀,来从东道,舞越两骖,驱同八骏。修坂且厉,无复良乐之鸣;长楸可走,不假幽并之策。

《舞马赋》〈并序〉张率

臣闻天用莫如龙,地用莫如马,故礼称骊騵。《诗》颂:骝骆。先景遗风之美,世所得闻。吐图腾光之异,有时而出。洎我大梁,光有区夏,广运自中,员照无外。日入之所,浮琛委贽,风被之域,越险效珍。駖服鸟号之骏,騊駼豢龙之名。而河南又献赤龙驹,有奇貌绝足。能拜善舞,天子异之。使臣作赋曰:

维梁受命四载,元符既臻。协律之事具,举胶庠之教。必陈檀舆之用已偃,玉辂之御之巡。考帝文而率通,披皇图以大观。庆惟道而必先,灵匪圣其谁赞。见河龙之瑞唐,瞩天马之祯汉。既叶符而比德,且同条而共贯。询国美于斯今,迈皇王于曩昔。散大明以烛幽,扬义声而远斥。固施之于不穷,谅无所乎朝夕。并承流以请吏,咸向风而率职。纳奇贡于绝区,致龙媒于殊域。伊况古而赤文,爰在兹而朱翼。既效德于炎运,亦表祥于尚色。资皎月而载生,祖河房而挺授。种北唐之绝类,嗣西宛之鸿胄。禀妙足而逸伦,有殊姿而特茂。善环旋于齐夏,知蹈躧于金奏。超六种于周闲,踰八品于汉厩。伊自然之有质,宁改观于肥瘦。岂徒服皂而养安,与进驾以驰骤。尔其挟尺县凿之辨,附蝉伏兔之别。十形五观之姿,三毛八肉之势。臣何得而称焉,固已详于前制。徒观其神,爽视其豪。异轶跨野而忽踰轮,齐秀骐而并未驷。贬代盘而陋小华,越定单而少天骥。信无等于漏面,孰有取于决鼻。可以迹章亥之所未游,踰禹益之所未至。将不得而屈指,亦何暇以理辔。若迹遍而忘返,非我皇之所事。方润色于前古,邈深文而储思。既而机事多暇,青春未移。时惟上已,美景在斯。遵镐饮之故实,陈洛宴之旧仪。漕伊川而分派,引激水以回池。集国良于民俊,列树茂于皇枝。纷高冠以连衽,锵鸣玉而肩随。清辇道于上林,肃华台之金座。望发色于绿苞,伫流芬于紫裹。听磬镈之毕举,聆韶夏之咸播。承六奏之既阕,及九变之已成。均仪禽于唐序,同舞兽于虞廷。怀夏后之九代,想陈王之紫骍。乃命涓人,效良骏,经周卫,入钩陈。言右牵之已来,宁执扑而后进。既倾首于律同,又蹀足于鼓振。擢龙首,回鹿躯,睨两镜,蹙双凫。既就场而雅拜,时赴曲而徐趋。敏躁中于促节,捷繁外于惊桴。骐行骥动,虎发龙骧,雀跃燕集,鹄引凫翔。妍七盘之绰约,陵九剑之抑扬。岂借仪于褕袂,宁假器于髦皇。婉脊投颂,俯膺合雅,露沫喷红,沾汗流赭。乃却走于集灵,驯惠养于丰夏。郁风雷之壮心,思展足于南野。若彼符瑞之富,可以臻介丘,而昭卒业,缙绅群后,诚希末光,天子深穆,为度未之访也。何则进让殊事,岂非帝者之弥文哉。今四卫外封,五岳内郡。宜弘下禅之规,增上封之训。背清都而日行,指云郊而元运。将绝尘而弭辙,类飞鸟与駏驴。总三才而驱骛,按五御而超摅。翳卿云于华盖,翼条风于属车。无逸御于玉轸,不泛驾于金舆。饰中岳之绝轨,营奉高之旧墟。训厚贶于人神,弘施育于𥟖献。垂景炎于长世,集繁祉于斯万。在庸臣之方刚,有从军之大愿。必自兹而展采,将同畀于庖辉。悼长卿之遗书,悯周南之留恨。

《拾遗记录》萧绮

夫因气含生罕,不以形相别。至于比德方事,龙马则同类焉。是以蔡昙观其智,忌卫相其才。抑亦昭发于图纬,而刊载于宝牒。章皇王之符瑞,叶河洛之祯祥。故以丹青列其形,铜玉传其象。至如騄駬骅骝,赤骥白驎之绝,黄渠山子踰轮之异,不可得而比也。故能遥碣石而轹,倒晷排阊阖而轶。姑徐非夫,归风弥尘之迹,超虚送日之步,安能若是哉。望绛宫而骧首,指琼台而一息。繄可得而齐影矣。至于《诗书》所记:名色实多,骍骆丽乎坰野,皎质耀乎空谷。或表形騧紫,被乎青元,难可尽言矣。其有龙文騕袅之伦,取其电逝而飙逸。驎骝駃騠之俦,亦腾骧以称骏。莫不待盛明而皆出,历代之神宝矣。次有蒲梢齧膝,鱼文骊驹之类,或擅名于汉右,或珍生于冀北,备饰于涓正,填列于帝皂。进则充服于上襄,而骖骊于瑶辂。退则羁弃于下圉,思驭于帝闲俟。吴班秦公之见识,仰天门而弥远,窥云路而何难哉。使乎韩哀孙阳之复执靶,岂伤吻敝策,伏匿而不进焉。自非神彻,幽遐体照,冥远驱驾,群龙穷观,天域详搜,迥古靡得俦焉。
《秦穆王饮盗骏马赞》北周·庾信
骏马遇盗,秦王不嗔。先倾美酒,翻畏伤人。邻兵向国,穷寇侵秦。于时大盗,还作功臣。

《谢赵王赉马并伞启》前人

某启奉:教垂赉紫,骝马并银,钉乘具紫,紬伞一张。上天降雨,特垂深泽。若木流光,偏蒙私照。回兹翠盖,事重刘基之恩。降此青骊,荣深李忠之赐。北部丹帷,便须高捲。西河竹马,即已郊迎。在命之轻,鸿毛浮于弱水。知恩之重,鳌背负于灵山。况复惊鸿别水,但见徘徊。黄鹤去关,惟知反顾。栖恋之心,事同于此。

《谢滕王赉马启》前人

某启:奉教垂赉乌,骝马一匹,柳谷未开,翻逢紫燕。临源犹远,忽见桃花,流电争光,浮云连影。张敞画眉之暇,直走章台;王济饮酒之欢,长驱金埒。谨启。

《谢赉马启》王褒

边城无草,来自东南。塞外饶沙,经从西北。汉时乐府,偏爱权奇。晋世桑门,特怜神骏。黄金作勒,足度西河。白玉为镫,方传南国。傥逢汉帝,仍驾鼓车。若值魏王,应惊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