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狮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五十九卷目录

 狮部汇考
  狻麑图
  利未亚州狮图
  尔雅〈释兽〉
  述异记〈狮子〉
  酉阳杂俎〈狮子〉
  尔雅翼〈狻猊〉
  兽经〈狮子善走〉
  瀛涯胜览〈阿丹国狮子〉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屎 主治〉
  坤舆图说〈利未亚州狮子〉
 狮部艺文一
  狮子赋         唐虞世南
  鸑鷟篇          张志和
  狮子赋〈并序〉      牛上士
  镇座石狮子赋       阎随侯
  狮子屏风赞〈有序〉    宋苏轼
 狮部艺文二〈诗〉
  狮子           明夏言
  嘉靖丙戌六月五日京兆驿观进贡狮子歌 张治道
 狮部纪事
 狮部杂录
 狮部外编

禽虫典第五十九卷

狮部汇考

释名


狻麑《尔雅》    虓《尔雅翼》
僧伽彼《本草纲目》

利未亚州狮图



《尔雅》《释兽》《尔雅》《释兽》

狻麑,如虥猫,食虎豹。
〈注〉即狮子也,出西域。

《述异记》狮子

南金山有狮子兽,其毛黄赤而光鲜,耳小若鸣时地动石裂也。

《酉阳杂俎》狮子

《释氏书》言:狮子筋为弦,鼓之,众弦皆绝。
西域有黑狮子、棒狮子。
旧说苏合香,狮子粪也。

《尔雅翼》狻猊

狻麑如虥猫〈土版昨闲二切〉食虎豹即狮子也。盖虎〈阙〉色谓之虥猫。而西域传注称狮子似虎,正黄而有髯,尾端毛大如斗。又诗称韩土之乐有猫,有虎。周书记武王之狩禽虎二十有二,猫二,则是虎之类也。穆天子传:狻麑日走五百里,其为物最猛。虎豹犹畏之。象至,以鼻卷泥,自涂其数尺。数数喷鼻,遇狮子,直搏而杀之。产子月馀,则教之搏攫。遇其吼时,百兽悉走。其子随吼,裂声旋如骄勇。故西域乐工,或得其筋,纽以为琴。弦混之乐部。适一鼓而乐,丝弦皆绝,又谓之虓,说文曰虓狮子也。

《兽经》

狮子善走

虓狮子也,无角,而善走。亦曰狻麑,亦曰白泽。

《瀛涯胜览》阿丹国狮子

阿丹国狮子形类虎,黄黑毛钜,首阔口,尾稍黑,其长如缨。声吼如雷,百兽见之皆伏。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狮为百兽长,故谓之狮虓象其声也。梵书谓之僧伽彼说文云一名白泽,今考瑞应图,白泽能言语非狮也。

《集解》

李时珍曰:狮子出西域诸国,状如虎,而小。黄色。亦如金色猱狗,而头大尾长,亦有青色者,铜头铁额钩爪锯牙弭耳昂鼻,目光如电,声吼如雷。有耏髯牡者,尾上茸毛,大如斗。日走五百里,为毛虫之长。怒则威在齿,喜则威在尾。每一吼,则百兽辟,易马皆溺血。《尔雅》言其食虎豹,虞世南言其拉虎吞貔裂犀分象,陶九成言:其食诸禽兽,以气吹之,羽毛纷落。熊太古言:其乳入牛羊马乳中,皆化成水,虽死后,虎豹不敢食其肉,蝇不敢集其尾,物理相畏如此。然《博物志》载:魏武帝至白狼山,见物如狸,跳至狮子头,杀之。《唐史》载:高宗时伽毗耶国献天铁兽能擒狮象。则狮虽猛悍,又有制之者也。西域畜之七日内,取其未开目者,调习之,若稍长则难驯矣。

