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鹡鸰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四十六卷目录

 鸀鳿部汇考
  鸀鳿图
  南康记〈鸀鸟〉
  尔雅翼〈属玉〉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毛及屎主治 发明〉
 练鹊部汇考
  练鹊图
  白头翁图
  三才图会〈练鹊 白头翁〉
  本草纲目〈集解 气味 主治〉
 练鹊部艺文〈诗 白头翁附〉
  白头翁词         元陈基
  题画白头双鸟       贡性之
  子昂画           虞集
  梨花白头翁图为四明应成立题 乃贤
  雪竹白头翁横披       宋褧
  应教题落花芳草白头翁   丁鹤年
  白头翁          明张昱
  白头翁           沈周
  花上白头翁         王绂
  题海堂白头翁便面次韵    钱洪
 练鹊部纪事〈白头翁附〉
 翡翠部汇考
  鴗图
  翡翠图
  鹬图
  尔雅〈释鸟〉
  禽经〈背采 鹬贪〉
  南中志〈翡翠出产〉
  广志〈翡翠所出〉
  交州志〈似鹧鸪〉
  异物志〈翮毛〉
  益部方物记〈百舌鸟〉
  埤雅〈鹬〉
  尔雅翼〈鹬 鴗〉
  海槎馀录〈晴日一出〉
  三才图会〈翡翠二鸟〉
  本草纲目〈鹬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鱼狗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翡翠部艺文一
  翡翠赞          晋郭璞
  翡翠赋          梁江淹
 翡翠部艺文二〈诗〉
  翠鸟          后汉蔡邕
  感遇诗         唐陈子昂
  翠碧鸟          陆龟蒙
  衔鱼翠鸟          钱起
  翠碧鸟           韩偓
  翡翠           宋文同
  翡翠            前人
  翠翠辞          明王问
  题苏汉臣鹬蚌图       侯恪
  鱼虎子图         僧原净
 翡翠部选句
 翡翠部纪事
 翡翠部杂录
 翡翠部外编
 鹡鸰部汇考
  鹡鸰图
  诗经〈小雅常棣〉
  尔雅〈释鸟〉
  毛诗陆疏广要〈脊令在原〉
  埤雅〈脊令〉
  直省志书〈会稽县〉
 鹡鸰部艺文一
  鹡鸰颂〈并序〉      唐元宗
  鹡鸰赋〈并序〉       乔琳
 鹡鸰部艺文二〈诗〉
  脊令           宋方岳
 鹡鸰部纪事
 鹡鸰部杂录

禽虫典第四十六卷

鸀鳿部汇考

释名


鸑鷟《说文》    白鹤子《本草纲目》

鸀鳿图


《南康记》鸀鸟

归美山有石室,色如黄金,号为金室。有鸀鸟形色鲜洁,自爱羽毛。其只者或鉴水向影,悲鸣自绝,方知孤鸾对镜为不虚矣。

《尔雅翼》属玉

属玉水鸟,似鸭而大。长颈赤目,紫绀色,似鵁鶄,汉以名观。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鸀鳿名义,未详。按许慎《说文》云:鸑鷟凤属也。又江中有鸑鷟,似凫而大,赤目。据此则鸀鳿乃鷟鸑声转,盖此鸟有文采如凤毛,故得同名耳。

集解

陈藏器曰:鸀鳿山溪有水毒处即有之,因为食毒虫所致也。其状如鸭而大,长项赤目,斑觜毛紫绀,色如鵁鶄色也。
李时珍曰:按三辅黄图及事类合璧,并以今人所呼白鹤子者为鸀鳿,谓其鸟洁白如玉也。与陈氏似鸭紫绀之说不同,白鹤子状白如鹭,长喙高脚,但头无丝耳,姿标如鹤,故得鹤名。林栖水食,近水处极多,人捕食之,味不甚佳。

毛及屎主治

陈藏器曰:烧灰水服,治溪鸟毒,沙虱水弩射工蜮短狐虾须等病。亦可将鸟近病人,即能唼人身讫,以物承之,当有沙出。其沙即含沙射人之箭也,又可笼鸟近人,令鸟气相吸。

发明

陈藏器曰:已上数病大略相似,俱是山水间虫含沙射影所致。亦有无水处患者,或如疟,或如天行寒热,或有疮无疮,但夜卧时以手摩身体有辣痛处,熟视当有赤点如针头。急捻之,以芋叶入肉刮出细沙,以蒜封之则愈,否则寒热渐深也。惟虾须疮最毒,十活一二。桂岭独多,但早觉时以芋及甘蔗叶,屈角入肉勾出,其根如虾须状则愈。迟则根入至骨,有如疔肿最恶,好著人隐处。
李时珍曰:水弩短狐射工蜮,一物也,陈氏分为四,非矣。溪毒有气无形,沙虱沙中细虫也。

