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鸬鹚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集编禽虫典

 第四十五卷目录

 鸬鹚部汇考
  鸬鹚图
  尔雅〈释鸟〉
  埤雅〈鹚〉
  尔雅翼〈鹚〉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正误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头气味 主治 骨主治 喙主治 嗉主治 翅羽主治 蜀水花 气味 主治 附方〉
  直省志书〈丹徒县〉
 鸬鹚部艺文一
  与人帖         晋王羲之
  中书门下贺兴庆池白鸬鹚表
              唐令狐楚
  鹚说           明徐芳
 鸬鹚部艺文二〈诗〉
  绝句           唐杜甫
  鸬鹚堰           王维
  鸬鹚           杜荀鹤
  鸬鹚           元袁桷
 鸬鹚部纪事
 鸬鹚部杂录
 鹢部汇考
  鹢图
  尔雅〈释鸟〉
  庄子〈天运篇〉
  列子〈天瑞篇〉
  禽经〈相视而孕〉
  博物志〈物性〉
  埤雅〈鹢〉
  本草纲目〈正误〉
 鹢部纪事
 鹢部杂录
 鸂𪆟部汇考
  鸂𪆟图
  临海异物志〈鸂𪆟〉
  遁斋閒览〈禽鸟有智〉
  埤雅〈溪鷘〉
  尔雅翼〈鸂𪆟〉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鸂𪆟部艺文一
  鸂𪆟赋         宋谢惠连
 鸂𪆟部艺文二〈诗〉
  咏鸂𪆟          齐谢朓
  咏鸂𪆟         梁简文帝
  鸂𪆟           唐杜甫
  鸂𪆟            许浑
  玩金鸂𪆟戏赠袭美     陆龟蒙
  鸂𪆟           李德裕
  忆西湖双鸂𪆟        李绅
  鸂𪆟           李群玉
  和鲁望玩金鸂𪆟戏赠诗   皮日休
  玩金鸂𪆟和陆鲁望      张贲
  答顾况           包佶
  鸂𪆟           唐彦谦
  鸂𪆟          南唐李中
  官舍小池有鸂𪆟遗二小雏  宋苏辙
  忆鸂𪆟          刘安上
  鸂𪆟           王十朋
  题马贲画鸂𪆟图     金党怀英
  竹杏沙头鸂𪆟       元虞集
 鸂𪆟部纪事
 鸊鷉部汇考
  鸊鷉图
  尔雅〈释鸟〉
  大戴礼记〈夏小正〉
  方言〈释鸟〉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膏主治〉
 鸊鷉部艺文
  鸊鷉赋〈有序〉      晋张望

禽虫典第四十五卷

鸬鹚部汇考

释名


〈音意 《尔雅》    蜀水花〈鸬鹚屎 《本草纲目》鸬贼《丹徒县志》    水老雅《丹徒县志》
摸鱼公《丹徒县志》

鸬鹚图


《尔雅》《释鸟》


〈注〉即鸬鹚也。觜头曲如钩,食鱼。〈疏〉别二名也。《字林》云:似鵙而黑。郭云:即鸬鹚也。

《埤雅》

鸬鹚水鸟,似鹢而黑,一名。觜曲如钩,食鱼。入喉则烂,其热如汤。其骨主鲠及噎,盖以类推之者也。此鸟吐而生子,《神农书》所谓鸬鹚不卵生,口吐其雏,独为一异是也。杨孚《异物志》云:鸬鹚能没于深水,取鱼而食之。不生卵而孕雏于池泽,既胎而又吐生。多者七八,少者五六。相连而出,若丝绪焉。水鸟而巢高木之上。夔州图经称峡中人谓鸬鹚为乌鬼,蜀人临水居皆养此鸟,绳系其颈,使入捕鱼,得鱼则倒提出之。杜甫诗曰家家养乌鬼是也。

