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杂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五十二卷目录

 杂鸟部汇考
  杂鸟图〈计七则 图说十二则〉
  尔雅〈释鸟〉
  山海经〈中山经〉
  庄子〈山木篇〉
  吕氏春秋〈本味篇〉
  宋书〈符瑞志〉
  水经注〈归飞鸟〉
  酉阳杂俎〈兜兜鸟 岢岚鸟 雏鸟 木兔〉
  太平广记〈飞涎鸟 韩朋鸟 带箭鸟〉
  益部方物记〈红桐觜 荏雀 护花鸟〉
  空同子〈半翅鸟〉
  西吴枝乘〈蚕鸟〉
  本草纲目〈集解 觜主治〉
  珍珠船〈惜春鸟 捣药鸟〉
  正字通〈杂鸟释〉
 杂鸟部艺文一
  画桐华凤扇赋〈有序〉  唐李德裕
  罗浮凤赋〈有序〉    元欧阳元
  佛现鸟赋        明廖大亨
  红嘴鸟赋         李子卿
  相思鸟赋〈有序〉     叶宪祖
  玻璃鸟赋          陈衎
 杂鸟部艺文二〈诗〉
  倒挂〈二首〉       明高启
 杂鸟部纪事
 杂鸟部杂录

禽虫典第五十二卷

杂鸟部汇考

名目

鹔鹴        桐花凤山凤凰       鸟凤
世乐鸟       白𪅃告天子       正
鶅鵵轨       舆鵛鷋
齧齿艾       鶨鶀老
密肌系英      鶛刘疾
鶟鹕鸟       雉餔敊
鸄鶶鷵       鸩〈此更一种鸟非食蛇之鸩〉意怠        獾獾归飞鸟       兜兜鸟
岢岚鸟       鵴鸟

木兔        飞涎鸟

韩朋鸟       带箭鸟

红桐觜       荏雀

护花鸟       半翅鸟

蚕鸟        阳鸟

惜春鸟       捣药鸟

鹔鹴鹔鹴

《后汉书》
《五行志》
《乐叶图徵》说五凤皆五色,为瑞者一,为孽者四。
叶图徵曰:似凤有四,并为妖,一曰鹔鹴,鸠喙圆目身义戴信婴,礼膺仁负智至,则旱疫之感也。说文曰:五方神鸟。东方曰:发明。南方曰:焦明。西方曰:鹔鹴。北方曰:幽昌。中央曰:凤凰。

《禽经》
《飞则陨霜》
霜蜚则霜。鹔鹴,鸟名。其羽可为裘,以辟寒。鹔鹴飞则陨霜。

《酉阳杂俎》

《出产》
鹔鹴状如燕,稍大,足短,趾似鼠。未尝见下地,常止林中。偶失势控地,不能自振,及举上凌青霄出凉州。
桐花凤图桐花凤图

《太平广记》

《集妇人钗》
剑南彭蜀间,有鸟大如指,五色毕具,有冠似凤。食桐花,每桐结花即来,桐花落即去,不知何之,俗谓之桐花鸟。极驯善,止于妇人钗上,客终席不飞。人爱之,无所害也。

《益部方物记》

《蜀士绘扇》
二月桃花始开,是鸟翱翔其间。丹碧成文,纤觜长尾仰露以饮,至花落辄去。蜀人珍之,故号为凤。或为人捕,置樊间。饮以蜜浆,哺以炊粟。可以阅岁。蜀士以绘扇,唐李卫公尝为赋。
饮花之露,俗曰凤。类绿羽,纤爪,藻背,翠尾,花落则隐,以是见贵。
《琅嬛记》
别名

桐花凤小于元鸟。春暮来集桐花,一名收香倒挂,又名探花。使性驯好,集美人钗上,出成都。
山凤凰图山凤凰图

《桂海禽志》
山凤凰

山凤凰状如鹅雁,嘴如凤。巢两江深林中。伏卵时雄者以木枝杂桃胶,封其雌于巢,独留一窍。雄飞求食以饲之子。成即发封,不成则窒窍杀之。此亦异物,然未之见也。
乌凤图乌凤图

《桂海禽志》
乌凤

乌凤如喜雀,色绀碧颈,毛类雄鸡鬃,头有冠,尾垂二弱骨,各长一尺四五寸。其杪始有毛,羽一簇,冠尾绝异,大略如凤。鸣声清越如笙箫。然度曲妙合宫商,又能为百虫之音。生左右江溪峒中,极难得。然书传未之纪当由人罕识云。
世乐鸟图

