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啄木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四十八卷目录

 啄木鸟部汇考
  啄木鸟图
  尔雅〈释鸟〉
  禽经〈鴷〉
  异物志〈啄木〉
  埤雅〈斲木〉
  尔雅翼〈斲木〉
  本草纲目〈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舌主治 血主治 脑主治 附方〉
 啄木鸟部艺文一
  啄木辞         宋欧阳修
 啄木鸟部艺文二〈诗〉
  啄木          晋傅休奕
  啄木诗          左贵嫔
  啄木儿          唐陈标
  咏啄木         宋王禹偁
  啄木            韩琦
  彼鴷吟          梅尧臣
  啄木鸟           魏野
  啄木            前人
  啄木词           张耒
  啄木鸟          元陈高
  啄木          明僧宗衍
 啄木鸟部纪事
 啄木鸟部杂录
 吐绶鸟部汇考
  吐绶鸟图
  禽经〈避株〉
  古今注〈功曹〉
  述异记〈吐绶鸟〉
  酉阳杂俎〈广动植〉
  埤雅〈吐绶〉
  本草纲目〈吐绶鸡 肉气味 主治〉
 吐绶鸟部艺文一
  吐绶赋〈有序〉     明董梦桂
 吐绶鸟部艺文二〈诗〉
  吐绶鸟          元周权
  吐绶鸟           杨基
 吐绶鸟部杂录
 画眉部汇考
  画眉图
  三才图会〈画眉〉
  直省志书〈钱塘县 万安县〉
 画眉部艺文一
  画眉赋〈有序〉      明太祖
 画眉部艺文二〈诗〉
  画眉鸟         宋欧阳修
  画眉禽           文同
  桃竹画眉图        元黄溍
  白画眉图          陈旅
  杏花画眉         明钱逊
  画眉            范言
  焦山绝顶同郭次甫凭江阁晚眺适两画眉递啭因传筹即其声断处进酒戏抵催觞鼓节 邬佐卿
  前题            郭第
  前题           王叔承
 秦吉了部汇考
  秦吉了图
  桂海禽志〈秦吉了〉
  尔雅翼〈吉了鸟〉
  本草纲目〈秦吉了〉
  直省志书〈江宁府〉
 秦吉了部艺文〈诗〉
  禽言           宋郭翼
  咏苑中秦吉了       明高启
 秦吉了部纪事
 百舌部汇考
  百舌图
  礼记〈月令〉
  易纬〈通卦验〉
  益部方物记〈百舌鸟〉
  尔雅翼〈反舌〉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主治 窠及粪主治〉
 百舌部艺文一
  反舌鸟赋         梁沈约
  反舌赋          萧子晖
  反舌无声赋       唐张仲素
 百舌部艺文二〈诗〉
  侍宴咏反舌        梁沈约
  咏百舌          刘孝绰
  听百舌        徐悱妻刘氏
  长安听百舌        陈韦鼎
  咏百舌鸟        隋李孝贞
  百舌           唐杜甫
  听百舌鸟          王维
  百舌吟          刘禹锡
  汝濆秋事同仙州王长史翰闻百舌鸟 祖咏
  百舌            郑愔
  闻百舌           梁锽
  反舌无声          张籍
  赋百舌           严郾
  百舌          宋梅尧臣
  百舌            文同
  百舌           林君复
  百舌            张耒
  百舌           张舜民
  闻百舌           陆游
  竹间听反舌鸟      明僧慧秀
 百舌部纪事

禽虫典第四十八卷

啄木鸟部汇考

释名


《尔雅》     斲木《尔雅》

山啄木《埤雅》

啄木图


《尔雅》《释鸟》

鴷,斲木。
〈注〉口如锥,长数寸,常斲树食虫,因名云。〈疏〉斲木鸟,一名鴷。

《禽经》

鴷志在木。
《尔雅》曰:鴷,斲木鸟。巢木中,觜如鸡,长数寸。常斲树食蠹虫,喙振木虫皆动也。

《异物志》啄木

啄木大如雀,喙足皆青毛。色正青翠,鸟类也,舌长五寸,杪有刺针。

《埤雅》斲木

《淮南子》曰:狸头愈鼠,鸡头已瘘,䖟散积血,斲木愈龋,此类之推者也。膏之杀鳖,鹊矢中猬,烂灰生蝇,漆见蟹而不乾,此类之不推者也。《说文》曰:龋齿蠹也,以类相摄,故斲木愈之。俗言此鸟善为禁法,能曲爪画地为印,则穴之塞自开,飞辄以翼墁之。今鼠窃用其印以发扃钥。旧云:鴷鸟取蠹于深,以舌铦之。舌长于咮,杪有针刺。《异物志》曰:舌长五寸,此鸟有大有小,有褐有斑。褐者是雌,斑者是雄。又有青黑者,头上有红毛,生山中,土人呼为山斲木,大如鹊。《五姓秘要》曰:相山之法,欲如生蛇之渡水,又欲如斲木之飞翔。生蛇渡水,取其诘屈。斲木飞翔,取其一高一下。