《尔雅翼》

鹚,水鸟,深黑色。钩喙善没水中逐鱼,亦名鸬鹚。《苍颉篇》曰:似鹢而黑,鸬与鹚皆黑也,故名。《说文》曰:鹚,黑也。从二元《春秋传》曰:何故使吾水鹚也,老则头翼渐白。或曰白黑自是两种。又有一种头如蛇,其颈颇长。冬月羽毛落尽,栖溪岸木上。卒遇人不能去,则自掷入水汨没如常时。性不卵生,吐雏,至八九月与兔相似。今蜀中尤多,临水居者多畜养之。以绳约其吭,才通小鱼,其大鱼不可得下。时呼而取之,乃复遣去,指顾皆如人意。有得鱼而不以归者,则押者啄而使之归。比之放鹰鹯,无驰走之劳,而利有差厚。渔者养数十头,日得鱼可数十斤。然鱼出咽鯹涎不美,出水之后好自张其翅就石上暴之。或云峡人谓为乌鬼,然峡人乃事乌为鬼,非此物也。《上林赋》云:雌鵁鸬雌,似鱼虎而苍黑色,鵁鴢头鵁鸬鸬鹚也。《南郡赋》云:鹔鹴鶤卢。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按《韵书》:卢与兹并黑也。此鸟色深黑,故名者,其声自呼也。

《集解》

李时珍曰:鸬鹚处处水乡有之,似鹢而小,色黑亦如鸦。而长喙微曲,善没水取鱼。日集洲渚,夜巢林木。久则粪毒,多令木枯也。南方鱼舟往往縻畜数十,令其捕鱼。杜甫诗: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或谓即此。又一种似鸬鹚而蛇头长项,冬月羽毛落尽,栖息溪岸。见人不能行,即没入水者,此即《尔雅》所谓鴢头鱼鲛者,不入药用,鴢音拗。
陈藏器曰:一种头细身长项上白者,名鱼鲛,不入用。

正误

陶弘景曰:此鸟不卵生,口吐其雏,亦一异也。
陈藏器曰:此鸟胎生,从口出,如兔吐儿。故产妇执之易生。
寇宗奭曰:人言孕妇忌食鸬鹚,为其口吐雏。尝官于沣州,公廨后有一大木,上有三四十窠。日夕视之,既能交合,又有碧色卵壳布地,则陶陈之说误听人言也。

肉气味

酸咸冷微毒。

主治

李时珍曰:大腹鼓胀,利水道。

发明

李时珍曰:鸬鹚别录不见功用。惟雷氏《炮炙论序》云:体寒腹大,全赖鸬鹚。注云:治腹大如鼓体寒者,以鸬鹚烧存性为末,米饮服之立愈。窃谓诸腹鼓大,皆属于热卫气并循于血脉则体寒,此乃水鸟其气寒冷而利水寒,能胜热利水,能去湿故也。又外台云:凡鱼骨哽者,但密念鸬鹚不已,即下。此乃厌伏之意耳。

头气味

微寒。

主治

《别录》曰:哽及噎,烧研酒服。

骨主治

陶弘景曰:烧灰水服,下鱼骨哽。

喙主治

范汪曰:噎疾发,即衔之便安。

嗉主治

李时珍曰:鱼哽吞之最效。

翅羽主治

李时珍曰:烧灰水服半钱,治鱼哽噎即愈,出《太平御览》

蜀水花

《别录》曰:鸬鹚屎也。
陶弘景曰:溪谷间甚多,当自取之。市卖者不可信。苏颂曰:屎多在山石上,色紫如花,就石刮取。《别录》谓屎即蜀水花,而《唐面膏方》中二物并用,未知其的。李时珍曰:当以《别录》为正,唐方盖传写之讹也。

气味

冷微毒。

主治

《别录》曰:去面上黑䵟黡痣。大明曰:疗面瘢疵及汤火疮痕,和脂油傅疔疮。苏颂曰:南人治小儿疳蛔,乾研为末。炙猪肉蘸食,云有奇功。
李时珍曰:杀虫。

附方

雀卵面斑,鸬鹚骨烧研,入白芷末,猪脂和,夜涂旦洗。〈摘元方〉
鼻面酒,鸬鹚屎一合研末,以腊月猪脂和之,每夜涂旦洗。〈千金方〉
鱼骨哽咽,鸬鹚屎研水服方寸匕,并以水和涂喉外。〈范汪方〉
断酒,鸬鹚屎烧研水服方寸匕,日一服。〈外台〉

