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鹲䴀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禽虫典

 第四十二卷目录

 白鹇部汇考
  白鹇图
  禽经〈鹇洁〉
  闽部疏〈白鹇闽不能驯〉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白鹇部艺文一
  白鹇赋〈有序〉     唐萧颖士
 白鹇部艺文二〈诗〉
  放白鹇篇        唐宋之问
  赠黄山胡公求白鹇〈并序〉  李白
  白鹇          宋梅尧臣
  送白鹇与永叔        前人
  依韵再答公仪白鹇     欧阳修
  白鹇            苏轼
  白鹇            魏野
  白鹇            文同
  白鹇           明徐渭
  白鹇            杨基
 白鹇部纪事
 杜鹃部汇考
  杜鹃图
  尔雅〈释鸟〉
  博雅〈释鸟〉
  禽经〈杜鹃〉
  异苑〈先鸣不祥〉
  埤雅〈杜鹃〉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肉气味 主治 发明〉
 杜鹃部艺文〈诗词〉
  拟行路难         宋鲍照
  杜鹃           唐杜甫
  杜鹃行           前人
  子规            前人
  子规啼          韦应物
  和周赞善闻子规       张籍
  夜闻子规          王建
  子规            贾岛
  鶗鴂行          刘禹锡
  摄山听子规         顾况
  子规            前人
  杜鹃            杜牧
  又             前人
  闻杜鹃           雍陶
  又             前人
  子规            来鹏
  闻杜鹃           罗邺
  又             前人
  闻杜鹃           李洞
  岐下闻杜鹃         吴融
  又             前人
  又             前人
  秋闻子规          前人
  子规            冯兖
  闻子规          杜荀鹤
  子规          南唐陈陶
  途中闻子规         李中
  又             前人
  子规          宋范仲淹
  子规            宋祁
  子规            余靖
  闻子规           石介
  子规           梅尧臣
  崇寿客舍夜闻子规〈三首〉  朱熹
  夜闻子规          前人
  不如归去〈禽言〉      前人
  子规           陆九渊
  不如归去〈禽言〉      戴炳
  不如归去〈禽言〉     刘学箕
  不如归           方岳
  归去乐〈和禽言〉     胡天游
  杜鹃           吴惟信
  出永丰县西石桥上闻子规  杨万里
  又             前人
  景灵宫闻子规        前人
  和昭德孙闻杜鹃      何梦桂
  闻子规          元柳贯
  子规           曹伯启
  新馆夜闻杜鹃        郝经
  杜鹃            马臻
  闺中闻子规        明孙蕡
  子规啼           张琦
  杜宇            张羽
  杜鹃            木公
  闻鹃〈以上诗〉      方孝孺
  木兰花〈杜鹃〉     宋欧阳修
  满江红〈杜鹃 以上词〉  康伯可
 杜鹃部纪事
 杜鹃部杂录
 杜鹃部外篇
 鹲䴀部汇考
  鹲䴀图
  南越记〈越王鸟〉
  酉阳杂俎〈鹲雕〉
  本草纲目〈集解 粪主治〉
  瀛涯胜览〈鹤顶鸟〉
  正字通〈鹲䴀〉
 鹲䴀部艺文〈诗〉
  越鸟           唐郑谷
 鹈鹕部汇考
  鹈图
  谩画图
  尔雅〈释鸟〉
  禽经〈鹈鹕〉
  毛诗陆疏广要〈维鹈在梁〉
  埤雅〈鹈〉
  尔雅翼〈鹈〉
  本草纲目〈释名 集解 脂油 气味 主治 发明 觜气味 舌主治 毛皮 主治 附方〉
  贤弈〈信天缘 谩画〉
 鹈鹕部艺文〈诗〉
  赋朱焕章所畜鹈鹕鸟    明袁凯
 鹈鹕部纪事
 鹈鹕部杂录

禽虫典第四十二卷

白鹇部汇考

释名


黑鹇《西京杂记》    闲客《本草纲目》
白翰《本草纲目》

白鹇图


《禽经》《鹇洁》

鹇鹭之洁。
鹇,白鹇似山鸡而色白,行止闲暇。

《闽部疏》《白鹇闽不能驯》

鸟之异者曰白鹇,八郡皆有之。最有文彩,土人不能驯,每以饾饤筵间。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按张华云行止闲暇,故曰鹇。李昉命为闲客,薛氏以为雉类,汪氏以为白雉。按《尔雅》:白雉名翰,南人呼闲字如寒,则鹇即翰音之转也。当作白翰,如锦鸡谓之文翰也。翰者,羽美之貌。又《西京杂记》云:南粤王献白鹇、黑鹇各一,盖雉亦有黑色者,名鸬雉,彼通呼为翰矣。

《集解》

苏颂曰:白鹇出江南,雉类也。白色而背有细黑文,可畜,彼人亦食之。颖曰:即白雉也。时珍曰:鹇似山鸡而色白,有黑文如涟漪。尾长三四尺,体备冠距红颊赤嘴丹爪,其性耿介。李太白言其卵可以鸡伏,亦有黑鹇。

