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狐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狐狸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七十卷目录

 豺狼部汇考
  豺图
  狼图
  诗经〈齐风还 豳风狼跋 小雅巷伯〉
  礼记〈月令 内则〉
  周礼〈天官〉
  尔雅〈释兽〉
  山海经〈西山经〉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抱朴子〈对俗篇〉
  瑞应图〈白狼〉
  毛诗陆疏广要〈狼跋其胡〉
  酉阳杂俎〈狼筋狼粪 狼狈〉
  狼星图考
  埤雅〈豺 狼〉
  尔雅翼〈豺 狼〉
  兽经〈豺 狼〉
  本草纲目〈豺释名 集解 肉气味 皮气味 主治 狼释名 集解 狼筋 肉气味 主治 膏主治 发明 牙主治 喉靥主治 皮主治 尾主治 屎主治 屎中骨主治 附方〉
 豺狼部艺文一
  白狼赞          晋郭璞
  中山狼传          阙名
 豺狼部艺文二〈诗〉
  捕狼诗         宋陈师道
 豺狼部纪事
 豺狼部杂录
 豺狼部外编
 狐狸部汇考
  狐图
  黑𤜶图
  九尾狐图
  诗经〈邶风北风 卫风有狐〉
  礼记〈内则〉
  尔雅〈释兽〉
  礼纬〈斗威仪〉
  山海经〈南山经 海外东经〉
  抱朴子〈对俗篇〉
  宋书〈符瑞志〉
  玉历通政经〈白狐〉
  埤雅〈狐〉
  兽经〈元丘校尉〉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胆主治 阴茎气味 主治 头主治 目主治 发明 鼻主治 唇主治 涎液主治 四足主治 皮主治 尾主治 雄狐屎 主治 附方〉

禽虫典第七十卷

豺狼部汇考

释名


〈狼子 《尔雅》  迅《尔雅》
豺狗《尔雅翼》   毛狗《本草纲目》

狼图



《诗经》《齐风·还》《诗经》《齐风·还》

并驱从两狼兮。
〈正义〉释兽云:狼牡獾牝,舍人曰:狼牡,名獾牝。名其膏可煎,和其皮可为裘。故《礼记》狼臅膏,又曰:君之右虎裘,厥左狼裘,是也。〈朱注〉狼似犬,锐头,白颊,高前广后。

《豳风·狼跋》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
〈朱注〉胡颔下悬肉,老狼有胡。进而躐其胡,则退而跲其尾。

《小雅·巷伯》

投畀豺虎,豺虎不食。
〈大全〉说文曰:豺狼属狗声。

《礼记》《月令》

季秋之月,豺乃祭兽戮禽。
〈疏〉禽兽初得皆杀而祭之,后得者杀而不祭也。〈陈注〉祭兽者,祭之于天。戮禽者,杀之以食也。禽者,鸟兽之总名。

《内则》

狼去肠。
〈注〉为不利人也。

取稻米,举糔溲之,小切狼臅膏,以与稻米为酏。
〈注〉狼臅膏,臆中膏也。以煎稻米则似今膏饘矣。此《周礼》酏食也,此酏当从餰。〈疏〉似汉时,膏食以煎膏稻米。〈陈注〉此盖以滫溲稻米之粉,而煎之以膏。

《周礼》《天官》

兽人,冬献狼,夏献麋。
〈订义〉杨谨仲曰:疏谓狼山,兽山主聚,故狼膏聚而温。麋,泽兽,泽主销,故麋膏散而凉。案月令仲冬阴极阳生,而麋角解仲夏阳极阴生,而鹿角解则知狼阳物。其性自温,故冬献之麋,阴物其性自凉。故夏献之非必山主聚,泽主销也。岂山物皆温而泽物皆凉耶。

《尔雅》《释兽》

狼,牡獾,牝狼,其子獥,绝有力迅。
〈疏〉此辨狼之种类也。舍人曰狼牡名獾牝,名狼。其子名獥,绝有力者名迅,孙炎曰:迅疾也。

《山海经》《西山经》

盂山,其兽多白狼。

《汲冢周书》《时训解》

霜降之日,豺乃祭兽豺,不祭兽爪牙。不良。

《大戴礼记》《夏小正》

十月:豺祭兽。善其祭而后食之也。

《抱朴子》《对俗篇》

狐狸豺狼皆寿八百岁,满五百岁则善变,为人形。

《瑞应图》白狼

白狼,王者。仁德明哲则见,又王者进退动准法度则见。

《毛诗·陆疏广要》狼跋其胡

狼牡名獾牝,名狼。其子名獥,有力者名迅。其鸣能小能大,善为小儿啼声以诱人。去数十步止,猛捷者人不能制。其膏可煎,和其皮可为裘。
华谷严氏曰:老狼以贪欲之故陷于机阱。其在机阱之时,欲进则跋躐其胡,欲退则疐跲其尾。求脱不能。喻人有贪欲则陷于患难,进退失措也。瑞应图曰:白狼,王者,仁德明哲则见。一云王者进退动准法度则见。又释文云狼藉草而卧,去则其草秽乱,故曰为狼藉也。

《酉阳杂俎》狼筋狼粪

狼大如狗,苍色,作声诸窍皆沸䏶。中筋大如鸭卵,有犯盗者薰之,当令手挛缩。或言狼筋如织络,小囊虫所作也。狼粪,烟直上烽火用之。

狼狈

或言狼、狈是两物。狈前足绝短,每行常驾于狼腿上。狈失狼则不能动,故世言事乖者称狼狈。
狼星图

《狼星图考》

《宋史·天文志》:狼一星,在东井东南,为野将,主侵掠。色有常,不欲动也。芒角、动摇,则兵起;明盛,兵器贵;移位,人相食;色黄白,为凶;赤,为兵。月犯之,有兵不战,一曰有水事。月食在狼,外国有谋。五星犯之,兵大起,多盗。彗、孛犯之,盗起。客星守之,色黄润,为喜;黑,则有忧。赤云气入,有兵。