《三才图会》世乐鸟

按南方异物志有时乐鸟即世乐也。此鸟本南海贡来,与鹦鹉状同,而毛尾全异。其心聪性,辨护主报主,尤非凡禽。
临海山有世乐鸟,其状五色,丹喙赤首,有冠。王者有明德,天下太平则见。
白𪅃白𪅃

《三才图会》
白𪅃

𪅃亦鸥类,乃海鸟也。色白,形小于鹭。
告天子图告天子图

《三才图会》
告天子

告天子褐色,似鹑而小。海上丛草中多有。黎明时遇天晴霁,则且飞且鸣,直上云端。其声连绵不已,一云叫天子。
正图正图

《三才图会》


正即鸱鸟小而飞疾,最难射。故画于布侯中,以为射之的。眼明千里,最知几者。

《尔雅》《释鸟》

鶅,鵵轨。
〈注〉未详。

舆鵛,鷋。
〈注〉未详。

齧,齿艾。
〈注〉未详。

鶨,鶀老。
〈注〉鳹鶨,也俗呼为痴鸟。〈疏〉鶨一名鶀,老字林云勾喙鸟。

密肌,系英。
〈注〉释虫已有此名,疑误重。

鶛,刘疾。
〈注〉未详。

鶟,鹕鸟。
〈注〉似雉,青身白头。〈疏〉鶟鹕,鸟名也。

鴩,餔敊。
〈注〉未详。

鸄,鶶鷵。
〈注〉似乌苍白色。〈疏〉鸄一名鶶鷵。

《山海经》《中山经》

瑶碧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雉,恒食蜚,名曰鸩。
〈注〉蜚负盘也。音翡此更一种鸟,非食蛇之鸩也。

《庄子》《山木篇》

东海有鸟焉,名曰意怠。其为鸟也,翂翂翐翐,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栖;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是故其行列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以免于患。

《吕氏春秋》《本味篇》

肉之美者,獾獾之炙。
〈注〉獾獾,鸟名。其形未闻。

《宋书》《符瑞志》

同心鸟,王者德及遐方,四夷合同则至。

《水经注》《归飞鸟》

林邑城隍堑之外,林棘荒蔓榛梗冥郁藤盘筀秀参错际天其中,香桂成林气清烟澄时,禽异羽翔集间关兼比翼鸟,不比不飞,鸟名归飞,鸣声自呼。此恋乡之思。孔悲桑梓之敬成俗也。豫章俞益期,性气刚直不下曲俗。容身无所远适在。南与韩康伯书曰:尝对飞鸟恋土增思寄意谓此鸟。其背青,其肠赤,丹心外露。鸣情未达终日归飞。飞不十千路由万里,何由归哉。

《酉阳杂俎》兜兜鸟

兜兜鸟其声自号。正月以后作声至五月节不知所在,其形如鸲鹆。

岢岚鸟

岢岚鸟出河西,赤坞镇状,似乌而大。飞翔于阵上多不利。
鵴鸟
鵴鸟,武州县合火山山上有鵴鸟。形类乌觜,赤如丹。一名赤觜乌,亦曰阿鵴鸟。

木兔

北海有木兔,类鹪鹠。

《太平广记》飞涎鸟

南海去会稽三千里,有狗国,国中有飞涎鸟似鼠,两翼如鸟而脚赤。每至晓,诸栖禽未散之前,各占一树,口中有涎如胶,绕树飞,涎沾洒众枝叶。有他禽之至而如网也,然乃食之。如竟午不获,即空中逐而涎惹之,无不中焉。人若捕得作脯,治渴。其涎每布后半日即乾,自落,落即布之。

韩朋鸟

韩朋鸟者,乃凫鹥之类。此鸟为双飞,泛溪浦。水禽中鸂鶒、鸳鸯、鵁鶄,岭北皆有之,唯韩朋鸟未之见也。案干宝《搜神记》云:大夫韩朋,其妻美,宋康王夺之。朋怨,王囚之,朋遂自杀。妻乃阴腐其衣,王与之登台,自投台下,左右提衣,衣不胜手。遗书于带曰:愿以尸还韩氏而合葬。王怒,令埋之,以冢相望。经宿,忽见有梓木生二冢之上,根交于下,枝连其上。又有鸟如鸳鸯,恒栖其树。朝暮悲鸣。南人谓此禽即韩朋夫妇之精魂,故以韩氏名之。

