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蚊母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五十一卷目录

 蚊母鸟部汇考
  蚊母鸟图
  尔雅〈释鸟〉
  北户录〈蚊母鸟〉
  尔雅翼〈蚊母〉
 姑获鸟部汇考
  酉阳杂俎〈夜行游女〉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姑获鸟部外编
 鬼车鸟部汇考
  奇鸧图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鬼车鸟部纪事
 鬼车鸟部杂录
 鸩鸟部汇考
  鸩鸟图
  山海经〈中山经〉
  淮南子〈缪称训〉
  博雅〈释鸟〉
  抱朴子〈登篇〉
  新论〈殊好篇〉
  尔雅翼〈鸩〉
  本草纲目〈集解 毛气味 喙主治〉
 鸩鸟部艺文
  鸩说          唐无能子
 鸩鸟部纪事
 鸩鸟部杂录
 驼鸟部汇考
  驼鸟图
  瀛涯胜览〈三佛齐火鸡 阿丹国青花白驼鸡 祖法儿国山驼鸡〉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屎气味 主治〉
  坤舆图说〈骆驼鸟〉
 驼鸟部纪事
 冶鸟部汇考
  冶鸟图
  搜神记〈冶鸟〉
 本草纲目〈集解〉

禽虫典第五十一卷

蚊母鸟部汇考

释名


〈音田 《尔雅》  蚊母《尔雅》
吐蚊鸟《尔雅翼》

蚊母鸟图


《尔雅》《释鸟》

鷏,蚊母。
〈注〉似乌,而大黄白杂文,鸣如鸽声。今江东呼为蚊母。俗说此鸟常吐蚊,因以名云。〈疏〉一名蚊母蚊,蚊音义同。

《北户录》蚊母鸟

端新州有鸟,类青鹢,而觜大。常在池塘间捕鱼而食。每作一声,则有蚊子群出其口。

《尔雅翼》蚊母

蚊母,鷏蚊母。郭氏曰:似乌,而大黄白杂文,鸣如鸽声。今江东呼为蚊母。俗说此鸟常吐蚊,故以名云说者。或云鸟,大如鸡,黑色。生南方池泽茹藘中。其声如人呕吐,每口中吐出蚊一二升。李肇唐史补称江东有蚊母鸟。〈亦谓之吐蚊鸟,夏则夜鸣,吐蚊于丛苇间〉湖州尤甚说者又言,端新州有鸟,类青鹢,而觜大。常在池塘间捕鱼而食。每作一声则蚊子群出其口。亦谓之吐蚊鸟。数说所在不同,然要之一物耳。鷏虽吐蚊,然得其羽为扇,乃可以辟蚊。南中又有蚊子,本实如枇杷。熟则自裂,蚊尽出其壳空矣。故塞北有蚊母,草岭南有蚊母,木江南有蚊母。鸟三物异类而同功也。《淮南子》曰:水虿为䗓孑孓。〈音结拙〉为蚊兔齧,为螚物,之所为出于不意,弗知者,惊知者不怪。今孑孓污水中,无足虫也。好自伸屈于水上,见人辄沉久。蜕为花蚊,扬去盖水虫之变化类如此。人所同知,非出于不意也。鷏是飞鸟,而吐之,莫见成形之始,斯则异矣。

姑获鸟部汇考

释名


射矢鸟《周礼》   夜行游女《酉阳杂俎》
天帝女《酉阳杂俎》 乳母鸟《本草》
无辜鸟《本草》   隐飞《本草》
鬼鸟《本草》    噫嘻《本草》
钩星《本草》
图阙

《酉阳杂俎》

夜行游女

夜行游女,一曰天帝女,一名钩星,夜飞昼隐,如鬼神。衣毛为飞鸟,脱毛为妇人,无子,喜取人子,胸前有乳。凡人饴小儿,不可露处。小儿衣亦不可露晒,毛落衣中,当为鸟祟,或以血点其衣为志,或言产死者所化。

《本草纲目》《释名》

一名乳母鸟,一名夜行游女,一名天帝少女,一名无辜鸟,一名隐飞,一名鬼鸟,一名噫嘻,一名钩星。时珍曰:昔人言此鸟产妇所化,阴慝为妖,故有诸名。

《集解》

陈藏器曰:姑获能收人魂魄。元中记:姑获鸟,鬼神类也。衣毛为飞鸟,脱毛为女人。云是产妇死后化作。故胸前有两乳,喜取人子养为己子。凡有小儿家,不可夜露衣物。此鸟夜飞以血点之为志,儿辄病。惊痫及疳疾,谓之无辜疳也。荆州多有之,亦谓之鬼鸟。周礼庭氏以救日之弓,救月之矢射矢鸟,即此也。时珍曰:此鸟纯雌无雄,七八月夜飞害人,尤毒也。

