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鼠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鼠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八十二卷目录

 鼠部汇考
  鼠图
  鼢鼠图
  鼬鼠图
  飞鼠图
  书经〈禹贡鸟鼠〉
  诗经〈魏风硕鼠〉
  礼记〈月令〉
  周礼〈冬官〉
  尔雅〈释兽 齸属〉
  易纬〈飞候〉
  山海经〈西山经 北山经〉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神异经〈火鼠 溪鼠〉
  方言〈
  博雅〈鼠属〉
  抱朴子〈对俗篇〉
  交州记〈竹鼠〉
  异苑〈鼠王 拱鼠 义鼠 唐鼠〉
  毛诗陆疏广要〈硕鼠〉
  酉阳杂俎〈厌鼠法 鼠胆 鼠母〉
  桂海兽志〈鼠〉
  冷斋夜话〈竹豚〉
  倦游杂录〈家鹿〉
  旸谷谩录〈鼠〉
  埤雅〈鼠〉
  尔雅翼〈鼠 鼷 鼵 鼢〉
  霏雪录〈黄鼠〉
  本草纲目〈鼠释名 集解 牡鼠气味 主治 发明 肉气味 主治 肝主治 胆主治 发明 印主治 脂主治 脑主治 头主治 目主治 发明 涎气味 脊骨主治 发明 四足及尾主治 皮主治 粪 气味 主治 发明 附方 鼹鼠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膏主治 粪主治 鼫鼠释名 集解 肚气味 主治 竹䶉 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土拨鼠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头骨主治 黄鼠 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鼬鼠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心肝气味 主治 附方 鼷鼠集解 食蛇鼠集解 尿主治 鼠  鼩鼱 水鼠〉
  直省志书〈丹徒县〉

禽虫典第八十二卷

鼠部汇考

释名


硕鼠《诗经》    田鼠《礼记》
鼢鼠《尔雅》    鼸鼠《尔雅》
鼷鼠《尔雅》    鼶鼠《尔雅》
鼬鼠《尔雅》    鼩鼠《尔雅》
鼭鼠《尔雅》    鼣鼠《尔雅》
鼫鼠《尔雅》    鼤鼠《尔雅》
鼨鼠《尔雅》    鼮鼠《尔雅》
飞鼠《山海经》   溪鼠《神异经》
《方言》     䶂鼠《博雅》鼹鼠《博雅》    《博雅》《博雅》    《博雅》《博雅》    仲能《抱朴子》竹鼠《交州记》   拱鼠《异苑》
义鼠《异苑》    唐鼠《异苑》
褥特鼠《旧唐书》  《唐书》雀鼠《毛诗·陆疏广要》石鼠《桂海兽志》
香鼠《桂海兽志》  家鹿《倦游杂录》
礼鼠《埤雅》    首鼠《埤雅》
黄鼠《霏雪录》   老鼠《本草》
《本草》    鼩鼱《本草》水鼠《本草》    鼵鼠《本草》
《本草》    土拨鼠《本草》荅剌不花《本草》  鼪《本草》
甘口鼠《本草》   《本草》银鼠《本草》    青鼠《本草》
《本草》

飞鼠图


鼢鼠图鼢鼠图

鼬鼠图《书经》《禹贡》鼬鼠图鼢鼠图鼬鼠图

《书经》《禹贡》鼢鼠图鼬鼠图

《书经》《禹贡》《书经》《禹贡》
导渭自鸟鼠同穴。
〈孔传〉鸟鼠共为雌雄同穴处。此山遂名,山曰:鸟鼠。渭水出焉。〈正义〉释文云:鸟鼠同穴,其鸟为鵌,其鼠名鼵。李巡曰:鵌鼵,鸟鼠之名,共处一穴,天性然也。郭璞曰:鼵,如人家鼠,而短尾。鵌,如鵽而小黄黑色。穴入地三四尺,鼠在内,鸟在外。今在陇西首阳县,有鸟鼠同穴山。《尚书·孔传》云:共为雌雄。张氏地理记云:不为牝牡璞,并载此言,未知谁得实也。〈蔡注〉《鸟鼠地志》在陇西郡首阳县西南,今渭川渭源县西,俗呼为青雀山,同穴山。《名地志》云:同穴者,鸟鼠之枝山也。孔氏鸟鼠,共为雌雄同穴而处。其说怪诞不经,不足信也。

《诗经》《魏风·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传〉硕,大也,大鼠。〈正义〉硕大释,诂文释兽于鼠,属有硕鼠。孙炎曰:五技鼠。郭璞曰:大鼠,头似兔,尾有毛,青黄色。好在田中食粟豆,关西呼鼩音瞿。鼠舍人樊光同,引此诗以硕鼠,为彼五技之鼠。许慎云:硕鼠,五技,能飞不能上屋;能游不能渡谷;能缘不能穷木;能走不能先人;能穴不能覆身。此谓之五技。陆玑疏云:今河东有大鼠,能人立,交前两脚于颈上跳舞,善鸣。食人禾苗,人逐则走入树空中,亦有五技,或谓之雀鼠。其形大,故序云:大鼠也。魏国,今河北县,是也言其方物,宜谓此鼠,非鼫鼠也。按此经,作硕鼠训之为太,不作鼫鼠之字,其义或如陆言也。

