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七十六卷目录

 獐部汇考
  麇图
  礼记〈内则 少仪〉
  尔雅〈释兽〉
  春秋纬〈运斗枢〉
  崔豹古今注〈獐不噬〉
  宋书〈符瑞志〉
  中华古今注〈章慑〉
  埤雅〈麇〉
  尔雅翼〈麇〉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正误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髓脑主治 骨气味 主治 附方〉
  直省志书〈如皋县〉
  正字通〈鹿部音释〉
 獐部艺文一
  谢赉麇表         陈徐陵
 獐部艺文二〈诗〉
  和杨龙图獐猿屏      宋蔡襄
  题易元吉画獐诗      陈与义
  獐猿屏          阙名
 獐部纪事
 獐部杂录
 獐部外编
 麂部汇考
  麂图
  山海经〈中山经〉
  宋书〈符瑞志〉
  梦溪笔谈〈鹿茸可用〉
  尔雅翼〈麇〉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头骨气味 主治 皮主治〉
  直省志书〈山阴县〉
  正字通〈鹿部音释〉
 麂部艺文一
  白麂           明徐渭
 麂部艺文二〈诗〉
  麂            唐杜甫
 麂部纪事
 麂部杂录
 麂部外编

禽虫典第七十六卷

獐部汇考

释名


《礼记》     虞《尔雅》
《尔雅》     𢉺《尔雅》《尔雅》     麃《尔雅》注〉
牙獐《尔雅翼》

麇图


《礼记》《内则》

麇脯,麋,鹿,田豕,麇,皆有轩。
〈注〉皆有轩者,言此等非但为脯,又可腥食。腥食之时,皆以藿叶起之,而不细切,故云皆有轩。轩读为宪,谓藿叶切也。

麇为辟鸡。
辟鸡制作未审。

捣珍,取牛羊麋鹿麇之肉,必脢,每物与牛若一,捶反侧之,去其饵,熟出之,去其皽,柔其肉。
〈注〉脢,夹脊肉也。与牛若一,谓与牛肉之多寡均也。捶,捣也。反捶之,又侧捶之,然后去其筋饵,既熟,乃去其皽膜,而柔之以醯醢,此八珍之五也。

为熬,捶之,去其皽,编萑,布牛肉焉。屑桂与姜,以洒诸上而盐之,乾而食之,施羊亦如之,施麋,施鹿,施麇,皆如牛羊,欲濡肉,则释而煎之以醢,欲乾肉,则捶而食之。
〈注〉此肉于火上为之,故名曰熬。生捣而去其皽膜,
然后布于编萑之上,先以桂姜之屑洒之,次用盐释,谓以水润释之也。此八珍之七也。

《少仪》

麇为辟鸡,聂而切之。

《尔雅》《释兽》

麇,牡麌。
〈注〉《诗》曰:麀鹿麌麌,郑康成解,即谓此也。但重言耳。

牝麜,其子𢉺,其迹解,绝有力豜。
〈疏〉辨麇类,《说文》云:麇,獐也。麇其总,名也。牡名麌,牝名麜,其子名𢉺,其迹名解绝,有力名豜。〈注〉诗曰者小雅吉日篇文也。郑笺云麇,牡曰麌,麌复麌,言多也,是郑康成解,即谓此也。云但重言耳者,谓再言麌也。

麠,大麃。牛尾一角。
〈注〉汉武帝郊雍得一角兽若麃,然谓之麟者,此是也。麃即獐。〈疏〉麃,獐也。大獐牛尾一角者名麠,即所谓麟也。郭云汉武帝郊雍得一角兽若麃,然所谓麟者,此是也。者汉书郊祀志文也。

