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鸧鸹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四十九卷目录

 桑扈部汇考
  桑扈图
  诗经〈小雅小宛〉
  尔雅〈释鸟〉
  禽经〈司夜主昼〉
  毛诗陆疏广要〈交交桑扈〉
  埤雅〈桑扈〉
  三才图会〈蜡觜〉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桑扈部纪事
 桑扈部杂录
 鵧鷑部汇考
  鵧鷑图
  尔雅〈释鸟〉
  通志〈鷑鸠〉
  本草纲目〈附录〉
  正字通〈鴔〉
 鵧鷑部艺文〈诗〉
  闻鹎鵊          宋张耒
  鹎鵊词          欧阳修
  鹎鵊            陆游
  架犁〈禽言〉        前人
 鵧鷑部纪事
 鵧鷑部杂录
 鸧鸹部汇考
  尔雅〈释鸟〉
  尔雅翼〈鸧〉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鸧鸹部艺文
  鸧鸹歌
  放鸧赋〈有序〉     明王廷相
 鸧鸹部纪事
 鸧鸹部杂录
 鹪鹩部汇考
  鹪鹩图
  诗经〈周颂小毖〉
  尔雅〈释鸟〉
  方言〈鹪鹩杂释〉
  禽经〈鹪巧〉
  毛诗陆疏广要〈肇允彼桃虫〉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窠主治〉
  直省志书〈含山县〉
  正字通〈
 鹪鹩部艺文
  鹪鹩赋〈有序〉      晋张华
 鹪鹩部纪事
 鹪鹩部杂录
 木客鸟部汇考
  述异记〈木客花所化〉
  本草纲目〈章色各别〉
 报春鸟部汇考
  述异记〈鸣似鶗鴂〉
  西吴枝乘〈春起春去〉
 狂鸟部汇考
  尔雅〈释鸟〉
  山海经〈大荒西经〉

禽虫典第四十九卷

桑扈部汇考

释名


桑扈《诗经》    老扈《尔雅疏》
鴳鴳《尔雅疏》   窃脂《尔雅》
青雀《尔雅》注〉   春鳸《尔雅》鳻鶞《尔雅》    夏鳸《尔雅》窃元《尔雅》    冬鳸《尔雅》窃黄《尔雅》    秋鳸《尔雅》窃蓝《尔雅》    棘鳸《尔雅》窃丹《尔雅》    行鳸《尔雅》唶唶《尔雅》    宵鳸《尔雅》啧啧《尔雅》    蜡觜《本草》
桑扈图缺《诗经》《小雅·小宛》
交交桑扈,率场啄粟。
〈传〉桑扈,窃脂也。〈正义〉桑扈,食肉之鸟。而啄粟求活,不可得以喻上为乱政,而求下治亦不可得也。

《尔雅》《释鸟》

鶨,鶀老。鳸,鴳。
〈注〉今鴳雀。〈疏〉别二名也。郭云:今鴳雀案舍人李巡孙炎郭氏,皆断老上属,鳸下属。解云鶨一名鶀老鳸,一名鴳鴳雀也。唯樊光断鶨鶀为句,以老下属注云:《春秋》云九扈为九农。正九扈者,春扈、夏扈、秋扈、冬扈、棘扈、行扈、宵扈、桑扈、老扈,是以老为下属。唯鴳不重耳。杜预仍云:老扈鴳鴳,非郭义。

桑扈,窃脂。
〈注〉俗谓之青雀,觜曲食肉,好盗脂膏,因名云〈疏〉桑扈,一名窃脂。郑元诗笺云:窃脂肉食。陆玑《毛诗疏》云:窃脂,青雀也。好窃人脯肉脂及筒中膏,故以名窃脂也。诸儒说窃脂皆谓盗脂膏,即如下云窃元窃黄者,岂复盗窃元黄乎。案下篇《释兽》云:虎窃毛谓之虥猫,魋如小熊。窃毛而黄,窃毛皆谓浅毛,窃即古之浅字。但此鸟其色不纯,窃元浅黑也,窃蓝浅青也,窃黄浅黄也,窃丹浅赤也,四色皆具则窃脂为浅白也。而诸儒必为盗窃脂膏者,以此经下别云桑鳸,与窃元、窃黄等并列,则为浅白者也。《春秋·九扈》是也。此自别一种青雀,好窃脂肉,目验而然。《诗小雅》交交桑扈是也。且郑元、郭璞、陆玑皆当世名儒,无容不知窃为浅义,脂为白色,而待后人驳正也,后人不达此旨,妄说异端,非也。

