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异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异鸟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五十三卷目录

 异鸟部汇考一
  异鸟图〈计五十七则 图说六十九则〉

禽虫典第五十三卷

异鸟部汇考一

名目
        灌灌鴸鸟        瞿如
颙鸟        螐渠鸟        肥遗鸟橐𩇯        鸟数斯        鸓
凫徯        蛮蛮〈一名比翼鸟 一名鹣鹣〉䲹         鸟钦原        胜遇
毕方《山海经·西山经》鸱鸟
鵸鵌《山海经·西山经》当扈
鸟鼠同穴鵌鸟    人面鸮鵸鵌《山海经·北山经》寓鸟
        竦斯𪄀        嚣鸟鸟        鶌鶋象蛇        酸与
        精卫鼠        絜钩鬿雀        鴢
         鸰窃脂        跂踵
婴勺        青耕
䧿鵌        鸟        毕方《山海经·海外南经》鸀鸟        鹏
嗽金鸟       飞廉
无对鸟       白露国鸡
伯西尔喜鹊


《山海经》
《南山经》
基山,有鸟,其状如鸡而三首、六目、六足、三翼,其名曰,食之无卧。
郭曰:急性,使人少眠。 任臣按骈雅曰:六足,鵸鵌三首,元览云六足而三首,或作鷩《广雅》曰:南方有鸟,三首、六目、六足、三翼。其名曰鷩。又事物绀珠载,三首、六目、六翼、六足。与此鸟差类。
灌灌图灌灌图

《山海经》
《南山经》
青丘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鸠。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
郭曰:或作濩濩。 任臣按《骈雅》曰:灌灌鸠属也。图赞曰:厥声如呵,厥形如鸠,佩之辨惑,出自青丘。又陶潜诗:青丘有奇鸟,自言独见尔。本为迷者生,又以喻君子。
鴸鸟图鴸鸟图

《山海经》
《南山经》
南次二经之首,曰柜山。有鸟焉,其床如鸱而人手,其音如痹,其名曰鴸,其鸣自号也,见则其县多放士。
郭曰:其脚如人手,痹未详放,放逐或作姣也。 任臣按《篇海》云:鴸鸟鸱目人首,事物绀珠。亦云鴸身如鸱,人面人掌。乙酉岁夏六月有鸟止于杭之庆春门上,三目,足如小儿,面若老人,其鸣曰鴸。或以为即鴸鸟也。按图赞曰彗星横天鲸鱼死浪鴸鸣于邑贤士见放厥理至微言之无象又陶潜读《山海经》诗:鸼鹅见城邑,其国有放士。念彼怀王世,当时数来止。或云鸼鹅当作丹鴸。黄省曾诗云:宛彼鴸鸟鸣,放士真堪哀。即此。
瞿如图瞿如图

《山海经》
《南山经》
祷过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鵁而白首,三足、人面,其名曰瞿如,其鸣自号也。
任臣案元览云:三足之鸟有瞿如焉。图赞曰:瞿如三手,厥状似鵁。


《山海经》
《南山经》
令丘之山,无草木,多火。有鸟焉,其状如枭,人面四目而有耳,其名曰,其鸣自号也,见则天下大旱。
任臣按图赞曰。鸟栖林鱄,鱼处渊,俱为旱徵灾。延普天测之无象厥数,惟元案集韵作篇,韵作,又作颙颙双名朱谋㙔异林云,万历二十年,鸟集豫章城永宁寺,高二尺许。燕雀群噪之。是年五月至七月酷暑异常。时朱国桢涌幢小品云,万历壬辰皋鸟集豫章人面、四目、有耳,其年夏无雨,田禾尽枯。


《山海经》《西山经》
松果之山,有鸟焉,其名曰螐渠其状如山鸡,黑身赤足,可以已
郭曰:螐音彤弓之彤。 任臣按杨慎补注:螐音同螐,渠即螐鷛,南中通海县有之。名曰𪅂鸡。旧注音彤,谬。又古音略云𪅂,乃鷛渠水鸟也。广韵作妆,直音作。韵府群玉曰:庸渠似凫,灰色鸡脚。一名草渠,即今水鸡。明献帝江汉赋妆之行,且摇兮况兄弟之急难亦此也。又通志略引经作蜼梁蜼徒冬切。 郭曰谓皮皱起。


《山海经》
《西山经》
符禺之山,其鸟多。其状如翠而赤喙,可以禦火。
郭曰:翠似燕而绀色畜之,辟火灾也。 任臣按图赞曰:螐渠已殃,赤鷩辟火。文茎愈聋,是则嘉果。螐亦卫灾,厥形唯么。
肥遗鸟图肥遗鸟图

《山海经》
《西山经》
英山,有鸟焉,其状如鹑,黄身而赤喙,其名曰肥遗,食之已疠,可以杀虫。
郭曰:疠疫病也。或曰:恶疮。韩子曰:疠人怜生。 任臣按一音赖刘会孟曰:太华山肥𧔥蛇,见则大旱。英山鸟名,肥遗食之,巳疠美恶,不嫌仝名。
橐𩇯橐𩇯

《山海经》
《西山经》
羭次之山,有鸟焉,其状如枭,人面而一足,曰橐𩇯,冬见夏蛰,服之不畏雷。
任臣按骈雅曰:橐𩇯瞿如𪄀,凫徯人面鸟也。图赞曰:有鸟人面一脚,孤立性。与时反冬出夏蛰,带其毛羽,迅雷不入。又孙愐唐韵云:土精也似雁,一足,黄色。广州志独足鸟,一名山萧。鸟大如鹄,其色苍,其声自呼。临海志云:独足鸟,文身赤口,昼伏夜飞,将雨转鸣,即孔子所谓商羊也。河图曰:鸟,一足,名独立。见则主勇强。南史陈之将亡有鸟,一足集其殿庭,以嘴画地成文,凡此皆一足鸟。亦橐𩇯类又按释义曰:纯阳之气,冬则出,夏则藏,耳若蛰而非蛰也。 郭曰:著其毛羽,令人不畏天雷。

《本草纲目》
独足鸟

独足鸟闽广有之。昼伏夜飞,或时昼出群鸟噪之。惟食虫豸,不食稻粱。孙愐唐韵云土精也似雁一,足黄色,毁之杀人。
窠表主治

李时珍曰作履曳治脚气。
《正字通》


鴹音羊鴹。舞则将雨。家语作商羊字统云一足鸟《本草纲目》一名山萧鸟。《临海志》云独足鸟。文身赤口,昼伏夜飞,声如人啸。将雨转鸣。明永乐中西域进独脚异鸟,上以问。解缙对曰:此名商羊,左肋有肉鼓,右肋有肉钟。伐鼓则舞,考钟则鸣。试之,果然。又与翔。同汉郊祀歌声气远条凤鸟,从芊当作,七画。旧本省作鴹,误鴹,即翔之变体。从鸟从羽义,通韵会,尤误。


《山海经》
《西山经》
天帝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雕,黑文而赤翁,名曰,食之已痔。
郭曰:翁颈下毛。 任臣按读书考定曰:肥遗已疠,雷已痔。事物绀珠亦曰:雷已痔,数斯已瘿。图赞曰:黑文赤翁,鸟愈隐痔。
数斯图数斯图

《山海经》
《西山经》
皋涂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足,名曰数斯,食之已瘿。
任臣按骈雅云:周周大首鵹鹕,数斯皆人足。事物绀珠曰:数斯如雉人足。 郭曰:瘿或作痫。
鸓图鸓图

《山海经》
《西山经》
翠山,其鸟多鸓,其状如鹊,赤黑而两首四足,可以禦火。
任臣按广雅云:鹠,飞鸓也。即此,又字汇。鸟如鹊,两首、四足可禦火。音徒协切睿宗江汉赋云:又有两首之,以鸓为,未识所据。又按博物志翠山鸟两首、四足、可以禦火。五侯鲭云:鸓鸟生翠山,状如鹊,四足,不云两首。疑误也。又释书载共命鸟亦二首一身。刘会孟曰:鸟可辟火者,多汉宫殿,多以鸟名。事物绀珠云:鵌俱辟火。图赞曰:有鸟名鸓,两头四足,翔若合飞。
凫徯图凫徯图

《山海经》
《西山经》
鹿台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雄鸡而人面,名曰凫徯,其鸣自叫也,见则有兵。
任臣按刘会孟曰:鸟,人面者。非大美则大恶。大美者频迦,大恶者凫徯。黄省曾诗:海内扬戈兵,凫徯下鹿台。
蛮蛮图蛮蛮图