《埤雅》

释兽云:豺狗足,豺似狗而长尾。白颊高,前广,后其色黄。季秋取兽四面陈之以祀,其先世谓之豺。祭兽故先王候之以田,《礼记》所谓豺祭兽。然后田猎是也。诗曰:取彼谮人投畀豺虎,豺虎不食,投畀有北,有北不受,投畀有昊。豺虎以杀为性,则宜无所不食。有北以载为德,则宜无所不受。今曰豺虎不食,有北不受,且付昊天。制其罪则恶之至也。记曰好贤如缁衣恶,恶如巷伯,为是故也。然是诗地于四方,止言有北者,有北朔地也。朔地者,宽闲之至,天于四时止。言有昊者,有昊南天也。南天者,辩察之至。汉律捕虎一购钱,三千捕豺一购钱,百豺虎皆害物之尤者。故诗并言之。俗云豺群噬虎,言其健猛且众,可以窘虎也。又曰瘦如豺。豺,柴也。豺体细瘦,故谓之豺。棘人骨立谓之柴。毁义取诸此,旧说豺獭祭天,又或以为皆自祭其先。云疑此二物,祭帝而其先与焉。礼曰: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人而不祭,不若豺獭乎。

狼大如狗,青色,作声诸窍皆沸盖。今训狐鸣则亦后窍应之豺。祭狼卜又善逐兽,皆兽之有才智者,故豺从才,狼从良作也。里语曰狼卜食狼,将远逐食必先倒立以卜所向,故今猎师遇狼辄喜盖。狼之所向,兽之所在也。其灵智如此,故古之造式者,木用槐瘿枣瘤,而以狼牙为柱,取其灵智也。诗美周公不失其圣,正言狼者。虎善拟其前,狼善顾其后,而又灵智有才虽则跋,胡疐尾而不能失其猛,此周大夫之所以譬周公也。还之诗一章曰并驱从两肩兮,二章曰从两牡兮,三章曰从两狼兮。狼物之尤暴戾者,故诗以为后也。古之烽火,用狼粪取其烟。直而聚,虽风吹之不斜。玉藻曰:君之右虎裘厥,左狼裘明以武猛。卫主如此,或曰狼骈胁肠直,其粪烟直为是故也。内则曰狼去肠岂以此欤。孟子曰:养其一指而失其肩背,则为狼疾人也。狼性贪暴,争食以养其口体,而常以害其身。管子曰:举龙章则水行,举虎章则林行,举鸟章则陂行,举蛇章则泽行,举鹊章则陆行,举狼章则山行。诗曰:织文鸟章,举鸟章则陂行。陂,易野也。易野以车为主。元戎十乘以先启行,所谓以车为主也。尔雅曰:郑有囿田,周有焦。护皆易野也,故此诗正言焦。护毛诗草虫经云:老狼项下有袋,求食满腹向前行乃触之,退后又自踏践上,疐其尾进退有患。故诗以况跋前疐后。

《尔雅翼》

豺似狗,牙如锥,足前矮后高,而长尾,其色黄,瘦健。今人称豺狗霜降之日。杀兽四面陈之,世谓之祭兽月。令季秋之月,豺乃祭兽。戮禽盖鳞属则獭正月祭,鱼羽属则鹰七月祭,鸟毛属则豺九月祭。兽戮禽古者禽之别。大曰兽,小曰禽。亦曰四足而毛曰兽,二足而羽曰禽。今豺乃狗类,不应捕,二足,羽应物以小大为别。尔先儒以为祭,与戮禽兽,皆杀之。但兽杀而陈之,禽则杀之而已,不以为祭。又禽兽初得者皆杀而祭之,后得者杀而不祭。详戮禽之文在祭兽之后,则是当祭之时择大兽而祭之,后乃杀戮馀禽而食之。如云鹰乃祭鸟用,始行戮祭则又杀而不食,不应又有戮而不食之事也。其祭世以为祭天,而魏蒋济云豺獭自祭其先,不祭麒麟,然亦非祭天也。豺能为声,故楚穆王豺声而令尹子,上知其忍人也。其肉酸不宜食,盖食虎者,虎见而畏之,且能却物彪。〈莫觊切〉食豺令大志性粗,肉消则定食。豺消,人脂肉损,人神精。刘子曰鹿形似马而迅于马,豺形似犬而健于犬,国有千金之马而无千金之鹿,家有千金之犬而无千金之豺。以犬马有用而豺鹿无用也。世传狗者豺之舅。遇狗辄跪如拜状。猎者不杀豺以为同声,又南方恶豺作声,向人为不祥说。文汉律能捕豺貀,购百钱。

狼贪,兽之猛聚物。不整,故称狼藉,又称粒米。狼戾,周礼王及五等诸侯之出,皆有扶鞭趋避者,号条狼氏,条涤也。谓涤除狼扈道上者,狼好积聚也。故楚语曰:令尹问蓄聚积实如饿豺狼,然是也豺猛而敏,给能自顾其后。《淮南子》曰:鸱视而狼顾。贾谊曰:失时而雨,民且狼顾。周公之东远则四国流言,近则王不知而不失其圣。故以狼跋胡疐尾比之。股中有筋,大如鸡子,又筋满身如织络之状,盗不可辨者。焚狼筋以示之,则为盗者变慄无所容。或曰狼筋者菌之类,非此兽之筋也。还之诗曰:并驱从两肩兮,肩者兽三岁也。次章曰:并驱从两牡兮,牡者兽之父也。末章曰:并驱从两狼兮,狼谓此也,然则前两章肩与牡为何兽。曰:皆狼也。尔雅曰:狼,牡獾,牝狼,其子獥绝有力,迅。兽三岁曰肩总群,兽之名则獥亦肩矣。《末章》言牝狼则前言牡者,狼之牡也。始章从狼之子,次章从其牡,又末章从其牝,然则牝同猛于牡,何为先牡而后牝。盖鸟之类雄贽于雌,兽之类牝猛于牡,以乳护其子,非可得犯也。是以罴为熊之牝,而罴猛于熊,狼为獾之牝,而狼名独著,而虎猛者称乳虎盖其类也。古之君左取狼为裘,又食其肉。《礼记》狼,臅膏是也。狼肠直。故作声诸窍皆沸。边庭候望设狼烟以其直上,风吹不斜也。今马之骏者,溺皆射前足,鹰丑其不坠皆噭撽而去。若箭其骏猛者尤远盖是气烈所发尔。