春鳸,鳻鶞。夏鳸,窃元。秋鳸,窃蓝。冬鳸,窃黄。桑鳸,窃脂。棘鳸,窃丹。行鳸,唶唶。宵鳸,啧啧。
〈注〉诸鳸皆因其毛色、音声以为名,窃蓝青色。〈疏〉李巡云:诸鳸别春夏秋冬四时之名,唶唶啧啧鸟声貌也。郭云:诸鳸皆因其毛色、音声以为名,窃蓝青色。案昭十七年,《左传》云九扈为九农,正以此八鳸,并上鳸鴳为九贾。逵注云:春鳸鳻鶞,相五土之宜,趣民耕种者也。夏鳸窃元,趣民耘苗者也。秋鳸窃蓝,趣民收敛者也,冬鳸窃黄,趣民盖藏者也。棘鳸窃丹,为果驱鸟者也。行鳸唶唶,昼为民驱鸟者也。宵鳸啧啧,夜为农驱兽者也。桑鳸窃脂,为蚕驱雀者也。老鳸鴳鴳,趣民收麦,令不得晏起者也。舍人樊光注《尔雅》,其言亦与贾同。其意皆谓以鳸为官,还令依此诸鳸而动作也。然则趣民耕耘及收敛,盖藏其事可得。召民使聚而总号,令之其为果驱鸟,为蚕驱雀,岂得多置。官方使之就果树入蚕室,为民驱之哉。又昼驱鸟夜驱兽,不可竟日通宵,常在田野。溥天之下何以可周,且其言不经难可据信也。故郭氏及杜预皆不从也。

《禽经》《司夜主昼》

宵鳸司夜,行鳸主昼。

《毛诗·陆疏广要》交交桑扈

桑扈,青雀也。好窃人脯肉脂及筒中膏,故曰窃脂。
郑注云:按此鸟今谓之蜡觜,性甚慧,可教色微绿。其觜似蜡,言浅有脂色,此所谓其觜之色也。诗纪欧阳氏曰:彼桑扈食肉之鸟,今无肉以食,则相与群飞杂乱循场而争粟。有如国人失其常业而至于穷寡,乃相与争讼而入于岸狱。丘氏曰:桑扈肉食者,今循人之谷场而食粟,喻肉食之贪也。按鸟兽异类而同名者甚多,拘儒泥而相驳,殊为可笑,如夏扈曰窃元。《禽经》云:窃元曰雕,乃是搏击之鸟。又《山海经》云:崌有鸟焉,如鹗赤身白首,其名窃脂,绝不相类。邢氏谓窃脂为浅白,如窃元、窃黄之例,颇快人意。但郭氏、陆氏俱云青雀,亦必因其毛色而名,得毋与窃蓝之秋鳸相混耶。若鹩一名剖苇,江东人呼为芦虎,农师亦认为鳸类,误矣。