《肉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汪颖曰:补中解毒。

白鹇部艺文一

《白鹇赋》〈有序〉     唐萧颖士

白鹇羽族之幽奇,素质黑章,爪觜纯丹。体备冠距,颇类夫鸡翟。神貌清闲,不杂众禽。栖心遐深,与人境罕接,固莫得而驯狎也。上闻而徵焉,处以雕笼,致以驿遽。是将集长杨游太液,行有日矣。天宝辛卯,予飘泊江介,流荡踰时秋八月,自山阴前次东阳方议夫南豋西泛,极闻见之义,谅褊怀所素蓄而未之从也。会有命自天召赴京阙,适与兹鸟偕至于会稽。传舍观其宛颈,旁睨回惶掩抑,往往孤鸣音韵凄凉,如慕侣而不获,因感而赋之曰:

鸟之生兮于彼南山,彩必元素,文不绮斑。备文武之正饰,懋妖姬之殊颜。情莽眇以耿洁,貌轩昂以安闲。无驯扰之近性,故不惬于人寰。游必海裔,栖必云间。曾养拙以自保,祛未萌之忧患。不然岂陋彼都邑之佳丽,顾投身乎阻艰。以至标自然之静,故名之曰白鹇者欤。何天听之缅邈,辱微禽之琐细。偶一日之见羁,委微躯以受制。望层城以敛翼,怀众侣而孤唳。从厩置之骏奔,仰君门以遐逝。君门兮九重洞,杳窱兮穹崇池。太液兮岛方壶,万类翔泳乎其中。昼聒未央之繁弦,夕惊长乐之虚钟。顾疏野之践迹,岂敢求一枝而见容。越水清兮镜色,吴山远兮天逼。窥浅深以飘影,逗清冥兮一息。谓杉松可得永日而噪聚,莼荇足以穷年而唼食。一与心赏兮暌违,念归飞兮何极。鹦能言而入座,鹤善舞而登轩。殊二者之常态,谅惭惶于主恩。是以虽信美而非其志,独屏营而兢魂者焉。

白鹇部艺文二〈诗〉

《放白鹇篇》宋之问
故人赠我绿绮琴,兼致白鹇鸟。琴是峄山桐,鸟出吴溪中。我心松石青霞里,弄此幽弦不能已。我心湖海白云垂,怜此珍禽空自知。著书晚下麒麟阁,幼稚骄痴候门乐。乃言物性不可违,白鹇愁慕刷毛衣。玉徽闭匣留为念,六翮开笼任尔飞。
《赠黄山胡公求白鹇》〈并序〉李白
闻黄山胡公有双白鹇,盖是家鸡所伏。自小驯狎了无惊,猜以其名呼之,皆就掌取食。然此鸟耿介,尤难畜之。余平生酷好,竟莫能致。而胡公辄赠于我,唯求一诗。闻之欣然,适会宿意,因援笔三叫文不加点以赠之。

请以双白璧,买君双白鹇。白鹇如白练,白雪耻容颜。照影玉潭里,刷毛琪树间。夜栖寒月静,朝步落花闲。我愿得此鸟,玩之坐碧山。胡公能辄赠,笼寄野人还。

《白鹇》宋·梅尧臣

乔木暗青山,晴川下白鹇。春云生岭上,积雪在岩间。绿草张新翳,柔冠总翠鬟。时哉养文素,不羡雉斑斑。

《送白鹇与永叔》前人

致鹇犹恐鹇饥渴,细织筠笼小瓦缸。玉兔精神怜已久,金銮人物世无双。休争白鹤临池沼,且伴鸣鸡向绿窗。美羽奇毛有多少,尔身安稳胜他邦。

《依韵再答公仪白鹇》欧阳修

佳玩能令百事忘,岂惟閒伴倒馀缸。珍奇来自海千里,皎洁明如璧一双。日暖朝笼青石砌,春寒夜宿碧纱窗。蛮烟瘴雾虽生处,何必区区忆陋邦。

《白鹇》苏轼

白鹇形似鹄,摇曳尾能长。寂寞怀溪水,低回爱稻粱。田家比鸡鹜,野食荐杯觞。肯信朱门里,徘徊占玉堂。

《白鹇》魏野

李白诗中閒未识,谢庄赋里见长思。今朝得尔心虽喜,致谢惭无吐凤词。

《白鹇》文同

常恶静时,凫鹥不惊。饱处虾鱼,与吾閒正。相似问尔,乐复何如。

《白鹇》明·徐渭

野性悦鸟鱼,客寓尚笼致。正如好竹人,借居亦栽莳。鹇鸟自南来,贸入西河里。王孙好法书,笼以易吾字。〈钱子易书故曰王孙盖镠之后也〉墨丝绣雪衣,绿罽作裆帔。有时啭喉中,鷕若袅云际。日夕湖水波,秋树叶微紫。送客不出门,白玉扫长彗。

《白鹇》杨基

棠梨花开满山白,白鹇飞来春一色。黄鹂紫燕太匆忙,不道花间有闲客。却嫌香露污春衣,立向湘江映夕晖。鸥鹭相逢莫相妒,一双还拂楚烟归。

白鹇部纪事

《西京杂记》:南越王献高帝石蜜五斛,蜜烛二百枝,白鹇、黑鹇各一双。高帝大悦,厚报遣其使。
《珍珠船》:李昉为诗慕白居易,园林畜五禽皆以客名,白鹇曰闲客。
《宋史·江公望传》:公望建中靖国初拜左司,谏内苑稍畜珍禽奇兽,公望力言非初政所宜。他日入对,帝曰:已纵遣之矣,唯一白鹇畜之久,终不肯去。先是,帝以拄杖逐鹇,鹇不去,乃刻公望姓名于杖头,以识其谏。程史徽祖居端邸时,艺文之暇,颇好驯养禽兽以供玩。及即位,貂珰奉承,罗致稍广。江公望在谏省闻之,亟谏。上大悦,即日诏内籞尽纵勿复留。殿中有一鹇,畜久而驯,不肯去。上亲以麈尾逐之,迄不离左右。乃刻公望姓名于麈柄,曰:朕以旌直也。〈按程史与江传有异同处故并载之〉

