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七十九卷目录

 駮部汇考
  駮图
  尔雅〈释畜〉
  山海经〈西山经 海内北经〉
  尔雅翼〈六駮〉
 駮部艺文一
  駮赞           晋郭璞
 駮部艺文二〈诗〉
  送张秀才从军       唐李白
 駮部纪事
 駮部杂录
 貉部汇考
  貉图
  周礼〈冬官考工记〉
  尔雅〈释兽〉
  埤雅〈貉〉
  尔雅翼〈貉〉
  兽经〈貉愚〉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貉部纪事
 貉部杂录
 獭部汇考
  獭图
  礼记〈月令〉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桂海兽志〈山獭〉
  埤雅〈獭〉
  尔雅翼〈獭〉
  兽经〈獭〉
  本草纲目〈山獭集解 阴茎气味 主治 骨主治 水獭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肝 气味 主治 发明 肾气味 主治 胆气味 主治 正误 髓 主治 发明 骨主治 足主治 皮毛主治 屎主治 附方〉
 獭部艺文〈诗〉
  有獭吟         唐刘禹锡
 獭部纪事
 獭部杂录
 獭部外编

禽虫典第七十九卷

駮部汇考

释名


兹白《汲冢周书》

駮图


《尔雅》《释畜》

駮,如马,锯牙,食虎豹。
〈疏〉驳亦野马名也,其状如马,其牙锯曲而食虎豹也。诗《秦风》云:隰有六驳。传引此文,以释之,是也。

《山海经》《西山经》

中曲之山,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其名曰駮,是食虎豹,可以禦兵。
郭曰:《尔雅》说駮不道有角及虎爪,駮亦有畏兽画中养之,辟兵刃也。 任臣案晋平公猎遇虎,虎伏于道。问师旷,旷曰:臣闻駮马伏虎豹,意君所乘者駮马乎。又宋史载顺州山中有异兽,如马而食虎豹,北人不能识,问刘敞。敞曰:此駮也。为说其状,且诵《山海经》管子书晓之汲冢。琐语曰:駮马能食虎豹。邢氏《尔雅》疏曰:駮亦野马,名秦风,隰有六驳,严粲音剥。陆玑云:駮马,梓榆也。以其木皮似駮马,故名之。王会篇义渠以兹白注,兹白一名駮,近宋廉
宪于秦中见駮,一角虎蹄食四虎云。

《海内北经》

北海内有兽焉,其名曰駮,状如白马,锯牙,食虎豹。
郭曰《周书》曰:义渠兹白,兹白若白马,锯牙食虎豹。按此二说,与《尔雅》同。 任臣案说苑师旷云:骏食豹,豹食駮,駮食虎,又兽之食虎豹者复有渠搜青腰狻猊酋耳。虎鹰渠搜即鼩犬,一名露犬,一名黄腰。

《尔雅翼》六駮

六駮如马,白身黑尾一角,锯牙虎爪,其音如鼓,喜食虎豹。盖駮毛物既可观,又似马,故马之色相类者以駮名之。《子虚赋》曰:楚王乃驾驯駮之驷。《西京赋》曰:六駮骏甚。《吴都赋》曰:蓦六駮驾乘也,蓦上马之名也。说者谓取六駮之兽驯而扰之以当驷马,夫駮牙爪如此,安可驯扰。唯薛综解《西京赋》以为六駮。駮者白马而黑文,画而如虎者解駮为马,是也。駮用黑画耶,与文马朱鬣者相类,特不如马之类。盖有自然似駮者。耳管子称威公乘马,虎望见之而伏。以问管仲,管仲曰:意者君乘駮马,而盘柏迎日而驰乎。公曰:然駮象也。駮食虎豹,故虎疑焉。《说苑》亦称晋平公出畋见乳虎伏而不动,以问师旷,旷曰:鹊食猬,猬食鵔,鵔即鸃,鸃是豹,豹食駮,駮食虎,夫駮之状有似駮马。今者君之出必骖,駮马而出畋乎。公曰:然二说相似是焉,有自然似駮之兽者,因以駮名也。或言駮食虎豹,或言豹食駮,为稍异耳。一名《兹白周书王会篇》曰:正北方义渠以兹白,兹白者若白马锯牙,食虎豹,即此物也。又大夏以兹白牛,不知何物也。刘原父奉使契丹时,闻顺州山中有异兽,如马,食虎豹。虏人不识,以问之。曰:此所谓駮也。为言其形状声音,皆是虏人欢服。

