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麝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七十七卷目录

 麝部汇考
  麝图
  尔雅〈释兽〉
  山海经〈西山经 中山经〉
  后汉书〈冉駹夷传注〉
  埤雅〈麝〉
  尔雅翼〈麝〉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麝脐香修治 气味 主治 发明 肉气味 主治 附方〉
 麝部纪事
 麝部杂录
 獾部汇考
  狗獾图
  猪獾图
  诗经〈魏风伐檀〉
  尔雅〈释兽〉
  本草纲目〈獾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貒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膏主治 胞主治 骨主治〉
 獾部纪事
 獾部杂录

禽虫典第七十七卷

麝部汇考

释名


麝父《尔雅》    香獐《埤雅》莫诃婆伽《本草纲目》

麝图


《尔雅》《释兽》

麝父,麇足。
〈注〉脚似麇有香。〈疏〉字林云:小鹿有香,其足似獐,故云麇足。

《山海经》《西山经》

翠山,其阴多羚麝。
〈注〉麝似獐而小,有香。

《中山经》

阳帝之山,其兽多羚麝。

《后汉书》《冉駹夷传注》

麡即麡狼也。异物志:状似鹿而角触前向,入林树挂角,故恒在平浅草中。肉肥脆香美,逐入林则搏之,皮可作履袜,角正四据,南人因以为床。

《埤雅》《麝》

《释兽》云:麝父麇足。麝如小鹿,有香,故其文从鹿,从射。虎豹之文来田狸,麝之香来射,则其皮与脐之为累也。今商汝山中多群麝所遗粪,常就一虽远逐食,必还走。其地不敢遗迹,他所虑为人获,人反以是。踪迹其所在必掩群而取之,盖麝绝爱其香,每为人所迫。逐势且急,即自投高岩,举爪剔出其香,就絷且死,犹拱四足保其脐。吴筠元《猿赋》以为麝怀香以贾害狙伐巧而招射,谓是也。陶氏云:麝形似獐,今俗谓之香獐,常食柏叶。故《养生论》云:虱处头而黑,麝食柏而香也。又云:啖蛇今以蛇蜕裹麝,弥香。夏月食蛇多至寒,香满入春,脐内亟痛。即自以足剔出之,置屎溺中覆之,皆有常处。象退齿犀退角,麝退香皆辄藏覆,知自珍其货也。赵辟公《杂说》云:西北之麝,噬虺而食柏,故其香结。东南山溪有松而无柏,故麝不结也。

《尔雅翼》《麝》

麝如小麋,脐有香。《释兽》谓之麝父。《字书》谓之《周书》:武王狩禽麝五十,冬食柏叶,夏食诸虫,尤啖蛇。至寒则香满,入春急痛,自以爪剔去之,落处远近草木皆焦黄。若人带过园中,瓜果皆不实。毕云麝性多忌,今亦未知其所以为多忌者。然杨文公尝言:商汝山多群麝,所遗粪常就一处。虽远,逐食,必还走之不敢遗,迹他所虑为人获,人反以是求得必掩群而获之,此当是疑忌之义。亦佩其香者,经游园囿,多所避忌,故以此刺当时之人。其毛可以为笔。郑虔云:麝毛笔一管直行写书四十张,狸毛笔一管界行写书八百张,又有水麝脐中,唯水一滴于斗水中,用洒衣,衣至敝而香不歇。唐天宝初养于囿中麝兽之香者,故物之香比之。今有麝香鸟,又有麝香木,又有灵猫似麝生。南海山谷如猫身牝牡,亦云灵狸。《异物志》云:灵狸,其气如麝。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麝之香气远射,故谓之麝,或云麝父之香来射,故名。亦通其形似獐,故俗呼香獐。《梵书》谓麝香曰:莫诃婆伽。

