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鵁鶄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四十七卷目录

 鸳鸯部汇考
  鸳鸯图
  诗经〈小雅鸳鸯〉
  禽经〈爱类〉
  古今注〈匹鸟〉
  补禽经〈鸳鸯〉
  埤雅〈鸳鸯〉
  尔雅翼〈鸳鸯〉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附方〉
 鸳鸯部艺文一
  鸳鸯赋         梁简文帝
  鸳鸯赋           元帝
  鸳鸯赋          陈徐陵
  鸳鸯赋         北周庾信
 鸳鸯部艺文二〈诗〉
  鸡鸣篇          古乐府
  古诗           无名氏
  赠秀才入军〈二首〉    魏嵇康
  酒会诗           前人
  鸳鸯〈三首〉       郑曼季
  鸳鸯篇         唐陈子昂
  鸳鸯篇          李德裕
  鸳鸯           李商隐
  和友人鸳鸯         崔珏
  又             前人
  又             前人
  鸳鸯            罗邺
  鸳鸯           皮日休
  又             前人
  玩水禽           韩偓
  鸳鸯            吴融
  鸳鸯            卢弼
  鸳鸯           吉师老
  鸳鸯           宋曹组
  鸳鸯           明高启
  鸳鸯           汪广洋
 鸳鸯部纪事
 鸳鸯部杂录
 鸳鸯部外编
 鵁鶄部汇考〈旋目附〉
  鳽图
  尔雅〈释鸟〉
  山海经〈北山经〉
  博雅〈释鸟〉
  禽经〈睛交而孕〉
  埤雅〈鵁鶄〉
  尔雅翼〈鳽〉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鵁鶄部艺文一
  鵁鶄赋          晋挚虞
  鵁鶄赋         梁简文帝
  鵁鶄诗序        唐陆龟蒙
 鵁鶄部艺文二〈诗〉
  鵁鶄          唐陆龟蒙
  鵁鶄            杜牧
 鵁鶄部选句
 鵁鶄部纪事
 鵁鶄部杂录

禽虫典第四十七卷

鸳鸯部汇考

释名


鸳鸯《诗经》    匹鸟《古今注》

黄鸭《本草纲目》  婆罗迦邻提《本草纲目》

鸳鸯图


《诗经》《小雅·鸳鸯》

鸳鸯于飞,毕之罗之。鸳鸯在梁,戢其左翼。
〈朱注〉鸳鸯,匹鸟也。石绝水为梁,戢敛也。张子曰:禽鸟并栖,一正一倒。戢其左翼,以相依于内;舒其右翼,以防患于外。盖左不用而右便故也。〈大全〉郑氏曰:言其止则相偶,飞则为双,一性驯偶也。

《禽经》《爱类》

鸳鸯、元鸟爱其类。
鸳鸯,匹鸟也。元鸟,燕也。二鸟朝奇而暮偶,爱其类也。

《古今注》匹鸟

鸳鸯,水鸟凫类也。雌雄未尝相离。人得其一,则一思而至于死,故曰匹鸟。

《补禽经》鸳鸯

鸳鸯交颈。

《埤雅》鸳鸯

鸳鸯,匹鸟有思者也。说文称凤言鹳颡鸳,思是已。崔豹《古今注》曰:鸳鸯,凫类也。雌雄未尝相离,人得其一,一思而死,故谓之匹鸟。鸳性如此,故先王慎于取之鸳鸯之诗一章曰:鸳鸯于飞,毕之罗之。言于其飞,然后毕之罗之,则不毁卵,不射宿故也。二章曰:鸳鸯在梁,戢其左翼。言以我交于万物有道,故彼于止得其所止也。鸳鸯在梁止言左翼者,盖凡鸟左顾则怒作,右眄则喜生。飞而起则仰左翼,飞而下则仰右翼。故今鸷鸟下击,皆先侧左翅也。又是诗初言鸳鸯以著明王交于万物有道,而卒言乘马以明奉己有节者,盖言匹鸟乘马虽微且少,而古之明王遇之如此,则其大于此者可知也。扬雄曰:江湖之崖,渤澥之岛,乘雁集不为之多,双凫飞不为之少。亦言双凫乘雁未足以为增损也。《列子》曰:周宣王之牧正有役人梁鸯者,能养野禽兽,虽虎狼雕鹗,无不柔驯者。王令毛丘园传之,此寓言也。所谓梁鸯者,即取鸳鸯在梁,不惊挠之义,故名之曰梁鸯,盖列庄之书尝所称引者,不必实有其人。每诡其名以见义,如梁鸯毛丘园无足满苟得之类是也。俗云雄鸣曰鸳,雌鸣曰鸯。《稽圣赋》曰:雎鸠奚别,鸳鸯奚双。一曰鹊好外反,鸳好内思。