杜鹃部汇考

释名


巂周《尔雅》       子巂《尔雅》注〉
《博雅》       鷶《博雅》子规《博雅》 《本草》亦作秭归〉怨鸟《禽经》
谢豹《禽经》       杜宇《禽经》
催归《本草纲目》     阳雀《本草纲目》

杜鹃图


《尔雅》《释鸟》

巂周。
〈注〉子巂鸟出蜀中。〈疏〉《说文》云:巂蜀王望帝化为子巂,今谓之子规是也。

《博雅》《释鸟》

,子规也。

《禽经》《杜鹃》

鸐,巂周子规也,啼必北向。
《尔雅》曰:巂周。瓯越间曰:怨鸟夜啼达旦,血渍草木,凡鸣皆北向也。

江介曰:子规。
啼苦则倒悬于树,自呼曰谢豹。

蜀右曰杜宇。
望帝杜宇者,盖天精也。李膺《蜀志》曰:望帝称王于蜀时,荆州有一人化从井中出,名曰鳖灵。于楚身死,尸反溯流上至汶山之阳,忽复生,乃见望帝,立以为相。其后巫山龙斗壅江不流,蜀民垫溺。鳖灵乃凿巫山,开三峡降丘宅,土人得陆居。蜀人住江南,羌住城北。始立木栅,周三十里。令鳖灵为刺史,号曰西州。后数岁,望帝以其功高禅位于鳖灵,号曰开明氏。望帝修道,处西山而隐化为杜鹃鸟。或云化为杜宇鸟,亦曰子规鸟。至春则啼,闻者悽恻。

《异苑》《先鸣不祥》

杜鹃始阳相催而鸣,先鸣者吐血死。常有人山行,见一群寂然聊学其声,便呕血死。初鸣先听其声者,主离别厕上听其声不祥,厌之法当为犬声以应之。

《埤雅》《杜鹃》

杜鹃一名子规。《说文》所谓蜀王望帝化为子巂,今谓之子规是也。至今寄巢生子,百鸟为哺,其雏尚如君臣云。《临海异物志》曰:鶗鴂一名杜鹃,至三月鸣,昼夜不止。按《楚辞》曰:恐鶗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则杜鹃似非鶗鴂。服虔曰:鶗鴂一名鵙。此言是也。盖阴气至而鵙鸣,故百草为之芳歇。或曰:鶗鴂春分鸣则众芳生,秋分鸣则众芳歇,所未详也。

《本草纲目》《释名》

李时珍曰:蜀人见鹃而思杜宇,故呼杜鹃。说者遂谓杜宇化鹃,讹矣。鹃与子巂、子规、鶗鴂、催归诸名,皆因其声似各随方音呼之而已。其鸣若曰不如归去。谚云:阳雀叫鶗鴂央是矣。《禽经》云:江左曰子规,蜀右曰杜宇,瓯越曰怨鸟。服虔注《汉书》以鷤鴂为伯劳,误矣,名同物异也。伯劳一名鴂音,决不音桂。

《集解》

陈藏器曰:杜鹃小如鹞,鸣呼不已,学其声令人吐血。《异苑》云:有人山行见一群聊,学之呕血便殒。人言此鸟啼至血出乃止,故有呕血之事。时珍曰:杜鹃出蜀中,今南方亦有之。状如雀鹞而色黑,赤口有小冠。春暮即鸣,夜啼达旦。鸣必向北,至夏尤甚。昼夜不止,其声哀切。田家候之以兴农事,惟食虫蠹,不能为巢,居他巢生子,冬月则藏蛰。

《肉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疮瘘有虫,薄切炙热贴之,虫尽乃已。

《发明》

李时珍曰:按《吕氏春秋》云,肉之美者巂燕之翠,则昔人亦尝食之矣。

杜鹃部艺文〈诗词〉《拟行路难》宋·鲍照

愁思忽而至,跨马出北门。举头四顾望,但见松柏园。荆棘郁蹲蹲,中有一鸟名杜鹃,言是古时蜀帝魂。声音哀苦鸣不息,羽毛憔悴似人髡。飞走树间啄虫蚁,岂忆往日天子尊。念此死生变化非常理,中心恻怆不能言。

《杜鹃》唐·杜甫

西川有杜鹃,东川无杜鹃。涪万无杜鹃,云安有杜鹃。我昔游锦城,结庐锦水边。有竹一顷馀,乔木上参天。杜鹃暮春至,哀哀叫其间。我见常再拜,重是古帝魂。生子百鸟巢,百鸟不敢嗔。仍为喂其子,礼若奉至尊。鸿雁及羔羊,有礼太古前。行飞与跪乳,识序又知恩。圣贤古法则,付与后世传。君看禽鸟情,犹解事杜鹃。今忽暮春间,值我病经年。身病不能拜,泪下如迸泉。

《杜鹃行》前人

君不见昔日蜀天子化为杜鹃,似老乌寄巢生子。不自啄群乌,至今与哺雏虽同。君臣有旧礼,骨肉满眼身羁孤,业工窜伏深树里。四月五月偏号呼,其声哀痛口流血。所诉何事常区区,尔岂摧残始发愤。羞带羽翮伤形愚,苍天变化谁料得。万事反覆何所无,万事反覆何所无,岂忆当殿群臣趋。