带箭鸟

带箭鸟,鸣如野鹊,翅羽黄绿间错,尾生两枝,长二尺馀,直而不枭,唯尾梢有毛,宛如箭羽,因目之为带箭鸟。

《益部方物记》红桐觜

出永康军山谷中绛体若赭,惟羽间差黑。人亦畜之,然不能久也。
绛质刚喙孱黑于衿因网就羁亦驯厥心

荏雀

每岁荏且熟是则群至,食其实性好斗。人捕之裒钱,使决胜负。闾里嘈观至一雀直数千钱,官司恶民赘聚,每下符禁叱之。
缁绿厕,采喜荏充奋颈。陪腮矜健于咮里,人裒赀以佐其斗。

护花鸟

青城峨眉间往往有之。至春则啼,其音若云,无偷花果。髣髴人言云。茜首黑裳黄駮,其羽厥鸣嘤嘤若禁。若护名而不情盗者犹惧。

《空同子》半翅鸟

西方有鸟曰半翅者,性痴。见人飞,不过三五尺。可以杖击之,得也。

《西吴枝乘》蚕鸟

吴兴以四月为蚕月。是月,有鸟飞其声曰著山看火,湖民谓之蚕鸟。

《本草纲目》《集解》

陈藏器曰:阳鸟出建州似鹳而殊小,身黑颈长而白。

觜主治

陈藏器曰:烧灰酒服,治恶虫咬成疮。

《珍珠船》惜春鸟

惜春鸟大不踰燕其声曰莫摘花果。人谓之护山鸟。

〈按此疑即《益部方物记》之护花鸟也〉

捣药鸟

不见其形,但闻其声,如杵舂敲磕。人谓之葛仙翁捣药鸟。

《正字通》《杂鸟释》

讹字,旧注,音叱。鸟声音次鸟名,并误。音欣,鹯鸟名误。合并五音,旧藏作鹤,亦误。并讹字汎云鸟名,非。音密,鸟如鹊。又音蔑,继英鸟别名。按鸟似鹊,无名者。十画音密,肌继鶧皆子虚之类因。《尔雅》讹文而误详,后注篇海作,非。旧注天口切偷上声水,鸟黑色。说文汎训鸟。尔雅释鸟无名。音钹鸟似凫,说文鸟也。玉篇大鸟未详正韵曷韵笺补逸字阙音公,似鹰而小。能捕雀,又音松,并非。鸤字之讹。旧注音纪,音以鸟名,误。音豹,鸟名。按鸨一名独豹后人妄作字非是。音其,雉别名,旧注。又云鸡又云雁,无据。音降,汎云鸟名。又音昂,义同并泥。音秀,鸟名。按鸟族无,即鸠二字之讹。俗字,旧注呼顶切兴上声,鸧水鸟,误。并俗字鸟,属无。旧注同,误。俗翡字鸟族有翡翠,俗改从。鸟作,旧注音非汎云鸟名,误详羽部翠注。
音袄。说文鸟名,未详。《尔雅》释鸟无音甫,鸟名。按鸟无名因篇海而误。䲰字之讹旧注,音元鸟名,误。字之讹,旧注音戈鸟名,误。音侧,鸟名。按雁说文从鸟从人厂声。唐本从仄从鸟,徐铉曰从厂从人。
俗字,旧注音侯雕也。出昆崙。又音候鸟名,并误。同鹔,说文司马相如说,肃从鸟转声长笺肃,并谐南音转北,则二字合一。按鹔不必别作又六书统同鹴,音义,两失尤非。鹡字之讹旧注。音春鸟,误。六书无鶅字之讹旧注,音苗鸟名,误。旧注音流水名。一曰水鸟。按水无名者水鸟之类。非一何独此鸟名,皆臆造也。鴷字之讹旧注,音削鸟名,误。讹字旧注,音腮鸟名,误。讹字旧注,音奏鸟名,误。鹝字之讹旧注,音益鸟误。旧注:音遘鹆鸟名。按鸲鹆一作鸲,非作。隹部。鸲有遘音旧注,因声近鸲,鹆改作鹆非。鶸俗字旧注,如灼切音,弱昆鸟,误。
音七说文鸟名,未详玉篇同。俗字旧注;音吸鸟名非。俗字旧注;音然汎云鸟名误。鸦字之讹旧注,音恶水鸟误。旧注音鸡鸟也,一说鸡字之讹,因奚几声近误考。鸟属无名。鷭𪄀字之讹旧注,音烦鷭鸼鸟误。俗字戴胜本作胜,旧注。音胜,鸟名。头有冠。即尔雅戴鵀改作误。俗字旧注;音历鸟,似鹰而大非。俗字旧注;音舜鶌鸟名误。音贾,《山海经》:赤水之东,苍梧之野,有鹰,贾注贾亦鹰属,与贾同。俗作旧注,汎云鸟名误。雌音咨雌水鸟,张楫曰雌似鱼,虎苍黑色。䳄同雌,又与雌同旧注。音此鸟名误,分为二。䳆音白䳆,郁鸟。按《山海经》:有白本作白,旧本白作䳆,作郁,误。音冬水,鸟似凫而小,或读若终义同。,如鷕、鹚鹚、鸒、鹅鹅、鹫、鷛、鹨、之类。