《尔雅翼》鸳鸯

归藏曰:有凫鸳鸯,有雁鹔鹴,盖凫属。诗首章曰:鸳鸯于飞,毕之罗之。二章曰:鸳鸯在梁,戢其左翼。盖毕罗此鸟必于其飞之时,至其在梁者,不掩其不备。所谓戢其左翼者,凡鸟翼左掩右为雄,右掩左为雌。雌视雄为进止。今是雄者戢翼而无惊遽之虞,则其配可知矣。此盖相须为命,尤在于交之有道也。崔豹《古今注》曰:谓之匹鸟。《礼记》曰:庶人之挚匹解者,以匹为鹜。正以凫鹥水鸟之类,多相匹偶耳,多好以颈相勾。如张平子《思元赋》云:鸣鹤交颈,雎鸠相和。《归田赋》曰:王雎鼓翼,仓庚哀鸣。交颈颉颃,关雎嘤嘤。又《说文》雊雄雉鸣也,雷始动。雉鸣而雊其颈,雊从句声似鸣。鹤王雎仓庚与雉皆勾颈,唯此雄雌鸟尤甚。其大如鹜,其质杏黄色。头戴白长毛,垂之至尾。尾翅皆黑,今妇人闺房中饰以鸳鸯黄赤五彩者,有缨者,皆鸂𪆟耳。然鸂𪆟〈一本作鹁〉亦鸳鸯之类,其色多紫。李白诗所谓七十紫鸳鸯,双双戏亭幽。谓鸂𪆟也。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鸳鸯终日并游,有宛在水中央之意也。《涅槃经》谓之婆罗迦邻提。

《集解》

李时珍曰:鸳鸯,凫类也。南方湖溪中有之。栖于土穴中,大如小鸭。其质杏黄色,有文彩。红头翠鬣,黑翅黑尾红掌,头有白长毛垂之至尾,交颈而卧,其交不再。

肉气味

咸平,有小毒。
孙思邈曰:苦微温,无毒。
吴瑞曰:酸,无毒。
孟诜曰:多食令人患大风。

主治

宋嘉祐曰:诸瘘疥癣,以酒浸炙令热傅贴疮上,冷即易。
孟诜曰:清酒炙食治瘘疮,作羹臛食之,令人肥丽。夫妇不和者,私与食之,即相爱怜。
孙思邈曰:炙食治梦寐思慕者。

附方

五瘘瘘疮,鸳鸯一只,治如常法。炙熟细切,以五味醋食之,作羹亦妙。〈食医心镜〉血痔不止,鸳鸯一只,治净切片,以五味椒盐腌炙,空心食之。〈奉亲养老方〉

鸳鸯部艺文一

《鸳鸯赋》梁·简文帝

朝飞绿岸,夕归丹屿。顾落日而俱吟,追清风而双举。时排荇带,乍拂菱花。始临涯而作影,遂蹙水而生花。亦有佳丽自如神,宜羞宜笑复宜嚬。既是金闺新入宠,复是兰房得意人。见兹禽之栖宿,想君意之相亲。

《鸳鸯赋》元·帝

青田之鹤,昼夜俱飞。日南之雁,从来共归。双飞兮不息,自怜兮何极。一别兮经年,相去兮几千。雄飞入元兔,雌去往朱鸢。岂如鸳鸯相逐,俱栖俱宿。胜林鸟之同心,迈池鱼之比目。朝浮兮浪华,夜集兮江沙。萍随流而傅岸,网因风而缀花。见虹梁之春色,复相鸣而戢翼。兰渚兮相依,同盛兮同衰。魂上相思之树,文生新市之机。金鸡玉鹊不成群,紫鹤红雉一生分。愿学鸳鸯鸟,连翩恒逐君。