𪊨,大麇,旄毛狗足。
〈注〉旄毛㺜长。〈疏〉麇,亦獐也。旄毛,㺜长毛也。大獐毛

长狗足名𪊨。《山海经》云:女几山其兽多麖𪊨。

《春秋纬》《运斗枢》

枢星散为獐。

《崔豹·古今注》獐不噬

獐有牙而不能噬,獐一名麇,青州人谓麇为獐。

《宋书》《符瑞志》

白獐,王者刑罚理则至。

《中华古今注》章慑

獐见人惧,谓之章慑。

《埤雅》《麇》

獐如小鹿而美,故从章也,章美也。《易》曰:阴虽有美,含之以从王事。獐章,獐旨,其义一也。语曰:四足之美有麃麃,即獐也。或曰獐性善惊,故从章。《吴越春秋》曰:章者,傽偟也。盖麇鹿皆健骇而麇性胆尤怯,饮水见影辄奔。《道书》曰:獐鹿无魂。又曰:獐鹿白胆善怖为,是故也。或曰:麇喜音声,獐喜文彩,故麇从禾,獐章。今猎户以彩服舞獐鹿。《字说》曰:赤与白为章,獐见章而惑者也。乐以道和,麇可以乐道而获焉。麇不可畜,又不健走,可缚者也。故又《训缚诗》曰:野有死麇,白茅包之,言昏礼不以死物,故其生挚用雁而饰羔雁者。以缋今取死麇,更以白茅包之,则皆非其礼矣。虽皆非礼,然犹愈于无礼。故字云:恶,无礼也。先曰:死麇。后曰:死鹿。先曰:包。后曰:束。言被文王之化知,恶无礼其俗有隆而无杀。獐性喜山,糜性喜泽,鹿性喜林,故林属于山,为麓,其字从鹿。麓者,鹿之所在,故也。麇性善聚善散,故从囷,囷聚也,亦散也。《国语》曰:市无赤米而囷鹿空虚,先儒以为圆曰囷,方曰鹿。鹿善聚亦善散,故囷,或谓之鹿也。

《尔雅翼》《麇》

麇之性怯,又谓之獐。獐者,章,皇也,俗谓之白肉。其言白胆毕惊怯,道家以麇鹿不在十二属,非腥腻之物。盖为白脯,其饮水见影惊奔豪之,人食其心肝者便即小胆,若素懦者则转怯不知所为。獐乃极能走,然未及鹿。《淮南子》曰:鹿之在上,山獐不能拔,及其在下,牧竖能追之,才有所修短也。古者画绘事山以章水以龙说者,以为章读为獐。獐,山物也。在衣齐人请人为獐,马氏以为獐山物画山者并画獐,龙水物画水者并画龙,郑氏谓以獐表山龙见水也。又有牙者,有无牙者。崔豹《古今注》曰:獐有牙而不能噬,鹿有角不能触,大者不过三二十斤,老则牙见于外,淮人谓之牙獐穆。天子赐曹奴之人,黄金之鹿。银麇注云:今有在地得玉㹠金狗之属,盖古尝有此瑞物,故以金银效而作之。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猎人舞采则獐麋注视,獐喜文章,故字后章。

《集解》

苏颂曰:獐今陂泽浅草中多有之,其类甚多,麇乃总名也。有有牙者,有无牙者,其牙不能噬齧。李时珍曰:獐,秋冬居山,春夏居泽,似鹿而小,无角,黄黑色,大者不过二三十斤,雄者有牙出口外,俗称牙獐。其皮细软胜于鹿皮,夏月毛毨而皮厚,冬月毛多而皮薄也。《符瑞志》:有银獐白色,云王者刑罚中理则出。

正误

孟诜曰:獐中往往得香如栗子大,不能全香亦治恶病。李时珍曰:獐,无香。有香者,麝也。俗称土麝呼,为香獐是矣,今正之。

肉气味

甘温无毒。
孟诜曰:八月至十一月食之胜羊,十二月至七月食之动气,多食令人消渴,若瘦恶者食之,发痼疾不可合鹄肉食成症疾,又不可合梅李虾食病人。

《主治》

《别录》曰:补益五脏。孙思邈曰:益气力,悦泽人面。宁原曰:酿酒,有祛风之功。

《发明》

陶弘景曰:俗云白肉是獐,其胆白,易惊怖也。孟诜曰:肉同麋肉,酿酒良。道家以其肉供养,名曰白脯。云不属十二辰,不是腥腻,无禁忌也。陈藏器曰:人心粗豪者,以其心肝曝乾为末,酒服一具,便即小胆。若怯者食之,则转怯不知所为。