《礼记》《月令》

季春之月,田鼠化为鴽。
〈注〉鴽鹑䳺之属。〈大全〉马氏曰:田鼠化为鴽,则阴类之慝者,迁乎阳,而其性和也。

《周礼》《冬官》

弓人,凡相胶,鼠胶黑。
〈订义〉王昭禹曰:胶或用皮,或用角,鼠用其皮。

《尔雅》《释兽》

鼢鼠。
〈注〉地中行者。

鼸鼠。
〈注〉以颊里藏食。

鼷鼠。
〈注〉有螫毒者。

鼶鼠。
〈注〉夏小正曰:鼶鼬则穴。

鼬鼠。
〈注〉今鼬似貂,赤黄色,大尾。啖鼠,江东呼为鼪。

鼩鼠。
〈注〉小鼱鼩也,亦名鼩。

鼭鼠。
〈注〉未详。

鼣鼠。
〈注〉《山海经·说兽》云:状如鼣鼠,然形则未详。

鼫鼠。
〈注〉形大如鼠,头似兔,尾有毛,青黄色。好在田中食粟豆,关西呼为鼩鼠。见《广雅》

鼤鼠。鼨鼠。
〈注〉皆未详。

豹文鼮鼠。
〈注〉鼠文彩如豹者。汉武帝时得此鼠,孝廉郎终军知之,赐绢百疋。

鼰鼠。
〈注〉今江东山中有鼰鼠,状如鼠,而大苍色。在树木上,音巫觋。〈疏〉此别鼠属也,云:鼢鼠者。郭云:地中行者。《说文》云:地中行鼠,伯劳所作也。《广雅》云:鼹鼠也。方言云:名犁鼠,即此鼠也。谓起地若耕,《因名云》云:鼸鼠者,大戴。《礼》云:田鼠者,鼸鼠也。鼸是颊里藏食之名。鼠若此者,因名鼸鼠。云鼷鼠者,李巡曰:鼱鼩鼠。郭云:有螫毒,盖如今鼠狼,春秋成七年,食郊牛角者,是也。《博物志》云:鼠之最小者,或谓之耳鼠。何休云:鼷鼠者,鼠中之微者,云鼷鼠者,似鼬之鼠也。郭云:夏小,正曰鼶鼬。则穴者,在九月云鼬鼠者,字林云:如鼠赤黄而文。郭云:今鼬似貂,赤黄色,大尾,啖鼠,江东呼为鼪。即《庄子》云:骐骥骅骝,捕鼠不如狸鼪,是也云鼩鼠者,鼱鼩小鼠也。本云:一名鼷鼠。郭云:小鼱鼩也,亦名鼩。云鼫鼠者,孙炎曰:五技鼠。许慎云:鼫鼠五技,能飞不能上屋;能游不能度谷;能缘不能穷木;能走不能先人;能穴不能覆身,此之谓五技。蔡邕以此为蝼蛄。郭云:形大如鼠,头似兔,尾有毛,青黄色。好在田中食粟豆,关西呼为鼩鼠。见《广雅》音瞿,今本作鼩误也,按诗魏风云:硕鼠、硕鼠。陆玑疏云:今河东有大鼠,能人立,交前两脚于颈上,跳舞善鸣,食人禾苗,人逐则走入树空中,亦有五技,或谓之雀鼠。按此与郭氏所说同。鼰鼠者,鼰鼠名也。郭云:今江东山中有鼰鼠,状如鼠,而大苍色,在树木上。云:《山海经·说兽》云:状如鼰鼠者。按《中山经》云:倚帝山其上,多玉,下多金。有兽为状如鼣鼠,白喙,名狙如见。则其国有大兵,是也。

《齸属》

寓鼠曰嗛。
〈注〉颊里贮食处。〈疏〉寓木之兽,及鼠皆曰:嗛。郭云:颊里贮食处,此属咽中藏食。复出嚼之,故题云:齸属。

《易纬》《飞候》

鼠舞国门,厥咎亡鼠,舞于庭厥,咎诛死。

《山海经》《西山经》

皋涂之山,有白石焉,其名曰礜,可以毒鼠。有草焉,其状如槁茇,其叶如葵而赤背,名曰无条,可以毒鼠。

《北山经》

天池之山,有兽焉,其状如兔而鼠首,以其背飞,其名曰飞鼠。
郭曰:用其背上毛,飞则仰也。任臣案《宛委馀编》飞鼠断猿,狼虱啮鹤。杨慎补注云:飞鼠,即文选所谓飞鼺。云南姚安蒙化有之,其肉可食。其皮治难产。《谈荟》云:飞者,以翼。而天池之山飞鼠,以背。又方言云:鼠自关而东,谓之飞鼠。盖所指服翼也。非此图。赞曰:或以尾翔,或以髯淩飞。鼠鼓翰翛,然皆腾。用无常所,惟神是冯。天启三年十月,凤县有大鼠。肉翅无足,毛黄黑丰,尾若貂,首若兔。飞食黍粟。疑即斯类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清明又五日,田鼠化为鴽。田鼠不化鴽,国多贪残。

《大戴礼记》《夏小正》

正月:田鼠出。田鼠者,嗛鼠也,记时也。
三月:田鼠化为鴽。鴽,鹌也。变而之善,故尽其辞也。鴽为鼠,变而之不善,故不尽其辞也。
八月:鴽为鼠。

《神异经》《火鼠》

不尽木火中有鼠,重千斤,毛长二尺馀,细如丝。但居火中洞赤。时时出外,而毛白。以水逐而沃之,即死。取其毛绩,纺织以为布。用之,若有垢。涴以火烧之,则净。

《溪鼠》

北方层冰万里,厚百丈。有溪鼠在冰下土中焉。形如鼠,食草木,肉重千斤,可以作脯,食之已热。其毛八尺,可以为褥,卧之却寒。其皮可以蒙鼓,闻千里。其毛可以来鼠,此毛所在鼠辄聚焉。