练鹊部汇考〈白头翁附〉

释名


带鸟《禽经》    拖白练《本草纲目》

白头翁图



《三才图会》练鹊《三才图会》练鹊

《禽经》:练鹊

名带鸟,俗名寿带鸟。似山鹊而小,头上有披带。雌者短尾,雄者长尾。

白头翁

鸟有名白头翁者,形似鹡鸰,其飞似燕之颉颃。头上有白毛,身苍色。

《本草纲目》集解

掌禹锡曰:练鹊似鸲而小,黑褐色,食槐子者佳。冬春间采之。时珍曰:其尾长,白毛如练带者是也。《禽经》云:冠鸟性勇,缨鸟性乐,带鸟性仁。张华云:带鸟,练鹊之类是也。今俗呼为拖白练。

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宋嘉祐曰:益气治风疾,细剉炒香,袋盛浸酒中,每日取酒温饮服之。
练鹊部艺文〈诗 白头翁附〉《白头翁词》元·陈基
杜陵三月春风暖,燕语莺啼杂弦管。落花撩乱紫骝嘶,平乐归来酒尊满。雨急风篁忽已秋,幽鸟多情亦白头。不随翡翠花间宿,却爱鸳鸯水上游。春去秋来不知老,安乐即多忧患少。绮窗深处语言奇,付与纷纷秦吉了。

《题画白头双鸟》贡性之

笑杀锦鸳鸯,浮沈浴大江。不如枝上鸟,头白也双双。

《子昂画》虞集

棠梨枝上白头翁,墨色如新最恼公。直似故园花石外,铜盘和露写东风。

《梨花白头翁图为四明应成立题》乃贤

淡月溶溶隔画楼,一枝香雪近帘钩。山禽似怨春归早,独立花间自白头。

《雪竹白头翁横披》宋褧

琅玕袅袅碧云空,雪缀斜梢倚北风。丹凤不来年岁晚,一枝聊借白头翁。

《应教题落花芳草白头翁》丁鹤年

草长连朝雨,花残一夜风。青春留不住,啼杀白头翁。

《白头翁》明·张昱

疏蔓短于蓬,卑栖怯晚风。祇缘头白早,无处入芳丛。

《白头翁》沈周

十日红帘不上钩,雨声滴碎管弦楼。梨花将老春将去,愁白双禽一夜头。

《花上白头翁》王绂

欲诉芳心未肯休,不知春色去难留。东君亦是无情物,莫向花间怨白头。
《题海棠白头翁便面次韵》钱洪
山禽原不解春愁,谁道东风雪满头。迟日满栏花欲睡,双双细语未曾休。

练鹊部纪事〈白头翁附〉

《吴志·诸葛恪传》〈注〉《江表传》曰:有白头鸟集殿前,权曰:此何鸟也。恪曰:白头翁也。张昭自以坐中最老,疑恪以鸟戏之,因曰:恪欺陛下,未尝闻鸟名白头翁者,试使恪复求白头母。恪曰:鸟名鹦母,未必有对,试使辅吴复求鹦父。昭不能答,坐中皆欢笑。
《酉阳杂俎》:大历八年,有白头鸟乳鸲鹆。

翡翠部汇考

释名


《尔雅》     天狗《尔雅》
水狗《尔雅》注〉   鹬《尔雅》
百舌鸟《益部方物记》翠碧鸟《埤雅》
鱼虎《埤雅》    鱼师《埤雅》
《埤雅》     翠奴《尔雅翼》
绀燕《尔雅翼》   鱼狗《本草纲目》

鴗图


鹬图鹬图

《尔雅》《释鸟》鹬图

《尔雅》《释鸟》《尔雅》《释鸟》

鴗,天狗。
〈注〉小鸟也,青似翠,食鱼。江东呼为水狗,〈疏〉鴗一名天狗。

翠,鹬。
〈注〉似燕绀色,生郁林。〈疏〉李巡曰:鹬一名为翠,其羽可以为饰。樊光云:青羽出交州。郭云:似燕绀色,生郁林。《说文》云:翠,青羽雀也。按《汉书》:尉佗献文帝翠鸟毛,然则鹬羽可以饰器物,故僖二十四年,左氏传郑子臧好聚鹬冠是也。