《兽经》

豺祭以兽其陈也,方秋猎候也。
《尔雅》曰:豺,狗足。《说文》曰:狼属狗声。邢炳《尔雅疏》曰:贪残之兽。《月令》曰:季秋之月,豺祭,兽戮禽。又曰:是月也,天子乃教于田猎。《埤雅》曰:豺獭之祭,皆四面陈之而獭圆布,豺方布。

狼贪兽也,贪而有灵。

《本草纲目》《豺释名》

李时珍曰:按《字说》云豺能胜其类,又知祭兽可谓才矣,故字从才。《埤雅》云豺,柴也。俗云体瘦如柴,是矣。

《集解》

李时珍曰:豺处,处山中有之,狼属也。俗名豺狗,其形似狗而颇白,前矮后高而长尾。其体细瘦而健猛,其毛黄褐色而鬇,其牙如锥而噬物。群行,虎亦畏之。又喜食羊,其声如犬。人恶之,以为引魅不祥。其气臊臭可恶。罗愿云世传狗为豺之舅,见狗辄跪。亦相制耳。

肉气味

酸热有毒。
孟诜曰:豺肉食之,损人精神,消人脂肉,令人瘦。

皮气味

热。

《主治》

苏恭曰:冷痹软脚气,熟之以缠裹,病上即瘥。孟诜曰:疗诸疳痢腹中诸疮,煮汁饮,或烧灰酒服之亦可。傅𧏾齿疮又曰烧灰,和酒灌解槽,牛马便驯良附人。李时珍曰:出总录治小儿,夜啼百法不效。同狼屎中骨烧灰,等分水服。少许即定。

《狼释名》

李时珍曰:《禽书》云狼逐食能倒立,先卜所向,兽之良者也。故字从良。

《集解》

李时珍曰:狼,豺属也。处处有之,北方尤多。喜食之,南人呼为毛狗,是矣。其居有穴。其形大如犬,而锐头,尖喙,白颊骈,胁高,前广,后脚不甚高。能食鸡、鸭、鼠。物其色杂黄黑,亦有苍灰色。其声能大能小,作儿啼以魅人。野狸尤恶,其冬鸣。其肠直故鸣则后窍皆沸。而粪为烽烟直上不斜。其性善顾而食戾践藉。老则其胡如袋,所以跋胡疐尾,进退两患。其象上应奎星,汪颖曰:狈足前短,知食所在。狼足后短,负之而行。故曰狼狈。

狼筋

陈藏器曰:狼筋如织络袋子,又若筋胶,所作大小如鸭卵。人有犯盗者熏之即手脚挛缩,因之获贼也,或言是狼䏶下筋,又言是虫所作。未知孰是。李时珍曰:按李石续《博物志》云,唐时有狼巾一,作狼筋,状如大蜗,两头光,带黄色。有段祐失金帛,集奴婢于庭焚之。一婢脸唇瞤动,乃窃器者此。即陈氏所谓狼筋也。愚谓其事。盖术者所为未必寔有是理,而罗氏尔雅翼解为狼。䏶中筋大于鸡卵,谬矣。

肉气味

咸热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补益五脏,厚肠胃,填骨髓。腹有冷积者宜食之。

膏主治

李时珍曰:补中益气,润燥泽皱,涂诸恶疮。

《发明》

李时珍曰:腊月炼净收之。《礼记》云:小切狼臅膏,与稻米为𩛆。谓以狼胸。臆中膏和米作粥糜也。古人多食狼肉,以膏煎和饮食,故内则食狼去肠。《周礼》兽人,冬献狼,取其膏聚也。诸方亦时用狼之靥、牙、皮、粪,而《本草》并不著。其功用止有陈藏器述。狼筋疑似一说可谓阙矣,今通据饮膳,正要诸书补之云。