《方言》

宛野谓鼠为
宛新野,今皆在南阳。

《博雅》《鼠属》

䶂、鼫鼠、鼹鼠、鼢鼠、鼠狼、鼬阳鼠、鼠、鼠、鼠、、白鼠、鼲鼠、鼠、鼠。

《抱朴子》《对俗篇》

鼠寿三百岁,满百岁则色白,善凭人而卜,名曰仲,能知一年中吉凶及千里外事。

《交州记》《竹鼠》

竹鼠如小猫大,食竹根,出封溪县。

《异苑》《鼠王》

西域有鼠王国。鼠之大者,如狗;次者,如兔;大鼠头悉已白,然带金环枷。商估有经过其国,不先祈祀者,则齧人衣裳也。得沙门咒持之便,无他释道安。昔至西方,亲见如此。俗谚云:鼠得死人目睛则为王。

《拱鼠》

拱鼠形如常鼠,行田野中。见人即拱手而立,人近欲捕之,跳跃而去。秦川有之。

《义鼠》

义鼠形如鼠,短尾。每行递,相咬尾。三五为群,惊之则散。俗云:见之,当有吉兆。成都有之。

《唐鼠》

形如鼠,稍长;青黑色,腹边有馀物,如肠。时亦污落,亦名易肠鼠。昔仙人唐昉拔宅升天,鸡犬皆去,唯鼠坠下,不死而肠出数寸。三年易之。俗呼为唐鼠城固川中有之。

《毛诗·陆疏广要》《硕鼠》

樊光谓即《尔雅》鼫鼠也。许慎云:鼫鼠,五伎鼠也。今河东有大鼠,能人立,交前两脚于颈上。跳舞善鸣,食人禾苗,人逐则走入树空中,亦有五伎。或谓之雀鼠,其形大。故《序》云:大鼠也。魏,今河东河北县也。诗言其方物,宜谓此鼠,非今大鼠。又不食禾苗,《本草》又谓:蝼蛄,为石鼠,亦五伎。古今方土名虫鸟。物异名同,故异也。
文子云:圣人师拱鼠。《制礼录异记》云:拱鼠,形如常鼠,行田野中,见人即拱立。人近欲捕之,即跳跃而走去。秦川有之。《古今注》曰:蝼蛄,一名硕鼠。其五技与鼫鼠同。序云:贪而畏人,若大鼠。然故知大鼠为斥君,亦是兴喻之义也。诗缉《解颐新语》曰:蚕之食桑,无时而厌,食尽而后已。喻重敛者,莫切于此。鼠食物,且食且惊,四顾不宁,喻贪畏者,莫切于此。按《尔雅》:载鼠属凡十三种,鼫鼠与鼩鼠,大小不同。鼩鼠一名青鼩,一名鼠。不知景纯,何以相混至若。相鼠有皮之。相鼠或云:相州所出之大鼠,似引拱鼠。作證与诗旨合。罗氏以为即河东大鼠,恐未必然据。陆氏云:蝼蛄为石鼠,物异名同也。或指此硕鼠为蝼蛄,且曰:蟊蝼蛄食苗根,故诗人戒之。然蝼蛄未见有食黍麦者,岂当年河汾之间,独为祟耶。

《酉阳杂俎》《厌鼠法》

厌鼠法,七日以鼠九枚,置笼中,埋于地,秤九百斤土覆坎,深各二尺五寸,筑之令坚固,杂五行书曰:亭部地上土涂灶,水火盗贼不经;涂屋四角,鼠不食蚕;涂仓,鼠不食谷;以塞埳,百鼠种绝。

《鼠胆》

鼠胆在肝,活取则有。

《鼠母》

《旧说》:鼠王其溺精一滴,成鼠。一说鼠母头脚似鼠。尾苍口锐大如水中者,性畏狗溺一滴成鼠。时鼠灾多起于鼠母。鼠母所至,虎动成万。万鼠其肉,极美。凡鼠食,死人目睛,则为鼠王。俗云:鼠啮上服有喜。凡齧衣欲得有,盖无盖凶。