《直省志书》丹徒县

鸬鹚,水鸟。似鹢而黑,一名,一名乌鬼,一名鸬贼。俗呼摸鱼公,土人谓之水老鸦。

鸬鹚部艺文一

《与人帖》晋·王羲之

鸬鹚粪白,去䵟勠瘢黡,令人色态。此禽不卵生,口吐其雏,独为异耳。

《中书门下贺兴庆池白鸬鹚表》唐令狐楚


臣某言伏承陛下,以去月九日幸兴庆池龙堂,为人祈雨。忽有一白鸬鹚见于池上,众鸬鹚罗列前后,如引御舟。明日之夕,甘〈集作澍〉雨遂降者。伏惟陛下子惠元,元躬勤庶政,念切时泽,虔于祈祷。以陛下如伤之诚,上感元贶在烈祖发祥之地,下降灵禽洁白为姿。翻飞成列,若应天意以承宸衷。族〈集作蔟〉阴云于一夕,润霈泽于千里。疾均影响,庆浃公私。昔周致白翟,徒称遐迩〈集作远〉。汉歌赤雁亦荐,郊庙岂比。今日感于至诚,瑞谍所无。蒸人何幸。伏望宣付史册,昭示将来。臣等备位鼎司,倍百欢贺。无任欣庆抃跃之至,谨奉表陈贺以闻〈贞元十三年四月十二日〉

《鹚说》明·徐芳

鹚,水鸟,状类凫而健喙者也。善捕鱼,河上人多畜之。载以小桴至水渟洑鱼所聚处,辄驱之入。鹚见鱼深没疾捕,小者衔之以出,大者力不胜则碎其翅,呼类共搏,必噎之乃已。而渔人先以小环束其项间,其大者既不可食,得之皆攫去。小者虽已咽至环束处,鲠不可下。渔人又辄提而捋之,鱼累累自喉间出。至枵极乃稍以一二饲之,而又驱之。如是岁岁,鹚常与鱼为仇。有贪暴名,终不得饱。而渔人坐享,其利甚厚。《愚山子》曰:是物有不可解者,三谓无意鱼乎。则容与淡静,听其自然可矣。无事劳劳,然竟日钻逐以与鱼为难也。谓有意鱼乎。则自捕而自咽之可耳,奚为钻焉逐焉。以其贪暴者奉人,疲终日之力而不得食也。谓其为人饵而欺乎。则今日攫明日去之可矣。此鹚吐彼鹚,去之又可矣。胡为没命从之,今日攫而明日之钻驱如故。此鹚之鱼方吐,而彼鹚之捕惟恐不力也。盖鹚妄冀所咽之可以入腹,而不知渔人之环已在其喉间,此鹚妄冀彼鹚之鱼吐,或可以恕吾,而不知其喉间之各有一环,俱不得咽也。夫冥鸿野鹤,其所托甚遥固弋慕,所不及凫鹥鸥鹭之属志,虽在食然尚自如也。独鹚闇劣乃至于是,然则天生若曹固直,以为渔人地乎。