李时珍曰:陶氏注苏合香,误以为狮屎。陈氏正其误,言狮屎极臭,赤黑色,今考补于此。

《主治》

陈藏器曰:服之破宿血,杀百虫,烧之去鬼气。

《坤舆图说》利未亚州狮子

利未亚州多狮,为百兽王,诸兽见皆匿影。性最傲,遇者亟俯伏。虽饿时不噬,千人逐之,亦迟行。人不见处,反任性疾行。畏雄鸡、车轮之声,闻则远遁。又最有情,受人德必报。常时病疟四日则发,一度病时,躁暴猛烈。人不能制,掷以毬,则腾跳转弄不息。

狮部艺文一

《狮子赋》唐·虞世南

惟圣皇之御历乃承天,而则大洽至道于区中,被仁风于海外,通凤穴以文轨,袭龙庭以冠带,含夷言于槁街,陈万物于王会。渺渺地角,悠悠嶂表,有绝域之神兽。因重译而来扰,其所居也。岩磴深阻盘纡绝峻,翠岭万重琼崖千仞。马顿辔而莫升,车摧轮而不进,伊方服之君长召积风而奉进,尔乃发乌代过白狼踰绝巘跨飞梁。越流沙而遥集超,积石而高骧。其为状也。则筋骨纠缠殊文异,制阔臆修,尾劲毫柔,毳钩爪,锯牙藏锋,蓄锐弭耳,宛足伺间,借势暨乎,奋鬣舐唇,倏来忽往,瞋目电曜,发声雷响,拉虎吞貔,裂犀分象,碎遒兕于龂腭,屈巴蛇于指掌。践藉则林麓摧残,哮呼则江河振荡。是以名。将假其容,高人图其质,罄其威,以凌厉。美其风而赞述,鉴倚伏以荣身,乃有识之。高轨彼白猿之骋妙终取毙于弧矢。虽元豹之幽栖亦捐躯于岩趾,并同亡而异术。岂行藏之足纪,何兹兽之明智。独出处以殊伦,虽奋武以驯势,乃知机。而屈伸去金,方之僻远,仰元风之至淳,服猜心与猛气,遂感德以依仁。同百兽之率舞,共六扰而来驯。斯则物无定性。从化如神,譬鳞羽变质于淮海,金锡成器于陶钧。当是时也。兆庶欣瞩百僚,嘉叹悦声教之。遐宣属光华之在旦,臣载笔以叨幸,得寓目于奇玩,顺文德以呈祥,乃编之于东观。

《鸑鷟篇》张志和

鸑鷟氏自东方来,狻麑氏自西域至遇于中华之野。相与竞虚谈以声,战胜负于是。鸑鷟氏嘤若而鸣曰:吾闻吁者,嘻者,呵者,嘘者,喟㕟颬呬喘乎气。噬者,啜者,啐者,歠者,辛酸甜淡。吮乎味睨者。辩者,眄者,雎盱矎察乎瞳。戛者,控者,乾者,者,铿锽鼕欢乎。聪斯极已于是。狻麑氏然而唬曰:吾闻日者,月者,彗者,孛者,昭晰粲朗斡乎天。峰者,岑者,冈者,岩者,嵯峨巉崒叠乎。山涛者,波者,湓者,涡者,澎訇澶漫荡乎水。僪者,者,魑者,魅者,僁欻乎鬼。斯极已意曰:酬酢相穷以言泉,飞不断自以为极。然鸑鷟氏摩距厉吻以觜。戏闻狻麑氏奋毛掉尾,以喉鸣震中。华子叹之曰:近谓诸身则鸑鷟之说,远谓诸物则狻麑之。说斯二君者。背彼默场劳于声战,虽扇眸若电,鼓舌如霆,适足惊鸷于穷谷安能响道于沧溟哉。
《狮子赋》〈并序〉牛上士
上士曾读实录贞观九年,西域进狮子,秘书监虞世南献赋。前史美之窃谓虞公博物,洽闻诚则可重瑰玮倜傥或非所长,欲精体物乃赋其事。