駮部艺文一

《駮赞》晋·郭璞

駮惟马类,实畜之英。腾髦骧首,嘘天雷鸣。气无不凌,吞虎辟兵。

駮部艺文二〈诗〉

《送张秀才从军》唐·李白

六駮食猛武,耻从驽马群。一朝长鸣去,矫若龙行云。

駮部纪事

《汲冢周书·王会解》:正北方,义渠以兹白,兹白者若白马,锯牙食虎豹。〈注〉亦在台北与大麈相对。义渠,西戎国。兹白,一名駮者也。
《北齐书·张华原传》:华原为兖州刺使,人怀感附,寇盗寝息。州狱先有囚千馀人,华原皆决遣。至年暮,惟有重罪者数十人,华原亦遣归家申贺,依期至狱。先是州境数有猛兽为暴,自华原临州,忽有六駮食之,咸以化感所致。后卒官,州人大小莫不号慕。
《杭州府志》:顺治十年夏四月馀,杭诸乡有虎警邑之太璞山前后,忽见一巨兽马形,高可八尺,长丈馀,紫鬣披覆,如发白黑尾人,不敢近,仅遥瞩焉。每逐虎至水涯而食之,食间,则饮水以润吻。嗣是虎患顿息,历四月五月不知所之觅向,所食虎处惟见虎头,足四具及残骨而已。考之《尔雅》曰:駮如马,锯牙食虎豹。此即是也。

駮部杂录

《谈苑》:马子烝其母则生駮马,此逆乱之气所为也。空同子乾为駮马,駮钜牙食虎豹。一名兹白空同子曰:凡物食物,天生相制之,义非但力之也。駮未必力虎豹,虎豹食鹿豕牛马,鹿豕牛马见之,则颤而尿斯。有制之者非力之罪也,如豺小而降虎豹是也。

貉部汇考

释名


〈貈子 《尔雅》  〈貈雌者 《尔雅》注〉

貉图


《周礼》《冬官·考工记》

貉踰汶则死,此地气然也。
〈订义〉貉注谓:善缘木之,猿也。踰汶则死,亦地气不宜尔。 郑锷曰:非其地则不能以一日生,故貉踰汶水则必死。

《尔雅》《释兽》

貈子,貆。
〈注〉其雌者,名。今江东呼貉,为〈疏〉字林云貈似狐善睡,其子名貆狸类谓之广雅云也,然则皆貈之通名也。

狸、狐、貒,貈丑。其足蹯。
〈注〉皆有掌蹯。

其迹𠫗。
〈注〉𠫗指头处。〈疏〉其指头著地处名𠫗。

《埤雅》

字林曰:貉似狸,善睡。狐善疑,貉善睡,故狐貉之厚以居也。其营窟与獾皆为曲穴,以避雨旸,亦以防患,故《淮南子》曰:蚁知为垤,獾貉为曲穴,虎豹有茂草,野彘有艽莦,阴以防雨,景以蔽日。此亦鸟兽之所以智也。俗云獾貉同穴而异处,獾之出穴以貉为导。《诗》曰: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言往祭表貉,因取狐狸之皮为裘,故传曰:于貉谓取狐狸皮也。周官所谓祭表貉即此,于貉是也。《考工记》曰:貉踰汶则死,此言邦域殊气各有所宜,故周官以土宜之法辨十有二。土以蕃鸟,兽以毓草木也。释兽云貈子貆,貒子貗而伐檀之诗,一章曰:胡瞻尔庭有县貆兮。二章曰:特。三章曰:鹑貆小而特大,鹑则尤小以言。在位贪残无功而受禄,其后已悉如此。《南方异物志》曰:传言貉不踰汶,鸲鹆不踰济狐不渡江而。南橘不越江,而北区宇之内咫尺不同而。况分之华夷,限以山海,魁诡俶怪可胜言哉。字说曰:貈善睡则于宜作,而无作于宜觉,而无觉不可以涉难矣。舟以涉难利则涉,否则,止貈舟在右能止者也。又作貉貉之为道宜辨而各。故孔子狐貉之厚以居。貉辨而各,故少乎。什一谓之大貉小貉无诸侯币,帛饔飧百官有司以为貉道也。

