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豹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六十六卷目录

 豹部汇考
  豹图
  赤豹图
  尔雅〈释地〉
  山海经〈西山经 中山经〉
  洞冥记〈青豹〉
  毛诗陆疏广要〈羔裘豹饰〉
  埤雅〈豹〉
  尔雅翼〈豹 豹尾〉
  兽经〈廉兽〉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脂主治 鼻主治 头骨主治 皮〉
  直省志书〈登州府〉
 豹部艺文一
  管窥豹赋         唐吕温
 豹部艺文二〈诗〉
  豹            唐李峤
  腊日观咸宁王部曲娑勒擒豹歌 卢纶
  文豹篇赠王介夫     宋梅尧臣
 豹部纪事
 豹部杂录
 豹部外编

禽虫典第六十六卷

豹部汇考

释名


元豹《山海经》   程《埤雅》
失刺孙《本草纲目》 土豹《本草纲目》
金钱豹《本草纲目》 艾叶豹《本草纲目》
金线豹《本草纲目》 水豹《本草纲目》
海豹《登州府志》

赤豹图



《尔雅》《释地》《尔雅》《释地》

东北之美者,有斥山之文皮焉。
〈注〉虎豹之属,皮有缛綵者。

《山海经》《西山经》

女床之山,其兽多虎豹犀兕。
南山,上多丹粟。丹水出焉,北流注于渭。兽多猛豹。
〈注〉猛豹似熊而小,能食蛇,食铜钱。

《中山经》

荆山,多虎豹。
女几之山,其兽多豹虎。
风雨之山,多麈豹。
菫理之山,多豹虎。
即谷之山,多元豹。

《洞冥记》青豹

青豹,出浪坂之山,状如虎,色如翠。以之为脯,食之不愚。

《毛诗·陆疏广要》羔裘豹饰

豹赤色,毛赤而文黑,谓之赤豹。毛白而文黑谓之白豹。
《易》云:君子豹,变其文蔚也。《本草图经》云:豹皮,人寝可以驱湿。《疠王会篇》云:屠州有黑豹、白豹,别名貘。今出建宁郡,毛黑白。臆似熊而小,能食蛇。以舌舐铁,可顿进数十斤,溺能消铁为水。《礼书》云豹,取其
武而有文。
《笺传》诸家所载:豹有赤豹、白豹、黑豹、青豹、土豹、元豹。凡六种未见黄色者。惟《本草衍义》云毛赤黄耳。《毛诗·韩奕篇》祇载赤豹、若豹、饰豹、褒豹袪之类。并未详何色,或因裘色不同而裼之。各异耶,尔雅所载貘白豹不过一种。

《埤雅》

豹花如钱,黑而小于虎,文易曰君子豹变,小人革面。言能革小人之面而已。召南之事是也。《古今注》曰豹尾,车周制也。所以象君子豹变。尾言谦也。晋人刺在位,不恤其民,其诗一章曰:羔裘豹袪,自我人居。居二章曰羔裘豹褒自我人究,究言大夫体柔,以刚文之而已。今其用暴如此,则非所以称。其服也居,居以言不通究,究以言不恕。豹袪下大夫也,豹褒上大夫也。诗曰羔裘豹饰豹。饰又言国君体柔而文之以刚,其义上达也。玉藻曰:狐青裘豹褒元绡衣以裼之羔裘,豹饰缁衣以裼之,则豹饰明,非褒矣。《毛诗传》曰饰谓缘以豹皮,则缘盖言领人君之服也。管子曰:上大夫豹饰列大夫,豹幨此齐一时之数,非古也。古云虎豹之驹未成,文已有食牛之气,及长退毛,然后疏朗焕散,盖亦养而成之。传曰文豹隐雾十日不食,故以泽其衣毛成其文彩,殆谓是也。语曰豹死留皮,人死留名,故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广志》曰狐死首丘,豹死首山。言不忘本也。豹一名程。列子朋曰程生马。古诗曰饿狼食不足,饥豹食有馀,言狼贪豹廉,有所程度。而食。其字从勺,当为是也。一曰从勺豹之勺犹虎之拟也。《字说》云虎、豹、狸皆能勺物,而取焉大者犹勺,而取不足为大也。小者虽勺,而取所取小矣不足言也。故于豹言勺博物志豹死守窟淮南子曰猬使虎申蛇令豹止物,各有所制也。