鸬鹚部艺文二〈诗〉

《绝句》唐·杜甫

门外鸬鹚久不来,沙头忽见眼相猜。自今以后知人意,一日须来一百回。

《鸬鹚堰》王维

乍向红莲没,复出青蒲飏。独立何䙰褷,衔鱼古查上。

《鸬鹚》杜荀鹤

一般毛羽结群飞,雨岸烟江好景时。深水有鱼衔得出,看来却是鹭鸶饥。

《鸬鹚》元·袁桷

鸬鹚漾晴空,意态极楚楚。翻风苍雪回,转日烂银舞。盘旋傲孤鸿,清远敌凡羽。须臾下鱼陂,愧我觉疾去。

鸬鹚部纪事

《隋书·倭国传》:倭国土地膏腴,水多陆少。以小环挂鸬鹚项,令入水捕鱼,日得百馀头。
《旧唐书》:贞元十三年四月,上以自春以来时雨未降,正阳之月可行雩祝。遂幸兴庆宫龙堂祈祷,忽有白鸬鹚沈浮水际,群类翼从其后左右。侍卫者咸惊异之,俄然莫知所往。方悟神龙之变化,至乙丑果大雨。远近滂沱,于是廷臣表贺。
《笔记》:王子幻云永州养驯獭,以代鸬鹚没水捕鱼。常得几十斤以供一家。甚有能擉鳖者,子幻亲见之。

鸬鹚部杂录

《嘉话录》:人言鹤胎生,所以赋云胎化仙禽也。今鸬鹚亦是胎生。《抱朴子》《本草》说同此,岂亦仙禽者乎。绚曰:但恐世只知鹤胎生,不知鸬鹚亦是胎生。鹤便谓胎生也,若缘鸬鹚食腥鱼,虽胎生不得与鹤同。今见养鹤者,说其鹤食腥秽更甚于鸬鹚。若以色黑于鹤,则白鹤千万年方变为元鹤,又何尚焉。公笑曰: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其鸬鹚之谓乎。绚曰:鹤难见也,鸬鹚易见也。世人贵耳而贱目之故也。若使鸾凤如鹤之常见,即鹤亦如鸬鹚矣。以少为贵,世不以见为圣为瑞而贵之也,所以进士陈标咏蜀葵诗云:能共牡丹争几许,得人憎处只缘多。鸬鹚之谓也。
《清异录》:取鱼用鸬鹚,快捷为甚。人遂谓曰:小舟即纳脍场,鸬鹚乃小尉耳。
《梦溪笔谈》:士人刘克博观异书。杜甫诗有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世之说者,皆谓夔、峡间至今有鬼户,乃夷人也,其主谓之鬼主,然不闻有乌鬼之说。又鬼户者,夷人所称,又非人家所养。克乃按《夔州图经》,称峡中人谓鸬鹚为乌鬼。蜀人临水居者,皆养鸬鹚,绳系其颈,使之捕鱼,得鱼则倒提出之,至今如此。予在蜀中,见人家养鸬鹚使捕鱼,信然,但不知谓之乌鬼耳。
《暌车志》:杜诗家家养乌鬼,说者不一,以为乌蛮鬼者是也,谓鸬鹚者非。
《溪蛮丛笑》:鸬鹚号战斗,出入群聚发喊,以张声势也。

鹢部汇考

释名


《尔雅》       乌鸔《尔雅》白鹢《庄子》      白鹢《禽经》
苍鹢《埤雅》      鹝《埤雅》
青鹢《本草纲目》

鹢图


《尔雅》《释鸟》

鹭,乌暴。
〈注〉水鸟也,似鹢而短颈。腹翅紫白,背上绿色。江东呼乌鸔。

《庄子》《天运篇》

白鹢之相视,眸子不运而风化。

《列子》《天瑞篇》

河泽之鸟视而生曰鹢。纯雌其名大腰,纯雄其名稚蜂。

《禽经》相视而孕

白鹢相视而孕。
雄雌相视而孕。

《博物志》《物性》

白鹢雄雌相视则孕,或曰雄鸣上风则雌孕。

《埤雅》

三苍云:苍鹢也,善飞似雁,目相击而孕,吐而生子。其色苍白。《庄子》所谓白鹢相视,眸子不运而风化者也。盖万物以风动以风化,故《国风》取名焉。序曰:风风也,教也。风以动之,教以化之。风以动之,取其所谓以风动也。教以化之,取其所谓以风化也。今鹭亦雄雌相随受卵,是亦风化。谚曰:鹭鸶相逐成胎是也。西方之书曰:湿以合感,化以离应。《春秋书石》曰:陨石于宋五,盖视之则陨,察之则石,徐而察之则五。书鹢曰:六鹢退飞过宋都,盖视之则六,察之则鹢,徐而察之则退飞,此言之法也。故经解曰:属辞比事春秋教也,而传以为五石六鹢之辞,不设则王道不亢矣。《博物志》曰:鹢亦雄鸣上风,雌鸣下风而孕。扬雄《蜀都赋》云:风胎雨𪃟。风胎若鹢是也,鹢睨而生子。又作鹝隔而通者也。