《子规》前人

峡里云安县,江楼翼瓦齐。两边山木合,终日子规啼。眇眇春风见,萧萧夜色凄。客愁那听此,故作傍人低。

《子规啼》韦应物

高林滴露夏夜清,南山子规啼一声。邻家孀妇抱儿泣,我独展转何为情。

《和周赞善闻子规》张籍

秦城啼楚鸟,远思更纷纷。况是街西夜,偏当雨里闻。应投最高树,似隔数重云。此处谁能听,遥知独有君。

《夜闻子规》王建

子规啼不歇,到晓口应穿。况是不眠夜,声声在耳边。

《子规》贾岛

游魂自相叫,宁复记前身。飞过邻家月,声连野路春。梦边催晓急,愁处送风频。自有沾花血,相和雨滴新。

《鶗鴂行》刘禹锡

朝阳有鸣凤,不闻千万祀。鶗鴂催众芳,晨间先入耳。秋风白露晞,从是尔啼时。如何上春日,唧唧满庭飞。

《摄山听子规》顾况

栖霞山中子规鸟,口中血出啼不了。山僧夜后初入定,闻似不闻山月晓。

《子规》前人

杜宇冤亡积有时,年年啼血动人悲。若教恨魄皆能化,何树何山著子规。

《杜鹃》杜牧

杜宇竟何冤,年年叫蜀门。至今衔积恨,终古吊残魂。芳草迷肠结,红花染血痕。山川尽春色,呜咽复谁论。

又             前人

蜀地曾闻子规鸟,宣城又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者三月忆三巴。

《闻杜鹃》雍陶

碧竿微露月玲珑,谢豹伤心独叫风。高处已应闻滴血,山榴一夜几枝红。

又             前人

蜀客春城闻蜀鸟,思归声引未归心。却知夜夜愁相似,尔正啼时我正吟。

《子规》来鹏

雨恨花愁同此冤,啼时闻处正春繁。千声万血谁哀尔,争得如花笑不言。

《闻杜鹃》罗邺

花时一宿碧山前,明月东风叫杜鹃。孤馆觉来听夜半,羸童相对亦无眠。汝身哀怨犹如此,我泪纵横岂偶然。争得苍苍知有恨,汝身成鹤我成仙。

又             前人

蜀魄千年尚怨谁,声声啼血向花枝。满山明月东风夜,正是愁人不寐时。

《闻杜鹃》李洞

万古潇湘波上云,化为流血杜鹃身。长疑啄破青山色,祇恐啼穿白月轮。花落明皇回蜀道,雨收工部宿江津。声声犹得到君耳,不见千秋一甑尘。

《岐下闻杜鹃》吴融

化去蛮乡北,飞来渭水西。为多亡国恨,不忍故山啼。怨已惊秦凤,灵应识汉鸡。数声烟漠漠,馀思草萋萋。楼迥波无际,林昏日又低。如何不肠断,家近五云溪。

又             前人

剑阁西南远凤台,蜀魂何事此飞来。偶因陇树相迷至,惟恐边风却送回。只有花知啼血恨,更无猿替断肠哀。谁怜越客曾闻处,月落江平晓雾开。

又             前人

举国繁华委逝川,羽毛飘荡一年年。他山叫处花成血,旧苑春来草似烟。雨暗不离浓绿树,月斜长吊欲明天。湘江日暮声凄切,愁杀行人归去船。

《秋闻子规》前人

年年春恨化冤魂,血染枝红压叠繁。正是西风花落尽,不知何处认啼痕。
《子规》冯衮
十年冤魄化为禽,永逐悲风叫远林。愁血滴花春艳死,月明飘浪冷光沈。凝成紫塞风前泪,惊破红楼梦里心。肠断楚词归不得,剑门迢递蜀江深。

《闻子规》杜荀鹤

楚天空阔月沈沦,蜀魄声声似告人。啼得血流无用处,不如缄口过残春。

《子规》南唐·陈陶

春山杜鹃来几日,夜啼南家复北家。野人听此坐惆怅,恐畏踏落东园花。

《途中闻子规》李中

春残杜宇愁,越客思悠悠。雨歇孤村暮,花飞远水头。微风声渐咽,高树血应流。因此频回首,家山隔几州。

又             前人

暮春滴血一声声,花落年年不忍听。带月莫啼江畔树,酒醒游子在离亭。

《子规》宋·范仲淹

夜入翠烟啼,昼寻芳树飞。春山无限好,犹道不如归。

《子规》宋祁

传闻望帝冤,底处最堪怜。蜀月初残夜,巴山欲曙天。

《子规》余靖

一叫一春残,声声万古冤。疏烟明月树,微雨落花村。易堕将乾泪,能伤欲断魂。名缰惭自束,为尔忆家园。

《闻子规》石介

月上半峰峰树碧,子规啼苦月无色。壮士耳边都不闻,儿女眼中泪自滴。从军官清吾何苦,嘉州路远尔勿语。子规子规漫啼绝,断无清泪洒向汝。

《子规》梅尧臣

不如归去,春山云暮。万木兮参云,蜀天兮何处。人言有翼可归飞,安得空啼向高树。

《崇寿客舍夜闻子规》

空山初夜子规鸣,静对琴书百虑清。唤得形神两超越,不知底是断肠声。


空山中夜子规啼,病怯馀寒觅故衣。不为明时堪眷恋,久知岐路不如归。


空山后夜子规号,斗转星移月尚高。梦里不知归未得,已驱黄犊度寒皋。

《夜闻子规》前人

幽林欲雨气含凄,春晚端居园径迷。独向高斋展衾卧,南山夜夜子规啼。
《不如归去》〈禽言〉前人
不如归去,孤城越绝三春暮。故山只在白云间,望极云深不知处。不如归去不如归,千仞冈头一振衣。