《埤雅》桑扈

《淮南子》曰:马不食脂,桑扈不啄粟,非廉也。桑扈盖一名而二种,若鲁有两曾参也。《释鸟》云:桑扈窃脂,孔鹩剖苇,此桑扈之一种也。桑扈窃脂,棘扈窃丹,此桑扈之一种也。盖对剖苇言之,则窃脂者所谓青质觜曲食肉好盗脂膏者是也。对窃丹者言之,则窃脂者所谓素质其翅与领皆莺然而有文章者是也。《左传》曰: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贾逵樊光以为春扈趣民耕种,夏扈趣民耘耔,秋扈趣民收敛,冬扈趣民盖藏。棘扈为果驱鸟,桑扈为蚕驱雀,行扈唶唶,昼为民驱鸟。宵扈啧啧,夜为农驱兽。老扈鴳鴳,则趣民刈麦,令起不得晏者也。说者非之,以为入林为果驱鸟,入室为蚕驱雀。昼驱鸟,夜驱兽。穷日通宵,常在田野。非先王所以建官之意,则亦以误矣。盖九扈农桑候鸟,扈民无淫者也。故先王名官以主农桑之事,取其意云尔,非谓依此诸扈使之动作也。盖如棘扈则主园事尔,桑扈则主蚕事尔,驱鸟驱雀,非所以为难也。然则所谓交交桑扈,率场啄粟者,正以其性之窃脂者言之也。故以啄粟为失其性交交,桑扈有莺其羽者,正以其色之窃脂者言之也。故其序曰:君臣上下动无礼文焉,盖君子素以为质而文之者礼也。《释兽》曰:虎窃毛谓之虥猫,魋如小熊,窃毛而黄,窃毛皆谓浅毛。则夏扈窃元言浅黑,秋扈窃蓝言浅青,冬扈窃黄言浅黄,棘扈窃丹言浅赤,桑扈窃脂言浅白,固其理也。且《尔雅》主诗言之,而《小雅》桑扈所取者,有两窃脂。故《尔雅》亦两解也。犹之无羊云九十其犉,良耜云杀时犉牡。《尔雅》有黑唇犉,又有牛七尺为犉是也。

《三才图会》蜡觜

蜡觜生于象山,似雀而大。觜如黄蜡色,故名。今吴人养此鸟,能歌舞。听人曲调,则以觜衔纸糊脸子,搬演法戏。移腔换套,必按音节。又一种名铁觜。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鳸意同扈止也。《左传》:少皞氏以鸟名官,九鳸为九农正,所以止民无淫也。桑鳸乃鳸之在桑间者,其觜或淡白如脂,或凝黄如蜡,故古名窃脂,俗名蜡,觜浅色曰窃。陆玑谓其好盗食脂肉,殆不然也。

集解

李时珍曰:鳸鸟处处山林有之,大如鸲鹆,苍褐色,有黄斑点,好食粟稻。诗云:交交桑鳸,有莺其羽是矣。其觜喙微曲而厚壮光莹,或浅黄、浅白,或浅青浅黑,或浅元浅丹。鳸类有九种,皆以喙色及声音别之,非谓毛色也。《尔雅》云:春鳸,鳻鶞。夏鳸,窃元。秋鳸,窃蓝。冬鳸,窃黄。桑鳸,窃脂。棘鳸,窃丹。行鳸,唶唶。宵鳸,啧啧。老鳸,鴳鴳是矣。今俗多畜其雏教作戏舞。

肉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汪颖曰:肌肉虚羸,益皮肤。

桑扈部纪事

《左传》:昭公十七年秋,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皞氏鸟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注〉扈有九种也,以九扈为九农之号,各随其宜以教民事。

桑扈部杂录

《诗经·小雅·桑扈章》:交交桑扈,有莺其羽。〈注〉交交飞而往来之貌,桑扈窃脂也,莺然有文章也。
交交桑扈,有莺其领。
《易林》:桑鹊窃脂,啄粟不宜。乱政无常,使我孔明。桃鹄窃脂,来于小枝。摇动不安,为风所吹。寒心悚慄,常忧殆危。
《淮南子·说林训》:桑扈不啄粟,非廉也。
《兼明书》《释鸟》云:桑鳸窃脂。郭璞云:俗谓之青雀,觜曲,食肉。好盗脂膏食之,因以为名也。明曰:非也。按下文云夏鳸窃元、秋鳸窃蓝、冬鳸窃黄、棘鳸窃丹,岂诸鳸皆善为盗而偷窃元黄丹蓝者乎盖窃之言浅也。窃元者,浅黑色也;窃蓝者,浅青色也;窃黄者,浅黄色也;窃丹者,浅赤色也;窃脂者,浅白色也。今三四月间,采桑之时,见有小鸟灰色,眼下正白,俗呼白鵊鸟是也。以其采桑时来,故谓之桑鳸。而郭注谓窃脂为盗脂肉,一何谬哉。

鵧鷑部汇考

释名


鷑鸠《尔雅》    鵧鷑《尔雅》
乌鵙《尔雅》注〉   乌《通志》鹎鵊《本草纲目》  批鵊鸟《本草纲目》
驾犁《本草纲目》  榨油郎《本草纲目》
铁鹦鹉《本草纲目》 凤凰皂隶《本草纲目》
夏鸡《本草纲目》

