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熊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六十七卷目录

 貘部汇考
  貘图
  尔雅〈释兽〉
  新论〈殊好〉
  酉阳杂俎〈貊膏〉
  埤雅〈貘〉
  尔雅翼〈貘〉
  兽经〈貊苍白〉
  本草纲目〈集解 皮主治 膏主治 尿主治〉
 貘部艺文
  貘屏赞〈并序〉     唐白居易
 貘部纪事
 貘部外编
 貔貅部汇考
  貔图
  书经〈牧誓〉
  诗经〈大雅韩奕〉
  尔雅〈释兽〉
  毛诗陆疏广要〈献其貔皮〉
  尔雅翼〈貔〉
 貔貅部艺文
 貔貅部纪事
 貔貅部杂录
 熊罴部汇考
  熊图
  青熊图
  罴图
  诗经〈大雅韩奕〉
  尔雅〈释兽〉
  孝经纬〈援神契〉
  山海经〈西山经 中山经〉
  宋书〈符瑞志〉
  异苑〈杂论熊二则〉
  齐民要术〈蒸熊法〉
  毛诗陆疏广要〈有熊有罴〉
  酉阳杂俎〈熊胆〉
  埤雅〈熊 罴〉
  尔雅翼〈熊 罴〉
  三才图会〈青熊〉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附录 脂释名 修治 气味 主治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掌修治 主治 胆 气味 主治 发明 脑髓主治 血主治 骨主治 附方〉
 熊罴部艺文一
  谢赉熊白启       梁刘孝威
  罴说          唐柳宗元
  罴说          宋陈师道
 熊罴部艺文二〈诗〉
  落日射罴         梁元帝
  熊            唐李峤
  王世赏席上题林良鹰熊图 明李东阳
 熊罴部纪事
 熊罴部杂录
 熊罴部外编

禽虫典第六十七卷

貘部汇考

释名


白豹《尔雅》   貊《新论》

貘图


《尔雅》《释兽》

貘,白豹。
〈注〉似熊,小头,卑脚,黑白驳,能舐食铜铁及竹骨。骨节强直,中实少髓,皮辟湿。或曰豹白色者别名貘。〈疏〉貘一名白豹。《字林》云似熊而白黄,出蜀郡。一曰白豹。

《新论》殊好

走貊美铁。

《酉阳杂俎》貊膏

貊泽大如犬,其膏宣利。以手所承及于铜铁瓦器中贮悉透。以骨盛则不漏。

《埤雅》

貘兽似熊,象鼻,犀目,狮首,豺发,小头,卑脚,黑白驳。能舐食铜铁及竹骨实无髓。皮辟温湿以为坐毯,卧褥,则消膜外之气。字从膜省盖以此也。尔雅曰:貘,白豹;虪,黑虎。《蜀都赋》云戟食铁之兽,即貘是也。刘子曰:飞鼯甘烟,走貘美铁,所居隔绝,嗜好不同,未足怪也。旧说貘粪为兵,可以切玉,其溺又能消铁为水。

《尔雅翼》

貘,白豹,似罴而小卑脚,黑白驳,能舐食铜铁及竹骨。节强直,中实少髓,皮辟湿寝。其皮可以驱瘟疠。貘今出建宁郡,毛黑白,臆似熊而小。能食蛇,以舌舐铁可顿进数十斤。溺能消铁为水,有误食针铁在腹者,服其溺则化取其粪为刀,可以切玉。夫玉乃阳气之精莹,物无能胜焉。铁为至刚,能断制万物。然后与之相磨则玉无所损,而铁之磨者屑然。今以貘化铁则玉可切,铁不可挫此类之不可推者也。详此物之性,舌能舐铁,溺能消铁,则一体之间疑皆胜铁。兵疑无所投其刃。《蜀都赋》乃云:戟食铁之兽,不应有是戟。盖若戟楮师声子手之戟,敌而取之,或者其肠自能制铁,其理间亦可以兵剸也。《神异经》曰:南有兽曰齧铁,大如水牛,色如漆,食铁饮水。其粪可作兵器,其利如刚。王子年《拾遗记》曰:昆吾山有大兽形如兔,毛色如金。雌者如银,食丹石、铜、铁。昔吴国武库兵铁食尽,检库穴得双兔,一白一黄。杀之,开其腹而有铁胆肾,乃铸胆肾以为剑。雄号干将,雌号镆铘,可以切玉断犀。古称周之时昆吾氏献切玉刀,盖用其山之石,若铜铁不必,皆以兔也。此二兽大小与貘异,而其劲健盖亦貘之类,故附著之上。《林赋》云:其兽则庸毛貘犛。郭氏又云:或曰貘白色者,别名豸。《说文》曰:貘似熊而黄色,或黑色,出蜀中。今蜀人云峨眉山中多有之。其上浮屠所居往往有悬釜,而炊者惧铁器为所食。皮如火色,深黑。唐世多画貘作屏,白居易有赞序之。今黔蜀中时有之,象鼻、犀目、牛尾、虎足。土人鼎釜多为所食,颇为山居之患,亦以为药。其齿骨极坚,以刀斧锤锻,铁皆碎落。火不能烧,人得之诈为佛牙、佛骨以诳俚俗。唐永徽元年,吐火罗献大兽如驼,高七尺,日行三百里,食铜铁。