髓脑主治

《别录》曰:益气力,悦泽人面,治虚气。李时珍曰:千金治暗风薯蓣煎治虚损,天门冬煎,并用之。苏颂曰:唐方有獐髓并獐骨,酒并补下。

骨气味

甘微温无毒。

《主治》

《别录》曰:治虚损,泄精。日华曰:益精髓,悦颜色。李时珍曰:千金治产后虚损,有獐骨汤煮汁,煎药。

《附方》

通乳獐肉煮食,勿令妇知。〈子母秘录〉消瘤。用獐肉或鹿肉剖如厚脯,炙热拓之,可四炙四易,出脓便愈。不除,再以新肉用之。〈外台秘要〉

《直省志书》如皋县

獐,一作麇,一作麇。皋人制以为裤以禦冬,亦土产之利。

《正字通》鹿部音释

獐,音章,麋属六书。故以𪊨而脂黄,亦谓黄羊。陆佃曰:獐如小鹿而美。《本草》李时珍曰:似鹿而小,无角,雄者有牙,出口外。又《符瑞志》白色者,曰银獐。《唐书》曰:獐头鼠目。《道书》曰:獐鹿无魂。《说文》本作獐,集韵作獐,旧注与獐同,并非从獐,为正。麃,音标。《说文》麠属。《尔雅》:獐子。𢉺大者,曰麃。师古曰:麃形似獐,牛尾一角。史汉武纪郊雍获一角兽,若麃然,谓之麟。又姓周麃,玉汉麃,宣又麃,麃武貌。诗《郑风驷》介麃,麃旧注无貌,误。又通作儦行貌。诗《小雅》儦,儦俟,俟注言禽兽之多趋则儦,儦行则俟,俟也。又耘也。周颂绵,绵其麃与穮藨通,又与皫通,见内则周礼注鸟羽毛色变,无润泽也。
麃旧注音袍,与麃同,鹿属。按《说文》有麃无麃,因声近而讹篇。海引《说文》獐属,误。𢉺,音助。《尔雅》:麇其子𢉺篇海,又鹿大也。作粗𢉺,又作𢉺并非。麇,音均。《说文》獐也。獐性惊又善聚散,故又名麇,一物二名也。又国名左传楚伐麇,又与群同,左传求诸侯而麇至。又轸韵音稛束缚也,左传罗无勇麇之,又麇之以入通作麇,别作捃。旧本知麇同麇,不知麇亦同麇,又音袄。《训麋子》误以麌训入麇注,未详从夭与,从禾音义异。

獐部艺文一

《谢赉麇表》陈徐陵

臣昨既陪羽猎仍宴上林,固谢长卿之文弥。惭子云之赋,预割鲜禽已同监浦频蒙大脔更异。梁王诘旦归来,犹为饱饫。虞衡所献复降,命恩赐细,君以为欢,非屠门而大嚼。

獐部艺文二〈诗〉

《和杨龙图獐猿屏》宋·蔡襄

画莫难于工写生,獐猿移得上幽屏。相逢平野初惊顾,共向薰风识性灵。引子昼游新草绿,啸群时望故山青。可怜官省沈迷处,每到中轩顿觉醒。

《题易元吉画獐诗》陈与义

纷纷骑马尘及腹,名利之窟争驰逐。眼明见此山中吏,怪底吾庐有林谷。雌雄相对目炯炯,意閒不受荣与辱。掇皮皆真岂自知,坐令猫犬羞。僮仆我不是李卫,公欺尔无魂规尔。肉又不是曹将军,数肋射尔不遗镞。明窗无尘帘有香,与尔共此春日长。戏弄竹枝聊卒岁,不羡晋宫车下羊。

