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玃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八十七卷目录

 蜼部汇考
  蜼图
  尔雅〈释兽〉
  山海经〈中山经 海外南经〉
  太平御览〈𤢹〉
  尔翼雅〈蜼〉
  兽经〈蜼〉
 蜼部艺文
  蜼赞           晋郭璞
 蜼部纪事
 蜼部杂录
 蒙颂部汇考
  尔雅〈释兽〉
 猓𤡮部汇考
  猓𤡮图
  蜀地志〈涪陵果然〉
  南中八郡志〈交趾果然〉
  吴录地理志〈果然猿狖之类〉
  南方草木状〈果然席〉
  南州异物志〈果然褥〉
  埤雅〈𤡮〉
  尔雅翼〈𤡮〉
  兽经〈果然〉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猓𤡮部艺文
  谢皇太子赉果然褥启    梁张缵
 猓𤡮部纪事
 猓𤡮部杂录
 狨部汇考
  狨图
  益部方物记〈狨〉
  埤雅〈狨〉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主治 脂主治〉
 狨部纪事
 狨部杂录
 玃部汇考
  玃图
  尔雅〈释兽〉
  搜记神〈玃盗妇女〉
  述异记〈猿化〉
  益部方物记〈玃〉
  尔雅翼〈玃〉
  本草纲目〈玃〉
 玃部杂录
 玃部外编
 魍魉部汇考
  后汉书〈礼仪志注〉
  蔡邕独断〈魍魉〉
  本草纲目〈集解〉
 魍魉部杂录

禽虫典第八十七卷

蜼部汇考

释名


《尔雅翼》

蜼图


《尔雅》《释兽》

蜼,邛鼻而长尾。
〈注〉蜼似猕猴,而大黄黑色,尾长数尺,似獭。尾末有岐,鼻露向上,雨即自县于树,以尾塞鼻,或以两指。江东人亦取养之为物捷健。

《山海经》《中山经》

鬲山,其兽多猴蜼。

《海外南经》

狄山,爰有熊、罴、文虎、蜼、豹。
汤山,爰有熊、罴、文虎、蜼、豹。

《太平御览》《𤢹》

𤢹之属健,勇于猿面皮鼻微,倒向上尾,端分为两条,天雨便以插鼻孔中,水不入。见人则颠头掷,或堕地奔走,无所回避,触树冲石,或至破头折胫,俗人骂恃力人云痴如𤢹。

《尔雅翼》《蜼》

蜼狖也,为物捷。健江赋曰:迅蜼临虚以骋巧是也。蜼读如赠遗之遗,又读如橘柚之柚。其作柚音者,或为狖音,义皆同孙,愐不审乃于一音中分之云:蜼兽之名,似猿狖,似猕猴,不知似猿者,即此猕猴。淮南子曰:猿狖失木而擒狐狸,非其所也。其招隐曰:猿狖群啸兮,虎豹嗥古者,有蜼彝画蜼于彝,谓之宗彝。又施之象服,夫服器必取象,此等者,非特以其智而已。盖皆有所表焉,夫八卦六子之中,日月星辰可以象指者也,云雷风雨难以象指者也。故画龙以表云画,雉以表雷画,虎以表风画,蜼以表雨。凡此皆形著于此,而义表于彼,非为是物也。

《兽经》《蜼》

黄黑曰蜼。

蜼部艺文《蜼赞》晋·郭璞

寓属之才,莫过于蜼。雨则自悬,塞鼻以尾。厥形虽随,列象宗彝。

蜼部纪事

《闻奇录》:傅弘业宰天台县有人猎,得一兽,形如豕,仰鼻长尾,有岐,谓之怪。傅识之曰:蜼,非怪也。雨则县于树,以尾塞其鼻,后验之可类。子云别鼮鼠曼倩识驺虞。

蜼部杂录

《周礼·春官》:司尊彝,凡四时之间祀,追享,朝享,祼用虎彝蜼彝,皆有舟。〈注〉郑锷曰:先儒谓虎者,西方之义兽。蜼似狝猴而大。其鼻上句,雨则自垂于树以尾塞鼻,盖兽之智也。追享及迁庙之主,世既远矣。犹不忘祭,是谓尊尊。尊尊至于远祖,可以谓之义彝。刻以虎以其义也。朝享行于祖考之庙,亲为近矣,每月祭焉。是谓亲亲。亲亲不忘乎月祭,可以谓之智。彝刻以蜼,以其智也。黄氏曰:亦画蜼为饰也,虎彝则画虎也。