《尔雅翼》

貉善睡之兽,似狐畜而养之,扣之即悟已,而复寐。豳《诗》曰: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为公子裘。夫所取狐狸尔而谓之于貉者,周人将猎则先祭貉,故谓猎为貉。《周礼》曰:祭表貉,则为位。盖獾之将出貉为先导。表貉之所在,知兽之所聚,故祭而取之。《穆天子传》曰:天子猎于漆泽,于是得白狐元貉焉。以祭于河宗,此周礼猎祭貉之验也。亦万物之所生,貉之踰汶则死,岂主于河耶。孔子狐貉之厚以居者,所以利用安身也。先事而虑有若狐者焉。所以为利用无事而息,有若貉者焉。所以为安身,又圣人之居所以致其辨狐孤也,貉各也。狐一群而不二,惟貉与獾同穴而异处,可以致其辨矣。貈子貆,其雌者名貔,今江东呼貉为,诗义问曰:狐之类貉貒狸也。貉子曰:貊貊形状与貉异,世人皆名貊貉子,似狸,然则貉之为貉,又取于此。《说文》狐貈象从舟,而谓貉为北方豸,种其字从各为蛮貊之貉,此但据论语说之耳,貉亦善捕。《说文》曰,猴猿失木禽于狐貉者,非其处也。

《兽经》貉愚

貉愚而全。
字林曰:貉似狸善睡,然其营窟与獾皆为曲穴,以避雨旸,亦以防患单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按字说云,貉与獾同穴各处,故字从各。《说文》作貈,亦作貉,尔雅貈子曰貊音,陌其子曰猫音,恼原本以貊作貆者,讹矣。

《集解》

寇宗奭曰:貉形如小狐,毛黄褐色。李时珍曰:貉生山野间,状如狸,头锐鼻尖斑色,其毛深厚,温滑可为裘服,与獾同穴而异。处日伏夜出,捕食虫物,出则獾随之,其性好睡,人或蓄之以竹叩醒,已而复寐,故人好睡者谓之貉睡,俗作渴睡,谬矣。俚人又言其非好睡,乃耳聋也。故见人乃知趋走。《考工记》云,貉踰汶则死,土气使然也。王浚川言北曰狐,南曰貉。《星禽书》言氐土貉是千岁独狐化成者,讹矣。

肉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苏颂曰:元脏虚劳及女子虚惫。

貉部纪事

《穆天子传》:甲辰天子猎于渗泽,于是得白狐元貉焉,以祭于河宗。
《宋书·符瑞志》:晋成帝咸康八年十月,燕王慕容皝上言白貉见国内。
《后秦记》:姚襄遣参军薛瓒使桓温以胡戏,瓒瓒曰:在北曰狐,在南曰貉,在所问也。
《墨客挥犀》:貉行十数步辄睡,以物击竹警之乃起,既行复睡,性嗜纸,状如兔毛,质滑腻可爱,予元符中于京师卖药翁处见之。

貉部杂录

《诗经·豳风·七月篇》:一之日于貉。〈笺〉于貉往搏貉,以自为裘也。〈朱注〉于貉犹言于耜,谓往取狐狸也。
《淮南子·原道训》:鸲鹆不过济;貈渡汶而死;形性不可易,势居不可移也。
《齐俗训》:猿狖得茂木,不舍而穴,貆貉得埵防,弗去而缘。物莫不避其所利,而就其所害。〈注〉貆貆豚埵水埒防堤也。
《修务训》:獾貉为曲穴。