《鸳鸯赋》陈徐陵

飞飞兮海滨,去去兮迎春。炎皇之季女,织素之佳人。未若宋玉之小史,含情而死。忆少妇之生离,恨新婚之无子。既交颈于千年,亦相随于万里。山鸡映水那自得,孤鸾照镜不成双。天下真成长合会,无胜比翼两鸳鸯。观其哢吭浮沈,轻躯瀺灂。拂荇戏而波散,排荷翻而水落。特讶鸳鸯鸟,长情真可念。许处胜人多,何时肯相厌。闻道鸳鸯一鸟名,教人如有逐春情。不见临邛卓家女,祇为琴中作许声。

《鸳鸯赋》北周·庾信

虞姬少来事魏王,自有歌声足绕梁。何曾织锦,未肯挑桑。终归薄命著罢空,床见鸳鸯之相乐。还攲眼而泪落,南阳渍粉不复看。京兆新眉遂懒约,况复双心并翼。驯狎池笼,浮波弄影。刷羽乘风,共飞詹瓦。全开魏宫,俱栖梓树。堪是韩冯,若乃韩寿。欲婚温峤,愿妇玉台。不送胡香,未有必见此之双飞,觉空床之难守。

鸳鸯部艺文二〈诗〉《鸡鸣篇》古乐府

舍后有方池,池中双鸳鸯。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鸣声何啾啾,闻我殿东厢。

《古诗》无名氏

南山一树桂,上有双鸳鸯。千年长交颈,欢庆不相忘。
《赠秀才入军》魏·嵇康《兄秀才公穆入军赠诗》〈共十九首录二〉

鸳鸯于飞,肃肃其羽。朝游高原,夕宿兰渚。邕邕和鸣,顾盼俦侣。俛仰慷慨,优游客与。
鸳鸯于飞,啸侣命俦。朝游高原,夕宿中洲。交颈振翼,容与清流。咀嚼兰蕙,俛仰优游。

《酒会诗》前人

婉彼鸳鸯,戢翼而游。俯唼绿藻,托身洪流。朝翔素濑,夕栖灵洲。摇荡清波,与之沈浮。

《鸳鸯》郑曼季

鸳鸯于飞,在江之涘。和音反畅,拊翼双起。朝游兰池,夕宿兰沚。清风翕习,扇彼兰茝。凌云高厉,载翔载止。


鸳鸯于飞,载飞载吟。有郁浚薮,实惟桂林。芳条高茂,华繁重阴。爰翱爰翔,爰憩其南。有馥清芬,协我好音。


鸳鸯于飞,乘云高翔。有嘤其友,戢翼在梁。澹澹素波,容与趋唱。虽曰戢止,和音远扬。我有好爵,与子偕尝。

《鸳鸯篇》唐·陈子昂

飞飞鸳鸯鸟,举翼相蔽亏。俱来绿潭里,共向白云涯。音容相眷恋,羽翮两逶迤。蘋萍戏春渚,霜霰绕寒池。浦沙连岸净,汀树拂潭垂。年年此游玩,岁岁来追随。凤凰起丹穴,独向梧桐枝。鸿雁来紫塞,空忆稻粱肥。乌啼倦依托,鹤鸣伤别离。岂若此双禽,飞翻不异林。刷尾青江浦,交颈紫山岑。文章负奇色,和鸣多好音。闻有鸳鸯绮,复有鸳鸯衾。持为美人赠,勖此故交心。

《鸳鸯篇》李德裕

君不见昔时同心人,化作鸳鸯鸟。和鸣一夕不暂离,交颈千年尚为少。二月草菲非,山樱花未稀。金塘风日好,何处不相依。既逢解佩游,女更值凌波。虙妃精光摇翠,盖丽色映珠玑。双影相伴,双心莫违。淹留碧沙上,荡漾洗红衣。春光兮宛转,嬉游兮未反。宿莫近天泉池,飞莫近长洲苑。尔愿欢爱不相忘,须去人间网罗远。南有潇湘洲,且为千里游。洞庭无苦寒,沅江多碧流。昔为薄命妾,无日不含愁。今为水中鸟,颉颃自相求。洛阳女儿在青阁,二月罗衣轻更薄。金泥文彩未足珍,画作鸳鸯始堪著。亦有少妇破瓜年,春闺无伴独婵娟。夜夜学织连枝锦,织作鸳鸯人共怜。悠悠湘水滨清浅,漾初蘋菖花发艳。无人识江柳,逶迤空自春。惟怜独鹤依琴曲,更念孤鸾隐镜尘。愿作鸳鸯被,长覆有情人。