《本草纲目》正误

李时珍曰:一种鹢鸟或作鹢,似鸬鹚而色白,人误以为白鸬鹚是也。雌雄相视,雄鸣上风,雌鸣下风而孕,口吐其子。庄周所谓白鹢相视,眸子不运,而风化者也。昔人误以吐雏为鸬鹚,盖鹢音相近耳。鹢善高飞,能风能水,故舟首画之。又有似鹢而短项,背上绿色,腹背紫白色者,名青鹢。一名乌鸔。陶氏谓乌贼鱼,乃此鸟所化。或云即鸭,非也。

鹢部纪事

《左传》:僖公十六年,春,陨石于宋五,陨星也。六鹢退飞,过宋都,风也〈六鹢遇迅风而退飞,风高不为物害,故不记风之异〉。周内史叔兴聘于宋,宋襄公问焉。曰:是何祥也。吉凶焉在,对曰:今兹鲁多大丧,明年齐有乱,君将得诸侯而不终,退而告人曰:君失问,是阴阳之事,非吉凶所生也。吉凶由人,吾不敢逆君故也。
《西京杂记》:太液池其间多平沙,沙上鵁鶄鸿鹢动辄成群。
《外史·天文篇》:徐渊游于蜀山,见苍禽集西冈之陂,顺风而交鸣。徐渊异之,归而问诸徵君,曰:此何禽也。曰:其苍鹢乎。鹢之孕不精而感,不交而生。其感也,以风其生也,以睨此之谓气化。

鹢部杂录

《易林》:鹢飞中退,举事不进。
《群碎录》:鹢水鸟能厌水神,故画于舟首。

鸂𪆟部汇考

释名


溪𪀦《埤雅》      紫鸳鸯《尔雅翼》

鸂𪆟


《临海异物志》鸂𪆟

鸂𪆟,水鸟。毛有五彩色,食短狐。其在溪中无毒气。

《遁斋閒览》《禽鸟有智》

鸂𪆟能敕水,故水宿而物莫能害。

《埤雅》溪鷘

溪鷘五色,尾有毛如船柂,小于鸭。沈约《郊居赋》所谓秋鹥寒鷘,修鹢短凫是也。性食短狐,在山泽中无复毒气。故《淮赋》云溪鷘寻邪而逐害此鸟,盖溪中之敕邪逐害者,故以名云鸩之步,纲鴷之画印,溪鷘之敕,蜾蠃之祝,皆物之有术智者也。陈昭裕《建州图经》曰:溪𪀦于水渚宿,老少若有敕令也。亦其浮游,雄者左雌者右,群伍皆有式度。

《尔雅翼》鸂𪆟

黄赤五彩者,有缨者,皆鸂𪆟耳。然鸂𪆟亦鸳鸯之类,其色多紫。李白诗所谓七十紫鸳鸯,双双戏亭幽。谓鸂𪆟也,《说文》作溪𪀦。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鸂𪆟其游于溪也,左雄右雌,群伍不乱,似有式度者。故《说文》又作溪𪀦。其形大于鸳鸯,而色多紫,亦好并游,故谓之紫鸳鸯也。

《集解》

陈藏器曰:鸂𪆟南方有短狐处多有之,性食短狐也。所居处无复毒气,人家宜畜之。形小如鸭,毛有五采。首有缨,尾有毛如船柁形。

肉气味

甘平无毒,冬月用之。

主治

嘉祐曰:食之去惊邪及短狐毒。

鸂𪆟部艺文一《鸂𪆟赋》宋·谢惠连

览水禽之万类,信莫丽乎鸂𪆟。服昭晰之鲜姿,糅元黄之美色。命俦侣以翱游,憩川湄而偃息。超神王以自得,不意虞人之在侧。罗网幕而云布,摧羽翮于翩翻。乖沈浮之谐豫,宛羁畜于笼樊。