獭部汇考

释名


山獭《桂海兽志》  水狗《尔雅翼》
水獭《本草纲目》  海獭《本草纲目》

獭图


《礼记》《月令》

孟春之月,獭祭鱼。
〈注〉此时鱼肥,美獭将食之,故以祭也。

《汲冢周书》《时训解》

雨水之日獭祭鱼,獭不祭鱼甲冑私藏。

《大戴礼记》《夏小正》

正月:獭祭鱼,其必与之献,何也。曰:非其类也。祭也者,得多也,善其祭而后食之。十月豺祭兽,谓之祭;獭祭鱼,谓之献;何也。豺祭其类,獭祭非其类,故谓之献,大之也。

《桂海兽志》山獭

山獭出宜州溪洞,俗传为补助要药,洞人云獭性淫毒,山中有此物,凡牝兽悉避去,獭无偶抱木而枯洞獠,尤贵重云能解药箭毒,中箭者研其骨少许,傅治立消,一枚直金一两,人或求买,但得杀死者功力甚劣。

《埤雅》

獭兽西方白虎之属,似狐而小,青黑色,肤如伏翼,水居食鱼。孟子所谓为渊驱鱼者,獭也。亦自祭其先记曰,獭祭鱼,然后渔人入泽,梁是也。獭取鱼于水裔,四方陈之,进而弗食,世谓之祭鱼。其字从赖,与豺从才同意。旧说熊食盐而死,獭饮酒而毙,此类之不推也。《淮南子》曰,鹊巢知风之自,獭穴知水之高下,言岁多风则鹊作巢,卑水之所及则猵獭移穴,其预知有如此也。或曰獭一岁二祭,豺祭方獭祭圆,言豺獭之祭皆四面陈之而獭圆布豺方布。唐李商隐善属文,喜铺陈检阅时谓之獭祭鱼,字说曰豺亦兽也,乃能获兽,能胜其类。又知以时祭,可谓才矣。獭非能胜其类也,然亦知报本,反始非无赖者。

《尔雅翼》

獭如小狗,水居食鱼,率以正月取鱼于水旁,四面陈之,谓之祭鱼,獭不祭鱼国多盗贼。蔡邕月令章句曰,獭毛虫西方白虎之属,水居而杀鱼者也。春之时以乙柔,配庚刚,故金得杀于木毛虫害鱼,于春阳自然之气不为妖异,故以为候祭者,陈之陆地进而弗食獭。岁常两祭古者,鱼人候此而入泽,梁故先儒言渔人之职,岁五取鱼则以孟春獭祭为一,季春荐鲔为二,秋献龟鱼为三,孟冬獭复祭为四,季冬始渔为五。说者以祭为祭天,魏蒋济则云豺獭自祭其先,是皆不知者也。其所陈之鱼,许叔重注《淮南子》,则以为用鲤束晰补,南汝诗曰有獭有獭,在河之涘,凌波赴汨,噬鲂捕鲤,嗷嗷林鸟,受哺于子,养隆敬薄,惟禽之似。獭能祭鸟能养,故孝子以相戒,则又鲂鲤兼祭矣。又古称獭嗜鲻,乃不避死,魏徐邈画板作鲻悬,落水岸以诱白獭,群獭尽来,一时执得性能知水之高下,其为穴必预,度水所不至,乡人以是为潦水之候,又有一种名猵,陶隐居云猵獭形,大头如马,身似蝙蝙,不入药用,药当取以鱼祭天者,三苍解语云猵似青狐,居水中食鱼。《说文》亦云猵獭属或从猵,然则猵盖庄子所谓猿猵狚,以为雌者以其能水能陆,故与禺属为雌雄,桑大夫曰水有猵獭,而池鱼劳国有强禦而齐民消,淮南子曰养池鱼者不畜猵獭,谓是故也。今人以种小者为抓鳅,言能抓鳅鱼食之,又有水鼠能入水,伺大鱼骑之以齧,其尾鱼以故不蕃,然非獭类。旧说诸畜肝叶数皆定,惟獭肝一月一叶,十二月则十二叶,吴孙和常醉,舞如意误伤邓夫人,颊以百金求白獭髓为膏以灭瘢,一名水狗,每率以五更初出饮水,知人欲取之则入石洞,伺其祭鱼则有斗死者,穴中有枯骨。《山海经》云:釐山,庸山之水出焉,有兽名曰獭,其状如鱬,其尾如彘鬣。

《兽经》

獭祭以鱼,其陈也,圆春渔候也。
《说文》曰,猵属月令云,孟春之月獭祭鱼,然后渔人入泽。《梁本草图经》云,江湖间多有之北土人,亦驯养以为玩。《广雅》曰,一名水狗,然有两种,有猵獭形,大头如马,身似蝙蝠。