《尔雅》
《释地》
南方有比翼鸟焉。不比不飞,其名谓之鹣鹣。
〈注〉似凫青赤色,一目,一翼,相得乃飞。
《释鸟》
鹣鹣,比翼。
〈注〉说已在上。

《山海经》
《西山经》
崇吾之山,有鸟焉,其状如凫,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蛮,见则天下大水。
郭曰:比翼鸟也,色青赤,不比不能飞。尔雅作鹣鹣鸟也。 任臣按周书成王时,巴人献比翼鸟,瑞应图曰:王者德及高远,则比翼鸟至。管仲曰:西海致比翼之鸟。《拾遗记》:成王时,然丘国献之状如鹊,而多力。张华以为一青一赤,在参嵎山。焦氏《易林》云:比目附翼,欢乐相得,有羽鹣鹣。而或九骑与七骖。《博物志》云:崇丘山有鸟,一足、一翼、一目,相得而飞,名曰䖟。见则吉良,乘之寿千岁。晋俞益期,与韩康伯笺林邑城外比翼鸟,不比不飞。鸟名归飞,鸣声自呼。皆类此。韵会作。通志略引经又作图。赞曰:比翼之鸟,似凫青赤。虽云:一形气,同体隔,延颈离,鸟翻飞合翮。
《海外南经》
结匈国比翼在其东,其为鸟青、赤,两鸟比翼。
郭曰:似凫。 任臣按即蛮蛮也。
䲹䲹

《山海经》
《西山经》
钟山,其子曰鼓,其状如人面而龙身,是与钦䲹杀葆江于昆崙之阳,帝乃戮之钟山之东曰崖。钦䲹化为大鹗,其状如雕而黑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晨鹄,见则有大兵。
郭曰:葆或作祖晨鹄鹗属犹云,晨凫尔。 任臣按王世贞钦䲹行云不知凤凰是钦䲹。卢楠泰宇赋云:齿钦䲹而略玃,或作祖顾起。元咏怀诗:瑶崖有大鸟,其名为钦䲹。本此。 又按张衡思元赋瞰瑶溪之赤岸兮,吊祖江之见刘陶潜读《山海经》诗:巨猾肆威暴,钦䲹达帝旨。窫窳强能变,祖江遂独死。皆以葆,为祖也。
鵔鸟图鵔鸟图

《山海经》
《西山经》
钟山,其子曰鼓,其状如人面而龙身,是与钦䲹杀葆江于昆崙之阳,帝乃戮之钟山之东曰崖。钦䲹化为大鹗,其状如雕而黑文白首,赤喙而虎爪,其音如晨鹄,见则有大兵;鼓亦化为鵔鸟,其状如鸱,赤足而直喙,黄文而白首,其音如鹄,见则其邑大旱。
郭曰:鼓亦神名,名之为钟山之子耳。 任臣按刘会孟曰:褒君化龙,牛哀化虎,黄母化鼋,徐伯化鱼。何但钦䲹与鼓,陶潜诗:长枯固已剧,骏鹗岂足恃。按图赞曰:钦䲹及鼓,是杀祖江。帝乃戮之昆崙之东,二子皆化矫翼亦同。
钦原图钦原图

《山海经》
《西山经》
昆崙之丘,实为帝之下都。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蠚鸟兽则死,蠚木则枯。
郭曰:钦或作爰,或作至也。 任臣按骈雅云:钦原蠚鸟也。元览曰:钦原蠚木。彭俨五侯鲭云:钦原蠚鸟兽则死,蠹木则空。图赞曰:钦原类蜂,大如鸳鸯,触物则毙,其锐难当。
胜遇图胜遇图

《山海经》
《西山经》
玉山,西王母所居也。有鸟焉,其状如翟而赤,名曰胜遇,是食鱼,其音如禄。
郭曰:禄义未详。 任臣按事物绀珠云:胜遇如翟而赤,食鱼。骈雅曰:蛮蛮胜遇皆水鸟。也又按字义总略禄禄,古作碌碌,又作鹿鹿。是禄鹿皆相通,疑为鹿之借字。
毕方图毕方图

《山海经》
《西山经》
章莪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名曰毕方,其鸣自叫也,见则其邑有讹火。
郭曰:讹亦妖讹字。 任臣按骈雅毕方兆火鸟也。商羊兆水鸟也。《淮南子》木生毕方注云:状如鸟,青色赤脚,一足。不食五谷。事物绀珠云:毕方见者主寿。汇苑云:毕方老鬼也。一曰南方独脚鸟,形如鹤。尚书故实云:汉武帝有献独脚鹤者。人皆以
为异。东方朔奏曰:《山海经》云:毕方鸟也,验之果是
华。林博议云:孝武帝尝有献异鸟者,莫识。东方朔曰:此毕鸾也。见《山海经》:毕鸾本为毕,方之讹。又白泽图火之精曰:毕方状如鸟,一足,以其名呼之则去,即毕方也。图赞曰:毕方赤文离精是炳,旱则高翔鼓翼。阳景集:乃流灾火不炎正。柳宗元逐毕方文:元和七年夏,火灾日夜数十发。盖类物之为者。《讹传》:怪鸟莫实其状。《山海经》曰:毕方见有讹火,则怪鸟。其毕方欤兴化府志云:嘉靖十八年九月间,莆田县火灾。是夜,有鸟下火中。即子厚所云:毕方鸟也。又续骚经云:俞儿而远去兮。毕方躨跜以下,邻疑指此。又薛综文选注:毕方如鸟,两足一翼,常衔火作怪。灾与经文:小有异同,未可据也。
鸱鸟图鸱鸟图

《山海经》
《西山经》
三危之山,有鸟焉,一首而三身,其状如,其名曰䲭。
郭曰:似雕,黑文赤颈,音洛下句。或云扶狩则死,扶木则枯,应在上钦,原下脱错。在此耳。 一本作扶狩则短。 任臣按图赞曰:江疑所居风云是,潜兽有,毛如披蓑,鸟一头,厥身则兼。按经言一首三身,则翼与足当不止二。经文及注俱不及此画图,亦无所别殊不可解。
鵸鵌图鵸鵌图

《山海经》
《西山经》
翼望之山,有鸟焉,其状如乌,三首六尾而善笑,名曰鵸鵌,服之使人不厌,又可以禦凶。
郭曰:不厌梦也。周书曰:服者不眯音莫礼反。或曰:眯眯目也。 任臣按带山鸟自为牝牡,亦名鵸鵌。事物绀珠云:鵸鵌如乌,九首六尾,善笑。自为雌雄。黄氏之误也。又骈雅云:鵸鵌三首。元览云:三首之鸟有鵸鵌焉。九首之鸟有鸧焉。鬼车焉字书。或作鵸鵌。程良孺曰:鵸鵌不魇,当扈不眴。图赞云:鵸鵌三头,豲兽三尾。俱禦不祥,消凶辟眯,君子服之不逢不韪。
当扈图当扈图

《山海经》
《西山经》
上申之山,其鸟多当扈,其状如雉,以髯飞,食之不眴目。
郭曰:髯咽下须毛。 任臣按谈荟云飞者,以翼当扈之。鸟以髯。图赞曰:鸟飞以翼,当扈则须,废多任少,沛然有馀。轮运于毂,至用在无。
鸟鼠同穴图鸟鼠同穴图

《尔雅》
《释鸟》
鸟鼠同穴,其鸟为鵌,其鼠为鼵。
〈注〉鼵如人,家鼠而短尾。鵌似鵽而小,黄黑色。穴入地三四尺。鼠在内,鸟在外。今在陇西首阳县鸟鼠同穴山中。《孔氏·尚书传》云:共为雄雌。《张氏·地理记》云:不为牝牡。〈疏〉《尚书·禹贡》云:导渭自鸟鼠同穴,不言鸟兽之名,故此释之也。李巡云:鵌鼵鸟鼠之名,共处一穴,天性然也。《孔氏·尚书传》云:共为雌雄。《张氏·地理记》云:不为牝牡。郭氏并载此言未知,谁得其实也。