蒙颂部汇考

释名


蒙贵《尔雅》注〉
图缺

《尔雅》

《释兽》

蒙颂,猱状。
〈注〉即蒙贵也。状如蜼而小,紫黑色,可畜健捕鼠,胜于猫。九真日南皆出之猱,亦狝猴之类。〈疏〉蒙颂一名蒙贵,状似猿猱,故曰猱状。

猓𤡮部汇考

释名


仙猴《本草纲目》
猓𤡮

《蜀地志》《涪陵果然》

涪陵南界有果然,兽形如狗,子头似虎,其尾柔滑,白黑色,皮可为裘,轻煖可珍。
《南中八郡志》《交阯果然》
交阯有果然,白面黑身,毛彩斑斓。

《吴录·地理志》《果然猿狖之类》

九真胥浦县有兽,名果然,猿狖类也。色青赤,有文,居树上。此郡及日南皆有之。

《南方草木状》《果然席》

果然兽生在山林上,民人以毒箭射之,剥取皮,皮文青赤白色,缝相连作席,出九真日南郡。

《南州异物志》《果然褥》

交州以南有果然兽,其鸣自呼,身如猿犬,面通身青白色,其体不过三尺,而尾长四尺馀。反尾度身过其头,视其鼻仍见两孔仰面,其毛长柔细滑,泽色以白为质,黑为文,视如苍头鸭,胁边斑文,集十馀皮,可得一褥,繁文丽好,细厚温煖。

《埤雅》《𤡮》

𤡮兽似猿,青身黑颊,有髯髯,黑其手,亦黑性,好理髯,又爱其类,生相序死相赴,杀一可以致百,故周官素车犬𧜀言:君臣之道,尚微当警备也。藻车鹿浅𧜀駹车,然𧜀言丧事弥吉,而君臣之道滋定,故鹿𧜀以明安,则相求患难,则相卫。然𧜀以明安则相叙患,难则相赴也。旧说𤡮皮五色,中为茵毯,人取以药矢射之,其偶为拔其矢,因以自刺,与之俱毙。

《尔雅翼》《𤡮》

𤡮子猿类也,黑颊青身。南方异物志曰:交州以南有之,其鸣自呼,身如猿,大面通白色,其体不过三尺,而尾长四尺,馀反尾度身过其头,视其鼻仍见两孔,其毛长柔细滑泽色。白〈一云作青〉为质,黑为文,视如苍头鸭,胁边斑文。按此则以尾塞鼻,有同于蜼。然吴都赋曰:狖鼯猓𤡮腾赶飞超,盖二物与。李肇曰:旧说剑南人之采猓𤡮者,获一猓𤡮,则数十猓𤡮可尽得矣,何也。猓𤡮性仁,不忍伤其类,见被获者,聚族而啼,虽杀之终不忍去也。然则谓之果然者,以其来之可必欤。犹常山之蛇,击其首,而尾则至,故谓之率然。此亦古制名之义也。周礼巾车,然𤡮注云:然果然也。今人亦用作裀褥。

《兽经》《果然》

果然号其类。
唐李肇国史补曰:扬州人取一果然,而数十果然可得。盖果然不忍伤其类,聚族而啼,虽杀之不去也。此禽兽状而人心薄。俗有不如者,果然大类猩猩。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大者为然、为禺,小者为狖、为蜼。南人名仙猴,俗作猓𤡮。

《集解》

陈藏器曰:按南州异物志云,交州有果然兽,鼻孔向天,雨则挂木,上以尾塞鼻孔。尔雅蜼仰鼻而长尾,即此也。李时珍曰:果然仁兽也。喜群行,老者前,少者后,食相让,居相爱。生相聚,死相赴。柳子所谓仁让孝慈者是也。古者画蜼为宗彝,亦取其孝让,而有智也。或云犹豫之犹,即狖也。其性多疑,见人则登树,上下不一,甚至奔触破头折胫,故人以比心疑不决者,而俗呼騃愚,为痴𤢹也。