鸂𪆟部艺文二〈诗〉《咏鸂𪆟》齐·谢朓

蕙草含初芳,瑶池暧晚色。得厕鸿鸾影,晞光弄羽翼。
《咏鸂𪆟》梁·𥳑文帝
飞从何处来,似出上林隈。口衔长生叶,翅染昆明苔。

《鸂𪆟》唐·杜甫

故使笼宽织,须知动损毛。看云莫怅望,失水任呼号。六翮曾经剪,孤飞卒未高。且无鹰隼虑,留滞莫辞劳。

《鸂𪆟》许浑

池寒柳复凋,独宿夜迢迢。雨顶冠应冷,风毛剑欲飘。故巢迷碧水,旧侣越丹霄。不是无归处,心高多寂寥。

《玩金鸂𪆟戏赠袭美》陆龟蒙

曾向溪边泊暮云,至今犹忆浪花群。不知镂羽凝香雾,堪与鸳鸯觉后闻。

《鸂𪆟》李德裕

清沚双鸂𪆟,前年海上雏。今来恋洲屿,思若在江湖。欲起摇荷盖,闲飞溅水珠。不能常泛泛,惟作逐波凫。

《忆西湖双鸂𪆟》李绅

双鸂𪆟锦毛斑斓,长比翼戏绕莲丛,回锦臆照灼花丛。两相得渔歌,惊起飞南北。缭绕追随不迷惑,云间上下同栖息。不作惊禽远相忆,东家少妇机中语。剪断回文泣机杼,徒嗟孔雀衔羽毛。一去东南别离苦,五里徘徊竟何补。