《山海经》
《西山经》
鸟鼠同穴之山,其上多白虎、白玉。
郭曰:今在陇西首阳县西南山有鸟鼠同穴。 任臣按山在今渭原县。一统志云俗呼为青雀山是也。《河图括地象》曰:鸟鼠同穴,山地之干也。上为掩华星杨衒之伽蓝记云:赤岭不生草木,其山有鸟鼠同穴。鸟雄鼠雌,共为阴阳。《段国沙州记》云:寒岭去太阳川三十里有雀鼠同穴。雀亦如家雀,色小。白鼠亦如家鼠,色如黄虺。《太康地记》曰:鸟鼠山穴入三四尺,鼠在内,鸟在外。《甘肃志》云:凉州之地有兀儿鼠,形状似鼠,尾若赘疣。有鸟曰:本周儿,其形似雀,而色灰白,两物同穴而处。又《禹贡》合注:鼠名,与古所传。鸟名鵌鼠,名鼵者。不一盖俗所沿也。沈约《宋书》沙州甘谷岭北有雀鼠同穴,或在山岭,或在平地。雀色白,鼠色黄,地生黄紫花草便有雀鼠穴。杜彦达曰:同穴止宿养子,互相哺食,长大乃止。故因以名。山袁小修《书经》考曰:鸟鼠,山鸟形,色似雀而稍大。顶出毛角飞即崖穴。穴口有鼠,状如常鼠,但唇缺,似兔。蓬尾似,与鸟狎昵,有类雌雄。杨慎云:鸟鼠同穴。今陕西人云:实有之。岳修撰:正戍边时,亲见之。宋人作书传乃以鸟鼠为一山,同穴为一山,非也。近时宋廉宪琬亦云:目击。图之赞曰:鵌鼵二虫,殊类同归。聚不以方,或走或飞,不然之然,难以理推。元览云:飞蛾匹鼠,螽妻蚓。鵌鼵同居,诺龙双处。田氏日札曰:广西浔州桂平县有牛蛇山,牛与蛇同穴。牛嗜盐,其角如玉,亦与鸟鼠山类。

《沙州记》
鸟鼠同穴山

鸟鼠同穴,山鸟如家雀,色小白。鼠小黄而无尾。凡同穴地皆肥沃,壤尽软熟如人耕,多生黄花紫草。
人面鸮图人面鸮图

《山海经》
《西山经》
崦嵫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鸮而人面,蜼身犬尾,其名自号也,见则其邑大旱。
郭曰:蜼狝猴属也。音赠遗之,遗一音诔。见《中山经》尾又作眦自号,或作设。设亦呼耳,疑此脱误。
鵸鵌

《山海经》《北山经》
带山,有鸟焉,其状如乌,五采而赤文,名曰鵸鵌,是自为牝牡,食之不疸。
郭曰:上已有此鸟,疑同名。 任臣按学海作鵸鴮。唐韵注云:有名,能自为牝牡,疑即此鸟也。《尔雅翼》曰:《山海经》类有二种兽之出亶爰山者,如狸而有发,其名曰类。带山之鸟如乌,而五采文,其名曰奇类。
寓鸟图寓鸟图

《山海经》
《西山经》
虢山,其鸟多寓,状如鼠而鸟翼,其音如羊,可以禦兵。


《山海经》
《北山经》
单张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雉,而文首、白翼、黄足,名曰白,食之已嗌痛,可以已痸。
郭曰:音夜嗌,咽也谷。《梁传》曰:嗌不容粒。今吴人呼咽为嗌音,隘痸痴病也。 任臣按篇海云:鸟似雉。骈雅曰:白象蛇,皆雉属也。
竦斯图竦斯图

《山海经》
《北山经》
灌题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雌雉而人面,见人则跃,名曰竦斯,其鸣自呼也。
任臣按彭俨五侯鲭云竦,斯状如雌雉,见人则跃。骈雅云:竦斯当扈,皆雉属也。
𪄀𪄀

《山海经》
《北山经》
北嚣之山,有鸟焉,其状如乌,人面,名曰𪄀,宵飞而昼伏,食之已暍。
郭曰:般冒两音或作夏也,暍中热也音谒。 任臣按孙愐唐韵𪄀,异鸟人面。图赞曰:禦暍之鸟厥名𪄀。昏明是互,昼隐夜觌。物贵应用安事鸾鹄。释义云:𪄀一作斑猫。程良孺曰:𪄀已渴,无卧。
嚣鸟图嚣鸟图

《山海经》
《北山经》
梁渠之山,有鸟焉,其状如夸父,四翼、一目、犬尾,名曰嚣,其音如鹊,食之已腹痛,可以止衕。
郭曰:夸父,或作举父,止衕治洞下也。


《山海经》
《北山经》
太行之山其首曰归山,有鸟焉,其状如鹊,白身、赤尾、六足,其名曰,是善惊,其鸣自詨。
郭曰:今吴人谓呼为詨。 任臣按元览云:鸓四足,六足。顾起元帝京赋曰:三目之,五工之鵗,盖谓此也。
鶌鶋图鶌鶋图

《山海经》
《北山经》
马成之山,有鸟焉,其状如乌,首白而身青、足黄,是名曰鶌鶋。其鸣自詨,食之不饥,可以已寓。
郭曰:屈居二音寓未详。或曰犹误也。 任臣按《骈雅》曰:鵸鵌屈居,皆乌属也。图赞曰:鶌鶋如乌,青身黄足。食之不饥,可以辟谷。内厥惟珍,配彼丹木。
象蛇图象蛇图

《山海经》
《北山经》
阳山,有鸟焉,其状如雌雉,而五彩以文,是自为牝牡,名曰象蛇,其鸣自詨。
酸与图

《山海经》《北山经》
景山,有鸟焉,其状如蛇,而四翼、六目、三足,名曰酸与,其鸣自詨,见则其邑有恐。
郭曰:或云,食之不醉。 任臣按《骈雅》曰:酸与三足。元览云:三足之鸟有酸焉。即此也。事物绀珠云:酸与如蛇,四翼、六目、三足。程良孺曰:善芳令人不寐,酸与令人不醉。图赞曰:景山有鸟禀,形殊类厥,状如蛇,脚三翼四。见则邑恐,食之不醉。


《山海经》
《北山经》
小侯之山,有鸟焉,其状如乌而白文,名曰鸪,食之不灂。
郭曰:不灂不瞧目也,或作音醮。 任臣按《骈雅》曰:鵸鵌,鶌鶋,鸪,精卫皆乌属也。
精卫图精卫图

《山海经》
《北山经》
发鸠之山,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詨。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
任臣按《述异记》:炎帝女,溺死东海中。化为精卫。一名誓鸟,一名冤禽,一名志鸟,俗名帝女雀。学海注云:赤帝之女,姜姓,为精卫。在上党发鸠山。《博物志》云:有鸟如乌,文首、白喙、赤足,曰精卫。精卫常取西山之木石,以填东海。五侯鲭曰:精卫无雄偶,海燕而生。图赞曰:炎帝之女化为精卫,沉形东海。灵爽西迈,乃衔木石以填波害。王氏释义云:炎帝少女化精卫,犹蜀帝化杜鹃也。

《述异记》
《精卫》
昔炎帝女溺死东海中,化为精卫,其名自呼。每衔西山木石填东海,偶海燕而生子。生雌状如精卫,生雄如海燕。今东海精卫誓水处。〈曾溺于此川誓不饮其水〉一名鸟市,一名冤禽,又名志鸟,俗呼帝女雀。


《山海经》
《东山经》
栒状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鸡而鼠毛,其名曰鼠,见则其邑大旱。
任臣按《骈雅》曰:鼠,鸡属也。事物绀珠云:鼠如鸡,鼠毛。篇韵作,字汇作。图赞曰:鼠如鸡,见则旱涸。
絜钩图絜钩图

《山海经》
《东山经》
䃌山,有鸟焉,其状如凫而鼠尾,善登木,其名曰絜钩,见则其国多疫。
任臣按图赞曰:絜钩似凫,见则民悲。刘会孟曰:海凫毛,见则天下大乱。斯鸟亦海凫类。
鬿雀图鬿雀图

《山海经》
《东山经》
北号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鸡而白首,鼠足而虎爪,其名曰鬿雀亦食人。
任臣按《天问》云:鬿堆焉。处王逸注:鬿堆奇兽也。柳子《天问》云:鬿雀在北号,惟人是食。杨万里注:堆当为雀。王逸注:误也。王世贞续九辨:云鬿堆侁,侁而鼓翼,谓此。《骈雅》曰:鬿雀,食人鸟也。篇海字汇引此。复作鬿萑,音桓非是。图赞曰:猲狙狡兽,鬿雀恶鸟,或狼其体,或虎其爪。安用甲,兵扰之以道。又李给谏笔记云:崇祯甲戌凤阳出恶鸟数万,兔头,鸡身,鼠足,味甚美。犯其骨立死。稽其形状,疑即此鸟也。
鴢鸟图鴢鸟图