《兽经》貊苍白

苍白曰貊。
广志曰:貊,色苍,白其皮温煖。《南中八郡志》曰貊大如驴,状似熊,多力,食铁。所触物无不拉。

《本草纲目》《集解》

苏颂曰:郭璞云似熊而头小,脚卑,黑白驳,文毛浅,有光泽,能舐食铜铁及竹骨、蛇虺。或云与尔雅貘白豹同名,唐世多画貘作屏,白乐天有赞序之。今黔蜀及峨眉山中时有貘,颇为山居之患,亦捕以为药。李时珍曰:世传羚羊角能碎金刚石者,即此物相畏耳。按说文云貘似熊,黄白色,出蜀中南。《中志》云貘大如驴,状似熊,苍白色,多力,舐铁消十斤。其皮温煖。

皮主治

苏颂曰:寝之可驱瘟疠,辟湿气、邪气。

膏主治

治痈肿,能透肌骨。
李时珍曰:段成式云貘膏性利铜铁,瓦器盛之悉透,惟以骨盛则不漏。

尿主治

吞铜铁入腹中者,水和服之即化为水。

貘部艺文《貘屏赞》〈并序〉     唐白居易

貘者,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南方山谷中。寝其皮,辟瘟图,其形辟邪。予旧病头风,每寝息常以小屏卫。其首适遇画工,偶令写之。按《山海经》,此兽食铁与铜,不食他物。因有所感遂为赞焉。

邈哉奇兽生于南国,其名曰貘。非铁不食。昔在上古,人心忠质征伐。教令自天子出剑戟省用铜铁羡溢。貘当是时饱食终日。三代以降王法不一。铄铁为兵,范铜为佛,佛像日益兵刃。日滋何山不划,何谷不隳。铢铜寸铁,罔有孑遗,悲哉。彼貘无乃馁,而呜呼匪貘之悲,惟时之悲。

貘部纪事

《旧唐书·薛万彻传》:万彻、兄万均卒后。太宗尝召司徒长孙无忌等十馀人宴于丹霄殿,各赐以貘皮。万彻预焉太宗意在赐万彻,而误呼万均。因怆然曰:万均。朕之勋旧,不幸早亡,不觉呼名,岂其魂灵欲朕之赐也。因令取貘皮呼万均以同赐,而焚之于前。侍坐者无不感叹。
《物类相感志》:昔闵氏误吞针入腹,刺血盈盘以貘溺服之,其针消矣。

貘部外编

《神异经》:西荒之中有兽焉,长短如人,著败衣手,虎爪名貘。欲食人脑,或舌出盘地丈馀。人先闻声,烧火石以投其舌乃死。不然食人脑矣。

貔貅部汇考

释名


《书经》     白狐《尔雅》
〈貔子 《尔雅》  执夷《毛诗·陆疏广要》白罴《毛诗·陆疏广要》

貔图


《书经》《牧誓》

如虎,如貔。
〈孔注〉执夷,虎属也。

《诗经》《大雅·韩奕》

献其貔皮。
〈正义〉貔,虎豹之属。

《尔雅》《释兽》

貔,白狐。其子
〈疏〉字林云:貔,豹属,一名白狐。其子名

《毛诗·陆疏广要》献其貔皮

貔似虎,或曰似熊,一名执夷,一名白狐。其子为,辽东人谓之白罴。
貔亦作,即白狐也。《书》云如虎、如貔于商郊。庄子曰:丰狐文罴,搏于山林,伏于岩穴。夜行昼居,求食江河之上。

《尔雅翼》

貔豹属猛兽,出貉国,一名执夷,一名白狐。郭璞云:书称猛兽,如虎如貔。貔盖豹属,亦曰执夷。白狐之云,似是而非。
貔貅部艺文《貔赞》晋·郭璞
书称猛士,如虎如貔。貔盖豹属,亦曰执夷。白狐之云,似是而非。

貔貅部纪事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有熊氏,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

貔貅部杂录

《礼记·曲礼》:前有挚兽,则载貔貅。〈注〉挚兽,虎狼之属,貔貅亦有威猛。举此使众知为备,但不知为载其皮,为画其形耳。

熊罴部汇考

释名


黄罴《诗经》   狗〈熊子 《尔雅》
《尔雅》    魋《尔雅》
豭罴《尔雅》注〉  黄熊《左传》
赤熊《孝经·援神契》赤罴《毛诗·陆疏广要》
白罴《尔雅翼》  猪熊《本草纲目》
人熊《本草纲目》 马熊《本草纲目》

罴图


青熊图青熊图

《诗经》《大雅·韩奕》青熊图

《诗经》《大雅·韩奕》《诗经》《大雅·韩奕》

赤豹黄罴。
〈正义〉罴有黄有赤,罴大于熊。

《尔雅》《释兽》

熊虎丑,其子狗,绝有力羬。
〈疏〉丑类也,熊虎之类。其子名狗,绝有力,名羬。

罴,如熊,黄白文。
〈注〉似熊,而长头高脚,猛憨多力,能拔树木。关西呼曰:豭罴。〈疏〉舍人云:罴如熊,色黄白也。

魋,如小熊,窃毛而黄。
〈注〉今建平山中有此兽,状如熊而小,毛麆浅赤黄色,俗呼为赤熊。〈疏〉窃浅也,兽如小熊,浅毛而黄者,名魋。

《孝经纬》《援神契》

神灵滋液,百珍宝用,则赤熊见。

《山海经》《西山经》

嶓冢之山,其兽多犀兕熊罴。

《中山经》

鬲山,其兽多熊罴。

《宋书》《符瑞志》

赤熊,佞人远,奸猾息,则入国。

《异苑》《杂论熊二则》

熊兽藏于山穴,穴里不得见,秽及伤残。见则舍穴外死。人欲捕者,便令一人卧其藏内,馀伴执杖隐在崖侧。熊辄共舆出,人不致伤损。傍人仍得骋其矛。熊无穴,或居大树孔中。东土呼熊为子路,以物击树。云:子路可起于是,便下不呼则不动也。