肉气味

咸平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疟瘴寒热同五味煮臛食之,并坐,其皮取效。

《发明》

李时珍曰:案钟毓果然赋云,似猴象猿,黑颊青身,肉非佳品,惟皮可珍。而吕氏春秋云:肉之美者,玃猱之炙,亦性各有不同耶。

猓𤡮部艺文

《谢皇太子赉果然褥启》梁·张缵

伏以狐裘熊席,徒负旧名黑豹。青𤟤未能适体,严冰在节,朔飙结宇,吹纶愧暖,挟纩惭温,但勤非伏寝恩重,夜覆道愧,经明坐叨重席,仰荣俯愧,进退在颜。

猓𤡮部纪事

《宋书·谢瞻传》:瞻,字宣远,一名檐,字通远,陈郡阳夏人,卫将军晦第三兄也。年六岁,能属文,为《紫石英赞》《果然诗》,当时才士,莫不叹异。
《北齐书·魏收传》:赵郡公增年获免,收知而过之,事发除名。其年又以托附陈使封孝琰,牒令其门客与行,遇昆崙舶至,得奇货猓𤡮褥表、美玉盈尺等数十件,罪当流,以赎论。

猓𤡮部杂录

《周礼·春官》:巾车,駹车,萑蔽,然𧜀。〈订义〉郑康成曰:然,果然也,贾氏曰:果然兽名。
《唐国史补》:剑南人之采猓𤡮者,获一猓𤡮则数十猓𤡮可尽得矣。何哉其猓𤡮性仁,不忍伤类,见被获者,聚族而啼,虽杀之,终不去也。噫,此乃兽之状,人之心也。乐羊食其子,史牟杀其甥,则人之状,兽之心也。

狨部汇考

释名


金线狨《埤雅》

狨图


《益部方物记》《狨》

威茂等州,南诏夷多有之,大小正类猿,惟毛为异,朝制内外,省以上官乘马者,得以狨为藉,武官则内客,省使宣徽使乃得用。
状实猿类,体被金毳,皮以藉焉。中国之贵。

《埤雅》《狨》

狨盖猿狖之属,轻捷善缘木,大小类猿,长尾,尾作金色,今俗谓之金线狨者是也。生川峡深山中人,以药矢射杀之,取其尾为卧褥、鞍被、坐毯。狨甚爱其尾,中矢毒即自齧断其尾,以抑之恶,其为深患也。狨一名猱诗曰:无教猱升木。颜氏以为其尾,柔长可藉,然则制字从柔,以此故也。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狨毛柔长如绒,可以藉,可以缉,故谓之狨。而猱字亦从柔也。或云生于西戎,故从戎也。猱古文作夔,象形,今呼长毛狗为猱,取此象。

《集解》

陈藏器曰:狨生山南山谷中,似猴而大,毛长黄赤色,人将其皮作鞍褥。李时珍曰:杨亿谈苑云,狨出川峡深山中,其状大小类猿,长尾作金色,俗名金线狨。轻捷善缘木,甚爱其尾,人以药矢射之,中毒则自齧其尾也。宋时文武三品以上,许用狨座,以其皮为褥也。

肉主治

陈藏器曰:食之调五痔病,久坐其皮亦良。

脂主治

疮疥涂之妙。

狨部纪事

《偃曝谈馀》:陈贞父云:宝鸡尝见鬻皮于市,似猿猱而长尾,尾色红,问之曰狨也。去来林间如飞,猿猱之族,千百为群,出采山核,狨至莫不俯首帖服,不敢张目。视狨历视其肥腯者,取小石或落叶识其首啖,且饱狨卧,或他去猿猱散走,其首有识者,惴惴待牙吻无动,其黠者,乘间窃取首所识,移之邻己得脱去,而邻代之矣。

狨部杂录

《石林燕语》:狨坐不知始何时。唐以前,犹未施用,太平兴国中,诏工商庶人,许乘乌,漆素鞍,不得用狨毛。煖坐则当时盖通上下用之矣。天禧元年,始定两省五品宗室将军以上,许乘狨毛煖坐,馀悉禁,遂为定制。今文臣自中书舍人以上,武臣节度使以上,方许用。而宗室将军之制,亦不行矣。
《辟寒》:元丰仪,制令侍从,职事官谏议,大夫以上,乘狨坐绍,兴令诸狨毛坐职,事官谏议,大夫寄禄官太中大夫以上,及学士待制,或经恩赐者,许乘。节度使曾任执政者准此。
狨座文臣两制,武臣节度使以上,许用。每岁九月乘,三月彻,无定日,视宰相乘则皆乘之,彻亦如之。狨似大猴,生川中,其脊毛最长,色如黄金,取而缝之,数十片成一座,价直钱百千,背用紫绮,绿以簇,四金雕法锦,其制度无殊,别政和中有久次卿监者,意必迁两制。预买狨座,得躁进之目,坐此斥罢,或云狨毛以藉衣不皱,先公使北虏时已作,两制乘狨座,副使武臣乘紫丝座。故事使虽非两制亦乘狨,张伞、金带、金鱼、重将命也。大观中国,信以礼部郎中郑久中,充使奉宁军节度使童贯,充副使,遂俱乘狨座。