《集解》

《别录》曰:麝生中台山谷,及益州雍州山中。春分取香生者,益良。陶弘景曰:麝形似獐而小,黑色,常食柏叶又啖蛇。其香正在阴茎前皮内,别有膜袋裹之。五月得者,往往有蛇皮骨于腹。今人以蛇退皮裹香云弥,香是相使也。麝夏月食蛇虫多至寒则香满,入春脐内急痛,自以爪剔出,著屎溺中覆之,常在一处不移。曾有遇得乃至一斗五升者,此香绝胜杀取者。昔人云:是精溺凝作,殊不尔也。今出羌夷者,多真。好出随郡义阳晋溪,诸蛮中者亚之。出益州者形扁,仍以皮膜裹之,多伪。凡真香,一子分作三四子,刮取血膜,杂以馀物,裹以四足膝皮而货之。货者,又复伪之。彼人言:但破看一片毛共在裹中者,为胜。今惟得活者,看取必当全真耳。苏颂曰:今陕西益州河东诸路山中皆有,而秦州文州诸蛮中尤多,蕲州光州或时亦有。其香绝小,一子才若弹丸,往往是真,盖彼人不甚作伪耳。其香有三等。第一生香,名遗香乃,麝自剔出者,然极难得,价同明珠,其香聚处远近草木不生或焦黄也。今人带香过园林则瓜果皆不实,是其验也。其次脐香,乃捕得杀取之。其三心结香,乃麝见大兽捕逐,惊畏失心狂走坠死,人有得之,破心见血流出。脾上作乾血块者,不堪入药。又有一种水麝,其香更奇,脐中皆水沥一滴于斗水中用洒衣物,其香不歇。唐天宝中虞人曾一献之养于囿中,每以针刺其脐,捻以真雄黄,则脐复合,其香倍于肉麝。此说载在《酉阳杂俎》,近不复闻,有之或有之而人不识矣。唐慎微云:商汝山中多麝,遗粪常在一处不移,人以是获之。其性绝爱其脐,为人逐,急即投岩,举爪剔裂其香就絷而死,犹拱四足保其脐。故李商隐诗云:投岩麝自香。许浑诗云:寻麝采生香。李时珍曰:麝居山,獐居泽,以此为别。麝出西北者,香结实。出东南者,谓之土麝,亦可用而力次之。南中灵猫囊其气如麝,人以杂之,见本条。

麝脐香修治

雷敩曰:凡使麝香,用当门子尤妙。以子日开之,微研,用不必苦细也。

气味

辛温无毒。
甄权曰:苦辛,忌大蒜。李廷飞曰:麝香不可近鼻,有白虫入脑,患癞。久带其香透关,令人成异疾。

《主治》

《本经》曰:辟恶气,杀鬼精物,去三虫蛊毒,温疟惊痫。久服除邪,梦魇寐。《别录》曰:疗诸凶邪、鬼气中、恶心、腹暴痛、胀急、痞满、风毒,去面、目中肤翳、妇人产难、堕胎通神仙。陶弘景曰:佩服及置枕间,辟恶梦及尸疰鬼气,又疗蛇毒。日华曰:治蛇蚕咬、沙虫溪瘴毒,辟蛊气,杀脏腑虫,治疟疾、吐风、痰疗一切虚损恶病。纳子宫,暖水脏,止冷带下。孟诜曰:除百病,治一切恶气及惊怖恍惚。王好古曰:通诸窍,开经络,透肌骨,解酒毒,消瓜果食积,治中风、中气、中恶、痰厥、积聚、症瘕。