《鸳鸯》李商隐

雌去雄飞万里天,云罗满眼泪潸然。不须长结风波愿,锁向金笼始两全。

《和友人鸳鸯》崔珏

翠鬣红衣舞夕晖,水禽情似此禽稀。暂分烟岛犹回首,只度寒塘亦共飞。映雾乍迷朱殿瓦,逐梭齐上玉人机。采莲无限兰桡女,笑指中流羡尔归。

又             前人

寂寂春塘烟晚时,两心和影共依依。溪头日暖眠沙稳,渡口风寒浴浪稀。翡翠莫誇饶彩饰,鸊鹈须羡好毛衣。兰深芷密无人见,相逐相呼何处归。

又             前人

舞鹤翔鸾俱别离,可怜生死两相随。红丝毳落眠沙处,白雪花成蹴浪时。琴上祇闻交颈语,窗前空展共飞诗。何如相见长相对,肯羡人间多所思。

《鸳鸯》罗邺

江云碧静霁烟开,锦翅双飞去又回。一种鸟怜名字好,祇缘人恨别离来。暖依牛渚江莎媚,夕宿龙池禁漏催。相对若教春女见,便应携向凤凰台。

《鸳鸯》皮日休

双丝绢上为新样,连理枝头是故园。翠浪万回同过影,玉沙千处共栖痕。若非足恨佳人魄,即是多情年少魂。应念孤飞争别宿,芦花萧飒雨昏昏。

又             前人

细鎞雕镂费深功,舞妓衣边绣莫穷。无日不来湘渚上,有时还在镜湖中。烟浓共拂芭蕉雨,浪细双浮菡萏风。应笑豪家鹦鹉伴,年年徒被锁金笼。

《玩水禽》韩偓

两两珍禽渺渺溪,翠衿红掌净无泥。向阳眠处莎成毯,踏水飞时浪作梯。依倚雕梁轻社燕,抑扬金距笑晨鸡。劝君细认渔翁意,莫遣縆罗误稳栖。

《鸳鸯》吴融

翠翘红颈覆金衣,滩上双双去又归。长短死生无两处,可怜黄鹄爱分飞。

《鸳鸯》卢弼

双浮双浴傍苔矶,蓼浦兰皋绣帐帏。长羡鹭鹚能洁白,不随鸂𪆟斗毛衣。霞侵绿渚香衾煖,楼倚青云殿瓦飞。应笑随阳沙漠雁,洞庭烟暖又思归。

《鸳鸯》吉师老

江岛濛濛烟霭微,绿芜深处刷毛衣。渡头惊起一双去,飞上文君旧锦机。

《鸳鸯》宋·曹组

蘋洲花屿接江湖,头白成双得自如。春晚有时描一对,日长消尽绣工夫。

《鸳鸯》明·高启

两两莲池上,看如在锦机。应知越女妒,不敢近船飞。

《鸳鸯》汪广洋

芦叶青青水满塘,文鸳晴卧落花香。不因羌管惊飞起,三十六宫春梦长。

鸳鸯部纪事

《搜神记》:宋康王舍人韩凭娶妻何氏,美,康王夺之。凭怨,王囚之,论为城旦。俄而凭乃自杀。其妻乃阴腐其衣,王与之登台,妻遂自投台,左右揽之,衣不中手而死。遗书于带曰:王利其生,妾利其死,愿以尸骨赐凭合葬。王怒,弗听,使里人埋之,冢相望也。王曰:尔夫妇相爱不已,若能使冢合,则吾弗阻也。宿昔之间,便有大梓木,生于二冢之端,旬日而大盈抱,屈体相就,根交于下,枝错于上。又有鸳鸯,雌雄各一,恒栖树上,晨夕不去,交颈悲鸣,音声感人。宋人哀之,遂号其木曰相思树。相思之起于此也。南人谓:此禽即韩凭夫妇之精魂。