《尔雅翼》斲木

鴷,斲木,口如锥,常斲枯木取其蠹。此鸟有青黑者,大如鹊。头上有红毛如鹤顶,然以青者为主。故《黄帝内经》:太阴司天羽虫不成,谓丑未之岁也。《说者》以为羽虫谓青绿色者,则鹦鹉鴷鸟翠碧鸟之类,诸青绿色之有羽者也。岁乘金运其复甚焉,此乃六气五类有相胜制者也。其飞好极深远,故相传以为雷公采药吏所化,此与帝女为精卫,蜀王为子巂,窃肉者为逃河相类。啄木易识之鸟,而许叔重解《淮南子》仲春之月仓庚鸣,一说以为啄木,非也。此鸟喙端有钩,尝见其啄啄不止,顷之掣翼不能去。若负痛者,使人视之,喙在木中。力脱之遂死,盖平时得虫则以钩取之。此时无虫,钩设著木不能去也。

《本草纲目》集解

李时珍曰:啄木小者如鹊,大者如鸦。面如桃花,喙足皆青色。刚爪利觜,觜如锥,长数寸。舌长于咮,其端有针刺,啄得蠹以舌钩出食之。《博物志》云:鸟能以觜画字,令虫自出。鲁至刚云:今闽广蜀人巫家收其符字,以收惊疗疮毒也。其山啄木,头上有赤毛,野人呼为火老鸦,能食火炭。王元之诗云:淮南啄木大如鸦,顶似仙鹤堆丹砂,即此也。亦入药用,其功相同。

肉气味

甘酸平无毒。

主治

宋嘉祐曰:痔瘘及牙齿疳𧏾虫牙,烧存性,研末纳孔中,不过三次。时珍曰:追劳虫治风痫。

发明

掌禹锡曰:《淮南子》云啄木愈龋,以类相摄也。《荆楚岁时记》云:野人以五月五日取啄木,主齿痛。时珍曰:追劳治痫治瘘,皆取制虫之义也。

舌主治

梅师曰:龋齿作痛,以绵裹尖咬之。

血主治

李时珍曰:庚日向西热饮,令人面色如朱,光彩射人。出《岣嵝神书》

脑主治

鲁至刚曰:《俊灵机要》云三月三日取啄木,以丹砂大青拌肉饵之,一年取脑和雄黄半钱作十丸,每日向东水服一丸,久能变形。怒则如神鬼,喜则常人也。

附方

瘘疮脓水不止不合,用啄木一只,或火老鸦亦可,盐泥固济,锻存性,研末酒下二钱匕。〈姚大夫方〉
追劳取虫,用啄木禽一只,朱砂四两,精猪肉四两,饿令一昼夜,将二味和匀服之至尽,以盐泥固济锻一夜,五更取出,勿打破,连泥埋入土中二尺。次日取出,破开入银石器内,研末以无灰酒,入麝香少许,作一服,须谨候安排。待虫出,速钳入油锅煎之,后服局方嘉禾散一剂。〈胡云翱经验方〉
多年痫病,取腊月啄木鸟一个,无灰酒三升,先以瓦罐铺荆芥穗一寸厚,安鸟于上。再以穗盖一寸,倾酒入内。盐泥固济炭火锻之,酒乾为度。放冷,取出为末,入石膏二两,铁粉一两,炮附子一两,朱砂、麝香各一分,龙脑一钱,共研匀。每服一钱,先服温水三两口,以温酒一盏调服即卧。发时又一服,间日再服,不过十服即愈。〈保幼大全〉

啄木鸟部艺文一

《啄木辞》宋·欧阳修

木皇司春兮物熙,以春芽者斯勾兮甲者斯萌。物赖皇兮荣以欣,繄有虫兮甚不仁。穴皇木兮群以聚,穴不已兮又加咀。皇木病兮窾将深,皇心恻兮伤尔蝎。彼鴷鸟兮善啄,吾利汝喙兮饥汝腹。飞以鸣兮啄且食,虫不尽兮啄莫息。山之麓兮水之滨,皮坚节瘿兮龙甲蛇鳞。节流膏兮吻流血,百不一兮徒饥渴,蠹日滋兮鴷日苦。京谒皇兮披云路,云之深兮不可见。记归风兮仰诉古,初之皇兮甚仁惠。怜民爱物兮使两遂,穴民处兮鲜民食。穴不栋梁兮鲜不薪米,其求甚少兮给之孔易。野郁郁兮山苍苍,土有毛发兮山有衣裳。金不鞲冶兮器不刃铓,木至老朽兮不见蓄殃。圣萌机兮五财利,赡有足兮生不匮。蔽风避湿兮修容威,庙祭室寝兮犹无异。为帝何思之不熟兮忽生般,而与倕丹髹之不已兮又以彫几。斜钩曲阙兮华照,栏梯高构崄兮目精眩。地秃而赭兮山褋而寒,材者伤死兮生者力殚。一躬之庇兮一林夷族,寓龙木马兮重阍阴屋。皇民暴啬兮驱之以扑,噫智巧兮谁为是。既纷纷而不止,人蠹则大兮虫蠹则小。捕小纵大兮将何谓,皇惜木兮虽甚恩。虫利食兮啄徒动,蠹未入口兮刃至其根。与其啄蠹能尽死,不如得啄匠手,使不堪于斧斤。