穷汗漫之大荒,当昆崙之南轴,铄精刚之猛气,产灵猊之兽族。指千里于崇朝,逾铁山而往复。非取俊于熊豹,岂方姿于甝虪。故其方颐蹙额,隅目高眶,攫地蹲踞,腾空抑扬。簇拳毛以被劲,缕柔毳以为裳。逢之者碎。犀象闻而顿伏值之者破,雕鹗不敢飞翔,哮呼奋迅眱瞲腾振掌,擭攒铍口衔霜刃,怒双睛以电射揭一吼而雷震,似乌获之摧锋,疑项王之入阵。及夫朝晡未食鼓髯,奋力后劲双瞬,前张阔臆。蹉殊榛以傲睨,跳绝梁而合赩,倏横噬而风驰,乃掉尾而雷息,口裂奔貙足捎狂兕,猛虎摧于掌握,豪猪碎于牙齿,既饱饫而心和,乃宛颈而帖耳。彷徨于金河之外,生长乎葱山之里。嘉此兽之奇杰,邈蹻劲而殊材,随马牛而内向,顺讴歌而朅来,逾乌城之积阻,献龙阙之崔嵬,资译人之纳贡。弭雄心以效能,何虞者之维絷,惊牙爪之可怖。顿金锁而长縻,閟铁牢而永固。悲此生之窘束。怀旧国而愁慕,虽食肉于当年,思尽力而无路。羡文豹之掎鹿,美韩卢之逐兔,伊薄技之见收,而伟材之不顾。闻夫天以煦育为施,草木皆春。帝以惠训为施,猛戾皆仁。夏后氏扰骊龙而伏。皂轩辕氏役熊罴以佐人。此奇兽之为用。岂无用而来驯,何不校之于搏击,投之于绝伦,而使之郁郁于穷槛,区区于后尘者乎。

《镇座石狮子赋》阎随侯

有西域之奇兽,兽嘉名于古今。因匠石之著象,非虞罗之所擒。若乃良牧见悦观者,同钦以可重而作镇。将制猛以示心,仁而能驯,似悦君子之德。兽用不扰无假虞人之箴尔。其拂拭为容,剖断成质,临玉簟而双丽,向雕楹而对出。形势雄壮,似生入户之风,浮彩轻明。欲夺临轩之日用之则进,舍之则藏。信贤智之堪拟,岂飞走之可当,幸兹为玩设彼华。堂祝之者震来𧈅,𧈅对之者容自锵。锵俯以琉璃之砌,安以玳瑁之床芳座,艳绮罗之色锦衣,染兰麝之香。光耀铜符彩映银章,威慑百城。褰帷见之而增惧。坐镇千里伏猛无劳于武张,有足不攫若知其豢扰,有齿不噬更表于循良岂比夫。昔者所贡从来于远,幸蒙处之罗荐,承荣靡倦一为。席上之珍几,对高堂之宴弃。置为从于取舍光价幸生乎。顾眄观乎。府庭之内,莫之为最其情也,无欲于中其质也,见生于外既狎人之不恐,亦与物而何害。愿承剪拂之恩,长表衣冠之会。
《狮子屏风赞》〈有序〉宋·苏轼
润州甘露寺,有唐李卫公所留陆探微画狮子板。余自钱塘移守胶西,过而观焉。使工人摹之置公堂中,且赞之曰:

圆其目,仰其鼻,奋髯吐舌,威见齿,舞其足,前其耳,左顾右盻,喜见尾,虽猛而和。盖其戏岩,岩高堂护燕几。啼呼,颠沛走百鬼。嗟乎妙哉。古陆子。

狮部艺文二〈诗〉

《狮子》明·夏言

金眸玉爪目悬星,群兽闻知尽骇惊。怒慑熊罴威凛凛,雄驱虎豹气英英。曾闻西国常驯养,今出中华应太平。却羡文殊能服尔,稳骖驾驭下天京。

《嘉靖丙戌六月五日京兆驿观进贡狮子歌》张治道


嘉靖中叶称至治,海内纷纷多异瑞。天子虽闭玉门关,狻猊犹自远方至。呜呼此物胡为来,钩爪钜牙身峗嵬。忠顺丘墟土番叛,西域之国绝贡献。月支疏勒称西极,此物十年达中国。目光如电众所惊,踞地咆哮天为黑。倾都之人尽来观,我亦走马入长安。长安市人色无欢,为道食羊责县官。一时无羊人遭鞭,羊备犹索打乾钱。高鼻番人眼如拳,锦衣绣裤赤槛前。有时玩弄口生烟,猛烈惊奔声震天。百兽跄地虎豹,鸡犬不复鸣青田。狻猊之外有青兕,四十年前曾过此。异像常闻父老传,奇形尚在丹青里。噫嘻先皇好搏兽,豹房虎圈亲来斗。自谓真龙虎敢当,挽衣一近遭虎伤。至今海内传其事,呜呼此物安足视。凤凰绝鸣,麒麟不游,牛马不蔽,野狻猊达皇州。我来观罢生繁忧。