《发明》

李杲曰:麝香入脾,治内病。凡风病在骨髓者,宜用之,使风邪得出。若在肌肉用之,反引风入骨,如油入面之不能出也。朱震亨曰:五脏之风不可用麝香,以泻卫气。口鼻出血乃阴盛阳虚,有升无降,当补阳抑阴,不可用脑麝轻扬飞窜之剂。妇人以血为主,凡血海虚而寒热盗汗者,宜补养之,不可用麝香之散,琥珀之燥。严用和曰:中风不省者,以麝香清油灌之,先通其关则后免语蹇瘫痪之證,而他药亦有效也。李时珍曰:严氏言风病必先用麝香,而丹溪谓风病血病必不可用,皆非通论。盖麝香走窜能通诸窍之不利,开经络之壅遏,若诸风、诸气、诸血、诸痛、惊痫、症瘕诸病经络壅闭孔窍不利者,安得不用为引导以开之通之耶,非不可用也,但不可过耳。济生方治食瓜果成积作胀者,用之。治饮酒成消渴者,用之。云果得麝则坏酒,得麝则败,此得用麝之,理者也。

肉气味

甘温无毒。
孟诜曰:蛮人常食之,似獐肉而腥气,云食之不畏蛇毒也。

《主治》

李时珍曰:腹中症病。

《附方》

中风不省,麝香二钱研末,入清油二两,和匀灌之,其人自苏也。〈济生方〉
中恶,客忤,项强欲死。麝香少许,乳汁涂儿口中,取效,醋调亦可。〈广利方〉
小儿惊啼,发歇不定。真麝香一字,清水调服,日三。〈广利方〉
小儿中水。单以麝香如大豆三枚、奶汁调,分三四服。破伤风,水毒,肿痛不可忍。麝香末一字,纳疮中出尽脓水,便劾。〈普济方〉
中恶,霍乱。麝香一钱,醋半盏调服。〈圣惠方〉
小儿邪疟,以麝香研墨书去邪辟魔四字于额上。〈经验方〉
诸果成积伤脾,作胀气急。用麝香一钱、生桂末一两饭和丸菉豆大。大人十五丸,小儿七丸,白汤下。盖果得麝则落木得桂,即枯,故也。〈济生方〉
消渴,饮水因饮酒,或食果实过度,虽能食而口渴饮水、数尿,以麝香当门子酒和作十馀丸,枳梖子煎汤送下。盖麝香败酒,坏果枳梖亦败酒也。〈济生方〉偏正头痛,久不除者。晴明时将发分开,用麝香五分、皂角末一钱,薄纸裹置患处,以布包炒盐,于上熨之,冷则易,如此数次,更不再发。〈简便单方〉
五种蛊毒,麝香、雄黄等分为末,以生羊肝如指大,以刀割开,裹药吞之。〈卫生〉
口内肉毬有根如线五寸馀如钗股,吐出乃能食物,捻之则痛彻心者。麝香一钱研水服之,日三自消。〈夏子益奇疾方〉
催生易产续千金方,麝香一钱,水研服,立下。济生胜金散治人弱难产,麝香一钱、盐豉一两以旧青布裹之,烧红为末,以秤锤,淬酒服二钱,即下。郭稽中云妇人产难及横逆生者,乃儿枕破而败血,裹子服胜金散逐其败血,自生也。
死胎不下,麝香当门子一枚,桂心末二钱,温酒服即下。〈本事方〉
痔疮、肿毒,麝香当门子印城盐等分涂之,不过三次。〈外台〉
鼠咬成疮,麝香封之,妙。〈经验〉
蚕咬成疮,蜜调麝香傅之。〈广利方〉
山岚瘴气,水服麝香三分,解之。〈集简方〉
虫牙作痛,香油抹著头,蘸麝香末绵裹炙热咬之,换二三次,其虫即死,断根甚妙。〈医方摘要〉
小儿症病,麝肉二两切焙,蜀椒三百枚炒捣末,以鸡子白和丸小豆大。每服二三丸,汤下,以止为度。〈范汪方〉