啄木鸟部艺文二〈诗〉《啄木》晋·傅休奕

啄木高翔鸣喈喈,飘摇林薄著桑槐。缘树间喙如锥,嘤喔嘤喔声正悲,专为万物作倡俳。当此之时,乐不可回。

《啄木诗》左贵嫔

南山有鸟,自名啄木。饥则啄树,暮则巢宿。无干于人,唯志所欲。性清者荣,性浊者辱。

《啄木儿》唐·陈标

丁丁向晚急还稀,啄遍庭槐未肯归。终日与君除蠹害,莫嫌无事不频飞。

《咏啄木》宋·王禹偁

淮南啄木如火鸦,顶似仙鹤堆丹砂。觜长数寸劲如铁,丁丁乱凿乾枯查。黄柑红桃多有蠹,受命凤凰须破柱。何当更与绣衣裳,羽族横飞作持斧。

《啄木》韩琦

剥剥复卜卜,意若念良木。营营求蠹心,未获空我腹。或露一裆红,或展双翅绿。捷缘都卢橦,响弄羯鼓曲。搜索不知疲,利觜信摧秃。忽尔破奸穴,种类无遗族。内孽固难辨,一发知潜伏。彼实害珍材,尽殄此非酷。直疑天意深,不使嗜粱肉。专为众蠹雠,待饫弗与足。如令知庶味,恣择虫与粟。杞梓任阴贼,长喙罢攻触。饱食作群飞,时下泉沼浴。归鸣凉树阴,暮趁高枝宿。

《彼鴷吟》梅尧臣

啄木喙虽长,不啄柏与松。松柏本坚直,中心无蠹虫。广庭木云美,不与松柏比。臃肿质性虚,朽蝎招猛觜。主人赫然怒,我爱尔何毁。弹射出穷山,群鸟亦相喜。啁啾弄好音,自谓得天理。哀哉彼鴷禽,吻血徒为尔。鹰鹯不搏击,狐兔纵横起。况兹树腹怠,力去宜滨死。

《啄木鸟》魏·野

乱绕园林啄,终朝意若何。莫因饥不足,翻爱蠹偏多。渴映邻溪下,惊从别树过。辛勤咏还嘱,无损好枝柯。

《啄木》前人

爪利觜还刚,残阳啄更忙。千林蠹如尽,一腹馁何妨。形小过槐陌,声高近草堂。岂能同燕雀,惟解占高梁。

《啄木词》张耒

红锦长绦当背垂,紫檀槽稳横朱丝。美人亭亭面如雪,纤手当筵金捍拨。弹成丁丁啄木声,春林蔽日春昼晴。徘徊深枝穿翠叶,玉喙劳时还暂歇。深园断岭人不知,中有槎枒风雨枝。蠹多虫老饱可乐,山静花深终日啄。雌雄相求飞且鸣,高枝砺觜板有声。无功忍使饥肠饱,有意却教枯树青。疾弹如歌细如语,曲欲终时情更驻。一声穿树忽惊飞,叶动枝摇不知处。

《啄木鸟》元·陈高

啄木鸟,啄树枝,头红如血口如锥。终日啄木长苦饥,木心有虫不肯啄。天生尔禽复何为,嗟乎啄木鸟,佳木蠹尽知不知。

《啄木》明·僧宗衍

啄木江南飞,蠹虫生上林。江南亦有蠹,不闻剥啄声。蠹种日以滋,木病日以深。啄木不啄蠹,孰慰凤凰心。

啄木鸟部纪事

《朝野佥载》:郑仁凯为密州刺史,有小奴告以履穿。凯曰:阿翁为汝经营鞋。有顷,门夫著鞋者至,凯厅前树上有鴷窠,鴷啄木也,遣门夫上树取其子。门夫脱鞋而缘之,凯令奴著鞋而去。门夫竟至徒跣。凯有德色。《墨客挥犀》:治平年江南吉州吉水令,忘其名。治邑以严,毅民有罪,大小不赦。邑虽治,民亦失和。有野客马道为啄木鸟诗云:翠翎迎日动,红觜响烟萝。不顾泥丸及,惟贪得食多。才锥枯朽木,又止最高柯。吴楚园林阔,茫茫争奈何。令见其诗,为之少缓,民目马君为马啄木。