鵧鷑图


《尔雅》《释鸟》

鷑鸠,鵧鷑。
〈注〉小黑鸟,鸣自呼,江东名为乌䳆。〈疏〉鷑鸠,一名鵧鷑。

《通志》鷑鸠

鷑鸠,《尔雅》曰鵧鷑,郭云小黑鸟,鸣自呼,江东名为乌䳆。按此似鸲鹆,无冠而长尾,多在山寺厨槛间,今谓之乌䳆,鷑音及鵧步丁反。

《本草纲目》《附录》

李时珍曰鷑鸠,《尔雅》名鵧鷑,音批及。又曰:鵖鴔音匹汲,戴胜也。一曰:鹎鵊,讹作批颊,鸟罗愿曰即祝鸠也。江东谓之乌䳆,音匊。又曰鸦䳆小于乌,能逐乌,三月即鸣。今俗谓之驾犁,农人以为候。五更辄鸣,曰架架格格,至曙乃止,故滇人呼为榨油郎,亦曰铁鹦鹉。能啄鹰鹘乌鹊,乃隼属也。南人呼为凤凰,皂隶汴人呼为夏鸡。古有催明之鸟名唤起者,盖即此也。其鸟大如燕,黑色,长尾有岐,头上戴胜。所巢之处,其类不得再巢,必相斗不已。杨氏指此为伯劳,乃谓批颊为鸡,俱误矣。月令三月,戴胜降于桑。

《正字通》

鴔音弼,鵖鴔也,今呼戴胜。按《尔雅》:鵖鴔,戴鵀注鵀即头上胜。《本草》李时珍曰:一名鹎鵊,讹作批鵊鸟,江东曰乌䳆,又曰鸦䳆。《通雅》曰:《庶物异名疏》《丹铅录》云,唐卢延逊诗:树上诹咨批鵊鸟。王半山诗:藉草听批颊。元杜瑛《留春曲》批颊穿林叫新绿。韩致元诗:城头批颊伴啼乌,或即鹎鵊也。鵖鴔音匹,及匹及之音转为批颊。时珍所云鹎鵊,即《尔雅》之鵖鴔。戴鵀然又引《尔雅》之鵧鷑以为当名鷑鸠,岂《尔雅》重出乎。旧注鴔音弼,与鵖音必溷,不知《尔雅》鴔本音及也。

鵧鷑部艺文〈诗〉

《闻鹎鵊》宋·张耒

纸窗未白烛微明,鹎鵊枝头一两声。却忆去年桃李后,淮阳旅舍听残更。

《鹎鵊词》欧阳修

龙楼凤阙郁峥嵘,深宫不闻更漏声。红纱蜡烛愁夜短,绿窗鹎鵊催天明。一声两声人渐起,金井辘轳闻汲水。三声四声催严妆,红靴玉带奉君王。万年枝软风露湿,上下枝间声转急。南衙促仗三卫列,九门放钥千官入。重城禁籞锁池台,此鸟飞从何处来。君不见颍河东岸村陂阔,山禽野鸟常嘲𠹗。田家惟听夏鸡声,夜夜陇头耕晓月。可怜此乐独我知,眷恋君恩今白发。