《禽经》背采

背有采羽,曰翡翠。
状如鵁鶄而色正碧,鲜缛可爱。饮啄于澄澜洄渊之侧,尤惜其羽,日濯于水中。今王公之家以为妇人首饰,其羽直千金。

鹬贪

鹬有文而贪。
鹬状类燕,绀色。错出有文色,水际伺蚌出啄食之,反为蚌所持,死水中,不知所食以为害。《左传》曰:聚鹬为冠是也。

《南中志》翡翠出产

宁州之极西南有翡翠。
南里县有翡翠。

《广志》翡翠所出

翡色赤,翠色绀,皆出交州兴古县。

《交州志》似鹧鸪

翡翠出九真,头黑,腹下赤青缥色,似鹧鸪。

《异物志》翮毛

翠惟六翮毛长寸馀,青茸翡,大于燕,小于乌。

《益部方物记》百舌鸟

出邛蜀山谷间,毛采翠碧,蜀人多畜之,一云翠碧鸟。善效他禽语,凡数十种,非东方所谓反舌无声者。鸟性亦矜斗,至死不解然。捕者惜之,不使极其击云。绿衣绀尾,一啼百啭。可樊而畜,为世嘉玩。〈按翠碧鸟诸书中俱
无善效他禽语之说其为反舌无疑矣据此专指为翡翠或其出产独异姑两存之以备考订

《埤雅》

鹬一名述,似燕绀色,知天将雨之鸟也,故传曰知天者冠述。而《庄子》曰:皮弁鹬冠以约其外,字从矞矞述也。鹬知天时而述之者也。《义训》曰:鹬,绀燕,知风则啼。商羊一足雨则舞,然则鹬之为鸟,非独知雨,又亦知风也。苏子所谓鹬蚌相持者,鹬曰:今日不两,明日不两,必有死蚌。蚌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必有死鹬。两谓辟口,一本作雨。非是《异物志》曰:翠鸟先高作巢,及生子爱之,恐堕。稍下作巢,子生毛羽,复益爱之,又更下巢也。亦自衒其毛羽,日浴澄澜洄渊之间,鲜缛可爱。或谓之翡翠,名前为翡,名后为翠。旧云雄赤曰翡,雌青曰翠。其小者谓之翠碧,一名鱼虎,一名鱼师。性善捕鱼,故曰鱼师、鱼虎也。荆王以其羽毛饰被。《左氏传》所谓翠被豹舄是也。今花工亦取以为妇入面饰,俗说翡翠各据溪曲以居,以自藏匿,犹雉之分畿,虽飞不越分域也。素问曰:青如翠羽者,生黑如乌羽者,生赤如鸡冠者,生黄如蟹腹者,生白如豕膏者,生此五色之见生也。

《尔雅翼》

鹬似燕绀色,生郁林,盖今翠鸟也。巢于木杪生子,夷人稍徙下其巢,子大未飞便取之,谓之翡翠。郭璞谓贾害以采。〈说文翡赤尾雀翠青羽雀也〉《异物志》曰:翠鸟形如燕,尾赤而雄曰翡,青而雌曰翠,翡大于翠,其羽可以饰帏帐,故称翡帏、翠帐。或云鸟名别异,非雄雌别名也。此鹬一名翠鹬,则是其翠者,然又名绀燕。以《说文》考之,绀深青扬赤色也。盖翡则亦翠之扬赤者也,通可称鹬耶。古者鹬冠饰鹬羽于顶,郑子臧好之。郑伯闻而恶之,使盗杀之。说者曰:鹬,水鸟。天将雨则鸣,故知天道者冠焉,其冠前圆一谓之圆冠。《礼记》曰:知天者冠述,知地者履絇。〈音衢履,头饰也〉《庄子》曰:冠圆冠者知天时,履絇屦者知地形。缓佩玦者事至而断,此鲁国之儒服也。哀公尝以此号于中国,曰:无此道而为此服者,其罪死。而鲁之敢服者,惟一丈夫耳。问以国事,千转万变而不穷,然则固非子臧之所宜服也。汉天地五郊,明堂育命舞乐,人服之亦天道所系,此建华冠也。术氏冠亦谓之鹬冠,象鹬鸟形,画鹬羽为饰绀色,司天文者冠之,盖术氏即鹬音之转尔。然建华冠,后汉《舆服志》以为鹬冠。明所施用,用鹬饰前圆。术氏冠前亦圆,〈阙二字〉差池逦迤四重。赵武灵王好服之,汉不施用,独有其图尔。又乃画鹬其义,似迂远音,即近鹬未敢臆断也。鹬,韦昭以为翠鸟。张晏以为赤足黄文,以其尾饰冠。颜师古以谓鹬大鸟,即《战国策》所谓啄蚌者。翠鸟自有鹬名,而此饰冠者,非翠鸟也。字学家称翠鹬似燕绀色,生郁林。鹬知天将雨,故知天文者冠鹬。然古者以毛饰羽如翠,被翠衿之类,乃独取似燕者。此术氏冠云绀色则亦翠耳,〈广志翡色赤翠色绀〉当待识者详之。