麝部纪事

《西京杂记》:赵飞燕为皇后。女弟在昭阳殿遗飞燕书曰:今日嘉辰,贵姊懋膺洪册。谨上襚三十五条,以陈踊跃之心焉,椰叶席、同心梅、合枝李、青木香、香螺卮、九真雄、麝香、沈水香。
《义熙起居注》:倭国献貂皮、人参等,诏赐麝香。
《南夷志》:南诏有婆罗门波斯阇,婆渤泥昆崙数种外道,交易之处多珍珠宝,以黄金、麝香为贵货。
《嵩高山记》:有人在岭上闻异声,清和雅妙,寻不复闻。唯见一麝在岭上侧足而跳,忽失所在。
《荆州图记》:临澧县南有龙,寄山有兽多麝。
《南史·东昏侯本纪》:凿金为莲花贴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莲花也。涂壁皆以麝香。
《开元天宝遗事》:宁王骄贵极于奢侈,每与宾客议论,先含嚼沈麝,方启口发谈,香气喷于席上。
《酉阳杂俎》:荆有魏溪好食白鱼,日命仆市之,或不获辄笞贵一日。仆不得鱼,访之于猎者可渔之处。猎者绐之曰:某向打鱼网得一麝,因渔而获不亦异乎。仆依其所售,具事于溪。溪喜曰:审如是,或有灵矣。因置诸榻日夕荐香火,历数年不坏,颇有吉凶之验。溪友人恶溪所为,伺其出,烹而食之,亦无其灵。
《旧唐书·波斯国传》:波斯事神,皆以麝香和苏涂须点额,及于耳鼻,用以为敬。
《唐书·地理志》:关内道同州,冯翊郡土贡麝。
庆州顺化郡土贡麝。
丹州咸宁郡土贡麝。
灵州灵武郡土贡麝。河南道虢州弘农郡土贡麝。
河东道岚州楼烦郡土贡麝香。
忻州定襄郡土贡麝香。
代州雁门郡土贡麝香。
河北道妫州、妫川郡土贡麝香。
檀州密云郡土贡麝香。
营州柳城郡土贡麝香。
山南道均州、武当郡土贡麝香。
房州房陵郡土贡麝香。
金州汉阴郡土贡麝香。
羊州羊川郡土贡麝香。
利州益昌郡土贡麝香。
凤州河池郡土贡麝香。
成州同谷郡土贡麝香。
扶州同昌郡土贡麝香。
通州通川郡土贡麝香。
陇右道河州安昌郡土贡麝香。
渭州陇西郡土贡麝香。
鄯州西平郡土贡麝香。
兰州金城郡土贡麝香。
阶州武当郡土贡麝香。
洮州临洮郡土贡麝香。
廓州宁塞郡土贡麝香。
叠州合川郡土贡麝香。
宕州怀道郡土贡麝香。
甘州张掖郡土贡麝香。
剑南道嘉州犍为郡土贡麝香。
巂州越巂郡土贡麝香。
黎州洪源郡土贡麝香。
茂州通化郡土贡麝香。
翼州临翼郡土贡麝香。
维州维川郡土贡麝香。
姚州云南郡土贡麝香。
松州交川郡土贡麝香。
当州江源郡土贡麝香。
悉州归城郡土贡麝香。
静州静川郡土贡麝香。
柘州蓬山郡土贡麝香。
恭州恭化郡土贡麝香。
保州天保郡土贡麝香。
真州昭德郡土贡麝香。

麝部杂录

《本草经》:麝香味辛,辟恶,杀鬼精,生中台山也。
《秦嘉与妇书》:今奉麝香一斤,可以辟恶气。
《抱朴子·登涉篇》:辟地法,入山以麝香丸著足爪中皆有效。又麝香及野猪皆啖蛇,故以压之也。又作笔墨法曰,作墨用鸡子白、真珠麝香合以和墨宜用,九月二日。
《续博物志》:麝以一子真香糅作三四子,刮取血膜,杂以馀糁,皮毛不辨也,所谓真有三说。鹿群行山中,自然有麝气不见其形为真香,入春以脚剔入水泥中藏之,不使人见为真香。杀之取其脐,一鹿一脐为真香。此余所目击也。
《珍珠船》:置麝枕中可绝恶梦,物类相感。
《贤奕》:东南有荆山之麝脐焉。荆山有逐麝者,麝急则抉其脐投,诸莽逐者趋焉,麝因得以逸。令尹子文闻之曰:是兽也,而人有弗如之者,以贿亡其身及其家,何以智之不如麝耶。