狮部纪事

《穆天子传》:狻猊日走五百里。〈注〉河伯以为礼,礼,穆王也。《汉书·西域乌弋国传》:乌弋有桃拔师子。〈注〉师子似虎,正黄有髯,耏尾端茸毛,大如斗。师古曰:师子,即尔雅所谓狻猊也。耏亦颊旁毛也。
《后汉书·班超传》:月氏尝助汉击车师有功,贡奉符拔、师子,因求汉公主。超拒还其使,由是怨恨。超久在绝域,年老思土,遣子勇随献物入塞。〈注〉东观记曰时安息遣使献大爵、师子,超遣子勇随入塞。《章帝本纪》:章和元年冬十月,月氏国遣使献师子。《和帝本纪》:和帝即位,安息国遣使献师子。永元十三年冬,又遣使献师子。
《顺帝本纪》:阳嘉二年六月,疏勒国献师子。〈注〉东观记曰:疏勒王盘遣使文时诣阙。师子似虎,正黄,有髯耏,尾端茸毛大如斗。
《魏略》:大秦国无盗贼,但有师子为害。行道不群则不得过也。
《水经注》:魏武登白狼至柳城,于马上逢师子。使格之杀伤甚众。王乃统率常从健儿数百击之师子,哮呼奋越。左右咸惊,王忽见一物从林中出如狸超上王车轭上。师子将至此,兽便跳上师头上,师子即伏,不敢起。于是遂杀之,得师子而还。未至洛阳四十里洛阳,鸡狗皆无鸣吠。
《佛祖历代通载》:法师法显隆安二年,至中天竺去王舍城三十里入一寺,问耆阇崛山路。僧曰:日暮矣,彼多师子且食人,不可往。显念吾欲瞻灵境幸至而晚。今夕若死,吾志不酬,身非所爱,乃畏师子乎。显既至,日已夕,遂留山中流涕,拜曰:我不自知至此也。坐树下诵经。夜三更师子蹲踞,舐龁显,以手循之曰欲肉食我,迟诵经,毕乃可耳于是妥尾而去。
《宋书·宗悫传》:元嘉二十二年,伐林邑,悫自奋请行。义恭举悫有胆勇,乃除震武将军,为安西参军萧景宪军副,随交州刺史檀和之围区粟城。林邑遣将范毗沙达来救区粟,和之遣偏军拒之,为贼所败。又遣悫,悫乃分军为数道,偃旗潜进,讨破之,拔区粟,入象浦。林邑王范阳迈倾国来拒,以具装被象,前后无际,士卒不能当。悫曰:吾闻师子威服百兽。乃制其形,与象相禦,象果惊奔,众因溃散,遂克林邑。
《南史·王敬则传》:敬则梦骑五色师子。
宋宗炳《师子击象图序》:梁伯玉说沙门释僧告云,尝从天竺欲向大秦,其间忽闻数十里外哮啖之声,惊天怖地。顷之,但见百兽率走跄地至绝,而四巨象虓然而至。以鼻卷泥,自厚涂数尺,数喷鼻。偶立俄有师子三头,见于山下。直搏四象,崩血若滥巨泉树草偃仆。
《南齐书·芮芮虏传》:建元二年、三年,芮芮主频遣使贡献貂皮杂物。与上书欲伐魏虏,谓上足下,自称吾。献师子皮裤褶,皮如虎皮,色白毛短。时有贾胡在蜀见之,云此非师子皮,乃扶拔皮也。
《南史·刘瓛传》:瓛族子显为中书郎,舍人。显与河东裴子野、南阳刘之遴、吴郡顾协连职禁中,递相师友,人莫不慕之。显博闻强记,过于裴、顾。时波斯献生师子,帝问曰:师子有何色。显曰:黄师子超,不及白师子超。《伽蓝记》:永桥南道东有白象、师子二坊。师子者,波斯国胡王所献也。为逆贼万俟丑奴所获,留于寇中永安末,丑奴破灭始达京师。庄帝谓侍中李彧曰:朕闻虎见师子必伏,可觅试之。于是诏近山郡县捕虎以送巩县山阳,并送二虎一豹。帝在华林园观之于是。虎豹见师子悉皆瞑目,不敢仰视。园中素育一熊,性甚驯。帝令取试之。虞人牵育熊至,闻师子气,惊怖跳踉曳锁而走。帝大笑。普泰元年广陵王即位,诏曰:禽兽内之,则违其性宜放还山林,师子亦令送归本国。送师子者,以波斯道远不可达。遂在路却师子而返。有司纠劾罪以违旨论。广陵王曰:岂以师子而罪人也。遂赦之。
《北齐书·平秦王归彦传》:平秦王归彦,字仁英,神武族弟也。父徽,魏末坐事当徙凉州,行至河、渭间,遇贼,以军功得免流。困于河州积年。以解胡言,为西域大使,得胡师子来献,以功得河东守。