《西京杂记》:茂陵富人袁广汉于北邙山下筑园,激流水注其内,养紫鸳鸯。
《琅嬛记》:霍光园中凿大池,植五色睡莲,养鸳鸯三十六对。望之烂若披锦,故相逢行曰: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
《魏志·周宣传》:文帝问宣曰:吾梦殿屋两瓦堕地,化为双鸳鸯,何也。宣对曰:后宫当有暴死者。帝曰:吾诈卿耳。宣对曰:夫梦者意耳,苟以形言,便占吉凶。言未卒,黄门令奏宫人相杀。
《魏书·释老志》:延兴三年十二月,显祖因田鹰获鸳鸯一,其偶悲鸣,上下不去。帝乃惕然,问左右曰:此飞鸣者,为雌为雄。左右对曰:臣以为雌。帝曰:何以知。对曰:阳性刚,阴性柔,以刚柔推之,必是雌矣。帝乃慨然而叹曰:虽人鸟事别,至于资识性情,竟何异哉。于是下诏,禁断鸷鸟,不得畜焉。
《致虚杂俎》:太真著鸳鸯并头莲锦裤袜,上戏曰:贵妃裤袜上乃真鸳鸯莲花也。太真问何得有此称,上笑曰:不然其间安得有此白藕乎。贵妃由是名裤袜为藕覆。
《开元天宝遗事》:五月五日,明皇避暑游兴庆池,与妃子昼寝于水殿中。宫嫔辈凭栏倚槛,争看雌雄二鸂𪆟戏于水中。帝时拥贵妃于绡帐内,谓宫嫔曰:尔等爱水中鸂𪆟,争如我被底鸳鸯。《本事诗》:崔珏以赋鸳鸯得名,时因以为号。
《云仙杂记》:朱子春未婚先开房室,帏帐甚丽,以待其事。旁人谓之待阙鸳鸯社。
《茅亭客话》:章子朋者,善书勒大字,妙放小弩弹丸,发无不中,常自衒其能。至道丙申岁,往嘉州书僧院额。自州乘船所至处,弹获飞禽供同船人食。至青神县,维舟见二鸳鸯,因发弹毙雄者,将归烹之。其雌者随至其船,见雄者在锅,不顾沸汤投其中,伸颈鼓翼长叫数声而卒。子朋戏曰:人之为偶者,如此蹈汤赴火,相随如是,以为笑乐。《左传》谓忍人者,其章子朋之谓乎。
《宋史·五行志》:庆元三年春,池州铜陵县鸳鸯雄化为雌。
《挥麈后录》:毛泽民受知曾文肃,擢寘馆阁。文肃南迁,坐党与得罪,流落久之。蔡元度镇润州,与泽民俱临川王氏婿。泽民倾心事之惟谨。一日家集,观池中鸳鸯。元度席上赋诗,末句云:莫学饥鹰饱便飞。泽民即席和以呈元度曰:贪恋恩波未肯飞。元度夫人笑曰:岂非适从曾相公池中飞过来者邪。泽民惭,不能举手。
《山家清供》:向游吴之卢区,留钱春塘。爱选家持螯把酒,适有弋人携双鸳至。得之燖以油爁下酒,酱香料燠,熟饮馀吟。倦得此甚适诗云:盘中一箸休嫌瘦,如骨相思定不肥。
《淮安府志》:成化六年十月间,盐城大踪湖渔父弋一雄鸳,刳割置釜中煮之。其雌者随棹飞鸣不去,渔父方启釜,即投沸汤中死。