《尔雅》
《释鸟》
鴢,头鵁。
〈注〉似凫,脚近尾略不能行,江东谓之鱼鵁。〈疏〉鴢一名头鵁。郭云:江东谓之鱼鵁,音髐箭嫌读为鵁鶄之鵁,故音之。

《山海经》
《中山经》
青要之山,畛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河。其中有鸟焉,名曰鴢,其状如凫,青身而朱目赤尾,食之宜子。
郭曰:音窈窕之窈,朱浅赤也。 任臣按《尔雅》:鴢头鵁,一作,投即此也。江东谓之鱼鵁。张萱汇雅曰:鴢鸟类鸭而有文彩,不能行。多溷野鸭群中浮游。又按《文献通考》:建炎二十七年,鄱阳有妖鸟,凫身、雉尾、长喙、方足、赤目。止于民屋,疑是此鸟。不知者以为妖也。图赞曰:鴢鸟似凫,翠羽、朱目。既丽其形,亦奇其肉。妇女是食,子孙蕃育。


《山海经》《中山经》
首山,多鸟,其状如枭,而三目,有耳。其音如录,食之已垫。
郭曰:音釱垫,未闻。 任臣按字汇引经云:鸟状如凫,音地,从犬,从鸟。又曰:似乌,三目,有耳。音如豕,食之亡。热音代,从鸟,从大,彼此互有异同。未识所据也。明献帝江汉赋:一足而三目兮。本此。


《山海经》
《中山经》
廆山,有鸟焉,状如山鸡而长尾,赤如丹火而青喙,名曰鸰,其鸣自呼,服之不眯。
郭曰:铃要二音。 任臣按《骈雅》曰:螐渠鸰,山鸡属也。睿宗江汉赋云:似鱼,而似鸡兮。鳖入洳而为蛤。
窃脂图窃脂图

《山海经》
《中山经》
崌山,有鸟焉,状如鸮而赤身白首,其名曰窃脂,可以禦火。
郭曰:今呼小青雀曲嘴,肉食者为窃脂,疑此非也。
任臣按:窃脂有三种九。鳸中窃元,窃黄窃脂窃。
训浅言:浅白色也。小雅交,交桑扈,乃今青雀好窃脂肉者,若此之赤身白首。自与二种迥别不得以名之,偶同混为一也。
跂踵图跂踵图

《山海经》
《中山经》
复州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鸮,而一足彘尾,名曰跂踵,见则其国大疫。
郭曰:铭曰跂踵之鸟,一足似夔,不为乐兴,反以来悲。 任臣按元览曰:一足之鸟有橐𩇯焉,有跂踵焉,有毕方焉,有商羊焉。《骈雅》云:絜钩跂踵兆疫鸟也。图赞曰:青耕禦疫,跂踵降灾,物之相反,各以气来。见则民咨实为病媒。
婴勺图婴勺图

《山海经》
《中山经》
支离之山,有鸟焉,其名曰婴勺,其状如鹊,赤目、赤喙、白身,其尾若勺,其鸣自呼。
郭曰:勺似酒勺形。 任臣按事物绀珠云:婴勺如鹊目,喙赤,身白。尾若勺。骈雅曰:婴勺,鹊属也。图赞曰:支离之山有鸟如鹊,白身,赤眼,厥尾如勺。维彼有斗,不可以酌。
青耕图青耕图

《山海经》
《中山经》
堇理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鹊,青身白喙,白目白尾,名曰青耕,可以禦疫,其鸣自叫。
任臣按事物绀珠曰:青耕如鹊,青身喙,首尾皆白。《骈雅》曰:青耕肥遗禦厉鸟也。读书考定云:寓辟兵,青耕辟疫。


《山海经》
《中山经》
丑阳之山,有鸟焉,其状如乌而赤足,名曰鵌,可以禦火。
任臣按《骈雅》曰:鵌,禦火鸟也。


《山海经》
《海外西经》
鸟、鸟,其色青黄,所经国亡。在女祭北。鸟人面。居山上。
郭曰:此应祸之鸟,即今枭鸺鹠之类。 任臣按图赞曰:有鸟青黄,号曰。与妖会合所集:祸至类,则枭鹠厥,状难媚。按篇海云:鸟,鸺鹠别名。今云人面,似不类。
毕方图毕方图

《山海经》
《海外南经》
羽民国,毕方鸟在其东,青水西,其为鸟人面一脚。
任臣按抱朴子云:枯灌化形山夔潜跟石修九首。毕方人面,即斯鸟也。又韩子载:师旷曰:黄帝合鬼神于泰山之上,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辖。《淮南子》云:水出罔象木生毕方。异林曰:木精毕方,火精游光。广雅曰:土神谓之羵羊,木神谓之毕方。扬雄蜀都赋兽,则犹豰毕方,疑非此。刘会孟曰:佛国鸟频伽,亦人面,羽山之北有善鸣之禽,亦人面鸟喙,一足。名曰青鸐。其声似钟磬、笙竽。又鴅鸟、鸟,橐𩇯凫徯,皆人面禽也。与此类。
鸀鸟图鸀鸟图

《山海经》
《大荒西经》
有互人之国。有青鸟,身黄,赤足,六首,名曰鸀鸟。
任臣按元览云:互人有六首之鸀。集韵曰:氐人国有青鸟,赤足,六首。曰鸀,又鳿鸟。亦名鸀。《尔雅》:鸀山乌是也。又《南康记》:石室山有鸟,形色鲜洁,自爱毛羽。若只者则照水。悲鸣亦名鸀,此名同而实异者。且音蜀不音触似更为一种。
鹏图鹏图

《庄子》
《逍遥游》
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溟。南溟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溟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蜩与鸴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飧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汤之问棘也是已。穷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大小之辨也。
《列子》
《殷汤篇》
终发北之北有鸟焉,其名为鹏,翼若垂天之云,其体称焉。
《淮南子》
《说林训》
鸟有沸波者,河伯为之不潮,畏其诚也。故一夫出死,千乘不轻。
〈注〉大鹏翱翔水上,扇鱼令出。沸波攫而食之。故河伯深藏于渊。匹夫志意:出死必战,虽大国兵车千

乘,不轻之也。〈按沸波诸儒皆以为鹈鹕注独以为大鹏恐未确姑存之以备考订〉《正字通》
大鹏

鹏,音朋,大鸟。梵书伽楼罗:此言大鹏金翅鸟。
嗽金鸟图

《拾遗记》嗽金鸟

魏明帝即位,二年,起灵禽之园。远方国所献异鸟珍兽皆畜此园也。昆明国贡嗽金鸟。人云其地去燃洲九千里出此鸟,形如雀,而色黄,羽毛柔密,常翱翔海上。罗者得之以为至。祥闻大魏之德,被于荒远,故越山航海来献。大国帝得此鸟畜于灵禽之园,饴以真珠,饮以龟脑。鸟常吐金屑如粟,铸之可以为器。昔汉武帝时有人献神雀,盖此类也。此鸟畏霜雪,乃起小屋处之,名曰辟寒。台皆用水精为户牖,使内外通光宫人争,以鸟吐之金用饰钗佩,谓之辟寒金。故宫人相嘲曰:不服辟寒金,那得帝王心。于是媚惑者乱争此宝,金为身饰及行卧皆怀,挟以要宠幸也。魏氏丧灭池,台鞠为煨烬嗽,金之鸟,亦自翱翔。
飞廉图飞廉图

《续博物志》
神禽

汉明帝永平五年长安迎取飞廉并铜马,置上西门外,晋灼曰:飞廉鹿身头如雀,有角,而蛇尾豹文。应劭曰:飞廉神禽能致风雨。
《三才图会》
龙雀

郭璞曰:飞廉龙雀也,鸟身而鹿头,《风俗通》飞廉神雀,能致风雨。〈按《续博物志》以为鹿身雀头,《三才图会》又以为鸟身鹿头,姑并存以备考订。〉
无对鸟图无对鸟图

《坤舆图说》
无对鸟

亚细亚州瓜哇岛等处有无对鸟。无足,腹下生长皮,如筋缠于树枝以立身。毛色五彩,光耀可爱。不见其饮食,意惟服气而已。
白露国鸡图白露国鸡图

《坤舆图说》
白露国鸡

亚墨利加州白露国产鸡,大如常鸡数倍,头较身小,生有肉。鼻能缩能伸,鼻色有稍白,有灰色,有天青色不等。恼怒则血聚于鼻上变红色,其时开尾如孔雀,浑身毛色黑白相间,生子之后,不甚爱养,须人照管,方得存活。
伯西尔喜鹊图

《坤舆图说》喜鹊

南亚墨利加州伯西尔喜鹊,吻长而轻,与身相等,约长八寸,空明薄如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五十四卷目录