啄木鸟部杂录

《珍珠船》:啄木鸟舌好事者引之,令长作穿拍版绳。

吐绶鸟部汇考

释名


避株《禽经》    功曹《古今注》

《埤雅》     真珠鸡《埤雅》
吐锦鸡《本草纲目》 锦囊《本草纲目》
孝鸟《本草纲目》

吐绶鸟图


《禽经》避株

颈有彩囊曰避株。
雉属出华岳及盛山中,晴旸则颈出彩色作囊,遇树木则避之,故曰避株。任昉曰亦名吐绶鸟。

《古今注》功曹

吐绶鸟一名功曹。

《述异记》吐绶鸟

吐绶鸟,其身大如鸐。五色,出巴东山中,毛色可爱。若天晴淑景即吐绶,长一尺,须臾还吞之。阴滞即不吐。

《酉阳杂俎》广动植

鱼复县南山有鸟大如鸲鹆,羽色多黑,杂以黄白,头颇似雉。有时吐物长数寸,丹采彪炳,形色类绶,因名为吐绶鸟。又食必蓄嗉,臆前大如斗,虑触其嗉,行每远草木,故一名避株鸟。

《埤雅》吐绶

或曰鹤以声交而孕,鹊以意交而孕,鵁鶄以睛交而孕,鸲鹆以足交而孕。旧说鸲鹆不踰济又穴居,故春秋夏有鸲鹆来巢,以异书也。鸟似鵙而有帻。《禽经》曰:冠鸟性勇,带鸟性仁,缨鸟性乐。冠鸟若鹰是也,带鸟若练鹊是也,缨鸟若绶鸟是也。绶鸟一名鹝,亦或谓之吐绶。咽下有囊如小绶,五色彪炳。吐有时,风不吐,雨不吐,有惊惧之虞亦不吐。诗曰:中唐有甓,卬有旨鹝,言不戕贼之故。中唐有甓,不惊惧之故。卬有旨鹝也,一名避株,盖行必远草木。虑触其嗉,亦曰真珠鸡,体有真珠点文,食之甚美。诗谓之旨以此,或剖其嗉,不复有绶綵矣。

《本草纲目》吐绶鸡

李时珍曰:出巴峡闽广山中,人多畜玩。大如家鸡,小者如鸲鹆。头颊似雉,羽色多黑,杂以黄白圆点,如真珠斑。项有嗉囊,内藏肉绶。常时不见,每春夏晴明则向日摆之。顶上先出两翠角二寸许,乃徐舒其颔下之绶,长阔近尺。红碧相间,采色焕烂,踰时悉敛不见。或剖而视之,一无所睹。此鸟生亦反哺,行则避草木。故《禽经》谓之避株,《食物本草》谓之吐锦鸡,《古今注》谓之锦囊,《蔡氏诗话》谓之真珠鸡,《倦游录》谓之孝鸟,《诗经》谓之鹝,音厄,卬有旨鹝是矣。

肉气味

甘温微毒。

主治

食之令人聪慧,养之禳火灾。

吐绶鸟部艺文一《吐绶赋》〈有序〉     明董梦桂

尝读诗赋有山鸡吐绶,不解为何物。既考《尔雅》,吐绶鸡一名真珠鸡,羽毛有白圆点,嗉藏肉绶,长阔数寸,红碧相间。遇晴顶上先出角肉二寸许,然后徐舒其绶。壬戌夏嘉禾有尉秦中者,挟二鸡归市之。好事者争往观,余得与寓目焉。与《尔雅》所称若券,夫精华所钟,即山林不常有。况越数千里得闻,且见异哉为之赋:
相彼鸡矣,庸庸可鄙。何有木形,徒誇金距。相呼争食,
无澡刷之操。凿垣群栖,乏轩昂之志。别有大德,含精金,方产异。寂寂无应潮之声,落落无勇斗之气。绣领绮翼,丹觜碧眶。琅玕作额,珠玑缀裳。嗉颔之下,结如绣囊。杂以朱碧,间以元黄。衔云霄之丹诏,备黼黻之文章。其舒也振藻,其敛也含章。卒然就之,不见其好。植足亭亭,垂头悄悄。既而日暖风清,阴霾不至。陡然展舒,峥嵘赤帜,如绣柱之双悬,如晴峰之对峙。尔乃云章锦绶,翩翩欲出。顾影自矜,孰肯閟惜。其状若轮,其文若织。错落既殊,经纬不一。或如渥丹,或如苍璧。或如凝脂,或如点漆。炫耀心惊,辉煌目溢。五色变而不可胜穷,五采杂而难以递述。皎皎秋旻,云蒸霞蔚。烂烂春山,绿暗红密。鵔鸃对而无光,翡翠仰而寝色。于是佳人脉脉思举灵芸之笺,才子跃然梦授文通之笔。夷考羽族,丹山最灵。九苞育德,五彩丽明。鸑紫而鹄白,鹓黄而鸾青。各得其一,莫能备形。乃以眇然之质,全收鹑离之精。产灵表于穷谷,扬传记之芳名。固宜翔帝囿游天池超众禽,而独上觐君子之光仪。嗟撄祸于罿罻,遭时命之崄巇。上之不能啄饮于山阿,下之不能乘轩以见奇。作耳目之近玩,守藩篱以淹兹。踰川岭而提挈,秦与越之流离。信美而非吾土,想故乡而踟蹰。若乃霜露零落风雨凄,其徘徊栊槛俯仰庭墀。惧英华之易谢,负珍异其焉施。嗟夫,鹦鹉以聪明剪翮,苍鹰以猛鸷受绁,孔雀以美羽招殃,凫雁以丰肌致齧。与其致饰而蒙患,不如自全而守拙。