鸳鸯部杂录

《易林》:三鸟鸳鸯,相随俱行。南到饶泽,食鱼与粱。君子长乐,见恶不伤。
鸳生会稽,稍巨能飞。翱翔桂林,为众鸟雄。

鸳鸯部外编

《拾遗记》:蓬莱山有鸟名鸳鸯,形似雁。徘徊云间,栖息高岫。足不践地,生于石穴中。万岁一交,则生雏千岁,衔毛学飞,以千万为群。推其毛长者高翥万里,圣君之世来入国郊。
《朝野佥载》:汉时,鄢县南门两扇,忽一声称鸳,一声称鸯,晨夕开之,声闻京师。汉帝恶之,令毁其门,两扇化为鸳鸯,相随飞去,后改鄢为晏城县。
《玉壶记》:元和初,有元引、柳实者,俱从父为官,窜于爱州。二公共结行迈而往省焉。至广州舣舟于合浦岸,飘风欻起,漂舟,入于大海,抵孤岛而止。二公谒南溟夫人,夫人曰:子有道,归乃不难。命侍女曰:可送客去。二子感谢拜别。夫人赠以玉壶一枚,题诗曰:来从一叶舟中来,去向百花桥上去。若到人间扣玉壶,鸳鸯自解分明语。二子因诘使者:夫人诗云:若到人间扣玉壶,鸳鸯自解分明语。何也。曰:子归有事,但扣玉壶,当有凭而应之,事无不从矣。二子回岸。问道将归衡山,中途因馁而扣壶,遂有鸳鸯语曰:当欲饮食,前行自遇耳。俄而道左有盘馔丰备,二子食。而数日不思他味。
《江湖纪闻》:宋时潮州有富人江行,见二子美貌,曰:一兄一妹,双生也。早失怙恃,养于舅氏。舅母不容,丐以度日,年十三矣。因携以归。兄能捕鱼,风雪不倦,得鱼献主之外,分为二子啖焉。妹专绣刺鸳鸯,毫毛俱备,极其工巧。居三年,女长,富人欲犯之。辄辞年幼,不可强。题诗其襦间,云觅得如花女,朝朝依绣床。百花浑不爱,只是绣鸳鸯。兄曰:依人为难,不如去之。女题诗于壁曰:终日绣鸳鸯,懒把蛾眉扫。且归水云乡,百年可偕老。化双鸳鸯飞去。

鵁鶄部汇考〈旋目附〉

释名


《尔雅》     鵁鶄《尔雅》

𪆂《博雅》    鵁鸬《埤雅》旋目《埤雅》    《埤雅》茭鸡《本草纲目》

鳽图


《尔雅》《释鸟》

鳽,鵁鶄。
〈注〉似凫,脚高毛冠。江东人家养之以厌火灾。〈疏〉鵁鶄一名鳽。

《山海经》《北山经》

蔓联之山,有鸟焉,群居而朋飞,其毛如雌雉,名曰鵁,其鸣自呼,食之已风。
郭曰:朋犹辈也,鵁音交,或作渴也。任臣案鵁,疑即鵁鶄也。鵁鶄一名鳽,顶有红毛如冠,翠鬣丹嘴,颇似雉。图赞曰:毛如雌雉,朋翔群下飞则笼,日集则蔽野。肉验针石,不劳补泻。

《博雅》《释鸟》

𪆂,鳽也。

《禽经》睛交而孕

鵁鶄,睛交而孕。
状类凫而足高,相视而睛不眩转,孕而生雏。

《埤雅》鵁鶄

鵁鶄一名鵁鸬,一名鳽。似凫,脚高毛冠。巢于高木,生子穴中。子衔其母翅飞上下。淮赋所谓鸬鹚吐雏于八九,鵁鶄衔翼而低昂者也。段氏云:鹅警鬼,鵁鶄厌火,孔雀辟恶。旧云此鸟长目其睛交,故有鵁鶄之号。相如所赋交睛旋目者是也。《禽经》曰:旋目其名,交目其名鳽,方目其名

《尔雅翼》

鳽似凫而颈高,有尾冠,江东人养之以厌火灾。又谓之交精。《说文》谓之鵁鸬。精,目精也。鸬,犹矑也。言其目精交也。《禽经》曰:旋目其名鴳,方目其名,交目其名鳽。观其眸子命名之义备矣。《上林赋》曰:交睛旋目。说者曰:今荆郢间有水鸟,大如鹭而短尾,其色红白。深目,目旁毛皆长而旋,此其旋目乎。鳽巢其乔木,雏未能飞,者衔其母翼以飞。《周礼·职方氏》:扬州、荆州其畜宜鸟兽。先儒谓鸟兽孔鸾鵁鶄犀象之属,盖鳽虽微禽,毛可尚是以为孔鸾犀象,同列为南方所宜珍禽奇兽矣。蜀糜竺家当有火厄,收鵁鶄数千头养于池渠,以厌火。或曰:羽毛拈之类,非禦火之物。盖其焚自阳燧旱燥而生,以方诸厌之鵁鶄之音,与方诸相乱耳然。古今厌火尽用水物,如汉宫殿脊作𧈪鱼形,又号屋仰为井,皆画水藻莲菱之属。鵁鶄亦水禽,或自能厌火,未可知耳。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鵁鶄,《说文》谓之交矑,矑亦目瞳子也。俗呼茭鸡。云多居茭菰中,而脚高似鸡,其说亦通。