《齐民要术》《蒸熊法》

《食经》曰:蒸熊法:取三升肉,熊一头,净治,煮令不腥熊半熟,以豉清渍之一宿。生秫米二升,勿近水,净拭,以豉汁浓者二升渍米,令色黄赤,炊作饭。以葱白长二寸一升,细切盐、橘皮各二升,盐三合,合和之,著甑中蒸之,取熟。蒸羊、肫、鹅、鸭,悉如此。一本:用猪膏三升,豉汁一升,合洒之。用橘皮一升。

《毛诗·陆疏广要》有熊有罴

熊能攀缘,上高树。见人则颠倒自投地,而下冬多入穴,而蛰始春而出。脂谓之熊白罴,有黄罴、有赤罴,大于熊。其脂如熊,白而粗理,不如熊白美也。
《抱朴子》云:熊寿五百岁能化为狐狸。
按熊罴确是二物,若云熊是其雄,罴则熊之雌者。猎人不能辨,姑妄言之也。又释兽云魋如小熊,窃毛而黄郭。注云今建平山中有此兽,状如熊而小,毛麆浅,赤黄色,俗呼为赤熊。《酉阳杂俎》高宗时,伽毗叶国献天铁熊,擒白象、狮子。此又熊罴之异种也。

《酉阳杂俎》熊胆

熊胆春在首,夏在腹,秋在左足,冬在右足。

《埤雅》

熊似豕,坚中山居冬蛰。当心有白脂,如玉味,甚美。俗呼熊白。好举木而引气,谓之熊经,庄子所谓熊经鸟伸是也。冬蛰不食,饥则自舐其掌,故其美在掌。而孟子曰:熊掌亦我所欲也。周官大射诸侯则共熊侯、豹侯。盖诸侯服猛下王德一等。故其所射共熊豹之侯而已。又曰田猎则设熊席以莅众,尚毅故也。亦以其温。传曰君居则狐裘,坐则熊席。考工记曰:龙旂九斿以象大火也,鸟旟七斿以象鹑火也,熊旂六斿以象伐也,龟蛇四斿以象营室也。说者曰:龙旂东方也,故象苍龙宿之数,其斿九熊旂西方也,故象白虎宿之数其斿六。鸟旟正南方之物也,故象朱鸟宿之数其斿七。龟旐正北方之物也,故象元武宿之数其斿四。案旂象、大火旟象、鹑火旂象、伐旐象,营室义不在斿犹之龙旂养信。而荀子曰:龙旂九斿以养信也。许慎曰:熊旂五斿以象伐。按熊旂五斿则《考工》所记六斿,误矣。巾车掌王之五路,建太常以祀建大旂,以宾建大赤,以朝建大白,以即戎建大麾,以田太常象天有日月焉。大旂象,东方即旂是也。大赤象,南方即旟是也。大白象,秋一名旂大麾象,冬一名旐太常。大旂盖言其名大赤大白,盖言其色。大麾则又以用言互相备也。《书》曰:左仗黄钺,右秉白旄,以麾以大赤照上,则龙旂青可知矣。以大白照下,则龟旐黑可知矣。《尔雅》曰:缁广充幅长寻,曰旐是也。郑云:九旂之帛皆用绛。不知郑氏所云何所据,而言然。鬼谷子曰:分威法伏熊,说者以熊之击搏先伏而后动。字说曰:熊强,毅有所堪,能而可以其物火之。罴亦熊类,而又强焉,然可罔也。

释兽云罴似熊而大,为兽亦坚中,长首,高脚。纵目能缘能立,遇人则擘而攫之。俗云熊罴眼直恶人横目。淮南子曰:熊罴之动以攫搏,兕牛之动以抵触。是也其白生于心之下肓之上,亦如熊白而粗,秋冬则有,春夏则亡。猛憨多力能拔大木,故《书》曰:以有熊罴之士,不二心之臣。熊罴之士以力言也。《诗》曰:维熊。维罴,男子之祥维虺。维蛇,女子之祥熊。罴,阳物也,强力壮毅,故为男子之祥。虺蛇,阴物也,柔弱隐伏,故为女子之祥。盖人之精神与天地阴阳流通,故梦之吉凶各以其类。至俗说熊罴富脂,至春臕痒。即登高木自坠谓之扑臕,旧说狮子、虎见之而伏,豹见之而瞑,罴见之而跃。

《尔雅翼》

熊类,犬豕人,足黑色。春出冬蛰,轻捷,好缘高木。见人自投而下。亦以革厚而筋驽,用此自快。故称熊经鸟伸养熊者。亦日捶之,以为不捶则有病猎者。刺其革不可得入。随即有膏膜之古称,熊白此膏之在背也。寒月则有,暑月即无。《淮南子》曰:无角者膏,而无前有角者脂,而无后无角者犬豕之属,肥从前起者也。有角者,犛羊之属。肥从后起者也。又方冬唯自舐其掌,故其掌特美,烹之难熟。晋灵公杀宰夫之〈如之切〉熊蹯不熟者,而楚成见围,请食熊蹯,而死以其难熟冀于外救也。古以熊配虎为旗,又以为王射之。侯又以皮为冠,执罼者冠之谓之旄头。乘舆之出则前旄头而后豹尾。盖乘舆,黄旄,内羽、仗斑,弓前左罼有䍐执罼者。冠熊皮冠谓之旄头,而豹尾者则取象于豹之尾也。必取熊豹者,盖熊于山中。行数十里悉有跧伏之所,必在山岩枯木中。山民谓之熊馆。惟虎出百里之外则迷所出道路。熊出而不迷,故开道者首熊以出焉。豹之为物,往而能反,故曰:狐死首丘,豹死首山。豹往而能反,故殿后者豹尾,以入焉。说文熊然属足,似鹿,熊性坚中,故称贤而能强,称壮而能杰也。