《子规》陆九渊

柳院竹斋茅,云芜风树烟溪。听彻残阳晓月,不论巴蜀东西。
《不如归去》〈禽言〉戴炳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千山万水家乡路。今年又负故园花,来岁开花定归否。归去归去须早归,近日江湖非旧时。
《不如归去》〈禽言〉刘学箕
不如归去,愁绿怨红春欲暮。汝劝行人归,行人劝汝住。鸣声不住良苦辛,啼得血流无用处。不如归去吾今归,千声万声尔何为。

《不如归》方岳

不如归,烧痕青青春蕨肥,茅庐数掩山四围。有秫可
酿荷可衣,世间何地非危机。曷不常守西山饥,君不见秋崖无才终不逢,长年垂钓烟波中。公非熊,同不同。
《归去乐》〈和禽言〉胡天游
归去乐蜀道,崔巍天一角。青泥百折费跻攀,滟滪翻空波浪恶。呜呼,朝避长蛇夕猛虎,干戈满眼归何所。

《杜鹃》吴惟信

君若思归可便归,故乡祇在锦江西。不知何事留君住,却向空山日夜啼。

《出永丰县西石桥上闻子规》杨万里

花愁月恨只长啼,雨夕风晨不住飞。自出锦江归未得,至今犹劝别人归。

又             前人

怨笛哀筝总不如,一声声彻九天虚。若逢雨后如何听,幸得花时莫管渠。

《景灵宫闻子规》前人

今年未有子规声,忽向宫中树上鸣。告诉落花春不管,徘徊晓月恨难平。斜风细雨又三日,柳絮浮云空一生。岂不怀归归未得,倩渠传语故园莺。

《和昭德孙闻杜鹃》何梦桂

平生扺掌志伊吾,闻著鹃声血泪枯。故国蚕丛千古恨,雾关熊耳一身孤。自从飞去啼痕在,纵不归来有梦无。莫向延秋门上叫,门楼无数白头乌。

《闻子规》元·柳贯

老杜闻子规,近在东西川。犹云感物时,收泪写幽悁。今我行塞徼,子规相后先。时夏云景晦,鸟呼摇空烟。响入树窅窅,啼垂血溅溅。想知岐路难,不惜躯命全。千声复万声,唤我归言遄。苟非木石心,岂免肠内煎。江南丛薄间,有花名杜鹃。开时是鸟至,相戒治春田。不归如江水,负此今五年。风土孰云异,物情要有迁。寄巢勿浪出,祝尔还自怜。

《子规》曹伯启

蜀魄曾为古帝王,千声万血送年芳。贪夫倦听空低首,远客初闻已断肠。锦水春残花似雨,楚天梦觉月如霜。催归催得谁归去,唯有东郊农事忙。

《新馆夜闻杜鹃》郝经

啼落深江月,催残故国春。不堪多恨鸟,偏聒未归人。血尽肠应断,哀馀声更频。关心尤入耳,一枕夜愁新。

《杜鹃》马臻

杜鹃杜鹃,闻尔曾为蜀天子,一自城荒尔身死。当年御极日万几,何苦今朝自如此。恭闻太上垂元言,治大国兮烹小鲜。流情纵逸不追悔,无端却恨春山烟。毛衣褴缕满身黑,万里岷峨归不得。六合茫茫啼一声,春风为尔无颜色。

《闺中闻子规》明·孙蕡

交疏日射房栊晓,碧树初闻子规鸟。惊回残梦了无欢,惨切清愁破清悄。独宿何曾下绣帷,宁劳劝我不如归。莺花烂熳江南道,好向游人醉处啼。

《子规啼》张琦

江天夏夜露气清,山鸟忽作断肠声。莫道啼多不解意,催人归去最分明。

《杜宇》张羽

国亡知几代,啼血转声频。尔自无归处,何须苦劝人。烟深青嶂晓,花落故城春。任是心如铁,闻时亦怆神。

《杜鹃》木公

山前杜宇哀,山下杜鹃开。肠断声声血,郎行何日回?

《闻鹃》方孝孺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一声动我愁,二声伤我虑。三声思逐白云飞,四声梦绕荆花树。五声落月照疏棂,想见当年弄机杼。六声泣血溅花枝,恐污阶前兰茁紫。七八九声不忍闻,起坐无言泪如雨。忆昔在家未远游,每听鹃声无点愁。今日身在金陵上,始信鹃声能白头。
《木兰花》〈杜鹃〉宋·欧阳修
江南三月春光老,月落禽啼天未晓。露和啼血染花红,恨过千家烟树杪。 云垂玉枕屏山小,梦欲成时惊觉了。人心应不似伊心,若解思归归合早。
《满江红》〈杜鹃〉康伯可
恼杀行人东风里,为谁啼血。正青春未老,流莺方歇。蝴蝶枕前颠倒梦,杏花枝上朦胧月。问天涯,何事苦关情,思离别。 声一唤,肠千结。闽岭外,江南陌,正长堤。杨柳翠条堪折,镇日叮咛千百遍,只将一句频频说道,不如归去不如归,伤情切。