《尔雅翼》

豹似虎,而圈文有数种。有赤豹。《山海经》泰山多赤豹。诗云赤豹黄罴陆。《玑疏》云尾赤而文黑谓之赤豹。有元豹。《山海经》云幽都之山有元虎,有元豹。《王令篇》云屠州有黑豹,有白豹,别名貘。《淮南》曰军正执虎,豹皮以正其众豹尾,车周制也。象君子豹变以其尾言谦也。古者军正建之汉,大驾属车八十一乘,作三行。尚书、御史乘之最后。一乘县豹尾,豹尾以前皆为省中。《周礼》云射以皮饰侯。《诗》云羔裘豹饰楚豹。《舄琐》语云范献子猎遗其豹冠。

豹尾

乘舆之出前旄头,而后豹尾。豹尾者取象于豹之尾也。必取豹者盖豹之为物往而能反。故曰狐死首丘,豹死首山,往而能反,故殿后者豹尾以入焉。

《兽经》廉兽

豹,廉兽也,廉而有文。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豹性暴,故曰豹按《许氏说文》云豹之脊长。行则脊隆豸,豸然具司杀之。形故字从豸从勺。《王氏字说》云豹性勺物而取程度而食。故字从勺又名曰程。《列子》云青宁生程,程生马。《沈氏笔谈》云秦人谓豹为程,至今延州犹然。东吴人谓之失剌孙。

《集解》

陶弘景曰:豹,至稀。有入用亦鲜,惟尾可贵。
苏恭曰:阴阳家有豹尾,神车驾卤簿有豹尾。车名可尊重耳,真豹尾有何可贵,未审陶据奚说。
苏颂曰:今河洛唐郢间或有之,然豹有数种。《山海经》有元豹诗。有赤豹尾赤而文黑也。尔雅有白豹即貘也。毛白而文黑,郭璞注云:貘能食铜铁,与貘同名不知入药。果用何类,古今医方鲜见之。
寇宗奭曰:豹毛赤黄其文黑,如钱而中空,比比相次。又有土豹,毛更无文色,亦不赤。其形亦小,此各有种,非能变形也。圣人假喻耳,恐医家不知,故书之。李时珍曰:豹,辽东及西南诸山时有之。状似虎而小,白面团头。自惜其毛采,其文如钱者曰金钱豹,宜为裘。如艾叶者曰艾叶豹次之。又西域有金线豹,文如金线,海中有水豹,上应箕宿。《禽虫述》云:虎生三子,一为豹,则豹有变者。寇氏未知尔豹畏蛇,与䶂鼠而狮駮渠搜能食之。豹胎至美为八,珍之一。

肉气味

酸平无毒。
孙思邈曰:温微毒,正月勿食。伤神损寿。

《主治》

《别录》曰:安五脏,补绝伤轻身益气,冬食利人。
日华曰:壮筋骨,强志气,耐寒暑,令人猛健。
孙思邈曰:辟鬼魅神邪,宜肾。

《发明》

孟诜曰:豹肉令人志性粗豪,食之便觉。少顷消化乃
定,久食亦然。
寇宗奭曰:此兽猛捷过虎,故能安五脏,补绝伤轻身。壮筋骨也。

脂主治

孟诜曰:合生发膏,朝涂暮生。
李时珍曰:亦入面脂。

鼻主治

陈藏器曰:狐魅同狐,鼻水煮服。
李时珍曰:按《外台治》梦与鬼交,及狐狸精魅载崔氏。方中用之。

头骨主治

孟诜曰:烧灰淋汁,去头风白屑。
李时珍曰:出五行志作枕辟邪。

陈藏器曰:不可藉睡,令人神惊其毛入,人疮中有毒。李时珍曰:按《林邑记》云广西南界有唼腊,虫食死人尸,不可驱逐。惟以豹皮覆之,则畏而不来。

《直省志书》登州府

海豹出宁海,其大如豹。文身五色,丛居水涯,常以一豹护守,如雁奴之类。其皮可饰鞍褥。
豹部艺文一《管窥豹赋》〈以管中窥豹时见一斑为韵〉唐吕温
管实圆通,豹称奇质,将窃窥以无视,果遇文而得一。言如立信,初云必有可观,美在其中,终荷守而勿失,奚执虚而莫见。谅衡〈一作冲〉空而有窥,注目每思。其〈一作夫〉破竹专心,常切于主皮,故得精神靡怠,盼睐无亏,辨或未分,岂敢因小人所视,言如有准。安得谓童子何知事不可轻,智难相短瞻夫。隐雾之兽,乃用窥天之管,岂文质之不伸,独孤明之所满。分形既内识规规,远视惟中央坦坦,然后知虚心可达,小智攸同毫釐。必远〈一作则〉长短皆通,投迹倘遇于东周,孰辨犬羊之鞟。有文而比夫西伯,岂殊缧绁之中,是谓斯进,奚为求知,不倦将希。国士之察用,当君子之变罗,因一目期所视之,无偏利绝一源专,向明之独见,乃知蔚文者,道不足攀;俯视者,智或防闲,何微明之有辨,果偶中之无难。谓容止可观,且殊室隙,同邂逅相遇,更善通斑,信专美之独,嘉谅生知而何教,流涕已。假夫观止审像,乃知其是。效十年之学,自分西晋之贤,一管之明,更识南山之豹,夫如是,则履中不昧,应手无疑,冀觊觎之有以得专精,而所之亦何必誇久。视骋一时,然后知求仁之可验,唯智者之念兹。