《本草纲目》山獭集解

李时珍曰:山獭出广之宜州溪峒,及南丹州土人号为插翘,其性淫毒,山中有此物,凡牝兽皆避去,獭无偶则抱木而枯,猺女春时成群,入山以采物为事獭,闻妇人气必跃来抱之,次骨而入,牢不可脱。因扼杀之负归,取其阴一枚,直金一两,若得抱木死者尤奇。贵峒獠甚珍重之私货出界者罪至死,然本地亦不常有方士多以鼠璞猴胎伪之,试之之法,但令妇人摩手极热,取置掌心,以气呵之,即趯然而动,盖阴气所感也。此说出范石湖虞衡志周草窗齐东野语中而不载,其形状亦缺文也。

阴茎气味

甘热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阳气阴痿,精寒而清者,酒磨少许服之,獠人以为补助要药。

骨主治

李时珍曰:解药箭毒,研少许敷之立消。

水獭释名

李时珍曰:王氏字说云正月七月獭两祭鱼,知报本反始兽之多赖者,其形似狗,故字从犬从赖,大者曰猵,音宾,曰猵,音编。又桓谭盐铁论以独为猵,群为獭,如猿之与独也。

《集解》

陶弘景曰:獭多出溪岸边,有两种入药,惟取以鱼祭天者。一种猵獭,形大而颈如马,身似蝙蝠,不入药用。苏颂曰:江湖多有之,四足俱短,头与身尾皆褊,毛色若故紫帛,大者身与尾长三尺,馀食鱼,居水中,亦休木上。尝縻置大水瓮中,在内旋转如风,水皆成旋涡,西戎以其皮饰毳服领袖,云垢不著染,如风霾翳目,但就拭之即去也。李时珍曰:獭状似青狐而小,毛色青黑似狗,肤如伏翼,长尾四足,水居食鱼,能知水信,为穴乡人以占潦,旱如鹊巢,知风也。古有熊食盐而死,獭饮酒而毙之语,物之性也。今川沔渔舟往往驯畜,使之捕鱼甚捷,亦有白色者,或云猵獭,无雌以猿为雌,故云猿鸣而獭候。

肉气味

甘咸寒无毒
孙思邈曰:甘温。陶弘景曰不可杂兔肉食。

《主治》

《别录》曰:煮汁服疗疫气,温病及牛马时行病日华,曰水气胀满,热毒风。苏颂曰骨蒸热劳,血脉不行,荣卫虚满及女子经络不通,血热大小肠秘,消男子阳气,不宜多食。

《发明》

孟诜曰:患热毒风水虚胀者,取水獭一头去皮,连五脏及骨头炙乾为末水服,方寸匕日二服,十日瘥若冷气,虚胀者服之甚益也。只治热不治冷,为其性寒耳。

苏颂曰:诸畜肝叶皆有定数,惟獭肝一月一叶,十二月十二叶,其间又有退叶用之,须见形乃可验,不尔多伪也。

气味

甘温有毒。
甄权曰:咸微热无毒。苏颂曰肉及五脏皆寒,惟肝温。

《主治》

《别录》曰:鬼疰蛊毒止久嗽,除鱼鲠并烧灰酒服之,药性云治上气咳嗽,虚劳嗽病。苏颂曰传尸劳极,虚汗客热,四肢寒疟及产劳。李时珍曰杀虫。

《发明》

寇宗奭曰:獭肝治劳用之有验。苏颂曰:张仲景治冷劳有獭肝丸。崔氏治九十种蛊疰,传尸骨蒸伏,连殗殜诸鬼毒疠疾,有獭肝丸二方俱妙。孟诜曰:疰病一门悉患者,以肝一具火烧水服,方寸匕日再服之。葛洪云:尸疰鬼疰乃五尸之一,又挟诸鬼邪为害,其病变动乃有三十六种至九十九种,大略使人寒热,沈沈默默不知病之所苦而无处不恶,积月累年,淹滞至死,死后传人乃至灭门,觉有此候惟,以獭肝一具阴乾为末,水服方寸匕日三以瘥为度。李时珍曰:按《朝野佥载》云,五月五日午时,急斫一竹,竹节中必有神水,沥取和獭肝为丸,治心腹积,聚病甚效也。