杜鹃部纪事

《蜀志》:蜀王杜宇称帝,号曰望帝。会有水灾,其相开明决玉垒山以除水害,帝遂委以政事。法尧舜禅授之义,遂禅位于开明。帝升西山隐焉,时适二月,子鹃鸟鸣。故蜀人悲子鹃鸟鸣也。
《琅嬛记》:昔有人饮于锦城,谢氏其女窥而悦之。其人闻子规啼,心动即谢去。女恨甚,后闻子规啼则怔忡若豹鸣也。使侍女以竹枝驱之,曰:豹汝尚敢至此啼乎。故名子规为谢豹。
《云仙杂记》:石谊未娶,闻杜鹃唤归,叹曰:此物催人使归,使我何所归耶。
《闻见前录》:康节先公,先天之学。伯温不肖,不敢称赞。平居于人事禨祥,未尝辄言。治平间,与客散步天津桥上,闻杜鹃声惨然不乐。客问其故,则曰:洛阳旧无杜鹃,今始至有所主。客曰:何也。康节先公曰:不二年,上用南士为相,多引南人专务变更,天下自此多事矣。客曰:闻杜鹃何以知此。康节先公曰:天下将治地气,自北而南将乱。自南而北,今南方地气至矣。禽鸟飞类得气之先者也。《春秋》书六鹢退飞,鸲鹆来巢,气使之也。自此南方草木皆可移,南方疾病瘴疟之类,北人皆苦之矣。至熙宁初,其言乃验,异哉。故康节先公尝有诗曰:流莺啼处春犹在,杜宇来时春已非。又曰:几家大第横斜照,一片春残啼子规。其旨深矣。

杜鹃部杂录

《吕氏春秋·本味篇》:肉之美者,巂燕之翠。
《汉书·扬雄传》:雄反《离骚》曰:徒恐鷤之将鸣兮,顾先百草为不芳。〈注〉鸟一名买,一名子规,一名杜鹃,常以立夏鸣之则众芳皆歇。
《华阳国志序》:志后语杜宇之魄化为子鹃,子鹃鸟今云是巂。或曰:巂周四海有之,何必在蜀。
《全唐诗话》:唤起窗全曙催归,日未西无心花里。鸟更与尽情啼,乃二禽鸣也。唤起声如络纬,圆转清亮,偏鸣于春晓江南。谓之春唤,催归子规也。
《东坡志林》:南都王谊伯书江滨驿垣谓子美诗,历五季兵火,多舛缺奇异。虽经其祖文公所理,尚有疑阙者。谊伯谓西川有杜鹃,东川无杜鹃。涪万无杜鹃,云安有杜鹃。盖是题下注断自我昔游锦城为首句,谊伯误矣。且杜子美诗备诸家体,非必率合程度侃侃然者也。是篇句处凡五杜鹃,岂可以文害词,词害意耶。原子美之意,类有所感,托物以发者也。亦《六义》之比兴,《离骚》之法欤。按《博物志》:杜鹃生子,寄之他巢。百鸟为饲之。胡江东所谓杜宇,曾为蜀帝王,化禽飞去,旧城荒是也。且禽鸟之微知有尊,故子美诗云重是古帝魂,又云礼若奉至尊。子美盖讥当时之刺史,有不禽鸟若也。唐自明皇以后,天步多棘刺史。能造次不忘于君者,可得而考也。严武在蜀虽横敛刻薄,而实资中原,是西川有杜鹃耳。其不虔王命,负固以自抗,擅军旅绝贡赋,如杜克逊在梓州为朝廷西顾忧,是东川无杜鹃耳。至于涪万云安刺史微不可考,凡其尊君者,为有也。怀贰者,为无也。不在夫杜鹃真有无也,谊伯以为来东川闻杜鹃声烦而急,乃始疑子美诗跋嚏纸上语。又云子美不应叠用韵,子美自我作古叠,用韵无害于为诗。仆所见如此,谊伯博学,强殆辨必有以折衷之。
《老学庵笔记》:吴人谓杜宇为谢豹。杜宇初啼时,渔人得虾曰谢豹虾。市中卖笋曰谢豹笋。唐顾况送张卫尉诗曰:绿树村中谢豹啼。若非吴人殆不知谢豹为何物也。
《墨庄漫录》:杜子美元都坛歌云:子规夜啼山竹裂。言其声清越如竹裂也。
《异物志》:鷤鴂一名田鹃,春三月鸣,昼夜不止。音声自呼,俗言取梅子涂其口,两边皆赤,上天自言乞恩。至商陆子熟,鸣乃得止耳。
杜鹃部外编
《寰宇记》:望帝让位鳖灵,自逃之后,欲复位不得,死化为鹃。每春月间,昼夜悲鸣。蜀人闻之曰:我帝魂也。

鹲䴀部汇考

释名


越王鸟《南越记》    鹲雕《酉阳杂俎》鹤顶《本草纲目》    《正字通》


《南越志》《越王鸟》
越王鸟,状似鸢,口勾末可受二升许。南人以为酒器,珍于文螺,不践地,不饮江湖,不唼百草,不下饵虫鱼,唯啖木叶,粪似薰陆香。南人遇之,既以为香,又治杂疮。