姑获鸟部外编

《诚斋杂记》:阳县地多女鸟,新阳男子于水,次得之,遂与共居生二女。悉衣羽而去。豫章间养儿,不露其衣。言是鸟落尘于儿衣中,则令儿病。故亦谓之夜飞游女。

鬼车鸟部汇考

释名


苍鸆《白泽图》   渠逸鸟《齐东野语》
九头鸟《本草纲目》 奇鸧《本草纲目》
鬼鸟《本草纲目》

奇鸧图


《本草纲目》《释名》

一名鬼车,一名九头鸟,一名苍鸆,一名奇鸧。时珍曰:鬼车妖鸟也。取《周易》载:鬼一车之义,似鸧而异。故曰奇鸧。

《集解》

陈藏器曰:鬼车晦暝则飞鸣,能入人家,收人魂气。相传此鸟昔有十首犬,齧其一,独馀九首。其一常滴血,血著人家则凶。荆楚人夜闻其飞鸣,但灭灯打门,捩狗耳以厌之。言其畏狗也。白泽图苍鸆有九首。及孔子与子夏见奇鸧,九首皆此物也。荆楚岁时记以为姑获者。非也。二鸟相似,故同名鬼鸟。时珍曰:鬼车状如鸺鹠,而大者翼广丈许。昼盲夜瞭见火光。辄堕按刘恂岭表录云鬼车出秦中,而岭外尤多。春夏之交,稍遇阴晦则飞鸣而过。声如刀车鸣爱,入人家铄人魂,气血滴之,家必有凶。咎便民图云:冬月鬼车夜飞鸣,声自北而南,谓之出巢。主雨自南而北,谓之归巢。主晴周密齐东。野语云:宋李寿翁守长沙,曾捕得此鸟,状类野凫,赤色,身圆如箕,十颈九头。其一独无而滴鲜血。每颈两翼,飞则霍霍并进。又周汉公主病,此鸟飞至砧石,即薨。呜呼怪气所钟,妖异如此,不可不知。

鬼车鸟部纪事

《隋书·五行志》:后齐孝昭帝,有鸟止于后园,其色赤,形似鸭而有九头。其年帝崩。
《续博物志》:郝氏夜祠佛,鬼车乘烛光而下,翼广丈馀九首互相低昂。其家呼犬,持杖逐之。坠一羽长三尺,许广八九寸,色类鹅雁。
《宋史·公主传》:周汉国公主病。有鸟九首大如箕,集主家捣衣石上,是夕薨。

鬼车鸟部杂录

《荆楚岁时记》:正月,夜多鬼鸟度家,家搥床打户,捩狗耳。灭灯烛以禳之。
《酉阳杂俎》:白泽图谓之苍鸆,帝喾书谓之逆鸧。夫子子夏所见。宝历中,国子四门助教史迥语成式,尝见裴瑜所注。《尔雅》言:鸧糜,鸹是九头鸟也。
《齐东野语》:鬼车俗称九头鸟。陆长源辨疑志又名渠逸鸟。世传此鸟昔有十首,为犬噬其一。至今血滴人家,能为灾咎。故闻之者必叱犬灭灯以速其过。泽国风雨之夕,往往闻之六。一翁有诗曲尽其悲哀之声然,鲜有睹其形者。淳熙间李寿翁守长沙,日尝募人捕得之。身圆如箕,十脰环簇其九有头。其一独无而鲜血点滴。如世所传,每胫各生两翅,当飞时十八翼,霍霍竞进,不相为用至,有争拗折伤者景定间。周汉国公主下降赐第嘉会门之左,飞楼复道近接禁籞,贵主尝得疾。一日正昼,忽有九头鸟踞主第捣衣石上,其状大抵类野凫,而大如箕。哀鸣啾啾,略不见惮命。弓射之,不中而去。是夕,主薨。信乎其为不祥也。此余亲闻之副騑云。
《田家杂占》:鬼车鸟,即是九头虫。夜听其声出入,以卜晴雨。古诗云:月黑夜深闻鬼车。