鴗,天狗,郭氏云小鸟也。青似翠,食鱼,江东呼为水狗。今此鸟穴土为巢,尝冬月起其穴,横入一尺许。雏于其中,其喙皆红,项下白。亦来人家陂池中窃鱼食之。今人谓之翠碧鸟,又谓之鱼狗。或曰小者名鱼狗,大者名翠奴。亦有斑白者,俱能水上取鱼。其尾亦可为饰,治肉〈阙〉治骨,鲠性所宜耳。

《海槎馀录》晴日一出

翡翠生于深黎之茂林峻岭,人罕得见。传云晴霁日中始一出,阴晦竟日不出。小大仅侔梁燕,羽翰五色,离披可爱。人必积久探视,罗其巢始获之也。

《三才图会》翡翠二鸟

或云翡翠二鸟名,翠形小,深青色,食鱼。翡大如鸠,青不深,无光彩。林栖,不食鱼。

《本草纲目》鹬集解

陈藏器曰:鹬如鹑,色苍觜长。在泥涂间作鹬鹬声,村民云田鸡所化,亦鹌鹑类也。苏秦所谓鹬蚌相持者即此。时珍曰:《说文》云鹬知天将雨则鸣,故知天文者冠鹬。今田野间有小鸟未雨则啼者,是矣。与翡翠同名而物异。

肉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补虚甚暖人。

鱼狗释名

李时珍曰:狗虎师皆兽之噬物者,此鸟害鱼,故得比类命名。

集解

陈藏器曰:此即翠鸟也,穴土为窠。大者名翠鸟,小者名鱼狗。青色似翠,其尾可为饰,亦有斑白者。
李时珍曰:鱼狗处处水涯有之,大如燕。喙尖而长,足红而短。背毛翠色带碧,翅毛黑色扬青,可饰女人首物,亦翡翠之类。

肉气味

咸平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鱼鲠及鱼骨入肉不出痛甚者,烧研饮服,或煮汁饮亦佳。

发明

李时珍曰:今人治鱼骨鲠,取得去肠,用阴阳瓦泥固锻存性,入药用,盖亦取其相制之意。

翡翠部艺文一

《翡翠赞》晋·郭璞

翠雀縻鸟,越在南海。羽不供用,肉不足宰。怀璧其罪,贾害以采。

《翡翠赋》梁·江淹

彼二鸟之奇丽,生金洲与炎山。映铜陵之素气,濯碧磴之红泉。石锦质而入海,云绮色而出天。峰岑岩而蔽日,树静暝而临泉。霞轻重而成彩,烟尺寸而作绪。热风翕而起涛,丹气赫而为暑。对滫流之蛟龙,冲汶漻之雾雨。耀绿叶于冬岫,镜朱华于寒渚。敛慧性及驯心,骞赪翼与青羽。终绝命于虞人,充南琛于秘府。备宝帐之光仪,登美女之丽饰。杂白玉以成文,糅紫金而为色。专妙綵于五都,擅精华于八极。傅贵质于竹素,晦深声于百亿。嗟乎鸡鹜以稻粱,致忧燕雀以堂构。贻愁既衔利之已近,又遁害之无由。今乃依霞火之绝垠,出赤县之纮州。远人迹而独立,揽天倪而为俦。竟同获于河雁,不俱恕于海鸥。必性命兮有当,孰能合兮可求。