 异鸟部汇考二
  尔雅〈释鸟〉
  山海经〈海外西经 海内西经 大荒西经 海内经〉
  汲冢周书〈王会解〉
  神异经〈北海大鸟 希有鸟 不孝鸟〉
  洞冥记〈候日虫〉
  黄宪外史〈天文篇〉
  博物志〈虻〉
  拾遗记〈背明鸟 藏珠鸟 鸿鹅〉
  酉阳杂俎〈王母使者 菘节鸟 老 柴蒿 虾蟆护〉
  续博物志〈飞生〉
  漱石閒谈〈稀差〉
  群碎录〈周周〉
  正字通〈异鸟杂释〉
 异鸟部艺文一
  孤鹣歌
  希有鸟铭        汉东方朔
  大鸟铭〈有序〉      隋虞绰
  大鹏赋          唐李白
  鲲化为鹏赋         高迈
 异鸟部艺文二〈诗〉
  精卫           唐岑参
  精卫衔石填海        韩愈
  精卫词           王建
 异鸟部纪事
 异鸟部杂录
 异鸟部外编

禽虫典第五十四卷

异鸟部汇考二

名目

狂㝱鸟       爰居杂县灭蒙鸟       孟鸟
鸣鸟        翳鸟
皋鸡        善芳

希有鸟       不孝鸟

候日虫                摇光虻         背明鸟藏珠鸟       鸿鹅

王母使者      菘节鸟

        柴蒿虾蟆护       飞生

稀差        周周

图缺

《尔雅》

《释鸟》

狂,㝱鸟。
〈注〉狂鸟五色有冠,见《山海经》〈疏〉㝱鸟,一名狂,五彩之鸟也。

爰居,杂县。
〈疏〉爰居海鸟也,大如马驹。一名杂县,汉元帝时琅邪有之。

《山海经》《海外西经》

灭蒙鸟在结匈国北,为鸟青,赤尾。

《海内西经》

孟鸟在貊国东北。其鸟文赤、黄、青,东乡。

《大荒西经》

有弇州之山,五彩之鸟仰天,名曰鸣鸟。爰有百乐歌舞之风。
爰有百种伎乐歌舞风曲。

《海内经》

有蛇山者,蛇水出焉,东入于海。有五彩之鸟,飞蔽一乡,名曰翳鸟。

《汲冢周书》《王会解》

蜀人以文翰,文翰者若皋鸡。
鸟有文彩者,皋鸡似凫。翼州谓之泽特也。

奇干善芳,善芳者头若雄鸡,佩之令人不昧。
奇干亦北狄,善芳鸟名。

《神异经》

北海大鸟

北海有大鸟,其高千尺,头文曰天,胸文曰侯。左翼文曰鹥,右翼文曰勒,头向东正海中央捕鱼或时举翼而飞,其羽相切,如风雷也。

希有鸟

昆崙之山有铜柱焉。其高入天,所谓天柱也。围三千里,周圆如削下有回屋,方百丈。仙人九府治之。上有大鸟,名曰希有南向,张左翼覆东王,公右翼覆西王。母背上小处无羽。一万九千里西王母岁登翼,上之东王公也。

不孝鸟

不孝鸟状如人身,犬尾,有齿猪牙,头上有文曰不孝。口下有文曰不慈,背上有文曰不道,左胁有文曰爱夫,右胁有文曰怜妇。

《洞冥记》候日虫

元封五年勒毕国贡细鸟,以方尺之玉笼盛数百头。形如大蝇,状似鹦鹉,声闻数里之间,如黄鹄之音也。国人尝以此鸟候时,亦名曰候日虫。帝置之于宫内,旬日而飞。尽帝惜求之不复得。明年见细鸟集帷幕,或入衣袖。因名蝉。宫内嫔妃皆悦之,有鸟集其衣者,辄蒙爱幸至。武帝末稍稍自死,人犹爱其皮服,其皮者,多为丈夫所媚。

《黄宪·外史》《天文篇》

徐渊游于蜀山见苍禽集西冈之坡,顺风而交鸣。徐渊异之归而问诸徵。君曰:此何禽也。曰:其苍鹢乎。鹢之孕不精而感,不交而生其感也。以风其生也以睨。此之谓气化,其鸟载于尔雅者也。子不闻觚竹之荒有鸟曰翼生股荧惑。见则孕,是以禽而感于星也。嘉陵之墟有鸟曰,临溪而啄影则孕,吐于口而生。是感于水也扶桑之野有鸟曰摇光,感日之精千岁一孕。其形如龟,是感于日也。此三禽者尔雅不得而载焉。由此观之,凡海外之荒国,其不名之禽无称之兽,恶可穷哉。

《博物志》

崇丘山有鸟一足,一翼,一目,相得而飞,名曰虻。见则吉良,乘之寿千岁。

《拾遗记》背明鸟

黄龙元年,始都武昌。时越巂之南献背明鸟,形如鹤,止不向明,巢常对北,多肉少毛,声音百变,闻钟磬笙竿之声则奋翅摇头。时人以为吉祥。是岁迁都建业,殊方多贡珍奇。吴人语讹,呼背明为背亡鸟。国中以为大妖,不及百年,当有丧乱背叛灭亡之事,散逸奔逃,墟无烟火。果如斯言。后此鸟不知所在。

藏珠鸟

瀛州有鸟如凤,身绀翼丹,名曰藏珠。每鸣,翔而吐珠。累斛仙人常以其珠饰仙裳,盖轻而耀于日月也。

鸿鹅

蓬莱山有鸟名鸿鹅。色似鸿,形如秃鹙,腹内无肠,羽翮附骨而生,无皮肉也。雄雌相眄则生产。

《酉阳杂俎》王母使者

齐郡函山有鸟足青觜赤黄,素翼绛颡,名王母使者。昔汉武登此山,得玉函,长五寸,帝下山,玉函忽化为白鸟飞去。世传山上有王母药函,常令鸟守之。

菘节鸟

菘节鸟四脚,尾似鼠,形如雀,终南深谷中有之。

秦中山谷间有鸟如枭。色青黄肉,翅好食烟。见人辄惊落,隐首草穴中,常露身。其声如婴儿啼,名老

柴蒿

柴蒿京之近山有柴蒿鸟,头有冠,如戴胜,大若野鸡。

虾蟆护

虾蟆护南山下有鸟,名虾蟆。护多在田中,头有冠色,苍足,赤形似鹭。

《续博物志》飞生

江浙间有鸟名飞生。狐头肉翅,四足如兽,飞而生子即随母。后人有难产,以其爪安胸腹间,立验。亦有得其皮者。

《漱石閒谈》稀差

稀差者南中鸟也。数十年一至。至期则雌雄绕树而飞不止。数日忽一接遗精在地,人掘而乾之,食一毫足助一夕之欢。

《群碎录》周周

周周,鸟名。首重尾屈,将欲饮于河则必颠,乃衔羽而饮。

《正字通》《异鸟杂释》

鳼音文,《尔雅》鹑子鳼,或作,又山海经大荒元丹之山,有五色鸟人面,有发名青,与尔雅鳼,别一种鵌音,徒似鵽而小,黄黑色,与鼠同穴,穴入地三四尺,鼠在内鸟在外,孔氏尚书传曰:共为雌雄。《山海经》:翼望山有鸟状如乌三首六尾,善笑,名鵸鵌。注音猗馀,鵌,有徒馀,二音义同。又山海经:带山有鸟状如乌五彩赤文,亦名鵸鵌,注上已有此鸟,疑同名又太平,御览善芳一作献茅,善芳出北狄,鵸鵌即献毛鸟也。𪁐鵹鹂并同,又《山海经》:王母山沃野有三青,鸟赤首黑目,一名大𪁐,一名少𪁐,一名青鸟。注三鸟皆西王母所使,又𪁐胡郭璞狸力𪁐,胡合赞狸力𪁐,胡或飞或伏,是唯土祥出兴工,筑长城之役,同集秦域,按此与,二𪁐名同类别狸力兽名也。音族觚竹之荒有鸟曰翼,生于股,荧惑见,则孕见王氏天禄阁,外史旧本阙。
音民鸟似翠赤喙冥鹊也,说文汎训鸟非。音炎广雅离怪鸟属自为雌雄,离一作讹字旧注音角三首鸟,似白鵁合并,五音外别作音,钁有三头不详,所出并非考。《山海经》:有瞿如鸟,郭璞赞瞿如三首厥状似鵁,本作瞿,讹作,鶳旧注音师,鸟名按博物志条支国,西海有狮子,大雀本作师俗,作当音师,四画去𠂤从匝作溷音,师读切并误。