虽字形上下左右小别,音义并同,何独音终音冬,旧注:二字文同,以左右而音异,误。𩿪旧注:𩿪与,俱同。雁按𩿪小雀,或省作斥。庄子斥鴳笑之俗,加鸟作𩿪。𩿪与鳱通,非𩿪与鳱雁通也。旧本鳱注。引禽经张华注及,开元文字雁,又音岸。是𩿪。注复引禽经注,则误以𩿪为𩿪。𩿪𩿪形声各别,岂可溷为一。禽经𩿪本从厈,非从斥𩿪,斤右加点,𩿪厂下从干。张华鳱注言集江干上,故字从干,𩿪注言集岸谷间。故字从厈,释义甚明,𩿪鳱同字异形。今以从斥,为从厈误。音嵩,似鹰而小,能捕雀。音支广韵小青雀,玉篇音旨𪃟也。说文瞑,一说冥,幽也。犹言夜鹊瞑无义,疑冥字讹。
鹭音洛。《尔雅》鵅乌注,水鸟似鹢,短颈腹翅紫白,背上绿色。江东呼乌。又陌韵音格。《尔雅》鵅鵋注,今江东呼鸺鹠,为鵋。古音馀遇,韵鹆同鹭,非是旧注,又鹭鸿,鸟名。误。《尔雅》鵅,两见字同音别二鸟殊类。音悦。玉篇水鸟说文汎云鸟,也未详。《尔雅》。𪁒旧音蟒,𪁒鸱鸟。又音尨茅鸱。按《尔雅》狂茅鸱。郭注:似鹰而白,非𪁒也。旧注:引茅鸱为𪁒,因狂厖声近而讹。订正篇海作亦非,鸱无𪁒名。鵏音逋,鸟膺前也。旧注音逋鵏鹃,一曰鵏谷,又鹅也。并非鸟有餔谷无鵏谷,因声而讹。又篇海七画鵏两见。一音逋,音步,并云鵏谷尤非。
鶁旧注音京羌鶁鸟。按羌鹫,见《山海经》鸟属无羌鶁,鶁即鹫之讹省。
鸫俗字旧注。音东鸫汎云鸟名,误。鶈音妻鶈,莺东鸫鸟,广雅怪鸟属非。鶌鶋食之不饥。注屈居二音或作鸤,本作鶌。
讹字旧注:音咸鸟也,误。旧注:人眷切软去声,鸟名。引博雅鹨,又音犉鸡。晚生者按《尔雅》:鹨无名,鸡晚生,与雉之暮子同名。鹨博雅说非。
𪃋音坚。穆天子传:𪃋鸟,山名。鹯籀文作集韵或作鹯。旧注:𪃋同鹯,误。𪅂旧注:音章,鸟名俗呼水鸡为𪅂𪆂。按《尔鸦》鸰一名雍渠。郭注雀属别名,章渠师古误。云今水鸡,本作章,改作𪅂。不知章渠即脊令并非。音麻。《禽经》:雁一名,又檐雀,俗呼麻雀。旧注汎云鸟名非。
音的。说文雉属戆鸟也。本作,俗作俗字,旧注音。先鸟似鹤,碧色。误。音舂,布谷别名。旧注:又音庄青,鸟名。误。鷔音敖。不祥鸟。郭璞江赋鴢鷔鸥注:鷔色青黄,所集者其国亡。又效韵音傲,义同。
俗字,旧注:音速鹁鸟。按鸟类无鹁,合并五音,先兀切别出思骨切并非。,旧注音略。鸟篇海或作。按六书有二字。即鹭字之讹。,旧注音。毕戴胜又,鸟名。白面,青色。按毕方见《山海经》:状如鹤,一足,赤文青质白喙。改作,非。又《尔雅》鸰戴鵀,音匹。广鸦鶝戴胜鶝读,愎以为戴胜尤非。
,旧注。音梦鸠鸟。按《尔雅》:狂㝱鸟注狂鸟,五色有冠,改作训鸠,误。音登鸡也。大如鸡,长脚,红冠,雄色褐,雌稍小。色斑。秋月即无声与秧鸡同类,人并食之。见《本草纲目》旧注汎云雀鸟,误。俗字《尔雅》作舒。凫篇海亦作鵨,误。旧注音舒鸟,似凫分舒为二尤误。俗字本作鸠,属旧注。汎云鸟名篇海别作蔡音蔡鸠也。不知讹作,并非。俗字旧注:音灿汎云鸟名,误。鸄音激。《尔雅》鸄鶶鷵。通雅曰鶶鷵,鸄骊山鸟也。一名阿滥堆。唐明皇采其声为曲。李白诗:羌笛横吹阿亸回。即阿滥堆玉篇鸄音,叫似乌。《酉阳杂俎》曰:色黄一变为青鴘。带灰色,鴘之后乃至屡。变横理转细,臆前微微渐白。又曰白唐唐者黑色也。谓斑上有黑色,一变为白鴘。杨升庵作鴳滥堆,衍义则以罗鹑至中秋后,谓之白唐。
字之讹旧注。鱼怯切音业鸟名,知人吉凶。误。俗字旧注斡获二音,水鸟。非。鸼字之讹旧注。音臾鸟名。误。鶦同鹕旧注:鸡鶦鸟名似雉,青身白头,分为二。非。讹字旧注音铎鸟名。误。字之讹旧注,音夏鸟名。误。旧注音虫,,鸟名。又与。同按说文鸟隹二部无鹃字之讹旧注。音员鸟名,误。音戍小鸟,说文鸟名。未详。一说从祟即怪鸟。