《旧唐书·康国传》:康国贞观九年,遣使贡师子,太宗嘉其远至,命秘书监虞世南为之赋。
《酉阳杂俎》:高宗时,加毗叶国献天铁熊擒师子。《旧唐书·姚璹传》:璹以功加银青光禄大夫。时大石国使请献师子,璹上疏谏曰:师子猛兽,唯止食肉,远从碎叶,以至神都,肉既难得,极为劳费。陛下以百姓为心,虑一物有失,鹰犬不畜,渔猎总停。运不杀以阐天慈,垂好生以敷至德,凡在翾飞蠢动,莫不感荷仁恩。岂容自菲薄于身,而厚资给于兽,求之至理,必不然乎。疏奏,遽停来使。
《唐国史补》:开元末,西域献师子,至长安西道中,系于驿树,树近井,师子哮吼,若不自安。俄顷风雷大至,果有龙出井而去。
《酉阳杂俎》:集贤校理张希复言,旧有师子尾拂,夏月蝇蚋不敢集其上。
《唐书·师子国传》:国人能驯养师子,因以名国。
《谈苑》:石曼卿天禧时为员外郎时,西域献师子畜于御苑。日给羊肉十五斤,率同列往观。或曰:吾辈忝预郎曹,反不及一兽。石曰:若何不知分彼,乃苑中师子,吾曹园外狼耳。安可并耶。
《邻几杂志》:杨文公在阁读书占城进师子,例进诗文公云:渡海鲸波息,登山豹雾消,为时激赏。
《宋史·于阗国传》:元丰八年九月,遣使入贡,使者为神宗饭僧追福。赐钱百万,还其所贡师子。
《吐蕃阿里骨传》:绍圣元年,以师子来献。帝虑非其土性,厚赐而还之。
《画墁录》:临江之上一处当大山中西望雪山,日晃如银,其高无际出众。山上居人。曰:此雪山佛居也。有师子人,常见之。
韦居听舆,福州旧有谶云师儿走狗吼,状元在门首皆莫晓至黄朴。赐第之年九日,其家相对屋上瓦,师堕地,群犬走而吠之,已而黄魁天下。
《癸辛杂识》:近有贡师子者首类。虎身如狗,青黑色宫中以为不类,所画者疑非真其入贡之使,遂牵至虎牢之侧。虎见之,皆俯首帖耳,不敢动。师子遂溺于虎之首,虎亦莫敢动也,以此知为真师子焉。唐阎立本画文殊所骑者,及世俗所装戏者为何物。岂所贡者乃师子之常,而佛所骑者,为师子之异品。邪又云师子极多力,十馀人挽之,始能动。
《元史·贺胜传》:胜入宿卫,帝一日猎还,胜骖乘,伶人蒙采毳作师子舞以迎驾,舆象惊,奔逸不可制,胜投身当象前,后至者断靷纵象,乘舆乃安。胜退,创甚,帝亲抚之,遣尚医、尚食视护。拜集贤学士,领太史院事,议赐一品服。
《辍耕录》:国朝每宴诸王,大臣谓之大聚会。是日,尽出诸兽于万岁山,若虎豹熊象之属一,一列置讫,然后师子至,身才短小,绝类人家所畜金毛猱狗。诸兽见之,畏惧伏俯不敢仰视。气之相压也如此及。各饲以鸡鸭野味之类。诸兽不免以爪按定,用舌去其毛羽,惟师子则以掌擎而吹之,毛羽纷然脱落,有若燖洗者。此其所以异于诸兽也。古云师子吼盖不易于吼,一吼则百兽为之辟易也。
《真腊风土记》:国主坐处有师子皮一领,乃傮国之宝。四夷考安南王煓死弟炜代黎,季犁𩐠炜,自署国事,上大怒,以新城侯张辅等二十五将军,出广西、云南两道,讨季犁。时贼恃宣洮富良,诸江为固,筑土城备禦甚严辅攻之,裨将蔡福先登众继之贼披靡退驱象巷战游击将军朱广以画狮蒙马,神机铳翼而前象,奔贼大溃,斩获及蹈藉死者无算。
《偃曝谈馀》:弘治中西番贡人狮一番。人长与之相守,夜则同宿于木笼中,又畜二小兽,名曰吼形类兔,两耳尖长仅长尺馀狮作威时即牵吼视之。狮畏,服不敢动,盖吼溺著体,即腐吼猖獗,又畏雄鸿引吭高鸣,吼亦畏服,俗所谓狮子吼非也。
虎苑国朝刘太监从西番得一黑驴,进上。能一日千里,善斗虎取虎城牝虎与斗。一蹄而毙又,斗牡虎,三蹄而毙。后取斗狮,狮折其脊,刘大恸盖龙种也。