獾部汇考

释名


《诗经》     貒《尔雅》
《尔雅》     天狗《本草纲目》
狗獾《本草纲目》  猪獾《本草纲目》
狗獾

猪獾猪獾

《诗经》《魏风·伐檀》《诗经》《魏风·伐檀》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悬貆兮。
〈朱注〉貆,貉类。

《尔雅》《释兽》

貈子,貆。
〈疏〉貈子名貆。

貒子,貗。
〈注〉貒,豚也,一名獾。〈疏〉字林云:貒兽似豕,而肥其子。名貗。

狸、狐、貒,貈丑。其足蹯。
〈注〉皆有掌蹯。

其迹𠫗。
〈注〉𠫗,指头处。〈疏〉《说文》云:蹯,掌也,此四兽之类皆有掌蹯。宣三年《左传》云:宰夫胹熊蹯,是其类也。其指头著地处,名𠫗。

《本草纲目》《獾释名》

李时珍曰:獾又作貆,亦状其肥泽之貌。蜀人呼为天狗。

《集解》

汪颖曰:狗獾处处山野有之,穴土而居,形如家狗而脚短,食果实,有数种相似。其肉味甚甘美,皮可为裘。李时珍曰:貒,猪獾也。獾,狗獾也。二种相似而略殊。狗獾似小狗而肥,尖喙、矮足、矮尾,深毛褐色,皮可为裘领,亦食虫蚁瓜果。又辽东女直地面有海獾,皮可供衣裘,亦此类也。

肉气味

甘酸平无毒。

《主治》

汪颖曰:补中益气宜人。苏颂曰:小儿疳瘦,杀虫,宜啖之。李时珍曰:功与貒同。

《貒释名》

李时珍曰:貒,团也。其状团,肥也。

《集解》

苏颂曰:貒似犬而矮,尖喙、黑足、褐色,与獾貉三种大扺相类而头足小别。郭璞注《尔雅》云:貒,一名獾。以为一物,然方书说其形状差别也。寇宗奭曰:貒,肥矮、毛微灰色、头连脊、毛一道黑、短尾、尖嘴而黑,蒸食极美。李时珍曰:貒,即今猪獾也。处处山野间有之,穴居状似小猪㹠,形体肥而行钝,其耳聋,见人乃走。短足、短尾、尖喙、褐毛,能孔地,食虫蚁瓜果,其肉带土气,皮毛不如狗獾。苏颂所注乃狗獾,非貒也。郭璞谓獾即貒,亦误也。

肉气味

甘酸平无毒。

《主治》

苏恭曰:水胀,久不瘥,垂死者。作羹食之,下水大效。圣惠方用粳米、葱豉作粥食。孟诜曰:服丹石,动热下痢赤白,久不瘥。煮肉露一宿空腹和酱食,一顿即瘥。瘦人煮和五味食,长肌肉。寇宗奭曰:野兽中惟貒肉最甘美,益瘦人。吴瑞曰:治上气、虚乏、欬逆、劳热,和五味煮食。

膏主治

崔行功曰:蜣螂蛊毒,胸中哽噎怵怵如虫行,欬血,以酒和服。或下,或吐,或自消也。

胞主治

《唐本草》:蛊毒以腊月乾者,汤摩如鸡子许,空腹服之。

骨主治

孟诜曰:上气欬嗽多研酒服三合,日二取瘥。

獾部纪事

《闻见后录》:傅献简云:王荆公之生也,有獾入其室,俄失所在,故小字獾郎。

獾部杂录

《周礼·地官》:草人,凡粪种,咸泻用貆。〈注〉貆貒也
《淮南子·修务训》:獾貉为曲穴。《抱朴子·诘鲍篇》:獾曲其穴,以备径至之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