《桂海兽志》《鼠》

石鼠专食山豆根。宾州人以其腹乾,之治咽喉疾。效如神谓之石鼠肚。
香鼠至小仅如指擘大,穴于柱中。行地中疾,如激箭。

《冷斋夜话》竹豚〈按此即交州记之竹鼠也〉

竹根有鼠大如猫,其色类竹,名竹豚,亦名稚子。

《倦游杂录》家鹿

岭南鼠曰家鹿。

《旸谷谩录》

鼠五指。

《埤雅》《鼠》

《说文》曰鼠穴,虫之总名也。象形。行露之诗一章曰:谁谓雀无角。二章曰:谁谓鼠无牙。说者,以为雀角,以无为有鼠牙,似是而非。按雀角鼠牙,皆言以无为有,似是而非也。盖雀有咮而无角,鼠有齿而无牙,传曰:不思物变,而推其类。雀之穿屋,似有角者。又曰:视墉之穿,推其类,可谓鼠有牙。明鼠无牙者也。夫雀之为物依人,又昼动而无角在其首。且所穿者,屋事之易察也。鼠之为物,畏人又夜动,而无牙在其口。且所穿者,墉事之难知也。召南之初事之易察者,至于狱。而后明及其久也。衰乱之俗已微贞,信之教已兴。则虽事之难知者,不待狱而明矣。故于雀言,狱鼠言讼也。鼠一名。南阳呼鼠为《广雅》曰:鼠,是也。今一种见人,则交其前足而拱。谓之礼鼠,亦或谓之拱鼠。诗曰:相鼠有体人,而无礼。其或取诸此乎。传曰:穷鼠啮狸,盖鼠穷则斗也。故《兵法》曰:归师勿遏围师,必阙鼷。鼠有螫毒者甘,口啮人。及鸟兽,皆不痛。春秋所书,食郊牛之角者也。《博物志》云:鼠之最小者,或云甘鼠是也。《庄子》曰:载鼷以车马乐,鴳以钟鼓。鼷,小鼠也。鴳,小雀也。传曰:积蜂不重,社鼠不灌,盖其所托。有如此者,鼫鼠兔首,似鼠而大,能人立,交前两足而舞。害稼者,一名雀鼠。《广雅》云:䶂鼠、鼫鼠是也。《易》曰:晋如鼫鼠,盖晋进也。顺而丽乎。大明柔进而上行。今九以刚进处四失顺,而又丽乎阴,则拂晋之道矣。故曰:进如鼫鼠,无所守焉。贪而畏人,又比乎阴九四之象也。硕,大也。诗序所谓贪而畏人,若大鼠也。鼬鼠健于捕鼠、似貂,赤黄色,大尾,今俗谓之鼠狼。《广雅》曰:鼠狼,鼬是也。一名鼪。《庄子》所谓骐骥骅骝捕鼠、不如狸狌。今栗鼠似之,苍黑而小、取其毫于尾,可以制笔。世所谓鼠须,栗尾者也,其锋乃健于兔栗鼠。若今竹䶉之类,盖鼠食竹。故曰:竹䶉。《燕山录》曰:煮羊以䶉,煮鳖以蚊。言其性,类相感,省火易熟。有如此者,鼩鼠。一名鼱鼩。一名鼩。似鼠而小。东方朔曰:譬犹鼱鼩之袭狗者也。鼯鼠,《尔雅》所谓鼯鼠夷由,状如小狐,肉翅。翅尾,项胁毛皆紫赤色,脚短,爪长,飞且乳者,亦或谓之风生或曰:一名飞鼺,其状如兔,而鼠首。以其髯飞性食火烟,能从高赴下,不能从下升高。《荀子》曰:鼯鼠,五技而穷,即此是也。马融曰:猿蜼昼吟,鼯鼠夜叫。旧说鼠性疑,出穴多不果。故持两端谓之首鼠。韩子曰:狐鼠进退,又鼠类最寿。俗谓之老鼠,是也若老鹳、老鸱、老乌之类。以老称亦如此。《尔雅》曰:西北有比肩兽焉,与蛩蛩駏驉,比为蛩蛩駏驉。啮甘草即有难,蛩蛩駏驉,负而走。其名谓之蟨,按蟨鼠前而兔后,趋则顿,走则颠。今契丹北境有跳兔,前足才寸许,后足几一尺。行则用足跳,一跃数尺。止则蹶然仆地,即所谓蟨。又有鸟鼠同穴者,与鸟为雌雄,似鼠而短尾。鼠在内,鸟在外。

《尔雅翼》《鼠》

鼠盗窃小虫,夜出昼匿穴,虫之黠者,其种类。至多穴于寝庙,畏人故也。然管仲称社束木而涂之鼠。因往托焉。薰之则恐烧其木,灌之则恐败其涂。此鼠所以不可得杀者,以社故也。以喻君之左右。鼠则一耳惟其所处,故太仓之鼠,饱食而不惊。厕下之鼠,秽食而畏人。李斯所以发愤也,好自扬弄,其须禾稼成时,相率窃,取覆藏之以为冬储。人或掘之,得数斗许。及橡栗百果皆类,此得则夺其一岁之蓄。诗称相鼠以刺人之无礼者,今河东有大鼠,能人立,交两脚于颈上,或谓之雀鼠。韩退之所谓礼鼠,拱而立者也。相鼠有皮,又有齿有体,皮外饰也。故象人之有仪齿,有时以啮,有时以止。在易艮为鼠,故齿象止体者,百体之动也。《说文体字》云:总,十二属也。盖鼠为十二属之首,又好摩弄其髭,相时而进。故体象礼。《吕氏春秋》曰:周鼎著鼠,令马履之,为其不阳也。

《鼷》

鼷鼠类之最小者,或名耳鼠,又名甘口鼠食物当时不觉痛。世传云:亦食人项肥厚皮处,亦不觉。古称美疢不如恶石,夫疢何有美者。盖特不觉其痛,是以于疢言美。美之字从羊。鼷鼠,为非鼠也。郭氏谓有螫毒,小鼠盖即此俗人,讳为此所齧。云衰病之證,春秋成公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又食其角。定公十五年正月,鼷鼠食郊牛,牛死。哀公元年正月,鼷鼠食郊牛,刘向以为鼠小虫性盗窃。鼷,又其小者也。牛大畜,祭天尊物也;角,兵象在上君威也;小小鼷鼠,食至尊之牛角。象季氏,乃盗窃之人,将执国命以伤君威,而害周公之祀也。改卜又食,天重语之也。而董仲舒直以为养牲,不谨是亦尽矣。夫牛,有力之畜,何至为鼷所食。盖将祭之牺,皆系于牢。设楅衡以制其角,故鼷得而制之。鼷之小,而牛死焉,则食者,非一鼠矣。凡人犹讳其啮,以为衰病之證。况大祀之牺乎。鼷穴甚小,故《淮南》曰:塘漏若鼷穴,一扑之所能塞也。《本草》说鼷鼠云:此虫极细,不可卒见,则是虫之极小者耳。非鼠之类也。