罴似熊,白文,长头,高脚,猛憨多力,能拔木。关西呼曰:豭罴盖罴乃熊类。古言熊者率与罴连,言之如称、如熊、如罴,维熊、维罴,非熊、非罴。赵襄子射熊,罴是也,今猎者。熊有两种。猪熊,其形如猪。马熊,其形如马。各有牝牡,问以罴,则云熊是其雄,罴则熊之雌者。罴力尤猛。或曰:罴大于熊为罴之雄,而称熊犹羖为羭之牯,而称羖兕为犀之牸,而称兕也盖皆相类。而为牝牡犹麋与鹿交,鳅与鱼游。然其脂如熊白,而粗理不如。熊白,美也。柳宗元《罴说》称鹿畏貙,貙畏虎,虎畏罴,罴之状被发人立。绝有力,而甚害人。则罴之力非熊比矣。韩奕称韩土之乐有熊,有罴,有猫,有虎叙所多有者耳。而终章曰:献其貔皮赤豹,黄罴,又谓之白罴。又云罴有黄罴,有赤罴。禹贡梁州贡熊罴、狐狸。是中国常贡北追貊之国,自以所有而献。所谓各以其所,贡宝为贽。如犬戎氏以白狼、白鹿献穆王也。《王会篇》东湖黄罴成王,献此兽。《周礼》穴氏掌攻,蛰兽各以其物。火之谓:熊,罴之属。冬藏者,烧其所食之物。于其穴外,以诱出之。故熊、罴皆以从火。罴又皆罔也。后郑解罗氏蜡则于罗,襦引火田之事也。以为今俗放火。张罗其遗教说者,以为汉之俗间在上放火于下。张罗承之以取禽兽。是《周礼》之遗教。

《三才图会》青熊

青山中有青熊者,周成王之时天下太平,东夷之人不屠,何献也。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熊者,雄也。熊字篆文,象形。俗呼熊为猪熊。罴为人熊马,熊各因形似以为别也。《述异记》云在陆曰熊,在水曰能,即鲧所化者。故熊字从能,狒狒亦名人熊。

《集解》

《别录》曰:熊生雍州山谷,十一月取之。
陶弘景曰:今东西诸山皆有之,自非易得。
苏颂曰:今雍洛河东及怀庆卫山中皆有之,形类大豕而性轻捷,好攀缘。上高木见人则颠倒自投于地。冬蛰入穴,春月乃出。其足名蹯,为八珍之一。古人重之,然腼之难熟。熊性恶盐,食之即死。出《淮南子》。李时珍曰:熊如大豕而竖目,人足,黑色。春夏臕肥,时皮厚,筋弩。每举木引气或堕地,自快。俗呼跌臕。即庄子所谓熊经鸟伸也。冬月蛰时不食,饥则舐其掌,故其美。在掌谓之熊蹯。其行山中,虽数千里必有跧伏之所。在山岩枯木中,人谓之熊馆。刘敬叔《异苑》云熊,性恶秽物,及伤残。捕者置此物于穴则舍穴自死,或为棘刺所伤出血。爪之至骨即毙也。熊罴皆壮毅之物,属阳。故书以喻不二心之臣。而诗以为男子之祥也。

《附录》

李时珍曰:熊、罴、魋三种,一类也。如豕,色黑者,熊也,大而色黄。白者,罴也,小而色黄。赤者,魋也,建平人呼魋为赤熊。陆玑谓罴为黄熊,是矣。罴头长,脚高猛,憨多力,能拔树木,虎亦畏之。遇人则人立而攫之,故俗呼为人熊。关西呼豭罴。罗愿尔雅翼云熊有猪熊形,如豕。有马熊形,如马,即罴也。或云罴即熊之雌者,其白如熊白,而理粗味减,功用亦同。

《脂释名》

陶弘景曰:脂即熊白,乃背上肪色,白如玉,味甚美。寒月则有,夏月则无。其腹中肪及身中脂煎鍊过。亦可作药而不中啖。

《修治》

雷敩曰:凡取得,每一斤入生椒十四个,同鍊过器盛
收之。

气味

甘,微寒无毒。
《别录》曰:微温。
日华曰:凉,其脂燃灯,烟损人眼,令失光明。

《主治》

《本经》曰:治风痹,不仁筋。急五脏腹中积,聚寒热。羸瘦头,疡白,秃面,上皯疱。久服强志,不饥,轻身长年。《别录》曰:饮食呕吐。
日华曰:治风补虚损杀劳,虫酒鍊服之。
苏恭曰:长发令黑,悦泽人面。
药性云治面上皯勠及疮。