《酉阳杂俎》《鹲雕》

鹲雕喙大而勾长一尺,赤黄色。受二升,南人以为酒杯也。

《本草纲目》《集解》

李时珍曰:按刘欣期《交州志》云:鹲䴀即越王鸟,水鸟也。出九真交趾,大如孔雀。喙长尺馀,黄白黑色,光莹如漆,南人以为饮器。《罗山疏》云:越王鸟状如乌鸢而足长,口勾末如冠,可受二升许,以为酒器,极坚致。不践地,不饮江湖,不唼百草,不食鱼,唯啖木叶。粪似薰陆香,山人得之以为香,可入药用。杨慎《丹铅录》云:鹲䴀,即今鹤顶也。

《粪主治》

水和涂杂疮。

《瀛涯胜览》《鹤顶鸟》

三佛齐产鹤顶鸟,大于鸭。毛黑胫长,脑骨厚寸馀。内黄外红,俱鲜丽可爱。

《正字通》《鹲䴀》

鹲音蒙,鹲䴀水鸟,一名鹤顶,本作鹲。《通雅》曰:鹤顶乃鹲䴀,非鹤之顶也。《丹铅录》云:鹲䴀即今鹤顶,世以此为杯。或曰:此鸟名鹤顶,犹屃屃之皮,名鹤筒,非作杯者。竺真《罗浮山疏》:鹲䴀不食鱼,止啖木叶。又名雕,言大也,俗因作字。

鹲䴀部艺文〈诗〉《越鸟》唐·郑谷

背霜南雁不到处,倚棹北人初听时。梅雨满江春草歇,一声声在荔枝枝。

鹈鹕部汇考

释名


《尔雅》       泽虞《尔雅》
鴮鸅《尔雅》      护田鸟《尔雅》注〉
淘河《尔雅》注〉     婟泽鸟《尔雅疏》
犁鹕《山海经》     漫画《本草纲目》
信天缘《本草纲目》   犁涂《本草纲目》
淘鹅《本草纲目》    青翰《本草纲目》
青庄《本草纲目》

谩画图



《尔雅》《释鸟》《尔雅》《释鸟》

鶭,泽虞。
〈注〉今婟泽鸟似水鸮,苍黑色。常在泽中,见人辄鸣唤不去。有象主守之官,因名云。俗呼为护田鸟。〈疏〉泽虞一名鶭。《说文》云婟嫪也。声类云婟嫪恋惜也。以比鸟恋惜池泽,见人不去,因名婟泽鸟也。

鹈,鴮鸅。
〈注〉今之鹈鹕也。好群飞,沉水食鱼。故名洿泽,俗呼之为淘河。

《禽经》《鹈鹕》

鹈志在水。
鹈鹕,水鸟也。似鹗而大,喙长尺馀。颔下有胡如大囊,受数升。胡中取水以聚群鱼,候其竭涸奄取食之,一名淘河。诗曰:维鹈在梁,志在水也。

《毛诗·陆疏广要》《维鹈在梁》

鹈,水鸟。形如鹗而极大,喙长尺馀,直而广。口中正赤,颔下胡大如数升囊。好群飞,若小泽中有鱼,便群共抒水满其胡而弃之,令水竭尽,鱼在陆地乃共食之。故曰淘河。
《山海经》云:宪期之山多鹈鹕,如鸳鸯而人足,其鸣自呼。《前汉志》:鹈鹕集昌邑王殿下,刘向以为水鸟。色青,青祥也。

《埤雅》《鹈》

《释鸟》云鹈,鴮鸅。郭璞曰:今之鹈鹕也。《淮南子》所谓鹈鹕饮水数斗而不足,鳝鲔入口若露而死是也。盖鱼生水中而口不纳水。颜之推曰:鱼不咽水,一名淘河,一名洿泽。庄子曰:鱼不畏网而畏鹈鹕,言鹈以智力取鱼,故鱼不畏网而畏之也。诗曰:维鹈在梁,不濡其翼。维鹈在梁,不濡其咮。盖鹈性群飞,沈水食鱼。若遇小泽有鱼,便各以胡去水,令水竭鱼露,乃共食之。故号淘河。洿泽则濡,其咮翼宜矣。今反取饱于梁,不濡其翼,非特不濡其翼。又且不濡其咮,故诗人以剌小人不食其力,无功而受禄也。

《尔雅翼》《鹈》

鹈,水鸟,今之鹈鹕。颔下胡大如数升囊,小泽中有鱼水浅,便共抒去取鱼。水满则戽而不能取,便其抒水满其胡而戽之,水尽鱼见,乃其食之。故一名鴮鸅。鴮鸅犹洿泽也,洿抒水也。又戽斗亦抒水器也。鴮、洿、戽三字同音,〈并荒故切〉其义一也。《淮南子》曰:鹈鹕饮水数斗而不足,俗呼之为淘河。或言其胡能盛水以养鱼,或曰身是水沫,惟臆有肉如拳,昔人窃肉入河为之,故名逃河。《禽经》曰:淘河在岸则鱼没,沸河在岸则鱼出。《庄子》曰:鱼不畏网而畏鹈鹕。曹诗曰:维鹈在梁,不濡其翼。彼其之子不称其服,鹈之于鱼勤矣。出入泥涂,翕受浑浊,相与竭泽而后有得。今乃集于梁之上,因人以饱曾喙翼之不濡,可谓幸矣。犹之彼其之子焉,必有贤劳奔走之效而后宜其服,今何戈与祋〈都律反殳也兵器〉他人为之而赤芾,至于三百此所以为讥也。魏黄初中,常有鹈集灵芝池。文帝识之曰:此诗人所谓污泽也。曹诗刺共公远君子近小人,今岂有贤智之士处于下位,否则斯鸟胡为而至哉。诗既以为贪而无功之物,故后人祖而用之。王逸《九思》云:鹄窜兮荆棘,鹈集兮帷幄。在梁集池犹不可,况帷幄耶。晁以道云:黄河多淘河之属,有曰谩画者,常以觜画水求鱼。有曰信天缘者,常开口待鱼。