牙主治

李时珍曰:出小品诸方,佩之辟邪恶气。刮末水服治猘犬伤。烧灰水服方寸匕治食牛中毒。

喉靥主治

圣惠方云噎病日乾为末,每以半钱入饭内食之妙。

皮主治

《正要》云:暖人辟邪恶气,嗉下皮搓作条,勒头能去风止痛。《淮南毕万术》云:狼皮当户,羊不敢出。

尾主治

正要云系马胸,前辟邪气,令马不惊。

屎主治

外台千金方:瘰𤻤烧灰,油调封之。又治骨哽不下,烧灰水服之。

屎中骨主治

千金方云:小儿夜啼,烧灰,水服二黍米大即定。又能断酒。

《附方》

破伤风,狼虎穿肠骨四钱。炙黄、桑花、蝉蜕各二钱,为末,每服一钱。米汤调下。若口乾者,不治。〈经验方〉

豺狼部艺文一《白狼赞》晋·郭璞

矫矫白狼,有道则游。应符变质,乃衔灵钩。惟德是适,出殷见周。

《中山狼传》阙名

赵简子大猎于中山,虞人导前,嬖奚骖右,捷禽鸷兽应弦而倒者不可胜数。是狼当道,人立而啼。简子怒唾手奋髯,援乌号之弓,挟肃慎氏之矢,一发饮羽,狼失声而逋。简子怒,驱车逐之,惊尘蔽天,十步之外,不辨人马。时,墨者东郭先生,将北适中山以干仕,策蹇驴,囊图书,夙行失道,卒然值之。惶不及避,狼顾而人言曰:先生岂相厄哉。昔隋侯救蛇而获珠,蛇固弗灵于狼也。今日之事,何不使我得早处囊中以延残喘。异时脱颖而出,先生之恩大矣,敢不努力以效隋侯之蛇。先生曰:嘻,私汝狼以犯赵孟,祸且不测,敢望报乎。然墨者之道,兼爱为本,吾固当有以活汝也。遂出图书,空囊橐,徐实狼其中,前虞跋胡,后虞疐尾,三内之而未克,徘徊筹处,追者益近。狼请曰:事急矣。惟先生速图。乃局蹐其四足,索绳于先生束缚之,下首至尾,曲脊掩胡,猬缩蠖屈,蛇盘龟息,以听命先生。先生如其指,入狼于囊,遂括囊口,肩举驴上,引避道左,以待赵人之过。已而简子至,求狼弗得,不胜怒,拔剑斩辕端示先生,骂曰:敢讳狼方向者,有如此辕。先生伏质就地,匍匐以进,跪而言曰:鄙人不慧,将有志于世,奔走四方,实迷其途,又安能指迷于夫子也。然闻之,大道以多岐亡羊。夫羊,一童子可制之,尚以多岐而亡;今狼非羊比也,况中山之岐,可以亡狼者何限。乃区区循大道以求之,不几于守株缘木者乎。况田猎,虞人之所有事也,今兹之失,君请问诸皮冠。行道之人何罪哉。且鄙人虽愚,亦熟知夫狼矣。性贪而狠,助豺为虐,君能除之,固当窥左足以效微劳也,又安敢讳匿其踪迹哉。简子默然,回车就道。先生亦驱驴,兼程而进。良久,羽旄之影渐没,车马之音不闻,狼度简子之去已远,乃作声囊中曰:先生可以留意矣。愿先生出我囊,解我缚,拔流矢我臂,我将逝矣。先生举手出狼,狼出咆哮谓先生曰:适为赵人逐,其来甚远,虽先生生我。然饥馁特甚,使不食,亦终必亡而已矣。与其饿死道路,为乌鸢食,毋宁毙于虞人之手,以俎豆赵孟之堂也。先生既墨者,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又何吝一躯不以啖我而活此微命乎。遂鼓吻奋爪以向先生。先生仓卒以手搏之,且搏且却,拥蔽驴后,狼逐之,便旋而走,自朝至于日中昃,狼终不能有加于先生,先生亦极力为之拒,遂至俱倦,隔驴喘息。先生曰:狼负我。狼负我。狼曰:吾不获食汝不止。相持既久,晷日荐移,先生心口私语曰:天色苟暮,狼若群至,吾死矣夫。绐狼曰:民俗,为疑必询三老,第行矣,求三老而质之,苟谓我当食,我死且无憾。狼大喜,即与偕行。踰时,道无行人,狼馋甚,望见老树僵立路侧,谓先生曰:可问是老。先生曰:草木无知,叩焉何益。狼曰:第问之,彼当为汝言矣。先生不得已,揖老树,具述其始末,问曰:狼当食我邪。树中轰轰有声,如人谓先生曰:是当食汝,且我杏也。往年老圃种我,不过费一核耳,踰年华,再踰年实,三年拱把,十年合抱,于今三十年矣。老圃我食之,老圃之妻子我食之,外至宾客,下至奴仆我食之。又时复鬻我实于市,以规利。其有德于老圃甚腆。今老矣,不能敛华就实,老圃怒,伐我条枚,芟我枝叶,且将售我工师之肆取直焉。噫。以樗朽之材,当桑榆之景,求免于主人斧钺之诛而不可得,汝何德于狼,乃觊倖免乎。言下,狼鼓吻奋瓜以向先生。先生曰:狼爽盟矣,矢询三老,今值其一,何遽见食邪。复与偕行。狼愈馋甚,望见老㹀,曝日败垣中,谓先生曰:可问是老。先生曰:向者草木无知,谬言害事,今牛,又禽兽耳,更何问焉。狼曰:第问之,不问,将咥汝矣。先生不得已,揖老㹀,再述其始末。问曰:狼当食我耶。牛皱眉瞠目,舐鼻张口,向先生作人言曰:是当食汝,我头角茧栗时,筋力颇健,老农钟爱我,使贰群牛,从事于南亩。既壮,群牛日以老惫,我都其事。老农出,我驾车先驱。老农耕,我引犁效力。老农视我如左右手。一岁中,衣食仰我而给,婚姻仰我而毕,赋税仰我而输。今欺我老弱,逐我于野,酸风射眸,寒日吊影,瘦骨如山,老泪如雨,涎垂而不可收,步艰而不可举,皮毛俱亡,疮痍未差。迩闻老农将不利于我,其妻复妒,又朝夕进说其夫曰:牛之一身,无弃物也。其肉可脯,皮可革,骨角可切磋为器。指大儿曰:汝受业庖丁之门有年矣,胡不砺刃于硎以待乎。即是观之,我不知死所矣。夫我有功,老农如是,其大且久,尚将蒙祸;汝何德于狼,乃觊倖免乎。言下,狼又鼓吻奋爪以向先生。先生曰:毋欲速。遥望老子杖藜而来,须眉皓然,衣冠閒雅,盖有道者也。先生且愕且喜,舍狼而前,拜跪涕泣,致辞曰:乞丈人一言而生。丈人问故,先生曰:是狼为赵人窘,几死求救于我,我生之。今反欲咥我,我力求不免,誓决三老。初逢老树,强我问之,草木无知,几杀我。次逢老㹀,强我问之,禽兽无知,又几杀我。今逢丈人,是天未丧斯文也。愿赐一言而生。因顿首杖下,俯伏听命。丈人闻之,欷歔再三。以杖叩狼胫厉声曰:汝误矣。夫人有恩而背之,不祥莫大焉。汝速去。不然将杖杀汝。狼艴然不悦曰:丈人知其一未知其二。初,先生救我,束缚我足,闭我囊中,我局蹐不敢息,又蔓辞以说简子,语剌剌不能休且诋毁我,其意盖将死我于囊,而独窃其利也。是安得不咥。丈人顾先生曰:果如是,亦羿有罪焉。先生不平,具道其囊狼之意。狼亦巧言不已以求胜。丈人曰:是皆不足信也。尝试囊之,我观其状,果困苦否。狼欣然从之。先生囊缚如前,而狼未之知也。丈人附耳曰:有匕首否。先生曰:有。于是出匕。丈人目先生,使引匕摘狼。先生犹豫未忍。丈人抚掌笑曰:禽兽负恩如是,而犹不忍杀。子则仁矣,其如愚何。遂举手助先生操刃,共殪狼,弃道上而去。