《鼵》

鸟鼠同穴之中,渭水出焉。其鸟为鵌,其鼠为鼵。鼵如人家鼠,而短尾。鵌似鵽而小,黄黑色。入地三四尺,鼠在内,鸟在外。在陇西首阳县,孔氏尚书传云:共为雄雌。张氏《地理记》不为牝牡。按此鼠在内,鸟在外,则似不为牝牡。管子曰:楚人攻宋郑,烧焫熯焚,郑地使城之坏者,不得复筑也。屋之烧者,不得复葺也。令其人有丧雌雄,居室如鸟鼠处穴,是不为牝牡之义也。然由古迄今,不应二物长存。傥不为牝牡,则其类不续。顾无得而知之。又《沙州记》云:寒岭去大阳川三十里,有雀鼠同穴之山,既以此二虫为名书从简,或只得之鸟鼠山,而王肃解禹贡,遂称鸟鼠同穴,皆山名。后之说者,因以为二山可笑也。

《鼢》

鼢,形如鼠大,而无尾,黑色,长鼻,甚强。常穿耕,垣中行。故郭氏云:鼢鼠,行地中者也。陈藏器云:今之鼢鼠,小口尖者,阴穿地中行,见日月光则死。深山中、林木下有之,盖鼢伯劳所化。而又能化而为鴽。季春之月,田鼠化为鴽。许慎云:田鼠、鼢鼠也。鴽鹑也。据迎猫食田鼠,则鼠能害稼者。今鼢鼠、不敢见日月光,则似不能害稼。谓之田鼠,未知其审。《说文》云:鼢,地行鼠,伯劳所化也。一曰偃鼠。故陶隐居云:鼹鼠,一名隐鼠,一名鼢鼠。而山林中有兽,大如水牛者,亦名鼹鼠说者,以为即饮河者,鼹鼠有二,物异名同。然《庄子》曰: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以鹪鹩是鸟之小者,而巢深林。偃鼠是鼠之小者,而饮大川。言虽之大处,犹止于极量。而返故当谓此鼢鼠,不当谓如牛者也。

《霏雪录》《黄鼠》

北方黄鼠穴处,各有配匹。人掘其穴者,见其中作小土窖,若床榻之状,则牝牡所居之处也。秋时,蓄黍菽及草木之实,以禦冬。各为小窖,别而贮之。天气晴明时,出坐穴口,见人则拱前腋,如揖状,即窜入穴。《韩孟联句》所谓礼鼠拱而立者,是也惟畏地猴。地猴形极小,人驯养之,纵入其穴,则衔黄鼠喙曳而出之,味极肥美,元朝恒为玉食之献,置官守其处,人不得擅取也。

《本草纲目》鼠释名

李时珍曰:此即人家常鼠也,以其尖喙善穴。故南阳人谓之鼠,其寿最长,故俗称老鼠,其性疑而不果,故曰首鼠。岭南人食而讳之,谓为家鹿,鼠字篆文,象其头齿腹尾之形。

《集解》

陶弘景曰:入药用牡鼠,即父鼠也。其胆才死便消,不易得也。李时珍曰:鼠,形似兔而小,青黑色,有四齿而无牙,长须露眼,前爪四,后爪五。尾文如织,而无毛,长与身等,五脏俱全,肝有七叶,胆在肝之短叶间,大如黄豆,正白色,贴而不垂,卫生家。宝方言其胆红色者,何耶。鼠孕一月而生多者,六七子。惠州獠民取初生闭目,未有毛者,以蜜养之,用献亲贵。挟而食之声,犹唧唧。谓之蜜唧。《淮南子》云:鱼食巴豆而死,鼠食巴豆而肥。段成式云:鼠食盐而身轻,食砒而即死。《易》云:艮为鼠。《春秋·运斗枢》云:玉枢星散而为鼠。抱朴子云:鼠寿三百岁,善凭人而卜,名曰仲,能知一年中吉凶及千里外事。鼠类颇繁,《尔雅》说文所载后世,未能悉知。后世所知者,二书复未尽载,可见格物无穷也。

牡鼠气味

甘微,温无毒。
日华曰凉牝鼠,并不入药。

《主治》

《别录》曰:疗踒折续,筋骨生捣,傅之三日。一易日华曰:猪脂煎膏,治打扑折伤、冻疮、汤火伤。煎油,治小儿惊痫。孟诜曰:腊月以油煎枯去滓、熬膏收用。苏颂曰:油煎入蜡、傅汤火伤、灭瘢痕、极良。李时珍曰:五月五日同石灰捣收,傅金疮神效。陶弘景曰:煎膏治诸疮瘘腊月烧之,辟恶气。梅师云:正旦朝,所居处,埋鼠,辟瘟疫也。

《发明》

刘元素曰:鼠善穿而用以治疮瘘者,因其性而为用
也。

肉气味

甘热无毒。

《主治》

《别录》曰:小儿哺露,大腹炙食之。孟诜曰:小儿疳疾腹大贪食者,黄泥裹烧熟,去骨取肉,和五味豉汁作羹食之,勿食骨,甚瘦人。苏颂曰:主骨蒸劳,极四肢劳瘦,杀虫及小儿疳瘦,酒熬入药。李时珍曰:炙食,治小儿寒热诸疳。

肝主治

李时珍曰:箭镞不出,捣涂之聤耳出汁,每用枣核大乘热塞之,能引虫也。

胆主治

陶弘景曰:目暗。李时珍曰:点目,治青盲雀目不见物,滴耳治聋。

《发明》

李时珍曰:癸水之位,在子气通于肾。开窍于耳,注精于瞳子。其标为齿鼠,亦属子宫癸水,其目夜明,在卦属艮其精在胆,故胆能治耳聋,青盲睛能明目,而骨能生齿,皆肾病也。诸家《本草》不言鼠胆治聋,而葛洪肘后,方甚称其妙。云能治三十年老聋,若卒聋者,不过三度也。有人侧卧,沥胆入耳,尽胆一个。须臾汁从下耳出,初时益聋十日,乃瘥矣。后世群方祖,此亦多用之。