鸩鸟部汇考

释名


《山海经》    晖日《淮南子》
阴谐《淮南子》   运日《博雅》
《抱朴子》    《新论》䲰鸡《新论》注〉   同力鸟《尔雅翼》

鸩鸟图


《山海经》中山经

女几之山,其鸟多鸩。
鸩大如雕,紫绿色,长颈赤喙,食蝮蛇头。雄名运日雌名阴谐也。

琴豉之山,其鸟多鸩。
玉山,其鸟多鸩。

《淮南子》《缪称训》

晖日知晏,阴谐知雨。〈注〉晖日鸩鸟也,晏无云也。天将晏静,晖日先鸣,阴谐,天将阴雨则鸣。

《博雅》《释鸟》

鸩鸟其雄谓之运日,其雌谓之阴谐。
《抱朴子》《登涉篇》
运日鸟及蠳龟,亦皆啖蛇。故南人入山,皆带蠳龟之尾,运日之喙以辟蛇。蛇中人,刮此二物以涂其疮,亦登时愈也。昙是,鸩鸟之别名。

《新论》《殊好篇》

䲰日嗜蛇。
〈注〉鸟似鸡,高三尺,亦曰䲰鸡。

《尔雅翼》

鸩毒鸟也,似鹰而大如鸮也。紫黑色,长颈,赤喙。雄名运日,雌名阴谐。天晏静无云则运日先鸣,天将阴雨则阴谐鸣之。故《淮南子》云:运日知晏,阴谐知雨也。食蝮蛇。及豫实知,巨石大木间有蛇虺,即为禹。步以禁之,或独,或群,进退俯仰有度。逡巡石树为之崩倒,蛇虺无脱者。昔有人入山,见其步法归向,其妻学之。妇正织,而机翻。或曰取蛇虺,时呼同力数十声,石起蛇出。故江东人呼为同力鸟,或曰禁蛇之声。如以手击,腰鼓大,率蛇入口,即烂矢溺著石,石烂如泥。一说屎石,即变为雄黄及生金。古人以其羽翮沥酒,则能杀人。《国语》骊姬寘鸩于酒,谓之鸩酒。管仲曰:燕安鸩毒不可怀也。凡鸩饮水处,百虫吸之皆死。或得犀牛蘸角其中,则水无毒。此鸟与犀相伏。今南方山川有鸩必有犀,盖天资之以育物。《离骚》经云:望瑶台之偃蹇兮,见有娀之佚女。吾令鸩为媒兮,鸩告余以不好。雄鸩之鸣逝兮,余尤恶其佻巧。心犹豫而狐疑兮,欲自适而不可。凤凰既受诒兮,恐高辛之先我。夫媒所以合妇道也鸩既毒物又其雌鸩,自有好阴好晏之异,其同居异志如此,则宜其为人媒而告人以不好也。雄鸩物之至拙者,不能为巢。雨则逐其匹,霁则返之,其为拙亦甚矣。而尤恶其佻巧,于是求夫和鸣如凤凰,而托之又贪馁而受诒,则高辛之先我必矣。盖屈原之始罹忧谗人恶之至,其久则虽平日所谓贤者。亦皆随俗变化而不察,故始则恶服殳之盈要而其久也。荃蕙化为茅矣。始也恶鹈鴂之先鸣而其久也。凤凰既受诒矣,宜乎有国无人,莫我知之叹而将从彭咸之所居也。《唐国史补》曰鷤。〈达诣切布谷也〉鸟千岁为鸩,愈老则愈,毒同力即鸩也。或言亦老而化,为鸩陶隐居。又云鸩鸟状如孔雀,五色杂斑,高大黑头,赤喙,出交广深山中。与古所谓运日同力者。别而诸家言只一种更无如孔雀者。按吴都赋亦云:白雉落黑鹢毛,则鸩色宜黑,彼如孔雀者,当别一物耳。

《本草纲目》《集解》

《别录》曰:白鸩生南海。陶弘景曰:鸩与䲰日是两种鸩鸟。状如孔雀,五色杂斑,高大黑颈,赤喙出广之深山中。䲰日,状如黑伧鸡,作声似云同力,故江东人呼为同力鸟。并啖蛇人,误食其肉,立死,并疗蛇毒。昔人用鸩毛为毒酒,故名鸩酒。顷不复尔。又海中有物,赤色,状如龙,名海姜。亦有大毒,甚于鸩羽。苏恭曰:鸩鸟出商州以南,江岭间大有人皆谙识。其肉腥有毒,不堪啖。云羽画酒,杀人亦是浪證。郭璞云:鸩大如雕,长颈赤喙,食蛇。说文广雅淮南子皆以鸩为䲰日,交广人亦云䲰日,即鸩。一名同力鸟,更无如孔雀者。陶为人所诳也。时珍曰:杨廉夫铁厓集云鸩。出蕲州黄梅山中,状类训狐,声如击腰鼓。巢于大木之颠,巢下数十步,草皆不生也。