肾气味

同肉。

《主治》

苏颂曰益男子。

胆气味

苦寒无毒。

《主治》

苏颂曰:眼翳黑花,飞蝇上下,视物不明,入点药中。

正误

寇宗奭曰:古语云蟾肪软玉獭肝分杯,谓以胆涂竹刀,或犀角篦上,画酒中即分也,尝试之不验,盖妄传耳。但涂杯唇使酒稍高于盏面耳,不可不正之。
髓主治
李时珍曰去瘢痕。

《发明》

李时珍曰:按《集异记》云,吴主邓夫人为如意伤颊,血流啼叫,太医云得白獭髓杂玉与琥珀传之,当灭此痕。遂以百金购得白獭,合膏而痊,但琥珀太多,犹有赤点如痣。

骨主治

陶弘景曰:含之下鱼骨鲠,药性云煮汁服治呕哕不止。

足主治

苏恭曰:手足皴裂。陈藏器曰煮汁服治鱼骨鲠,并以爪爬喉下。李时珍曰:为末酒服,杀劳瘵虫。

皮毛主治

陈藏器曰:煮汁服治水阴病,亦作褥及履屧著之。张杰曰产母带之易产。

屎主治

李时珍曰:鱼脐疮,研末水和敷之即脓出痛止。陈藏器曰:亦主驴马虫颡及牛疫疾,研水灌之。李时珍曰:治下痢,烧末清旦饮服一小盏,三服愈。赤用赤粪,白用白粪,出古今录验。

《附方》

折伤水獭一个,支解入罐内,固济待乾锻,存性为末,
以黄米煮粥摊患处糁獭末于粥上,布裹之,立止疼痛。〈经验后方〉
鬼魅獭肝末水服,方寸匕日三。〈千金翼〉
肠痔有血,獭肝烧末水服一钱。〈肘后方〉
下血不止,用獭肝一副煮熟,入五味食之妙。〈饮膳正要〉月水不通,獭肝丸用乾獭胆一枚,乾狗胆硇砂,川椒炒,去汗目各一分,水蛭炒黄十枚为末。醋糊丸、菉豆大每服五丸,当归酒下日一服。〈圣惠方〉
海獭集解

陈藏器曰:海獭生海中,似獭而大如犬,脚下有毛如胼拇,毛著水不濡,人亦食其肉,海中又有海牛、海马海驴等,毛皮在陆地皆候风潮,犹能毛起,说出《博物志》。李时珍曰:大猵小獭,此亦獭也。今人以其皮为风领,云亚于貂焉。如淳注《博物志》云,海猵头如马,自腰以下似蝙蝠,其毛似獭,大者五六十斤,亦可烹食。

獭部艺文〈诗〉《有獭吟》唐·刘禹锡

有獭得嘉鱼,自谓天见怜。先祭不敢食,捧鳞望青元。人立寒沙上,心专眼悁悁。渔翁以为妖,举块投其咽。呼儿贯鱼归,与獭同烹煎。关关黄金鹗,大翅摇江烟。下见盈寻鱼,投身擘洪涟。攫拿隐鳞去,哺雏林岳巅。鸱鸟欲伺隙,遥噪莫敢前。长居青云路,弹射无由缘。何地无江湖,何水无鲔鳣。天意不宰割,菲祭徒虔虔。空馀知礼重,载在淹中篇。