豺狼部艺文二〈诗〉《捕狼诗》宋·陈师道

一狼将四子,一岭走千羊。意得无前敌,时乖阙后防。宁知射生手,已发弩机张。会使乌鸢饱,空令豺虎伤。

豺狼部纪事

《地里志》:陕西庆阳府有狼、乳沟,乃稷弃于野。狼乳之地,后人遂以名沟。
《国语》:周穆王征犬戎,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
《穆天子传》:天子射兽得二虎、九狼。乃祭于先王,命庖人熟之。
《述异记》:周幽王时,牛化为虎,羊化为狼,洛南有避狼城。云幽王时群羊为狼食,人故筑城避之。今洛中有狼村,是其处也。
《左传》:宣公四年初,楚司马子良,生子越椒,子文曰:必杀之,是子也。熊虎之状,而豺狼之声,弗杀,必灭若敖氏矣,谚曰:狼子野心,其可畜乎。
《洪范五行传》:秦时,狼入咸阳市。
《汉书·江都易王非传》:非薨,子建嗣,宫人有过,纵狼令齧杀之,建观而大笑。
《张骞传》:大月氏攻杀乌孙王难兜靡,夺其地。子昆莫新生,傅父布就翎侯抱亡置草中,为求食,还,见狼乳之。
《后汉书·五行志》:顺帝阳嘉元年十月中,望都蒲阴狼杀童儿九十七人。时李固对策,引京房《易传》曰:君将无道,害将及人,去之深山全身,厥灾狼食人。陛下觉寤,比求隐滞,故狼灾息。
灵帝建宁中,群狼数十头入晋阳南城门齧人。《林水录》:湿水东北径白狼堆。南魏道武皇帝于是遇白狼之瑞,故斯阜因名焉。
《魏书·穆崇传》:初,太祖避窟咄之难,遣崇还察人心。崇夜至民中,留马与从者,乃微服入其营。会有火光,为舂妾所识,贼皆惊起。崇求从者不得,因匿于坑中,徐乃窃马奔走。宿于大泽,有白狼向崇而号,崇乃觉悟,驰马随狼而走。适去,贼党追者已至,遂得免难。太祖异之,命崇立祀,子孙世奉焉。太和中,追录功臣,以崇配飨。
《灵徵志》:高宗太安三年三月,有白狼一,见于太平郡。议者曰:古今瑞应多矣,然白狼见于成汤之世,故殷道用兴,太平嘉名也。又先帝本封之国而白狼见焉,无穷之徵也。周宣得之而犬戎服。
孝静元象元年正月,有狼入城,至硖石,曹〈疑〉获之。《高车传》:高车,盖古赤狄之馀种也,初号为狄历,北方以为敕勒,诸夏以为高车、丁零。其语略与匈奴同而时有小异,或云其先匈奴之甥也。其种有狄氏、表纥氏、斛律氏、解批氏、护骨氏、异奇斤氏。俗云匈奴单于生二女,姿容甚美,国人皆以为神。单于曰:吾有此女,安可配人,将以与天。乃于国北无人之地,筑高台,置二女其上,曰:请天自迎之。经三年,其母欲迎之,单于曰:不可,未彻之间耳。复一年,乃有一老狼昼夜守台嗥呼,因穿台下为空穴,经时不去。其小女曰:吾父处我于此,欲以与天,而今狼来,或是神物,天使之然。将下就之。其姊大惊曰:此是畜生,无乃辱父母也。妹不从,下为狼妻而产子,后遂滋繁成国,故其人好引声长歌,又似狼嗥。
《隋书·五行志》:武平末,并、肆诸州多狼而食人。《洪范五行传》曰:狼,贪暴之兽,大体以白色为主,兵之表也。又似犬,近犬祸也。京房《易传》曰:君将无道,害将及人,去之深山以全身。厥妖狼食人。时帝任用小人,竞为贪暴,残贼人物,食人之应。寻为周军所灭,兵之象也。《突厥传》:突厥之先,姓阿史那氏,世居金山,工于铁作。金山状如兜鍪,俗呼兜鍪为突厥,因以为号。或云,其先国于西海之上,为邻国所灭,男女无少长尽杀之。至一儿,不忍杀,刖足断臂,弃于大泽中。有一牝狼,每衔肉至其所,此儿因食之,得以不死。其后遂与狼交,狼有孕焉。彼邻国者,复令人杀此儿,而狼在其侧。使者将杀之,其狼若为神所凭,欻然至于海东,止于山上。其山在高昌西北,下有洞穴,狼入其中,遇得平壤茂草,地方二百馀里。其后狼生十男,其一姓阿史那氏,最贤,遂为君长,故牙门建狼头纛,示不忘本也。《册府元龟》:武德三年七月,商州言白狼见。
贞观元年五月,豫州言白狼见。
二年三月,宣州言白狼见。
六月,郭州言白狼见。
九年十一月,瀛州献白狼。
十五年四月,冀州献白狼。
十六年十月,滑州献白狼。
十七年五月,怀州献白狼。
十八年五月,郓州献白狼。
二十年二月,许州获白狼。
《旧唐书·五行志》:永徽中,黑齿常之戍河源军,有狼三头,白昼入军门,射之毙。常之惧,求代。将军李谨代常之军,月馀卒。
《唐书·五行志》:调露元年十一月壬午,秦州神亭治北雾开如日初耀,有白鹿、白狼见。
《张士岩传》:士岩,父亡,庐墓,有虎狼依之。
《旧唐书·程袁师传》:袁师年十二,丧父母,以孝闻,昼夜负土为坟。又葬曾祖父母经二十载,其功始毕。有白狼号鸣于墓侧,诏旌表其门。
《南部新书》:武后时,游击将军朱佛儿于魏。县长寿乡界内,逢白狼驯狎,无惧人意。遂系得送于县,县令孟神符牒称崔融为表贺。
《酉阳杂俎》:临济郡西有狼冢。近世曾有人独行于野,遇狼数十头,其人窘急,遂登草积上。有两狼乃入穴中,负出一老狼。老狼至,以口拔数茎草,群狼遂竟拔之积。将崩遇猎者救之而免其人。相率掘此冢得狼百馀头,杀之。疑老狼即狈也。
《江南野录》:嗣主如南都,诘旦殿廷忽见有残獐一。脚询宿,卫莫知所以,使询陈陶。陶曰:昨暮乃狼星,直日故尔嗣。主叹曰:真鸿儒矣。
《元史·五行志》:至正十年,彰德境内狼狈为害,夜如人形,入人家哭,就人怀抱中取小儿食之。