印主治〈即外肾也〉

令人媚悦
李时珍曰:按南宫从岣嵝神书鼠印合欢注云:雄鼠外肾之上有文似印,两肾相对,有符篆朱文九遍者,尤佳。以十一二月,或五月五日,七月七日,正月朔旦子时,面北向子位刮取阴,乾如篆刻。下佩于青囊中,男左女右,系臂上。人见之无不欢悦,所求如心也。

脂主治

苏颂曰:汤火伤。李时珍曰:耳聋。

脑主治

李时珍曰:针棘竹木诸刺,在肉中不出,捣烂厚涂之即出。箭镝针刃,在咽喉胸膈诸隐处者,同肝捣涂之。又涂小儿解颅,以绵裹塞耳,治聋出肘后总录。

头主治

李时珍曰:瘘疮鼻㾴汤火伤疮。

目主治

陶弘景曰:明目,能夜读书,术家用之。

《发明》

见胆下。

涎气味

有毒坠落食中,食之令人生鼠瘘,或发黄如金。

脊骨主治

陈藏器曰:齿折多年不生者,研末日日揩之,甚效。

《发明》

见胆下 雷公炮《炙论序》云:长齿生牙,赖雄鼠之骨末。

四足及尾主治

《别录》曰:妇人堕胎易出。日华曰:烧服催生。

皮主治

李时珍曰:烧灰,封痈疽口冷不合者,生剥贴附骨疽疮,即追脓出。

陶弘景曰:两头尖者,是牡鼠屎。

气味

甘微,寒无毒。
李时珍曰:有小毒,食中误食,令人目黄成疸。

《主治》

《别录》曰:小儿疳疾大腹,葱豉同煎服。治时行劳。复苏颂曰:张仲景及古今名方,多用之。日华曰:治痫疾明目。李时珍曰:煮服,治伤寒劳复。发热、男子阴易腹痛,通女子月经,下死胎。研末服治,吹奶乳痈,解马肝毒,涂鼠瘘疮,烧存性,傅折伤疔肿,诸疮猫犬伤。

《发明》

李时珍曰:鼠屎入足厥阴经,故所治皆厥阴血分之病,上列诸證是矣。

《附方》

鼠瘘溃烂鼠一枚,乱发一鸡子;大以三岁,腊猪脂煎,令消尽。以半涂之,以半酒服。姚云不传之妙法也。〈葛氏〉灭诸瘢痕,大鼠一枚,以腊猪脂四两,煎至销,尽滤净,日涂三五次,先以布拭,赤避风。〈普济方〉
疮肿热痛,灵鼠膏。用大雄鼠一枚,清油一斤,煎焦滴水,不散滤。再煎下炒,紫黄丹五两,柳枝不住搅匀,滴水成珠下。黄蜡一两,熬带黑色成膏,瓷瓶收之,出火毒。每用摊贴,去痛而凉。〈经验方〉
溃痈不合,老鼠一枚,烧末傅之。〈千金方〉
蛇骨刺人,痛甚,用死鼠烧傅。〈肘后方〉破伤风病,角弓反张,牙噤肢强,用鼠一头和尾烧灰,以腊猪脂和傅之。〈梅师〉
项强身急,取活鼠去五脏,乘热贴之,即瘥也。
妇人狐瘕,因月水来,或悲、或惊、或逢疾风暴雨,被湿致成狐瘕,精神恍惚,令人月水不通,胸胁腰背痛,引阴中小便难,嗜食欲呕,如有孕状。其瘕手足成形者,杀人未成者,可治。用新鼠一枚,以新絮裹之,黄泥固住入地坎中,桑柴烧其上。一日夜,取出,去絮入桂心末,六铢为末,每酒服,方寸匕,不过二服,当自下。〈外台素女经〉
令子易产,取鼠烧末,井花水服,方寸匕日三。〈子母秘录〉乳汁清少,死鼠一头烧末,酒服方寸匕,勿令妇知。〈同上〉杖疮肿痛,末毛鼠同桑椹子入麻油中,浸酿临时取涂,甚效。〈西湖志〉
汤火伤疮,小老鼠泥包,烧研,菜油调涂之。〈谈野翁方〉小儿伤乳、腹胀、烦闷、欲睡烧,鼠二枚,为末日服二钱汤下。〈保幼大全〉
水鼓石水腹胀身肿者,以肥鼠一枚,取肉煮粥,空心食之两三顿,即愈。〈心镜〉
小儿症瘕,老鼠肉煮汁,作粥食之。〈姚和众方〉
乳汁不通,鼠肉作羹,食勿令知之。〈产书〉
箭镞入肉,大雄鼠一枚,取肉薄批焙研,每服二钱,热酒下,疮痒则出矣。〈集要〉
耳卒聋闭,以鼠胆汁二枚滴之。如雷鸣时即通。〈本事方〉多年老聋,卫生家宝方胜,金透关散,用活鼠一枚,系定热汤,浸死,破喉取胆。真红色者,是也。用川乌头一个炮,去皮华阴,细辛二钱,胆矾半钱为末,以胆和匀,再焙乾研细,入麝香半字,用鹅翎管吹入耳中,口含茶水。日二次,十日见效。永除根本。圣惠治久聋,腊月取鼠胆二枚,熊胆一分,水和旋取菉豆,大滴耳中,日二次。
青盲不见,雄鼠胆、鲤鱼胆各二枚,和匀滴之,立效。〈圣惠方〉
耳聋,鼠脂半,合青盐一钱,蚯蚓一条,同和化,以绵蘸捻,滴耳中塞之。〈圣惠方〉
鼻㾴脓血,正月取鼠头烧灰,以腊月猪脂调,敷之。〈外台〉汤火伤灼,死鼠头,以腊月猪脂煎,令消尽。傅之则不作瘢,神效。〈千金方〉
断酒不饮,腊鼠头烧灰,柳花末等分,每睡时酒服一杯。〈千金方〉
目涩好眠,取一目烧研,和鱼膏点入目,眦兼以绛囊,盛两枚佩之。〈肘后方〉
牙齿疼痛,老鼠一个,去皮以硇砂擦上,三日肉烂化尽。取骨瓦焙为末,入蟾酥二分,樟脑一钱,每用少许点牙根上,立止。〈孙氏集效方〉
伤寒劳复外,台用雄鼠屎二十枚,豉五合,水二升煮一升,顿服活人。书鼠屎豉汤,治劳复发热,用雄鼠屎二七枚,栀子十四枚,枳壳三枚,为粗末。水一盏,葱白二寸,豉三十粒,煎一盏分三服。
男子阴易及劳复,豭鼠屎汤用。豭鼠屎两头尖者,十四枚,韭根一大把,水二盏,煎一盏,温服,得粘汗为效。未汗再服。〈南阳活人方〉
大小便秘,雄鼠屎末傅脐中,立效。〈普济方〉
室女经闭,牡鼠屎一两,炒研,空心温酒服二钱。〈千金方〉子死腹中,雄鼠屎二七枚,水三升,煮一升取汁作粥,食胎即下。
产后阴脱,以温水洗软,用雄鼠屎烧烟熏之,即入。〈熊氏〉妇人吹奶,鼠屎七粒,红枣七枚,去核包屎烧,存性入。麝香少许,温酒调服。〈集要方〉
乳痈初起,雄鼠屎七枚研末,温酒服,取汗即散。〈寿域方〉乳痈已成,用新湿鼠屎、黄连、大黄、各等分为末,以黍米粥清和,涂四边,即散。〈姚僧坦方〉
鼠瘘溃坏,新鼠屎一百粒,收密器中,五六十日杵碎,即傅之效。〈千金方〉
疔疮恶肿,鼠屎、乱发等分烧灰,针疮头纳入,大良。〈普济方〉
鬼击吐血,胸腹刺痛,鼠屎烧末,水服,方寸匕不省者,灌之。〈肘后方〉
折伤、瘀血伤损、筋骨疼痛、鼠屎烧末,猪脂和傅,急裹不过半日,痛止。〈梅师方〉
中马肝毒,雄鼠屎三七枚,和水研饮之。〈梅师方〉马咬踏疮,肿痛作热,鼠屎二七枚,故马鞘五寸,和烧研末,猪脂调敷之。〈梅师方〉
狂犬咬伤、鼠屎二升,烧末傅之。〈梅师方〉
猫咬成疮,雄鼠屎烧灰,油和傅之,曾经效验。〈寿域方〉儿齿不生,雌鼠屎两头圆者三七枚,一日一枚拭其齿,勿食咸酸,或入麝香少许,尤妙。〈小品〉
小儿白秃,鼠屎瓦锻,存性同轻粉,麻油涂之。〈百一方〉小儿盐齁,鼠屎烧研水酒,空心服之,一岁一钱。小儿燕窝生疮,鼠屎研末,香油调搽。
毒蛇伤螫,野鼠屎,水调涂之。〈邵真人经验方〉