《本草纲目》《释名》

掌禹锡曰:昔有人窃肉入河,化为此鸟。今犹有肉,因
名逃河。
李时珍曰:此俚言也。按《山海经》云:沙水多犁鹕,其名自呼,后人转为鹈鹕耳。又吴谚云:夏至前来谓之犁鹕,言主水也。夏至后来谓之犁涂,言主旱也。陆玑云:遇水泽即以胡盛水,戽涸取鱼食。故曰鴮鸅,曰淘河,俗名淘鹅,因形也。又讹而为蛇鹤。

《集解》

掌禹锡曰:鹈鹕大如苍鹅,颐下有皮袋,容二升物,展缩由之。袋中盛水以养鱼,云身是水沫,惟胸前有两块肉,列如拳。诗云:惟鹈在梁,不濡其咮。咮,喙也。言爱其觜也。
李时珍曰:鹈鹕处处有之,水鸟也,能竭小水取鱼。俚人食其肉,取其脂入药用。翅骨、䯒骨作筒吹喉鼻,药甚妙。其盛水养鱼,身是水沫之说,盖妄谈也。

按晁以道云:鹈之属有曰谩画者,以觜画水求鱼,无一息之停。有曰信天缘者,终日凝立不易其处,俟鱼过乃取之。所谓信天缘者,即俗名青翰者也。又名青庄,此可喻人之贪廉。

《脂油》

李时珍曰:剥取其脂熬化,掠取就以其嗉盛之,则不渗漏,他物即透走也。

《气味》

咸温滑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涂痈肿,治风痹,透经络,通耳聋。

《发明》

李时珍曰:淘鹅油性走,能引诸药透入病所拔毒,故能治聋痹肿毒诸病。
《嘴气味》
咸平无毒。
嘉祐曰:主赤白久痢成疳,烧存性,研末水服一方寸匕。

《舌主治》

李时珍曰:疔疮。
《毛皮主治》
李时珍曰:反胃吐食,烧存性,每酒服二钱。

《附方》

耳聋用淘鹅油半匙,磁石一小豆,麝香少许和匀,以棉裹成挺子塞耳中,口含生铁少许。用三五次,即有效。〈青囊〉

《贤弈》《信天缘》 《谩画》

瀛之水上有二鸟。一类鹄,色正苍而喙长。凝立水际不动,鱼过其下则取之,终日无鱼终不易地。其名曰信天缘。一类鹜,奔走水上,不问水腐泥沙,必唼唼然尽索之,而后已无一息少休。其名曰谩画。信天缘若无能者,乃与谩画均度一日无饥色。视谩画加壮大,然则人之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视二物为何如哉。

鹈鹕部艺文〈诗〉《赋朱焕章所畜鹈鹕鸟》明·袁凯

朱家有鸟名鹈鹕,意度自与凡羽殊。冥蜚时时近丹穴,夜宿往往归苍梧。当时六翮须无禁,何乃困顿来庭除。元云飘萧羽衣碎,俯仰饮啄随人意。空檐燕雀亦何心,喧噪迫逐无宁地。孤雌孤雌复何所,落日烟波隔吴楚。沈思当日伉俪初,岂料如今各羁旅。众雏众雏尤痛惜,父既不归无可食。纵有弱母汝念深,浪高风急身无力。我言鹈鹕君莫嗔,忍耻含悲度此身。不见四海干戈际,多少思家失路人。

鹈鹕部纪事

《西京杂记》:太液池其间多平沙,沙上鹈鹕鹧鸪动辄成群。
《汉书·五行志》:昭帝时有鹈鹕或曰秃鹙,集昌邑王殿下,王使人射杀之。刘向以为水鸟色青,青祥也。时王驰骋无度,慢侮大臣,不敬至尊,有服妖之象,故青祥见也。野鸟入处,宫室将空。王不寤,卒以亡。京房易传曰:辟退有德,厥咎狂,厥妖水鸟集于国中。
《晋书·五行志》:魏文帝黄初四年五月,有鹈鹕集灵芝池。按刘向说,此羽虫之孽,又青祥也。诏曰:此诗人所谓污泽者也。曹诗刺共公远君子近小人,今岂有贤智之士处于下位,否则斯鸟何为而至哉。其博举天下隽德茂才独行君子,以答曹人之刺。于是杨彪、管宁之徒咸见荐举,此所谓睹妖知惧者也。然犹不能优容亮直而多溺偏私矣。京房易传曰辟退有德,厥妖水鸟集于国中。

鹈鹕部杂录

《诗经·曹风·候人章》:维鹈在梁,不濡其翼。
维鹈在梁,不濡其咮。
《庄子·外物篇》:鱼不畏网而畏鹈鹕。
《淮南子·齐俗训》:鹈鹕饮水数斗而不足,鳝鲔入口若露而死。