杂鸟部艺文一

《画桐华凤扇赋》〈有序〉  唐李德裕

成都夹岷江矶岸多植紫桐,每至春暮有灵禽五色,小于元鸟,来集桐华以饮朝露,及华落则烟飞雨散,不知其所。往有名工缋于素扇以偿稚子。余因作小赋,书于扇上。

桐始华兮,绿江曙粲鲜葩兮,泣清露树晔晔兮,霞舒鸟烂烂兮,星布彼嘉桐兮,贞且猗当春暮兮,英葳蕤岂鹓雏兮,珍族久栖托乎琼枝被零露兮,甘且白涵晓月兮,洒鲜泽岂青鸟之灵俦,常饮吮乎玉液,有嘉谷而不啄,有乔松而不适,独美露而爱桐,非人间之羽翮。逮华落而春归,忽雨散而川寂,怅丹穴之何远。想瑶池而已隔,爰有妙工图,其丽容宛宛兮。若飧珠于芳蕊飘飘兮,疑振翠于光风感班姬之素扇,空皎洁兮,如霰亦有美人增华点绚。雀伺蝉而轻骛,女乘鸾而微眄,未若缋兹鸟于珍箑,动凉风于罗荐,非欲发长袂之清香,掩短歌之孤啭,度玉女之提携,列昆墟之玹宴,乃为歌曰:东风晚兮,芳节阑敷紫华兮,荫碧湍美斯鸟兮,类鹓鸾其体微兮,容色丹彼飞翔于霄汉,此藻绘于冰纨,虽清秋之已至常,爱玩而忘飧。
《罗浮凤赋》〈有序〉元·欧阳
元罗浮凤者,海南小禽也。家君自岭峤回挈之北上。予嘉其身负文采,拔去幽阻而欲自售其羽,仪也。是知士之抱道德,怀文章,无微不闻,无远不达,岂肯久滞于天涯,海角之墟,而遂已乎。虽然予愧多矣,乃为赋曰:

惟海邦之异产挺羽族之光华,育火德而有耀控篱垣以为家,迤赤土之重涨,眇丹丘之僻遐,顾性命之浅薄,特盘桓于烟霞。原夫自南自北载飞载止,飞不要集栖必倒,跱青饰衣衿绀流爪觜,信凤薮之多奇。类龟台之所使,吮灵秀于紫芝,嚼寒香于琼蘤,虽斥鴳之同群,固鸾凤之等美。于是本山川之迢递,羡体气之自然,胡虞衡之弗及,隔瘴疠以能全,或罗氏而弋举。命岛夷以笼迁,望上林而奉进,跋神岳以增妍。念安期之畜养,受抱朴之矜怜。守一枝于岭木,得数粒于岩泉,吻兽圈之可近,任蛇徼之长捐,尚蓬蒿之改观,何鼎俎之容膻,当其缅南国之蒸烁,溯古龙之沈隘,宜禀赋之尔殊。渺狼㬻之昏昧,裸黑质而无缯,瓮鳞躯以弗𩔁,奈屋居之何有。望鱼鳖而奔沛,胡鹪之种族,独黼黻以藻绘,矧鞦莎而亿兰匪,距金与羽芥。献丽容而自媒,炫灵表而罔害。将尤物之移人,岂凡禽之一概,若乃考黔嬴之所毓,钟品汇而降祥,负英姱而可贵,閟草莽而愈彰。心恒驰于北阙,迹曷屏于东冈,荐董贾之术业,炽渊云之辞章,伟畎谷之文翟,谅备采而有光。逖炎州之孔鹬,或聚冠以见戕,幸全生而特遇,肯处远以回翔。倘迟延于岁月,恐灭没于殊荒,然则偶时景之和畅,跋阊阖以凝伫,稽师旷之补经,验冶长之辨语,感轩阁之衔图,副舜庭之率舞。声格磔而应弦,势盘旋而列簴,祠爰居而眩惑,奏鹖雀以笑侮。卵条支而必致,毛拂菻而曷举,彼寻常之猥陋,虽篱落其若阻。相盛德之休明,谓万里而来睹。是故士当贵而自重,世何嫌于处卑,罄山谷之巢穴,奓朝廷之羽仪,仰天地之广大,拔圣贤于穷羁。极英材之衒鬻,忍道德之掷遗。恻朔风以吹野,惨寒雪以刮肌。屹碧梧而弗实,挺篁竹以无枝。鼓乘传之壮志,蕴弃繻之妙姿,奈负贰之久梏,窘侏儒之长饥。庶飞抟于鹏路,终饮啄于龙池,尚兹鸟之足数,遂历言而咏斯。

《佛现鸟赋》明·廖大亨

杜宇化蜀灵鹫开山,物无小而可忽机。有动而先传,岩攒鹁鸽眉扫蔚蓝光,飞螮蝀花发,瞿昙七宝台,高三生业重灏养鸿濛,碧倾空洞爰有神鸟,状类伯劳,衣浣玹冰喙啄赤霄绀缘,丰领羽点文苞,载飞载止倏近倏遥,翻欲转翪翀,以翘不类。潇湘叫雨有若洪岩,戏翛机忘剥啄智,谢缯缴作锦衣之飞,使报虹綵于神。皋言随意变形,幻舌饶机,不先而不后,缘如赴而如招。夫其崱屴峛崺之险,叆叇䨧之交。霜鵩戢翼雾豹歇嚎荔披有魅,草宿无媌而乃有羽,可仪其音载好。既山辉以壑媚,亦虹流而电绕。白马,黄金琪林,瑶草,草木忽而葱茜。海云遮而绘巧,耸赤城之霞标。烜文灿于海岛,使面壁儿孙归。崇佛老目睁乎。金刚闪烁心切乎。玉象缥缈,知微知彰,倏来倏沓,清绝桐花凤慧超秦吉了嗟乎。楚凤不作孙龙,亦邈人我堕相声光谁葆尽是皮毛误。大千可以人而不如鸟。
《红嘴乌赋》李子卿
殊方之鸟兮,丹嘴黑身,异性特立兮。既孝且仁劲毳非日黔而得黑快吻。岂研朱而益新,不颉颃以干物,常翩翻而狎人。非越鸟之思归,羡海鸥之忘机,谓富屋之堪止。谓芳枝而可依。其来也。状衔花未下其去也。疑带火初飞,何必将雏声已传于绿绮,如能反哺游更狎于綵衣。嗷嗷其音,泄泄其羽。常饮啄于轩砌,每栖翔于牖户。凌美翼之鹓雏,掩能言之鹦鹉。朝食芳饵全忘攫肉之心,夜宿雕笼,何有啼城之苦顾。弱质而谁贵,诚主人之厚意,非九子之是思。仰三足而多愧。鸣跃既安抟扶,尚未莺何德而迁乔,鹤何功而在位,稻粱已饱兮。羽翼将调,霜台可宿兮。云汉非遥倘不使余尾之谯谯,余音之哓哓。为君一举凌丹霄。
《相思鸟赋》〈有序〉叶宪祖
鸟大如爵朱咮褐色,雌雄并栖。捕必双得。如纵其一百里寻赴,名曰相思职是之。故戊辰冬集龙山,殆以千数,偶有笼致一双者,戏为赋之。