吐绶鸟部艺文二〈诗〉《吐绶鸟》元·周权

巴山灵鸟初离群,葳蕤丽组云锦文。羽翎新刷爪距利,采色胜似沙头鸳。晴暾入户烂相射,嗉中有物垂红碧。绶光若若花盘绦,出示山童有矜色。文章固足媒尔身,雕笼拘束还悲辛。区区啄饮岂不厚,情深野树溪云春。

《吐绶鸟》杨基

暖风晴日融春昼,闲看花阴鸡吐绶。绮縠都将綵羽籹,红綵不待金针绣。叠叠胭脂缕缕金,龙纹盘错凤纹深。凭谁剪作鸳鸯带,雅称佳人翡翠衿。

吐绶鸟部杂录

《山家清供》:蜀有雉,中藏绶如锦,遇晴则向阳摆之,出二角寸许。李文饶诗:舒威散绶轻风里,若衍若垂何可拟。王安石诗:天日晴明聊一吐,儿童初见休惊猜。生而反哺,亦名孝雉。虽杜甫有香闻锦带羹之句,而未尝食。向游吴之庐,区留钱春塘。爱选家持螯,把酒适有弋。人携双鸳至,得之燖以油爁下酒,酱香料燠熟饮。馀吟倦得此,甚适诗云:盘中一箸休嫌瘦,如骨相思定不肥。不减锦带矣。静言思之,吐绶虽各以文采烹,然吐绶能反哺,烹之忍哉。

画眉部汇考

释名


画眉《三才图会》

画眉图


《三才图会》画眉

画眉似莺而小,黄黑色。其眉如画,故曰画眉,巧于作声,如百舌。

《直省志书》钱塘县

画眉土人笼畜之,每十月朔群萃于吴山之紫阳,调舌为戏。

万安县

画眉褐色,眉细曲而长如画,诗林有云:翠屏鸣绣眼,又云香厨入画眉,绣眼小鸟身。褐色,其文如绣。

画眉部艺文一《画眉赋》〈有序〉      明太祖

岁在庚申春二月二十八日,督政务于奉天门下。是日也,春阴方霁,日色宣和,淑气薰蒸,万汇咸亨。朕务少暇分刻,略盘桓于左右,见内臣将所豢画眉置于栏下,斯鸟感淑气之浮,游呼群之意,啭声冷然而美,听故为之辞。

阅俊禽之在野,苍身而綵眉。感初气鸿濛之时,哢晴啭语为音和而无倚。久求侣而不获,乐人听而为奇。入珠笼之翠琐,美易食以朝期。羽日鲜鲜而耀采,爽雕楹之悬。宜金足舒而称首,蜡吻烂然而无移。舌微词而声韵,翅轻举以宜枝。昔在野之佳音,入牢笼而愈弥,夫何时也。华烂熳似锦帷,正莺燕之高低。比雄长之翱翔兮,运扶摇之天倪。假鹏之旷翅,四际荒涯。虽息于六月,志同鹏而相知。观彼苍之遥兮,适莽苍之陲。且间而无遐的,论而无私。必迩遐之可鉴,通升降者有之今也。声和羽綵为人爱,猗若声调如旧。整翼鲜齐求近雕栏而富,后千载而名啼。

画眉部艺文二〈诗〉《画眉鸟》宋·欧阳修

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

《画眉禽》文同

尽日閒窗坐好风,一声初听下高笼。公庭事简人皆散,如在千岩万壑中。

《桃竹画眉图》元·黄溍

说尽春愁貌不成,翠深红远若为情。江南有客头空白,肠断东风百啭声。

《白画眉图》陈旅

隋家官妓扫长蛾,销尽波斯百斛螺。化作雪禽春树顶,远山无数奈愁何。

《杏花画眉》明·钱逊

红杏花开好鸟啼,章台走马未归时。螺青钿合蛛丝满,谁画春山八字眉。

《画眉》范言

宝髻蓬松锦帐垂,晓晴慵起斗花枝。浓妆未必能承宠,何事幽禽唤画眉。
焦山绝顶,同郭次甫凭江阁晚眺,适两画眉递啭,因传筹即其声断处进酒,戏抵催觞鼓节。

邬佐卿


云树苍茫一水通,峰头长啸海天空。酒筹不惜花枝送,人醉禽声断续中。

《前题》郭第

鸟声节拍递相催,借向空江送酒杯。宛转娇音人已醉,不须龙女唱歌来。

《前题》王叔承

隔枝幽鸟响笙簧,一断清音一举觞。绝胜花边催羯鼓,乱峰烟月半斜阳。

秦吉了部汇考

释名


结辽鸟《本草纲目》 了哥《本草纲目》

秦吉了图


《桂海禽志》秦吉了

秦吉了如鸲鹆,绀黑色。丹咮黄距,目下连项有深黄文。顶毛有缝,如人分发。能人言,比鹦鹉尤慧。大抵鹦鹉如儿女,吉了声则如丈夫。出邕州溪洞中,《唐书》:林邑出结辽鸟。林邑今占城,去邕钦州但隔交阯,疑即吉了也。