豹部艺文二〈诗〉《豹》唐·李峤

车法肇宗周,鼷文阐大猷。还将君子变,来蕴太公筹。委质超羊鞟,飞名列虎侯。若令逢雨雾,长隐南山幽。

《腊日观咸宁王部曲娑勒擒豹歌》卢纶

山头曈曈日将出,山下猎围照初日。前林有兽未识名,将军促骑无人声。潜形踠伏草不动,双雕旋转群鸦鸣。阴方质子才三十,译语受词番语揖。舍鞍解甲疾如风,人忽虎蹲兽人立。欻然扼吭批其颐,爪牙委地涎淋漓。既苏复吼拗仍怒,果决英谋生致之。拖自深丛目如电,万夫失容千马战。传呼贺拜声相连,杀气腾陵阴满川。始知缚虎如缚鼠,败敌降羌生眼前。祝尔嘉词尔毋苦,献尔将随犀象舞。苑中流水禁中山,期尔攫搏开天颜。非熊之兆庆无极,愿纪雄名传百蛮。

《文豹篇赠王介夫》宋·梅尧臣

壮哉,南山豹。不畏白额虎泽雾。毛虽杂鼮鼠朝捋,其须暮饮乳文章。子云久已许还笑,大夫费五羖天子。仗中仪物举尾,与旂常愿看取。

豹部纪事

《说苑·说丛篇》:逄蒙抚弓,虎豹晨嗥。
《淮南子·道厅训》:纣拘文王于羑里。于是散宜生乃以千金求天下之珍怪,得元豹,以献于纣。纣见而说之,乃免其身。
《续博物志》:武王为侈靡,令曰豹襜豹裘方得入庙。故豹皮百金功臣之家裘千种,而未得一豹皮。
《汲冢周书·王会解》:屠州黑豹。〈注〉屠州狄之别也。《穆天子传》:辛丑,天子西征。至于䣙人,河宗之子孙䣙柏絮且逆天子于智之囗,先豹皮十。
《管子·大匡篇》:桓公修于政,不修于兵革。问管仲将何行,管仲请曰:诸侯之礼,令齐以豹皮往,小侯以鹿皮报。桓公许诺。
《小匡篇》:桓公知诸侯之归己也,故使轻其币而重其礼,诸侯以缕帛布、鹿皮四分以为币,齐以文锦虎豹皮报。
《说苑》:晋文公时,翟人有献封狐、文豹之皮者,文公喟然叹曰:封狐文豹何罪哉。以其皮为罪也。大夫栾枝曰:地广而不平,财聚而不散,独非狐豹之罪乎。文公曰:善哉。
《左传》:襄公四年,无终子嘉父使孟乐如晋,因魏庄子献虎豹之皮,以请和诸戎。
《晏子外篇》:景公赐晏子白狐之裘、元豹之芘,其赀千金。使梁丘据致之,晏子辞而不受。三反,公曰:寡人有此二将,欲服之。今夫子不受,寡人不敢服与。其闭藏之岂如弊之身乎。晏子曰:君就赐使婴修百官之政,君服之上,而使婴服之于下,不可以为教,固辞而不受。
《后汉书·光武本纪》:王莽徵天下能为兵法者。有长人巨无霸,驱虎豹犀象,以助威武。后光武救昆阳,莽兵大溃,会天大风,屋瓦皆飞,虎豹皆股战。
《东夷传》:濊其地多文豹。