玃部汇考

释名


玃父《尔雅》    猳国《搜神记》
马化《搜神记》   〈附 《尔雅翼》

玃图


《尔雅》《释兽》

玃父,善顾。
〈注〉豭貜也,似猕猴而大,色苍黑,能貜持人,好顾盼。〈疏〉大猿也,能貜持人,又善顾盼,因名云。
《搜神记》《貜盗妇女》
蜀中西南高山之上,有物,与猴相类,长七尺,能作人行,善走逐人,名曰猳国,一名马化,或曰貜猿。伺道行妇女有美者,辄盗取,将去,人不得知。若有行人经过其旁,皆以长绳相引,犹故不免。此物能别男女气臭,故取女,男不取也。若取得人女,则为家室。其无子者,终身不得还。十年之后,形皆类之。意亦迷惑,不复思归。若有子者,辄抱送还其家,产子,皆如人形。有不养者,其母辄死;故惧怕之,无敢不养。及长,与人不异。皆以杨为姓。故今蜀中西南多诸杨,率皆是猳国马化之子孙也。

《述异记》《猿化》

猿五百岁化为玃玃,千岁化为老人。

《益部方物记》《玃》

出邛蜀间,与猿猱无异,但性不躁动,肌质丰腴,蜀人炮蒸,以为美味。
玃与猿猱同类异种彼美,丰肌登俎见用。

《尔雅翼》《玃》

玃父,善顾。博物志云:蜀山南,高山上,有物如猿猴,人行健走,名曰猿玃。伺行道,妇女有好者,辄盗之以去,生子者皆如人,以杨为姓,蜀西界中多杨,皆猳玃,时时有玃爪者也。古称善顾顾是雄,顾雌如顾兔之类。江赋云:狐玃登危而雍容,又赞宁说,生西方深山,面如猕猿,体大如驴,善缘木,皆无雄,大三合而有子,群相随,要路上强牵男子三合之,十月而生据,此则亦玃之类。但所取男子为不同,或各据所传,或别一种耳。

《本草纲目》《玃》〈音却〉

李时珍曰:玃老猴也。生蜀西徼外山中,似猴而大,色苍黑,能人行,善玃持人物,又善顾盼,故谓之玃。纯牡无牝,故又名玃。父亦曰:豭玃善摄人妇女为偶生子。又神异经云:西方有兽,名。大如驴,状如猴,善缘木,纯牝无牡,群居要路,执男子合之而孕,此亦玃类而牝牡相反者。

玃部杂录

《吕氏春秋》:闻言不可不察,数传而白为黑。故狗似玃,玃似母猴,母猴似人,人与狗则远矣。
《本味篇》:肉之美者,玃猱之炙。
《易林》:南山大玃,盗我媚妾,怯不敢逐,退而独宿。

玃部外编

《酉阳杂俎》:帝女子泽性妒,有从婢散逐四山,无所依托。东偶狐狸,生子曰殃;南交猴,有子曰溪;北通玃猳,所育为伧。

魍魉部汇考

释名


方良《周礼》    弗述《述异记》
《述异记》
图缺

《后汉书》

《礼仪志注》

罔两山精,好学人声,而迷惑人。

《蔡邕·独断》《魍魉》

颛顼有三子,生而亡去,为鬼。其一者居弱水,是为魍魉。

《本草纲目》《集解》

李时珍曰:罔两一作魍魉,又作方良。周礼方相氏执戈入圹,以驱方良。是矣罔两好食亡者肝,故驱之,其性畏虎柏,故墓上树石虎,植柏,国语云:木石之怪。夔罔两水石之怪,龙罔象即此述异记云:秦时陈仓人猎得兽,若彘若羊,逢二童子曰:此名弗述,又名蝹。在地下,食死人脑,但以柏插其首则死,此即罔两也。虽于药石无与,而于死人,有关故录之其方,相有四目。若二目者,为魌,皆鬼物也。古人设人像之昔,费长房识李娥药丸,用方相脑,则其物亦入药辟邪,方药而法失传矣。

魍魉部杂录

谭子《化书》:魍魉附巫祭言祸福事,每来则饮食言语皆神,每去则饮食言语皆人。不知魍魉之附巫祭也,不知巫祭之附魍魉也。小人由是知心可以交,气可以易,神可以夺,魄可以录。形为神之宫,神为形之容。以是论之,何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