翡翠部艺文二〈诗〉

《翠鸟》后汉·蔡邕

庭前有石榴,绿叶含丹荣。翠鸟时来集,振翼修容形。回顾生碧色,动摇扬彯青。

《感遇诗》唐·陈子昂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树林。何知美人意,骄爱比黄金。杀身炎洲里,委羽玉堂阴。旖旎光首饰,葳蕤烂锦衾。岂不在遐远,虞罗忽见寻。多材信为累,叹惜此珍禽。

《翠碧鸟》陆龟蒙

红襟翠翰两参差,径拂烟花上细枝。春水渐生鱼易得,不辞风雨坐多时。

《衔鱼翠鸟》钱起

有意莲叶间,瞥然下高树。擘波得潜鱼,一点翠光去。

《翠碧鸟》韩偓

天长水远网罗稀,保得重重翠碧衣。挟弹小儿多害物,劝君莫近五陵飞。

《翡翠》宋·文同

清晨有珍禽,翩翩下鱼梁。其形不盈握,毛羽鲜且光。天人裁碧霞,为尔缝衣裳。晶荧眩我目,非世之青黄。爱之坐良久,常恐瞥尔翔。忽然投清漪,得食如针铓。如是者三四,厌饫已一肮。既饱且自嬉,翻身度回塘。飞鸣逐佳匹,相和音琅琅。

《翡翠》前人

见诸长喙,须避得少。纤鳞便飞,为报休来。近岸有人,爱汝毛衣。

《翠翠辞》明·王问

翠翠复翠翠,双飞亦双止。西风吹老芙蓉枝,水冷河清鱼不起。朝从南海去,暮仍珠树归。娟娟波心影,氄氄身上衣。今日沙头忽不见,点上吴宫美人面。

《题苏汉臣鹬蚌图》侯恪

秋风瑟瑟芦花白,秋山如洗涧泉碧。夕阳远挂枫树林,鹬蚌无心相逼迫。蓑衣渔子下垂纶,却看手取如有神。人生万事皆如此,谁谓此图苏汉臣。

《鱼虎子图》僧原净

翠羽画殊绝,窥鱼秋水深。忽来知险意,静立见机心。沙白霜初落,溪寒日易阴。何当随啄木,除蠹向高林。

翡翠部选句

周宋玉《登徒子赋》:眉如翠羽。
汉司马相如《长门赋》:翡翠歇而来萃。
魏曹植《洛神赋》:或拾翠羽。
唐杜甫诗:江上小堂巢翡翠。〈又〉或看翡翠兰苕上。张九龄诗:侧见双翠鸟,巢在三珠树。矫矫珍木颠,得无金丸惧。