鼹鼠释名

李时珍曰:田鼠偃行地中,能壅土成坌,故得诸名。〈按诸名如下鼢鼠隐鼠等类也〉

《集解》

《别录》曰:鼹鼠在土中行,五月取,令乾燔之。陶弘景曰:此即鼢鼠也。一名隐鼠,形如鼠而大,无尾,黑色,尖鼻,甚强,常穿地中行。讨掘即得今山林中,别有大如水牛者,一名隐鼠。陈藏器曰:隐鼠,阴穿地中而行,见日月光则死。于深山林木下,土中有之。其大如牛者,名同物异耳。苏颂曰:处处田陇间,多有之。月令田鼠化为鴽者,即此。其形类鼠而肥,多膏旱岁,为田害。寇宗奭曰:鼹脚绝短仅能行,尾长寸许,目极小,项尤短,最易取。或安竹弓射,取饲鹰,陶引如水牛者,释之误矣。李时珍曰:许慎言:鼢乃伯劳所化,月令季春,田鼠化为鴽。夏小正八月,鴽为鼠。是二物交化,如鹰鸠然也。鴽,乃鹑类,隆庆辛未夏秋,大水,蕲黄濒江之地,鼢鼠遍野,皆栉鱼所化。芦稼之根,啮食殆尽,则鼢之化,不独一种也。

肉气味

咸寒无毒。

《主治》

《别录》曰:燔之疗痈、疽诸瘘蚀恶疮、阴𧏾烂疮。陈藏器曰:久食去风,主疮疥、痔瘘。苏颂曰:治风热,久积血、脉不行、结成痈疽、可消。又小儿食之,杀蛔虫。

膏主治

陈藏器曰:摩诸疮。

粪主治

李时珍曰:蛇虺螫伤,肿痛研末,猪脂调涂。

鼫鼠释名

李时珍曰:硕,大也。似鼠而大也。关西方音,转鼫为䶂讹䶂为雀,蜀人谓之鼠,取其毛作笔,俊亦大也。

《集解》

李时珍曰:鼫鼠,处处有之。居土穴树孔中,形大于鼠,头似兔,尾有毛,青黄色,善鸣,能人立,交前两足而舞。好食粟豆,与鼢鼠俱为田害。鼢,小居田。而鼫,大居山也。范成大云:宾州鼫鼠,专食山豆根,土人取其腹,乾之入药,名鼫鼠肚。陆玑谓此亦有五技,与蝼蛄同名者,误矣。