异鸟部艺文一

《孤鹣歌》

类要曰:孔子游于隅山,见取薪而哭,长梓上有孤鹣乃承而歌之。

鹓彼鸣,鹣在岩,山之唫。

《希有鸟铭》汉·东方朔

有鸟希有,绿赤煌煌,不鸣不食,东覆东王公,西覆西王母,王母欲东登之,自通阴阳,相须唯会益工。
《大鸟铭》〈有序〉隋·虞绰
绰迁著作佐郎,与虞世南、庾自直、蔡允恭等四人常在禁中,以文翰待诏,恩盼隆洽。从征辽东,帝舍临海顿,见大鸟,异之,诏绰为铭。其辞曰:

维大业八年,岁在壬申,夏四月景子,皇帝底定辽碣,班师振旅,龙驾南辕,鸾旗西迈,行宫次于柳城县之临海顿焉。山川明秀,实仙都也。旌门外设,款跨重阜,帐殿周施,降望大壑。息清跸,下轻舆,警百灵,绥万福,践素沙,步碧沚。同轩皇之襄野,迈汉宗于河上,想汾射以开襟,望蓬瀛而载伫。窅然齐肃,藐属殊庭,兼以圣德遐宣息,别风于淮雨,休符潜感,表重润于夷波。璧日洒光,卿云舒采,六合开朗,十洲澄镜。少选之间,倏焉灵感,忽有祥禽,皎同鹤鹭,出自霄汉,翻然双下。高踰一丈,长乃盈寻,靡霜晖于羽翮,激丹华于觜距。鸾翔凤跱,鹊起鸿骞,或蹶或啄,载飞载止,徘徊驯扰,咫尺乘舆。不藉挥琴,非因拊石,乐我君德,是用来仪。斯固类仙人之骐骥,冠羽族之宗长,西王青鸟,东海赤雁,岂可同年而语哉。窃以铭基华岳,事乖灵异,纪迹邹山,义非尽美,犹方册不泯,遗文可观。况盛德成功,若斯懿铄,怀真味道,如此感通,不鑴名山,安用铭异。臣拜稽首,敢勒铭云:来苏兴怨,帝自东征,言复禹绩,乃御轩营。六师薄伐,三韩肃清,龚行天伐,赫赫明明。文德上畅,灵武外薄,车徒不扰,苛慝靡作。凯歌载路,成功允铄,返旆还轩,遵林并壑。停舆海澨,驻跸岩阯,窅想遐凝,藐属千里。金台银阙,云浮岳峙,有感斯应,灵禽效祉。飞来清汉,俱集华泉,好音玉响,皓质冰鲜。狎仁驯德,习习翩翩,绝迹无泯,于万斯年。

《大鹏赋》〈并序〉唐·李白

予昔于江陵见天台司马子微,谓予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因著大鹏遇希有鸟赋以自广此赋,传于世,往往人间见之悔其少作,未穷宏达之旨中,年弃之及,读晋书睹阮宣子,大鹏赞鄙心陋之,遂更记忆,多将旧本不同,今复存于集岂,敢传诸作者庶可示之子弟而已,其词曰:

南华老仙发天机于漆园,吐峥嵘之高论,开浩荡之奇言徵,志怪于齐谐,谈北溟之有鱼。吾不知其几,千里其名曰鲲,化成大鹏,质凝胚浑,脱鬐鬣于海岛,张广翅于天门,刷渤澥之春流,晞扶桑之朝,暾燀赫乎。宇宙凭陵乎,昆崙一鼓一舞,烟朦沙昏,五岳为之震荡,百川为之沸腾,尔乃蹶厚,地揭太清,亘层霄突重溟,激三千以掘起,抟九万而迅征,背嶪泰山之崔嵬,翼举垂云之纵,横左回,右旋倏,阴忽明历汗漫以夭矫,排阊阖之峥嵘,簸鸿濛扇,雷霆斗转,而天动山摇,而海倾怒,无所搏雄,无所争固,可想象其势,髣髴其形,若乃足萦虹,蜺目耀日月,连轩沓拖,挥霍翕,忽喷气,则六合生云洒毛,则千里飞雪邈彼北荒,将穷南图,运逸翰以傍击鼓,奔飙而长驱,烛龙衔光以照影列缺,施鞭而启涂块,视三山杯观五湖,其动也。神应其行也,道俱任公见之,而罢钓有穷不敢以弯弧,莫不投竿失镞,仰之长吁,尔其雄姿,壮观映背,河汉上摩,苍苍下覆,漫漫盘古开天而直视羲和,倚日以傍叹缤纷乎,八荒之间隐映乎,四海之半当胸臆之掩昼,若混茫之禾判忽腾覆,以回转则霞廓而雾散,然后六月一息至,于海湄欻翳景以横榰,逆高天而下垂,憩乎。泱漭之野入乎,汪湟之池,猛势所射,馀风所吹,溟涨沸渭岩峦纷,披天吴为之怵慄,海若为之躨跜,巨鳌冠山,而却走长鲸,腾海而下驰缩壳挫鬣,莫之敢窥,吾亦不测,其神怪,而若此盖,乃造化之所为,岂比夫蓬莱之黄鹄誇,金衣与菊裳耻苍梧之元凤,耀綵质与锦章,既服御于灵仙亦驯,扰于池隍精卫,殷勤于衔木,鶢鶋悲愁乎,荐觞天鸡警晓于蟠桃,踆乌哲耀于太阳,不旷荡而纵适,何拘挛而守,常未若兹鹏之逍遥,无厥类乎。比方不矜大而暴猛,每顺时而行藏参元,根以比寿,饮元气以为浆戏,旸谷而徘徊,凭炎洲而抑扬,俄而希有鸟见而谓之曰伟哉。鹏乎若此之乐也,吾左翼掩乎,东极右翼蔽乎,西荒跨蹑地,络周旋天纲以恍惚为巢,以虚无为场我呼,尔游尔呼,我翔于是大鹏许之,欣然相随此二禽已登于寥廓而斥鴳之辈,空见笑于藩篱。

《鲲化为鹏赋》高迈

北溟有鱼,其名曰鲲,横海底隘龙门,眼睔,睔而明月不没口呀呀,而修航欲吞一朝乘阴阳之运,遇造化之主脱我鬐鬣,生我翅羽背山横而压海,嵯峨足,山立而偃波,揭竖张皇闻见卓荦,今古过鲁门者,累百曾莫敢睹,来条支者成群,又何足数既负此特达壮心,亦有取也,若乃张垂天激洪涟海若簸其后,阳侯腾其前汹如也,皓如也,蛟螭为之悚怖,洲岛为之崩骞,如此上未上,之间邈矣,三千接海运,抟风便飞,廉倏而走,羊角忽而转勃如也,蓬如也。云溟为之光,掩山泽为之色变,如此高未高之间,腾夫九万足踏元气,背摩太清指天池以遥集,按高衢而迅征时与运并道,与时行遗夭阏之类,放逍遥之情,如此自一日亘千岁,阴数与阳数际,乃下夫南溟之裔,呜呼,谁无借便之事,九万三千,故非常情之所,希冀谁无回翔之图一翥,六月故非常情之所,觊觎由此言之,则凤凰上击诚未得其锱铢,鸿鹄一举适可动其卢胡,况鹪鹩之辈,斥鴳之徒,易安易给,其足其居须臾之间,腾掷无数,龌龊之内,翩翻有馀,伊小大之相纪,谅在人而亦尔凌云词赋,满腹经史婆娑独得,肮脏自是不大,遇不大起,谓斯言之无徵试,假借乎。风水看一动一息,凡历天机千万里。

异鸟部艺文二〈诗〉

《精卫》唐·岑参

负剑出北门,乘桴适东溟。一鸟海上飞,云是帝女灵。玉颜溺水死,精卫空为名。怨积徒有志,力微竟不成。西山木石尽,巨壑何时平。

《精卫衔石填海》韩愈

鸟有偿冤者,终年抱寸诚。口衔山石细,心望海波平。渺渺功难见,区区命已轻。人皆讥造次,我独赏专精。岂计休无日,惟应尽此生。何惭刺客传,不著报雠名。

《精卫词》王建

精卫谁教尔填海,海边石子青磊磊。但将海水作枯池,海中鱼龙何所为。口穿岂为空衔石,山中草木无全枝。朝在树头暮海里,飞多羽折时随水。高山未尽海未平,愿我身死子还生。
《精卫词》明·卢昭
有鸟志堙海衔石到海,返石转心不移,但砺尔喙短,日复夕,海复远,石可竭,海可满,精卫之恨何时断。