《鹎鵊》陆游

日暖林梢鹎鵊鸣,稻陂无处不青青。老农睡足犹慵起,支枕东窗尽意听。

《架犁》〈禽言〉前人

架犁架犁,南村北村雨凄凄。夜起饭牛鸡未啼,日暮矻矻行千畦。没足勿恨一尺泥,西成收薄汝噬脐。

鵧鷑部纪事

《唐书·五行志》:贞元十三年十月,怀州鵊巢内有黄雀往来哺食。

鵧鷑部杂录

《田家杂占》:雅䳆叫早,主雨多人辛苦。叫晏晴多人安闲,农作次第。

鸧鸹部汇考

释名


麋鸹《尔雅》    鸹鹿《尔雅翼》
错落《尔雅翼》   鸹捋《尔雅翼》
鸧鸡《本草》    麦鸡《本草》
图阙

《尔雅》

《释鸟》

鸧,麋鸹。
〈注〉今呼鸧鸡。〈疏〉鸧一名麋鸹,郭云今呼鸧鸹。

《尔雅翼》

鸧鸹也,关西呼为鸹鹿,山东通谓之鸧,鄙俗名为错落错落者,亦言鸧声之急也。又谓之鸹捋,鸹捋、鸹鹿皆象其鸣声也。《子虚赋》以弋不双鸧为游猎之盛,而《楚辞》以煎鸿鸧异味。解楚辞者曰:鸧,鹤也。然则鸧盖鹤之类,岂以其苍色而遂谓之鸧耶。《淮南》云:凤凰曾逝万里之上,鸿鹄鸧鹤莫不惮耶。则鸧鹰之为鸧必矣。元鸧长足群飞,天之将霜,先知之而鸣,不过旬日而下霜矣《物类相感志》。然则鸧之警霜,犹鹤之警露也。裴踰注《尔雅》言:鸧麋鸹是九头鸟。今谓之鬼车鸟,秦中天阴有时作声,声如刀车鸣,或言是水鸡过。说者曰:是此鸟者有十头,能收人魂气。为天狗齧去其一,至今滴血不止。遇其夜过或滴污物上者,以为不祥,人家皆灭烛呼犬以去之。然按夫子与子夏所见,称其鸧九首当是今之九头鸟。但九首者既称奇鸧,则非常鸧可知也,不当以解麋鸹。刘騊駼《元根赋》云:一足之夔,九头之鸧。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按罗愿云:鸧麋其色苍如麋也,鸹鹿其声也。关西呼曰鸹鹿,山东呼曰鸧鸹,讹为错落。南人呼为鸧鸡,江人呼为麦鸡。

集解

汪颖曰:鸧鸡状如鹤,大而顶无丹,两颊红。
李时珍曰:鸧,水鸟也。食于田泽洲渚之间,大如鹤,青苍色,亦有灰色者。长颈高脚,群飞可以候霜,或以为即古之鹔鹴,其皮可为裘,与凤同名者也。

肉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汪颖曰:杀虫解蛊毒。

发明

李时珍曰:鸧,古人多食之。故宋玉《小招》云鹄酸臇凫煎鸿鸧。景差《大招》云炙鸹蒸凫煔鹑陈。今惟俚人捕食,不复充馔品矣。

鸧鸹部艺文

《鸧鸹歌》

《冲波传》:有鸟九尾,孔子与子夏见之,人以问孔子,曰鸧也。子夏曰:何以知之。孔子曰:河上之歌云云。
罗端良曰:鸧警霜,鹤警露。

鸧兮鸹兮,逆毛衰兮,一身九尾长兮。
《放鸧赋》〈有序〉明·王廷相
鸧,鹤类也。海人以械致之,铩其羽而货于市。予求而畜之,毛翮更生,放之中野。一旦秋风洒天,翩然
而翔。童子报曰:鸧逝矣。乃作放鸧赋,其辞曰:

嗟大化之絪缊兮,气平施而普生。何尔性之閒远兮,超群物而搆精。衣元縿以贞朴兮,顶丹砂而炳文。擅羽族之清丽兮,岂鹙鹕之可群。排泬㵳以孤高兮,匪尘界之所制。凌倒景于无极兮,偕羽人而谒帝。彼守静其德之介兮,恒远害而知几。中无欲而类仁兮,曰沆瀣而是希。比夫山泽之逸癯兮,祈凤鸟以为臣。陋鴳雀之抢榆兮,竞高下于荆榛。固伟志于超轶兮,天命邈其难辨。偶防检之不周兮,遂拘挛而罹患。众矜巧而加凫兮,孰怀旧而悲鹃。免割烹于珍食兮,幸眇躯之犹全。分委命于泥涂兮,抱烦冤而自伤。时偃蹇以待尽兮,魂趯趯之如狂。彼哲人之中口兮,遭青蝇而远斥。望帝阍而不见兮,衷信美而孰测。虽小大之殊分兮,均逆悰而幽辱。古有悲于陆沉兮,孰灵蔡而焉卜。何君子之好德兮,乃私心而怜之。挹斗水以泽鲋兮,舍金钱而赎龟。藉清冷以照影兮,拂景风而载嘘。新翼修而日华兮,时翾翩而思舒。蒙释汝于中野兮,闻同声而引领。激风飙以迅纵兮,历九万于俄顷。黄鹤遘而延伫兮,吊曩迷之不淑。故雌尤夫茕独兮,众雏悦其来复。世淫泆而好戕兮,鵩劝来者之不可误。爰居就而陈词兮,愿无忘夫窘步。向沬趄以歔欷兮,孰与脱羁而自如。宁餐若木之华兮,何复涉志于江鱼。排苍梧为南巢兮,掠昆崙为西户。朝矫翰于桑丘兮,夕啄瑶英于元圃。俯瀛波之浩淼兮,依邓林而税驾。申志意而返素兮,幸樊笼之永谢。群灵翼以为侣兮,蕲祸殆之靡及。苟脱夫斯人之嫉妒兮,又何怅乎远集。昔奋飞之无由兮,敢逆望乎今路。兹扶摇以天游兮,彼弋人之奚慕。骥病弃而思秣兮,雀伤丸而委沙。匪仁人之提携兮,焉正命而流华。乱曰将怡生为道真兮,将淟涊以求同。将栖縻以求世兮,将逍遥而御风。彼至人之行休兮,恒寂昧以为宗。动不括曰至神兮,静而胜曰大通。一趣向之乖刺兮,倏悔吝其相蒙。偕彼鸧之获逝兮,庶优哉以永终。

鸧鸹部纪事

《左传》:昭公十七年秋,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皞氏鸟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元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注〉青鸟,鸧鴳也。以立春鸣,立夏止。正义曰:青鸟为鸧鴳。《尔雅》无文,先儒传说耳〈按鴳亦作鴳〉《列子·汤问篇》:菹且子之弋也,弱弓纤缴,乘风振之,连双鸧于青云之际。用心专,动手均也。

鸧鸹部杂录

《抱朴子·博喻篇》:逸麟逍遥大荒之表,故无机阱之祸。灵鸧振翅元圃之峰,以违罩罗之患,何必曲穴而永怀怵惕,何必衔芦而惨惨畏容。

鹪鹩部汇考

释名


桃虫《诗经》    巧妇《诗经》正义〉
《诗经》正义〉  鴱《尔雅》《尔雅》    芦虎《尔雅》注〉蒙鸠《荀子》    桑飞《方言》
工爵《方言》    过嬴《方言》
《方言》    鸋鴂《方言》袜雀《方言》    巧雀《本草》
布母《本草》    《正字通》

鹪鹩图


《诗经》《周颂·小毖》

肇允彼桃虫,拚飞维鸟。
〈传〉桃虫,鹪也鸟之始小终大者。〈笺〉鹪翻飞为大鸟,鹪之所为鸟题肩也。或曰鸮,皆恶声之鸟。〈正义〉陆玑疏云:今鹪鹩是也,微小于黄雀。其雏化而为雕,故俗语鹪鹩生雕,言始小终大者,始为桃虫,长大而为鹪鸟,以喻小恶不诛成为大恶。笺又言鹪之所为鸟题肩,或曰鸮皆恶声之鸟。定本集注皆云或曰鸱,皆恶鸟也。按月令,季冬云征鸟。厉注云:征鸟题肩,齐人谓之击征。或曰鹰,然则题肩是鹰之别名,与鸮不类。鸮自恶声之鸟,鹰非恶声,不得云皆恶声之鸟也。《说文》云:鹪,桃虫也。郭璞云:桃虫,巧妇也。诸儒皆以鹪为巧妇,与题肩又不类也。今笺以鹪与题肩及鸮三者为一,其义未详,且言鹪之为鸟题肩事亦不知所出,遗诸后贤。〈朱注〉桃虫,鹪鹩小鸟也。拚飞貌鸟,大鸟也。古语曰:鹪鹩之雏化而为雕。