狮部杂录

《东观汉记》:狮子声吼如雷,目光如电,外国之产毛群之长也。
《发蒙记》:狮子五色,而食虎。于巨木之岫,一噬则百人,仆唯畏钩戟。
《云烟过眼录》:阎立本西旅,贡狮子图。狮子墨色,类熊而猴貌。大尾殊与今时狮子不同。闻近者,外国所贡正此类也。
阎立本贡狮子图。大狮二小狮数枚。虎首而熊身,色黄而褐,神采灿然。与世所画狮子不同。
《指月录》:昔有一老宿,因僧问狮子。捉兔亦全其力,捉象亦全其力。未审全个甚么力。老宿曰:不欺之力。《偃曝谈馀》:狮子乳以金银,宝器盛之,皆漏,唯玻璃则否。

狮部外编

《云笈七签》:太乙救苦天尊坐五色莲花之座,垂足二小莲花中,其下有五色狮子九头,共捧其座,口吐火焰,绕天尊之身。于火焰中,别有九色神光,周身及顶,光焰锋铓外射,如千万鎗剑之形,覆七宝之盖。《十洲记》:聚窟洲在西海中申未之地上多真仙灵官,宫第门户不可胜数。又有狮子辟邪,凿齿天禄,长牙铜头铁额之兽。
《后汉书·西域传论》〈注〉:涅槃经曰:阿阇王令醉象蹋佛,佛以慈善根力,舒其五指,遂为五狮子见,尔时醉象惶惧而退。
《法显记》:阿育王精舍后立石柱作狮子,柱内西边有佛像,内外映彻,净若琉璃。有外道论狮子与沙门争此住处时,沙门理居于是,共誓此处若是沙门住处者,当有灵验。作是言。已柱头狮子乃大鸣吼,见證外道,惧怖心服而还。
《佛祖历代通载》:宋文帝元嘉十一年,天竺三藏求那跋摩初让国,出家解四阿含精贯,三藏诵数百万言,属国诸王皆从之。朝廷雅闻其名,沙门惠观等白于文帝,请遣使致之。有诏交州刺史津遣。沙门道冲等航海邀之冲至跋摩,欣然附舶,抵广。诏听乘驿诣阙道,由始兴爱其山类灵鹫为留周期,寺有宝月殿。跋摩于东壁戏,作定光儒童布发像极,妙夜辄有光尝在定,累日不出寺僧遣沙弥候之,见白狮子仰蹑柱而戏弥空。皆青莲花沙弥惊走,大呼。寺僧争至,豁无所有。
《旧唐书·大食国传》:大食国,本在波斯之西。大业中,有波斯胡人牧驼于俱纷摩地那之山,忽有狮子人语谓之曰:此山西有三穴,穴中大有兵器,汝可取之。穴中井有黑石白文,读之便作王位。胡人依言,果见穴中有石及槊刃甚多,上有文,教其反叛。于是纠合亡命,渡恒曷水,劫夺商旅,其众渐盛,遂割据波斯西境,自立为王。波斯、拂䔉各遣兵讨之,皆为所败。《酉阳杂俎》:古龟兹国王阿主儿者,有神异力,能降伏毒龙。时有贾人买市人金银宝货,至夜中,钱并化为炭。境内数百家,皆失金宝。王有男先出家,成阿罗汉果。王问之,罗汉曰:此龙所为,龙居北山,其头若虎,今在某处眠耳。王乃易衣持剑,默出至龙所,见龙卧,将欲斩之。因曰:吾斩寐龙,谁知吾有神力。遂叱龙,龙惊起,化为狮子,王即乘其上。
《志怪录》:顾光宝善画。建康陆溉,患疟经年。光宝诣之,以墨涂一狮子,谓溉曰:此出手便灵异,可于户外榜之虔诚祈祷。溉如其言。是夕中夜,户外有窸窣之声,良久,乃不闻。明日,取画狮子,口中臆前,有血淋漓,及于户外皆有点焉。溉病遂愈,时人异之。
《冷斋夜话》:万安军南并海石,崖中有道士,年八九十岁。自言本交趾,人渡海船坏于此崖。因庵焉,养一鸡。大如倒挂。日置枕中。啼即梦觉,又畜玉狮小于虾蟆。风度清癯,以线系几案间。道士唤则跳踯登几上,危坐分残颗而食之。予谒之示此物,从予乞,诗予熟视曰:公小人国中引导者,吾诗俚讵能摹写高韵。《销夏》:摩竭陀国,三世诸佛所生之处,次此向北度九黑山有大雪,山名具吉祥。其山北边有香醉山,是二。山间有大龙,王名曰:无热所居之。池曰:阿耨达,从此池内出四大河,北悉恒河,从狮子口中流出金沙共五百,河流归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