《尔雅翼》吉了鸟

今秦中有吉了鸟,毛羽黑,大抵如鸲鹆。然有两耳如人耳,面红。此与鹦鹉之人舌、人目何异。然吉了生秦中,其音声差重浊如秦人语,不若鹦鹉之轻清云。

《本草纲目》秦吉了

时珍曰:即了哥也,《唐书》作结辽鸟,番音也。出岭南、容管、廉邕诸州,峒中大如鸲鹆,绀黑色,夹脑有黄肉冠如人耳。丹咮黄距,人舌人目,目下连颈有深黄文,顶尾有分缝,能效人言,音颇雄重,用熟鸡子和饭饲之。亦有白色者。

《直省志书》江宁府

了哥毛色黑如鸲鹆,微瘦而长。觜距皆作淡黄色,两目上有黄皮一道如眉,性殊慧。鸣似自呼其名,万历中,曾有人自粤东笼至。

秦吉了部艺文〈诗〉《禽言》宋·郭翼

秦吉了,秦吉了,人言汝是能言鸟。嘲啁觜舌长卖弄,言语巧野人张罗。在林杪富贵,一落樊中羁,不如两翅盘天嬉。

《咏苑中秦吉了》明·高启

不独能言异凡鸟,最爱佳名呼吉了。雕笼几度学鸡鸣,惊起烟花六宫晓。驾来别院未知迎,先听遥呼万岁声。愿把春风一杯酒,从今莫听上林莺。

秦吉了部纪事

《朝野佥载》:天后时,左卫兵曹刘景阳使岭南,得吉了鸟,雄雌各一只,解人语。至都进之,留其雌者,雄烦怨不食,则天问曰:何乃无聊也。鸟为言曰:其配为使者所得,今颇思之。乃呼景阳曰:卿何故藏一鸟不进。景阳叩头谢罪,乃进之,则天不罪也。
《唐书·环王国传》:环王国产结辽鸟。
《北户录》:普宁有广州民获赤白吉了各一头,献于刺史者。其赤者寻卒,白者久而能言。
《闻见前录》:泸南之长宁军有畜秦吉了者,亦能人言。有夷酋欲以钱五十万买之,其人告以贫苦将卖尔,秦吉了曰:我汉禽,不愿入夷中。遂折颈而死。呜呼,士有背主忘恩与甘心异域而不能死者,曾秦吉了之不若也,故表出之。
《琅嬛记》:昔有丈夫与一女子相爱,自季夏二十六日以书札相通,来年是日箧中殆满。皆凭一鸟往来,此鸟殆解人意,至是日忽对女子唤曰:情急了。女子因书系其足曰:秋期若再不果,有如白日。惟其所为,因名此鸟为情急了。沈如筠诗云:好因秦吉了,一为寄深情。秦吉了后人误呼。

百舌部汇考

释名


反舌《礼记》    鶷鸟《本草纲目》
舍罗《本草纲目》
百舌图缺《礼记》《月令》
仲夏之月,小暑至,反舌无声。
〈注〉反舌,百舌鸟。〈疏〉百舌鸟者,蔡云虫鸣蛙也。今谓之虾蟆,其舌本前著口侧而末向内,故谓之反舌。《通卦验》曰:博劳鸣虾蟆无声,又糜信云。昔于长安中,与书生数十共往城北水中取虾蟆屠割视之,其舌反向后,如此郑君得不通乎。蟜夙问曰:诚如纬与子言为虾蟆五月中始得水适当聒人耳,何反无声。此著时候,今犹昔也。是以知虾蟆非反舌。反舌鸟春始鸣,至五月稍止。其声数转,故名反舌。时候言之,今人识之,故不从纬与俗儒也。或虾蟆舌性自然,不必为反舌也。〈大全〉方氏曰:反舌盖百舌也,以能反覆其舌而为百鸟语,故谓之反舌,其鸣也。感阳中而发,故感微阴而无声焉。

《易纬》《通卦验》

仲夏之月,反舌无声。反舌有声,佞人在侧。

《益部方物记》百舌鸟

出邛蜀山谷间,毛采翠碧,蜀人多畜之。一云翠碧鸟,善效他禽语。凡数十种,非东方所谓反舌无声鸟。性亦矜,斗至死不解。然捕者告罕,故惜之不使极其击云。
绿衣绀尾,一啼百啭。可樊而畜,为世嘉玩。