异鸟部纪事

《拾遗记》:尧在位七十年。祇支之国,献重明之鸟,一名双睛。言双睛在目,状如鸡,鸣似凤,时解落毛羽,肉翮而飞。能搏逐猛兽虎狼,使妖灾群恶不能为害,饴以琼膏。或一岁数来,或数岁不至。国人莫不洒扫门户,以望重明之集。其未至之时国人或刻木,或铸金,为此鸟之状,置于门户之间,则魑魅丑类,自然退伏。今人每岁元日,或刻木铸金,或图画为鸡于牖上,此之遗像也。
帝尧在位,圣德光洽,河洛之滨,得玉版方尺,图天地之形,又获金璧之瑞,文字炳列记,天地造化之始,四凶既除,善人来服,分职设官,彝伦攸叙,乃命大禹疏川潴泽,有吴之乡,有北之地,无有妖灾沉,翔之类自相,驯扰幽州之墟,羽山之北,有善鸣之禽。人面鸟喙,八冀一足,毛色如雉,行不践地,名曰青鸐,其声似钟磬笙竽也。《世语》曰青鸐鸣,时太平。故盛明之世,翔鸣薮泽,音中律吕,飞而不行。至禹平水土,栖于川岳,所集之地,必有圣人出焉。自上古铸诸鼎器,皆图像其形。铭赞至今不绝。
《汲冢周书·王会解》:巴人以比翼鸟。〈注〉巴人在南者,不比不飞其名曰鹣鹣。
《拾遗记》:周成王六年,燃丘之国,献比翼鸟,雌雄各一。比翼鸟多力,状如鹊,衔南海之丹泥,巢昆崙之元木,遇圣则来集,以表周公辅圣之祥异也。
《国语》:海鸟曰爰居,止于鲁东门之外二日,臧文仲使国人祭之。展禽曰:越哉,臧孙之为政也。夫祀,国之大节也;而节,政之所成也。故慎制祀以为国典。今无故而加典,非政之宜也。夫圣王之制祀也,法施于民则祀之,以死勤事则祀之,以劳定国则祀之,能禦大灾则祀之,能捍大患则祀之。非是族也,不在祀典。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植百谷百蔬;夏之兴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共工氏之霸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黄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颛顼能修之。帝喾能序三辰以固民,尧能单均刑法以仪民,舜勤民事而野死,鲧障洪水而殛死,禹能以德修鲧之功,契为司徒而民辑,冥勤其官而水死,汤以宽治民而除其邪,稷勤百谷而山死,文王以文昭,武王去民之秽。故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鲧而宗禹;商人禘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汤;周人禘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幕,能帅颛顼者也,有虞氏报焉;杼,能帅禹者也,夏后氏报焉;上甲微,能帅契者也,商人报焉;高圉、太王,能帅稷者也,周人报焉。凡禘、郊、宗祖、报,此五者国之典祀也。加之以社稷山川之神,皆有功烈于民者也。及前哲令德之人,所以为明质也;及天之三辰,民所以瞻仰也;及地之五行,所以生殖也;及九州名山川泽,所以出财用也。非是不在祀典。今海鸟至,己不知而祀之,以为国典,难以为仁且知矣。夫仁者讲功,而知者处物。无功而祀之,非仁也;不知而不问,非知也。今兹海其有灾乎。夫广川之鸟兽,恒知而避其灾也。是岁也,海多大风,冬暖。文仲闻柳下季之言,曰:信吾过也,季子之言不可不法也。使书以为三筴。
《家语·辨政篇》:齐有一足之鸟,飞集于公朝,下止于殿前,舒翅而跳,齐侯大怪之,使使聘鲁,问孔子。孔子曰:此鸟名商羊,水祥也。昔童儿有曲一脚,振肩而跳且谣曰:天将大雨,商羊鼓舞。今齐有之,其应至矣。急告民趣治沟渠,修防堤,将有大水为灾,顷之大霖雨,水溢泛诸国,伤害人民,惟齐有备,不败。景公曰:圣人之言,信而有徵矣。
《尚书故实》:汉武帝时,尝有外域献独足鹤。人皆不知,以为怪异。东方朔奏曰:此山海经所谓毕方鸟也。验之果是。因敕廷臣皆习山海经。
《晋书·张华传》:惠帝中,人有得鸟毛三丈,以示华。华见,惨然曰:此谓海凫毛也,出则天下乱矣。
《拾遗记》:惠帝永熙二年,改为永平元年,常山郡献伤魂鸟状,如鸡毛,色似凤,帝恶其名,弃而不纳,复爱其毛羽,当时博物者云:黄帝杀蚩尤有貙虎,误噬一妇人,七日气不绝,黄帝哀之葬以重棺石椁,有鸟翔其冢上其声,自呼为伤魂,则此妇人之灵也。后人不得其令终者,此鸟来集其国园林之中至汉哀平之末,王莽多杀伐,贤良其鸟亟来哀鸣,时人疾此鸟名,使常山郡国弹射驱之至晋初,干戈始戢四海攸归山,野间时见此鸟,憎其名改伤魂为相,弘及封孙皓,为归命侯相弘之义叶于此矣。永平之末,死伤多故门嗟巷哭,常山有献遂放逐之。
《晋书·阮修传》:修所著述甚寡,尝作大鹏赞曰:苍苍大鹏,诞自北溟。假精灵鳞,神化以生。如云之翼,如山之形。海运水击,扶摇上征。翕然层举,背负太清。志存天地,不屑雷霆。鸴鸠仰笑,斥鴳所轻。超世高逝,莫知其情。
《燉煌新录》:苏割剌在答鲁之右,大泽中高百寻然,无草木石皆赭色,山产椒椒,大如弹丸,燃之香彻,数十里每燃椒,则有鸟自云际蹁跹五色名赭,尔鸟盖凤凰种也。
《南史·齐南郡王子夏传》:子夏,武帝第二十三子也。上春秋高,子夏最幼,宠爱过诸子。初,武帝梦金翅鸟下殿庭,搏食小龙无数,乃飞上天。及明帝初,其梦方验。《隋书·五行志》:天统三年九月,万春鸟集仙都苑。京房《易飞候》曰:非常之鸟,来宿于邑中,邑有兵。周师入邺之应也。
《女国传》:女国俗事阿修罗神。又有树神,岁初以人祭,或用猕猴。祭毕,入山祝之,有一鸟如雌雉,来集掌上,破其腹而视之,有粟则年丰,沙石则有灾,谓之鸟卜。《唐书·萧铣传》:铣筑坛城南,柴上帝,自称梁王。有异鸟至,建元为凤鸣。
《五行志》:永徽四年,宋州人蔡道基舍傍有兽高丈馀,头类羊,一角,鹿形,马蹄,牛尾,五色,有翅。占曰:鸟如畜形者,有大兵。《杜阳杂编》:代宗朝异国所献奇禽驯兽,自上即位,多放弃之。建中二年,南方贡朱来鸟,形有类于戴胜而红觜绀尾,尾长如身,巧解人语,善别人意。其音清响,闻于庭外数百步。宫中多所怜爱,常为玉屑和香稻以啖之。则其声益加嘹喨,夜则栖于金笼,昼则飞翔于庭庑。而俊鹰大鹘不敢近。一日为巨雕所搏而毙,宫中无不歔欷,或遇其笼自开内。人有善书者于金华纸上,为朱来鸟。写多心经及朱泚犯禁闱,朱来鸟之兆明矣。
《唐书·五行志》:贞元十四年秋,有异鸟,色青,类鸠、鹊,见于宋州郊外,所止之处,群鸟翼卫,朝夕嗛稻粱以哺之,睢阳人适野聚观者旬日。
大中十年三月,舒州吴塘堰有众禽成巢,阔七尺,高一尺。水禽山鸟,无不驯狎。中有如人面、绿毛,绀爪觜者,其声曰甘,人谓之甘虫。占曰:有鸟非常,来宿于邑中,国有兵,人相食。
咸通中,吴、越有异鸟极大,四目三足,鸣山林,其声曰罗平。占曰:国有兵,人相食。
《辟寒》:同昌公主堂中设,却寒帘乃却寒鸟骨所为也。设之辟寒。
《大唐新语》:崔希高,以仁孝友悌,丁母忧,哀毁过礼。为邺县丞,芝草生所居堂,一宿而葩,盖盈尺,州以闻,迁监察御史,转并州兵曹、冯翊令。贫乏徒荷其仁恤。时有云气如盖,当其厅事,须臾五色错杂,遍于州郭。以状闻,敕编入史。其在并州,厅前丛苇,有小鸟如鹪鹩来巢,孕卵五色,大如鸡子,数日𪃟毁雏见,已大于母。月馀,五色成文,大如鹅,驯扰闲暇。顷之飞翔,时归旧所。人到于今,号为兵曹鸟。
《唐书·拂菻传》:拂菻有鸟如鹅,绿毛,上食有毒辄鸣。《婆利传》:婆利有舍利鸟,通人言。
《地理志》:江南道台州临海都土贡飞生鸟。
《太平广记》:王蜀永平二年,得北邙山章弘道所留瑞文于什邡之仙居山,遂出缗钱,委汉州马步使赵弘约,缔构观宇。洎创天尊殿,材石宏博,功用甚多。是日,将架巨梁,工巧丁役三百馀人鼓噪,震动远近。忽有异鸟三只,一红赤色,二皆洁白,尾如绁练,各长二尺馀,栖于梁上,随縆索上下,在众人中,略无惊怖。工人抚搦戏玩之,如所驯养者。梁既上毕,鸟亦飞去。真腊国有葛浪山,高万丈,半腹有洞。先有浪鸟,状似老鸱,大如骆驼。人过,即攫而食之,腾空而去,百姓苦之。真腊王取大牛肉。中安小剑子,两头尖利,令人载行,鸟攫而吞之,乃死,无复种矣。
《宋史·五行志》:绍兴十七年二月,有白鸟六集于高禖坛上,府尹沈该以瑞奏。二十七年,饶州番阳县有妖鸟,凫身鸡尾,长喙方足赤目,止于民屋数日,弹矢不能中。
《续明道杂志》:某舅氏李君武者,少才勇以武举中第。尝押兵之夔州行峡路,暮投一山驿。驿吏曰:从前此驿不宿客,相传堂中夜有怪物。君武少年气豪健不顾,遂宿堂中。至半夜,忽有物自天窗中下,类大飞鸟,左右击搏。君武扪,常所弄铁鞭挥击,俄中之遂堕地。乃取盆覆之至天明,发盆视之乃一大水鸟,如雏鹤。细视之,乃有四目,因毙之自后驿无怪。
《春渚纪闻》:沈晦赴省至天长道中,梦身骑大鹏抟风而上,因作大鹏赋以记其事。已而果魁天下。
《癸辛杂识》:成吉思皇帝尝西征,渡流沙万馀里,其地皆荒寂,无人之境有大鸟,其一羽足以,蔽千人盖鹏类也。
《江宁府志》:杨元孺为粤西总戎,尝侵晓出猎于大雾中罗得一鸟,通身如雪,顶上毳碧如翡翠,身仅大如凫,而两翼之长几五六尺。纷披丰茸若孔雀尾。傍之散垂者丝,丝然可爱。背有翎二根,大仅如线,其长与翼等问之,人不识也。因名之为云雾鸟。元孺罢官携归,秣陵尝函,其皮以示人。
《扬州府志》:万历乙卯春有异鸟三双,来巢黄氏庄居。古槐之杪形小于雉而文彩过之,眉间出二毫长过于尾。飞如带垂雍。雍和鸣均中律吕群鸟,辟易让巢而去,竟不识为何鸟也。或有自朝鲜归者识之海外云名,兴以来朝为吉。《颍上县志》:崇祯六年,异鸟至,猫头兔足,枭鸣飞起,蔽空不集林木。人有捕食者立死。次年流寇大作,名曰寇至鸟。
《宜春县志》:崇祯九年夏,大旱。谷每石至八钱。秋七月郴江一带凫徯见有居民,惊以告庠生。杨文盛曰:此凫徯也。或曰:何以知之。杨曰:《山海经》西山经云鹿台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雄鸡,而人面。名曰凫徯。其名自叫也。见则有兵鹿台,今上郡也自西而南,吾郡其有忧乎。逾年丁丑,果有楚寇之变。
《仁和县志》:崇祯十七年,来献鴸鸟猎人,罝得一鸟,人面四足,二翼。《山海经》云:鴸鸟见其国多放士,今浙江肥遁士甚多,天假物以预告之云。《清河县志》:崇祯十七年有鸟群飞,类鸽而小,羽色近白,足如鸡足,有毛人谓之番鸡。占者曰:白羽群飞疾急而有声,兵之兆也。