毛气味

《别录》曰:有大毒入五脏,烂杀人。

喙主治

《别录》曰:带之杀蝮蛇毒。时珍曰:蛇中人,刮末涂之,登时愈也。

鸩鸟部艺文

《鸩说》唐·无能子

鸩与蛇相遇,鸩前而啄之。蛇谓曰:世人皆毒子矣。毒者,恶名也。子所以有恶名者,以食我也。子不食我则无毒,不毒则恶名亡矣。鸩笑曰:汝岂不毒于世人哉。指我为毒是欺也。夫汝毒于世人者,有心齧人也。吾怨汝之齧人,所以食汝。示刑也。世人审吾之能刑汝,故畜吾以防汝。又审汝之毒染吾毛羽肢体,故用杀入吾之毒汝之毒也。吾疾恶而蒙其名尔。然杀人者人也犹人持兵而杀之也。兵罪乎。人罪乎。则非吾之毒也。明矣。世人所以畜吾而不畜汝,又明矣。吾无心毒人,而疾恶得名为人所用。吾所为能后其身也。后身而甘恶名,非恶名矣。汝以有心之毒,盱睢于草莽之间,伺人以自快。今遇我,天也。而欲诡辩苟免耶。蛇不能答。鸩食之。夫昆虫不可以有心,况人乎。

鸩鸟部纪事

《尸子》:驸马共为荆使于巴,见担酖者,问之是何以,曰:所以酖人也。于是请买之,金不足,又益之车马。已得之,尽注之于江。
《晋书·石崇传》:崇出为南中郎将、荆州刺史,领南蛮校尉,加鹰扬将军。崇在南中,得鸩鸟雏,以与后军将军王恺。时制,鸩鸟不得过江,为司隶校尉傅祇所纠,诏原之,烧鸩于都街。
《穆帝本纪》:升平二年三月,欠飞督王饶献鸩鸟,帝怒,鞭之二百,使殿中御史焚其鸟于四达之衢。
《墨客挥犀》:至和中,余赴任邕,至金城驿邮。置早膳,闻如以手荅腰鼓者问邮卒。曰:何处作乐。曰:非也,乃鸩鸟禁蛇。
《过庭录》:忠宣宰襄邑有二鸟,类鹳,灰羽,赤喙,游囿众为异,以术数致得畜之。爱食蛇,虺入口中即为水。畜之半年,一县蛇虺几尽,竟不知其名也。有广南贾者过,见之曰:此擅鸡毒鸟也。后死其一居无何。忠宣阅广南异物志曰:擅鸡,鸩鸟之别名。始大惊骇即命杀而焚瘗之。
《遁斋閒览》:有人任岭南官。至山寺登厕,忽有异禽飞集厕前石上,跳跃作声,若巫家之禹步者。须臾,石裂出一青蛇,乃衔之而去见者,大骇,问寺僧。云:正鸩鸟也。盖唯食毒蛇乃能成其毒。
蕲州黄梅山有鸩巢于山岩大木中。状类训狐,声如击腰鼓。巢下数十步无生草。每春生子,能飞乃送出山。唯二雌雄独留此,与金山石穴二鹞无异。

鸩鸟部杂录

谭子《化书》:毒鸩怒,土石揭。
《群碎录》:今人呼藏酒器曰:昙抱。朴子曰:昙是鸩之别名也。
《潜溪邃言》:行遇刃者必避食,逢鸩者必舍惧,害己也。

驼鸟部汇考

释名


骨托禽《墨客挥犀》 驼蹄鸡《本草纲目》
食火鸡《本草纲目》

驼鸟图


《瀛涯胜览》三佛齐火鸡

三佛齐产火鸡,大于鹤颈,亦过长软,红冠,锐觜,毛如青羊,色脚长黑色,爪甚利,解伤人腹致死,食炭,虽系之不死。

阿丹国青花白驼鸡

阿丹国产福鹿青花白驼鸡。福鹿如骡,白首,白眉,满体细间道青花如画。青花白驼鸡如福鹿。

祖法儿国山驼鸡

祖法儿国有山驼鸡。匾颈,鸡身如鹤,长三四尺,脚二指,毛如驼,行亦如驼,故唤驼鸡。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驼象形托,亦驼字之讹。