《尔雅翼》反舌

反舌春始鸣,至五月止。能反其舌,反易其声。反舌其鸟之鸣,故名反舌,又名百舌。《淮南子》曰:人有多言者,犹不言之声。人有少言者,犹不脂之户。谓多言而不得其要,徒为譊譊耳。不脂之户,则以难于启闭故也。反舌所以五月无声者,阳气极于上,阴气极于下。百舌无阴,故无声,其有声则为异。《周书时训》曰:芒种之日螳螂生,又五日鵙始鸣,又五日反舌无声。反舌有声,佞人在侧。《春秋保乾》曰:江充之害其萌,反舌鸟入殿,此其验也。以月言之则如此,以岁言之则少阴少阳。司天子午寅申之岁,羽虫则静。说者以为诸黑色有羽翼者,胡越燕百舌鸟之类。反舌今人多畜养者。而《风土记》以祝鸠为反舌,则非其类。又蔡邕谓反舌蛙也,今谓之虾蟆。其舌本前著口侧而末向内,故谓之反舌。引《通卦验》:博劳鸣虾蟆无声为證,然虾蟆五月中得水适当聒人耳,何反无声。或虾蟆舌性自然,不必为反舌也。故郑氏不取。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按《易通》云能反复如百鸟之音,故名鶷鸟,亦象声。今俗呼为牛屎哥,为其形似鸲鹆而气臭也。《梵书》名舍罗。

集解

陈藏器曰:肖百舌,今之莺也。时珍曰:百舌处处有之,居树孔窟穴中。状如鸲鹆而小,身略长,灰黑色,微有斑点。喙亦尖黑,行则头俯,好食蚯蚓。立春后则鸣啭不已,夏至后则无声,十月后则藏蛰。人或畜之,冬月则死。月令仲夏,反舌无声即此。蔡邕以为虾蟆者,非矣。陈氏谓即莺服虔,通俗文以鶷𪆰为白脰乌者,亦非矣。音虽相似,而毛色不同。

主治

陈藏器曰:炙食治小儿久不语及杀虫。

窠及粪主治

陈藏器曰:诸虫咬,研末涂之。

百舌部艺文一

《反舌赋》梁·沈约

咨元造之大德,播含灵于无小。有反舌之微禽,亦班名于庶鸟。乏嘉容之可玩,因繁声以自表其声也。惊诡噂噆,萦纡离乱。骈浮回合,岩危琐散。或发曲无渐,或收音去半。既含意于将晓,亦流妍于始旦。杂沓逶迤,噭咷参差。攒娇动叶,促啭萦枝。分宫析徵万矩千规,因风起哢曳响生奇。对芳辰于此月,属今余之遵暮。倦城守之諠疲,爱田郊之閒素。眷春物而怀之,闻好音于庭树。

《反舌赋》萧子晖

彼陶嘉之盛月,气依迟于池沼。眷霏霏之花落,爱翘翘之令鸟。无荣辱之可因,弄枢机而自表尔其声也。嘹唳𦊰结,郁抑萦咽。繁音琐碎,众响攒巀。或急啭赴机,或缓引趋节,或洪纤共起,或长短俱折。意疑续而更断,谓当举而忽垂。声凭林而逾厉,响因风而益危。

《反舌无声赋》〈以气感声尽取以候时为韵〉唐·张仲素

彼众禽兮终岁嘤嘤,此反舌兮语默有程。盖时止而则止,故能鸣而不鸣。青春始分则关关而爰语,朱夏将半乃寂寂而无声。有以见天地之候,有以知禽鸟之情。尔乃观其所来,察其所以。或群或友,爰飞爰止。啄朱樱而潜下,袅绿杨而暗起。先秋而默耻,竞响于蜩螗。择木而游契,不言于桃李。于是静观其妙,先徵其比。閟兹百啭,诚烦词于躁人。默若三缄,象欲讷于君子。徒观其行藏以时喧静,惟允其鸣也,有节其默也。可准初疑管弦之并奏,铿尔曲终。又似环佩之齐鸣,诎然声尽。是以理契,中寂道符。闲澹阴阳,交而止声。春夏交而知感,哂城乌之夜噪。向曙仍啼,叹野鹤之秋鸣。在阴常惨原夫生,乃依巢来而作候。静集林薄,闲栖苑囿。飞而无惧,知皇家仁。解网罗应不愆期,答圣君信及鸟兽。懿夫遏其音,调其羽。结舌何异,消声何取。莺能啭,鸾善舞,凤锵锵而声乐,雁嗷嗷而音苦。在和鸣而则多,于敬授而何补。曷若动适其宜,静得其时。伴元燕之辞巢,秋而俱去。陪黄鸟之迁木,春以为期。岂比夫嘻嘻者,闻妖于亳。社交交者,见刺于秦诗。斯则冥契,阴骘迥殊。品汇标羽族以称奇,载月令而为贵配。鸣鸠之拂羽备,岁候于三百六旬。比鹖鸟之吞声,应天时于二十四气至矣哉。随时之智,从宜之义,抑斯禽之谓。

百舌部艺文二〈诗〉

《侍宴咏反舌》梁·沈约

假容不足观,遗音犹可荐。幸蒙乔树恩,得以闻高殿。

《咏百舌》刘孝绰

山人惜春暮,旭旦坐花林。复值怀春鸟,枝间弄好音。迁乔声迥出,赴谷响幽深。下听长而短,时闻绝复寻。孤鸣若无对,百啭似群吟。昔闻屡欢昔,今听忽悲今。听闻非殊异,迟暮独伤心。