豺狼部杂录

《礼记·王制》:豺祭兽,然后田猎。
《玉藻》:君之右虎裘,厥左狼裘。〈注〉示威猛之卫也。《周礼·秋官》:条狼氏。〈订义〉郑锷曰:狼之为物,贪且狠。故世有不率教化,不遵检押之人,谓之狼戾条。狼氏掌鞭以禦不率之人,故名条,狼言涤去,其狼戾如逐。狼也条,当为涤器之涤。
《阴符经》:狼犿啮鹤。
《文子·上仁篇》:先王之法豺未祭,兽罝罘不得通于野。贫民饥饿,虎狼厌刍豢。
《庄子·天运篇》:商太宰荡问仁于庄子。庄子曰:虎狼,仁也。曰:何谓也。庄子曰:父子相亲,何为不仁。
《荀子·哀公篇》:士不信悫而有多知能,譬之其豺狼也,不可以身尔也。
《韩子·扬权篇》:豺狼在牢,其羊不繁。
《吕氏春秋·明理篇》:至乱之化,有狼入于国。
《汉书·韩安国传》:语曰:虽有亲父,安知不为虎。虽有亲兄,安知不为狼。
《易林》:雉兔之东,狼虎所食。贪饕凶恶,不可止息。养虎牧狼,还自贼伤。
虎狼结谋,相聚为保,思嚼牛羊,道绝不通,伤我商人。牧羊逢狼,虽忧不伤。
逐兔驱狼,避去不祥。
羊惊狼虎,耸耳群聚。
狼惊吾马,虎盗我子悲恨咎。
白虎黑狼,伏伺山阳,遮遏牛羊,病我商人。
三虎搏狼,力不相当,如摧腐枯,一击破亡。
老狼白驹,长尾大狐,前颠却踬,进退遇祟。
鹿生泽陂,豺伤其麑,泣血独哀。
虎脱我舆,狼取我袍,亡马失财。
臭彘腐木,与狼相辅。
《淮南子·说山训》:人众则食狼,狈众则食人。
《淮南毕万术》:取狼皮以当空户,则羊畏不敢出。扬子《法言·渊骞篇》:周之顺、赧,以成周而西倾;秦之惠文、昭襄,以西山而东并,孰愈。曰:周也羊,秦也狼。然则狼愈欤。曰:羊、狼一也。
《后汉书·张纲传》:豺狼当道,安问狐狸。
《刘陶传》:虎豹窟于麑场,豺狼乳于春囿。
《盐铁论》:辞小取大,鸡廉狼吞。
《抱朴子·登涉篇》:山中寅日有自称当路君者,狼也。但知其物名,则不能为害。
《酉阳杂俎》:江南无狼。
《感应类从志》:狼皮在槽,马不食谷。〈注〉以鼠狼皮挂马上,或云置谷上,马不咬谷也。
《缃素杂记》:陆贾传云:声名籍甚,谓积累声名之多也。或曰:声名藉甚,谓狼藉甚盛也。苏鹗解狼藉者,物杂乱之貌。狼谓豺狼也,藉者,藉也。言狼起卧游戏多藉,其草而草皆杂乱,遂成狼藉之名藉。为籍者,遂其语顺也。
《玉笑零音》:黄狼不解,变天禄。
《贤奕》:或言狼狈是两物。狈前足绝短,每行常驾两狼。失狼不能动,故世言事乖者称狼狈。
狼善视。

豺狼部外编

《春秋纬》:汤帝白狼握禹箓。
《竹书纪年》:殷商成汤有神牵白狼衔驹而入商朝。《宋书·王懿传》:懿,字仲德,太原祁人。自言汉司徒元弟幽州刺史懋七世孙也。祖宏,事石季龙;父苗,事苻坚,皆为二千石。仲德少沈审,有意略,通阴阳,解声律。苻氏之败,仲德年十七,与兄睿同起义兵,与慕容垂战,败;仲德被重创走,与家属相失。路经大泽,不能前,困卧林中。忽有青衣童儿骑牛行,见仲德,问曰:食未。仲德告饥。儿去,顷之复来,携食与之。仲德食毕欲行,会水潦暴至,莫知所如。有一白狼至前,仰天而号,号讫,衔仲德衣,因渡水;仲德随之,获济,与睿相及。宋元嘉九年,为镇北将军、徐州刺史。明年,加领兖州刺史。仲德三临徐州,威德著于彭城,立佛寺作白狼、童子像于塔中,以河北所遇也。十三年,进号镇北大将军。十五年,卒,谥曰桓侯。亦于庙立白狼、童子坛,每祭必祠之。
《太平御览》:薛延陀部落尝有一客乞食于主人,主人引与入帐,命妻具馔。其妻顾视客乃狼头人也。主人不之觉,妻与邻人共视之。狼头人巳食主人而去,众相与逐之。至郁督军山见二人追者,告其故。二人曰:我是也,我即神人。薛延陀当灭,我来取之。追者惧而反走。
《巴西侯传》:吴郡张鋋开元中行次巴西,巴西侯邀鋋,又令左右邀沧浪君。久之,有一人衣苍,其质魁岸曰:沧浪君也。既坐,饮酒命乐。众尽醉而皆卧于榻。鋋悸而寤有一巨猿,状如人,醉盖所谓巴西侯也。又一狼所谓沧浪君也。
《曲沃县志》:明崇祯间,岁大饥,人相食。县东二十里吉璧庄牧竖名苍苍者,姓失。每夙出暮还,其妻问曰:而夙出暮还,顾安所得食乎。曰:食人。妻曰:人可食与。曰:明午且食汝。妻惊问故。曰:前过土地祠,见狼皮一偶憩其上。忽寝熟,既寤变狼,不知其为狼也。出而食人,傍晚至祠,皮蜕复人,我亦不知其为人也。泯泯昏昏,日复如是,明午且食汝,汝恐不免。虽然吾弗忍,诘朝可束刍为汝状,纳豕肚其内。汝必无出言。毕径去妻,惊甚走告。邻媪且信且否。第曰:汝试为之。其妻如其言为备越。明日键牖以觇动静,日亭午,果有一狼跃墙入,频以头触牖,弗得。入转搏束刍攫食,既毕复跃墙出。其妻大呼,邻众邻众沓至内,有壮者尾其后,妻亦随之。至祠见狼,方伏地,妻猛扑尾绝跋扈载奔。自是不复归,舍乡人后见狼无尾者,即呼其名,掉头去。不顾亦不噬,迄今父老犹能道之。