《晋书·王弥传》:弥弓马迅绝,膂力过人,青土号飞豹。《王献之传》:献之年数岁,尝观门生摴蒲,曰:南风不竞。门生辈曰:此郎亦管中窥豹,时见一斑。
《后秦记》:狄伯奇少曾游猎得豹,见其文采炳焕,遂自感叹,始学书艺。
《隋书·五行志》:东魏武定三年九月,豹入邺城南门,格杀之。五年八月,豹又上铜爵台。京房《易飞候》曰:野兽入邑,及至朝廷若道,上官府门,有大害,君亡。是岁,东魏师败于玉璧,神武遇疾崩。
《朝野佥载》:监察御史李嵩、李全交、殿中王旭,京师号为三豹。嵩为赤黧豹,交为白额豹,旭为黑豹。皆狼戾不轨,鸩毒无仪,体性狂疏,精神惨刻。
《珍珠船》:韦庶人妹以豹头枕辟邪。
《唐书·西域传》:谢䫻居吐火罗西南,东临乌浒河多赤豹。开元天宝中一再朝献。
《景仰撮书》:唐张志和筑室越州,豹席稷屩垂钓自怡。《唐书·地理志》:河东道厥,土贡:豹尾。
忻州定襄郡,土贡:豹尾。
代州雁门郡,土贡:豹尾。
朔州马邑郡,土贡:豹尾。
营州柳城郡,土贡:豹尾。
《新罗传》:新罗开元中,数入朝献海豹皮。
《录异记》:景知果亦有道者也,居窦垂山与虎豹同处,驯之如家犬焉。
《宋史·李继宣传》:继宣,开封浚仪人。乾德中,补右班殿直,令与御带更直,裁十七岁。命往陕州捕虎,杀二十馀,生致二虎、一豹以献。
《成象传》:淳化中,李顺盗据郡县,象父母惊悸而死,烬骨寄浮图舍,象号泣营葬。贼平,乡里率钱三百万赠之。象庐于墓侧,以衰服襟袂筛土于坟上,日三斗。每恸,闻者戚怆。未尝食肉衣帛,或赠之亦不受。虎豹环庐而卧,象无畏色。
《陈思道传》:思道,江阴人。丧父,事母兄以孝悌闻。洎母丧,水浆不入口七日。既葬。结庐墓侧,日夜悲恸,其妻时携儿女诣之,拒不与见。夏日种瓜,以待过客。昼则白兔驯狎,夜则虎豹环其卢而卧。咸平元年,知军上其事,诏赐束帛,旌其门。
《王延范传》:延范,性豪率,为江南转运使,有豹入其公宇,噬伤数吏,从者皆恐慄,不敢进,延范独拔戟前逐,刺杀之,益以此自负。
《元史·速哥传》:忽兰子天德于思,颖悟过人,世祖闻其贤,令袭父爵,养母完颜氏以孝闻。自中山北来,适有边衅,天德于思督造兵甲,抚循其民,无有宁息,形容尽瘁。帝闻而嘉之,赐驯豹、名鹰,使得从猎禁地,当时眷顾最号优渥。
《列女传》:至大间,建德王氏女,父出耘舍傍,遇豹,为所噬,曳之升山。父大呼,女识父声,惊趋救,以父所弃锄击豹脑,杀之,父乃得生。