絪缊所化类必有耦,血肉之物雌雄牝牡,繄有合之为欢。迨仳离则为咎兹,羽族之幺眇兮。固孕气于元黄讵配灵于鸑鷟兮。并美乎鸳鸯亦胡比鹦鹉之能言兮。鹰鹯之摩秋苍赋形非饶。禀性则异,情敦仇匹谊叶专挚,犹木连理犹花并蒂。惟没世以追随,无中道而捐弃,偶不免乎罗罻。或见阂于樊笼。一目可脱,百里必从。别有美而弗顾,甘幽絷之与同。余自去冬始睹斯,鸟羽衣楚楚亦。既驯扰昼共啄兮。欣欣夕交栖兮,若抱彼鷕雉与奔鹑,固不足以比数兮。即比翼之鹣鹣,亦逊兹之情好。名曰相思于称。不虚畴能似之,其伊人与指,皦日以为誓兮。愿同穴以安居,乐伉俪之相守兮。靡旷望乎居诸至。若嘉偶不谐丽情中断音乖琴瑟星睽河汉。侯门有陌路之伤,沟水有分流之叹。洵薄劣兮。可嗤顾斯禽而颜汗,呜呼情脉脉兮。无词明月千里兮。空期搦素管兮。长相思。

《玻璃鸟赋》陈衎

宛彼小鸟,体具鸑鷟。涉历风涛,不知旬朔踰月氏出。《天竺经》交趾跨横目山川,深阻道里绵邈,似燕无颔,似雀无角,朱喙,红距流丹欲渥,绀衣翠裳,晶莹洁濯。任天机而栖止,依人情而饮啄。若夫空庭晓月,高树春风,徘徊琐闼,掩映雕笼,思乡兮,远道求偶兮,独雄怀好音兮,何长吟之嘹喨写幽臆兮。乃巧啭而雍容,有如清霜远角,流水枯桐,歌喉乍引,笙音欲终。比鹤唳兮。益妙较莺啼兮。弥工于是佳人爱惜。稚子亲昵,节其寒燠,时其饮食,展羽轻盈,抗颈遐逸。有文不骄,处困不踬,一黍一豆,厥欲易给鹰,鹯不敢注视,乌鹊非其匹敌。狎凤凰于梧桐,卑鹪鹩于枳棘。画史巧欲摹神词人,屡为载笔。顾乃瑞应于中朝,宁必眷恋乎绝域。