獭部纪事

《飞燕外传》:阳华李姑畜斗鸭水池,上苦獭齧鸭时下,朱里芮姥者求捕獭狸,献姥谓姑曰:是狸不他食,当饭以鸭,姑怒绞其狸。
《续齐谐记》:魏明帝游洛水,水中有白獭数头,美静可怜,见人辄去。帝欲见之,终莫能遂。侍中徐景山曰:獭嗜鲻鱼,乃不避死。画板作两生鲻鱼,悬置岸上,于是群獭竞逐,一时执得。帝甚嘉之,曰:闻卿善画,何其妙也。答曰:臣亦未尝执笔,然人之所作,可庶几耳。帝曰:是善用所长。
《拾遗记》:孙和悦邓夫人常置膝上,和于月下舞水精如意,误伤夫人颊血流污裤,娇奼弥苦自舐其疮,令太医合药,医曰得白獭髓杂玉与琥珀屑,当灭此痕。即购致百金,能得白獭髓者,厚赏之,有富春渔人云此物知人,欲取则逃入石穴,伺其祭鱼之时,獭有斗死者。穴中应有枯骨,虽无髓,其骨可合玉舂为粉,喷于疮上,其痕则灭。和乃命合此膏,琥珀太多,及差而有赤点如朱逼,而视之更益其妍,诸嬖人欲要宠,皆以丹脂点颊而后进幸,妖惑相动,遂成淫俗。
《搜神记》:蛮夷君长冠用獭皮,取其游食于水。
《异苑》:永宁县涛山有河水色红赤,有自然石桥,多鱼獭异禽。
《朝野佥载》:通川界内多獭,各有主养之,并在河侧岸间。獭若入穴,插雉尾于獭穴前,獭即不敢出去。却尾即出,取得鱼,必须上岸,人便夺之。取得多,然后放令自吃。吃饱,即鸣杖驱之,还插雉尾,更不敢出。
彬州刺史王琚刻木为獭,沈于水中取鱼。引首而出,盖獭口中安饵为转关,以石缒之则沈,鱼取其饵,关即发,口合则衔鱼,石发则浮出矣。
《酉阳杂俎》:元和末,均州郧乡县有百姓,年七十,养獭十馀头,捕鱼为业。隔日一放,将放时,先闭于深沟斗门内,令饥,然后放之。无网罟之劳,而获利相。若老人抵掌呼之,群獭皆至。缘襟藉膝,驯若守狗。户部郎中李福,亲见之。
《唐书·孝友传》:张士岩父病,药须鲤鱼,冬月冰合,有獭衔鱼至前,得以供父,父遂愈。
《十国春秋·楚·伊用昌传》:用昌,南岳道士也。有异术学士廖匡图母病思鲙,值江水暴涨,鱼不可得,用昌探怀得木獭,长三寸许,投江中,须臾波浪腾沸,擒一巨鳞出,作鲙食,匡图母病寻愈。
《眉公笔记》:王子幻云永州养驯獭以代鸬鹚,没水捕鱼常得几十斤,以供一家,甚有能擉鳖者子幻亲见之。

獭部杂录

《礼记·王制》:獭祭鱼,然后虞人入泽梁。
《文子·上仁篇》:先王之法獭未祭鱼,网罟不得入于水。《淮南子·说林训》:爱熊而食之盐,爱獭而食之酒,虽欲养之,非其道。〈注〉熊食盐而死,獭饮酒而败,故曰非其道。
《兵略训》:畜池鱼者必去猵獭。
《盐铁论》:水有猵獭而池鱼劳,国有强禦而齐民消。《发蒙记》:獭以猿为妇。《田家杂占》:春秋獭祭鱼,忽有人拾得其遗残者,食之大吉。
獭窟近水,主旱,登岸主水有验。

獭部外编

《珍珠船》:刘纲唾盘成李,其妻樊夫人唾盘成獭食之。《搜神记》:吴郡无锡有上湖大陂,陂吏丁初天,每大雨,辄循堤防。春盛雨,初出行塘,日暮回顾,有一妇人,上下青衣,戴青伞,追后呼:初掾待我。初时怅然,意欲留俟之。复疑本不见此,今忽有妇人,冒阴雨行,恐必鬼物。初便疾走。顾视妇人,追之亦急。初因急行,走之转远;顾视妇人,乃自投陂中,泛然作声,衣盖飞散。视之,是大苍獭,衣伞皆荷叶也。此獭化为人形,数媚年少者也。
《异苑》:河东常丑奴将一小儿湖边拔蒲,暮恒宿空田舍中。时日向暝,见一少女子,姿容极美,乘小船载莼,径前投丑奴舍。寄住因卧,觉有臊气。女已知人意,便求出户外,变为獭。
元嘉十八年,广陵下市县人张方女道香送其夫婿北行,日暮,宿祠门下。夜有一物,假作其婿来云:离情难遣,不能便去。道香俄昏惑失常。时有海陵王纂者能疗邪,疑道香被魅,请治之。始下一针,有一獭从女被内走入前港,道香病便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