异鸟部杂录

《抱朴子·嘉遁篇》:侣云鹏以高逝,故不萦翮于腐鼠。《备关篇》:何必伏巨象而捕鼠,制大鹏以司晨乎。《任命篇》:鳣鲔不居牛,迹大鹏不滞蒿林。
《广譬篇》:天鹏无戒旦之用,巨象无驰逐之才。
《新论·均任篇》:鶤鹏一轩横厉,寥廓背负苍天足蹠,浮云有六翮之资也。
《元真子·鸑鷟篇》:倭之人谈曰:东海有鸟,其名为鹈鹈。之巨鹏之亚也。泛乎沧溟吞乎。长鲸厌而翱翔乎。碧空之界防风者,弋伯者也。为大弓万物钩望巨鹈之飞于是乎。彀以射焉。一发而中,鹈之咤怒声越雷霆,俄而骤血成河,落毛翳日翻坠之势,陨乎空濛之间,堕于旷漭之野。豁然震乎大地,太虚为之响造化为之凶。防风环趋观之,旬日而毕,然后陟巨鹈之上,旁观四海岚蔽乎大地于是,率天下之庖徒云梯而解之,四方之烹者,蒸气成云山木为之竭脯之费。七年而中华不腊肪之用,九年而异域不膏帆其羽。以为舟者,散乎大海命之曰,鹈毛之舶。
《稿简赘笔》:阮嗣宗咏怀诗云:周周寺尚衔羽,蛩蛩亦念饥。周周鸟名垂,头屈尾饮于河则没。常衔尾羽然后得饮。北有兽曰:蛩蛩能择美草,距虚负之而走,以喻君臣相须而济。
《玉笑零音》:鹏运扶摇不知游于天外,虱逃缝絮不求出乎裈中。居化有宜,适其各得。

异鸟部外编

《拾遗记》:舜葬苍梧之野有鸟,如雀丹州而来。吐五色之气,氤氲如云,名曰凭霄。雀能群飞衔土成丘坟,此鸟能反形变色,集于峻林之上。在木则为禽,行地则为兽,变化无常。尝游丹海之际,时来苍梧之野,衔青砂珠积成垄阜,名曰珠丘。其珠轻,细风吹如尘起,名曰珠尘。今苍梧之外山人采药,时有得青石,圆洁如珠,服之不死,带者身轻。故仙人方回游南岳七言赞曰:珠尘圆洁轻且明,有道服者得长生。
《山海经·大荒西经》:西有王母之山,壑山、海山。有沃之国,沃民是处。沃之野,有三青鸟,赤首黑目,一名曰大𪁐,一名曰少𪁐,一名曰青鸟。〈注〉西王母所使也。元丹之山。有五色之鸟,人面有发。爰有青、黄鷔、青鸟、黄鸟,其所集者其国亡。
《云笈七签》:缑仙姑者,长沙人也。入道居衡山,年八十馀,容色甚少。于南岳之下魏夫人仙坛,精修香火十馀年,孑然无侣。坛侧多虎狼,常人游者须结侣,执兵器方敢入,仙姑深隐其间,曾无所畏。数年后,有一青鸟,形如鸠鸽,红顶长尾,飞来所居,自语曰:我南岳夫人使也,以姑修道精苦,独栖穷林,命我为伴耳。他日,又言西王母姓缑,乃姑之圣祖也,闻姑修道勤至,将有真官降而授道,但时未至耳,宜勉于修励也。每有人游山,必青鸟豫说其姓字,及其日,一一皆验。又曰:河南缑氏王母修道之处,故乡之山也。又一日,青鸟飞来曰:今夕有暴客,无害,勿以为怖也。其夕,果十馀僧来。魏夫人仙坛,乃是一片白石,方可丈馀,其下宛然浮寄他石之上,或一人以手推之则摇动,人多则屹然而住。是夜群僧持火仗刀,将害仙姑。入其室,姑在床上,而僧不见,既出门,即推坏仙坛,轰然有声,山震谷裂,谓已颠坠矣,而终不能动,僧相率奔去。及明,有至自远村者,见九僧,为虎噬杀。一僧推坛之时,不同其恶,免为虎害。夫人仙坛俨然无损,姑亦无恙。岁馀,青鸟语姑迁居仙所,因徙居湖南,鸟亦随之,而他人未尝会其语。相国文昭郑公畋,自承旨学士左迁梧州牧,师事于姑,姑谓文昭公曰:此后四海多难,人间不可久居,吾将卜隐九嶷矣,一旦遂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