杂鸟部艺文二〈诗〉

《倒挂二首》明·高启

绿衣小凤啼愁罢,瘦影翻悬桂枝下。芙蓉帐里篆消时,解敛馀香散中夜。
钟鼓迢迢锁禁门,宵衣未得奉明恩。五更香冷罗浮月,想忆梅花应断魂。

杂鸟部纪事

《琅嬛记》:南方有比翼凤。飞止饮啄,不相分离。雄曰野君,雌曰观讳,总名曰长离,言长相离著也。此鸟能通宿命。死而复生必在一处。纣时集于长桐之上,人以为双头鸟。不祥。及文武兴始悟曰此并兴之兆也。《说苑·辨物篇》:晋平公出朝,有鸟环平公不去,平公顾谓师旷曰:吾闻之也,霸王之主,凤下之;今者出朝有鸟环寡人,终朝不去,是其凤鸟乎。师旷曰:东方有鸟名谏珂,其为鸟也,文身而朱足,憎鸟而爱狐。今者吾君必衣狐裘,以出朝乎。平公曰:然。师旷曰:臣已尝言之矣,一自诬者穷,再自诬者辱,三自诬者死。今鸟为狐裘之故。非吾君之德义也,君奈何而再自诬乎。《家语·颜回篇》:孔子在卫,昧旦晨兴,颜回侍侧,闻哭者之声甚哀。子曰:回,汝知此何所哭乎。对曰:回以此哭声非但为死者而已,又有生离别者也。子曰:何以知之。对曰:回闻桓山之鸟,生四子焉,羽翼既成,将分于四海,其母悲鸣而送之,哀声有似于此,谓其往而不返也,回窃以音类知之。孔子使人问哭者,果曰:父死家贫,卖子以葬,与之长诀。子曰:回也,善于识音矣。《吴录》:彭泽有鸟接食团饭投之高下,无失。巫山迎船鸟亦然。
《杜阳杂编》:处士元藏几有二鸟,大小类黄鹂。每翔翥空中藏几,呼之则至。或令衔珠,或令授人语。乃谓之传信鸟。本出沧浪洲也。
《碧鸡漫志》:中朝故事云骊山多飞禽。名河滥堆。明皇御玉笛采其声,翻为曲子。左右皆传唱之,播于远近。《杜阳杂编》:同昌公主出降宅于广化,里堂中设却寒帘帘类玳瑁斑,有紫色云却寒之鸟骨所为也。《辽史·太宗本纪》:天显十一年,唐河东节度使石敬塘为其主所讨,上自将以援敬塘。九月癸巳,有飞雌自坠而死,南府夷离堇曷鲁恩得之以献。卜之,吉。上曰:此从珂自灭之兆也。
《东坡志林》:吾昔少年时,所居书室前有竹杂、花丛生满庭。众鸟巢其上。武阳君恶杀生,儿童婢仆皆不得捕。取有桐花凤四五百,翔集其间。此鸟羽毛至为珍异,难见而能驯扰,殊不畏人闾,里间见之以为异事。此无他不忮之诚信于异类也。
《墨庄漫录》:宝陀有一寺,佛殿上有频伽鸟二枚,营巢梁栋间。大如鸭,颊毛羽绀翠,其声清越如击玉。每岁生子,必引去不知所之。
《诸暨县志》:频伽鸟在大岩寺。宝掌禅师以杖拄地成。树名贝多木上栖频伽鸟,雌雄相匹。冬至产雏雏,善飞则弃雏而去,明年雏复生雏则又弃。去至今相续不绝。
《江宁府志》:万历初观音门鲥鱼厂前,朱家见树上一鸟,身大如燕,尾长尺,首有缨,身文五色,粲然夺目。飞绕树中不停,集不惧人凡四五日始去。或曰此穿花凤也。
《蜀都杂抄》:峨眉古今之胜境也。山中光怪若虹蜺然。每见于云日映射之际,俗所谓佛光者是已。予自陕入川巡抚。陕西黄都宪臣有邻为予言曩为川辖时亲登其上观佛光。光未发时有鸟先飞过。若言施主发心菩萨来到,光既散复来,作声施主,布施菩萨去了。又拾藏山中白石大小皆六棱,照耀有光彩,疑光怪石所为也。理当或然但鸟声何为者耶。近余编修承勋懋昭为。余言尝从杨修撰慎用。修两宿其上,登绝顶,亦见光具五色。俯视在云壑中,其言白石与黄都宪同。惟云鸟声只三字,若言佛现了。其鸟类雀而稍大,只有三枚,别无种类。三鸟飞入佛殿中,常就僧食,但不见有长育耳。

杂鸟部杂录

《庄子·至乐篇》:蝴蝶胥也化而为虫,生于灶下,其状若脱,其名为鸲掇。鸲掇千日为鸟,其名为乾馀骨。《淮南子·说林训》:狐死首丘,寒将翔水,各哀其所生。〈注〉寒将水鸟哀,犹爱也。
《东坡志林》:江湖间有鸟鸣于四五月,其声若云麦。熟即快活今年二麦如云,此鸟不妄语也。
《墨客挥犀》:退之有诗赠同游者。唤起窗全曙催归日,未西无心花里。鸟更与尽情啼。鲁直曰:余儿时每哦此诗而了不解其意。自出陕右,吾年五十八矣。时春晚偶忆此诗,方悟唤起催归二禽名也。名不虚设,人故不觉耳。古人于小诗用意精深如此,况其大者乎。盖其学问,渊源有五石六鹢之旨,催归子规也。唤起声如络纬,圆转清亮。偏于春晓鸣江南,谓之春唤。《墨庄漫录》:杜子美元都坛歌云:子规夜啼山竹裂,王母昼下云旗翻。说者多不晓王母,或以为瑶池之金母也。中官陈彦和言顷在宣和间,掌禽苑四方所贡珍禽不可殚举。蜀中贡一种鸟,状如燕,色绀翠尾甚多而长。飞则尾开,袅袅如两。旗名曰王母。则子美所言乃此禽也。盖遐方异种人罕识者。
《蜀都杂抄》:嘉定州有鸟,一名山和尚,一名两道士,堪作对偶。
《万安县志》:鸲鹆俗呼八哥,蜀郡鸟有名三姊者。八哥、三姊名亦殊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