《尔雅》《释鸟》

鹩,剖苇。
〈注〉好剖苇皮,食其中虫,因名云。江东呼芦虎,似雀,青斑长尾。〈疏〉鹩一名剖苇。郭云好剖苇皮,食其中虫,因名云。江东呼芦虎,似雀,青斑长尾。

桃虫,鹪,其雌鴱。
〈注〉,桃雀也,俗呼为巧妇。〈疏〉舍人曰:桃虫名鹪,其雌名鴱。郭云鹪

《方言》《鹪鹩杂释》

桑飞自关而东谓之工爵,或谓之过羸,或谓之女。自关而东谓之鸋鴂,自关而西谓之桑飞,或谓之袜爵。
桑飞,即鹪鹩也,又名鹪莺、女,今亦名为巧妇。江东呼为布母、鸋鴂。按《尔雅》云鸋鴂鸱鸮,鸱属非此小雀明矣,袜爵言袜截也。

《禽经》鹪巧

鹪巧而危。
,桃雀也。状类黄雀而小,燕人谓之巧妇,亦谓之女。关东人呼曰巧雀,亦谓之巧女。喙尖取茅秀为巢,㓨以缣麻若纺绩为巢。或一房,或二房,悬于蒲苇之上。枝折巢败,巧而不知所托。

《毛诗·陆疏广要》肇允彼桃虫

桃虫,今鹪鹩是也。微小于黄雀,其雏化而为雕,故俗语鹪鹩生雕。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按《尔雅》云桃虫鹪,其雌曰鴱。扬雄《方言》云:自关而东谓之巧雀,或谓之女。自关而西谓之袜雀,或谓之巧女。燕人谓之巧妇,江东谓之桃雀,亦曰布母。鸠性拙,鹪性巧,故得诸名。

集解

陈藏器曰:巧妇小于雀,在林薮间为窠,窠如小袋。时珍曰:鹪鹩处处有之,生蒿木之间,居藩篱之上。状如黄雀而小,灰色有斑,声如吹嘘,喙如利锥。取茅苇毛毳为窠,大如鸡卵而系之以麻发,至为精密。悬于树上,或一房、二房,故曰巢林不过一枝,每食不过数粒。小人畜驯,教其作戏也。又一种鹪鹩,《尔雅》谓之剖苇,似雀而青灰斑色,长尾,好食苇蠹,亦鹪类也。

肉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汪颖曰:炙食甚美,令人聪明。

窠主治

陈藏器曰:烧烟熏手,令妇人巧蚕。李时珍曰:治膈气噎疾,以一枚烧灰酒服,或一服三钱,神验。出《卫生易简方》

《直省志书》含山县

黄豆粒,雀之最小者,善斗。巢于密丛,衔纸糊之。

《正字通》

,鹪鹩别名。

鹪鹩部艺文

《鹪鹩赋》〈有序〉      晋张华

鹪鹩,小鸟也。生于蒿莱之间,长于藩篱之下。翔集寻常之内而生,生之理足矣。色浅体陋,不为人用。形微处卑,物莫之害。繁滋族类,乘居匹游,翩翩然有以自乐也。彼鹫鹗、鶤鸿、孔雀、翡翠,或凌赤霄之际,或托绝垠之外。翰举足以冲天,觜距足以自卫,然皆负矰婴缴羽毛入贡,何者。有用于人也。夫言有浅而可以托深,类有微而可以喻大,故赋之云尔。

何造化之多端兮,播群形于万类。惟鹪鹩之微禽兮,亦摄生而受气,育翩翾之陋体兮,无元黄以自贵;毛弗施于器用兮,肉不登乎俎味。鹰鹯过犹俄翼兮,尚何惧于罿罻。翳荟蒙茏,是焉游集。飞不飘飏,翔不翕习。其居易容,其求易给;巢林不过一枝,每食不过数粒。栖无所滞,游无所盘;匪陋荆棘,匪荣茝兰。动翼而逸,投足而安。委命顺理,与物无患。伊兹禽之无知兮,何处身之似智。不怀宝以贾害兮,不饰表以招累。静守约而不矜,动因循以简易。任自然以为资,无诱慕于世伪。雕鹖介其觜距,鹄鹭轶于云际,鶤鸡窜于幽险,孔翠生于遐裔,彼晨凫与归雁,又矫翼而增逝,咸美羽而丰肌,故无罪而皆毙;徒御芦以避缴,终为戮于此世。苍鹰鸷而受绁,鹦鹉慧而入笼,屈猛志以服养,块幽絷于九重;变音声以顺旨,思摧翮而为庸。恋钟岱之林野,慕垄坻之高松。虽蒙幸于今日,未若畴昔之从容。海鸟爰居,避风而至;条枝巨雀,踰岭自致;提挈万里,飘飖逼畏。夫唯体大妨物,而形瑰足玮也。阴阳陶蒸,万品一区。巨细舛错,众繁类殊。鹪螟巢于蚊,大鹏弥乎天隅,将以上方不足下比有馀。普天壤而遐观,吾又安知大小之所如。