《獐猿屏》阙名

獐狎猿驯遂性灵,恍然疑不是丹青。岂忧夜猎林中去,只欠秋吟月下听。举目便同临涧谷,此身全恐寄郊坰。山容野态穷微妙,造物争工六尺屏。

獐部纪事

《艾子杂说》:穰侯与纲寿接境,魏冉将以广其封也。乃伐纲寿而取之兵回,而范睢代其相矣。艾子闻而笑,曰:真所谓外头赶兔,屋里失獐也。《史记·封禅书》:汾阴巫锦为民祠魏睢后土营旁,见地如钩状,掊视得鼎。鼎大异于众鼎,文镂无款识,怪之,言吏。吏告河东太守胜,胜以闻。天子使使验问巫得鼎无奸诈,乃以礼祠,迎鼎至甘泉,从行,上荐之。至中山,曣,有黄云盖焉。有麃过,上自射之,因以祭云。《论衡·遭虎篇》:都尉王子凤时,麇入府中,其后迁丹阳太守。
《宋书·符瑞志》:晋武帝咸宁元年四月丙戌、乙卯,白獐见琅琊,赵王伦以献。
三年七月壬辰,白獐见魏郡。晋武帝太康三年八月,白獐见梁国蒙,梁相解隆获以献。
五年九月己酉,白獐见义阳。七年五月戊辰,白獐见汲郡。《建武故事》:咸和六年,计贡合集于乐堂,有野麇走至堂前,左右逐之于池中,而获焉。
《宋书·符瑞志》:晋成帝咸和九年五月癸酉,白獐见吴国吴县,内史虞潭获以献。
晋穆帝永和元年八月,白獐见吴国吴县西界包山,获以献。
八年十二月,白獐见丹阳永世,令徐该获以献。十二年十一月庚午,白獐见梁郡,梁郡太守刘遂获以献。
晋安帝隆安五年十一月,白獐见荆州,荆州刺史桓元以闻。
宋少帝景平元年五月癸未,白獐见义兴阳羡,太守王准之获以献。
二年六月,白獐见南郡江阳,太守王华献之太祖。太祖时入奉大统,以为休祥。
《述异记》:青州有刘憣者,元嘉初,射得一獐。剖腹,以草塞之,蹶然而起。俄而前走。憣怪而拔其草,须臾还卧,如此三焉,憣密录此种,以求其类理创,多验。《宋书·符瑞志》:文帝元嘉十年十二月,营城县民成公会之于广陵高邮界获白獐麂以献。十二年正月,白獐见东莱黄县,青、冀州刺史王方回以献。
十九年五月,山阳张休宗获白獐,南兖州刺史临川王义庆以献。
二十年八月,白獐见江夏安陆,内史刘思考以献。二十三年五月甲寅,东宫队白从陈超获黑獐于肥如县,皇太子以献。十月辛巳,东宫将魏荣获青獐于秣陵。
《五行志》:元嘉二十四年二月,雍州送六足獐,刺史武陵王表为祥瑞。此毛虫之孽。
《符瑞志》:二十五年二月,白獐见淮南,太守王休获以献。四月,白獐见南琅邪,太守王远获以献。五月辛未朔,华林园白獐生二子皆白,园丞梅道念以闻。二十六年五月丙戌,白獐见马头,豫州刺史南平王铄以献。
二十七年正月己丑,白獐见济阴,徐州刺史武陵王讳以闻。四月癸丑,华林园白獐生一白子,园丞梅道念以闻。
二十九年六月壬戌,白獐见晋陵既阳,南徐州刺史始兴王浚以献。
《南史·宋临川王道规传》:道规无子,以长沙景王第二子义庆嗣。义庆在广陵有疾,而白虹贯城,野麇入府,心甚恶之。因陈求还,文帝许解州,以本号还朝。二十一年,薨于都下。
《宋书·符瑞志》:孝武帝孝建三年六月癸巳,白獐见广陵,南兖州以献。
大明元年七月丁丑,白獐见东莱曲城县,获以献。二年正月壬戌,白獐见山阳,山阳内史程天祚以献。二月辛丑,白獐见济北,济北太守殷孝祖以献。五年九月己巳,白獐见南阳,雍州刺史永嘉王子仁以献。
六年四月戊辰,白獐见荥阳,湘州刺史建安王休仁以献。
七年正月庚寅,白獐见南阳,荆州刺史临海王子顼以献。六月己巳,白獐见武陵临沅,太守刘衍以献。九月癸未,白獐见南阳,雍州刺史刘秀之以献。明帝泰始三年五月癸酉,白獐见南东海丹徒,南徐州刺史桂阳王休范以献。五月己卯,白獐见北海都昌,青州刺史沈文秀以献。