翡翠部纪事

《汲冢周书·王会解》:汤问伊尹,曰:诸侯来献远方之物,事实相反不利。今吾欲因其地势所有,献之其为四方献令。伊尹受命,于是为四方献令。曰:臣请正南瓯邓桂国,损子产里百濮九菌,请令以文犀翠羽为献。汤曰:善。
仓吾翡翠,翡翠者,所以取羽。〈注〉仓吾亦蛮也。翠羽其色青而有黄也。
《左传》:僖公二十四年,郑子华之弟子臧出奔宋,好聚鹬冠,郑伯闻而恶之,使盗诱之,八月,盗杀之于陈宋之间。
范子计然者,范蠡知其贤人,卑身事之。请受道藏于石室,乃刑白鹬而盟焉。
《左传》:昭公十二年,楚子狩于州来,次于颍尾,使荡侯,潘子,司马督,嚣尹,午陵,尹喜,帅师围徐,以惧吴,楚子次于乾溪,以为之援,雨雪,王皮冠,秦复陶,翠被,豹舄,执鞭以出。〈注〉以翠羽饰被。
《战国策》:赵且伐燕,苏代为燕谓惠王曰:今者臣来,过易水,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钳其喙。鹬曰:今日不两,明日不两,即有死蚌。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鹬。两者不肯相舍,渔者得而并擒之。今赵且伐燕,燕、赵久相攻,以敝大众,臣恐强秦之为渔父也。愿王熟计之也。惠王曰:善。乃止。
《广庄》:齐威王令于国中有能善巧分别者。赐千金。三日而应募者,一人曰:臣之术能分别鸡鹜野鹊。齐王乃呼啬夫笼孔雀翡翠百馀,私识其左右前后,遍令阅之。顷之发笼嘈唼庭下,杂问其处,一无所失。《汉书·南粤王赵佗传》:佗文帝元年,献翠鸟千,生翠四十双。
《燕剌王旦传》:旦郎中侍从者著貂羽,黄金附蝉。〈注〉以翠羽饰冠。
《白帖》:唐开元时,杨妃爱玩翡翠。春月遣宦官诣江南,捕鵁鶄翠鸟鸂𪆟等置苑中。《同昌公主外传》:咸通九年,同昌公主出降,有翡翠匣,匣饰以翡翠毛羽。
《唐书·李蔚传》:咸通十四年春,诏迎佛国凤翔,乃以金银为刹,珠玉为帐,孔鹬周饰之。
《地理志》:岭南道安南土贡翠羽。
睦州玉山郡土贡翠羽。
《宋史·太祖本纪》:魏国长公主襦饰翠羽,戒勿复用,又教之曰:汝生长富贵,当念惜福。
《曹修古传》:修古为监察御史。禁中以翡翠为服玩,诏市于南越。修古以谓重伤物命,且真宗时尝禁采狨毛,故事未远。命罢之。
《五行志》:建炎三年,高宗在扬州。二月辛亥早朝,有禽翠羽,飞鸣行殿三匝,一再止于宰臣汪伯彦朝冠。冠,尊服,飞鸟践之不祥;翠羽,又青祥也。刘向以为野鸟入宫,宫室将空。一曰败亡之应。是月,金人入扬州,有仓卒渡江之变。未几,伯彦罢相,寻坐贬。
绍兴二十三年,去宣和未远,妇人服饰犹集翠羽为之,近服妖也。
二十七年,交趾贡翠羽数百,命焚之通衢,立法以禁。《真腊风土记》:翡翠其得也颇难,盖丛林中有池,池中有鱼,翡翠自林中飞出求鱼,番人以木叶蔽身而坐水滨,笼一雌以诱之。手持小网伺其来则罩,有一日获三五只,有终日全不得者。
《安丘县志》:明正德以来,野有小雀,朱喙翠羽,乌鸦群噪而啄之堕其毛,翡翠也。异乎何从而来哉。

翡翠部杂录

《孝经·援神契》:神灵滋液百珍,用则翠羽耀辉。
《徐广车服注》:天子辂金根车翠羽盖,皇后首饰步摇,八雀九华加翡翠。
《吴录》:薛综上疏曰:日南远致翡翠,充备宝玩。
《抱朴子·博喻篇》:屠犀为甲给乎,专征之服裂。翠为华集乎,后妃之首。虽出幽谷,迁于乔木。然为二物之计,未若栖窠于林薄,摄生乎榛薮也。
《新论·韬光篇》:翠以羽自残。若使翠敛翮于明丘之林,则解羽之患永脱。
《归田录》:凡物有相感出于自然,非人智虑所及,皆因其旧俗而习知之。薄荷醉猫死猫引竹之类,皆世俗常知。而翡翠屑金人气粉犀此二物,则世人未知者。余家有一玉罂,形制甚古,始得之梅圣俞以为碧玉。在颍州时,尝以示僚属。在座兵马钤辖邓保吉者,真宗朝老内臣也。识之曰:此宝器也,谓之翡翠罂,云禁中宝物皆藏宜圣库,库中有翡翠盏一只,所以识也。其后予偶以金环于罂腹,信手磨之,金屑纷纷而落。如砚中磨墨,始知翡翠之能屑金也。
《竹坡诗话》:江淮间有水禽号鱼虎,翠羽而红首,颜色可爱,人罕识之。崔德符通羊道中诗所谓翠裘锦帽初相识,鱼虎弯环略岸飞是也。余至兴国数月,郡去通羊二百里,犹未及识询之。土人亦无识者,每诵德符诗,想像一见而已。