狐狸部汇考

《释名》

元丘校尉《兽经》  黄狐《本草纲目》
黑狐《本草纲目》  白狐《本草纲目》

九尾狐图


黑狐图黑狐图

《诗经》《邶风·北风》黑狐图

《诗经》《邶风·北风》《诗经》《邶风·北风》

莫赤匪狐。
〈朱注〉狐,兽名,似犬,黄赤色,不祥之物。人所恶见者也。所见无非此物,则国将危乱可知。

《卫风·有狐》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朱注〉狐者妖媚之兽,绥绥独行求匹之貌。国乱民散,丧其妃耦,有寡妇见鳏夫而欲嫁之。故托言有狐独行,而忧其无裳也。〈大全〉华谷严氏曰:狐性淫,又多疑,绥绥然独行而迟疑。有求匹之意,喻无妻之人也。本草曰:狐鼻尖,尾大,善为妖魅。

《礼记》《内则》

狸去正脊,狐去首。
〈注〉为不利于人。

《尔雅》《释兽》

狸、狐、貒,貈丑。其足蹯。
〈注〉皆有掌蹯。

其迹𠫗。
〈注〉𠫗,指头处〈疏〉说文云蹯,掌也。此四兽之类皆有掌蹯。宣三年,《左传》云宰夫胹熊蹯是其类也,其指头著地处名𠫗。

《礼纬》《斗威仪》

君乘水而王其政。和平则景云至,北海输以文狐。

《山海经》《南山经》

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
郭曰:亦有青丘国,在海外。《水经》云即《上林赋》云,秋田于青丘兽,即九尾狐啖其肉。令人不逢妖邪之气,或曰蛊蛊毒。任臣案孝,经援神契,德至鸟兽,则狐九尾田俅。子曰:殷汤为天子,白狐九尾孙氏瑞应。图曰:王者不倾于色,则九尾狐至。又曰王法修明三才得所九尾狐。至春秋运斗枢云玑星得则狐九尾。又王会解青丘狐,九尾乃青丘国也。两青丘皆有九尾狐,此所未审。

《海外东经》

青丘国,其狐四足九尾。
郭曰:汲郡竹书曰:柏杼子征于东海,及三寿得一狐,九尾。即此类也。《任臣案》瑞应图九尾狐六合一,同则见。文王时,东方归之。《吕氏春秋》禹行涂山乃有白狐九尾,造于禹涂山。人歌之曰:绥绥白狐,九尾庞庞。成王时,青丘贡九尾狐,见逸周书。

《抱朴子》《对俗篇》

狐狸、豺、狼皆寿八百岁,满五百岁则善变为人形。

《宋书》《符瑞志》

白狐,王者仁智则至。

《玉历通政经》白狐

白狐至国民利,不至下骄恣。

《埤雅》

䄏兽也。鬼所乘之。有三德,其色中和。小前大后。死则丘首。狐性好疑,貈性好睡,又皆藏兽,故狐貉之厚以居而祭蜡息民以狐裘也。素问曰:其主狐貉变化不藏。《终南》一章曰锦衣狐裘,二章曰黻衣绣裳。锦衣狐裘言燕服也。黻衣绣裳言祭服也。《尔雅》曰:衮黻也,衮衣谓之黻衣,犹衮冕谓之黻冕也。襄公能取周地,始为诸侯受显服,故是诗卒章言衮衣。衮衣即序所谓显服。旧说狐有媚珠,又曰狐礼北斗而灵善变化,其为物妖淫。故诗又以刺恶所谓雄狐绥绥是也。雄狐说者以为牡狐,非是宜读如狐不二雄之雄。雄狐,君之象也。又曰: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在彼淇厉,在彼淇侧。言狐之为物在山者也。今反在淇梁、淇厉、淇侧,则失其常居矣。虽失其常居,然犹不失其常匹。卫之男女失时丧其妃耦,则曾反狐之不若也。《易》曰:小狐汔济濡,其尾小者材不足也。狐者志不果也,材不足,志不果,是以几济而有濡尾之难。故彖曰:不绩终也。亦其尾重善濡溺。故易正以为象俚语曰:狐欲渡河,无如尾何是也。礼曰:君衣狐白裘,锦衣以裼之不曰白狐裘,而曰衣狐。白者,盖天下无粹白狐,而有粹白之裘者。掇之众白也。故传曰良裘非一狐之腋。颜师古曰:狐白谓狐腋下之皮,其毛纯白,集以为裘,轻柔难得,故贵也。管子曰:狐白应阴阳之变,六月而一见。然则白狐盖有之矣,非常有也。《说文》曰:狐从孤省。狐性疑,疑则不可以合类,故从孤省也。犬性独,狐性孤,羊性群,鹿性丽。《说文》曰鹿之性见食急,则必旅行丽旅行也。诗曰:儦儦俟俟,或群或友,则以鹿性旅行。故趋则儦儦,行则俟俟也。毛诗传曰兽三曰群,二曰友类从曰燕识。戊己不衔泥,狐潜上伏不越度。《阡陌》又曰狐狼知虚,实虎豹识冲。破盖实,即孤也。狼狐搏物,皆以虚击。狐从孤,省又或以此故也。音胡疑词也。