五年正月癸卯,白獐见汝阴楼烦,豫州刺史刘勔以献。
明帝泰豫元年十月壬戌,白獐见义兴国山,太守王蕴以献。
后废帝元徽元年正月甲午,白獐见海陵宁海,宁海太守孙嗣之以献。
《南齐书·祥瑞志》:永明六年,蒲俦县亮野村获白獐一头。
七年,荆州获白獐一头。八年,馀干县获白獐一头。九年,义阳安昌县获白獐一头。十年,司州清激戍获白獐一头。十一年,广陵海陵县获白獐一头。《五行志》:永明中,南海王子罕为南兖州刺史,有獐入广陵城,投井而死,又有象至广陵,是后刺史安陆王子敬于镇被害。
《南史·王诞传》:诞兄子偃,偃子藻,藻弟懋。懋子莹。迁义兴太守,代谢超宗。超宗去郡,与莹交恶,还都,就懋求书属莹求一吏,曰:丈人一旨,如汤浇雪耳。及至,莹答旨以公吏不可。超宗往懋处,对诸宾谓懋曰:汤定不可浇雪。懋面洞赤,唯大耻愧。懋后往超宗处,设精白䱒、美鲊、獐汮。懋问那得佳味,超宗诡言义兴始见饷;阳惊曰:丈人岂应不得邪。懋大忿,言于朝廷,称莹供养不足,坐失郡,废弃。
《孙法宗传》:法宗葬送母兄,俭而有礼,山禽野兽,皆悉驯附。每麇鹿触网,必解放之,偿以钱物。
《曹景宗传》:景宗性躁动,不能沈默。出行常欲褰车帷幔,左右辄谏,以位望隆重,人所具瞻,不宜然。景宗谓所亲曰:我昔在乡里,骑快马如龙,与年少辈数十骑,拓弓弦作霹礰声,箭如饿鸱叫,平泽中逐獐,数肋射之,渴饮其血,饥食其胃,甜如甘露浆。觉耳后生风,鼻头出火,此乐使人忘死,不知老之将至。
《庐陵王续传》:续武帝第五子也。少英果,膂力绝人,驰射应发命中。武帝叹曰:此我之任城也。尝驰射于帝前,续中两獐,冠于诸人。帝大悦。《魏书·灵徵志》:太宗永兴四年十二月,章安子封懿献白獐。王者刑罚理则至。高祖太和二年十二月,怀州献白獐。三年五月,白獐见于豫州。二十三年正月,华州献白麇。肃宗熙平二年三月,徐州献白獐。神龟二年七月,徐州献白獐。孝静武定七年七月,瀛州献白獐。《瑞州府志》:唐麟德六年,望蔡地有白獐入民家,驯扰不惊,郡守获之以上献。
《册府元龟》:开元十二年十一月,豫州言白獐见。十五年八月壬寅,海州白獐见。职林李林甫作手书,庆人得子。曰:闻有弄獐之喜客。视之,掩口。故东坡诗云:甚欲去为汤饼客,却愁错写弄獐书。《册府元龟》:贞元十二年十二月丁亥,许州进白獐。《唐书·五行志》:开成四年四月,有獐出于太庙,获之。《文薮杂著》:汇泽之场农夫持弓矢,行其稼穑之侧有苕,顷为农夫息其旁。未久苕花纷然不吹而飞,若有物,娭视之,虎也。跳踉哮,视其状若有所获,负不胜其喜之态也。农夫遇虎见己将遇食而喜者,乃挺矢匿形,伺其重娭,发贯其腋雷然而踣,及视之,枕死麇而毙矣。意者谓获其麇,将食而娭,将娭而害。日休曰:噫,古之士获一名,受一位,如己不足,于名位而己,岂有意于富贵娭,于权势哉。然反是者获一名不胜其骄也,受一位不胜其傲也,骄傲未足于心而刑祸已灭。其属,其不胜任与。夫获死麇者几,希悲夫。吾以名位为死麇,以刑祸为农夫庶乎,免于今世矣。
《江南野录》:嗣主如南都既数日诘旦殿庭,忽见残獐一脚,视之乃兽,食之。馀询宿卫莫知所以,使往询陈陶。陶曰:昨暮乃狼星值日,故尔。嗣主叹曰:真鸿儒矣。《辽史·礼志》:皇帝亲征将行,牝牡麃各一为祭。《世说补》:王元泽数岁时,客有以一獐一鹿同笼以献,问元泽:何者是獐,何者为鹿。元泽实未识,良久对曰:獐边者是鹿,鹿边者是獐。客大奇之。
《金史·宗雄传》:雄尝走马射三獐,已中其二,复弯弓,马蹶,跃而下,控弦如故,遂彀满步射获之。