肚气味

甘寒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咽喉痹痛、一切热气,研末含咽,神效。出《虞衡志》
竹䶉释名
李时珍曰:䶉状其肥,㹠言其美也。

《集解》

李时珍曰:竹䶉,食竹根之鼠也。出南方,居土穴中,大如兔,人多食之,味如鸭肉。《燕山录》云:煮羊以䶉,煮鳖以蚊,物性相感也。

肉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补中益气解毒。

土拨鼠释名

李时珍曰:按唐书有鼥鼠,即此也。鼥,言其肥也。唐韵竹鼥音朴朴,俗讹为土拨耳,蒙古人名荅剌不花。

《集解》

陈藏器曰:土拨鼠,生西番山泽间穴。土为巢,形如獭。夷人掘取食之。魏志云:大秦国出辟毒鼠。近似此也。李时珍曰:皮可为裘,甚暖,湿不能透。

肉气味

甘平无毒。
李时珍曰:按《饮膳正要》云:虽肥而煮之,无油味,短多食难,剋化微动风。

《主治》

陈藏器曰:野鸡瘘疮,煮食肥美。

头骨主治

李时珍曰:小儿夜卧不宁,悬之枕边,即安。
黄鼠释名
李时珍曰:黄鼠晴暖则出坐穴口。见人,则交其前足,拱而如揖,乃窜入穴。即诗所谓相鼠有体,人而无礼。韩文所谓礼鼠,拱而立者也。古文谓之鼲鼠,辽人呼为貔狸。或以貔狸为竹䶉、狸獾者,非胡人亦名令邦。

《集解》

李时珍曰:黄鼠出太原,大同延绥,及沙漠诸地,皆有之。辽人尤为珍贵。状类大鼠,黄色而足短,善走,极肥。穴居有土窖,如床榻之状者,则牝牡所居之处。秋时畜豆粟、草木之实,以禦冬。各为小窖,别而贮之。村民以水灌穴,而捕之。味极肥美,如豚子。而脆皮可为裘领。辽金元时,以羊乳饲之,用供上膳,以为珍馔。千里赠遗,今亦不甚重之矣。最畏鼠狼,能入穴衔出也。北胡又有青鼠,皮亦可用。银鼠,白色如银,古名鼠。音吸抱朴子言:南海白鼠,重数斤,毛可为布也。《百感录》云:西北有兽,类黄鼠,短喙无目,性狡善。听闻人足音,辄逃,匿不可卒得。土人呼为瞎撞,亦黄鼠类也。

肉气味

甘平无毒。
正要云多食发疮。

《主治》

李时珍曰:润肺生津,煎膏贴疮肿,解毒止痛。

《发明》

李时珍曰:黄鼠,北方所食之物,而方书无载。按经验良方有灵鼠膏,云治诸疮肿毒,去痛,退热。用大黄鼠一个,清油一斤,慢火煎焦水上,试油不散,乃滤滓澄清,再煎。次入炒紫黄丹五两,柳枝不住搅匀,滴水成珠下,黄蜡一两,熬黑,乃成去火毒,三日如常摊贴。

鼬鼠释名

李时珍曰:按《广雅》:鼠狼,即鼬也。江东呼为鼪,其色黄赤如柚,故名此物。健于捕鼠,及禽畜又能制蛇,虺。《庄子》所谓骐骥,捕鼠不如狸鼪者,即此。

《集解》

李时珍曰:鼬鼠,处处有之。状似鼠而身长尾大,黄色带赤,其气极臊臭。许慎所谓似貂而大,色黄而赤者,是也。其毫与尾可作笔,严冬用之,不折。世所谓鼠须栗尾者,是也。

肉气味

甘,臭温有小毒。

《主治》

李时珍曰:煎油,涂疮疥,杀虫。

心肝气味

臭微毒。

《主治》

李时珍曰:心腹痛,杀虫。

《附方》

心腹痛,用黄鼠心肝肺一具,阴乾,瓦焙为末,入乳香没药孩儿。茶血竭末各三分,每服一钱,烧酒调下,立止。〈海上仙方〉

鼷鼠集解

陈藏器曰:鼷鼠极细,卒不可见。食人及牛马等。皮肤成疮,至死不觉。《尔雅》云:有螫毒。左传云:食郊牛角者,皆此物也。《博物志》云:食人皮肤,令人患恶疮。《医书》云:正月食鼠残,多为鼠瘘小孔下血者,皆此病也。治之之法,以猪膏摩之,及食狸肉为妙鼷,无功用而为人害,故著之。

食蛇鼠集解

李时珍曰:按《唐书》云:罽宾国贡食蛇,鼠喙尖尾,赤能食蛇。有被蛇螫者,以鼠嗅而尿之,即愈。今虽不闻说此,恐时有贡者,存此以备考證。

尿主治

李时珍曰:蛇虺伤螫。

音平,许慎云:一名鼠,音含斑文。

音离,艾孙愐云:小鼠也,相衔而行。李时珍云:按秦记及草木,子皆载群,鼠数万相衔而行,以为鼠妖者,即此也。

鼩鼱

音劬精似鼠而小,即今地鼠也。又《尔雅·说文》有鼸、鼶、鼮、鼣、鼭、鼤、、八鼠皆无考證音歉斯廷吠时文鹤博也。

水鼠

李时珍云:似鼠而小,食菱芡鱼虾,或云小鱼小蟹所化也。

《直省志书》丹徒县

鼠有白者,又有松鼠、茅鼠。又有一种名鼠狼,善攘鸡。而渔船畜之,云可以致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