肉气味

甘平无毒。
《别录》曰:微温。
陶弘景曰:有痼疾不可食,熊肉令终身不除。
张鼎曰:若腹中有积聚寒热者,食之永不除也。十月勿食之,伤神。

《主治》

孙思邈曰:治风痹筋骨,不仁功。与脂同。
孟诜曰:补虚羸。

《发明》

李时珍曰:按刘河间云熊肉振羸,兔目明视。因其气有馀以补不足也。

《掌修治》

圣惠方云熊掌难胹,得酒醋水三件同煮熟即大如皮毬也。

《主治》

日华曰:食之可禦风寒,益气力。

苏颂曰:熊胆阴乾用,然多伪者。但取一粟许,滴水中一道。若线不散者为真。
李时珍曰:按钱乙云熊胆佳者通明。每以米粒点水中运转如飞者良。馀胆亦转,但缓。尔周密《齐东野语》云熊胆善辟尘。试之以净水,一器尘幕其上,投胆米许,则凝尘豁然而开也。

气味

苦寒无毒。
甄权曰:恶防己地黄。

《主治》

苏恭曰:治时气,热盛变为黄疸。暑月久痢,疳𧏾心痛疰忤。
日华曰:治诸疳耳、鼻疮、恶疮、杀虫。
孟诜曰:小儿惊痫,瘈疭以竹,沥化两豆许服之。去心中涎,甚良。
李时珍曰:退热清心,平肝明目,去翳杀蛸虫。

《发明》

李时珍曰:熊胆苦,入心寒胜热,手少阴厥,阴足阳明,经药也。故能凉心平肝,杀虫为惊痫,疰忤翳障疳痔虫蛔痛之剂焉。

脑髓主治

苏恭曰:治诸聋。
日华曰:疗头、旋摩顶,去白秃风屑,生发。

血主治

苏恭曰治小儿客忤。

骨主治

孟诜曰:作汤浴历节风及小儿客忤。

《附方》

赤目、障翳。熊胆丸每以胆少许,化开入冰片一二片,铜器点之,绝奇。或泪痒,加生姜粉些须。〈齐东野语〉初生目闭,由胎中受热也。以熊胆少许蒸水洗之,一日七八次。如三日不开,服四物,加甘草天花粉。〈全幼心鉴〉小儿鼻蚀。熊胆半分汤化抹之。〈圣惠方〉
十年痔疮,熊胆涂之神效,一切方不及也。〈外台〉肠风痔瘘,熊胆半两入片脑少许,研和猪胆汁涂之。〈寿域方〉
虫心痛。熊胆一,大豆和水服之大效。〈外台〉小儿惊痫方见主治。
风虫牙痛。熊胆三钱,片脑四分,每以猪胆汁调少许搽之。〈摄生方〉
水弩射人。熊胆涂之,更以雄黄同酒磨服,即愈。〈斗门方〉诸疳羸瘦。熊胆使君子末等分研匀,瓷器蒸溶蒸饼丸,麻子大,每米饮下二十丸。〈保幼大全〉

熊罴部艺文一《谢赉熊白启》梁·刘孝威

窃以馆有射熊之名,台无走狗之号。上林绝胡人之搏禁地。无张京之犯,而突出羽川来。攀御槛光踰厚,璧殆获朱公之价色。丽烛银将堪穆王之宝。

《罴说》唐·柳宗元

鹿畏貙,貙畏虎,虎畏罴。罴之状,披发人立,绝有力而甚害人焉。楚之南有猎者,能吹竹为百兽之音。尝云持弓矢罂火而即之山,为鹿鸣以感其类,伺其至,发火而射之。貙闻其鹿也,趋而至。其人恐,因为虎而骇之。貙走而虎至,愈恐,则又为罴。虎亦亡去。罴闻而求其类,至则人也,捽搏挽裂而食之。今夫不善内而恃外者,未有不为罴之食也。

《罴说》宋·陈师道

晋人大猎以五犬逐一罴。罴鸷而力,长于用大。所与敌者皆天下彊有力也。犬弱而健巧于用小,顾左而右逐,前而后罴不能搏也。行不数十里,罴败而伏犬,更前而杀之。兽之鸷者爪莫如虎,齿莫如豕,而罴食之。故称勇力必曰罴,罴而受制于犬者,遇非其敌。困于群也。诗云忧心悄悄愠于群小罴之谓矣。
熊罴部艺文二〈诗〉《落日射罴》元帝
促燕引枚邹,中园观兽侯。日度棚阴广,风横旗影浮。移竿标入箭,叠鼓送争筹。附枝时可息,言从清夜游。

《熊》唐·李峤

导洛宜阳古,乘春别馆前。昭仪忠汉日,太傅翊周年。列射三侯满,兴师七步旋。莫言舒紫褥,犹异饮清泉。

《王世赏席上题林良鹰熊图》明·李东阳

坡蛇连延出林麓,孤鹰盘拿熊缩伏。金眸耀日开苍烟,健尾捎风起平陆。由来异物乃同性,意气飞扬两撑矗。山跑野掠纷路岐,何事相逢辄相肉。侧睨翻疑批亢来,迅步直欲空壁逐。乾坤苍茫色惨淡,落木萧飕满空谷。群豺敛迹百鸟停,万里长空齐注目。是谁画者诚崛奇,笔势似与渠争速。坐间宾客皆起避,阶下儿童骇将蹴。当筵看画催索诗,卷帙不待高阁束。平生搏击非我才,欲赋真愁成刻鹄。微酣对此发双竖,酒令诗筹复相督。顿令拙劣成粗豪,一饮步兵三百斛。