獐部杂录

《诗经·召南》:野有死麇,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吕氏春秋·博志篇》:使獐疾走,马弗及至,已而得者,其时顾也。
《易林》:獐鹿雉兔,群聚东圃。
獐鹿逐牧,饱归其居,还于次舍,乐得自如。求獐嘉乡,恶地不行。《淮南子·主术训》:鹿之上山,獐不能跂也。
《抱朴子·登涉篇》:山中寅日,有自称虞吏者,虎也。未日称吏者,獐也。但知其物名,则不能为害。《两同书》:夫山鸡无灵买之者,谓之凤。野麟嘉瑞伤之者,谓之麇。然麟凤有图,麇鸡无识。犹复以真为伪,以伪为真。
《清异录》:道家流书言:獐鹿麂是玉署三牲,神仙所享,故奉道者不忌。
《缃素杂记》:古语云:獐无胆其说,信。然按《字说》云:赤与白为章,獐见章而惑者也,以此知其无胆。《珍珠船》:陶氏云:獐鹿非辰属,八卦无主,故道家听许为脯。

獐部外编

《青州府志》:世传公冶长能解百禽语。云盖当日有一鸱来报,长曰冶长。冶长,南有死獐,子食其肉,我食其肠。长往,果得獐,乃无意饲鸱肠也。鸱怨之,居无何鸱又来报如前。长复往,望见数人围一物而哗。长以为死獐,恐人夺之也。遥呼曰:我击死者。至乃一死人,非獐也,众遂逮长见邑。宰讯之,长告之,故宰不信。适檐前雀噪甚急,宰因问长曰:汝如解禽言,能解此雀来噪者为何事耶。长倾听良久曰:雀云东乡有车粟覆地,来呼众雀往啄之耳。宰使人验之果尔,遂释长系。《搜神后记》:卢充猎,见獐便射,中之。随逐,不觉远。忽见一里门如府舍,问铃下,铃下对曰:崔少府府也。进见少府,少府语充曰:尊府君为索小女婚,故相迎耳。三日婚毕,以车送充至家。