豹部杂录

《易经》:革,上六,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征凶,居贞吉,象曰:君子豹变,其文蔚也。小人革面,顺以从君也。〈大全〉王氏湘卿曰:豹虎之小者,文次于虎,均为能变。特其文有炳蔚不同,虎文疏而著。故曰:炳豹文密而理。故曰:蔚云峰。胡氏曰:虎豹皆兑象。
《诗经·郑风·羔裘章》:羔裘豹饰,孔武有力。〈注〉豹甚武而有力,故服其所饰之裘者如之。
《唐风·羔裘章》:羔裘豹袪。
羔裘豹褒。〈注〉羔裘君纯羔,大夫以豹饰。《大雅·韩奕章》:献其貔皮,赤约黄罴。
《礼记·玉藻》:大夫齐车,鹿幦豹犆,朝车,士齐车,鹿幦豹犆。〈注〉幦覆轼之皮,犆缘也。
君子狐青裘豹褒,元绡衣以裼之,羔裘豹饰,缁衣以裼之。
《郊特牲》:虎豹之皮,示服猛也。
《周礼·天官》:司裘,王大射,则共虎侯,熊侯,豹侯,诸侯则共熊侯,豹侯。〈订义〉贾氏曰:虎熊豹是猛兽。
《春官》:大宗伯之职,以禽作六挚,以等诸臣,孤执皮帛。〈订义〉郑锷曰:诸侯之孤以豹。
《秋官》:小行人,合六币,璋以皮。〈订义〉郑锷曰:皮者,虎豹之皮也。
《仪礼·大射仪》:凡侯,大夫布侯,画以虎豹。
《管子·形势篇》:虎豹,兽之猛者也,居深林广泽之中,则人畏其威而载之。去其幽而近于人,则人得之而易其威。故曰:虎豹托幽,而威可载也。
《文子·上德篇》:虎豹之文来射。
《庄子·山木篇》:夫丰狐文豹,栖于山林,伏于岩穴,静也;夜行昼居,戒也;虽饥渴隐约,犹且胥疏于江湖之上而求食焉,定也;然且不免于网罗机辟之患,是何罪之有。其皮为之灾也。
《天地篇》:睆睆然在纆缴之中而自以为得,则是虎豹在于囊槛,亦可以为得矣。
《韩子·人主篇》:虎豹之所以能胜人执百兽者,以其爪牙也,当使虎豹失其爪牙,则人必制之矣。今势重者,人主之爪牙也,君人而失其爪牙,虎豹之类也。《商子·画策篇》:虎豹熊罴而无敌,有必胜之理也。《易林》:虎豹熊罴,游戏山谷。
江阴水测,舟楫破乏,狐不能南,豹无以北。
《淮南子·修务训》: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若使之衣豹皮,带死蛇,则过者,莫不掩鼻。
《说林训》:豹裘而杂,不若狐裘之粹。
高山险阻,深林榛薄,豹虎之乐也;人入之而畏。《新序》:虎豹之居也,厌闲而近人,故得。
《说苑·善说篇》:入深山,刺虎豹,抱熊罴而出者,此猎夫之勇悍也。
《法言·吾子篇》:狸变则豹,豹变则虎。
《论衡·龙虚篇》:纣作象箸而箕子泣。泣之者,痛其极也。夫有象箸,必有玉杯。玉杯所盈,象箸所挟,则必龙肝豹胎。禽兽肝胎非一,称龙肝豹胎者,人得食而知其味美也。
《抱朴子·博喻篇》:虎豹不能搏,噬于波涛之中。
《续博物志》:陶答子妻曰:南山有豹,雾雨七日不下,食者欲以泽其衣毛而成。其文章故藏以远害。
《两同书》:虎豹坠谷,顿为齑粉;蝼蚁随风,无伤丝发。轻重之理,不同年而语也。
《梦溪笔谈》《庄子》云:程生马。尝观《文字注》:秦人谓豹曰程。予至延州,人至今谓虎豹为程,盖言虫也。方言如此,抑亦旧俗也。
《湘素杂记》:李济翁资暇集云新官、并官。本署曰:爆直佥作爆迸之字。余尝膺闷莫究,其端近见惠郎。中实云:舍作武豹,字言豹,性洁善,服气。虽雪雨霜雾伏而不出,虑污其身。按《列女传》云:南山有文豹,雾雨七日不下,食者欲以泽其毛衣而成其文章。南华亦云:豹栖于山林,伏于岩穴,静也。则并宿公署雅是豹伏之义,宜作豹直,固不疑也。
《鸡肋编》:管中窥豹,世人惟知为王献之事。而其原乃魏武令中语也。魏志注建安八年庚申令曰:议者或以军吏者之言,一似管中窥豹欤。
《石林燕语》:虎豹化为人,惟尾不化。必以火烧之乃成人。
《空同子》:负劲气者有非威之威,是故熊豹之皮不上蚁。

豹部外编

《淮南子》:昔容成氏之时,置馀粮于亩首,虎豹可尾,容成黄帝时造历者。
《洞冥记》:武帝起神明台上,有九天道金床象,席琥珀镇杂玉为簟。帝坐良久,设甜水之冰以备沐,濯酌瑶琨碧酒炮青豹之脯。
帝既耽于灵怪,常得丹豹之髓,白凤之膏。磨青锡为屑,以苏油和之,照于神坛。
《独异志》:吴孙权猎于武昌,有神女见,曰:今日当猎异兽。忽然不见。俄顷,猎得一豹。女复见,曰:可竖其尾于我处而立祠焉。或曰,豹尾之设,自孙权始焉。
《道书》:南海博罗县有罗山,高入云雾,诸仙人所游之山也。上有豹兽,似猕猴,南海人名之为果下。
《香案牍》:王晖种黄精,虎为之耕,豹为之耘。出入亦乘虎豹,具鞯辔行。鞭策如乘马。
《巴西侯传》:吴郡张鋋开元中行次巴西,巴西侯邀鋋。又令左右邀五豹、将军。久之,有一人被斑文衣曰:五豹将军也。既坐饮酒命乐众,尽醉,而皆卧于榻。鋋悸而寤,见一巨猿状如人醉,盖所谓巴西侯也。有一文豹所谓五豹将军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