熊罴部纪事

《史记·五帝本纪》:黄帝有熊氏,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
《淮南子·道应训》:纣拘文王于羑里。于是散宜生乃以千金求天下之珍怪,得黄罴,以献于纣。纣见而说之,乃免其身。
《史记·齐世家》:西伯将出猎,卜之,曰所获非龙非螭,非虎非罴;所获霸王之辅。于是猎,果遇太公于渭之阳,与语大悦,载与俱归,立为师。
《周礼·夏官》: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元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难,以索室驱疫。〈注〉郑锷曰:熊之为物猛而有威,百兽畏之。蒙熊皮所以为威也。《汲冢周书·王会解》:不屠何青,能东胡黄罴。
《穆天子传》:舂山,百兽所聚也。爰有赤豹熊罴。
《燕书》:郑伯卒,庶孽夺正,公子互争。及厉公自栎入国,将尽戮诸公族悬剑于国门,且下令曰:敢争者斩子俞。弥见公曰:君能如此,过文王远矣。文王之威能行天下而独不行于周宗。故其孙子之蕃、兄弟之国者,十有五人。姬姓之国者四十人。此无他亲,亲也。今君欲兵之,非威胜文王乎。公艴然见乎色曰:大夫言固善,如仪亹之党,何子俞。弥曰:郑之公族尽二人党邪,君奈何歼之。臣所居之。南有山曰阳都之山,甚深,群熊萃焉。熊性恶血,偶度绝壑,棘刺胁血,见若濡缕。熊亟爪之,血愈滋,爪之不已,肤成坎原。原如泉涌,熊不能禁,剜去其创而血弗息,竟擢肾肠以死。郑之公族犹一体也,今公子互争不问小大尽刘,无乃与前事类耶。
《左传》:文公元年,楚子将以商臣为太子,既又欲立王子职而黜商臣。商臣以宫甲围成王,王请食熊蹯而死,弗听王,缢谥之曰成。
宣公二年,晋灵公不君,宰夫胹熊蹯不熟,杀之,寘诸畚,使妇人载以过朝。
《辟寒》:周灵王起昆昭之台,设狐腋素裘紫罴大褥。二人以指弹席而暄风入室。
《左传》:昭公七年,郑子产聘于晋,晋侯有疾,韩宣子逆客,私焉。曰:寡君寝疾,于今三月。并走群望,有加而无瘳,今梦黄熊入于寝门,其何厉鬼。对曰:以君之明,子为大政,其何厉之有,昔尧殛鲧于羽山,其神化为黄熊,实为夏郊,三代祀之,晋为盟主,其或者未之祀乎,韩子祀夏郊,晋侯有间。
《琐语》:晋平公梦见赤熊窥屏,恶之而有病,使问子产。子产曰:昔共工之御曰浮游既败于颛顼,自没沉涯之渊。其色赤状如熊,其言善笑,其行善顾,其状如熊。常为天下祟,见之堂则王天下者,死见堂下则邦人,骇见门则近臣,忧见庭则无伤。窥君之屏病而无伤,祭颛顼共工则瘳。公如其言而疾间。
《史记·扁鹊传》:赵简子疾,五日不知人,大夫皆惧。于是召扁鹊。扁鹊入视病,出,董安于问扁鹊。扁鹊曰:血脉治也,而何怪。昔秦穆公尝如此,七日而寤。寤之日,告公孙支与子舆曰:我之帝所甚乐。吾所以久者,适有所学也。帝告我:晋国且大乱,五世不安;其后将霸,未老而死;霸者之子且令尔国男女无别。公孙支书而藏之,秦策夫。献公之乱,文公之霸,而襄公败秦师于殽而归纵淫,此子之所闻。今主君之病与之同,不出三日必间,间必有言也。居二日半,简子寤。语诸大夫曰:我之帝所甚乐,与百神游于钧天,广乐九奏万舞,不类三代之乐,其声动心。有一熊欲攫我,帝命我射之,中熊,熊死。有罴来,我又射之,中罴,罴死。帝甚喜,赐我二笥,皆有副。
《西京杂记》:广陵王胥于文帝别圃学格熊,后遂能空手格熊,莫不绝脰。
《汉书·五行志》:昭帝时,昌邑王贺闻人声曰熊,视而见大熊。左右莫见,以问郎中令龚遂,遂曰:熊,山野之兽,而来入宫室,王独见之,此天戒大王,恐宫室将空,危亡象也。贺不改寤,后卒失国。
《冯昭仪传》:孝元冯昭仪,平帝祖母也。元帝即位二年,以选入后宫。时父奉世为执金吾。昭仪始为长使,数月至美人,后五年就馆生男,拜为倢伃。时父奉世为右将军光禄勋,奉世长男野王为左冯翊,父子并居朝廷,议者以为器能当其位,非用女宠故也。而冯倢伃内宠与傅昭仪等。建昭中,上幸虎圈斗兽,后宫皆坐。熊佚出圈,攀槛欲上殿。左右贵人傅昭仪等皆惊走,冯倢伃直前当熊而立,左右格杀熊。上问:人情惊惧,何故前当熊。倢伃对曰:猛兽得人而止,妾恐熊至御坐,故以身当之。元帝嗟叹,以此倍敬重焉。傅昭仪等皆惭。
《飞燕遗事》:赵飞,燕女弟。居昭阳殿中,设玉床白象牙簟绿熊席。席毛长二尺馀,人眠而拥毛自蔽。望之不能见,坐则没膝,其中杂熏诸香。一坐此席,馀香百日不歇。
《魏略》:大秦国出元熊赤螭。
《建武故事》:咸和七年,左右启以米饴熊。上曰:此无益而费于谷,且是恶兽所不宜畜。遣使打杀以肉赐左右。
《晋书·苻健载记》:健字建业,洪第三子也。初,母羌氏梦大熊而孕之,及长,勇果便弓马。