《听百舌》徐悱妻刘氏

庭树旦新晴,临镜出雕楹。风吹桃李气,过传春鸟声。净写山阳笛,全作洛滨笙。注意留观听,误令妆不成。

《长安听百舌》陈韦鼎

万里风烟异,一鸟忽相惊。那能对远客,还作故乡声。

《咏百舌鸟》隋·李孝贞

烟销上路静,漏尽禁门通。好鸟从西苑,流响入南宫。间关既多绪,变转复无穷。调惊时断绝,音繁有异同。饮啄归承露,飞鸣上别风。未避王孙弹,宁畏虎贲弓。石渠皆学府,麟阁悉文雄。不吝青泥印,时寻白社中。

《百舌》唐·杜甫

百舌来何处,重重祇报春。知音兼众语,整翮岂多身。花密藏难见,枝高听转新。过时如发口,君侧有谗人。

《听百舌鸟》王维

上兰门外草萋萋,未央宫中花里栖。亦有相随过御苑,不知若个向金堤。入春解作千般语,拂曙能先百鸟啼。万户千门应觉晓,建章何必听鸣鸡。

《百舌吟》刘禹锡

晓星寥落春云低,初闻百舌间关啼。花枝满空迷处所,摇动繁英坠红雨。笙簧百啭音韵多,黄鹂吞声燕无语。东方朝日迟迟升,迎风弄影如自矜。数声不尽又飞去,何许相逢绿杨路。绵蛮婉转似娱人,一心百舌何纷纭。酡颜侠少停歌听,堕珥妖姬和睡闻。可怜光景何时尽,谁能低回避鹰隼。廷尉张罗自不关,潘郎挟弹无情损。天生羽族尔何微,舌端万变乘春晖。南方朱鸟一朝见,索莫无言高下飞。

《汝濆秋事同仙州王长史翰闻百舌鸟》祖咏


秋天闻好鸟,惊起出帘帷。却念殊方月,能鸣已后时。迁乔诚可早,出谷此何迟。顾影惭无对,怀群增所思。凄凉岁欲晚,萧索燕将辞。留听未终曲,弥令心独悲。高飞凭力致,巧啭任天姿。返复知而静,间关断若遗。花繁上苑路,霜落汝川湄。且长凌风翮,乘春自有期。

《百舌》郑愔

百舌鸣高树,弄音无常则。借问声何烦,末俗不尚默。

《闻百舌》梁·锽

百舌闻他郡,间关媚物华。敛形藏一叶,分响出千花。坐爱时褰幌,行藏或驻车。不须应独感,三载已辞家。

《反舌无声》张籍

夏木多好鸟,偏知反舌名。林幽仍共宿,时过即无声。竹外天空晓,溪头雨自晴。居人疑寂寞,深院益凄清。入雾暗相失,当风闲易惊。来年上林苑,知尔最先鸣。

《赋百舌》严郾

此禽轻巧少同伦,我听长疑舌满身。星未没河先报晓,柳犹黏雪便迎春。频嫌海燕巢难定,却讶林莺语不真。莫倚春风便多事,玉楼还有晏眠人。

《百舌》宋·梅尧臣

一冬常噤默,乘春何多舌。苍毛无文章,尖觜若腾说。晓升高高树,百鸟言漏泄。只未闻凤凰,有亦学不彻。

《百舌》文同

众禽乘春喉吻生,满林无限啼新晴。就中百舌最无谓,满口学尽众鸟声。自无一语出于已,徒尔嘲𠹗誇纵横。朝朝泊我高柳上,叫破一窗残月明。幽人稳睡正酣美,无计可奈遭尔惊。少年挟弹彼谁者,安得为我来五更。

《百舌》林君复

柳条初重草初肥,烟湿园林晓未晞。百种堪怜巧言语,一般惟欠好毛衣。欺凌红杏从头宿,讽刺黄鹂趁背飞。谁道间关便多事,更能缄默送芳菲。

《百舌》张耒

晓语月斜树,昼啼春霁天。胸中多有激,不是故多言。

《百舌》张舜民

学尽众禽鸣,终无自已声。深山乔木底,缄口过平生。

《闻百舌》陆游

春鸟虽儳言,春尽能齰舌。秋蚓与寒螀,亦各知时节。

《竹间听反舌鸟》明·僧慧秀

细霭轻岚散竹林,支颐小坐听晨禽。未蒸花气机偏涩,乍写春声意独深。缓引易调多种舌,琐言难竟一生心。何如隐忍过残腊,末路风烟恐不禁。

百舌部纪事

《春秋》:保乾江充之害,其萌反舌鸟入殿。
《香案牍序》:甲午三月,郡文学就试荆溪。余出城南读书,孟直夫郊居。不五日而客有迹者,挈罂相饷。余与客班坐树下酌酒,客为引满已,忽闻林端反舌声,时改夏矣,而声小涩。余戏指之曰:何异文通才尽。又笑曰:岂老氏多言数穷耶。客亦大笑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