集解

陈藏器曰:鵁鶄,水鸟也,出南方池泽。似鸭绿衣,人家养之,驯扰不去,可厌火灾。《博物志》云:鵁鶄巢于高树,生子穴中,衔其母翼飞下饮食。
李时珍曰:鵁鶄大如凫鹜,而高脚似鸡,长喙好啄,其顶有红毛如冠,翠鬣碧斑,丹嘴青胫,养之可玩。

肉气味

甘咸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炙食解诸鱼虾毒。

鵁鶄部艺文一

《鵁鶄赋》晋·挚虞

有南州之奇鸟,谅殊美而可嘉。生九皋之旷泽,游江淮之洪波。既剪翼以就养,遂婉娈乎邦家。鵁鶄呈仪,若刻若画。鸾颈龟背戴元珥,白斑毛赪膺駮。羽朱腋青,不专绀纁不擅赤。因宛点注希稠,有适其在水也。则巧态多姿,调节柔骨。一低一昂,乍浮乍没。或游或舞,缤翻倏忽。若乃阳故多阴,殊方相求。见水则喜,睹火而忧。

《鵁鶄赋》梁·简文帝

饮三芝之淳露,食六草之英芳。似金沙之符采,同锦质之报章。红毛覆臆,翠鬣垂心。浴波泳渚浮,广戏深临高舞,翮映浅弄音。逐馀晖而顾景,乘清吹而微吟。

《鵁鶄诗序》唐·陆龟蒙

客有过震泽,得水鸟所谓鵁鶄者贶予。黑襟青胫,碧爪丹噣。色几及项,质甚高而意卑戚畏人。余极哀其野逸性,又非能招累者,而囚录笼槛。逼视窗户,俛啄仰饮为活大不快,真天地之穷鸟也。为之赋诗,拟好事者和。

鵁鶄部艺文二〈诗〉《鵁鶄》唐·陆龟蒙

词赋曾誇鸀鳿流,果为名误别沧洲。虽蒙静置疏笼晚,不似閒栖折苇秋。自昔稻粱高鸟畏,至今圭组野人雠。防徽避缴无穷事,好与裁书谢白鸥。

《鵁鶄》杜牧

芝茎抽绀趾,清唳掷金梭。日翅閒张锦,风池去𦊰罗。静眠依翠荇,暖戏折高荷。山阴岂无尔,茧字换群鹅。

鵁鶄部选句

汉司马相如《上林赋》:鴐鹅属玉,交睛旋目。随风澹淡,与波摇荡。
《枚乘七发》:鹓雏鵁鶄,翠鬣紫缨。螭龙德牧,邕邕群鸣。唐李贺诗:御水鵁鶄满白蘋。
张籍诗:野塘鵁鶄飞树头。
韩愈诗:浮迹侣鵁鶄。

鵁鶄部纪事

《西京杂记》:鲁恭王好养孔雀、鵁鶄,俸谷一年费二千石。
太液池其间多平沙,沙上鵁鶄鸿鹢动辄成群。《拾遗记》:糜竺家人收鵁鶄数千头,养于池渠中,以厌火。
《大唐新语》:倪若水为汴州刺史,元宗尝遣中官往淮南采捕鵁鶄及诸水禽,上疏谏曰:方今九鳸时忙,三农并作,田夫拥耒,蚕妇持桑。而以此时采捕奇禽异鸟,供园池之玩,远自江岭,达于京师,力倦担负,食之以鱼肉,间之以稻粱。道路观者,莫不言陛下贱人而贵鸟。陛下当以凤凰为凡鸟,麒麟为凡兽,则鵁鶄鸂𪆟之类,曷足贵也。陛下昔龙潜藩邸,备历艰危,今氛祲廓清,高居九五,玉帛子女,充于后庭;职贡珍奇,盈于内府。过此之外,又何求哉。手诏答曰:朕先使人取少杂鸟,其使不识朕意,将鸟稍多。卿具奏之,词诚忠恳,深称朕意。卿达识周材,义方敬直,故辍纲辖之重,以处方面之权。果能闲邪存诚,守节弥固,骨鲠忠烈,遇事无隐,言念忠谠,深用喜慰。今赐卿物四十段,用答至言。

鵁鶄部杂录

《梦书》:梦见鵁鶄,居不双也。妇见之此,独居也。婿见之,恐失妻也。雄雌俱行,淫佚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