《集解》

陈藏器曰:驼鸟如驼,生西戎。高宗永徽中,吐火罗献之。高七尺,足如橐驼,鼓翅而行,日三百里,食铜铁也。时珍曰:此亦是鸟也。能食物所不能食者。按郭义恭《广志》云:安息国贡大雀雁,身驼,蹄苍色,举头高七八尺,张翅丈馀,食大麦。其卵如瓮,其名驼鸟。刘郁《西域记》云:富浪有大鸟驼,蹄高丈馀,食火炭。卵大如升。费信星《槎录》云:竹步国阿丹国俱出驼蹄鸡,高者六七尺。其蹄如驼。彭乘《墨客挥犀》云:骨托禽出河州,状如雕,高三尺馀。其名自呼。能食铁石。宋祁《唐书》云:开元初,康国贡驼鸟卵。郑晓《吾学编》云:洪武初三,佛齐国贡火鸡,大于鹤,长三四尺。颈足亦似鹤,锐觜,软红冠,毛色如青羊,足二指。利爪能伤人腹致死,食火炭。诸书所记稍有不同,实皆一物也。

屎气味

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人误吞铁石入腹,食之立消。

《坤舆图说》骆驼鸟

南亚墨利加州骆驼鸟,禽中最大者。形如鹅,其首高如乘马之人。走时张翼,状如棚,行疾如马。或谓其腹甚热,能化生铁。

驼鸟部纪事

《汉书·张骞传》:骞至乌孙,分遣副使使大宛、康居、月氏、大夏。大宛诸国发使随汉使来,观汉广大,以大鸟卵及犛靬眩人献于汉。〈注〉应劭曰:卵大如一二石𦉥也。师古曰:如汲水之𦉥耳,无一二石也。《后汉书·和帝本纪》:永元十三年冬,安息国遣使献条枝大爵。〈注〉西域传曰:条枝国临西海。郭义恭广志曰:大爵,颈及身膺蹄都似橐驼,举头高八九尺,张翅丈馀,食大麦,其卵如瓮,即今之驼鸟也。
《魏书·波斯国传》:波斯有鸟形如橐驼,有两翼,飞而不能高,食草与肉,亦能啖火。
《伏卢尼国传》:伏卢尼城东有大河南流,中有鸟,其形似人,亦有如橐驼、马者,皆有翼,常居水中,出水便死。《唐书·吐火罗传》:吐火罗永徽元年,献大鸟,高七尺,色黑,足类橐驼,鼓翅而行,日三百里,能啖铁,俗谓驼鸟。《墨客挥犀》:河州有禽,名骨托。状类雕,高三尺许,常以名自呼。能食铁。石郡守每置酒辄出,以示坐客。或疑铁石至坚,非可食之物。乃取三寸白石系以丝绳,掷其前,即啄而吞之。良久牵出,视石已软烂如泥矣。

冶鸟部汇考

释名


冶鸟《搜神记》   猪都《酉阳杂俎》
人都《酉阳杂俎》  鸟都《酉阳杂俎》

冶鸟图


《搜神记》冶鸟

越地深山中有鸟,大如鸠,青色,名曰冶鸟,穿大树,作巢,如五六升器,户口径数寸:周饰以土垩,赤白相分,状如射侯。伐木者见此树,即避之去;或夜暝不见鸟,鸟亦知人不见,便鸣唤曰:咄咄上去。明日便宜急上;咄咄下去。明日便宜急下;若不使去,但言笑而不已者,人可止伐也。若有秽恶及其所止者,则有虎通夕来守,人不去,便伤害人。此鸟,白日见其形,是鸟也;夜听其鸣,亦鸟也;时有观乐者,便作人形,长三尺,至涧中取石蟹;就人炙之,人不可犯也。越人谓此鸟是越祝之祖也。

《本草纲目》《集解》

李时珍曰:段成式酉阳杂俎云:俗说昔有人遇洪水,食都树皮饿死,化为此物,居树根者为猪,都居树中者为人,都居树尾者为鸟,都鸟都左胁下有镜印阔二寸一分。南人食其窠,味如木芝,也窃谓兽有山都,山𤢖,木客,而鸟亦有冶鸟,山萧、木客、鸟,此皆戾气所赋,同受而异形者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