鹪鹩部纪事

《说苑·善说篇》:孟尝君寄客于齐王,三年而不见用,客反谓孟尝君曰:君之寄臣也,三年而不见用,不知臣之罪也。君之过也。孟尝君曰:寡人闻之,缕因针而入,不因针而急,夫子之材必薄矣。客曰:不然,臣见鹪鹩巢于苇苕,著之发毛,建之女工不能为也,可谓完坚矣。大风至,则苕折卵破子死者,何也。其所托者使然也。
《晋书·张华传》:华初未知名,著鹪鹩赋以自寄。阮籍见之,叹曰:王佐之才也。由是声名始著。
《乐善录》:张道甫好养鹪鹩及青师姑,以其斗而不胜则怒,折其两足。晚年两脚害疮伏枕累岁,一夕觉痒甚,爬之则两板皆已脱落,蛆虫扰扰盈聚其中。其后尚能令背负入市,虽其躁闷,然亦天意,故以令于众也。

鹪鹩部杂录

《庄子·逍遥游》: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
《荀子·劝学篇》:南方有鸟焉,名曰蒙鸠,以羽为巢,而编之以发,系之苇苕,风至苕折,卵破子死。巢非不完也,所系者然也。
《易林》:桃雀窃脂,巢于小枝。摇动不安,为风所吹。寒心飘摇,常忧殆危。
《抱朴子·备关篇》:挑耳则栋梁不如鹪鹩之羽。
《博喻篇》:鹪鹩倦翮,犹不越乎蓬杪。鸳雏徐起,顾而戾乎苍昊。
蟭螟之巢,无乘风之羽。沟浍之中,无宵朗之琦。《广譬篇》:化鲲不凌霄,则靡殊于桃虫。
《东坡志林》:阮籍见张华《鹪鹩赋》,叹曰:此王佐才也。观其意独欲自全于祸福之间耳,何足为王佐乎。华不从刘卞言,竟与贾氏之祸,畏八王之难而不免伦秀之虐。此正求全之过,失鹪鹩之本意。
《省心录》:太庙之牺,被文绣而悔,不及鹪鹩深林一枝之乐也。

木客鸟部汇考

释名


君长《本草》    五伯《本草》
钤下《本草》    功曹《本草》
主簿《本草》
图阙

《述异记》

木客花所化

庐陵有木客鸟,大如鹊,千百为群,不与众鸟相厕,俗云是古之木客花化作。

《本草纲目》章色各别

李时珍曰:按《异物志》云:木客鸟大如鹊,千百为群,飞集有度,俗呼黄白色,有翼有绶,飞独高者为君长,居前正赤者为五伯,正黑者为钤下,缃色杂赤者为功曹,左胁有白带者为主簿,各有章色,庐陵郡东有之。

报春鸟部汇考

图阙

《述异记》

鸣似鶗鴂

顾渚山有报春鸟,春至则鸣,秋分亦鸣。似鶗鴂之类也。

《西吴枝乘》春起春去

长兴之顾渚山,有鸟如鸲鸲而小,苍黄色。每至正二月,作声云春起也。至三四月,作声云春去也。采茶人呼为报春鸟。

狂鸟部汇考

释名


㝱鸟《尔雅》
图阙

《尔雅》

《释鸟》

狂,㝱鸟。
〈注〉狂鸟五色有冠,见《山海经》〈疏〉㝱鸟,一名狂,五彩之鸟也。

《山海经》《大荒西经》

有国名曰淑士,有五彩之鸟,有冠,名曰狂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