翡翠部外编

《幽怪录》:陈朱崖太守袁洪儿,小名誇郎,尝野见翠鸟,命罗得之。袁甚爱玩,清夜月明,彻烛长吟。忽失翠鸟所在,见一婢子立在其左,誇郎甚异之,曰:汝是谁家青衣婢子。曰:某王家二十七娘子从嫁,本名翡翠,偶因化身游行,便为袁郎罗得。因为邀封郎与相吟咏,封郎名平仲,遂为媒,取王家女名从从,第二十七久之妻,惨然饰行装。誇郎问封生,封生曰:丈人晋侍中王济也,久为阴交州牧,近改并州刺史。遂相与别及归。太守求不得已近一年。
《辟寒》:隋开皇中,赵师雄迁罗浮。一日天寒日暮,于松林间酒肆旁舍见美人,淡妆素服出迎。时已昏黑,残雪未消,月色微明。师雄与语,言极清丽,芳香袭人,因与之扣酒家门共饮。少顷见一绿衣童来笑歌戏舞,师雄醉寝,但觉芬香相袭。久之东方已白,起视乃在大梅花树下,上有翠羽啾嘈。相顾月落参横,但惆怅而已。
《太平广记》:有道士徐仲山者,少求神仙,专一为志。尝山行,遇暴雨,苦风雷,迷失道径。忽于电光之中,见一舍宅,因投以避雨。至门,见一监门使者,曰:此神仙之所处。俄有一女郎,梳绾双鬟,衣绛赭裙青文罗衫,左手执金柄麈尾幢麾,传呼曰:使者与何人交通,而不报也。答曰:此乡道士徐仲山。须臾,又传呼云:仙官召徐仲山入。引进。至堂南小庭,见一丈夫,谓仲山曰:知卿精修多年,超越凡俗。吾有小女颇闲道教,以其夙业,合与卿为妻。仲山降谢。丈夫乃命后堂备吉礼。既而礼毕三日,仲山悦其所居,巡行屋室,西向厂舍,见衣竿上悬皮羽十四枚,是翠碧皮,馀悉乌皮耳。仲山私怪之,却至室中,其妻问其夫曰:子适游行,有何所见,乃沉悴至此。仲山未之应,其妻曰:夫神仙轻举,皆假羽翼。不尔,何以倏忽而致万里乎。因问曰:乌皮羽为谁。曰:此大人之衣也。又问曰:翠碧皮羽为谁。曰:此常使通引婢之衣也。语未毕,忽然举宅惊惧,问其故,妻谓之曰:村人将猎,纵火烧山。须臾皆云:竟未与徐郎造得衣。今日之别,可谓邂逅矣。乃悉取皮羽,随方飞去。
《树萱录》:张确尝游霅上,于白蘋溪见二碧衣女子携手吟咏云碧水色堪染,白莲香正浓。分飞俱有恨,此别几时逢。藕隐玲珑玉,花藏缥缈容。何当假双翼,声影暂相从。确逐之,化为翡翠飞去。

鹡鸰部汇考

释名


脊令《诗经》    雪姑《诗经大全》
雍渠《尔雅》    连钱《毛诗·陆疏广要》
九颠迁《会稽县志》

鹡鸰图


《诗经》《小雅·常棣》

脊令在原,兄弟急难。
〈传〉脊令,雍渠也。〈朱注〉雍渠,水鸟也。飞则鸣,行则摇,有急难之意。〈大全〉严氏曰:雪姑也。

《尔雅》《释鸟》

鸰,雍渠。
〈注〉雀属也。〈疏〉鸰一名雍渠,水鸟也。

《毛诗·陆疏广要》脊令在原

脊令大如鴳雀,长脚长尾,尖喙。背上青灰色,腹下白,颈下黑如连钱,故杜阳人谓之连钱。
《禽经》曰:鸰友悌。张注雀属也。毛诗曰:水鸟也,大雀高尺,尖尾长喙。又曰:鹡鸰在原,兄弟急难。鹡鸰共母者,飞鸣不相离。诗人取以喻兄弟相友之道也。《博雅》𪆂鳽也。诗缉云:脊令飞则鸣,行则摇,在原者是其行时也。非在原不见其行,故以在原言之。脊令行而在原则摇,其身首尾相应,如兄弟急难相救也。世以手足喻兄弟,亦谓如左右手之相救,一体同气,天性自然,至亲至切之喻也。小宛取义在于飞则鸣,故曰:题彼脊令,载飞载鸣。此诗取义在于行则摇,故曰:脊令在原。程子以为脊令首尾相应是也,郑氏以为水鸟宜在水中,在原则失其常处。故飞鸣以求其类,非也。今雪姑非水中之鸟,若失其常处而飞鸣以求其类,凡鸟皆然,何独脊令哉。
按诗考作鸰在原,唯石经作脊令。今江南洲渚间多有之,其状小如雀,轻俊可爱。张茂先云高尺,恐误。