麂部汇考

释名


𪊨〈即古麂字 《山海经》 银麂《宋书》红麂《本草纲目》

麂图


《山海经》《中山经》

女几之山,其兽多闾麋麖麂。暴山,其兽多麋鹿𪊨就。

《宋书》《符瑞志》

银麂,刑罚得中,民不为非则至。
《梦溪笔谈》麂茸可用
北方有麂,黄而无斑,亦鹿之类。角大而有文,莹莹如玉,其茸亦可用。
《尔雅翼》𪊨
𪊨,大麇,毛尾狗足能上木,好作声。《字说》曰:麂虎所在必鸣以告鹿,鹿属冯而安者亦其声几几,然出东南山谷。今有山林处皆有而均,房襄汉间尤多,实獐类也。大獐毛长狗足者,名𪊨。南人往往食其肉而言坚韧不及獐,味美多食之,能动痼疾。其皮作履,舄胜于众皮。又有一种类𪊨而更大,名麖。《山海经》曰:女几之山,其兽多麖𪊨。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麂味甘旨,故从旨。

《集解》

马志曰:麂生东南山谷。苏颂曰:今有山林处皆有之而均,房湘汉间尤多,乃獐类也。按《尔雅》云:麂大,麇旄毛狗足谓毛长也。南人往往食其肉,然坚韧不及獐味美。其皮作履,舄胜于诸皮。又有一种类麂而大者,名麖。不堪药用。《山海经》云:女几之山多麖,麂即此。寇宗奭曰:麂,獐属而小于獐。其口两边有长牙,好斗。其皮为第一,无出其右者,但皮多牙伤痕。其声如击破钹,四方皆有,山深处颇多。李时珍曰:麂居大山中似獐而小牡者,有短角黧色豹脚,脚矮而力劲,善跳越,其行草莽,但循一径。皮极细腻,靴珍之。或云,亦好食蛇。《符瑞志》:有银麂白色,今施州山中出一种红麂红色。

肉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五痔病燥热,以姜醋进之大有效。

头骨气味

辛平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烧灰饮服,治飞尸。

皮主治

李时珍曰:作靴,除湿气,脚痹。

《直省志书》山阴县

越中有三足白麂。

《正字通》鹿部音释

𪊨,音几。《说文》:大麋也。《本草》李时珍曰:𪊨似獐而小牡者,有短角色黑豹脚,脚矮力劲,善跳越,皮细腻。《符瑞志》曰:色白者,曰银𪊨。施州一种色丹者,曰红𪊨。《六书》故曰:麠𪊨同类似鹿而角不岐,毛不斑。麠大𪊨小,麠毛差黑而粗。《尔雅》谓:麠,牛尾一角。𪊨,旄毛狗足皆非。旧注沿《说文》:𪊨,狗足。误。俗省作麂𪊨。

麂部艺文一

《白麂》明·徐渭

《拾遗》有言:微声及祸视尔,霜质秉金畏火,踵白鹿而后来。既已非时,向青草而长麃,庶其得所。

麂部艺文二〈诗〉

《麂》唐·杜甫

永与清溪别,蒙将玉馔俱。无才逐仙隐,不敢恨庖厨。乱世轻全物,微声及祸枢。衣冠兼盗贼,饕餮用斯须。

麂部纪事

《大同志》:晋泰始十年,汶山白马胡恣纵掠诸种夏。刺史皇甫晏表出讨之,别驾王绍等固谏,不从,遂西行。麂入营中,军占以为不祥。晏不悟,其夜所将中州兵蔡雄等反杀,晏众夜乱,不知所为。
《宋书·符瑞志》:元嘉十年十二月,营城县民成公会之于广陵高邮界获白獐麂以献。孝武帝大明元年二月己亥,白麂见会稽诸暨县,获以献。
《十国春秋·闽惠宗本纪》:龙启二年是岁,有野麂入东门。帝曰:朕土地虽小,不可属东麂也。时闽语以两浙为东麂,故及之云。〈注〉后福州卒归吴越,人谓有先兆。

麂部杂录

《补侍儿小名录》:麂行草莽中,畏人,见其迹但循一径无问远近也。村民结绳为缳,置其所行处,麂足一絓则倒悬于枝上,乃生获之。
《清江县志》:旧制贡活麂二只,今文庙丁祭皆以羊代鹿,其无活麂可知。

麂部外编

《五色线》:葛仙翁凭桐木几于女几山学仙,得道后,几化为三足白麂,时出于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