《兽经》元丘校尉

狐恶其类,鬼所乘也。一名元丘,校尉千年变淫妇。
郭氏《元中记》曰:千岁之狐为淫妇,百岁之狐为美女。《名山记》曰:狐者,先古之淫妇也。其名曰紫化而为狐,故其性多自称阿紫。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埤雅》云狐,孤也。狐性疑,疑则不可以合类。故其字从孤省。或云狐知虚实,以虚击实,实即孤也。故从孤亦通。

《集解》

陶弘景曰:江东无狐,狐出北方及益州。形似狸而黄,善为魅。苏恭曰:形似小黄狗而鼻尖,尾大全不似狸。苏颂曰:今江南亦时有之,汴洛尤多。北土作鲙生食之。其性多疑审听,故捕者多用罝。李时珍曰:狐南北皆有之,北方最多。有黄、黑、白三种。白色者尤稀,尾有白钱文者亦佳。日伏于穴,夜出窃食。声如婴儿,气极臊烈,毛皮可为裘。其腋毛纯白,谓之狐白。或云狐知上伏不度阡陌。或云狐善听冰。或云狐有媚珠。或云狐至百岁礼北极而变化为男女淫妇以惑人,又能击尾出火。或云狐魅畏狗,千年老狐惟以千年枯木,然照则见真形。或云犀角置穴,狐不敢归。保鼎曰:狐魅之状见人,或叉手有礼,或祇揖无度,或静处独语,或裸形见人也。

肉气味

甘温无毒。
孟诜曰有小毒。《礼记》云食狐去首,为害人也。

《主治》

曰:同肠作臛食,治疮疥,久不瘥。孟诜曰:煮炙食补虚损及五脏。邪气患蛊毒寒热者宜多服之。苏颂曰:作脍生食,暖中去风,补虚劳。

胆主治

苏颂曰:出续传信方人卒暴亡,即取雄狐胆温水研灌入喉即活。移时者无及矣。李时珍曰:辟邪疟解酒毒。《毕万术》云:狐血渍黍,令人不醉。《高诱注》云:以狐血渍黍米麦门,冬阴乾为丸,饮时以一丸置舌下,含之令人不醉。

阴茎气味

甘微寒有毒。
孙思邈曰:有小毒。

《主治》

《别录》曰:女子绝产,阴中痒。小儿阴㿗卵肿。李时珍曰:妇人阴脱。

头主治

李时珍曰千金方烧之辟邪,同狸头。烧灰傅瘰𤻤。

目主治

李时珍曰破伤中风。

《发明》

李时珍曰:狐目治破伤风。方见刘氏保寿堂方云神效无比。腊月收取狐目阴乾,临时用二目一副,炭火微烧,存性研末无灰,酒服之。又《淮南毕万术》云狐目狸脑鼠,去其穴,谓涂穴辟鼠也。

鼻主治

李时珍曰:狐魅病同豹鼻煮食。

唇主治

圣惠方,恶刺入肉杵烂和盐封之。

涎液主治

入媚药。

四足主治

李时珍曰:痔漏下血。

皮主治

李时珍曰:辟邪魅。

尾主治

日华曰:烧灰辟恶。

雄狐屎

苏恭曰:在竹木及石上尖头者是也。

《主治》

《别录》曰:烧之辟恶。苏恭曰:去瘟疫,气苏颂。曰:治肝气心痛,颜色苍苍如死灰,喉如喘息者。以二升烧灰和姜黄三两捣末,空腹酒下。方寸匕日再甚,效千金方疗恶刺入肉,烧腊月猪脂封之。

《附方》

狐肉羹治惊痫恍惚,语言错谬,歌笑无度及五脏积冷蛊毒寒热诸病。用狐肉一片及五脏治净入豉汁煮熟。入五味作羹,或作粥食。京中以羊骨汁、鲫鱼代豉汁,亦妙。〈食医心镜〉
劳疟瘴疟。野狐肝一具,阴乾。重五日五更初北斗下受气为末,粳米作丸,菉豆大,每以一丸绯帛裹系手中指,男左女右。〈圣惠方〉
鬼疟寒热。野狐肝胆一具,新瓶内阴乾。阿魏一分为末醋糊丸,芡子大。发时男左女右,把一丸嗅之,仍以绯帛包一丸系手中指。〈圣惠方〉
中恶蛊毒。腊月狐肠烧末,水服方寸匕。〈千金方〉牛病疫疾。恭曰:狐肠烧灰水灌之,胜獭也。
狐胆丸治邪疟发作。无时狐胆一个,朱砂砒霜各半两,阿魏、麝香、黄丹、菉豆粉各一分为末。五月五日午时,粽子尖和,丸梧子大,空心,及发前冷醋汤服二丸。忌热物。〈圣惠方〉
小儿阴肿,狐阴茎炙为末,空心酒服。〈千金方〉
痔漏反花泻血者用狐手足一副阴乾,穿山甲猬皮各三两,黄明胶、白附子、五灵脂、蜀乌头、川芎、藭乳香、各二两,剉细入砂锅。内固济候,乾炭火锻红为末。入木香末一两,以芫荽煎酒调下二钱。日三服,屡效。〈永类钤方〉
鬼疟寒热:雄狐屎、蝙蝠屎各一分为末。醋糊丸芡子大发时,男左女右,手把一丸嗅之。
一切恶瘘中有冷瘜肉者,用正月狐粪乾末,食前新汲水下一钱。匕日二服。〈千金方〉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狐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