《搜神后记》:晋升平中,有人入山射鹿,忽堕一坎,窅然深绝。内有数头熊子。须臾,有一大熊来入,瞪视此人。人谓必以害己。良久,出藏果,分与诸子。末后作一分,置此人前。此人饥甚,于是冒死取啖之。既而转相狎习。熊母每旦出,觅果食还,辄分此人,赖以延命。熊子后大,其母一一负之而出。子既尽,人分死坎中,穷无出路。熊母寻复还入,坐人边。人解其意,便抱熊足,于是跃出。竟得无他。
《宋书·符瑞志》:宋文帝元嘉二十年十二月,白熊见新安歙县,太守刘元度以献。
《南齐书·陈显达传》:显达归心太祖,迁中护军,转护军将军。上即位后,御膳不宰牲,显达上熊烝一盘,上即以充饭。
《魏书·于栗磾传》:栗磾,武艺过人。太祖田于白登山,见熊将数子,顾谓栗磾曰:卿勇干如此,宁能搏之乎。对曰:天地之性,人为贵。若搏之不胜,岂不虚毙一壮士。自可驱至御前,坐而制之。寻皆擒获。太祖顾而谢之。《北史·王罴传》:罴镇华州。齐神武遣韩轨、司马子如从河东宵济袭罴,罴不觉。比晓,轨众已乘梯入城。罴尚卧未起,闻阁外汹汹有声,便袒身露髻徒跣,持一白棒,大呼而出,谓曰:老罴当道卧,貉子那得过。敌见,惊退。
《隋书·五行志》:梁邵陵王纶。太清中,遇侯景之乱,将兵援台城。至钟山,有蛰熊无何至,齧纶所乘马。毛虫之孽也。纶寻为王僧辩所败,亡至南阳,为西魏所杀。《酉阳杂俎》:高宗时,加毗叶国献天铁熊,擒白象、狮子。《珍珠船》:韦庶人妹,以熊枕宜男。
《旧唐书·五行志》:开元三年,有熊白昼入广陵城,月馀,都督李处鉴卒。
《酉阳杂俎》:宁王常猎于鄠县界,搜林,忽见草中一匮,扃锁甚固。王命发视之,乃一少女也。问其所自,女言姓莫氏,叔伯庄居。昨夜遇光火贼,贼中二人是僧,因劫某至此。动婉含嚬,冶态横生。王惊悦之,乃载以后乘。时慕荦者方生获一熊,置匮中,如旧锁之。时上方求极色,王以莫氏衣冠子女,即日表上之,具其所由。上令充才人。经三日,京兆奏:鄠县食店,有僧二人,以钱一万独赁店一日一夜。言作法事,唯舁一匮入店中。夜久,腷膊有声。店户人怪日出不启门,撤户视之,有熊冲人走出。二僧已死,骸骨悉露。上知之,大笑。书报宁王,云宁哥大能处置此僧也。莫才人能为秦声,当时号莫才人啭焉。
《资暇录》:贞元初,穆宁为和州刺史,其子故宛陵尚书。及给事以下尚未分官列侍。宁前时,穆氏家法切峻。宁命诸子直馔不如意则杖之。诸子将至,直日必探求珍异罗于鼎俎之前,竞新其味,计无不为。然而未尝免笞叱之过者。一日给事直馔鼎,前有熊白及鹿。脩忽曰白肥而脩瘠,相滋其宜乎。遂同试曰:甚异。常品即以白裹,脩改之而进宁果,再饱宛陵与诸季望给事甚形美色。曰非唯免笞兼,当受赏给。事颇亦自得宁饭,讫戒使令曰:谁直可与杖俱来。于是罚如常数,给事将拜杖,遽命前曰:有此味,奚进之晚耶。于是闻者笑而传之。
《唐书·柳公绰传》:子仲郢,字谕蒙。母韩,即皋女也,善训子,故仲郢幼嗜学,尝和熊胆丸,使夜咀咽以助勤。《地理志》:河东道厥土贡熊鞟。
岚州楼烦郡土贡熊鞟。
河北道平州北平郡土贡熊鞟。
山南道夔州云安郡土贡熊罴。
《辽史·兴宗本纪》:重熙五年九月癸巳,猎黄花山,获熊三十六,赏猎人有差。冬十月丁未,幸南京。辛亥,曲赦析津府境内囚。壬子,御元和殿,以《日射三十六熊赋》《幸燕诗》试进士于廷;赐冯立、赵徽四十九人进士第。以冯立为右补阙,赵徽以下皆为太子中舍,赐绯衣、银鱼,遂大宴。御试进士自此始。
《道宗本纪》:清宁八年秋七月甲子,射熊于外室剌。咸雍元年秋七月丙子,以皇太后射获熊,赏赉百官有差。
《陶朱新录》:绍兴己酉,永嘉火灾,前数日有熊自楠溪之江浒跃入小舟,渡至城下。初不惧人,命猎士杀之。时高开府世,则寓城中谓其倅赵允蹈曰:熊于字为能火,郡中宜慎火,烛笑不以为然,已而延烧官民舍什七八,独州治存焉。
《宋史·五行志》:乾道十年,滁州有熊虎同入樵民舍,夜,自相搏死。
《金史·施宜生传》:宜生试《一日获熊三十六赋》擢第一人。
《见闻录》:弘治最为盛世,而一时奇变。如九年八月十三日西直门外走出黑熊一只,扒蹑上城,唾口行走,当被官军赶逐下地。咬死并伤男子各一人。熊者,阳物,在山强力壮,毅山野之兽也。而突出上城且为人患,近毛孽也。
《定州志》:万历十三年秋八月,有熊入州境,熊自西山来至于位村。获之,是后多火。灾人以为熊能火之应。销夏道姑庵其地,四崖陡立,高数百丈,在大石洞中。东西各有石廊,夹廊巨木万馀,挺森茂蓊密,苍然黝碧。黄熊、紫猿与猩猩之属白日跳梁啼啸于交柯积荫间,见人视不去。
《虎苑》:肇庆人言其乡有人善捕虎,夜持药矢丛林中,聚薪燃火。有虎与熊偕来附火,人潜发矢射中熊喉,熊拔矢怒视虎已。而痛甚,即拔巨木击虎,虎死。熊继之亡,两获焉。