《埤雅》脊令

诗曰:脊令在原,兄弟急难。脊令水鸟,首尾相应,和之至也。今反在原,则失其所矣。故以取况兄弟急难,其首尾相应如此。《义训》曰:鸰钱母,其颈如钱。《文诗》曰:题彼脊令,载飞载鸣。说者以为脊令不能自舍,君子有取节尔。其鸣自呼,或曰首尾相应飞且鸣者,故谓之雍渠,渠之言勤也。《物类相感志》曰:俗呼雪姑其色苍白似雪,鸣则天当大雪,极为验矣。

《直省志书》会稽县

鹡鸰俗呼为九颠迁。

鹡鸰部艺文一

《鹡鸰颂》〈并序〉      唐元宗

秋九月辛酉,有鹡鸰千数栖集于麟德之庭树,竟旬焉。飞鸣行摇,得在原之趣。逼之不惧,翔集自若。左清道率府长史魏光乘预观其事,以献其颂,美其彬蔚,俯同颂云:

伊我轩宫,奇树青葱。蔼周庐兮连枝,同荣吐绿含英。曜春初兮蓐收,御节寒露微结。气清虚兮桂宫,兰殿惟所息宴。栖雍渠兮行摇,飞鸣急难有情。情有馀兮天伦之性,鲁卫分政。亲贤居兮爰游,爰处爰笑爰语。巡庭除兮观此翔禽,以悦我心良史书兮。
《鹡鸰赋》〈并序〉乔琳
鹡鸰,鹂𪆂也。诗取其鸣行摇尾相应,以兴兄弟急难之义而已。然无巢无雏,不知栖息孳孕之所。人之见者更无大小之殊,隼不能搏,弹不能射,网罟不能取。朝之与夕常在人间,竟不知此鸟之所自来也。

何鹡鸰之小鸟,与羽族而特殊。鹬飞鸣,肖翘毕逋。金睛玉爪,绀尾青颅。电瞥机骇,火驰风趋。来何从而去何适,似出有而入无噫。形气有生之类,非卵则胎。不巢则穴,罕知尔栖泊之所。乳伏之节,吾自见尔翩翾一状,小大无别。莫涯雏孕之源,以出陶钧之辙。亦称王母之使,岂在神仙之列。咮啄锋铓,毛衣霜雪。惟若惊之近道,思数顾以周防。苟弹射之莫中,匪网罟而奚张。齐姜所以遣重耳,范蠡所以逃越王。虑晏安之有毒,斯儆戒以为良。务相时而达变,岂胶柱而守常。偶来池馆非意稻粱,吾将注目而悠然。以逝色斯举矣,而物莫之伤。既忘情于进取,遂游仞以翱翔。乘兴于人间之世,全身于自远之场。苟日新于运用,能独善于行藏。

鹡鸰部艺文二〈诗〉

《脊令》宋·方岳

水落寒塘,初冷霜倒。枯荷半倾,莫倚尾能。涎涎踏沉,一片秋声。

鹡鸰部纪事

《唐书·让皇帝宪传》:元宗为太子,尝制大衾长枕,将与诸王共之。睿宗知,喜甚。及先天后,尽以隆庆旧邸为兴庆宫,而赐宪及薛王第于胜业坊,申、岐二王居安兴坊,环列宫侧。天子于宫西、南置楼,其西署曰花萼相辉之楼,南曰勤政务本之楼,帝时时登之,闻诸王作乐,必亟召外楼,与同榻坐,或就幸第,赋诗燕嬉,赐金帛侑欢。诸王日朝侧门,既归,即具乐纵饮,击毬、斗鸡、驰鹰犬为乐,如是岁月不绝,所至辄中使劳赐相踵,世谓天子友悌,古无有者。帝于敦睦盖天性然,虽谗邪乱其间,而卒无以摇。时有鹡鸰千数集麟德殿廷树,翔栖浃日。左清道率府长史魏光乘作颂,以为天子友悌之祥。帝喜,亦为作颂。

鹡鸰部杂录

《诗经·小雅·小宛章》:题彼脊令,载飞载鸣。
《抱朴子·守塉篇》:鶤鹏戾赤霄以高翔鹡,鸰傲蓬林以鼓翼。洿隆殊途,亦飞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