《鸂𪆟》李群玉

锦羽相呼暮沙曲,波上双声戛哀玉。霞明川静极望中,一时飞灭青山绿。

《和鲁望玩金鸂𪆟戏赠诗》皮日休

镂羽雕毛迥出群,温黁飘出麝脐熏。夜来曾吐红茵
畔,犹似溪边睡不闻。

《玩金鸂𪆟和陆鲁望》张贲

翠羽红襟镂彩云,双飞常笑白鸥群。谁怜化作雕金质,从倩沉檀十里闻。

《答顾况》包佶

于越城边枫叶高,楚人书里寄离骚。寒江鸂𪆟思俦侣,岁岁临流刷羽毛。

《鸂𪆟》唐·彦谦

一宿南塘烟雨时,好风摇动绿波微。惊离晓岸冲花去,暖下春汀照影飞。华屋撚弦弹鼓舞,绮窗含笔澹毛衣。画屏见后长回首,争得雕笼莫放归。

《鸂𪆟》南唐·李中

流品是鸳鸯,翻飞云水乡。风高离极浦,烟冥下方塘。比鹭行藏别,穿荷羽翼香。双双浴轻浪,谁见在潇湘。

《官舍小池有鸂𪆟遗二小雏》宋·苏辙

半亩清池荇藻香,一双鸂𪆟竞悠扬。来从碧涧巢安在,飞过重城母自将。野鸟似非官舍物,宰君昔是钓鱼郎。直言愧比奇章老,得县无心更激昂。

《忆鸂𪆟》刘安上

鸂𪆟如何许,南园春水多。稻粱随分有,烟雨想无他。世上贪毛羽,湖边足网罗。池塘栖息稳,慎勿厌风波。

《鸂𪆟》王十朋

文彩真为累,飞鸣不自由。小池新水涨,相对漫沈浮。

《题马贲画鸂𪆟图》金·党怀英

双眠双浴水平溪,共看秋光卧两堤。谁信潇湘有孤雁,冷沙寒苇不成栖。

《竹杏沙头鸂𪆟》元·虞集

蛱蝶飞来石竹丛,罗襦曾试绣纹重。荷花啼鸟银屏暖,卧看窗间唾碧茸。

鸂𪆟部纪事

《唐书·倪若水传》:若水,字子泉,恒州槁城人。擢进士第,累迁右台监察御史。黜陟剑南道,绳举严允,课第一。开元初,为中书舍人、尚书右丞,出为汴州刺史,政清净。增修孔子庙,兴州县学庐,劝生徒,身为教诲,风化兴行。元宗遣中人捕鵁鶄、鸂𪆟南方,若水上言:农方田,妇方蚕,以此时捕奇禽怪羽为园籞之玩,自江、岭而南,达京师,水舟陆赍,所饲鱼虫、稻粱,道路之言,不以贱人贵鸟望陛下邪。帝手诏褒答,悉放所玩,谪使人过取罪,而赐若水帛四十段。
《开元天宝遗事》:五月五日,明皇避暑游兴庆池,与妃子昼寝于水殿中。宫嫔辈凭栏倚槛,争看雌雄二鸂𪆟戏于水中。帝时拥贵妃于绡帐内,谓宫嫔曰:尔等爱水中鸂𪆟,争如我被底鸳鸯。《剧谈录》:河南府伊阙县前临大溪,每僚佐有入台者,即水中先有小滩涨出,石砾金沙,澄澈可爱。牛相国为县尉,一旦忽报滩出。翌日,宰邑者与同僚列筵于亭上观之,因召耆宿询其事。有老吏云:此必分司御史,非西台之命。若是西台,滩上当有双鸂𪆟立,前后居人以此为则。相国潜揣,县僚无出于己,因举杯祝曰:既能有滩,何惜一双鸂𪆟。宴未终,俄有飞下。不旬日,拜西台监察御史。
《唐书·地理志》:河南道蔡州汝南郡,土贡:双距、溪鷘。

鸊鷉部汇考

释名


须鸁《尔雅》      扎《大戴礼记》
鹘鷉《方言》      《本草纲目》零丁《本草纲目》    油鸭《本草纲目》
刁鸭《本草纲目》
鸊鷉

《尔雅》《释鸟》

鷉,须鸁。
〈注〉鷉鸊鷉似凫而小,膏中莹刀。〈疏〉鷉一名须鸁。

《大戴礼记》《夏小正》

四月:鸣扎。扎者,宁县也。鸣而后知之,故先鸣而后扎。

《方言》《释鸟》

野凫其小而好没水中者,南楚之外谓之鸊鷉,大者谓之鹘蹄。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鸊鷉须鸁并未详,鷉刁零丁,皆状其小也。油鸭言其肥也。

集解

陈藏器曰:鸊鷉,水鸟也,大如鸠鸭。脚连尾,不能陆行,常在水中。人至即沈,或击之便起。其膏涂刀剑不锈。续英华诗云:马衔苜蓿叶,剑莹鸊鷉膏是也。韩保升曰:野鸭有与家鸭相似者,有全别者,其甚小者,名刁鸭,味最佳。
李时珍曰:鸊鷉,南方湖溪多有之。似野鸭而小,苍白文。多脂,味美。冬月取之,其类甚多。扬雄《方言》所谓野凫甚小而好没水中者。南楚之外谓之鸊鷉,大者谓之鹘鸊是也。

肉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补中益气,五味炙食甚美,出《正要》

膏主治

陈藏器曰:滴耳治聋。

鸊鷉部艺文

《鸊鹈赋》〈有序〉      晋张望余观鸊鹈之为鸟也,形貌丛蔑,尾翮憔陋。乐水以游,随波沦跃汎然,任性而无患也。

惟鸊鹈之小鸟,托川湖以繁育。翩舒翮以和鸣,匪窘惕于笼畜。瀺灂池沼,容与河洲。翔而不淹,集而不留。值污则止,遇泽则游。沦潭里以衔鱼,跃浪表而相求。萃不择渠,娱不择川。随风腾起,与涛回旋。沈窜则足拨圆波,浮泳则臆排微涟。率性命以閒放,独遨逸而获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