熊罴部杂录

《诗经·小雅·斯干章》:吉梦维何,维熊维罴,
大人占之,维熊维罴,男子之祥。
《小雅·大东章》:舟人之子,熊罴是裘。〈毛传〉舟人,舟楫之人。熊罴是裘,言富也。笺舟作周裘作求。言周世之子孙退在贱官,使捕熊罴在冥氏穴氏之职。今朱注从传。《大雅·韩奕章》:有熊有罴。
《周礼·天官》:司裘,王大射,则共虎侯,熊侯,豹侯,诸侯则共熊侯,豹侯。〈订义〉贾氏曰:虎熊豹是猛兽。
《春官》:司常,熊虎为旗。〈订义〉项氏曰:熊虎西方之兽,熊毅猛师都谓乡,遂大夫统众而为军将者也。
《仪礼·乡射礼》:凡侯,天子熊侯,白质。
《商子·画策篇》:虎豹熊罴而无敌,有必胜之理也。《易林》:左抱金玉,右得熊足,常盈不亡,获心所欲。虎豹熊罴,游戏山谷。
左有噬熊,右有齧虎,前触铁矛,后踬强弩,无可抵者。《淮南子·说山训》:熊罴之动以攫搏。〈注〉攫拨也,熊罴多力,故能拨攫有所搏也。《说林训》:爱熊而食之盐,爱獭而饮之酒,虽欲养之,非其道。〈注〉熊食盐而死,獭饮酒而败,故曰非其道。《兵略训》:今夫虎豹便捷,熊罴多力,然而人食其肉而席其革者,不能通其知而壹其力也。
《博物志》:妇人妊娠不欲,令见丑恶物异类鸟兽,食当避其异常。味不欲,令见熊罴虎豹及食牛心、白犬肉、鲤鱼头。
《抱朴子·广譬篇》:熊罴不校捷于狐狸。
《避暑录话》《左氏记》:晋平公梦黄熊事亦见《国语》二本。皆作熊字韦氏国语注,遂以为熊罴之熊。杜预于左氏不言何物。世多疑熊当如尔雅鳖,三足为能之能。谓传写有衍文,据陆德明左氏释文直以为能,字音奴来,反则固已,云尔不知以意。删其文耶,或别有据也。余考古文熊、能二字,本通用,故贤能之能字书以为兽名,坚中而强力则熊也。是熊字或为能,能字或为熊。初未尝有别。熊罴之熊,能鳖之能,二物共一名,各随其所。称则何必更论衍文,正当读为能尔。宋莒公兄弟留意小学,虽补注《国语》略能辨之,以正韦氏之误,然意不尽,彻终不免改熊为能也。
《暇日记》:钱乙言熊胆奇药,家有小儿不可无此佳者。色通明,如米粒,用草莛点入水转如飞。惟性急者良,馀胆入水亦能转,但缓耳。
《偃曝谈馀》:熊得人辄搔人喉,若腋令笑。人仆舌舐面血以为快。人屏气佯死乃弃去,还视之再三。人苏欲起逃去,追而扼之。山民习其状能脱于死。
《空同子》:负劲气者有非威之威,是故熊豹之皮不上蚁。
《怀麓堂诗话》:熊蹯鸡蹠筋骨,有馀而肉味绝少。好奇者不能舍之,而不足以厌饫天下。
《贤奕》:象胆按四时在四足,熊胆亦在四足。

熊罴部外编

《述异记》:尧使鲧治洪水,不胜其任,遂诛。鲧于羽山,化为黄熊,入于羽泉。今会稽祭禹庙,不用熊。曰黄能,即黄熊也。陆居曰熊,水居曰能。
《诚斋杂记》:禹治水过轘辕山,化为熊。谓涂山氏女曰:闻鼓声乃来。饷禹排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作熊惭而去,至嵩山下化为石,方孕启。
《异苑》:元嘉三年,邵陵高平黄秀无故入山,经日不还。其儿根生寻觅,见秀蹲空树中,从头至腰毛色如熊。问其何故,答云天谪我如此,汝但自去。儿哀恸而归,逾年伐山人见之,其形尽为熊矣。
《巴西侯传》:吴郡张鋋开元中行次巴西,巴西侯邀鋋,又令左右邀六雄将军。久之乃至,赑然其状曰:六雄将军既坐饮酒。命乐众尽醉,而皆卧于榻。鋋悸而寤见一巨猿,状如人醉,盖所谓巴西侯也。又见巨熊卧于前者,盖所谓六雄将军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